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双城记 (3) 作者:迷使

【日月双城记】(3)

作者:迷使2021-5-4首发:春满四合院

“思绮,你吞下去了吗?”白博士紧张地问著。

“没吞下去。”朱思绮仍掐著自己的脖子:“可是它全溶化在嘴里了。”

“得了吧,博士。你马上就能得到你想要的,就放松一下,开心一点嘛!”蓝魔女在一旁冷笑道。

“首领,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很爱思绮的,不想强迫她做任何她不愿意做的事啊!”当白博士看到朱思绮有点晕眩的模样出现时,心急如焚:“求求你,首领。给她解药吧!”

“她的解药就是你呀!博士。你现在上她,她就是你的人了。一切皆大欢喜不是很好吗?”

很快地,朱思绮便晕倒在白博士的怀里。看她如此柔弱无助的模样,我心犹怜。不过能不能把持得住,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只见白博士只是深情款款地看着她而没有任何行动,我不由得赞叹他的君子之风。

“亚力……我想要……”朱思绮抓着白博士的手臂,口齿不清。她显然有点神智不清了。估计是药效起了作用。

蓝魔女只是冷冷地看着,她似乎觉得朱思绮是在演戏。

“喔,天啊!这该如何是好……”白博士快哭了出来。

喔,天呀!怎么有如此纯情的男子……看得我都快疯了。如果我是当事者,我就绝对不会跟自己的下半身作对的。只可惜此出戏的男主角不是我。

就在此时,房门外有士兵慌张地跑来通报:“首领,不好了。有府兵发现我们了。请首领撤退。”

“人多吗?”蓝魔女问。

“就一人,不过是鬼面神刀。”

“鬼面神刀一般都是兄弟二人同时行动。只有一个我们应该尚能应付……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先带博士和朱小姐离开此处吧。”蓝魔女命令著。

“首领,那思绮的解药……”白博士争取著。

“她过一会儿就没事了。”蓝魔女无奈地说。

于是那名士兵便和白博士一起搀扶著朱思绮离开了。

这下我该怎么办?

迟迟不见王承天攻进木屋来,他是不是在前面陷入苦战了?

我迟迟不敢决定下一步。虽然打过丧尸,也跟鬼面二刀对过招,可是真要我这样你死我活的战斗,能避免还是尽量避免。

只是这样犹豫了一下,我忽然听到山下有车子发动的声音。我往山下看,发现几辆车正追着王承天的机车跑。有一辆车往别的方向开,我猜那是载着白博士和朱思绮的座车。

等一下,王承天如果被追到回不来怎么办?这边蓝魔女还没走啊!管不了这许多,还是先回来监看蓝魔女吧。等我回趴到气窗口时,偌大的木屋里只剩蓝魔女和一名士兵而已。

“首领还不撤退吗?”那名士兵问道。

“我想只有一个鬼面二刀还好吧。你可以先离开,让我静一静。”蓝魔女似乎不满意刚才白博士和朱思绮的结果。

“我可以留下来陪你呀!”那名士兵的语气忽然邪恶起来:“蓝敏瑛,可能没有刚才朱思绮这样艳丽,不过绝对也是美女一名。”

“你发什么疯啊?”蓝魔女惊讶地看着那名士兵:“你是谁?”

“呵呵,想不到我们伟大的异人族首领,也会有今天。”那名士兵于是摘下了他的人皮面具:“蓝敏瑛,我们又见面了。”

“钱光勇!”蓝魔女失声道:“你这老色魔竟然没死……”

“呵呵,我知道我是免疫群中的害群之马。唯一会将病毒传染出去的人。可是你们这样对我也太不公平了。”钱光勇干笑道:“你刚才用计要白博士上像朱思绮这样的绝世美女。却不让我碰任何女子……”

“你是唯一的例外,你也知道的。”面对钱光勇的步步进逼,蓝魔女则是步步后退。显然这位光勇武功之高,不容小觑:“我没有阻止你在免疫群里谈情说爱呀!”

“我就喜欢正常人,你管得着?”钱光勇狠狠地道:“你是我们的首领,却处处为自己人设限,为敌人着想……看来长老会不肯罢掉你,我只好自己出来清理门户了。”

“你……想怎样?”蓝敏瑛被逼到墙角,无处可逃。

“嘿嘿,那鬼面二刀也算一等一的高手,你的手下跟他缠斗,胜负仍在未定之天。然后你又派重兵去保护你那宝贝的白博士,居然好死不死只留我一人……我冒充混进来原本是想找机会玩玩那双城第一美人朱思绮。不过想想你也差不到哪里去……”

“你休想!”蓝敏瑛双手忽然出现匕首型三叉短戟,迅速朝钱光勇猛攻。她的攻势凌厉,一时之间,钱光勇只有闪躲的份,无法反击。

我因为有打斗中放缓时间的能力,所以他们二人的过招我是看得一清二楚。蓝敏瑛的攻势虽然凶猛,钱光勇的闪躲却似乎游刃有余。二人武功的差距,高下立判。

恶斗了一阵后,蓝敏瑛的速度不似开始时那般犀利。一个换招的空档被钱光勇逮到发掌回击,正中蓝敏瑛的胸口。只见她身子震了两下便僵住不动了。

“哼,这‘僵震掌’又不是只有你会使而已。”钱光勇从口袋中掏出一颗药丸,掰开蓝敏瑛的樱唇,强迫她吞服了下去。

“这是什么?”蓝敏瑛虽然无法动弹,但仍能说话眨眼。

“你能餵朱思绮吃药,我就不能餵你吗?呵呵,我没听过什么真心丸,八成是你发明的……不过我这颗可是货真价实的失心丸。”钱光勇取下蓝敏瑛手中的三叉戟后,抚摸着她的脸颊:“我先享受你,再把病毒传给你……来个先奸后杀如何?”

“你休想!”蓝敏瑛撇过头去,不让他摸。钱光勇恼羞成怒,一把就撕去她的忍者黑衣,露出雪白粉嫩的玉女胴体。

这该如何是好?我这下急了。不知怎么地,我很同情蓝敏瑛。她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大魔女。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不过眼下这个更大的魔头,武功了得。我不见得是他的对手呀。

想着想着,一不小心,就从气窗口摔了下来。

唉唷!好痛!……不过还好,没有摔伤哪里。于是我挣扎站起。

“阁下是……”钱光勇见我的出现,惊讶到有点口吃。

“在下贺青城。嗯……就这样了。”我实在没有长串的名号可念。

“小子,没看到老子正在办事吗?滚一边去。”钱光勇没有马上出招,只是虚张声势,要探我的虚实。

“恐怕恕难从命……在下衔命捉拿这女魔头回府。”

“所以是府兵啰……怎么没见过你这号人物?”

“这个说来话长,我其实是跟着‘凤舞双鞭’的。”哈!终于想到一个名号了。贞妤,不好意思。借来炫耀一下。

“黄贞妤?……你是奖金猎人?”钱光勇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来不是府兵呀……呵呵,今天可真热闹,来了一个鬼面二刀,又来了个奖金猎人。”

“我跟你谈个买卖,你让我活捉这女魔头。我奖金分你一半,如何?”

“哼,那要问问我的双掌同不同意……看掌!”他双掌齐发,也不是什么怪招,就是要打我而已。

须臾间,他出掌的速度又慢了下来。我这回忽然不想躲了。因为我知道在这里我有绝对力气上的优势。所以这回我想试试……

于是我出掌与他对掌。我必须承认,他的掌力刚劲威猛,甚至感到有掌风掠过。可是呢……当我们四掌相撞时,他整个人瞬间被我震退到几尺之外。

“这哪来的怪力啊……”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显然是受到惊吓。他思考了一下后,才说:“好吧,今天这蓝魔女归你……不过我记得你了。改日我会找你拿我的一半奖金的。”他又望望蓝敏瑛,这才调头走人。

我追出木屋查看,确定他已下山后,才又回到木屋探视蓝敏瑛。

“贺青城……我也没听过你。”没想到这是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

“我是谁暂时不重要,先告诉我该如何救你。”我说的是实话。她圆润翘实的乳房在被钱光勇扯开的衣服裂缝中弹跳出来,在我眼前晃呀荡的……我不知道我还能够正常地跟她对话多久。

“为什么要救我?”她很坚持要知道她想要知道的。

“我觉得你不是坏人……跟外传的女魔头一点也不像。虽然刚才逼那朱小姐做爱还挺屌的……只是别人一直这样误会你,你应该有很多委屈的。”我忠实地把刚才看到的感想说了一遍。

“那只是巧克力。”她眼中的敌意忽然就消失了。

“嗯?”

“我给朱小姐吃的只是巧克力……不过是想测试她的真心罢了。”

这个蓝敏瑛……这回我是仔细地看到她了。她不似朱思绮那般艳丽勾魂,可是眉宇间那淡淡的忧郁,丝丝的柔情,和隐隐的刚毅。非常令人沉醉。这样的一个女人,又怎么可能会是个女魔头呢?

“我……没救了。”她望了我一会儿后,才缓缓道。

“先让你可以活动再说吧。”我提议著。

“这不打紧。以我的功力,一会儿我也能冲开的……问题在失心丸。”

“有解药吗?”我问。

“无解……我等会儿就会开始失心疯狂,直到我欲求不满而死……除非这中间得到男体的交欢……”

嗯?我是男的,又刚好对你有点心动……

“你……为什么如此这般地看着我?”她被我凝视到低下头去:“我又没指望你来救我……我们才初次见面。”

“喔,相信我,蓝姑娘。初次见面就……这个我有经验。”我想起了贞妤。

“啥?”

“没事……该怎么说呢?我想要你……对不起,我是说我想救你,刚好我也想要你。所以就……刚好可以救你。这样你懂吗?”

蓝敏瑛瞬间飞红了双颊:“你在鬼扯什么?我可是堂堂异人族的首领,可以这样被人戏弄吗?”她开始有点喘息了。

“真的很对不起,蓝首领。可是跟我总比跟刚才那位光勇兄强……当然我有自信在床上比他强……起码我不会传染病毒,我是一般人,不是免疫群……”我好像有越描越黑的趋势。

“够了,别再说了。”蓝敏瑛越喘越严重,甚至带点娇吟的味道出现:“药性已经上来了……我的理智会越来越薄弱的……到最后,我不过就是一只发情的雌性野兽罢了……我可以维护我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吗?”

她有点站不稳了。于是我扶着她,慢慢将她放倒在床上。

“可以的,首领。你不说,我就不动。”我怜惜地望着她。

“啊……喔……”她没理会我,自顾自地呻吟起来:“我真的没想到……我蓝敏瑛会有今天……”她的眼神开始朦胧迷惘起来。

我悄悄地脱去了自己的衣物,也顺便除去了她身上剩余的衣物。她的玉女胴体,秾纤合度,玲珑有致。会激起男人想要吻遍她身上每一寸肌肤的冲动。她不自主地扭动着身躯,显然是快要不行了……

我一接近她,迎面扑鼻的是女体清雅的体香……

“贺青城……我给了你……你会好好待我吗?”她神智不清地问著。

“我会的。”于是我吻了她。

刹那间,我感觉那不是相吻,而是相吸。她的唇口与我的相接后,便自动吻合。我玩过女人,却从未接吻过。那源源不断的电流自她舌尖传来,很快就窜流到我全身每一个角落。促使着我的身体,去和她的胴体做更紧密的碰触。

她的身子仍是僵直著。我则是对她又吻又搂,又亲又抱的。她紧闭着双眼,吐气如兰。看不出她是痛苦,还是享受。女体的冰晶玉洁,又柔软如棉的肤触,激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欲望,想跟她做最亲密的结合,融成一个个体……

我不能再忍了。于是我掰开她的双腿成M字形,缓缓地将我的小弟弟,送入了她的下体中……

“喔喔……”她的叫声很轻柔。我怕弄痛了她,挺在里面动也不动。

咦?好像有黏液流了出来……

她是处女?!

一个异人族的女大首领,竟然仍是处女之身……

我的阳具在她体内不停地鼓胀著。不多时,她的身躯放软了下来。想必这僵震掌的效力已经退去了。然而就在她完全瘫软到床上前,她全身忽又紧绷抽蓄起来。然后她用双腿勾住我的臀腿。双手环抱我的腰胸,整个人紧贴了上来。

“啊啊……”我超喜欢听她的春吟,一点点,不大声也不做作。她仍闭着双眼,不过眉头不再深锁。那柔情似水的模样,似乎是在告诉我,她准备好了。

于是我开始缓缓抽送我的阳具……

“啊啊~~”她娇吟著,努力配合着我的律动。

这感觉甚是美妙。我忽然发现在这过程中射精不是很重要的事。因为她配合着我,我也附和着她。一起希望这般和谐的律动,可以永远持续下去。

我忍不住暂停时,她并没有催促。只是静静地抱着我等待着。

然后我们又开始了……又停下来……又开始了……

直到……

…… ……

……

***** ***** ***** *****

我被一样金属反光刺眼而惊醒过来。

蓝敏瑛正拿着她的三叉匕戟对着我的咽喉。

“首领,这是怎么一回事呀?”我完全状况外。只希望她把武器移开。

“你自己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她冷冷道。

“我才刚救了你……”

“救了我?还是占有我……”她的语气依然冷冰,跟刚才做爱时判若两人。如果失心丸是剥夺了她的理智,那我希望她的理智永远不要回来……

“我是真心想要救你的。”

“你鬼扯!没办法了……我先杀了你再自杀吧!”她说完便举起匕首往我的脖子刺来。

“别呀!这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方式吗?”

她的三叉匕戟挥舞到一半,忽然在空中停了下来。

“你是真心的吗?”她看着我,稍稍缓了下来。

“是的。我是真心的。”我很坚决地看着她。

她放下手中的武器,悠然道:“把衣服穿好,快离开这里吧。”

于是我穿回了原来的衣物。要动身时,她仍是无动于衷。

“首领,不一起走吗?”

她望了我一眼才说:“你也许是真心的,可是我却不可能嫁给你的。”

“这是什么跟什么呀!”我上前安慰:“没有那么严重啦,只不过就……”

“就什么?就不过是一夜情对吗?”她狠狠地瞪我:“趁我还没反悔放过你之前……快给我滚!”

我叹了口气,不敢再越描越黑了。我想转身离开算了。然而当我走到门口,想想又不对。我是来抓她去救贞妤的。这该如何是好?于是我又转头看她,只见她高举匕首正准备往自己的咽喉刺去……

“首领,万万不可!”我拔腿狂奔,千钧一发之际我夺下了她手中的三叉匕戟。她的力气在我手中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挣扎了一阵子后,她忽然整个人软倒在我的胸怀里。

“我不管你能不能真心待我,可是我不能真心回报于你呀!我是这一整族和免疫群未来命运之所系……可是我仍只是一个女人啊,我也期待一份真实无悔的感情呀,我守着处女之身这么久了……你为什么要救我?让我死了算了!”她说完便在我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我紧紧地搂着她。只是这样紧紧地搂着她。

像她这样的女人。应该有一个男人,好好地去疼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