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翁媳亂情 (第十篇 5-6) 作者:a649652350

.

【翁媳亂情(第十篇)】

作者:a6496523502021-2-5發表於S8

第五章 不想愛愛

「我可以在外面吃啊!」聽了小瑩的話,我才放下心來,原來她是想岳母住在我家給我做飯的!想起我那嫻熟優雅的岳母要住在我家,我的內心不由得美滋滋的!但我還是對帶著不願意的語氣對小瑩說。

「我不是經常對你說外面的食物不幹凈嗎?偶爾在外面吃一下還可以,不可以天天在外面吃的!怎麼了?你是不是不願意我媽住咱家嗎?」

「願意,十分的願意,呵呵…」我連忙答應著說。

「那就好,我今天會對我媽說的!」

「那你媽會願意住我們家嗎?」我小心翼翼的問。

「這你不用管!我會說服我媽的!」小瑩說。

「那你還其它的什麼要求嗎?」我內心異常的高興,就問小瑩。

「就這樣,沒了!」

「老婆,我都答應你!但你也要遵守我的要求!」

「嗯!」小瑩聽了咬了一下唇應了一聲。因為她心中很清楚,這次跟父親回老家,按父親的性格,肯定會讓自己為他口交的,唉,到時候再說吧!先答應了再說。反正老公又不知道!

「對了,老婆,我有話想問你了!」我突然想起來對小瑩說。

「問吧!」小瑩俏臉一紅,因為知她道我想問什麼?

「老婆,昨晚我回家,你是不是在父親房間裡正與父親在做愛?」我帶著興奮的語氣問她。

「嗯」小瑩聽了俏臉通紅,邊把臉埋在我的懷中,邊異常羞澀的點了點頭,然後蚊聲應道。

我頓時就興奮的胯下的雞巴就翹了起來。

「你…」小瑩彎曲著的膝蓋就壓在我的胯間,當然感覺出來了。

「嘿嘿…」我尷尬的笑了笑。然後又問她:「那後來我叫你進父親房間,你們又做了沒有?」

「嗯」小瑩又蚊聲應道,同時也羞澀的連潔白的脖子都紅了。

我只所以問她,就是想試探一下她有沒有對我說實話,畢竟今天我去公司一看家裡的監控就全會知道的!

「老婆,我感到好興奮又刺激,你有沒發現我下面更硬了?」我異常興奮的說。

「嗯,感覺出來了!」小瑩的膝蓋正搭在我的胯間,怎麼可能會感覺不出來呢,只不過此時好太過於羞澀,不說出來罷了。

「老婆,你明天就要回我老家了,咱們現在就做一次吧!」我說著就把另一隻手伸到小瑩胸部與我側胸中,手掌隔著睡衣與胸罩揉捏著裡面豐膄的飽滿乳房。

「嗯…」小瑩嬌吟一聲,然後就低聲對我說:「老公,人家晚上給你好嗎?」

「為什麼呀?」我聽了頓時驚了一下,平時每次我要,她都是很積極的啊,而且她明天就要回我老家了,現在與她溫存一下也是理所應當的啊?怎麼會不答應我呢?所以我帶著的語氣問她。

「老公,沒有呀,今天咱們都要上班,現在做了一天都會沒精神的,晚上吧,晚上我們再做好不好嘛…」小瑩帶著羞澀,帶著嬌氣的對我說。

「那…那好吧,既然你不想做,那就晚上吧!」我不想再為難她,也就同意了。

「老公,不是我不想,是我…」小瑩好像有難言之隱似的。

「老婆,是你怎麼了?」我連忙催問她。

「老公,你別再問好嗎?」小瑩帶著驚慌,帶著羞澀,俏臉通紅的低聲說。

「嗯,老婆,你要是不想說,我就不再問了!」我連忙說道,因為她明天就要回我老家了,我不想她有什麼壓力。

「老公,你真好!」小瑩見我不再追問她了,異常溫柔的說了一句。

「老婆,你今天還要向你單位請假的,你打算請幾天的假呢?」我突然想起來問她。

「我問爸了,爸也不確定這次回去要在老家呆多天?」

「那你就先請十天的假吧!」我想了想後說道。

「你就這樣想我在你老家多呆些日子啊?」小瑩兩隻漂亮的美目瞟了我一眼說。

「嘿嘿…」我又尷尬的笑了笑。

「行啦,該起床了,都七點了!」這時小瑩拿枕頭邊的手機看了看時間說。

接著我們就一起下了床,然後在衛生間裡洗漱完後我就換上外出衣服走出了房間。而小瑩是女人,當然比我慢多了,我出來時她還在衛生間裡對著鏡子在用洗面奶在洗臉。

來到餐廳,見父親還是像平時那樣已經做好了早餐。不過他一直躲避著我的眼神,不敢正眼看我。

我知道那是因為他昨晚被我捉*在床,所以對我懷有羞愧之心!同時也很內疚!還好昨晚我要小瑩去他房間安慰他了,要不今早恐怕連他人影也見不到了。

「爸,今天你不用去醫院了,我讓陪護來醫院照顧我岳父了!」我站在廚房門口對正在廚房裡面忙碌著父親說。

「哦…」父親心中對我的愧疚,不敢轉身看我,只是輕輕的應了一聲。

「不行,爸今天還是要去醫院一下,爸明天就要回老家了,怎麼也得去醫院和你的岳父告別一下!」突然,父親好像想起來對我說。

「嗯,也好,這是應該的!」我聽了感到父親言之有理,就對他說。

「俊…俊凱…」父親沒有轉過身,還是後背朝我輕輕喊道,好像有什麼事跟我說。

「爸,咋了?」我連忙問他。

「俊,俊凱,昨…昨晚你沒生氣吧,不會怪爸吧!」父親終於吞吞吐吐的說了出來,語氣帶著愧疚與不安!

「爸,你說什麼呢?你與小瑩在一起是我同意的!所以今後你不要有什麼負擔,也不要感到愧疚,也別不好意思!」我安慰著他,鼓勵著他。

「俊凱,謝謝你!」父親終於轉過身體,帶著激動與感激的語氣對說謝謝。

「爸,你謝什麼啊?」

「謝謝把小瑩…不說了…」後面的話父親也羞為切齒,所以就沒有直接說出來。然後又接著帶著感激的話語對我說:「俊凱,要不是你讓小瑩陪…陪爸,爸這輩子就這麼孤單的過下去了,現在爸對將來的生活充滿了希望,還感到特別的幸福,是你也讓爸重新做回男人,謝謝你,俊凱!」

「爸,只要你感到幸福就好,你感謝的是小瑩,所以這次她跟你回老家,你一定要照顧好她,別讓她受一點點的委屈,知道嗎?」我囑咐著父親。

「知道,知道,我向你保證,回來時爸會把毫毛不缺的瑩瑩還給你!」父親保證著對我說。

我相信父親對小瑩比對他自己的生命還重要,有這樣的公公照顧她,我也是十分放心的!就對父親說:「爸,我相信你會照顧好小瑩的!」

「你們爺倆在聊什麼呢?」

正在這時,小瑩的聲音在父子倆的身後傳了過來。

我和父親同時看向餐廳,只見小瑩已經穿戴妥當,正從弄堂里出來,往餐廳里走,她今天穿的有些保守,上穿一件白色高袖襯衫,襯衫的最上面兩個鈕扣沒有扣上,裸露出雪白的肌膚,那條父親賣給她的寶石項鍊正好在脖子下面雪白的肌膚上露了出來。高袖設計的襯衫便使她裸露出兩條潔白圓潤的玉臂。

緊身的白色襯衫把她酥胸撐得滿群號滿的,好似破柒衣欲脫而出!下面穿著壹條黑色的緊身長褲,把她那性感的翹肆臀與兩條美腿的形狀呈現的淋漓柒盡致!而她本來披肩的筆叄直長發此時用一個精美的髮夾紮成馬尾貳形狀,這便使她那天鵝般修捌長的玉頸一覽無餘!再配上一張精伍致絕倫的漂亮臉蛋,真的是極其美麗!還有她那高挑魔鬼般的身材就更加顯得氣質非凡了!把爺倆的兩隻眼晴都看直了!

「幹嘛呢?這樣盯著我看?難道我身上長花了?」進入餐廳的小瑩發現我與父親都在看著她,也不由得玉臉一紅。然後問他們。

「呵呵…」我居然與父親同時笑了笑,天吶,還是第一次與父親的默契配合!

「太美了!」父親吞了吞水,不敢說出來,只能在心中說了一句。

「老婆,你好美!」做為小瑩的老公,我讚美她也是理所應當的,而父親做為小瑩的公公,只在在心中偷偷讚美。

「去去去,少來!」小瑩翹起嘴巴切著我,然後又問父親:「爸,早餐做好了沒有?」

「做…做好了…」父親可能被小瑩給驚艷到了,說話也變得結巴了。

其實除了小瑩的美,還有其它的因素讓父親感到了無比的驚喜,那就是小瑩修長潔白脖子上的那條他送的寶石項鍊,還有她穿著的黑色緊身長褲。所以父親帶著結巴的語氣回應後,兩隻眼睛一直盯著小瑩潔白脖子上的寶石項鍊與黑色緊身長褲看,還有紮成馬尾的秀髮看,而他的臉上全是驚喜之色。

小瑩見父親一直盯著自己脖子上的項鍊與黑色長褲,還有紮成馬尾的秀髮看,頓時滿臉就透露羞澀之色,然後咬了咬下唇說道:「那咱們就吃早餐吧!」

說罷,小瑩來到餐桌前坐在了椅子上,而父親馬上把一碗熱乎乎的麵條放在她的面前。

父親的這種服務我自嘆不如!內心莫名的有些嫉妒!

這時父親也把一碗麵條放在我的面前,才使我嫉妒的心得到了平衡!

見小瑩與父親都開始吃了,我心中有一個疑問?小瑩從來沒有戴過父親給她賣的寶石項鍊,今天她怎麼會戴上了呢?

吃完早餐,我與小瑩一起離開家門,一起來到地下車庫。

當小瑩想開門坐進她的新車時,我見四周無人,就忍不住的從後面環腰抱住了她:「老婆,我愛你!」

小瑩一驚,今天老公是怎麼了?平時不會這個樣子的!但還是對他說了一句:「老公,我也愛你!」

我雙手抱在小瑩的小腹上面,前胸緊緊的貼在她的後背上,不捨得放開她!

「好啦,老公,快放開我,被別人看見了不好!」小瑩柔軟的說。

「我們是夫妻,看見了就看見,怕什麼?」我嘴巴湊在小瑩白嫩的耳根邊輕聲說,同時也發現了她的後頸特別的好看,修長,潔白!

其實小瑩平時都是喜歡披髮的,就今天把她的長髮紮成馬尾,所以我才會感到她的後頸及脖子顯得特別的好看。

「老公,你把我衣服弄皺了,我怎麼去單位上班啊?」

我聽了才放開她,同時感到我的心一痛,好像是我那最最寶貴的東西馬上要失在一樣!

坐進駕駛座上的小瑩見我還站在她的車門邊,兩隻眼睛痴迷的看著她,就把她那那精緻絕倫的俏臉探出車窗外,帶著關心的語氣對我說:「老公,快去上班,要遲到了!」

聽了小瑩的話,我才回過神來,就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剛才自己到底是怎麼了?會對小瑩這麼的依戀!拿出手機一看,真的快要遲到了,就對小瑩說:「老婆,慢點開,拜拜!」

「拜拜」小瑩也說了一句就把車開出了地下車庫。

目送小瑩的車子消失在地下車庫,我才上車往公司方向開去…

一到公司的辦公室,我把手頭上的要緊事做好,在這其間,我腦子裡一直在想著看昨晚家裡的監控,但是工作還是放在第一位的!

好不容易把緊要的工作在電腦上作完,在點開電腦顯示屏上的監控錄象時,我的手居然有些顫抖,也不知道是我緊張還是興奮引起的!

把錄象的時間拉到昨天晚上六點鐘,因為我知道這個時間小瑩大概一個人開車到家了。

頓時在監控中我就看到了父親在玄關門口為小瑩脫高跟涼鞋,而小瑩只說了一句話還是讓父親幫她脫下涼鞋換上室內拖鞋。

換好後父親用貪婪的目光看著小瑩的兩條大白腿,這一切都盡收在我眼中,看來父親對小瑩的痴迷已經入骨了!

見父親幫她換好室內拖鞋,小瑩就拿著挎包往弄堂方向走去,而父親用貪婪的目光一直盯著小瑩那高挑誘人的後背看,直到小瑩的身影消失在弄堂中,父親才依依不捨的把目光收了回來。然後來到客廳里坐在沙發上心不在焉的看著電腦,因為他時不時的往弄堂方向看。

我想這個時候小瑩正與我在手機上聊天,因為我發信息告訴她劉總讓我去陪他打麻煩。

大概四五分鐘後,可能見小瑩沒有從房間裡出來,父親就有些坐立不安了,好幾次站起來想往弄堂那方向去,但最後他還是都給忍住又坐回沙發上。可能顧忌到我隨時會回家的!

終於,父親掏出了手機,在上面敲打一番,我知道他可能是給小瑩發信息的。

時光倒回到昨晚上…

坐在客廳沙發上的父親見小瑩進入房間半天也沒有出來,終於忍不住拿出手機給小瑩發了一條信息:夢瑩,在幹嘛?

很快,小瑩就回信息過來了:準備洗澡了!

父親只回了一個「哦」字就沒下文了,總不能再發信息打攪人家洗澡吧!再說小瑩在洗澡也不會回信息的!

大概又過去四五分鐘後,父親心中想著俊凱怎麼還不回家呢?

我沒有回家,父親是不敢對小瑩有所企圖的。因為他怕兒子突然回來。

可能是想著兒子送完他岳母很快就回來的,所以父親心也死了,開始盯著電視認真的看起來…

此時我坐在辦公桌前的電腦前,邊看著監控錄象,邊感到非常的好奇,小瑩與父親是怎麼開始的,是小瑩主動?還是父親主動?所以我特別期待。想看看他們到底是誰主動的!

說實話,如果是小瑩主動,我真的會吃醋的,如果是父親主動,那還好一些。

突然,我聽見「嗒嗒」的聲音從監控錄象中傳了出來。我知道是小瑩穿著拖鞋從弄堂里走出來。

父親一聽到「嗒嗒」的聲音,頓時就連忙往弄堂方向看去。

等小瑩從弄堂里走出時,父親就不淡定了,感到呼吸困難,心跳加速!而他的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小瑩看。

那是小瑩剛洗完澡,身上居然只穿著一件粉紅色的弔帶超短裙。胸部乳房以上的雪白肌膚及兩個渾圓的香肩與兩條潔白光滑的玉臂,還有短睡裙下面兩條修長勻稱的大白腿全部都裸露在外面,也可以說小瑩此時是半裸著身體的!

小瑩從來沒有當著自己與俊凱的面穿這件性感的弔帶超短睡裙的。這時的父親百思不得其解,俊凱馬上要回家了,她還敢這麼穿?

但是我心裡是最清楚的,估計小瑩知道我陪劉總打麻將了,應該很晚才回家,所以洗完澡就穿上這件半裸的性感弔帶睡裙了,但是,小瑩她這不是在赤裸裸的勾引父親嗎?明明知道父親好色,她還故意這麼穿?

弔帶睡裙的布料很薄,也可以說是透明的,父親能看見小瑩睡裙裡面的胸罩及內褲的形狀,這種時隱時現比小瑩全身赤裸裸還要有殺傷力!更有誘惑力!

父親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了起來…

……

第六章 勾引父親

從弄堂里走出來的小瑩把父親當成沒存在似的,只見她手中拿著洗澡換下來的外衣褲及內衣褲經過客廳直接往客廳外面的陽台走去。

「夢…夢瑩…」父親終於開口了。

「咋了,爸?」小瑩正走到客廳里的茶几前面,聽見父親喊她,就停下來轉身看著父親,然後問他。

「俊…俊凱怎麼現的都還沒有回來呢?」父親邊盯著小瑩半裸的雪白身體看,邊帶著結巴的語氣問小瑩。

「哦,俊凱陪他的領導打麻去了!」小瑩隨口說了一句後,就轉身往客廳外面的陽台走去…

父親聽了臉上頓時透露出驚喜的表情,打麻將他是最了解不過了,因為他在老家晚上沒事無聊的時候,都會湊幾個人打麻將,每次一打就不知不覺的天就亮了,這玩意像毒品似的會讓人上癮的!

此時的父親除了驚喜還非常的興奮,因為他心中想著小瑩是不是故意穿著性感的弔帶睡裙引誘自己的。

轉臉看向陽台,只見小瑩站在洗衣台前正在洗衣服,隨著衣服在搓板上的摩擦,她的整個身體也隨著震動起來,由於她上身向前伏下,屁股就更加的翹了起來,短裙也隨著他上宿,不但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見她兩條修長勻稱的雪白大腿,就連下面的兩塊雪白的屁股肉也能看的見。

好誘人哦,雖然與小瑩有過很多次的肌膚之親,但是這種偷窺更容易能令人噴鼻血!

再說小瑩,沒錯,知道我陪劉總打麻將後,內心也莫名的有些喜悅,在衛生間裡洗完澡後,也不知道是那根神經錯亂了,就把那件性感的弔帶睡裙穿在身上。

當然,她內心還是有那麼一點想引誘一下父親的!也想試一下父親的忍耐力,果然不出她的預料,從弄堂走出後,就見父親一直用貪婪的目光盯著她看!頓時內心也是非常欣慰的,說明自己還是有魅力的!

此時小瑩正站在洗衣台前揉搓著衣服,同時也知道自己裙底春光乍泄!心裡想著坐在客廳沙發上的父親肯在偷窺自己,內心不由得有些興奮,同時感到自己兩腿間的私處也有了反應。

沒有與父親發生關係前,小瑩保證會為自己兩腿間的異常反應而感到羞恥!但是現在居然沒有感到一絲絲的羞恥,反而還有些樂在其中。

天吶,我怎麼會變成這樣子了?小瑩為自己的這種改變感了害怕。

小瑩邊洗著衣服,邊感到自己的後背一直有一雙火辣辣的眼睛在盯著看!而她的俏臉也隨著羞紅起來,咬了咬下唇後,同時也下定了決心,只見她故意把手中的肥皂掉在了地下!然後就把腰彎下來拿地上的肥皂,她是故意不把身體蹲下來,這樣她的屁股就更翹了起來,遮在她屁股上的短裙也隨著宿了上去,頓時就見她有一半雪白的屁股就裸露了出來,被坐在客廳沙發上的父親看個正著!真的是大飽眼福!

父親的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陽台上的小瑩屁股看,只見短裙從她的屁股上宿了上去,兩塊雪白的屁股肉及一條小小三角內褲都一覽無餘!

好誘人!父親感到自己胯間的雞巴一下子變得非常的堅硬,而呼吸也越來越急促起來!

我看到這裡,已經知道小瑩是故意把肥皂掉地上的,她分明是在赤裸裸的勾引父親,我心中雖然有些生氣,但卻更加的感到興奮與刺激。

因為小瑩能這麼主動的勾引父親,說明她越來越放的開了,這不正是我最希望的嗎?

隨著小瑩直起身體,短裙也隨著遮住了她那兩片雪白的屁股及裡面的小內褲。父親也隨著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洗好衣服,小瑩又把衣服涼曬好,就進入了陽台,此時她的俏臉微帶羞紅,看上去更加的嬌艷!

在經過父親的前面時,只見他突然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又一下子竄到小瑩的身前,伸手把她抱了個滿懷。

「啊…」父親的速度極快,未等小瑩反應過來,她的身體就被父親緊緊的抱住了,她頓就驚叫一聲!

「夢…夢瑩,爸好想你…」

父親邊緊緊抱住小瑩那誘人的身體,邊喘著急促的呼吸對她說。

「爸…不要…快放開…」

出於女人本能的反應,小瑩邊用兩隻白嫩的手掌放在父親的胸上使勁的推開,邊俏臉通紅的說。

「夢瑩,別不好意思了,你剛才一直在勾引爸,以為爸看不出來嗎?」父親兩條有勁的手臂一上一下緊緊的抱在小瑩的後背上,邊把滿是鬍渣子的臉湊到她那白嫩的脖頸邊興奮的對她說。

「咯咯…」小瑩突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父親被她突然的笑聲給搞糊塗了!

「爸,算你有良心!」小瑩已經不再掙扎了,而且還溫順的把身體依偎在父親的懷抱著,胸部兩隻高聳飽滿的豐乳也被扁扁的擠壓在父親的胸脯上,隨著兩隻美目瞟了父親一眼,嬌聲的說出這句令人匪夷所思的話。

不但父親聽不懂了,就連我也聽不懂了,小瑩怎麼會平白無故的說出這樣的一句話來呢,到底是什麼意思?

「爸,我就是故意勾引你的,如果你對我無動於衷,那你就是個沒心沒肺的人!咯咯…」見父親疑惑的眼神,小瑩才嬌笑著對他說。

啊,幸好我站起來主動的抱住了她,要不豈不是會被她埋怨死的!父親嚇出了一身汗,同時也越來越興奮起來,小瑩能這樣的勾引自己,說明她對自己還是很喜歡的!要不怎麼會勾引自己呢?

唉…此時的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小瑩啊小瑩,你現在和以前判若兩人!你還是以前那個在別人眼中優雅高貴,端莊清高的女博士嗎?

「嘿嘿…」香玉滿懷的父親先是訕笑了兩聲,然後帶著興奮的語氣說:「夢瑩,爸可以把心掏出來給你看!」

「不許你這麼說!」兩根尖尖的玉指抵在父親寬大的嘴巴上,小瑩帶著埋怨的語氣對父親說:「你把心掏出來了,我以後怎麼辦呀?」

「夢瑩,為了你,爸會活到一百歲的!」父親又興奮的說。兩隻摟抱在小瑩玉背上的手掌也開始不老實起來。

「嗯…」小瑩嬌喘一聲。

「別…不行…」突然,小瑩把俏臉一側,躲過了父親的寬大嘴巴。

「就讓爸吻一下吧!」父親帶著渴望的眼神對小瑩說。隨著又把嘴巴湊了上去。

「不可以…」小瑩的頭左右搖晃著,一直在躲避著父親嘴巴,嘴裡一直說著不可以。

但是父親像鐵了心似的非要親吻她的嘴巴,而小瑩左右躲避著,就是不讓他親吻自己的嘴巴。

這樣一來,父親的寬大嘴巴時不時的親在了小瑩那白嫩的臉上,額頭上,鼻子上,幾乎除嘴巴,整張精緻的俏臉都被父親親了個遍!

看著自己愛妻的整張白嫩俏臉上全是父親的口水,我心中又生氣又感到特別的刺激!老婆啊,你是不是故意的啊?此時的我都懷疑小瑩是故意讓父親親她的整張臉。

「爸,你再這樣我真生氣了!」小瑩突然帶著生氣的語氣說。

父親一聽,頓時就停止住親她的臉,然後帶著歉意說:「爸不親了,爸不親了!」

說完,父親把小瑩的身體緊緊的摟抱住,感受著胸脯上的柔軟與彈性!而他的兩隻手掌卻在小瑩玉背上使勁的撫摸著了起來!

「嗯…」小瑩本能的嬌吟一聲,同時感到全身逐漸的變得悶熱,兩腿間更加的難受了。

父親可真是個調情高手,兩隻手掌邊上下撫摸著小瑩的玉背,下身還在使勁的摩擦了起來,胯間的堅硬肉棒也隨著在小瑩的小腹上,兩腿間摩擦著,這樣還不算,他的臉還緊緊的貼在小瑩白嫩的俏臉上摩擦著…

感到臉上被父親那鬍渣子給摩擦的有些隱群號隱作痛,但小瑩並沒柒有阻止他,也沒有躲玖避他,反而還配壹合著他的摩擦,這樣的配肆合導致父親更加的放縱了,只見他突柒然把臉湊在小叄瑩修長潔白的脖子上,先是用臉使勁的摩貳擦著小瑩潔白修捌長的脖子,然後就用他那伍寬大的嘴巴親吻她的脖子。

而且不但沒有躲避,反而還把她的俏臉昂了起來,方便父親親吻著她的潔白脖子。

「唔…唔…」小瑩時不時的發出嬌喘聲。

只一會兒,小瑩潔白脖子全是父親的口水,在燈光的照耀下,她的脖子上都發出亮光。

這時父親的一隻手把小瑩的睡裙拉了上來,另一隻手掌從後腰滑下去,插入小瑩的內褲裡面,手掌在她那片雪白的屁股上又揉又搓!

「唔…」小瑩邊嬌喘一聲,邊把她兩條本來掛下的玉臂抬起來分別搭在父親的雙肩上。

渾圓的兩片屁股被父親的手掌插入內褲中都給揉搓的都變了形狀,全身也越來越悶熱難受起來…

「夢…夢瑩,爸幫你把衣服脫了好嗎?」這時父親嘴巴湊在小瑩的耳朵邊問她。

「嗯」小瑩俏臉微紅,蚊聲的點了點頭。

見小瑩同意了,父親喜出望外,隨著把兩隻手掌挪到小瑩的兩個潔白光滑的肩膀上,再把掛在她兩個潔白肩膀上的睡裙弔帶往兩邊一推,弔帶就順著她的玉臂滑落了下來…

父親與小瑩的身體還是緊緊貼在一起的,小瑩高聳飽滿的豐乳還緊緊的擠壓在父親的胸脯上,而沒有弔帶的睡裙只滑落到他們的胸部就再也滑落不下來。

只見小瑩與父親對視一下,接著倆人非常默契的把各自的身體往後一挪,小瑩的豐乳就離開了父親的胸部,而掛在小瑩胸部上的睡裙卻沒有自動滑落下來。

「太大了!」父親雙目緊緊盯著小瑩的胸部,突然從嘴巴中冒出這麼三個字!

小瑩聽了不明其理,又見父親盯著她的胸部看,本能的低頭一看,頓時就羞澀的滿臉通紅起來,只見睡裙被自己那高聳飽滿的雙乳給擋住了,所以才沒有自動滑落下來。

「你不喜歡大的?」小瑩羞澀澀的問了一句。

「當然喜歡大的啊!」父親興奮的說。

「幫我拿下來…」小瑩又羞澀澀的低聲說。

「嗯。」聽了小瑩的話,父親受寵若驚般的把他的手伸到小瑩的酥胸上,然後把掛在她兩隻飽滿上的睡裙一拉,頓時就見睡裙滑落了下來…

而小瑩的胸罩也隨著露了出來,接著是胸罩下面的雪白肌膚,很快,隨著睡裙的滑落,小瑩的蕾絲內褲也露出了來!還有兩條修長勻稱的大白腿!

睡裙一直滑落在小瑩的兩隻腳上。只見她抬了抬左右兩隻腳,睡裙就從她的雙腳中脫開…

現在的小瑩全身上下只剩下胸罩與蕾絲內褲了,其它那如凝脂般的雪白脂膚全部裸露出了出!就這樣半裸著身體站在客廳里,站在父親的身前。

我想不到小瑩與父親這樣有情調,特別是小瑩,睡裙掛在她的雙乳上,自己不會取下來啊?還非要父親幫她?我越想越生氣!但又感到特別的興奮與刺激。

而接下來就更加讓我生氣!

「爸,幫我把胸罩解下來…」說完,小瑩主動把她那高聳的酥胸往父親的胸脯上一貼,以方便讓他為自己解開玉背上胸罩帶子上的扣環!

父親臉上透露出驚喜,連忙伸出兩隻手掌,分別從小瑩的胸側穿過,然後兩隻手掌就伸到了她的玉背上。

我從視頻上看,父親就像抱住小瑩的身體一樣,其實父親在解她玉背上的扣環。

父親畢竟是個粗人,這種細活真的是不適合他,只見他抱住小瑩,雙手在她的潔白玉背上弄了半天也沒有解開一個扣環。

而隨著父親雙臂的不停挪動,他的胸脯也隨著在小瑩高聳的雙乳上摩擦起來,乳房又是女性身上最敏感的部位,所以胸罩沒被父親解下來,反倒是把小瑩給惹得俏臉羞紅,嬌喘連連…

就連我都看不下去了!心中干焦急!真是黃帝不急,急死太監!

「真笨!我自己來吧!」

小瑩帶著抱怨的語氣說道。然後就把她的酥胸離開了父親的胸部,正準備把她兩條圓潤的玉臂反伸到她玉背上時,就聽見父親說:「你把身體轉過去,我幫你解!」

父親這麼笨手笨腳的,小瑩肯定不會再讓他解了,我心中在暗想著。然後就盯著監控畫面看,卻看見小瑩慢慢的把身體轉了過去,把她那如凝脂般潔白的玉背朝著父親。

小瑩啊小瑩,你太讓我感到意外了,這時我心中莫名的湧出一股憤怒與醋意,因為平時我想幫她解胸罩,每次都被她給拒絕了!現在的我能不生氣嗎?

看著小瑩玉背上那如凝脂般潔白光滑的肌膚,整個後背上的肌膚沒有一點點瑕疵跡象。由於小瑩身材高挑,所以她的整個後背也特別顯得修長,看上去美不勝收!

「解不解啊?」

小瑩見父親半天都沒有動靜,就帶著不耐煩的語氣問了一句。

「解解解,馬上解!」父親才從小瑩的玉背上回過神來,連忙對她說。

終於,父親費了兩分鐘後才解開小瑩後背上的環扣!然後深深的舒了一口氣,再伸手抹了抹額頭上汗水。

「咯咯…」這一切都被轉過身體的小瑩看見了!只見她忍不住的撲哧一笑,然後問他:「累出汗了?」

「啊呀,比我干農活都累!」

「咯咯…爸,你真幽默!」小瑩又忍不住嬌笑著說。而她的一條玉臂圍繞在酥胸上面,擋住兩個罩杯不讓其掉下來。

我見小瑩這麼的開心,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突然見父親把他那寬大的嘴巴湊在小瑩的白嫩的耳朵邊不知道在說什麼!因為父親的聲音太低了,只能讓小瑩聽很見。

「啊呀,你說什麼呢?」小瑩聽了後,突然用另一隻玉手推了一下父親的胸脯,然後滿臉通紅帶著羞澀的語氣嬌嗔道。

這可急死我了,我根本不知道父親剛才在小瑩耳邊到底說了什麼?便使小瑩做出這般羞澀模樣。

「好不好嘛?」這時父親居然撒嬌似的問小瑩。

小瑩羞澀的咬了咬下唇後說:「那隻讓你練兩次!」

「好好好,就兩次,就兩次!呵呵…」父親高興的說。

我頓時就被他們倆的話給弄得糊裡糊塗了,她們在說什麼?我怎麼一點都聽不懂了呢?什麼練兩次啊?而且父親還這麼的高興!他們倆在搞的什麼鬼哦?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