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翁媳亂情 (12.11-12.17)

第十一章叔嫂歡愛

見我往床上爬,更加緊張的周芬還是把身體往床的另一邊挪了過去,讓位置讓我躺在她的身邊,而她可能是太緊張了的原因,居然把被子緊緊的包裹住整個身體。

而我雖然躺在她的身邊,但是身上卻沒有蓋著被子,就這樣全身赤裸裸的昂躺著,胯間堅立著一根早已堅硬的肉棒!

「嫂子…」見周芬用被子把她的身體緊緊包裹住,我真的是不知道從那下手,就邊轉過身體邊帶著可憐兮兮之色喊著她。

「我…我好怕…」周芬帶著緊張之色低聲對我說。

「嫂子,你不是說喜歡我嗎?並且那晚咱們都已經做了一次…」在這關鍵時刻,周芬居然松套了,我聽了先是愣了一愣,然後就對她說。

「那…那不一樣,嫂子是心裡偷偷喜歡你,真的沒打算要與你做這種事的,那晚的事,是嫂子喝多酒了,再說也想報復一下劉總。後來嫂子也很後悔,這兩天劉總對我特別的好,嫂子現在真的感到很害怕…」周芬表情複雜的對我說著。

「那…那咱們要不算了吧!」見周芬這麼說,又想起這樣做真的很對不起劉總,所以我也想放棄了!

「不…不要…」周芬聽我這麼說,頓時又說不要,也不知道她的內心是怎麼想的!其實此時周芬的心理也是可是理解的,做為一個賢妻良母,她又害怕背叛丈夫,又想與我發生關係,這也是因為她心裏面一直都是很喜歡我,再加上那天晚上與我發生關係後,被我胯間粗壯的雞巴給操的非常的舒服,也是她第一次嘗試到做一個真正的女人。畢竟劉總的雞巴沒有我的粗大,再說有那一個女人會不喜歡男人的肉棒粗壯呢?所以自從那晚與我發生關係後,她當然有想法的!那次之後雖然也與劉總做過兩次,但是根本找不到與我做的那種舒服與滿足!所以這些天心裏面一直是惦記著我的!但是想起這樣做會背叛自己的丈夫,再說自己本來就不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而是一個在別人眼中端莊優雅,在家相夫教子的賢惠女人!所以心中很是矛盾!但是見我想放棄,自己真的又捨不得!因為想起那晚被我搞的是那麼的舒服滿足!

「那…」我被周芬互相矛盾的話給說的都不知所措了!

「你…你的這麼大,要…要對嫂子溫柔一些…」周芬咬了咬下唇,終於下定了決心,就帶著羞澀之色低聲囑咐著我。

「會的,會的,嫂子,你放心,我保證會對你很溫柔的!」我見周芬這麼說,頓時高興的連忙向她保證著說。同時我又在她的身上找回自信,小瑩可從來不會對我說這樣話的,頓時我感到做為男人的成功是一件多麼自豪的事!真是萬萬沒想到周芬會說的這麼大,要我對她溫柔一些!天吶,我居然也會有這樣的日子!頓時我一興奮,對周芬的占有欲也越來越強烈了起來!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周芬的臉看!

「進來吧!」周芬被我直勾勾的眼神給盯的都不好意思了,邊避開我的眼神,邊鬆開被子帶著羞澀之色對我說了一句。

我見了臉上頓時掠過一道驚喜,連忙掀開蓋在周芬身上的被子,然後把我光溜溜的身體鑽入了她的被窩中…

我一鑽入被窩中,就觸碰到一具滑溜溜的身體,頓時一興奮,就再也不顧嫂子,不顧劉總了!連忙伸手把周芬那赤裸裸的柔軟軀體緊緊的給摟抱住。

「呀…」頓時就聽見周芬嬌叫一聲,但她並沒有掙扎,而是嫻熟的俏臉上越來越紅了起來。

我摟抱著周芬赤裸裸的身體,頓時感到肉感十足,她的身體略帶豐膄,柔軟又滑膩,身上的肌膚如凝脂般的潔白光滑!特別是她那飽滿白嫩的雙胸緊緊的貼在我的胸脯上,感到非常的舒服。

我越來越興奮起來,因為腦子裡在想著被自己這樣緊緊摟抱住的這具赤裸裸的美體可是我平時最尊敬的嫂子,也是我最熟悉的姐姐!還是我恩人的老婆!所以興奮的我胯間的男根也是越來越變得堅硬起來…

「唔…」周芬滿臉含羞,自己赤裸裸的身體被我這樣緊緊的摟抱住,頓時腦子裡就莫名的想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兒女,心中在暗暗說著:老公,對不起…

「嫂子…嫂子…」我邊緊緊的摟抱住周芬赤裸裸的軀體,邊興奮的喊著她,同時兩隻手也開始在她那雪白光滑的身體遊走了起來…

「唔…」在我懷中的周芬感到自己的小腹被一根硬邦邦的東西給頂住,過來人的她當然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了,頓時就感到渾身悶樂難受起來,兩腿間的私處也變得濕潤難受!就帶著羞澀之色嬌喘了一聲。

「呀…不要…」突然,周芬邊驚叫一聲,邊使勁的扭了扭下體!然後把兩條雪白光滑的大腿緊緊的夾住!

那是我的一隻手掌順著她那雪白光滑的小腹摸到了她三角區上的那叢烏黑柔軟的陰毛上,而又感到我的手掌有再下面私處摸下去之勢!所以才會有如此的反應。

「嫂子,讓我摸一下…」此時,我的掌心抵在周芬三角區上柔軟的陰毛上,手指想再往下摸,但是她緊緊夾住雙腿,所以就再也無法摸下去了,我就帶著哀求的語氣對她說。

「我…」周芬邊緊緊的把兩條雪白光滑的大腿夾住,邊羞澀的連她自己也不知所措了。

「嫂子…放鬆一點,把腿分開…」我把嘴巴湊在她那白皙的耳邊帶著溫柔的語氣低聲哄著她。

「那…那你別亂來…」周芬羞澀澀的說。

「嗯,就摸一下!」我連忙答應著。

「也不許笑嫂子!」周芬又羞澀澀的說。

「嫂子,咱們已是一條船上的螞蚱,我幹嘛要笑你呀?」我的嘴巴又在她的耳邊帶著不解的語氣問她。

「嗯…別說了,總之不許笑嫂子…」周芬邊含羞的說著,邊慢慢的把兩條緊緊夾住的大腿鬆開…

我一見,頓時就連忙把手指插入了她的兩腿間…

「啊,嫂子,都這麼濕了…」當我的手指觸碰到周芬兩腿間的私處時,就感到她的整個私處都已經是濕漉漉了,頓時我就忍不住的驚叫一聲對她說。

「啊呀…你,不是告訴你了嘛,不許笑嫂子…」周芬頓時羞澀的滿臉都通紅了起來,邊連忙把俏臉埋在我的懷中,邊嬌嗔道。

啊,我聽了周芬的話,才恍然大悟,原來她是見自己的私處已經變得濕漉漉了,被我發現後怕我會笑她,所以才事先囑咐我不許笑她!頓時我就忍不住的笑出聲來:「哈哈,嫂子,你好可愛哦…」

「你…不許你笑嫂子!」見我笑了,周芬就更加的羞澀了起來。

「呵呵…」見周芬這麼的羞澀,這麼的可愛,我又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吖…你…」見我又笑了,周芬羞澀的咬了咬下唇後說道:「難道你的老婆雅蓉就沒有水嗎?」

啊,當聽到周芬這樣說,我頓時被興奮的整個身體忍不住的顫抖了一下,雅蓉,我的岳母,她都五十來歲了,私處還會有水嗎?我活到現在,除了小瑩,就是現在被我抱在懷中的周芬了,真的不知道五十歲的女人私處有沒有水?

「嫂子,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我一條手臂枕著周芬,另一隻手插在她的兩腿間輕輕在她的蜜穴外圍撫摸著,邊問她。

「嗯,你說…」周芬感到自己的私處這樣被我溫柔的撫摸著感到很舒服,但是淫水還是控制不住的被我撫摸了出來,整個蜜穴比之前更加的濕潤了!邊要我說。

「嫂子,你說女人到了五十歲這裡還會不會有水啊?」我邊說邊用手輕輕拍了拍周芬兩腿間越來越濕潤的蜜穴。

周芬聽了頓時臉頰一紅,又見我拍她的蜜穴,就更加的羞澀了,但還是帶著驚訝的語氣問我:「你問這個幹嘛?」

「這個嘛,我是想你如果到了五十歲,咱們還能不能保持這種關係…」我見機行事的對她說。

「你說啥呢?」周芬聽了羞澀的在我懷中扭捏了一下說。

「嫂子,我是真的呢,我就想與你保持長久的關係…所以你就告訴我嘛…」我邊說邊又輕輕拍了拍她的蜜穴。

周芬聽了內心一陣喜悅,因為女人就怕被男人玩膩了會被拋棄的,所以周芬心中還是很高興的,頓時就帶著羞澀之色說:「女人到了六七十歲那…那裡還是有水的,難道你沒聽說過有很多五十多歲的女人都還會生孩子嗎?」

「啊,那你的意思是說女人年齡大了這裡還是有水的,對嗎?」我聽了頓時就帶著興奮之色問她,邊又輕輕拍了拍她兩腿間濕漉漉的蜜穴!

周芬的蜜穴一直被我拍著,真的是感到太羞澀了,同時蜜穴也被我拍的越來越奇癢難受起來,淫水都控制不住的從蜜穴中涌了出來。

「嗯,是的!」周芬邊應道,邊把光溜溜的軀體扭捏了幾下,同時還夾了夾兩條雪白光滑的大腿,看的出來她此時已經非常難受了。

「啊,這大好了,呵呵!」我一心在這個問題上,所以沒有發現周芬此時已經渾身悶熱難受,兩腿間的私處空虛奇癢。居然還高興的說了出來。

「你幹嘛這麼高興啊?」周芬穩噹噹以為我聽到五十歲女人那裡還有水能與她保持長久的關係,心中也是非常高興的,但表面還是帶著沒好氣之色問我。

「啊呀,這樣咱們豈不是能保持長久的關係嗎?呵呵!」其實我嘴巴上說的是周芬,但是內心想的卻是嫻熟優雅,風韻猶存的岳母。

「你…你說什麼呢?」周芬聽了頓時又被羞澀的臉頰通紅起來,邊嬌嗔道,邊用兩個白嫩的玉指輕輕的在我的手臂上掐了一下。

「嫂子,我說的都是實話呢!」我帶著興奮之色對她說。

「嗯,嫂子相信你就是了,可…可是現在嫂子好難受…你…你…」周芬說到後面都羞澀的說不出口了!

我當然明白周芬的意思了,怪只怪我剛才一心在五十歲女人的身上,居然把她的感受給忘記了,頓時就翻身壓在她那赤裸裸的雪白軀體上…

「唔…」周芬頓時就嬌喘一聲。

此時壓在周芬身上的我就弓起屁股,胯間的堅硬肉棒在她兩腿間亂頂撞著,但是一直找不到目標,正在我焦急的時候,周芬的一隻白嫩縴手就伸到了我的胯間,握住我的肉棒對準她兩腿間的濕潤蜜穴,然後帶著羞澀之色說了一句:「可以了…」

我連忙把弓起的屁股往下一壓!

頓時只聽見「撲滋」一聲,我胯間的整根肉棒就一下子插入了周芬兩腿間早已濕潤的蜜穴中!

「呀…」同時只見周芬眉頭一皺,隨著就嬌喘了一聲。

啊,我頓時就異常的興奮了起來,因為我的肉棒插入了蜜穴中,感到非常緊皺與飽滿,並且好像連龜頭也觸碰到蜜穴最深處的子宮上了,這讓我瞬間就又找回了做男人的自尊!

「好爽…」我興奮的情不自禁的喊出聲!畢竟這種感覺我在小瑩的身上是找不到的!

「唔…你的好粗大…」周芬也是一樣,在老公劉總的身上也是找不到這種蜜穴被填得滿滿的舒服感覺,並且還感到子宮也被龜頭給觸碰到了,這被觸碰到的酥麻感覺真的是說不出來有多舒爽了。頓時邊本能伸出兩隻潔白光滑的玉臂緊緊的纏繞在我的脖子上,邊吐氣如蘭的在我耳邊嬌喘著說了一句。

我聽了周芬的話,頓時更加的興奮起來,終於有人誇我的雞巴粗大了,我也是越來越有自信了!再加上周芬的兩條玉臂緊緊的纏繞在我的脖子上,而她胸部上的兩隻豐滿白嫩的乳房也被我的胸部緊緊的擠壓住,頓時內心一陣衝動,就再也忍不住的挺動著屁股開始抽插了起來…

「唔…唔…唔…」周芬的蜜穴突然被我堅硬的肉棒抽插著,這種飽滿緊皺的感覺從老公劉總的身上是根本找不到的!既便被我的肉棒抽插的又舒服又有些難受,但是可能不想在我的面前發出那能羞死人的叫床聲,所以她邊咬著牙根,邊從咽喉中發出低微的嬌喘聲。

此時我趴在周芬的身上,我的身上還蓋著被子,隨著我屁股上下挻動,被子也隨著在蠕動著,撲滋撲滋的抽插聲在被窩中不斷的傳了出來,可能是在被窩中的原因,所以抽插聲也不是特別的響亮!

「嗯…嗯…嗯…」周芬被我操的也是越來越舒服起來,蜜穴中的淫水也是越來越多,舒服的她兩條玉臂邊緊緊緊的纏繞在我的脖子上,邊由之前的嬌喘聲變成了現在的呻吟聲。

但是我發現,周芬的臉一直側向一邊的,她的臉頰帶著潮紅,可能是不敢直視我的原因吧!

而我晚上與她一起在茶樓的包廂里吃飯時,我也是不敢直視她的,但是現在趴在她的身上在作業,可能是太興奮的原因,同時頭腦也被強烈的慾望所侵略,所以我是邊使勁的挻動著屁股抽插著,邊一直盯著她的側臉在看著。

周芬兩條潔白光滑的玉臂緊緊掛在我的脖子上,她的側臉也是十分的好看,此時只見她的臉上帶著紅暈與羞意,說明她還是感到很羞澀的!

我這樣趴在她的身上大概抽插了七八分鐘後,我就連一點射意也沒有,這讓感到非常的驚喜,平時與小瑩做,最多也就七八分鐘就丟盔棄甲了!有時甚至只能堅持到四五分鐘。不過昨晚是不一樣的!那是我在周芬身上找回自信後第一次與小瑩在做愛,所以堅持的時間才會那麼長的!

所以此時的我也是越來越有自信了,頓時就把上身直了起來,而小瑩的兩條玉臂也隨著從我的脖子上滑落了下來,同時她羞澀的驚叫一聲。

因為我把身體直起來,被子也就自然的從我後背上滑落了下來,頓時我們倆赤裸裸的身體就完全被子中暴露了出來!而周芬胸部上的兩隻雪白豐滿的乳房也完全裸露在我的眼中,所以她才會羞澀的驚叫一聲。

看著眼前兩隻白嫩嫩的乳房,我就更加的興奮了起來,畢竟平時周芬與我親如姐弟,真的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會與她走到坦誠相見的這一步!

這時我跪在她的兩腿之間,雙手把她兩條雪白的大腿分開,而我胯間的肉棒還依然插在她的蜜穴中!而周芬早已羞澀的把臉轉向一側,閉上兩隻美目,不敢面對我!

看見周芬這麼羞澀的模樣,與平時在公司見到的判若兩人!所以我感到特別的興奮,不由自主的把屁股往後一退,頓時就聽見「滋」的一聲,肉棒就從周芬兩腿間的蜜穴中撥出來一半多。

「吖…」周芬感到蜜穴突然一陣空虛,本能的嬌吟一聲。

「待續」

第十二章悶悶不樂

同時周芬比之前更加的感覺羞澀了,之前是在被窩中,現在整個赤裸裸的身體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

突然聽見「撲滋」一聲,只見我把拔出來一半多的男根一下子插回了周芬的蜜穴中。

「嗯…」周芬眉頭一皺,本能的呻吟了一聲。同時感到蜜穴中被塞得滿滿的,與丈夫劉總的相比,完全是不一樣的!

隨著我的雙掌分別抵在周芬兩條雪白大腿的內側,使她的兩條玉腿變成「M 」形狀!開始抽插了起來。

「唔…唔…唔…」可能是我把周芬的雙腿這樣的掰開在抽插著,所以她顯得特別的不好意思,只見她的俏臉側向一邊,臉上帶著潮紅與春意,並且把雙眼緊緊閉住,咬著下唇,隨著我的抽插,她也隨著在咽喉中不斷的嬌喘著…

隨著我不斷的抽插,而且速度也是越來越加快,所以蜜穴的蜜汁也隨著不斷的被我的肉棒抽插了出來,此時已經在她蜜穴外圍積累成一圈,有些隨著抽插而往下面流,經過會陰再流到她的肛門上,然後直接流在潔白的床單上。

「嗯…嗯…嗯…」畢竟我的肉棒比劉總的要粗壯,所以周芬被操的也是越來越舒服起來,在咽喉中的嬌喘聲變成了現在的呻吟聲!

隨著我的抽插,只周芬胸部上兩隻豐滿白嫩的乳房也隨著在搖晃著,像似在跳舞,又像似在引誘我!

我邊拚命的挻動著屁股抽插著,兩隻眼睛邊緊緊的盯著這兩隻在不停搖晃著就的乳房看。

終於,我再也忍不住的把雙掌從周芬的兩條雪白內側轉移到她胸部上的兩隻乳房上,然後一手一隻的緊緊給握住…

「呀…不要…嗯…好羞人哦…」周芬那敏感的乳房突然被我的雙手握住,頓時興奮的就輕吟了起來。

周芬的雙乳特別的豐滿,我感到握在手掌肉感十足,而且還富有彈性!從外表看我岳母的酥胸,要比小瑩的更豐滿一些,不知道摸起來還會不會也有彈性?

我想著想就莫名的想到了我那尊敬的岳母身上去了,我真的感到自己真的好羞恥,連畜生都不如。

「嗯…臭小子…你…你輕的揉呀…嗯…」可能是我腦子裡在想著岳母的酥胸,就不知不覺得把手掌中周芬的乳房當成了岳母的乳房,手掌也是越來越用力了!所以周芬感到雙乳被我的手掌揉捏的有些疼痛,就忍不住的邊呻吟邊對我說。

「哦,對不起,嫂子!」我連忙鬆開周芬的雙乳,並且還向她道歉!但是抽插的動作還是一直沒有停下來,肉棒在蜜穴中拚命的在抽插著…

天吶,我怎麼會這麼厲害啊?我突然發現我已經在周芬的蜜穴裡面抽插了十幾分鐘了,居然還沒有要射出來的跡象。這便使我感到無比的驚喜!看來周芬的蜜穴才是最合適我的!不知道岳母的蜜穴會不會也適合我呢?

呸呸呸,我怎麼又想到岳母了,我真的連豬狗都不如啊!我在心中暗罵著自己。

「嫂…嫂子,咱們換個姿勢好嗎?」我突然開口問周芬。

「什麼姿勢?」周芬也感到雙腿成「M 」形有些累了,所以就睜開眼睛帶著羞澀之色問我。

「你…你趴在床上…」我帶著膽怯的語氣小心翼翼的對她說。因為很多女人感到狗趴式的姿勢特別的羞人,一般都不會答應的!

「那…那你不許笑嫂子哦…」周芬聽了先是驚了一下,然後就帶著羞澀澀的語氣對我說。

「嫂子,咱們都這樣了,我笑你幹嘛呀!」聽了周芬的話,我頓時心中大喜,連忙對她說。

「那你還不拔出來?」周芬又帶著羞澀之色白了我一眼說。

我連忙把胯間的男根從她兩腿間的蜜穴中拔了出來,頓時就聽見「滋」的一聲,肉棒就從蜜穴中拔了出來,瞬時只見蜜穴裡面出現一個黑洞。

此時的周芬嫻熟俏臉上透露著羞紅,咬了咬下唇後,就帶著羞澀之色把她那赤裸裸的身體的翻了過去,然後就跪趴在床上,兩片豐膄的雪白屁股就自然的翹了起來!

我看了內心一陣衝動,周芬也是我最尊敬的人,此時見她全身赤裸裸的像狗一樣的跪趴在床上,搖晃著兩片雪白的屁股,頓時就感到無比的興奮!

此時的周芬跪趴在床上,兩條潔白光滑的玉臂交叉盤在潔白的枕頭上,儘是羞澀之色的側臉埋在玉臂上面,不難發現,此時她的內心不知道有多羞澀了。

我急不可待的直起身體跪在她的兩片豐膄雪白的屁股後面,先伸出雙手在她光滑的屁股上撫摸了幾下,然後雙掌緊緊抓住兩片白嫩的屁股肉,再往兩邊掰開,頓時只見誘人的屁股溝就分了開來,隱藏在深溝中的誘人屁眼與蜜穴瞬時就暴露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啊…不要…」跪趴在床上的周芬當然能感到出來了,此時自己的兩瓣雪屁被我用雙手分開,屁股溝中最神秘最羞人的屁眼已經完全暴露在我的眼中,頓時羞澀的她忍不住的驚叫一聲。

「嫂子…你的屁眼好美哦!」既便周芬的屁股顏色有點發暗了,沒有小瑩的那麼鮮艷嬌嫩,但暴露在我的眼中畢竟是我最尊敬嫂子的屁眼,所以在我的眼中她的屁眼還是感到特別的美!

「啊呀,別說了,羞死嫂子了,快別看了!」周芬頓時羞澀的都滿臉通紅的對我說。

當然,我不想讓周芬太難堪的,所以就鬆開雙手,頓時屁股溝也就合上了,而神秘的屁眼也消失在屁股溝中。

隨著我就把胯間的堅硬肉棒插入了她雙股最下端的蜜穴中…

「呀…」突然感到蜜穴被我的肉棒填得滿滿的,周芬本能的嬌吟一聲。

「撲滋撲滋…」

我就以後日式的姿勢開始挻動著屁股使勁的抽插了起來…

「嗯…嗯…嗯…」周芬跪趴在床上,翹起兩片雪白光滑的豐膄屁股,帶著潮紅之色的側臉埋在玉臂上,可能是被我抽插得舒服的原因,所以口中一直在不斷的發出誘人的呻吟聲…

再說小瑩與岳母,吃了晚飯後,母女倆就坐在客廳里在閒聊著,聊的最多的還是岳父的病情!娘倆想起岳父得了肝癌晚期,心情也是十分的低落!但是她們的心態還是很好的,都在互相安慰著對方。

到了八點多,甜甜要睡覺了,娘倆就與甜甜睡在一張床上,這一晚,幸好有小瑩陪著岳母睡,岳母的心情才沒有那麼的糟糕!

到了第二天也就是星期五,小瑩要去上班,她隨便把甜甜送到幼兒園後,坐在車上給我打了電話,問我昨晚幾點回家的?

我告訴小瑩昨晚差不多十點回家的。

小瑩還囑咐我,說她不回家了,直接去單位上班,要我把父親送到醫院去。

我滿口答應了,讓小瑩安心去上班,至於岳父的病情,叫她也不用太擔心,晚上去岳母家商量一下。

小瑩掛了手機後就直接開車去單位上班了。

再說我昨晚從酒店回到家已經是晚上十點了,父的已經睡覺了!幸好小瑩去陪岳母睡覺了,要不自己在酒店的房間裡與周芬約會,回來躺在小瑩的身邊,她的鼻子又特別的靈敏,難免會被她聞到異常的!所以回到家連澡都沒有洗就躺在床上睡著了…

可能是昨晚在酒店與周芬搞的有些累,所以第二天醒來有點晚,剛醒來還躺在床上,小瑩就打來電話了,與她通完電話後,我就下床進入衛生間洗漱一番後再穿上衣服走出房間。

來到餐廳,見父親還是像以往一樣已經做了早餐。可能是見小瑩不在家裡的原因吧,父親的心情有些不太好,在與我坐餐廳里一起吃早餐時,他都是一直沒有說話的!

我不知道父親到底是因為小瑩不在的原因,還是與我單獨在一起尷尬內疚的原因才會一聲都不吭的!

但我都給猜測錯了,父親完全沒有這兩種原因而引起,他的原因就是今天已經星期五了!說好的每個星期六的晚上小瑩都會去他的房間陪他睡覺,但是到現在還是一點眉目也沒有?就連小瑩也不知道!就便使他感到很煩惱!所以心情也是不太好了。

「爸…」我見父親一直在悶悶不樂的埋頭吃著早餐,就喊了他一聲。

「咋了?」父親抬頭看著我問道。

「呆會我送你去醫院吧!」我對父親說。

「啊?」父親聽了頓時驚了一下,好像還沒聽懂,又好像聽錯了一樣。

「爸,你怎麼了?」我見父親的異常,就本能的問他。

「沒…沒有啊,那呆會你就送我去醫院吧!」父親很快就反應過來了,連忙對我說道。但是他們心情就更加的悶悶不樂了!其實父親剛才聽了我的話,他真的是驚了一下,本來以為小瑩會先回家把他送到醫院後再去上班的,那樣不但可以見到小瑩,還能在車上問她明晚的事,但是聽了我的話,他的心情就更加的低落了!

現在父親對小瑩是越來越痴迷了,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如果幾日不見小瑩,恐怕他連茶飯也不思了!

「爸,昨天我岳父的心情怎麼樣?看到你一定很高興的吧,呵呵!」我見父親悶悶不樂的樣子,就笑著對他說。

「嗯,還行!」父親只是淡淡的回應道。

「爸,這些天又要辛苦你了,每天要去醫院陪我的岳父!」我又帶著歉意對他說。

「沒事,反正在家裡閒也是閒著的!」父親嘴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心中卻在埋怨著我:你這個傻小子,既然知道你老爸在醫院陪你的老丈人辛苦,那你明晚就讓小瑩來我的房間陪我睡覺啊?

當然,父親只是在心中想想而已,又怎麼可能會當面說出來呢!

「爸,這次你帶小瑩回咱們的老家,你們玩得開心嗎?」我突然想從父親的身上問出來一些他們翁媳倆老家的事情。所以考慮再三,就問父親了!

父親聽了頓時驚了一下,連忙把他的老臉埋了下去,不敢看著我了!

「爸…」我輕輕喊他。

「俊凱,還行吧,小瑩是很開心的!」父親見我又喊他,實在躲避不過去了,就低著頭對我說。

「爸,你難道不開心嗎?」我又連忙問他。

「也…也開心…」父親帶尷尬之色吞吐著說。

「爸,你們…你們有沒有睡在一起?」我壯著膽子問父親,因為我居然越來越感到刺激與興奮了。

「有…有吧…」父親的老臉上越來越尷尬了,他想不到我突然會問他這種尷尬的話。臭小子,不是說好了的嗎?咱們心知肚明就可以了,何必說出來呢?這樣豈不是太尷尬了嗎?

「哦…那小瑩是以你兒媳婦的身份出現在咱們鄉親們的面前吧?」我見父親承認了,頓時內心就莫名的感到特別的興奮與刺激,所以又接著問他。

「這…是的呢,鄉親們都夸爸的兒媳婦漂亮呢…」父親還是撒謊著對我說。

其實我早就從小瑩那裡知道小瑩是以父親的女人身份出現在我老家鄉親們面前的!我之所以這樣問父親,想試一下他到底老實不老實,看來父親還是沒有對我說實話!不過我也是很理解父親對我的撒謊,如果換做是我,我也會像父親一樣撒謊的!所以我就沒有再追問下去!免得會顯得太尷尬的!

而父親也是越來越尷尬了,見我沒問他話了,雖然心中也在高興,但表面還是悶悶不樂的樣子。

吃完了早餐,我把父親送到人民醫院的大門口,讓他自已一個進去,反正現在的醫院父親已經是很熟悉了!

然後我就開車去公司上班去了,在公司的辦公室里,不知道為什麼我一上午的心都是特別的亂,一直都無法平靜下來,想著小瑩與父親,又想著昨天晚上與我在一起的周芬,我都感到特別的對不起小瑩,與她結婚以來,我第一次瞞著她在外面偷情!所以心中總是感到忐忑不安!

到了中午,我就想和小瑩一起吃頓飯,彌補一下我那忐忑不安的心情,或許見到小瑩我會安心一些,所以就拿出手機給小瑩發了一條信息…

再說小瑩,請假這麼多天後第一天去上班,單位的同事們見了她都特別的高興,也格外的親熱,由於小長得漂亮,也可以說是公司的形象!這幾天請假了,說實話,有好多暗戀她的男同事連上班都感到勁頭了!心情也是特別的差,現在見她來上班了,沒等小瑩進入她的辦公室,就被圍觀了,個個向她示好與獻殷勤!搞得小瑩都不好意思了!

好不容易把這些同事打發開後才來到了她自己的辦公室,已經請假好多天了,手頭上積累下來的工作也很多,所以就在辦公室里埋頭認真的工作了起來…

小瑩是個對工作非常負責任的人,只要一開始工作,她都什麼也不顧了,岳父的病情,與父親的事,還有我,都全部給拋到腦後了!

一直到中午快下班的時候,就收到了我的一條信息,要約自己一起出去吃飯。

小瑩看了我的信息後,也是一口答應了,因為剛從他的老家裡,昨晚又不在家裡陪他睡覺,感到很對不我的!所以就從辦公室里出去,然後開車來到我們倆經常在一起吃的那個帶著浪漫情調的餐館裡!

大概中午十一點四十分鐘,我就與小瑩面對面的坐在一個小情侶包廂里!我們點了都是我們最喜歡吃的菜!

可能是因為岳父的事吧,小瑩看上去有些憂鬱,我當然安慰她了:「老婆,你就別擔心了,想開一些!得了這種病也是沒有辦法的啊!」

「可是我就是特別擔心啊,也很是想不開呢,我爸怎麼就會得了這種病呢?」說著說著,小瑩的眼睛又紅了起來。

「老婆,你別這樣難過,你下午還要去單位上班呢,眼睛腫了會被你單位的同事看出來的!快吃吧!」我邊安慰著她,邊夾了菜放在她跟前的小碗裡面。

「老公,咱們一個人時,我想她肯定也會很難過的,你抽時間多跟她聊聊天!讓她的心情也會有所好轉的!」小瑩囑咐著我說。

我聽了先是愣了一愣,岳母現在跟我還是有偏見的,我跟她聊天,好會不會理我呢?也沒準因為岳父的病情,她會與我恢復正常關係的!下午有時間一定要抽空跟她聊聊,再說自己昨天她得知岳父的病情後,我一直都還沒有安慰過她呢。

「老婆,我會的,下午我就抽空跟咱媽聊一下,安慰一下她!」我想著就連忙對小瑩說。

「老公,謝謝你!」小瑩聽了帶著感激的語氣對我說。

「老婆,你說什麼呢?這都是我應該做的啊,女婿也算是半個子吧,再說我一直把你當我的親媽看待的!」我帶著誠懇的語氣對小瑩說。

正在這時,小瑩的手機突然響起了微信的提示音…

「待續」

第十三章善良謊言

小瑩的手機就放餐桌,當微信提示音響起時,她就本能的看向手機,顯示屏顯示出來的公公兩字,她可能不想我知道的原因吧,所以就連忙伸手抓起手機,然後點開一看:老婆,你昨晚沒有回家過夜,早上又看不到你,我真的好想你,本來上午就想給你發信息了,但是怕你在工作會打擾你,所以就趁你中午休時間發給你!

小瑩看了精緻的俏臉一紅,因為她見父親在信息喊她老婆,而且見我還坐在她的對面!不過她並沒有生氣,因為以前已經答應過父親,在信息里可以喊她老婆,所以想生氣也是生氣不起來,只有羞澀!

「老婆,誰發給你的?」見小瑩的臉頰有些馬暈,我就本能的問她。

「沒有,一個同事!」不知道怎麼回事,小瑩就不想實話告訴我,所以就對我撒了個謊!可能這也是她這幾天跟著父親在老家單獨呆了那麼多天,如果告訴我了,怕我會誤會!這可能也是她的一個善良謊言吧!

「哦,你同事找你有事嗎?」我邊吃著,邊又本能的問她。

「也沒什麼事,就是問一下工作上的事!」小瑩邊對我說著,邊在手機上打著字,然後給父親發了過去:找我有事嗎?

「哦,那你就先與同事聊一會吧,還是工作要緊!」我完全不知道小瑩的善良謊言,還以為她真的是同事找她呢!

「嗯,馬上就好,老公,你只管吃吧,不用管我!」小瑩說出此話的時候心中也是有些內疚的,自己居然會瞞著老公與父親在聊天!

剛剛說完,父親就回信息過來了:老婆,我就是特別的想你,一天見不到你,我連覺都睡不了!

小瑩看了父親的這條的信息後就倒吸了一口冷氣!父親對自己是越來越依戀了,這都不知道是件好事還是件壞事呢?自己下半生的性福靠父親,他對自己越來越依戀這也算是件好事,但是他這麼依戀自己,現在只一天見不到自己,他就受不了,這樣下去以後怎麼辦?肯定會出問題的,所以這也是一件令人坦憂的壞事!

「老婆,你怎麼了?」我見小瑩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冷氣,所以就連忙問她。

「哦,沒有呢,我的同事也真是的,那麼簡單的設計圖紙到現在都給做錯了!唉…」小瑩說著就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然後又在手機上打著字,給父親回了過去:你可不能這樣,我可是你的兒媳婦,現在回來了,有俊凱在,你一定要控制住自己,現在不能與我們在你老家那麼相比!

「哦,有些人生來就是特別笨的,我公司也是有一兩個這樣的人,但是他們都是劉總的親戚,靠關係進入公司的!呵呵!」我笑著對小瑩說。

「可不是嗎?我的這個同事也是走後門進入的!」小瑩以善良謊言的方式順著我的話說。

這時父親又回信息過來了:好,老婆,我聽你的,儘量控制住自己,不給你添麻煩!但是明天就是星期六了,明晚你能來我房間陪我睡覺嗎?

看了父親的這條信息後,小瑩像做賊心虛似的抬頭偷偷瞄了我一眼,幸好我正在低頭在吃著米飯,她才放下心來。又給父親回去一條信息:這事俊凱沒有開口,我也是不好意思做主的!再說我這兩天也沒有這個心情,這事以後再說吧!

是的,我沒有開口,小瑩就是有十個膽子也是不敢去父親房間睡覺的!再說現在已經知道了岳父的病情,她那有心情陪父親睡覺呢?所以小瑩對父親說的也是實話!

「老婆,還沒有聊好嗎?飯菜都快涼了!」我抬起頭來,見小瑩還拿著手機在聊天,就帶著關心的語氣對她說。

「嗯,快好了,老公,你儘管吃!」小瑩聽了我的話,帶著一點驚慌失措之色對我說,因為父親可能看了她回過去的這條信息後,已經又回信息過來了,而小瑩正與我在說話,所以暫時沒有時間看!

「嗯。」我應了一聲後,就又埋頭開始吃了起來!

小瑩見了才有機會看著手機上父親回來的信息:怎麼回事?你為什麼沒有心情,是不是俊凱說你了?以後不讓咱們倆在一起了嗎?

不難發現,父親的這條信息語氣帶著些焦急。

看了這樣父親帶著焦急的信息後,小瑩又像做賊心虛似的抬頭偷偷瞄了一眼我,見我正在埋頭在飯菜!頓時就連忙給父親回去了信息:不是的,俊凱沒有說我,也沒有說不讓咱們在一起,我心情不好是因為另有一件事情!這個你目前不必知道,以後你自然會明白的!

父親馬上又回了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夢瑩,你就不能告訴我嗎?

小瑩:目前不能,現在我與俊凱正在一起吃飯,先不聊了,要不俊凱就會懷疑了!

小瑩父親發出了這條信息後,父親可以怕了,所以就再也沒有回信過來了!

小瑩也落了個安靜,先把與父親的聊天記錄全給刪除掉,然後就把手機放在餐桌上,她知道父親肯定不會再回信息過來了,因為他知道自己正與俊凱在一起吃飯,他嚇得那敢再會發信息過來呢?所以小瑩就放心的把手機放在餐桌上,這樣也讓我看看她對我是沒有秘密的!

「聊好了?那快吃飯吧!」我見小瑩把手機放在餐桌上,先是本能的瞄了一眼餐桌上的手機,然後就帶著關心的語氣對她說。

「嗯。」見我瞄了一眼自己放心餐桌上又手機,小瑩的心中還是揪了一下,要是父親在這個時候再發一條!信息來,我肯定能看見手機顯示屏上公公兩字的!幸好父親害怕的不敢再回信息來了!

接著我們倆夫妻就開始吃了起來!吃完午飯,我們從餐館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快一點了,現在小瑩已經有她自己的轎車了,所以就不用我送她回單位上班了!我們各自開著自己的車回去上班!

我回到公司的辦公室,工作到下午三點點多的時候,突然想起來小瑩囑咐我的事,要我跟岳母多聊聊天,或許她老人家心情會好些的!所以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就給岳母發了一條微信過去:媽,在幹嘛呢?

發出去後,半天也不見岳母回信息過來,我頓連整顆心都拔涼拔涼的,斷定岳母還在跟我在生氣!還是不想再理我!

我內心也在暗罵著我自己不是個人,怎麼會對自己的岳母起了色心呢?現在被她老家人知道了,她再理我才怪呢?

此時的我為了我對岳母有那種想法而感到羞恥!還好,岳母並沒有把這件事道破,要不看也沒有臉再見到她老人家了!不過這事要是讓小瑩知道了,那就麻煩了!

我坐在辦公桌的電腦前!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突然響起了有微信來的提示音!就連忙伸手抓起手機一看,見是岳母發來了,頓時心中一陣欣喜,連忙點開一看:俊凱,剛剛媽眯了一下,沒看見你的信息,你有什麼事嗎?

看見岳母這條信息的語氣帶著柔軟,我頓時心情也立馬變得大好起來,連忙給她回過去說:媽,也沒有什麼事,就是小瑩怕你心情不好會難過,所以叫我有時間就找你聊聊天!沒準你的心情也會不那麼難過的!

岳母馬上回過來說問我:俊凱,你岳父最多還能活多久?

我萬萬沒想到岳母會這麼直接的問我,我頓時也是被她給問的都不知所措了!拿著手機在發愣著…

岳母可能見我沒及時回她,所以又發過來催問我:俊凱,你怎麼了?你快跟媽說實話啊!

再次收到岳母的信息,我才從發愣中清醒了過來,連忙給她回了信息:媽,醫生說我岳父最多只能活三個月了,如果岳父心態好,沒準還有半年時間。

我也是實話告訴岳母,畢竟她是當事人的妻子,所以不能隱瞞著她!但是我的這條信息發出去後,岳母就再也沒有回信息過來了!我又發過去幾條,岳母還是沒有回信息過來,後來又給岳母打了兩三個電話,通是通了,但是卻沒有接,等我最後一個電話打過去的時候,對方居然關機了!我從知道問題的嚴重!連忙把與岳母聊天的記錄複製過來轉發給小瑩看!

小瑩看了我與岳母的聊天記錄後,頓時就給我打來了電話,還罵了我一頓,說我怎麼能這樣對岳母說話的!現在岳母肯定心裡又傷心又難過的!所以要我馬上去岳母家,她也馬上去!

我被小瑩的話說的頓時才恍然大悟,這樣的話真的是不能對岳母說的!現在岳母知道岳父只能在世幾個月了,她的精神就立馬崩潰了!要是能瞞著她,她的心情或許要好一些的,怎麼說岳父也還躺在醫院的病床上,也就有了精神上的依託!現在好了,我居然闖下這樣的大禍!岳母肯定會受不了的,難怪不回信息,不接電話,最後連手機也關機了!

岳母不會出什麼事吧?我邊從辦公室走出,邊擔心在暗想著。然後連忙來到公司的停車場,坐進車裡面就拿出手機撥通了小瑩的電話,告訴她我已經坐在車上了,馬上去岳母家!

小瑩也告訴我她也在路上了。

「老婆,咱媽不會有事嗎?」我邊拿著手機跟小瑩在擔心的通話,邊把車開出了公司的停車場!

「誰知道呢?你這樣直接告訴我媽,不要說媽會受不了的,我…我現在也有些受不了了…嗚嗚…」小瑩在電話中邊說邊哭了起來!

「老婆,你在開車,要注意安全啊,先別哭,回到咱媽家再慢慢說吧!」我聽了小瑩的話,心中就更加的焦急了起來,邊安慰著小瑩,邊也是非常的緊張與害怕!

「先不說了,我掛了,嗚嗚…」小瑩說著掛了手機的時候,我聽她還是在哭著,頓時我就更加緊張與害怕了!把手機放下後,就踩著油門快速的往岳母家的方向開去…

我的公司離岳母家比小瑩的單位要近一些,所以我到了岳母家,小瑩還沒有到!

我站在岳母家的防盜門外按了很久的門鈴也不見岳母出來開門,頓時就心急如焚起來,岳母可千萬別出事啊,要不我真的沒法對小瑩交接待的!

正在我站在岳母防盜門口心急如焚的時候,小瑩就來了,幸好她有岳母家防盜門的鑰匙,只見滿臉愁容而且還帶著哭腔之從她的胯包裡面找出一把鑰匙,把防盜門打開後,我就連忙沖了過去,見餐廳與廚房還有客廳都沒有岳母的身影后,跟在我身後的小瑩就連忙說了一句:「房間裡!」

我聽了就連忙與小瑩往岳母的房間門方向走去!

到岳母的房間門口,見房門緊閉著!

「媽…媽…」沒等我反應過來,小瑩就邊喊著邊在敲著房門。

「媽…」我也跟我喊了一聲。

「你們不去上班來媽家裡幹嘛?」幸好,房間裡面傳出岳母的聲音!

我與小瑩聽了同時鬆了一口氣!特別是我,見岳母沒有出事,頓時身上就像石頭落地似的!

「媽,你把門開一下,讓我們進去吧!」這時小瑩對著房門喊道。

「是啊,媽,你先把房門開一下,我們有事跟你商量呢!」我也緊跟著說道。

大概一兩分鐘後,房門就被開了,岳母出現在房門裡面,見她兩隻眼睛紅紅的,我就知道她是剛剛在哭過的,這真的都怨我,如果我不把那些告訴她,她也不會傷心難過成這個樣子的!

「媽,你沒事吧!」小瑩見岳母除了兩隻眼睛有些紅外,整個人都全好的站在房間門裡面,頓時也放下心來,但還是本能的帶著關心的語氣問她。

「媽能有什麼事?倒是你們兩個,不去上班跑到媽家裡幹嘛?」岳母邊說邊瞪了我一眼!眼神中好像在告訴我,都是你搞得吧,這麼大驚小怪的!

「媽,你沒有回我信息,我打電話給你,你也沒有接,後來還關機了!我以為你想…想不開呢,所以就把這事告訴了小瑩,我們就來了,現在你沒事,我與小瑩也放心了!」我連忙對岳母解釋著說。

「我沒事,你們都去上班吧!」岳母先是看了看我與小瑩,然後淡淡的對我們說。

但我不難發現,岳母說完話,當她轉身的那一瞬間,她的眼淚又流了下來。所以我就連忙對她說:「媽,現在都四點了,回到單位也就下班了!倒不如我們三個坐下來好好聊一下!好嗎?」

我說完,就連忙對小瑩示了一下眼色,小瑩見了也就連忙對岳母說:「媽,俊凱說的沒錯,現在我們不去上班了,趁我們三個人都在,就好好聊一下咱爸的病情吧!」

「你們進來吧!」岳母聽了我們倆的話,就邊往床前走去,別說了一句。

我與小瑩都還站門外,聽岳母這樣說,我們倆就進入房間!

而這時岳母已經來到床邊,然後一屁股坐在床沿上,邊伸手抹了抺臉上的眼淚後就問我:「俊凱,你岳父可以做手術嗎?」

「媽,醫生說岳父得的是晚期,都已經擴散了,所以說做手術已經沒有意義了!」我對岳母說。

小瑩聽了也忍不住的流出了眼淚,邊坐在房間裡面的一張椅子上,在偷偷的抹眼淚!

「那你的意思你岳父是沒有一丁點希望了?」岳母邊流著眼淚邊帶著傷心的語氣對問我。

「媽,要是岳父心態好,每天心情都開郎,或許時間會長一些的!」我對岳母說。

小瑩一聽到我這麼說,腦子裡立馬就想起昨天老爸在病房裡開心的樣子,頓就脫口而出的說道:「想讓心態好,那就靠我的公公了,只他在醫院陪伴著,老爸心情肯定會好的!」

「俊凱,小瑩說的沒錯,這又要辛苦你爸了!」岳母也想起昨天在病房父親把自己老頭子聊的開心的事,所以就對我說。

「這他也是應該的啊,誰叫咱們都是一家人呢!媽,沒事的,我父親的事,我會對他說的,儘量每天都讓他在醫院陪伴著我岳父!」我連忙對岳母說!因為我心裏面在想著,我都讓小瑩讓父親玩了,現在也應該是他報恩的時候了!不怕他不答應。

我說完就看向了小瑩!見她連忙避開了我的眼神,因為她知道,這事我想讓她去對父親說,所以她才會有些不好意思的!

「俊凱,那你父親的事就麻煩你了!現在就儘量讓老頭子的心態好一些,讓他多活些時日…嗚嗚…」說到最後,岳母當忍不住的傷心起來!

「媽,你也別難過,一定要想開一些,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啊!」我連忙安慰著岳母說。

「媽沒事,媽只是感到難過,被你岳父欺負一輩子了,媽也是習慣給他欺負了,可是想想過段時間你岳父就會離開這個世界,離開我們了,媽想想就傷心…嗚嗚…」岳母說到最後又傷心的哭出了聲!

「待續」

第十四章心情不好

「嗚嗚…」聽了岳母的話,小瑩就更加傷心的哭了起來!

看著倆母女這樣傷心的樣子,我頓時也不知所措了!這種事又不好安慰,本來我是個男人,要堅強一些給倆母女做個榜樣,剛才一直都是忍住的!此時一見老婆與丈母娘這樣傷心,我也再也忍不住的雙眼一紅,眼淚就從眼眶裡流了出來!然後連忙轉過身體,走出房間!

我也是心腸特別軟的人,見不得別人傷心的樣子,所以還是走出房間,一個人坐在岳母客廳里的沙頭上,想起平時岳父對自己的好,現在最多只能活半年了,以後就再也見不到他老人家了,所以越想就越傷心起來,眼淚也控制不住的流出來!

「老公…」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小瑩來到客廳,見我坐在沙發上在偷偷流眼淚,就異常感動的喊了我一聲。

我連忙把臉上的眼淚擦乾淨後就問小瑩:「現在咱媽怎麼樣了?」

「躺在床上呢,心情不是特別的好,你去房間與她聊聊天,我去廚房給你們做晚飯,對了,你給你爸打個電話,就說我們不回家吃飯了!」小瑩說著就突然想起來囑咐著我。

「嗯,不過,我爸的電話還是你打比較合適吧!」我對小瑩說。

「我才不打呢,你自己打!」小瑩口氣非常堅決的對我說。說完就轉身往廚房去了!

我只好拿出手機給父親打了個電話,告訴他我與小瑩不回家吃了,讓他在醫院裡可以晚一些回家也沒事!

我這麼對父親說,也就是想他儘量在醫院多陪岳父一會兒,現在岳父在世的日子也是一天比一天少了!所以儘量讓他的心情好一些!

父親也是滿口答應,當然,我的話父親還是聽的,如果換成是小瑩,父親肯定會與她矯情一番的!

進入岳母的房間,見她穿著睡衣褲躺在床上,身上沒有蓋被子,可能是見我進入了,就連忙拉過被子蓋在身上。

我見了在心中嘆了一口氣,看來岳母還是防著我的!

「媽…」我來到床邊,邊輕輕的喊了一把,邊想坐在床沿上。

「坐椅子上!」岳母突然說了一句。

我聽了就帶著尷尬之色坐在床傍的椅子上,然後對她說:「媽,你要想開一些,誰還沒有一死啊,只是早死晚死罷了!」

「唉…」岳母聽了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其實…岳父躺在醫院裡失去自由也是挻難受的…」

「嗚嗚…」沒想到我的話都沒有說完,岳母就傷心的啼哭了起來,可能是被我的話引起她的傷心吧!

「媽…你要保重身體啊!別再哭了…」我頓時也慌了,連忙卻著她說。

「俊凱…媽現在只希望你岳父走的時候不要太痛苦,嗚嗚,要不媽真的會受不了的,嗚嗚…」岳母邊說邊啼哭泣著,因為她知道,有很多得了癌症晚期的人,臨走時都是非常痛苦的,令親人都受不了!所以岳母才會對我說出這樣的話。

「媽,應該不會的吧!你看現在我岳父的狀況還這麼好!」我也聽明白岳母話中的意思了,但我又能怎麼說呢?只能是這樣說了。

「那是時間沒有到,要是到時間了,就會…嗚嗚…」說到最後,岳父又忍不住傷心的哭了起來。

「媽,你也別這麼不樂觀,還是有很多得了這種病的人臨走時不會痛苦的!」我見岳母又傷心的哭了起來,所以就連忙安慰著她說。

「嗚嗚…要是你岳父走了,媽一個人留在世上也沒啥意思了,嗚嗚…」岳母顯得很傷心,邊說邊啼哭著。

「媽,怎麼會呢?你以後還有我與小瑩呢,還有甜甜啊,怎麼會只你一個人了呢?」我又連忙安慰著她說。

「老伴,老伴,就是老了有個伴,現在連老伴了都沒了,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呢?嗚嗚…」岳母說著又傷心的輕聲哭了起來。

「媽,你還有我呢,我會照顧你一輩子的啊!」我脫口而出的說了出來。

「你…」岳母聽了頓時就舉目看著我,滿臉都是疑惑之色。

「是,我啊!媽,你放心,我會一直陪伴著你的!」我可能也是為了安慰她,才會隨口說出這樣的話!

岳母聽了嫻熟憂傷的臉上頓時就透露出紅暈,然後就瞪了我一眼說:「你瞎說什麼呢?」

「媽,真的,要是我岳父走了,你就搬到我家去住,我與小瑩真的會照顧你一輩子的啊!」我之前說的話讓本來就防著我的岳母有些誤會,但是我真的是出之肺腑之言,沒有一點點不純潔的想法!

聽了我說的話,岳母才知道剛才是誤會我了,頓時嫻熟憂傷的臉上又是一紅,然後低聲對我說:「你們的心意媽領了,但是你們也有你們夫妻間的生活,我怎麼可能會搬到你們家跟你們一起住呢?媽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媽…」我聽了就帶著誠懇之色喊了一聲。

「別再說了…你先出去吧,讓媽一個人靜一下!」岳母邊說邊把身體轉了過去,側身後背朝著我。

「媽,那你先好好休息吧,千別傷心,一定要保重身體,呆會小瑩做好飯,再喊你…」我邊說邊從椅子上抽身站了起來,然後輕輕的走出了房間。

來到外面的餐廳里,見小瑩還在廚房裡做晚飯,就來到廚房的玻璃門口,然後就問小瑩:「老婆,晚飯做什麼吃的啊?」

「老公,你怎麼出來了,怎麼不陪我媽多聊一會兒?」小瑩並沒有回應我的話,而是轉身帶著驚訝之色問我。

「媽想一個人靜靜,所以我就出來了!」我對小瑩說。

「那媽現在的心情怎麼樣?」小瑩邊轉回身體拿著鏟子在炒著鍋里的菜,邊問我。

「還是有些不好!」我說道。

「唉…」小瑩聽了就嘆了一口氣,然後就對我說:「老公,你在做晚飯,你現在開車去幼兒園把甜甜先接回來!」

「嗯!」我邊應了一聲,邊轉身走出了岳母的家門,然後開車來到幼兒園,把甜甜接到岳母家裡!

甜甜一來,家裡的氣氛也隨著好一些了,小瑩自然含笑著與甜甜戲弄一番後,就讓她到客廳找我玩!

此時坐在客廳里的我心中也是亂成一團糟,岳父的病情,岳母的傷心!還有小瑩與父親的事,再加上我與周芬的事,我真的不知道將來會怎麼樣?

以前與小瑩相親相愛,我們倆夫妻的心中都是沒有秘密的,我們的心中都只有對方,絕對是容不下別人的!現在呢,小瑩與父親,我與周芬!我們的身體都已經出軌了!將來我們還會像以前那樣嗎?

不過現在最主要的還是岳父的病情,小瑩與父親的事我還是先拋到腦後的,所以連明天是星期六也給忘記了!

這時甜甜過來找我玩,我的心情才好一些!然後就與她玩悶起來…

「老公,可以吃飯了,你去媽房間喊她出來吃飯!」也不知過了多久,突然聽見小瑩的聲音從餐廳里傳了過來。

「嗯,知道了!」我邊應著,邊起身來到岳母的房間。

「媽,吃飯了!」我來到床邊,輕聲的對岳母說。

「你們吃吧,媽沒有胃口,不想吃!」岳母躺在床上,側身後背朝著我,身上蓋著一條空調被,低聲對我說。

「媽,飯總要吃一點的,你這個樣子我岳父沒事,你到先有事了!快起來吃飯吧!」我卻著對岳母說。

「不餓,你們先吃吧,我晚些再吃!」岳母心情顯得還是很不好!

「嗯,那好吧!你就晚些再吃吧!」我見岳母這樣說,也沒有辦法,說著就退出了岳母的房間。

來到餐廳,把岳母沒有胃口不想吃飯的事跟小瑩說了!

「唉…」小瑩聽了又是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後就對我說:「那咱們先吃吧!」

「嗯。」我應了一聲後就坐在餐桌前就吃了起來。

而小瑩喂著甜甜吃,可能是因為岳父的病情,我們倆夫妻的心情都不太好,所以吃飯時我們都沒有說一句話,整個餐廳里靜的只有吃飯聲。

「老公…」突然,還是小瑩先開口打破了寧靜!

「嗯?」我本能的抬頭看著小瑩。

「老公,我想晚上再留下來陪我媽睡覺…」小瑩帶著抱歉之色低聲對我說。

「嗯。」我隨口應了一聲。

「老公…」小瑩見我就只應了一聲,就又喊了我一聲。

「怎麼了?」我看著她問。

「老公,對不起啊,我剛眾你老家回來,都…都沒能陪你睡在家裡…」小瑩帶著自責的語氣對我說。

「老婆,你說什麼呢?咱爸出了這事,你陪咱媽睡覺也是應該的啊,你就別自責了!」我連忙對她說。

「嗯,謝謝你,老公!」小瑩邊說邊伸手搭在我的手背上,眼神中滿是濃濃的情意!

「老婆,咱倆是夫妻,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就別說謝了!」我也帶著真誠的語氣對她說。

「嗯,不過…」小瑩好像有難言之隱似的。

「不什麼?」我連忙追問道。

「以後還要你爸在醫院照顧我爸…他也蠻辛苦的…」小瑩俏臉有些羞紅,邊帶著不好意思的語氣對我說。

「沒事,沒事,我爸在家反正也沒事的,在醫院與你爸還有個伴,高興著呢!」我隨口對小瑩說。

小瑩聽了心中一沉,因為這兩天父親老是跟她提起星期六晚上的事,而我又好像忘記了似的,半字也不提!現在見父親以後還要在醫院照顧她的老爸,真的感到他挻辛苦的!所以就想補償他一下!才會這樣對我說的,也是想提醒我,但是沒想到我卻是這麼隨便一說,根本想不起明天就是星期六了!所以內心有些失望!

「那…那就好…」小瑩也只能這麼對我說了。

吃完了晚飯,小瑩讓我先回家去!畢竟我明天還要上班的!

我囑咐小瑩要是岳母餓了,就讓她吃飯,然後我就開車回到了家裡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

見父親不在家裡,我就知道他可能還在醫院陪伴我的岳父。想想他也真的是很辛苦的!也不知道他吃晚飯了沒有?

正在這時候,就見父親回來了,我連忙從客廳的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帶著關心的語氣問父親:「爸,你回來了,辛苦你了,對了,你晚飯吃了沒有?」

「吃了,剛剛在外面的麵館隨便吃了一碗面!」父親一進入,見只有我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不見小瑩,內心就愣了一愣!然後淡淡的對我說。

「這就好,爸,我岳父今天心情怎麼樣?」我說著突然又想起來問他。

「還行吧!」可能見小瑩不在原因,父親的心情也是一落千丈,本來在醫院呆了一整天,晚上回到家見到小瑩心情也許會好一些的!但是回到家卻偏偏又見不小瑩,他的心情能好嗎?再加上昨晚與今天都沒有見到小瑩!心中真的是很想念她的!所以就淡淡的說了一句。

不過他的內心還是懷有一絲絲希望的,沒準小瑩在她的房間裡呢,但是又不能開口問我。

「爸,你在醫院都照顧我岳父一整天了,也累了,早點去休息吧,明天我上班再帶你去醫院!」我見父親有些悶悶不樂的樣子,蠻以為他是累了,所以才帶著關心的語氣對他說。

聽了我的話,父親才斷定小瑩留在岳母家沒有回來,頓時心情就更加的不好了,再加上明天就是星期六了,而我與小瑩卻半個字也沒有提!所以連回應我的話也不說一句,就默默無語的回他自己的房間去了!

我見了也是愣了一愣,心中在納悶的想著,父親這是怎麼了?難道不想去醫院陪伴我岳父了?

既便我心中在納悶的想著,但也不當一回事,所以也就回到自己的房間裡睡覺去了…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六了,我醒來的比較早,才早上六點半,因為昨晚我很早就睡覺了,所以醒來會這麼早的!

我見時間還早,所以賴床到七點多才起床,進入衛生間洗漱完畢後出來就穿上衣服,然後就走出房間,見父親的房門還關著,我頓時心中就一驚,因為每天早上我起床出來的時候,父親的房門都是開著的!今天怎麼會關著呢?

我心中邊在納悶,邊來到了餐廳,頓時心中又是驚了一驚,因為父親根本不在餐廳,廚房裡也沒有他的身影,而客廳,我從弄堂里出來的時候就看了一眼,父親沒有在客廳里,聯想起父親的房門還是關著的,那就說明他還在房間裡面!

我連忙進入廚房看了一看,才知道父親今早連早餐也沒有做!

父親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在醫院照顧我岳父累了,早上都睡過頭了?我心中邊在納悶的暗想著,邊來到父親的房間門口,然後對著房門喊道:「爸…爸…」

房門很快就開了,父親出現在房內,我見他的臉色有些不太好!而他見了我也是一聲不吭的從房門走了出來。

「爸,你要是累了今天就不用去醫院照顧我岳父了!」我穩噹噹以為父親在醫院呆了一整天,就是年輕人也會受不了的!更不要說父親這個年齡,又是個經常干農活的老農民呢?整天呆在醫院,怎麼會受得了呢?所以就連忙這些對他說。

「爸不累!哦,睡過頭了,早餐也來不及做了,咱們到外面隨便吃點吧!」父親淡淡的對我說。

「沒事,沒事,爸,那咱們就到外面吃點早餐吧!」可能見父親心情不好吧,所以我就連忙帶著討好的語氣對他說。

「那走吧!」父親邊說邊往外面的防盜門走去。

我連忙拿起公文包跟到了防盜門口,然後打開大門與父親一走了出去!

乘電梯來到地下車庫,我坐在駕駛座上,父親坐在後面!從家裡出來到現在坐在車上,我們倆父子一句話也沒有說。

我知道父親心情不好,所以也沒有找話跟他說。

當車開出地下車庫,來到小區外面的一個早餐店前面時,我就對父親說:「爸,咱們就在這個早餐店裡吃吧!」

「不了,你把我先送到醫院,我在醫院外面隨便吃點就可以了!」父親對我說。

「嗯,好吧!」我知道父親不想單獨與我在一起吃早餐,畢竟他見到我還是會感到很尷尬的!因為與小瑩在我的老家那麼多天做的事,我們父子倆都是心知肚明罷了!所以也就同意了!

到了醫院門口,我把車了下來,邊對父親說:「爸,今天又要辛苦你了!」

父親根本沒有回應我的話,打開車門就直接下了車,然後往醫院外面擺著小吃的攤位走去!

「唉…」我見了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同時我的心情也不好了!

坐在車上,我邊往公司的方向開去,腦子裡邊在想著,岳母與小瑩的心情不好我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畢竟她們娘倆是因為岳父的病情!但是父親的心情這樣的不好,我就有些不能理解了!到底是為啥事呢?

我懷著鬱悶的心情把車開到了公司里,然後就下車往公司的大門走去。

當我進入電梯,兩扇電梯門快合閉上的時候,周芬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電梯外面,帶著焦急的語氣對我說:「等一下…」

「待續」

第十五章苦口婆心

我知道她是趕電梯,所以連忙按了一下開電梯門的按鈕!

當周芬進入電梯時,見她嫻熟的俏臉上有些羞紅,而我看到她也還是有些尷尬的!

「嫂子,早!」我帶著尷尬之色對她打聲招呼。

「早!」周芬沒有正視我,只是把身體轉了過去說了一聲。

「嫂子,我…」

「在公司別說了!」我都剛開口,周芬就連忙阻止住我不讓我再說下去。因為她知道我會對她說什麼的!

「嗯!」我也明白她的意思,所以應了一聲。

接著,我們倆尷尬的站在電梯裡面,兩人的眼睛都看著顯示屏,巴不得早點到辦公的樓層!

這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昨晚我們倆剛剛在酒店約會,現在見面了怎麼會顯得這麼尷尬呢?可能也是因為我們平時太熟了的原因吧!所以才會顯得這麼的尷尬!

我突然拿出手機,給周芬發了條微信:嫂子,還疼嗎?

周芬的手機正好拿在手裡,聽到微信的提示音,就拿起來一看,見是我發給她的,就本能的轉臉看了我一眼,我連忙把臉側了過去,裝著沒有看見。

然後周芬又本能的點開手機一看,頓時她的整張嫻熟端莊的俏臉都通紅了起來!隨著就在手機上打字給我回條微信。

我點開手機一看:你要死啦,問這個做什麼?羞不羞人啊?都還沒找你算帳呢!

看了周芬給我發的這條信息後,我就抬頭看向她,見她側臉朝著我,但我還是能看見她側臉上的紅暈!頓時內心就莫名的一陣衝動!因為昨晚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與她做了半個小時,把她的蜜穴給搞得紅腫起來了!所以剛才我才會發那麼一條信息問她的!

正在這時,電梯就到了我們辦公的樓層了,當兩扇電梯門打開時,周芬就帶著羞澀之色連忙走了出去,然後就快步往她自己的會計辦公室走去。

我見了內心又是一陣莫名的衝動,然後就往我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進入辦公室,習慣性的坐在辦公桌前,隨手打開電腦主機,然後就拿出手機給小瑩發了一條微信:老婆,早上好!到單位了沒有?

很快,小瑩就回信息過來了:早上好,老公,我剛到單位,你呢?到公司了沒有?

我馬上回過去告訴小瑩說:我也剛到公司,對了,咱媽昨晚後來吃了沒有?

小瑩:沒呢,不過早上媽起來的特別早,還給我與甜甜做了早餐,然後我們一起吃了早餐,媽說要去醫院,所以我就與她一起先把甜甜送到幼兒園,我再把媽送到醫院的!

說起早餐,我才知道剛才在路上心情不怎麼好,居然忘記吃早餐了,不過我這麼一個大人,少吃一頓早餐也是無所謂的!

隨著我又給小瑩回去微信:老婆,媽想醫院也是很正常的,現在咱爸時日不多了,媽就是想去多多陪咱爸!

小瑩:嗯,我也是這樣想的,要不是我要上班,我也會去醫院多多陪我爸的//流淚。

我:老婆,你別難過,要不晚上咱們去醫院陪陪咱爸吧!

小瑩:好呀,那晚上咱們就一起去醫院吧!

我看了小瑩的這條信息,突然想起來就在微信里問小瑩:對了,老婆,我昨晚回家,見我爸好像心情不太好,一直都是悶悶不樂的樣子,而且早上起來也很晚,沒有給我做早餐,我不知道他到底怎麼樣?你有時間抽空問問他好嗎?

這次我發出去後,小瑩半天也沒有回過來,我以為她在忙呢,所以就又發了一條大微信過去:老婆,你要是忙咱們就先不聊了!

這次小瑩很快就回過來了:不是很忙!

我看了她的信息,就立馬回過去問她:那你怎麼不給我回信息呢?

小瑩:你叫我怎麼說呀?

其實小瑩當然知道父親為什麼會悶悶不樂的,那就是因為星期六的原因!所以她又不好意思跟我開口,並且我剛才對她說,晚上一起去醫院陪岳父的,所以小瑩就更加不好意思對我說了!

我:你就問問我爸,為什麼心情不好啊?

我真的又誤會小瑩的意思了,以為她不好意思問父親呢,而小瑩的意思是不好意思開口對我說星期六晚上去父親房間陪他睡覺的!

小瑩:行啦,不跟你聊了,傻乎乎的,真是笨死了!我要工作了!

我看了小瑩這條帶著不耐煩與有些責怪我的信息,我頓時就被她給整糊塗了!想發過去問她,但她都說要工作了,我也不便再打擾她工作!所以我也就沒有再給她發信息了!隨著就開始在電腦上工作…

再說小瑩,與我聊完天后,心情有些煩惱,因為我真的是太笨了,沒有明白她的意思。不過也好,現在岳父病危,那還有什麼心情陪父親睡覺呢,既便已經好幾天沒有與父親做那種事,感到體內的那股慾火積累的越來越強烈,但是一想起岳父的病情,體內的這股慾火就會被莫名的壓制住了!

快到了中午的時候,小瑩就收到了父親的一條信息:老婆,忙不忙?

現在父親已經習慣在信息中喊小瑩為老婆,而小瑩也已經有些習慣了,反正又沒有別人知道,每次與父親聊完天就會立馬把與他的聊天記錄刪除掉的,所以小瑩也是無所謂了!

看了父親的信息,小瑩就本能的回過去問他:有事麼?

父親很快就發了過來:有點事,你到底忙不忙?

小瑩:你說吧!

父親:今晚怎麼辦?

小瑩見父親直接問出這樣露骨的話,頓時她那精緻漂亮的白皙俏臉上馬上就紅了一下,然後咬了咬下唇後就只回兩個字的信息給父親:涼拌!

父親好像有些急了:難道俊凱就沒有說嗎?

小瑩又咬了咬下唇後就回了過去:沒有。

父親:那咱倆咋整啊?白天你上班,晚上俊凱又在家,到了星期六你又不來我房間陪我睡覺,再說我已經兩天沒有見到你了,真的好想你呢!

小瑩隨手就回了一條信息過去:晚上回家不就能看見我了嗎?

父親:啊,你晚上不陪你媽睡覺了?

很顯然,父親是非常驚喜的!

小瑩:還不一定呢,反正我晚上會回家吃飯的,你早點回家給我做晚飯吃!

父親:唉…

小瑩看了父親嘆氣的信息,也不知道是應該高興還是難過呢!然後就給父親發去最後一條信息:行啦,我要工作了!不聊了!

接著,父親就再也沒有發信息過來了!而小瑩也開始工作了!

到了晚上,我還是比小瑩早一些回到家裡,而父親也早已從醫院回到家裡在廚房裡做晚飯了,既便小瑩晚上不來他房間陪他睡覺,但是兩天沒看見小瑩了,今晚終於能看到她了,所以心裡也還是挻高興的!再說小瑩還在信息中囑咐他今晚要做晚飯給她吃,他能不早點回家做晚飯嗎?

「爸,我回來了!」我邊站在玄關口換鞋子,邊對廚房裡的父親說。

「嗯。」父親在廚房裡應了一聲,也沒有說第二個字!

「哇,爸,今晚的菜這麼豐富啊?」我進入餐廳,見餐桌上已經擺上了幾個菜,頓時就脫口喊叫著說。

「嗯。」父親又淡淡的應付了我一聲。

這時我看著餐桌上的菜,才知道這些菜都是小瑩平時最喜歡吃的菜,原來這麼豐富的菜父親都是給小瑩做的!頓時我就從心中湧出來一股醋意!父親還是疼他的兒媳婦,而一點也不疼我這個親生兒子!

轉念一想,父親代替我這麼疼小瑩,也是一件好事,小瑩長得這麼漂亮而且又那麼的有氣質,願意屈身嫁給我這個來自農村出身的大學生,我不能好好照顧她,現在由父親代我照顧她,也算是不太讓她受委屈了!

可我見父親的心情還不是特別的好,對我還是有點冷淡,也不知道是見到我尷尬還是在醫院照顧岳父心中有些不舒服而引起的,我就不知道了!

「爸,這些菜好像都是小瑩平時最喜歡吃的菜,呵呵!」我還是笑著問父親。

「這…呃,小瑩前幾天在我們老家也沒吃什麼,所以爸就做幾個好喜歡吃的菜…」父親帶著尷尬之色對我解釋著說。

「也是,也是,咱們老家也沒有什麼吃的,爸,你辛苦了!」我含笑著對父親說。

「那有什麼辛苦,不就做幾個菜嗎?」父親邊說著,邊在廚房忙碌著。

「爸,說真的,你每天在醫院照顧我岳父真的很辛苦,回家還要做菜給我們吃,我實在都過意不去了!」我帶著誠懇的語氣對父親說。

「沒事,爸閒著也是閒著…」父親嘴巴上這麼對我說,但是心中卻在責怪著我:你如果真的過意不去,那應該讓小瑩晚上到我的房間陪我睡覺啊,嘴巴上說說有個屁用呢!

父親心裡雖然在抱怨著我,但他又怎麼會說出來呢?

「嗯。」我隨口應了一聲,然後就去客廳了。

大概七八分鐘後,小瑩就回來了!見到餐桌上的菜,頓時就高興的對正在廚房裡的父親說:「哇,爸,今晚的菜都是我喜歡吃的!」

父親聽到小瑩的聲音,連忙轉過身體,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小瑩看!

小瑩頓時就被父親看的都不好意思了,本能的轉臉看向客廳,還好,見我坐在沙發上正拿著手機埋頭在看!然後就轉身瞪了父親一眼,意思叫他注意形象,你兒子還在呢!

父親被小瑩瞪的連忙轉過身來,又開始忙碌著…

小瑩就往弄堂走去,肯定是進入房間上衛生間了,這也是她的習慣了。

我見小瑩進入弄堂,就連忙從沙頭上站起來跟了進去。

當小瑩進入房間時,我也跟著進入房間,隨手就把房門給關上了!

「啊呀,老公,你幹嘛呢?」小瑩一見,連忙轉身問我。

「老婆,跟你說個事!」我對小瑩說。

「啥事呀?這麼神神秘秘的?」

「老婆,你問爸了沒有,他為什麼心情不好?」我壓低聲音對小瑩說。

「這還用問嗎?」小瑩隨口而出的說了出來。

「啥?那你是知道了?」我頓時就帶著驚訝之色問她。

「這…」小瑩才知道剛才隨口說了出來,居然說漏嘴了,頓時就不知道該怎麼對我說了。

「老婆,你既然知道,那就快點告訴我啊!」我帶著急切的語氣說。

「你…你叫我怎麼說啊?」小瑩見我這急切的樣子,她也焦急了。

「怎麼不好說啊?」我又急切的問她。

「你…你想想,今天是星期幾啊?」小瑩也算是豁出去了。

「星期六啊!」我隨口說了出來。

「這不就是了嗎?」小瑩白了我一眼說。

「啊,原來是這樣啊!」我頓時恍然大悟,邊拍了拍自已的腦袋,邊如夢初醒似的說了出來。

「你啊,現在才明白?」小瑩俏臉一紅,就帶著羞澀之色白了我一眼說。

「老婆,我真的把這事給忘記了,難怪我爸這兩天總是悶悶不樂的樣子!原因是為這事啊?呵呵…」我說著就笑了起來!

小瑩被我笑的就更加不好意思了,頓時就帶著羞澀之色白了我一眼說:「你以為呢?」

「老婆,那晚上你就到我爸的房間裡睡覺吧!」我嘴上這麼說,但是內心的醋意就莫名的涌了出來。

「不了!」小瑩也挻聰明的,居然拒絕了。

「為什麼啊?」我帶著驚訝之色看著小瑩問她。

「我們剛從你老家回來,而我卻只陪你睡一晚,陪我媽睡了兩晚,如果晚上再去陪你爸,那你怎麼辦?再說我爸得了那種病,我現在那有心情啊?」小瑩說的也是有道有理的。

「這…」我聽了頓時就猶豫了,小瑩說的沒錯,我是她的老公,卻只陪了我一晚,晚上要去陪父親,她內心當然是過意不去的!再說岳父的病情也讓她沒有興趣了!

「行啦,下次再說吧,晚上咱倆還要去醫院陪我老爸呢!」其實小瑩的內心也是非常矛盾的,一邊想陪父親,畢竟體內積累的那股強烈的慾火是要放釋出去的!另一邊又不想陪父親,畢竟我是她的老公,自己在老家已經陪了父親那麼多天了,回來又要陪他,實在是過意不去的!再加上岳父命在旦夕,她那還有什麼心思與父親尋歡作樂呢?還有要是晚上真的去父親房間睡覺,那我會怎麼樣看她的呢!所以也就下定決心,晚上不想去父親房間陪他了!

「這…」我聽了小瑩的話,又猶豫了起來,畢竟剛才的話還是令我感到很興奮的,同時也令我想起了監控,小瑩與父親在老家單獨呆了那麼多天,他們倆的情感會不會比之前有所改變,我想經過監控看看他們和以前是不是有些不一樣了?再說我也好久沒有看他們倆的現場監控畫面了!所以今晚我當然是想看的,那肯定會令我感非常刺激與興奮的!畢竟這種刺激的感覺好多天沒有過了!

「這這什麼呀?再說我晚上還要去陪我媽睡覺的!」小瑩見我在猶豫不決中,又白了我一眼說!既便回來後只陪了我一次睡覺,但畢竟陪自己的媽媽睡覺總比陪父親睡覺有面子,而且也說的過去!想我也不會計較只陪我睡一次的!

「老婆,那這樣行吧,吃完晚飯,你就與爸在他房間裡做一次,然後咱們再去醫院,好嗎?」我考慮再三,就帶著興奮的語氣壓低聲音對小瑩說。

「唰」的一下,小瑩整張俏臉頓時就通紅起來,然後邊伸手輕輕掐了我的胳膊一下,邊無限羞澀的埋怨著我:「你要死啦,瞎說什麼呢?」

「老婆,我真的沒有瞎說呢,以前每個星期六你不都是去爸房間陪他睡覺的嗎?這怎麼又變成我是瞎說了呢?」我非常認真的對小瑩說。

「這能一樣嗎?」小瑩俏臉通紅的說了一句。

「為什麼不一樣呢?」我連忙問她。

「那是我們約定好的,而且是陪一夜!現在慌慌張張的與你爸在他房間裡做,而你又在外面等我做完後一起去醫院,這叫我怎麼好意思呢?」小瑩帶著羞澀之色低聲對我說。

「啊呀,這樣不是更刺激嗎?再說我讓你陪父親,不就是為了我的綠妻癮嗎?你就別不好意思了!」我聽了小瑩的話,就更加的感到刺激了,所以也就更加苦口婆心的卻說著小瑩。

「老公,既使我願意,你爸會願意嗎?」小瑩居然被我說的有些動心了!

「他不是正為此事感到悶悶不樂嗎?怎麼會不願意呢?高興還來不極呢?」我連忙對她說。

「啊呀,這個是不一樣的嘛,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對你說了!」小瑩頓時就皺著眉頭對我。

「怎麼不一樣啊?」我又連忙追問她。

「怎麼說呢?就是這樣慌裡慌張的,你爸會感到很愧疚的,也會感到特別的尷尬…」小瑩想像著對我說。

「老婆,那你去試一下我爸,他要是答應了最好,要是像你說的那樣,那就算了,怎麼樣?」我還是不死心的對小瑩說。

第十六章父親生氣

「這…這恐怕不行呀…你爸肯定會不同意的…」小瑩在猶豫不決中。

「啊呀,你不去試一下怎麼知道啊?」我帶著急切的語氣的她說。

「怎麼試啊?」小瑩問。確實,現在我都在家裡,她又怎麼好意思去問父親呢?

「老婆,這樣,咱們在吃飯的時候,你就問我爸,看我爸怎麼說?」我頓時就想出了損招,想小瑩當著我的面問父親,這樣我會更加感到刺激的!

「你瘋了吧你,這樣當著你的面問你爸,不要說你爸會尷尬的,我也是說不出來的!」小瑩聽了我損主意,頓時又被羞澀的玉面通紅起來,邊又伸手掐了我的胳膊一下,邊帶著驚訝與羞澀之色白了我一眼說。

「你們就當我不在嘛,也像你們在我的老家的一樣,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我越說越感到興奮起來。

「啊呀,不行,不行,當著你的面我真的不好意思說出來啊!」小瑩連忙拒絕道。

「老婆,就讓你當著我的面對我爸說幾句話而已,你就這麼不好意思了,要是以後讓你當著我的面與我爸親熱,那你豈不是更加不好意思了?」我帶著點不高興的語氣對小瑩說。

「你…你以後還要我當著你的面與你爸親熱?」小瑩聽了頓時就透露出異常驚訝的表情看著我說。

「是啊,那樣我才會感到特別刺激的,老婆,對不起,你也別說我變態,我也是沒有辦法的啊,誰叫我有那種綠妻心理呢…我…我也不想你與我爸那樣的啊,可是你不理解有這種心理的人,內心是多麼的痛苦啊,一邊捨不得自己的老婆,另一邊又非常渴望自己的老婆與的男人…我…我實在也是沒有辦法啊…所以我求你好嗎?咱們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了,你就讓我滿足一下真正的綠妻癮吧…我…我真的很想呢…我…」說到最後,我難過的都想哭出來了。

「行了,老公,我…我答應你就是了…」聽了我的心理話,又見我難受的樣子,心地善良的小瑩也是於心不忍,居然答應了。

「老婆,你真的答應了!」我見小瑩終於被我的心裡話所打動,我頓時激動的就拉住她的兩隻蔥嫩縴手高興的對她說。

「你都一把鼻涕一把淚了,我能不答應嗎?」小瑩白了我一眼說。

不過小瑩為什麼會答應我的,也完全不是想讓我過足綠妻癮,而另外也有私心的!畢竟與父親在老家肆無忌憚習慣了,現在回到俊凱的身邊,與父親都要收斂一點了,但她就怕父親收斂不了,而自己有時也會忍不住的!既然現在我這樣對自己說,所以還不如答應我,萬一以後在家裡不收斂讓我看到了,而我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只要大家心知肚明就可以了!再一個就是當著我的面與父親做出一些親熱的事,當然會感到特別刺激的!所以就答應我了!

「但我先對你說好了,你也不要高興的太早了!要是你爸拒絕了,我也沒辦法的!」小瑩紅著臉,咬了咬下唇後對我說。

「老婆,你放心,要是我爸拒絕了,我也認了!」我這也是在賭,畢竟我與小瑩好說話,而父親還是與我隔著一層紙的,我知道父親到現在他的內心還是對我很愧疚的,見到我也很尷尬,要是把他的愧疚與尷尬完全打消掉,那我的綠妻癮也就會越來越過足了!所以說我也在賭,要是呆會父親同意了,我也就賭贏了!要是他不答應,那我就會感到賠了夫人又折兵!我之所以讓小瑩與父親發生關係,不就是想過足我的綠妻癮嗎?如果他們連當著我的面親熱一些都做不出來,那還怎麼過足我的綠妻癮呢?

「這可是你說的!不過…」小瑩說著就帶了尾巴。

「不過什麼?」緊要關頭小瑩居然帶尾巴,我頓時連忙就問她。

「要是你爸拒絕了,我的臉往那擱啊?你說!」小瑩頓時就瞪著我說。

「這…」我也頓時被她問的都不知所措了。

「你說呀!」小瑩越來越理直氣壯了,兇巴巴的瞪著我。

「老婆,你別這樣兇巴巴的嘛,我想我爸會答應的!」我連忙對他說,但是我說話真的連一點底氣都沒有。

「我是說如果你爸不答應?我的臉往那擱?你說!」小瑩更加理直氣壯的責問我。

「那…那我就向道歉唄!嘻嘻…」我嬉皮笑臉的說。

「行了吧你,誰想讓你道歉啊,要不是看在你那種變態心理的份上,我才不會答…」當小瑩的話都沒有說完,就聽見身後傳來「篤篤篤」有人敲門的聲音,小瑩馬上停止住說話,和我同時看向房門。

「你們該出來吃飯了!」隨著,父親的聲音就從門外傳了進來!

「知道了,爸,我們馬上出去!」我連忙對著房間喊道。

「老公,你先出去吧,我還沒上廁所呢!」小瑩說著就轉身進入了衛生間,然後只聽見「啪」的一聲,衛生間的門被她關上了!

我打開房門,父親已經不在房門外了,我就來到餐廳里,見餐桌上擺著小瑩都喜歡吃的豐富菜,而且父親已經盛好了三碗白米飯,分別放在我們三個人平時坐的餐桌前,父親的這種服務令我有一種在飯店的感覺。

「爸,服務這麼周全啊,呵呵!」可能是呆會小瑩第一次要當著我的面對父親說,我莫名的有些想討好父親,希望他能答應,我能賭贏!所以就笑著跟父親開玩笑的說!目的就是想讓父親心情放鬆一些。

「那有啊,對了,夢瑩呢?怎麼不出來吃飯啊?」父親說著就問我。

「她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每天一下班回到家,就要上廁所的!呵呵…」我邊坐了下來,笑著對父親說。

父親聽了臉上頓時就透露出尷尬之色。

「爸,吃吧!」我坐下後就對父親說。

「夢…夢瑩都沒出來呢…」父親並沒有坐下來,而是邊看著弄堂的方向,邊帶著吞吐的語氣對我說。

我知道父親會等小瑩的,不過父親這種體現也令我感到了小興奮,好像小瑩是他的老婆似的!對於有綠妻心理的我來說,也並不算什麼!

「嗯,你晚上做的菜都是小瑩喜歡吃的,應該要等她的!呵呵…」我笑著對父親說。

父親聽了又透露出尷尬之色。

我說話都故意帶著笑了,而父親這麼的尷尬,我頓時整顆心都懸了起來,這樣下去恐怕呆會小瑩對父親說的話會沒戲。

「你們等我幹嘛?先吃啊!」正在這時,小瑩就從弄堂里走了出來,見我與父親都沒有動筷子,而父親還站在餐桌傍,就含笑著對我們說。

「小瑩,晚上爸做的菜都是你平時最喜歡吃的,你才是主角呢,我能不等你嗎?呵呵…」我開玩笑的對小瑩說,目的也想把氣氛搞上去。

「呀,爸,你對我這麼好啊,做這麼多我最喜歡的菜給我吃!咯咯…」小瑩居然嬌笑著對父親說出這樣的話,我也是第一次見小瑩當著我的面對父親這麼說,頓時就莫名的有些興奮起來。

「這…這個…」父親聽了小瑩的話,邊偷偷的看了看我,邊老臉一紅,尷尬的都說不出話來了!

完了,會沒戲!我見小瑩只這麼說,父親就這樣尷尬了,那呆會怎麼辦?

「爸,別不好意思,對我好就是對我好,我心裡明白的!咯咯…」小瑩又嬌笑大大方方的對父親說。

「吃…吃飯吧…」父親好像沒什麼話要說,只能邊尷尬的這樣說,邊坐了下來!

「吃吧!」小瑩也邊說了一句邊坐在了她自己的位置上。

「小瑩,你今晚要多吃一些,這些都是爸特意為你做的,說你在老家沒什麼菜可吃,所以呢,你要謝謝爸呢,呵呵!」我笑著對小瑩說。

「爸,謝謝你啊!」小瑩聽了連忙笑著對父親說。

「不用,不用,平時不就也是這麼做的嗎?你們兩口子晚上到底是怎麼了?這麼捧著爸,是不是有事求於爸啊?」此時的父親總算是看出一些門道來了,這小倆口晚上肯定有問題,莫不是想我連晚上也在醫院照顧我那老弟吧!要不怎麼會這麼一直捧著我說呢?所以就再也忍不住的說了出來。

我與小瑩聽了先是愣了愣,然後就互相對視著,隨著我們就同時笑出了聲:「呵呵,咯咯…」

「你們這是幹嘛呀?」父親見了就更加的懵了,帶著驚訝之色問我們。

「爸,那有什麼事求你啊,我們是見你在醫院照顧我岳父這麼辛苦,所以想對你好一些呢,呵呵…」我笑著對父親說。

「是啊,是啊,爸,我爸以後在醫院還要靠你陪伴照顧呢…」小瑩也連忙對父親說。

父親聽了並沒有高興,反而還非常的生氣,頓時臉色也越來越難看了!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因為父親越想越生氣,既然你們都說我辛苦,那今天是星期六了,你們怎麼連半個字也不提呢?那有像你們這樣做兒女啊?

「爸,你怎麼了?」我發現父親的臉色有些不對,所以就連忙問他。

「都被你們給氣死了,不吃了!」父親擺著臉色邊生生氣氣的說,邊把筷子狠狠的拍在了餐桌上,然後就起身離開了餐桌,往弄堂方向走去了!

啊,我與小瑩見了頓時就傻眼了!然後我們倆互相對望著。

父親突然發這麼大的脾氣這是我與小瑩都是意料不到的事!頓時我們倆都不知所措了。

「爸為什麼會這麼大的脾氣啊?」半天后,我才看著小瑩問她。

「你還不明白啊?真是個大傻子!」小瑩愣了半天后,才知道父親為什麼會發這麼大的脾氣,正好見我問她,所以就瞪了我一眼說。

「什麼呀,什麼我不明白啊?」我被小瑩的話說的都莫名其妙了!

「星期六啊,笨!」小瑩又白了我一眼說。

「哦…」我聽了才恍然大悟,然後連忙對小瑩說:「那你還不快點去找爸說一下啊?」

「我不用吃飯啊?你爸也真是的,居然發了這麼大的脾氣,像誰欠他似的!」小瑩說著就嘮叨了兩句。

「欠他星期六唄,呵呵!」現在已經知道了父親為什麼發這麼大的脾氣,我頓時心情也變的好些了,居然開玩笑的對小瑩說。

「我這輩子做了一件大錯特錯的事!」小瑩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你做錯什麼了?」我連忙問她。

「就是嫁給你這個變態的人啊!」小瑩邊白了我一眼,邊沒好氣的對我說。

「嘿嘿…」我聽了尷尬的笑了笑!

「行了,等我吃完飯了,就去爸房間找他聊一下!你也快吃吧!」小瑩說著就開始吃了起來。

我聽了頓時就心中大喜,但還是感到有些遺憾,本來已經計劃好讓小瑩當著我的面對父親說的,看來現在已經是泡湯了!

「老婆,這事就拜託你了!你也要儘量讓我爸開心一點,要不爸一生氣,明天不去醫院了,這不是要麻煩了嗎?是不是啊?」我居然帶著威脅的語氣對小瑩說。

「不去就不去!」小瑩帶著氣話說了一句。

「醫生不是說了嗎?儘量讓你爸心情每天要好一些,所以心態好比藥物還重要,沒準心態一好,咱爸還能活個十幾年也不一定呢?」我對小瑩說。

「真的?」小瑩聽了頓時就帶著高興之色問我!本身她是個女博士,病人如果心態好,比用藥物效果都要好上幾倍的道理她還是懂的!再加上她心中一直希望岳父能活得長久一些,所以就高興的問我。

「真的啊!難道你沒有聽說過嗎?」我非常認真的對小瑩說。

「嗯,我當然知道啊!」小瑩說。

「所以我爸還是最關鍵的!你怎麼說我爸不去醫院就不去呢?」我連忙對她說。

「我…我剛才說的不是氣話嘛!」小瑩帶著不好意思的語氣對我說。

「好啦,吃飯吧,吃好了你趕緊去爸房間對他說一下,他現在正在生氣呢!」我對她說。

「嗯。」小瑩應了一聲後就開始吃了起來,這可能也是為了父親能每天去醫院令她的老爸心態變好的原因吧!

我見小瑩開始認真的吃飯了,所以也沒有再打擾她,但是我的內心還是非常期待的,讓小瑩與父親在我在家裡的情況下,慌裡慌張的在父親房間裡做一次,我還是感到特別的刺激與興奮!再加上我還能看監控,所以就巴不得小瑩快點吃好呢!

在沒有我的打擾下,小瑩很快就吃完了飯!然後帶著羞澀之色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本能的看了我一眼。

我連忙對她點了點頭鼓勵她!

小瑩俏臉一紅,就轉身往弄堂走去…

當小瑩那高挑曼妙的身影一消失在弄堂里,我就連忙拿出手機,然後以最快的速度點開安裝在手機上的監控,然後又點父親的房間,我瞬時心跳也莫名的加速了!

只見手機上監控的畫面中,父親穿著衣服昂躺床上,兩條腿掛在床下,鞋子都沒有脫掉,又見他兩隻眼睛直視天花板,而且還時不時的嘆了一口氣。

我見父親這個樣子,真的感到有些心疼,巴不得小瑩快點進入房間對父親說一下!讓他快點高興起來。

正在這時,我就聽見了敲門的聲音,這聲音是從弄堂里傳過來的,因為小瑩沒有進入父親的房間,我是不敢開手機聲音的!怕被小瑩聽見。

監控畫面中的父親一聽有人敲門,頓時就看向房門,他可能以為是我在敲門的原因吧,所以就淡淡的問了一句:「什麼事?」

「爸,是我呢…」門外傳來小瑩的聲音。

父親一聽到小瑩的聲音,一下子就從床上坐了起來,然後連忙來到房門邊。

但我見到父親來到房門邊的時候,突然又停住不動了!然後開口問道:「有什麼事嗎?」

「爸,你先把門開了讓我進入慢慢對你說吧!」小瑩的聲音又從門外傳了過來。

「到底什麼事?」父親還是不肯開門。

「你先把門開了吧!」小瑩說道。

父親聽了站在門邊猶豫了一會兒後,才伸手開了房門!見小瑩那高挑曼妙的身體站在門外,頓時他老臉上的表情也是非常複雜的,有驚喜,有疑惑,還有些興奮!

小瑩見父親滿臉複雜的盯著她看,頓時被看的俏臉也紅了起來,然後就走進了房門,隨手把門給關上,但並沒有把門給倒鎖上。

「俊凱呢!」沒想到父親問的第一句話居然是我!但我當然知道他心裏面還是有些怕我的!

「在外面呢!」小瑩隨口說了一句。

父親聽了頓時就退回房間兩步,身體離開小瑩有一多米多遠,本來小瑩進入房門,他們身體雖然沒有貼著,但是挨的還是比較近的!

「爸,你這樣怕俊凱幹嘛?」小瑩看出父親害怕的樣子,就邊問他邊往前走…

而父親見了又連忙往後退,邊帶著害怕之色對小瑩說:「你…你先別過來…」

「待續」

第十七章父親害怕

「爸,你怎麼了?我問你呢,你為什麼這樣怕俊凱呢?」小瑩邊停止住,邊問父親。

「你不是說俊凱就在外面嗎?我當然會害怕的!」父親對小瑩說。

我見父親這麼說,心情也是非常複雜的,一邊是高興,因為父親這麼怕我,我還是能管制住他的!另一邊是擔憂,因為他這樣怕我,以後怎麼與小瑩當著我的面做出一些親熱的事情呢?

「爸,其實你不用這麼怕俊凱的啊!」小瑩對父親說。

「俊凱都不讓你星期六晚上陪我了,說明他不想你再與我在一起了,你難道沒有感覺出來嗎?」父親反問小瑩。

「咯咯…」小瑩聽了突然忍不住的「撲哧」一聲嬌笑了出來。

「你…」父親見了就滿臉疑惑的看著小瑩。

「爸,你錯了,不是俊凱不讓我星期六的晚上陪你,而是他忘記這事了,再加上我與俊凱是夫妻,我們剛從老家來,你總得讓我先陪陪俊凱吧,可是這幾天我媽的心情又不好,我又去陪我媽睡覺了,這樣我們回來三天,我只陪俊凱一晚,你就急成這個樣子了,你要知道我到底是誰的老婆?」小瑩解釋著對父親說。

父親聽了小瑩的話,先是愣了一愣,然後臉上就透露出驚喜之色。

而我聽了小瑩的話感到都是說的特別好,就只有最一句問父親我到底是誰的老婆,這讓感到有些小吃醋,但是刺激還是比吃更醋強烈一些!

「原…原來是這樣啊…」父親帶著慚愧之色對小瑩說。

「你以為呢?」小瑩帶著沒好氣的語氣白了父親一眼說。

「夢瑩,你說的都是真的嗎?真是俊凱忘記星期六了?」父親還是想再次確定一下。

「騙你幹嘛呢?要不俊凱對你不會有說有笑嗎?你這也不想想啊!真笨!」小瑩又白了父親一眼說。

當我見小瑩帶著嬌嗔之氣說父親真笨時,我內心又是醋意又感到特別的興奮!

「那…那你今晚要睡在我的房間嗎?」父親聽了小瑩的話,臉上頓時就透露出驚喜之色,然後帶著膽怯的語氣問小瑩,

「晚上我與俊凱還要去醫院陪一下我爸的!」小瑩也是實話實說。

父親聽了臉上的驚喜之色頓時就消失不見了,然後就帶著淡淡的語氣問小瑩:「那你還進我的房間幹嘛呢?」

「爸,我知道你為什麼會突然生氣的!」小瑩並沒有直接回應父親的話,而且這麼對他說。

「為什麼呢?」父親本能問我。

「還不是你想我啊,是不是啊?」小瑩這時俏臉一紅,帶著羞澀之色低聲說。

「我…我是很想你的啊,再說俊凱又一直不提星期六的事,我當然會生氣了!」父親也是實話實說。

我越看越興奮起來,什麼你想我啊,我想你的!這讓我又是醋意又是感到特別的刺激!

「所以你現在不用再生氣了,先出去把飯吃了,然後我就依你一次,我們做好了,我再與俊凱一起去醫院…」小瑩越說聲音越低,到最後只能讓父親一個人聽見了,幸好攝像頭就在小瑩的頭頂,我還是聽得清清楚楚的!

「可…」

「可什麼啊?」小瑩連忙問道。

「可俊凱也在家裡呢?我…我做不出來啊…」父親還是有些擔憂的對小瑩說!

「你為什麼做不出來啊?你不是很想我星期六晚上陪你嗎?你怎麼就做的出來呢?」小瑩直言不諱的問父親!

「我…我…這是完全不是一個概念的,你要是整個晚上陪我,我當然會做得出來的,但是現在俊凱在外面等我們,我們在裡面做,這…這也太那個了吧!」我父親還是有想法的對小瑩說。

小瑩聽了想想也是,之前在房間門口,我對她提出來時,她也是有父親這種心理,所以也是很理解父親此時的心理!

「爸,你就當俊凱不在外面,你不是說很想我嗎?為什麼又這樣前怕狼後怕虎的,你還是不是個男人啊?」小瑩居然用激將法了。

「什麼?我不是個男人?」父親聽了小瑩最後的話,頓時就瞪大眼珠子問小瑩。

「你是個男人嗎?男人那有像你這樣子的?」小瑩還是帶著激將的語氣對父親說。

我在監控畫面中見小瑩這樣激將父親,都只差給她豎起大拇指了!

「我是不是男人你心裡最清楚了!那個每次舒服的都對我說受不了了!」父親可能也是被小瑩的話給急的居然隨口說了出來。

啊,小瑩聽了頓時就羞澀的滿臉通紅起來,然後惱羞成怒的盯著父親說:「你…你瞎說些什麼呢?不怕外面的俊凱聽到嗎?」

我見父親這麼說,又見小瑩羞澀的模樣與她說的話,頓時就被刺激的褲襠裡面的男根就一下子豎立了起來。因為從小瑩的表情與說的話中,我當然知道她是承認了父親說的話!原來她每次被父親操的都會舒服的受不了!我想想就感到異常的興奮。

見小瑩提起我,頓時就縮了縮脖子,本能的轉臉看向房門,看來父親對我還是很顧忌的!

「還不快點出去把飯吃了?」見父親有些緊張的樣子,小瑩就以氣勢壓人之色對父親說了一句。

父親也不知道為什麼,聽了小瑩的話,居然乖乖的往門口走去,然後伸手開了房門,走出了房間。

我見了連忙關了手機上的監控,然後又連忙把手開揣在褲兜里!再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往客廳走去。

當走到弄堂口時,正好父親從裡面走了出來,與我碰了個正著。

「爸…」我本能的喊了一聲。

而父親見到我,先是愣了愣,然後老臉上馬上透露出尷尬之色,張口帶著吞吐的語氣對我說:「剛…剛才爸發了脾氣,你…你別放在心上…」

「哦,爸,沒事,沒事,你都沒吃幾口,現在快去吃飯吧!」我連忙對他說。

「嗯!」父親邊尷尬的應了一聲,邊低著頭連忙往餐廳走去。

我見父親尷尬的模樣,又想小瑩用激將法說通了他,呆會他們就會在父親的房間裡面做那種事,頓時就莫名的興奮了起來…

正想去客廳時,我就見弄堂裡面的小瑩從父親房間裡出來,然後帶著羞澀之色進入了我與她的主臥室。我連忙改變了想去客廳里的想法,然後進入弄堂,再進入了我與小瑩的房間!

見小瑩坐在床沿上,俏臉上有些紅暈,我就快步來到床前,既便已經知道小瑩說通了父親,但是畢竟小瑩不知道我偷偷裝了監控,所以我還是帶著急切的模樣問她:「老婆,怎麼樣?爸同意了嗎?」

「他不是去吃飯了嗎?還用問嗎?」小瑩低著臉,不敢直視我,這可能也是難為情的原因吧!然後帶著羞澀之色低聲反問我。

我聽了頓時裝出驚喜的樣子連忙問她:「那爸是同意了?」

「你說呢?」小瑩又反問了一句。

「呵呵,肯定同意了,要不爸也不會再接著吃飯的!」我高興的說道。

「瞧把你給高興的,老婆馬上要與…」接下來的話小瑩也羞於啟齒了。

「啊呀,那種心理嘛,沒辦法啊,呵呵…」我又笑呵呵的說。

「先說好了,呆會你可不許偷看!」小瑩咬了咬下唇後就帶著異常羞澀的語氣低聲對我說。

「咋會呢?哦,你們難道想開著房門啊?」我說著突然想起來問她。

「你…你越來越不像話了,還想開著門?想的到挻美的,告訴你,門都沒有!」小瑩抬頭白了我一眼說。

「呵呵,所以嘛,我想偷看也沒有門啊!」我帶著興奮之色笑著對小瑩說。

「那也不許你偷聽!」坐在床沿上的小瑩聽了我的話後,就羞澀的咬了咬下唇對我說。

「這個嘛,怎麼說呢,我要是告訴你我不會的,你也是不相信的!但是我還是向你保證,我絕對是不會的!」我對小瑩說。

小瑩聽了我的話,也不吱聲了,因為我說的也是有道理的!所以就低著臉好像在想著什麼?突然,她昂起臉來緊緊的盯著我看…

我都被她看的不好意思起來了,再後被她看的連汗毛也堅起來了!終於忍不住的問她:「老婆,你幹嘛這樣盯著我看啊?怪嚇人的!我怕…」

「沒做虧心事,那怕鬼敲門,你怕什麼?」小瑩終於開口說話了。

「你這樣盯著我看,我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能不怕嗎?再說那有做什麼虧心事?」我帶著緊張之色對小瑩說。

「我總感覺你有些怪怪的…」小瑩邊看著我,邊滿臉疑惑的慢慢說了出來。

「我那有怪怪的啊?你瞎說什麼呢?」我聽了內心頓時嚇了一大跳,但表情還是裝著很平靜的對她說。

說完後我內心在想著,莫非我與周芬的事被小瑩知道了?這也不可能啊,她絕對是不知道的!那…那是我在家裡偷偷安裝的監控被她知道了?

想到這裡,我頓時就嚇出一身冷汗,要監控的事真被她知道了,那就麻煩了!

正在這時,小瑩就對我說:「還沒?你想方設法的讓我與父親在你在家時做那種事,你肯定有什麼陰謀的!」

「啊呀,老婆,我不是想滿足一下我的綠妻癮嘛,呵呵…」見小瑩這麼說,才知道她什麼也沒有知道!我頓時緊張的心情就放鬆了,然後笑著對他說。

「但願如此吧!」小瑩說了一句。

「老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有那種心理,別的什麼也沒有啊!」我又連忙對她解釋著說。

「行啦,呆會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呆會房間裡,完事後我再與你一起去醫院!」小瑩帶著羞澀之色對我說。

「老婆,我在客廳應該沒事吧?」我問她。

「隨你!」小瑩說了一句這從床沿上起身站了起來,然後往房門口走去!

當她來到房門口正準備開門時,突然就停了下來,然後轉身對我說:「現在不許走出房間!」

「那我幾時可以出房間啊?」我連忙問她,畢竟在客廳里與在房間裡有些不一樣,我當然認為在客廳里會比以刺激一些,因為我坐在客廳里的沙頭上,而小瑩與父親在房間裡面做那我種事,我會感到特別興奮的。

「等我們進了房間以後!」小瑩帶著羞澀之色對我說。

「我怎麼知道你們進房間了?」我又連忙問小瑩。

「你笨啊,爸的房間門與我們的房門挨在一起,我們進入房間你不會聽關門聲啊?」小瑩帶著沒好氣的語氣對我說。

「知道了,知道了,呵呵…」我又連忙笑著應道。

小瑩聽了才放心的打開房門走了出去,然後還隨手把房門給關上。

當房門被關上時,我頓時就再也控制不住的興奮了起來,因為小瑩囑咐我,他們沒進入房間前不許我出去,說明她在外面會與父親…

我想到這裡,頓時興奮的全身都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了一下!隨著就連忙從褲子口袋裡掏出手機,然後點開手機上的監控,我自己此時小瑩已經走出了弄堂,所以就直接點開餐廳里的監控畫面,因為父親此時正坐餐廳里吃飯!小瑩肯定會去餐廳找父親的。

頓時監控就顯示出整個餐廳的畫面,只見父親坐在餐桌前正大口大口的吃著飯,而小瑩也正從弄堂里走了出來。

父親一見小瑩出來了,頓時就本能的抬頭看著小瑩,臉上的表情很複雜。

「幹嘛這樣看著我?」小瑩邊往餐廳走去,邊看著父親問了一句。可能小瑩也是看見父親臉上複雜的表情才會這麼問他的。

「呆…呆會真的要做嗎?」父親突然壓低聲音問小瑩。他這也是可能怕被我聽見,所以才會壓低聲音的。

「那還能有假啊?」說著小瑩就到餐桌前,然後坐在父親邊上的椅子上。

「俊…俊凱呢?」父親見小瑩坐在他身邊的位置上,頓時就有些緊張起來,邊看了看弄堂方向,邊帶著膽怯的語氣問小瑩。

「在房間呢,你放心,他不會出來的!」小瑩看著父親說。但她根本不知道此時我正在房間裡拿著手機在餐廳里的監控畫面!

「嗯,我有什麼不放心的!」聽了小瑩的話,父親才放心下來,但嘴巴上還是很硬的對小瑩說。

「爸,你要注意一下言語了!」小瑩說。

「什麼意思?難道我有說錯話嗎?」父親根本聽不懂小瑩說的話。

「你對我要說爸,而不是我我的,我之前囑咐過你的,你難道忘了?」小瑩像一個老師教訓學生似的對父親說。

「我怎麼能忘記呢?現在俊凱又沒在!不過當著俊凱的面,我自然會改口的!呵呵!」父親笑著對小瑩說。

我聽到這裡,總感到有些不對勁,突然腦門一開,一下子想起來了,他們倆在我不在時,父親與小瑩說話不說他是爸的,而是我!這說明只有他們倆人時,父親不是把他自己當成是小瑩的爸了,那麼輩分也沒有分上下了!或者說是同輩了?

啊,我想到這裡,頓時就驚了一下,他們倆發展的倒真快啊,都成同輩了?這事小瑩怎麼沒有跟我提起呢?不過我轉念一想,我也沒有問她,她又怎麼會對我說呢?再說我也對她說過,讓她有自己的隱私空間。

但是從他們倆的話語中可以聽得出來,他們事先是商量過的,看來小瑩還是有些與父親的事想隱瞞著我!

我想到這裡,頓時也嚇出一身冷汗,莫非小瑩有點連心也出軌給父親了?

不會的,父親又老又丑,又是個農村的糟老頭子。而小瑩不但年輕,長得也那麼漂亮,身材又高挑曼妙,而且還是個女博士,怎麼可以會連心也出軌給父親呢?這可能也是小瑩對付父親的一種方式吧,是我多想了。

想到這裡,我才鬆了口了氣!然後又看著手機上的監控畫面,只見小瑩帶著嬌氣白了父親一眼說:「我就怕你會改不了口的!你自己看著辦吧,要是讓俊凱發現點什麼?他就不會讓我與你在一起了!」

小瑩帶著恐嚇的話對父親說,這便使我更加的放心了,原因小瑩都是一直在恐嚇父親的!嘿嘿,小瑩啊小瑩,你可真有一套,把父親抓的這樣緊緊的!

「夢瑩,你放心,爸不會的!你看,我不是改口了嗎,呵呵!」父親說著就笑呵呵的對小瑩說。

「行啦,快吃吧,俊凱還在等著我一起去醫院呢!」小瑩說著就想起身站起來!

「別…你陪我吃好嘛…」父親見小瑩要站起來,頓時就連忙伸手抓住小瑩潔白圓滑的玉腕,邊帶哀求之色對小瑩說。

「我都吃過了,怎麼陪你吃啊?」小瑩並沒有把父親抓住她玉腕的手給甩開,而是又坐了下來問父親。

「你就看著爸吃嘛!」父親居然帶著撒嬌的語氣對小瑩說。說完笑著又補了一句:「你聽聽,我又改口了不是?呵呵…」

「那你吃快點,我與俊凱還要去醫院呢!」小瑩語中意思是同意坐在父親邊上看著他吃了!

「嗯!你看著,爸馬上吃完!」父親說著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