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麒麟传 (179-181) 作者:STURMGEIST

.

【墨玉麒麟传】

作者:STURMGEIST2021年5月1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我这是...这里是哪里?”

李翰林足足昏迷了两年,长时间四肢没有活动的他,刚下床就感觉脚软无力,还未触地就跌了个仰八叉。看到李翰林啥都没穿就成了这幅样子唐夕瑶又是激动又是想笑,激动的是李翰林终于醒了过来,想要嘲笑的也是李翰林的这幅样子。

本来她还想将李翰林扶起,可周围没有什么将婴儿放下的地方,更何况这个小婴儿作为李翰林的儿子更是紧紧咬住她的乳头不松口。强行拉扯了几下,终于挣脱了小婴儿紧咬的嘴,将咿呀叫着的婴儿摆放在床上,赶紧将地上的李翰林扶了起来。

她早就不是什么软弱可欺的公主了,这两年的时间,除了备孕怀胎,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学习武功,阅读熟记国策与兵书,直到临产的前一段时间,才逐步停了下来。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唐夕瑶就将摔倒的李翰林扶起,又随手从床上取过一条毯子给他披上。

“这里是合欢宗,翰林,好些了么?”

原来是合欢宗啊。

李翰林松了一口气,既然不是什么危险的地方,就试着再次站了起来。这次总算是成功了,许久没有活络的经脉重新充满了活力,虽然人还有些摇摇晃晃,但是李翰林可以深刻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说不出的轻盈和畅快,再看看眼前之人,赫然是与自己已经有肉体关系的唐夕瑶,只不过现在唐夕瑶的妆容更香的妖媚,身披红色薄纱,里面更是什么都没有穿。

就在李翰林欲火将起的时候,他看到了床边的孩子,欲火顿时冷却下来。

“夕瑶,这孩子是谁的?”

“当然是我肚子里掉下来的肉。”

“什么?”

李翰林自觉只不过昏迷了一小段时间,可与她不过只交媾过一次,哪来那么快就会有孩子?

“莫非你和别的男人...”

刚才唐夕瑶怀中的婴儿还在贪婪的吸吮著母乳,李翰林不由得觉得自己仿佛被戴上了绿帽子,若是说婴儿是抱养的还好,可唐夕瑶都亲口承认这是她的孩子...

莫非唐夕瑶已经嫁给了别人?

“你瞎说什么啊?这可是你李翰林的孩子!”

结合刚才一番无头无脑的对话,再看李翰林渐冷的眼神,唐夕瑶这才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话。

“怎么可能,这才多久?怎么会...”

“你...你知不知道,你都昏迷两年了!!”

李翰林倚在床边,听着唐夕瑶的话目瞪口呆。而对面长公主早就扑倒了他的怀里,眼眶中再也止不住打转的泪水,放声大哭。

“翰林,你知不知道你一直躺在床上,谢掌门、你母亲、七情六欲...我们有多担心你!有多想你赶紧醒过来!虽然夏仙子给你喂了药,可我担心你永远都醒不过来。我就一直等...一直等...”

“对不起,我不该乱怀疑,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都好...”

李翰林有力的双手更是将唐夕瑶抱得紧紧的,生怕放手以后长公主就会原地消失。

“谁舍得打你呢?你醒过来是我这辈子最高兴的事情。”

说罢,唐夕瑶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翰林,其实我们好久没有那个了...你昏迷的时候,我可总是赖在你床上,套着你的肉棒,让你的子孙射在我的花宫里...这个孩子就是你留下的种。所以...”

唇分,李翰林轻轻抚上唐夕瑶的俏脸,拭去她眼角的泪水。

“翰林,快狠狠肏我吧,就在这里,不用去顾忌什么,用你的大肉棒干穿天丰朝的长公主吧!”

虽然不知道这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唐夕瑶这番大胆的言语的确很合李翰林的口味,再加上这番妖娆放荡的妆容与装束,与之前天丰长公主完全不一样了。这番大胆的话语之后,唐夕瑶主动背过身去双手搭在床沿,撩开自己身后的薄纱,将白玉一般的圆臀高翘起来。

这会儿李翰林才看到长公主高翘的臀缝里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唐夕瑶的前穴与后庭都被三指粗细的棒状物体塞得满满的。他抓起前穴玉棒外露的铜把手,慢慢将其拔了出来。

“噢...”

粗长的玉棒带着粘滑的液体抽出,李翰林这才看到玉棒的样子,这根玉棒后端白前段黑,是根据小公马的样式仿造的,可是长度却足有一尺多,若是全部插入进去,尖端必直入到花宫深处。

“喜欢么...我每天可都要带着这个东西,谢掌门可对我日日调教呢,一开始用的是仿造男人的,后来变成了狗的,现在能容下马儿的,谢掌门说以后还有铜蛇什么的...”

“那后庭里是什么物件?”

“后庭...你自己拔出来看看...唔...”

李翰林再次伸手,将后庭外露的把手抓住,慢慢抽出,原来后庭中是墨玉做成的玉棒,但却是如糖葫芦一般一节一节的球体,每拔出一节,长公主就会发出一声娇羞的低吟。但李翰林没有将它全部拔出,而是拔出一半以后,又将它慢慢的塞了回去。如此往复后庭肠液流淌,长公主撅著的屁股微微颤抖,前穴的淫蜜更是如泉涌一般。

“翰林,不要弄了,快点...快点肏我吧...”

“就等你这句话了!”

李翰林扶起自己已经硬的发疼的肉棒,在蜜肉处磨蹭了几下,随即慢慢将棒头顶入长公主已经湿润的不行的肉穴。肉与肉之间紧密的贴合在一起,再也不分彼此。李翰林的双手紧握著唐夕瑶的圆臀,肉棒用力冲撞著女体娇嫩的腔道,每次那作恶的棒头重重顶在花宫最深处,一下一下撞的她浑身发软。

“啪!啪!啪!”

“哦...翰林...用力点...我...不...哦...嗯...”

这交媾的感觉如此真实,以至于唐夕瑶还不敢相信,在这两年,唐夕瑶日日与李翰林交媾欢爱,都只能由女方主动,如观音坐莲一般将已经竖直的肉棒纳入自己体内,上下套弄,最终让滚烫的阳精射入,哪怕是自己怀孕之时,欢爱亦没有停下来过,甚至临产的前一段时间还将肉棒纳入到自己已经被谢雨荷彻底开垦的后庭中。唐夕瑶几乎忘记了第一次和李翰林欢爱的感觉,但这一次,活生生的李翰林出现在自己身后,他那粗长的肉棒随着男人粗重的呼吸猛撞在自己体内...

“轻点...夕瑶...要...肉棒...肏...啊...”

传统礼教中,女孩子在交欢之时不应该如此大声的,可经历了无数合欢宗女子洗礼又经过谢雨荷磨镜调教的唐夕瑶早就把这些东西都丢得一干二净。放浪的淫叫让自己脸红不已,可是这样却让李翰林的欲火更加炙热。

这个时候不必怜香惜玉了。

李翰林毫不客气的、狠狠的前后动作著,肉棒前后进出的速度实际上并不快,但却十分坚定有力,肉棒抽出之时还带着充血发红的腔壁嫩肉,而下一刻肉棒刺入,带着四溅的春水,重新撞入花宫之中。天丰长公主柔嫩肥白的玉臀一次又一次地拍打在李翰林的大腿根部,男人温暖的双手不禁向上抚去,肆意揉捏著唐夕瑶丰满的双乳,从根部到乳尖,力道有时轻有时重。上下敏感处被袭,唐夕瑶眼眸迷濛,双颊绯红,浑身颤抖并且泛著淫蜜的粉红色,本已高翘的圆臀更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送去。

“不要了...不要了...翰林...慢一点啊...饶了我吧...”

唐夕瑶的话语中已经开始求饶,可李翰林不愿意那么容易就放过她,也许是真正的情欲压抑的太久,李翰林兴致更是高涨,稍稍运起《麒麟决》,逐渐加快了插入女体的动作。还不过百来下,唐夕瑶就被顶的双眼翻白,那已经被磨得火热的湿滑穴肉抽搐不已,每顶入一下就发出“吱吱”的水声。猛力的的动作之下,肉棒更是凶狠的插入进去,丝毫不留情。

这激烈的动作,让唐夕瑶浑身无力、四肢发麻,两人的汗液聚集在一处,虽然被插的几经脱力,可唐夕瑶还是坚持用颤抖的手扶着床沿,大力的动作下,床板已经开始发出不含重负的“吱呀”声。迷糊之中揉捏着她左乳的大手已经伸到了股沟上那个显眼的铜把手,唐夕瑶只觉得后庭那个物件被一节节拔了出来,然后又用力塞回了自己后庭。

“不要了...翰林...要死了...要被肏死了....哦....嗯....啊....”

唐夕瑶只知奋力地扭动柳腰,耸动丰臀,迎合著来自背后的抽插。肉棒与多节玉棒的前后夹攻,终于绷断了唐夕瑶的最后抵抗,天丰长公主浑身剧颤,温软的穴肉猛地夹住了李翰林的肉棒,接着花宫深处热流猛的射出,透明的蜜水喷射而出,猛的浇在李翰林的棒头之上。

要是换了平时,李翰林恐怕早就抑制不住射了出来,可这次不同,本要大开精关被他硬生生给憋了回去,刚刚泄的双腿发软的唐夕瑶本以为他也会同时开了精关,可事与愿违,那条作恶的肉棒仿佛更加粗大,像是一根烧红的铁棍在她的腔肉中肆虐著。

天丰长公主已经没有力气喊叫了,凌乱的秀发横七树八地披散在肩上和后背,双乳随着抽插起伏不停,只能死死抓着床板的边缘防止自己摔倒。

“啪啪啪啪---!!”

又是硬挨三四百下肉棍,仿佛是最后的攻势,大肉棒粗暴的顶撞在花宫,李翰林的腰际一痒,他知道这是精关打开的前兆,却不知道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说刚才泄精是被自己憋了回去,这一次自己居然能对这种东西自如的控制,可若是再干下去唐夕瑶非得昏过去,索性不再压抑。

“来了...啊!!!”

在唐夕瑶满足的长吟中,肉棒抖动着,滚烫炙热的精液猛烈的喷射出,将唐夕瑶的花宫灌得满满当当,同时只听“啪擦”一声断裂的脆响,原来坚固的黄花梨床板一直被唐夕瑶用蛮力抓着,可这段时间日日被李翰林灌满精液,浸润经脉,就算是通常的蛮力,唐夕瑶也能一拳打死一头牛。刚才床板就已经受不了长公主的双手的抓握和推挤,现在两人剧烈的动作,终于让床板从中间塌陷下去。

“...孩子!”

幸好唐夕瑶眼疾手快,在床板塌陷之前将孩子抱在怀中,本以为那小婴儿会放声大哭,可襁褓中的他不过是伸出手来嘿嘿直笑。两人的身体此时还连在一起,随着李翰林肉棒抽出,浓稠的白浊精液这才从肉穴中倒流出来。这个时候唐夕瑶终于可以慢慢蹲坐在地上,让自己的双腿休息一会儿,一炷香之后之后她粗重的呼吸才完全平静下来,脸上只余下欢爱后的满足之情。

-----------

第一百八十章

“好些了么,是不是我刚才...”

李翰林有样学样在唐夕瑶身旁蹲坐下来,让长公主满是香汗的脑袋轻轻倚靠在自己胸前。

“没有...翰林还是很厉害,不然夕瑶可不能给夫君诞下孩子呢!”

小婴儿在襁褓中咿呀直叫,又向着唐夕瑶的乳头凑去,惹得李翰林用手指拨弄了几下婴儿的小手与脸颊。不过小婴儿丝毫不怯生,任由李翰林摸上摸下,口中“砸吧砸吧”的吮吸著长公主的乳头。

“这,就是我的孩子么,那我岂不是已经当爹了!”

唐夕瑶点了点头:“孩子才出生六个月呢,不过她们给你诞下的孩子可不止这一个,还有几个呢。不过这孩子的嘴实在是厉害,每次都洗的我胸口发疼,不到最后一滴吸干都不愿意松口,现在孩子都没有取名字,命名之事甚大,我和你母亲还有其他人一致商议,就是等你醒过来后再给孩子取名。”

“那,我没醒的这两年,中州应该发生了许多事情吧。”

“是有很多,自从你被那些黑衣人打的昏迷过去,合欢宗以一己之力对抗朝廷,不过朝廷从来没有发现过此处地方,所以一直相安无事。”

说道那些黑衣人,李翰林想到那两个黑衣老人当着他的面将王紫菱与罗嘉怡剥去衣服,更是恨得咬牙切齿:“紫菱和嘉怡呢,我那时候与他们单打独斗失手被擒,她们也在我面前被抓了起来,她们现在怎么样了?是否已经逃出生天了?”

唐夕瑶也为这件事情与谢雨荷等人攀谈过,最终得出的结论还是瞒下来为妙,若是实情告知李翰林可能会不顾一切的找那狗皇帝和黑衣老人报仇,若是再出什么意外,可不是众人所能承受得了的。所以唐夕瑶只能根据当天的情况再加上众女准备好的一致口风,编了一个说辞,将事情都推到那个见首不见尾的天衍神女头上。

她对李翰林点了点头。

“你被昏迷之后,那三个老头本来想将紫菱和嘉怡带上向皇帝邀功,顺便要将你带回榨取功力,就在临走的那一刻,那个手持罗盘的天衍神女拦在他们身前,三两下就将他们打的重伤逃走,不然我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夏仙子还为你求情,恳求天衍神女救你一命,可天衍神女不愿意,若是救了你可能破坏天机,就离开了。”

“再后来谢掌门和你母亲找上门来,把你接去合欢宗,本来再过几日翰林便药石无医,幸好夏仙子和你母亲去那血手老魔的洞府冒死抢夺神药,不然...夕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血手老魔死了,药也抢了回来,可这个时候我才发觉,自己除了从嫁妆里带回来那一堆金银皮毛,再顶着个公主的头衔,就全无他物了。现在夕瑶除了哺育孩子,就是读书学武,一刻都不敢停。”

这一番全无破绽的话,假亦真时真亦假,连唐夕瑶自己差点也要相信了。

“这几个老头,自作孽不可活!说起来也得感谢天衍神女及时出手。”

听到王紫菱与罗嘉怡无碍,李翰林都松了一口气,李翰林庆幸的是自己喜欢的人没事。唐夕瑶同样暗暗也松了一口气,庆幸的是李翰林相信了自己这番说辞。

“天衍神女行踪不定,恐怕也不一定能找得到。”

“不过说起来,其实你也不用那么累著自己,我不是醒了么,现在我都还好好的。话说你的奶水还够么?”

唐夕瑶脸一红:“奶水当然够了...你...干什么!都几岁了还要和你儿子抢奶喝!”

李翰林才不管那么多呢,轻轻握住无人占据的右边乳房,稍稍一挤压,乳头上就冒出香甜的白汁,然后赶紧低下头去将乳头大半个含在嘴里,小心品尝著带着丝丝甜味的乳汁。

“夕瑶,刚才居室里什么断了,我...我的儿啊?!”

大开的玄关处,熟悉的声音无头无脑的声音响起,李翰林抬眼一看,面前不过披着碧色薄纱的丰盈女子,不正是自己的母亲薛雨晴?

“妈妈!”

-----------------------------

极乐殿的一小部分地方已经重新隔出了一个房间,自从谢雨荷等五女诞下孩子,这座房间就变成了五女的育婴室,虽然照顾孩子是一件麻烦又辛苦的事情,可谢雨荷等五女从未感到有什么不妥。再加上荆墨竹和慕容封寒的孩子也已经有半年,加上她们两个,七女更是要互相担待。

但不管已经是孩子母亲还是尚在怀胎的孕妇,她们都已经感觉不到照顾孩子与孕育孩子的辛苦了:这两年日日榨取李翰林的精液,七女的身体与经脉早已经因为注入的功力而强横无比,哪怕再辛苦再劳累,也不会有任何疲劳的感觉。

而这会儿,已经做了母亲的五女,外加尚在怀胎的荆墨竹和慕容封寒,全部都身披性感的透明薄纱,微笑着看着面前那个赋予了她们孩子的男人。但此时此刻李翰林心中发苦,看着面前小床中齐齐整整的五个孩子,一个脑袋五个大。

他总算是明白唐夕瑶嘴里那“几个”孩子是几个了,还得算上未出世的那两个。

“谢雨荷的孩子才是最大的,其次再分别是唐夕瑶、妈妈还有七情和六欲的,可惜了呢,妈妈没能给你诞下一个男孩子。”

“...没关系...妈妈...”

当初李翰林还害怕有人知道自己母子乱伦,可现在薛雨晴自己都不在乎,他又去在乎什么呢?

“那谢掌门和七情六欲,既然我,与你们有了孩子,那你们以后打不打算嫁给我呢?”

听了这句话,三女不由一愣,这的确是个问题---孩子已经诞下,若是想要做李翰林的娇妻,那合欢宗以后让谁管呢?这可不是做甩手掌柜那么简单,宗门中的事情,牵扯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翰林,这恐怕不行,合欢宗得有人掌握方向,统揽全局。我们这些人何尝不想放下着一切去潇潇洒洒过快乐日子,可是宗门还有许多事要解决,无数的姐妹都需要安排照顾,这不是换个人就能做到的事情。等以后将中州的毒瘤挖去,翰林方可多过来坐坐陪陪我们,这样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七情六欲同样点了点头。

虽然觉得可惜,但也在李翰林的意料之中,他转过头用审视的眼光看了看荆墨竹和慕容封寒。

“你们呢?当初你们两位天女门的天女好像很讨厌我?”

笑话,两个天女早就被谢雨荷与薛雨晴调教成了两个淫女,再者有怀了李翰林的种,哪还会对李翰林感觉到讨厌?

“夫君,我们以后俱是一体,哪还会讨厌,本就是我们主动让夫君破了自己的身子。”荆墨竹急忙道。

一旁的慕容封寒,同样乖巧的点了点头。

李翰林心里已经猜到了谢雨荷和自己母亲可能已经调教过两女,要是平时这样对她们说话,对方早就一剑刺过来了。他走了过去轻轻,抚上两女因为怀孕而胀大的肚子:“墨竹、封寒,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或者你们对我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我都不介意。既然你们都怀上了我的孩子,那我李翰林一定会负责到底的。”

说完,将两女温柔的抱在怀里,轻轻的亲上了两女的脸颊。看到此处,谢雨荷与薛雨晴不由得相视一笑。

“对了,为何不见紫菱和嘉怡,既然在三羊镇她们已经逃出生天,那为何作为少主和长老的她们没有在场?”

该来的还是会来。

“在翰林被送过来之时,嘉怡和紫菱全程都陪着你,本来要等夏仙子取来药物,但是这回天丰朝的狗皇帝下令大索中州,合欢宗的许多产业,尤其是腾龙城的重要产业都受到了冲击,是我让她们去腾龙城的。好在她们一去,上下打点活动一下,腾龙城的产业都保了下来。”谢雨荷回答道。

“那,腾龙城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完么?”李翰林又问。

“还没有。翰林,可能你与她们要在隔一段时间才能见面,合欢宗内已经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若能够一丝不苟的实施,那击破腾龙城指日可待!届时她们会作为内应,在腾龙城中心开花。”

“那,希望掌门不要让她们做太危险的工作,我实在对那些黑衣老人又恨又怕,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放心吧,翰林。”

谢雨荷话锋一转:“既然翰林已经醒来,我们最大的一个问题已经解决了,这两年狗皇帝享受太平日子已经够久了,现在是不是该考虑一下给狗皇帝喂点屎吃吃?”

-----------------------------

荒漠,金光城,大金塔。

一年多前,作为达拉尼的洛泱,同样诞下了孩子。

当她在产后的剧痛中看到那个皮肤稍显黝黑的“原子”时,便知道自己对于金光大法王答应的事情已经做完了。但是若是备孕尚需等待一段时间,所以大约过了六个月才开始备孕。直到半年之后她才重新看到了那个“生息瓶”。

这个细口铜瓶外还结了一层白霜,表面冰冷,放置一段时间以后里面所储存的精液才变成液态。洛泱没有丝毫犹豫,分开自己的双腿,将铜瓶插入到肉穴之中,等待其中冰冷的液体完全进入到花宫,提起许久的心才放下来。

塔中的侍女们玩玩躲猫猫,每一次跑出去都弄到满身泥浆,搞的洛泱这个做母亲的又好气又好笑。不过此时更让她关心的是,另一个新生命已经在她腹中孕育,这是李翰林的孩子。

对于给李翰林生孩子,洛泱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也许是“冲动”,亦或是“恕罪”、“补偿”。洛泱坐在金光殿的主座上,抚摸著自己已经隆起的小腹,想像著以后这个孩子生下来以后的样子。

贴身侍女米娜走了进来,对着主座上的洛泱遥遥一拜。

“达拉尼,刚才米娜去了一趟肉铺,却得知兰婷已经离去。”

“离去?她有没有说去什么地方?”

“据那些伙计说,她接到了一封信,应该是回了中州,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中州还有冲云楼值得留恋的东西么?”洛泱将茶几上存有温热麦茶的杯子握在手中,抿了一口:“本后看了中州史学,冲云楼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为什么她还要回去?”

“除了李翰林,别无他物了。”米娜答道。

“啪嗒”茶杯被轻轻的放回了茶几上。

“达拉尼可是想回中州了?荒漠的反对势力已然被剿灭,若是回中州也不会出现任何变故,达拉尼大可放心到中州去。”

“嗯。”

洛泱抚了抚自己的孕肚,慢慢从座位上直起身来,背着达拉尼:“荒漠的情况已经大为改观,本后很放心。本后决定了,等交接了各项事宜,过两个月就去中州,其一就是为了金光大法王。旧年那狗皇帝为了夺取权力不惜买通法王还派人刺杀,虽然失败,但是金光大法王也就此崩逝。这笔账,势必要算到那个狗皇帝头上。”

“那达拉尼,既然是刺杀,那我们此行的名义呢?”

“就说访问,荒漠从未有与天丰王朝有过官方的往来,这一次正式出访必然会受到他们的关注,我们就大张旗鼓的去腾龙城。而且一路上还得四处通告告诉他们我们来了,大摇大摆的来了,何况本后怀着孩子还能让他们放松警惕,为本后创造机会。本后已经想好了,等那天兆帝接见,私下色诱之,等到他被迷得找不着北的时候...”

洛泱转过身,抬手比出一个斜著劈落的手势。

“将他的狗头砍下来带走,连夜离开。一国之君想要上本后这样的女人,做事必然是隐秘的,若是被人发现死了,必然秘不发丧。到时候本后带着人借口悄悄离开,等他们反应过来,我们早就到了荒漠深处了。”

“其二,除了要狗皇帝的命,还有一件事:本后的父母还在困在中州离天城,本后身负绝世武功,亦有万贯资产,若是自己享受却忘却父母,这是不孝。”

“那达拉尼,若是进了中州,我们先找那皇帝的麻烦,还是先找达拉尼的父母?”

“当然是先找到本后的父母,俗话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如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的本后。等到了那里,给足金银米面,让父母能富足平安的过完一辈子,算是尽了孝道。那狗皇帝算什么东西,他也配排在本后的父母前面?”

“另外,据中州过来的商人说,已经好多年没有纳妃的天兆帝,这段时间都在全国甄选美女。”

“米娜,传令下去,这一次出行从简,但是派头还是要有,去重新订做一套小一些的板舆,带侍女十人,法王十人随行,金光军中甄选精锐八百人护卫,并且带足够金银和米面。到时城内就有大总管桑吉和金光军主帅巴图统揽全局,其余的细节让大总管汇总一张表,给你米娜看过后再呈给我定夺。另外,当年那些与本后一道来荒漠的那些中州女子也一同随我们去,如果有必要,还能让她们为狗皇帝制造一些麻烦。”

“明白了,米娜这就去准备...那“原子”达拉尼打算带去还是...”

“到时候找可靠的奶妈来,断奶后由侍女和大总管代为照顾孩子,以防万一。先下去办吧!”

米娜点了点头,倒退著离开金光殿。

洛泱将头枕在座椅的靠背上,其实她还有一点没有说,就是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交给李翰林,若是时间掐的准,到了中州预计就可以生产了。

正想着,洛泱身后,一双深色的大手从她的脖颈处环了上来,接着这双不老实的手往下游走,撩开洛泱胸前交叉的纱衣,将她柔软的乳房掌握在手中。

“次加,你怎么过来了?”

身后的次加法王笑道:“当然是想你了,尊贵的达拉尼。”

“想我什么?”

“挺翘的乳房、纤细的腰肢、浑圆的屁股,纤细的双腿,不仅是我次加想着你,次加的肉棒可一直想着你那个流着奶和蜜的肉穴。”

其中一只大手继续向下,撩开达拉尼薄薄的纱裙,流淌著汁液的肉穴外依旧是真空,似乎随时准备着男人的侵犯。“你要回中州?你自己去,还是...”

“是啊,中州是本后的根,本后一定得回去看看,顺便把金光大法王没做完的事情做完。不过放心,本后会带上你们的...今天的书本看完了么?”

“早就看完了,甚至还多看了一些新的男女交欢造爱之术,就想要在尊贵的达拉尼身上试验一下!”

洛泱笑了笑,甩脱了次加法王作恶的手,从座位上站立起来:“平时你们几个都是男上女下,这一次我想要在上面。所以,还不赶紧坐上来。”

次加法王早就安耐不住,将身上的红袍除去以后,露出了一身精壮的肌肉,他坐在本应是达拉尼的主座上,双腿之间泛著水光的粗大肉棒已经如冲天炮一般高高竖起的。

“本后可按耐不住了呢!”

洛泱慢慢除去身上多余的纱衣,带着妩媚迷人的表情,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套著金丝长靴的双足分跨到座位两边,然后面对着次加法王,握住肉棒对准自己的两瓣蜜肉,慢慢的沉坐下去。

“哦!”

“呼!”

“啪啪啪啪!!”

蜜水泛滥的肉穴吞吐着肉棒,洛泱仿佛又变成了那个在金光大法王床上欲求不满的淫荡女人,与身下交叠著,恍若金光殿中与金光祖师交媾的圣德明妃,口中只能发出有节奏的娇呼,金光殿中只余下男女粗重的呼吸、呻吟,还有肉体碰撞的沉重声音。

-----------------------

中州南方,定南城。

这里是中州南方沿海的城,不大但也不小。本地居民以海运、晒盐、捕鱼为生,同样的定南也是中州南方主要的渔港之一,每每鱼获旺季,数千艘渔船竞相出海,浩浩荡荡去外洋捕捞鱼获,十分壮观。

今日虽然不是鱼获旺季的头期,甚至这旺季刚刚结束还没多久,定南城城门口已经是人头攒动,好不热闹。

“快看,她们来了!”

“就是,来了来了,真是好看啊!”

延伸出的石板路尽头,两面碧色黄边大旗迎风飘扬,左边一面上书“救死”,右边一面则上书“扶伤”。而走在前头的就是近两年名声大噪的“花药魔仙”,但她只有一个外号,没有正式的名字。

“救死扶伤”的名号,任何一个山野郎中都会用到,但在“花药魔仙”这里却不一样,传说她每次带着几百个窈窕美人奔走于各个大小城之间行医救人,每到一城坐地就诊七日,大小疑难杂症药到病除,甚至到最后背传成“可生死人肉白骨”。每次收取诊金穷人愈少,富人愈多,深受老百姓爱戴。

这支全都是由穿着碧色衣裙的美人队伍入城,城中一传十十传百,无数人争相观看。定南城地处河网,桥梁众多,就算如此,依旧有无数人不顾危险攀在桥外。除了执旗的两位,其他的的女子无一不是绝顶的美丽女子,有的赤手空拳,有的背着药囊药袋,有的手持刀剑等五花八门的兵器,显然这些女子也不是好惹的。

队伍经过之时,周围围观的人群中也不乏有轻薄之语的。尤其是经过一座桥时,桥上的两三个流氓对着那些碧衣女子指指点点,口吐著淫秽的话语,甚至到最后其中一个流氓还想伸出手去将队伍中的一个持剑女子搂入怀中。

“小娘子,那么俊!让老子摸摸奶子...”

话还未说完,那流氓只觉得胸口一疼,只听“嗷”的一声变了声调的惨叫,整个人猛地往后飞,带着后方两个粗口烂舌的流氓一起,“噗通”一声三个流氓都掉进了河里。

“医者仁心,但仁心之人不代表好欺负!这次不过是稍稍惩戒,若是让小女子再发现类似的事情,莫怪我手中点苍剑见血!”本来还在人群中起哄的人立刻闭上了嘴。

这几百美人走过定南城的大街小巷,最终在城中最繁华的集市中停住了脚步,碧衣女子们为“花药魔仙”空出一块地方之后,便排成两排让需要看病的人从中间排队,由“花药魔仙”坐在不知道从哪里变出的藤椅藤桌上,为前来的老百姓看病。而那些背着药囊药袋的碧衣女子则就地取药,按照“花药魔仙”写的方子抓药。

作为以前的“花药仙子”,现在的“花药魔仙”,夏婕曦可不管什么外号不外号,自从合欢宗中出走,夏婕曦将从血手老魔那里救出的女子的一同拉走,在各个城之间游走,四处治病救人。同样的,夏婕曦也在路上寻找著自己丢失的记忆,但哪怕是已经走出一万多里路,她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您这是肺病,我给您开一方清肺止咳的方子,回去每日煎服一次,一月之内可药到病除。”

夏婕曦红著脸,刷刷写出一单药方,桌上的文房四宝都是自己带来的,但这藤椅藤桌却都是由她脑后的藤蔓悄悄组成的。若是就公开让大片藤蔓钻出来,那肯定会吓到许多人,于是这细细的藤蔓只能从袖口和裙下钻出来。可每次藤蔓钻出,夏婕曦就会指使它们撩开肚兜卷上自己的乳房,亦或是钻入股沟中,在肉穴和后庭中深钻抽插。在人前自慰到泄身,夏仙子自然感觉十分刺激,可表面上看“花药魔仙”面色冷峻,除了脸色红一些,完全没有异状。藤蔓的极速抽插中,喷射的蜜汁自下体飞溅而出,将她两腿间的地面沾湿了一大片,可就是这样,又一张字迹工整的药方写完了。

送走了前面的中年人,下一个则是一身渔女装扮的豆蔻少女。

“大姐姐,您能去我家里瞧瞧么,我奶奶快要不行了,求求你!...我没有钱,但我能给您做牛做马!求您看看我奶奶吧,我就这一个亲人了!”

夏婕曦正要回话,队伍后方突然乱哄哄的,她定睛看去,只见队伍后方几百个恶霸流氓持棍过来,一路上见人就打,经过路上无不有人倒地哀嚎。

“定南城居然有如此恶霸。”

南宫若翎一直陪在她身旁,见到恶霸打人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姐妹们,应敌!”

外侧的碧衣女子听令,立刻以夏婕曦的位置为中心围成一个半圆,将来排队看病的人护在身后。一方是身形美妙的碧衣女子,另一边则是凶恶的地痞流氓,那些流氓看到居然有如此美丽的女子,眼中更是淫光大盛。

一个脸上带着刀疤右眼戴着眼罩的大胡子独眼龙显然是领头之人,指着手持武器的碧衣女子喝道:“老子当是谁呢,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花药魔仙”,居然把生意做到老子的地盘里,知不知道在老子的地盘做生意是要纳捐的?不但不纳捐,还敢将老子的人踢下河,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哟,这不是杜燕么,怪不得老子今天找你找不到,原来是躲到这里来了!难道你以为这些无用的女人能护得住你?”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