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翁媳亂情 (11.38-11.43)

第三十八章去串門

洗澡的時候,父親倒是真的老實了,生怕夢瑩不讓一起睡,只是調皮的變成了夢瑩自己,時不時的去調戲一下父親的大肉棒,搞得父親一陣抗議,而逗的她自己咯咯直笑,花枝亂顫,最後父親只能快速的洗了一頓,很是無奈的提前出來,出門前還看到夢瑩笑臉盈盈的和他比耶,一副得意的勝利姿態甚是讓他憤憤不平,「要不是自己憐惜她,定要她再次求饒!好男不和女斗!」父親如是想到。

夢瑩喜歡通過這樣的方式來獲得形式上的勝利,像是主動權一直掌握在自己手裡,而這樣的情況也只有在父親面前這樣展現,她如此聰穎,哪能不知道父親是憐惜她,洗完澡來到房間後看到父親氣鼓鼓的躺在床上,便笑盈盈的也爬上了床,俯下身依此親了一下父親的額頭、左臉、右臉、鼻子和嘴唇,笑嘻嘻的說到「好啦,對不起,算是對你賠禮,嘻嘻……」

「不夠!」父親依然有些生氣的說到。

「這可是我第一次這樣親別人喲,俊凱我都沒有這樣親過呢」夢瑩說到。

「真的!這時你第一次這樣親別人?」父親聽夢瑩都沒有親過俊凱,瞬間提起精神來,裝出來的生氣也消散雲煙了。

「嗯,我騙你幹嘛?」夢瑩盯著父親的眼睛說到,說完又對著父親那樣親了一回,「咯,這是第二次了!」

「嘻嘻……謝謝瑩瑩,我這輩子算值了,算是值了!」父親高興的說到,雖然相比起歡愛來說,這些只是蜻蜓點水,但畢竟是夢瑩第一次做,他還是很有成就感。

「瞧你這豬哥樣,沒出息!」夢瑩聽到父親說到這輩子值了,不由的嬌嗔到,一點點小恩小惠就值了,真是沒有出息。

「嘻嘻……瑩瑩的第一次對我來說就是寶,當然值了!」父親說到,對他來說意義不一樣。

「切,我……好多……好多第一次……都……給了你」那麼多羞人動作自己從來都沒有做過,夢瑩越說越害羞,聲音越來越小。

「哪些……哪些……告訴我」父親可能是高興昏了頭,想都沒想就問了起來。

「你……」夢瑩見父親還問了起來,頓時一陣好氣,瞪了父親一眼。

「你不說,我哪知道呀,瑩瑩告訴我嘛」父親依據沒有醒悟過來繼續央求到。

「你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呀」夢瑩見父親這樣,真搞不懂他是不是裝的,真是要我說出來嗎?真是一個冤家啊。

「我真的不清楚」父親一臉真誠的說到。

「就是……就是……那麼……多……羞人……羞人的動作,真是羞死人了」

夢瑩羞的越說越小聲,後面的聲音都快聽不到了。

「哈哈……」父親終於算是明白了,得意的哈哈直笑,很有成就感。

「不許笑!」夢瑩嬌嗔道。

「嘻嘻……謝謝你,瑩瑩!」父親說著溫柔的抱著夢瑩。

「色老頭!」

「我以後再多多創新,讓你嘗試更多的第一次!」父親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說到。

「討厭,不要!」夢瑩聽到父親這樣說,嬌嗔的回答到,自己也羞的把頭埋在父親的懷裡。

「哈哈……」

「不許笑!睡覺!」

「哈哈……好……唉喲……別捏了……」

「叫你得意!」

「哪敢,哪敢,以後夢瑩你教我好了」

「貧嘴!」

翁媳兩就這樣像一對真夫妻一樣你一搭我一搭的聊著,最後雙方都心滿意足的進入了夢鄉……

由於昨天下午出去抓螃蟹了,又經歷了與父親劇烈的歡愛運動,夢瑩晚上睡的很熟,一覺醒來已經日上三竿了,「噢……」夢瑩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從被子裡出來伸出一隻芊芊玉手,慵懶的往旁邊一搭,但是沒有摸到父親的身體,夢瑩慢慢的睜開了還有些迷糊的眼睛,瞧瞧了窗外,外面陽光明媚,想是已經九、十點鍾了,農村就是安靜,要是在城市窗外早就熙熙攘攘了,「好舒服呀,要是每天都是這樣自然醒就好了」夢瑩想到,本來還想賴在床上的,可惜肚子在造反,咕嚕嚕的叫喚了起來,只好起床了,只見一個光溜溜的、雪白的極其性感的軀體從被子裡鑽了出來,夢瑩現在越來越習慣和父親一起裸睡了,她喜歡那種肉貼肉的感覺。不一會她穿上了內褲內衣,牛仔褲和白色T 恤,修身設計的T 恤被她胸部兩隻豐滿的乳房撐得滿滿的,裸露出兩條潔白光滑的玉臂。而牛仔褲又把她的翹臀和修長的玉腿呈現的淋漓盡致!還有些沒睡醒的她批頭散髮帶著米糊糊的眼睛往外走去,客廳里,父親坐在搖椅上悠閒的前後搖動,他早就醒了,本來想繼續抱著兒媳的玉體溫存的,但是自己醒來碰到光溜溜的玉體,肯定忍不住要對其寵幸一番,想著讓自己心愛的兒媳婦好好的睡覺,就小心翼翼的先起來準備早餐食物,見夢瑩一直沒有醒來就坐在搖椅上美滋滋的回味著和兒媳的歡愛。

「啊哦……爸,你起這麼早」夢瑩一邊打著哈欠一邊說到。

「嗯嗯,我早醒了,怕吵到你就先起來了,餓了吧,我準備好是食材,快去洗漱,我去做早餐給你吃」父親回答到,說著起身就往廚房走去。

「謝謝,爸」夢瑩說到,以前和俊凱在一起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是自己起床做早餐,自從公公來了之後,早餐都是公公負責,和公公發生關係後,夢瑩就更享受了衣來張手飯來張口那樣的伺候的生活。

「謝啥謝,都老夫老妻了」父親回答道。

「討厭,誰跟你老夫老妻」夢瑩嬌嗔到。

「哈哈……去洗漱吧,老婆,老公去做早餐了」父親笑呵呵的說到,然後轉身進了廚房。

「不准叫老婆!」夢瑩不依的說到,只是此時廚房裡沒有傳出父親的回話,應該是沒有聽到夢瑩的抗議,其實現在在他們兩的二人世界,夢瑩她自己完全是隨性的一會「老公」、一會「爸」的叫著父親。聽到父親沒有回話,她自己便也往洗手間去洗漱了,洗漱完打扮完,父親也做好早餐了。兩人一起吃了起來。

「爸,今天有什麼活動?」一邊吃夢瑩一邊問到,這次回來主要是祭祀婆婆,沒有什麼其他安排,要是只呆在家未免有些無聊,於是便問了起來,不過想到昨天在湖邊的事情,夢瑩臉色一紅補充到「不要總想那些個事!」

「哪些個事?」父親明知故問的說到,就是想調戲一下自己美麗的兒媳婦。

「哪些個事,你自己還不清楚麼!」夢瑩沒好氣的白了父親一眼——好嘛,越來越喜歡調戲我了——「今天不行了」夢瑩繼續說道,「天天那麼刺激~~~~哪受得了」最後半句越說越羞,頭越來越低,聲音越來越小,甚是可愛。

「嘿嘿……」父親見夢瑩這樣又嘿嘿淫笑了起來,不過夢瑩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立刻閉嘴了。

「這次主要是回來祭祀淑芬的,也沒有什麼其他事,今天咱們去和鄉親們串串門吧」父親隨後說到。

「去誰家串門?」夢瑩問到,其實他知道父親是帶著她去顯擺的,不過之前大家認為自己是他老婆了,而且也想打發打發時間,便沒有揭穿父親而是問他去哪家串門。

「先去老劉頭家吧」父親提議到。

「又去打擊他呀,嘻嘻」夢瑩聽去老劉頭家,就想起了老劉頭上次來家裡後,確認自己是不是父親的老婆,回去那個失魂落魄的表情就覺得好笑。

「哼,他可沒少打擊我」父親以前總是被他打擊,這次可以好好還擊當然很是迫不及待。

「嘻嘻,我幫你,誰叫他以前欺負我可愛的偉忠」

聽到夢瑩說到幫自己,而且還說自己是可愛的偉忠,高興的心花怒放,放下碗激動的跑過來抱住了夢瑩,狠狠的親了幾口,連說到「謝謝你,我的好瑩瑩,你真是對我太好了」

「呀……呀……你都沒有擦嘴呢,快放開,快放開」夢瑩被父親親的滿臉口水,而且沒有擦嘴就啃了過來,一臉的抗拒。

「嘻嘻……」

「討厭,滿臉的口水」夢瑩嬌嗔的對父親說到「好啦,好啦,我自己來」她拒絕了父親拿紙巾擦她的臉「毛手毛腳的」

「嘻嘻……瑩瑩,我好高興」

「快吃早餐,離我遠點」怕父親再來突然襲擊,夢瑩連忙讓父親坐的更遠點,一時無話,兩人吃完了早餐,夢瑩又去洗手間洗了一下臉。出來的時候,父親在門口等著她了。

「就這樣就去,不要帶點東西?」夢瑩問到。

「不用不用,鄉里鄉親串門是經常的事,一般只有鄉親擺酒席什麼的,才帶禮物,平常都是空著手就去了」父親解釋到。

「哦」住在城裡的人,住對門的鄰居基本都不認識,串門幾乎是沒有,其實夢瑩也還好,住在公安局的家屬院裡,鄰居都是父親的同事,鄰里關係比較好,但是每次串門都多多少少的帶點零食或水果之類的禮物過去。

「走吧」父親見夢瑩準備好了,提議出發。

「嗯」翁媳兩說著就往屋外走去。

第三十九章偷窺

「老劉頭家是這個?」一個悅耳的聲音在一個院子門口響起,這是夢瑩在問父親。

「嗯,瑩瑩,咱們到了」父親回答到。

兩人面前的是一個有著高高圍牆的院子,只見裡面除了幾間平房還有一棟二層小洋房,看來老劉頭比父親家殷實,院子裡還停著一輛紅色的小轎車。

「老劉頭還會開車?還開紅顏色的車呀?」夢瑩一臉疑惑的問到。

「這車是老劉頭兒媳婦的車」父親回答到「她兒媳婦應該從城裡下鄉來了。」

「她媳婦回來了,我們不太好去串門了吧」夢瑩說到,老劉頭兒媳婦也是城裡的,只是不是大城市的而已,但畢竟比農村見過世面,夢瑩也是怕老劉頭兒媳婦套出什麼話來,於是不想進去串門了。

「兒媳婦回來了,大門卻緊閉著,肯定有什麼事!」父親沒有直接回答夢瑩說到,「我早聽說老劉頭和他媳婦有一腿!」

聽到這,夢瑩更是不想進去了,這不跟自己和父親一樣的嗎,連忙催促父親道「那趕緊走吧!」

「沒事,瑩瑩,咱們去瞧瞧他們在幹什麼!」父親完全沒有關注夢瑩的擔心,還想去一窺究竟。

「不要去啦,走啦,走啦」夢瑩有些焦急的催促父親離開。

「瑩瑩,我知道一個隱蔽的地方,當年老劉頭蓋小洋房的時候我過來幫忙,他們家後面有個小土坡,還有密樹叢,極容易藏人,還能看到他家裡情況,當時我還提醒過他,他說他請風水先生看過,那是寶地不能動,不用擔心,誰會沒事偷看他們家!」父親說到,也不管夢瑩抗拒,就拉著她往後面的土坡走去。

夢瑩被父親一拉,一時也掙不開,也只好由著他,對於她這種從小書香門第長大的人來說,去偷看別人家還是第一次,心裡很是緊張,同時也怕發出聲響,小心翼翼的跟在父親身後。不一會兩人就來到了土坡處,父親帶著夢瑩找了一顆茂盛的樹,樹葉可以遮住他們兩,蹲在下面開始往屋裡看。眼前的一幕直接震驚了夢瑩。

只見客廳里一個長相精緻的少婦,雖然沒有夢瑩那麼美,但是也有70分以上了,裸露著上身跪在一個老頭前面,老頭全身赤裸坐在一張椅子上,而少婦捧著比夢瑩還大些的乳房在老頭的胯下上下聳動,抬著頭雙眼充滿淫慾的看著老頭,老頭也表現的極其舒爽的模樣,那個老頭當然是老劉頭,而這個少婦應該就是他兒媳婦了。

「嘿嘿,果然不出我所料!」父親嘿嘿說到。

「走吧!」夢瑩看到這麼香艷的一幕,變的面紅耳赤的,催促著父親趕緊走。

「夢瑩,再看看!」這麼好的機會父親哪會放棄。其實夢瑩也被這淫穢的一幕牢牢的吸引住了,雖然之前和俊凱看過一點黃色片段,那畢竟是視頻,自己看了一會就害羞的不看了,現在這真人在眼前一幕幕的動作著實給她帶來了極大的震撼,而且最近和公爹連續的歡愛,也激發了她潛在的淫慾,想走,身體卻不配合,像牢牢的釘在了地上。父親側眼一看夢瑩的神情,知道她也被牢牢吸引住了,拉著她的小手繼續偷看了起來。

室內:「死鬼,上個禮拜才去了城裡把我折騰的死去活來的,怎麼沒過兩天又急匆匆的叫我回來幹什麼?」女的嬌嗔的問到,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止,想要極力的取悅眼前的老頭。

「想你了唄,我的寶貝」老劉頭輕輕的撫摸著少婦的臉,一臉淫笑的回答到。

「是嗎?我怎麼不信呢」少婦懷疑的說到,「我車還沒停穩,就被你從車裡拉了出來,直接就脫了我的衣服,這大白天的,要是被別人發現了就糟了」少婦白了老劉頭一眼接著說道,「說,是不是受到什麼刺激了?」

「嘿嘿,什麼都逃不過婷婷的眼睛」老劉頭呵呵說到,原來老劉頭的兒媳婦小名叫婷婷。

「哼,我還不知道你,第一次就是你在那裡偷看黃片,被我撞見了,當時受到了刺激,就,就把我給強姦了!」婷婷惡狠狠的說到。

「誰叫你那麼漂亮,還打扮的那麼妖艷在我前面晃來晃去的,讓我憋不住了,再說你不是也很舒服麼」老劉頭色色的盯著婷婷的美乳說到。

「死鬼,上了你的賊船了,為了不遭罪,我只能去享受咯。」婷婷嬌嗔到,聽到公爹說自己漂亮,讓他憋不住,她心裡還是美滋滋的——算你識貨。「這回,是不是真受刺激了?」她問到,和公爹一起歡愛也有好幾年了,彼此早已掌握了對方的習性。

「唉,還不是那個老王,這次帶來一個漂亮的年輕女人,也是城裡的,在我面前炫耀,氣死我了,這不,讓你回來幫我泄泄火」老劉頭一臉不甘的說到。樹下的兩人聽到他們的說話,兩人同時看了一下對方,夢瑩惡狠狠的瞪了父親一眼,父親不好意思的嘿嘿笑著,看樣子這次對老劉打擊還挺大。

「老王帶了一個年輕美女?很漂亮嗎?比我大還是年輕?」女人就是八卦,聽到說年輕漂亮女人就忍不住要查對方族譜了。

「比你年輕點吧,呃……沒你漂亮」老劉頭說到,說到沒有婷婷漂亮時,眼睛卻閃開了,這細微的動作哪能逃得過女人的眼睛。

「哼,怕是比我還漂亮吧」婷婷停下了動作,生氣的說到,「你是看到美女就色性大發了吧,弄不到手,然後讓我做替代品給你瀉火嗎?!」一邊說著還站了起來,扭頭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

「我的好婷婷,你這是吃的哪門子醋呀」老劉頭見婷婷生氣了,連忙湊上去說到。

「哼,我還不知道你,你一見到漂亮女的,就跟哈巴狗似的,現在叫我回來,一進門就干這事,只是拿我瀉火而已」婷婷繼續把頭扭到一邊生氣的說到,說著還要把脫在腰上的衣服給穿上。

老劉頭見狀連忙抓住了她的手,並解釋說到「唉喲,我的祖宗,這是哪和哪呀,我承認那女的漂亮,名花有主我還是懂的,只是這些年老王一直被我取笑著,現在他……他跟我炫耀起來了,我有些氣不過嗎,對,我氣不過,是想你幫我泄泄火,但是你想想,我要是瞞著你我說一個其他理由,你能知道麼,我是對你說實話嘛,不欺騙你,我心裡有你,才對你說實話的,再說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你來安慰我,還不足以證明你對我的重要性?」

「真的?」婷婷聽後覺得好些,問道。

「當然是真的,我的好婷婷,現在我只有你了,你要是不理我,我還不如死了算了」俗話說男人的嘴,騙人的鬼,老劉頭說的話就極有代表性,他這個老色鬼對夢瑩沒有想法那是鬼都不信,對著自己的兒媳婦說的這套,那就是對症下藥,女人就是喜歡聽這種話,一半帶著真話——第一時間想到兒媳婦來泄火,一半恭維的話——只有你對我最重要。

「才不要你死」婷婷果然上鉤,一臉溫柔的說到,「我的性福還得靠你這個糟老頭子呢,你兒子那傢伙不行。」

「嘻嘻,那老爸就來滿足你!」老劉頭色色的說到,俯下身大嘴巴就對著紅唇蓋了下去,婷婷也抬頭回應著。一張粗糙臉和一張精緻小臉對接了。

一場濕吻的畫面出現在了夢瑩和父親眼前,夢瑩看到後想到「我和父親的接吻是不是也是這樣啊,哎呀,羞死人了」眼神偷偷的瞄了一下父親,只是父親還在一心一意的看著春宮直播,沒有反應。

第四十章極度震撼

「吧唧……吧唧……」室內傳出了翁媳兩盡情接吻的聲音,淫穢的氣氛也籠蓋了室外偷看的翁媳兩人,四人都是面紅耳赤的。老劉頭和婷婷貪婪的吸吮著對方,包括對方的口水,夢瑩是被動被喂口水的話,婷婷竟然是極其主動的吞吸著,小嘴極力的張開,甚至像要把老劉頭的嘴巴給吃下去的樣子,室內的兩人就這樣激烈的吻了十幾分鐘,老劉頭嘴巴離開的時候還能看到婷婷的香舌還在外面轉動著,一副想要繼續舔吻的樣子。

老劉頭站了起來,露出了他粗黑的棒子,夢瑩看得心跳加速,不由的拿著老劉頭的棒子和父親的進行對比,兩人的棒子都比常人的粗大,女人如果初一看都會有些害怕,不過父親的肉棒比老劉頭的還要粗一些,也要長一些。「父親的那根果然是極品啊」她想到,並把它當做她的私人物品覺得擁有它很是滿意和自豪,想到那根大陽具把自己折騰的死去活來的,蜜穴不知不覺又濕潤了,不過接下來的場景比剛才的乳交更震撼到了她。

只見老劉頭站到了婷婷前面,挺著大棒子懟在少婦的嘴前,對著她說到「好婷婷,來嘗嘗爸的大香腸!」

婷婷每次見到這個大棒子也是心跳加速,淫水汪汪直流,眼睛一挑的看了一下自己的公爹,就張開了嘴伸出了舌頭,從根部開始往上舔,像是在吃冰淇淋一樣。「喔……」老劉頭的大棒子被舔,舒爽的叫出了聲音。婷婷極其自然的繼續上下舔著,一看就知道她對老劉頭進行口交已經很熟練了,舔了幾周大肉棒的外圍後,她又低頭吮吸著老劉頭的兩顆蛋蛋,吸一下往外扯一下,發出「啵、啵」

的聲音。

「喔……喔……好兒媳……你真是越來越厲害了,爸被你吸的好舒服」老劉頭舒爽的說到。

婷婷沒有回話,接著她的吮吸,來回幾次後便轉向了大龜頭,香舌在大龜頭上面打著圈,爽的老劉頭一抖一抖的,大肉棒更是一跳一跳的,脫離了婷婷的舌頭,打在了她的臉上。婷婷見狀,小手一抓握住了大肉棒的根部,不讓它跳動,然後張開嘴,把肉棒給含了進去,開始像吃棒棒糖一樣吃著大肉棒子,發出吧唧吧唧的聲音。

夢瑩看到後,震驚的嘴巴都張的大大的,「我的天,她也不嫌髒」她想到,對她來說,開始都抗拒和父親接吻,更別說舔肉棒了,看著裡面的少婦不僅不嫌棄還很是喜歡的樣子,真是直接擊碎了她的三觀。

「喔……喔……好婷婷……你口技越來越好了……爸被你舔的好舒服……哦……哦……對……舌頭要打轉轉」老劉頭被吸的一陣舒爽,誇獎著自己的兒媳婦,並且指導她怎麼做。

婷婷越吃越深,含進去一些,又退到嘴邊,然後又含的更深些,來來回回,像是一個小孩要全部把糖給含到嘴邊裡面去,只是老劉頭的肉棒有點長,她最多也就吃進去2/3 ,而這時候,老劉頭雙手端著婷婷的腦袋,自己開始進攻了起來,兩人多年的歡愛,配合的很是默契,婷婷的頭也不來回動了,只是把嘴巴張的大大的,開始讓老劉頭的肉棒在裡面衝刺,「啵」「啵」「啵」每次退出來,婷婷都收緊嘴唇,讓老劉頭的肉棒像拔瓶蓋一樣的拔出來,然後又張大點方便老劉頭的肉棒進去,老劉頭知道自己的肉棒比較長,開始慢慢的來回抽插,每次插進去都是一點一點的深入,等到婷婷習慣了那個長度他就開始加速衝刺,只見大肉棒像打樁一樣在小嘴裡進進出出,每次都比上次更深一點,發出噗呲噗呲的聲音,不知不覺進入婷婷嘴巴里的長度都超過了2/3 ,還差一些就能全部進去了,老劉頭心一橫,開始有些用力的捧著婷婷的頭,然後用力的一挺屁股,一下子整個肉棒都進去了,婷婷的喉嚨都映出了大龜頭的形狀,大肉棒全部進去了之後,老劉頭就按住了婷婷的頭不讓她動。

「嗚……嗚……」被深喉,婷婷明顯感覺到不適,嗚嗚的叫著。老劉頭停頓了一會,把肉棒抽了出來,可是還沒等婷婷反應過來,大肉棒又急速的沖了進去,又來了一次深喉。

「嗚……嗚……」婷婷不依嗚嗚的叫著,小手拍打著老劉頭的屁股,可是老劉頭不為所動,接著繼續他的深喉運動,來回好幾次,直到婷婷咳嗽,吐出了好些口水才罷休。

「死鬼,每次插這麼進,喉嚨都要被你插破了」婷婷抗議到,聽她這樣說,就知道她和老劉頭已經好多回這樣做了。

老劉頭也不解釋,直接拉起了兒媳,捧著她的臉,大嘴就把婷婷的小嘴給吃了進去,於是翁媳兩又開始了熱吻,婷婷只有一米五七左右,比老劉頭矮了一頭,只見她踮起腳,兩隻玉手摟著老劉頭的脖子,激烈的回應著,老劉頭抱著她的腰,一點一點的越抱越緊,婷婷比夢瑩還要飽滿的乳房被壓在他的胸膛上只能看到一點點了,最後婷婷的都要被抱的懸空了。

兩人吻的有些呼吸急促了才戀戀不捨的分開,老劉頭把婷婷放了下來並說道「婷婷,把褲子脫掉」,兩人早已是慾火焚身,婷婷聽後快速的去脫褲子,老劉頭也伸手去幫忙,一下子翁媳兩就赤裸相對了。

「來,坐下,讓爸來親親你的小妹妹!」

婷婷聽後快速坐下並把腿張成了M 形,雙手還掰開了陰唇,露出了裡面的紅肉,淫水早已在裡面泛濫了。「爸,快,來親親她!」她迫不及待的說到。老劉頭蹲了下去,並沒有立即下口,而是端詳了一陣,手指在陰唇周邊打轉轉,可把婷婷的弄的急不可耐,帶著哭腔的說到「爸,好癢,你快點,別折磨我了,好癢!」

「好嘞,我的寶貝」老劉頭笑呵呵的說到,說完就伸出了和偉忠一樣有著粗苔的舌頭舔了上去。

「哦……」婷婷被舔後發出極其舒爽、淫蕩的聲音,整個人都往後靠在椅子上。「哦……哦……好舒服……爸……你舔的好舒服」

「我舔的舒服,還是我兒子舔的舒服」老劉頭舔了一陣,抬頭問著婷婷。

「他就是一根木頭,哪會舔!」說到丈夫,婷婷就一臉埋怨,要不是自己丈夫那方面不行,自己何至於被公公強姦後,還陷入了與公公的愛欲中,「爸接著舔啊,當然是你弄的我舒服,不然你讓我回來,我就回來伺候你呀」婷婷接著說道。

老劉頭得到了滿意的答案,又笑呵呵的舔了下去,婷婷已經急不可耐,怕父親又停止來問她問題,老劉頭開始舔她的時候,她竟然把腳放在老劉頭的肩上,把他頭給夾在了中間,老劉頭完全不在意,繼續他的舌攻。

「哦……哦……進去了……進去了……」老劉頭把他的舌頭給鑽了進去。

「爸,你好厲害……舔的我好舒服啊……哦……哦……」婷婷一邊淫叫著,雙腿夾的更緊了,雙手揉著自己的美乳,腦袋一會左,一會右的搖擺。

夢瑩在外面呼吸急促的看著屋內的淫穢場面,看到婷婷那樣動情,「她好放得開呀?」夢瑩想到,她是博士生,從小又是長在書香門第的家庭,和自己的公爹歡愛其實很多時候都是被動的,一開始是放不開的,後面被弄的欲仙欲死,她其實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的表現是怎麼樣的,現在站在第三人視角,看的是別人的表現,感覺還是不一樣的。她也想不到,以前的婷婷就是現在的她,婷婷的現狀,她後面發展的有過之無不及,待到她完全放開的那刻……

第四十一章偷師(1 )

室內,一個老頭的腦袋埋在一個美麗少婦的腿中,像頭豪豬在那一供一供的,而少婦嬌喘連連的淫叫著。

「哦……哦……好舒服……在深點……在深點……哦……」

「啊……啊……爸……不要咬陰蒂啊……啊……啊……好嘛……好舒服……

啊……啊……「

「啊……啊……不行了……不行了……爸……你太……厲害了……啊……」

「啊……啊……要……被……你……搞死了……要死了……」

「爸,你怎麼停了,我還要」婷婷見老劉頭停了下來,不依的說到。

「嘻嘻……爸怎麼會就停呢,咱們換個姿勢」老劉頭說到。

「哪個?」婷婷問到,要是旁人聽到就能推理到,這翁媳兩人的姿勢多多,婷婷不問怎麼做而是問哪個,肯定是瞭然於胸。

「我抱著你,你舔我,我舔你」老劉頭回答到。

「又是那麼羞人的動作」婷婷嬌嗔道,但並沒有拒絕,而是配合了起來。只見她轉過身雙手撐在凳子上,老劉頭抱著她的腿往上抬,不一會裸體少婦就在凳子上倒立了起來,老劉頭便開始抱著她的腰往上一提,婷婷則把手撐在了老劉頭的大腿上,配合著老劉頭一點一點的把自己的身子往上移,不一會她的大腿掛在了老劉頭的肩上,她的嘴也碰到了老劉頭的大陽具,老劉頭首先發起了進攻,只見他的頭低了下來,嘴巴開始對著婷婷的陰戶開始吸了起來,吸的婷婷一陣嬌嗔。

「哦……哦……」她的嘴也找到了老劉頭的大肉棒,張開嘴一下子就含了進去,開始吮吸,就這樣婷婷倒掛在老劉頭身上,兩人相互吃著對方的陰部的場面就呈現在夢瑩和父親眼前,看得夢瑩詫異連連,「我的天,還能這樣玩啊,這動作實在是太淫穢了」夢瑩心裡想到。父親呢,又是一個想法「老劉果然不賴啊,學習了,要是這動作瑩瑩和我一起做該多好」想著他偷偷的看了一眼夢瑩一眼,夢瑩被驚到了,眼睛卻死死的盯著室內,沒有注意父親的眼光,父親看夢瑩這樣想到「還說不看呢,看的這麼認真,嘻嘻,也好,讓她學學,以後好實踐,嘻嘻。」

「嗚……嗚……」婷婷含著陽具一邊被舔的舒爽的嗚嗚只叫,這動作一開始她也抗拒的不想去吃老劉頭的陰莖,後面被倒抱著都有些充血了,老劉頭說不吃就不放,被逼的含了進去,第一次吃的把脖子都搞酸了,後面熟能生巧了,幾次過後,這樣被抱著竟然會迫不及待的要去含那根大棒子。兩人都極其貪婪的吃著對方的陰部,場面極其淫蕩,不時傳來婷婷「嗚嗚」的叫床聲。

就這樣老劉頭抱了一會,也有點吃力了,婷婷倒掛著腦袋也有些充血了。

「婷婷,下來吧」

「嗯」

老劉頭開始慢慢的把婷婷往下放,婷婷也配合著她。

「爸,快插進去吧,我好癢,受不了了」婷婷下來後便立刻更老劉頭說道,亟需大肉棒來止癢,老劉頭被吸的也亟需插進陰戶里去。

「快,上去,蹲在椅子上」

婷婷聽後快速的上了椅子,並想蹲大便一樣蹲在了椅子上,轉過身眼睛充滿慾望的盯著老劉頭,並極具誘惑力的說道「快進來吧」老劉頭也不廢話,扶著她的腰,大肉棒對著小穴就頂了上去,由於之前早就淫水泛濫了,只聽見滋的一下,大肉棒就順利的捅了進去。

「哦……」兩人都發出了舒爽的叫聲。接著老劉頭就開始扶著婷婷的腰,一上一下的端動,婷婷也配合著上下坐動。

「哦……哦……冤家啊……你的肉棒好粗好硬啊……哦……哦……好舒服…

…好舒服……「婷婷淫叫到。

「哦……哦……頂到了……頂到了……好舒服……好舒服……」

「用力……對……用力頂……好舒服……啊……啊……」

「真的是離不開你了啊……我要死你手上了……啊……啊……」

「上次把我折騰的起不來床,這才幾天啊……啊……你這個太歲……哦……

哦……哦……又頂到了……哦……哦……「

「你不是也很喜歡嗎?我的好兒媳婦」老劉頭聽到婷婷這樣說的,一邊加快速度一邊說到,故意用兒媳婦的詞語來刺激她。

「你這個不要臉的臭公公,瞞著你的兒子這樣乾的你兒媳婦啊,啊……啊…

…不要臉……哦……哦……「婷婷回罵到。

「嘻嘻,是我不要臉,還是你不要臉」老劉頭笑著說到,雙手停止了動作,婷婷卻不由自主的上下動著,這明擺著告訴她,現在是你自己在動喲。

「死鬼,還不是你的那個太大了,弄的我好舒服,我不享受一下,難道還暴殄天物麼!」婷婷白了老劉頭一眼,身子卻沒有停下來,還加快了蹲坐的速度。

「哦……臭大棒子……爛大棒子……好舒服……好舒服啊……」蹲了一會,她畢竟是個女流,而且開了百公里的車還來得及休息就被公爹拽下來幹著淫穢的事,體力有些不支了,「不行了……爸……你動吧,我都蹲累了」婷婷央求到。

「求我操你」老劉頭得理不饒人。

「你……怎麼這麼壞啊,快動啊」婷婷轉過臉央求的說到。

「說!求我操你!」老劉還是一動不動的站在那。

「這樣的粗話,我說不出口」婷婷不太想說粗話。

「嘿嘿,別裝了,你又不是沒說過,而且我之前跟你說過,這樣說會更刺激更舒爽的」老劉頭壞壞的說道。

「還不是你害的,我一個良家少婦竟被你弄成一個鄉下粗婦一樣」婷婷說到,不過她是知道,老劉頭不達目的不罷休,「快……快……操……我……吧」她羞澀的說到。

「好嘞,我的寶貝婷婷,這才像話嘛,我老劉的兒媳婦就得像我一樣說著糙話」老劉頭得意的說到,「來,換個動作,站下來吧」他接著指揮到,婷婷慢慢的站了下來,老劉頭的陽具都沒有拔出來,依然緊緊的頂在蜜穴里,於是姿勢變為後入式,老劉頭抓住了婷婷的手,開始了一輪快速的衝刺。啪……啪……啪…

…啪……一陣快速的肉懟肉的聲音傳了出來。

「哦……哦……用力操……用力操……哦……哦……操……死……我……了……」婷婷果然如老劉頭說說,一開始說糙話就停不下來了,而且她說著糙話明顯比剛才動情了,夢瑩把一切都看在了眼裡,而且也聽到了他們兩的說話,「我的天啊,他和父親一樣的,都說著糙話,而且他還要求她兒媳婦也說,那個婷婷說著糙話,明顯還感覺更動情了」她想到,「要是父親以後和自己歡愛的時候也要自己說糙話,那該怎麼辦啊,真是不敢想像自己一個博士被父親乾的說著滿嘴的糙話的場景」她想著偷偷的看了一下旁邊的公爹,這時候父親也偷偷的看著她,眼裡像是寫著話「你瞅瞅別人的兒媳婦,這麼配合他公爹,也說著糙話,看看,我說過吧,會更刺激的」夢瑩聰慧的猜到了父親的意思,狠狠的瞪了父親一眼。

「哦……哦……哦……爸,你好會操啊……兒媳快被你操死了……哦……哦……」兩人又被室內的淫叫聲給吸引了過去,這時老劉頭開始頂著婷婷在房間裡走動了起來,這個動作父親也和夢瑩一起做過。

「舒服吧,婷婷,你這個小騷貨,果然一說起' 操' 來就會沒停」老劉頭嘿嘿說到。

「還不是……被……你……害的……哦……哦……操死我吧……用力的操死我算了……」

第四十二章偷師(2 )

翁媳兩毫無羞恥的邊做愛邊對著話,婷婷一對豐滿的乳房在空中來回激盪,老劉頭每次進攻,乳頭都好像要飛出去一樣,兩人不時的在客廳里轉變著方位,不一會他們兩就正對著後窗,也是夢瑩和公公隱藏的方位。

「爸,去窗戶那,去把窗簾拉上!」婷婷看到窗簾都沒拉,大白天在房間被自己家公幹著,羞也羞死了。

「有啥好拉的,沒人會沒事跑到後面去的!」老劉頭不以為然的說到,「那是咱家的風水寶地,風水先生說不要拉窗簾,遮住了,風水就不往家裡流了」封建思想恰好方便了夢瑩和父親,可以看到這樣淫穢的現場直播,不過老劉頭卻也一邊幹著自己的兒媳婦,一邊往窗戶這邊走來了。

見老劉頭往他們藏身的方向走了過來,嚇的夢瑩想趕緊逃走,但被父親攔住了,「現在走正好會被發現的,瑩瑩,沒事的,我們躲在樹葉後面他們看不到」

父親小聲說到,並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讓夢瑩不要輕舉妄動,夢瑩現在極其的緊張,大氣都不敢喘,死死的盯著窗戶,萬一被發現了就趕緊逃。

「看看,這地方哪會有人呢!」老劉頭他們來到了窗戶邊上,一起看了一下四周,四周都是靜悄悄的,也沒有發現夢瑩和父親。

「還是小心點好」婷婷說的,「要是被大家發現,你這個公爹在扒灰就糟了」

「不會的」老劉頭自信的說到,「婷婷,別扯開話題了,讓老夫好好疼愛你!」

接著老劉頭又開始征伐了。

「啊……啊……啊……頂到了……大棒子……頂到了……哦……好舒服……

爸……你的好粗好硬啊……「婷婷又是一陣嬌喘叫到,一被淫慾占領著就不管不顧了!

「嘻嘻……喜歡吧……」

「何止是喜歡,我愛死它了,啊……啊……用力……好舒服……用力操我…

…好舒服……好爽……「

「把腳搭上去!」老劉頭說到,一邊把兒媳婦的腳往窗台上抬,窗台有一米高,婷婷的腳很快搭到了窗台,可是老劉頭還沒有停止動作,繼續把婷婷的腿往上抬。

「啊……,別抬了……你這個死鬼……抬不了了……」婷婷一隻腳被抬著,另一隻腳都踮了起來,像是一個練舞的舞者,做著大抬腿練習。

「嘻嘻,上次好像還抬的更高」老劉頭笑嘻嘻的說到。

「我還不知道哪次高麼」婷婷沒好氣的說到,「為了配合你做出這些個淫蕩的動作,害的我都去報名瑜伽了,你這個死鬼!」

「不虧是我的好婷婷!」老劉頭誇獎道「不過有付出就有收穫嘛,這不體驗到了一樣的舒爽!」老劉頭接著色色的說到,同時把大肉棒插了進去。婷婷一開始也是一個有點保守的女人,老劉頭一點一點的開發著她,從一開始的傳統姿勢,到後來各種各樣的高難度動作,而婷婷自從享受到不同動作帶來的舒爽後,就上癮了一樣,後面竟然自己去報名瑜伽課了,來調理自己的身體,現在被夢瑩知道她這樣只是為了方便自家公爹更好操她而已,下巴要都掉了下來,還能這樣啊?

她覺得不可思議,這樣的震驚無疑最直接給她內心淫蕩的種子施加了一次厚厚的肥料,如久旱遇甘霖,這顆種子將在她心裡開始慢慢發芽,成長……後面每每她一回憶,覺得這個婷婷大概就是她的指路名師之一吧。

「啊……啊……頂到子宮了……頂到子宮了……」婷婷的淫叫聲打斷了她的思緒,春宮戲持續上演著,只見婷婷頭和上身全貼在了玻璃上,玉球在玻璃上一彈一彈的。

「哦……哦……爸,你好會操啊……我要被你操死了啊……啊……又頂到了……好舒服……好舒服……」

「哦……哦……對……就是那個方向……好舒服……好舒服……」

「喔……喔……爸……快……操……我……喔……操死我吧……喔……」這樣的抽插,老劉頭肉棒的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宮壁上,使婷婷覺得幾乎要達到內臟,但也帶著莫大的充實感。她的眼睛裡不斷有淫慾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觸電的感覺,雙手不停的在玻璃上握拳又張開,此時此刻她想抓著一個東西來緩解這觸電的感覺。

不一會,老劉頭讓婷婷轉了一下身子,婷婷自然而然的扯著窗戶邊的窗簾來做支撐,她的腿都快張開成了一個一字,老劉樓開始雙手抱著她向上的腿,開始衝刺,次次的抽插都到根部,簡直恨不得把兩顆蛋蛋都插進去,巨大的肉棒更加深入,幾乎要進入子宮口裡了,給婷婷無比強烈的壓迫感。

「啊……爸……媳婦不行了……媳婦爽死了……唔……大肉棒……操的媳婦好爽……唔……」老劉頭用力抽插著,婷婷這時下體有著非常敏感的反應,她嘴裡冒出甜美的哼聲,雙乳隨著老劉頭的動作擺動。

「唔……啊……我完了……爽死了……喔……好爽……爽啊……」

婷婷開始發出不知是哭泣還是喘氣的聲音,同時也極力的配合老劉頭肉棒的抽插,肉穴里的黏膜,包圍著肉棒,用力向里吸引。

「啊……爸……我不行了……要死了……喔……你操死我了……爽死……爽死了……喔……」「啊……爸……快點……我要高潮了……」

「好婷婷,你的小穴真會吸人,爸也快來了!」老劉頭也快到達了極限。

「嗯……爸……操快點……操快點……我要來了……要來了……我們一起高潮啊……啊……啊……」

老劉頭也感覺到兒媳蜜穴里的肉急劇收縮,吸的大肉棒極其舒服,他知道這是媳婦高潮的前奏,更加加快了速度,啪啪啪啪啪,肉懟肉的聲音更響了。

「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出來了……出來了……」婷婷感覺自己的四肢被強烈的痙攣貫穿,一股熱流噴射而出,全身不停的抖動,融化在無可言喻的絕頂高潮當中。

「哦……我也要射了……」老劉頭的肉棒被婷婷的陰壁緊緊的吸吮著,而且被高潮淫水一噴,也精關失守了,從爆漲肉棒的龜頭中射出熱騰騰的精液,一股腦地灌進婷婷的小穴內。婷婷體內深處在承受這大量溫熱的精液後,似乎獲得了更大的喜悅,又是「啊……」的一聲叫道。翁媳兩人保持著高潮前的姿勢,靜靜的享受著高潮帶來的愉悅,而窗外的翁媳也靜靜的呆著看著眼前極其淫穢的一幕。

第四十三章見識了

室內的翁媳喘著粗氣,保持著這類似體操運動的姿勢,只是用在歡愛上顯得極其的淫蕩。這麼高難度的動作,婷婷也支撐不了多久,便說到「爸,把我腿放下來,好累」老劉頭也知道這樣對兒媳來說挺累,聽到後便立即把她腿放了下來,同時把肉棒撤了出來。只聽見「啵」的一聲,肉棒撤出後婷婷有些戀戀不捨,感覺一陣的空虛感,「要是能把這肉棒天天塞到自己下面多好啊」她淫蕩的想到,她早已徹底沉迷與公公的肉慾中。

「啊」她突然腿一曲叫到。

「婷婷,怎麼了」老劉頭上去溫柔的詢問到。

「還不是被你這個色老頭操的太久了,腿都站嘛了!」婷婷沒好氣的白了一眼老劉頭。

「嘻嘻……我不這麼賣力,你哪能享受到這樣的歡快」老劉頭呵呵的說到,「來,我扶你去沙發那坐」老劉頭溫柔的說到,他還是很會哄人的,不然只是草草的了事,兒媳也不會和他保持這麼多年的禁忌關係,俘獲了肉慾也俘獲了她的心。老劉頭說著便牽著走路一拐的驕人到了沙發那裡,婷婷也不顧淫水和精液從自己的蜜穴里滴了下來,來到沙發便慵懶的躺著,看樣子他倆早已習慣這樣了,老劉頭坐了下來後,她便依偎在公爹的懷裡,親親的撫摸著公爹解釋的胸膛,老劉頭也把手繞了過去抱著美麗的兒媳,撫摸著她的玉背,時不時還挑逗一下她的豐乳。

「呀,討厭!」婷婷嬌嗔到。

「爸,老王帶來的女的真的很美嗎?」女人的八卦心理又作祟了,還沒享受完高潮餘韻又好奇了起來。

「說實話啊,是挺美的」老劉頭說到,經過歡愛前的小波折,老劉頭也知道這時候只能老老實實的交代,而且眼前的小美女是完完全全的把身子交給了自己,他也不想騙她,以免引起其他波折。

「比我還漂亮嗎?」聽到公爹表揚其他的女人漂亮激起了她的好勝心,要比一比誰更美點。

「嗯……」老劉頭若有所思的,想著怎麼樣的完美回答才不會得罪眼前這個玉人。

「說實話!」婷婷見公爹在思考著,怕他只是哄自己而已,就嚴厲的說到,「不要支支吾吾!」果然女人不好惹啊。

「那爸說了」老劉頭見兒媳這樣,只好把自己原來的想法老老實實的說出來「她呢,比你高,比老王還高呢,可能比你年輕點吧,看上去更活潑靚麗一點!」

「不過這僅僅只是外表」老劉頭又補充到。

「難道你還想了解她的內表?!」婷婷狠狠的掐了一下老劉頭並說到,他聽到公爹說那人比自己活潑靚麗本來就不舒服,抓住了公爹的漏洞,對他惡狠狠的,不過她也知道,她本來就不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她給自己打分也就70~80 分,哪能跟白雪公主後母一樣阻止別人比自己漂亮。

「啊」老劉頭被掐的一疼,「不是,不是,我的意思說僅僅從外觀看上去,說不定人家是個母老虎呢,嘻嘻,哪有我的婷婷那麼溫柔呢」老劉頭連忙往回找補。貶低其他女性又誇獎自己的女人果然很奏效,婷婷果然沒有那麼惡狠狠了。

「說不定人家也很溫柔呢」婷婷說到「你說她連老王都能看的上,說不定…

…說不定……「俗話說情人眼裡出西施,在婷婷眼中公爹比他丈夫還更有男子漢氣概,想到自己的公爹是個情場高手,把她哄的一愣一愣的,而且床上功夫了得,把她弄的欲仙欲死,她不由自主的怕那個女人是個水性楊花的人,都被老王那樣的老實人搞到手了,要是自己的公爹出手,那還不手到擒來,她開始患得患失起來,胡思亂想就自然而然了,女人的心思真是捉摸不透。

「說不定啥?」老劉頭並不知道婷婷的內心想法,問到。

「沒有說不定啥」婷婷回答到,心想著不能讓自己的想法讓公爹知道。「說,你是不是也看上她了?!」她思緒轉變的讓老劉頭摸不著頭腦。

「哪有,哪有」老劉頭連忙搖頭道,這哪跟哪啊,眼前的這位今天怎麼像個小魔女,「名花有主我還是知道的」說完,老劉頭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哼,名花沒主你就要打她主意了?!」婷婷嬌嗔到,她果然抓住漏洞發起猛烈攻擊,說著還要拿起小手來拍人了。

老劉頭及時抓住了婷婷的小手,裝作真誠的說道「我的好婷婷,爸現在有你就知足了,這是我好幾輩子修來的福分,這輩子還得下地獄才能換來的!」翁媳突破的這種禁忌,這輩子大概是要下地獄的吧。

婷婷聽後果然情緒舒緩了,和自己的公爹暗地了苟合了這麼多年,特別是近年來,翁媳兩越來越無所顧忌了,但是禁忌還是要讓它沉在心底最深處,想讓它越來越模糊。

「哼,我看你是精蟲太旺盛了!」她嬌嗔到同時低眼看了一下老劉頭的胯部,粗粗的大肉棒又激起了她的肉慾。「看我好好治治你,省的你去禍害其他人!」

說著她一挽頭髮,附身下去張開小嘴把老劉頭含了進去。

「哦……」老劉頭被吸的一陣舒爽,同時心裡樂開了花,嘻嘻,又要爽歪歪了!

窗外的夢瑩看到這一幕,又是震驚的不要不要的,今天算是見識了,而且她也真不嫌髒,如果說最開始沒有插進去前的口交還能說的過去,現在老劉頭的大棒子上還沾著他們兩的淫水呢,淫慾真能讓一個美女變成這樣嗎?

此時的婷婷比剛開始還更加賣力的含著大肉棒,吞吐舔吸的動作更加狂野,速度也更快了,目的只有一個,讓那個讓她沉迷的肉棒重振雄風,果不其然,老劉頭的大棒子又直挺挺的立了起來。婷婷很是滿意,公公的大肉棒這麼快又堅挺了,她繼續含了幾下後,她便站了起來,一隻腳跨過了老劉頭,一手扶著大肉棒,一點點的坐了下去,由於剛才的高潮的淫水還有,小穴還是濕漉漉的,大肉棒又一次順利的插了進去。

婷婷雙腳放在沙發上,雙手抱著老劉頭的脖子,開始主動的抬起蹲下,啪啪啪,又開始傳出一陣撞擊聲。她嘴裡哼叫到「叫你精蟲旺盛!叫你精蟲旺盛!」

一對豐滿的乳房在空中跳動著。老劉頭卻一動不動,只是一會看著兩人的苟合處,一會又盯著跳動的乳房,極其清閒的樣子。

婷婷也不管不顧,繼續她的動作,「哦……哦……該死的大肉棒……好舒服……好舒服」一邊淫叫到,一邊還拿著老劉頭的手往自己胸部那裡按,老劉頭知道此時再沒有什麼表示,待會又要遭批鬥了,而且兒媳婦現在弄的他也挺舒服的,於是配合著她,開始揉著她的美胸。

「哦……哦……爸,用力揉……我要你的粗暴啊……」婷婷淫蕩的叫到,老劉頭揉的越重她反而覺得更舒服,於是美女不斷的抬起蹲下著,老頭用力的把美乳揉成了各種形狀。

「啊……啊……爸……你舒服不?」婷婷問到。

「舒服……舒服」被媳婦這樣伺候著,老劉頭當然舒服。

「吃吃它」婷婷端子自己的奶子往老劉頭的嘴裡送,送上門的玉兔他當然不會錯過,張開粗糙的嘴就把美胸含了進去,開始啃咬了起來。

「哦……哦……吃的好舒服……啊……對……就這樣咬啊……哦……哦……」

婷婷此時慾火焚身,極其的淫蕩,老劉頭吃了一會右邊的乳頭後,她又把左邊的美乳送了過去。下體由蹲坐變成了搖動,像是恨不得把老劉頭的大肉棒給搖斷。

「爸,你來動嘛,我累了!」婷婷撒嬌的說到。

「嘻嘻,小騷貨,到底是誰收拾誰呀!」老劉頭見婷婷撒嬌讓自己動,便笑嘻嘻的調戲她說到。

「就是我收拾你,我收拾你嘛,嗯……快動動」婷婷還死要面子,最後又忍不住求著老劉頭來動,不過女人一撒嬌,那就是百發百中,特別還是自己的兒媳婦求自己這個公公來歡愛,哪會又拒絕的道理!

「哈哈……」老劉頭得意的笑道,「來,抱著老公」夢瑩知道公公要開始行動了,自己下面奇癢無比,便瞬速抱著了老劉頭的脖子。見婷婷抱著了自己之後,老劉頭把婷婷抱了起來,和父親抱著瑩瑩那樣開始上下端動。

「喔……這樣好爽啊……喔……喔……喔……好舒服……」

「爸你的大肉棒……好粗……好長……喔……喔……」

「好舒服……好爽……嗯……爽死我了!」

「好喜歡這樣被你抱著操啊,哦……哦……頂進去……頂到我的子宮裡面去……」

婷婷舒爽的無所顧忌的淫叫,說話也越來越淫蕩了,爽到深處她開始像個小狗一樣,伸出舌頭瘋狂的舔著老劉頭粗糙的臉。

窗外的夢瑩看到這場面,小手都捂住了嘴巴,一個女人可以淫蕩成這樣啊,這是要多有的毫無羞恥心啊,見識了!見識了!

不一會老劉頭粗糙的老臉被舔的閃閃發光了,不過把婷婷的舌頭也舔的有點乾了,「爸,咱們去房間吧」婷婷一邊配合著老劉頭的端動,一邊說到。

「好嘞,爸今天定把你操的下不來床」老劉頭回答到。

「哼,今天我要吸干你!」婷婷還是不認輸的嬌嗔到,說著還一邊催促著老劉頭「快點、快點、我要吸干你這個色老頭!」

老劉頭當然也是不會認輸的,抱著婷婷邊走邊插的往臥室里走去,一路上又響起了婷婷「哦……哦……哦……」的淫叫聲。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