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三月 (25) 作者: yangchun

.

【阳春三月】

作者:三月2021年5月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二十五章 非诚勿扰

过了两天,阿东把小教室重新布置了一下,地上铺了一大块地毯,课桌先撤下,换上两个中等大小的沙发,两两相对的放着。讲桌的位置也换上了一个较高的沙发,黑板前面悬挂着摇控投影屏幕。做完了这些,之后的几天阿东耐心地等待着。他期望两位母亲能来主动找自己。然而一周过去了,没人联系他。两周过去了,仍然没人。阿东等不下去了。

他开始分析原因。

这半个多月,他通过李晴严令两个男孩和自己的母亲有性接触。而两个女人都已经被自己征伐过了,食髓知味,她们不可能忍这么多天的。所以,他低估了两个女人的羞耻心,即使当着儿子的面被自己干过了,平静下来后,女人们仍然不可以主动顺从的让这样的重演。

看来,自己必须主动出击了。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说服两个女人的。她们应当也渴望着自己的招唤,只是不肯主动罢了。

于是分别通过两个男孩约定了时间,两个男孩又转告了自己的母亲,都分别答应了赴约。

为了出行来往方便,阿东分别给李晴丽娜都买了车。聚会那天李晴约了同事去玩,不会来这里。丽娜现在的房子是阿东帮着租下来的,足够大,阿东提前把小雪小梅她们安排到丽娜那里去玩耍。小雪就问是不是又约了女人,阿东就直截了当的告诉她们“是的,而且是两对母子”,小雪就央求着要留下来观看。

阿东抱着她亲了亲,“爸爸实话跟你说,我有点不好意思,心理没有做好准备。你要是在一旁看的话,爸爸容易发挥不出来,会冷场尴尬。所以这次你们先去丽娜那里,等爸爸把她们调教好了,下次让你们看。”

小雪她们几个才不情不愿的走了。

周六的下午两点,两对母子前后脚到来了。看到对方,两个女人都愣住了,在她们心里,最多也就是和上一次一样,在自己儿子面前被男人干。两女都猜不透阿东的目的,于是互相尴尬的笑了笑。

正不知该说什么,阿东走了过来,一边搂着一个,在两女的脸颊上各亲了一下,“感谢两位美女赏光,这边坐。”

两女对阿东的大胆举动不太适应,犹豫着被阿东胁抱着来到会客室(原来小教室的位置),两个男孩也跟了过来。

阿东让四人相对坐在沙发上,中间的长条茶几上摆满了酒水,饮料,水果,干果。阿东自己也坐到原来讲桌位置的沙发上,其余四人分处于他的左右两侧。

阿东看着眼前众人,女人明显仔细打扮过,而两个男孩也是很干净的样子,心下很满意。他要求两个男孩在家把自己仔细搓搓,搓不干净就不要来。阿东对男人还是很反感的,虽然他自己就是男人。

——————

众人一时沉默。

半晌,令仪忍不住开口,“弟弟,你让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呀?”

“姐姐原本以为我叫你来是做什么?”

令仪心想你不就是想占有我们女人嘛,这话却说不出口,于是就不回话。

任梦却放得开,“哥哥你难道不是想约妹妹吗?怎么你约了这么多人?而且你这是……”说着指著前面的茶几和四周布置,“这是要开茶话会吗?”

“啪啪啪!”阿东鼓了几下掌。“猜得差不多,这次叫大家来,主要目的就是聊聊天。”

“聊什么?”令仪好奇的看了看他。

“现在气氛不太对,大家都有些紧张。这样,我放个电影大家先欣赏下。”说着阿东不紧不慢的去拉上窗帘,客厅里光线暗了下来。又打开了投影,摇下屏幕,去手提电脑上操作几下。两女冷眼看着阿东故弄玄虚。

不一会,投影大屏幕上有了影像,角落里的音响也有了声音。影片中的两个人全身赤裸,男的骑在女人身上耸动着,女人剧烈的喘息著。正是阿东和令仪!

令仪脸色一下变了,抱住身边的儿子,捂著儿子的眼睛,“求求你,求求你,关掉它,不要再放了!”

“姐姐别怕,这就换个别的。”阿东说着又点了两个鼠标,于是屏幕上换了另外两个人,是阿东和任梦,粗大的阴具在阴户中进进出出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两个嘴里还有对白:“妹妹舒服吗”,“好哥哥,你插得我好舒服”。

任梦也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小明就跑去扶著妈妈。没等任梦哀求,阿东主动关掉投影,把屏幕摇了上去。室内一片寂静,只有令仪小声的啜泣著。

“你,你倒底想要干什么呀?”令仪埋著头说。

“姐姐,我要认真的仔细的回答你这个问题。但在此之前,我想问两位女士,你们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反应,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以为我要要挟你们做什么事?”

“难道不是吗?”任梦问道。

“嗯,说对了一半。我是想让两位和我做一件事,但并不是要挟,而是配合,最好是心甘情愿的配合。”

“想让我们做什么,你说就好了。为什么要放这个呢?这视频要是传出去,你让我们几个还怎么做人啊!”令仪抬头问。

阿东抬头望了望天花板,“姐姐你说得对,我这就把视频删掉。”说完阿东点了几下鼠标。“好了,不管你们信不信,视频确实已经删除了,世上不可能有人再看到刚才那一段了。”

阿东这次没骗人,他也没有办法确保文件不外流,保险起见,还是删了安心。

“是我考虑不周了,我本意是想挑动今天的气氛,明确一下主题。却没想到会吓到姐姐们,小弟郑重向姐姐们道歉。”阿东说完,半跪到令仪面前,吻了下令仪的手,又来到任梦面前,把任梦扶起来坐好。两女情绪稍微平复。

阿东回到自己的沙发前,“接下来说下我想要做什么:我想要和两位姐姐,以及你们的儿子,进行一次特别的性爱活动。”

“我们这么多人……怎么做啊?要不弟弟我们单独……”任梦说。

“我也知道这很艰难,要克服很多困难,所以,需要两位姐姐全力配合。”阿东说。

“怎么配合?”令仪颤抖著问。

“很简单,打破心中的枷锁,享受性爱的刺激,按我说的做,就可以了。”

阿东说完走到令仪面前,开始解令仪前胸的扣子,解开后,又把胸罩解下来,扔给了小明,然后把令仪的衣服向两边拉开,两只硕大的乳房就露了出来。“令仪姐,你先回答,愿意配合吗?如果不愿意的话,你就带小强回去,弟弟帮你把衣服穿好。”

令仪看着自己的胸罩飞到了小明的脸上,小明拿在手里,竟然趴在上面闻了闻,红了脸,“姐姐,姐姐愿意配合你。小明,好孩子,把那个先还给阿姨。”说着把手伸向对面。

“好姐姐,说了要配合,就不要拿回去了,拿回去就是不配合。姐姐懂了吗?”

令仪还盯着自己的胸罩,眼看着小明把脸都埋在了自己的胸罩里了,这里这么多人在旁观,令仪不禁夹紧了双腿。“弟弟,我,我要怎么做?”

阿东见令仪屈服,心下欣喜。女人们前面已经和自己发生了关系,再加上这半个月一定憋得狠了,都该有心理准备的。现在一旦开了口子,后面就都好办了。

“令仪姐,虽然看似我总在强迫你,但实际上,我并不是在伤害你。这些,都是你能接受的,对吗?”阿东用手揉着令仪的奶子问。

“嗯,弟弟,你教我。”

“令仪姐,小明很早以前就关注你的大奶子了。后来他听说小强可以吃到你的奶子的时候,就也很想吃,姐姐,你给小明吃吗?”

“我,我……”令仪吱唔著说不出来什么。

阿东捏着令仪的乳头用了用力。

“我给……”令仪颤抖著说。

“说出来,令仪姐。今天的一个原则就是,把心里话说出来,不要说一半。否则就——打姐姐屁股,或者体罚。”阿东坏笑着。

“我愿意让小明——吃我的奶子。”令仪终于说了出来,感觉又羞耻又畅快。

“姐姐,你该对小明说。”阿东提醒。

“小明,你,想吃阿姨的奶子是吗?阿姨给你吃的。阿姨的奶子又大又香。”令仪开始放弃羞耻。

“小明,过来!”阿东招呼。小明跑过来,正要扑到令仪怀里,被阿东拽住,“小明,小强,你们记住,今天的第二个原则,男性要尊重女性,要讲礼貌。否则,同样打屁股。”

小明恭恭敬敬站到令仪面前,“谢谢阿姨,我早就想吃到阿姨的奶子了。”

小明说完了就蹲下去,头伸到令仪的怀里,含着令仪的乳头。令仪就直挺挺的坐着,不躲也不敢动。

“今天的第三个原则,令仪姐,还有任妹妹,当有性的接触时,要主动,要放纵,否则,还是打屁屁。令仪姐,还不行动吗?”

令仪于是伸出手来,抱住小明的头,“啊!小明,你亲得阿姨好舒服,和小强一样舒服。”

“那,我可以叫阿姨妈妈吗?”小明不用人教,乖巧的问。阿东悄悄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叫吧叫吧,叫我妈妈,快!”令仪听了感觉很受刺激。

“妈妈,妈妈,我要吃你的奶子,吃到了妈妈的奶子,我都勃起了。”

“好了,小明,先吃到这里吧!可不要这就射了,射了就不精彩了。现在回到坐位上去吧。”阿东自有他的计划,强行打断了两个人的好事。

小明回到坐位上坐好。阿东不慌不忙的把令仪的衣服又拉紧了扣好扣子,遮住了乳房。又来到任梦面前,“任妹妹,规则我刚讲过了,接下来不遵守的人,会受到惩罚。现在请用你身体的某个部位来诱惑小强吧,请开始!”阿东弯腰手一划做了个邀情的资式,说完回到了座位上,端起酒杯安心的等待着。

任梦愣愣的,见阿东、自己的儿子、儿子的同学、儿子同学的妈妈这些人都在望着自己,对着小强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

“嗯哼!”阿东慢吞吞的拿起了一根教鞭。任梦见状,迅速说,“小强啊,要不,你也来亲亲阿姨的奶子吧!小明刚才亲了你妈妈的,阿姨的也给你亲。你叫我妈妈也行的。”

阿东不满意的摇了摇头,小强见状就没敢有回应,只坐着不动。

“诱惑失败,这并不是小强最想要的。追加规则四,如果言语或动作不够刺激,无法让人产生快感。体罚!”

“小强,那你是想和阿姨做吗?”任梦又小心的问。

令仪听见任梦竟然这样说,心里骂了句“骚货”。但想到刚才她的儿子还在自己怀里吃奶叫妈妈,一时心内茫然。

没有阿东的表态,小强仍是端坐不动。

阿东就快步走到任梦面前,“再次诱惑失败,开始体罚,打屁股。”说着就把任梦拉起来,让她转过身去。任梦就求饶,“不要,不要!再给我次机会。”

阿东用手重重的在任梦屁股上拍了下,“最后一次!”说完走了回去。

任梦坐下,忽然看到小强在视线落在自己的脚上,有点灵感了。就侧过身去,一只丝袜脚压在另一只上,有些痒似的上面轻轻滑动着。眼见着小强的脸上露出了渴望的表情,终于会意,“小强,阿姨的脚,美吗?”说着还把脚伸直,脚尖冲向小强。

“美,阿姨的脚,好漂亮!”小强开口说。

“那小强,你来摸摸阿姨的丝袜脚呀!阿姨给你摸,啊——”任梦用妩媚的声音对小强说,说着说着自己忍不住叫了一声。

小强见阿东在向自己点头,就走上前跪在地上,捧起一只任梦的丝袜脚,用脸蹭著,用鼻子闻着,用嘴吻著,很是陶醉的样子。

“小色狼,你还真舔啊!你妈妈就在旁边看着呢啊!”任梦戏谑的说。小强舔得更欢了。

令仪眼见自己的儿子捧著一个女人的脚又啃又舔的,不忍看,痛苦的用手捂著自己的脸。

任梦看见令仪的动作,就忽的兴奋起来,继续诱惑小强,“小强,你怎么喜欢阿姨的脚呀?小强,你好贱贱的呀!阿姨好喜欢。说,你贱不贱?”

“阿姨,我贱。”小强说。

“真乖,阿姨的脚以后天天给你吃呀!你不嫌阿姨的脚臭吗?”任梦试图羞辱。

“不嫌,阿姨的脚香香的,我喜欢阿姨脚上的汗味。”小强迷醉的说。

“好呀,那你就用嘴把阿姨的香脚脚舔个干净吧!小强,你亲完阿姨的脚,会和妈妈结吻吗?”任梦刺出一剑。

“会,会的”小强一边舔得入迷,一边喃喃的答应着。

“那,乖孩子,阿姨的脚你舔得差不多了。现在去吻妈妈吧,阿姨想看看。”

小强就抬起头来,看见妈妈正望着自己,又看了看阿东。见阿东示意,就走到自己妈妈的面前,捧着令仪的嘴亲吻了起来,令仪面容呆滞。任梦就哈哈哈的乐了起来。小明也悟著嘴乐。

阿东敲了敲黑板,“小强亲吻了同学妈妈的脚,又立刻和自己的妈妈结吻,这是冲破禁忌的行为,看了让人心中一喜,现对小强母子提出表扬。那么,任梦母子的笑声中透著嘲笑,就是在刻意贬低,是破坏气氛,是不对的。”眼看任梦母子有些惊慌,就续道,“下面开始执行惩罚。小明,屁股露出来!”

在阿东严厉的目光下,小明乖乖的解开裤子,露出了屁股。阿东用教鞭在小明屁股上狠狠的抽了一下,疼得小明“啊”的一声,捂著屁股龇牙咧嘴。任梦见是真打,就心疼的扑过去,“不要,不要打孩子,要打就来打我吧。”说着就上前抱住自己的儿子。

“可以,那就请把裤子也脱了。”阿东严肃的说。

任梦放开儿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动手脱了裤子,趴在沙发上把臀部撅了起来。等了一会儿,回头见阿东只盯着自己屁股不动,就又慢吞吞的褪下内裤,露出了雪白的大屁股。

阿东见任梦如此配合,反而不打了。就上前用手按著任梦的屁股蛋大幅度的揉了两下,手感不错。然后帮任梦拉上了内裤,再提上裤子,也示意小明把自己的穿好。

在母子两人不解的目光下,阿东悠然说道,“看在你们母子互相关爱,这惩罚暂且记下,先看看你们的表现再说。现在,小明,去把令阿姨的鞋脱下来。”

既然不再打屁股了,小明很是积极的来到令任面前。令仪眼见着小男孩用手把自己的鞋子一点点脱下来,心里升起了别样的感觉。小明脱掉了鞋子后,望着令仪的脚,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接下来要我教你吗?不会的话,小强,你去辅导下!”阿东命令。

想着刚才的事确实是让妈妈没了脸面,小强倒是乐不得。于是,小明就在小强的指导下,趴在令仪的运动鞋上闻了闻鞋子里面的味道,然后开始舔令仪的棉袜脚,还把令仪的棉袜脱了下来,用嘴把令仪的脚舔了个遍。最后,在阿东的要求下,小明和任梦深吻。看着自己的脚被男孩舔了个够,孩子嘴上带着自己脚上的味,又跑去亲自己的妈妈,令仪害羞不已。

此时,换了任梦呆滞失神。

阿东敲了敲黑板,“所以两位女士,你们可能都觉得刚才自己的脚和袜子被用来羞辱了对方。嗯,这样想似乎也没错。但是不要忘记,在你们儿子的眼里,那里是他们喜欢的部位,是渴望能亲吻的部位,是能让他们体会到女人美妙的部位!所以,且行且珍惜吧……”

顿了顿又说,“作为母亲,应该了解孩子们的喜好,孩子们的追求。孩子们珍爱的东西你们却用来糟蹋,这样真的好吗?”

见两女似有悟默然不语,就命令道,“现在,令仪姐,去和任梦接吻。”

两女就都惊讶的看着阿东。阿东也看着令仪,阿东无法确定令仪接下来的反应,如果她拒绝的话,阿东也快黔驴技穷了。却没想到几秒钟后,令仪低下了头,然后慢慢来到任梦的跟前,注视著任梦的眼睛,抱着任梦的头,用力的吻了下去。

两个男孩子看着自己的妈妈互相拥吻,对望着流了流口水。

令仪发泄似的吻够了,两个女人脸都红红的。

任梦惊讶的看着令仪,她没想到令仪会愿意亲吻自己,心里的感觉起了变化。开口说道,“对不起!姐姐,是我不好……”

“任梦,你把心里的想法详细说出来,既然想求得你姐姐的原谅,就要勇敢剖析自己的内心。”

“我以前总觉得姐姐爱端著,瞧不起我。所以才故意借机让姐姐难堪,让姐姐的儿子舔我的脚,然后再让你的儿子和你结吻,就好像姐姐舔了我的脚一样,以此来报复姐姐。姐姐,其实我就是一个骚货,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我到处勾搭男人,还和自己的儿子……”

令仪伸出白嫩的手掌按在任梦的嘴上,待任梦停下来,才又移开。

令仪激动的望着对方,“好妹子,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姐姐又能好到哪去?姐姐以前一本正经的,那只是多学了几年文化给惯的!就觉得男人该主动巴结自己,可是如今年纪已不小,做女人的快乐滋味没有尝到几天,还要辛辛苦苦照顾一家人。自己忍着难受,就偷偷的摸自己,还被儿子发现了,一时不忍心,让儿子给那个了。要说骚,姐姐比你还骚!”

任梦伸手攀住了令仪手臂,“不!妹妹才是真的骚。姐姐是好女人,又有文化,看问题看得透彻。不像妹子,活得没滋味不说还不知道是为什么。直到遇到了这个臭男人,才知道自己就是需要这样又色又坏又懂女人心的。”

令仪也反抱住了任梦,“妹子,姐姐其实很羡慕你,嫉妒你。没错,姐姐以前是觉得你骚,其实姐姐是恨自己骚不起来,白白浪费了大好的青春。那么多个夜晚,姐姐就想有个男人来蹂躏自己。”说着又看了阿东一眼,“姐姐的感受和你是一样的。刚开始恨他、怕他。后来才知道,自己需要他。姐姐太放不开了,姐姐以后要学着做个骚女人,要好好体验身为女人的快乐。”

两女开始交心,眼睛里看着对方都透著激动。

任梦紧紧抱住令仪,“不!你是我的好姐姐,我今天就认下你这个姐姐。你要骚,妹子就和你一起骚,不,妹子要又骚又贱,妹子刚才对姐姐使坏,现在让妹子补尝你,妹子给你舔脚。”说着就要伏下身。

“不,好妹子,姐姐给你舔,妹子你的脚穿着丝袜可好看,男人们都爱,姐姐也馋得不行呢!”令仪竟然露出了妩媚的模样。

“好姐姐,让妹妹先尝尝你的,你爱穿运动鞋,脚上有汗味,妹妹想尝尝你的味,好不好嘛……”任梦搂着令仪撒起娇来。

见二女打开心结,又争执不下,阿东也很激动的上前,“令仪,任梦,你们两个都是骚的,不止是在我的眼里,同样,在你们儿子眼里也是骚的。”

见二女望向儿子有些羞愧,感紧补充,“但是,正因为你们是骚的,我才欣赏你们,儿子才更爱你们。以前的你们,整日里背负着各种条条框框把自己隐藏起来;现在的你们,活得精彩,骚得可爱,才是你们真正该有的样子!”

见两女望着自己目露感动,阿东就搂着两个女人,在她们嘴上各自深吻了一下,“现在,按你们刚才说的,就去亲吻最对方最卑贱的部位吧,仔细体会对方的爱意吧,姐妹们加油!”

于是,在阿东的安排下,令仪先端庄的坐着,任梦跪在地上。和自己的儿子一样,任梦先脱掉令仪的另一只鞋子,趴在鞋子里面闻了闻,又用力吸闻令仪的粉色棉袜,还抬头让令仪看见自己欢喜的模样,弄得令仪脸更红了,表情里既有羞臊,也有感动。最后任梦含住令仪的脚趾头,吮吸著。两个女人都喘着气,一副迷醉的模样。

两个男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一起,双手紧扣,互相倚靠着。

然后令仪也跪在地上,捧起任梦的丝袜脚在脸上用力的摩擦著,一边摩擦一边不停的说,“妹子这脚真美,不止男人喜欢,女人看了同样喜欢。”然后就隔着丝袜把任梦的两只脚都给舔得湿湿的。

令仪弄得任梦好不舒服,任梦就嗔怪道,“姐姐,你弄得人家脚上全是你的口水。穿丝袜麻烦着呢!又不方便脱。下次妹子也用口水给你洗脚,看你舒不舒服!”

阿东听了,庆幸自己早有准备,各种颜色的丝袜提前买了一堆。就从旁边抽屉里随便拿出一双黑色的扔过去让任梦换上。令仪却主动拣起了丝袜。先动手帮任梦脱身上的,带把新的丝袜打开,让任梦伸直腿。令仪先在任梦的足尖上亲吻了一下,再慢慢的把丝袜往上套。任梦感动得“好姐姐”喊个不停。令仪又在任梦的足背上亲了亲,才帮任梦穿上新袜子。

两个女人互相亲过了脚,都觉得对方亲切得不行,就又互相抱住了。“姐姐——”“妹妹——”的互相喊著,一副义结金兰的模样。

——————

阿东长舒了一口气,事情一波三折,差点变成宫斗。但看二女互相亲近著,事情终于变成了自己想要的模样,甚至更好。于是倒了一杯红酒走向前,“恭喜两位姐姐都得到了知心人,不如让弟弟做个见证,祝两位姐姐一辈子互敬互爱,永结同心。”

令仪望着阿东,“要说知心人,还有谁能比你更懂我们?”任梦白了阿东一眼,“弟弟,你怎么只倒了一杯。”

阿东笑嘻嘻,“这是交杯酒啊!”见两女疑惑,续道,“这酒杯却不是我手里的这只,而是长在我们身上的,我们三个身上各有一只。”说完自己饮了口红酒,俯身到令仪嘴上吻了下去,一边吻把嘴里的红酒喂到对方嘴里。接着下一口又给了任梦。又分别各喂了二女一口,却不让咽下去,要先含着。阿东示意二女结吻,二女会意,一边吻著,一边把自己嘴里的酒喂给对方。

看着两个女人拥吻著,阿东禁不住鼓起掌来,两个男孩子也跟着鼓掌,气氛一时热烈。

两个女人吻够了,不肯分开。任梦身材娇小一点,就半靠在令仪胸前。阿东想了想,先征得了令仪的同意,再找出一双肉色丝袜,帮令仪穿上了。看上去同样美艳极了,阿东都忍不住在令仪脚上亲了两口。原来令仪的腿和脚一样是适合穿丝袜的,只是被原来的人设给束缚住了。所以才一直穿的是从少女时代沿续下来的棉袜。可能,令仪姐还珍藏着一颗少女心呢!阿东心想着。

两个女人嘻笑着,四条光滑的玉腿相互摩擦著。看着四条香艳美腿扭来扭去变换著姿态,在场的每一个男人都有些受不了,两个小男孩更是馋得擦起了口水。

任梦见了就笑骂着,“两个臭小子,是不是眼馋妈妈和阿姨的丝袜了?才多大就色色的了?我们女人的丝袜粉腿可是给男人享用的,你们的鸡儿长大没,能肏女人了吗?不能的话,就馋死你们!”说着又用力的扭了扭身子。

令仪就稳重些,“小明,小强,想要就来吧,过来玩妈妈的丝袜吧!妈妈头一天穿,还有点不太习惯,但是你们要放开了玩,这样才会开心。来吧……”

小明小强于是争先恐后的冲过去,扑在女人的腿上就亲个不停,嘴里还“妈妈!妈妈”的喊个不停。

任梦对小强说,“小强,也喊我妈妈吧,喊了妈妈才给玩丝袜腿,以后还有别的好处喔!”

小强就乖巧的喊了声妈妈,任梦听了开心不已。

两个男孩跪在下面抱着四条大腿亲个不停,两个女人也相互抱着亲吻起来。

阿东坐在不远处,微笑的喝着红酒,心里充满了满足感和幸福感。是的,这就是阿东期待的幸福。

此时室内气氛已经完全放松,一派轻松详和,再不复原来的剑拔弩张。阿东就把两女的外套什么的都脱了,让两女只著内衣。

阿东先帮令仪脱,见令仪下身是一条粉色薄内裤,腿上是肉色丝袜,两个大奶子露在外面,想着火候未到,太暴露了不太好,就先帮令仪戴上了胸罩。令仪就追问不停,“姐姐的胸大不,你喜欢不,要不要吃一吃?”

阿东胡乱啃了几口,揉了几下,又忙着去给任梦脱衣服。任梦现在上身是黑色的胸罩,下身是黑色蕾丝内裤,腿上是黑色丝袜。

令仪说,“妹妹你的内裤好性感,哪天带姐姐去买两条。”

任梦答,“要不这条你先穿上试试,就是妹妹穿得有点脏了,刚才被两只小色狼弄的,下面有点湿,都沾到内裤上了。”

令仪,“姐姐的也差不多,其实姐姐很爱湿的,不知道为什么,水这么多。”

“姐姐想男人了呗!哈哈,那我们就换著穿吧。”

“好呀,我们姐俩要换内裤,男人们不要看。”

阿东就转身去吩咐两个男孩也把衣服脱一脱。男孩们现在是上身小背心,下身内裤。内裤上面微鼓,比阿东的差得远。阿东现在上身穿睡衣,下身也只有裤衩。

阿东几个就听身后两女的声音响起,“哇,姐姐你的内裤有点骚啊!”

“嫌弃你就还给姐姐。”

“才不呢,我就闻我就闻!”

“妹妹你这上面水滑滑的,姐穿上试试。”

“姐姐,我们身材差不太多,妹妹穿你的也合适,姐姐,你内裤上湿湿的东西,贴在我洞口上了,好好玩。”

“妹妹的也是,你的爱液沾在姐姐的阴道口上了。”

等阿东转身看过去的时候,两女已经换著内裤穿了。阿东于是吩咐大家放松些,吃点东西。自己也歇会儿。

于是大家自由活动开来,也吃了点茶几上的小食品,喝了点饮料。两个女人都挺爱红酒的,一小口一小口的抿著。

令仪从旁边书架上拿了本书,翘起一条腿,坐在沙发上慢慢翻看着。一会儿小明就悄悄过来,跪在地上捧起令仪的脚就开始亲。令仪就跟没发现一样,继续看书。

小强见状,就跑去找任梦,嘴里甜甜的叫着妈妈,就要吃奶子。任梦斜躺在沙发上,微醉,就任由小强把胸罩向上一推,露出乳头,再含了下去。任梦被亲得有了感觉,就伸手到小强内裤里,掏出男孩的鸡鸡。说话十四岁男孩的鸡鸡,也不算小了,任梦有点意动,想要张嘴含着。

阿东“嗯哼”一声,惊了众人一下。任梦嘴张著,离小强龟头只有零点零三分,转头疑惑的望着阿东。

“令仪姐,你的好妹妹要吃你儿子的鸡鸡呢。”阿东开口。

“吃鸡鸡怎么了?小强都叫我妈妈了,妈妈吃儿子的鸡鸡,有什么奇怪的,是不是小强?”任梦觉得阿东有点大惊小怪,不满的说。

小强就站着傻笑。

“给她吃吧,”令仪不在乎的说。

“可是,这是违规的。”阿东强调。

“吃鸡鸡怎么了,怎么就违规了?难道只能吃弟弟你的大鸡巴吗?”任梦反抗。

“可以吃,但不是现在吃。不合我心意的既为违规。现在执行惩罚,打屁屁!”阿东恶狠狠用力拍一下桌子,像个暴君。

听说要打屁股,任梦就趴在了沙发上,扭动着屁股,“打,随便打,人家不起来,打吧!”

令仪在一旁劝解,“弟弟,就原谅这一次可好?一定要打,可以,可以打姐姐的。”

这话正中阿东下怀,“那就连姐姐你一起打,至于理由嘛——藐视权威!快点过来!”

于是令仪也扭扭捏捏的过来,阿东让两个女人并排跪在沙发上。

“自己把屁股露出来!”阿东命令。

“净让我们干羞人的事。”两女虽已是中年熟妇,但哪经过这个呀!嘴里抱怨著,却又乖乖各自伸手,把内裤脱下来,露出两对又圆又白的大屁股来。脱掉了内裤,两女羞得都把脸藏了起来。

“小明小强,过来打妈妈屁股!”阿东继续下命令。

两个男孩跑了过来,小明站在令仪后面,小强站在任梦后面,各自兴奋的看着妈妈们的屁股,还有两腿间紧闭的阴缝。

两个女人开始擅抖。

两个男孩在对方母亲的屁股上轻轻的拍了一下。“啊!”两女叫了起来,不是疼的,是呻吟,这样的刺激让她们有点受不了。自己的屁股露在男孩们的面前,下体本来就是湿的,现在用力夹都有点夹不住。

“力度太小了,用点力。”

“啪啪”两声响声。“啊啊”两声惊叫,“好弟弟,饶了我们吧,我们受不了了……”两女开口求饶。

“继续!”阿东指挥两个男孩不断加力。

室内“啪啪”响声不停,终于,眼看着一条亮晶晶的淫线从任梦的肉缝里滑了出来,随着任梦屁股的抖动左摇右晃,终于晃断了落在沙发上,紧接着又一条淫线从缝里滑了出来。

阿东示意男孩们停下,自己伸手对着令仪的屁股用力“啪”的一下。令仪一声惨叫,下身一拱一拱的,“哗”的一下,一股尿液喷了出来,阿东迅速拿起垃圾筒接在下面。令仪尿了一股,就再也收不住,嘴里呜咽著,下面尿个不停。听着尿液击打在塑料袋上的声音,几人惊呆了,所有人都默默的看着,等着令仪尿完。

当只剩尿液滴落时,阿东放下垃圾筒。令仪趴着不动。“令仪姐,起来吧。”

“我……不起来,我没脸见人了。”

“没事的,不就是尿尿嘛,再说了,你们讨厌看妈妈尿出来吗?”阿东问。两个男孩摇头。令仪还是不动。

“小明小强,帮妈妈们清理干净。”阿东说着示意男孩们用嘴。

男孩们会意,小明仰面钻到令仪的下面,开始舔食起令仪残留的尿液。而小强也同样把任梦的淫水舔在嘴里,又嫌不够多,把舌头往任梦的阴道里伸。

“啊,啊,不要!小强,”令仪叫着,低头一看不是儿子,又连忙说,“小明,小明,不要舔阿姨那里,阿姨那里脏,快起来。啊——”

任梦那边却没有说话,只是扭著屁股配合着。过了一会任梦下体剧烈的抖了几下,似是高潮了。而令仪早已瘫著趴在了沙发上。阿东忍不住上前伸手指往令仪阴道里插了插。令仪毫无反应。

过了有好几分钟,阿东亲手把令仪扶起来,带她到卫生间清理身上的尿液。出来时令仪身上披着条浴巾,丝袜也脱掉了,光着脚。沙发上也早就收拾干净,令仪蜷缩在沙发上不动,像是刚被奸污过。

令仪指了指地上的垃圾筒,示意里面还有自己的尿,该倒掉,阿东不允许。“令仪姐,别担心。我们这里,有人讨厌女人的骚味吗?有的话,请举手。”

没人举手。

“那,有人喜欢女人的骚味吗?”说完率先举手,两个男孩跟着,任梦犹豫了一下,也举起了手。

“姐姐你看,大家都喜欢你,你还怕什么呢?这次姐姐的表现,非常优秀,下次希望姐姐更加优秀,放开自己,让我们一起欣赏姐姐的美,好吗?”

令仪抬头环顾众人,有些感动。

众人放下手,任梦也劝说,“姐姐,怕什么呢,我们女人本来就是骚的,就是要骚给他们看。要是我有尿啊,就让他们仔细看看老娘是怎么尿出来的,美死他们!”

“好了,大家仔细闻闻,这屋里是飘着的是醉人的尿香,正适合我们接下来的节目。”阿东说。

“好弟弟,你还是肏我们吧!”任梦就哀求。

“弟弟,你肏我们,我们忍不住了。实在不行,让孩子们来肏也行。”令仪也附合。

“姐姐们,稍安勿躁,还早,还早。你们要是累了,就躺下。孩子们,去衣柜里拿两毛巾被来。”

两个男孩在旁边衣柜里拿出被子来,盖在妈妈们的身上。

“姐姐们,把孩子们搂在怀里吧,你们休息一会儿。”阿东贴心的安排著。阿东觉得叫两女姐姐比叫姐妹更舒服,两女也不太乎这个了,反正不论叫姐还是叫妹都是被男人玩。

两女对望了一眼,又望了望孩子,令仪开口,“要不,我搂着小明吧,小明,你喜欢来阿姨这吗?不喜欢的话,去妈妈那里也行。”

“不,我要跟着阿姨睡。”小明眼尖,早就看见令仪浴巾里面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

“那,小强,来,阿姨搂你睡。”任梦在一旁招呼小强。

“把衣服都脱了吧。”在阿东的吩咐下,任梦把自己脱光,两个男孩也脱光,分别钻到阿姨们的被子里。

虽然看不到,阿东也能体会到两个小男孩的心情。男孩全身赤裸著,紧贴著阿姨光溜溜的身子,男孩可以用身体的任何部位和女人的身体进行全面的接触。成熟女体的香气、光滑的大腿、鼓涨的大奶子、散发着淡淡骚味的私处……阿东很替男孩们感到刺激和兴奋,就像自己已经化身为小男孩一样。

过了一会,阿东见被子里翻滚不停,就开口道,“小明,小强,不许插进去。令仪,任梦,先把被子掀开,从后面抱着,让孩子下面对着沙发外侧。帮孩子们射一次吧,他们快忍不住了。”

于是两女从后面伸手捏著男孩们的鸡鸡,开始轻轻的上下套弄。

阿东见两女弄了几下,男孩下身直挺挺的,似已忍耐不住。就对两女说,“两位姐姐说点什么,刺激一下。”

“小明,你的鸡鸡好硬啊!阿姨帮你手淫,阿姨要看你射出来,射得越多越远就越好。乖孩子,射给阿姨看!”小明听完,一股精液喷出两米远。

“小强,你喜不喜欢阿姨?阿姨的屄好不好吃,阿姨的屄都被你舔了,早晚阿姨得被你肏!给阿姨看看,小强一次能射多少。”小强的精液也向着对侧喷去。

男孩们射完,放松了下来。两个女人却依然欲火焚烧。“好弟弟,什么时候肏我们?我们快忍不住了。”任梦哀求。

“我也忍着呢,我忍了你们半个月了,你们一个也不来。”阿东阴恻恻的说。

“弟弟,我们错了。你想怎么惩罚都行。以后你随时叫我们,我们随时来。”令仪也说。

“来干什么?”阿东故作傲慢的问。

“给弟弟你肏啊!”任梦。

“给弟弟你玩,弟弟你想怎么玩,教我们,我们都喜欢的。弟弟你玩够了就肏我们姐妹的屄,怎么肏都行。”还是令仪最能理解阿东,知道阿东不仅喜欢肏,更喜欢玩弄女人。

“好吧!接下来,你们当做惩罚也行,当成我的恋态喜欢也罢,总之,我想要看到两位姐姐骚起来,就像刚才那样,骚得喷出水来,弟弟才能心满意足。”

“好啊!我们骚给你看!”

“你想让我们怎么骚,我们就怎么骚。”

说完,两女竟然商量好了似的,一起挺起下身,大张著腿,把丰满的阴户露给阿东看。

“来呀,弟弟,来检查下我们够不够骚!”令仪。

“哥,还是我骚,你看你看你快看!”任梦一边说,一边把屁股扭来扭去的。

令仪见了,就把屁股对着阿东一挺一挺的,“弟弟你看,姐姐挨肏时就是这样的动作,你看了动不动心?”

阿东忍耐不住,就先后趴在二女下面,对着肥嫩的阴户一顿痛吻!待心中欲火稍降,又强忍着回到了自己的沙发上坐下。

两女觉得自己实在太放纵了,有些不好意思,就又都缩回了被子。而且实际上两女适才一个喷尿一个流水的,都高潮了一次,其实没有那么忍耐不住。刚才的样子一半是欲火还在,一半也是在配合阿东。毕竟是熟女了,入戏很容易的,这就是有些人喜欢熟女的原因之一。

——————

阿东命令两个男孩回归各自妈妈的身边,让妈妈搂着,又都盖好了盖子。

阿东觉得让母子二人一丝不挂的搂着,盖上被子比不盖着更诱惑,他可以肆意的想像妈妈的手放在哪里,儿子的手又在妈妈的哪里,充满了想像的空间。

过了一,阿东又开口道,“两位姐姐,请讲讲你们和儿子的事儿吧。我想听听,我想那过程一定是很刺激的,我现在光想着心里都激动得发抖。孩子们都不要开口,只听妈妈说。还有,姐姐们记得,讲得骚一些,你们刚才答应过的,怎么骚都行。要是不够骚,别怪弟弟打你们屁屁呦!”阿东似是抓住了两女的弱点,一边诚意满满的恳求,一边语带威胁。

两女嘴上说得好,动真格的却又要羞。犹豫着不肯开口,阿东不急,稳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开了一听啤酒。

半晌,任梦开口,“姐姐,我先来吧,我放得开。我先说和小明的事儿,姐姐再说你和小强的事儿。”

令仪点点头。

“我洗澡的时候,小明他会偷看,我都知道的。”令仪讲了一句,感到被子里小明身体一震,连忙伸手安抚了一下。续道,“后来我就悄悄观察他,发现他长大了,他会偷偷的手淫,会偷偷的拿我穿过的内衣闻。还发现他在电脑上看黄色小说,黄色图片,小电影。我,我没忍住,也会跟着看。刚开始看了,觉得受不了。可过段时间,又想看。”

见几人专注的听着,没人露出不好的表情,就接着说,“只是里面有些过分的情节让人看了很难堪,特别是里面有母子乱伦内容的,刚开始真受不了,觉得特恶心,好想把这些内容都删掉。可是,回过头忍不住又打开了看……”

任梦越说越小声,似乎是在回忆那段矛盾的日子。阿东就轻声说,“这都是正常的心路历程,我很开心姐姐你能与我等分享,弟弟将把你的故事当成最美好的记忆珍藏。”

令仪也说,“妹妹你讲得真好,全是你的真实感受,我完全能体会到你内心的矛盾,这样的矛盾我也有过的,妹妹你继续讲。”

得到他人的鼓励,任梦继续说,“后来,我就把一些最喜欢的内容拷贝到我自己的手机上,在自己的房里一边看那些东西,一边自慰,还想着是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有一次周末的下午,孩子在屋里打游戏,我自慰完后,内裤都是湿的,就准备拿到卫生间去洗。又鬼迷心窍的拿回我的房间,藏在床单下面,然后我就出门去了。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我回了家,什么都顾不上,锁上房门,就掀开床单往里看……”

阿东和令仪母子聚精会神的听着,阿东啤酒都忘了喝,小明则悄悄的把头藏到被子里去了。

“看到了什么?”令仪颤声问。

“看到上面满满的全是精液,我走的时候,特意看过了,不是我流的水,就是精液!”任梦颤抖著说,似乎已经代入了当时的情绪当中。

“你接下来是怎么做的?”阿东问。

“我就,我就,脱掉衣服,把自己藏在被子里。把内裤上沾著精液那一块,贴在我的阴道口上,用力的揉!”

任梦狠狠的说着最后这四个字时,令仪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跟着捏紧了拳头,似乎在帮任梦用力一样。

“我还是觉得里面空得厉害,我就把内裤往我的屄里塞,把那块精液全都塞到我的屄里去了。啊——”任梦叫了一声,似是呻吟又似叹息,像是从灵魂深处发出来一样。

阿东看见被子里任梦似乎夹紧了双腿,立刻冲了过去,掀开了被子。见到母子两个白花花的身子紧紧搂在一起,小明嘴巴正含着妈妈的奶头,三根手指也插到了妈妈的屄里。阿东再也忍耐不住,一把拉开小明的胳膊,眼见淫水从女人阴道里滑出,立刻骑跨上去,掏出鸡巴,一捅到底。小明赶紧翻身滚下沙发。

令仪见状,就把小明叫过去,掀开被子,让小明也钻进来。她把两个男孩一起搂在怀里,继续紧张的看着。却不知道,被子里,两个男孩握住了对方的鸡鸡,各自轻轻的揉捏著。

却说阿东,把人家儿子赶跑了,自己用鸡巴肏入他妈妈的屄里面抽插个不停。几分钟后,阿东大吼一声,精液喷涌而出。

女人搂着阿东,妩眼如丝,“好哥哥,好达达,好亲亲,好老公,你把人家喂得好饱。人家感觉像是睡在了云彩里……”

阿东俯下身去,对着女人的嘴,温柔的吻了一会儿。“宝贝儿你先休息一会,还有你姐姐呢,弟弟我稍后还要战斗。”阿东说完就下床穿上裤子,回到自己的沙发上,仰面平复气息。

任梦炫耀似的转头看向令仪那边,却只见令仪愣愣的看着自己,就像是恶极了的人来到餐桌旁,只见到一个空盘子一样,眼神里满是空虚和落漠。任梦心下不忍,想了想,就光着身子跳下床。掀开被子把两个男孩赶走,自己钻了进去。

男孩子们委屈的又跳到另一边沙发上用被子遮住身体,心想自己今天怎么总被赶来赶去的。

任梦搂着令仪,“姐姐,真的好舒服,他快把我里面灌满了,不信你摸。”

令仪就伸手到任梦的下面,果然摸了一手。“刚才我要是先讲,这些就是我的了。这么多呀,怎么没有先给我呢?给我的话,让我吃下去我也愿意。”令仪喃喃的说。

任梦听了脸上一红,等了几秒,“姐姐你要是不嫌弃的话,现在也可以吃。”

“我,我想……”令仪脑海里已经满是精液的味道了,嘴里却还要慢半拍。

任梦就进一步诱惑,“刚才妹妹的样子你也看到了,妹妹骚不骚?”

“骚!”令仪用力说。

“姐姐,你不是也想变骚吗?那,你现在就骚给妹妹看。你要吃了,就比妹妹还要骚,那个男人也想看呢。”任梦说完向阿东抛了个媚眼。

令仪转头见阿东也在期盼的望着自己,重重的点了点头,“嗯!”

于是任梦翻身,骑跨在令仪的头上,分开双腿,松弛阴道,令仪大张著嘴。二女一齐看着阿东的精液从任梦阴道里流出来,又滑到令仪的口中。快要把令仪的嘴填满了,令仪咽了一口又张嘴接着。到最后不再流的时候,任梦伸手指在自己的阴道里一挑,又挑出一些来。任梦全都吞咽了下去。令仪吃完了里面的,又把外面舔了个遍,直到把任梦的阴道口四周舔得干干净净才罢休。

阿东看着,鸡巴瞬间又恢复了战斗力。

任梦又含了口红酒喂给令仪,令仪压了压嘴里的味道。两个女人就围着薄被子靠在沙发上。

——————

看着大家都平静下来,阿东开口,“接下来请令仪姐也讲讲吧。”

令仪看了下众人,“我愿意讲,可是我和小强的事和小明母子的大同小异。我只怕讲出来没有那么精彩。”

阿东看向令仪,“姐姐,你能提到精彩,就说明你是我的知己姐姐。因为,我最想要看到和听到的就是精彩。要不这样吧,姐姐你就给大家讲讲自己的脚吧。”

令仪有些疑惑,“只讲脚吗?”

阿东说,“是的,你可以开动脑筋,让你的讲述能够打动我们。”

令仪就说,“那我试试吧。大家来看我的脚。”说着从被子里把脚伸出来,脚心踩在了木质茶几的边缘上。众人的视线都望了过去。

令仪继续,“这就是女人的美脚了。我的脚保养得很好,几乎每天都清洗。你们看我脚上的皮肤,洁白细腻,所以说我这是一双玉足,一点也不过分。”

令仪露出害羞的模样,继续说,“我知道男人们都挺喜欢女人的脚,我这双玉足呢,相信男人们看到了一定会心动,都想要凑上来摸摸,亲亲。”

令仪说完,环顾众人,有些不自信的样子。阿东走上去,对着令仪的嘴吻了一下。“姐姐你讲得真好,我已经动心了。”说完也不回头,就问身后,“男孩们,你们呢?”

小明和小强回答,“我想亲阿姨的脚,阿姨的脚好美!”“我想亲妈妈的脚!”

令仪得到了鼓励,也来了兴致。站起身来,扯过浴巾披到身上,在地上绕了一圈,“大家喜欢就盯着我的脚看吧,别不好意思!女人们长这么漂亮的脚,就是给男人看的。你们还可以想像,想像自己在舔女人的脚,在含着女人的脚趾头,你们可以把女人的脚放在嘴里、胸前、甚至鸡巴上,你们可以把女人的脚放在自己身体的任何一处。”

大家的眼睛果然都注视着令仪的脚。令仪走了一圈,坐到了阿东的身边,翘起一条腿,让一只脚悬在空中。望向阿东。

阿东就说,“令仪姐刚才的话很坦率,就像是介绍一件珍贵物品一样介绍自己的美脚。接下来姐姐可以再展开想像,嗯,夸张也没问题。我只想听到精彩。”

令仪受到启发,“在少女时代,我就梦想着男孩子来亲吻我的脚。我想要让班里的男生们排著队,每一个都拜倒在我的裙子下。有人说脚是女人的性器官,是的,脚就是我的性器官,是裸露在外的性器官!男生们用嘴唇吻我的脚,就如同是在吻我的私处一样。男生们挨个玩弄我的脚,就像是在对我进行——轮奸!”

“讲得好。”阿东举起酒杯。

“姐姐说得我脸都红了,”任梦也举杯。

“妹妹说自己脸红了,我自己难道不羞吗?我就是要把自己的羞耻讲出来,如果你们愿意听,我还有很多的可以讲。我们女人因为羞耻而美丽,因为容易羞耻而被男人疼爱。所以天下的女人们,都该让男人玩弄自己的美脚,都该接受男人的羞臊!”令仪大声疾呼,就像是演讲面对忠诚的粉丝一样。

众人受到了感染,都有些兴奋的涨红了脸。

“无论你身处哪里,不论是在大街上、办公室里、公交车上还是公园里,无论你穿着的是棉袜、丝袜还是赤足,无论你是十几岁、二十几岁还是三十几岁,只要女人看到男人的目光落在自己的美脚上,就应该主动上前,邀请男子爱抚亲吻自己的脚,平息男人躁动不安的心灵。只有这样,才能让世界真正变得美好合谐!”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鼓掌拍得手都疼了。

“更让女人觉得羞耻的是,男人们喜欢还女人的袜子。还有更过的,你们几个男的,竟然还喜欢女人的脏袜子。上面满是汗味的脏袜子,你们就像狗一样的用鼻子嗅,你们丢不丢人?”令仪变得激动。

在场的几个男人和男孩一下子蔫了,又都羞愧得坐下了,弯腰把头藏起来。

“特别是你们两个孩子,小小年纪不学好。就盯着女人的脚动坏心思,什么喜欢阿姨的丝袜脚,喜欢妈妈的棉袜脚……袜子有那么好闻吗?你们真喜欢闻,我和你们任阿姨两个就攒一堆脏袜子,把你们扔进袜子堆里,把袜子往你们嘴里塞。你们是不是很开心?”

男孩们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拉长音,“开心——”就像是在教室里说“老师好——”

阿东把头埋到自己两腿间,攥住令仪的手,“姐姐,是我把他们带坏的,我有罪!”

“你们肏自己的妈妈也就算了,偏偏还要学着犯贱,真是贱男人,你们贱不贱?”

“贱——”三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阿东的是从裤裆里传出来的。

“好了,”令仪见男人们被训得不行,就一下子破涕为笑。“你们这样的男生可多了,一点不稀奇。我在上中学的时候,就有这样的坏男生。人家趴在桌子上午睡时,他就钻到桌子底下,趴到人家的鞋子上闻。”

见三个男人震惊的抬起了头,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令仪很满意。继续道,“要是看到女生没有反应,就把女生的运动鞋脱下来。女生其实没睡着,悄悄抬头往下看。就看见男生把嘴和鼻子都塞到女生的鞋子里,一下子羞得腿都抖。”

“后来呢?”任梦替三个男人张嘴发问。

“然后男生看见女生的腿微微一动,就知道女生醒了。见女生没有叫喊也没有跑,就更大胆了,他直接抓着女生的脚就去闻。可怜一个女孩儿,捂了一上午的鞋子,里面全是汗味,全让男生给闻去了。”

“这……有什么可怜呢?阿姨你用词有误。”小明就张嘴提问。

“就你多嘴,刚才捧著阿姨的袜子闻得那么欢,上面有味没?”令仪说完自己脸就红了。

“有的。可好闻。”小男孩很诚实。

“女生的袜子上全是汗,那是女孩儿脚上的分泌物!分泌物你们懂吗?女人动情时,阴道里也会有分泌物。刚说过,脚是女人的性器官。所以这个男生就是在舔女生生殖器官上的分泌物。好好的一个纯洁少女,你们说可不可怜?”

“是挺可怜的!”在场所有人都觉得这个逻辑没问题。

“后来怎样了?”任梦开始追剧。

“后来呀,那个男生就把女孩儿的一只袜子给脱下来,抓着女孩儿的脚就一顿舔。舔够了,还把袜子装兜里,然后就跑掉了。”

“袜子后来要回来了吗?”不知哪个男孩的声音。

“要回来了,就是女孩儿半推半就的被在草地上扒光了,处女没了。”令仪给故事收了尾。

众人默不作声,回味无穷。

过了一会,令仪就对阿东说,“好弟弟,你看人家脚上也有分泌物,你要不要尝尝姐姐的?”不等回话,又把阿东的酒杯倒满,端了起来,沿着小腿倒下去,酒液流到脚上,渐渐布满整个脚掌,顺着脚尖往下滴。杯子里只余大半。

两个男孩馋得直流口水,任梦就说,“小男孩不能喝酒,下次阿姨给你们弄点饮料在脚上,或者涂点蛋糕,你们觉著怎么样?”

阿东起身,拿回杯子,半跪在地上,将杯口放在令仪脚尖下,让酒液流进去。又示意了一下,令仪会意,优雅的把拇趾伸进杯子里,涮了一下脚趾。

阿东再起身,将令仪裹着的被子扔到一边。让全身赤裸的令仪斜靠在沙发扶手上,一条腿翘起来,胸部努力向上挺起,摆出个模特惯用的姿式。阿东在美人的注视下,将酒杯里的洗脚酒一口饮尽。又倒满一杯,倾斜在令仪乳房上方,缓缓的倒了下去。凉凉的酒液顺着令仪的乳沟流到腹部,再到私处。阿东又将剩下的一点酒直接倒到令仪的阴阜上。令仪深吸着气,欲火在体内积郁。

阿东见状,端著空杯子,即兴赋诗一首,有道是。

玉足美酒夜光杯,欲与佳人效于飞。

埋首胯间君莫笑,不饮真味终不回。

见女人含情脉脉的望着自己,不再沉吟。俯身上去,先是含住乳头,再整个乳房,再向下到小腹,将混著汗香的酒液吸到嘴里饮下。又来到足趾处,先将美人的脚趾依次含在嘴里舔食,再脚背,再小腿。最后来到美人的胯间,分开双腿,埋首进去品吸良久。

女人忘情的呻吟著。

能够忘我的感受淫欲,豪不在乎还有一众人在旁观,这是一般女优都达不到的境界啊!

任梦忍耐不住,叫过来两个男孩,一个塞到自己胯间给自己舔淫水,一个按在胸上吸自己的奶子。

阿东舔美了,再不多言,提枪上马,九浅一深。不急不躁,也无须言语助兴,室内一时无人言,只余喘息声。

这喘息渐渐变大了起来,又变成呻吟,继而惨叫,继而垂死哀嚎。正是初淅沥以萧飒,忽奔腾而砰湃,恰如波涛夜惊,又如风雨骤至!

无论叫声怎样变换,阿东都没有停止,也没有加快。就像是行进中的列车,不见其速,却势不可挡得让人绝望。

任梦那边早已停了。小强不想妈妈眼睁睁的被肏死,几次想冲过去救妈妈,却被任梦死死的抱住。

不知持续了多久,终于一记嘹亮高亢又悠长的声音冲破屋瓦,直入九天。令仪全身剧烈抽搐十数下,最终瘫软不动。小强在远处捂著嘴,泪流满面。

半个小时后,令仪悠悠转醒。阿东陪两女去沐浴。小明在沙发上安慰小强。

洗完澡后三人出来,见妈妈无恙。小强默默的扑到令仪的怀里。

令仪抚著小强的头发,“傻孩子,长大后要是能像你叔叔,把女人弄成妈妈刚才那样,才是真男人!”小强点点头。

众人帮着收拾了下屋子。阿东又和两女闲聊了半个小时,两男孩陪坐。从孩子教育聊到国家未来,从柴米油盐聊到热门时事。阿东言语风趣,风度偏偏;女人们知性优雅,端庄美丽;孩子们乖巧懂事,聪慧灵敏,满座尽欢,良久方散,意犹未尽。

几人聊够了,约定下次还是母亲们带着孩子们一起来补课,两母子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