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春三月 (27) 作者: yangchun

.

【陽春三月】

作者:三月2021年5月11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二十七章 月媚

三天後,各方提前溝通清楚了,小明帶著表妹來到了阿東的住處。

小雪麗娜等四女既然全程聽取了計劃,自然不能錯過好戲,備好了瓜果酒水早早的在樓上等著。阿東百般勸說,表示這次的事自己也沒有任何把握,存在大量的風險和意外,所以最好不要這麼多人在現場。

小雪和麗娜把頭搖得像拔浪鼓,就連一向穩重的李晴也表示必須實時觀看,小梅不說話,只是大眼睛裡充滿了期待。阿東還要勸說,幾女就要把阿東按在沙發上就地正法,阿東無奈,只好聽之任之了。

說起來,這次所有的參與者都真真是做了一回淫賊。

阿東很不想讓四女現場觀瞧這一場有預謀的輪姦,但他一張嘴說不過四張嘴。

阿東後來也想通了,不論對與錯,自己可能會擔心他人知,但不該瞞著她們四個。自己本就是個無恥淫賊,這副混蛋樣子也沒什麼好瞞的,倒不如大大方方,敢做就不要怕人看,也能鬧個心懷坦蕩。就像武俠里的採花大盜,什麼萬里獨行,什麼雲中鶴之流的,雖為人所不齒,但那也是叫得上名號的人物啊,出場時一句「我是淫賊我怕誰」,那氣勢同樣令人心折。

任夢和阿東各自提前藏好,阿東因為有任務在身,所以離得最近。就在沙發的對面擺了個空柜子,阿東藏身裡面,透過縫隙能把沙發上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一切準備就緒,五分鐘後,只聽小明領著一個女孩子進了屋,兩人很快來到了沙發前面。

阿東把眼貼在櫃門外往看,只見女孩兒梳著長發,面容清秀,身材纖細。給人感覺很柔弱的樣子,坐在沙發上時,身子先搖一搖,方才坐定,給人以纖細輕盈的美感。「恍惚兮若輕雲之蔽月,飄搖兮若流風之回雪。」阿東在心裡吟起了兩句詩。再看女孩兒的面容,是自帶憂傷的那種,似總有心事難解的樣子,和林黛玉是同一種類型。雖然當世沒人見過林黛玉,但拿她來做比較,卻人人都懂。

「她長得比小雪你還美。」樓上,小梅中肯的評價道。

「小蹄子你想死是不是?」小雪很不滿。

小明和女孩兒兩個都坐在沙發上了,一時有些冷場。前幾日恨意上涌時無所顧忌,但眼下要對自小就認識的表妹下手,做那種惡事,小明就有些後悔。情緒跟不上,預先設計好的台詞說不出來,於是就獨自沉默著。女孩子看著就不是活潑性格的,也坐著不說話。

阿東在柜子里有些著急,暗罵小明沒出息。美人當面,還猶豫什麼?有什麼想法事後再思量不行嗎?不就是男女交歡嗎,這是人類天生就具有的技能。自己慫了也就算了,就不考慮柜子里還有個想嘗鮮的叔叔嗎?

最終還是女孩子先開了口,「表哥,你同學家裡好大喔!他的爸爸一定很有本事吧?」

「啊,是啊!不過你放心,他家裡今天沒人。月媚,要不我們看會兒電視吧!」

小明終於反應過來了。

原來女孩兒叫月媚,阿東暗暗記下。緊接著心裡又暗罵小明是蠢貨。沒人怎麼就放心了?沒人才更不能放心的好不好!

「小明還是嫩了些。」樓上李晴評價道,說完端起杯子飲了口紅酒。現在幾女都喜歡上了紅酒的滋味,也許是淫戲和紅酒比較搭配比較有感覺吧。你要是喝著可樂或雪碧盯著男女歡愛的場面,總感覺有些怪怪的。

電視打開後,卻是一段兩個人抱著結吻的畫面。是阿東特意選的,類似於三級片那種的,不太露骨,卻很挑逗。

「表哥,這是演的什麼呀?」月媚有些奇怪的問。雖然畫面有些令人羞,但也不至於大驚小怪,現在隨便哪個電視劇里有些接吻的鏡頭的。

「我也不知道,要不還是關掉吧!」小明看見了電視中的男女,自己先慌了起來,擅自更改了劇本,用搖控器關掉了電視。

小明提前看過這段視頻,知道畫面里這兩個吻著吻著就會脫衣,一邊脫一邊吻,大約三分鐘後,男的會把頭貼在女人胸前吃奶子。雖然沒有露點,但小明聯想到了呆會可能自己也要吃表妹的奶子,就羞得不行。

世人對男生存有誤解,很多人不知道,其實小男孩也是會羞的。

又是一陣令人難堪的沉默,小明終於想起該怎麼說了,「表妹,你好像長大了。」

「是嗎?」女孩兒輕聲的問著。阿東發現女孩兒的聲音也和她的人一樣,天然自帶憂鬱的腔調。

「要不,讓我抱抱你吧,看看你有多重。」小明聲音顫抖著說。

柜子里阿東看得心裡直嘆氣。這是多少年的老梗了,現在資訊這麼發達,哪個女孩兒聽了不知道你心裡打的什麼壞主意?這事兒今天有點懸,阿東想著不行就趕快把女孩兒送走算了。

「這個小明,笨得可以。」麗娜在樓上說。

「這樣也好,我就覺得你們這樣有點不對。」李晴也說。

眾人都不看好事態的發展,卻沒想女孩兒很快就輕聲答道,「好啊……」一邊說著,一邊站起了身子。

在觀眾們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小明笨拙的上前一步,把女孩兒抱住了。許是女孩兒身上的氣味喚醒了體內的荷爾蒙,小明抱住女孩兒後很快把自己的身體貼了上去,兩個人挨在一起,小明還拿手在女孩兒的後背上胡亂撫摸著。

阿東在柜子里看著,心裡已經不報什麼期望了。雖然有了身體接觸,似是離目標更近了一步。但實際上這也太急色了吧!這樣直接上手,十個女孩兒有九個都會跑掉,剩下的一個會當場把小明一頓痛扁。

事實再一次讓眾人大跌眼鏡。不是誇張的形容,確實有人眼鏡掉了。樓上李晴今天戴著眼鏡的,她有輕度的近視,並不經常戴。見了樓下的一幕,李晴身子下意識往前一探想看清楚下,眼鏡啪的就掉地上了,小梅見了就幫李晴揀了起來,雙手扶著幫李晴重新戴好。

再說樓下,女孩兒沒有任何反抗的任由小明抱住了,只是臉色露出些害羞的樣子。

抱了一會,小明思路越發清明,想起了正事兒。「月媚,還記得小時候我們玩的遊戲嗎?就是躲貓貓。」

「記得呀!」

「那,我們現在玩一會兒好嗎?」

「可是只有我們兩個人呀!再說,我們現在也大了——」

「感受一下嘛,就當是回憶小時候的快樂。」

「好吧!」

見女孩兒同意,小明假裝到處尋找,從書架上拿起一塊早就準備好的紗巾,讓女孩兒蒙在眼睛上。

見女孩兒遮好眼睛確實什麼都看不見了,小明就站到女孩兒身前說「開始」。

女孩兒剛摸索著向前走一步,就撞到了小明。小明假裝沒站穩,就向前把女孩兒撲倒在沙發上,臉貼在女孩兒的胸部。

這是一個很關鍵的步驟。按照原計劃,女孩兒通過了前面幾個步驟的挑逗測試,此時大機率就不會反抗。現在嘛,就不好說嘍。

卻不料女孩兒沒有動,就任由異性這樣貼胸抱著。

「看!好戲要開場了。」小雪扔了個乾果到嘴裡。樓上眾人見女孩兒如此順從,都覺得小明快要得手了,開始目不轉睛。

樓下沙發上,小明伸手先在女孩兒胸部上劃圈,再輕輕的揉捏。女孩兒面露羞色,微微的喘息著。見過程出奇的順利,衣櫃里的阿東也激動起來。

小明揉了一會兒,見時機差不多,就解開女孩兒衣服上的扣子,拉開外衣,再把裡面的小背心往上一推,露出了兩隻潔白挺立的乳房,小明接著拿手揉了起來。女孩兒雖然瘦弱,胸部卻也不算小,阿東在柜子里咽了下口水,心想胸部的神經連著陰道,女孩兒下面該有些濕了。

小明揉了一會兒奶子,耳聽女孩兒喘息聲加大。就說,「月媚,你好美。我好喜歡你,讓我看看你的身子吧。」

這段也是阿東設計好的,有些粗糙,但他刻意如此。一是為了得知女孩兒的心裡是甘願的;二是阿東潛意識裡希望這事兒別成,女孩兒要是這時醒悟過來跑掉最好。

卻見女孩兒雖然沒有答應,但也沒有出聲反對,仍只是微微喘息著。小明於是身子往下,去脫女孩兒的裙子。裙子順利的脫下來了,小明又去扒女孩兒的小內褲,此時遇到了阻力。女孩兒手拉著內褲邊緣不讓脫。

劇本中對此處有好幾種應對預案。只聽得小明柔聲說,「妹妹,我只看看,別怕,讓哥哥脫來下吧。」

女孩兒於是就鬆了手,這一道難關仍然順利無比的就過了。阿東心裡思量著:莫非這女孩兒是傻的?

內褲也順利的脫下,女孩兒下身就只剩下了小襪子了。小明顫抖著分開了女孩兒的雙腿,未及細看,趕緊回頭向柜子里使眼色。

「該我上場了,這小子總算還懂事兒!」阿東一邊開心的想著,一邊按捺住內心的激動,輕輕的打開櫃門鑽了出來,高抬腿輕落步的湊到近前。

阿東只見女孩兒兩腿間一條細長的小肉縫,只在中間露出手指肚大小的孔,孔裡面肉色白嫩,似含著一滴愛液將流未流。阿東準備萬全,在柜子里時只有一條穿松的大褲頭在身,裡面內褲都沒穿,出柜子時全都脫掉了,此時雞巴挺立著,就等下手了。

「你們看,他貓著腰,像不像一頭大狗熊?」麗娜指著畫面里的阿東說。

「除了沒有狗熊胖,動作什麼的都像。」小雪同意道。

「妹妹,哥哥愛你,讓哥哥疼你一次,好嗎?」小明嘴裡念叨著,一邊卻把女孩兒雙腿鬆開,讓阿東扶住,自己身形慢慢後退。

阿東是個老練的,此時什麼也不多想。挺起雞巴,對準洞口。只感覺女孩兒的陰道口柔軟濕滑,沒再猶豫,用力往前一頂,很順利的就插了進去。女孩兒一下子肌肉繃緊,嘴裡發出一聲婉轉的輕呼。阿東只插入一半,等了一會兒,再慢慢的拔出來。

事已至此,可以說已經大功告成了。

阿東只用手指肚貼在女孩兒小腿上,把女孩兒的雙腿抬高了,下身也儘量不碰觸女孩兒的身體,以免女孩兒察覺。阿東細細體味著剛才插入的感覺,真是回味無窮啊!男人的雞巴,似乎天生就是喜歡鑽洞的,一個新的洞口第一次進入時的成就感是最高的,得到的經驗值也是最多的。

阿東也不是很擔心此時女孩兒會拿開紗巾發現自己這個冒牌表哥,因為就算沒有紗巾,這個時候的女孩兒也一定是雙眼緊閉的。當阿東把雞巴抽離到陰道口時,一抹鮮紅跟著流了出來,女孩兒是第一次。

「她流血了呀!」小梅說。

其他幾個女孩兒似很震驚,半天沒說話。倒是李晴開口道,「我們幾個,哪個不是被他這麼弄過來的?」一句話說得其他人都面露羞意,似是想起了自己不堪的往事。

小明在不遠處站著,卻只低著頭,沒有看阿東為自己的表妹開苞,不知道心裡在想著什麼。

阿東拿紙巾迅速把雞巴上的紅色擦了擦,又趕緊插了進去,女孩兒又輕叫一聲。阿東開始反覆的抽插,越插越順滑,越插越深入。女孩兒不知還有旁人看著,再說也耐受不住,就叫得更加婉轉動聽,音量也逐漸變大。阿東聽了激動無比,好想趴在女身上親奶子,親嘴唇,但他忍住了。幾分鐘後,阿東感覺差不多了,因為後面還有事要面對,也不想忍耐,就直接射在了女孩兒體內。射了幾下,體內的精液差不多排空了,阿東趕緊把雞巴拔了出來。

阿東迅速提上褲子,示意小明上前。把女孩兒的雙腿交給小明後,阿東準備再藏到衣櫃中。

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見小明的雞巴硬硬的,正瞄在洞口上準備插入,心中不禁一酸。想著這樣一個好女孩兒,貞操剛剛獻給自己,就要立刻被另一個男人姦污。阿東心裡沒有了破處的喜悅。又想著自己沒有理由上前阻止,最終只得忍下心轉身要鑽入衣櫃。

樓上眾人看到這裡也沒了聲息,幾女表情各異,麗娜和李晴端著酒杯不動,小梅攥緊了拳頭,雪兒微低著頭,眼睛沒有看大螢幕,只盯著桌角仔細看。

阿東一條腿已經邁入了柜子,卻不料身後突然傳來女孩兒一聲驚呼。阿東迅速轉身,只看見女孩兒已經扯下了眼罩,並起雙腿,蜷縮身子,把自己擠進沙發扶手的一角里。妙目含淚,眼睛望著小明,也望見了阿東。

女孩兒驚叫時小明已經迅速後退了一步,見阿東也轉過身來,就又退了一步,並連忙提上了褲子,「不是……我……」

小明似要解釋一下,但根本無從開口。倒是女孩兒望著二人哭泣著說,「你,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說著就拿手捂住眼睛嗚嗚的哭了起來,聲音聽得讓人心酸。

阿東心裡嘆息一聲,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看似順從的女孩兒突然態度大變。但他預感此事難以善了了。即使最終能嚇唬住女孩兒,事情的結局也違背了阿東的初衷。阿東感覺自己會無法面對小雪她們:女孩兒順從的被奸是一回事,強姦是一回事兒,當著眾人的面強姦一個如此嬌弱的女孩兒,又是另一回事。

阿東不怕做惡事,但一想到自己在幾女面前的形象有可能崩塌,心裡就是一陣沮喪。特別是雪兒,他是真的投入了很深的感情的,不想看到雪兒對自己露出失望的表情。

「為什麼對你這樣?還不是因為你那該死的爹!」任夢適時的從廚房裡走了出來,氣勢洶洶。

「姑姑,你怎麼也在這裡?」月媚聽了聲音抬起了頭,震驚的問,又轉頭望著小明和阿東兩人,瞬間明白了過來,「你們設計好了對付我。嗚……」哭聲讓眾人心情跟著低落一來。

「唉,」阿東長嘆一聲,不想干站著,就找出大褲頭給自己穿上。如此難堪的場面下,拎著個雞巴在眾人面前晾著實在難受。阿東穿好褲頭,走到沙發中間坐下了。

阿東心裡萬分後悔今天做下的事。也禁不住埋怨:這個女孩兒思維敏捷,看上去不傻啊!那剛才幹什麼去了啊!你要反抗,早反抗多好啊,你要是不反抗,那就一直順從也行呀!為什麼偏偏先是順從再反抗?把自己重重的推到了不道德的刑台上。在場的每一個人或許都是幫凶,但唯有自己,是真正的兇手,因為正是他剛才把雞巴插進了人家女孩兒的陰道里,一邊爽著一邊往裡面射精的。

就連樓上四女也很不忍心,小梅抓著雪兒的胳膊,「她好可憐。」李晴更是罕見的面露不豫,也不知道是在針對誰。

「你不知道你爸爸做過什麼事嗎?」任夢繼續對女孩兒進行攻心。

「你自己看!」任夢說著上前拿起搖控器,點了幾下,電視里開始播放錄像,正是月媚爸爸向任夢認錯道歉的視頻。

月媚抬頭看見了,見確實是自己爸爸,又耳聽著爸爸親口承認做了惡事,就低頭默不作聲,只是小聲的啜泣。

「所以,你爸爸傷害了我,也間接傷害了小明,傷害了我的家庭。我也不想做太過分的,就是讓你和小明做一次,大家就算兩清了。你要是敢告發,我就也去告發你爸爸。到時把你爸爸送到監獄。聽說你家又沒什麼錢,看你和你媽媽以後怎麼生活!」任夢恨恨的說著,試圖向月媚挑明事情的厲害關係。

不想月媚聽任夢說完,卻抬起了頭,小聲又很清晰的問道,「所以,姑姑,就是說,你有辦法把我爸爸送進監獄,是嗎?」

任夢愣了一下,心想這丫頭這麼厲害,是要和自己叫板嗎?就說,「錄像你自己看到了,還有你爸爸的轉帳記錄。甚至沾有你爸爸精液的內褲我都保留著呢!」

任夢為了增加說服力,開始誇大其辭。

「那好,姑姑,只要你真能把我爸爸送進監獄,我就不怪你們。」

「啊?」

阿東,小明母子,以及樓上四人,全都愣住了。

這是什麼邏輯?倒底發生了什麼?眾人最大的底牌怎麼反過來被女孩兒拿來當條件?每個人的大腦都迅速的分析,卻誰也想不明白。阿東也愣愣的看著女孩兒,見女孩兒雖然緊緊的蜷縮著,但下身還光著。就拿過被子給女孩兒先蓋上。

卻沒想女孩兒對阿東很客氣,「謝謝叔叔!」

阿東一陣語塞,那句「不客氣」完全說不出口。只是坐正了身子,心下的愧疚更深了。

「你,你說什麼?」任夢一下子氣焰全消,噪音乾澀的問。

「我說,你們要是把我爸送進監獄,我就不怪你們對我做過的事了,我保證。」

女孩兒放緩語速又重複了一遍。

「為,為什麼?」任夢愣愣的問。

「因為,我爸爸一有機會就打我媽媽,我媽媽很苦,她總抱著我哭,說不想活了。我爸爸還,還想對我……嗚……嗚……」

「月媚,月媚你別哭。有什麼委屈,跟姑姑說,說說是怎麼回事。要是,要是能幫你的,姑姑幫你。」月媚的媽媽任夢也是見過多次的,是和月媚一樣嬌弱的女人。任夢聽說同為人婦的月媚媽媽被老公打,終於有些不忍心,開口勸說著。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很小的時候,我爸爸就愛打我媽媽。但沒有現在這麼厲害。後來,後來上個星期,發生那個事兒後,爸爸就差不多天天打媽媽。」

「發生了,什麼事?」任夢聲音發抖。

「那天,我正在睡覺,我爸爸就過來摸我。我被摸醒了,也不敢動,爸爸就要騎到我的身上,露出,露出他的那個東西來。」

「這個畜牲!」屋裡所有人齊聲暗罵。

「後來,後來怎麼了?你逃出來了嗎?」任夢揪著心,還是忍不住問。

「後來媽媽就進來了,就撲到我的身上。把爸爸罵出去了。後來,也不知道媽媽跟他說了什麼,爸爸就發火打媽媽,我也勸不住。後來的幾天,爸爸天天打,有時還亂摔東西。」月媚啜泣著說。

任夢搖晃著走上前,將月媚摟在了懷裡,「苦命的孩子呀,你怎麼不早跟姑姑說啊,姑姑還設計這樣害你。姑姑不是人,你爸爸這個喪盡天良的畜牲,他害了這麼多人,他害了我,害了你媽媽,還想害你!」

「孩子,姑姑錯了,姑姑鬼迷了心竅,沒能力報復你爸爸,卻選擇傷害你,我不配做你的姑姑啊!」任夢的心防終於被擊得粉碎,開始了懺悔和自責。她之前的強硬,大部分是為了幫助兒子。所以說,母愛是世間最偉大的愛,偉大到有時分不清是非黑白。

任夢發泄了情感,平息了一下,心中仍有疑問,就問月媚,「可是孩子,你,你剛才明明有機會逃掉的啊,你為什麼……」

「我,我是想著爸爸那樣對我,我很害怕,害怕有一天,萬一媽媽不在的時候,我就……我不想和自己的爸爸那樣。正好表哥約我,表哥他親我,我就想,不如就給了表哥吧,也好過和自己的爸爸。」

眾人這才明白了一點原委,但仍有疑惑未解。「但是,為什麼你又……」任夢問著問著,感覺問不下去了,就狠狠的瞪了阿東一眼,心想這些天,全都被阿東教壞了,做下這麼多腌臢事。

卻聽女孩兒主動解謎,「但是後來,卻不是表哥。」

「你怎麼知道的?」任夢問。阿東,小明也瞪著眼望向女孩兒。

「後來,壓到我身上的,是另一個,和表哥身上的味兒不一樣。而且,而且,我知道男人那個之後,不會立刻再接著弄。這時候表哥又扶著我的腿,想要那個,我不想被兩個人那個,就,就喊出來了。」月媚開口解釋。

阿東把臉深深的埋在了褲襠里,感覺自己真的沒臉見人了。自己設計的那些破爛計策,讓人拆解個稀碎。

眾人總算明白了原委,但事情仍未解決。女孩兒畢竟是在半強迫下和人發生了關係。女孩兒放下話來了,條件很簡單:把他爸爸送進監獄裡坐牢就行。

在場誰最有資格接下這個因果呢?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望向阿東。

阿東正作鴕鳥狀,想著有堆沙子就好了,可以把臉埋得更嚴實些。聽得屋內寂靜無聲,就抬起頭觀瞧,瞬間有好幾道目光向他射了過來。就連月媚都在盯著阿東看。

「叔叔,是你嗎?你是小明同學的爸爸,還是?」月媚開口問道。

阿東轉頭向月媚望去,他很清楚女孩兒的第一個問題問的是什麼。眼光飄忽不定,「這個,叔叔……」

女孩兒卻不容他打算穿上褲子不認帳,爬過去,就俯在阿東腿上,「叔叔,不管你是誰。你住這麼大的房子,一定很有能力。你就救救我和我媽媽吧,你剛才……」

阿東見女孩兒光潔的小腿裸露在外,就幫女孩兒蓋好了,對她說道,「這個,叔叔剛才確實對你做了不好的事。只是叔叔不知該怎麼幫你呀,你家裡……」

「叔叔,只要你能幫我,怎麼都行,我剛才都被你那個了,我也沒有被小明那個,以後,你可以……」

阿東聽了女話這話,心裡一怔。咦?事情似乎沒有那麼壞,自己似乎是占了個大便宜,難道自己早就預料到這一幕了?還是說自己下意識的故意留下漏洞讓女孩兒發覺,最終讓小明沒有得逞?現在的狀況,女孩兒可不可以算是歸了自己了?阿東開動起腦筋,想著怎樣才能讓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不行!」阿東正思考著,卻聽樓上一聲厲喝,原來是小雪。

緊接著從樓上走下了四女,魚貫而出。樓下一群人繼續驚呆,反正今日已驚呆過好多次了,再多一次也無妨。

阿東訕訕道,「雪兒,你們怎麼……不是說好了只在樓上嗎?」

「哼!再不下來,你就又多了個女兒了。」

原來,雪兒幾個本來看到峰迴路轉很盡興,雖然月媚受了傷害但卻也說不上是被強行姦污,這事兒即然是阿東犯下的,自己的屁股自己擦,女人們一點也不擔心阿東擁有擺平此事的能力。

但是眼見著女孩兒開始投懷送抱,雪兒立馬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這是又多了個人喝粥啊!本來每天的精液都稀得清可見底,根本不夠幾人分的,再多一個?那就得有人挨餓!所以雪兒再也忍不住,就沖了下來,另外幾個見再也藏不住,只好也跟了下來。

「雪兒,還,還沒到那個程度……」阿東勸慰著小雪,又看看圍著一圈的其它人,對任夢解釋道,「任夢,這些,嗯,都是我的女人,我是什麼樣的人,你也知道的,所以不要太奇怪。」

阿東迅速的強行介紹幾句,又看了看腿上趴著的女孩兒,想要說什麼卻一時無法開口。女孩兒也不發一言,努力的要往阿東懷裡鑽,鑽到最裡面,似乎找到了個最安全的港灣,就一動不動了。阿東手臂靜在空中十幾秒,終於還是落下按在了女孩兒的腰間。

「不行,不行,就是不行!」雪兒上前就要把女孩兒揪出來。

「寶貝,寶貝,聽爸爸說,她已經很可憐了,剛才還被爸爸給……所以,無論如何,爸爸都有義務幫他。」

「我不是不讓你幫她,你怎麼幫都行。就是,就是不能讓她當你的女兒。」

說著,雪兒眼圈一紅。

阿東可想抱住小雪好生安慰,可是懷裡正抱著一個呢,兩個又劍拔弩張的,不合適都摟在懷裡。這時,李晴上前抱住了雪兒,讓雪兒趴在自己懷裡。阿東感激的望了李晴一眼,李晴回了阿東一眼——白眼。

阿東想了想,雪兒可以稍後哄好,當務之急是解決月媚的事。於是環顧一圈,正色道,「今天的事,出乎每個人的意料。但事情已經發生了,就要去了結。我說幾點:首先,月媚算是我的了,小明以後不要再碰她。」

「沒問題,這孩子可憐,你以後對她好點。」任夢說著看了看四周幾個女的,「就和她們差不多好就行,我是她姑姑,我會看著的。」

小明在一旁嘟囔,「我也不想再碰她了。」

男孩畢竟還小,整個事情對他心理衝擊很大,所以不想再面對了,有人接盤最好。卻不知好好一個林妹妹就這樣讓別人抱走了。

「好,月媚的事,無論從哪個角度,我都必須要管了。這個呆會任夢咱們再仔細聊聊,找個好辦法。雪兒,爸爸最愛的還是你,還有小梅、麗娜、小晴你們幾個都是我的心肝寶貝。我今天好難過,你們讓我活過今天,明天我給你們洗內褲,洗襪子,什麼都行,我求你們了。」阿東說著要努力擠出幾滴淚來,可惜沒擠出來。

懷裡的少女也探出頭來仔細看了看阿東的臉。月媚看似嬌弱,但實際是有心機的,只是命運實在不好,才淪落到阿東這個大色狼的懷裡。雖然下面還盛著阿東的精液,但她對阿東實在是陌生,要抓緊一切機會了解這個要了自己的身子的男人,以判斷是否真的值得託付。

「切,誰要你給洗內褲和襪子!要是不把我們哄好,你就去找你懷裡那個狐狸精吧,我們的內褲和襪子,我全部給藏起來,你一件都見不著。」雪兒從李晴懷裡抬起頭來氣呼呼的說。

「啊?那我們穿什麼?」小梅就傻呼呼的問。

雪兒被小梅氣得不行,「光著!走,我們上樓去。」

於是四女上樓,留下樓下的四個又是一陣沉默。

阿東本來想列出幾個要點來把事情捋順了,被眾人七嘴八舌的打斷了思路,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想著趴在自己身上的女孩兒還一直光著下身,就在沙發下找出女孩兒掉落的小內褲,不想讓女孩兒在眾人面前穿衣服,就裹著被子把女孩兒抱到樓上自己的臥室。

在臥室里阿東本想幫女孩兒穿好衣服,但是看著一個美麗的少女光著下體坐在自己的床邊,一時忍不住,就摟著女孩兒親了親小嘴,親完嘴又想親奶子,把女孩兒弄得面紅耳赤,連呼叔叔。都這樣了要是不插一下似乎不太合適,又溫柔的掏出雞巴插在了女孩兒裡面,插到女孩兒似乎高潮了,就在女孩兒裡面又射了一次。最後阿東親手把女孩兒的內褲給穿上,再套上裙子,兩個整理一下,才下了樓。

在阿東看來,這樣做也是很有必要的,倒不是因為急色。

女孩兒第一次是蒙著眼睛的,雖然失身,但對自己並未建立親近感。這次讓女孩兒親眼看著男人對自己進行親吻愛撫,親眼看著自己的秘處被男人占據,才會真正讓女孩兒的心思有了轉變,回頭想起來,才會認可阿東是自己的男人,一顆心就有了託付之處,不再空落落的懸著。

到了樓下,小明母子正在小聲說著什麼。任夢見了阿東,就有點酸酸的說,「哥哥,你可真厲害,鬧了半天,沒出啥大事兒,就你又得了個女人。」

阿東求饒,「妹妹你可饒了我吧!改日,改日弟弟一定好好滿足你。今天真心的累了,現在有個洞我都想鑽進去不出來,我們還是開始說正事兒吧。」

於是幾人計議,阿東通過任夢和月媚的描述,了解了一些重要的背景因素,很快定下了解救月媚母女的方案。

當晚就讓月媚就住在阿東這裡了——家裡最好先不要回,暫時不太想住小明家,就只有阿東這裡比較合適了。暫時沒有空房間,阿東也不敢摟著月媚睡,怕雪兒把他床給拆了。還是小晴最好,拉著月媚去了自己的房間。話說現如今阿東樓上有四間臥房,一間主臥,一間雪兒和小梅住,一間麗娜和小晴住,一間客房。

還有一間充做雜物間及監控室。

第二天早上一起吃早餐,也不知道李晴和女孩兒聊了什麼,除了小雪,其它幾個都對月媚很親近的樣子。即便小雪也只是悶悶不樂,沒有說出什麼惡言。

當天,阿東就迅速行動起來,先是托國外的朋友叫了幾個黑道小混混過來,恰好有幾個就在當地,明天就能趕過來。又讓任夢約月媚爸爸出來,男人有把柄在人手上,不敢不從。

到了約定的一間賓館,男人一臉不正經的問,「錢也給了,還找我幹什麼?

是想我了嗎?「

任夢也不說話,開門出去。從門外迅速閃進來幾個矮小精壯的漢子,赤著胳膊,紋著紋身,再看臉上,滿臉煞氣。進屋也不說話,把男人的嘴捂上就一頓打,足足打了有半個小時才結束。

阿東這才施施然走了進來,後面跟著任夢。男人徹底被打蔫了,但還是指著阿東想要問任夢什麼。未等張嘴,阿東一個耳光打了過去,溫和的對男人說,「現在,不讓你說話,你就不要說話,跪下吧。」

男人正猶豫著,阿東轉身開門就走,三個漢子又沖了進來。於是一聲慘叫戛然而止,屋裡又是一陣各種悶響。

任夢擔心的問,「會不會打壞了?」

阿東說,「專業打人的,都有分寸。」

過了半個小時,阿東又進來了,男人鼻青臉腫,齜牙咧嘴,卻不見一滴血。

見了阿東,直接跪了,張了張嘴,卻沒敢出聲。

「學乖了啊!欺負女人時不是挺能的嗎?」

「男人低著頭,一聲不敢吭。」

「現在仔細聽我說,我只說一遍。」

男人抬起頭又用力的點點頭。

「任夢是我的女人,你五千塊就想玩我的女人?明天,帶齊五萬塊,來這裡。

過了十二點沒來,我去找你。聽清了嗎?「

男人聽話的連連點頭。

任夢此前讓月媚聯繫了她的媽媽,知道月媚家裡只有五萬多的存款,其餘的賣房款已經被男人折騰光了,這五萬也是全放在男人那裡。所以五萬是早定好的數字。

「任夢跟我說你打老婆,還打女兒的主意。你要知道老子平生最恨打女人的人。你掏五萬塊,欺負任夢的事兒就算過去了。你要是再打老婆,或者打女兒的主意。我就把你送到東南亞去——分成幾十塊運走,你信不?」阿東說著拍了拍男人青腫的臉。

「信,信!」

「我讓你說話了嗎?」阿東說著就要往出走。

男人拽著阿東的褲子,不斷的彎腰哀求卻不敢出聲。阿東方又站定。

「你的女兒,任夢先幫你養著。你媳婦兒的電話,要一直能打通。我的話你要不信大可以試試。」說完阿東出門,只留男人一個在房中。

阿東給足了幾個打手勞務費,讓他們二十四小時盯著男人的行蹤,以給男人施加心理壓力。第二日,男人依言送來五萬。阿東讓任夢先保管著,並讓任夢告訴月媚的媽媽不要擔心。

雪兒容不下月媚住在自己家裡,阿東為此有些頭疼。想著雪兒為什麼能容下其它人,偏偏月媚不行呢?後來還是小晴幫著問出來了。原來幾個人中,只有月媚是和雪兒最像的,一樣的纖細身材,一樣的年紀。但月媚楚楚可憐的模樣更會討人喜歡,月媚越是招人憐雪兒就越覺得有威脅。

最後沒有辦法,阿東說服了月媚,讓她暫住在她姑姑任夢那裡了。阿東又嚴令小明以禮相待,任夢母子和阿東同在一條賊船上,阿東不擔心她們會做出惹自己不快的事兒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