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媳亂情 (12.6-12.10)

第六章岳父病情

「瑩瑩,你與俊凱結婚以來,從來沒有去過他的老家,這次去了,而且還這麼的順利,不但給婆婆上墳了,而且還讓你見識一下鄉村的美景,可以說你這次也是收穫滿滿啊,哈哈…」岳父高興的對小瑩說。

「是啊,咯咯…」小瑩只能陪笑著,內心卻感到非常的對不起自己的老爸,畢竟不是老爸想像的那樣給自己的婆婆上墳的,而且在私底下父親還說自己的老爸是他的岳父大人,這事要是讓自己的老爸知道了,非得當場被自己氣死不可。

「啊呀,瑩瑩,你的公公怎麼還沒來呢?」父親突然又想起了父親,就問小瑩。

「爸,我去外面看看!」小瑩見父親現在都沒有進入房間,心中也在納悶,邊對岳父說,邊走出了房間。

來到走廊里,連個父親的影子也沒有看到,真的感到奇怪了,剛才父親明明是跟在自己身後的,怎麼突然會不見了呢?

小瑩邊想邊往走廊的進入口走去,剛來到進入口,就見父親手裡扔著一籃搭配好幾種的水果,另一手扔著一箱老年人的奶粉從入口處進入。

「爸,你這是幹嘛呀?」小瑩見父親手裡扔著這些東西,頓時就帶著驚訝的語氣問父親。

「啊呀,剛從老家來,見到咱爸總得買些東西吧,總不能兩手空空的來看望咱爸吧!呵呵…」父親笑呵呵的對小瑩說。

小瑩聽了俏臉頓時又紅了一下,然後連忙看了看四周,幸好此時一個人也沒有,就壓低聲音對他說:「你再這樣,以後我就不理你了!」

「就這次,就這次,下不為例,呵呵!」父親邊說邊扔著水果籃與奶粉往走廊裡面走去。

小瑩並沒有跟著,因為他不想與父親一起進入病房,免得感到尷尬!

而她卻往醫師的辦公室走去,因為才幾天沒見老爸,見他的身體這麼瘦了,所以想去問問醫生到底是怎麼回事?

「醫生,我爸的病現在到底咋樣了?」來到醫師的辦公室,小瑩找到岳父的主治醫師就問他。

其實醫師每日接觸的家屬都是很多的,來來往往不計其數,所以都是認病號的,但是小瑩卻不同,她長得特別的漂亮,身材又高挑曼妙,婀娜多姿!既便很少來醫院看望岳父,但是這個主治醫師還是認得她的!畢竟像小瑩這麼特別引人注目的人還是極少見的!所以就一眼認出了她:「你是周海昌的家屬吧?」

「是的,是的!」小瑩連忙應道。

「哦,是這樣的,我之前已經告訴周海昌的家屬了啊!你難道還不知道?」主治醫師問小瑩。

「我不知道啊,你告訴誰了?」小瑩連忙問醫生。

「好像是病人的女婿吧,哦,是你老公吧!難道他沒有對你說過?」主治醫師邊想邊說,然後就問小瑩。

「我老公沒有對我說啊,幾時的事?」小瑩說著就問醫生。

「大概四五天吧!」主治醫師說。

小瑩聽了才知道四五天前自己正好與父親在他的老家,所以俊凱才沒有告訴自己,所以就連忙對醫生說:「哦,當時我正好出差在外地,醫生,那我爸的病情到底怎麼樣了?」

「這個嘛,好像你爸的病都是你老公簽字的,我只能告訴你老公,所以你還是問你老公吧!」醫生對小瑩說。其實醫生也是很有規矩的,特別是病人得了這種絕症,既便她的老公沒有告訴她,沒準也是想暫且瞞著她的,所以也不便對她說明情況,要小瑩問她的老公。

「這樣啊,那好,那我就去問我的老公好了!謝謝你,醫生!」小瑩客氣的對主治醫師說,然後就轉身走出了醫師的辦公室。

從醫師辦公室出來的小瑩,心情有些沉重,她是聰明人,而且還是個女博士,從醫生保密的語氣中知道自己的老爸肯定得了什麼重病了!但是老公既然知道了,那為什麼不告訴自己呢?既便自己那時與父親在他的老家,但是俊凱也可以給自己打電話或者發信息告訴自己的啊,為什麼會不告訴自己呢?

內心正在納悶的小瑩來到住院病科室外面的小廳里,拿出手機拔通了我的電話:「喂…老公嗎?」

我:「老婆,是我,你在醫院了嗎?」

小瑩:「是的,老公,我也見到我爸了,就幾天沒見,我爸怎麼這樣瘦了?所以我就去找醫生想問清楚情況,可是醫生對我說,他說把我爸的病情告訴你了,老公,我爸到底咋情況啊?」

我:「老婆,你慢慢聽我說…」

小瑩:「你說吧,我在聽著呢!」

我:「老婆,是這樣的,前幾天我去找醫生問一下咱爸到底是什麼情況,醫生就告訴我咱爸的最後診斷…」

小瑩聽了頓時就有些緊張了起來,連忙在手機中問我:「老公,那你快告訴我啊,我爸的最後診斷是什麼?」

我:「老婆,你先別急…」

小瑩:「你快點告訴我啊!」

我:「咱…咱爸的最後診斷是…是肝癌晚期…」

啊!當小瑩聽到我說是肝癌晚期時,她整個人都發愣了,連拿著手機的手也在顫抖著,邊在手機中帶著悲傷的語氣對我說:「怎麼可能呢?怎麼可能呢?我爸人都好好的,怎麼可能會得了肝癌晚期呢?這絕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老公,你是騙我的是不是?是不是?」

我:「老婆,你別難過,醫生是這樣對我說的!應該錯不了的!」

小瑩兩腿一紅,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帶著哽咽在手機中對我說:「怎麼會是這樣的?那你當時怎麼不告訴我?」

我:「老婆,當時你與我爸在我老實,我不想你心情不好,所以就想你回來了再告訴你的!」

小瑩又哽咽著問我:「那…那我媽知道了沒有?」

我:「媽還不知道,我也沒有告訴媽,想等你回來了一起告訴你們的!」

小瑩在電話中就傷心的泣不成聲:「老公…那…嗚…那怎麼辦啊…嗚…」

我:「老婆,晚上我下班回家再慢慢討論吧,現在在電話中也說不清楚的,你別哭了,別難過,現在得這種病的人也是很多的!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啊!」

小瑩輕聲啼哭著說:「嗯…老公,我知道了!」

我:「老婆,你一定在外面給我打電話吧?現在你別哭了,把眼淚擦一下,進病房的時候別讓咱爸看出來你是哭過的,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定要瞞住咱爸,千萬別讓他老人家知道!」

小瑩:「嗯,我知道的,那我可以告訴咱媽嗎?」

身為女博士的小瑩此時也沒有了主張。

我:「這個嘛,媽畢竟是咱爸的老伴,我想告訴她老人家應該沒事的,畢竟咱媽是個很堅強的人,她會承受的住的!」

小瑩:「那…那好吧,回頭我就去我媽,跟她說一下,看她有什麼想法沒有?」

我:「好的!老婆,我現在手頭有些事,先不聊了,對了,你回病房時,一定不要讓咱爸發現什麼異常!」

小瑩:「嗯,知道了,那我掛了!」

說完,小瑩就掛了電話,頓時就感到雙腿一軟,就一屁股坐在了小廳里的休息椅子上。然後就從挎包裡面拿出紙巾把臉上的眼淚擦乾淨。

當把臉上的淚水擦乾淨後,腦子裡就莫名的想起老爸得了這種病將不久於人世,以後就再也看不著自己敬愛的老爸了,頓時又控制不住的傷心起來,兩眼一紅,眼淚又止不住的從眼睛中流了出來,又忍不住的開始低聲哽咽了起來。

不行,我不能再這樣傷心下去了,我一定要堅強一些,千萬不能讓老爸發現我哭過!小瑩邊想著,邊又從挎包裡面拿出紙巾擦乾淨了臉上的淚水。然後又從挎包裡面拿出一面小鏡子,再拿出粉餅對著小鏡子在俏臉上補了一下妝後,再深深的舒了一口氣,然後坐在椅子上平靜了一下心情,見根本沒有什麼異常後,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把一頭長髮捋了一捋,才進入裡面的走廊!

進入岳父的病房,見那個女陪護已經買回來早餐了,因為走廊裡面另外還有一部電梯的,所以她回來時小瑩才沒有看見。

而父親正站在床頭櫃前小小心心的邊打開早餐,邊笑著對岳父說:「老弟啊,你還真會享受的,居然想吃水餃了,呵呵…」

「啊呀,老大哥,都這麼大的年紀了,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也不知道我這把老骨頭也時會進黃土呢,你也一樣,可不能為了省點錢,想吃什麼都捨不得買,呵呵…」岳父顯得很開心的對父親說。

小瑩見岳父,又聽見他這麼對父親說,頓時心中一陣難過,但是立馬就給忍住了,快步來到父親的身邊對他說:「爸,還是我來吧!」

小瑩可能知道老爸在世的日子不多了,所以特別想親手照顧他老人家,所以才會讓父親讓她親自照顧岳父吃早餐。

「嗯。」父親應了一聲就退回兩步坐在病床前的方凳上。

小瑩把水餃的盒子打開,然後就對父親說:「爸,你把床搖一下,讓我爸靠著吃!」

父親聽了連忙站起來把病床搖了起來,只一會兒,岳父就變成坐靠在病床上了。

「爸,我來喂你吃吧!」小瑩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想親手喂給岳父吃。

「啊呀,我又沒有病的連吃飯也不能自理了,還是爸自己來吃吧!」岳父對小瑩說。

「爸,還是我來喂你吃吧!」小瑩對岳父說。

「不用,不用,爸自己來吧!」岳父連忙搖著手對小瑩說。

「爸…我難得來醫院照顧你,你就讓我盡一回孝吧,來,把嘴巴張開…」小瑩邊說邊用筷子夾起一個水餃遞到岳父的嘴巴前。

「啊呀,瑩瑩,你今天是怎麼了?你喂爸吃會讓你的公公笑話的啊!」岳父不好意思的對小瑩說。

「老弟,我沒看見,也不會笑你的,呵呵…」父親邊說不笑,但是說完後還是笑了兩聲。

「你看,你看,你笑我了…」岳父對著父親說。

「呵呵…」陪護見了也忍不住的被這兩個老人給搞的笑出了聲。

「咯咯…」小瑩見了也忍不住的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這樣,我出去好嗎?」父親對岳父說。

「不用,不用,你就在這裡陪我,我吃還不行嗎?」岳父見父親這麼說,這連忙阻止他,然後張開嘴巴,把小瑩放在他嘴巴前的水餃一口給吃到了嘴巴裡面。

看見兩個老人開心的樣子,小瑩心中也高興,但是腦子裡又莫名的想起老爸的病情,頓時內心就一酸,差點要流出眼淚來了,但她還是給強忍住了!

可能今天是父親來了的原因,岳父的心情也特別的好,胃口也好,居然把一盒水餃全部給吃光了!

「小瑩,老爺子今天胃口特別的好,平時都只是吃一點的,咯咯…」陪護笑著對小瑩說。

「是嗎,可能是我公公來了,我爸就開心了!」小瑩邊說邊偷偷瞄了一眼父親。

正好父親也在看著小瑩,頓時兩人的眼神就碰在了一起,小瑩俏臉一紅,帶著羞澀之色連忙避開了父親的眼神。

這時陪護在收拾著床頭柜上父親吃了盒子,而父親又與岳父在開心的聊了起來。

小瑩得知岳父得了肝癌晚期後,看見岳父就忍不住會傷心,所以就對對倆老人打了照呼,說自己還有事,要先回去了!

而岳父有父親陪著,也就讓小瑩回去了,父親卻有些捨不得小瑩回去,本來是想著她今天與自己一起在醫院照顧岳父的,沒想到這麼早就走了,既便內心有些不舍,但又能怎麼樣呢?所以只能眼光光的看著她走出了病房…

小瑩來到停車場上,剛坐進車裡,就連忙拿出手拔通了岳母的手機,告訴她在家裡等著,自己馬上就到,說有事跟她商量!

然後小瑩就開車來到岳母的家。

「瑩瑩,你這麼急匆匆的找媽,有什麼事嗎?」見小瑩進入客廳,岳母就問她。

「媽,你坐下,我有話跟你說!」想到老爸的病情,小瑩忍不住的兩眼一紅,邊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邊帶著傷心的語氣對岳母說。

「瑩瑩,你怎麼了?是不是俊凱欺負你了?」岳母一見小瑩的傷心的模樣,先是嚇了一跳,然後就坐在沙發上問她。

「沒有!」小瑩邊抺著眼淚,邊搖了搖頭說。

「那到底出什麼事了?你快告訴媽啊!」見小瑩在抹眼淚,岳母也急了,連忙問她。

「媽,是爸…」小瑩抬起滿臉都是眼淚的臉,然後看著岳母說。

「你爸怎麼了?」岳母聽了頓時也嚇了一跳。

「爸…爸他得了肝癌晚期…嗚嗚…」說出來後,小瑩就再也忍不住的啼哭了起來。

啊!岳母聽了頓時整個人都傻眼了,但她是個處事很警惕的人,愣了一下後就問小瑩:「瑩瑩,你是怎麼知道的?確定嗎?」

「媽,是爸的主治醫師告訴俊凱的,說爸最後診斷確定為肝癌晚期!嗚嗚…媽…爸咋會得了這種病呢…嗚嗚…」說到最後,小瑩傷心的忍不住又啼哭了起來。

啊,聽了小瑩的話,岳母腦子裡面頓時就嗡的一聲,如被五雷轟頂!整個人都軟靠在沙頭上了,雙目發直。

「媽,媽,你怎麼了?」小瑩見了頓時就被嚇個半死,邊喊叫著,邊伸手搖著岳母的身體。

岳母久久才緩過氣來,兩隻眼睛一紅,就再也忍不住的從眼眶中流出了眼淚,邊傷心的說:「媽真是想不到老頭子會得上這種病,以前媽總是卻他不要喝酒,他總是不聽,還跟我賭氣,現在呢,連命都丟了,嗚嗚…」

「媽,現在說這些都已經晚了,目前最主要的是怎麼想辦法給爸治療啊!」小瑩也傷心的對岳母說。

「對了,醫生還對俊凱說什麼了?可以做手術嗎?」岳母眼淚巴巴的問小瑩。

「這個俊凱還沒有說,我聽到這個消息也是太傷心了,所以忘了問他了!媽,要不晚上讓俊凱來這裡,我們商量一下吧!」小瑩對岳母說。

「嗯,那你打電話給他,讓他下班直接來媽家!」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就連岳母也沒有主張了,還是想著女婿俊凱。

「嗯,我這就給他打電話!」小瑩說著就拿出手機給我打了個電話,要我晚上下班直接來岳母家。

「瑩瑩,你爸今天心情怎麼樣?」見小瑩掛了手機,岳母就問她。

「今天爸的心情很好,可能是我公公在醫院陪他的原因吧!媽,你是想去醫院嗎?」小瑩說著就問岳母。

「嗯,老頭都得了這病了,媽在家裡還能坐得住嗎?既然你爸心情這麼好,咱們現在就去醫院吧!」岳母帶著傷心的語氣對小瑩說。

「嗯,媽,那咱們現在就去吧!」小瑩說著就從沙頭上站了起來。

「瑩瑩,你等一下,媽到房間裡換身衣服!」岳母身上穿著的是睡衣,說著就站起來往她的房間走去!

「待續」

第七章岳母請客

小瑩與岳母進入岳父的病房,見他靠坐在病床上,而父親正坐在病床邊的一條方凳子上與岳父在聊著天。

岳父的心情顯得特別的好,滿臉都是笑容,就只是身體比以前瘦多了。

「你們來了!」坐在病房沙發上的陪護見小瑩與岳母來了,就連忙站起來跟她們娘倆打招呼。

「嗯。」岳母邊應了一聲,邊往病床走去。

聽到說話聲,父親與岳父同時看向走入病房的小瑩與岳母。岳父到沒有什麼表情,但是父親見小瑩與岳母來了,頓時眼睛就一亮,精神也更加好了,邊從方凳子上站起來,邊連忙向岳母打招呼:「親家母,你來了!」

「嗯,親家公,辛苦你了,你昨晚剛回來,今天就來醫院陪我的老頭子了!」岳母非常客氣的對父親說。

「不辛苦,不辛苦,呵呵!」父親也客氣的笑著對岳母說。

岳母來到病床前時,父親又客氣的指著他剛站起來的方凳子對她說:「親家母,你坐吧!」

岳母也毫不客氣的坐在了方凳子上,看著老伴的身體比以前瘦了很多,頓時臉上都是心疼之色,又想起老伴得了肝癌晚期,會不久於人世了,所以就強忍住傷心,然後帶著關心的語氣對岳父說:「老頭子,怎麼樣?今天我親家公來陪你,你開心了吧!」

「嗯,開心著呢,你今天怎麼來了,呵呵!」岳父心情顯得特別的好,就笑呵呵的對岳母說。

「我來看看你啊!」老頭子,要不是知道你得了肝癌晚期,我才不會來這裡受你的氣呢!岳母心中是這麼想的,但是嘴巴上卻異常柔聲的對岳母說。可是話又說回來,現在知道老伴的病情了,就是再受他的氣,也要忍住了!

「我有什麼好看的?呵呵!」岳父笑著說。

「你啊,都這麼大歲數了,脾氣還這麼的犟,真是的!」岳母白了岳父一眼說。

「呵呵,以後我改,我改!」岳父笑著說。

「哈哈…」見岳父這樣說,在病房裡的所有人都開心的笑了起來。

「爸,你的脾氣早應該這要改了,其實媽對你很好的呢,咯咯…」小瑩嬌笑著對岳父說。其實她內心真的非常難受,笑也是裝出來的!

「就是啊,呵呵!」父親見小瑩這麼說,也連忙笑著說了一句。

「老爺子,你看阿姨和你女兒對你多好,呵呵!」陪護也笑著對岳父說。

「啊呀,你們這麼一說,我都不好意思了,呵呵!」岳父帶著不好意思的語氣笑說道。

「哈哈…」病房裡的所有人聽了岳母的話,又忍不住的開心大笑起來。

瞬時,整個病房的氣氛就好了起來,但是岳父與父親根本不知道小瑩和岳母表面開心,可是她們娘倆的內心卻不知道有多難過了。

接著,大家在病房裡就開開心心的聊了起來,而岳父的心情也是越來越好了起來,但他還是最喜歡與父親在聊天,與岳母也是有一句沒一句的!

可能有小瑩在病房裡的原因,所以父親的表現也是發揮的淋漓盡致,他使出渾身勁數儘量讓岳父開心,有些照顧岳父的小細節他也做的非常好,小瑩與岳母都看在眼裡!

而小瑩心中除了岳父的病情難過外,對父親這麼精心照顧自己的老爸心中也是很感激他的,只是想起早上他對自己說過的話,說自己的父母就是自己與他的咱爸咱媽,心中感到很羞愧,要是讓自己的父親知道了,那他們肯定會被氣死的,幸好父親在自己的父母面前表現的很好,也是一直把自己的父親當親家看待,這使自己感到很欣慰。

到了中午,岳母見父親這麼精心的照顧自己的老頭子,所以說要請父親吃飯!

父親先是客套了一會兒,後來在岳父的卻說下,再加上能與兩個這麼漂亮的母女一起吃飯也是一件很榮幸的事,所以也就答應了。

父親跟著岳母與小瑩走出病房,此時小瑩摟著岳母的手臂走在前面,父親跟在她們母女倆的身後,看著前面兩個人的身材同樣都是高挑曼妙,特別引人注目的倆母女,父親真的感到無比的榮幸!一個是自己的女人,另一個有可能會是自己未來的丈母娘!所以此時父親的心情也是異常好的!老臉上全是笑容。

但是美中不足就是此時小瑩摟著的是自己的未來丈母娘,而不是自己,如果此時小瑩摟著的是自己的手臂,那真的是十全十美了!但是父親堅信,這樣十全十美的日子不久的將來,肯定會實現的!

他們走出了醫院,就在醫院外面找到了一餐館,畢竟人民醫院的人流量是很可觀的,所以外面的餐館與麵店是很多的!

岳母與小瑩不喜歡喧譁的地方,所以她們要了一個小包廂。

小包廂裡面也是比較簡單,就是像一般的茶房一樣,一張長方形的餐桌一頭是靠牆壁的,只有兩邊可以坐人的,另一頭空著方便服務員上菜!也就是說是四人座,一邊可以坐兩人!

當進入小包廂看見這樣的桌子時,父親的內心就有齷齪的想法了,他想與小瑩坐在一起,讓岳母一個人坐在他們翁媳倆的對面。所以就連忙對倆母女說:「你們先坐吧!」

小瑩聽了也毫不不客氣的先坐了下來,而且還坐在最裡面,讓出外面的空位置想讓自己的老媽坐在她的身邊!

也是,這樣三個人的關係,小瑩與岳母倆母女當然要坐在一起了,而父親只有單獨坐在她們對面的份!

可是事情並沒有她想的那樣,當她坐進去後,蠻以為岳母會跟著坐在她身邊的,但是父親卻比岳母快一步的搶先坐在了她身邊的空位置上,這讓她感到又尷尬又羞澀,但是又不能說他,畢竟在餐桌上吃飯,怎麼坐也是無所謂的,只是自己與父親有那久一層關係,所以小瑩的內心才會感到尷尬與羞澀的!

岳母見父親坐在了小瑩的身邊,也就坐在了他們翁媳倆的對面,她並不知道自己的女兒與她的公公早已有染,所以也沒有計較,不就是吃頓飯嗎?怎麼坐都是可以的,但是話又說回來,要是她知道小瑩與父親有染的話,那他們此時坐在一起就會有想法了!

「親家翁,你點菜吧,想吃什麼就點什麼,隨便點,沒事的!再說以後還要辛苦你在醫院照顧我的老頭子,今天我要好好請你吃飯!」岳母拿起餐桌上的菜譜邊遞給坐在她對面的父親,邊非常客氣的微笑著對他說。

「啊呀,親家母,我吃東西很隨便的,再說也不會點菜,你自己隨便點倆菜就可以了!呵呵!」父親笑著對岳母說,並沒有接過岳母遞給他的菜譜。

「那怎麼行呢,我又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還是你點吧!」岳母又客氣的對父親說。

父親可能推不過去,所以就接過菜譜,邊遞給坐在她身邊的小瑩,邊對她說:「夢瑩,還是你來點吧!」

「我媽叫你點,你就點唄!客氣什麼呢?」小瑩並沒有接過菜譜,而是帶著冷淡的語氣對父親說,可能是見他這樣沒皮賴臉的坐在自己的身邊而有些不高興引起的吧,所以語氣還帶著一種不耐煩。

「這…」父親聽了就尷尬了。

「呵呵,親家公,你就隨便點吧!」岳母笑著對父親說。但是心中也在納悶,小瑩對父親說話的語氣有些異常。不過轉念想想也就理解了,今天知道老爸得了肝癌晚期,她的心情會好嗎?

父親沒有辦法,就翻開菜譜看了看,點了一個最便宜的青菜,然後就對她們倆母女說:「我點好了,剩下的你們點吧!」

父親畢竟來自農村,平時省吃儉用怪了,所以貴一點的菜他也是捨不得點的。

見父親這麼說,小瑩就從父親的手中奪過菜譜翻看了起來。

「瑩瑩,你平時與你公公一起吃飯的,他喜歡吃什麼你應該是知道,你就給他點他喜歡吃的菜吧!」岳母見父親只點了一個青菜,又見小瑩在翻菜譜,所以就對她說。

小瑩也不吱聲,就點了一個豬蹄,畢竟父親最喜歡吃的就是豬蹄了!

父親見小瑩點的是豬蹄,頓時內心那個高興啊,原來小瑩還是很關心自己的!

接著岳母又點了倆菜與小一個排骨玉米湯。

很快,服務員就把菜上來了,看著餐桌上的豬蹄,父親饞的就想喝兩口了,所以就帶著小心翼翼的語氣對倆母女說:「我…我能不能喝兩口…」

「不能!」岳母都沒有開口,小瑩就說了出來。

父親聽了就轉臉帶著尷尬之色看著小瑩。

「瑩瑩,你公公酒量大,就讓他喝點酒吧!」平時最討厭喝酒的岳母,可能是見父親在醫院照顧自己的老頭子辛苦的原因,再加上又是自己請他吃飯,所以就對小瑩說。

「媽,你不想想我爸…」說到一半,小瑩突然停止住不說了!畢竟她目前還是不想讓父親知道自己的老爸得了肝癌晚期,怕被他知道了,而他每天又陪在自己老爸的身邊,怕他萬一說漏嘴了就麻煩了!

「夢瑩,你爸怎麼了?」父親還是很聰明的,聽小瑩說到一半停住不說了,頓時就問她。

「哦,沒有呢,你想喝就少喝點吧!」小瑩連忙改口對父親說。

「好好好,少喝點,少喝點,呵呵…」父親見小瑩讓他喝酒了,頓時就高興地說。

說完,父親就起身離開小包廂,去外面拿白酒去了。

「難怪…」見父親不在,小瑩就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

「什麼難怪?瑩瑩!」岳母聽了就問她。

「我剛到俊凱老家的縣城,俊凱就在微信里囑咐我,叫我不要讓他喝酒,原來那時俊凱就知道我爸得了肝癌晚期!所以才會囑咐我不讓他喝酒!」小瑩對岳母說。

「哦,原來俊凱早就知道了,那他怎麼一直瞞著咱娘倆呢?」岳母聽了有些不解的說。

「俊凱可能是見我在他的老家,怕告訴我了會應響我的心情!所以就先瞞著我們!」小瑩說道。

「俊凱還真是個懂事的孩子!瑩瑩,你一定要好好珍惜他!」岳母對小瑩說。

「…」小瑩聽了內心一驚,好好珍惜?現在自己與父親這樣了,也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呢?所以就沉默了!

「呵呵,還是這酒好喝!」正在這時,就見父親邊進入小包廂,邊笑呵呵的看著拿在手中的一瓶二兩北京二鍋頭在說著。

岳母與小瑩聽了本能看向父親,見他手裡只拿著一小瓶白酒,頓時娘倆的心中也很欣慰,要是岳父以前也像父親這樣不那麼的貪杯,也許也不會得肝癌晚期的!

坐回小瑩的身邊後,父親高興的擰開二鍋頭白酒的蓋子,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正好一瓶一杯。

「爸,喝了這杯酒,不許你再喝了!」小瑩見了就對父親說。

「好的,好的!我聽你的,呵呵!」父親高興的說,他能不高興嗎?他蠻以為小瑩是關心他呢,但他根本不知道小瑩是怕他喝多了會像自己的老爸一樣得那種病的!所以才讓他少喝酒的!

而岳母也是知道小瑩是這麼個意思,所以也就沒有其它的想法了。

「親家公,我不會喝酒,就陪你喝白開水吧!」做為今天請客的東家,岳母還是很客氣的對父親說。

「好的,好的,謝謝親家母了,呵呵!」有這麼個漂亮的親家母陪自己喝,父親當然高興了,所以就笑呵呵的對她說。

「我先吃飯吧!」小瑩可不想陪父親喝呢,所以就想吃飯了。

「瑩瑩,你也別急著吃飯,也陪咱們一起喝吧,你也喝開水吧!」父親在醫院照顧岳父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岳母也希望小瑩陪父親喝開水,這也是出於禮貌關係。

「那…那好吧!」見母親都開口說話了,小瑩只能答應了,說著也就給自己倒了一杯白開水。

「親家公,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謝謝你在醫院照顧我家老頭子,來,喝!」岳母端起白開水非常有禮貌的對父親說。

「不客氣,不客氣,呵呵!」父親邊連忙端起白酒,邊也客氣的對岳母說,然後喝了一小口白酒。

岳母也喝了一小口開水後就對小瑩說:「瑩瑩,你也敬你公公一下,他在醫院這麼辛苦的照顧你爸,還有這次你跟他回老家,應該不少照顧你吧?」

「爸,我也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吧!」聽了岳母的話,小瑩想起在父親的老家,與他沒日沒夜在做那種事,頓時俏臉一紅,就端起白開水對父親說。

「好好好,呵呵!」父親簡直開心的要死,這樣兩個一大一小的美女都敬他的酒,能不高興嗎?所以就邊高興的說著,邊端起白酒喝了一小口。

「親家公,吃菜,吃菜…」岳母邊客氣的對父親說,邊夾了一塊豬蹄放在父親跟前的小碗里。

「啊呀,親家母,你別這麼客氣啊,我自己來,自己來!」父親都被岳母的客氣給弄的不好意思起來了。

小瑩並沒有再說話,畢竟與父親發生了翁媳禁忌的亂倫關係,而且當著自己母親的面,既便母親是一點也不知道,但她的心理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吃到一半的時候,小瑩的臉色突然羞紅了一下,同時也是被嚇了一大跳,因為她突然感到一隻粗糙的手掌摸在她穿著牛仔短而裸露出來的雪白光滑的大腿上!而搭在自己大腿上的這隻粗糙的手掌她最熟悉不過了,不是父親的手掌還會是誰的手掌呢?頓時俏臉一紅,隨著就像做賊心虛似的偷偷瞄了一眼坐在她對面的母親,見她正在吃菜,幸好沒有注意自己,也就鬆了一口氣,然後連忙把一隻手偷偷伸到桌下,再抓住父親放在自己大腿上的手掌,想把他的手掌從自己的大腿上推開,但是父親的手掌是很有勁的,再加她輕輕的推,因為怕動作大了會被坐在她對面的母親發現,所以根不推不開父親放在她大腿上的粗糙手掌,頓時就有些急了,俏臉也更加的紅了起來,畢竟這是當著自己母親的面被父親輕薄,怎麼能不羞澀不緊張害怕呢?所以就偷偷轉臉看了看父親,見他像沒事似的,一邊笑著與岳母在聊天,一邊端起白酒喝了一小口。

這個壞公公,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居然當著我母親的面敢在桌下偷偷摸我的大腿,真是色膽包天!

「親家母,也不知道我老弟在醫院還要住多久啊?」父親邊問岳母,他的手掌邊在桌下開始撫摸著小瑩雪白光滑的大腿。

小瑩的大腿是非常漂亮的,修長勻稱,白嫩光滑,細膩如玉!平時只要穿著短褲裸露出兩條修長的大白腿走在路上,不知引來多少男人貪婪的目光,就連女人見了也是又羨慕又嫉妒的,此時被父親的粗糙手掌撫摸著,真的是艷福不淺呢!別的男人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待續」

第八章公司應酬

而小瑩見推不開父親放在自己大腿上撫摸著的粗糙手掌,也就放棄了,因為再推下去怕會被坐在對面的母親發現的,所以只能強忍住,只要父親不亂來,就這樣輕輕撫摸著,而且不被母親發現,就很慶幸了!但是內心裏面的羞澀還是免不了的,俏臉上紅暈也是抺不去的!

「這…這個,我也不知道啊,醫生也沒有明確的說幾時能出院,親家公,你放心,要是你不想在醫院陪伴我的老頭子也沒有關係的,就由陪護照顧!」岳母見父親這麼問她,以為他不想再在醫院陪伴岳父了,所以就帶著為難的語氣對他說。

「媽,你放心吧,我公公反正在家也沒有什麼事,也很無聊的,讓他在醫院陪伴我爸,正好是一舉兩得呢!」未等父親開口說話,小瑩就連忙對岳母說!可能是見父親當著自己母親的面在桌子下面偷偷摸自己大腿,心裡有氣的原因吧,所以小瑩才這樣直接的說了出來。

「夢瑩說的對,我在家也是閒著無聊,正好在醫院與我老弟有個伴呢,呵呵…」父親聽了也連忙笑著說。

「親家公,這樣太辛苦你了,我先謝謝你,來,我再敬你一杯!」岳母聽了父親說的話,心中也是高興,現在已經知道岳父得了肝癌晚期,可能會一直住在醫院裡了,有父親在醫院裡陪伴著自己的老頭子,岳母心裡也踏實,所以就邊說著邊端起白開水敬他。

「啊呀,親家母,咱們都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所以你就別客氣了!」當父親說到一家人時,他的手掌故意在小瑩雪白光滑的大腿上狠狠的捏了兩下。

小瑩頓時就被羞澀的俏臉通紅起來,她當然知道父親是話中有話的!為什麼說是一家人,也只有她與父親知道其中的意思了!

「是啊,是啊,咱們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了,呵呵!」岳母當然也認父親與自己是一家人了,畢竟是親家嘛!所以就笑著對父親說。

「是的,是的,呵呵!」父親說著就與岳母一起各自喝了一口。當然,岳母喝的是白開水,而父親喝的是白酒!

「瑩瑩,你的臉怎麼這樣紅呢?沒事吧?」岳母突然發現小瑩的臉有些紅,以為她發燒還是什麼的,所以就帶著關心的語氣問她。

「哦,沒事,可能開水太燙的原因吧!」小瑩聽了岳母的話,先是嚇了一跳,然後連忙對岳母解釋著說。

「哦,沒事就好!」岳母聽了也放心的說了一句,然後就夾了一口青菜吃了起來。

趁著岳母不注意,小瑩轉臉狠狠的瞪了父親一眼。

父親卻裝著沒看見,還是談笑風生的對岳母說:「親家母,其實我老弟對你也是很好的,平時我與他在聊天,他也經常聊到你,說你這一輩子對他也是很好的!」

聽父親這麼一說,岳母頓時就想起自己的老頭子得了肝癌晚期,沒多少日子了,心中一陣難過,雙眼一紅,眼淚就從眼眶裡流了出來,突然想到父親就坐在自己的對面,自己這樣也太失態了,所以就連忙從桌子上抽來兩張紙巾邊放在臉上擦眼淚,邊,邊把臉轉了過去!

「這…」父親被岳母的樣子給嚇了一大跳,連忙轉臉看著小瑩,嚇得他連放在桌子下面偷偷撫摸小瑩大腿的手掌也一動不動了!

「媽…」小瑩見父親看她,就連忙喊了母親一聲。

「媽沒事,不好意思了,親家公,讓你見笑了!」岳母擦乾淨臉上的淚水,轉過臉來對父親說。

「沒事,沒事!」父親連忙說道。

「爸,我媽聽你說我爸其實對我媽很好的,她可能是太感動了,所以就流出眼淚了!」小瑩連忙幫母親完了這個場!其實她心中是很清楚的,母親是因為自己的老爸得了肝癌晚期而傷心的!

「哦,原來是這樣啊,呵呵,親家母就是個有情有義的人呢!」父親笑著說道。

「見笑了,見笑了!」岳母帶著不好意思的語氣說。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後,父親杯中的白酒也喝完了,而小瑩的大腿也是被他摸了十幾分鐘了,現在要開始吃飯了,父親也自覺的把放在小瑩大腿上撫摸著的手掌也收了回去!小瑩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氣,不過她內心卻莫名的感到了有些刺激與興奮。

正在吃飯的時候,岳母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她連忙拿起手機一看,當看見手機顯示屏上顯示出來的名字頓時就嚇了一跳,因為上面顯示出來的是周芬!

周芬是把自已當成是俊凱的老婆,此時她來給自己來電話還真的是不巧呢,小瑩與俊凱的爸爸正與自己在一起吃飯呢,接還是不接呢,此時的岳母又羞澀又有些緊張!

「媽,誰打給你的,你怎麼不接啊?」見母親半天也沒有接聽手機,小瑩就問她。

「哦,媽的一個朋友打來,我這就接!」岳母說著就決定接起來聽一下,周芬找自己到底有什麼事情?

說完,岳母就接聽了起來:「喂…」

「雅蓉啊…」手機中立馬傳出周芬的聲音,而且聲音還有點響!既便是不開免提,但是對方的聲音恐怕連小瑩與父親也能聽得見。

所以岳母就邊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往門口走去,邊對著手機說:「是我,嫂子!」

岳母還是以俊凱老婆的身份在手機里喊周芬為嫂子,這話讓小瑩與父親聽起來是絕對沒有一點毛病的!

「雅蓉,想跟你說個事!」周芬的聲音又從手機中傳入岳母的耳朵中。

「哦,什麼事,你說吧,嫂子!」此時岳母已經走出了小包廂,站在外面走廊里跟周芬在通話。

「雅蓉,晚上公司有個應酬,我代俊凱給你請個假,咯咯…」周芬嬌笑著說。

「嫂子,這還要你向我請假嗎?他自己不會向我請假啊?」岳母說著嫻熟優雅白皙的臉上就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畢竟她的語氣都是以俊凱老婆的身份跟周芬說的!而且她怕小包廂裡面的小瑩與父親聽到俊凱兩個字,所以就說「他」而不是說「俊凱」,這樣讓包廂裡面的小瑩與父親聽見了也不會知道「他」指的是誰。

「他啊,硬是說晚上家裡有重要的事情,說晚上根本沒辦法去應酬,所以我想他應該是怕你吧,就給你打電話了,對了,雅蓉,你們家裡晚上真有事嗎?」周芬說著就突然想起來問岳母。

「沒有,沒有,一定是他不想去應酬,沒事的,叫他晚上去應酬吧!」周芬的話讓岳母立馬想起上午在家裡給俊凱打電話,讓他晚上來自己家商量老頭子的事,但還是應酬要緊,老頭子已經確診了,也沒有回天之力了,早點商量與晚點商量也沒有關係的,而俊凱的生意還是很重要的,所以岳母就自做主張的代俊凱答應了周芬。

「那好,那好,咯咯,先這樣了,雅蓉,有時間咱們一起去逛逛商量!」周芬高興的對岳母說。

「好的,好的,那我掛了,嫂子,拜拜!」岳母說著就掛了手機。

進入包廂里時,岳母那嫻熟的俏臉上還帶有一絲紅暈。

再說包廂裡面就剩下父親與小瑩了,他們倆岳母出去通電話了,小瑩到沒有什麼,但是父親卻蠢蠢欲動起來,見這是個與小瑩單獨在包廂里的機會,所以就開始不老實起來,邊把他的老臉往小瑩那張精緻漂亮的白皙俏臉上湊,邊低聲對她說:「夢瑩,親一個!」

啊,小瑩聽了頓時杏眼圓睜的盯著父親看,俏臉上全是驚訝之色。

「別這樣看著我嘛,就親一下,你不覺得這樣很刺激的嗎?」父親帶著興奮的聲音低低的對小瑩說。

「你瘋了,我媽就在外面呢!」小瑩帶著不可思議的語氣也是壓低聲對父親說。

「就是咱媽在外面才會感到特別刺激呢,快,就讓我親一下!」父親邊帶著興奮與焦急的語氣壓低聲音對小瑩說,邊把老臉湊了上去。

啊,聽了父親的話,小瑩頓時就莫名的感到了刺激與興奮,也不知道是那根神經錯亂了,居然邊把兩隻漂亮的美目慢慢的含上,邊壓低聲音說:「快點!」

父親見了頓時高興的連心花都怒放了,連忙把他兩片寬大的嘴巴湊過去緊緊的貼在小瑩的兩片漂亮的紅唇上…

當父親的舌頭擠入時,小瑩連忙主動的微微張開兩片紅唇,把父親的舌頭放進她那帶有香甜味的口腔中,同時還能聽見母親在包廂外面的通話聲,而且還感到特別的刺激與興奮。

很快,兩條舌頭就緊緊的纏繞在一起,再互相攪拌了起來。

此時坐在包廂里的翁媳倆也是色膽包天,岳母就在包廂外面,他們倆就這麼膽大的在接吻著…

當聽到外面的岳母說拜拜時,小瑩連忙掙開了嘴巴,然後坐正了身體,也正在這個時候,岳母就拿著手機進入了包廂。

「媽,誰啊,還這麼神神秘秘的出去通電話,咯咯!」見母親進入包廂,小瑩像剛才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似的嬌笑著問岳母。

「一個朋友呢,沒事了,咱們接著吃飯吧!」岳母邊坐下來,邊說道。

可能是岳母接了周芬的電話,心中感到羞澀的原因,所以也沒有注意到小瑩的俏臉也是有些羞紅的!

父親真的是非常的高興,剛才趁岳母在包廂外面接電話的機會與小瑩偷偷的親吻了,現在都感到自己的嘴巴裡面還留有小瑩那香甜的唾液,所以越想越高興。

「嘀嘀嘀…」突然,小瑩的手機響起了有人給她發微信的提示音,頓時就拿起手一看,見是老公俊凱發給她的,所以就連忙點開一看:老婆,對不起,晚上我公司有個應酬,不能去咱媽家商量咱爸的事了!

小瑩見了臉色頓時就不好看了!

「瑩瑩,你怎麼了?」岳母見了就問她。

「俊凱說晚上公司有應酬,不能來商量了!」小瑩帶著不開心的語氣對岳母說。

「哦,沒事的,不是俊凱的事業重要,至於商量嘛,明晚也可以的!」岳母聽了小瑩的話,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頓時就安慰著小瑩。

「真是的,都說好了的,偏偏晚上公司有應酬!」小瑩好像還是很生氣,就自言自語的嘮叨著。

「啊呀,瑩瑩,俊凱公司有應酬,也不能怪他啊,你就別生氣了!」岳母卻說著小瑩。要是此時被俊凱看見岳母在幫他說話,肯定會高興死的!

而父親聽了頓時老臉上就透露出驚喜之色,俊凱晚上去應酬,那家裡不就只剩下自己與小瑩了嗎?那晚上還是有機會的!

父親正在高興之際,就聽見小瑩帶著不耐煩的語氣說:「好啦,好啦,讓他去應酬吧!媽,晚上我去你家陪你睡覺!」

啊!父親聽了頓時整個心情好像從懸崖上一下子摔到谷底似的,本來是全好的心情,此時卻一落千丈!

其實小瑩晚上想睡在岳母家也是有原因的,今天母親知道了自己老爸得了肝癌晚期,怕她晚上一個人睡覺會傷心難過的,所以有自己陪她一起睡覺,她的心情也會好些點!再一個就是故意想躲避父親的,如果晚上回家,父親見俊凱在外面應酬,他肯定會纏著自己的,由於今天知道老爸得了肝癌晚期,自己那還有心思與父親做那種事啊!還有好多幾沒有與甜甜在一起了,晚上岳母家正好可以與甜甜在一起!所以才會想去岳母家睡覺的!

「嗯,也好,那你晚上就來與我一起睡覺吧!」岳母也同意了。

父親聽岳母這麼說,頓時整個人就像泄了的皮球似的!本來是多麼好的機會啊,瞬時就被破滅了!

這時小瑩給俊凱發了一條信息:好吧,那你晚上就去應酬吧,我怕咱媽晚上一個人會傷心難過,所以我晚上去媽家陪她一起睡!

發完信息後,小瑩又對父親說:「爸,晚上俊凱在外面有應酬,我去陪我媽睡覺,你晚上就不用做我們倆的飯了!」

「這…好吧,我知道了!」幸好有岳母在,父親才這麼痛快的答應了,要不肯定會與小瑩糾纏一會的!

接著,他們三個人就吃完了飯,從包廂里出來來到前廳時,小瑩主動的去結了帳。

「瑩瑩,說好了是我請客的啊,你怎麼去買單了?」從餐館走出來的時候,岳母帶著埋怨的語氣問小瑩。

「媽,我這個做女兒都在,那用得著你去買單啊?」小瑩對岳母說。

「啊呀,實在不好意思,本來應該由我來買單的啊!」父親突然說道。

「你買單?」小瑩帶著驚訝之色看著父親問。

「是啊,因為我是男的啊,那有讓女的去買單啊,呵呵!」父親半開玩笑似的說。

小瑩聽了俏臉不由自主的紅了一下,因為父親這話的意思分明說自己與他是男女關係,而不是翁媳關係!

「親家公,今天是請你吃飯的,那有讓你買單的道理啊!」岳母對父親說。

「下次我請你們,下次我請你們,呵呵…」父親連忙笑著說。

「好的,下次你一定要請我們吃飯!」未等岳母開口說話,小瑩就連忙答應了!

「瑩瑩,那有讓你公公請客的道理啊,別亂說!」岳母聽了就瞪了小瑩一眼說。她根本不知道小瑩與父親的事,所以才會這麼說的!

「媽,你不知道,我公公有很多的私房錢呢!」小瑩對岳母說完,就馬又對父親說:「爸,我說的對嗎?」

「對…對…」父親聽了就尷尬的說。其實他也沒有什麼私房錢了,幾乎所有的積蓄都給小瑩買了條鑽石項鍊與一輛轎車了!

「那親家公,你可要請我們吃一頓飯的!呵呵!」岳母也開玩笑的對父親說。

「一定,一定,呵呵!」父親也痛快的答應著,再說請這麼兩位大美女吃飯也是一件非常榮幸的事,有很多男人想她們倆吃飯都沒有機會呢!

三個邊聊邊走,不知不覺中就到了岳父的病房裡。

「你們這麼快就吃好了,老大哥,你沒喝兩杯嗎?呵呵!」本來躺在病床上的岳父見他們吃完飯回來了,就邊從床上坐起來,邊笑著問父親。

「喝了一杯呢,呵呵!」父親笑著對岳父說。

岳母聽了頓時就皺起眉頭,老頭子都躺在病床上了,還惦記著喝酒,也真是的!

「爸,你吃飯了沒有?」小瑩關心的問她的老爸。

「吃過了!吃過了!呵呵!」岳父笑呵呵的說。

接下來整個下午岳母顯得特別的開心,可能是父親在的原因,再加上岳母與小瑩也都病房裡,所以心情也是特別的好!

到了下午四點鐘的時候,小瑩與岳母就離開了病房,一起去幼兒園接甜甜!而父親反正晚上只有一個人吃飯,所以就在病房多陪一會岳父。

小瑩開著車,岳母坐在她右邊的副駕駛座上,來到甜甜的幼兒園,一起把甜甜接到岳母的家裡,然後岳母在廚房裡開始做晚飯,小瑩陪著甜甜在客廳里玩…

「待續」

第九章首次約會

再說我,來到公司的辦公室,今天心情也是特別的好,可能是小瑩與父親從老家回來了的原因吧,以後家裡就會熱鬧有氣氛起來了。這幾天既便是有岳母在家裡,但是她對自己的冷淡表現,自己真是感到非常尷尬,晚上下班一到家裡,見到岳母就會有種緊張的感覺,所以晚上在家裡一點也不自然,每晚等岳母回家洗完澡回來,自己就會馬上回房間去睡覺了!現在好了,小瑩與父親回來了,家裡又會恢復以前的熱鬧氣氛了!

坐在辦公室的辦公桌電腦上前,我開始在電腦上工作,到了八九點鐘的時候,就接到了小瑩的電話,是關於岳父病情的事,現在既然小瑩回來了,所以我也就把岳父得了肝癌晚期的事實告訴了小瑩。

然後又開始在電腦上工作,但是到了十點鐘的時候,又接到了小瑩的一個電話,要自己晚上下班直接去岳母家商量岳父病情的事!我也是滿口答應了小瑩。

到了中午,我就去一樓公司的食堂吃飯,同時還看見周芬也在食堂里吃飯!

不知道什麼原因,以前沒有與她發生關係,在公司與她是經常開玩笑的!但是那晚在她家與她發生關係後,居然在公司與她沒有以前的那種隨便的說話開玩笑了,而周芬也是一樣,每次見到我好像都有些尷尬!所以在食堂里吃飯,我們倆也沒有打照呼!

吃完午飯,我就回到辦公室想午休一會!可是剛剛靠在椅子上閉上眼睛,就收到了周芬的一條微信:臭小子,怎麼了,是不是不理嫂子了?

我就連忙回了過去:那有啊,嫂子,是你不想理我好不好?

其實那晚在周芬家與她發生關係後,我真的很懷念那個晚上,很懷念命根子插入周芬蜜穴中那種緊緊的感覺,只是從那晚後,周芬與自己都不再提起那晚所發生的事,所以直到現在他們倆都沒有再有進一步的發展。

周芬又馬上回了過來:臭小子,你說什麼呢?嫂子是女人,你是男人,你連這點都不懂嗎?

啊!周芬這是不是在提醒我要主動一點嗎?看了信息,我心中在暗想著。頓時就馬上給她回去信息問他:嫂子,你的意思是不是要我對你主動一些嗎?

周芬:臭小子,你真的是笨的可愛啊!現在才想起來啊?

我看了周芬的這條信息,頓時心中大喜,蠻以為那晚就是一夜情呢,沒想到是周芬不好意思,說自己不主動,所以我膽子也變大了,就連忙回了信息過去,:嫂子,那天咱們約一次怎麼樣?

發出這條信息後,我還是莫名的感到緊張與不安,畢竟這條信息有些膽大妄為,周芬又是自己上司劉總的老婆,而劉總對自己又是恩重如山!要是周芬沒有那個意思,自己這不是打自己的臉嗎?再說這些天劉總也離開那個大學生小情人了,也回到了家裡,自己這樣做豈不是對不起劉總嗎?所以才會感到不安與緊張的,但是又很期待周芬回信息來答應自己,畢竟昨晚與小瑩歡愛時,自己的自信就是從周芬的身上找回來的,才與小瑩做了那麼長的時間,不過後來還是不敵小瑩,感到又愧疚又尷尬!所以想再次從周芬身上找回一次自信。

可是這次周芬卻偏偏沒有那麼快的回信息過來,我頓時就更加的不安與緊張起來,莫非她生氣了?不理我了?

正在我感到越來越緊張時,周芬就發信息來了:那就晚上吧,咱們一起來吃晚飯吧!

我看了信息後,頓時心中大喜!周芬終於同意約她了!可是我快就想起小瑩給我打的電話,要我下班後直接去岳母家商量岳父的病情,這可如何是好啊!

此時的我真的是左右逢難,周芬都開口說明晚約吃飯了,又不能拒絕她,要不就不給她面子了!可是另一邊我又答應了小瑩去岳母家商量事情!這到底怎麼辦啊?

這時周芬又發信息過來問我:怎麼,不願意與嫂子一起吃飯啊?

我連忙回過說:不是的,不是的,和你一起吃飯我真的得願意很高興的!只是上午我老婆給我打電話,說晚上有事與商量,這…

周芬:雅蓉啊,沒事,沒事,我現在就給她打個電話,告訴她你晚上公司有應酬,她肯定會同意的!

我連忙回過去:嫂子,不是…

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對周芬說了,晚上找我有事商議的是小瑩,而周芬卻給我岳母打電話,這都是什麼事啊?

接著,周芬就沒有再給我回信息了,此時我的內心又開始緊張與不安起來,因為我知道周芬可能正在打電話給岳母,而岳母這一段時間正對我有偏見,萬一她懷念是我讓周芬打電話給她的,那她對我的誤會不就越來越深了嗎?再一個沒准小瑩正與岳母在一起呢!

此時的我越想越感到害怕,那還有心思在電腦上工作呢?連忙拿出手機拔周芬的手機號碼,但是對方一直在通話中,我就更加斷定周芬正在和我的岳母在通話了!

正在我在焦慮不安的時候,周芬就發信息過來了:俊凱,我剛才給雅蓉打電話了,她都答應了,讓你晚上去應酬。

我看了信息後,心情久久不能平靜,都不知道周芬到底跟我的岳母說了些什麼?岳母會不會誤解我,會不會生氣?

我就發信息回周芬:嫂子,雅蓉是怎麼對你說的?

周芬馬上回了過來:雅蓉啊,真是個明事理的人,臭小子,你可真有福氣啊,能娶到這麼一個通情達理的老婆!嫂子都為你高興呢!

看了周芬給我發的這條信息後,我的心才稍稍平靜了下來,聽周芬的語氣,岳母似乎並沒有生氣,反而還很支持我晚上去應酬!但我還是有些不放心的發信息問周芬:嫂子,雅蓉沒別的吧?

周芬:沒有啊,她一口就答應了!

再次證實了岳母並沒有生氣後,我的心情才好轉起來。但又想起岳母同意我晚上去應酬那是一點用都沒有,我的老婆是小瑩,她同意才可以!所以我就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給小瑩發了條信息,告訴她晚上公司有應酬,岳母家是去不了了!

發出信息後,小瑩半天也沒有回信息過來,我先是懷疑岳母在生氣,此時在懷疑小瑩有可能看了我的信息也生氣了!

唉…

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做人真的感到很難啊,周芬第一次提出約吃飯,這是肯定不能違約的!而周芬又把我的岳母當成我的老婆了,這又會讓岳母誤會!可又答應小瑩晚上去岳母家商議岳父的病情!這些事怎麼都會在晚上遇到呢?平時每天晚上都是閒的無聊!

我正在胡思亂想時,小瑩就回信息過來了,告訴我晚上可以去應酬!而且還對我說她晚上要去岳母家陪她睡覺!這我也是很理解的,她們娘倆上午剛知道岳父得的是肝癌晚期,所以晚上在一起睡覺心情也許不會那麼的傷心難過了!

此時我的心情又全好了,因為只有小瑩答應我晚上可以去應酬,那就萬事大吉了!所以也有心思在電腦上工作了!但是腦子裡還是莫名的想著周芬,想著那天晚上在她家的激情場景!又想著周芬那豐膄雪白的身體…

到了傍晚快下班的時候,我收到了周芬的一條信息:我在銀杏茶樓等你!

我看了周芬給我發的這條信息,居然感到了刺激與興奮,因為她的這條信息充滿了那種偷情的感覺!

是的,我與周芬就是在偷情,而我心裡卻比周芬踏實一些,萬一被小瑩知道了也是沒有事情的,因為她不止一次囑咐我可以在外面找個女人!但是都被我給拒絕了!既便現在與周芬發生關係了,我也不想告訴小瑩,因為我真的很想保住這個家!萬一小瑩知道我與周芬有關係了,再加上她與父親的關係,我的家會再維持下去嗎?所以我只能瞞著小瑩偷偷與周芬約會!

而周芬呢?她是個真正的賢妻良母,平時相夫教子,對劉總也是忠心耿耿,在外面從來沒有做過一點點對不起丈夫的事!雖然平時在公司淡笑自如,但她絕對是個賢惠淑良的好女人!她與我偷偷在約會,心理也是非常羞澀的!絕對是不能被任何一個人知道的!

平時下班我們可以坐一輛車子從公司出來!但是現在不同,周芬居然提前去了銀杏茶樓等我,這就可以說明她有多小心了!

我給周芬回了條信息,告訴她我馬上就到銀杏茶樓與她見面。

發出這條信息後,我又突然感到偷情真的是特別的刺激,在公司,我與周芬明明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但晚上,我們倆搞的像地下工作者似的!這種偷情的刺激感覺真的令我感到特別的興奮。

突然我又想起了小瑩與父親,他們倆會不會也有瞞著我私下在外面偷情呢?如果有的話,他們倆肯定也會像我現在這樣感到特別刺激的?這可能也會上癮的!

我收拾一下後,就拿起公文包走出了辦公室!再乘電梯來到一樓,然後來到公司的停車場,坐進車裡就把車慢慢開出公司,再往周芬約定的銀杏茶樓開去…

到了銀杏茶樓,我就給周芬發了一條信息,問她在那個包廂里。

周芬很快回過來說是在二樓的208 包廂。

我就懷著激動的心情來到二樓的208 包廂里,只見周芬一個人坐在包廂里,見她身上穿著的衣服與今天在公司上班的衣服一樣,說明她是直接從公司來到這里的!

她穿的還是有些保守,本身她平時就不太喜歡穿太露的衣服。只見她上穿一件白色短袖襯衫,下穿著一條黑色緊身長褲!有種職業裝的感覺!

白色襯衫把她那豐滿的酥胸撐得的滿滿的,從翻領襯衫中袒露出雪白的肌膚,兩條潔白圓滑的玉臂裸露在外,此時見她嫻熟的優雅臉上略帶羞紅!

「嫂子…」我進入包廂,帶不好意思與尷尬之色喊了她一聲。

「你來了,坐吧!」平時談笑風生的周芬此時卻顯得有些矜持,帶著羞澀之色低聲對我說。

我坐在了她的對面,說實話,我此時真的有些不敢直視她,以前沒有與她發現關係時,我與她有什麼話就說什麼話,但是自從那晚後,我與她就是隔了一層牆似的,平時與她說話也變得矜持多了,也像現在這樣不敢直視她。畢竟我與她平時太熟悉了,平時我一直把她當嫂子,當姐姐,當我的親人看待的!所以與這麼熟悉的周芬發生那種男女關係,我的心理自然會感到不安與尷尬!

而周芬也是與我的想法是一樣的,見我進入後,她也是一直不敢直視我,而且她不帶著一種不好意思之色!

「嫂子,你不回家劉總不會說你的吧?」我是個從來沒有過婚外情經驗的人,居然會對周芬問出這樣的話。

「他敢!」幸好周芬知道我誠實,並沒有計較我問她的話!只是咬著牙齒說了一句,可能對於劉總在外面有小三的事,她到現在對劉總還是有些懷恨在心的!

「這就好,這就好!嫂子,你點菜了沒有?」我說著就問她。

「點了,咱們不喝酒,所以我就隨便點了幾個菜!」自從那天晚上後,周芬好像再也不會喝酒了!

「好好,我本身也不喜歡喝酒的!」我連忙對她說。

「嗯,我知道你是很乖的!不抽菸,不喜歡喝酒,所以我才會…」說到最後,周芬都羞於啟齒了。

「嫂子…」

「嗯。」見我喊她,周芬才抬起臉看著我,正好與我的眼神碰了個正著!頓時只見她臉上一紅,連忙避開了我的眼神。

而我也是不好意思的連忙避開了她的眼神。然後帶著吞吐的語氣對她說:「咱…咱們吃完飯…可以去開個房間嗎?」

「嗯。」周芬聽了就羞澀澀的低聲應了一下。

我頓時心中大喜,連忙對她說:「那我先預定個房間吧!」

「隨你…」周芬又羞澀澀的低聲說了一句。

我連忙拿出手機拔通一個酒店的預定電話,然後就定了一個房間!因為平時經常有外地客戶來,所以我還是酒店號碼的!

周芬見我預定了房間,頓時嫻熟漂亮的臉上就透露出羞澀之色。

這時服務員把菜上來了,我與周芬都不喝酒,所以就直接開始吃飯。

可能我們倆都感到不好意思與尷尬的原因吧,在吃飯時也不怎麼說話!

很快,我們倆就吃完了飯,從包廂里出來時,在一樓前台我把單買了!

「你先出去坐在車上等我!」在茶樓的一樓,周芬低聲對我說。

我當然明白周芬的意思,她怕與我一起父茶樓里出來萬一被熟人看見了就麻煩了,所以才這樣小心的!不過周芬的小心我也是全力支持的!小心一點總是會更安全的!

我一個人先從茶樓里出來,然後坐進了我的車子裡面等周芬,大概過了四五分鐘左右,就見周芬向自己的車子走來,而且還見她戴著一雙墨鏡!這是怕別人認出來,她真的是太小心了!

周芬來到車傍就伸手打開車門坐進了後面的位置,我本以為她會坐前面的副駕駛座上的!

「走吧!」周芬一坐進車裡,邊關上車門,邊對我說了一句。

我聽了就啟動車往我預定的酒店方向開去…

在車上,我與周芬也沒有說話,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以前有那麼多的話,到現在居然沒話可說了!

但是知道,這也是因為我們倆都感到難為情與尷尬而引起的!

「嫂子,劉總這幾天晚上都老老實實的呆在家裡吧!」由於車裡的氣氛太緊張太安靜的原因,所以我沒話找話的對周芬說。但是我又犯了個大錯誤,在這種情況下,我提起周芬的老公劉總是犯太忌的!

「別提他!」果然,周芬立馬就帶著不高興的語氣說了一句。

「嫂子,對不起…」我連忙向她道歉說。

周芬沒有再說話了,我從後視鏡中看見她的臉一直看著車窗外面,而她的臉上帶著羞澀之色,同時還有些緊張!

「嫂子,你緊張嗎?」我又沒話找話的問她。

「有點,難道你沒有緊張?」周芬說著就反問我。

「嗯,也有點!」我也是實話實說。畢竟我與周芬都是有家室的人,她有老公,我有老婆,現在坐在車上去酒店的預定房間裡偷情,怎麼可能會不緊張呢?至於那天晚上在周芬家發生的事,那是她喝了酒借著酒勁,而我也是被她的酒後給搞的暈頭轉向!所以才會與發生關係的!而現在,我們倆人沒有喝一點點的酒,而且我們倆的腦子比任何時候都清醒,所以就會感到一種犯錯誤的感覺!才會這麼緊張的!

周芬聽我說也感到有些緊張,就抿嘴笑了笑,然後轉臉看著車窗外面不說話了!

「待續」

第十章開房約會

大概十來分鐘後,我就開到了酒店,剛把車停在停車位上,周芬就對我說:「你把車鑰匙給我,我先坐在車上,你先進去,到了房間再通知我!」

「好的!」我知道這也是周芬為了安全而考慮的,就把車鑰匙遞給她,然後就打開車門下了車!

進入酒店的前台,我已經預定了房間,只要交了房間的錢就可以了!拿到電子門牌就剩電樓來到房間裡!

見房間還是很不錯的,乾淨,裡面的陣設該有的都有,而且比一般酒店賓館的房間都要高檔一些,畢竟與周芬第一次開房間,當然不能吝嗇了!

拿出手機給周芬發了條信息,告訴她我已經在房間裡了,並且還告訴她房間的房號!

大概七八分鐘後,就見周芬戴著一雙墨鏡進入了房間!剛進入房間,她就把墨鏡給摘了下來,看來她平時是不喜歡戴墨鏡的!

周芬又把挎包放開桌子上,此時見她那嫻熟漂亮的臉上有些羞紅!畢竟我與她太熟悉了,平時說是姐弟也不為過!此時我們要發現生男女關係,這真的感到又難為情又尷尬!

我又完全不是情場老手,也可以說對偷情這方便我還是個新手,真的是一竅不通!所以我此時也不知道該說此什麼?做些什麼?

而周芬也是第一次偷情,和我是一模一樣的,見她嫻熟的俏臉上略帶紅暈,站在房間裡都不知所措了。

我突然想起我是個男人,應該要主動一些,所以就壯起膽子慢慢向周芬走去…

「你…你幹什麼?」周芬見了頓時就警惕了起來!既便與我已經發生過一次關係了,但是那次畢竟是在她酒後發生的,而這次我們倆的腦子比平時都清醒,所以她才會感到緊張與不好意思的!

「嫂子,別緊張,放鬆一些,咱們既然來這裡了,就要放開一些,好嗎?」我也不知道那來的勇氣,居然也會卻說著周芬!邊向她的身體靠近!

周芬聽了我的話,先是愣了一愣,然後兩隻眼睛就盯著我看,看的我都感到不好意思起來了!

「俊凱,來吧,嫂子也豁出去了!」周芬邊看著我,邊咬了咬下唇,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似的對我說。

我見她這麼說,頓時也是信心十足,快步來到她的跟前,帶著激動的心情就伸手把她的身體給緊緊的抱住了…

「嗯…」當周芬的身體被我抱住時,我就立馬感到她的整個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同時還嬌喘了一聲。

「嫂子…我喜歡你…」我可能也是我在偷情時說的第一句比較合格的話!一般女人都喜歡聽這句話的!不過我喜歡她倒是真的!既便我的老婆小瑩長得比周芬漂亮,但是都說家花不如野花香,我感到對周芬是很好奇的,也有新鮮感與刺激感,而對小瑩已經沒有這種新鮮感與刺激感了!

「嗯,嫂子也喜歡你!」周芬嫻熟的俏臉上略帶紅暈,邊溫順的依偎在我的懷中,邊羞澀澀的說了一句。

我感到周芬的身體非常的柔軟,因為她的身體要比小瑩豐膄一些,所以也是肉感十足!此時她那豐滿高聳的雙胸緊緊的擠壓在我的胸脯上!而她的酥胸除了劉總外,就只被我侵略過,絕對沒有被第三個男人觸碰過。所以我才會感特別興奮!

同時我還感到她的酥胸要比小瑩的更豐滿一些,擠壓在我的胸脯上是肉感十足!畢竟周芬已經四十多歲的人了,乳房當然會比年輕女人要豐膄一些。

「嫂子…能吻你嗎?」此時,滿懷香艷的我已經非常興奮了,褲襠裡面的男根也是蠢蠢欲動起來,看著周芬那非常熟悉的嫻熟漂亮而白嫩的俏臉,我就更加的興奮了起來,再看著她那張厚厚的嘴唇平時與我談笑風生,還經常從這張嘴巴中逗我,欺負我,我就有想吻它的衝動。

周芬聽了嫻熟的臉上就更紅了,但她卻並沒有說話,而且慢慢的合上了兩隻眼睛…

我一見,頓時就喜出望外,連忙把我的嘴巴慢慢往她那兩片性感的紅唇上湊去…

這時,我聽到周芬的心跳越來越快,而我也是激動的心跳在加速。

我們倆都是第一次偷情,所以都是特別的緊張,再加上我們倆平時又是那麼的熟悉,感情又像姐弟一樣,所以此時做出這種男女之事,肯定會比一般的男女關係要緊張的多。

當我的兩片嘴唇緊緊的封住周芬的兩片紅唇時,我頓時就感到她的整個身體再次顫抖了一下,邊從咽喉中嬌喘了一聲。

此時的我越來越興奮起來,本能的伸出舌頭使勁的擠入了周芬的兩片紅唇中…

剛開始,周芬可能是由於羞澀的原因,先是緊緊閉住嘴巴不讓我的舌頭侵入,但是只一會兒後,她就主動的微微張開嘴巴,把我的舌頭放入了她的口腔中,而且她還主動的伸出舌頭把我在口腔中正搜索著的舌頭給緊緊的纏繞住,對於接吻,女性天生就比男性有經驗!而我對接吻也是像在逢場作戲似的,與小瑩接吻一般也都是她主動一些的!

頓時,只見周芬口腔中的兩條舌頭就緊緊的纏繞在一起,再互相攪拌著…

「唔唔唔…」只見周芬邊與我在熱吻,邊從喉嚨中發出低微的唔唔之聲,同意她還把兩潔白圓滑的玉臂抬起來緊緊的搭在我的雙肩上,邊與我在忘情的熱吻著…

我們倆互相摟抱著對方的身體,也不知道熱吻了多久,就見我們倆的嘴角上就出些了口水,但是此時也根本分不清到底是誰的口水了!

嘖嘖嘖,兩條舌頭緊緊纏繞在一起互相攪拌著所發出的聲音。

周芬的舌頭非常的柔軟,她接吻的經驗似乎比小瑩還要高一籌!吻的我也是非常的舒服,這可能是因為她的年齡比小瑩大,所以經驗也要比小瑩豐富一些!所以說現在這個社會很多小男人都喜歡成熟的女人!因為成熟的女人非但能照且性經驗也是比較豐富的!

也不知過了多久,周芬突然掙開了我的嘴巴,我見她的兩片紅唇上全是濕漉漉的口水,頓時就更加的興奮了起來,膽子也變大了,就對她說:「嫂子,咱們到床上去吧!」

周芬聽了嫻熟的俏臉一紅,隨著把兩潔白光滑的玉臂從我的雙肩上滑落了下來。然後帶著羞澀之色從我的懷包中掙脫了出來。

我傻傻的看著周芬,不知道什麼原因,此時看她比平時都美,特別是她帶著羞澀之色,這是我平時在公司都是從來沒有看到過的!

平時在公司,周芬也是經常以姐姐的名義與同事們開開玩笑,逗逗嘴巴,但是看她是劉總的老婆,所以大家儘量都讓她是嘴上占占便宜,不過她的人也是非常好的,平時對同事們也是很關心的!也樂於助人!所以公司里幾乎所有的同事都特別的喜歡她!但是她此時透露出來的羞澀之色那些同事是根本沒有看過的!

平時在公司風風火火,談笑自如的周芬此時透露出女兒態,就使我感到特別興奮與刺激。

「嫂…嫂子,你…你不脫衣服啊?」見周芬穿著衣服就想上床,我頓時就帶著膽怯的語氣提醒著她。

「你…你先把衣服脫了!」平時做事幹練的周芬可能也是因為太羞澀太尷尬的原因,所以就忘了脫衣服就要上床,聽了我的話,她邊滿臉含羞的坐在床沿上,邊白了我一眼,然後要我先脫掉衣服。

幾乎每個女人都是一樣的,與男人在一起,都要男人先脫掉衣服,這可能也是女人的心理原因吧!讓男人先脫光衣服,她才會感到不那麼難為情!

我做為男人,但還是與有些男人不同,我是非常怕難為情的,除了在小瑩面前光過身體外,就是那晚在周芬家與她坦誠相見過,但是那晚我也是被酒後的周芬給搞的都暈頭轉向了,現在也記不起來那晚我到底是怎麼脫光衣服的!

此時周芬要我先把衣服脫光了,我當然感到難為情的,畢竟平時在公司有時與她都以姐弟相稱的!

「你一個大男人的,怎麼這樣怕難為情呢?」周芬可能看出來了,所以就白了一眼對我說。

我頓時被她說的都不好意思起來,就連臉也瞬時變紅了!但我還是鼓起勇氣,忍住心中的難為情,心一狠,就把身上的衣服給脫了個精光。

頓時我就全身赤裸裸的站在周芬的面前,感到臉上都好燙了!

周芬見我已經脫光了衣服,就偷偷瞄了一眼我的下體,頓時整張嫻熟的俏臉就通紅了起來,只見我胯間的男根已經勃起來了,與一般的男人相比,在周芬的眼中,我胯間的規模還算是令她感到非常驚喜的!

雙目從我的胯間收回來的周芬俏臉全是羞澀之色,既然我已經脫了衣服了,那就應該輪到她脫了!所以顯得特別的羞澀,同時也很緊張!因為從她那急促起伏著的胸脯就能看的出來她是非常緊張的!

終於,周芬忍住羞澀,伸手把她白色短袖襯衫上的鈕扣一個一個的慢慢解開。

當她解開襯衫上的全部鈕扣,把白色襯衫脫下來的時候,她早已經羞澀的滿臉通紅了!

頓時只見她那上身除了一個胸罩外,其它雪白的肌膚就裸露了出來!

我不是沒有見過她的身體,但是那晚見了到現在我已經沒有什麼印象了,畢竟那晚我與周芬都喝了酒!再加太激動的原因,所以對她的身體印象不深!此時沒有喝酒,腦子也很清醒,所以看的也就更清楚了!

只見周芬雖然已經四十多歲了,但是裸露出來的上身肌膚卻還是那麼雪白細膩,光滑如玉!整個上身的肌膚還是富有光澤!特別是她的胸部,可能是她的酥胸太過於豐滿的原因,所以兩個罩杯根本是罩不住兩隻碩大的乳房,只見兩隻乳房的上半部雪白的乳房肉硬是從兩個罩杯中裸露了出來,還有雙乳之間的那條深深的乳溝格外的誘人!

「呀!不許看,快把身體轉過去啊!」當周芬把襯衫脫下後,抬頭一看我,見我的兩隻眼睛正直勾勾的盯著她的裸露出來的雪白上身看,頓時就羞澀的滿臉通紅起來,同時還驚叫一聲,邊要我轉過身體,不許看她!

大概女人都是這個樣子的,既然是她的身體早已被對方看過了,但她還是感到很難為情的!

「這…」我邊盯著她的身體看,邊在猶豫著。

「啊呀,叫你轉過去你就轉過去啊,快點!」周芬邊連忙拿起脫下來的白色襯衫遮掩住她的上身,邊滿臉通紅的對我說。

我也被她的模樣給搞的一驚慌,就連忙把身體轉了過去!

「沒有我的同意,不許把身體轉過來!」當我把身體轉過去的時候,身後就傳來周芬羞澀的警告聲。

「嫂…嫂子,我知道了!」我連忙答應著。

隨著我就聽到身後傳來脫衣服的的動靜,我腦子裡在興奮的暗想著,此時周芬應該已經把她的外褲脫下來了!此時我仔細的想想,那天晚上,我對她的身體還是有點印象的,她身上的肌膚非常的白嫩,她的乳房但很豐滿,而她的兩條大腿也是非常漂亮的,雪白光滑,細膩如玉!而且還略帶豐膄,我就喜歡女人略帶豐膄的大腿,有些女人的大腿細的連一點肉感也沒有,這我是非常不喜歡的!而小瑩雖然有著高挑曼妙的身材,但是她大腿也是略帶豐膄的,也就是我最喜歡的大腿形狀!

大概過了三四分鐘,還是沒見周芬要我轉過身體,頓時我就有些忍耐不住了,就開口問她:「嫂子,好了沒有?我可以轉過身體了嗎?」

「嗯,可以了!」身後傳來周芬帶著羞澀的聲音。

我聽了就連忙轉過身體,正面朝著床,本以為馬上就會大飽眼福的,但還是令我很失望,只見周芬已經躺在床上,整個身體蓋上被子,只露出一張嫻熟帶著羞澀之色的俏臉。

「不會吧!」我頓時就帶著驚訝之色看著躺在床上全身蓋著被子的周芬!

「什麼不會?」周芬見我帶著驚訝之色說了一句讓她聽不懂的話,頓時就問我。

「沒…沒有啊…」我才知道剛才失態了,連忙否認道。

「你以為嫂子不知道啊?」其實周芬當然知道的,還不是見自已用被子把身體蓋住,我才會說出這句話來。

我見被周芬道破,頓時就尷尬的對她笑了笑!然後就走向床邊,胯間的男根隨著走動而在搖晃著…

周芬見了頓時俏臉又是一紅,同時又莫名的開始緊張了起來,心頭在劇烈的跳動著,就是想控制也是無法控制的!

畢竟那晚是給酒喝多了才會做出那種事來,此時自己的腦袋非常的清醒,當然也知道自己是有夫之婦,也已經為人母了!所以才會感到特別的緊張。

而我呢,也沒比周芬好到那去,明明知道她是自己的嫂子,自己的姐姐,也是自己上司的老婆,而上司劉總又對自己有提撥之恩,要是沒有他們倆夫妻的照顧,自己今天也不會有這麼好的地位!

但是我也是個男人,我也有七情六慾,周芬全身雖然蓋著被子,但我知道她被子裡面的身體是赤裸裸的,因為我從床頭柜上的胸罩與內褲,還有上衣與外褲就能知道身在床上的周芬已經是全身赤裸裸的!所以此時站在床前的我已經有些失去了理智,突然伸手把蓋在周芬身上的被子一下子給掀了起來…

「啊!」隨著周芬的一聲驚叫,我頓時就看見一具雪白的身體昂躺在床上,只見周芬全身赤裸裸,身上的肌膚雪白光滑,豐滿的雙胸白嫩圓潤,兩個褐紅色的乳頭在雪白的乳房頂尖處顯得特別的令人矚目!

小腹雖然沒有小瑩那樣的平坦,但卻非常的白嫩光滑,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她兩腿間上端稍稍隆起陰阜上的一叢烏黑的陰毛,在雪白肌膚中顯得格外的誘人!

兩條修長而不失豐膄的大腿雪白光滑,細膩如玉,白的就連裡面的絲細小血管也隱隱可見,兩腿小腿筆直潔白!

而她的整個身體上幾乎沒有一點點的瑕疵跡象!就如一尊白玉雕琢而成的美體。

那晚上我也喝了酒,根本沒有仔細欣賞周芬的美體,此時我沒有喝酒,腦子也清醒,所以就想好好的欣賞一下她的玉體!

「你…不許這樣看嫂子…」見我的兩隻眼睛在直勾勾的盯著自己赤裸裸的身體看,周芬頓時就滿臉通紅的瞪了我一眼嬌嗔道,隨著就伸手拉過被子蓋在她那赤裸裸的雪白的軀體上!

頓時眼前的美好就被被子給遮住了,又只露出一張含羞的漂亮臉頰!

「你上床啊!」見我傻乎乎的站在床前,周芬帶著羞澀之色提示著我!

「哦!」聽了周芬的話,我才清醒了過來,頓時心中大喜,連忙爬上了嫂子的床…

「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