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双城记 (5-6)作者:迷使

【日月双城记】(5)

作者:迷使2021年5月12日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五回

我醒来时,月城灿烂的阳光正欢迎着我。

“贺大哥,早。”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就是来自贞妤亲切的问候。

“我睡了多久?”

“你睡睡醒醒了三天,今天总算在正常时间醒来了。”贞妤望着我,眉开眼笑地说:“赶快起来吧,等你吃早餐呢!”于是我起床如厕盥洗,换好衣服后,跟她一起吃早餐。

“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我头仍有点痛。

“发生了什么事可能要问你自己。”贞妤说:“因为你一直昏迷发烧,我请了大夫帮你看病。他开了‘忘忧散’,我给你服了两帖。”“忘忧散?”“是的。这是双城在遭受丧尸袭击之初发明的药物。很多家庭在一瞬间失去挚爱,无法承受打击。忘忧散会让你暂时遗忘最痛苦的记忆。不过以后你还是会慢慢想起来的。这是禁药,所以必须有医师处方。”“你回来我应该很高兴呀,怎么会太过悲伤呢?”我不解。

“跟我无关,跟敏瑛有关。”

“敏瑛?”

“是的。那位异人族首领蓝魔女好像也叫敏瑛……不过你是去抓她的,应该不是她……有可能是你家乡认识的女孩……总之啊,你是为情所困啦。”“是吗?”我现在跟她同居然后在为别的女孩子困情,这让我有点难为情。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你爱思念哪家的姑娘那是你的事……跟我无关。”她吃完早饭后,又拿了一套衣服给我:“这件背心叫‘金丝缕’,完全刀枪不入是骗人的,不过刮伤或力道不大的刺击则可避免。这双手套也是同样材质做的。我看你不用武器,赤手空拳的,手套也许有用。”她同时也会自己换上战斗服装。这回她穿上的连身高衩紧身衣,紧身长裤,和皮短靴。全身包得紧紧的,把她九头身的高挑好身材一览无遗地展现出来。

“为什么要穿战斗服装?”我有点不解:“又要找人打架吗?”“我们干奖金猎人的,打架就是我们的职业。需要很惊讶吗?”贞妤一边整装,清点武器,一边解释:“今天有大事发生。昨夜城北的生化防土破了一个缺口,丧尸群已经攻到城下来了。所以不管正规部队还是奖金猎人,全部都要去支援。让丧尸进城,你我就没有明天了。”我听完便马上开始换穿她刚给我的武装。

“贺大哥你休息呀!你刚大病初愈,服用‘忘忧散’的一个副作用就是会有轻微的头痛。我给你的装备是为了未来,不是现在。”“就像你说的,丧尸进城,就不会有明天了……何况我一起去多少也有个照应。”我坚持道。

“哎呀,贺大哥你放心啦。我认识你以前,都是单独行动的。”“我不想失去你,贞妤。我要亲眼看到你平安。”不知怎么地,我隐隐感到好像失去了什么,所以我不能再失去她了。

“贺大哥……”她跑过来亲了我一下,然后摸了摸我的裤裆:“是不是看到我的好身材,舍不得呢?”经不住她的挑逗,我的小弟弟蠢蠢欲动。没想到她却吃笑道:“好色的贺大哥,才是小妹我幸福的泉源。”***** ***** ***** *****没多久,我们来到城北军队集结的位置。听取简报。

这次的前线指挥是鬼面二刀。我隐隐感到他们不是好人。可是不管好人还是坏人,在丧尸面前是没有分别的。大敌当前,有什么不对头也只能以后再说。

“第一波来袭的丧尸群已被压制,可是破口一日不塡,难保下回没有更大数量的攻击……昨夜破口处预设火墙已被点燃。丧尸群一时无法进来。不过火墙很快就会熄灭。在那发生前,我们必须将破口重新填好生化防土。”二刀之中一人说话。贞妤告诉我那是哥哥王承天。

“正规军负责对抗仍在攻城的残余丧尸,并掩护奖金猎人开卡车去倒土。卡车组一共有三辆:‘赤松狐’,‘凤舞双鞭’,和‘铁拳和尚’。”我看了看月城的城墙,大约只有两层楼高。丧尸虽然不可能爬得上来。不过经过激战尸体堆叠后就很难说了。城墙上的士兵看来都很疲惫,增援来的数量明显不足,看来我们是需要抓紧时间了。

“为什么要我们去冲锋陷阵?”我替贞妤打抱不平。

“谁叫我们武功高强呢?他们昨也已经冲锋过了,都失败了。”贞妤笑道:

“如果立功,不但有奖赏,还有可能去日城被封为第一武士。政府会直接赐你豪宅,养你下半辈子的。”简报结束后,我们便往阵地去领开卡车。

“贺大哥,会怕吗?不久前我们才从丧尸群中死里逃生回来。”“呵呵,那次是很愉快的合作经验呀!有你的双鞭在,有什么好怕的。”于是我们坐上了卡车,往缺口处出发。

我们开出了城,沿途上并没有碰到另两辆卡车。有些零星的丧尸接近,不过并不构成直接威胁。快到缺口处时,丧尸开始密集了。说好部队会来支援掩护,不过主力都被调去全力围堵攻城的丧尸。这边要下车到土,多半还是得靠自己。

“我下车去铲土。你尽管倒就是了。”我率先跳下车。这任务得分工合作,我不让贞妤有选择的余地。

结果我才跳下车,就发现不远处有辆卡车已经翻覆。生化防土只倒了一半,需要有人去铲下另一半。于是我趁贞妤倒土的时间,带着铲子过去。那知那辆卡车翻覆的地方,防火墙已经熄灭,有大量的丧尸涌了进来。

“贺大哥,危险!”贞妤立刻跳下车前来支援。只听见‘刷、刷’两声,双鞭舞起,便为我杀开一条血路。于是我在贞妤的掩护下,开始卖力工作。这样的粗活我不是没干过。只是在这里我的力气异常的巨大,做起来非常迅速确实。

没多久,我们便铲好那辆翻覆的卡车上的防土,准备回来铲自己这车的。没想到居然在半途遇袭。有数颗红色松果向我们飞来,由于是从背后偷袭,我并没有察觉。贞妤为了要鞭开射向我的松果,自己手上冷不防被打中。当场长鞭被震开落地。

“赤松狐!我们好心帮你完成任务,你居然偷袭我们!”贞妤按着手背愤恨地大叫,显然是很痛。

“黄贞妤。你是有备而来抢第一武士的头衔。还带帮手来,这不公平呀!”赤松狐斤斤计较道。然而四周都是丧尸,我们只听到他的声音,却看不到他的人影。

“大敌当前,你居然还在跟我计较这些,你奖金猎人当傻了吗?”贞妤的手瞬间红肿飞胀起来,看来是无法持鞭了。

“这我不管。现在你们之中伤了一个,在我看来比较公平了。祝你们完成任务罗!”剩下一条长鞭的贞妤,的确防御能力大打折扣。我不能专心铲土,有时还得提起铲子和她一起对抗丧尸。这时我们又看到另一辆卡车,土是倒好了,可是并没有铺平,运土的那位奖金猎人不知去向。于是在弄好自己卡车上的土后,我们又走去那辆车那边继续填土。

我昏睡了三天三夜,体力大好。不过铲到第三辆卡车时,也开始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因为破口已被填补大半,进来的丧尸减少了许多。不过火墙也在这时熄灭了。

“贺大哥,还有多少?……为了照顾你,我有两天没阖过眼……我想我快不行了。”贞妤话才说完,便倒了下来。我一人拖着贞妤,一边铲土,一边对抗丧尸。

贞妤,我会守护着你,直到最后一刻……

千钧一发之际,因为丧尸群大量减少的缘故,支援掩护的部队挺进来了。终于把我和贞妤救了出去。

***** ***** ***** *****我们被接回城后,部队立刻找了最好的医护人员帮贞妤包扎伤口,然后派人护送我们回旅店。

贞妤和我大睡了一场,一直到第二天的傍晚,才同时醒来。

“肚子好饿喔!”贞妤一醒来就是找吃的。

“我也是。”

“贺大哥,你来月城到现在,还没享受过真正的月城美食吧?出去逛逛如何呀?”我隐隐感到有人问过同样的话,不过说到吃的,没有什么好拒绝的。

于是贞妤带着我,穿梭于巷弄之中。她对城里的街道熟透,等我们再次从巷弄中窜出,来到的一条大街上,满满都是美食。

我们在其中一个摊位坐下。贞妤要了两碗面。我有些纳闷,面有什么特别。

结果端上来后,才发现真的很不一样。有点像意大利式的通心粉,可是口感却是像中式的面条……我好像吃过?

“这是月城名产,叫‘月通粉’,好吃吗?”贞妤边吃边解释著。

“好吃!”

我们两个像饿死鬼似的很快就吃完了。她又带我去吃甜点。我也好像都有吃过……不知这记忆是从哪里来的……敏瑛?……

我们边走边吃,贞妤带我走出美食街。隔壁的一条街,面对着一条河。街上商家的霓虹,倒影在河上,美到像幅画似的。我们驻足在一座小拱桥上,欣赏著这如诗如画的夜景。

“昨天好刺激喔!贺大哥救我一命,我们算是扯平了。”我撑在拱桥的栏杆上,贞妤过来挽着我的手。

“这战场上的搏斗,要说谁救谁是说不清的。”我笑答:“我们一条心,难关总会克服的。”“贺大哥喜欢这样的生活吗?”贞妤忽然问道:“有奖金来我们打打杀杀,命捡回来后再享受狂欢一下。”“是不错……”我回想以前山林中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生活,这样的落差未免太大了些:“可是贞妤我……”“哎呀,我知道。你不是这里的人,你仍想着要回去,对吗?”贞妤耸耸肩道:“好啦,在你找到回家的路以前,过过这样的生活也可,对吧?”“也可……”我在想为何当初在毕业后会想到山林中工作?是否是因为不喜欢城市拥挤忙碌的生活……“走吧,陪我去买衣服。”

“什么?你又要买衣服啦?”

***** ***** ***** *****结果贞妤这位大小姐带着我去逛女性内衣精品店,而且一逛就是快一个多小时。我在里面面红耳赤了半天。我们昨天的战绩其实很快已经传了开来,不少店员和顾客已经认出我们,抢着要和我们合影留念。

“英雄美人。”“才子佳人。”……

一整晚被人捧到天上去了,感觉有些飘飘然的。

“不公平,这仗我也有打。为何你是英雄,而我只能当美人?”贞妤走出店后跟我抬杠。

“签名拍照,你全部来者不拒,然后你现在跟我说你不想当美人?”我揶揄了回去。

“还不习惯当名人。我们回家讨个清静,好吗?”她提议著。

“好主意。”我附议。

于是她带我摸回暗巷中,几经拐折后,终于回到旅店。

一进房后,她从床底下拉出一大坛酒来:“这是上好的‘玉红春’,喝两杯吧。”我来月城第一次喝酒。这酒清香、甘醇。酒味甚浓,却不呛辣。我想不出之前喝过的任何红酒、白酒可以与之比拟。很像介于米酒和葡萄酒中间的味道。

酒过三巡后,贞妤开始细数往日战功。她参与过无数与丧尸对抗的战役,也猎杀过免疫群和异人族中间的一些要人。不知怎么地,我听起来不是很舒服。

“要不要看穿我新买的情趣内衣?”她说着说着便放下酒杯开始宽衣。

“黄小姐,可以事先预警吗?”我赶紧转过身去。

“贺大哥,我们都上过床了,还那麽见外……我在店里试穿的时候,就没脱下来。这情趣内衣的功能就是让女生穿得少少的,但是比裸体还诱惑喔!”她伸手把我硬生生地转了回来:“赏一下脸吧,看看喜不喜欢?”我一转身就知道,不被挑逗是不可能的。她穿着一件蕾丝薄纱的连身内衣,小裤裤是丁字形的,下面还有吊带丝袜。这般的香艳火辣,要把眼光移开的确非常困难。

“我的屁股不够翘,所以加个丁字凹陷可以在视觉上更立体些,对吧?”她翻过身来,把她的美尻翘个半天高,在我眼前扭呀扭的。

贞妤的身材高挑,穿吊带丝袜尤其性感好看。她的胸部和臀部确实是没那麽突出,然而对我来说,早就超出平时可以要到的很多很多了。我来这边的头一晚就是被她挑逗到没有办法,今晚看来也不会例外了。

“上回没让你吃到豆腐,这回就让你好好享受罗。”的确,贞妤的这身装扮是我在山中梦里A片的首选。这样的情趣挑逗我梦想好几年了。要我拒绝实在太困难了。我首先去摸那颜色鲜艳却薄如蝉翼的丝袜。

视觉上性感,触感上更是挑逗。

“喔……”哪知我才开始抚摸,贞妤便马上淫叫起来:“好舒服呀!”我顺势上滑,去揉挤她的美尻。贞妤的屁股不大,但是长年征战沙场带来的是非常扎实的手感。她私处包裹在丁字裤下被揉挤晃荡的模样,我的欲望马上就上来了。

“啊……”我才摸完下半身,贞妤已经开始娇喘了。她自己卸下内衣肩带并解开扣环,让双峰弹跳而出:“快点,这里……”于是我双手上探,盈握她的双峰。哪知我手指才触碰到她的乳头,她整个人就像被电到般的震荡起来:“我快不行了,你……还需要我服务吗?”在我抚摸她的胸部时,我的小弟弟也不是闲着的。早已跟她的丝腿打过招呼了:“我想是不需要了。”她一听立刻解开丁字裤裆的暗扣:“快来吧,求你了。”我从后面很顺利地就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啊……痛!!”她忽然叫道。

“贞妤,怎么了?”我赶紧刹车。她的阴道巨大且柔软,怎么会弄痛她呢?

我有点懊恼。

“不碍事的,请继续。”

于是我又开始抽送。

“不行……痛!!”她似乎受到折磨了。

原来她被赤松狐弄伤的手使不上力,轻轻架著还好。刚才我猛冲猛撞她需要用力撑起身子时,受力过大就疼痛起来。

“你完全不要施力,我来就行了。”于是我拦腰抱起她的身子,让她腾空跟我做爱。

“贺大哥……你力气太大,我的腰会被你折断的……”“对不起,那这样呢?”我扛起她的胸部,双手顺势去爱抚她的双峰。

“喔喔!!……超舒服的!!”贞妤淫叫到不行。

我又顶了几下,她全身便紧绷抽蓄起来。

“贺大哥,我实在不行了……我在军营里朝思暮想的就是这一刻……我想我是忍过头了……啊啊!!~~”她长啸一声后便软倒在我手里。

我知道她高潮了。于是我抽出了肉棒,轻轻将她放在床上,然后自行解决。

完事后我也躺到她的身边,拦着她的腰,闻着她的发香。

“贺大哥,不要离开我,好吗?”她抓着我的手,十指紧扣著。

“嗯……”幸福到底是什么?有这么一瞬间,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待续】

(6)

又是一个朝阳灿烂的好天气。

我和贞妤起了一个大早,手牵手一起去逛市集。清晨的市集,还没有什么人潮,可以买到很多新鲜的好货。贞妤买了一把又一把的花束,她说要把我们的房间布置得跟花室一样。

今天没有战斗。贞妤穿着立领凉衫,和迷你短裙。她任何时候都不会吝啬展露自己的那双长腿。不做武装装扮的贞妤,青春可人,纯真甜美。和昨晚豪迈品酒论英雄的模样,判若两人。

她在战场上是个侠女,在床上又浪得无话可说,现在靠在我身旁又像个大家闺秀似的,百变的贞妤,着实令人着迷。

我们买完菜后,便直接在一家摊位上吃热腾腾的早餐。

“贺大哥,我好希望,时间就定格在现在。而现在就是永远。”她转动她那双灵动的妙目对我说着时间相对论的故事。

“贞妤,你知道吗?这一切对我来说,就像一场梦一样。”

“是吗?那我希望这场梦,永远不会醒过来。”

***** ***** ***** *****

我和贞妤相偕从市集回来,结果有一排官员在旅店的房间门口等着我们。有文官,也有武将。文官我都不认得,不过武将我却很清楚,就是鬼面二刀。经过这几天,我终于从天狗面具的纹路中分辨出谁是哥哥,谁是弟弟了。

“这次城北破口之役,很快就传到日城首府。统领说要晋升一名有功人员为第一武士以兹奖励……我们一致推举贺大侠,您的功劳最大。”王承天代所有官员发言。

我听了有点傻愣住了。我都还不是这里的人……

“所以呢?”我傻傻地问。

“我们需要您即刻启程前往日城受封领赏。”王承天道。

“即刻启程?……太好了,贞妤。我们发了!”我开心地对贞妤说。

“贺大侠,请问黄姑娘是您的什么人?”王承天冷冷地说:“女朋友?未婚妻?……如果不是贺大侠的家眷,请恕我们无法招待。不过贺大侠受封领赏完后可以选个黄道吉日再行迎娶。”

“你们很奇怪耶,我有说要嫁给他吗?”贞妤听到飞红了双颊。

“呵呵,黄姑娘不必隐瞒了,那日城北之战,所有的弟兄都目睹了。你和贺大侠合作无间,默契之好,前所未有。所谓英雄美人,不过如此啊……我其实有点舍不得,你们都搬去日城,月城等于平白损失两位绝顶高手……”

贞妤只是低头默默不语。看不出是欢喜还是悲伤。

“好了,贺大侠。请您收拾一下,正午我们在北城门口恭候大驾。”他说完便跟所有官员一起热烈鼓掌后才离去。

贞妤和我走进房后,她把买来的花束随手一扔,气道:“没心情布置了。这些政府官员真的可以了,连说再见的时间都没有……”

“为什么要说再见?我去把那些繁文缛节应付过去后,就风风光光地把你接过去,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有何不可?”我试着讨她欢心。

“贺大哥……你真的想娶我吗?”她正色道。

“贞妤……”

“唉,我先帮你整理行李吧。”

结果她帮我准备的行李,全部都是她买给我的衣物。

“贺大哥,你到日城后,如果有时会想起我,我就很开心了。”她把行李递给我时淡淡地说。

“你说什么呢?我会把你接过去的……”

“所以你打算在这日月双城中渡过一生了吗?”她悠悠地道:“我知道你不相信一见钟情,所以我很努力地在展现我的情意。我也看得出你很喜欢我,可是贺大哥,你的心在哪里?”

“我的心……”

“心在哪里,哪里就是故乡。我从小在日城长大的。可是现在月城是我的故乡。你以为我是孤儿就没有家吗?心在哪里,哪里就是家。贺大哥,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这日月双城是你的故乡吗?你想要在这里有个家吗?”

“我……”我被问到哑口无言。我才来这几天,还险些丧命于此。她说的没错,我一直想回去……这应该是正常吧?

“所以我问你打打杀杀,命捡回来后再把酒同欢这样的日子你干不干?这其实是对目前的你是最好过的日子呀!而这样也能让我默默期待,也许有一天,你的心会和我的心一起跳跃……唉!算了吧,去过你的第一武士的优渥生活吧……如果有时会想起我,我就很开心了。”

“那我留下来好了。”

“干什么?违逆官府的意愿?你找死吗?多少英雄好汉挤破头要争这第一武士的头衔,他们不会让你开这个恶例的……更何况,日城的资源丰富,搞不好能助你找到回家的路。”

“贞妤,你就一直想到我……”

“你傻了吗?这就是……唉!说你就是四肢发达而已你还不承认。”

我不想说话了,走过去一把紧紧地搂着她。她的眼中泛著泪光,可是她倔强地马上拭去,不想让我看到。

***** ***** ***** *****

我一人背著行囊,独自来到北城门口报到。

贞妤没有来送行。然而我的脑海中满满都是她。

我其实有点惶恐。虽然这几天下来,我有点习惯这里的生活。只是依赖贞妤也是习惯的一部分。

一共有三辆车要出发。我坐在中央。还有鬼面二刀随行。王承天跟我做同一辆。王承地在前面一辆。后面一辆就不知道有谁了。我和贞妤一战成名,却没有送行的队伍出现。

“你知道吗,其实月城的百姓并不喜欢你走。他们会为这边出了一个第一武士感到骄傲,但是非得去日城常驻,这对他们而言,是一种抢夺资源的象征。”王承天的说明解释了我的疑问。

“也好,反正我也不想当名人。”

车队缓缓驶出了月城,驰骋在一片草原中。远方有起伏的山丘。我感到有点熟悉这样的景物。这边的车行速度非常令人受不了。当然丧尸是不可能追上的。但是在平地上跑的速度却跟我以前坐的山区小巴士爬蜿蜒的山路一样,实在是说不过去。

草原慢慢到了尽头,前方有片险峻的山地正缓缓接近中。

“贺大侠,我看你和贞妤是郎才女貌。这喜酒就不要再犹豫了。”王承天试图找话题解闷。

“嗯……”我不置可否地虚应着。

“你之前去擒蓝魔女的过程让我们心惊胆颤的,还真会以为你是跟异人族一伙的,非得用黄姑娘的性命威胁你才肯交出那魔头。”王承天摇头叹道:“如果你跟黄姑娘成亲,我们的心里也会踏实些……”

“蓝魔女……敏瑛!”我忽然全部想起来了!敏瑛……她不是女魔头!而她却为了遇上没几天的我……

“对,就是蓝敏瑛。这小妮子年纪轻轻的,却统率大军与政府作对……”

“你们把她怎样了?!”

“贺大侠……不会吧?”王承天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是你亲手把她交给我们的……我们当然希望她供出一些异人族的机密和据点。可是这小妮子够硬,如何严刑拷打就是不说半句话……也许最后会送到日城斩首示众吧。”

“什么?”

“她是异人族的首领,当众问斩立威的士气会胜过折损他们万千兵马的。”

“停车!”我大喊著。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心中只剩下一个声音;不论如何一定要把敏瑛救出来!

“贺大侠,你发什么疯呀?这里丧尸很多……”

我不等他说完,便一掌打过去。王承天是躲过了。可是力气太大,导致整部车歪七扭八地晃动起来。驾驶一个没把稳,整辆车竟然就翻覆了。

我跟王承天先后爬出了车外,可是驾驶仍被卡在里面。前面那台没发现后面的状况,已经开得远了。后面那台倒是离我们很远就停住了。看来好像不是为了我们翻车,而是另有原因……

“咦?……”我感到地面在微微的震动。起先我以为是车子翻覆的关系,自己有点晕头转向。后来发现王承天正抬头往旁边的山壁上望。

是土石流!地面震动到根本站都站不稳了……

然后是雷霆万钧的声响,漫天的飞沙走石……

一眨眼的工夫,后面那辆车就被淹没在石堆土流中。我们没事,可是前方的路却完全中断了。看不到第一辆车究竟如何……

“贺大侠稍等我一下,我去探个究竟。”王承天说完,便往阻断道路的石堆上跳去。拐了两个弯人就不见了。

我去检视驾驶的伤势,他已经断气了。

等我起身要去寻找王承天时,丧尸从四面八方向我走来……

我看了看。退守到山脚下是最佳策略,倚山而防,我起码应付前方的丧尸就够了。后面是山壁,不会有危险的……吗?我其实有点担心二度坍方。

可是丧尸越来越多。他们找到驾驶的尸体开始大快朵颐。这也促使他们更加起劲地想要把我也吃掉。双拳难敌四手,何况现在是太多手……于是不顾山壁上的土石是否仍有松动的危险,我开始往山上爬去。[ 起初我想横向攀越,看能不能绕过土石流去看看第一部车的情形。不过山势实在过分陡峭,我只好越爬越高,越爬越高……

终于,没有丧尸可以上得来了。但是我也下不去。我索性就越爬越高,越爬越高……

夜幕低垂后,我来到了山顶。

山顶上有间半圆形的小石屋,面积不大,里面还有灯火。

我小心翼翼地接近著。外面没有人,里面看起来有点像实验室还是医疗室。反正不是住家就是了。这荒郊野外,山下又全是丧尸,应该不会有人住在这里。不过在一个角落,我发现有人倒卧在血泊中。

我进去想要检视他的伤势……

是钱光勇!

他满身是伤,有刀伤、咬伤,还有撕裂伤。他已是奄奄一息,命在旦夕了。

这里有些医疗器材,我试着帮他止血,包扎大的伤口,然后为他打了两针吗啡(不可思议,这里也有吗啡)让他舒服些。这些都是我以前山难搜救的本职技能,做起来很熟练。不过我也很熟练的知道,现在只是拖一点时间罢了,他基本上是没救了……没多久,他便苏醒过来。

“喔……是你……贺什么来着的?”他见到我有些意外。

“贺青城。”我回道,然后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有多糟糕?”

“你快死了。”我实话实说。

“呵呵……你居然是我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幸会幸会。”于是他把他的经历丢三落四的说了一遍。

原来那日在木屋跟他分手后,他又去追朱思绮了。也知道白博士和思绮的逃跑计划。他们私奔时好像发生了事故,可是钱光勇一路尾随至此。白博士不知何时不见了,只剩朱思绮被劫持到这间石屋中……然后他就开始语焉不详了。好像遇到丧尸被咬,又跟一批人打了一架。

“我是免疫群,自然不怕被咬……”他吐了口血道:“但是我是其中少数会传染病毒的。我死了,就少了一个祸害吧,哈哈。”

“那批人后来怎样了?”

“我也不知道打到后来怎样,反正我就伤重昏倒了。醒来时就看到你……好了,我说完我的故事了,你那边呢?说好分我的一半奖金呢?”

没想到他还记得。于是我把敏瑛跟我的遭遇说了一遍:“所以奖金飞了。”

“呵呵,没想到我们伟大的蓝首领还是处女之身……守身如玉、从一而终。是异人族的传统。在我看来这传统太没人性了。其实就是在蓝敏瑛的手中被废除的。怎么她自己居然还……她会放过你,已经很神奇了。还会为你牺牲,简直是天理难容。”钱光勇干笑着又吐了几口鲜血。

这个蓝敏瑛……不知怎么地,我突然好想见她……

“有件事,我想拜托你。”钱光勇忽然正经起来:“这边有个地道,底下有位姑娘……你把她唤醒,她就会成为你的女仆性奴……唤醒的方法,就是跟她性交。”

“你在开玩笑吧?”他越正经,我就越觉得他神智不清。

“把她带在你身边就好。贺兄,刚才听你和蓝敏瑛的遭遇,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就拜托了。”

我望了望四周,的确在石屋的中央有一道地门。不过很隐蔽,我费了些劲才找到:“是那边那道地门吗?”

钱光勇已经气绝了。

***** ***** ***** *****

我把钱光勇的尸首稍微处理一下后,便打开地门一探究竟。

这地门有条螺旋石阶往下通。我顺着往下走,里面不但不闷,还很凉爽。不知道通风系统是怎么弄的。

石阶到底是一间密室。在密室的一个角落,我发现了一名……女子?

她全身赤裸,呈骑马或骑车的开腿半蹲前倾姿势。手掌和脚掌都有支撑架。髋部挂着一根横杆,使得臀部被翘高在半空中。她的头部低垂,看似睡得安详。

她的胴体,前凸后翘,性感火辣。她的肌肤,洁白粉嫩,掐指欲滴。对我来说,她根本就是完美的性感女神的化身。而她这个姿势……想要忍住不对她动歪脑筋,简直就是在测试自己是不是男人的底线。

我爬了一天的山,其实有点累了。可是心头的痒劲难耐。她不是充气娃娃,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个体。只是既然钱光勇都说唤醒她的方法就是性交。那我也就不必顾忌这许多了。

我脱下裤子边欣赏她完美的胴体边自慰著。很快地我的小弟弟就起来工作。虽然还不太硬,可是既然对方是在熟睡的状态,不必介意这许多。于是我走到她的后头,掰开她的私处,将我的阳具送了进去。

“喔喔……”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她的阴道自动收缩起来。而且每收缩一次我的肉棒就被夹得更粗更硬。粗硬到后来我根本是不自主地开始活塞运动起来。而且越来速度越快,越来力道越强……

“啊啊……”我很快就不行了,但是超爽的。我没什么用力,却比以往用力的过程还得到更多的快感。

就在我高潮射精的同时,那女子苏醒了。

这下我忽然就尴尬起来。赶快把裤头穿好,假装没事地从别处走来。

“主人!”那女子眼睛眨呀眨地望着我。

“小姐……我们认识吗?”我对她做了亏心事,不大敢看她。

“你是我的主人,你启动了我。”她说完便跳下支撑她的台架,走到旁边的橱子里取衣物。先是内衣、内裤。外头是雪纺的连身娃娃裙装和紧身裤。最后她找到了一双合脚的平底船鞋。

我看了有些失望,她这样姣好的身材在松垮的娃娃装下不太看的出来……

“好了,主人满意吗?”她穿好后在我面前转圈圈。

“不太满意。”我老实说:“这样根本遮掉了你的好身材。”

“这是为了避免女主人吃味的,而且如果脱掉后反差大,服务主人的效果会更好。”她喜孜孜地解释著。

“目前没有女主人,所以不用担心这个……还有我叫贺青城,不要叫我主人好吗?”

“我是你的女仆性奴,不叫你主人,也可以叫你公子。除此之外,我就不知道要叫你什么了。”

“好吧,随你高兴……那你叫什么?”

“我叫白雅莉。”

“白雅莉……很高兴认识你。你是哪里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不知道。变成女仆性奴前的身份记忆已被删除。我只知道公子启动了我,从此我就跟随公子。”她说得诚恳,不像在说谎。

可是这样一来,我就头大了。

她会跟我一辈子吗?总会有分道扬镳的时候吧……

我有点后悔,答应钱光勇这种鸟事。刚才真的太冲动了…

版主:青青的世界于2021_05_15 10:09:37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