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春三月 (28) 作者: yangchun

簡體

【陽春三月】 (28) book18.org

作者:三月book18.org

2021年5月14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二十八章 母女 book18.org

自打得了月媚之後,阿東就時時惦念著自己的林妹妹,平時總發信息噓寒問暖,女孩也對阿東說些女兒家的心事。卻沒想大約一周後,突然出了事故。 阿東聯繫不上月媚了,電話完全打不通,通過任夢聯繫月媚媽媽,還是打不通。阿東心急之下,叫上任夢直接去家裡找,男人卻在家裡,只推說不知道。阿東二話不說,出門又叫來那幾個漢子來幫忙。每次阿東都給了不少勞務費,幾人樂得有錢賺,招之即來。 book18.org

幾個漢子把男人強行架到一處荒山,一頓拳打腳踢後再行一頓逼問。男人這次卻很嘴硬,忍著疼只說不知道。直到阿東打開手機,給男人看月媚母女倆的乘車記錄時,男人方才不再抵賴。阿東卻不等男人開口,直接讓人下狠手,將他一條胳膊給弄斷了。 book18.org

原來,男人眼見家裡沒錢,只把過錯全安在母女二人身上。自己也是大半輩子一事無成,就想來個了斷。先是假意要重新做人,騙取了月媚媽媽的信任,又讓她媽媽把月媚也騙回了家。可憐母女二人剛過了三五天和諧的生活,就被男人以旅遊的名義騙到了國外。 book18.org

來到了國外,男人找了一處荒僻野外,本想害死母女二人再自殺,卻沒想被二人提前發覺跑掉了。男人追了一陣沒尋到她們,怕母女兩個報警抓他,自己也不想死了,就先回了國。這幾天正張羅著把最後的房產賣掉好逍遙快活。 他卻不知道阿東和月媚有別關係,阿東整日都惦記著呢。月媚回到家後一直和阿東有聯繫,月媚的每一步行蹤阿東都有掌握。得知她們全家出國後,阿東雖然有所懷疑,但人家是一家三口,自己也沒有理由阻止。 book18.org

母女二人聯繫不上是因為手機被男人騙去扔掉了。阿東不想原地等著,就買了最快的機票,要直接趕赴事發地去尋找。就在候機廳里,有個陌生的電話打了進來。阿東接了,正是月媚,聽見女孩哭泣著講明了現在的位置,阿東總算稍放心。月媚說手機是借了一位國內的遊客的,打完電話就要還給人家,阿東讓二女一定呆在原地不動,他大概四五個小時就能到。 book18.org

幾個小時後,阿東機場上打了個車,直奔目的地。見到阿東,月媚跑過去就直接撲在男人的懷裡,再不肯下來。只剩下略有尷尬的阿東和後面的月媚媽媽對視。月媚媽媽很瘦弱,看上去不比月媚高多少,眉眼和月媚長的一個樣,讓人一看就是母女倆,面容上三十齣頭的模樣,應當比實際年齡更年輕些。臉上楚楚可憐的樣子,比起月媚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book18.org

阿東跟月媚說了聲,走上前去,開口卻不知如何稱呼。 book18.org

還是月媚媽媽先說的話,「你就是阿東吧,謝謝你來接我們。叫我小玉好了。」 女人本來坐在石台上,說著話想要站起來。 book18.org

「小玉——那個,妹子,你這是受傷了嗎?」阿東問。 book18.org

「是腳扭了。」月媚媽媽扶著欄杆點著一隻腳尖站了起來。 book18.org

「那我扶你,我們先去賓館住下吧。我給你們訂機票,明天就可以飛回國。」 阿東正要去扶,低頭卻看見女人的一隻鞋子不見了,襪子上也有污泥,應該是慌亂中跑丟的。女人見阿東注意到了自己的狼狽樣,又想到自己男人的狠心薄情。終於再也忍不住,彎腰捂住臉哭泣起來。阿東上想,猶豫了一下,還是扶住女人的肩膀,出聲安慰。女人本就站立不穩,在女兒面前還要表現堅強,這時終於得到了關懷,就撲在了阿東的懷裡,情緒激動,卻又強忍著只小聲抽泣。 初次見面,就抱在一起,況且這個女人,說是自己岳母也不為過,阿東有些尷尬。 book18.org

後面月媚也走了過來,出聲安慰,「媽,你別哭,阿東叔叔是特意來救我們的,我們安全了。」 book18.org

女人這才直起身子,臉上梨花帶雨又要說感謝的話。阿東卻不想站在這裡任人圍觀。「小玉,這裡人多。我背你吧,先去旁邊買雙鞋襪,再去賓館住下。」 阿東倒底不好意思叫人家妹子了,也沒別的合適稱呼,只好直呼其名。 阿東說完,也不等女人回話,就乾脆的轉過身去,把女人背在背上。女人有些不好意思,卻還是順從了。 book18.org

小玉腳上穿的是短絲襪和低根的皮鞋,三人先去旁邊便利店裡買了雙襪子。 阿東背著小玉行動不太方便,就掏出錢包,讓月媚拿著付款。三人出了便利店又向前走了一小段,來到了鞋店。也不細挑,就隨便拿了雙尺碼合適的布鞋讓小玉先穿著。店裡有些簡陋,沒有座椅。阿東就靠近了扶著女人,但仍是不方便,就蹲下去讓女人按住阿東的肩膀,這才把原來的襪子脫下來換上新的,又把新買的鞋換上。 book18.org

阿東是想著小玉扭了腳,穿著布鞋更舒服。這一雙布鞋是當地的傳統樣式,鞋面上繡著民族風格的花紋,穿在腳上別有風致。女人被阿東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就又連連說感謝的話。阿東見女人穿好了才站起來,見女人手裡還拿著穿髒了的襪子,就接了過來,扔進旁邊的垃圾筒。 book18.org

從認識到現在短短的半個小時內,女人多次體會到了阿東的細心和體貼,心裡起了異樣的感覺。又很快省悟男人應當是天生就對女人好,而不是對自己這樣的半老徐娘有意,自己該擺正身份才對。又想到女兒已經跟了這個男人,將來不會再像自己一樣受苦了。 book18.org

女人有了鞋子穿,就不用阿東背了,只是扶著女兒的肩走路。三人找了家賓館,開了兩間房。安頓下來後,三人都在母女的房間裡聊天,小玉又開始為以後的生活發起憂愁來。小玉的男人即然動了喪盡天良的心思,回到家裡也必然沒有好日子過。 book18.org

阿東就問,「小玉姐,我是真心想要幫你們,所以請恕我心直口快,我問一下:這樣的男人,你還要嗎?這樣的日了,你還想過下去嗎?」 book18.org

「這樣的日子,我也不想過,這段時間我每天都過得心驚膽戰。可是又有什麼法子,離婚我早就提過,他不答應,一提就打我。再說,我的工資不高,孩子還小……」女人情緒低落的講著。 book18.org

在女人的講述里,男人是個無賴性子,對母女二人不好,甚至還打過女人兒主意。但卻又不肯離婚一拍兩散。因為男人自覺沒有女人能看上自己,失了母女二人自己就變孤家寡人了,所以就堅決不肯離婚,一提離婚就更加羞怒,打罵得更厲害了。 book18.org

想著男人仗著表哥的身份進了任夢的家後,對任夢起了不軌之心,阿東對這個男人同樣是恨得咬牙。又想到任夢竟然被這樣一個垃圾男人用強失身,為了自己和家人的臉面,只要了區區五千塊錢就選擇了忍氣吞聲,不免對任夢憐惜起來。 之前因為設計害月媚而對她產生的一絲怨氣也消散了。 book18.org

聽到媽媽說自己的苦事兒,月媚就上前安慰,「媽媽別怕,有阿東叔叔在呢! 他不會不管我,也不會拋下你的。」 book18.org

女人聽到這兒,就用怪異的眼神看了阿東一下,想是早知道了阿東和自己女兒間的關係。 book18.org

月媚本來並沒有和自己媽媽提起過阿東,但兩個人逃難途中,手機也丟掉了,惶惶不可終時,月媚就一直叨咕著「阿東叔叔會來救我的,阿東叔叔會來救我的」。 book18.org

女人聽女兒這麼堅信會有人來救,也當了救命稻草,就一直追問。月媚見隱瞞不過,就合盤托出了,只是沒有提中間讓自己難堪的詳細過程。 book18.org

女人聽了本來對阿東心情複雜,一方面希望這個陌生的男人真的會來救,另一方面又惱恨阿東把自己才十四歲的女兒給誘騙失了身。但是阿東到來後的一番體貼,不僅給女人帶來了獲救的希望,還讓女人的心裡有了久違的安全感,對阿東的怨氣就漸漸消散了,只剩下感激。 book18.org

在南疆,當地的風俗是早婚,很多少男少女十六七就成家了。所以十四歲找男人雖然確實稍早一些,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book18.org

阿東見了小玉的表情就知道月媚一定說了二人的關係了,現在這樣子也沒必要隱瞞什麼,自己想要介入人家家事,也需要一個更貼近的身份。於是拉過月媚的手,那個,「小玉,妹子……」 book18.org

小玉記起了自己剛才的心思浮動,想要擺正三人的關係,就出言打斷,「都這樣了,怎麼還叫我妹子。」 book18.org

阿東卻不想把小玉放在長輩的位置上,「咱們倆年齡相仿,你應當還比我小幾歲。我和月媚陰差陽錯在一起了。但是我還是叫你妹子合適一些……」 「我會敬重你是月媚的媽媽,但稱呼上,還是各論各的。可能我這樣有些太自以為是,但我一直是這樣的人,不願意自己活得不自在。」阿東誠懇的說道。 「那……好吧!我就叫你哥。我不想和他過了,我們該怎麼做?你給我們母女出出主意吧。」 book18.org

「一切交給我好了。小玉,我看看你的腳吧,要是傷得厲害,得去診所看看。」 小玉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任由阿東給除去了鞋襪。露出了一雙白嫩的小腳,女人的腳碼不大,這一點剛才買鞋子就知道了。現在看上去,皮膚白嫩,一點也不輸少女的玉足。阿東伸出手來輕輕的碰觸,入手柔軟細膩,真的好想握在手裡捏一捏,又生生忍住了。 book18.org

阿東拿手仔細檢查著,當手指按到一處位置時,女人表示疼痛,阿東仔細看了看,「應當只是扭傷,我去弄點藥,擦一擦就行了。」說完就出去買藥。 去藥店買了藥,返回賓館的路上,阿東想著,月媚的小腳自己還沒有看過呢,會不會和媽媽的一樣?就這樣胡思亂想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手裡拿著藥,已經站在了賓館房間門口。 book18.org

敲門進去,阿東就要幫小玉塗藥,小玉這次卻堅決不允許阿東代勞了,只讓女兒幫忙。阿東見著月媚在媽媽的腳上細心的塗著。心想:塗藥這麼簡單的活,自己也能做的,為什麼就不讓自己做了呢? book18.org

阿東呆了一會兒,又出去了一趟,買了家飯菜、水果、飲水什麼的,三個人邊吃邊聊。吃完飯後,想著母女二人這一天辛苦,阿東吩咐二人早點睡,自己回房去了。 book18.org

阿東洗漱了一番,剛躺下不久,月媚就敲門進了來。月媚直接鑽到阿東的被子裡,阿東伸手把她摟住了,說道,「被你媽媽發現多不好!」 book18.org

「媽媽沒睡著,我出來時,她知道的,也沒阻止我。」 book18.org

阿東把月媚摟在懷裡,伸手去摸月媚的小腳,月媚就曲起腿任由阿東摸著。 阿東摸在手裡捏一捏,柔若無骨,比起其它女孩都柔軟得多,再感受懷裡的嬌軀,也是軟軟的。這個月媚,可能是天生的媚骨,是最能吸引男人的那種身子,再加上楚楚可憐的氣質,難怪雪兒大生警惕之心。 book18.org

自己的小腳被大手握著揉捏個不停,月媚似是也覺得很舒服,忍不住開口問,「叔叔,你是不是喜歡我的腳?」 book18.org

阿東默不作聲,不敢回答,怕一時忍不住又想要女孩。這房間不是太隔音,女孩媽媽就在隔壁,被聽見了不好。再說母女二人的事還沒有解決完呢,他不想在此時機放縱自己的淫慾。 book18.org

見阿東不回答,月媚又問,「叔叔,我該叫你什麼?」 book18.org

「月媚喜歡叫我什麼?」阿東微笑著反問。 book18.org

「我不想叫叔叔了。想著叫你哥哥吧,媽媽也在叫你哥哥。想要叫你爸爸吧,可是你已經有女兒了。」 book18.org

「女兒又不是只能有一個,而且,她們她們剛開始也是叫我叔叔的。」說著阿東給月媚講了講自己和四女之間的關係,相識的經歷,以及每個人的脾氣愛好。 「那,我也可以叫你爸爸嗎?」月媚又問。 book18.org

「你不是……我們已經發生了關係了呀!你不是不能接受和爸爸那樣嗎?」 「他怎麼能和你放在一起比,我們又沒有血緣關係。再說,他是壞人,你是好人。你的那個雪兒和小梅,和你也那個了,還不是天天叫你爸爸?以後,我只有一個親爸爸,就是你了。」 book18.org

「那你就叫我爸爸吧!」 book18.org

「我現在不叫。」 book18.org

「為什麼?」 book18.org

「等小雪承認我是你女兒了才叫。」女孩也是不服輸的性子。 book18.org

「好吧……雪兒其實心腸很好的,叔叔希望你們有一天能消除誤會。」 「嗯,如果有那麼一天,就讓她當姐姐,我可以聽她的。」頓了一下,女孩忽然來了一句,「叔叔,你是不是也喜歡媽媽的腳?」 book18.org

阿東雞巴一跳,「哪有?我就是給你媽媽看看傷得厲不厲害。」 book18.org

阿東正思量著怎樣才能遮掩得更嚴密呢,卻不防女孩的小手伸到了自己的內褲里,一下子把雞吧給抓住了。正憋著的慾火一下子有了宣洩的渠道,女孩涼涼的小手讓阿東感覺像三伏天吃了西瓜。 book18.org

「叔叔,你是不是想要我?」 book18.org

「嗯……有點。」 book18.org

「叔叔,你是不是在擔心我和媽媽的事兒?」 book18.org

「是在考慮,但不擔心,我會幫你們徹底解決掉。」 book18.org

女孩的小手開始輕輕的上下擼動,阿東舒服得不要不要的。擼了一會兒,阿東的雞吧硬硬的了。女孩悄悄把頭縮到被子裡,阿東感覺雞巴被一個溫熱的腔道包裹住了,是女孩用嘴含住它。女孩的口腔軟嫩無比,偏又力度適中,一吸一夾,沒幾下,阿東就忍受不住,發泄了出來。 book18.org

月媚從被子裡鑽了出來,重新枕在阿東胳膊上。阿東想提醒月媚吐出去,卻不料月媚早已把精液咽了下去,張嘴說,「叔叔的味道我喜歡的。」 book18.org

阿東心中感動,將自己的下巴貼在了女孩的一頭秀髮上。 book18.org

又聽月媚說,「叔叔,如果,我是說如果有一天,你也可以對我媽媽好一些。 她過得很苦,不像我,能遇到叔叔。」 book18.org

阿東感覺到月媚涼涼的淚水滴到了自己的胳膊上,瞬間明白了女孩剛才一番動作的用意,月媚只是在取悅阿東。雖然眼見著阿東沒有辜負她們,特意乘飛機來救,但是內心深處仍然沒有著落似的,想著用自己的身體作為付出,只為求一點點安全感作為回報。 book18.org

想到這裡,阿東一陣陣的心疼。幫女孩擦去淚水。「月媚,你聽叔叔跟你說。 以後不要這樣了。我們在一起,只有你我都真的想要愛對方了,才會去做那種事,不要像剛才這樣委屈了自己。你媽媽我會讓她過上開心的日子,一天都不用多等,你就等著看明天的結果吧。」說完,阿東輕輕的摟著女孩,往自己的身上靠攏,把女孩的身體緊緊的貼在自己身上。 book18.org

這是第一次親身體會到月媚的柔軟,阿東覺得小雪說月媚是狐狸是不對的,月媚是一條美女蛇。身子軟得可以變形,甚至好似可以纏在男人身上一般。 阿東想了想,決定要對女孩說一些真心話,讓她真正的了解自己。「月媚,其實,叔叔,確實喜歡女孩子的腳,甚至你媽媽那樣年紀的女人,只要腳長的好看,叔叔也喜歡。」 book18.org

懷裡的少女微笑著,「叔叔,你終於坦白了呀,月媚好開心。」 book18.org

「那,月媚,你再把腳放到叔叔的手上。」 book18.org

被子裡女孩曲起腿,小腳輕微的移動幾下,終於找到了阿東手的位置,就落在阿東的掌心不動了,阿東立刻握住了。 book18.org

「叔叔,怎麼樣,摸著少女的腳,你心裡是不是美美的?」 book18.org

「是呀,月媚真了解叔叔。」 book18.org

「那如果有一天,媽媽的腳也給你摸,叔叔願意摸嗎?」 book18.org

「嗯,月媚會怎麼想呢?」 book18.org

「只要叔叔喜歡就好,叔叔開心了,月媚也跟著開心。」 book18.org

阿東心裡一陣感動,「月媚呀,其實你剛才含住叔叔那,叔叔的肉棒有話對你說。」 book18.org

女孩一陣好奇,「它說什麼了?」 book18.org

「它說它要謝謝你,它在裡面很舒服,感覺找到了自己生命的歸宿,以後要經常呆在裡面。月媚你願意嗎?」 book18.org

「月媚願意,自從被叔叔插進來後,月媚就想著自己的身子就全是叔叔的了,不論叔叔怎麼弄我,我都願意的。」 book18.org

阿東輕輕揉捏著女孩的腳,「那月媚,你描述一下剛才做的事呀,用寫作文的手法,還要讓叔叔聽了很舒服,好不好?」 book18.org

「嗯,我想一下啊,」月媚思考幾秒種,開口說,「叔叔,一個十四歲的小女孩,張開了她嬌嫩的小嘴,含住了你的龜頭,任由叔叔在女孩子的嘴裡射精,小女孩認真吮吸著,把你的精液吸出來吃下去。叔叔我這樣說行嗎?」 book18.org

阿東聽得雞巴一跳,「好月媚,叔叔聽了好開心。」 book18.org

月媚就笑嘻嘻的伸手抓住了阿東的雞巴,用柔軟的手指玩弄著,一會雞巴就又有點硬了。「叔叔,讓我再為你……」 book18.org

阿東點頭,月媚就鑽到了被子裡,頭貼到了阿東的兩腿間,龜頭又進入了那個溫熱的腔道。阿東放鬆的用胯部微夾著女孩的頭,雞吧放肆的往前挺往前伸,一會兒阿東就舒服到了極致。阿東頭一次體驗到了一種奇妙的感覺:像是一直在高潮的頂點,自己要是不努力配合著運動,就可以一直不會射,但是卻一直保持著待射精前一刻的狀態。這樣持續的快感讓阿東爽得直吸氣。 book18.org

女孩動作不快也不慢的吞吐著,力度輕重適中,雞巴進入口腔的長度也恰恰好。阿東在高峰體驗了好一會兒,怕女孩累壞了,決定還是要射精,就伸手微用力把女孩的頭往自己的褲襠里按,嘴裡說著,「好月媚,叔叔要來——了……」 精關一松,精液噴射而出。 book18.org

因為剛才高潮積累時間過長,阿東每射一下海綿體都是用力癟緊再用力挺直彈出,精液飆射而出重重的擊打在女孩的口腔內。阿東的雞巴就像是罩在孩子口上的長條形的塑料口袋那樣,隨著小孩子的呼吸不斷緊縮脹大。阿東一直射了十多下才停,到最後射得阿東雞巴上都有肌肉拉傷的痛覺。 book18.org

射完後,阿東精神恍惚,再也說不出話來,女孩乖巧的咽下精液又喝了口水清理口腔,就又鑽到阿東懷裡讓阿東摟著,二人不再說話一動不動的,一覺睡到大天亮。 book18.org

阿東說到做到,第二天三人回國返家。阿東沒去別的地方,提前聯繫了那幾個漢子,見到男人又是一頓打。把男人打服了,就讓他帶齊所有的證件,直接去民政局辦理離婚。雖然兩人都同意離婚,但民政局的工作人員還要勸合。阿東早有準備,讓兩人開口對罵,民政局的工作人員這才肯給辦理了理婚。 book18.org

辦完離婚後,阿東又帶著二人馬不停蹄的去房產局把房子過戶到小玉名下,最後甩給男人兩萬塊錢讓他去治療斷了的胳膊。整個過程男人順從無比,就算對著妻女也不多說一句。阿東之前教訓他時就講明白了:來明的就報警告他謀害妻女。來暗的就把他徹底打殘。 book18.org

阿東陪二女回到家中,環顧著熟悉的家,想著從此能過上踏實的日子,母女倆都激動得哭了出來。小玉還是有些擔心,就問,「他,他會不會還回來。」 阿東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出來,「不會了,今晚就會有人把他送走,帶他去東南亞,給他找份工作,讓他自己也能生活。」 book18.org

原來阿東眼見著男人一路離婚過戶配合無比,心中卻起了警惕。又見男人望向母女二人時掩藏不住的陰鷙眼神,心知絕不能留下後患。就出了一大筆錢給那幾個道上的兄弟。讓他們假裝陪著治療,實際上直接走私線脅持到國外,弄到熱帶雨林里將他人道毀滅掉。至於騙她們說找工作什麼的,必竟人命關天,不想讓二女平添恐慌而已。 book18.org

二女聽到這裡,終於放下心來。小玉直直的跪倒在阿東面前,阿東心想這怎麼使得,連忙也跪下去扶。 book18.org

「哥哥,我以前還怨過你要了月媚的身子,現在我只盼著以後月媚能一直跟著你。」 book18.org

「小玉,別擔心了,我會一直照顧你們。你們都可以跟著我。」 book18.org

小玉只低頭不語。 book18.org

阿東情知自己的話讓人起了歧義,連忙糾正,「我是說,我愛月媚,也會一樣對待你。」想了想這句話好像也不太對,一時不知說什麼是好了。 book18.org

月媚出聲解圍,「媽媽,家裡要不要收拾一下。」 book18.org

於是阿東也留下來幫忙,三人把男人的東西全扔出去,又把家簡單的收拾一下。阿東盤算著過兩天聯繫裝修工人,把家裡再裝修粉刷一翻。阿東告訴母女二人要轉變心思,和過去的日子永遠說再見。二女又要感恩,阿東有些受不住。大手一揮,轉身去附近餐館訂了餐。 book18.org

後來阿東果然幫二女把家裡弄得煥然一新,母女二人臉上也開始有了笑容。 阿東還把這件事詳細給任夢講了,任夢對阿東更加依從,表現在性愛上就是愈發的對阿東的心思了,就連小剛也對阿東敬佩不已,母子聚會時,完全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對阿東的指揮徹底的服從。此為後話。 book18.org

此後阿東大約每周都過來一次。也不過夜,就吃頓飯,看看母女家裡還需要些什麼,就下單添置。漸漸的家裡的家電什麼的都換了新的。 book18.org

母女二人生活穩定,心情舒暢,圍在阿東身邊時的動作表情也豐富起來。阿東看著兩位林妹妹嬌艷欲滴的樣子,心生歡喜,往往就會拉著月媚到臥室里一頓愛撫,不一會月媚的嬌嫩叫聲就傳遍了整個居室。小玉在自己屋裡聽到了,坐臥不安,聽也不是,不聽也不是。室內不太隔音,想捂著耳朵都壓不住,心裡煩躁得不行。後來實在沒辦法順其自然,於是各種淫言浪語就往耳朵里灌。 book18.org

「月媚,你的身子好軟,你和你媽媽身材一樣,都很柔軟。」 book18.org

「叔叔,你輕點,壓著我了。」 book18.org

「不要叫叔叔,叫爸爸。」 book18.org

「雪兒不讓叫,我才不叫。」 book18.org

「她早晚會同意的,你就叫一聲,好寶貝,我可想聽。」 book18.org

「爸——爸——」 book18.org

小玉坐在自己臥室里的床上聽著,臉上燒得不行,不自覺的就夾緊雙腿。後來聽著話語越來越下流刺激,實在受不了了,就把手伸到內褲里揉幾下,才減稍微輕一下難受的感覺。 book18.org

牆那邊卻還不停。 book18.org

「爸爸,你怎麼親我的腳呀?」 book18.org

「女孩兒家的小美腳是爸爸的最愛,你的腳軟軟的,又白又嫩的,叔叔看了不親會受不了。」 book18.org

「媽媽的腳也是又白又嫩的,和我的一樣,你是不是也想親?」 book18.org

「你媽媽要是肯的話,我當然要親。我還要和你的放在一起親,怎麼樣?」 「爸爸你好壞,你要打媽媽的壞主意。不過,要是媽媽願意的話,爸爸你就親吧。」 book18.org

「乖寶貝,幫爸爸含一會兒,我們倒過來……」 book18.org

「啊——爸爸,不要舔那裡——啊——」 book18.org

小玉一邊聽著,一邊腦海里不由自主的想像著隔壁臥室內的情形,猜測著自己女兒的哪個敏感部位正被男人舔弄。想著想著不自覺的越揉越快,當女兒高潮時,她也用力的夾緊了雙腿,舒服的感覺傳遍全身,很快就癱軟在了床上。 半晌,聽到那邊開門的聲音,小玉又趕緊起身整理一下衣服,假裝毫無察覺的去擦桌子。 book18.org

阿東走的時候,小玉不好不相送一下。每當這時,阿東看她的眼神都是微笑著好像看透了什麼似的,小玉就低了頭不敢對視。 book18.org

阿東對小玉是起了心思的,但他並不打算主動出擊,只是慢慢的接近,悄悄的暗示,他想等到女人主動臣服的那一天。 book18.org

阿東偶爾對小玉動手動腳。小玉用冷水洗菜,他就搶過去,還要握住人家的手,說不要涼著,換他來洗。小玉很喜歡穿阿東在國外給買的那雙布鞋,阿東就在網上郵寄了幾雙不同款式的,也給月媚買了雙。他由此得知,母女倆竟然穿同樣尺碼的,甚至都可以換著穿。 book18.org

鞋子到了,阿東眼見小玉穿上了一隻,就迅速拿起另一隻,幫小玉套在腳上,手上捏了幾下,嘴裡還說著,「看樣子合適,怎麼樣,不擠腳吧?」 book18.org

小玉雖然羞澀難奈,卻也無可奈何。 book18.org

最過分的是有時三個會一起去看電影。看完後往回走時,夜深風冷,阿東就一邊一個,摟著母女倆的腰一齊往前走。小玉想要抗拒,又覺得不該因此就惹男人不快,就只好忍耐。 book18.org

小玉其實也對阿東動了情,但是一嫌自己年紀偏大,二是按倫理阿東是自己女兒的男人,自己不該有任何心思。所以無論阿東怎麼做,小玉就是絕不肯張嘴表露真情。 book18.org

就這樣一來二去的,阿東每次見到小玉都慾火暗燒,就更加使勁的蹂躪月媚。 而小玉在一旁聽著,每次都只能自瀆才能排解。有一次小玉實在忍不住了,牆那邊傳來的話實在太淫蕩了,就開門跑出去了。過半個小時小玉回來後,阿東陰著個臉,一句話不說。 book18.org

阿東走後,小玉問女兒,女兒就說以為媽媽討厭阿東,那以後就不來了。下次阿東再來時,小玉就吱吱唔唔的跑來解釋。又不敢直說,說了一堆拐彎抹角的話來表示歡迎阿東來自己家,歡迎阿東肏自己的女兒(這句是阿東腦補的)。阿東就笑咪咪的,對著小玉的臉就親了一下,驚得小玉臉紅紅的直接就跑掉了。 此後阿東再和月媚性交時,小玉再也不敢跑出去了,就在隔壁房裡乖乖的聽著,只是一次比一次把自己摳挖得更厲害。 book18.org

「寶貝,爸爸可以肏女兒嗎?」 book18.org

「可以呀,爸爸來肏女兒吧。」 book18.org

「可是爸爸本來是應該肏媽媽的呀?」 book18.org

「那就連媽媽一起肏!」 book18.org

「寶貝,把我的雞巴含在嘴裡吧,爸爸的雞巴喂你吃。」 book18.org

「嗯,爸爸的雞巴好好吃。」 book18.org

「啊——爸爸要射了!」 book18.org

「啊——射給我,我要吃爸爸的精液!」 book18.org

小玉在那邊到了高潮,沒忍住,呻吟出聲,被一直留意著的阿東聽到了,嘴角露出了微笑,精關一松,精液排泄到女孩的嘴裡。 book18.org

阿東極有耐心的等待著,等待著女人主動臣服的那一天。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28號女奴28天28天劇變作者陽春三月28天夕陽春情潘春春陽春三月夕顏韓陽陽天可汗28白嫩陽陽作者 太陽草(25 28)夕陽春暖m老婆28村光28真舞28陽陽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