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夢(如夢如夢) (5) 作者:我勸你早點歸去

簡體

. book18.org

【如夢(如夢如夢)】 book18.org

作者: 我勸你早點歸去2021-4-24 發表於SIS book18.org

第五章 book18.org

我能清晰地感受我跟她都在一陣又一陣的喘氣了。不是劇烈運動的那種喘氣,而是渾身被彼此身上的熱氣激發出滾滾的慾望,我跟她都在漸漸被對彼此的慾望所占據。 book18.org

耳邊還能聽到她一遍遍的喃喃「愛你」之類的話語,渾身的血液卻早就沸騰得過分了。 book18.org

很奇怪,我是那種奇怪的人,即使是多麼需要集中注意力的人,我好像也可以分散些注意力到其他的地方,比方說,我現在還隱隱約約想起了之前她來到我家,我們那次歡愉旅程,雖還沒走完,但我覺得今天應該可以走完那段旅程。 book18.org

一下子,眼前的刺激把我所有的心神都拉了回來。 book18.org

她那平時略微有些冰涼的手,也不再冰涼了,帶著些汗水黏在手上成了濕潤,她用那隻手從我內褲里伸進去,握住了那早就硬的不可能再硬,粗得不可能更粗的分身。 book18.org

我全身的感覺細胞、感覺神經全都被胯下一根棒子收納了去。所有的感覺都是下面出來的舒爽、銷魂,我更動情地吻住她,吻住她的臉頰、吻她的額頭、吻她的鼻尖、吻她的眉梢,因為害怕留了口水在她臉上,我都是在她好看的臉上輕輕一啄,明明很想反覆沉溺在其中去深吻,但都還是克制地輕輕一啄。 book18.org

親她的時候,鼻腔里傳入她的一股一股的淡淡香氣,這香氣不是化妝的香氣,只是她平時用的沐浴液、洗髮液的味道,關於香氣的這個問題我之前還真的跟她討論過,討論的結果就是她用的沐浴液和洗髮香波,附帶的結果就是我是個變態,每天只知道聞她的味道。 book18.org

以前覺得嗅到她身上的香味,這樣一種感覺會讓我覺得寧靜,會讓我心神安定下來。今天不一樣,現在不一樣,我能感受到自己的臉漲得通紅,腦袋越來越熱,所有的熱血都被懷中的她點燃了。 book18.org

似乎又回到了之前那次,我跟她都懵懵懂懂的,既對彼此都充斥著慢慢的愛意,又帶著些對青澀氣息沒有完全除去、成熟的味道已經緩緩浮現的身體的好奇,我跟她相擁著,明明在不小心碰觸到傷口的時候還有些疼,但不知道是愛意戰勝了疼痛還是慾望打跑了疼痛感。 book18.org

心裡既期待也激動,也許就在今天就可以結束處男生涯了吧。 book18.org

也許就在今天,我跟她可以繼續完成上次未完成的禁忌之旅了吧。 book18.org

因為還有留置針在手上,我跟她都小心翼翼的避免碰到我的手背。當我雙手捧住她的臉頰的時候,她就用兩隻手掛在我的手腕處,溫柔地觸碰著我,就像溫柔賢惠的妻子在安撫丈夫、又好似粘人的媳婦在為身為老公的我撣去身上的灰塵。 book18.org

總之,越看她一眼,就越喜歡一些。多看幾眼,明明已經沉淪下去的我竟然還有繼續沉淪的餘地,於是便也心甘情願地投入這份愈發難以自控的喜歡之中。慢慢的,我不再側躺著,翻過身子,雙膝跪在床上,弓著身子,趴在她的身上,兩隻手支撐著上半身。 book18.org

偶爾牽扯到傷口還讓我咧嘴一下,但是我不願意發出因為疼痛的呻吟聲,因為不想打斷跟她的這次奇妙旅程。 book18.org

我俯下身子,從我的視角朝她看去。許是我的注視太過赤裸,少女的羞澀一點都沒有遺漏地展現在我眼中,臉頰像是蘋果一樣深紅,特別是兩塊蘋果肌,深紅的顏色讓我禁不住想要輕輕去品嘗幾口。 book18.org

睫毛正一上一下不停顫動著,正如睫毛主人的內心一樣應是不安的。餘光往耳邊看去,看到段美凜耳朵也是紅的很,沒去摸她的耳朵,我就知道她的耳朵現在肯定發燙的。忍不住笑了笑,兩隻手支撐著身體的同時,放低腦袋,重新吻上她的嘴唇。 book18.org

這次我不像之前那樣吻得急促,只是唇貼著唇,輕輕含住她的唇珠,像是小孩子吸吮棒棒糖一般,舌頭也伸到她的嘴巴內,輕輕掃著、刮著她的顆顆銀牙,也舔弄著她那偶爾伸出來調皮的舌頭。 book18.org

「哼~」,耳邊傳來她的輕哼聲,好像這樣輕柔的樣子倒使得她更是動情不已了,我在品嘗她的甜美中,找到了她的兩隻手,分別握住。 book18.org

兩人幾經配合,她便自己的手心朝上,我的手蓋上去,剛好跟她指縫貼著指縫,就好像我與她平時牽手一樣,握住了彼此,只是我們平時牽手是左右牽著,而今卻是上下「牽著」。 book18.org

接著,我便緩緩把腦袋下移,以我臉龐對著她的櫻桃小嘴,示意她親我臉龐。沒有半點遲疑,她已經動情地用嘴唇上了我的臉龐,我的臉甚至可以感覺到她那濕潤細膩的嘴唇,帶著些溫熱,好似火炬一般,一次又一次的點燃著我。 book18.org

好像是我喜歡的女歌手猴西【Halsey】在我耳邊唱著「Gasoline」,點燃著的汽油帶著我全身的慾望在我身上肆虐著,渾身的血液一次接著一次在身體里來回翻騰,肉棒的那硬的發痛的感覺已經一次連著一次的提醒我,它想要釋放。 book18.org

我順著往下吻,吻過她的下頷,在她脖頸間留下無數細密的吻,沉重的鼻息噴灑在她修長白皙的脖頸間,她那白皙的脖頸也慢慢染上紅霞。 book18.org

聽著她越來越急促的呼吸。我緩緩抽出雙手,攀上初具規模的雙峰,完全躺著的她,胸前的兩團軟軟峰巒變得不那麼顯眼了,但是觸碰上去的溫柔觸感卻還是沒有變化。 book18.org

跟她親吻撫摸了一會兒之後,我就已經扒下身上內褲。身下的好傢夥沒半點束縛之後,一下子高高舉起,滿是對我才將它釋放出來的不滿。 book18.org

無師自通的,我沉下身子,高高翹起的肉棒頂住段美凜那微微分開的雙腿中間柔軟處。 book18.org

我重新趴在她身上,在她耳邊細聲說到:「我想要了。」身下的肉棒卻是比我還著急,已經一跳一跳地彈在她的柔軟之處。 book18.org

「哼~」、「嗯~」,不知道是在答應我還是發出呻吟聲,聽到她這聲音,我下意識的就勾住她的內褲的邊緣,少女的女褲看起來有種可愛青春的感覺,上面還有好看的開通圖案,腦中突然閃過前段時間給媽媽拿換洗衣物的時候看過的那個柜子里的,滿滿一柜子性感。 book18.org

這個畫面閃現了一瞬之後,我就把注意力拉回到眼前的這一幕。她先是稍微掙扎了一下,應該是想到我身上有傷,然後就抬了下屁股,配合著我把那條內褲拉了下來,順過大腿,滑過小腿,然後她抽出一隻腳,正準備抽出另一隻腳的時候,我止住了她。 book18.org

「這隻腳不用抽出來,就讓它掛在上邊吧」,看到她疑惑的眼神,我補充到「這樣看起來性感點」。說話間,下面的肉棒又狠狠頂了一下,她很不好意思地嗔罵一句「變態」之後,也就順從我的意見,沒有了多餘的動作了。 book18.org

只是我感覺她的臉頰都快被她自己埋進胸間了。 book18.org

忍不住調戲她,「怎麼了,低頭是想仔細看看剛剛握住的壞東西是嗎?」 book18.org

「陳俊熙,你是不是想死啊,死流氓!」她的聲音又急又氣,看她做出想要推我的動作然後又止住了。我知道她是在顧慮我的傷口,不免心疼她這般模樣。 book18.org

「唔,我錯了。」說話間,重新堵住她的嘴唇。 book18.org

在親吻的時候,拉住她的手,去握住下面是不是彈一下的分身,然後示意她握住,她一開始有些不配合,後面還是握住了。 book18.org

但是在握住之前,掐了一下,倒也不疼但還是刺激的我倒吸口涼氣。給她重新握住之後,下面的兄弟不但不安分些,更是變本加厲的在她手中跳動著。這很奇怪,對於即將與她發生的這件事情我雖然是很期待的,但是多少還有些少年的青澀,但是下面的分身卻是一點含蓄都不講,反而想在段美凜的小手裡表現自己,完全沒有半點講禮儀的意思。 book18.org

腦中雖有此念頭,但我手上還是沒停。拉住她的手,一起往她雙腿間最柔軟處靠去。感覺就動了一下,下面的肉棒頂端已經觸碰到了那處柔軟。 book18.org

我渾身都顫了一下,搖動著身子,想要讓肉棒在她桃源處四處轉轉什麼的。這不轉也沒什麼,下面的小腦袋在桃源處居然覺得滿是滑膩感,下面已經泥濘一片了。 book18.org

忍不住朝下一看,這時候她也鬆手,手挪到一邊,抓住床單。下面的肉棒與桃源交匯處,我看到的是肉棒馬眼處已經分泌出滴滴水珠,而她桃源中已經彙集了足夠多的愛液了,好像要匯成小小溪流一條,好讓我身下那條又黑又粗又硬的鱔魚鑽進那神秘的洞穴一般。我這個角度看不到小穴在哪裡,但是能看到兩邊的陰唇已經充血變得飽滿起來,也略微的張開了些角度。我知道她跟我一樣,唯一的一次性經歷就是我們高二寒假的那次,而且那次也談不上是完整的性經歷吧。 book18.org

我能感覺到她真的很緊張,也因為她今天的這樣主動而感動不已。說實話,今天這樣的場景我也是期待了很久了,少年成熟的體質讓我那想要發泄出來的慾望一陣一陣折磨著我,而今這份折磨著我的慾望好像要被我滿足了。 book18.org

且不說這些。 book18.org

揚起的肉棒正被自己所得到的觸感一陣又一陣的刺激著,下面肉棒在她的小手引導下,慢慢挺進她那微微張開的陰唇。 book18.org

「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 book18.org

這條桃源幽徑從來無人來訪,我來過一次卻只是叩門未進,今日我便要進著長著些許「茅草」的蓬門一看。 book18.org

重新抬頭看向她的臉頰,除了紅的發燙之外,緊緊閉著雙眼的,我能感覺到她其實想看看我是怎麼進入她的身體的,但羞意讓她根本沒半點勇氣往下面看。 book18.org

我輕輕吐了一口氣。 book18.org

「段美凜,我想親你。」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怕她沒聽清「我說,段美凜,我想親你了。」 book18.org

「你親啊你,幹嘛要說?」她不解的問。 book18.org

我知道她的羞意,知道少女的羞澀正全面籠罩著我身下的可人兒。但是,她的這份嬌羞正是我覺得美得不得了的地方,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問她,也許就是想要看到她那含羞的一面。 book18.org

俯身低頭,重新吻住她嘴唇。 book18.org

說話間,補了一句,「我會很溫柔的」。 book18.org

…… book18.org

…… book18.org

後來我明白了一個道理。 book18.org

反派死於話多是有道理的。 book18.org

做關鍵的事情的時候,不關手機的話很容易影響自己在做的關鍵事情。 book18.org

好傢夥。正在這個時候,手機響了。 book18.org

這有什麼。我看都沒看是誰打了,直接把手機掛了。正把手機放回去的時候,又打了過來,我稍微瞟了一眼手機,但是沒注意是誰,再給掛了。 book18.org

真是奇怪,又打來了一次。 book18.org

還沒等我按掛斷鍵,身下的段美凜溫柔說道:「你趕緊接電話啊,估計是有什麼急事吧。」 book18.org

又急又鬱悶的我,好好看了看手機,是我媽打過來的。 book18.org

「媽,怎麼了?」我平復了下呼吸,平穩地問到。 book18.org

「熙熙,你現在怎麼樣?」那頭傳來的是外婆的聲音,好像有些著急。 book18.org

「奶奶,我沒事,正要休息呢。」 book18.org

「你媽她的傷口好像裂開了些,她說她疼得很,你如果能過來的話就過來看看,你媽媽的房間就在你隔壁。」聽她著急的說完,我心裡生出不太妙的感覺。 book18.org

本來她就因為車禍受了重傷,然後在我跟三個歹徒搏鬥的時候,在後面勉強站起來的時候還拉扯到了傷口。 book18.org

不太妙,不太妙。 book18.org

「你給我爸打電話了嗎?」我趕緊問外婆。 book18.org

「打了打了,我也不知道你媽怎麼回事,看她精神不對,你能過來的話趕緊過來吧。」 book18.org

還沒等我說什麼,接著補充道「醫生已經過來了,我先掛了啊。」 book18.org

經過這麼一番折騰,下面的熱血早已經散往四處了,也沒半點其他的心思了。低頭看向段美凜,剛剛打電話的事情她也知道了,然後她拿主意般地說:「咱們趕緊收拾一下,我先去阿姨房間看看,應該沒什麼事,你別擔心。你先好好休息著,我去看了之後回來告訴你是什麼情況。」 book18.org

接著她便從我身下抽出身子,又從被子底下掏出自己那條有卡通圖案的可愛內褲穿上,我這才注意到,之前讓她掛在小腿上的內褲已經被她蹬到了被子底下了。 book18.org

接著扶著我慢慢坐在床上。 book18.org

她兩三下把剩餘的衣服都穿上了。 book18.org

「幫我也穿上衣服,我也要過去。」我對她說到。 book18.org

「俊熙,我知道你擔心阿姨,但是我先過去看看是什麼情況好不好?我馬上就過來接你,行嗎?」 book18.org

「我沒事的,你一下我。」我指了指衣服。 book18.org

她知道在這種時候很難拗過我,然後就小心翼翼幫我把衣服穿上。穿好衣服的我,看到她臉上還沒褪去的紅霞,還有剛剛在意亂情迷之下有些凌亂的頭髮。 book18.org

「你去洗個臉先,你臉好紅啊,頭髮也有點亂。」她自然明白我是什麼意思,嗔怪的看了我一眼。 book18.org

去弄了水洗臉去了。 book18.org

我則是慢慢支撐著自己站到地上,我對自己的恢復情況還是有數的。 book18.org

我知道自己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想想也是,這裡應該是全市最好的醫院,然後我是在最好的醫護條件下養傷的,更何況我還只是個16歲的體育生(曾經是),這麼一想來,居然生出些沾沾自喜的念頭。 book18.org

同時,又想到也許過不了多久,我就又可以跟段美凜重溫這場旖旎夢境了。 book18.org

傻笑了一下之後,看到段美凜也已經收拾好了。 book18.org

我在她的攙扶之下,走到門邊,她開門之後我們一起走了出去。這還是我受傷以來第一回走出我的這個狹窄逼人的病房,第一回走出病房就是為了去看我媽,我倒覺得這個事情很合理。 book18.org

出門一看,就在我房間的左邊。門口沒人,但是門是開著的。兩步走過去,往裡一看,已經站了好幾個醫生和護士了。外婆正站在床邊,看到她老人家著急的眼神,我愧疚不已,剛剛居然掛了好幾次她的電話,在心裡罵了自己幾句之後。 book18.org

在段美凜的攙扶之下,我走到外婆身邊。 book18.org

「怎麼樣了,奶奶?」 book18.org

「不清楚,還在等醫生的診斷結果。」外婆有些疲倦地說道。 book18.org

「我爸呢?」 book18.org

「說是在路上呢,我也不知道到哪兒了。」外婆的語氣滿是埋怨,一點隱藏的意思都沒有。 book18.org

「我真的不明白,工作!工作!工作真的比人還重要嗎?」很顯然,除了埋怨之外,外婆已經生氣了。我趕忙勸她幾句,然後讓她先去坐著。 book18.org

在進來的時候,已經讓段美凜把門關上了,門內除了我之外,竟然全都是女的,醫生是女的,還站了幾個女護士,都以一副備戰姿態站在我媽媽的窗前。 book18.org

還有一個女醫生,正在看著媽媽的情況。 book18.org

媽媽的衣服解開的,裡面的T恤已經染成了紅色,應該是血已經浸出來了。 book18.org

知道這個時候著急也沒用,只得先等醫生檢查。段美凜扶我在一邊坐下了,沒來由的心裡生出一陣煩悶,不知道媽媽的這個情況什麼時候才能好,也真的搞不懂父親為什麼不守著媽媽。難道工作真的那麼重要嗎?事業真的那麼關鍵嗎? book18.org

事業肯定重要,前途肯定重要,但是於我而言,家人遠比我的前途重要,哪怕我自認為自己一定會有一番作為的。就好像今年高考已經結束了,還有一個周就要出成績了,但是我既不覺得遺憾也沒感到可惜,只有一陣慶幸,慶幸我那時候回去了並且保護了媽媽。 book18.org

現在的話,就希望那份幸運可以讓她安全的醒過來。 book18.org

段美凜也看出了我的緊張,一旁握住我的手,什麼也沒說。 book18.org

過了一會兒,醫生好像是檢查完了,說是要帶媽媽換病房繼續檢查,不排除做手術的可能,而且也不讓家屬守著了。 book18.org

外婆爭執了幾句,我安撫了外婆幾句也就沒再說什麼。 book18.org

臨走前,醫生特地叮囑我「小伙子,你身上還有傷,不要走動了,先好好靜養吧。」 book18.org

「嗯」我點點頭。只是這種時候我如何能靜得下心來修養呢。 book18.org

因為媽媽已經在醫生的照顧下了,我跟外婆暫時也就無事可做,只能幹等著了。外婆在醫生、護士們走了之後,又讓我去好好休息,我說要去媽媽病房前守著,也被阻止了。 book18.org

最後還是跟段美凜回到我的病房等著。 book18.org

回到房間之後,對視一眼,之前的那份曖昧的情愫也消散了,這時我們也都很有默契的沒有說之前的事情,也沒有想要繼續的想法。 book18.org

只是段美凜柔聲在我耳邊安慰著我。 book18.org

扶我半躺著休息了之後,就跟我規划著等我傷好了之後一起去旅遊,問我想去哪兒之類的。其實我沒什麼特別想去的地方,我那位既是哥哥又是弟弟的兄弟之前騎車去了西藏,然後坐飛機回來,後來我在看他的時候,已經黑了好幾個度,也像個農民工一樣,整個看起來就很讓人心酸,從那以後,我告訴自己,要去旅遊的話只去天氣宜人,環境舒適,好吃的東西多,好玩的事情多的地方。段美凜在提及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倒沒覺得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只覺得她想去的地方就是我願意去的地方。 book18.org

「那你呢,你想去哪呢?你願意去的地方就是我想去的地方。」我們依偎著的時候,我溫柔地把我心裡的想法告訴她。 book18.org

「我嗎?我想去西雙版納,想去桂林,想去陽朔,想去稻城,想去的地方有好多的,你準備跟我一起去了嗎?」她歪著頭問我,滿是期待的眼神注視著我。 book18.org

這種問題,她在我這裡永遠都得不到否定答案。我當然願意啊,這一生都願意用來跟她去想去的地方,只要我媽媽的傷好了,我們就可以立即出發。 book18.org

「當然。」 book18.org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陳俊熙啊,你真的好可愛啊。」段美凜在一旁開始了她不常見的誇讚。 book18.org

「你要不要好好休息下,阿姨那邊估計還有些時間才能確定結果,我可以先去看看奶奶怎麼樣了。」段美凜柔聲問我。 book18.org

「我睡不著,不過你先去看看奶奶吧。一會兒回來看我。」 book18.org

她很快踩著優雅的步子出去了。 book18.org

不知道怎麼的,最近自己一個人獨處的時候,就難免生出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說實話,我其實很擔心之後會往什麼方向發展,也很迷茫,焦慮自己到底以後會不會做得足夠好。 book18.org

說到底,我好像擔心的是我跟段美凜到底怎麼走下去啊。 book18.org

對這個事情,我真的有些自信不足了。 book18.org

過了一會兒,她帶了點吃的東西回來,遞給我之後,說起外面的情況來。聽她介紹我才知道,外婆去媽媽那邊守著,媽媽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了,醫生說已經沒出血了,但還是得採取些醫療措施。 book18.org

這種時候,無能為力的我只希望在她身上的傷能像《海賊王》377集裡索隆吸收傷害之後,淡淡說一聲「什麼也沒有發生」,可這也只是幻想,只希望她可以儘快好起來,我只有這個想法了。 book18.org

大概凌晨一點多的時候,外婆來告訴,媽媽那邊已經穩定下來,現在已經休息了,而且我父親也過來了,雖然來的很晚很慢,總算過來了。 book18.org

我也鬆了一口氣,既是為了媽媽的傷情穩定下來,也是為著父親總算趕過來了。 book18.org

這樣一來,疲倦也涌了上來,就躺著休息了。 book18.org

等我醒的時候,段美凜已經回家去了。醒的有些晚,外婆說醫生來查房的時候也沒叫我,她讓醫生先去看其他的。有時候,對外婆這又溺愛我,又時常罵我還真的挺無奈的。 book18.org

一看已經十點多了,看手機,段美凜發了好幾條消息,都是叫我記得吃早飯、好好休息之類的。 book18.org

看了下日期。 book18.org

2019年6月15日。今天是父親節。哦對了,之前段美凜給我發消息還提醒我記得給我父親表示一下。我還真不知道表示什麼,我之前都是用自己零花錢給父親買點小東西什麼的,這種其實很奇怪,就用他的錢給他買禮物,他還很高興。 book18.org

不過今天他也在醫院的,晚點等他過來的時候可以親口祝他節日快樂什麼的。 book18.org

不過奇怪的是,我問外婆的時候,父親已經沒在醫院了,說是看到媽媽穩定下來就回去了,說是有什麼案件要忙。 book18.org

真的很奇怪,有什麼案件要忙比得上還在醫院的媽媽麼? book18.org

不過,還是給他發簡訊祝他節日快樂。過了許久收到他的回覆,先是誇我懂事了,然後讓我好好養傷,照顧好媽媽之類的。 book18.org

老實說,他們兩個之間好像出了些什麼問題,不過我現在還是不太肯定,也許這就是多年夫妻的相處模式也不一定呢。沒再多想,醫生過來看了之後,說我恢復得比較好,應該再過10多天就可以出院了。 book18.org

這就是硬要折磨我了,旁邊外婆還說,「這可不行,你身子骨脆,得多養養,再住20天再出院」。 book18.org

我的天,現在都已經夠折磨了,還要再熬那麼久,我是真受不了。不過,我沒膽當面反駁她老人家,只說要去看看媽媽怎麼樣了。她看我昨晚無恙地去看了,今天也就寬容地許可了我的要求。 book18.org

甚至都沒用她攙扶,我就重新來到媽媽的床前。不知道怎麼的,看到她平靜的面孔,我在一旁鼻子酸得很,只想做個黛玉直掉眼淚,除了心疼就是心疼。 book18.org

許是感覺到身邊有人,她醒了過來。動了動長長的睫毛,睜開眼睛。看到我坐在旁邊,先是微微一笑,然後微微抬了抬手,我趕緊握住她的手,問她渴不渴,在聽到她說不渴之後才安靜下來聽她說話。 book18.org

「傻孩子,你當時為什麼不去找人幫忙?」這算是我們受傷後醒來之後的第一句話,她下意識的意思應該是在責怪我當時為什麼不聽她的趕緊跑出去,只是她換了一個問法。 book18.org

我苦澀一笑。 book18.org

「我做不到啊。」是啊,我做不到,我怎麼可能放下她逃跑啊。「你看我們現在不都沒事嗎,而且你看我恢復得多好,醫生說我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倒是你要安心養傷,好好休息。」 book18.org

我伸手去捋了捋她額間散下來的幾根頭髮,看到她蒼白的臉龐難免又生出些難受的感覺。她看我這般模樣,就問我「熙熙,你看媽媽都好久沒化妝了,是不是看起來好醜啊?」 book18.org

「當然不是。」我搖搖頭。 book18.org

「不管化不化妝,你都是最美最漂亮的媽媽,永遠都是。」我聽到自己嘴巴和內心同時說出這句話。她略顯蒼白的臉頰,許是最近休息、飲食不好,看起來瘦了些,平時保養的很好的緣故,她的皮膚還是很好。 book18.org

因為失血的厲害,她的臉跟之前比起來多了份不健康的白皙。薄薄的嘴唇也略顯蒼白,以往的健康紅色也不那麼明顯了。但是她這份虛弱感,讓我心頭生出無限的憐惜,心裡暗暗下定決心,等她好起來了之後絕對不會讓她再生氣了。 book18.org

她笑罵了我幾句之後,就跟我談起以後的打算,我說我想去當兵,雖然讀書也有意思,而且我也算是擅長讀書的那一類,但以前就覺得當兵這個事情比較吸引我,甚至在放棄體育特長生這個選擇之後,考慮的就是國防大學和軍校了,偏偏在這個事情上,我有個人非常支持我,那就是我外公。 book18.org

早年從軍隊里出來的,他對於軍隊那一套非常推崇。有一次知道我有考軍校的想法之後,便表示出了大力支持的意思。我隱約記得他當時還說什麼除了當兵其他的所有事情都不是爺們乾的。 book18.org

今天再談起這個事情的時候,看得出來,我媽媽對我要當兵的想法不是很支持。「你知道嗎,俊熙,你去當兵就得很久很久才能見你一次,而且當兵也有好多限制的,也不知道你這樣受了傷之後軍隊會不會招。」 book18.org

聽她這麼一分析,我知道她想讓我去做其他的事情。便順著她的思路問她。她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單純希望去復讀一年重新考一個大學。 book18.org

雖然不覺得這個事情對我有多大的挑戰,但是我確實不想去體驗第二個高三。不過,本著以後再慢慢改變她的想法的念頭,我還是模稜兩可地答應了下來。 book18.org

然後隨便聊了聊其他的,本來很想問問她跟父親有什麼事情的,但是感覺問出來始終不恰當,再說了不管他們怎麼樣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大的矛盾的。 book18.org

然後就問她昨天醫生治療的情況,她愣了一下,然後給我說其實也沒什麼大的事情,估計就是翻身的時候不小心碰到傷口了。「那你得小心些,身上有傷口的,翻身一定要注意些。」看她點頭答應之後我才放下心來。 book18.org

…… book18.org

…… book18.org

又過了五天,這幾天都是在段美凜的陪伴下度過的。略微有些遺憾的是,我跟她再沒那種剛剛好的氛圍,但是也沒事,等我傷好了還要跟她一起去旅遊的,嘻嘻嘻,轉大人的機會有的是。 book18.org

關於之後去旅遊,父親已經替我安排好了旅遊的錢了,只等我傷好了回家休養一段時間就可以去了,我現在需要考慮的就是去哪個地方而已。 book18.org

仔細想想,我去旅遊的錢應該也不需要安排吧,估計他一兩個案子就夠了跑很多地方了。 book18.org

明天就是22號了,雖然我沒有高考,但是我知道22號就可以查成績了,雖然我已經平復下來,但還是有些奇怪的感覺,有些不甘心,明明我也可以很厲害的啊。 book18.org

又到夜晚了,段美凜走了過後,我也覺得沒什麼意思,這幾天媽媽也需要靜養,我又不好一直待在她那邊,就只能望著病房的天花板,發獃直至睡著。 book18.org

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睡著的,也許是凌晨三四點才睡著的吧。沒有用手機也沒有做什麼事情,就單純的失眠到很晚的時間。 book18.org

今天是段美凜查成績的時候,所以她暫時還沒過來。我想,所有經歷過高考的人都知道,對於這種決定自己一輩子的大事上,參加了高考的人都難免會有些忐忑。而我的話,沒有考試,不過我身邊的人都參加了,我主要就是好奇段美凜會考多少,我對她還是完全沒有擔心的意思的,覺得她應該是隨便考考就行了。 book18.org

晚點的時候,張賓白、羅英傑他們幾個經常一起打球的也都給我發了消息,就也都算是常規水平吧,都超重本線幾十分,應該都能去不錯的學校了。聽到這個我還是比較為他們高興的,我這人在朋友面前還算是比較豁達的,所以他們也都不用顧慮我的想法什麼的。 book18.org

當然,也都一一祝福他們。順帶都了解了一下他們的志願什麼的,也在班級的QQ群、微信群里看到一個個炫耀似的報自己的成績,班上也有好幾個數學140以上的,雖然我也不覺得這個事情對我來說有多難,但是多少還有些不平衡。 book18.org

下午的時候,段美凜來醫院了。文科生也能超重本線好幾十分,我聽到之後也是高興不已。外婆知道之後也是一個勁地誇讚,眼神里滿是欣賞。 book18.org

我看在眼裡樂在心裡,之前的不平衡也就在這個瞬間一掃而光了。這段時間的沉鬱也都如太陽破開烏雲一樣,全都散開了。如果,後面沒聽到段美凜補充的東西的話。 book18.org

「你知道嗎?陳袁丁他是我們東合市的市狀元耶!太厲害了!」段美凜在一旁像是獻寶地告訴我,外婆對狀元也想多了解下,我反而不太爽了,別人說陳袁丁怎樣我都不太在意,我不喜歡我女朋友崇拜除了我以外的其他男的,這讓我很不舒服。 book18.org

但因為今天段美凜出了成績而且考的比較好,所以我也不想掃她的興,也在一旁做驚訝狀。看得出來,她是真的為陳袁丁高興,這種時候我自然也沒法做個小家子氣的人,也在一旁誇讚了幾句。 book18.org

段美凜沒聽我誇讚還好,聽了之後更是變本加厲地炫耀一樣給我說什麼,平時陳袁丁看起來也不怎麼用功,還經常問她問題之類的。越聽我心裡越不是滋味,不過還是笑著應付著。 book18.org

聊了好半天,我一直在試圖引導她轉移注意力。總算聊到她的志願上來,她的想法到也很簡單,就是單純想去我們之前約定的上海,可惜她的分數距離復旦還是有不小的差距,不過上海那邊還是好多不錯的大學,我就開導她,其實志願這個事情要綜合來看吧,學校、位置、專業、就業前景這些都要綜合考慮的。 book18.org

討論了半天也沒個結果,我還特地找人問了問,段美凜的這個分數適合報哪兒的學校什麼的。至於專業的話,我其實也沒那麼看重,我覺得重要的是學自己想學的東西吧,再說了我也有信心即使她不掙錢我也能養活她的。 book18.org

所以,一直鼓勵她去報漢語言之類的專業。不過,這種事情上,她還是反覆在糾結。 book18.org

「沒關係,咱們慢慢選擇。」我喝了一口外婆給我們準備的飲料之後對段美凜說到。 book18.org

「嗯,反正我要去一個學校等著你明年來找我。」討論完了之後她這麼對我說。 book18.org

我其實不怎麼想復讀,也不想去參加高考了。只想去當兵,但她這麼一說我倒生出去復讀高考的想法,再考慮看看吧。笑著答應。 book18.org

後面去跟媽媽打招呼之後,段美凜也回去了,我還繼續找人問女朋友填志願,應該怎麼填什麼的。再去跟母親大人請安的時候,她一臉調笑地看著我「人家段美凜都說要去找個地方等你,你還不準備下開始複習,收拾好心情去復讀嗎?」 book18.org

「媽,這個事情我再考慮考慮吧。」 book18.org

「臭小子,你之前不是答應我了嗎?這又在騙老娘呢?」她一副生氣的樣子。 book18.org

不過看她這樣子,我便放鬆了些,感覺得出來,她的恢復也還算不錯。 book18.org

不過媽媽和段美凜都希望我去復讀的話,也許我大機率會去復讀吧,至於以後怎麼樣,未來去哪兒對我來說都不那麼重要,只要會在段美凜所在的地方。 book18.org

剩下的日子,就是每天抽出時間跟來醫院的段美凜討論志願的事情,還有就是跟媽媽一起閒聊,剩下的時間就是用來看還沒看完的JOJO第五部,這部從去年就開始的動漫也是蠻吸引我的。當然,感覺自己傷好的差不多的時候就開始上分,畢竟是個王者榮耀高手。 book18.org

因為知道媽媽漸漸好起來了,段美凜已經確定能去好的學校了,覺得心裡輕鬆了好多。 book18.org

至於後面填志願什麼的也都不值一提,反正糾結也糾結過了。 book18.org

挺搞笑的,我之前還以為很快就可以出院的,結果還是想多了,硬是給我住了快兩個月了,每天在這裡我人都快發霉了。 book18.org

今天是7月30號了,JOJO也在前兩天更新完畢了。不知道怎麼的,總感覺自己忙完一件事情之後,就會覺得空洞一陣。也陸陸續續地跟看望我的朋友們都聊了很多,他們或多或少都對我這情況表示了惋惜,也許有同情,不過那些同情也都被我忽視了,我覺得其實也沒什麼。 book18.org

張賓白、羅英傑過來的時候,還特地給我買了石原里美的寫真集,好傢夥,我直呼好傢夥。跟這兩人聊完之後,也約好之後等我傷好了一定還要再比幾場。 book18.org

我也不知道怎麼描述,好像不是跟他們見面,而是在跟他們道別。我們已經走在岔路口,他們繼續往前走,而我也許要拐彎往其他方向,也許要在這個地方停滯一年。 book18.org

這些迷茫充斥在我這個快滿17歲的少年心裡。 book18.org

還有就是,我的生日也快到了,特別希望能在生日之前出院,之前都跟段美凜說好了,等我生日的時候一起出去玩的。還差幾天,也不知道這個計劃能不能實現。 book18.org

最近她志願填完了,來醫院也就是陪著我玩遊戲。與其說是陪我玩遊戲,不如說是我帶著她上分。什麼李白、露娜、諸葛亮之類的,用小號帶著她隨便玩玩都能贏。 book18.org

要不是在醫院裡還會聞到藥水味之類的,我都快以為我置身天堂了。 book18.org

八月了。可惜的是,我生日還是在醫院過的,不過最好的事情就是媽媽也下床到我房間來了,估計我們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book18.org

雖說是在醫院,但還是進行了小小的儀式。媽媽看我的眼神很集中,有那種灼人的感覺,讓我在她的注視下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至於段美凜則是一點都不掩飾地看著我,再加上外婆,說實話在幾個的注視下我都不太好意思了。 book18.org

還好我的那些個好兄弟都出去了,他們在這起鬨的話那還了得。過了好一會兒,媽媽回房休息了,外婆也去收拾東西的時候,段美凜拉住我,一口吻了上來,纏綿了好一陣之後才回去。 book18.org

8月6日。這也許是第一個在醫院裡過的生日,出生的話也許不算吧。今年算是特別的一年。 book18.org

第二天,我起的比較早,正想著之前段美凜是怎麼過來的。也是無聊就站在床邊,看著醫院底樓發獃。看的還是比較清楚的,看著來來往往的車輛,一輛又一輛的數。接著一輛電動車劃入我的視線,看起來是我的同齡人。不由得多關注了幾眼,看起來個男生騎電動車載著一個女生到醫院的樣子。 book18.org

眯著眼睛看了下,那女生看起來有點眼熟,電動車停下來了。兩人下車了,靠得很近好像說了什麼的樣子。很快,那個穿了明艷黃色T恤的女生進了大樓,那個男生則騎車離開了,好像看起來有點像是我熟悉的誰,我思索了好一會兒,好像是陳袁丁。今天陳袁丁看起來不太一樣就是留了長發的樣子,那另一個是? book18.org

沒多久,段美凜敲門進來了。 book18.org

映入眼帘的是一身鮮艷活力的明亮黃色,她套著黃色T恤,很合身,看起來也很有活力。 book18.org

我突然不知道說什麼,心裡有種被扎的感覺。 book18.org

「你怎麼過來的?」意外發現自己的聲音很平靜。 book18.org

「打車過來的啊,還能怎麼過來,飛過來啊?」她邊靠近邊對我說。 book18.org

接著補充:「這麼久都是打車過來的,怎麼,要給我報銷車費啊?」 book18.org

她這麼一說,我感覺自己腦袋一沉。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深深吸了口氣,我知道我現在說的每一句話,做得每一個決定都有可能會極大程度上確定我和段美凜的關係走向,所以我很謹慎,也很理性。 book18.org

我在心裡告訴自己,應該沒什麼,他們只是偶爾一起過來,而且陳袁丁本來想上來看我,但是因為臨時有事要回去了。 book18.org

在這麼想的時候,偏偏想起來幾個月之前,張賓白告訴我段美凜跟陳袁丁走的很近的事情。我壓下這些念頭,笑著問她「吃飯了沒?要不要點個奶茶什麼的?」 book18.org

「不需要,你要讓我犯罪啊,我要保持身材,奶茶這些東西我都要少喝的。」聽完她這麼一說我感覺還是很正常的,並沒有什麼異常發生。 book18.org

「對了,給你說個超級好消息。」她突然興奮起來。 book18.org

「噢?」 book18.org

「陳袁丁他進北大了!太厲害了。」她眼睛裡閃耀著光芒說到,看她這個樣子我突然覺得心裡被抽出了些什麼東西似的,幸好我是坐在床上的,不然看到她剛才的樣子以及聽到她說話的內容,我就會立即癱坐到地上去。 book18.org

「哦哦,那還是挺厲害的!」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乾巴巴的在誇讚,只知道自己心裡真的不是滋味。 book18.org

就在這一刻,我心裡生出些明悟,我這個人好像不適合談戀愛,或者不配去喜歡別人。 book18.org

這念頭只是襲擊了一下就遠遠逃開,但是那種不安的感覺一直在心裡縈繞著。 book18.org

聽她說了半天,又聽她介紹她們小區里的叔叔阿姨們是怎麼驚訝,是怎麼誇獎陳袁丁的。 book18.org

後面看我沒什麼興致,她關切地問我怎麼了,我只說自己有些累,昨晚玩遊戲玩太久了。 book18.org

她也許還因為陳袁丁被錄取的事情高興不已,也沒注意到我的異常。後面讓我早些休息之後,就掏出手機玩了一會兒就說有同學來接她要走了。 book18.org

這下我看的很清楚了,是陳袁丁來接的。八月初,天氣還是很熱,但是我只覺得心寒得很。為什麼她不如實告訴我,是陳袁丁送她來接她走的呢。 book18.org

接下來的幾天,張賓白、羅英傑這些都給我報喜了,我也都一一祝福了。反而段美凜填在上海的第一志願沒有被錄取,我跟她著急了起來。 book18.org

10號,她打電話來給我說,她要去北京了。沒一會兒,就跑到醫院來跟我分享這個事情。 book18.org

要去北京了,陳袁丁也是在北京啊。 book18.org

整個人被名為嫉妒的情感撕裂了,段美凜來的時候我也笑不出來了。所有的理智也都被我那扭曲的情緒驅趕開了,她笑著對我說,今天想要多陪我一會兒。 book18.org

而我,心裡除了嫉妒再無其他的情緒了。憑什麼啊,我是段美凜男朋友,為什麼我要嫉妒啊。 book18.org

後來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看到一句話「我這種人就不適合戀愛,因為愛會喚醒我的占有欲、控制欲、疑心病,也會勾出我的狹隘、自私、敏感,然而這每一種情緒足以令我和我相愛的人痛苦,還會越愛越嚴重」。 book18.org

在很長很長一段時間裡。 book18.org

我以為我這輩子都很難去接納別人,也很難再去真的全身心去喜歡一個人了,因為我感覺我的所有的喜歡都是帶著自己病態的占有欲的,我不願意所珍愛的事物被分享,在愛情里,我的這個特點更是被我誇大無數倍。也許是太年輕太幼稚了吧,也許我那個時候根本不懂得什麼是愛情。我也不太明白怎麼在愛情里珍惜一個人,怎麼在一段感情里讓自己和對方都能收穫快樂,享受幸福。 book18.org

陳俊熙,不要犯錯啊。你現在就在做你今後有可能最後悔的事情,你的理性應該來引導你做出正確的選擇啊。完全沒用,妒火已經把我焚成灰燼了。我忘卻了之前的那些情歌,忘記了她在我耳邊的喃喃耳語,只確認眼前的她要去北京讀書了,而且是和陳袁丁一起過去的。 book18.org

後面發生的事情雖說不符合情理,但是也許符合我的規律了。只是那些規律帶來的後果確實是我,當下的我難以忍受的。但是,我還是說出來了。很久以後,我在想,如果當時的話我沒說出那些話,我的故事會不會不一樣,又或者我跟段美凜有沒有走到最後的可能。我不確定,我真的不確定。 book18.org

有一件事情我可以確定,那就是我可能要永遠這麼幼稚下去了。 book18.org

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顫抖著說出那句話的。 book18.org

「段美凜,我們分手吧。」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