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三月 (28) 作者: yangchun

【阳春三月】 (28)

作者:三月2021年5月1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二十八章 母女

自打得了月媚之后,阿东就时时惦念著自己的林妹妹,平时总发信息嘘寒问暖,女孩也对阿东说些女儿家的心事。却没想大约一周后,突然出了事故。

阿东联系不上月媚了,电话完全打不通,通过任梦联系月媚妈妈,还是打不通。阿东心急之下,叫上任梦直接去家里找,男人却在家里,只推说不知道。阿东二话不说,出门又叫来那几个汉子来帮忙。每次阿东都给了不少劳务费,几人乐得有钱赚,招之即来。

几个汉子把男人强行架到一处荒山,一顿拳打脚踢后再行一顿逼问。男人这次却很嘴硬,忍着疼只说不知道。直到阿东打开手机,给男人看月媚母女俩的乘车记录时,男人方才不再抵赖。阿东却不等男人开口,直接让人下狠手,将他一条胳膊给弄断了。

原来,男人眼见家里没钱,只把过错全安在母女二人身上。自己也是大半辈子一事无成,就想来个了断。先是假意要重新做人,骗取了月媚妈妈的信任,又让她妈妈把月媚也骗回了家。可怜母女二人刚过了三五天和谐的生活,就被男人以旅游的名义骗到了国外。

来到了国外,男人找了一处荒僻野外,本想害死母女二人再自杀,却没想被二人提前发觉跑掉了。男人追了一阵没寻到她们,怕母女两个报警抓他,自己也不想死了,就先回了国。这几天正张罗著把最后的房产卖掉好逍遥快活。

他却不知道阿东和月媚有别关系,阿东整日都惦记着呢。月媚回到家后一直和阿东有联系,月媚的每一步行踪阿东都有掌握。得知她们全家出国后,阿东虽然有所怀疑,但人家是一家三口,自己也没有理由阻止。

母女二人联系不上是因为手机被男人骗去扔掉了。阿东不想原地等著,就买了最快的机票,要直接赶赴事发地去寻找。就在候机厅里,有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阿东接了,正是月媚,听见女孩哭泣著讲明了现在的位置,阿东总算稍放心。月媚说手机是借了一位国内的游客的,打完电话就要还给人家,阿东让二女一定呆在原地不动,他大概四五个小时就能到。

几个小时后,阿东机场上打了个车,直奔目的地。见到阿东,月媚跑过去就直接扑在男人的怀里,再不肯下来。只剩下略有尴尬的阿东和后面的月媚妈妈对视。月媚妈妈很瘦弱,看上去不比月媚高多少,眉眼和月媚长的一个样,让人一看就是母女俩,面容上三十出头的模样,应当比实际年龄更年轻些。脸上楚楚可怜的样子,比起月媚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阿东跟月媚说了声,走上前去,开口却不知如何称呼。

还是月媚妈妈先说的话,“你就是阿东吧,谢谢你来接我们。叫我小玉好了。”

女人本来坐在石台上,说着话想要站起来。

“小玉——那个,妹子,你这是受伤了吗?”阿东问。

“是脚扭了。”月媚妈妈扶著栏杆点着一只脚尖站了起来。

“那我扶你,我们先去宾馆住下吧。我给你们订机票,明天就可以飞回国。”

阿东正要去扶,低头却看见女人的一只鞋子不见了,袜子上也有污泥,应该是慌乱中跑丢的。女人见阿东注意到了自己的狼狈样,又想到自己男人的狠心薄情。终于再也忍不住,弯腰捂住脸哭泣起来。阿东上想,犹豫了一下,还是扶住女人的肩膀,出声安慰。女人本就站立不稳,在女儿面前还要表现坚强,这时终于得到了关怀,就扑在了阿东的怀里,情绪激动,却又强忍着只小声抽泣。

初次见面,就抱在一起,况且这个女人,说是自己岳母也不为过,阿东有些尴尬。

后面月媚也走了过来,出声安慰,“妈,你别哭,阿东叔叔是特意来救我们的,我们安全了。”

女人这才直起身子,脸上梨花带雨又要说感谢的话。阿东却不想站在这里任人围观。“小玉,这里人多。我背你吧,先去旁边买双鞋袜,再去宾馆住下。”

阿东倒底不好意思叫人家妹子了,也没别的合适称呼,只好直呼其名。

阿东说完,也不等女人回话,就干脆的转过身去,把女人背在背上。女人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顺从了。

小玉脚上穿的是短丝袜和低根的皮鞋,三人先去旁边便利店里买了双袜子。

阿东背着小玉行动不太方便,就掏出钱包,让月媚拿着付款。三人出了便利店又向前走了一小段,来到了鞋店。也不细挑,就随便拿了双尺码合适的布鞋让小玉先穿着。店里有些简陋,没有座椅。阿东就靠近了扶著女人,但仍是不方便,就蹲下去让女人按住阿东的肩膀,这才把原来的袜子脱下来换上新的,又把新买的鞋换上。

阿东是想着小玉扭了脚,穿着布鞋更舒服。这一双布鞋是当地的传统样式,鞋面上绣著民族风格的花纹,穿在脚上别有风致。女人被阿东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就又连连说感谢的话。阿东见女人穿好了才站起来,见女人手里还拿着穿脏了的袜子,就接了过来,扔进旁边的垃圾筒。

从认识到现在短短的半个小时内,女人多次体会到了阿东的细心和体贴,心里起了异样的感觉。又很快省悟男人应当是天生就对女人好,而不是对自己这样的半老徐娘有意,自己该摆正身份才对。又想到女儿已经跟了这个男人,将来不会再像自己一样受苦了。

女人有了鞋子穿,就不用阿东背了,只是扶著女儿的肩走路。三人找了家宾馆,开了两间房。安顿下来后,三人都在母女的房间里聊天,小玉又开始为以后的生活发起忧愁来。小玉的男人即然动了丧尽天良的心思,回到家里也必然没有好日子过。

阿东就问,“小玉姐,我是真心想要帮你们,所以请恕我心直口快,我问一下:这样的男人,你还要吗?这样的日了,你还想过下去吗?”

“这样的日子,我也不想过,这段时间我每天都过得心惊胆战。可是又有什么法子,离婚我早就提过,他不答应,一提就打我。再说,我的工资不高,孩子还小……”女人情绪低落的讲著。

在女人的讲述里,男人是个无赖性子,对母女二人不好,甚至还打过女人儿主意。但却又不肯离婚一拍两散。因为男人自觉没有女人能看上自己,失了母女二人自己就变孤家寡人了,所以就坚决不肯离婚,一提离婚就更加羞怒,打骂得更厉害了。

想着男人仗着表哥的身份进了任梦的家后,对任梦起了不轨之心,阿东对这个男人同样是恨得咬牙。又想到任梦竟然被这样一个垃圾男人用强失身,为了自己和家人的脸面,只要了区区五千块钱就选择了忍气吞声,不免对任梦怜惜起来。

之前因为设计害月媚而对她产生的一丝怨气也消散了。

听到妈妈说自己的苦事儿,月媚就上前安慰,“妈妈别怕,有阿东叔叔在呢!

他不会不管我,也不会抛下你的。”

女人听到这儿,就用怪异的眼神看了阿东一下,想是早知道了阿东和自己女儿间的关系。

月媚本来并没有和自己妈妈提起过阿东,但两个人逃难途中,手机也丢掉了,惶惶不可终时,月媚就一直叨咕著“阿东叔叔会来救我的,阿东叔叔会来救我的”。

女人听女儿这么坚信会有人来救,也当了救命稻草,就一直追问。月媚见隐瞒不过,就合盘托出了,只是没有提中间让自己难堪的详细过程。

女人听了本来对阿东心情复杂,一方面希望这个陌生的男人真的会来救,另一方面又恼恨阿东把自己才十四岁的女儿给诱骗失了身。但是阿东到来后的一番体贴,不仅给女人带来了获救的希望,还让女人的心里有了久违的安全感,对阿东的怨气就渐渐消散了,只剩下感激。

在南疆,当地的风俗是早婚,很多少男少女十六七就成家了。所以十四岁找男人虽然确实稍早一些,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阿东见了小玉的表情就知道月媚一定说了二人的关系了,现在这样子也没必要隐瞒什么,自己想要介入人家家事,也需要一个更贴近的身份。于是拉过月媚的手,那个,“小玉,妹子……”

小玉记起了自己刚才的心思浮动,想要摆正三人的关系,就出言打断,“都这样了,怎么还叫我妹子。”

阿东却不想把小玉放在长辈的位置上,“咱们俩年龄相仿,你应当还比我小几岁。我和月媚阴差阳错在一起了。但是我还是叫你妹子合适一些……”

“我会敬重你是月媚的妈妈,但称呼上,还是各论各的。可能我这样有些太自以为是,但我一直是这样的人,不愿意自己活得不自在。”阿东诚恳的说道。

“那……好吧!我就叫你哥。我不想和他过了,我们该怎么做?你给我们母女出出主意吧。”

“一切交给我好了。小玉,我看看你的脚吧,要是伤得厉害,得去诊所看看。”

小玉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任由阿东给除去了鞋袜。露出了一双白嫩的小脚,女人的脚码不大,这一点刚才买鞋子就知道了。现在看上去,皮肤白嫩,一点也不输少女的玉足。阿东伸出手来轻轻的碰触,入手柔软细腻,真的好想握在手里捏一捏,又生生忍住了。

阿东拿手仔细检查著,当手指按到一处位置时,女人表示疼痛,阿东仔细看了看,“应当只是扭伤,我去弄点药,擦一擦就行了。”说完就出去买药。

去药店买了药,返回宾馆的路上,阿东想着,月媚的小脚自己还没有看过呢,会不会和妈妈的一样?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手里拿着药,已经站在了宾馆房间门口。

敲门进去,阿东就要帮小玉涂药,小玉这次却坚决不允许阿东代劳了,只让女儿帮忙。阿东见着月媚在妈妈的脚上细心的涂着。心想:涂药这么简单的活,自己也能做的,为什么就不让自己做了呢?

阿东呆了一会儿,又出去了一趟,买了家饭菜、水果、饮水什么的,三个人边吃边聊。吃完饭后,想着母女二人这一天辛苦,阿东吩咐二人早点睡,自己回房去了。

阿东洗漱了一番,刚躺下不久,月媚就敲门进了来。月媚直接钻到阿东的被子里,阿东伸手把她搂住了,说道,“被你妈妈发现多不好!”

“妈妈没睡着,我出来时,她知道的,也没阻止我。”

阿东把月媚搂在怀里,伸手去摸月媚的小脚,月媚就曲起腿任由阿东摸著。

阿东摸在手里捏一捏,柔若无骨,比起其它女孩都柔软得多,再感受怀里的娇躯,也是软软的。这个月媚,可能是天生的媚骨,是最能吸引男人的那种身子,再加上楚楚可怜的气质,难怪雪儿大生警惕之心。

自己的小脚被大手握著揉捏个不停,月媚似是也觉得很舒服,忍不住开口问,“叔叔,你是不是喜欢我的脚?”

阿东默不作声,不敢回答,怕一时忍不住又想要女孩。这房间不是太隔音,女孩妈妈就在隔壁,被听见了不好。再说母女二人的事还没有解决完呢,他不想在此时机放纵自己的淫欲。

见阿东不回答,月媚又问,“叔叔,我该叫你什么?”

“月媚喜欢叫我什么?”阿东微笑着反问。

“我不想叫叔叔了。想着叫你哥哥吧,妈妈也在叫你哥哥。想要叫你爸爸吧,可是你已经有女儿了。”

“女儿又不是只能有一个,而且,她们她们刚开始也是叫我叔叔的。”说着阿东给月媚讲了讲自己和四女之间的关系,相识的经历,以及每个人的脾气爱好。

“那,我也可以叫你爸爸吗?”月媚又问。

“你不是……我们已经发生了关系了呀!你不是不能接受和爸爸那样吗?”

“他怎么能和你放在一起比,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再说,他是坏人,你是好人。你的那个雪儿和小梅,和你也那个了,还不是天天叫你爸爸?以后,我只有一个亲爸爸,就是你了。”

“那你就叫我爸爸吧!”

“我现在不叫。”

“为什么?”

“等小雪承认我是你女儿了才叫。”女孩也是不服输的性子。

“好吧……雪儿其实心肠很好的,叔叔希望你们有一天能消除误会。”

“嗯,如果有那么一天,就让她当姐姐,我可以听她的。”顿了一下,女孩忽然来了一句,“叔叔,你是不是也喜欢妈妈的脚?”

阿东鸡巴一跳,“哪有?我就是给你妈妈看看伤得厉不厉害。”

阿东正思量著怎样才能遮掩得更严密呢,却不防女孩的小手伸到了自己的内裤里,一下子把鸡吧给抓住了。正憋著的欲火一下子有了宣泄的渠道,女孩凉凉的小手让阿东感觉像三伏天吃了西瓜。

“叔叔,你是不是想要我?”

“嗯……有点。”

“叔叔,你是不是在担心我和妈妈的事儿?”

“是在考虑,但不担心,我会帮你们彻底解决掉。”

女孩的小手开始轻轻的上下撸动,阿东舒服得不要不要的。撸了一会儿,阿东的鸡吧硬硬的了。女孩悄悄把头缩到被子里,阿东感觉鸡巴被一个温热的腔道包裹住了,是女孩用嘴含住它。女孩的口腔软嫩无比,偏又力度适中,一吸一夹,没几下,阿东就忍受不住,发泄了出来。

月媚从被子里钻了出来,重新枕在阿东胳膊上。阿东想提醒月媚吐出去,却不料月媚早已把精液咽了下去,张嘴说,“叔叔的味道我喜欢的。”

阿东心中感动,将自己的下巴贴在了女孩的一头秀发上。

又听月媚说,“叔叔,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也可以对我妈妈好一些。

她过得很苦,不像我,能遇到叔叔。”

阿东感觉到月媚凉凉的泪水滴到了自己的胳膊上,瞬间明白了女孩刚才一番动作的用意,月媚只是在取悦阿东。虽然眼见着阿东没有辜负她们,特意乘飞机来救,但是内心深处仍然没有着落似的,想着用自己的身体作为付出,只为求一点点安全感作为回报。

想到这里,阿东一阵阵的心疼。帮女孩擦去泪水。“月媚,你听叔叔跟你说。

以后不要这样了。我们在一起,只有你我都真的想要爱对方了,才会去做那种事,不要像刚才这样委屈了自己。你妈妈我会让她过上开心的日子,一天都不用多等,你就等著看明天的结果吧。”说完,阿东轻轻的搂着女孩,往自己的身上靠拢,把女孩的身体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

这是第一次亲身体会到月媚的柔软,阿东觉得小雪说月媚是狐狸是不对的,月媚是一条美女蛇。身子软得可以变形,甚至好似可以缠在男人身上一般。

阿东想了想,决定要对女孩说一些真心话,让她真正的了解自己。“月媚,其实,叔叔,确实喜欢女孩子的脚,甚至你妈妈那样年纪的女人,只要脚长的好看,叔叔也喜欢。”

怀里的少女微笑着,“叔叔,你终于坦白了呀,月媚好开心。”

“那,月媚,你再把脚放到叔叔的手上。”

被子里女孩曲起腿,小脚轻微的移动几下,终于找到了阿东手的位置,就落在阿东的掌心不动了,阿东立刻握住了。

“叔叔,怎么样,摸著少女的脚,你心里是不是美美的?”

“是呀,月媚真了解叔叔。”

“那如果有一天,妈妈的脚也给你摸,叔叔愿意摸吗?”

“嗯,月媚会怎么想呢?”

“只要叔叔喜欢就好,叔叔开心了,月媚也跟着开心。”

阿东心里一阵感动,“月媚呀,其实你刚才含住叔叔那,叔叔的肉棒有话对你说。”

女孩一阵好奇,“它说什么了?”

“它说它要谢谢你,它在里面很舒服,感觉找到了自己生命的归宿,以后要经常呆在里面。月媚你愿意吗?”

“月媚愿意,自从被叔叔插进来后,月媚就想着自己的身子就全是叔叔的了,不论叔叔怎么弄我,我都愿意的。”

阿东轻轻揉捏著女孩的脚,“那月媚,你描述一下刚才做的事呀,用写作文的手法,还要让叔叔听了很舒服,好不好?”

“嗯,我想一下啊,”月媚思考几秒种,开口说,“叔叔,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张开了她娇嫩的小嘴,含住了你的龟头,任由叔叔在女孩子的嘴里射精,小女孩认真吮吸著,把你的精液吸出来吃下去。叔叔我这样说行吗?”

阿东听得鸡巴一跳,“好月媚,叔叔听了好开心。”

月媚就笑嘻嘻的伸手抓住了阿东的鸡巴,用柔软的手指玩弄著,一会鸡巴就又有点硬了。“叔叔,让我再为你……”

阿东点头,月媚就钻到了被子里,头贴到了阿东的两腿间,龟头又进入了那个温热的腔道。阿东放松的用胯部微夹着女孩的头,鸡吧放肆的往前挺往前伸,一会儿阿东就舒服到了极致。阿东头一次体验到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像是一直在高潮的顶点,自己要是不努力配合着运动,就可以一直不会射,但是却一直保持着待射精前一刻的状态。这样持续的快感让阿东爽得直吸气。

女孩动作不快也不慢的吞吐著,力度轻重适中,鸡巴进入口腔的长度也恰恰好。阿东在高峰体验了好一会儿,怕女孩累坏了,决定还是要射精,就伸手微用力把女孩的头往自己的裤裆里按,嘴里说着,“好月媚,叔叔要来——了……”

精关一松,精液喷射而出。

因为刚才高潮积累时间过长,阿东每射一下海绵体都是用力瘪紧再用力挺直弹出,精液飙射而出重重的击打在女孩的口腔内。阿东的鸡巴就像是罩在孩子口上的长条形的塑料口袋那样,随着小孩子的呼吸不断紧缩胀大。阿东一直射了十多下才停,到最后射得阿东鸡巴上都有肌肉拉伤的痛觉。

射完后,阿东精神恍惚,再也说不出话来,女孩乖巧的咽下精液又喝了口水清理口腔,就又钻到阿东怀里让阿东搂着,二人不再说话一动不动的,一觉睡到大天亮。

阿东说到做到,第二天三人回国返家。阿东没去别的地方,提前联系了那几个汉子,见到男人又是一顿打。把男人打服了,就让他带齐所有的证件,直接去民政局办理离婚。虽然两人都同意离婚,但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还要劝合。阿东早有准备,让两人开口对骂,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这才肯给办理了理婚。

办完离婚后,阿东又带着二人马不停蹄的去房产局把房子过户到小玉名下,最后甩给男人两万块钱让他去治疗断了的胳膊。整个过程男人顺从无比,就算对着妻女也不多说一句。阿东之前教训他时就讲明白了:来明的就报警告他谋害妻女。来暗的就把他彻底打残。

阿东陪二女回到家中,环顾著熟悉的家,想着从此能过上踏实的日子,母女俩都激动得哭了出来。小玉还是有些担心,就问,“他,他会不会还回来。”

阿东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不会了,今晚就会有人把他送走,带他去东南亚,给他找份工作,让他自己也能生活。”

原来阿东眼见着男人一路离婚过户配合无比,心中却起了警惕。又见男人望向母女二人时掩藏不住的阴鸷眼神,心知绝不能留下后患。就出了一大笔钱给那几个道上的兄弟。让他们假装陪着治疗,实际上直接走私线胁持到国外,弄到热带雨林里将他人道毁灭掉。至于骗她们说找工作什么的,必竟人命关天,不想让二女平添恐慌而已。

二女听到这里,终于放下心来。小玉直直的跪倒在阿东面前,阿东心想这怎么使得,连忙也跪下去扶。

“哥哥,我以前还怨过你要了月媚的身子,现在我只盼著以后月媚能一直跟着你。”

“小玉,别担心了,我会一直照顾你们。你们都可以跟着我。”

小玉只低头不语。

阿东情知自己的话让人起了歧义,连忙纠正,“我是说,我爱月媚,也会一样对待你。”想了想这句话好像也不太对,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了。

月媚出声解围,“妈妈,家里要不要收拾一下。”

于是阿东也留下来帮忙,三人把男人的东西全扔出去,又把家简单的收拾一下。阿东盘算著过两天联系装修工人,把家里再装修粉刷一翻。阿东告诉母女二人要转变心思,和过去的日子永远说再见。二女又要感恩,阿东有些受不住。大手一挥,转身去附近餐馆订了餐。

后来阿东果然帮二女把家里弄得焕然一新,母女二人脸上也开始有了笑容。

阿东还把这件事详细给任梦讲了,任梦对阿东更加依从,表现在性爱上就是愈发的对阿东的心思了,就连小刚也对阿东敬佩不已,母子聚会时,完全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对阿东的指挥彻底的服从。此为后话。

此后阿东大约每周都过来一次。也不过夜,就吃顿饭,看看母女家里还需要些什么,就下单添置。渐渐的家里的家电什么的都换了新的。

母女二人生活稳定,心情舒畅,围在阿东身边时的动作表情也丰富起来。阿东看着两位林妹妹娇艳欲滴的样子,心生欢喜,往往就会拉着月媚到卧室里一顿爱抚,不一会月媚的娇嫩叫声就传遍了整个居室。小玉在自己屋里听到了,坐卧不安,听也不是,不听也不是。室内不太隔音,想捂著耳朵都压不住,心里烦躁得不行。后来实在没办法顺其自然,于是各种淫言浪语就往耳朵里灌。

“月媚,你的身子好软,你和你妈妈身材一样,都很柔软。”

“叔叔,你轻点,压着我了。”

“不要叫叔叔,叫爸爸。”

“雪儿不让叫,我才不叫。”

“她早晚会同意的,你就叫一声,好宝贝,我可想听。”

“爸——爸——”

小玉坐在自己卧室里的床上听着,脸上烧得不行,不自觉的就夹紧双腿。后来听着话语越来越下流刺激,实在受不了了,就把手伸到内裤里揉几下,才减稍微轻一下难受的感觉。

墙那边却还不停。

“爸爸,你怎么亲我的脚呀?”

“女孩儿家的小美脚是爸爸的最爱,你的脚软软的,又白又嫩的,叔叔看了不亲会受不了。”

“妈妈的脚也是又白又嫩的,和我的一样,你是不是也想亲?”

“你妈妈要是肯的话,我当然要亲。我还要和你的放在一起亲,怎么样?”

“爸爸你好坏,你要打妈妈的坏主意。不过,要是妈妈愿意的话,爸爸你就亲吧。”

“乖宝贝,帮爸爸含一会儿,我们倒过来……”

“啊——爸爸,不要舔那里——啊——”

小玉一边听着,一边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像著隔壁卧室内的情形,猜测著自己女儿的哪个敏感部位正被男人舔弄。想着想着不自觉的越揉越快,当女儿高潮时,她也用力的夹紧了双腿,舒服的感觉传遍全身,很快就瘫软在了床上。

半晌,听到那边开门的声音,小玉又赶紧起身整理一下衣服,假装毫无察觉的去擦桌子。

阿东走的时候,小玉不好不相送一下。每当这时,阿东看她的眼神都是微笑着好像看透了什么似的,小玉就低了头不敢对视。

阿东对小玉是起了心思的,但他并不打算主动出击,只是慢慢的接近,悄悄的暗示,他想等到女人主动臣服的那一天。

阿东偶尔对小玉动手动脚。小玉用冷水洗菜,他就抢过去,还要握住人家的手,说不要凉着,换他来洗。小玉很喜欢穿阿东在国外给买的那双布鞋,阿东就在网上邮寄了几双不同款式的,也给月媚买了双。他由此得知,母女俩竟然穿同样尺码的,甚至都可以换著穿。

鞋子到了,阿东眼见小玉穿上了一只,就迅速拿起另一只,帮小玉套在脚上,手上捏了几下,嘴里还说着,“看样子合适,怎么样,不挤脚吧?”

小玉虽然羞涩难奈,却也无可奈何。

最过分的是有时三个会一起去看电影。看完后往回走时,夜深风冷,阿东就一边一个,搂着母女俩的腰一齐往前走。小玉想要抗拒,又觉得不该因此就惹男人不快,就只好忍耐。

小玉其实也对阿东动了情,但是一嫌自己年纪偏大,二是按伦理阿东是自己女儿的男人,自己不该有任何心思。所以无论阿东怎么做,小玉就是绝不肯张嘴表露真情。

就这样一来二去的,阿东每次见到小玉都欲火暗烧,就更加使劲的蹂躏月媚。

而小玉在一旁听着,每次都只能自渎才能排解。有一次小玉实在忍不住了,墙那边传来的话实在太淫荡了,就开门跑出去了。过半个小时小玉回来后,阿东阴著个脸,一句话不说。

阿东走后,小玉问女儿,女儿就说以为妈妈讨厌阿东,那以后就不来了。下次阿东再来时,小玉就吱吱唔唔的跑来解释。又不敢直说,说了一堆拐弯抹角的话来表示欢迎阿东来自己家,欢迎阿东肏自己的女儿(这句是阿东脑补的)。阿东就笑咪咪的,对着小玉的脸就亲了一下,惊得小玉脸红红的直接就跑掉了。

此后阿东再和月媚性交时,小玉再也不敢跑出去了,就在隔壁房里乖乖的听着,只是一次比一次把自己抠挖得更厉害。

“宝贝,爸爸可以肏女儿吗?”

“可以呀,爸爸来肏女儿吧。”

“可是爸爸本来是应该肏妈妈的呀?”

“那就连妈妈一起肏!”

“宝贝,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吧,爸爸的鸡巴喂你吃。”

“嗯,爸爸的鸡巴好好吃。”

“啊——爸爸要射了!”

“啊——射给我,我要吃爸爸的精液!”

小玉在那边到了高潮,没忍住,呻吟出声,被一直留意著的阿东听到了,嘴角露出了微笑,精关一松,精液排泄到女孩的嘴里。

阿东极有耐心的等待着,等待着女人主动臣服的那一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