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雙城記 (6)作者:迷使

【日月雙城記】(6)

作者:迷使2021年5月15日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又是一個朝陽燦爛的好天氣。

我和貞妤起了一個大早,手牽手一起去逛市集。清晨的市集,還沒有甚麼人潮,可以買到很多新鮮的好貨。貞妤買了一把又一把的花束,她說要把我們的房間布置得跟花室一樣。

今天沒有戰鬥。貞妤穿著立領涼衫,和迷你短裙。她任何時候都不會吝嗇展露自己的那雙長腿。不做武裝裝扮的貞妤,青春可人,純真甜美。和昨晚豪邁品酒論英雄的模樣,判若兩人。

她在戰場上是個俠女,在床上又浪得無話可說,現在靠在我身旁又像個大家閨秀似的,百變的貞妤,著實令人著迷。

我們買完菜後,便直接在一家攤位上吃熱騰騰的早餐。

「賀大哥,我好希望,時間就定格在現在。而現在就是永遠。」她轉動她那雙靈動的妙目對我說著時間相對論的故事。

「貞妤,你知道嗎?這一切對我來說,就像一場夢一樣。」

「是嗎?那我希望這場夢,永遠不會醒過來。」

***** ***** ***** *****

我和貞妤相偕從市集回來,結果有一排官員在旅店的房間門口等著我們。有文官,也有武將。文官我都不認得,不過武將我卻很清楚,就是鬼面二刀。經過這幾天,我終於從天狗面具的紋路中分辨出誰是哥哥,誰是弟弟了。

「這次城北破口之役,很快就傳到日城首府。統領說要晉升一名有功人員為第一武士以茲獎勵……我們一致推舉賀大俠,您的功勞最大。」王承天代所有官員發言。

我聽了有點傻愣住了。我都還不是這裡的人……

「所以呢?」我傻傻地問。

「我們需要您即刻啟程前往日城受封領賞。」王承天道。

「即刻啟程?……太好了,貞妤。我們發了!」我開心地對貞妤說。

「賀大俠,請問黃姑娘是您的什麼人?」王承天冷冷地說:「女朋友?未婚妻?……如果不是賀大俠的家眷,請恕我們無法招待。不過賀大俠受封領賞完後可以選個黃道吉日再行迎娶。」

「你們很奇怪耶,我有說要嫁給他嗎?」貞妤聽到飛紅了雙頰。

「呵呵,黃姑娘不必隱瞞了,那日城北之戰,所有的弟兄都目睹了。妳和賀大俠合作無間,默契之好,前所未有。所謂英雄美人,不過如此啊……我其實有點捨不得,你們都搬去日城,月城等於平白損失兩位絕頂高手……」

貞妤只是低頭默默不語。看不出是歡喜還是悲傷。

「好了,賀大俠。請您收拾一下,正午我們在北城門口恭候大駕。」他說完便跟所有官員一起熱烈鼓掌後才離去。

貞妤和我走進房後,她把買來的花束隨手一扔,氣道:「沒心情布置了。這些政府官員真的可以了,連說再見的時間都沒有……」

「為什麼要說再見?我去把那些繁文縟節應付過去後,就風風光光地把妳接過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有何不可?」我試著討她歡心。

「賀大哥……你真的想娶我嗎?」她正色道。

「貞妤……」

「唉,我先幫你整理行李吧。」

結果她幫我準備的行李,全部都是她買給我的衣物。

「賀大哥,你到日城後,如果有時會想起我,我就很開心了。」她把行李遞給我時淡淡地說。

「妳說什麼呢?我會把妳接過去的……」

「所以你打算在這日月雙城中渡過一生了嗎?」她悠悠地道:「我知道你不相信一見鍾情,所以我很努力地在展現我的情意。我也看得出你很喜歡我,可是賀大哥,你的心在哪裡?」

「我的心……」

「心在哪裡,哪裡就是故鄉。我從小在日城長大的。可是現在月城是我的故鄉。你以為我是孤兒就沒有家嗎?心在哪裡,哪裡就是家。賀大哥,我真的不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這日月雙城是你的故鄉嗎?你想要在這裏有個家嗎?」

「我……」我被問到啞口無言。我才來這幾天,還險些喪命於此。她說的沒錯,我一直想回去……這應該是正常吧?

「所以我問你打打殺殺,命撿回來後再把酒同歡這樣的日子你幹不幹?這其實是對目前的你是最好過的日子呀!而這樣也能讓我默默期待,也許有一天,你的心會和我的心一起跳躍……唉!算了吧,去過你的第一武士的優渥生活吧……如果有時會想起我,我就很開心了。」

「那我留下來好了。」

「幹什麼?違逆官府的意願?你找死嗎?多少英雄好漢擠破頭要爭這第一武士的頭銜,他們不會讓你開這個惡例的……更何況,日城的資源豐富,搞不好能助你找到回家的路。」

「貞妤,你就一直想到我……」

「你傻了嗎?這就是……唉!說你就是四肢發達而已你還不承認。」

我不想說話了,走過去一把緊緊地摟著她。她的眼中泛著淚光,可是她倔強地馬上拭去,不想讓我看到。

***** ***** ***** *****

我一人揹著行囊,獨自來到北城門口報到。

貞妤沒有來送行。然而我的腦海中滿滿都是她。

我其實有點惶恐。雖然這幾天下來,我有點習慣這裡的生活。只是依賴貞妤也是習慣的一部分。

一共有三輛車要出發。我坐在中央。還有鬼面二刀隨行。王承天跟我做同一輛。王承地在前面一輛。後面一輛就不知道有誰了。我和貞妤一戰成名,卻沒有送行的隊伍出現。

「你知道嗎,其實月城的百姓並不喜歡你走。他們會為這邊出了一個第一武士感到驕傲,但是非得去日城常駐,這對他們而言,是一種搶奪資源的象徵。」王承天的說明解釋了我的疑問。

「也好,反正我也不想當名人。」

車隊緩緩駛出了月城,馳騁在一片草原中。遠方有起伏的山丘。我感到有點熟悉這樣的景物。這邊的車行速度非常令人受不了。當然喪屍是不可能追上的。但是在平地上跑的速度卻跟我以前坐的山區小巴士爬蜿蜒的山路一樣,實在是說不過去。

草原慢慢到了盡頭,前方有片險峻的山地正緩緩接近中。

「賀大俠,我看你和貞妤是郎才女貌。這喜酒就不要再猶豫了。」王承天試圖找話題解悶。

「嗯……」我不置可否地虛應著。

「你之前去擒藍魔女的過程讓我們心驚膽顫的,還真會以為你是跟異人族一夥的,非得用黃姑娘的性命威脅你才肯交出那魔頭。」王承天搖頭嘆道:「如果你跟黃姑娘成親,我們的心裡也會踏實些……」

「藍魔女……敏瑛!」我忽然全部想起來了!敏瑛……她不是女魔頭!而她卻為了遇上沒幾天的我……

「對,就是藍敏瑛。這小妮子年紀輕輕的,卻統率大軍與政府作對……」

「你們把她怎樣了?!」

「賀大俠……不會吧?」王承天不可思議地看著我:「是你親手把她交給我們的……我們當然希望她供出一些異人族的機密和據點。可是這小妮子夠硬,如何嚴刑拷打就是不說半句話……也許最後會送到日城斬首示眾吧。」

「什麼?」

「她是異人族的首領,當眾問斬立威的士氣會勝過折損他們萬千兵馬的。」

「停車!」我大喊著。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心中只剩下一個聲音;不論如何一定要把敏瑛救出來!

「賀大俠,你發什麼瘋呀?這裡喪屍很多……」

我不等他說完,便一掌打過去。王承天是躲過了。可是力氣太大,導致整部車歪七扭八地晃動起來。駕駛一個沒把穩,整輛車竟然就翻覆了。

我跟王承天先後爬出了車外,可是駕駛仍被卡在裡面。前面那台沒發現後面的狀況,已經開得遠了。後面那台倒是離我們很遠就停住了。看來好像不是為了我們翻車,而是另有原因……

「咦?……」我感到地面在微微的震動。起先我以為是車子翻覆的關係,自己有點暈頭轉向。後來發現王承天正抬頭往旁邊的山壁上望。

是土石流!地面震動到根本站都站不穩了……

然後是雷霆萬鈞的聲響,漫天的飛沙走石……

一眨眼的工夫,後面那輛車就被淹沒在石堆土流中。我們沒事,可是前方的路卻完全中斷了。看不到第一輛車究竟如何……

「賀大俠稍等我一下,我去探個究竟。」王承天說完,便往阻斷道路的石堆上跳去。拐了兩個彎人就不見了。

我去檢視駕駛的傷勢,他已經斷氣了。

等我起身要去尋找王承天時,喪屍從四面八方向我走來……

我看了看。退守到山腳下是最佳策略,倚山而防,我起碼應付前方的喪屍就夠了。後面是山壁,不會有危險的……嗎?我其實有點擔心二度坍方。

可是喪屍越來越多。他們找到駕駛的屍體開始大快朵頤。這也促使他們更加起勁地想要把我也吃掉。雙拳難敵四手,何況現在是太多手……於是不顧山壁上的土石是否仍有鬆動的危險,我開始往山上爬去。[ 起初我想橫向攀越,看能不能繞過土石流去看看第一部車的情形。不過山勢實在過分陡峭,我只好越爬越高,越爬越高……

終於,沒有喪屍可以上得來了。但是我也下不去。我索性就越爬越高,越爬越高……

夜幕低垂後,我來到了山頂。

山頂上有間半圓形的小石屋,面積不大,裡面還有燈火。

我小心翼翼地接近著。外面沒有人,裡面看起來有點像實驗室還是醫療室。反正不是住家就是了。這荒郊野外,山下又全是喪屍,應該不會有人住在這裡。不過在一個角落,我發現有人倒臥在血泊中。

我進去想要檢視他的傷勢……

是錢光勇!

他滿身是傷,有刀傷、咬傷,還有撕裂傷。他已是奄奄一息,命在旦夕了。

這裡有些醫療器材,我試著幫他止血,包紮大的傷口,然後為他打了兩針嗎啡(不可思議,這裡也有嗎啡)讓他舒服些。這些都是我以前山難搜救的本職技能,做起來很熟練。不過我也很熟練的知道,現在只是拖一點時間罷了,他基本上是沒救了……沒多久,他便甦醒過來。

「喔……是你……賀什麼來著的?」他見到我有些意外。

「賀青城。」我回道,然後問他:「你為什麼在這裡?」

「我……有多糟糕?」

「你快死了。」我實話實說。

「呵呵……你居然是我死前見到的最後一個人……幸會幸會。」於是他把他的經歷丟三落四的說了一遍。

原來那日在木屋跟他分手後,他又去追朱思綺了。也知道白博士和思綺的逃跑計畫。他們私奔時好像發生了事故,可是錢光勇一路尾隨至此。白博士不知何時不見了,只剩朱思綺被劫持到這間石屋中……然後他就開始語焉不詳了。好像遇到喪屍被咬,又跟一批人打了一架。

「我是免疫群,自然不怕被咬……」他吐了口血道:「但是我是其中少數會傳染病毒的。我死了,就少了一個禍害吧,哈哈。」

「那批人後來怎樣了?」

「我也不知道打到後來怎樣,反正我就傷重昏倒了。醒來時就看到你……好了,我說完我的故事了,你那邊呢?說好分我的一半獎金呢?」

沒想到他還記得。於是我把敏瑛跟我的遭遇說了一遍:「所以獎金飛了。」

「呵呵,沒想到我們偉大的藍首領還是處女之身……守身如玉、從一而終。是異人族的傳統。在我看來這傳統太沒人性了。其實就是在藍敏瑛的手中被廢除的。怎麼她自己居然還……她會放過你,已經很神奇了。還會為你犧牲,簡直是天理難容。」錢光勇乾笑著又吐了幾口鮮血。

這個藍敏瑛……不知怎麼地,我突然好想見她……

「有件事,我想拜託你。」錢光勇忽然正經起來:「這邊有個地道,底下有位姑娘……你把她喚醒,她就會成為你的女僕性奴……喚醒的方法,就是跟她性交。」

「你在開玩笑吧?」他越正經,我就越覺得他神智不清。

「把她帶在你身邊就好。賀兄,剛才聽你和藍敏瑛的遭遇,我知道你是個好人……就拜託了。」

我望了望四周,的確在石屋的中央有一道地門。不過很隱蔽,我費了些勁才找到:「是那邊那道地門嗎?」

錢光勇已經氣絕了。

***** ***** ***** *****

我把錢光勇的屍首稍微處理一下後,便打開地門一探究竟。

這地門有條螺旋石階往下通。我順著往下走,裡面不但不悶,還很涼爽。不知道通風系統是怎麼弄的。

石階到底是一間密室。在密室的一個角落,我發現了一名……女子?

她全身赤裸,呈騎馬或騎車的開腿半蹲前傾姿勢。手掌和腳掌都有支撐架。髖部掛著一根橫桿,使得臀部被翹高在半空中。她的頭部低垂,看似睡得安詳。

她的胴體,前凸後翹,性感火辣。她的肌膚,潔白粉嫩,掐指欲滴。對我來說,她根本就是完美的性感女神的化身。而她這個姿勢……想要忍住不對她動歪腦筋,簡直就是在測試自己是不是男人的底線。

我爬了一天的山,其實有點累了。可是心頭的癢勁難耐。她不是充氣娃娃,而是一個活生生的個體。只是既然錢光勇都說喚醒她的方法就是性交。那我也就不必顧忌這許多了。

我脫下褲子邊欣賞她完美的胴體邊自慰著。很快地我的小弟弟就起來工作。雖然還不太硬,可是既然對方是在熟睡的狀態,不必介意這許多。於是我走到她的後頭,掰開她的私處,將我的陽具送了進去。

「喔喔……」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她的陰道自動收縮起來。而且每收縮一次我的肉棒就被夾得更粗更硬。粗硬到後來我根本是不自主地開始活塞運動起來。而且越來速度越快,越來力道越強……

「啊啊……」我很快就不行了,但是超爽的。我沒什麼用力,卻比以往用力的過程還得到更多的快感。

就在我高潮射精的同時,那女子甦醒了。

這下我忽然就尷尬起來。趕快把褲頭穿好,假裝沒事地從別處走來。

「主人!」那女子眼睛眨呀眨地望著我。

「小姐……我們認識嗎?」我對她做了虧心事,不大敢看她。

「你是我的主人,你啟動了我。」她說完便跳下支撐她的檯架,走到旁邊的櫥子裡取衣物。先是內衣、內褲。外頭是雪紡的連身娃娃裙裝和緊身褲。最後她找到了一雙合腳的平底船鞋。

我看了有些失望,她這樣姣好的身材在鬆垮的娃娃裝下不太看的出來……

「好了,主人滿意嗎?」她穿好後在我面前轉圈圈。

「不太滿意。」我老實說:「這樣根本遮掉了妳的好身材。」

「這是為了避免女主人吃味的,而且如果脫掉後反差大,服務主人的效果會更好。」她喜孜孜地解釋著。

「目前沒有女主人,所以不用擔心這個……還有我叫賀青城,不要叫我主人好嗎?」

「我是你的女僕性奴,不叫你主人,也可以叫你公子。除此之外,我就不知道要叫你什麼了。」

「好吧,隨妳高興……那妳叫什麼?」

「我叫白雅莉。」

「白雅莉……很高興認識妳。妳是哪裡人?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不知道。變成女僕性奴前的身分記憶已被刪除。我只知道公子啟動了我,從此我就跟隨公子。」她說得誠懇,不像在說謊。

可是這樣一來,我就頭大了。

她會跟我一輩子嗎?總會有分道揚鑣的時候吧……

我有點後悔,答應錢光勇這種鳥事。剛才真的太衝動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