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庫門 29-32

簡體

謀劃 book18.org

陸金剛就是四號門裡珍珍的爸爸,比管龍小一歲。自從跟小毛爸爸做了同事又發現兩人住一個弄堂燒一個鍋爐,兩人關係就蠻好。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管龍當了保衛科長,順帶著陸金剛也從鍋爐房到了保衛三科。 book18.org

「龍哥,我已經打聽清楚了。」陸金剛給管龍倒了杯酒,食堂今天新炸的花生米和剛切的豬頭肉被他弄來孝敬這位新領導,這一號狗腿子他是當定了。 book18.org

「說。」名為領導,恩若兄弟,自己人,管龍一向直爽。房間裡的電風扇開得很大,不用擔心有人偷聽。 book18.org

「我蹲了三天終於被我逮到了,你曉得是誰?老卵,假惺惺!」陸金剛嘴裡的『假惺惺』是個人,廠里保衛一科的科長賈興,工人們背後都喜歡叫他『假惺惺』,仗著自己是跟著廠長盧明一起下來的嫡系,狗仗人勢。這人有個最大的缺點,好色,廠里但凡有點姿色的女工他都去調戲撩撥,沒奈何人長得矮矬,從來沒得過手。 book18.org

「不會吧,你確定?」管龍吐了口煙,夾塊豬頭肉兌著酒慢慢咀嚼。他倒不是懷疑陸金剛話里的真實性,而是在思考下一步該如何處理。 book18.org

」嗨,我親眼所見能有假?這傢伙也不知哪裡來的鑰匙,等女工們去洗澡了他就進女更衣室開人家的柜子,拿了那個叫招娣的女工的內衣褲然後……嘿嘿。」女工招娣最近向廠務處反應,這兩天洗完澡內衣沒了,一開始她還沒當回事,後來連丟了兩套內衣褲招娣就跟廠里反映說有人偷竊。大家覺得應該是某女工所為,還是陸金剛另闢蹊徑,瞎貓碰到死耗子;正好管龍讓他找找保衛一科有沒有什麼小辮子還抓,沒想到扯出一隻大老鼠。 book18.org

「然後什麼?」你讓領導自己想那怎麼行,報告事情要詳細、具體、深入,細緻;反正領導就喜歡這個。 book18.org

「這傢伙估計聽到風聲,不偷了,直接聞著奶罩拉開褲子,再把別人剛脫下來的內褲套在上面就,就……操!」都沒讀過幾年書,陸金剛形容不出來賈興興擼管的樣子,只能罵了句髒話。怕領導不滿意,他忙幫管龍斟滿了酒。 book18.org

「呵,冊那,真不要臉。盧廠長找個變態來看廠子,你說能搞得好麼。」拋一粒油炸花生入口,管龍一飲而盡。對盧明他還是佩服的,人家懂技術,廠長當的實至名歸。 book18.org

「就是,狗東西平時看著人五人六,對我們吆三喝四,私底下就是條狗,還是條閹狗,連操女人都不敢,哈哈哈。」陸金剛又幫著滿上,自己舉杯跟管龍碰了個響。 book18.org

「哎呀……嗯,好,我先跟王主席彙報,到時候你帶齊我們三科的弟兄,老子要關門打狗。嘿嘿,新官上任三把火,老子要把他媽的一科二科都燒沒了!到時候廠里就是我們兄弟的天下,哈哈哈哈,來,干。」保衛三科臨時辦公室里依舊燈火通明,夏天卻門窗緊閉。這都快十一點了毛玻璃後依稀還能見到裡面的觥籌交錯,時不時的還有人大笑道『好做,好做!』;這可不是什麼燭影斧聲,而是裡面的兩人已經鋪謀定計,為未來的勝利開始預先慶賀而已。 book18.org

十一點,除了玉岡鐵廠的保衛科,市整風辦公室也亮著燈,整棟樓都沒人了,只有我們的朱鐵男大組長為了人民,為了革命,為了黨仍然在辛勤的工作著。 book18.org

「嗯……另一隻,對,對,哦,就是這裡,嗯……」朱鐵男大組長確實坐在辦公桌後,只是她沒穿褲子。 book18.org

「嘖嘖……吧嗒……廝流」秘書小張正跪在地上脫光上身,一根根舔著她的腳趾。 book18.org

「狗男人,好吃麼?」朱鐵男透過酒瓶蓋厚的眼鏡俯視張軍,看著自己一天沒洗過的腳被這個小男人舔的都是口水,心中很是快意,滿是雀斑的黑臉上也泛起了潮紅。 book18.org

「嗯……嘖嘖……好吃……香……」地上的男人真像狗一樣捧著她的雙腳左右來回的舔弄,穿了一天皮鞋算什麼,張軍連她指甲縫裡的老皮都吃的乾乾淨淨。 book18.org

「說!你是什麼?」朱鐵男突然提起右腳掌一下頂著張軍的面門,張軍的眼鏡被頂飛,左腳開始踩弄著他的下體。 book18.org

「嗚嗚……狗……廝流……我是狗。」不是第一次了,白天叫秘書晚上秘書叫,張軍行政生活秘書兩頭兼;白天做人晚上做狗他樂意,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是條狗又如何。只要有權,為了權利,他現在就能一邊被這個比自己大了近十歲的老女人玩弄,一邊還舔著她的腳心。 book18.org

「真他媽賤!一副禽獸樣還裝成道貌岸然的君子,真是不要臉!」朱鐵男顏色一變一腳用力將張軍頂倒在櫸木地板上。後者見怪不怪,雙手放到頭兩邊,仰面似是準備迎接什麼的到來…… book18.org

book18.org

光看不吃是什麼感覺?問問石庫門裡的幾個人會告訴你,那絕對是種刑罰。老萬在想自己怎麼就沒在秀蘭家天花板上開個洞?他現在只能想,想著黑黢黢的身子下蜷曲著的兩條白腿和白屁股,正在被一根又黑又粗又長的棒子捅進去,出來,再捅進去;速度奇快,因為透過指縫的嬌喘和呻吟一陣陣的往上擴散,鑽進他的耳朵,他的腦子,他的心。 book18.org

銀鳳也在想,想著隔壁的男人兩隻手握著腳踝,下身有力的挺動,每一次都直抵深處。本以為幾分鐘就該完事了,誰曉得今天做了二十分鐘都沒停。大晚上還鬧的那麼凶,沒吃過肉,餓死鬼投胎這是。銀鳳索性閉起眼,側過身,背著小床,手伸進內褲,隨著隔壁的響動,有節奏的揉動起來。 book18.org

小毛也在想,他心裡五味雜陳,他雙眼緊閉,似乎這樣就能讓全世界都發現不了自己的心事。阿姨?女人?阿姨自然是女人,但阿姨和他自己的女人還是有很大區別的;現在聽著自己女人略帶痛苦的呻吟,小毛心底有氣,特別想衝過去然後……然後他也不曉得衝過去幹什麼,人家合法夫妻,他去了不被劉濤叔叔打一頓扔出來才怪。心裡鬱悶,無計可施,只好挺著小鋼炮繼續數綿羊。 book18.org

阿芳也在想,幾個人裡面她最難受。白天跟小毛鬧彆扭,她擔心一脫鞋把小毛砸的徹底不理自己怎麼辦?正睡不著,這邊爸媽又開始做事情。阿芳沒辦法,跟小毛一樣只好裝睡。耳邊聽著靡靡之音,心中又愁腸百結;俗話說這殺人不過頭點地,受刑的滋味確實不好受。男人怎麼就那麼喜歡做這種事情,一做還興奮高興的不得了;高興?小毛要是真的生氣了要麼……要麼自己也讓他高興一下?想到這裡阿芳暗罵一聲『不要臉』,紅了臉把頭上的毯子裹得更嚴了。 book18.org

「給老娘吃,狗貨,給我舔!」城市另一端的『整風辦』辦公室里,朱鐵男正從椅子上下來,不管不顧直接對準了張軍的臉坐了上去。 book18.org

「嗚……吧嗒吧嗒……啊……吧嗒吧嗒……」下面的男人輕車熟路的找准了位置伸出舌頭快速舔弄。 book18.org

「哦……哦……舒服。」朱鐵男整個人開始佝僂起來,身上的肥肉微微顫抖。 book18.org

「嗯嗯……哈……嘖嘖……呼……」張軍有點透不過氣,上面的『萬噸水壓機』今天特別亢奮,自己開始動了起來。 book18.org

「狗貨給我快!快!騷男人,哦……」朱鐵男一把抓住張軍的頭髮下身拚命的前後搓動,牙齒的摩擦與舌頭的跳動加上腦中的幻想讓她今晚無比舒適,她感覺快要有什麼流出來了。 book18.org

「嗚嗚嗚嗚嗚嗚嗚!」下面的男人已經無法呼吸,本能的用手去推,卻怎麼推得動這台『萬噸水壓機』。 book18.org

「哦,哦哦哦……啊……龍啊……」一聲暢快的嘶吼劃破夜空,像母熊在黑森林中的咆哮,連頂樓的熟睡的麻雀都驚飛而走。麻袋般的肉體沉重的倒在地板上,朱鐵男四肢大張,潮紅的臉上洋溢著笑,腦中最喜歡的男人讓自己達到了高潮。 book18.org

張軍從地上坐起來,用自己的寸衫擦拭著滿臉的口水和陰水;藍寸衫上頓時一片濕痕,其中還夾雜著乳白色的黏液,張軍厭惡的看了一眼卻不敢說什麼,穿好衣服去柜子旁的毛巾架上拿了跳毛巾想要給朱鐵男擦拭。 book18.org

「叫司機把車開到樓下,滾吧。」朱鐵男眼睛都不睜道,她此刻只想一個人,或是說只想跟腦海中的回憶在一起。 book18.org

「好的組長。」兩個人的關係都到了這個地步張軍依然很本分,因為他只認權利,權利的界限在他的眼中劃分的很清楚。涇渭分明,不可逾越,朱鐵男最喜歡的也是他這點。 book18.org

半小時後朱大組長走出了大樓坐進了紅旗車,看著這座城中的月色,想著自己的心事,男人婆的臉忽又變的春風滿面,眼迷心蕩,獸面桃花。 book18.org

星期天 book18.org

難得一天休息日不上課,小毛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一大早阿芳被劉濤攆去藥水弄奶奶家送東西,大熱天關了房門拉了窗簾,兩夫妻赤條條,光脫脫又開始做好事。媽媽去醫院『加班』,爸爸又住在了廠里;沒人監督,小毛不想寫作業,也不願意看木板牆被隔壁有節奏的撞動,想想對面是秀蘭阿姨他就莫名的生氣,索性下樓去找小三子跟阿二頭『鬥雞』去。 book18.org

「哎呦,不玩了不玩了。」被頂倒在地的小三子拍著屁股說。 book18.org

「就是,小毛你今天怎麼那麼大力氣,我們不玩了。」阿二頭揉揉膝蓋,都被撞紅了。 book18.org

「切,不玩就不玩,老子吃『老半齋』黃魚面去。」野了好一會,小毛看看天都快中午了,歡場得意情場失意,他決定還是要好好犒勞自己一下。 book18.org

「呦,小毛阿哥,有錢的嘛。」小三子羨慕起來,『老半齋』的面他聽過沒見過,只在夢裡聞過,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味。 book18.org

「哼,有啥稀奇,我爸爸上禮拜剛帶我去『滄浪亭』吃餚肉麵。」阿二頭有點不服氣,新社會阿拉蘇北人也出頭了,吃得起餚肉麵了。 book18.org

「巴伐巴伐,餚(xiao)肉麵麼餚(xiao)肉麵來,還餚(yao)肉麵,吃半天吃什麼都不曉得。」小毛眼睛一翻,看都不要看正自得意的阿二頭。 book18.org

「就是餚(yao)肉麵,我爸爸說的。」當時去吃面他爸也讀餚(yao),弄得營業員半天不曉得他在說什麼;後來他爸指著人後面掛著的木牌牌上的字,人家才搞懂他們要什麼。阿二頭當時哪有空注意這些,光想著面里的肉有多大了,現在回想起來,只好嘴硬。 book18.org

「好好好,我不跟你爭,你回去啃你的蘿蔔頭,我吃我的黃魚面,阿拉陽光大道各走一邊。」說完小毛吹著口哨,仰著頭向弄堂口走去。他現在可是有錢人,上次柴爿餛飩加賠完玻璃他還剩五分錢,今天早上媽媽又留給他兩分,一碗黃魚面綽綽有餘。用後腦勺聽也能聽到後面兩個饞老呸的口水都滴到了地上,小毛的心情又好了起來。 book18.org

「咦?小毛,中飯又不在家裡吃啦。」路過弄堂外老虎灶美娟挺著個肚子跟招呼小毛,旁邊阿三也收拾著油條攤對他露出了善意的笑容。 book18.org

「老虎灶嬢嬢,阿三阿叔好!」心情一好,小毛說話中氣十足。 book18.org

「呶,拿個『老虎腳爪』去吃。」早上買的還剩一個,阿三大方要給小毛。 book18.org

「不要了,我吃『黃魚面』去。」小毛不好意思,兩夫妻剛結婚時候沒小孩,來的喜歡小毛,想著將來也要個上躥下跳的『小活生』;所以私底下沒少給小毛些吃食。 book18.org

「拿好拿好,『黃魚面』哪有你阿三阿叔的『老虎腳爪』好吃。」美娟在一旁揉著大肚子佯裝生氣的看著小毛。 book18.org

「他不吃我吃。」小毛本不好推辭,剛想伸手去接,本路卻殺出個程咬金。 book18.org

「朱翠蘭!你搶我吃的,還回來!」一看是上次毀了自己好事的蘭蘭小毛就來氣,忙去搶奪,誰料蘭蘭速度也不慢,轉身就往對面跑;小毛追了兩步就不追了,哪裡好幾個人,好幾個女人。 book18.org

「呶,娜娜給你吃,老虎灶嬢嬢跟阿三叔叔送的。」蘭蘭、娜娜、大妹妹、珍珍,雯雯幾個早上正在弄堂口跳橡皮筋;白相到快中午年紀最小的娜娜說餓了,蘭蘭眼尖看到『老虎腳爪』就給搶了過來。 book18.org

「謝謝老虎灶嬢嬢,謝謝阿三阿叔。啊?小毛哥哥,你也在呀。」娜娜很有禮貌,還沒吃先走過來跟人說謝謝,看到一邊的小毛就打了招呼;一毛錢的力量還是很大的,至少名字記住了,到底石庫門裡這樣『甩榔頭』的戇度不多。 book18.org

「哦呦,你是誰家的小姑娘呀,長得真好看。」book18.org

老虎灶嬢嬢看著娜娜由衷道,誰見到這個瓷娃娃般的小姑娘不喜歡呢。 book18.org

「我是四號門裡的,我叫娜娜,剛搬過來,跟珍珍姐姐,雯雯姐姐是鄰居。」娜娜兩隻小手拿『老虎腳爪』著很認真的回答,兩條雙馬尾,烏溜溜的大眼睛模樣可人。 book18.org

「我,那個我,我是對面二號門609弄201的;我,我叫管小毛,嘿嘿。」人家兩夫妻還沒答話,傻站在旁邊的小毛倒是突然自報家門;這幾天他沒少往四號門裡窺探,他沒有戀童癖,也不是惦記自己的一毛錢,就是單純的再想見見娜娜,這完全處出於人對美好事物的本能追求。 book18.org

「娜娜快回來,別理他,你小毛哥哥是阿拉這裡有名的皮大王,別被他帶壞了。」蘭蘭過來拉娜娜過去,一邊說一邊看著小毛坏笑。 book18.org

「三……誰皮大王啦,我腿腳活絡怎麼啦,羨慕啊!」當著娜娜的面小毛一句『三八』罵不出去,但也不好示弱。 book18.org

「是靈活,靈活的來把人家窗戶都踢掉了,我們也要當心點,家裡多買幾塊玻璃備著。」對面的大妹妹開口嘲起小毛來,幾個女人,連帶著老虎灶里兩夫妻都看著小毛笑了起來。 book18.org

「哼,男子漢大丈夫,不跟你們一般見識,我走了,吃『黃魚面』去嘍。」小毛同老虎灶嬢嬢,阿三爺叔搖搖手示意再見;手一背,頭一仰,邁著四方步,大模大樣的走出了弄堂口。 book18.org

「小毛哥哥!」走了幾歩,忽然後面有人追上來,小毛趕緊收歩轉身…… book18.org

玉佩和星星 book18.org

「愛麗,你還好吧?」見到自己的妻子吳文俊再也忍不住流下淚來,淚水滴到手上碰到傷疤,裡面的鹽分讓口子火辣辣的疼。他忍著,就像這些天輪流的審問和毆打,他都忍著,今天見到妻子他卻再也忍不住了。 book18.org

「嗚嗚……」紅袖標打人不打臉,丈夫手上的傷口觸目驚心,看著他緊扣的領子,還不知裡面到底藏著什麼樣的瘡口。張愛麗泣不成聲,只會哭,她傷心自己受盡折磨的丈夫,和命運多舛的自己。 book18.org

「愛麗,我沒事的,檢討也寫了,也受了批判,去蘇北農場勞改幾年,我就回來了。」吳文俊生出手,想要握住自己妻子緊握手絹不停顫抖的柔荑。 book18.org

「啪!」一旁監視的紅袖標用細棍往兩人的桌上一敲道:「不許接觸!」 book18.org

「以後要辛苦你了,爸媽還要你照顧,你,你不要太挂念我,我會照顧好自己的。我爭取到了那邊給你寫信。」盡在咫尺,兩兩相望,他只能不停的安慰她安慰自己。 book18.org

「嗚……我,我知道。你,你放心,我一定照顧好爸媽的。嗚……我不要你去,嗚……」在自己丈夫面前張愛麗哭的像個孩子,她捨不得他,沒有吳文俊她覺得自己的生活都沒了主心骨,每天過的如同行屍走肉,丟了魂一般。 book18.org

「唉……這已經是黨對我的寬大處理了,跟我關在一起的好幾個人,出去了就再也沒回來過。我,我也算幸運的了,感謝黨啊……」用顫抖的手擦了擦眼淚,吳文俊推了推鏡框,自己是男人,得堅強。 book18.org

「我,我會去看你的,反正不遠,缺什麼我給你帶去。」張愛麗抬起頭看著那張自己心愛的臉,她能感受他的痛苦與不甘,此時此地卻什麼都不能說。人家讓你孔雀東南飛,你還只好感謝人家。 book18.org

「不,不用,勞改農場你也進不去,我沒事的愛麗,你……我聽同屋的王老師說他妻子已經跟他離婚了,你……你不要來,右派家屬不好聽的。」吳文俊不想連累她,她還要生活;但現在她是自己父母的希望,是全家的希望,沒有張愛麗他將失去繼續苟活的勇氣,離婚,他說不出口。 book18.org

「我不會的文俊,你放心,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張愛麗流淚說著,趁人不注意,她快速的把自己的手絹塞給吳文俊。 book18.org

「時間到!」剛才看時間的紅袖標抬起頭來說道,張愛麗的探視是特批的,當然後面是要兌現承諾的。 book18.org

「愛麗!」看著吳文俊欲言又止,被紅袖標推出房間的張愛麗淚流滿面心如刀割。 book18.org

「文俊!」她轉身沖向他,他伸出了手,將將碰到,卻被外面衝進來的紅袖標硬把張愛麗拖走了。攤開手絹那是一塊玉,是張愛麗家傳的,平時一直貼身戴在她脖子上。吳文俊低下頭握緊了玉佩,似是抱緊了張愛麗,喃喃的念著妻子的名字。此去經年不知何時歸,兩行卻是桃花淚…… book18.org

「小毛阿哥,原來這裡還有嘎漂亮的地方啊。」三號門四姐姐家的屋頂是可以爬上去的,四姐姐愛養花,閣樓瓦片的縫隙里都有幾株蒲公英。 book18.org

「娜娜怕不怕啊?」坐在他旁邊的小毛倒拘謹的像個姑娘,他可是軟磨硬泡了半天,四姐姐才讓他帶著娜娜上屋頂的,隔著紅瓦,人就在他屁股底下,安全有保障。有了『老虎腳爪』的情誼,小毛對這個小妹妹更生好感。 book18.org

「不怕的,小毛阿哥沒騙人,這裡看星星月亮近好多哦。」上午娜娜叫住小毛,還給他五分錢,說修玻璃用剩下的寧波阿婆讓還給他;小毛猶猶豫豫半天伸手拿錢,然後結結巴巴的約了娜娜說晚上去個好玩的地方,小女孩也沒多想就同意了。 book18.org

「娜娜你看,那幾個在一起像勺子一樣的就是北斗七星。」小毛單手抱膝指給娜娜看,對娜娜是他沒有半點別的慾望的,單就是種很純粹的喜歡。 book18.org

「在哪在哪?哦……長得像個大勺子呀。」小姑娘邏輯思維不錯,順著小毛的指向一看就把七顆星全認出來了。 book18.org

「對呀對呀,旁邊最亮最亮的就是北極星,我奶奶說啊古代人都叫他『紫微帝星』。」是個男人沒有不喜歡賣弄學識的,尤其是在女人面前;女人要比男人還聰明那是討不到男人的歡心的,所以聰明的女人在男人面前智商總低的恰到好處。 book18.org

「哎?是哦,又大又亮。小毛阿哥,你曉得為什麼古代人這麼叫伐?」十歲不到的娜娜是真不知道,忽閃著兩隻比北極星還亮的眼鏡看著小毛,天真可愛也是能殺人的,不然怎麼叫『可愛死了』呢。 book18.org

「啊?啊……那是當然,這個,這個麼是這樣的。在古代要是皇帝不行了,北極星都會發暗不亮;要是皇帝是個明君呢,那北極星就會像現在這樣閃閃發光。」扯吧,反正都不懂,奶奶原話是『星星會落下來』,可小毛想半天都沒弄明白,既然都落下來了第二天又是怎麼上去的。 book18.org

「是嗎,所以『主席』很英明,都說像紅太陽一樣,晚上還能變成星星看著我們,真厲害!」娜娜轉頭盯著北極星拍起了小手,仿佛她這麼說主席他老人家能聽見似的。 book18.org

「嘟……嘟……嘟嘟!」遠處浦江上的清風帶著輪船的鳴笛吹過,聲浪伴著風聲帶起了蒲公英的白絨盤旋而起,繞著看星星的兩人打轉。娜娜看著星星,小毛看著娜娜,時間似乎靜止,氣流好像凝結,星光仿佛不再閃爍,月光永遠灑在這片瓦房上;至少現在小毛這樣祈禱著,他願意就這樣看著眼前一切的美好,不去想秀蘭阿姨,不去想回家作業,不去想找不到他正發愁的阿芳…… book18.org

「娜娜!娜娜!娜娜……」沒過多時,美好的夜裡,所有的一切都隨著一連串寧波腔的呼喊聲煙消雲散。 book18.org

相關搜索

石庫門石門情報戰石庫門1嬌妻迷途32阿庫石門雪人29倉庫嬌妻迷途29風華神女 29漢庫書庫上海石庫門(29 32)楊冪32帶庫天地32石庫門媽媽鍊金士 32水庫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