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春三月 (25) 作者: yangchun

.

【陽春三月】

作者:三月2021年5月3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二十五章 非誠勿擾

過了兩天,阿東把小教室重新布置了一下,地上鋪了一大塊地毯,課桌先撤下,換上兩個中等大小的沙發,兩兩相對的放著。講桌的位置也換上了一個較高的沙發,黑板前面懸掛著搖控投影螢幕。做完了這些,之後的幾天阿東耐心地等待著。他期望兩位母親能來主動找自己。然而一周過去了,沒人聯繫他。兩周過去了,仍然沒人。阿東等不下去了。

他開始分析原因。

這半個多月,他通過李晴嚴令兩個男孩和自己的母親有性接觸。而兩個女人都已經被自己征伐過了,食髓知味,她們不可能忍這麼多天的。所以,他低估了兩個女人的羞恥心,即使當著兒子的面被自己干過了,平靜下來後,女人們仍然不可以主動順從的讓這樣的重演。

看來,自己必須主動出擊了。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夠說服兩個女人的。她們應當也渴望著自己的招喚,只是不肯主動罷了。

於是分別通過兩個男孩約定了時間,兩個男孩又轉告了自己的母親,都分別答應了赴約。

為了出行來往方便,阿東分別給李晴麗娜都買了車。聚會那天李晴約了同事去玩,不會來這裡。麗娜現在的房子是阿東幫著租下來的,足夠大,阿東提前把小雪小梅她們安排到麗娜那裡去玩耍。小雪就問是不是又約了女人,阿東就直截了當的告訴她們「是的,而且是兩對母子」,小雪就央求著要留下來觀看。

阿東抱著她親了親,「爸爸實話跟你說,我有點不好意思,心理沒有做好准備。你要是在一旁看的話,爸爸容易發揮不出來,會冷場尷尬。所以這次你們先去麗娜那裡,等爸爸把她們調教好了,下次讓你們看。」

小雪她們幾個才不情不願的走了。

周六的下午兩點,兩對母子前後腳到來了。看到對方,兩個女人都愣住了,在她們心裡,最多也就是和上一次一樣,在自己兒子面前被男人干。兩女都猜不透阿東的目的,於是互相尷尬的笑了笑。

正不知該說什麼,阿東走了過來,一邊摟著一個,在兩女的臉頰上各親了一下,「感謝兩位美女賞光,這邊坐。」

兩女對阿東的大膽舉動不太適應,猶豫著被阿東脅抱著來到會客室(原來小教室的位置),兩個男孩也跟了過來。

阿東讓四人相對坐在沙發上,中間的長條茶几上擺滿了酒水,飲料,水果,乾果。阿東自己也坐到原來講桌位置的沙發上,其餘四人分處於他的左右兩側。

阿東看著眼前眾人,女人明顯仔細打扮過,而兩個男孩也是很乾凈的樣子,心下很滿意。他要求兩個男孩在家把自己仔細搓搓,搓不幹凈就不要來。阿東對男人還是很反感的,雖然他自己就是男人。

——————

眾人一時沉默。

半晌,令儀忍不住開口,「弟弟,你讓我們來這裡做什麼呀?」

「姐姐原本以為我叫你來是做什麼?」

令儀心想你不就是想占有我們女人嘛,這話卻說不出口,於是就不回話。

任夢卻放得開,「哥哥你難道不是想約妹妹嗎?怎麼你約了這麼多人?而且你這是……」說著指著前面的茶几和四周布置,「這是要開茶話會嗎?」

「啪啪啪!」阿東鼓了幾下掌。「猜得差不多,這次叫大家來,主要目的就是聊聊天。」

「聊什麼?」令儀好奇的看了看他。

「現在氣氛不太對,大家都有些緊張。這樣,我放個電影大家先欣賞下。」說著阿東不緊不慢的去拉上窗簾,客廳里光線暗了下來。又打開了投影,搖下螢幕,去手提電腦上操作幾下。兩女冷眼看著阿東故弄玄虛。

不一會,投影大螢幕上有了影像,角落裡的音響也有了聲音。影片中的兩個人全身赤裸,男的騎在女人身上聳動著,女人劇烈的喘息著。正是阿東和令儀!

令儀臉色一下變了,抱住身邊的兒子,捂著兒子的眼睛,「求求你,求求你,關掉它,不要再放了!」

「姐姐別怕,這就換個別的。」阿東說著又點了兩個滑鼠,於是螢幕上換了另外兩個人,是阿東和任夢,粗大的陰具在陰戶中進進出出的動作看得一清二楚,兩個嘴裡還有對白:「妹妹舒服嗎」,「好哥哥,你插得我好舒服」。

任夢也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小明就跑去扶著媽媽。沒等任夢哀求,阿東主動關掉投影,把螢幕搖了上去。室內一片寂靜,只有令儀小聲的啜泣著。

「你,你倒底想要幹什麼呀?」令儀埋著頭說。

「姐姐,我要認真的仔細的回答你這個問題。但在此之前,我想問兩位女士,你們為什麼有這麼大的反應,你們,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以為我要要挾你們做什麼事?」

「難道不是嗎?」任夢問道。

「嗯,說對了一半。我是想讓兩位和我做一件事,但並不是要挾,而是配合,最好是心甘情願的配合。」

「想讓我們做什麼,你說就好了。為什麼要放這個呢?這視頻要是傳出去,你讓我們幾個還怎麼做人啊!」令儀抬頭問。

阿東抬頭望了望天花板,「姐姐你說得對,我這就把視頻刪掉。」說完阿東點了幾下滑鼠。「好了,不管你們信不信,視頻確實已經刪除了,世上不可能有人再看到剛才那一段了。」

阿東這次沒騙人,他也沒有辦法確保文件不外流,保險起見,還是刪了安心。

「是我考慮不周了,我本意是想挑動今天的氣氛,明確一下主題。卻沒想到會嚇到姐姐們,小弟鄭重向姐姐們道歉。」阿東說完,半跪到令儀面前,吻了下令儀的手,又來到任夢面前,把任夢扶起來坐好。兩女情緒稍微平復。

阿東回到自己的沙發前,「接下來說下我想要做什麼:我想要和兩位姐姐,以及你們的兒子,進行一次特別的性愛活動。」

「我們這麼多人……怎麼做啊?要不弟弟我們單獨……」任夢說。

「我也知道這很艱難,要克服很多困難,所以,需要兩位姐姐全力配合。」阿東說。

「怎麼配合?」令儀顫抖著問。

「很簡單,打破心中的枷鎖,享受性愛的刺激,按我說的做,就可以了。」

阿東說完走到令儀面前,開始解令儀前胸的扣子,解開後,又把胸罩解下來,扔給了小明,然後把令儀的衣服向兩邊拉開,兩隻碩大的乳房就露了出來。「令儀姐,你先回答,願意配合嗎?如果不願意的話,你就帶小強回去,弟弟幫你把衣服穿好。」

令儀看著自己的胸罩飛到了小明的臉上,小明拿在手裡,竟然趴在上面聞了聞,紅了臉,「姐姐,姐姐願意配合你。小明,好孩子,把那個先還給阿姨。」說著把手伸向對面。

「好姐姐,說了要配合,就不要拿回去了,拿回去就是不配合。姐姐懂了嗎?」

令儀還盯著自己的胸罩,眼看著小明把臉都埋在了自己的胸罩里了,這裡這麼多人在旁觀,令儀不禁夾緊了雙腿。「弟弟,我,我要怎麼做?」

阿東見令儀屈服,心下欣喜。女人們前面已經和自己發生了關係,再加上這半個月一定憋得狠了,都該有心理準備的。現在一旦開了口子,後面就都好辦了。

「令儀姐,雖然看似我總在強迫你,但實際上,我並不是在傷害你。這些,都是你能接受的,對嗎?」阿東用手揉著令儀的奶子問。

「嗯,弟弟,你教我。」

「令儀姐,小明很早以前就關注你的大奶子了。後來他聽說小強可以吃到你的奶子的時候,就也很想吃,姐姐,你給小明吃嗎?」

「我,我……」令儀吱唔著說不出來什麼。

阿東捏著令儀的乳頭用了用力。

「我給……」令儀顫抖著說。

「說出來,令儀姐。今天的一個原則就是,把心裡話說出來,不要說一半。否則就——打姐姐屁股,或者體罰。」阿東壞笑著。

「我願意讓小明——吃我的奶子。」令儀終於說了出來,感覺又羞恥又暢快。

「姐姐,你該對小明說。」阿東提醒。

「小明,你,想吃阿姨的奶子是嗎?阿姨給你吃的。阿姨的奶子又大又香。」令儀開始放棄羞恥。

「小明,過來!」阿東招呼。小明跑過來,正要撲到令儀懷裡,被阿東拽住,「小明,小強,你們記住,今天的第二個原則,男性要尊重女性,要講禮貌。否則,同樣打屁股。」

小明恭恭敬敬站到令儀面前,「謝謝阿姨,我早就想吃到阿姨的奶子了。」

小明說完了就蹲下去,頭伸到令儀的懷裡,含著令儀的乳頭。令儀就直挺挺的坐著,不躲也不敢動。

「今天的第三個原則,令儀姐,還有任妹妹,當有性的接觸時,要主動,要放縱,否則,還是打屁屁。令儀姐,還不行動嗎?」

令儀於是伸出手來,抱住小明的頭,「啊!小明,你親得阿姨好舒服,和小強一樣舒服。」

「那,我可以叫阿姨媽媽嗎?」小明不用人教,乖巧的問。阿東悄悄給他豎了個大拇指。

「叫吧叫吧,叫我媽媽,快!」令儀聽了感覺很受刺激。

「媽媽,媽媽,我要吃你的奶子,吃到了媽媽的奶子,我都勃起了。」

「好了,小明,先吃到這裡吧!可不要這就射了,射了就不精彩了。現在回到坐位上去吧。」阿東自有他的計劃,強行打斷了兩個人的好事。

小明回到坐位上坐好。阿東不慌不忙的把令儀的衣服又拉緊了扣好扣子,遮住了乳房。又來到任夢面前,「任妹妹,規則我剛講過了,接下來不遵守的人,會受到懲罰。現在請用你身體的某個部位來誘惑小強吧,請開始!」阿東彎腰手一划做了個邀情的資式,說完回到了座位上,端起酒杯安心的等待著。

任夢愣愣的,見阿東、自己的兒子、兒子的同學、兒子同學的媽媽這些人都在望著自己,對著小強張了張嘴,沒有發出聲音。

「嗯哼!」阿東慢吞吞的拿起了一根教鞭。任夢見狀,迅速說,「小強啊,要不,你也來親親阿姨的奶子吧!小明剛才親了你媽媽的,阿姨的也給你親。你叫我媽媽也行的。」

阿東不滿意的搖了搖頭,小強見狀就沒敢有回應,只坐著不動。

「誘惑失敗,這並不是小強最想要的。追加規則四,如果言語或動作不夠刺激,無法讓人產生快感。體罰!」

「小強,那你是想和阿姨做嗎?」任夢又小心的問。

令儀聽見任夢竟然這樣說,心裡罵了句「騷貨」。但想到剛才她的兒子還在自己懷裡吃奶叫媽媽,一時心內茫然。

沒有阿東的表態,小強仍是端坐不動。

阿東就快步走到任夢面前,「再次誘惑失敗,開始體罰,打屁股。」說著就把任夢拉起來,讓她轉過身去。任夢就求饒,「不要,不要!再給我次機會。」

阿東用手重重的在任夢屁股上拍了下,「最後一次!」說完走了回去。

任夢坐下,忽然看到小強在視線落在自己的腳上,有點靈感了。就側過身去,一隻絲襪腳壓在另一隻上,有些癢似的上面輕輕滑動著。眼見著小強的臉上露出了渴望的表情,終於會意,「小強,阿姨的腳,美嗎?」說著還把腳伸直,腳尖沖向小強。

「美,阿姨的腳,好漂亮!」小強開口說。

「那小強,你來摸摸阿姨的絲襪腳呀!阿姨給你摸,啊——」任夢用嫵媚的聲音對小強說,說著說著自己忍不住叫了一聲。

小強見阿東在向自己點頭,就走上前跪在地上,捧起一隻任夢的絲襪腳,用臉蹭著,用鼻子聞著,用嘴吻著,很是陶醉的樣子。

「小色狼,你還真舔啊!你媽媽就在旁邊看著呢啊!」任夢戲謔的說。小強舔得更歡了。

令儀眼見自己的兒子捧著一個女人的腳又啃又舔的,不忍看,痛苦的用手捂著自己的臉。

任夢看見令儀的動作,就忽的興奮起來,繼續誘惑小強,「小強,你怎麼喜歡阿姨的腳呀?小強,你好賤賤的呀!阿姨好喜歡。說,你賤不賤?」

「阿姨,我賤。」小強說。

「真乖,阿姨的腳以後天天給你吃呀!你不嫌阿姨的腳臭嗎?」任夢試圖羞辱。

「不嫌,阿姨的腳香香的,我喜歡阿姨腳上的汗味。」小強迷醉的說。

「好呀,那你就用嘴把阿姨的香腳腳舔個乾淨吧!小強,你親完阿姨的腳,會和媽媽結吻嗎?」任夢刺出一劍。

「會,會的」小強一邊舔得入迷,一邊喃喃的答應著。

「那,乖孩子,阿姨的腳你舔得差不多了。現在去吻媽媽吧,阿姨想看看。」

小強就抬起頭來,看見媽媽正望著自己,又看了看阿東。見阿東示意,就走到自己媽媽的面前,捧著令儀的嘴親吻了起來,令儀面容呆滯。任夢就哈哈哈的樂了起來。小明也悟著嘴樂。

阿東敲了敲黑板,「小強親吻了同學媽媽的腳,又立刻和自己的媽媽結吻,這是衝破禁忌的行為,看了讓人心中一喜,現對小強母子提出表揚。那麼,任夢母子的笑聲中透著嘲笑,就是在刻意貶低,是破壞氣氛,是不對的。」眼看任夢母子有些驚慌,就續道,「下面開始執行懲罰。小明,屁股露出來!」

在阿東嚴厲的目光下,小明乖乖的解開褲子,露出了屁股。阿東用教鞭在小明屁股上狠狠的抽了一下,疼得小明「啊」的一聲,捂著屁股齜牙咧嘴。任夢見是真打,就心疼的撲過去,「不要,不要打孩子,要打就來打我吧。」說著就上前抱住自己的兒子。

「可以,那就請把褲子也脫了。」阿東嚴肅的說。

任夢放開兒子,猶豫了一下,還是動手脫了褲子,趴在沙發上把臀部撅了起來。等了一會兒,回頭見阿東只盯著自己屁股不動,就又慢吞吞的褪下內褲,露出了雪白的大屁股。

阿東見任夢如此配合,反而不打了。就上前用手按著任夢的屁股蛋大幅度的揉了兩下,手感不錯。然後幫任夢拉上了內褲,再提上褲子,也示意小明把自己的穿好。

在母子兩人不解的目光下,阿東悠然說道,「看在你們母子互相關愛,這懲罰暫且記下,先看看你們的表現再說。現在,小明,去把令阿姨的鞋脫下來。」

既然不再打屁股了,小明很是積極的來到令任面前。令儀眼見著小男孩用手把自己的鞋子一點點脫下來,心裡升起了別樣的感覺。小明脫掉了鞋子後,望著令儀的腳,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接下來要我教你嗎?不會的話,小強,你去輔導下!」阿東命令。

想著剛才的事確實是讓媽媽沒了臉面,小強倒是樂不得。於是,小明就在小強的指導下,趴在令儀的運動鞋上聞了聞鞋子裡面的味道,然後開始舔令儀的棉襪腳,還把令儀的棉襪脫了下來,用嘴把令儀的腳舔了個遍。最後,在阿東的要求下,小明和任夢深吻。看著自己的腳被男孩舔了個夠,孩子嘴上帶著自己腳上的味,又跑去親自己的媽媽,令儀害羞不已。

此時,換了任夢呆滯失神。

阿東敲了敲黑板,「所以兩位女士,你們可能都覺得剛才自己的腳和襪子被用來羞辱了對方。嗯,這樣想似乎也沒錯。但是不要忘記,在你們兒子的眼裡,那裡是他們喜歡的部位,是渴望能親吻的部位,是能讓他們體會到女人美妙的部位!所以,且行且珍惜吧……」

頓了頓又說,「作為母親,應該了解孩子們的喜好,孩子們的追求。孩子們珍愛的東西你們卻用來糟蹋,這樣真的好嗎?」

見兩女似有悟默然不語,就命令道,「現在,令儀姐,去和任夢接吻。」

兩女就都驚訝的看著阿東。阿東也看著令儀,阿東無法確定令儀接下來的反應,如果她拒絕的話,阿東也快黔驢技窮了。卻沒想到幾秒鐘後,令儀低下了頭,然後慢慢來到任夢的跟前,注視著任夢的眼睛,抱著任夢的頭,用力的吻了下去。

兩個男孩子看著自己的媽媽互相擁吻,對望著流了流口水。

令儀發泄似的吻夠了,兩個女人臉都紅紅的。

任夢驚訝的看著令儀,她沒想到令儀會願意親吻自己,心裡的感覺起了變化。開口說道,「對不起!姐姐,是我不好……」

「任夢,你把心裡的想法詳細說出來,既然想求得你姐姐的原諒,就要勇敢剖析自己的內心。」

「我以前總覺得姐姐愛端著,瞧不起我。所以才故意藉機讓姐姐難堪,讓姐姐的兒子舔我的腳,然後再讓你的兒子和你結吻,就好像姐姐舔了我的腳一樣,以此來報復姐姐。姐姐,其實我就是一個騷貨,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我到處勾搭男人,還和自己的兒子……」

令儀伸出白嫩的手掌按在任夢的嘴上,待任夢停下來,才又移開。

令儀激動的望著對方,「好妹子,其實我們都是一樣的。姐姐又能好到哪去?姐姐以前一本正經的,那只是多學了幾年文化給慣的!就覺得男人該主動巴結自己,可是如今年紀已不小,做女人的快樂滋味沒有嘗到幾天,還要辛辛苦苦照顧一家人。自己忍著難受,就偷偷的摸自己,還被兒子發現了,一時不忍心,讓兒子給那個了。要說騷,姐姐比你還騷!」

任夢伸手攀住了令儀手臂,「不!妹妹才是真的騷。姐姐是好女人,又有文化,看問題看得透徹。不像妹子,活得沒滋味不說還不知道是為什麼。直到遇到了這個臭男人,才知道自己就是需要這樣又色又壞又懂女人心的。」

令儀也反抱住了任夢,「妹子,姐姐其實很羨慕你,嫉妒你。沒錯,姐姐以前是覺得你騷,其實姐姐是恨自己騷不起來,白白浪費了大好的青春。那麼多個夜晚,姐姐就想有個男人來蹂躪自己。」說著又看了阿東一眼,「姐姐的感受和你是一樣的。剛開始恨他、怕他。後來才知道,自己需要他。姐姐太放不開了,姐姐以後要學著做個騷女人,要好好體驗身為女人的快樂。」

兩女開始交心,眼睛裡看著對方都透著激動。

任夢緊緊抱住令儀,「不!你是我的好姐姐,我今天就認下你這個姐姐。你要騷,妹子就和你一起騷,不,妹子要又騷又賤,妹子剛才對姐姐使壞,現在讓妹子補嘗你,妹子給你舔腳。」說著就要伏下身。

「不,好妹子,姐姐給你舔,妹子你的腳穿著絲襪可好看,男人們都愛,姐姐也饞得不行呢!」令儀竟然露出了嫵媚的模樣。

「好姐姐,讓妹妹先嘗嘗你的,你愛穿運動鞋,腳上有汗味,妹妹想嘗嘗你的味,好不好嘛……」任夢摟著令儀撒起嬌來。

見二女打開心結,又爭執不下,阿東也很激動的上前,「令儀,任夢,你們兩個都是騷的,不止是在我的眼裡,同樣,在你們兒子眼裡也是騷的。」

見二女望向兒子有些羞愧,感緊補充,「但是,正因為你們是騷的,我才欣賞你們,兒子才更愛你們。以前的你們,整日裡背負著各種條條框框把自己隱藏起來;現在的你們,活得精彩,騷得可愛,才是你們真正該有的樣子!」

見兩女望著自己目露感動,阿東就摟著兩個女人,在她們嘴上各自深吻了一下,「現在,按你們剛才說的,就去親吻最對方最卑賤的部位吧,仔細體會對方的愛意吧,姐妹們加油!」

於是,在阿東的安排下,令儀先端莊的坐著,任夢跪在地上。和自己的兒子一樣,任夢先脫掉令儀的另一隻鞋子,趴在鞋子裡面聞了聞,又用力吸聞令儀的粉色棉襪,還抬頭讓令儀看見自己歡喜的模樣,弄得令儀臉更紅了,表情里既有羞臊,也有感動。最後任夢含住令儀的腳趾頭,吮吸著。兩個女人都喘著氣,一副迷醉的模樣。

兩個男孩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坐到了一起,雙手緊扣,互相倚靠著。

然後令儀也跪在地上,捧起任夢的絲襪腳在臉上用力的摩擦著,一邊摩擦一邊不停的說,「妹子這腳真美,不止男人喜歡,女人看了同樣喜歡。」然後就隔著絲襪把任夢的兩隻腳都給舔得濕濕的。

令儀弄得任夢好不舒服,任夢就嗔怪道,「姐姐,你弄得人家腳上全是你的口水。穿絲襪麻煩著呢!又不方便脫。下次妹子也用口水給你洗腳,看你舒不舒服!」

阿東聽了,慶幸自己早有準備,各種顏色的絲襪提前買了一堆。就從旁邊抽屜里隨便拿出一雙黑色的扔過去讓任夢換上。令儀卻主動揀起了絲襪。先動手幫任夢脫身上的,帶把新的絲襪打開,讓任夢伸直腿。令儀先在任夢的足尖上親吻了一下,再慢慢的把絲襪往上套。任夢感動得「好姐姐」喊個不停。令儀又在任夢的足背上親了親,才幫任夢穿上新襪子。

兩個女人互相親過了腳,都覺得對方親切得不行,就又互相抱住了。「姐姐——」「妹妹——」的互相喊著,一副義結金蘭的模樣。

——————

阿東長舒了一口氣,事情一波三折,差點變成宮斗。但看二女互相親近著,事情終於變成了自己想要的模樣,甚至更好。於是倒了一杯紅酒走向前,「恭喜兩位姐姐都得到了知心人,不如讓弟弟做個見證,祝兩位姐姐一輩子互敬互愛,永結同心。」

令儀望著阿東,「要說知心人,還有誰能比你更懂我們?」任夢白了阿東一眼,「弟弟,你怎麼只倒了一杯。」

阿東笑嘻嘻,「這是交杯酒啊!」見兩女疑惑,續道,「這酒杯卻不是我手裡的這隻,而是長在我們身上的,我們三個身上各有一隻。」說完自己飲了口紅酒,俯身到令儀嘴上吻了下去,一邊吻把嘴裡的紅酒喂到對方嘴裡。接著下一口又給了任夢。又分別各喂了二女一口,卻不讓咽下去,要先含著。阿東示意二女結吻,二女會意,一邊吻著,一邊把自己嘴裡的酒喂給對方。

看著兩個女人擁吻著,阿東禁不住鼓起掌來,兩個男孩子也跟著鼓掌,氣氛一時熱烈。

兩個女人吻夠了,不肯分開。任夢身材嬌小一點,就半靠在令儀胸前。阿東想了想,先徵得了令儀的同意,再找出一雙肉色絲襪,幫令儀穿上了。看上去同樣美艷極了,阿東都忍不住在令儀腳上親了兩口。原來令儀的腿和腳一樣是適合穿絲襪的,只是被原來的人設給束縛住了。所以才一直穿的是從少女時代沿續下來的棉襪。可能,令儀姐還珍藏著一顆少女心呢!阿東心想著。

兩個女人嘻笑著,四條光滑的玉腿相互摩擦著。看著四條香艷美腿扭來扭去變換著姿態,在場的每一個男人都有些受不了,兩個小男孩更是饞得擦起了口水。

任夢見了就笑罵著,「兩個臭小子,是不是眼饞媽媽和阿姨的絲襪了?才多大就色色的了?我們女人的絲襪粉腿可是給男人享用的,你們的雞兒長大沒,能肏女人了嗎?不能的話,就饞死你們!」說著又用力的扭了扭身子。

令儀就穩重些,「小明,小強,想要就來吧,過來玩媽媽的絲襪吧!媽媽頭一天穿,還有點不太習慣,但是你們要放開了玩,這樣才會開心。來吧……」

小明小強於是爭先恐後的衝過去,撲在女人的腿上就親個不停,嘴裡還「媽媽!媽媽」的喊個不停。

任夢對小強說,「小強,也喊我媽媽吧,喊了媽媽才給玩絲襪腿,以後還有別的好處喔!」

小強就乖巧的喊了聲媽媽,任夢聽了開心不已。

兩個男孩跪在下面抱著四條大腿親個不停,兩個女人也相互抱著親吻起來。

阿東坐在不遠處,微笑的喝著紅酒,心裡充滿了滿足感和幸福感。是的,這就是阿東期待的幸福。

此時室內氣氛已經完全放鬆,一派輕鬆詳和,再不復原來的劍拔弩張。阿東就把兩女的外套什麼的都脫了,讓兩女只著內衣。

阿東先幫令儀脫,見令儀下身是一條粉色薄內褲,腿上是肉色絲襪,兩個大奶子露在外面,想著火候未到,太暴露了不太好,就先幫令儀戴上了胸罩。令儀就追問不停,「姐姐的胸大不,你喜歡不,要不要吃一吃?」

阿東胡亂啃了幾口,揉了幾下,又忙著去給任夢脫衣服。任夢現在上身是黑色的胸罩,下身是黑色蕾絲內褲,腿上是黑色絲襪。

令儀說,「妹妹你的內褲好性感,哪天帶姐姐去買兩條。」

任夢答,「要不這條你先穿上試試,就是妹妹穿得有點髒了,剛才被兩隻小色狼弄的,下面有點濕,都沾到內褲上了。」

令儀,「姐姐的也差不多,其實姐姐很愛濕的,不知道為什麼,水這麼多。」

「姐姐想男人了唄!哈哈,那我們就換著穿吧。」

「好呀,我們姐倆要換內褲,男人們不要看。」

阿東就轉身去吩咐兩個男孩也把衣服脫一脫。男孩們現在是上身小背心,下身內褲。內褲上面微鼓,比阿東的差得遠。阿東現在上身穿睡衣,下身也只有褲衩。

阿東幾個就聽身後兩女的聲音響起,「哇,姐姐你的內褲有點騷啊!」

「嫌棄你就還給姐姐。」

「才不呢,我就聞我就聞!」

「妹妹你這上面水滑滑的,姐穿上試試。」

「姐姐,我們身材差不太多,妹妹穿你的也合適,姐姐,你內褲上濕濕的東西,貼在我洞口上了,好好玩。」

「妹妹的也是,你的愛液沾在姐姐的陰道口上了。」

等阿東轉身看過去的時候,兩女已經換著內褲穿了。阿東於是吩咐大家放鬆些,吃點東西。自己也歇會兒。

於是大家自由活動開來,也吃了點茶几上的小食品,喝了點飲料。兩個女人都挺愛紅酒的,一小口一小口的抿著。

令儀從旁邊書架上拿了本書,翹起一條腿,坐在沙發上慢慢翻看著。一會兒小明就悄悄過來,跪在地上捧起令儀的腳就開始親。令儀就跟沒發現一樣,繼續看書。

小強見狀,就跑去找任夢,嘴裡甜甜的叫著媽媽,就要吃奶子。任夢斜躺在沙發上,微醉,就任由小強把胸罩向上一推,露出乳頭,再含了下去。任夢被親得有了感覺,就伸手到小強內褲里,掏出男孩的雞雞。說話十四歲男孩的雞雞,也不算小了,任夢有點意動,想要張嘴含著。

阿東「嗯哼」一聲,驚了眾人一下。任夢嘴張著,離小強龜頭只有零點零三分,轉頭疑惑的望著阿東。

「令儀姐,你的好妹妹要吃你兒子的雞雞呢。」阿東開口。

「吃雞雞怎麼了?小強都叫我媽媽了,媽媽吃兒子的雞雞,有什麼奇怪的,是不是小強?」任夢覺得阿東有點大驚小怪,不滿的說。

小強就站著傻笑。

「給她吃吧,」令儀不在乎的說。

「可是,這是違規的。」阿東強調。

「吃雞雞怎麼了,怎麼就違規了?難道只能吃弟弟你的大雞巴嗎?」任夢反抗。

「可以吃,但不是現在吃。不合我心意的既為違規。現在執行懲罰,打屁屁!」阿東惡狠狠用力拍一下桌子,像個暴君。

聽說要打屁股,任夢就趴在了沙發上,扭動著屁股,「打,隨便打,人家不起來,打吧!」

令儀在一旁勸解,「弟弟,就原諒這一次可好?一定要打,可以,可以打姐姐的。」

這話正中阿東下懷,「那就連姐姐你一起打,至於理由嘛——藐視權威!快點過來!」

於是令儀也扭扭捏捏的過來,阿東讓兩個女人並排跪在沙發上。

「自己把屁股露出來!」阿東命令。

「凈讓我們干羞人的事。」兩女雖已是中年熟婦,但哪經過這個呀!嘴裡抱怨著,卻又乖乖各自伸手,把內褲脫下來,露出兩對又圓又白的大屁股來。脫掉了內褲,兩女羞得都把臉藏了起來。

「小明小強,過來打媽媽屁股!」阿東繼續下命令。

兩個男孩跑了過來,小明站在令儀後面,小強站在任夢後面,各自興奮的看著媽媽們的屁股,還有兩腿間緊閉的陰縫。

兩個女人開始擅抖。

兩個男孩在對方母親的屁股上輕輕的拍了一下。「啊!」兩女叫了起來,不是疼的,是呻吟,這樣的刺激讓她們有點受不了。自己的屁股露在男孩們的面前,下體本來就是濕的,現在用力夾都有點夾不住。

「力度太小了,用點力。」

「啪啪」兩聲響聲。「啊啊」兩聲驚叫,「好弟弟,饒了我們吧,我們受不了了……」兩女開口求饒。

「繼續!」阿東指揮兩個男孩不斷加力。

室內「啪啪」響聲不停,終於,眼看著一條亮晶晶的淫線從任夢的肉縫裡滑了出來,隨著任夢屁股的抖動左搖右晃,終於晃斷了落在沙發上,緊接著又一條淫線從縫裡滑了出來。

阿東示意男孩們停下,自己伸手對著令儀的屁股用力「啪」的一下。令儀一聲慘叫,下身一拱一拱的,「嘩」的一下,一股尿液噴了出來,阿東迅速拿起垃圾筒接在下面。令儀尿了一股,就再也收不住,嘴裡嗚咽著,下面尿個不停。聽著尿液擊打在塑料袋上的聲音,幾人驚呆了,所有人都默默的看著,等著令儀尿完。

當只剩尿液滴落時,阿東放下垃圾筒。令儀趴著不動。「令儀姐,起來吧。」

「我……不起來,我沒臉見人了。」

「沒事的,不就是尿尿嘛,再說了,你們討厭看媽媽尿出來嗎?」阿東問。兩個男孩搖頭。令儀還是不動。

「小明小強,幫媽媽們清理乾淨。」阿東說著示意男孩們用嘴。

男孩們會意,小明仰面鑽到令儀的下面,開始舔食起令儀殘留的尿液。而小強也同樣把任夢的淫水舔在嘴裡,又嫌不夠多,把舌頭往任夢的陰道里伸。

「啊,啊,不要!小強,」令儀叫著,低頭一看不是兒子,又連忙說,「小明,小明,不要舔阿姨那裡,阿姨那裡髒,快起來。啊——」

任夢那邊卻沒有說話,只是扭著屁股配合著。過了一會任夢下體劇烈的抖了幾下,似是高潮了。而令儀早已癱著趴在了沙發上。阿東忍不住上前伸手指往令儀陰道里插了插。令儀毫無反應。

過了有好幾分鐘,阿東親手把令儀扶起來,帶她到衛生間清理身上的尿液。出來時令儀身上披著條浴巾,絲襪也脫掉了,光著腳。沙發上也早就收拾乾淨,令儀蜷縮在沙發上不動,像是剛被姦污過。

令儀指了指地上的垃圾筒,示意裡面還有自己的尿,該倒掉,阿東不允許。「令儀姐,別擔心。我們這裡,有人討厭女人的騷味嗎?有的話,請舉手。」

沒人舉手。

「那,有人喜歡女人的騷味嗎?」說完率先舉手,兩個男孩跟著,任夢猶豫了一下,也舉起了手。

「姐姐你看,大家都喜歡你,你還怕什麼呢?這次姐姐的表現,非常優秀,下次希望姐姐更加優秀,放開自己,讓我們一起欣賞姐姐的美,好嗎?」

令儀抬頭環顧眾人,有些感動。

眾人放下手,任夢也勸說,「姐姐,怕什麼呢,我們女人本來就是騷的,就是要騷給他們看。要是我有尿啊,就讓他們仔細看看老娘是怎麼尿出來的,美死他們!」

「好了,大家仔細聞聞,這屋裡是飄著的是醉人的尿香,正適合我們接下來的節目。」阿東說。

「好弟弟,你還是肏我們吧!」任夢就哀求。

「弟弟,你肏我們,我們忍不住了。實在不行,讓孩子們來肏也行。」令儀也附合。

「姐姐們,稍安勿躁,還早,還早。你們要是累了,就躺下。孩子們,去衣櫃里拿兩毛巾被來。」

兩個男孩在旁邊衣櫃里拿出被子來,蓋在媽媽們的身上。

「姐姐們,把孩子們摟在懷裡吧,你們休息一會兒。」阿東貼心的安排著。阿東覺得叫兩女姐姐比叫姐妹更舒服,兩女也不太乎這個了,反正不論叫姐還是叫妹都是被男人玩。

兩女對望了一眼,又望了望孩子,令儀開口,「要不,我摟著小明吧,小明,你喜歡來阿姨這嗎?不喜歡的話,去媽媽那裡也行。」

「不,我要跟著阿姨睡。」小明眼尖,早就看見令儀浴巾裡面光溜溜的什麼都沒穿。

「那,小強,來,阿姨摟你睡。」任夢在一旁招呼小強。

「把衣服都脫了吧。」在阿東的吩咐下,任夢把自己脫光,兩個男孩也脫光,分別鑽到阿姨們的被子裡。

雖然看不到,阿東也能體會到兩個小男孩的心情。男孩全身赤裸著,緊貼著阿姨光溜溜的身子,男孩可以用身體的任何部位和女人的身體進行全面的接觸。成熟女體的香氣、光滑的大腿、鼓漲的大奶子、散發著淡淡騷味的私處……阿東很替男孩們感到刺激和興奮,就像自己已經化身為小男孩一樣。

過了一會,阿東見被子裡翻滾不停,就開口道,「小明,小強,不許插進去。令儀,任夢,先把被子掀開,從後面抱著,讓孩子下面對著沙發外側。幫孩子們射一次吧,他們快忍不住了。」

於是兩女從後面伸手捏著男孩們的雞雞,開始輕輕的上下套弄。

阿東見兩女弄了幾下,男孩下身直挺挺的,似已忍耐不住。就對兩女說,「兩位姐姐說點什麼,刺激一下。」

「小明,你的雞雞好硬啊!阿姨幫你手淫,阿姨要看你射出來,射得越多越遠就越好。乖孩子,射給阿姨看!」小明聽完,一股精液噴出兩米遠。

「小強,你喜不喜歡阿姨?阿姨的屄好不好吃,阿姨的屄都被你舔了,早晚阿姨得被你肏!給阿姨看看,小強一次能射多少。」小強的精液也向著對側噴去。

男孩們射完,放鬆了下來。兩個女人卻依然慾火焚燒。「好弟弟,什麼時候肏我們?我們快忍不住了。」任夢哀求。

「我也忍著呢,我忍了你們半個月了,你們一個也不來。」阿東陰惻惻的說。

「弟弟,我們錯了。你想怎麼懲罰都行。以後你隨時叫我們,我們隨時來。」令儀也說。

「來幹什麼?」阿東故作傲慢的問。

「給弟弟你肏啊!」任夢。

「給弟弟你玩,弟弟你想怎麼玩,教我們,我們都喜歡的。弟弟你玩夠了就肏我們姐妹的屄,怎麼肏都行。」還是令儀最能理解阿東,知道阿東不僅喜歡肏,更喜歡玩弄女人。

「好吧!接下來,你們當做懲罰也行,當成我的戀態喜歡也罷,總之,我想要看到兩位姐姐騷起來,就像剛才那樣,騷得噴出水來,弟弟才能心滿意足。」

「好啊!我們騷給你看!」

「你想讓我們怎麼騷,我們就怎麼騷。」

說完,兩女竟然商量好了似的,一起挺起下身,大張著腿,把豐滿的陰戶露給阿東看。

「來呀,弟弟,來檢查下我們夠不夠騷!」令儀。

「哥,還是我騷,你看你看你快看!」任夢一邊說,一邊把屁股扭來扭去的。

令儀見了,就把屁股對著阿東一挺一挺的,「弟弟你看,姐姐挨肏時就是這樣的動作,你看了動不動心?」

阿東忍耐不住,就先後趴在二女下面,對著肥嫩的陰戶一頓痛吻!待心中慾火稍降,又強忍著回到了自己的沙發上坐下。

兩女覺得自己實在太放縱了,有些不好意思,就又都縮回了被子。而且實際上兩女適才一個噴尿一個流水的,都高潮了一次,其實沒有那麼忍耐不住。剛才的樣子一半是慾火還在,一半也是在配合阿東。畢竟是熟女了,入戲很容易的,這就是有些人喜歡熟女的原因之一。

——————

阿東命令兩個男孩回歸各自媽媽的身邊,讓媽媽摟著,又都蓋好了蓋子。

阿東覺得讓母子二人一絲不掛的摟著,蓋上被子比不蓋著更誘惑,他可以肆意的想像媽媽的手放在哪裡,兒子的手又在媽媽的哪裡,充滿了想像的空間。

過了一,阿東又開口道,「兩位姐姐,請講講你們和兒子的事兒吧。我想聽聽,我想那過程一定是很刺激的,我現在光想著心裡都激動得發抖。孩子們都不要開口,只聽媽媽說。還有,姐姐們記得,講得騷一些,你們剛才答應過的,怎麼騷都行。要是不夠騷,別怪弟弟打你們屁屁呦!」阿東似是抓住了兩女的弱點,一邊誠意滿滿的懇求,一邊語帶威脅。

兩女嘴上說得好,動真格的卻又要羞。猶豫著不肯開口,阿東不急,穩坐在沙發上,給自己開了一聽啤酒。

半晌,任夢開口,「姐姐,我先來吧,我放得開。我先說和小明的事兒,姐姐再說你和小強的事兒。」

令儀點點頭。

「我洗澡的時候,小明他會偷看,我都知道的。」令儀講了一句,感到被子裡小明身體一震,連忙伸手安撫了一下。續道,「後來我就悄悄觀察他,發現他長大了,他會偷偷的手淫,會偷偷的拿我穿過的內衣聞。還發現他在電腦上看黃色小說,黃色圖片,小電影。我,我沒忍住,也會跟著看。剛開始看了,覺得受不了。可過段時間,又想看。」

見幾人專注的聽著,沒人露出不好的表情,就接著說,「只是裡面有些過分的情節讓人看了很難堪,特別是裡面有母子亂倫內容的,剛開始真受不了,覺得特噁心,好想把這些內容都刪掉。可是,回過頭忍不住又打開了看……」

任夢越說越小聲,似乎是在回憶那段矛盾的日子。阿東就輕聲說,「這都是正常的心路歷程,我很開心姐姐你能與我等分享,弟弟將把你的故事當成最美好的記憶珍藏。」

令儀也說,「妹妹你講得真好,全是你的真實感受,我完全能體會到你內心的矛盾,這樣的矛盾我也有過的,妹妹你繼續講。」

得到他人的鼓勵,任夢繼續說,「後來,我就把一些最喜歡的內容拷貝到我自己的手機上,在自己的房裡一邊看那些東西,一邊自慰,還想著是和自己的兒子在一起。有一次周末的下午,孩子在屋裡打遊戲,我自慰完後,內褲都是濕的,就準備拿到衛生間去洗。又鬼迷心竅的拿回我的房間,藏在床單下面,然後我就出門去了。過了大約一個小時,我回了家,什麼都顧不上,鎖上房門,就掀開床單往裡看……」

阿東和令儀母子聚精會神的聽著,阿東啤酒都忘了喝,小明則悄悄的把頭藏到被子裡去了。

「看到了什麼?」令儀顫聲問。

「看到上面滿滿的全是精液,我走的時候,特意看過了,不是我流的水,就是精液!」任夢顫抖著說,似乎已經代入了當時的情緒當中。

「你接下來是怎麼做的?」阿東問。

「我就,我就,脫掉衣服,把自己藏在被子裡。把內褲上沾著精液那一塊,貼在我的陰道口上,用力的揉!」

任夢狠狠的說著最後這四個字時,令儀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跟著捏緊了拳頭,似乎在幫任夢用力一樣。

「我還是覺得裡面空得厲害,我就把內褲往我的屄里塞,把那塊精液全都塞到我的屄里去了。啊——」任夢叫了一聲,似是呻吟又似嘆息,像是從靈魂深處發出來一樣。

阿東看見被子裡任夢似乎夾緊了雙腿,立刻沖了過去,掀開了被子。見到母子兩個白花花的身子緊緊摟在一起,小明嘴巴正含著媽媽的奶頭,三根手指也插到了媽媽的屄里。阿東再也忍耐不住,一把拉開小明的胳膊,眼見淫水從女人陰道里滑出,立刻騎跨上去,掏出雞巴,一捅到底。小明趕緊翻身滾下沙發。

令儀見狀,就把小明叫過去,掀開被子,讓小明也鑽進來。她把兩個男孩一起摟在懷裡,繼續緊張的看著。卻不知道,被子裡,兩個男孩握住了對方的雞雞,各自輕輕的揉捏著。

卻說阿東,把人家兒子趕跑了,自己用雞巴肏入他媽媽的屄裡面抽插個不停。幾分鐘後,阿東大吼一聲,精液噴涌而出。

女人摟著阿東,嫵眼如絲,「好哥哥,好達達,好親親,好老公,你把人家喂得好飽。人家感覺像是睡在了雲彩里……」

阿東俯下身去,對著女人的嘴,溫柔的吻了一會兒。「寶貝兒你先休息一會,還有你姐姐呢,弟弟我稍後還要戰鬥。」阿東說完就下床穿上褲子,回到自己的沙發上,仰面平復氣息。

任夢炫耀似的轉頭看向令儀那邊,卻只見令儀愣愣的看著自己,就像是惡極了的人來到餐桌旁,只見到一個空盤子一樣,眼神里滿是空虛和落漠。任夢心下不忍,想了想,就光著身子跳下床。掀開被子把兩個男孩趕走,自己鑽了進去。

男孩子們委屈的又跳到另一邊沙發上用被子遮住身體,心想自己今天怎麼總被趕來趕去的。

任夢摟著令儀,「姐姐,真的好舒服,他快把我裡面灌滿了,不信你摸。」

令儀就伸手到任夢的下面,果然摸了一手。「剛才我要是先講,這些就是我的了。這麼多呀,怎麼沒有先給我呢?給我的話,讓我吃下去我也願意。」令儀喃喃的說。

任夢聽了臉上一紅,等了幾秒,「姐姐你要是不嫌棄的話,現在也可以吃。」

「我,我想……」令儀腦海里已經滿是精液的味道了,嘴裡卻還要慢半拍。

任夢就進一步誘惑,「剛才妹妹的樣子你也看到了,妹妹騷不騷?」

「騷!」令儀用力說。

「姐姐,你不是也想變騷嗎?那,你現在就騷給妹妹看。你要吃了,就比妹妹還要騷,那個男人也想看呢。」任夢說完向阿東拋了個媚眼。

令儀轉頭見阿東也在期盼的望著自己,重重的點了點頭,「嗯!」

於是任夢翻身,騎跨在令儀的頭上,分開雙腿,鬆弛陰道,令儀大張著嘴。二女一齊看著阿東的精液從任夢陰道里流出來,又滑到令儀的口中。快要把令儀的嘴填滿了,令儀咽了一口又張嘴接著。到最後不再流的時候,任夢伸手指在自己的陰道里一挑,又挑出一些來。任夢全都吞咽了下去。令儀吃完了裡面的,又把外面舔了個遍,直到把任夢的陰道口四周舔得乾乾淨淨才罷休。

阿東看著,雞巴瞬間又恢復了戰鬥力。

任夢又含了口紅酒喂給令儀,令儀壓了壓嘴裡的味道。兩個女人就圍著薄被子靠在沙發上。

——————

看著大家都平靜下來,阿東開口,「接下來請令儀姐也講講吧。」

令儀看了下眾人,「我願意講,可是我和小強的事和小明母子的大同小異。我只怕講出來沒有那麼精彩。」

阿東看向令儀,「姐姐,你能提到精彩,就說明你是我的知己姐姐。因為,我最想要看到和聽到的就是精彩。要不這樣吧,姐姐你就給大家講講自己的腳吧。」

令儀有些疑惑,「只講腳嗎?」

阿東說,「是的,你可以開動腦筋,讓你的講述能夠打動我們。」

令儀就說,「那我試試吧。大家來看我的腳。」說著從被子裡把腳伸出來,腳心踩在了木質茶几的邊緣上。眾人的視線都望了過去。

令儀繼續,「這就是女人的美腳了。我的腳保養得很好,幾乎每天都清洗。你們看我腳上的皮膚,潔白細膩,所以說我這是一雙玉足,一點也不過分。」

令儀露出害羞的模樣,繼續說,「我知道男人們都挺喜歡女人的腳,我這雙玉足呢,相信男人們看到了一定會心動,都想要湊上來摸摸,親親。」

令儀說完,環顧眾人,有些不自信的樣子。阿東走上去,對著令儀的嘴吻了一下。「姐姐你講得真好,我已經動心了。」說完也不回頭,就問身後,「男孩們,你們呢?」

小明和小強回答,「我想親阿姨的腳,阿姨的腳好美!」「我想親媽媽的腳!」

令儀得到了鼓勵,也來了興致。站起身來,扯過浴巾披到身上,在地上繞了一圈,「大家喜歡就盯著我的腳看吧,別不好意思!女人們長這麼漂亮的腳,就是給男人看的。你們還可以想像,想像自己在舔女人的腳,在含著女人的腳趾頭,你們可以把女人的腳放在嘴裡、胸前、甚至雞巴上,你們可以把女人的腳放在自己身體的任何一處。」

大家的眼睛果然都注視著令儀的腳。令儀走了一圈,坐到了阿東的身邊,翹起一條腿,讓一隻腳懸在空中。望向阿東。

阿東就說,「令儀姐剛才的話很坦率,就像是介紹一件珍貴物品一樣介紹自己的美腳。接下來姐姐可以再展開想像,嗯,誇張也沒問題。我只想聽到精彩。」

令儀受到啟發,「在少女時代,我就夢想著男孩子來親吻我的腳。我想要讓班裡的男生們排著隊,每一個都拜倒在我的裙子下。有人說腳是女人的性器官,是的,腳就是我的性器官,是裸露在外的性器官!男生們用嘴唇吻我的腳,就如同是在吻我的私處一樣。男生們挨個玩弄我的腳,就像是在對我進行——輪姦!」

「講得好。」阿東舉起酒杯。

「姐姐說得我臉都紅了,」任夢也舉杯。

「妹妹說自己臉紅了,我自己難道不羞嗎?我就是要把自己的羞恥講出來,如果你們願意聽,我還有很多的可以講。我們女人因為羞恥而美麗,因為容易羞恥而被男人疼愛。所以天下的女人們,都該讓男人玩弄自己的美腳,都該接受男人的羞臊!」令儀大聲疾呼,就像是演講面對忠誠的粉絲一樣。

眾人受到了感染,都有些興奮的漲紅了臉。

「無論你身處哪裡,不論是在大街上、辦公室里、公交車上還是公園裡,無論你穿著的是棉襪、絲襪還是赤足,無論你是十幾歲、二十幾歲還是三十幾歲,只要女人看到男人的目光落在自己的美腳上,就應該主動上前,邀請男子愛撫親吻自己的腳,平息男人躁動不安的心靈。只有這樣,才能讓世界真正變得美好合諧!」

所有人都站了起來,鼓掌拍得手都疼了。

「更讓女人覺得羞恥的是,男人們喜歡還女人的襪子。還有更過的,你們幾個男的,竟然還喜歡女人的髒襪子。上面滿是汗味的髒襪子,你們就像狗一樣的用鼻子嗅,你們丟不丟人?」令儀變得激動。

在場的幾個男人和男孩一下子蔫了,又都羞愧得坐下了,彎腰把頭藏起來。

「特別是你們兩個孩子,小小年紀不學好。就盯著女人的腳動壞心思,什麼喜歡阿姨的絲襪腳,喜歡媽媽的棉襪腳……襪子有那麼好聞嗎?你們真喜歡聞,我和你們任阿姨兩個就攢一堆髒襪子,把你們扔進襪子堆里,把襪子往你們嘴裡塞。你們是不是很開心?」

男孩們耷拉著腦袋,有氣無力的拉長音,「開心——」就像是在教室里說「老師好——」

阿東把頭埋到自己兩腿間,攥住令儀的手,「姐姐,是我把他們帶壞的,我有罪!」

「你們肏自己的媽媽也就算了,偏偏還要學著犯賤,真是賤男人,你們賤不賤?」

「賤——」三個有氣無力的聲音響起,阿東的是從褲襠里傳出來的。

「好了,」令儀見男人們被訓得不行,就一下子破涕為笑。「你們這樣的男生可多了,一點不稀奇。我在上中學的時候,就有這樣的壞男生。人家趴在桌子上午睡時,他就鑽到桌子底下,趴到人家的鞋子上聞。」

見三個男人震驚的抬起了頭,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令儀很滿意。繼續道,「要是看到女生沒有反應,就把女生的運動鞋脫下來。女生其實沒睡著,悄悄抬頭往下看。就看見男生把嘴和鼻子都塞到女生的鞋子裡,一下子羞得腿都抖。」

「後來呢?」任夢替三個男人張嘴發問。

「然後男生看見女生的腿微微一動,就知道女生醒了。見女生沒有叫喊也沒有跑,就更大膽了,他直接抓著女生的腳就去聞。可憐一個女孩兒,捂了一上午的鞋子,裡面全是汗味,全讓男生給聞去了。」

「這……有什麼可憐呢?阿姨你用詞有誤。」小明就張嘴提問。

「就你多嘴,剛才捧著阿姨的襪子聞得那麼歡,上面有味沒?」令儀說完自己臉就紅了。

「有的。可好聞。」小男孩很誠實。

「女生的襪子上全是汗,那是女孩兒腳上的分泌物!分泌物你們懂嗎?女人動情時,陰道里也會有分泌物。剛說過,腳是女人的性器官。所以這個男生就是在舔女生生殖器官上的分泌物。好好的一個純潔少女,你們說可不可憐?」

「是挺可憐的!」在場所有人都覺得這個邏輯沒問題。

「後來怎樣了?」任夢開始追劇。

「後來呀,那個男生就把女孩兒的一隻襪子給脫下來,抓著女孩兒的腳就一頓舔。舔夠了,還把襪子裝兜里,然後就跑掉了。」

「襪子後來要回來了嗎?」不知哪個男孩的聲音。

「要回來了,就是女孩兒半推半就的被在草地上扒光了,處女沒了。」令儀給故事收了尾。

眾人默不作聲,回味無窮。

過了一會,令儀就對阿東說,「好弟弟,你看人家腳上也有分泌物,你要不要嘗嘗姐姐的?」不等回話,又把阿東的酒杯倒滿,端了起來,沿著小腿倒下去,酒液流到腳上,漸漸布滿整個腳掌,順著腳尖往下滴。杯子裡只余大半。

兩個男孩饞得直流口水,任夢就說,「小男孩不能喝酒,下次阿姨給你們弄點飲料在腳上,或者塗點蛋糕,你們覺著怎麼樣?」

阿東起身,拿回杯子,半跪在地上,將杯口放在令儀腳尖下,讓酒液流進去。又示意了一下,令儀會意,優雅的把拇趾伸進杯子裡,涮了一下腳趾。

阿東再起身,將令儀裹著的被子扔到一邊。讓全身赤裸的令儀斜靠在沙發扶手上,一條腿翹起來,胸部努力向上挺起,擺出個模特慣用的姿式。阿東在美人的注視下,將酒杯里的洗腳酒一口飲盡。又倒滿一杯,傾斜在令儀乳房上方,緩緩的倒了下去。涼涼的酒液順著令儀的乳溝流到腹部,再到私處。阿東又將剩下的一點酒直接倒到令儀的陰阜上。令儀深吸著氣,慾火在體內積鬱。

阿東見狀,端著空杯子,即興賦詩一首,有道是。

玉足美酒夜光杯,欲與佳人效於飛。

埋首胯間君莫笑,不飲真味終不回。

見女人含情脈脈的望著自己,不再沉吟。俯身上去,先是含住乳頭,再整個乳房,再向下到小腹,將混著汗香的酒液吸到嘴裡飲下。又來到足趾處,先將美人的腳趾依次含在嘴裡舔食,再腳背,再小腿。最後來到美人的胯間,分開雙腿,埋首進去品吸良久。

女人忘情的呻吟著。

能夠忘我的感受淫慾,豪不在乎還有一眾人在旁觀,這是一般女優都達不到的境界啊!

任夢忍耐不住,叫過來兩個男孩,一個塞到自己胯間給自己舔淫水,一個按在胸上吸自己的奶子。

阿東舔美了,再不多言,提槍上馬,九淺一深。不急不躁,也無須言語助興,室內一時無人言,只餘喘息聲。

這喘息漸漸變大了起來,又變成呻吟,繼而慘叫,繼而垂死哀嚎。正是初淅瀝以蕭颯,忽奔騰而砰湃,恰如波濤夜驚,又如風雨驟至!

無論叫聲怎樣變換,阿東都沒有停止,也沒有加快。就像是行進中的列車,不見其速,卻勢不可擋得讓人絕望。

任夢那邊早已停了。小強不想媽媽眼睜睜的被肏死,幾次想衝過去救媽媽,卻被任夢死死的抱住。

不知持續了多久,終於一記嘹亮高亢又悠長的聲音衝破屋瓦,直入九天。令儀全身劇烈抽搐十數下,最終癱軟不動。小強在遠處捂著嘴,淚流滿面。

半個小時後,令儀悠悠轉醒。阿東陪兩女去沐浴。小明在沙發上安慰小強。

洗完澡後三人出來,見媽媽無恙。小強默默的撲到令儀的懷裡。

令儀撫著小強的頭髮,「傻孩子,長大後要是能像你叔叔,把女人弄成媽媽剛才那樣,才是真男人!」小強點點頭。

眾人幫著收拾了下屋子。阿東又和兩女閒聊了半個小時,兩男孩陪坐。從孩子教育聊到國家未來,從柴米油鹽聊到熱門時事。阿東言語風趣,風度偏偏;女人們知性優雅,端莊美麗;孩子們乖巧懂事,聰慧靈敏,滿座盡歡,良久方散,意猶未盡。

幾人聊夠了,約定下次還是母親們帶著孩子們一起來補課,兩母子這才依依不捨的離去。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