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庫門 25-28

簡體

人生經得起書寫,書寫撐不起人生。 雙休日及法定假日不會更新。 秀蘭 book18.org

管龍當了領導有了自己的隔間宿舍,但他睡不著,離了自己的枕頭多少有些不習慣。而且現在做了管理崗光指揮別人,結實肌肉里的能量消耗不掉,光著身子躺在鋼絲床上輾轉反側。他想秀蘭,想要她;閉起眼,手伸慢慢進了三角褲;正恍惚間秀蘭的身體又變成了銀鳳,大奶子配上好看的臉讓管龍更興奮,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 book18.org

『地中海』下午被小毛嚇得沒射精,渾身難受。天熱成這樣晚上睡覺家裡還有蚊子,點了蚊香照樣在他耳邊發出嗡嗡聲。覺得煩躁,要把下午的慾火發泄出來。難得想要跟自己旁邊的『大肉山』生活生活,結果人家已經呼嚕震天。男人要做那事就跟狗一樣,土裡挖個洞都能把地球操了;他想要把已經睡死的老婆擺好姿勢方便自己辦事,結果那座肉山他搬不動。吳德看看自己的短物只好眼睛一閉,腦子裡想著閱覽室里的張愛麗,褲襠里拉二胡…… book18.org

趙斌想著銀鳳,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想著我的青春小鳥什麼時候能回來。他最近老哼西部歌王的《青春舞曲》,每次一哼,腦子裡都是銀鳳,有時穿著護士服誘惑他,有時光著身子抖著兩隻大奶子在跳舞,有時伸著舌頭要『咬』他的下體。青春是什麼?青春是只有失去的人才會羨慕的東西,他們總想著再青春;身體沒辦法,心裡青春也是好的,這種感覺現在只有銀鳳能給他。側過身單手褪下藍白相間的病號服,想著銀鳳叫著銀鳳他上下其手起來…… book18.org

老萬很失望,因為今天晚上什麼都沒有看到,在地板上趴了老半天也沒見管龍上床,似乎男人今晚不回來,沒勁。他這種人可做不來竊玉偷香的勾當,平時嘴巴上過過乾癮最多了。可想到下午弄堂口銀鳳的態度他就來氣,不甘心;盯著床上的銀鳳露出的大白腿,老萬咽了口口水,想想老子今晚一定要在腦子裡強姦你。問題是這幾天擼的頻繁,』五姑娘』已經沒辦法給老萬帶來很大的刺激了。老萬站起來,抓過桌上的菜盆,裡面放著他今天新買的道具——豬板油;這條帶皮板油是老萬回來根據自己尺寸精心切好的。回身趴好,眯起眼死盯著銀鳳兩條白花花的大腿,一手扶著那根半軟不硬的傢伙,另一隻握住捲起的豬板油對準了套了進去…… book18.org

也不是每一隻小蝌蚪都找不到媽媽。睡覺前秀蘭發現阿芳的大腿上有塊紅斑,後來看看不對,怎周圍還有很多小點,大人當然曉得,那是席虎咬的。拿著阿芳的蔑席去公用水槽再燒了開水燙,完事正好掛出去曬月亮,阿芳麼擦好花露水今天只好跟媽媽睡一張床了。 book18.org

後半夜側身睡在外面的秀蘭做了個很真實的夢,夢見有人在摸自己,順著腳踝摸上小腿、大腿、屁股、腰,直到自己的胸部。夢中依稀認為那人是管龍,但又不確定,只覺得那隻很熱很燙的手在自己的皮膚上顫抖。反正是夢,情人來幽會哪有不願意的,秀蘭的下身也開始流出涓涓細流,熱熱的濕濕的,倒是沒有留在短褲上粘膩的觸感,因為自己的短褲此時早已不見,或許是身後那人給脫去了。她也等的有些急,怎麼今天管龍跟個愣頭青一樣,老是用滾燙的硬物在自己屁股上頂呀頂,不時還磨到那兩片最敏感處,長劍一時天外倚,五雲多繞日邊飛;壞人,在夢裡還要戲弄人家。好在不多時那人似是玩夠了,一槍刺入正中紅心,舒服的秀蘭只直想叫。 book18.org

「阿芳,真舒服!」還在夢裡的秀蘭忽然睜開看眼睛,阿芳? book18.org

「唔!」身後的聲音好熟悉,但還不等她思考後面的人竟然瘋狂的動作起來。肉筋在自己身體內沒頭腦的撞擊深入,一股股青春的活力從自己下身穿過心臟到了腦門,舒服。 book18.org

「早知道做這事那麼爽我們今天放學就該好好試試,你小便的地方怎麼那麼緊,裹的我的小弟弟好舒服。」是隔壁小毛!秀蘭反應過來,她看著眼前正在熟睡中的女兒心裡又苦又氣。還當兩人只是小孩什麼都不懂,哪曉得已經都到這種地步了;晚上還敢來偷摸著要做這種事,這小子真不要命。可秀蘭又不敢喊,也不敢推開小毛,萬一弄醒阿芳,這當娘的在自己女兒面前還怎麼做人。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她實在接受不了,大人怎麼能跟小孩做這種事,快點要叫他停下;想到此處,秀蘭用屁股去推小毛,想讓他下床不要弄自己。 book18.org

「哦,深。芳芳你屁股頂的我舒服,哎哎,別再頂了,我快掉下去,萬一被你媽媽發現要不好的。」小毛貼著秀蘭耳邊說話聲音很輕,他第一次做這種事,緊張的都沒去想怎麼阿芳的屁股和胸部一下子變得那麼大,身體那樣豐腴,身上的香味跟以前不一樣這些問題。加上此時小流氓已進入桃源深處,得其中妙意,他以為正在交合的人就是阿芳,不然怎麼能讓自己弄呢。 book18.org

「唔……唔唔……」身後的小毛實在動的太快,年輕人精力旺盛,做起這種事來雖沒有任何技巧可言,但要力道又力道,要速度有速度。秀蘭聽他說話不敢再去推他,好在他當自己是阿芳,要麼,要麼先不要動了。其實想動也動不了,她高潮了,被這個自己平時當做半個兒子的小孩弄到了高潮,秀蘭趕緊捂住嘴巴渾身顫抖竭力不發出聲音。 book18.org

「阿芳,你舒服麼?我,我快來了,射精了!」自古英雄出少年,還真不能小看現在的小孩,連射精都曉得;秀蘭阿姨可不知道,這還是旁邊的寶貝女兒教人家的新名詞。這可不行,不能讓他射在裡面,秀蘭想要往前逃,臀部努力往前要讓小毛的肉棒脫離自己的身體。不巧,兩個人竟是同時高潮,本能戰勝理智,慾念控制身體;一個用力抓著腰,一個拚命捂住嘴。秀蘭能感受下身那條只比管龍小了一些的東西正在不停跳動,一股股的熱漿有力的射上花心,在盡頭與自己流出的陰精相匯。 book18.org

「芳芳,好舒服呀,我們明天再做吧?」渾身舒爽的小流氓見旁邊的『阿芳』沒有理他,還道女孩子臉皮薄不好意思,加上剛才她被自己弄得渾身發抖,應該也是很快活到沒了力氣,小毛滿足的拉上短褲下了床。 book18.org

「啵。」臨走小流氓還在『阿芳』的臉上親了下,吃飽喝足的野貓又悄悄的爬回了自己的窩。 book18.org

張勝利 book18.org

『地中海』本有些萎靡,一個電話卻讓他精神百倍;起身哈腰點頭的站了老半天,最後還小心翼翼的掛上,像家裡又給他生了個大胖小子一樣,高興地跑著去頂樓校長室。 book18.org

「張校長!張校長,大事!有大事情!」門也忘了敲,進去『地中海』就開始嚷嚷,一臉興奮。 book18.org

「吳主任你先等會,事情再大也要等我談完嘛。」校長張勝利皺著眉跟著辦公室里的其餘兩人看向吳德。 book18.org

「哎呦,馬主任也在啊,愛,張老師,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開心過頭才發現校長面前的沙發上還分別坐著教務處馬主任和張愛麗。忙又悻悻然的退了出去,關上門。 book18.org

「唉……反正目前也只能這樣決定,我的權限也只能幫文俊做停薪留職處理。不管什麼結果,只要不是反黨反革命,小吳永遠是我們學校的老師。我相信事情總會有弄清楚的一天的。」張勝利不看消失在門後的吳德,轉頭對張愛麗做出保證,這對年輕的教師夫婦他一直都很欣賞,但不開除吳文俊是他目前能做的極限。 book18.org

「是呀,小張,你聽張校長的,小吳會沒事的。等弄清楚了接著回來當老師,啊。」一旁的馬主任也勸到,都是女人,她能感受此刻張愛麗的痛苦。 book18.org

「謝謝領導,謝謝主任,沒有兩位幫助我,我……」說著說著張愛麗又哭了起來,她心裡明白學校領導對自己和丈夫已經仁至義盡,被抓了去還能保留公職。但實事求是的講,論作用還不如『地中海』的幫助大,她想著後面還是要去求吳德幫忙,又不知他會提什麼過分的要求,想著想著就哭了出來。 book18.org

「篤篤篤!」『地中海』在外頭敲門,他聽不到裡面說什麼,看馬主任也在,那架勢不會是張愛麗說了什麼吧。一想到此,心裡十五隻吊桶打水,再也等不住敲門探頭進來。 book18.org

「好吧,我們先這樣,有什麼事以後再談。」張校長見吳德又敲門也不再留兩位下屬。他也不喜歡『地中海』,這次要不是看在他那個什麼表妹的份上才不會讓吳德做了年級主任。 book18.org

「張校長,大事,大事啊。」等馬主任攬著張愛麗的肩一邊安慰一邊出門,吳德立馬走到張勝利面前小聲說道。 book18.org

「門不要關,什麼事你儘管說。」前半句是對剛出門的馬主任說的,後半句是看不慣『地中海』那副偷雞摸狗的樣子,又不是國家機密,說話還見不得人。 book18.org

「張校長,我就是來通知你,市委整風辦要來我校!」熱臉貼了冷屁股給臉不要臉,他吳德好歹也是五尺男兒,你張勝利這態度那我們就公事公辦。 book18.org

「哦?我怎麼不知道?沒接到通知嘛。」喝了口水,張勝利站了起來,到底是整風辦,能止小兒啼哭。 book18.org

「這次是朱組長親自帶隊來我校調研,說是查吳文俊的事。她不想弄得人盡皆知,所以特意讓我轉告你。」都用『你』了,本來老子就不伺候了,現在就狐假虎威給你看,吳德的語氣有點硬。 book18.org

「朱組長?就是你的什麼親戚是吧?恩……既然我這裡沒有收到文件,來的人又跟你沾親帶故,這件事我看就吳主任你來處理吧,我就不出面了。」又是吳文俊,學校出了個右派張勝利也頭疼,索性這次不管了。 book18.org

「好的,我一定辦妥,感謝校長信任。」想什麼來什麼,又是拍馬屁的好機會,你自己不要就別怪老子了。聽到安排讓吳德很滿意,表面又恭敬起來。 book18.org

「還有什麼事嗎?」張勝利背著手走到辦公桌後下了逐客令。 book18.org

「沒,沒了。您忙,您忙……」吳德拿出了一貫的狗樣子,腦子已經開始盤算怎麼伺候好自己的大組長表妹,到時候這校長辦公室就該老子坐了。 book18.org

「吳主任,你好歹也是學校領導了,以後說話做事要沉穩,不要一點小事就亂了分寸。」『地中海』臨出門張勝利又說了一句。 book18.org

「啊,是是是,張校長說的對,我一定改正,一定改正……」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張勝利你等著。吳德笑嘻嘻的關上了門換了陰狠冷厲。 book18.org

「吳,吳主任……」樓梯口有人怯生生的喊吳德…… book18.org

「哎,小毛,你們家的怎麼了?今天對你愛答不理啊。」下午課一結束,老孫的頭伸到前面小毛的肩頭好奇的問。 book18.org

「我怎麼知道,女人就是麻煩,昨天還好好的。」昨晚都那樣了阿芳也算是他家的了,可從早上開始人家就再也沒理過他。 book18.org

「呦呦呦,來真的啊,你們到哪一步了?」老孫懂的多但都是理論經驗,家裡老頭子總說紙上談兵要結合實際,沒上過戰場的都是白搭。 book18.org

「什麼哪一步?你別亂說,小心等會她回來聽見我可不管。」小毛有點累,昨晚破了童子身,不願意再跟老孫閒扯,頭趴到桌上假裝要睡覺了。 book18.org

「哎哎哎,說說嘛,那個……」」『麻球』『油條』你們幹嘛?」見小毛要睡遁老孫要去拉他衣服,還沒勾著,李鵬和胡偉走了過來。 book18.org

「放放放放……放學後,小……」胡偉一開口又結巴。 book18.org

「怎麼?又要比比?好啊。」為了兄弟小毛也不見周公了,沒等對方說完就先跳了起來。 book18.org

「不是不是,別誤會,我們就有點事。這裡不方便說,放學後我們小操場見。」李鵬忙搖著手解釋道,胖臉上還帶著笑。 book18.org

「行啊,誰不去誰是孫子!」老孫打假不行,耍橫裝楞到不輸人。 book18.org

「喂,讓一下。」阿芳的聲音在小毛背後響起,小毛子立馬畢恭畢敬的讓道;另外三人看不懂這演的是哪出,之前有些擦槍走火的氣氛被這一下弄得煙消雲散。 book18.org

「李鵬,你語文作業什麼時候交啊,都下午了,你再不交我去告訴李老師啦!」好麼,進去只雌老虎又來個母夜叉。 book18.org

「交交交,小麗啊,我就兩個字了,這就去寫啊。」袁小麗眼睛一瞪,李鵬老老實實的回去補昨天的作業去了。四大金剛出了兩個妻管嚴,剩下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搖搖頭回各自座位去了,心裡想著以後老子絕對不找你們這樣的厲害媳婦,再好看也不要!book18.org

小操場聚義 book18.org

老時間老地點,『地中海』看著仍在地上乾嘔的張愛麗滿足的拉上了拉鏈。 book18.org

「下禮拜人整風辦過來你知道怎麼說吧?」吳德走進張愛麗一把抓住她的頭髮讓她看向自己。 book18.org

「咳咳咳,知,知道。我,我說『我什麼都不知道』。」不敢去看嘴裡剛吐出來的東西,她怕反胃,張愛麗現在只想去廁所漱口。 book18.org

「就是,別到時候老公沒救到自己成了包庇反革命,你進去了我可不捨得。」另一手摸了摸張愛麗的臉蛋,突然對著張愛麗已經泛白的嘴唇吻了下去,吳德也不嫌腥膻,舌頭拚命往對方口中頂,就像剛才他的短物一樣。 book18.org

「唔……唔唔,不,不要。」張愛麗搖頭拚命拜託,再長一秒她真壓不住噁心要吐了。 book18.org

「哼,告訴你,就算吳文俊不是叛國罪到時候也要發去勞改,你要是不兌現承諾老子到時候就叫他去黑龍江!不對,去漠河!」『地中海』見她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有點不爽,威脅道。 book18.org

「不,不,我,只要你能救他,我什麼都給你,真的!」張愛麗也顧不得,忙拉住他的衣袖信誓旦旦。 book18.org

「這還差不多,到時候看你表現,騷貨。」吳德任由她拉著自己站起身,他特別享受張愛麗求自己的樣子。 book18.org

「你,你也要說話算話,讓我,讓我見他一面。」要不是『地中海』同意幫忙,張愛麗今天也不會幫他做這種事。怕對方提起褲子不認人,張愛麗忙著再重複了一遍。 book18.org

「行,知道了。小事,只要你以後表現好,聽話,老子讓你要什麼有什麼。」這沒得志的小人也張狂,吳德托起張愛麗的臉,看著眼鏡後來回打轉的淚水,心中得意;一定是老子的東西太大,頂的這小娘們吃不消了。 book18.org

「收拾下,我先走了,下周好好表現。」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隱約聽見窗外小操場那邊有人說話,吳德撒了手,拍拍張愛麗漲紅的臉頰快步走出了閱覽室。 book18.org

「啥事體,講。」四人兩排面對面,不知道的真以為要干架,好在學校沒人。當然,他們以為沒人。 book18.org

「大餅,不是。孫耀祖,管小毛。今天我們不是來挑事的,就想談談。」說話利落的李鵬回答道。 book18.org

「談談?談什麼?阿拉革命軍人,工人階級,跟你這種資本家少爺沒什麼好談的!」孫耀祖說話很沖,因為上次碰翻課桌的事還在生氣。 book18.org

「孫……孫耀祖,你……說啊……說話客氣點!」 一旁的胡偉終於發聲了。他盯著對面孫耀祖改的新軍褲,在看看自己已經穿了兩年的褲子心裡不是滋味,一樣家裡都是部隊的,怎麼差那麼多。 book18.org

「行了行了,既然不是打架那有事快講。」小毛被阿芳今天弄得一頭霧水,要不是有此一約,他早急著回去找阿芳問個明白了。 book18.org

「上次是我們不對,今天我跟胡偉先道個歉。」太陽打西邊出來,哦,現在是在西邊,可這兩人腦子也沒壞呀,還真給孫耀祖鞠了一躬。 book18.org

「哎,過去的事不提了,都是男人,有事說事。」在場就一個剛破處的,倒都覺得自己挺硬氣像個爺們兒;對方態度誠懇,他老孫也不是小肚雞腸。 book18.org

「我……我們覺啊……覺得吧吧吧……」等胡偉吧完估計太陽都快下山了,三個人看著他干著急。 book18.org

「我們覺得好歹也做了兩年同學,四大金剛的名頭在學校也叫得響,可我們老自己人跟自己人打架不是個事,窩裡斗。」李鵬繼續做著小喇叭的角色開始擺事實講道理。 book18.org

「啊對,所……以以以……我們要團結!」臉紅脖子粗,最後幾個字因為情緒激動順利的被胡偉憋出來了。 book18.org

「哼,行呀,怎麼個團結法?」這狗熊也惜狗熊,到底是兩年打出來的交情。既然你們主動求加入,這梁山還有個天罡地煞一百單八,我們四個人誰做頭?小毛之意不言而喻。 book18.org

「斬雞頭燒黃紙!」豬隊友不給力,聽不懂還出餿主意。 book18.org

「老孫啊,這我就要說你了;舊社會青紅幫這一套就不要搞了嘛,你是革命家庭出身,思想上要進步的呀。學學人家胡偉同學的沉穩,聽聽人家李鵬同學的建議。」其實胡偉跟孫耀祖想的一樣,就是說話沒他快而已,落了個『沉穩』心裡倒開心。小毛一招連消帶打,把問題丟給李鵬。 book18.org

「這樣,我覺得小毛你腦子活絡,本事大,老大你來當。像老孫說的,我出身不好甘居末席,其他的麼你們革命軍人自己定。」資本家出身,慣會審時度勢,封神榜封神,老子做個姜子牙,反正天塌下來你們頂著。 book18.org

「嗯,老李這話說的在理。老孫家裡是團長,油,啊不,胡偉家裡是營長,官大一級壓死人,胡偉你就做老三吧,怎麼樣?」當然要向著自己兄弟,親生的都分遠近,何況朋友同學。 book18.org

「還有,這個只是我們內部的座次,我們以後四人一體一致對外,都是自己人相處也就隨便點。我其實大名還沒起,我媽說等拿了身份證再改,所以你們就直接『小毛』叫著;老孫麼大家也曉得,叫『猴子』;兩位兄弟麼,要是不介意我們也別改了索性就用『麻球』和『油條』吧,大家都是兄弟,什麼老大老二在新社會也不好聽。」見胡偉不說話,小毛馬上變了口風,大家起個綽號不分你我沒有上下。 book18.org

「成!」。「行啊」。「沒問題。」這回,大家,滿足了吧! book18.org

「下周我過生日,哥幾個都來我家吃蛋糕,喝汽水!」老孫豪氣干雲,這化干戈為玉帛的好事跟他生日湊一起,弄個雙喜臨門。 book18.org

「行,一起去!都是好兄弟,哈哈哈……」四個傻子就這樣成了朋友,男人的友誼來的不簡單,但結實牢靠。 book18.org

「你們四個幹什麼?那麼晚了不回去喝西北風啊!」『地中海』過來凶神惡煞的樣子,『結實牢靠』馬上做了鳥獸散。 book18.org

晚飯 book18.org

城中一片月,萬戶吃飯聲。說來不貼切,夏天夜是黑的晚,但阿芳的臉色似乎從今天早上就一直黑到吃飯。看看媽媽,看看小毛,阿芳心中委屈。吃了半碗飯就走了,秀蘭也沒攔,倒是小毛追出去時她想說什麼,礙於銀鳳在場終是沒做聲。 book18.org

「阿芳你今天怎麼啦奇奇怪怪的。」追上阿芳時她已經到了馬思南路上,沒吃飽的小毛現在只惦記著自己碗里的咸帶魚,要不是老媽給他使眼色他才不願意蹚這趟渾水。 book18.org

「你去問我媽呀,她比我還奇怪。」阿芳頭也不回,語氣中卻似帶了哭腔。 book18.org

「秀蘭阿姨怎麼你啦?我看她挺好呀。」依舊想著咸帶魚的小毛在後面踏著拖鞋漫不經心。 book18.org

「好什麼好,我媽也不知道發什麼病,早上就讓我人坐直腿併攏,還盯著我眉眼看了老半天;又叫我在房裡來來回回走了十幾遍,你說阿是奇怪伐啦。」阿芳突然回身站定,小毛好些沒撞上去。 book18.org

「那這跟你白天不理我有什麼關係呀。」小毛嚇一跳後退一步,這馬路上還有些個沒吃飯的和吃好了的,來來回回,人多眼雜,真跟小姑娘撞一塊講不清了要,雖然昨晚都…… book18.org

「不理你?我媽讓我做好哪些奇怪的事情就發調頭,叫我不再跟你一起玩,不好跟你走的太近!」臭男人,人家這樣子還不都為了你,媽媽不允許我又好怎麼辦啦。阿芳情緒激動,好在注意力轉移到小毛身上,不然哭出來就是小流氓當街欺負女孩子。 book18.org

「啊?這滑稽了,我又哪裡得罪秀蘭阿姨啦?該不會……不會是……」本來還覺得莫名其妙,突然想到昨天晚上的事小毛腦後頸一緊。 book18.org

「不會什麼啊,你說呀,不然以後我都不好跟你講話的。」看他似乎知道點什麼,阿芳忙催促;便宜都讓這小流氓占了,要是真被媽媽弄得勞燕分飛,自己這點心事以後又該賦予誰。 book18.org

「昨天……昨天晚上啊。」你還跟我裝傻,昨天我們都那樣了估計是被你媽發現了唄,兩家人的面子阿姨不好多說,又或興許是等著過幾天劉濤叔叔回來找我秋後算帳。越想越對,小流氓有點怕了。 book18.org

「昨天?晚上?什麼事啊?」這個提示讓阿芳有點轉不過腦迴路,拚命想昨晚發生了什麼,吃飯、做作業、看書、刷牙,洗臉…… book18.org

「就是我來你家然後跟你那個啊,不會被阿姨發現了吧?」小流氓一臉忐忑想著從阿芳哪裡找點蛛絲馬跡,除了爸爸他就怕劉濤叔叔,那一身又黑又壯可不是他小身板頂得住的。 book18.org

「你來我家?什麼時候?我怎麼不知道啊?」阿芳徹底讓他弄糊塗了,她昨晚就沒見過小毛呀,倒是吃好飯見他鬼鬼祟祟的在下面往對面號門裡張望。 book18.org

「哎呀,就是昨天很晚很晚,大家都睡著了,我到你家,在你床上跟你那個。」小毛當她不好意思,都說到這份上了她怎麼就那麼笨呢,還學習委員,真是讀書越多人越傻。 book18.org

「管小毛!你個臭流氓!說什麼你,我昨天根本沒睡自己床上,我跟我媽睡的!」『那個』是什麼,我們學習委員還真知道;小流氓當街說出來公然調戲她良家少女,阿芳氣不打一出來,指著他鼻子就罵。 book18.org

「啊?哎哎,是我弄錯了,我瞎說的,哦呦跟你開玩笑的呀,我做個夢,想你了嘛……哎呦。」阿拉小毛反應多快,事情不對先穩住面前雌老虎再去計較到底發生了什麼;腦子轉的快,注意力就跟不上身體慢了半拍,兩隻粉紅拖鞋飛來一隻正中面門,小流氓當場倒地。過一會兒,覺得有人蹲在他身邊,恍惚間他把阿芳關切的臉看成了秀蘭阿姨。 book18.org

「秀蘭阿姨!」 book18.org

「秀蘭啊,阿芳怎麼啦?」銀鳳往秀蘭碗里夾了點菜,女人啊就是好奇。 book18.org

「啊哦,小孩子臉皮薄,早上說了她兩句就不開心到現在。」秀蘭也恍惚,她一天都過心不在焉,最好昨晚的事不是真的。 book18.org

「哎呀,你們家芳芳那麼乖,讀書又好,我有這麼個女兒開心都開心死了。」銀鳳見秀蘭大概為了孩子心情不好忙寬慰兩句,她不知道人家是為了孩子,為的是她的孩子。 book18.org

「嗯,姑娘大了,不由娘嘍。」秀蘭搖搖頭不再去想,就當昨天做了場夢,好在今天早上檢查過了自己女兒應該還是原裝的。 book18.org

「嗨,兒大才不由娘,你們家的小棉襖跟阿拉的小鬼頭比起來,乖多了;他皮起來,我有時候真想把他塞回去算了,就當從來沒生過。」銀鳳索性放下碗筷跟秀蘭打趣道,其實心裏面她得個兒子,不曉得多得意呢。 book18.org

「哪有,小毛……小毛也很好的。」哎,是好呀,好的都讓你高潮了,聽銀鳳說什麼『塞回去』秀蘭的臉有些紅。天天看著這兩小孩走的那麼近,本來也不當回事,但昨晚春風一度,秀蘭對自己的女兒實在不放心,這句『很好』說的有些違心。 book18.org

「是伐?那送給你當兒子算了,我不要嘍。」將欲取之,必先予之。銀鳳是真喜歡阿芳,人品相貌樣樣來賽,跟自己兒子從小的青梅竹馬。新社會不流行包辦,這探探口風鬧著玩也有意思,女人嘛都是天生的媒婆。 book18.org

「好呀,給我好來,白天能幫著做家務,天冷了還能暖被窩。總比我家的死鬼好,幾個月不見人,家裡來壞人救命的都沒。」這話一出口秀蘭就有些後悔,好在『天冷暖被窩』的話在銀鳳耳朵里引不出什麼歧義,父母眼裡孩子永遠是孩子。 book18.org

「呦呦呦,那你家阿芳給我伐啦?以後我出去就講我有個女兒呶,學習委員,人又漂亮,到時候再過幾年,上門提親的小伙子估計要把門檻踏破嘍。」銀鳳捂著嘴笑,她可是要把阿芳留給自己兒子的,要真敢有來上門的非得被銀鳳阿姨用掃帚打出去不可。 book18.org

「銀鳳姐姐你就會說笑,小毛給我你不要虧死了,將來我可以抱孫子的哦。」要不說秀蘭怎麼是石庫門美女狀元,人漂亮說話也漂亮,女婿假兒子哪有真孫子好,中國傳統怕不說到你心坎里去? book18.org

「哈哈,要麼我們湊給親家,生兩個你帶一個我帶一個,小的跟你們家姓,我們都當阿娘,哈哈哈。」不怕你不答應,反正我是說笑的,沒聽見那麼多『哈』麼,這『榜眼郎』也不弱。 book18.org

「啊?哦……」秀蘭不知道怎麼接了,你老公是我男人,你兒子也是我男人,這麼亂的關係將來還做親家?阿芳樂不樂意她不知道,反正她是不樂意的,已經不講道德了,哪能再不要倫理呢。 book18.org

「聊什麼呢嘎開心?」一個男人突然走了上來。 book18.org

「劉濤,你回來啦?」倒是銀鳳先站了起來。book18.org

貼主:亭子間文人於2021_04_19 7:01:35編輯book18.org

版主:青青的世界於2021_04_24 14:16:26編輯book18.org

相關搜索

28天石庫門28天石門情報戰石庫門1石門阿庫倉庫書庫漢庫(25 28)水庫帶庫上海石庫門石庫門媽媽真舞28逼乎25黑蝴蝶(25)鏡欲 25女友28天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