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翁媳亂情 (第十篇 9-11) 作者:a649652350

第九章、興奮潮吹

看見小瑩滿臉含春,雙目迷離,表情帶著淫蕩之色,而且好像還在亨受與陶醉之中!我的心就不由自主的揪了起來。

與小瑩結婚這麼多年,每次與他愛愛,從來沒有見過她像現這樣的表情!我越想越感到對做的愧疚!同時也慶幸有父親代替自己讓小瑩做個真正的女人。

大概七八分鐘後,小瑩的呻吟聲越來越激裂起來,只見此時的她雙手緊緊抓住父親的兩條強壯手臂,美甲再次陶入了父親的肌肉里,臉帶哭腔之色,兩隻美目半睜半閉,性感的嘴唇微微上翹,不斷的從她的口中傳出令人心疼的呻吟聲!

而此時的父親雙手抵在小瑩身體兩側的沙發上,兩條手臂擋在小瑩兩條白嫩大腿的內側,屁股在快速的挻動著,好像在做最後的衝刺!

「不要射在裡面……」小瑩感到父親快要射出來了,帶著驚慌失色的表情說了一句。而她自己也已經在高潮的邊緣了!

「放心,不會射出來的!」父親邊快速的抽插著,邊喘著急促的呼吸聲回應道。

「啊……天吶……快拔出來!」父親的話音剛落,就突然聽見小瑩驚叫起來!

父親不明其理,但也快速的把肉棒從小瑩的陰道中拔了出來。

只見肉棒一離開陰道,就見小瑩全身猛烈的在顫抖,同時一股熱液從她的陰道中噴射了出來,父親來不及躲避,這股熱液就直接噴在父親的小腹上。

潮吹?小瑩居然被父親給操的潮吹了,我看了又興奮又感到刺激!同時還感到不可思議,像小瑩這樣端莊優雅的女博士居然也會被人操得潮吹了!

對於潮吹,有很多女人一輩子也從來沒有感受過的,除非她老公的肉棒過於粗壯,要不絕對操不出潮吹的!

被父親操出潮吹後,小瑩羞澀的只差找個地洞鑽下去算了!這也太羞人大丟人了吧!

「呵呵……」父親為自己的傑作感到自豪!看見小瑩的整個身體還在不停的在抽搐,就知道這次她是非常滿足的!

「快去拿條毛巾來!」潮吹後的小瑩見自己的整個蜜穴濕漉漉的,而兩腿間下面的沙發坐墊上也濕了一大片,又見父親的小腹全身是自己潮吹噴射出來熱液,平時愛乾淨的她見到這一幕,也不顧羞澀的對父親說。

父親連忙放下小瑩兩條大白腿,然後去陽台上拿來一條毛巾遞給小瑩!

接過毛巾,小瑩就先把她的兩腿間擦乾淨,然後把沙發坐墊也擦乾淨,但是沙發坐墊畢竟是布料,擦了後還是留下一大片濕濕的痕跡。

「你也擦一下吧!」小瑩雙目瞄了一眼父親小腹上面的黏液,俏臉一紅,異常羞澀的邊把毛巾遞給他,邊對他說。

父親接過毛巾,就把小腹上的黏液擦乾淨,然後就把毛巾隨手一扔,滿臉興奮,小心翼翼的說:「再……再接著做吧!」

小瑩舉目一看,才知道父親胯間的龐然大物還是這麼的粗大堅硬,剛才自己在被搞出潮吹,一直處在興奮之中,也不知道父親到底射出來了沒有。

「回房間!」小瑩說了一句。

「那個房間?」

「你還想去我的房間?」小瑩臉帶不屑的反問了一句。

「沒有沒有,你就讓我去,我也不敢啊!」父親連忙說道。

小瑩沒有再理父親,只見她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就這樣全身赤裸裸的在客廳里找到她的內衣褲與睡裙,拿起來往弄堂的方向走去。

而父親就屁顛屁顛的跟在小瑩的身後,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小瑩赤裸裸的潔玉背看。

隨著小瑩的步伐,她那兩瓣雪白的屁股也隨著左右扭動起來,父親正看的出神,就見小瑩突然轉過身來,把正面女人身體上是隱私的三點展現在父親的眼中。

「把你的衣褲也帶回去!還有把外面的燈都關了!」小瑩說了一句後,就轉身扭動著兩瓣雪屁往弄堂走去。

我趁著父親在撿客廳里的衣褲時,就連忙把監控轉換到父親的房間。

頓時父親的房間就出現在顯示屏上,只見小瑩全身赤裸裸的進入父親的房間,手裡拿內衣褲與那條粉紅色的性感弔帶睡裙。

進入房間的小瑩直到來床頭櫃前,把手中的衣服放在床頭柜上。然後轉身來到衣櫃跟前,伸手打開衣櫃你門,從裡面拿出一條白色的浴巾。

我當然知道她為什麼會在衣櫃裡面拿出浴巾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只見小瑩拿著浴巾鋪在父親的床上。然後就上床躺了下來,她的屁股正躺在這條浴巾上面。

正在這時,父親風風火火的進入房間,見小瑩已經躺在床上,頓時臉上就透露出驚喜與興奮之色,隨手把門一關,再把手中的衣褲隨便扔在了地上!快步來到床前,正想上床時,就聽見小瑩說了一句:「把門倒鎖上!」

父親應了一聲哦後,就又回到門口,把門給倒鎖上,然後就轉身往床的方向走去,胯間的肉棒隨著他的步伐而不停的在搖晃著。

這次來到床前,父親並沒有急著上床,而是雙眼盯著昂躺在床上全身赤裸裸的小瑩美體看。

「上不上來?不上來我回自己房間了!」小瑩可能被父親看的不好意思了,就帶著不屑的語氣對父親說。

「上來,上來!」父親邊連忙說,邊爬上床!然後把屁股挪到小瑩的身邊,伸手分開小瑩兩條修長的大白腿……

兩腿間的私處再一次暴露在公公的眼前,小瑩卻沒有更多的羞澀,畢竟剛才在客廳里被他擺成那個淫蕩的姿勢了,此時在床上,也就見怪不怪了!

父親把屁股挪到小瑩的兩腿之間,然後就跪了起來,胯間的粗壯肉棒正對著小瑩兩腿間的蜜穴上!

小瑩可能知道父親馬上要進入她的身體了,所以還是把俏臉一側!咬著下唇,準備迎接來犯之敵!

這時只見父親一手分開小瑩兩腿間的肉縫,一手握住他胯間的粗壯肉棒,把龜頭對準肉縫,屁股向前一送,碩大的龜頭就肉縫擠開,然後破門而入!隨著整根肉棒就插入了肉縫中……

「唔……」小瑩眉頭一皺,全身都緊繃起來,感到陰道中再次被肉棒塞得滿滿的,今晚是第三次了,她的陰道也有些麻木了,並沒有感到一點點的疼痛,只感到飽漲與緊皺,還有舒爽及滿足……

見肉棒已經一路無阻的全根插入了小瑩的陰道中,父親就把小瑩的兩條大白腿抬起來,然後雙手分別抵在兩條大白腿的內側,讓小瑩的兩隻大白腿變成「M 」

形狀!而小瑩的兩條小腿懸空掛在翁媳身體的兩側!

把小瑩的兩條大白腿擺成「M 」形狀後,父親就開始把屁股往後一挪,只見肉棒就隨著從陰道中拔出三分之兩。

陰道中突然一陣空虛,小瑩不由自主的嬌喘了一聲。

隨著肉棒的推進,小瑩又是嬌喘一聲。

「快點!」小瑩說了一句。

「知道了!」父親應了一聲後,就開始肆無忌憚的抽插了起來。

頓時房間中就不斷的傳出女人的呻吟聲……

這種男上女下的做愛姿是普通的了,一般倆夫妻都喜歡這個姿勢,很多沒有情調的夫妻都是一直用這個男上女下的姿勢,我與小瑩就是一直用這個姿勢!

如果沒有父親,小瑩這輩子根本不知道做愛還有這麼多的姿勢!也根本不知道做愛會讓她舒爽的欲仙欲死!

經過與父親那麼多次的性愛,小瑩也感到了其中的樂趣,以前她從來感覺不到樂趣的,每次與我做愛就是像做任務似的,也都是超超了事!現在她已經有些迷上性愛的這種樂趣了!同時還感到了興奮與刺激!特別是父親多姿多彩的花樣姿勢!每個姿勢都讓她覺得又羞澀又刺激!

再一個就是公媳亂倫的禁忌讓她感到特別的興奮與刺激,這是任何一個男人都無可代替的!所以在她的心目中,除了自己的公公,這個世界沒有任何一個男人讓她會感到這個的刺激了!

這時見父親已經放開自己的雙腿了,見他身體向前伏下,兩隻手掌分別支撐在自己身體的兩側,整個上身懸空在自己的身上!又見他一直在任勞任怨,又默默無語的抽插著,而他的臉上已經冒出一些汗絲!

想起父親平時對自己的好,又是賣寶石項鍊給自己,又是賣轎車給自己,反倒是自己,對他時冷時熱!

「爸,累嗎?」小瑩邊把兩隻潔白的玉手放在父親黝黑的老臉上為他擦臉上的汗水,邊帶著關心的語氣問他。

「為了你,累死爸也高興!」父親見小瑩突然這麼關心他,頓時就受寵若驚般的對她說,但是他抽插的速度並沒有緩慢下來,還是一槍一個洞的抽插著。

「不許你這麼說!」小瑩邊感受著陰道被肉棒抽插著的舒爽感覺,邊把兩根白嫩的尖指抵在父親的嘴巴上說。

「呵呵,爸不是跟你說了嗎?為了你,爸會活到一百歲的!」

「一百歲誰照顧你呢?」

「你啊?」

「切!」

「兒媳婦照顧公公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

「是是是!」

「呵呵!」父親好像特別的高興,抽插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了起來。

「爸,你說你到一百歲還會像現在這麼厲害嗎?」小瑩咬了咬下唇,然後羞澀澀的問父親。

「會的!」父親邊挻動著屁股抽插著,邊應道。

「真的?」小瑩聽了頓時俏臉上就透露出驚喜之色。

「騙你幹嘛?」

「不信!」

「你好好想想,爸今年快六十歲了,還這麼厲害,而且比年輕男人都厲害,那有六十歲的男人還這樣厲害的?一般男人到四五十歲就會性衰退的!就像俊凱,三十不到就不能滿足你……」

「不用提他!」

「嗯嗯嗯!」父親連聲應道。

聽見父親這麼說我,我慚愧的都感到無地自容了!

但是我並沒有生父親的氣,父親說的沒錯,我是不能讓小瑩滿足!

「爸,把身體壓在我身上,我想抱著你……」突然,小瑩帶著羞澀的聲音從電腦中傳了出來。

我連忙看向顯示屏,只見父親聽了小瑩的話,頓臉喜出望外,受寵若驚般的把他的身體緊緊壓在小瑩雪白身上,把她胸部上兩隻本來飽滿的白嫩乳房都給壓的偏偏的!兩坨雪白的乳肉分別從他們倆的側身鼓了出來。

而小瑩也是非常的主動,只見她把兩條潔白圓滑的玉臂抬起來緊緊的纏繞在父親的脖子上的。

而他們倆的臉也緊緊的貼在一起,小瑩那精緻白嫩的漂亮左臉貼在父親黝黑的右臉上。

我見了又醋意大發!不但是我,就連任何男人見了都會嫉妒的要死,性格暴躁的男人會立馬把父親從小瑩的身上拉下暴揍一頓。

因為此時兩張臉緊緊的貼在一起,看上去是那麼的不協調,一張是黝黑的老醜臉,另一張是精緻絕倫的白嫩漂亮臉蛋!

就連我現在都開始為父親的人身安全擔憂了,要是以後父親與小瑩走在一起,父親會不會被別人打死呢?

雖然感到自己光滑白嫩的臉上被父親那鬍渣子摩擦的隱隱作痛,但是小瑩卻感到特別的刺激。

正在父親整個身體壓在小瑩的雪白的玉體上邊挻動屁股抽插著,而小瑩也異常熱情的把兩條玉臂緊緊的纏繞在父親的脖子上時,突見小瑩帶著緊張的語氣低聲說:「俊凱回來了!」

父親的臉正在小瑩白嫩的臉上摩擦著,屁股在不停的挻動著,突然聽見小瑩的話,頓時就被嚇得老臉失色,同時也緊緊的壓在小瑩的玉體上一動也不敢動了。

「你……你怎麼知道?」父親除了緊張還有害怕!連說話都帶結巴了!

「噓……輕點!」見父親的聲音有些大,小瑩連忙把兩個尖尖的白嫩玉指放在父親的寬大嘴巴上。

而父親滿臉疑惑的看著小瑩。

「外面弄堂的燈亮了!」小瑩把兩片紅唇附在父親的耳朵邊低聲對他說。

我看到這裡,就莫名的感到異常的興奮,原來我昨晚回家時父親的身體正壓在小瑩的身上,小瑩的兩條玉臂正緊緊的纏繞在父親的脖子上!

由於小瑩是昂躺在床上的,她的臉正好能看見房門,突然見門下面的縫隙中透出亮光,就知道有人把弄堂里的燈開了!除了俊凱沒別人了!

而父親正壓在小瑩的身上,他當然看不見門下縫隙的!聽這小瑩這麼一說,父親頓時就更加的緊張害怕了起來,也更加的一動也不敢動,而且連呼吸都閉住了,緊張的他臉色蒼白,渾身發抖!

「膽小鬼!」小瑩一見,低聲說了一句。

看著躺著房門床上全身赤裸裸互相摟抱在一起的小瑩與父親緊張的模樣,我的內心都說不出來有多開心了!

「篤篤篤」突然從電腦中傳來敲門聲。我知道正是我在敲父親的房間門。

啊,突然聽見敲門聲,不用說父親,就連小瑩也緊張了起來,因為昨晚是趁俊凱陪劉總打麻將的機會,自己才和父親在家裡偷情的!怎麼能不緊張呢?也可以說是被俊凱捉姦床!

雖然三個人都已經公開,但是每次與父親在一起都是老公知道的!今晚在老公一點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與父親偷情,性質就不完全不一樣了!而且現在還被老公堵在房間裡!

「夢……夢瑩,怎……怎麼辦?」父親被敲門聲嚇得半死,緊張的連心都差點跳出來了!帶著吞吐的語氣低聲問小瑩。

此時小瑩也不知道怎麼辦了,父親的身體還壓在她的身上,他胯間的雞巴還抽在她的陰道中,胸部上的兩隻玉乳還被父親的胸堂緊緊擠壓著!她的兩隻玉臂還緊緊的纏繞在父親的脖子上。要這樣親熱的場面被老公看到了,他不氣死才怪呢!

小瑩與父親正在不知所措的時候,又聽見我的聲音從門外傳入了房間裡:「爸,你在房間裡嗎?」

啊,這次小瑩與父親就再也躲不過去了,因為門是從房間裡面倒鎖,說明房間裡肯定有人的!

此時的父親緊張的要命,就連大氣都不敢透一下,兩隻帶著恐慌的眼睛看著小瑩,意思叫她快拿主意。

「告訴俊凱,說你在房裡!」小瑩咬了咬下唇後就低聲對父親說。

「真的可以嗎?」父親緊張的低聲問小瑩。

「沒事,快說!」

「俊凱,你回來了?」父親平靜了一下心情後,就大聲說道。

「回來了,爸,那你知道小瑩去那了嗎?」隨著我的聲音又從門外傳入了房間。

小瑩聽了又咬了咬下唇,想著躲是躲不過去了,也只能向老公攤牌了,所以小瑩還是帶著緊張你語氣對著門外的我說:「老公,我在爸的房間呢,你等一下,我……我馬上出來……」

說完後,小瑩還是緊張的心頭呯呯亂跳,同時也感到羞澀。被老公捉姦在床,此時的她能不緊張不羞澀嗎?

而父親心裡一直在暗叫著:完了,完了!

第十章、差點陽瘺

小瑩見門外的老公半天也沒有聲音了,所以就更加緊張害怕了!以為他生氣了。而有又見父親帶著惶恐與絕望的眼神看著自己,知道他也被嚇得不輕了。就連忙低聲安慰他:「爸,別怕,沒事的!」

「俊……俊凱沒說話,是不是生氣了?」父親非常害怕你問小瑩。

我知道當時我沒有說話,那時的我聽見小瑩從房間裡傳出來的聲音,頓時就一直處在胡思亂想與興奮刺激中,所以就忘了回小瑩的話了。

「老……老公……我馬上出去……」見門外的老公沒有說話,又見父親問她,小瑩頓時就又帶著緊張的語氣對門外的我說。

「哦,老婆,沒事,你們繼續,我回房間睡覺了!」很快,就聽見我的聲音就從門外傳了進來。

小瑩聽見我說話了,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氣,因為她從我的聲音中聽出來我是沒有一點點的生氣或者吃醋!

「夢……」

「噓……」父親剛想開口說話,馬上被小瑩給阻止住了。然後倆人豎起耳朵仔細的聽門外的動靜!

大概過了兩分鐘後,見外面沒有一丁點的動靜,小瑩才知道我回房間睡覺了!

「爸,沒事了!」小瑩對父親說。

「那……那你快回你房間去吧!」雖然聽小瑩說兒子已經回房間睡覺了,但是父親還是非常的害怕,今晚被兒子捉姦在床,明天有何臉面再見兒子呢?

說罷父親就想從小瑩的身上起來。

「幹嘛?別動!」見父親想把身體直起來,小瑩邊說邊把兩條玉臂緊緊的纏繞在父親的脖子上,不讓他起來。

「起來啊,你不是要回你自己的房間去嗎?」父親見小瑩這麼留戀他的樣子,要是平時,他肯定會高興死的,但是此時被兒子捉姦在床,他已經沒有心思了,心中又一直在想著明天該如何面對兒子。所以就淡淡的對小瑩說。

「誰說我要回房間了?」

「你剛才對俊凱說的呀?說你馬上出來的!」

「俊凱後來不是叫咱們繼續嗎?瞧把你給嚇的,膽子真小!快接著動啊?」

小瑩美目白了一眼父親,然後帶著沒好氣的語氣對說。

「可……可現在俊凱回來了啊?爸心裡怕啊!」父親還是有些擔憂的說。

「那每個星期六晚上我睡在你房間裡,你怎麼不怕呢?而且還纏著我沒完沒了的!」小瑩質問道。

「那是俊凱同意的啊,爸就沒有心理負擔,現在咱們是在偷情呢!」被俊凱捉姦在床後,可能對父親的心理壓力真的很大!

「那你真的不想再繼續嗎?」小瑩也很理解此時父親的惶恐心理,就最後一次問他。

「夢……夢瑩,爸倒是想再繼續啊,可是現從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啊!」父親很無奈的對小瑩說。

「怎麼了?怎麼心有餘力不足?」

「你……你沒感覺的到嗎?」父親帶著尷尬的語氣說。

啊,小瑩聽了父親的話,才感到他插在自己陰道中的肉棒已經軟了下來!頓時就嚇了一跳,同時也知道父親可能被俊凱的突然回來給嚇得!

「快起來,快起來,給我看看……」小瑩連忙要父親起來。同時兩條圓潤的玉臂也從他的脖子上滑落了下來。

我見父親被我給嚇得連雞巴也軟了,頓時我感到好開心!同時也忍不住的抿嘴偷偷笑了笑。

父親帶著尷尬之色從小瑩的身體上起來,然後對把已經沒有再戰能力的肉棒從陰道中抽了出來。

小瑩連忙從床上坐了起來,兩隻美目緊緊的盯著父親的胯間看,頓時就倒吸了一口冷氣,只見父親兩腿間的陰莖已經軟綿綿的。

「不會陽痿了吧?」小瑩隨口說了出來,因為她知道,男人在這種情況下很容易被嚇出陽痿的。

「不……不會吧!」父親聽了頓時也嚇了一跳,萬一真的被嚇出陽痿,那自己這輩子就完了,小瑩也會離開他的!

「這個死俊凱,看我怎麼收拾他!」這時小瑩狠狠的說了兩句。就伸手從床頭柜上拿來紙巾,把兩腿間的私處擦乾淨後,就下床拿起胸罩穿上。

原來是這樣的,難怪昨晚小瑩回房間會那麼的生氣呢,哈哈……

此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小瑩昨晚為父親對我生氣那麼大的氣,也是,如果父親真的被我嚇出了陽痿,那以後誰給小瑩性福?

這時只見小瑩已經穿上弔帶睡裙,氣乎乎走出了父親的房間,是向我興師問罪來了!

父親見小瑩氣乎乎的走出房間,他也傻眼了,雙眼盯著自己的胯間看了半天,然後又是嘆氣又是搖頭,最後躺在了床上,我估計著此時的父親心中是既難受又害怕!

接下來就是小瑩進入房間先是埋怨著我,然後就生氣了。

我把監控錄製拉到我要小瑩去父親房間安慰他的時間,大概是昨快九點左右的時候。

監控畫面還是在父親房間!只見小瑩穿著弔帶睡裙進入父親的房間,見父親躺床上正在唉聲嘆氣!而他已經把大褲衩子穿上!

我見小瑩一進房間,第一時間就盯著父親的大褲衩子看。

而父親見小瑩進入了房間,臉上就透露出驚訝之色!

小瑩隨手關了門,而且還給倒鎖上,然後來到父親的床前,兩隻眼睛再次看向他的大褲衩子!

我知道小瑩最關心的是父親會不會真的被嚇出陽痿了。

「夢……夢瑩,你又回來幹嘛?是不是與俊凱吵架了?」

「怎麼可能呢?俊凱對我好著呢?」小瑩含笑對父親說。

「那你不陪俊凱?來爸房間幹嘛?」父親滿臉疑惑的問小瑩。

「陪你呀!」小瑩邊嬌聲說了一句,邊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

「別再逗爸了,快回去,快回去,等下俊凱又生氣了!」

「爸,你放心吧,這次是俊凱來我來陪你的!咯咯……」小瑩嬌笑著對父親說。

「真的?」父親聽了臉上頓時就透露出驚喜之色。

「騙你幹嘛?爸,俊凱都認錯了,他知道你現在有心理負擔,所以叫我來向你道歉呢,好了,好了,沒事了,你往裡面躺一點!」

父親見小瑩這麼說,頓時身上的石頭總算落了地,高興的把身體往床裡面挪過去一些,讓出位置給小瑩。

只穿著弔帶睡衣的小瑩就上床躺在父親的身邊。

不知道父親是被剛才嚇懵了還是擔心他胯間的雞,所以顯得特別的老實,如果是平時,見小瑩躺在他的身邊,早就伸手摟抱她了。

「爸,你下面怎麼樣了?還能勃起嗎?」小瑩關心的問父親。

「誰知道呢?反正現在是沒有感覺了!」父親帶著擔憂對小瑩說。

「我看看……」小瑩聽了心中也很擔心,說著就坐了起來,然後把屁股挪到父親的雙腿邊,兩隻潔白的玉手抓住父親大褲衩子的邊緣就使勁的往下拉。

父親配合著抬起屁股讓小瑩順利的把大褲衩子脫了下來。

小瑩第一時間就看向父親的胯間,頓時就倒吸了一口冷氣,只見父親胯間的陰莖軟綿綿的躺在雜亂的陰毛叢中!不過陰莖雖然軟綿綿的,但個頭還是很大的,不像有的男人陰莖軟了,宿在陰毛中找也找不到。

「不會真陽痿了吧?」見靜靜躺在雜草中的陰莖一點動靜也沒有,小瑩異常擔心的說了一句,同時腦子也閃過:以後我該怎麼辦?

「誰知道啊?」父親也擔心的說了一句。

其實小瑩比當事人的父親還擔心呢!

看見翁媳倆擔心的樣子,我也有些擔心了,不過還好,我早上已經從小瑩的口中得知,這次他們又做了!說明父親的雞巴沒有被我嚇出陽痿。

「爸,你勃動一下看看。」這時只聽見小瑩對父親說。

父親聽了就試著勃動了一下。頓時只見躺在雜草中的陰莖動了一下,但是沒有硬起來!

小瑩見了心中一喜,隨著她就羞澀的咬了咬下唇,然後就伸手把弔帶睡裙脫了下來,頓時只見她身上你雪白肌膚就裸露了出來。

父親不知道她為什麼脫掉弔帶睡裙,但他兩隻眼睛還是直勾勾的盯著小瑩只剩胸罩與內褲的半裸身體看!

而小瑩的雙眼一直盯著父親胯間的陰莖看,見它稍稍有些反應了!就對父親說:「爸,你不是想練習解我胸罩上的扣環嗎?來,你幫我解開!」

說著,小瑩就把潔白的玉背對著父親。

父親一見,就連忙從床上坐了起來,伸出因興奮而顫抖的兩隻黝黑的手掌,慢慢的伸到小瑩潔白光滑的玉背上,然後笨手笨腳的解著胸罩後帶上的扣環!

我開始看不明白,後來才知道小瑩用的是苦肉計,她是故意把弔帶睡裙脫掉,目的就想讓父親看了她的裸體後陰莖會不會硬起來,見有些效果了,她就讓父親幫她解胸罩後帶上的扣環,目的也是令父親興奮。

父親花了兩三分鐘才把帶子上的一排扣環解開,隨著最後一個扣環的解開,頓時就聽見蹦的一聲,帶彈性的帶子在小瑩的玉背上就往兩邊彈開。

「你幫我拿下來!」小瑩帶著羞澀的語氣對父親說。

父親聽了臉上頓時就透露出喜色,連忙把胸罩的肩帶從小瑩兩個潔白光滑的香肩上推到手臂上!

小瑩也非常配合的動了動兩條玉臂,肩帶就從她兩條玉臂上脫離出來。

隨著肩帶的脫落,小瑩前胸上的兩個罩杯也就主動的掉了下來。

頓時只見兩隻白嫩嫩的豐挻乳房就裸露了出來。

「好美!」父親見了只差流口水了!

小瑩見父親貪婪的模樣,本能往他的胯間一看,頓時內心一陣驚喜,只見他胯間的陰莖已經站立起來了,看上還非常的粗堅硬。

「爸,你沒有被嚇出陽痿!咯咯!」此時小瑩真的很高興!就嬌笑著對父親說。

其實父親剛才一直知道自己的陰莖逐漸的變硬,雖然臉上沒有表達出來,但內心已經在高興了。

「夢瑩,如果沒有你的引誘,爸的陰莖也硬不起來呢,呵呵……」父親笑著對小瑩說。

「那你怎麼謝我啊?」見父親的陰莖已經恢復如初了,而且還這麼的粗壯堅硬,小瑩也特別的高興。

「你說怎麼謝就怎麼謝!」父親興奮的說。

「那……那……那罰才滿足我!」小瑩俏臉一紅,羞澀澀的說了出來。

「好啊,呵呵……」父親聽了高興的要死,這那是罰啊,簡直就是美差啊!

突然,父親把小瑩推倒在床上,又以最快的速度把她身上唯一的遮羞物內褲給脫了下來。

未等小瑩反應過來,小瑩就發現自己身上的內褲已經被父親脫下來了!頓時就全身赤裸裸的展現在父親的身前。

看著這麼一具完美無缺的雪白肉體,父親又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就再也忍不住的分開小瑩兩條大白腿,把他胯間的粗壯肉體插入了陰道中……

「唔……」小瑩眉頭一皺,不由自主的嬌喘了一聲。

「爸,你好壞……」

「咋壞了?」

「你一點都不憐香惜玉!」

「那你要爸溫柔一些呢還是要爸粗暴一些?」父親邊挻動著屁股抽插著,邊帶著興奮的語氣問小瑩。

「我……我不知道!」小瑩邊感受著陰道被抽插著的舒服感覺,邊告訴父親不知道。

「你肯定知道的,就是不好意思說出來,對不對?」

「我……」

「說出來吧,這樣子爸以後就知道該怎麼對你了!」父親邊狠狠你肉棒插入,邊要小瑩說出來。

「要……要……」小瑩羞澀的說不出來。

其實此時的我也很期待小瑩的答案!她到底喜色溫柔還是粗暴?

「快說啊!」父親又把肉棒狠狠的插入陰道。

「嗯……」小瑩眉頭一皺,嬌喘一聲。

「那爸代你說了!」

「你說說看?」

「你喜歡爸對你粗暴一些,對不對?」父親代她說了出來。

「對……也不對……」小瑩話語互相矛盾。

「什麼意思?」父親不解了。

「嗯……」隨著肉棒的插入,小雷不由自主的嬌喘了一聲,然後羞澀澀的說:「有時想你對我粗暴一些,有時又想你對我溫柔一些,怎麼說呢,這樣話出來不好吧,我喜歡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隨你發揮。所以說出來了沒沒意思了!」

「你的意思是爸怎麼對你都喜歡對不對?」

「嗯。」小瑩羞澀澀的應了一聲。

「好,爸知道了!」父親說完,就把小瑩的兩條大白腿抬起來扛在他的雙肩上,然後把上身向前伏下,兩條扛在雙肩上的大白腿也隨著被壓到小瑩的前胸,這樣一來,小瑩的整個屁股就被懸空抬了起來!整個蜜穴都朝上了。這樣就更方便父親的抽插了。

頓時只見父親胯間的肉棒在小瑩的陰道中像打樁機似的飛速的抽插了起來…

「唔……唔……唔……」小瑩的雙腿被父親強制著壓在她的身體兩側,兩條小腿懸空掛著,隨著抽插,兩條小腿也隨著搖晃了起來。可能被父親快速的抽插著,感到越來越舒服,所以不斷的從咽喉中發出誘人的呻吟聲。

看著小瑩被父親粗壯的肉棒給抽插的欲仙欲死樣子,我內心甚是欣慰!因為我愛小瑩,只要她開心就好!

這次小瑩重回父親的房間,居然被父親操出三次高潮!也不知道是父親越來越厲害了,還是小瑩的身體越來越敏感了,這麼容易達到高潮。

難怪早上小瑩吞吞吐吐的拒絕和我做愛,原來是昨晚被父親操出五次高潮,有一次還是潮吹呢。

被父親一連操出三次高潮後,小瑩的整個身體已經很疲倦了,軟綿綿的躺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而她的兩腿間還是父親幫她擦乾淨的!

本來我不想再看監控了,但是轉念一想,小瑩昨晚是幾點從父親房間回來躺在我懷中的?所以就又想看下去。

高潮滿足後的小瑩與父親昂躺在床上,父親並沒有把小瑩的身體摟抱在懷裡,所以翁媳倆就這麼昂在躺在床。

「爸,聊聊天吧!」小瑩突然把她那雪白的裸體轉了過去,側身躺著,正面朝著父親,然後對父親說。

「聊什麼呢?」父親問道。

「爸,聊聊你的老家吧!」可能後天就要跟著父親去他老家了,所以小瑩想了解一下我的老家。

父親聽了就對小瑩大概說了一下他老家的風俗習慣,還說了一些在老家發生過的趣事。

小瑩一直在認真聽,對我的老家也越來越感興趣了。

「爸,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小瑩突然想起來對父親說。

「什麼事?」父親問。

「就是……就是……」小瑩俏臉通紅,不好意思說出來。

「到底什麼事啊?瞧把你給羞澀的?」父親轉臉看著小瑩說。

小瑩咬了咬下唇後,終於把我的想法說了出來。

父親聽了內心越來越高興,但是臉上的表情卻一點也看不出來。當小瑩說完後,他就非常堅定的給拒絕了!說這次帶小瑩回家就是要在老家們的面前炫耀自己是有兒媳婦的,是可以接後代的!

第十一章、夫妻午餐

小瑩聽了也覺得父親說的有道理,也就隨著他了。

「對了,夢瑩,爸也有件事想與你商量呢?」父親突然想起來對小瑩說。

「爸,什麼事?你說吧!」小瑩好像很感興趣。

「夢……夢瑩……我想……想……」父親老臉一紅,實在不好意思說出來。

「咯咯……」小瑩見了忍不住的撲哧一聲嬌笑了起來,然後就忍住笑聲,學著剛才父親對她說的原話:「爸,到底什麼事啊?瞧把你給羞澀的?」

說完,小瑩終於忍不住的又嬌笑了起來。

看見小瑩對父親好像變了個似的,以前她對父親可是非常冷淡的!現在居然會這麼開心!而且與父親的話語也越來越多了。我的心就揪了一下。因為小瑩現在樣子,對父親就像對情人,對愛人一樣。

雖然小瑩這麼開心,我也為她高興,但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心中總是感到有些惶恐。

「哈哈,夢瑩,你太可愛了!」父親也被小瑩給逗樂了。

「爸,別不好意思了,快說吧,到底有什麼事跟我商量呢?」小瑩止住笑聲對父親說。

「夢……夢瑩,鄉下不比城市,你……你在鄉下能不能不穿短裙短褲啊?」

父親吞吞吐吐的終於說了出來。

「爸,為什麼呀?」小瑩聽了帶著驚訝的語氣問父親。

「你……你長得又這麼漂亮,你看,你如果穿著短裙短褲裸露出兩條那麼漂亮的美腿,我老家的老少爺們看見了不……不好……」父親又帶著結巴的語氣對小瑩說。

父親的這個建議我聽了也很支持他,我也不喜歡小瑩穿太暴露的衣服,小瑩經常穿著露大腿的短褲去單位上班,我心中也會吃醋的!但又不好意思對她說。

再說我老家那些老少爺們可都是沒有素質的人,平時粗話連天,看見這麼漂亮的小瑩都會視奸她的,要是小瑩穿著露大腿的短褲短裙,而且小瑩的大腿又是那麼的美,那些老少爺們見了還得了?

「咯咯……我知道了,爸,你是不是在吃醋啊?」小瑩聽了終於明白父親的意思了,自己如果穿著露大腿的短裙短褲,被他老家老少爺們看見了,父親會吃醋的!

父親聽了老臉一紅,然後也就平承認了:「就……就算爸吃醋吧……」

「好,我答應你!」小瑩居然答應了。

沒想到小瑩這麼勤快的就答應了!我在高興中又隱隱的感到了有些不對!但到底什麼地方不對我又說不上來。可能是父親吃醋了,小瑩就答應他了,這好比是倆夫妻似的!所以我才會感到不太對的。

父親見小瑩答應了,老臉上馬上就透露出驚喜之色,然後又帶著吞吐的語氣對小瑩說:「夢……夢瑩,爸給你賣的鑽石項鍊,你……你怎麼都不戴啊?這…

…這次你跟爸回家,能……能不能戴上它啊?「

小瑩聽了咬了咬下唇想了一下後,也答應了:「嗯,聽你的,我戴!」

父親聽了又是一陣驚喜,然後又問她:「那你平時為什麼不戴呢?」

「爸,這是你賣的,我戴上怕俊凱會不高興的!」小瑩俏臉一紅,就說出了原由。

「也是,也是哦!」父親聽了帶著尷尬的語氣說,但是不難發現,他還是有些傷心的,自己賣給小瑩的項鍊,她卻不戴!不管是誰都不會開心的!

我聽了心裏面感到暖暖的,畢竟小瑩的心中還是有我的。

「爸,你放心,在老家我都會戴著它的!」小瑩看得出來父親的不開心,所以就安慰著他說。

「嗯,對了,夢瑩……」父親好像突然又想起來什麼話想對小瑩說。

「嗯?」

「夢瑩,你的後頸脖子那麼漂亮,如果把你的頭髮紮成馬尾,那一定會非常漂亮的!」父親建議著說。

「爸,我習慣披髮的!」小瑩說。

「哦,你披髮也很好看!爸只不過隨口說說而已!呵呵……」

「是嗎?」

「是的,是的,呵呵!」父親笑呵呵說。

見父親開心的樣子,也沒有心理壓力了,小瑩想著我交接她的任何也完成了,所以就對父親說:「爸,我現在要回我自己的房間了,俊凱還在房間裡呢!」

「嗯,那你快去吧,別讓俊凱擔心!」父親異常關心的對小瑩說。

小瑩聽了就起床穿上了胸罩與內褲,把弔帶睡裙穿上後,就來到床前,把上身伏了下來,然後把兩片紅唇貼在父親的黝黑的老臉上親了一下後就直接身子,轉身走出了父親的房間。

啊!被小瑩親了一口的父親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等小瑩的高挑身體消失在門外時,才回過神來,頓時全是驚喜之色。

我現在才明白,早上小瑩為什麼會把頭髮紮成馬,為什麼脖子上會戴著父親賣給她的鑽石項鍊,為什麼會穿著緊身長褲,原來這一切她都是為了父親……

我關了監控,上身狠狠靠在老闆椅上,昂起臉,閉上眼睛,腦子裡在回放著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

最終,我還是決定讓小瑩與父親再繼續發展下去,因為我現在也沒理由阻止小瑩追求性福!我如果能滿足小瑩,當時也不會讓小瑩與父親在一起的,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了,如果阻止小瑩,那也是不可能的事,以後她怎麼對面父親?畢竟與父親發生過那麼多次的親密關係!而我又滿足不了小瑩!現在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小瑩千萬不要連心也出軌了。

拿起手機,給小瑩發了一條信息:老婆,在幹嘛呢?

小瑩:老公,沒在幹嘛呢?馬上要出去吃飯了!

看了小瑩的信息我才知道在不知不覺中已到了中午吃飯的時間。

我突然想請小瑩吃飯了:老婆,出來與我一起吃飯吧!

小瑩:老公,咱們每天晚上都在一起吃飯了呀?還是節約一點吧!

我:老婆,你明天就要跟我爸回老家了,中午我想與你一起吃飯!你出來吧!

咱們在以前吃過的那飯店見面。

小瑩:好吧!

我放下手機,收拾一下後就離開了辦公室。

在我們經常吃的飯店裡,我與小瑩面對面從在一個情侶包廂里!

我看著坐在我對面的小瑩,見她的本是披髮的秀髮紮成馬尾,裸露出那天鵝般的後頸脖子,扎著馬尾的小瑩比披著長發更顯得嫻熟漂亮,還真別說,我不得不佩服父親的審美眼力。

我又偷偷看了看掛在小瑩潔白脖子上的鑽石項鍊,真的好漂亮,鑽石正好從她白色襯衫最上面兩個沒有扣上的雪白肌膚上露了出來,閃光發亮,顯得的特別的好看。

「老公,你是怎麼了?非要叫我出來與你一起吃飯?」這時小瑩邊慢慢的吃著菜,邊抬頭看著說。

我對她說:「老婆,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特別的想與你單獨你一起吃飯!可能是你明天要回我老家了,我真的有點不舍,畢竟咱們結婚以來,從來沒有分開過!」

「是啊,老公,我也不想離開你的!要不,我不跟咱爸回你老家了?」小瑩見我的不舍,她自己也不舍!所以就不離開我了。

我連忙搖著手對她說:「不不不!老婆,咱們可都說好了的,你這次是代替我去老家為咱媽掃墓的!」

「可我見你這麼捨不得啊?」小瑩兩隻美目瞟了我一眼說。

「不就幾天時間嗎?你又不是長期住在我老家,呵呵!」我含笑著說。

「是啊,幾天很快就過去了!老公,我在你老家每天都會想你的,你也要想我哦!」小瑩說。

「當然會想你了!而且我每分每秒都會想你的!呵呵!」我半開玩笑的說。

「那我可幸福死了,咯咯……」小瑩嬌笑著說。

「對了,老婆,你向單位請假了沒有?」我突然想起問道。

「上年請了呢!」

「幾天?」

「你不是讓我請十天假的嗎?還問我?」小瑩白了我一眼說。

「我這不是怕你單位不批准讓你請十天的假嗎?呵呵!」我笑著說。

「是是是!」小瑩帶著嬌氣一連說了三個是字。

「呵呵……」我又笑了,然後就問她:「你們明白幾點的車?我送你們去車站!」

「明天幾點我還不知道呢!」小瑩說。

「那車票賣了沒有?」我又問她。

「爸說不用提前賣,現在是淡季,坐車的人不多,明天去車站隨時可以賣的!」

小瑩對我說。

「那你們坐火車還是大客車呢?」我又問小瑩。

「我想坐火車的,但是爸堅決要坐大客車!」小瑩說。

「大客車也是直達我們那個縣城的!比火車還方便呢!只不過……」我對她說。

「不過什麼?」小瑩問。

「我們的縣城比較偏僻,沒有臥鋪車,是軟坐,我怕你……」我帶著擔憂的語氣看著小瑩說。

「沒事沒事,軟坐車還可以看看一路上風景,挻好的!」小瑩笑著對我說。

「對了,老婆,你……你對咱媽說了沒有?」我突然想起來問道。

「嗯,上午打電話給媽說了!」

「媽咋說?」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居然莫名的有些小緊張起來,問完,我看著小瑩,心頭也有些小跳動。

「起先不同意,後來我花了半個多小時才說服媽,最後同意了,咯咯……」

小瑩說完就嬌笑了兩聲。

我聽了心裡在暗想著:媽可能想著住我家會感到尷尬,畢竟那次我在無意中在她家的衛生間裡看過她赤裸裸的身體,還讓她在我同事們面前冒充是我老婆,在山上扭傷腳還是我背她下山的,所以她不想住在我家!但是心中隱隱感覺到岳母知道我對她有那麼點意思,只不過她老人家給我留面子,不把我道破而已!免得尷尬。這時聽小瑩說最後岳母還是同意住我家裡,我心中居然莫名有些小驚喜。

在遙遠的老家,我根本無法監視他們公媳,根本不知道他們在老家會做些什麼?但是我該肯定,他們在老家每晚會睡像夫妻一樣睡在一起!然後無顧忌的在做那種事。我一想到這裡頓時就感到褲襠裡面的玩意兒就更加的堅硬了,這種看不到只靠腦子設想的感覺既折磨人,又感到異常的興奮與刺激!

「也是哦,畢竟媽住她自己家住習慣了,換一個環境,不習慣的!」我對小瑩說。

「是啊,起先媽也是這說的!老公,你真聰明,都能了解媽的心思,咯咯…

…「小瑩嬌笑著誇我。

「呵呵,畢竟咱們都找我嘮叨的,當然有些了解咱媽了……」我笑呵呵說。

「嗯,老公,咱們趁熱吃吧,別光聊天啊!」小瑩拿起筷子對我說。

接著我們倆夫妻邊吃邊聊……

大概半個小時後,我與小瑩從飯店出來,各自開著自己的車回公司單位上班了。

到了晚上,在家裡的餐廳里,我們三個人坐在餐桌前吃著晚飯。

我發現小瑩與父親都不太說話,可能是他們明天就要回我老家了,是心中尷尬的原因吧,雖然明里是說小瑩代替我回老家給母親掃墓,但是這次回老家到底做什麼?我們三個人都心知肚明,只不過都不說出來罷了。

「爸,明天幾點的車啊?」還是我先開口說話。

「早上八點吧!」父親吃了一口米飯後就抬頭告訴我。

「票買了沒有?」我雖然已從小瑩口中知道車票沒有賣,但還是帶著關心的語氣問父親。

「沒呢,現在是淡季,沒有多少乘客的,到車站後隨時可以賣的到的!」父親對我說。

「這就好,那明天我們大家都早點起床,我送你們去客運站,再去公司上班!

時間正好來得極!「我對父親與小瑩說。

「嗯,俊凱,那……那就麻煩你了!」父親帶著歉意的語氣對我說,這可能是他心中有愧於我吧!玩了兒子的老婆,明天還要帶她回老家!

「爸,你說什麼呢?我送父親與老婆去車站,是應該的啊!」我連忙對父親說。

「是是是,是應該的,是應該的!」父親連忙點頭道。

這其間小瑩是一句話也沒有說,明天就要走了,她心中也感到不好意思!

大概七八分鐘後,在沒有多大氣氛中我們吃完了晚飯!小瑩吃完就回房間裡去了,我發現晚上她沒有對父親說過一句話,好像又回到以前那樣對父親冷淡的日子裡去了!

我吃完飯並沒有回房間,坐在客廳里看電視,同時也等著父親收拾好廚房。

因為明天他們就回老家了,我還是有話對父親說的!

大概七八分鐘後,父親收拾好廚房,就來到客廳,坐在我側面的沙發上。

「俊……俊凱……」未等我開口,父親就開口喊我。

「爸!」我回應道。

「你……你真的捨得讓爸帶夢瑩回老家嗎?」父親鼓起勇氣,帶著吞吐的語氣問我。

「小瑩不是代替我回去給母親掃墓嗎?怎麼捨不得呢?」我見父親有勇氣這麼問我,本來是想再鼓勵他的,但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會這麼對他說,可能是我上午看了監控的原因吧,心中有些醋意與生氣!

「是是是,夢瑩是代替你回去給你媽掃墓的!」父親聽了我的話,先是驚了一下,然後就連忙對我說。

「爸,小瑩從來沒有出過遠門,這是她第一次出門,你一定要照顧好她!」

這也是我的真心話,沒有帶一點點的雜念,小瑩真的是第一次出遠門,我真的很擔心她的。

「俊凱,你放心,我會照顧好她的!」父親帶著尷尬的語氣對我說,他可能把我說的「照顧」理解錯了,所以才會這麼尷尬。

「嗯,這樣我也放心了!」我點了點頭說,然後又接著說:「爸,在給我母親掃墓時,你代我說說好話,以後有時間我保證會去為母親掃墓的!」

「嗯,爸會對你母親說!」父親應道。

「對了,爸,你們這次回去打算呆幾天呢?」我突然想起來問父親。

「看情況吧,現在爸也決定不了,畢竟夢瑩第一次回老家,肯定會對咱們老家很好奇的,再說她一直呆在城裡,鄉下風景對夢瑩來說,她還是很喜歡的!」

父親說。

「嗯,其實我也很想念咱們的老家,有時間我一定會回去呆一段時間的!」

我說道。

「明年,明年你有時間就回老家一趟吧,你知道鄉親們是怎麼說爸的嗎?說我的兒子不要我這個爸了!唉……」父親說完就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爸,對不起,是我讓你在鄉親們面前抬不起臉……」我頓時也非常同情自己的老父親,帶著歉意對他說。

「還好這次夢瑩願意跟爸回老家,爸也可以在鄉親們面前楊眉吐氣了!」父親接著說。

見父親這麼說,早上又從小瑩口中得知父親拒絕了我的那個「想法」,我莫名的就對父親起了尊敬之心。感到讓小瑩跟父親回老家是很正確的!

「爸,那就好!」此時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對父親說了,就隨口說了一句。突然又起來對父說:「爸,你晚上把行禮收拾好,明天咱們早點出發!」

「嗯,那爸先回房收拾一下!」與我坐在一起,父親可能也感覺特別的尷尬,所以說著就連忙站起來回房間去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