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雙城記 (4)作者:迷使

【日月雙城記】第四回

作者:迷使2021年5月7日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四回

我把身上的薄夾克讓給了藍敏瑛。她的上衣被錢光勇扯爛了。

她的心情似乎平穩了許多,可以正常對話了。

「說吧。我們素未謀面,你不可能是大發慈悲跑來救我的。反正我也欠你一條命了。有什麽我可以做的就開口吧。」

於是我把貞妤和我的遭遇向她大致報告了一遍。

「黃姑娘不是回去受訓的,她是被抓回去洗腦的。」她聽完淡淡地說。

「洗腦?」

「是的。獎金獵人這一塊不好說,亦正亦邪。當然如果你聽信官府的話,我們就是邪惡的一方……他們為了極大化他們的勢力。只好犧牲像黃姑娘這樣單純善良的人的自由意志。」

「難怪她對你和異人族是恨之入骨……」

「所以他們雖然對我們趕盡殺絕。我卻仍對他們網開一面。我能做的儘量去做……只是這新仇舊恨累積的快,該爆發的終究會爆發的。」「首領,你不是凡人,你是超人……」我對眼前這位身材嬌小的柔弱女子肅然起敬。

「叫我敏瑛好了。反正你也不是異人族的……你年長我幾歲,可以叫你賀大哥嗎?」

「當然好啦……敏瑛。」

她雙眉一揚,對我淺淺嫣然。這個笑容,美過世上所有的事物。

「要救黃姑娘,在日城是沒希望的。不過在月城,或許可以一搏。異人族的首領;也就是小女子在下我;就在月城。你就知道我們在此勢力有多龐大了。」***** ***** ***** *****於是我跟敏瑛回到了月城。

我仍住回原來的旅店。同一間房。看著對面貞妤的空床,我感慨良多。

敏瑛常來找我,跟我報告尋找貞妤的進度。異人族裡高手如雲,很快就知道貞妤被囚禁的地方和目前的狀況。她說貞妤健康良好,叫我不必操心。只是對方似乎套出貞妤跟我的交情,想利用她來支配我要我為官府賣命。

「所以他們不打算放人了?」我焦急地詢問著。

「賀大哥稍安勿躁。」敏瑛解釋著:「現在是混沌未明的局面。那日我們在木屋交手後,他們並不知道我們怎麽樣了。所以他們暫時不會為難黃姑娘的。我在想過一陣子如果你一直沒有露面,也許他們會放了黃姑娘的。因為就算沒有網羅到你,鳳舞雙鞭仍是不可忽視的戰力。」

「敏瑛,你的頭腦清楚到不像話了。」我不禁讚嘆。

「賀大哥,這首領的位置讓你來當一下,保證你沒多久也會這樣的。」敏瑛嫣然笑回。

「敏瑛,謝謝你。」

「賀大哥,黃姑娘對你來說很重要吧?」

「嗯。」我點點頭:「我在這裡唯一的親人。」我說這話時遲疑了一下。這幾天幾乎天天跟敏瑛見面。不過我跟貞妤是初來這裡的頭二十四小時都在一起。

印象不能說不深刻。敏瑛則是首領事務一天忙到晚,再冒被抓的風險跑來跟我簡報十分鐘而已。

「如果沒別的事,那我先走了。」敏瑛依舊例行性的來去匆匆。

「敏瑛……」我很想多留她一會兒。可是我知道她有更重要的事。

「肚子餓了嗎?」

「嗯?」

「你來月城到現在,還沒享受過真正的月城美食吧?你等我一下,我帶你去吃。」她說完就走了。

不多時,她又回來了。當她走進我的房間時,我看傻了。她披著一件薄紗罩衫,裡面是條絲質的無袖短裙洋裝,透膚亮片絲襪,和高跟短靴。最重要的是,她把頭髮放下來了,還抹了淡淡的胭脂、眼影和口紅。不作武裝裝扮的藍敏瑛,美的像仙女下凡。

「喜歡嗎?賀大哥。」她嬌羞地看著我,眼底閃耀一片柔情。

「喜歡……可是你跟我去逛大街,不怕被人發現嗎?」「除了免疫群和異人族的一些親信外,沒人知道我的真面目。」她回眸一笑百媚生:「這樣的妝扮,除了你,賀大哥,還沒人看過哩。」於是她拉起我的手,穿梭於巷弄之中。她對城裡的街道熟透,等我們再次從巷弄中竄出,來到的一條大街上,滿滿都是美食。

我們在其中一個攤位坐下。敏瑛要了兩碗面。我有些納悶,面有什麽特別。

結果端上來後,才發現真的很不一樣。有點像義大利式的通心粉,可是口感卻是像中式的麵條。

「好吃嗎?」敏瑛用手撐著頭看著我吃。

「好吃!」

「賀大哥,你真的是從日城來的嗎?」她突然問道。這我有經驗,因為貞妤也懷疑過。那時我還不太能夠解釋。幾天下來,我想可以再試試……「不是。我住的地方,有熱兵器,你們這裡只有冷兵器……」「熱兵器是什麽?」

「就是用火藥擊發的,像子彈、炮彈之類的,會爆炸的……」她一頭霧水地看著我。於是我嘗試改變方向……「我們那裡網路很發達,你們這裡連電腦都沒有……」「電腦是什麽?」

很好。我可能又要改變方向了:「不過你們的生化科技倒是很先進,跟我們那裡有得拚……我想是為了對抗喪屍吧?」我好像講這些她都不感興趣。

「賀大哥,你來的地方……男女是怎麽認識的啊?你有老婆小孩嗎?」「呃?這個……我沒有老婆小孩,仍是單身。」「你很喜歡黃姑娘吧?」她的問題轉得很快,我有點疲於奔命。

「貞妤……她是我在這裡認識的第一個人。她救過我的命。任何時候,我都不會棄她不顧。」

「呵呵,你也救過我。」她奸笑道:「不過我是一族的首領,有時候為了大局,我可能會拋棄你唷!」她忽然起身就跑了。

「敏瑛,等我!」我要去追她,才發現面錢還沒付。等我付完後,她已經不知去向。

這條美食街人潮很多,我到處找她不著。正準備放棄時,迎面撞上她。他手中多了好多甜點,都是為我而買的。

「賀大哥是個好人。好人才有糖吃。」於是她把所有的點心都掰成兩半,跟我分享。我們邊吃邊逛。我一看到跟家鄉不一樣的東西就會問她。她解釋起來才知道我剛才想解釋不一樣的時候有多困難。

沒多久,天空烏雲密布,下起傾盆大雨。商家忙著收攤躲雨,來往的遊客也一鬨而散。我們找到一個騎樓巷口躲雨。那騎樓巷口的矮棚年久失修,時不時仍有雨滴露下。於是我頂起我的夾克,罩在她的頭上。

她把頭埋進了我的胸口。

「在木屋與你相遇之前,我是不相信什麽緣分、宿命的。」她輕聲呢喃,像是自語,又像是在說給我聽:「想想我這一生,是沒有什麽時間和機會的……也許緣分來了,就該好好把握……賀大哥,你能原諒我的自私嗎?」她抬頭看我,越攀越高,就在我耳旁細語。

「你的自私?」

「嗯,我會把你當成我今生今世,唯一的男人。」「敏瑛,可是我……」我不是這個世界中的人呀!儘管我現在還找不到回家的路……

她用她的纖纖細指封住我的嘴:「我不需要你的承諾呀!這是我的決定,跟你無關。呵呵……你不必太認真啦,雖然我心意如此,在我這個首領的位置上,很多時候是身不由己的。」

她的唇越靠越近。我忍不住就和她親吻起來。我們換了方向,我把她壓抵住牆,恣意地親吻。那日在木屋想與她緊密結合的慾望即刻又回來了。

「在這邊,給我,可以嗎?」

四下無人,我點了點頭。於是她脫下了小褲褲,一隻腿勾了上來。我抱住那隻腿,拉下了拉鏈。剛才與她耳鬢廝磨,遍身撫吻,小弟弟早已起來工作多時。

很容易地,我就進入了她的身體。

「喔喔……」我進去時,她身子抖了兩下。等她習慣後,她抱我抱得更緊了些:「我想那日在木屋中,你拯救我的不是我的命……而是我所有的靈魂……」喔……好舒服,好舒服的感覺又再度浮現眼前。我輕聲地回:「首領,等你說好,我才開始動。」

敏瑛搖頭笑道:「我是你的女人,你愛怎麽樣,就怎麽樣吧。」於是我開始緩緩抽送。起初她還看著我,竭盡所能地想要配合我。到後來,她無能為力地閉上雙眼,自我陶醉去了。她雖緊抱著我,卻柔得像團棉花似的。

我一直忍到最後一刻,才開始衝刺……

異人族首領……大魔頭……藍敏瑛……

管你是誰,此時此刻,我只知道……

你是我的女人……

…… …… ……

***** ***** ***** *****

我們結束的同時雨停了。

敏瑛穿回她的小褲褲,我也整整我的衣物。剛好路上又開始有行人走動。

華燈初上,月城的夜如詩如畫。她又靠進我的胸膛里一會兒後,才依依不捨地說:「要送你回去了。」

「我想加入異人族!」我忽然自告奮勇。

敏瑛回眸搖頭:「不要。你不屬於這裡……也許這樣對我們都好。」於是她又帶著我穿梭於大街小巷中。不過這回,我感到她好像故意繞路,迂迴曲折,好像另有他圖。

「我們被人跟蹤了。」她拉著我,壓低著身子警覺四周。我望著她的背影,剛才柔情似水的敏瑛不見了,而藍魔女又回來了。

在一條巷子的幽暗處,有位乞丐裝扮的長者擋住了去路。

「吳老二,參見首領。」那人報拳向敏瑛行禮後轉頭看我:「這位是……」「這位就是賀大……賀青城。」敏瑛把我介紹給他。

「原來是賀大俠。我們首領的救命恩人,久仰。」那人對我甚是尊敬。

「老二,到底怎樣了?」敏瑛問道。

「首領,你們被跟蹤了。」

「這我知道,還有呢?」

「我們剛才去截救黃貞妤姑娘……老四被殺了。」「什麽?老四……」敏瑛身子震了震,強自鎮定下來。

「還有更不好的消息,首領。」吳老二有些害怕再傳噩耗打擊敏瑛,不過敏瑛仍要他繼續,於是他說:「博士和朱小姐脫逃,好像私奔回日城去了。」敏瑛這回有點站不穩了。我想上前攙扶,被她推開拒絕。

「趕快派人通知日城的弟兄,全力保護博士的安危。」「是的,首領。屬下這就去辦……我從這邊走,首領走那邊,希望能夠分散跟蹤者的注意。」吳老二提議著。敏瑛點頭。

於是我們分道揚鑣。

我們拐彎抹角,來到了當日貞妤帶我去見鬼面神刀的那間廢棄倉庫附近。眼看越過倉庫就可以抵達旅店前面的街道,忽然間好多燈光打下來,照的整間倉庫像白天一樣。我跟敏瑛急忙閃躲到旁邊暗巷中。

「賀大俠,我們知道你跟那藍魔女在一起。只要你交出那女魔頭,我們就馬上奉還貞妤姑娘。」

我探頭出去,鬼面二刀兄弟就在倉庫前。一人手中扶著貞妤,她被綑在布袋當中,只露出了頭。顯然是昏過去了。他們後頭還站著一排士兵。

「也好,我們現在就去把貞妤搶過來,順便幫你的老四報仇。」我跟鬼面二刀交手過。雖然他們兄弟二人聯手我打不過。然而現在形勢不同了,有敏瑛助陣我們或有勝算。

「賀大哥別衝動!」我沖了出去,敏瑛不但沒有跟來,反而是拉著我回去。

忽然間,一陣針雨襲來。雖然接近我的時候,速度忽然就變慢了。可是數量實在太大,再怎麽慢,我都無路可躲。我被逼得只能被敏瑛拖回巷中。

「那是『萬點奪魂針』。」敏瑛解釋著:「任何部位只要中上一針,就算不會立即致命,肯定頃刻間就會失去意識的。」

「我就是不肯交人,那又怎樣?」我大聲道。

「賀大俠,我們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你今天不交人,就等著為貞妤姑娘收屍吧。」我探頭出去,扶著貞妤的那人正把刀架在貞妤的脖子上。

「該死!老子跟你們拚了!」我嘴巴上這樣說,可是腳下卻沒行動。面對剛才的那片針雨,我是束手無策的。

「賀大哥,他們要的是我,不是你。」在一旁的敏瑛悠然道。

「敏瑛,你快走。為了救貞妤,你已經損失了一個老四。無論如何我是不會把你交出去的。搶救貞妤是我的事,與你無關……你快走呀!整個異人族和免疫群的未來還要靠你呀!」敏瑛在我身旁是我唯一猶豫不決的牽掛,所以雖然我很喜歡她,可是眼下的狀況卻希望她快滾蛋。

「賀大俠。我們已經失去耐心了,我數到三,你再不把魔女交出來,後果你就自行負責了……一!」鬼面二刀下了最後通牒。

敏瑛上前和我親吻了一下:「賀大哥,我只想讓你知道,今天和你在一起,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

「我也是……好了,快走吧。」我催促著,然後再次探頭窺敵,看看有什麽突破防線的路子。」

「二!」

我從來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死在異鄉。而這個異鄉還不是我原來的世界。一命還一命,這就是命!既然我的命是貞妤幫我撿回來的,現在還給她,剛剛好而已……

我鼓起勇氣,準備再沖一次。而且這次只進不退了……有一條身影,倏忽地從我頭頂掠過,輕巧地落在去倉庫道路的正中央。

「敏瑛!」

「賀大哥……」敏瑛站在馬路中央,回眸嫣然與我對望。一根針,刺進了她的脖子。她就這樣望著我,無聲無息地倒下。

「敏瑛,不要!!」我瘋狂了,我從巷口衝出,想要去抱敏瑛。哪知才踏出一步,脖子上就被一把刀給架住了。還有一排士兵用吹箭對著我。

然後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敏瑛被人拖走。

「賀大俠,你立了大功。雖然看起來你好像並不怎麽願意……不過以後有懸賞獎金的差活,還是很歡迎你和黃姑娘來爭取的。」鬼面二刀一人說完,另一人便將貞妤拋下給我。

***** ***** ***** *****

我將貞妤抱回旅店。腦袋一片空白。

我細心地照顧她。想盡一切辦法讓她舒服。沒多久,她便悠悠轉醒。

「賀大哥……」她才睜開眼睛,一看到是我,便掙扎坐起,緊緊地抱住我:

「我在軍營里,朝思暮想的都是你……他們說今天會看到你,我可能興奮過頭了就暈過去了。沒想到醒來就見到你……」她把我抱得更緊了。

「我也是,貞妤。能再見到你,真的好開心。」我茫然地回應著。

「怎麽啦?賀大哥。你嘴上說開心,可是好像不開心。發生了什麽事嗎?」她鬆開了我後望著我。

「貞妤,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在這裡第一個認識的人。然而我們畢竟相處時間不長……可不可以不要愛我?」

「愛你?哈,你少臭美了……」貞妤忽然一把把我推開:「我是孤兒,從小沒有親人。進軍營前剛好遇見你,所以才會想你……誰會愛你呀!你都說那日只是一夜情了,我又能指望什麽?……你想太多了啦!」「我不值得……你去愛。」我只是怔怔地說。

「賀大哥……?」貞妤雙眉一緊,又靠了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我腦海中不斷閃過敏瑛在倒下的最後一刻,還微笑望著我的神韻……「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山林管理員。每天最期盼的事,就是放假的時候可以下山打打野炮,如此猥瑣又微不足道的生活著……在這邊遇到的,卻都是人間絕美的奇女子,甚至還為了我犧牲性命……我不值得啊!我不值得這一切的對待……別再愛我了,好嗎?」我崩潰了,放聲大哭起來。

貞妤上前,一把就將我摟進她的懷裡:「賀大哥,別這樣……你難過,我也會難過的……感情的世界沒有準則,沒有誰負了誰,只有選不選擇,然後就無怨無悔了。你俠骨柔情,武功又了得,女生不愛上你很困難的。」「敏瑛……」我哭到泣不成聲。

「敏瑛?……誰都好,想哭就哭吧,也許發泄一下,會好過些的。」她撫摸著我的頭,哼著月城這邊的山歌小調。

【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