如夢(如夢如夢) (2) 作者:我勸你早點歸去

簡體

. book18.org

【如夢(如夢如夢)】book18.org

原 (如夢【母子】)book18.org

作者:我勸你早點歸去book18.org

2021-1-19發表於:SexInSex book18.org

第二章 book18.org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終於感覺自己到自己擁有睜開眼睛的能力了。與此同時,我能感受到的就是胸部靠近腋下的地方,好像被人用一根直徑10厘米左右的利器狠狠捅了進去的那種痛。 book18.org

「嘶……」 book18.org

我不由得吸了口涼氣,只覺得自己口乾舌燥的。 book18.org

「水」我聽到了一個虛弱的聲音發了出來,原來是我自己說出來。真是想像不出來的疼痛啊,這種感覺,著實難受。 book18.org

甚至,高二暑假的時候做的包皮手術一點都不疼了,比這個真的差遠了。這種疼痛是真的讓人難以忍受啊。要是可以昏過去就好了,我在心裡默默祈禱著。 在我說完「水」之後,就聽到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好像是有人從我身邊起來的樣子。過了大概幾十秒吧,我的嘴唇就感覺到了一次性紙杯的那種冰涼。 輕輕張開嘴巴,一點點將水吞咽下去。 book18.org

這個時候,我的眼睛好似終於恢復了功能。我好像從來沒有那麼用力過,睜開了眼睛。睜開眼睛之後,突然覺得渾身的疼痛都沒那麼嚴重了一樣。感覺嘴裡剛剛咽下去的不是溫水,而是我最喜歡的百事可樂或者冰紅茶。 book18.org

我看到了我媽媽正彎著腰,兩隻手朝前伸過來。一隻手扶著我腦袋,一隻手穩著紙杯,輕輕地將紙杯傾斜著。一如之前,我從她好看的眼睛裡看到的儘是滿滿的關懷,這次,我還看到了躺在白色病床上虛弱的自己,還有她眼睛裡那種一點都沒有掩飾的心疼。 book18.org

「熙熙,都過去了,都好了。」她溫柔的聲音在這刻聽起來,好像是天籟一樣。我心裏面突然覺得一陣放鬆,看到母親之後,既覺得心疼她,又莫名生出些有個人可以依靠的時候的那種委屈感。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我終於擠出一個字。 book18.org

媽媽看到我,說話了過後。就對我露出了她那招牌式的溫柔笑容, book18.org

「再休息一會兒吧,辛苦了,乖乖。」她接著說道。 book18.org

我總算熬過來了,謝天謝地。聽完媽媽的話過後,我合上眼,心裡想著些平時催眠的東西,抵禦著胸部的疼痛,緩緩睡去。 book18.org

又在醫院裡煎熬了三四天,雖然父母都不太放心,但在我的強烈要求下,我還是得到了醫生的出院許可。其實,我一直都還是比較強壯健康的,這次也只是疼痛難耐而已。只是,有時候人在當下永遠不會知道以後可能會有更加難以忍受的苦痛,那種折磨人的意志的疼痛會一陣一陣地朝我襲來。 book18.org

出院手續在我媽辦完之後,我就半是顫顫巍巍地跟她一起去劉阿姨的辦公室拜訪了一下,期間她們倆說了些體己話,劉阿姨鼓勵了我幾句,可惜我啥也沒聽進去。只記得劉阿姨語重心長地叮囑我「俊熙啊,你可要好好照顧你媽媽噢。」我對著她微微一笑,心想我會不好好照顧我媽媽麼?她可是全世界最好的人啊!然後又陷入了關於自己不確定未來的沉思。 book18.org

之後的考試怎麼辦呢? book18.org

害!煩心事多著呢。好久沒跟段美凜彙報情況了,出院了在回家的路上就一直在跟她發QQ消息,看她又是擔心又是著急的模樣,讓我覺得除了家人之外,還能有著其他人的關懷,這種感覺可真好。 book18.org

跟來醫院差不多的時間,我媽就已經開車把我帶回家了。把車停好之後,我媽半是開玩笑半是認真地給我說:「俊熙啊,你什麼時候才能考個駕照,給你媽減輕點負擔啊,開車好辛苦。」 book18.org

我不由苦澀一笑,這不是年紀沒到麼。但是還是乖巧地握住媽媽的手,然後站在她身後推著她坐到沙發上,輕輕給她揉揉肩。 book18.org

不知怎麼的,好像已經很久沒跟她這麼親昵了。有多久了呢?久到我忘記了,久到我都忘記上一次媽媽在我給她揉了肩膀之後誇我懂事是什麼時候了。 人一長大,就會跟至親拉開距離麼?我不由得想起龍應台寫的《目送》,心裡沒來由生出幾分酸澀,我要目送她老去麼?又或者是,她要目送我慢慢成長,離開她麼? book18.org

不經意間停下手上動作,她又瘦了。 book18.org

她以為我累著了,趕緊說:「乖熙熙,媽媽知道你懂事,趕緊歇著吧,你才做完手術沒多久,不能累著了。剛剛也是媽媽不聰明,才由著你給我揉肩。」 說著,指著她旁邊的沙發,「快坐下,讓媽媽好好看看你。」 book18.org

我乖巧地坐到旁邊。看著她眼睛裡我的影子,她確實很忙啊,忙著處理舞蹈學校的事情,忙著處理自己開的店,還要時時惦記著我們一家人的各種事情。 我突然移開了盯住她眼睛的視線,我試圖在她臉上找出她操勞過度的證明。但,她還是保持著優雅從容的姿態,哪怕輕輕地笑著,我都沒能從她眼角看到一條魚尾紋。我看到的是她頂好看頂好看的眼睛,細細的眉毛、還有近距離展示在我眼前輕輕躍動的睫毛,我的天老爺啊,這就是備受造物主恩寵的女子麼? 突然想到,要是以後段美凜以後也能跟我媽一樣永遠保持知性優雅就好了。 「媽,您真好看!」我不由得誇讚道。 book18.org

「是是是!在俊熙的眼裡,我一直都好看對不對。」說著便伸著手寵溺地摸我的頭,「可是啊,媽都老了,我只想看你健康快樂地度過你的人生呢。」 「哪有?我媽才24歲吧,不,才17歲吧。比我大一歲,當我的姐姐好不好?嘻嘻嘻……」我當然知道我媽年紀是多大,她今年39了,但是備受造物恩寵的女子哪怕39也跟二十多歲的女子一般無二,真慶幸這樣的女子是我最好的媽媽呀。 book18.org

打鬧一番過後,我媽叮囑我趕緊去休息。還讓我別去洗澡,別去運動,反正就把出院的時候醫生叮囑的又叮囑了一遍,還給我添加了好多限制,總之,現在的我除了吃飯睡覺啥也不能做。 book18.org

唔,那就休息吧。 book18.org

又在家裡呆了幾天,才去學校繼續上課。雖然一段時間沒回來,但還是覺得很熟悉,跟張賓白他們還是一如既往地嬉戲打罵,除了打籃球。 book18.org

但很快,我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剛開始來上課,我還沒什麼感覺,但是上了兩天課之後,我只覺得頭疼得很,明明知道知識點簡單得很,我也知道複習這些題對我來說都是小菜一碟,但是就是一直思考不出來。至於英語,英語的話,我一直都不怎麼能思考的出來的,現在更是覺得學習英語猶如折磨一般。 我沒太在意,結果很快,測驗來臨,我的的成績一次比一次差,一科比一科差。在科任老師一一找我談話之後,我終於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好像是因為什麼特殊的原因,我的學習狀態、複習狀態全都跌落谷底了。我甚至連一個組合題都要思索半天,排列組合之類的送分題都會讓我熬出汗水。 book18.org

跟班主任談完之後,我有些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座位上,忍不住拿出題來研究,不知怎麼的,只覺得現在連做題的時候我的兩隻手都是顫顫巍巍的,我該如何是好啊。 book18.org

心底隱隱生出一種感覺,那就是這個狀態跟我做了手術有關係。而且,這種狀態說不定會影響我後面的複習狀況乃至我的高考。生出這個念頭的時候,我背後一涼,然後強笑著安慰自己,事情肯定沒有壞到那個地步。 book18.org

放學之後先送段美凜回了家,她看我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在車上的時候,只是安靜地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一路上欲言又止,終究沒有問出來。因為,她知道只要我想說我就會第一時間告訴她,但是我不想說的話,我有一百個藉口可以敷衍她。 book18.org

到了她家小區門口之後,我微笑著目送她離去。轉頭回家,到家之後,我媽已經在沙發上等我了,看她的樣子,估計是等我半天了。 book18.org

「俊熙回來了,先把東西放下,過來休息。」她溫柔地說到。 book18.org

「嗯。」我把手裡的東西拿回房間扔在床上,三步化成兩步走到她身邊坐下。 「最近有什麼煩心事麼,好兒子?」 book18.org

我不知道從何說起。轉頭看向她溫柔寧靜的臉龐,突然覺得安寧了許多。輕輕吐了口氣,然後給她解釋起來。不用問她,我都知道肯定是我的老師給她反映過我的情況了,說不定還不止一個老師。這種經歷在我跟段美凜談戀愛的時候我就有過了,所以對於她知道我的所有事情我一點都不驚訝。 book18.org

「最近看書的時候,覺得不在狀態,頭疼。」 book18.org

「做題的時候,覺得心煩意亂,明明沒有分心的可能性的,但是總是集中不了注意力。」 book18.org

「看到題就覺得我可能做不起,我肯定會做錯,」我重重呼吸了一下之後,接著補充說:「媽,我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我現在可能都沒辦法參加高考了,我會不會沒法去讀你們跟我約定好的大學了啊。」 book18.org

她先是深深看我一眼,然後緩緩開口道:「傻孩子,我又不是說非得要你考上什麼厲害的學校,你知道的,我只是希望你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僅此而已,這樣我就放心,也就知足了。」 book18.org

沉默了一陣之後,我寬慰地說:「沒事的,這個對我來說是小問題,我可以解決的。」 book18.org

她溫柔地捋了一下我的頭髮之後,輕聲告訴我「其實,我也不怕你擔心,這個事情我已經讓你爸問了你劉阿姨了,你劉阿姨說這種情況的出現其實並不常見,估計時因為手術有其他後遺症,也可能是你的心理作用,俊熙,我給你說這件事,其實就是相信你足夠成熟、強大,相信你可以克服這個小小的難關。」 接著,又用溫柔眼睛注視著我。明明心裡底氣不是那麼足的,但是被那雙眼睛注視著,心底莫名生出了萬丈豪氣,微微一笑「嗯!沒問題的,這個對我來說也只是小問題,我肯定可以解決的。媽你就別擔心了」,說著,又把頭貼過去,這種親昵的接觸總讓我心頭生出溫馨舒適感。 book18.org

過了一會兒,我依依不捨地回到房間,開始慎重地思考起這個問題來。 我還有多久高考,沒多久了,也就兩個月左右了,我仔細在心底盤問了下自己,之前掌握的東西有沒有被我遺忘,最近有沒有重新把新的東西接收、吸收。 想了半天,躺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book18.org

再醒過來時是奶奶叫我去吃飯了,很快吃飯了之後,回到臥室,跟段美凜簡單說了幾句之後匆匆上床接著睡了。 book18.org

是什麼原因呢?最近好像很嗜睡一樣。隱約之間好像聽到媽媽在旁邊喃喃低語什麼,但是意識已經陷入睡眠了。 book18.org

又過了幾天,我能夠明顯感覺出來,之前的狀態在我身上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愈發嚴重起來了。擔心會有壞結果,然後發揮不好,這已經成了一個惡性循環了。連著幾次小測驗我都翻車了,總覺得頭疼不已。接著,我爸也暫時放下了手裡的破產案件,專門帶我去吃了飯,跟我溝通了半天。 book18.org

雖然覺得很是溫馨,然而沒有什麼作用。 book18.org

一晃,只有一個月了。一直絞盡腦汁給同學們寫留言,真的太多了留言本需要我寫了。我甚至總結出了寫留言的種種套路出來,例如什麼懷念過去,什麼祝福對方有一個美好未來,什麼感慨時間真快之類的。 book18.org

真是可惜啊,我怎麼都不會想到這些人在以後說不定我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又或者基本不聯繫除非他們結婚了,所以啊,人與人之間究竟時靠什麼維繫的啊? book18.org

這段時間,老師們也不再像之前那樣對我們嚴格苛刻了,只是還是時常叮囑我們不要鬆懈,在高考之前,都要一直緊繃一條繩,決不放鬆。 book18.org

可惜,我這個狀態,我真不知道能不能撐得下去,就連高考之前給我們打氣的第三次摸底考試我都考得一塌糊塗,我甚至開始自暴自棄了。 book18.org

天天一放學就去網吧看《火影忍者》,因為手術的緣故,還不能去打籃球,只能來網吧補番了。越看鳴人心裡越不是滋味,明明別人都可以愈挫愈勇,而我卻一蹶不振。真是不甘心,但又覺得找不到解決辦法,什麼也沒做好,只有苦惱白白增加。 book18.org

實在扛不住了,總算在我爸的許可下請假回家了。準備休息幾天,再回去。 休息的幾天除了每天跟段美凜發發簡訊,每天吃飯之外,我基本都躺在臥室里,真的就一副心如死灰的樣子,真是奇怪啊,明明感覺自己遭遇的奇怪的事情很多了,自己的接受能力應該說比較強了啊,為什麼還是一副無助的樣子啊。 休息了三天之後,傍晚,拒絕段美凜來看我之後,我媽突然闖進房間,催促著我起床,要我陪她去散步。 book18.org

害,我最不喜歡的就是散步了,不過既然時母親大人的命令,那我還是乖乖順從了。 book18.org

跟她出了小區,往旁邊的人民公園慢慢走去。 book18.org

不經意之間,我才發現我已經比媽媽高出很多了。以前時她的跟屁蟲,巴不得每天都黏著她,後來因為一些事情,她也忙起來了,像這樣平靜地一起散步的機會反而少起來了。而我,也成長起來了啊。雖然,心底還裝著一個一點都不成熟的小孩,但是我真的成長起來了。突然有些自責,自己自暴自棄不說,反而讓媽媽擔心了。很想開口說些什麼,但是又覺得不知道說什麼,就乖巧地跟在她身後。 book18.org

餘暉已經散盡,只余些淡淡的晚霞再慢慢變濃變暗。周圍不斷傳來廣場舞的音樂聲,小孩子吵鬧嬉戲的聲音,汽車鳴笛的聲音,但我不知道怎麼的,在母親身後的我在這一刻感覺到了無比的安靜。 book18.org

突然,我想起了問什麼了。 book18.org

「誒,媽,咱家旺旺呢,我這段時間都沒怎麼見到它了。」她回過頭來看了我一眼,繼續朝前走「總算想起我們家還有條狗了是吧,以前總是答應我會好好養,結果呢,一點都不上心。之前你不是做手術嗎,我就把它帶去我一個寵物店的朋友那裡了,怎麼,想它了?」 book18.org

這下,我反而被將住了。 book18.org

「就好一段時間沒看到了,怪不習慣的。什麼時候,我們把它帶回來吧。」 「好啊,那我們現在就去我朋友家把那隻離家多日的狗狗接回來吧。」走在我前面的母親像一個少女一般突然歡快起來,就好像平日裡我給段美凜說了什麼她喜歡聽的好消息一樣。 book18.org

看她高興起來,我也覺得順心了許多。 book18.org

在她帶領下,我們沿著人民公園旁邊的建設路又走了大概二十多分鐘,然後轉了幾個彎。接著,她指著我們面前的一個不太大的門市,然後告訴我已經到了。透過玻璃門看到裡面還有三兩個人在忙碌著,進來之後發現房間空間還是蠻大的,只是門比較狹窄了。 book18.org

這時,一個年輕小伙走了上來。帶著一臉和氣的笑容「琳姐,你過來了?是要把你們家的旺旺接回去是嗎?」 book18.org

還沒等她回答,又接著說:「旺旺這段時間還是挺乖巧的,好像還長胖了一點點。」 book18.org

我媽也微笑著跟他點頭。 book18.org

這個時候她注意到我了,「哦,琳姐,這是你弟弟嗎?今年多大了,你弟弟可真帥啊。」很彆扭的感覺出現了,哪怕是禮貌性地誇獎我,這傢伙也沒怎看我,反而目光都停留在母親身上,這種目光讓我極度不爽,於是我一步站到母親身前,宣示一樣告訴他,「我是她兒子。」 book18.org

看到這人眼神不自然閃爍了一下,面色也尷尬了起來。媽媽在旁邊補充到「恩,對啊。這是我兒子陳俊熙。」 book18.org

接著對我說,「這是媽媽的朋友,是一個很厲害的寵物醫生,旺旺的小命也救了兩回呢。快跟人打招呼,叫雲哥。」 book18.org

那青年小伙這時也恢復了一開始自來熟的模樣,自顧自地介紹起自己來:「俊熙好,我叫付嘉雲,你叫我雲哥就好。剛剛真不知道你是琳姐的兒子,對不住了。」 book18.org

說話的時候還略一點頭,搞得我反而是不通情達理了一樣。 book18.org

稍微咧了咧嘴,然後點頭跟他打了聲招呼。接著就在付嘉雲的帶領下到了他們寵物店專門待客的地方,坐著聊了一會兒。 book18.org

全程是他們在說話,而我在一旁干坐著聽。什麼最近有什麼愛狗人士去救下自己的狗狗啊,什麼最近寵物容易感染的病菌之類的。聽得我是雲里霧裡的,只是我才發現原來媽媽這麼喜歡狗狗,而我以前對她的了解也太少了。 book18.org

可能就局限在她開了一個舞蹈學校,一家服裝店。 book18.org

汗顏之後,發現付嘉雲也確實很厲害,是一個專業性強得過分的人。說起寵物來,口若懸河,一直停不下來。干坐了半天之後,我實在受不了了,機智地摸了下做手術的地方然後輕輕呻吟了一聲,媽媽馬上關切地問我是不是要回去休息了。 book18.org

看到我點點頭之後,就跟付嘉雲說了幾句客套話。帶著我們那隻好久都沒見到的白色薩摩耶,然後出門跟我做了計程車回去了。 book18.org

在車上,媽媽又問我「是不是傷口疼,現在感覺怎麼樣了?需不需區醫院看看。」 book18.org

我其實沒什麼問題,看到她這麼擔心,我反而有些愧疚了。連忙搖搖頭「我沒事啦,只是走太多了,想要好好休息了。」 book18.org

「都怪媽媽,明明你做手術還沒多久,就帶你走這麼遠的路。」 book18.org

「沒事啊,我知道您都是為了我好,希望我振作起來。」說完之後我又忍不住問:「剛剛那個,是媽媽的朋友?我以為您的朋友是一個阿姨呢。」 先是噗嗤一笑,然後慢慢給我解釋起來。原來是一年前,我們家旺旺得了重病,去了好幾個寵物醫院都沒看好,恰好媽媽舞蹈學校里的一個培訓老師給她介紹了付嘉雲。然後,付嘉雲也是厲害,沒兩天就把旺旺治好了,後來再有一次旺旺好像過敏還是怎麼回事,也是付嘉雲給治好的。 book18.org

而且,在她看來付嘉雲確實一個善待寵物的人,是一個善良的人,跟其他的為了錢而接觸動物的人有很大的區別,所以媽媽很是欣賞這個人。聽完介紹之後,我們也差不多到家了,但是我心裡對於付嘉雲對於我媽媽的態度還是芥蒂滿滿。只是要到家了,而且也不知道怎麼開口說這個事情,總不能直接說我感覺這個人對你有非分之想吧。 book18.org

我相信她。我相信她和爸爸的感情。 book18.org

又過了一兩天,我算是休息得差不多了,還是重拾信心回學校繼續上課了。 距離高考,還有24天。24,我看了看班級牆上的提醒還有多久高考的日曆本,book18.org

忍不住笑了笑,這可是我超級喜歡的球星的號碼啊。正如現在的我永遠不知道未來的事情會怎樣一樣,我哪裡會知道退役了的Kobe會在下一年裡遇到意外永遠離book18.org

開我們呢。 book18.org

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book18.org

休息調整的作用是很明顯的,我感覺得到我的狀態有了很明顯的提升。其實我心裡清楚得很,我之所以考得不好不是我沒有掌握好,而是我根本沒發揮出我的水平而已。 book18.org

而現在,之前離開我的那些知識點重新一點一點回到我的腦海里。一條一條的線索清晰起來,一個個公式在我心裡也被點亮了。很快,小測驗來了,這次總算考出了正常的水平了。 book18.org

重要的不是某一次測驗我能考多少,而是我真的很有信心可以考上理想中的大學!這種強烈的直覺在給我積極暗示的同時,也讓我有了更強大的動力。 放學之後,我送段美凜回家,然後再回到家。 book18.org

往日在家裡等我的媽媽卻不見蹤影了,雖然之前她也經常忙忙碌碌不見蹤影,但是我做手術之後我基本每天都會在家守著我吃飯的。跟奶奶打了招呼之後,就吃飯刷碗。過了好半天還是沒回來,這個時候我意識到可能有什麼事情發生了,然後急急忙忙給她打電話。 book18.org

可是,連續打了好多個電話都沒人接。我又接著給父親打電話,結果他那邊含含糊糊地,告訴我跟我媽在一起的,讓我早點休息。 book18.org

帶著濃濃的不安感,我在床上翻來覆去想要睡覺。結果始終睡不著,掏出手機準備看看朋友圈,發現我爸朋友圈裡赫然出現:求求各位相助,我愛人因遭遇車禍,現在需要輸血,所需血型為Ab型Rh陰性血,有相關的線索或者有認識的人book18.org

是這個血型的請聯繫我,非常感謝。 book18.org

兩眼掃完之後,我整個人感覺天都塌下來了。再看到他的定位東合市臨遠區人民醫院,匆匆把手機拿了,在抽屜里抓了一把零錢,朝門外衝出去。 很快攔了一輛計程車,在車上跟爸爸通了電話,雖然還是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但是還是告訴了我具體在哪裡,同時也很鄭重地告訴我情況可能不是很好。 聽完之後,我又忍不住再催促了下計程車司機,「師傅,快點快點,我比較急。」 book18.org

「小伙子,你看我已經開到最快了,再快就要出事了。」接著,他還想跟我說點什麼,可我已經完全聽不進去了。 book18.org

過了好一半天,總算到了醫院了。 book18.org

好久沒這麼跑了,之前沒覺得,現在反而覺得做手術的地方有點隱隱生疼。我咬了咬牙,來到我爸給我說的位置。看到他正一副沮喪的樣子坐在走廊的銀色椅子上,凌晨一點的醫院,已經很安靜了。我跟我爸打了個照面之後,就呆呆看向那扇合著的手術室大門。 book18.org

既希望裡面的醫生早點出來告訴我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了,又害怕裡面推門出來的醫生告訴我已經盡力了之類的話。 book18.org

突然想起我爸發的什麼Ab型的Rh血型,來的路上我搜索了下,這種血型非常少見,叫什麼熊貓血來著,難怪我爸一副沮喪的樣子,想來是沒有問到有這個血型的人吧。 book18.org

突然想起我就是Ab型的啊,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這個什麼所謂的Rh血型,想到這裡我趕緊告訴我爸。因為之前體檢的時候,測了血型,所以我知道我是Ab血型這回事,我就告訴他了。他先是一愣,然後拍了拍頭說,「怎麼沒想到這個呢?」 book18.org

他好像知道我是Ab血型,我記得我沒告訴過他啊。 book18.org

不過看他又拿出手機打了幾個電話,接著來了一個穿白大褂的中年醫生,過來先是對我們和善一笑,然後說:「陳律師你好,我是院長讓我過來配合你們做個血液檢查的,是這個小兄弟吧?」 book18.org

我爸先是禮貌地致謝之後,然後趕緊配合著醫生把要核實的問題都核實完了。 我們兩個都很著急地,催促著醫生去給我做血型檢查。又問了好幾個問題之後,醫生總算問完了。 book18.org

接著,又問了一個沒頭沒腦的問題:「她是你的什麼人,小兄弟?」 「是我媽。」我回答道。 book18.org

就在這個時候,醫生很慎重地對著我爸說:「陳律師,有件事情必須給你說,因為我們血庫里沒有李女士的血型,所以才讓你找,但是由小陳給李女士輸血的話,小陳與李女士屬於直系近親屬,直系近親屬之間輸血會有極高的風險,這種風險就是輸血有可能會發生一種嚴重的輸血反應,就是輸血相關移植物抗宿主病,也就是Gvhd,這種情況如果不發生就最好,如果發生了死亡率在99%以上。」 book18.org

他看了我們一眼,接著補充到「因為她這個血型實在很少,我們血庫里找不到,而且就已有的獻血志願者里也沒有這種血型,所以你兒子是這個血型既是萬幸,又是莫大的不幸,因為風險真的太大了。現在因為李女士的情況也很不理想,我把這個情況告訴你們之後,你們來做決定吧。」 book18.org

聽到這消息,我只能木然轉向父親,希望能從他那兒得到些意見。看著他有些空洞的眼神,我能感覺得出來,他現在也面臨著極大的壓力。 book18.org

過了大概半分鐘,他重重地點了點頭,「醫生,先讓我兒子準備著吧,說不一定他的血型跟我愛人沒法匹配呢。即使匹配了再看看到時候是否需要,再做打算吧。另外,我也再想想辦法,看看有沒有其他的路徑知曉由Ab型熊貓血的。」 book18.org

我心裡還是極為佩服父親的,在這個時候依然能作出準確的判斷,最起碼他還能保持冷靜,這已經比我好了太多了。 book18.org

經過這個小插曲之後,我心裡又多了些沉重的負擔,只願意儘快看看血型是否匹配。 book18.org

醫生也看出了我這焦急的狀態,對我點點頭示意之後,帶著我去了一個類似治療間的房間,然後抽了我一點血。然後又告訴我可以去休息一下,接著他進了一個小房間忙碌起來。 book18.org

感覺又過了漫長時間,他終於帶著笑容走了出來。告訴了我們好消息,說是我跟媽媽的血型都是最稀有的熊貓血。 book18.org

謝天謝地! book18.org

雖然今晚時間過得格外緩慢,但是還好事情目前在朝著我希望的方向前進著。 準備了好一半天,還是不見醫生叫我進去。就忍不住問醫生,什麼時候開始輸血。那中年醫生告訴我,我媽媽這個情況是出車禍造成了失血過多,但是做手術的時候不宜輸血,所以還要等手術結束,看手術的情況再做進一步打算。 大概又過了半個小時了吧,我爸媽的他們的朋友都來了一兩個,我因為比較擔心就懶得去一一打招呼了。反而我爸倒是很堅強的樣子,也許這就是成年人的覺悟吧。不管面對多大的壓力,都得支撐住。而我,則只是想儘快地見到媽媽然後做到我該做的事情。 book18.org

又過了半天,手術室的門總算開了。裡面走出來一位全副武裝的醫生,跟剛剛那個中年醫生交流起來。從手術室里走出來的醫生陡然間提高了音量「讓直系親屬輸血,這太危險了,肯定不行!」 book18.org

聽到這,我跟父親不由得靠了過去。那位之前給我抽血的醫生在一旁解釋道:「我們醫院血庫里根本沒有這種類型的血,而且在這麼急切的時間裡要找到Ab型Rh血型,」他搖搖頭「基本上不可能。」 book18.org

「另外,患者家屬已經知道面臨的風險了,我剛剛已經一一告知了。患者家屬也願意承擔這個風險,之後我們讓他們簽署一個承諾書,完成我們的職責就行了。」中年醫生顯然是個領導之類的,看他下了決定之後,另一個醫生再沒說什麼。 book18.org

只留下一句「那我去做準備。」 book18.org

接著,又有人拿了承諾書過來讓父親簽字,簽了之後父親跟我對視了一眼,我能看出來他跟我一樣的,此時此刻,只有一個想法——手術室里的媽媽能夠安然無恙地跟我們一起回家。 book18.org

我坐在手術室外面的走廊里,只覺得我的人生現在都擠壓在了一團。如果不是期待著裡面的媽媽可以平平安安,那我現在估計已經崩潰在這個凌晨中的醫院裡了。 book18.org

媽媽,你一定要沒事啊。 book18.org

折騰了半天,我總算半躺著了。看到醫生開始抽血,我心裡莫名覺得安寧了下來。很快,我就可以救下我最愛的媽媽了。我以為我會在她所在的手術室,但是醫生解釋說現在還不能進手術室的。 book18.org

我看著血液一點一滴從我體內流出來,只覺得這血液流的太慢,流的太少。恨不得,就像那些個編劇鬼才描述的那樣,可以直接用一根輸血的管道,連接我和媽媽的血管,然後把我的血直接一股又一股地輸入她的身體里。 book18.org

停下胡思亂想,只是靜靜地看著血液緩緩滴入管道,流進瓶子裡。一旁的護士隔一會兒便問我有沒有不舒服的感覺,我搖搖頭,當然沒有,現在除了想要救下媽媽,其他的感覺都不會出現在我的身上了。 book18.org

輸了大概一小袋吧,我感覺。 book18.org

這個時候,醫生走進來說,「已經400毫升了,先不要抽血了,我們去患者那邊看看情況再說。」 book18.org

我連忙詢問醫生:「醫生,400夠嗎?我估計不夠,要不要再抽點啊。我沒事的,經常打籃球的,比較結實的。」 book18.org

醫生溫和地對我笑笑「小兄弟,這個可不是越多越好,是要看情況做選擇的。而且,你一下子抽了這麼多血,你也要注意休息。」 book18.org

看著他拿著我抽出來的血,我稍微鬆了口氣,希望有用吧。 book18.org

接著我跟照顧我的護士打了個招呼,用手裡的消毒棉簽按住剛剛抽血的地方。走回媽媽所在的手術室外邊,跟父親簡單說了幾句之後。就看向了手術室,我仿佛看到我的血液正通過細細的管道,一滴滴歡歡融入媽媽的血液中去。 一如她之前對我的點點關懷,一點一點讓我長成現在的模樣。我沒有半點拯救媽媽的成就感,心裡只有滿滿的憂慮。 book18.org

坐在冷冷清清的走廊里,突然生出一種感覺,那就是我以前曾經經歷過這樣的事情——自己特別關心的人好像就要趁我不注意的時候遠遠離開我,再不給我留下半點痕跡。隱約間,好像聽到人說什麼捨不得之類的話,是啊,誰能捨得呢。 book18.org

醫院這個地方啊,總是這樣,就好像一個小小的悲歡離合的戲台,生老病死都在這裡上演。 book18.org

我搖搖頭,又起身在手術室門口走來走去,幸好凌晨已經沒什麼人了。 仿佛又過了漫長時間,裡面的醫生總算出來了。 book18.org

沒事了。我隱約生出一種明悟。 book18.org

接著我就聽到了眼帶笑意的醫生說出了我最想聽到的好消息:「病人基本沒有什麼大的危險了,現在我們準備把她轉移到其他的看護室,到時候你們就可以守著她了。」 book18.org

我感覺我眼睛都濕潤了。連忙說:「謝謝!謝謝!」 book18.org

這個時候,父親也來到我身邊對醫生表示謝意。 book18.org

很快,我們就陪著護士把媽媽轉移到了看護室,父親的朋友們在跟父親說過些話之後也都一個個回去了。 book18.org

父親本來還打算讓我回去休息的,但是看了我一眼。還是放棄了那個打算了,看著媽媽蒼白的臉龐,我只覺得心疼不已。 book18.org

但是,坐在她身邊聽著她柔弱的呼吸聲,我只覺得這個時刻即是我最幸福的時刻了。 book18.org

父親則是站在後面看著我坐在媽媽的床前,我們在一同等待她醒過來。 我在打瞌睡的時候,聽到媽媽低聲呻吟聲,手足無措的我趕緊叫來護士。護士過來之後,也只是把照顧我媽媽需要注意的事項給我說了一通,就走了。 只等我看著媽媽微微抖動的眼睫毛,還有眼皮下眼珠在轉動的痕跡。我只覺得心疼不已,我做手術都沒有體會到這種感覺,現在,降臨在我身上的只有對眼前這個人的無盡疼惜。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