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如梦如梦) (4) 作者:我劝你早点归去

.

【如梦(如梦如梦)】

作者: 我劝你早点归去2021-4-18发表于SIS

第四章

我记得今天父亲没给我们说有人回来探望妈妈,并且之前还清楚地表明,他不会让自己的同事过来影响我妈养伤的。

那门外的是哪位?我意识到不对劲,边走向门看看能不能赶紧关门,边回头向妈妈做出噤声的竖手指动作,之后用口语示意她报警。我感觉我们之前的默契远不如现在这一刻,因为我看到她完全是按照我的想法在做着。

我沉声向门外回答“李束?不认识,你们走错了。这里是王欣欣的房间。”

外面“哦”了一声。突然猛地准备推门进来了,平时打篮球的我爆发出让我自己都惊讶的力量,迅速把门退回去,并且尝试着把锁锁上。

“就是这间,快过来帮忙!”外面那个男声又传了进来,我不禁着急起来,也不知道今天我跟妈妈是否可以安然无恙。但容不得我多想,门外推门的力量陡然加大,我甚至有种抵不住门外巨力的感觉。

听着身后不远处妈妈正在跟电话里说我们的位置的声音,我不由得再爆发出更大的力量,把门死死挡住,并且努力抽出手把门关好了。总算松了口气,看向我妈,看到她对我点头示意,我知道应该没事了。

突然听到巨响从门传来,我知道外面的人在踢门了。我赶紧在病房里四处扫视起来,我得做最坏的准备——如果门外的人闯进来了我得用什么东西跟他们搏斗,而不是跟他们讲道理。

病房里能有什么东西呢,我念头急转,把我平时在病房里休息的那个简易床抵住房门。然后迅速走进卫生间里,拿了拖把,想了想好像确实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作为武器,回过头时,看到我妈妈正在努嘴示意挂着输液袋的那个架子。

我赶紧把输液袋取下放一边,然后把拖把放到床底,免得这个东西会被门外的人当成武器。然后把我平时做的木凳放在身边,等外面的人进来的时候砸过去。

这些东西说来话长,其实转瞬间我就已经做完。

“俊熙,他们肯定是冲着我来的,等会儿他们进来你抽空跑出去,找人来帮我。”她在旁边低声却显得冷静地说着,我愣了一下,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既没有解释也没出声,也许我就想着她看到我的眼神应该就明白我的真实想法了吧。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丢下她呢?

“砰砰砰!”完全在我意料之中的,门被推开了。先冲进来的一个是寸头壮汉,看到他的瞬间,我就觉得之前把拖把放在床底下有些多此一举了,因为我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店里才有的那种水果刀。

虽然心里一颤,但还是按照之前预想的,提起身旁的凳子狠狠砸过去。这个寸头壮汉侧了侧身子,然后一脚踢在飞过去的凳子上,我第一步计划受挫了。

但是,我脑袋突然清晰了起来,打水的护士小姐姐很快就会回来,我妈妈已经报警了。我只需要在保护我和我妈妈的情况下,与这三个歹徒周旋就行了。

那个歹徒跨进门之后,狠狠一推,光听那扇门传出来的声音,我就知道那扇门已经不堪重负了,今天过后那扇门应该完全就会坏了,想想也是医院的房门也不是银行的门。

门推开的时候,看到另外两个目露凶光的歹徒站在寸头的身旁,在门打开之后,便一起挤了进来。挤进来之后,很默契地持刀向我大步跨了过来,三人边向前走边朝前挥刀,我心里一怯,往后退了一步。但是马上意识到,这个狭窄房间里,我不能再退半步了,再退半步我身后的人就会受到伤害。

想到这里,我突然握紧手里的架子,看他们不断进逼的步伐,我知道多想无益,高举架子,从肩头上狠狠砸下去,三个歹徒里,一个下意识后退,一个往旁边一侧,另一个则是举刀要接下我这一劈。

“锵”应声传来的是我手里架子弯了,但是上面输液的钩子却也勾住了他的后脑勺,我想都没想,下意识一拽,想要把他拖过来,但是这家伙也反应过来了,想要蹲下抽出被架子卡住的刀,我哪里能顺他的意,赶在旁边两人冲上来之前,一个跨步上前,一脚踢出去。

又震又痛的感觉从我脚上传了上来,这歹徒双手放了刀直接往后一扯,好巧不巧,正好给我踢到了病房里装水果皮的垃圾桶。

可气又可恨!

我赶忙一手拿架子,一手拿刀,使劲一扯,终于拿到刀了。再看那边两个拿刀的歹徒已经重新冲过来了,我这种只是有些蛮力、体能还不错的人,只能挥刀乱砍,让他们逼不过来。

但是这样始终会出纰漏的,那个寸头的歹徒趁我在向另一个方向挥刀的时候,直接举刀直直刺了过来。我确实躲闪不及,也确实没法跟这些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人相比。

身体里全部的神经都在提醒我,我的左腹部被刺中了。

“嘶~”我倒吸了口凉气,这反倒让我明白了这个时候我在干什么,我不是中二病发作,也不是小时候跟同学打架的好勇斗狠,是要保护我身后的人!

我咬著牙齿,忍住疼痛迅速挥刀斩去,那人一看不对,作势要退,疼痛、热血一股脑儿冲到我头顶,我这个时候做出了跟鸣人和自来也去找纲手的时候发生大战的时候的动作,我那早已放低棍子的左手猛地抓住他想要抽出去的刀。

什么都没想,我只想趁这个机会砍他两刀,一刀也可以。另一个歹徒趁这间隙再向我扑来,这时候的我反而在打斗这个事情上冷静了下来,往左一侧,我还是砍中了那个刺中我的歹徒。

再收刀招架向我扑过来的那一刀时,始终慢了一点,这次好像刚好扎进我之前做手术的地方了,那歹徒看到刺中了我,准备扭动下手腕,让刀在我身体里搅动一圈吧,但没想到的是,我比他高些,臂展却比他长了更多,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本能般地挥刀斩向他的胸脯,虽然他想退回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在抽回的时候,前胸也被我狠狠划了一道,我知道应该划的不深,不过那不断流着的血真的很有冲击力。

受伤的人也许是被我这悍勇吓住了,只往后面退。但是我完全没放松下来,一是还有人在一旁虎视眈眈的,二是我怕他直接把刀给扔过来。

身上两处伤口在不断提示我,疼痛不断侵袭着我神经。那边三个歹徒目光交流了一下,又重新朝我逼了过来。

“熙熙!你快走啊!”我听到身后声音有点沙哑的妈妈喊了出来,我听出她的哭腔,但我不敢回头也不能回头,只是恶狠狠地盯着面前几个人,到现在我脑子里完全没有什么战术或者策略了,只是想着只要吃了一刀那就要补回他们一刀,能砍到一刀就算我赚了。

我本来想让她注意保护自己,但是我感觉我说不话来。而且我确信只要说话,感觉自己就会泄气,那样我们可能就真可能走不出这间病房了。

三人在缓缓朝我紧逼过来,这时候我知道没有再多思考的时间了,也不能给他们组织起进攻的节奏。只喝了一声,不退反进,拿刀横在身前,瞪大了一双眼,咬牙朝前冲去,其实也就三两步远,我这么一冲反而让他们略微有些惊讶。

也许在他们的预料之中,我是没可能向前的吧。

说时迟那时快,已经快到冲到他们身前了。我右手握刀,左手扶住刀把,从右侧往左边砍,三人虽然有些惊讶但还不至于手足无措,立马抬刀架起,免得我砍中他们。

这个时候,我听到外面护士小姐姐大概在楼梯口的位置,高声“保安,快点,就在那个病房,1109。”听到这里,我精神一振,我知道我和妈妈很快可以熬过去了。注意到三个歹徒脸色慌乱了起来,我手上力气更是加大了几分。

没想到的是,虽然歹徒慌乱归慌乱,但还是又一刀划中了我。我闷哼了一声,感觉自己快要往后倒去的时候,心里又生出一股不甘,就快了,就快了。

这个时候,我注意到有什么东西从我头顶略过,飞向对面三人,马上我就从三人的反应中看到了,原来是妈妈把自己病床旁边桌上的保温杯砸了过去了。

我虽然没回头,但我可以想像得出,她那颤颤巍巍的身子,忍住疼痛扔出保温杯的模样。

“熙熙,到我这儿来,到我身后来。”已是哭腔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但我知道我不能退,我不可以退。

不但没退,我又忍住了那一刀,仍旧朝前挥去,奈何已经没什么力气了,连刀尖也没有碰到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

这个时候,我看到三人眼神互相看向了彼此,好像是眼神交流了一下,那个声音低沉的歹徒说:“我看这小孩也是那个人的至亲,教训到这样子也差不多了吧。反正那个女人和这个小孩都一样,老大说的都是那个人的家属,砍了谁都是一样的。”

寸头壮汉说到:“来都来了,不把他砍昏迷,怎么跟老大交代?”说完作势要继续砍过来,这个时候我已经能够听到楼道那边传来好多人走在楼道上的踏步声音了,脸上有疤痕的歹徒喝了一声“走!”然后转过头冲出病房房门,旁边两人也一般狼奔豕突逃窜了开去。

来不及细细思考这三个歹徒说的话,疼痛已经让我直不起身子了。本能使我不由自主想要蜷缩著身子躺倒在地上,感觉身子往后重重倒去,却靠进可能不够有力但是却足够温暖怀里。

这个时候,她身上的好闻香气一股股绕过血的腥味钻进我鼻子里,我努力仰著头想要看看她。

“傻孩子”我看到她从眼睛里流出两条小小溪流,看到那泪珠像我小时候在雨天抬头看天一样速速向我坠来的样子,“你为什么这么傻?你为~什~么~不~走~啊?”听到她断断续续又带着哭腔的声音,我突然觉得安宁了起来,身上的伤口也不那么疼了。

想起她不顾一切挣扎著拿保温杯在我身后保护我,想起她大声呼唤著“到我后面来”的声音,我很想像平时那样带着调皮的口吻说“别哭了,哭花了就不好看了。”

可我说不出来话来,只能勉强露了个笑脸。

突然想到一句话“女子本弱,为母则刚”,那我想,虽然我不够成熟强大,但我可以保护我最重要的人了吧。

好像有很多人涌进了这个小小的病房。

我的意识再次陷入黑暗。那股好闻的味道还在我鼻腔里乱窜。

……

……

“俊熙,车上别乱动,抱住妈妈。”听到温柔的声音,我知道那是我妈妈在叫我。我今天开学了,妈妈接我回家。可我抱哪儿呢,我抬头看向四周,身边长得高高大大的人都拉住车顶上的吊环,或者扶住桌椅,我什么也够不着,哪里都抓不住。

正苦恼到要生气的时候,她伸手引导我两只手环住她的一条腿。我不高不矮,刚刚可以抱住她的膝盖上面一点,找到依靠的我,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就那么紧紧抱住。用我小小脑袋紧紧贴住她那条棉绒的黑色裤子,只觉得妈妈就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

是的,毫无疑问,她就是最强大的人。

伴随着自己的呻吟声,我醒了过来。鼻子里充斥着病房的味道,脑袋还来不及细细回顾之前做得那个好像是梦又好像是自己回忆的东西。就听到旁边有人兴奋地喊“医生!医生!”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知道我已经昏迷有五天了。高考在昨天下午就已经结束了,不过这对我来说好像不那么重要了。我在得知妈妈的安全之后,只觉得庆幸不已,也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旁边外婆低声说:“俊熙孙儿哦,好在你命硬,医生都说,”还没说完,就被旁边外公打断“让他好好休息,等他好了再说。”

外公那强硬的语气和不容许半点反驳的态度在这一刻到让我觉得亲切不已,还好还好,我和妈妈都安然无恙。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配合着医生的检查,回答了好一些问题,就木木然地看着护士来来回回输液什么的。

躺了好半天了,外婆去给我买了粥回来,我忍不住问“奶奶,我妈呢?”因为外公外婆只有妈妈一个女儿,所以我妈在我小的时候都教我叫外公外婆“爷爷奶奶”的。

她把粥一汤匙一汤匙地舀著喂我,叹了口气“你妈她本来好的差不多了,之前说是又剧烈活动,扯到伤口了,现在还在病房里休息着呢。”我知道,肯定是她挣扎著站起来扔保温杯的时候,枉我还自我陶醉说自己保护了她,结果还是那句“为母则刚”啊。

“不过你不用担心,你跟你妈妈现在都在机关医院,是你爷爷安排人把你们两个都送到这家医院的。很安全的,市委的家属生病都会在这个医院,”她后面又在絮絮叨叨说着些什么,可我已经没耐心听了。

只偶尔又听到说什么爷爷很生气,骂了我爸一顿什么的,还好我们母子俩没事,不然指不定爷爷会生气成什么样子。现在的我,半是听着外婆在我旁边絮絮叨叨讲著讲那,半是抵御著从身上不断传来的疼痛感。

还好这个事情上我有些经验了,想像著自己正处在一个很温柔的怀抱里,睡意慢慢裹了上来,我又沉沉睡了。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6月10 日了。我看到段美凛正坐在我床头,两只手握住我的左手。像个泪人一样,只是低低啜泣著。

“唔,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我没事了,我没事了,别哭了。”我笑着安慰她,我正要在说些什么。

已经看到她直起身子,接着弯腰,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双薄薄的嘴唇已经贴在了我的唇上,我下意识抿了下,却尝到了少女嘴角那滴滴泪水,说不出来味道,也许是心疼吧,也许是怜惜吧,又或者是满腔浓浓的爱意吧,我缓缓将还插著输液管的右手移到她的头上。轻轻拂了拂她的发梢,温柔说:“我没事了,我会很快好起来的,相信我吧。”

没有言语,她仍旧啜泣著,甚至声音更大了起来。

我灵机一动,问她:“我外婆呢?”她一听我在问她问题,缓缓止住啜泣,低声说:“我来的时候,陪她聊了一会儿,她现在应该是去你妈妈的病房去了。”说到这里,也许是女孩子的天性吧,担心我外婆走进来,她赶忙用纸巾擦干眼泪,整理好自己的衣服,重新坐回旁边的凳子上。

只是,两只手仍旧握住我的左手。好像这是我跟她之间不能改变的习惯一样,我的手习惯握住她的手,她的也是。

简单问了问她考试的情况,她说自己发挥还算正常,我就知道基本上她能去自己想去的大学了。虽然我们之前还约定了要一起去同一个大学,不过现在这个状况,我也不知道那个约定还能不能实现了。是的,我迷茫起来了。

我知道她不会在意我会多花一年的时间,但是我却在意。心里生出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就好像那部关于董子健饰演高考的电影《青春派》一样,如果高中毕业之后,一对恋人中有一个去了大学,另一个没去的话,感觉总是不太稳定的。

兴许是意识到了自己的胡思乱想,我摇摇头将这些不太适宜的想法驱赶出脑海。又耐心听着她讲了好一些关于最近发生的趣事,什么奇怪的高考题啊,还有考试之后聚餐时有人表白啊,还有陈袁丁叫她一起去旅游什么的…她还在讲,但是却没注意我脸色沉了下来。

我以平静的语气问她:“陈袁丁考得怎么样?”“他啊?应该还不错吧。这两天陈叔叔和袁阿姨都有跟我妈他们说起过,说是总算考完了,准备让陈袁丁好好出去放松下什么的。”她那种替自己好友高兴的神情让我很不是滋味,但又不想表现出自己是个小家子气善妒的小男生,于是笑着说“哇,那还是挺厉害的。挺厉害的。”

“是吧?”她又问到。

“嗯嗯。”

段美凛好像还是察觉到我的不对劲,于是安慰我说“俊熙你才是最棒的,这次虽然没能去考试,但是你做了一件更有意义的事情,你保护了阿姨,这件事情在我看来远比高考考满分考状元都更有意义。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英雄,我会等你一年,不,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

说完,又用她那双温柔似水的眼睛注视着我。

在她这般注视下,我反而为我这奇怪的妒忌心理感到愧疚起来。重重点头道“嗯!好,我也相信我可以做到的。而且,我一点都不后悔,反而很庆幸保护了我妈。”

又闲聊了几句,父亲的朋友又来了几个看我,看着病房里堆著一大堆的水果,还是营养品什么的,本来我还想让段美凛陪陪我的,但是看到这么多人来了,我怕她觉得尴尬不自在,就让她先回去。

“那我去看看阿姨,就先回去了。你好好养伤,我明天早上再过来。”她温柔地对我说,完全不顾及病房里其他大人看着她牵着我手的目光。

我的那份小小的虚荣心得到满足了,好像让诸位叔叔阿姨知道我有个特别漂亮的女朋友这件事让我自豪起来。我知道我现在眉梢都带了点笑意,对她点点头“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看到她袅袅身影出了房门。

然后又应付起各位叔叔阿姨的提问,虽然我也知道他们是关心我。不过,我实在不怎么擅长应付这种多人轮番提问的情形。在回答得差不多了,就在翻身的时候呻吟了一声。

其中一个阿姨赶紧说:“熙熙,好好休息吧。我们改天再抽时间来看你。”

“谢谢张叔叔,谢谢聂阿姨,还有陈阿姨,谢谢王姐姐,谢谢杜叔叔。等我好了,接你们到我家吃饭。”我也客客气气道谢。

总算一个个都走完了。虽说我休息了好几天了,但在病房里除了睡觉之外,我只愿意花时间跟段美凛聊天。

甚至,连玩王者荣耀的心思都没有了。当然,我这个状态应该也玩不了王者荣耀,毕竟我连翻身都痛得不行的。

之前注意力没集中在自己身上,现在好好体会的时候,便觉得身上无一处不痛,右手输液的地方那种冰凉的感觉又在慢慢侵蚀着我。

突然好想明天快点来,好想段美凛来看我的时间提前。

也好想,尽快好起来。赶紧去给妈妈打招呼,去她面前告诉我没事,告诉她我很好。

很快,一个周过去了。虽然每天都在问我外婆,我妈的情况,但是每次的结果就都是快好了。

感觉自己恢复的速度还算是比较令自己满意的。每天也有段美凛来陪着,我甚至觉得自己受伤也挺好的,因为我可以享受到这来之不易的温柔和甜蜜了,这段时间里没人会不知趣地来打扰我们。

每天最期待的事情便是沉溺在她在耳边说的情话了。以前,总觉得她不够爱我似的,经过这次的事情我觉得能够在自己难熬的时间陪着我,这样的女生我居然觉得她不够爱我,我是有多么贪心啊,给我妈知道了,肯定得骂我一顿。

这段时间,她没在我面前提起其他的任何人,只是在病房里没人的时候就凑在我耳边低声说着些让我这脸皮不厚的人一直脸红的话。我甚至不准她出去给我买东西,到了饭点了就点外卖或者让我外婆他们给我带过来。

真的很想整个人都跟她腻在一起,就一整天,一整天不够,腻上余生我才满意。

然后,有人的时候她就在我旁边低头为我读书,但只有我能看到她那羞红的脸颊。

她愈是这样,我便愈是爱她。

有她在身边的时候,我忘记了疼痛,忘记了因为没去参加考试的迷惘,忘却了我之前因为小心眼的种种不乐。这便是眼中只此一人,仅此一人的情形吗?

快到晚上了,她陪我用耳机分线器听完最后一首歌。是电影《名扬四海》的插曲。

If I ask you to stay,wouldyou show me the way?

Tell me what to say so you don’tleave me.

于是我转头沿着耳机线、顺着耳机分线器,看向她的耳廓,看到她正在注视着我的双眼。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看她的,但是如果我是一个旁观者的话,我知道那对眼睛应该填满爱意吧。心里没说的话,都用那双眼睛说给她听了。

我没发出半点声音,她却听到我心底的声音。然后在我外婆回来之后给我外婆要留下来照顾我,我外婆也和善一笑就说去我妈的房间了。

之后,她又踱步到我身边坐下“今晚我陪着你吧。”

耳机里的歌没放完,刚刚唱到后半段。

那个温柔深情的男声正唱到

And maybe I’m not ready.But I’ll try for your love.I can hide up above.I’ll try for your love.

看到她的眼睛,听到她的声音我确信我自己是陷入糖罐里了,也确定此时此刻就是幸运的时刻。

因为都吃了东西了,我们就继续闲聊著。这个病房里也不会有其他人来打搅我们。

心里不由得生出些小心思,窃喜起来。

收拾好耳机。刚听完那首温柔的歌尚在我耳边回响着。只是简单一首歌,倒让我觉得这也是我跟段美凛之间的爱的证明了。

据说,如果人觉得快乐,就会觉得时间飞快,如果觉得自己在备受煎熬,就会觉得度日如年。而现在,便是前面一种感觉降临在我的世界之中。好像我们还没怎么说话,就已经十点过了。虽然有些羞赧,但她还是照料着我简单洗漱了。然后我便重新躺在床上,不知怎么的,竟生出自己是个弱女子希望被段美凛“宠爱”一番的念头。

心里暗暗骂自己一句,然后安静地躺在床上,听着她在洗漱间用自己去开水房接好的热水开始洗脸、刷牙,又弄了好一会儿才重新进来坐到了我旁边。

因为她也没怎么化妆,所以洗完脸我觉得好像跟之前没有太大区别。只是,看起来更清新了,白天的疲倦仿佛被这热水一扫而光。在她微红的脸上,我只看到了青春女生的无限活力,看到晶莹的肌肤正反射著天花板上洒下的光辉。

我猜想自己看她眼神应该是略显痴傻的,因为看到她的羞意正一点点表现出来。先是脸红,接着是别过头不怎么看我,最后就把头埋在我胸间“陈俊熙,不准你用这种眼神看我!你又不是没看过我!你再这样看我,我就打车回去了。”

听到她这样威胁我,我只能乖乖服从“行行行,这还不是你太好看了,这能怪我?”

又嬉戏打闹了一会儿。我忍不住问“那一会儿你睡我旁边噢?”

“那不行,要是压倒你伤口怎么办?你还”

还没等她说完,“我没事,这都快好了的,特别是每天看到你,那种想要治愈自己的想法就是最好的药物,你在我这里比所有的医生、主任、专家都有效。”

“就知道胡说,不过你别想了,我等会儿就把那个椅子拉开休息就行。”

“哎呀哎呀,我一个人在这里好冷的,而且我伤口都好得差不多了,不信你来看看。”正要给她展示一下自己完全没事了,却在说话间不小心扯动了一下,咧嘴“嘶”了一下,吸了一口凉气。

她看到我这般模样,倒有些忍俊不禁。

最后说“好好好,你别瞎动了。跟个傻狍子似的,你这样以后我怎么放心啊。”明明带点埋怨的语气,我听着听着却觉得心里甜出一朵花来。

护士也已经做了最后一次检查了。这个病房里只剩我跟段美凛两个人了。见实在拗不过我,她最后还是把鞋子放在凳子脚边,将外套叠放在凳子上。在确认把门关好了之后,先是对着淡淡一笑然后低头重新坐上我的床上。

这都不需要说什么。我的手跟她的手就像磁铁一样,吸住了彼此。因为我左手还有留置针头,她就两只手握住我的右手。明明很安静,我却在耳朵里听到自己不争气的心跳声一声又一声,将血液全都往我脸上送,我脸愈发烫起来,不用看我都知道自己脸红得不得了。

但她亦是如此。

我轻轻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躺上来。

这次没拒绝,躺在了我侧边。六月的夜晚不算热,她刚躺上来就把那薄薄的被单盖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轻轻靠在我肩上。

开始低声告诉我,其实她之前还有些生气,想着为什么我一直没给她打电话发消息,连着好几天一直都没有我的消息。后来问到我家才知道我已经住院了,她又着急又害怕,既自责也后悔。

“在看到你睁眼睛看我的时候,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陈俊熙,你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一定要给我说,就当我求你了。你不知道我这段时间有多么煎熬,有多么难受,我自己在家偷偷哭了好多回,来看你回去的第二天,我眼睛都是肿的,我妈还问我是不是被谁气到了。”她湿润着眼眶对我缓缓述说这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

“我,”

她用力握了握我的手。“我知道,我都知道。你这样我又没说你做错了,但是你下次一定要提前通知我,呸呸呸,这种事情永远都没有下次了,我的意思是你以后不准长时间不联系我。”

“咱们说好了,你以后必须每半天主动给我发消息,告诉我你的去向,告诉我你这半天过的怎么样,告诉我有没有去鬼混,还有每半天告诉我一次你有多么在乎我~”她继续在我身侧补充著。

“哈哈哈”我听她这么一说实在忍不住发笑。

等我笑完之后,她两只手握住我的右手。微微转身,看着我,稍微昂起头,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缓缓闭上眼睛。

我把右手伸到她背后,揽住她的肩膀,左手这个时候也感受不了半点疼痛,我左手轻轻捧着她的侧脸。

缓缓向她靠近。愈来愈近,我可以很清楚的嗅到她身上的香气,可以看到她微微颤动的眉毛。我先蜻蜓点水般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侧头,吻上她薄薄的嘴唇。

湿润嫩滑的感觉从我嘴唇上传来。我可以感受她轻轻的呼吸,明明是有点急促的,但是被她掩饰得很好。我闭上了眼睛,我无师自通般轻轻啄她的嘴唇。

想到身边的这个女生为我掉过那么多泪水,我就心疼的不得了。用我最温柔的动作,轻轻吻她,两只手捧住她的脸颊之后,轻轻抚摸著,感受到她微烫的脸颊,感受着她主动的吻。

感觉正是这么多天一直都有她的陪伴,我才勉强觉得这些天不那么难熬。转念一想,跟医院也算是挺有缘的,反反复复一直在医院呆着。心里面忍住吐槽的欲望,只默默祈祷希望以后不会遇到这种情况了。

闭着眼睛,我却能清晰地“看到”她对我数不清的柔情,那一个又一个的热吻点燃了我。双手托着她的脸庞,以更大的热情回应她。用我门牙轻叩她的银牙,以我鼻梁贴着她的琼鼻反复厮磨,让我舌头尽情尝到段美凛的甜。

不自觉间。我的两只手已经从她腰间,从T恤底部暗度陈仓,已经攀上她的胸罩上。不知道什么颜色,只觉得材质不错,触感很好。因为完全不知道怎么解,也不好意思在这个时候让她替我解开这一层既是束缚又是阻碍的布料。特别是下身的血液早已沸腾到将本来休息的分身也带动起来了。下面的弟弟正随着我手揉捏的时候的那种触感一下又一下的抖动了,这个时候她也把本来环在我脖子上的双手往我胸膛上移,也许是想到我的伤口,于是我感觉她往后面仰了一下。

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于是睁开眼睛看。

她的手在背后活动着,不知道在做什么。

可我手上却感觉到了。她把那层束缚卸下了。我无半点阻碍的碰触著那两团柔软,心底霎时间被巨大的惊喜充斥了,我都还没提要求什么的,她却主动把胸罩脱下了。

不过不知道是她的胸略小还是我的手掌比较大,我感觉我一只手握住一团软绵绵的兔子,还是觉得兔子不够大。我唇舌之间没停过,仍然在含住她的舌头细细品味,仍旧在轻轻咬弄她的薄薄嘴唇。

两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那两粒不算太大但却慢慢硬了起来的乳头,我听到她从鼻腔里传出的哼声,这倒给了我更大的更多的刺激,两只手从她乳房下面往上面推,从下一点一点往上挤,虽然没听到她的反馈,但我却感受她吻我越来越用劲,仿佛亲吻也可以是一件需要用大力气的事情一样。

她缓缓把手挪到我的腰间,两只手刚好停在我的腰间。

我睁开了眼睛,看她紧闭着眼睛主动的侧头吻我嘴唇,看她抖动着的漂亮睫毛,明明想要继续揉捏那两只“兔子”的欲望还是很强烈的。但我却从她腋下,将两只手抱住她。静静感受着她一次又一次甜蜜的攻势,在等她累了停下歇息的时候,将她抱紧、抱进我怀里,虽然还是有些痛,但是这份疼痛在我看来却也不值一提了。

趁着她歇息的时候,我在她耳边说:“段美凛,我好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

耳朵被她的脸紧紧贴著,这个时候我听到她温柔的声音:“陈俊熙,我也很喜欢你,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大概超出你的想像的那种喜欢你。”

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两只兔子比较谁更爱谁,一个说我更爱你,另一个却说是我更爱你。一个说,我爱你就像从我们这里到月亮那里那么爱你,另一只没说话后来却说那么我爱你会从这里到月亮那里再从月亮那里绕回来。

我却只能喃喃一遍又一遍重复“我爱你啊,我真的很爱你。”她先是看了我一眼,接着又重新用温热的嘴唇再次贴上我的嘴唇。

让我沉浸在这个温柔的海洋里了。

亲了许久,她的手却在我不经意之间从我那蓝色的宽松病号裤子里伸了进去,握住了那之前一直在不断抖动现在勉强平复下来却坚硬无比的分身。

“嘶~”我吸了口凉气,虽然是隔着内裤的,但觉得被段美凛的手握住的那种感觉正在使我不断失控。我和她动作多了起来,两三下,我跟她的裤子都已经被彼此脱了下来。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