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雙城記 (3) 作者:迷使

【日月雙城記】(3)

作者:迷使2021-5-4首發:春滿四合院

「思綺,妳吞下去了嗎?」白博士緊張地問著。

「沒吞下去。」朱思綺仍掐著自己的脖子:「可是它全溶化在嘴裡了。」

「得了吧,博士。你馬上就能得到你想要的,就放鬆一下,開心一點嘛!」藍魔女在一旁冷笑道。

「首領,妳怎麼可以這樣?我很愛思綺的,不想強迫她做任何她不願意做的事啊!」當白博士看到朱思綺有點暈眩的模樣出現時,心急如焚:「求求你,首領。給她解藥吧!」

「她的解藥就是你呀!博士。你現在上她,她就是你的人了。一切皆大歡喜不是很好嗎?」

很快地,朱思綺便暈倒在白博士的懷裡。看她如此柔弱無助的模樣,我心猶憐。不過能不能把持得住,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只見白博士只是深情款款地看著她而沒有任何行動,我不由得讚嘆他的君子之風。

「亞力……我想要……」朱思綺抓著白博士的手臂,口齒不清。她顯然有點神智不清了。估計是藥效起了作用。

藍魔女只是冷冷地看著,她似乎覺得朱思綺是在演戲。

「喔,天啊!這該如何是好……」白博士快哭了出來。

喔,天呀!怎麼有如此純情的男子……看得我都快瘋了。如果我是當事者,我就絕對不會跟自己的下半身作對的。只可惜此齣戲的男主角不是我。

就在此時,房門外有士兵慌張地跑來通報:「首領,不好了。有府兵發現我們了。請首領撤退。」

「人多嗎?」藍魔女問。

「就一人,不過是鬼面神刀。」

「鬼面神刀一般都是兄弟二人同時行動。只有一個我們應該尚能應付……不過為了安全起見,先帶博士和朱小姐離開此處吧。」藍魔女命令著。

「首領,那思綺的解藥……」白博士爭取著。

「她過一會兒就沒事了。」藍魔女無奈地說。

於是那名士兵便和白博士一起攙扶著朱思綺離開了。

這下我該怎麼辦?

遲遲不見王承天攻進木屋來,他是不是在前面陷入苦戰了?

我遲遲不敢決定下一步。雖然打過喪屍,也跟鬼面二刀對過招,可是真要我這樣你死我活的戰鬥,能避免還是儘量避免。

只是這樣猶豫了一下,我忽然聽到山下有車子發動的聲音。我往山下看,發現幾輛車正追著王承天的機車跑。有一輛車往別的方向開,我猜那是載著白博士和朱思綺的座車。

等一下,王承天如果被追到回不來怎麼辦?這邊藍魔女還沒走啊!管不了這許多,還是先回來監看藍魔女吧。等我回趴到氣窗口時,偌大的木屋裡只剩藍魔女和一名士兵而已。

「首領還不撤退嗎?」那名士兵問道。

「我想只有一個鬼面二刀還好吧。你可以先離開,讓我靜一靜。」藍魔女似乎不滿意剛才白博士和朱思綺的結果。

「我可以留下來陪妳呀!」那名士兵的語氣忽然邪惡起來:「藍敏瑛,可能沒有剛才朱思綺這樣艷麗,不過絕對也是美女一名。」

「你發什麼瘋啊?」藍魔女驚訝地看著那名士兵:「你是誰?」

「呵呵,想不到我們偉大的異人族首領,也會有今天。」那名士兵於是摘下了他的人皮面具:「藍敏瑛,我們又見面了。」

「錢光勇!」藍魔女失聲道:「你這老色魔竟然沒死……」

「呵呵,我知道我是免疫群中的害群之馬。唯一會將病毒傳染出去的人。可是你們這樣對我也太不公平了。」錢光勇乾笑道:「你剛才用計要白博士上像朱思綺這樣的絕世美女。卻不讓我碰任何女子……」

「你是唯一的例外,你也知道的。」面對錢光勇的步步進逼,藍魔女則是步步後退。顯然這位光勇武功之高,不容小覷:「我沒有阻止你在免疫群裡談情說愛呀!」

「我就喜歡正常人,妳管得著?」錢光勇狠狠地道:「妳是我們的首領,卻處處為自己人設限,為敵人著想……看來長老會不肯罷掉妳,我只好自己出來清理門戶了。」

「你……想怎樣?」藍敏瑛被逼到牆角,無處可逃。

「嘿嘿,那鬼面二刀也算一等一的高手,你的手下跟他纏鬥,勝負仍在未定之天。然後妳又派重兵去保護妳那寶貝的白博士,居然好死不死只留我一人……我冒充混進來原本是想找機會玩玩那雙城第一美人朱思綺。不過想想妳也差不到哪裡去……」

「你休想!」藍敏瑛雙手忽然出現匕首型三叉短戟,迅速朝錢光勇猛攻。她的攻勢凌厲,一時之間,錢光勇只有閃躲的份,無法反擊。

我因為有打鬥中放緩時間的能力,所以他們二人的過招我是看得一清二楚。藍敏瑛的攻勢雖然兇猛,錢光勇的閃躲卻似乎遊刃有餘。二人武功的差距,高下立判。

惡鬥了一陣後,藍敏瑛的速度不似開始時那般犀利。一個換招的空檔被錢光勇逮到發掌回擊,正中藍敏瑛的胸口。只見她身子震了兩下便僵住不動了。

「哼,這『僵震掌』又不是只有妳會使而已。」錢光勇從口袋中掏出一顆藥丸,掰開藍敏瑛的櫻唇,強迫她吞服了下去。

「這是什麼?」藍敏瑛雖然無法動彈,但仍能說話眨眼。

「妳能餵朱思綺吃藥,我就不能餵妳嗎?呵呵,我沒聽過什麼真心丸,八成是妳發明的……不過我這顆可是貨真價實的失心丸。」錢光勇取下藍敏瑛手中的三叉戟後,撫摸著她的臉頰:「我先享受妳,再把病毒傳給妳……來個先姦後殺如何?」

「你休想!」藍敏瑛撇過頭去,不讓他摸。錢光勇惱羞成怒,一把就撕去她的忍者黑衣,露出雪白粉嫩的玉女胴體。

這該如何是好?我這下急了。不知怎麼地,我很同情藍敏瑛。她怎麼看也不像是個大魔女。這中間一定有什麼誤會。不過眼下這個更大的魔頭,武功了得。我不見得是他的對手呀。

想著想著,一不小心,就從氣窗口摔了下來。

唉唷!好痛!……不過還好,沒有摔傷哪裡。於是我掙扎站起。

「閣下是……」錢光勇見我的出現,驚訝到有點口吃。

「在下賀青城。嗯……就這樣了。」我實在沒有長串的名號可念。

「小子,沒看到老子正在辦事嗎?滾一邊去。」錢光勇沒有馬上出招,只是虛張聲勢,要探我的虛實。

「恐怕恕難從命……在下銜命捉拿這女魔頭回府。」

「所以是府兵囉……怎麼沒見過你這號人物?」

「這個說來話長,我其實是跟著『鳳舞雙鞭』的。」哈!終於想到一個名號了。貞妤,不好意思。借來炫耀一下。

「黃貞妤?……你是獎金獵人?」錢光勇似乎明白了什麼:「原來不是府兵呀……呵呵,今天可真熱鬧,來了一個鬼面二刀,又來了個獎金獵人。」

「我跟你談個買賣,你讓我活捉這女魔頭。我獎金分你一半,如何?」

「哼,那要問問我的雙掌同不同意……看掌!」他雙掌齊發,也不是什麼怪招,就是要打我而已。

須臾間,他出掌的速度又慢了下來。我這回忽然不想躲了。因為我知道在這裡我有絕對力氣上的優勢。所以這回我想試試……

於是我出掌與他對掌。我必須承認,他的掌力剛勁威猛,甚至感到有掌風掠過。可是呢……當我們四掌相撞時,他整個人瞬間被我震退到幾尺之外。

「這哪來的怪力啊……」他不可思議地看著我,顯然是受到驚嚇。他思考了一下後,才說:「好吧,今天這藍魔女歸你……不過我記得你了。改日我會找你拿我的一半獎金的。」他又望望藍敏瑛,這才調頭走人。

我追出木屋查看,確定他已下山後,才又回到木屋探視藍敏瑛。

「賀青城……我也沒聽過你。」沒想到這是她見到我的第一句話。

「我是誰暫時不重要,先告訴我該如何救妳。」我說的是實話。她圓潤翹實的乳房在被錢光勇扯開的衣服裂縫中彈跳出來,在我眼前晃呀盪的……我不知道我還能夠正常地跟她對話多久。

「為什麼要救我?」她很堅持要知道她想要知道的。

「我覺得妳不是壞人……跟外傳的女魔頭一點也不像。雖然剛才逼那朱小姐做愛還挺屌的……只是別人一直這樣誤會妳,妳應該有很多委屈的。」我忠實地把剛才看到的感想說了一遍。

「那只是巧克力。」她眼中的敵意忽然就消失了。

「嗯?」

「我給朱小姐吃的只是巧克力……不過是想測試她的真心罷了。」

這個藍敏瑛……這回我是仔細地看到她了。她不似朱思綺那般艷麗勾魂,可是眉宇間那淡淡的憂鬱,絲絲的柔情,和隱隱的剛毅。非常令人沉醉。這樣的一個女人,又怎麼可能會是個女魔頭呢?

「我……沒救了。」她望了我一會兒後,才緩緩道。

「先讓妳可以活動再說吧。」我提議著。

「這不打緊。以我的功力,一會兒我也能衝開的……問題在失心丸。」

「有解藥嗎?」我問。

「無解……我等會兒就會開始失心瘋狂,直到我欲求不滿而死……除非這中間得到男體的交歡……」

嗯?我是男的,又剛好對妳有點心動……

「你……為什麼如此這般地看著我?」她被我凝視到低下頭去:「我又沒指望你來救我……我們才初次見面。」

「喔,相信我,藍姑娘。初次見面就……這個我有經驗。」我想起了貞妤。

「啥?」

「沒事……該怎麼說呢?我想要妳……對不起,我是說我想救妳,剛好我也想要妳。所以就……剛好可以救妳。這樣妳懂嗎?」

藍敏瑛瞬間飛紅了雙頰:「你在鬼扯什麼?我可是堂堂異人族的首領,可以這樣被人戲弄嗎?」她開始有點喘息了。

「真的很對不起,藍首領。可是跟我總比跟剛才那位光勇兄強……當然我有自信在床上比他強……起碼我不會傳染病毒,我是一般人,不是免疫群……」我好像有越描越黑的趨勢。

「夠了,別再說了。」藍敏瑛越喘越嚴重,甚至帶點嬌吟的味道出現:「藥性已經上來了……我的理智會越來越薄弱的……到最後,我不過就是一隻發情的雌性野獸罷了……我可以維護我自己最後的一點尊嚴嗎?」

她有點站不穩了。於是我扶著她,慢慢將她放倒在床上。

「可以的,首領。妳不說,我就不動。」我憐惜地望著她。

「啊……喔……」她沒理會我,自顧自地呻吟起來:「我真的沒想到……我藍敏瑛會有今天……」她的眼神開始朦朧迷惘起來。

我悄悄地脫去了自己的衣物,也順便除去了她身上剩餘的衣物。她的玉女胴體,穠纖合度,玲瓏有緻。會激起男人想要吻遍她身上每一寸肌膚的衝動。她不自主地扭動著身軀,顯然是快要不行了……

我一接近她,迎面撲鼻的是女體清雅的體香……

「賀青城……我給了你……你會好好待我嗎?」她神智不清地問著。

「我會的。」於是我吻了她。

剎那間,我感覺那不是相吻,而是相吸。她的唇口與我的相接後,便自動吻合。我玩過女人,卻從未接吻過。那源源不斷的電流自她舌尖傳來,很快就竄流到我全身每一個角落。促使著我的身體,去和她的胴體做更緊密的碰觸。

她的身子仍是僵直著。我則是對她又吻又摟,又親又抱的。她緊閉著雙眼,吐氣如蘭。看不出她是痛苦,還是享受。女體的冰晶玉潔,又柔軟如棉的膚觸,激發出一種前所未有的強烈慾望,想跟她做最親密的結合,融成一個個體……

我不能再忍了。於是我掰開她的雙腿成M字形,緩緩地將我的小弟弟,送入了她的下體中……

「喔喔……」她的叫聲很輕柔。我怕弄痛了她,挺在裡面動也不動。

咦?好像有黏液流了出來……

她是處女?!

一個異人族的女大首領,竟然仍是處女之身……

我的陽具在她體內不停地鼓脹著。不多時,她的身軀放軟了下來。想必這僵震掌的效力已經退去了。然而就在她完全癱軟到床上前,她全身忽又緊繃抽蓄起來。然後她用雙腿勾住我的臀腿。雙手環抱我的腰胸,整個人緊貼了上來。

「啊啊……」我超喜歡聽她的春吟,一點點,不大聲也不做作。她仍閉著雙眼,不過眉頭不再深鎖。那柔情似水的模樣,似乎是在告訴我,她準備好了。

於是我開始緩緩抽送我的陽具……

「啊啊~~」她嬌吟著,努力配合著我的律動。

這感覺甚是美妙。我忽然發現在這過程中射精不是很重要的事。因為她配合著我,我也附和著她。一起希望這般和諧的律動,可以永遠持續下去。

我忍不住暫停時,她並沒有催促。只是靜靜地抱著我等待著。

然後我們又開始了……又停下來……又開始了……

直到……

…… ……

……

***** ***** ***** *****

我被一樣金屬反光刺眼而驚醒過來。

藍敏瑛正拿著她的三叉匕戟對著我的咽喉。

「首領,這是怎麼一回事呀?」我完全狀況外。只希望她把武器移開。

「你自己說,這是怎麼一回事。」她冷冷道。

「我才剛救了妳……」

「救了我?還是佔有我……」她的語氣依然冷冰,跟剛才做愛時判若兩人。如果失心丸是剝奪了她的理智,那我希望她的理智永遠不要回來……

「我是真心想要救妳的。」

「你鬼扯!沒辦法了……我先殺了你再自殺吧!」她說完便舉起匕首往我的脖子刺來。

「別呀!這是妳對待救命恩人的方式嗎?」

她的三叉匕戟揮舞到一半,忽然在空中停了下來。

「你是真心的嗎?」她看著我,稍稍緩了下來。

「是的。我是真心的。」我很堅決地看著她。

她放下手中的武器,悠然道:「把衣服穿好,快離開這裡吧。」

於是我穿回了原來的衣物。要動身時,她仍是無動於衷。

「首領,不一起走嗎?」

她望了我一眼才說:「你也許是真心的,可是我卻不可能嫁給你的。」

「這是什麼跟什麼呀!」我上前安慰:「沒有那麼嚴重啦,只不過就……」

「就什麼?就不過是一夜情對嗎?」她狠狠地瞪我:「趁我還沒反悔放過你之前……快給我滾!」

我嘆了口氣,不敢再越描越黑了。我想轉身離開算了。然而當我走到門口,想想又不對。我是來抓她去救貞妤的。這該如何是好?於是我又轉頭看她,只見她高舉匕首正準備往自己的咽喉刺去……

「首領,萬萬不可!」我拔腿狂奔,千鈞一髮之際我奪下了她手中的三叉匕戟。她的力氣在我手中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掙扎了一陣子後,她忽然整個人軟倒在我的胸懷裡。

「我不管你能不能真心待我,可是我不能真心回報於你呀!我是這一整族和免疫群未來命運之所繫……可是我仍只是一個女人啊,我也期待一份真實無悔的感情呀,我守著處女之身這麼久了……你為什麼要救我?讓我死了算了!」她說完便在我懷裡嚎啕大哭起來。

我緊緊地摟著她。只是這樣緊緊地摟著她。

像她這樣的女人。應該有一個男人,好好地去疼惜。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