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陽春三月 (23) 作者: yangchun

【陽春三月】 第二十三章 母子

作者: yangchun2021年4月23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二十三章 母子

後來,兩個男孩果然分別對自己的媽媽進行了試探。

男孩們家境都不錯,他們的爸爸一個在政府部門任職,一個是私企老闆,各自整天在外應酬,對家人都關心不夠。他們的媽媽年紀也不大,三十五六歲的年紀,生活優渥,保養也好。因為之前總是一起接孩子,兩個媽媽互相也算認識。

小明的媽媽人很開朗,在外面喜歡和人開開玩笑,總是很有風情的樣子。而小強的媽媽則可能是受教育水平較高,比較矜持穩重,在外面時給人以嫻靜優雅的感覺。兩個女人從別人眼裡看來生活都很順心,都是賢妻良母的作派。

男孩們都有自己的小房間,不和媽媽在一起住,平時都由媽媽照顧起居,一家三口不和老人們一起生活。

小明回到家後,先是糾結猶豫了好幾天,但無奈每天和媽媽朝夕相處,每次見到媽媽都下意識的往那方面想。小明媽媽在家裡也是穿得清涼不避兒子,所以當兒子的想看到媽媽春光外泄就別說有多容易了。小明一旦看見了就開始順著李老師提供的思路往下想,想著想著下體就硬了起來,眼神就躲躲閃閃,弄得媽媽以為兒子病了或有心事兒了詢問個不停。小強的情況也差不多。因此頭一周的進展都不順利。

兩個男孩分別向李晴傾訴內心的掙扎,並試圖往李晴懷裡鑽尋求安慰,被李晴嚴厲的拒絕了,並告訴他們不先弄媽媽就休想碰老師。男孩就說對媽媽實在不好下手,李晴就嘲諷他們,「怎麼對老師就能下得去手!那天往老師陰道里射得爽不爽?」緊接著又誘惑說,「想一想,只要邁出那一步,以後就可以像對老師那樣對媽媽了,媽媽的身體隨便看,媽媽的陰道可以盡情的插,盡情的往裡面射精……」一番描述聽得兩個男孩內心火熱,就想要先在老師身上泄泄火。李晴給了兩個男孩一人一個耳光幫男孩消了火,用最嚴肅的語氣說,「老師已經盡最大努力在幫你們了,如果還做不到,算什麼男子漢!也不要因此而惱羞成怒,那天你們說的想要對媽媽圖謀不軌的話都錄了視頻的,一旦事情外泄,老師固然好不了。

但你們也會因此而退學,你們的媽媽也會因此而蒙羞。」最後又有些泄氣的說,「如果實在做不到,老師也不怪你們,就忘了這件事吧,也把老師忘掉吧!」男孩們就都紅腫著臉訕訕的說,「我們永遠都忘不了老師」。

李晴就把男孩們摟在懷裡安慰說,「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你只要沒插進去,媽媽最多也就罵兩句,媽媽又不可能不要親生兒子。你一旦插進去了,那一定是媽媽允許你們插的,接下來就可以放心大膽的享受了。都回去試試吧,實在不行再找老師想辦法。」男孩們各自答應再努力一下。

這一番操作當然早在阿東的意料之中,都是早就為李晴準備好的回應。阿東也是本著有苗就澆澆水,開不開花都無所謂的心態安心的等著事態發展。

就這樣煎熬了多日,小明終於忍不住下手了,卻不想過程很順利。

小明先是趁媽媽睡著了,悄悄跑到媽媽屋裡把手伸到被子裡揉媽媽的奶子。

媽媽很快驚醒,見是自己的兒子,並沒有驚慌,更沒有訓斥。微笑著問小明要幹什麼。

小明就紅著臉說,「突然想起起小時候吃媽媽奶水的事,就忍不住跑了過來。」,男孩子臉上一副做錯事的表情。

媽媽就疼愛的跟兒子說,「沒事,想吃媽媽奶就過來吃。」於是小明就趴在媽媽懷裡吃了起來,男孩從老師那裡得到了經驗,一邊吃一邊用舌尖在乳頭上打轉,另一隻手還輕輕的揉另外一邊。

許是被兒子舔得舒服了,或者自己總一個人睡太寂寞,在男孩親夠了要回去時,主動對兒子說「來,媽媽今晚摟你睡」,於是男孩就光著身子摟著媽媽。媽媽注意到男孩的雞雞挺立著,雖然不如成年人那般粗大,但也算得上是陽具了,不由心下一羞。

男孩睡了一會兒,藉口不舒服,就要從後面抱著媽媽,一隻手臂被媽媽枕著,另一隻手從上面捂住媽媽的胸。男孩子發育得很好,而媽媽又生得嬌小,這樣的姿式就像是男人在摟女人一樣。媽媽不好拒絕,也順從了。過了一會兒,男孩又說胳膊壓得不舒服,從媽媽脖子下方抽了出來。兩個人的身體脫離了接觸,就這樣各自睡去。

假意睡了一會兒,大約半個小時左右,見媽媽似乎睡著了,男孩忍耐不住,下體湊向媽媽,用自己的雞巴在媽媽的陰戶上面頂。都各自穿著內褲,雖然沒有皮膚的直接接觸,但只要媽媽沒睡著,一定能感覺得到。男孩心跳得厲害,靜止不動了好一會兒,見媽媽沒有什麼反應,就把自己的雞巴從內褲側面掏出來,直接頂在媽媽的內褲上,這次感受更強烈了。

性慾一起,如不遇阻礙就總會變本加厲,非到最終的釋放不會休止,中間的每一步與其說是享受不如說是煎迫。

一個聲音在告訴男孩,「到此為止好了,再進一步的話動作就完全藏不住了!」另一個聲音就說,「只差這一點點了,只要把媽媽內褲脫下來,就會立刻升入極樂!」正在糾結中眼見媽媽的腿動了一下,男孩一驚立即後退,卻見媽媽只是稍換了個姿式又接著睡,此時媽媽的雙腿不再併攏,下面的腿依然伸直,上面的腿彎曲起來,男孩往下看去,媽媽的內褲在襠部掀開了一個空隙,裡面的半片陰唇看得清清楚楚。

男孩一陣口乾舌燥,心臟「砰砰」狂跳個不停。這樣的天賜天良,男孩再也控制不住,悄悄把自己的內褲全脫下,一條手臂按在床上支起身體,一條腿落在媽媽兩條小腿中間的床上曲著同樣支撐身體,這樣自己的身體就差不多落在了媽媽的正上方,自己的腰臀半側著從後面正對著媽媽的兩腿間。男孩用眼睛緊盯著,讓自己的雞巴順著媽媽內褲的側緣往裡探,縫隙不夠大,男孩就用一隻手輕輕的拈著內褲往上拉。

終於,龜頭伸進去了,龜頭碰到了媽媽裡面軟軟的肉。感覺還不夠,男孩焦急的把內褲整個的拉到胯部的一側,整個陰部全露出來了,生得就像鮑魚的樣子,兩側隆起的肉是陰唇,中間看上去可以深入的地方就是陰道口了,外表濕濕的。

男孩咽著口水,小心的把龜頭放在媽媽的陰道口上。想像了無數次的景象就這樣實現了,自己的雞巴就擱在媽媽的陰道入口處,軟軟滑滑的觸感,那種成就感就是考試打一百分都遠遠比不了。龜頭一接觸到陰道口,因為重力的作用,又因為那裡實在太柔軟,龜頭就順其自然的往裡鑽了一小半。快樂的感覺一下子就沖昏了小男孩的頭腦,不顧一切的下身一壓,陰莖就整個的進入了媽媽的陰道,並很快的感覺到了媽媽的陰道一縮一縮的夾緊了。

男孩已經無所顧忌,開始輕輕的在裡面動,很快就變成了大幅度的抽送,最後就是雙臂和小腿支在床上,下身腰部連著屁股用力一下接著一下的往裡打樁,男孩的胯部一下一下的撞擊著媽媽的臀部。媽媽再也忍不住,終於開始呻吟起來。

男孩收穫了無以倫比的快感和滿足感。真的像老師說的那樣,在插入前媽媽如果想阻止有無數次機會阻止,在插入後媽媽就再也不可能阻止,再也不用緊張了,可以放鬆的釋放性慾。

男孩加快速度,快要射的時候還體貼的問,「媽媽,我可以射進裡面嗎?」媽媽羞得不說話,只是點了點頭。男孩於是就真的把精液射到了親媽媽的陰道深處,射的時候還被媽媽在下面狠狠的夾了幾下。

男孩射完,就壓在媽媽身上喘息著。又過了會兒,男孩把雞巴拔出來,媽媽的陰道口粘乎乎的,一絲精液從裡面滑了出來。女人翻過身,男孩撲在媽媽懷裡,激動的說說「媽媽,我愛你!」女人溫柔的摟著自己的兒子不作聲。

半晌,男孩從媽媽懷裡抬起了頭,擔心的問,「媽媽,我是壞孩子嗎?」媽媽又趕緊為兒子進行心理上的疏導,最後還在兒子的追問下害羞的承認自己剛才被兒子弄得很舒服,自己平時就寂寞,偶爾會自慰。

男孩就說以後自己要像爸爸一樣關心媽媽。

媽媽最後承諾只要男孩把精力都放在學習上,好好努力,以後想要的時候就來和媽媽一起睡。

當小明炫耀的在李晴面前講起自己的成功經歷時,李晴也很驚訝,沒想到在自己的促成下,真的實現了母子亂倫,而且過程是那麼的完美、那麼的溫馨。

而在一旁的小強則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他沒有小明那麼幸運。

原來,小強的媽媽可能是受教育較多,倫理觀念比較重。當他把手伸到媽媽的懷裡時,媽媽直接把男孩的手拍開了,還告誡說「男孩子大了,就不能這麼對媽媽了」。小強按照老師的吩咐就沒有其它的動作,只連連向媽媽道歉。

來到小晴這裡後,聽到小明的描述,小強更是羨慕不已,所以心情特別的沮喪。李晴就好生的安慰了下小強,跟他說媽媽依然是愛著他的,媽媽的做法並沒有錯。

而小明也擁抱著自己的朋友,甚至還當前老師的面,親了親小強的嘴唇。李晴興奮的在一旁鼓掌,原來兩個男生平時關係就好,再加上這段時間和李晴在一起,三人赤裸相對,相互之間早已不再排斥。

李晴就鼓勵他們,可以自由的向對方表達自己的愛。小明知道朋友心情不好,就想給朋友來點刺激的,於是蹲下去,脫下了小強的褲子,掏出了小強的雞巴,擼了幾下硬了,就一口含在嘴裡。小強受不了這樣強烈的刺激,嘴裡喊著「哥,哥,不要這樣」,一邊雞巴一抖一抖的射在了好朋友的嘴裡。李晴在一旁看著興奮不已,手伸到自己內褲里揉得浪叫起來。

接下來,小強深情的回報了小明,讓小明也在自己的嘴裡發射了一次。兩個男孩又相擁吻了起來,此時李晴也終於大叫一聲,達到了高潮。

每次三個人密會,阿東都會在旁邊的屋子裡看著。為了不打擾到他們,總是一邊喝著茶,一邊不發出任何動靜,讓三人在隱密的房間裡自由的發揮。此時阿東也在,兩個男孩的描述和舉動只看得他目瞪口呆,心想:這是揀到寶了!

阿東思考了一陣,決定再試探一下小強的媽媽,就吩咐李晴把自己新的構想轉告給小強。

小強回到家後,總是心情低落的樣子,話不多說,飯也只吃平常的一半,總把自己關在屋子裡,小強的媽媽問也什麼都不肯講。小強媽媽暗中觀察兒子,觀察的結果讓她大吃一驚:孩子在屋子裡時會偷偷自慰,射精時還會嘴裡含糊的叫著「媽媽!媽媽」。小強媽媽還在孩子的電腦里一個叫做「學習資料」的文件夾里發現一堆色情圖片,電影和小說。裡面的內容讓她面紅耳赤,其中有很多的內容竟然都是母子亂倫的情節或畫面!

小強媽媽匆匆瀏覽一番後,膽戰心驚,很想把這些東西刪掉,再狠狠的給兒子一巴掌並訓斥一通。

但孩子上學還沒回來,小強媽媽枯坐在床邊,過了好一會兒,情緒才漸漸平復。冷靜下來後,不禁為自己剛才的衝動感到後怕。這個年紀的孩子本就情緒不穩定,兒子心理已經出了問題,一巴掌扇下去,想當於把兒子從懸崖邊上推了下去。

但該怎樣糾正孩子,小強媽媽一時又矛盾不已。一是當媽媽的實在是不好意思啟齒和兒子說這些。二是孩子正值青春期,隨著身體發育關注到性方面的信息很正常。孩子的心理很脆弱,再這樣下去,弄不好就會影響孩子一輩子。

但就此不管肯定是不行,管的方式也不行。孩子萬一走上邪路,為了性鋌而走險做出傷害女人的行為,一輩子可就毀了。網絡上不時曝光一些極端案例,那些家長痛悔一生的樣子歷歷在目。

小強媽媽也開始茶飯不思,見到小強時,想到孩子自慰時喊著媽媽,還有那些露骨的畫面,就眼神躲閃,不敢正視兒子。

小強媽媽開始認真思考關於性的問題。先是紅著臉把兒子電腦上的資料仔細看了看,又在網絡上查了查性教育方面的資料,最終決定要放棄自己的羞恥心,對兒子進行正面教導。

這一天是周末,睡前,小強媽媽洗了個澡,也催促兒子把自己洗一洗。看兒子要回屋,就把兒子叫到自己床前,母子倆都穿著睡衣。

小強媽媽沒說什麼,直接解開了睡衣的扣子,裡面沒有胸罩,兩隻大奶子就露在了兒子面前。把兒子拉到身前,示意兒子到懷裡來。母子倆就這樣沉默著,兒子趴在媽媽懷裡吮吸著媽媽的奶頭,一隻手還很老練的揉捏另一隻奶子。媽媽用手輕撫著兒子的背部。

小強吃了半天的奶子,抬起了頭。小強媽媽眼見著兒子臉上仍是渴望的表情,「唉」的嘆了一口氣,就往床裡面坐了坐,脫下褲子和內褲,兩腿抬起來支在床頭。把自己的陰戶露在兒子面前,開始拿自己的生殖器官當道具,給兒子普及起青春期性知識來。

小強媽媽深知兒子被自己拒絕受了挫折,怕是出了心理問題。青春期的男孩子,你越是避諱禁忌,他們就越好奇,就越是憋得厲害,好多變態就是這樣修煉成功的,到那時就全都完了。所以一不做二不休,決定把和有性關的東西全坦露在兒子面前,讓兒子消除心結,就像現在做的一樣。

然而想法是好的,當兒子的目光注視著自己豐滿的陰戶時,媽媽仍然意識到,自己是女人,而身前的是一個已經性發育了的男人,從生理上講,沒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

小強一臉痴迷狀,夢遊一般的靠近了,蹲下去,把頭放到媽媽的兩腿間。小強媽媽不敢打斷,害怕會對兒子造成二次傷害。

媽媽就拚命忍耐著,忍得下面流出了水,然後一片溫熱麻癢的感覺傳來,低頭看去,兒子的嘴唇正貼著自己的陰道口,舌頭伸出來賣力的舔著,下身就又一緊,淫水不爭氣的流得更多了。媽媽腦海中自動浮現出那些視頻里的畫面,似乎世上有很多母子都做過類似的事情,內心裡雖然羞恥,但有了安慰理由,就坐著不動,任由兒子舔著私處。

男生舔了一會兒,深知此時如果把媽媽舔到高潮,那麼等情緒冷卻後,就會趕走自己,自己可能就會半途而廢。於是抬起身,深情的望著媽媽,「媽媽,這樣子我好舒服,你呢?」「兒子,不行的,你停下來吧,這樣媽媽會受不了的。」「可是媽媽,我下面好難受。」男孩語氣里透著委屈和哀求。

女人向下面望去,男孩下體鼓漲一片。男孩見媽媽望著自己下身,就一拉褲子,陰莖直挺挺的蹦了出來,那硬挺著的東西讓小強媽媽看了一陣眩暈。

當男孩貼近了把陽物放在媽媽陰道口時,女人毫無抵抗,當男孩挺起屁股把整個陰莖塞進去時,母子倆都鬆了一口氣:終於走到了這一步!

事已至此,別無他法。她太小看性的魔力了:要麼保留尊嚴傷害兒子,要麼放棄尊嚴滿足兒子的性慾,沒有他路可走。雖然內心矛盾不堪,但最終還是母愛的天性讓她選擇滿足兒子,放棄了自己做為母親的尊嚴。

當男孩的陰具開始在媽媽的陰道里抽插時,女人的感覺起了變化。小強的媽媽只有過他爸爸一個男人,而小強,則是第二個。想著這輩子自己的身子都奉獻給了這父子二人,女人的內心就羞臊不已,下體更加濕滑,臉上也露出了紅暈。

男孩插得舒服了,就又靠近媽媽,嘴唇貼著媽媽的嘴唇,和媽媽結起吻來。

而女人也熱烈的回應著,體會著久違的少女時代的感覺……「媽媽,我看見過好幾次,你在洗澡的時候手淫了,媽媽是不是很寂寞?」女人看著自己的兒子完全像個大人一樣,在女人的身體上賣力的耕耘著,「小強,你長大了,真是什麼都瞞不過你。」「媽媽,我好舒服,你呢?」

「媽媽也……舒服。」事已至此,女人也放開了心懷。

「媽媽,我喜歡肏你,我早就想了。」

「兒子,你從哪學來的髒話,不要這樣說。」見自己兒子臉上露出了羞愧的表情,連下身的雞巴也停止了運動,連忙又說,「這些話是不好的,是對女人的羞辱,以後不要對其它的女人說,但對媽媽可以說,只悄悄的,只有我們兩個人在的時候說,好嗎?」「那媽媽,等我長大了,有了女朋友,可以對她說嗎?」「可以的,你要先試著問問她,只要她願意聽,就可以的。」「那媽媽願意聽嗎?」「媽媽……願意聽。」

「可是媽媽說那是髒話,是羞辱。」

「不是的兒子,」女人為了安撫兒子,又連忙改口辯解,「當兩個人在做愛時,女,女孩也同意的話,說這些就沒事兒,就不是羞辱,而是為了增加性愛刺激進行的必要交流。」「那媽媽聽了有什麼感覺?」

「媽媽聽了,感覺……臊得慌,心裡一緊,特別是被自己的兒子說,羞得媽媽有些受不了,像是要崩潰了。但是並不是反感。」「那媽媽,還有別的髒話,我可以說嗎?」「說吧,乖兒子。」

「媽媽,我喜歡和你肏屄!」

「啊……媽媽聽見了,媽媽聽見了,你接著說。」「媽媽,我想你的屄想好久了,剛才我舔的時候,媽媽下面好騷。為什麼媽媽下面那麼騷?」「媽媽下面是尿尿的地方,當然會有騷味了。」「那媽媽的騷味喜歡讓別人聞嗎?」「只喜歡讓小強我的乖寶貝聞,寶貝你也喜歡的吧?」「喜歡呢,媽媽,你可以對兒子說髒話嗎?我想聽。」越是被禮教約束嚴重的人,當內心的防線被擊潰時,那骯髒的慾望衝破了一切束縛所帶來的快感就越強烈。女人現在就是這樣,她的心理開始迷戀上了這種感覺,就像是龜頭衝破了處女膜的那一刻,很痛苦,然而若是男人鑽過處女膜後放在裡面不動,過一會兒那裡就會麻癢難耐,可希望男人開始進行抽插。這就是為什麼女人在被強制性交時,剛開始反抗掙扎,一旦被男人插入後立刻屈服的原因。

慾望就是個無底洞,多少精液也填不滿。和那些吸白粉的癮君子一樣,一旦踏入,萬劫不復!

「兒子,媽媽,想讓你肏!」

「媽媽,接著說,這個我都說過了。」

女人開始在腦海里尋找那些平時被自己掃進垃圾堆里的詞彙,「兒子,你知道嗎,我們是在亂倫,是母子亂倫。」「媽媽,什麼是亂倫?」

「亂倫就是親人之間的性交。」

「那除了我和媽媽這樣的,還有哪些?」

「還有好多,有的是爸爸把自己的女兒弄了,還有的是姐姐讓自己的弟弟肏了,還有姐夫把自己年輕的小姨子弄上了床,還有公公玩了自己兒媳的身子。」「那等我有了媳婦,可要小心爸爸。」「哈,傻孩子,你爸爸在外面有女人的。」說著,女人變得傷心了起來。

「媽媽,別難過。以後讓兒子陪你,媽媽這麼年輕,身材這麼好,爸爸一點也不珍惜。」「嗯,好兒子。以後媽媽的身子給你用,給你肏,不給你爸爸。」「媽媽,還有更刺激的事兒呢,你想不想知道。」「你說吧兒子。」「媽媽,我想舔你的腳。」

「傻孩子,腳有什麼可舔的。」嘴上說著,腳趾卻不安的動了動,就好像兒子的舌頭已經在舔自己的腳一樣。

「媽媽,我喜歡給媽媽舔。」

「哎,喜歡就舔吧。」

「不行,媽媽好像不太情願,你得讓兒子有了興趣才行。」「好吧,你這個壞兒子!媽媽的腳啊,生得白白嫩嫩的,可好看。當初媽媽還是少女時,你爸爸也喜歡捏媽媽的腳,那時媽媽愛穿少女棉襪,你爸爸就總趴上去聞。媽媽現在想起來心裡還哆嗦呢。」「媽媽你接著說,要是我舔了你的腳,你是什麼感覺?」「媽媽平時很愛惜自己的身子,腳也保護得很好。有的時候望著自己的腳,就會想著,怎麼就沒有男人來愛媽媽呢?要是有的話,媽媽什麼都給他,連腳也給他隨便玩。兒子要是親了的話,就不便宜別的男人了,媽媽就是兒子的了,媽媽的腳也歸你了,以後要和媽媽一樣愛護媽媽的這一雙美腳……嗯玉足,要幫媽媽洗腳,洗乾淨了隨便給你玩,好不好?」「好的媽媽,還有別的感覺嗎?比如,媽媽就沒想過,男人為什麼愛親女人的腳呢?」「這個呀,要是男人親了媽媽的腳呀,媽媽會覺得男人賤賤的,賤賤的又很討人喜歡。要知道那可是女人的腳呀,是用來走路的,就算洗乾淨了,感覺上也是髒髒的。可是有些臭男人呀,偏偏就喜歡這個,對著女人的腳又啃又咬,又不是豬蹄子!好想把這些賤男人踩在腳底下,踢一邊去,然後看著他們又爬過來繼續發賤。兒子你說,媽媽說得對不對?」「好像,對吧,」小強感覺媽媽說到自己心裡去了,不好意思的承認。

「所以,我的乖兒子也變成臭男人了,也是賤賤的,對不對?天天就盯著女生的腳,要是女生不反對,你是不是敢撲上去?班裡的女孩子是不是被你意淫了個遍?」「沒有的,也不是,以前有的。」小強有些慌亂。

「現在沒有了?現在在想什麼?你還親過別的女人的腳嗎?」女人懷疑的問。

「有,有的。」

「啊?是誰?是哪個女生?」

「不是的,是我們李老師,她,她長的好漂亮,像媽媽一樣漂亮。」「啊!你們,你們還做什麼了?」「我,我和李老師做愛了。她,她說喜歡我,班上有些壞男生總議論她,可她只喜歡我,說我學習好,長大有出息,現在是青春期,不要走入誤區。所以李老師就讓我摸了她的身子,還讓我——插了進去。李老師告訴我要把精力花在學習上,不要總是盯著女生們看,長大有了本事女人有都是。」出於男孩的自尊,小強並沒有提到小明,在小強的心裡仍然在暗示著老師只屬於他一個人。

女人通過兒子的講述了解了前因後果,也明白了老師的一片苦心。雖然犧牲有點大,但現在自己的陰道里正插著兒子的雞巴,人家只是個老師,而自己是孩子的親媽媽,自己都這樣了,哪有資格非議別人。就開口說,「小強,她是一個好老師,為了你們長大成人付出了這麼多。你一定要對老師好,等以後要報答你的老師。」「嗯,知道了,就像對媽媽一樣好。」

「但是,小強不要總是對年紀大的女人感興趣,應該多多留意班上的小女生,都是純潔的小女孩,最重要的,她們可都是處女喔!」女人有點擔心起兒子的性取向。

「她們,她們除了幾個,都是飛機場,都沒有媽媽這麼好。」「應該也有發育的吧,我記得放學時看見過幾過,胸部都挺鼓的了。」「嗯,有個叫小梅的,胸挺大的,就是不愛說話,也不愛理人。」「所以,你們老師的腳長的也很漂亮是嗎?」女人不再糾結這個,繼續問道。

小強雞巴放在媽媽的陰道里,開始用手把玩媽媽的一雙小腳。「李老師的腳長的長長的,嗯,是修長,看上去很美。媽媽的腳長的小,看上去很可愛。」說完,男孩開始親吻媽媽的腳背,一邊吻一邊說,「媽媽的腳滑滑的,很有彈性,我喜歡媽媽的腳。媽媽你不要讓其他的賤男人親,只給兒子親,好嗎?」「好,好兒子,你就給媽媽當賤男人吧,好嗎?媽媽要看到你賤賤的樣子,就把媽媽的腳當成好吃的,一看見就饞得不行的樣子。」「媽媽,舔著你的腳,兒子的雞巴都有點變大了。媽媽你感覺到了嗎?」「感覺到了,媽媽用陰道里的肉肉夾著你的雞巴呢,兒子被媽媽夾得舒服嗎?」「舒服,我好幸福,我把雞吧插到了媽媽的身體裡面,其他男生都永遠也碰不到自己媽媽的這個位置。」「嘻嘻,傻孩子,這可不能太絕對。你們這一波孩子呀,太壞了,就連自己媽媽都不放過。」「哈哈,我把自己的媽媽給弄了,我把媽媽壓在身底下肏了,媽媽你為我驕傲嗎?」「驕傲,」女人輕拍著男孩的屁股,「我的兒子最棒了,連自己媽媽都敢弄,還有學校的女老師身子,也讓我的兒子玩,媽媽好為你自豪!」「媽媽,告訴你個秘密,小明,他的媽媽也和他做過了。」「啊!」女人驚訝的張大了嘴,「你說的是真的?」「小明偷偷跟我說的,千真萬確。他說他那天光著身子,拗著非要和媽媽睡一被窩,先從後面摟住他媽媽,他媽媽沒反對,他就扒下他媽媽的褲衩子,就把他那根插進去了。他還告訴我說他好爽。」女人一時驚得說不出話來,那個女人一看就不太正經,一天天到處勾搭男人樣子。果然,還和自己兒子做出這種醜事兒來。但又一想到自己也沒好到哪去,自己的肉穴還被親兒子正享受著呢!

臉一紅,就想著,「算了,這樣也好,自己也不算孤單了,這一個班上已知的就兩個了,還不知暗地裡有多少個呢!」於是心下更加的坦然起來,「那,小明,射到他媽媽的屄里了嗎?」女人接著問。

「射了,他說射的可多,拔出來時都流到外面了。」「那一會兒了,一會你也能射到媽媽裡面。媽媽做過手術,不會懷孕的,兒子你放心。」「嗯,我還不著急射,我還沒玩夠呢。媽媽的腳軟軟的,一定比小明媽媽的還好看。」「你咋知道的?」

「前幾天在學校門口見過的呀,是在小明告訴我他肏過他媽之後。當時她還拉著我的手,說有空和小明一起到她家去玩。我就低頭看著她的腳了,也挺白嫩的,」小強說著,還舔了舔嘴唇,好像自己舔過了一樣。

「兒子你可真是個色魔,媽媽快受不了你了,同學媽媽的主意你也打。」心下卻想,那個騷貨竟敢勾引自己的兒子,小心哪天被兒子按在床上肏. 「兒子,你一天天哪來那麼多壞主意啊?」「就是聽同學說,還有在網上,有個論壇,叫什麼會所的,裡面好多有意思的東西。」「小強,少看那種東西,多花點時間在學習上。」女人教育道,忍不住又問,「你,你看到哪些有意思的了,跟媽媽講講。」「裡面的有些可過分……」我有點不好意思講。

「臭小子,」女人狠拍了下男孩的屁股,「媽媽都被你弄成這樣了,騷水流了一大堆,這會兒怎麼又不好意思了?你把雞巴往媽媽屄里塞的時候,怎麼就好意思了?快點講,媽媽想聽聽。」女人催促著。

「裡面有的說,讓女人口交,就是把雞巴插進女人的嘴裡。然後就像肏女人的屄一樣,最後射進去。」女人聽得口乾舌燥,「你,你也想對媽媽做這樣的事嗎?」「媽媽,媽媽你是不是不太願意?那,那我就不想著那樣了。」「不,媽媽的嘴願意給你肏的,你也可以喂精液給媽媽吃。你小的時候呀,媽媽就偷偷含過你的小雞雞呢!還有什麼,小強你快說出來。」「媽媽,還有的說,男人可以往女人的嘴裡撒尿。」「那,那小強,你會,你會尿到媽媽嘴裡嗎?」「我,我不太敢。」「孩子,別怕,你的雞巴都給媽媽含在嘴裡了,想尿尿不是很正常嗎?只是小強,你要知道,讓男人在自己的嘴裡撒尿,對女人來說,是很屈辱的事情。小強你以後不要輕易的對女人開口,如果女人同意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愛護她,因為她是真心愛你的。」「我是想往媽媽的嘴裡小便,但又怕媽媽委屈。因為我平時都是往馬桶里尿的。」「別怕,乖孩子,你是媽媽的寶貝,媽媽一點都不嫌你。你就是把媽媽的嘴當了馬桶也行的,想尿的時候,就盡情的往媽媽嘴裡撒尿吧。你尿得越歡,媽媽越開心。」「那媽媽,我能尿到你屄里嗎?」

「可,可以的吧,」女人激動得帶著哭腔,不太確定的說。

「你怎麼了,媽媽你不高興這樣嗎?」

「不是的,媽媽從來沒有聽人說過這樣的事,媽媽是一時太激動,太震驚了。

但是,媽媽願意的。媽媽的屄都被你肏過了,就順便往媽媽的屄里尿泡尿吧,幫媽媽沖沖。」「好的媽媽。」小強說著,雞巴往陰道裡面頂了頂。

「還有嗎?好兒子,媽媽還要聽。」

「媽媽,你身上有幾個洞洞啊?」

「什麼洞洞啊,我,我不太清楚啊。」

「我說的是這裡,」小強說著手向下伸,在媽媽的屁眼上按了按,「就是這裡。」「啊,是這裡呀,這裡是媽媽的……」女人說不下去了。

「說出來媽媽。」

「這裡是媽媽的屁眼兒……兒子,媽媽快羞死了,但你不要停,繼續說。」「嗯,媽媽的屁眼,兒子也想要插插,也要在裡面尿尿。」「好,好,媽媽全給你。你還要什麼,媽媽都給你。」「剛才是媽媽在為我服務,現在換我為媽媽服務,好嗎?」「好呀,兒子你想對媽媽怎樣?」「我也想……嘗嘗媽媽的尿。」

女人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喉嚨里發出怪聲,下身一挺一挺的,竟然在兒子的面前不管不顧的就高潮了。一邊挺著,一邊還不忘答應,「好,好兒子,你喜歡,媽媽,就尿給你喝!」「媽媽,我還要給你舔屁眼兒……」男孩說著手指慢慢的往媽媽屁眼裡擠進去一點。

「啊……好兒子,我的好兒子呀,媽媽讓你玩得不行了。媽媽的臉皮都讓你羞沒了,啊!」女人一挺身直接把男孩的雞巴給撅了出來,然後開始向外噴射液體,噴了男孩一身一臉。男孩沐浴在媽媽的淫液中,滿意的笑著。

雖然還有好些調調男孩還沒有講出來,但感覺今天差不多了,媽媽的承受能力有限。於是又把雞巴插到了媽媽的屄裡面,媽媽身體已經毫無反應。男孩抽送了幾下,把自己的恥部和媽媽的貼著,按住不動,開始往裡面射精。

射完精後,男孩停了一會,對媽媽說,「媽媽,我現在有點想尿……」女人毫無反應,男孩見狀就在媽媽的屄里尿了起來,尿得女人身子一抽一抽的像是垂危的樣子。

晚上,男孩的爸爸又一次夜不歸家,男孩就睡在了媽媽的大床上。晚上,母子兩個一邊探討著性知識,一邊又進行著亂倫的淫戲。

「兒子,你說群交真的有那麼刺激嗎?多不好意思呀!」「媽媽,要是有好幾個男人一起肏你,媽媽會願意嗎?」「媽媽,媽媽不知道,啊——」阿東得知兩個男孩都已經成功和媽媽做過愛之後,心情舒暢,特意開了瓶紅酒犒勞自己,這裡面可是有自己很大的功勞呢!

即然兩個男孩兒有了媽媽可以幫助成長,阿東就再不讓李晴和男孩們有性接觸了,他小氣得很。阿東一邊品著紅酒的滋味,一邊思考著下一步的計劃……三月春光無限好,輕解羅裙,啟蒙論淫騷。稚兒初試嫩陽鳥,母子交歡把魂銷。

輕插慢攪漸開悟,淫水暗生,流過天涯路。慈母蒙羞聲似哭,稚兒陽精已入戶。

【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