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墨玉麒麟傳 (179-181) 作者:STURMGEIST

.

【墨玉麒麟傳】

作者:STURMGEIST2021年5月1日首發於第一會所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我這是...這裡是哪裡?」

李翰林足足昏迷了兩年,長時間四肢沒有活動的他,剛下床就感覺腳軟無力,還未觸地就跌了個仰八叉。看到李翰林啥都沒穿就成了這幅樣子唐夕瑤又是激動又是想笑,激動的是李翰林終於醒了過來,想要嘲笑的也是李翰林的這幅樣子。

本來她還想將李翰林扶起,可周圍沒有什麼將嬰兒放下的地方,更何況這個小嬰兒作為李翰林的兒子更是緊緊咬住她的乳頭不鬆口。強行拉扯了幾下,終於掙脫了小嬰兒緊咬的嘴,將咿呀叫著的嬰兒擺放在床上,趕緊將地上的李翰林扶了起來。

她早就不是什麼軟弱可欺的公主了,這兩年的時間,除了備孕懷胎,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學習武功,閱讀熟記國策與兵書,直到臨產的前一段時間,才逐步停了下來。幾乎沒費什麼力氣,唐夕瑤就將摔倒的李翰林扶起,又隨手從床上取過一條毯子給他披上。

「這裡是合歡宗,翰林,好些了麼?」

原來是合歡宗啊。

李翰林鬆了一口氣,既然不是什麼危險的地方,就試著再次站了起來。這次總算是成功了,許久沒有活絡的經脈重新充滿了活力,雖然人還有些搖搖晃晃,但是李翰林可以深刻的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說不出的輕盈和暢快,再看看眼前之人,赫然是與自己已經有肉體關係的唐夕瑤,只不過現在唐夕瑤的妝容更香的妖媚,身披紅色薄紗,裡面更是什麼都沒有穿。

就在李翰林慾火將起的時候,他看到了床邊的孩子,慾火頓時冷卻下來。

「夕瑤,這孩子是誰的?」

「當然是我肚子裡掉下來的肉。」

「什麼?」

李翰林自覺只不過昏迷了一小段時間,可與她不過只交媾過一次,哪來那麼快就會有孩子?

「莫非你和別的男人...」

剛才唐夕瑤懷中的嬰兒還在貪婪的吸吮著母乳,李翰林不由得覺得自己仿佛被戴上了綠帽子,若是說嬰兒是抱養的還好,可唐夕瑤都親口承認這是她的孩子...

莫非唐夕瑤已經嫁給了別人?

「你瞎說什麼啊?這可是你李翰林的孩子!」

結合剛才一番無頭無腦的對話,再看李翰林漸冷的眼神,唐夕瑤這才覺得自己好像說錯了話。

「怎麼可能,這才多久?怎麼會...」

「你...你知不知道,你都昏迷兩年了!!」

李翰林倚在床邊,聽著唐夕瑤的話目瞪口呆。而對面長公主早就撲倒了他的懷裡,眼眶中再也止不住打轉的淚水,放聲大哭。

「翰林,你知不知道你一直躺在床上,謝掌門、你母親、七情六慾...我們有多擔心你!有多想你趕緊醒過來!雖然夏仙子給你喂了藥,可我擔心你永遠都醒不過來。我就一直等...一直等...」

「對不起,我不該亂懷疑,是我的錯,你打我罵我都好...」

李翰林有力的雙手更是將唐夕瑤抱得緊緊的,生怕放手以後長公主就會原地消失。

「誰捨得打你呢?你醒過來是我這輩子最高興的事情。」

說罷,唐夕瑤主動吻上了他的唇。

「翰林,其實我們好久沒有那個了...你昏迷的時候,我可總是賴在你床上,套著你的肉棒,讓你的子孫射在我的花宮裡...這個孩子就是你留下的種。所以...」

唇分,李翰林輕輕撫上唐夕瑤的俏臉,拭去她眼角的淚水。

「翰林,快狠狠肏我吧,就在這裡,不用去顧忌什麼,用你的大肉棒干穿天豐朝的長公主吧!」

雖然不知道這兩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唐夕瑤這番大膽的言語的確很合李翰林的口味,再加上這番妖嬈放蕩的妝容與裝束,與之前天豐長公主完全不一樣了。這番大膽的話語之後,唐夕瑤主動背過身去雙手搭在床沿,撩開自己身後的薄紗,將白玉一般的圓臀高翹起來。

這會兒李翰林才看到長公主高翹的臀縫裡藏著什麼樣的秘密:唐夕瑤的前穴與後庭都被三指粗細的棒狀物體塞得滿滿的。他抓起前穴玉棒外露的銅把手,慢慢將其拔了出來。

「噢...」

粗長的玉棒帶著粘滑的液體抽出,李翰林這才看到玉棒的樣子,這根玉棒後端白前段黑,是根據小公馬的樣式仿造的,可是長度卻足有一尺多,若是全部插入進去,尖端必直入到花宮深處。

「喜歡麼...我每天可都要帶著這個東西,謝掌門可對我日日調教呢,一開始用的是仿造男人的,後來變成了狗的,現在能容下馬兒的,謝掌門說以後還有銅蛇什麼的...」

「那後庭里是什麼物件?」

「後庭...你自己拔出來看看...唔...」

李翰林再次伸手,將後庭外露的把手抓住,慢慢抽出,原來後庭中是墨玉做成的玉棒,但卻是如糖葫蘆一般一節一節的球體,每拔出一節,長公主就會發出一聲嬌羞的低吟。但李翰林沒有將它全部拔出,而是拔出一半以後,又將它慢慢的塞了回去。如此往復後庭腸液流淌,長公主撅著的屁股微微顫抖,前穴的淫蜜更是如泉涌一般。

「翰林,不要弄了,快點...快點肏我吧...」

「就等你這句話了!」

李翰林扶起自己已經硬的發疼的肉棒,在蜜肉處磨蹭了幾下,隨即慢慢將棒頭頂入長公主已經濕潤的不行的肉穴。肉與肉之間緊密的貼合在一起,再也不分彼此。李翰林的雙手緊握著唐夕瑤的圓臀,肉棒用力衝撞著女體嬌嫩的腔道,每次那作惡的棒頭重重頂在花宮最深處,一下一下撞的她渾身發軟。

「啪!啪!啪!」

「哦...翰林...用力點...我...不...哦...嗯...」

這交媾的感覺如此真實,以至於唐夕瑤還不敢相信,在這兩年,唐夕瑤日日與李翰林交媾歡愛,都只能由女方主動,如觀音坐蓮一般將已經豎直的肉棒納入自己體內,上下套弄,最終讓滾燙的陽精射入,哪怕是自己懷孕之時,歡愛亦沒有停下來過,甚至臨產的前一段時間還將肉棒納入到自己已經被謝雨荷徹底開墾的後庭中。唐夕瑤幾乎忘記了第一次和李翰林歡愛的感覺,但這一次,活生生的李翰林出現在自己身後,他那粗長的肉棒隨著男人粗重的呼吸猛撞在自己體內...

「輕點...夕瑤...要...肉棒...肏...啊...」

傳統禮教中,女孩子在交歡之時不應該如此大聲的,可經歷了無數合歡宗女子洗禮又經過謝雨荷磨鏡調教的唐夕瑤早就把這些東西都丟得一乾二淨。放浪的淫叫讓自己臉紅不已,可是這樣卻讓李翰林的慾火更加炙熱。

這個時候不必憐香惜玉了。

李翰林毫不客氣的、狠狠的前後動作著,肉棒前後進出的速度實際上並不快,但卻十分堅定有力,肉棒抽出之時還帶著充血發紅的腔壁嫩肉,而下一刻肉棒刺入,帶著四濺的春水,重新撞入花宮之中。天豐長公主柔嫩肥白的玉臀一次又一次地拍打在李翰林的大腿根部,男人溫暖的雙手不禁向上撫去,肆意揉捏著唐夕瑤豐滿的雙乳,從根部到乳尖,力道有時輕有時重。上下敏感處被襲,唐夕瑤眼眸迷濛,雙頰緋紅,渾身顫抖並且泛著淫蜜的粉紅色,本已高翹的圓臀更是不由自主的往後送去。

「不要了...不要了...翰林...慢一點啊...饒了我吧...」

唐夕瑤的話語中已經開始求饒,可李翰林不願意那麼容易就放過她,也許是真正的情慾壓抑的太久,李翰林興致更是高漲,稍稍運起《麒麟決》,逐漸加快了插入女體的動作。還不過百來下,唐夕瑤就被頂的雙眼翻白,那已經被磨得火熱的濕滑穴肉抽搐不已,每頂入一下就發出「吱吱」的水聲。猛力的的動作之下,肉棒更是兇狠的插入進去,絲毫不留情。

這激烈的動作,讓唐夕瑤渾身無力、四肢發麻,兩人的汗液聚集在一處,雖然被插的幾經脫力,可唐夕瑤還是堅持用顫抖的手扶著床沿,大力的動作下,床板已經開始發出不含重負的「吱呀」聲。迷糊之中揉捏著她左乳的大手已經伸到了股溝上那個顯眼的銅把手,唐夕瑤只覺得後庭那個物件被一節節拔了出來,然後又用力塞回了自己後庭。

「不要了...翰林...要死了...要被肏死了....哦....嗯....啊....」

唐夕瑤只知奮力地扭動柳腰,聳動豐臀,迎合著來自背後的抽插。肉棒與多節玉棒的前後夾攻,終於繃斷了唐夕瑤的最後抵抗,天豐長公主渾身劇顫,溫軟的穴肉猛地夾住了李翰林的肉棒,接著花宮深處熱流猛的射出,透明的蜜水噴射而出,猛的澆在李翰林的棒頭之上。

要是換了平時,李翰林恐怕早就抑制不住射了出來,可這次不同,本要大開精關被他硬生生給憋了回去,剛剛泄的雙腿發軟的唐夕瑤本以為他也會同時開了精關,可事與願違,那條作惡的肉棒仿佛更加粗大,像是一根燒紅的鐵棍在她的腔肉中肆虐著。

天豐長公主已經沒有力氣喊叫了,凌亂的秀髮橫七樹八地披散在肩上和後背,雙乳隨著抽插起伏不停,只能死死抓著床板的邊緣防止自己摔倒。

「啪啪啪啪---!!」

又是硬挨三四百下肉棍,仿佛是最後的攻勢,大肉棒粗暴的頂撞在花宮,李翰林的腰際一癢,他知道這是精關打開的前兆,卻不知道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如果說剛才泄精是被自己憋了回去,這一次自己居然能對這種東西自如的控制,可若是再幹下去唐夕瑤非得昏過去,索性不再壓抑。

「來了...啊!!!」

在唐夕瑤滿足的長吟中,肉棒抖動著,滾燙炙熱的精液猛烈的噴射出,將唐夕瑤的花宮灌得滿滿當當,同時只聽「啪擦」一聲斷裂的脆響,原來堅固的黃花梨床板一直被唐夕瑤用蠻力抓著,可這段時間日日被李翰林灌滿精液,浸潤經脈,就算是通常的蠻力,唐夕瑤也能一拳打死一頭牛。剛才床板就已經受不了長公主的雙手的抓握和推擠,現在兩人劇烈的動作,終於讓床板從中間塌陷下去。

「...孩子!」

幸好唐夕瑤眼疾手快,在床板塌陷之前將孩子抱在懷中,本以為那小嬰兒會放聲大哭,可襁褓中的他不過是伸出手來嘿嘿直笑。兩人的身體此時還連在一起,隨著李翰林肉棒抽出,濃稠的白濁精液這才從肉穴中倒流出來。這個時候唐夕瑤終於可以慢慢蹲坐在地上,讓自己的雙腿休息一會兒,一炷香之後之後她粗重的呼吸才完全平靜下來,臉上只餘下歡愛後的滿足之情。

-----------

第一百八十章

「好些了麼,是不是我剛才...」

李翰林有樣學樣在唐夕瑤身旁蹲坐下來,讓長公主滿是香汗的腦袋輕輕倚靠在自己胸前。

「沒有...翰林還是很厲害,不然夕瑤可不能給夫君誕下孩子呢!」

小嬰兒在襁褓中咿呀直叫,又向著唐夕瑤的乳頭湊去,惹得李翰林用手指撥弄了幾下嬰兒的小手與臉頰。不過小嬰兒絲毫不怯生,任由李翰林摸上摸下,口中「砸吧砸吧」的吮吸著長公主的乳頭。

「這,就是我的孩子麼,那我豈不是已經當爹了!」

唐夕瑤點了點頭:「孩子才出生六個月呢,不過她們給你誕下的孩子可不止這一個,還有幾個呢。不過這孩子的嘴實在是厲害,每次都洗的我胸口發疼,不到最後一滴吸干都不願意鬆口,現在孩子都沒有取名字,命名之事甚大,我和你母親還有其他人一致商議,就是等你醒過來後再給孩子取名。」

「那,我沒醒的這兩年,中州應該發生了許多事情吧。」

「是有很多,自從你被那些黑衣人打的昏迷過去,合歡宗以一己之力對抗朝廷,不過朝廷從來沒有發現過此處地方,所以一直相安無事。」

說道那些黑衣人,李翰林想到那兩個黑衣老人當著他的面將王紫菱與羅嘉怡剝去衣服,更是恨得咬牙切齒:「紫菱和嘉怡呢,我那時候與他們單打獨鬥失手被擒,她們也在我面前被抓了起來,她們現在怎麼樣了?是否已經逃出生天了?」

唐夕瑤也為這件事情與謝雨荷等人攀談過,最終得出的結論還是瞞下來為妙,若是實情告知李翰林可能會不顧一切的找那狗皇帝和黑衣老人報仇,若是再出什麼意外,可不是眾人所能承受得了的。所以唐夕瑤只能根據當天的情況再加上眾女準備好的一致口風,編了一個說辭,將事情都推到那個見首不見尾的天衍神女頭上。

她對李翰林點了點頭。

「你被昏迷之後,那三個老頭本來想將紫菱和嘉怡帶上向皇帝邀功,順便要將你帶回榨取功力,就在臨走的那一刻,那個手持羅盤的天衍神女攔在他們身前,三兩下就將他們打的重傷逃走,不然我可能就再也見不到你了。夏仙子還為你求情,懇求天衍神女救你一命,可天衍神女不願意,若是救了你可能破壞天機,就離開了。」

「再後來謝掌門和你母親找上門來,把你接去合歡宗,本來再過幾日翰林便藥石無醫,幸好夏仙子和你母親去那血手老魔的洞府冒死搶奪神藥,不然...夕瑤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血手老魔死了,藥也搶了回來,可這個時候我才發覺,自己除了從嫁妝裡帶回來那一堆金銀皮毛,再頂著個公主的頭銜,就全無他物了。現在夕瑤除了哺育孩子,就是讀書學武,一刻都不敢停。」

這一番全無破綻的話,假亦真時真亦假,連唐夕瑤自己差點也要相信了。

「這幾個老頭,自作孽不可活!說起來也得感謝天衍神女及時出手。」

聽到王紫菱與羅嘉怡無礙,李翰林都鬆了一口氣,李翰林慶幸的是自己喜歡的人沒事。唐夕瑤同樣暗暗也鬆了一口氣,慶幸的是李翰林相信了自己這番說辭。

「天衍神女行蹤不定,恐怕也不一定能找得到。」

「不過說起來,其實你也不用那麼累著自己,我不是醒了麼,現在我都還好好的。話說你的奶水還夠麼?」

唐夕瑤臉一紅:「奶水當然夠了...你...幹什麼!都幾歲了還要和你兒子搶奶喝!」

李翰林才不管那麼多呢,輕輕握住無人占據的右邊乳房,稍稍一擠壓,乳頭上就冒出香甜的白汁,然後趕緊低下頭去將乳頭大半個含在嘴裡,小心品嘗著帶著絲絲甜味的乳汁。

「夕瑤,剛才居室里什麼斷了,我...我的兒啊?!」

大開的玄關處,熟悉的聲音無頭無腦的聲音響起,李翰林抬眼一看,面前不過披著碧色薄紗的豐盈女子,不正是自己的母親薛雨晴?

「媽媽!」

-----------------------------

極樂殿的一小部分地方已經重新隔出了一個房間,自從謝雨荷等五女誕下孩子,這座房間就變成了五女的育嬰室,雖然照顧孩子是一件麻煩又辛苦的事情,可謝雨荷等五女從未感到有什麼不妥。再加上荊墨竹和慕容封寒的孩子也已經有半年,加上她們兩個,七女更是要互相擔待。

但不管已經是孩子母親還是尚在懷胎的孕婦,她們都已經感覺不到照顧孩子與孕育孩子的辛苦了:這兩年日日榨取李翰林的精液,七女的身體與經脈早已經因為注入的功力而強橫無比,哪怕再辛苦再勞累,也不會有任何疲勞的感覺。

而這會兒,已經做了母親的五女,外加尚在懷胎的荊墨竹和慕容封寒,全部都身披性感的透明薄紗,微笑著看著面前那個賦予了她們孩子的男人。但此時此刻李翰林心中發苦,看著面前小床中齊齊整整的五個孩子,一個腦袋五個大。

他總算是明白唐夕瑤嘴裡那「幾個」孩子是幾個了,還得算上未出世的那兩個。

「謝雨荷的孩子才是最大的,其次再分別是唐夕瑤、媽媽還有七情和六欲的,可惜了呢,媽媽沒能給你誕下一個男孩子。」

「...沒關係...媽媽...」

當初李翰林還害怕有人知道自己母子亂倫,可現在薛雨晴自己都不在乎,他又去在乎什麼呢?

「那謝掌門和七情六慾,既然我,與你們有了孩子,那你們以後打不打算嫁給我呢?」

聽了這句話,三女不由一愣,這的確是個問題---孩子已經誕下,若是想要做李翰林的嬌妻,那合歡宗以後讓誰管呢?這可不是做甩手掌柜那麼簡單,宗門中的事情,牽扯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

「翰林,這恐怕不行,合歡宗得有人掌握方向,統攬全局。我們這些人何嘗不想放下著一切去瀟瀟灑灑過快樂日子,可是宗門還有許多事要解決,無數的姐妹都需要安排照顧,這不是換個人就能做到的事情。等以後將中州的毒瘤挖去,翰林方可多過來坐坐陪陪我們,這樣我們就心滿意足了。」

七情六慾同樣點了點頭。

雖然覺得可惜,但也在李翰林的意料之中,他轉過頭用審視的眼光看了看荊墨竹和慕容封寒。

「你們呢?當初你們兩位天女門的天女好像很討厭我?」

笑話,兩個天女早就被謝雨荷與薛雨晴調教成了兩個淫女,再者有懷了李翰林的種,哪還會對李翰林感覺到討厭?

「夫君,我們以後俱是一體,哪還會討厭,本就是我們主動讓夫君破了自己的身子。」荊墨竹急忙道。

一旁的慕容封寒,同樣乖巧的點了點頭。

李翰林心裡已經猜到了謝雨荷和自己母親可能已經調教過兩女,要是平時這樣對她們說話,對方早就一劍刺過來了。他走了過去輕輕,撫上兩女因為懷孕而脹大的肚子:「墨竹、封寒,不管以前發生過什麼,或者你們對我做過什麼不好的事情,我都不介意。既然你們都懷上了我的孩子,那我李翰林一定會負責到底的。」

說完,將兩女溫柔的抱在懷裡,輕輕的親上了兩女的臉頰。看到此處,謝雨荷與薛雨晴不由得相視一笑。

「對了,為何不見紫菱和嘉怡,既然在三羊鎮她們已經逃出生天,那為何作為少主和長老的她們沒有在場?」

該來的還是會來。

「在翰林被送過來之時,嘉怡和紫菱全程都陪著你,本來要等夏仙子取來藥物,但是這回天豐朝的狗皇帝下令大索中州,合歡宗的許多產業,尤其是騰龍城的重要產業都受到了衝擊,是我讓她們去騰龍城的。好在她們一去,上下打點活動一下,騰龍城的產業都保了下來。」謝雨荷回答道。

「那,騰龍城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完麼?」李翰林又問。

「還沒有。翰林,可能你與她們要在隔一段時間才能見面,合歡宗內已經拿出一個切實可行的方案,若能夠一絲不苟的實施,那擊破騰龍城指日可待!屆時她們會作為內應,在騰龍城中心開花。」

「那,希望掌門不要讓她們做太危險的工作,我實在對那些黑衣老人又恨又怕,恨不得殺之而後快。」

「放心吧,翰林。」

謝雨荷話鋒一轉:「既然翰林已經醒來,我們最大的一個問題已經解決了,這兩年狗皇帝享受太平日子已經夠久了,現在是不是該考慮一下給狗皇帝喂點屎吃吃?」

-----------------------------

荒漠,金光城,大金塔。

一年多前,作為達拉尼的洛泱,同樣誕下了孩子。

當她在產後的劇痛中看到那個皮膚稍顯黝黑的「原子」時,便知道自己對於金光大法王答應的事情已經做完了。但是若是備孕尚需等待一段時間,所以大約過了六個月才開始備孕。直到半年之後她才重新看到了那個「生息瓶」。

這個細口銅瓶外還結了一層白霜,表面冰冷,放置一段時間以后里面所儲存的精液才變成液態。洛泱沒有絲毫猶豫,分開自己的雙腿,將銅瓶插入到肉穴之中,等待其中冰冷的液體完全進入到花宮,提起許久的心才放下來。

塔中的侍女們玩玩躲貓貓,每一次跑出去都弄到滿身泥漿,搞的洛泱這個做母親的又好氣又好笑。不過此時更讓她關心的是,另一個新生命已經在她腹中孕育,這是李翰林的孩子。

對於給李翰林生孩子,洛泱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也許是「衝動」,亦或是「恕罪」、「補償」。洛泱坐在金光殿的主座上,撫摸著自己已經隆起的小腹,想像著以後這個孩子生下來以後的樣子。

貼身侍女米娜走了進來,對著主座上的洛泱遙遙一拜。

「達拉尼,剛才米娜去了一趟肉鋪,卻得知蘭婷已經離去。」

「離去?她有沒有說去什麼地方?」

「據那些夥計說,她接到了一封信,應該是回了中州,去辦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中州還有沖雲樓值得留戀的東西麼?」洛泱將茶几上存有溫熱麥茶的杯子握在手中,抿了一口:「本後看了中州史學,沖雲樓死的死傷的傷逃的逃,為什麼她還要回去?」

「除了李翰林,別無他物了。」米娜答道。

「啪嗒」茶杯被輕輕的放回了茶几上。

「達拉尼可是想回中州了?荒漠的反對勢力已然被剿滅,若是回中州也不會出現任何變故,達拉尼大可放心到中州去。」

「嗯。」

洛泱撫了撫自己的孕肚,慢慢從座位上直起身來,背著達拉尼:「荒漠的情況已經大為改觀,本後很放心。本後決定了,等交接了各項事宜,過兩個月就去中州,其一就是為了金光大法王。舊年那狗皇帝為了奪取權力不惜買通法王還派人刺殺,雖然失敗,但是金光大法王也就此崩逝。這筆帳,勢必要算到那個狗皇帝頭上。」

「那達拉尼,既然是刺殺,那我們此行的名義呢?」

「就說訪問,荒漠從未有與天豐王朝有過官方的往來,這一次正式出訪必然會受到他們的關注,我們就大張旗鼓的去騰龍城。而且一路上還得四處通告告訴他們我們來了,大搖大擺的來了,何況本後懷著孩子還能讓他們放鬆警惕,為本後創造機會。本後已經想好了,等那天兆帝接見,私下色誘之,等到他被迷得找不著北的時候...」

洛泱轉過身,抬手比出一個斜著劈落的手勢。

「將他的狗頭砍下來帶走,連夜離開。一國之君想要上本後這樣的女人,做事必然是隱秘的,若是被人發現死了,必然秘不發喪。到時候本後帶著人藉口悄悄離開,等他們反應過來,我們早就到了荒漠深處了。」

「其二,除了要狗皇帝的命,還有一件事:本後的父母還在困在中州離天城,本後身負絕世武功,亦有萬貫資產,若是自己享受卻忘卻父母,這是不孝。」

「那達拉尼,若是進了中州,我們先找那皇帝的麻煩,還是先找達拉尼的父母?」

「當然是先找到本後的父母,俗話說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如沒有他們,就沒有現在的本後。等到了那裡,給足金銀米麵,讓父母能富足平安的過完一輩子,算是盡了孝道。那狗皇帝算什麼東西,他也配排在本後的父母前面?」

「另外,據中州過來的商人說,已經好多年沒有納妃的天兆帝,這段時間都在全國甄選美女。」

「米娜,傳令下去,這一次出行從簡,但是派頭還是要有,去重新訂做一套小一些的板輿,帶侍女十人,法王十人隨行,金光軍中甄選精銳八百人護衛,並且帶足夠金銀和米麵。到時城內就有大總管桑吉和金光軍主帥巴圖統攬全局,其餘的細節讓大總管匯總一張表,給你米娜看過後再呈給我定奪。另外,當年那些與本後一道來荒漠的那些中州女子也一同隨我們去,如果有必要,還能讓她們為狗皇帝製造一些麻煩。」

「明白了,米娜這就去準備...那「原子」達拉尼打算帶去還是...」

「到時候找可靠的奶媽來,斷奶後由侍女和大總管代為照顧孩子,以防萬一。先下去辦吧!」

米娜點了點頭,倒退著離開金光殿。

洛泱將頭枕在座椅的靠背上,其實她還有一點沒有說,就是將自己肚子裡的孩子交給李翰林,若是時間掐的准,到了中州預計就可以生產了。

正想著,洛泱身後,一雙深色的大手從她的脖頸處環了上來,接著這雙不老實的手往下遊走,撩開洛泱胸前交叉的紗衣,將她柔軟的乳房掌握在手中。

「次加,你怎麼過來了?」

身後的次加法王笑道:「當然是想你了,尊貴的達拉尼。」

「想我什麼?」

「挺翹的乳房、纖細的腰肢、渾圓的屁股,纖細的雙腿,不僅是我次加想著你,次加的肉棒可一直想著你那個流著奶和蜜的肉穴。」

其中一隻大手繼續向下,撩開達拉尼薄薄的紗裙,流淌著汁液的肉穴外依舊是真空,似乎隨時準備著男人的侵犯。「你要回中州?你自己去,還是...」

「是啊,中州是本後的根,本後一定得回去看看,順便把金光大法王沒做完的事情做完。不過放心,本後會帶上你們的...今天的書本看完了麼?」

「早就看完了,甚至還多看了一些新的男女交歡造愛之術,就想要在尊貴的達拉尼身上試驗一下!」

洛泱笑了笑,甩脫了次加法王作惡的手,從座位上站立起來:「平時你們幾個都是男上女下,這一次我想要在上面。所以,還不趕緊坐上來。」

次加法王早就安耐不住,將身上的紅袍除去以後,露出了一身精壯的肌肉,他坐在本應是達拉尼的主座上,雙腿之間泛著水光的粗大肉棒已經如衝天炮一般高高豎起的。

「本後可按耐不住了呢!」

洛泱慢慢除去身上多餘的紗衣,帶著嫵媚迷人的表情,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套著金絲長靴的雙足分跨到座位兩邊,然後面對著次加法王,握住肉棒對準自己的兩瓣蜜肉,慢慢的沉坐下去。

「哦!」

「呼!」

「啪啪啪啪!!」

蜜水泛濫的肉穴吞吐著肉棒,洛泱仿佛又變成了那個在金光大法王床上欲求不滿的淫蕩女人,與身下交疊著,恍若金光殿中與金光祖師交媾的聖德明妃,口中只能發出有節奏的嬌呼,金光殿中只餘下男女粗重的呼吸、呻吟,還有肉體碰撞的沉重聲音。

-----------------------

中州南方,定南城。

這裡是中州南方沿海的城,不大但也不小。本地居民以海運、曬鹽、捕魚為生,同樣的定南也是中州南方主要的漁港之一,每每魚獲旺季,數千艘漁船競相出海,浩浩蕩蕩去外洋捕撈魚獲,十分壯觀。

今日雖然不是魚獲旺季的頭期,甚至這旺季剛剛結束還沒多久,定南城城門口已經是人頭攢動,好不熱鬧。

「快看,她們來了!」

「就是,來了來了,真是好看啊!」

延伸出的石板路盡頭,兩面碧色黃邊大旗迎風飄揚,左邊一面上書「救死」,右邊一面則上書「扶傷」。而走在前頭的就是近兩年名聲大噪的「花葯魔仙」,但她只有一個外號,沒有正式的名字。

「救死扶傷」的名號,任何一個山野郎中都會用到,但在「花葯魔仙」這裡卻不一樣,傳說她每次帶著幾百個窈窕美人奔走於各個大小城之間行醫救人,每到一城坐地就診七日,大小疑難雜症藥到病除,甚至到最後背傳成「可生死人肉白骨」。每次收取診金窮人愈少,富人愈多,深受老百姓愛戴。

這支全都是由穿著碧色衣裙的美人隊伍入城,城中一傳十十傳百,無數人爭相觀看。定南城地處河網,橋樑眾多,就算如此,依舊有無數人不顧危險攀在橋外。除了執旗的兩位,其他的的女子無一不是絕頂的美麗女子,有的赤手空拳,有的背著藥囊藥袋,有的手持刀劍等五花八門的兵器,顯然這些女子也不是好惹的。

隊伍經過之時,周圍圍觀的人群中也不乏有輕薄之語的。尤其是經過一座橋時,橋上的兩三個流氓對著那些碧衣女子指指點點,口吐著淫穢的話語,甚至到最後其中一個流氓還想伸出手去將隊伍中的一個持劍女子摟入懷中。

「小娘子,那麼俊!讓老子摸摸奶子...」

話還未說完,那流氓只覺得胸口一疼,只聽「嗷」的一聲變了聲調的慘叫,整個人猛地往後飛,帶著後方兩個粗口爛舌的流氓一起,「噗通」一聲三個流氓都掉進了河裡。

「醫者仁心,但仁心之人不代表好欺負!這次不過是稍稍懲戒,若是讓小女子再發現類似的事情,莫怪我手中點蒼劍見血!」本來還在人群中起鬨的人立刻閉上了嘴。

這幾百美人走過定南城的大街小巷,最終在城中最繁華的集市中停住了腳步,碧衣女子們為「花葯魔仙」空出一塊地方之後,便排成兩排讓需要看病的人從中間排隊,由「花葯魔仙」坐在不知道從哪裡變出的藤椅藤桌上,為前來的老百姓看病。而那些背著藥囊藥袋的碧衣女子則就地取藥,按照「花葯魔仙」寫的方子抓藥。

作為以前的「花葯仙子」,現在的「花葯魔仙」,夏婕曦可不管什麼外號不外號,自從合歡宗中出走,夏婕曦將從血手老魔那裡救出的女子的一同拉走,在各個城之間遊走,四處治病救人。同樣的,夏婕曦也在路上尋找著自己丟失的記憶,但哪怕是已經走出一萬多里路,她還是什麼都想不起來。

「您這是肺病,我給您開一方清肺止咳的方子,回去每日煎服一次,一月之內可藥到病除。」

夏婕曦紅著臉,刷刷寫出一單藥方,桌上的文房四寶都是自己帶來的,但這藤椅藤桌卻都是由她腦後的藤蔓悄悄組成的。若是就公開讓大片藤蔓鑽出來,那肯定會嚇到許多人,於是這細細的藤蔓只能從袖口和裙下鑽出來。可每次藤蔓鑽出,夏婕曦就會指使它們撩開肚兜卷上自己的乳房,亦或是鑽入股溝中,在肉穴和後庭中深鑽抽插。在人前自慰到泄身,夏仙子自然感覺十分刺激,可表面上看「花葯魔仙」面色冷峻,除了臉色紅一些,完全沒有異狀。藤蔓的極速抽插中,噴射的蜜汁自下體飛濺而出,將她兩腿間的地面沾濕了一大片,可就是這樣,又一張字跡工整的藥方寫完了。

送走了前面的中年人,下一個則是一身漁女裝扮的豆蔻少女。

「大姐姐,您能去我家裡瞧瞧麼,我奶奶快要不行了,求求你!...我沒有錢,但我能給您做牛做馬!求您看看我奶奶吧,我就這一個親人了!」

夏婕曦正要回話,隊伍後方突然亂鬨哄的,她定睛看去,只見隊伍後方几百個惡霸流氓持棍過來,一路上見人就打,經過路上無不有人倒地哀嚎。

「定南城居然有如此惡霸。」

南宮若翎一直陪在她身旁,見到惡霸打人自然是氣不打一處來:「姐妹們,應敵!」

外側的碧衣女子聽令,立刻以夏婕曦的位置為中心圍成一個半圓,將來排隊看病的人護在身後。一方是身形美妙的碧衣女子,另一邊則是兇惡的地痞流氓,那些流氓看到居然有如此美麗的女子,眼中更是淫光大盛。

一個臉上帶著刀疤右眼戴著眼罩的大鬍子獨眼龍顯然是領頭之人,指著手持武器的碧衣女子喝道:「老子當是誰呢,原來是大名鼎鼎的「花葯魔仙」,居然把生意做到老子的地盤裡,知不知道在老子的地盤做生意是要納捐的?不但不納捐,還敢將老子的人踢下河,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喲,這不是杜燕麼,怪不得老子今天找你找不到,原來是躲到這裡來了!難道你以為這些無用的女人能護得住你?」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