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麒麟传 (182-184) 作者:STURMGEIST

【墨玉麒麟传】(182-184)

作者:STURMGEIST2021年5月14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第一百八十二章

在旁人惊讶的眼神中,夏婕曦面前的藤桌藤椅都迅速的缩回了它的裙内。她将名叫杜燕的女孩抱在怀中,朗声问道:“那你又是谁,谁给你在这里无法无天的胆子?”

“哈哈哈!!”

“笑死老子了,小娘皮!”

听到这话那几百个恶霸一起猖狂的大笑起来。

那个独眼龙将手中的木棍拄在地上,扯著嗓子吼道:“看来你是没听见过老子的大名?老子黄金彪,除了这定南城的城主,这里就是老子说了算!”

旁边一个前来看病的中年人小声对夏婕曦说道:“这个独眼彪仗着是城主的舅舅,纠集了一帮地痞流氓在这定南城里无法无天,无恶不作,凡是在这里做生意都要给这独眼彪好处,还得按照他定的价格从渔民手里强索鱼获,不然他就不会给你好果子吃,在这片地方是出了名的市霸和鱼霸!”

“城主不管这个么?”夏婕曦又问道。

那中年男人叹了一口气:“城主才懒得管,还恨不得和独眼彪一起发财!独眼彪刚发迹的时候若是被他打砸抢烧,城主都会出面干预。现在连城主也不管了,听说是收了这独眼彪许多好处,这世道,唉!”

“怎么,听到老子的威名,怕了?花药魔仙,老子知道你医术出众,可这定南城的一些事情,老子还是劝你不要插手!”

“都将我们给围了起来,还劝我不要插手,你脸皮怎么那么厚呢,要不我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

南宫若翎这番话更是引来恶霸们一阵哄笑,其中一个恶霸更是叫嚣道:“老子看你们细皮嫩肉的,万一老子一棍子把你们给打散了怎么办?”

“那么多美娇娘,当然是要在床上享用的,这几百个美人兄弟们都能分到一个!”

“想必在床上会非常受用吧!等到你们乖乖脱光衣服、掰开腿子,就能感受到老子的胯下雄风了!”

恶霸们淫邪的目光在众女身上贪婪地扫视著,口中淫秽的语言更是层出不穷,周围的女子无不满腔怒火,将手中兵器捏的咯咯作响。面对这样的污言秽语,南宫若翎居然一时找不出什么能回击的词汇,只能恨恨的骂了一句。

“一群登徒子!”

她转身面向夏婕曦:“夏仙子,除恶务必处尽!”

“我知道。”

夏婕曦伸手指了指黄金彪:“若是我想让你们放这些人安全离开,需要怎么样?”

“很简单!”黄金彪兴奋的舔了舔舌头:“给老子将那死老太婆拖上来!”

很快,一个衣衫破旧、形体瘦弱的老太太被两个恶霸拖到黄金彪前面,夏婕曦怀中的杜燕更是凄厉的哭叫起来,一度想要挣脱她的怀抱:“奶奶!奶奶!你还我奶奶!”

黄金彪面对杜燕的哭叫不以为然,他将手中的木棍对准老太太的脑袋:“很简单,这个老东西的儿子,就是杜燕她亲爹欠了老子一百两的贷,老子三天两头去他家收债,可这穷骨头连一滴油水都榨不出来。老子的兄弟气不过,就打了他几棍子,没想到把他给打死了!俗话说父债子偿,既然当爹的死了,那理应由女儿来还债,再不行就让她脱光了衣服让老子在床上挑了她的花心!说不定老子高兴了,就能帮她免债。”

杜燕更是紧紧搂住夏婕曦的脖颈,根本不敢转头看一眼凶神恶煞的黄金彪。

“这女娃一点都不听老子的话,东躲西藏,今日老子只好将这病恹恹的老太婆抓过来!花药魔仙,老子知道你最见不得人死去!只要你能给老子捐个几百几千两银子,再将你怀里的杜燕交给老子,最后从你那娇滴滴的几百个美人里挑出十几二十几个给老子和老子的兄弟享用一下,嘿嘿,老子在这里给你打包票,七日之后让你们平平安安走出定南城,绝不会再找你的麻烦!如果不行,那这老太婆的脑壳可就要被老子打碎了!”

“夏仙子,不要听他的!不要中了独眼彪的奸计啊!”

“夏仙子,求求你救救我们吧!”

定南城中来看病的男女老少纷纷跪了下来,就算这时候夏仙子答应了黄金彪的条件,这里来看病的人必然免不了被黄金彪的报复。

夏婕曦一言不发,缓缓从人群间走过,周围手持兵刃的碧衣女子纷纷为她让路。

“夏姐姐,你是不是……要把小燕儿交给黄金彪?”

被抱在夏婕曦怀中的杜燕,浑身颤抖,眼泪更是滚滚而下。

“不会的,姐姐向你保证。等一下你一定要转过头去,不管外面一会儿发生了什么都不要看。”

“为什么?”杜燕的话中依旧带着丝丝的颤抖。

“姐姐怕吓着你。”

夏婕曦慢慢走向黄金彪那一方:“这银子,我也给不了你,姐妹们的吃喝用度,都靠着这些微薄的诊金。”

碧色的高跟靴踏在石板路上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

“这些女子,无不是与我同生共死的姐妹,我也不能将她们随便交给你们。至于这杜燕,年纪尚小,所以我觉得...”

碧色的高跟靴在黄金彪面前停住了脚步,夏婕曦斜著脑袋,金色的瞳孔细细打量著面前的独眼大胡子。

“黄金彪,我觉得我能代替小燕儿,你觉得呢?”

黄金彪扶了扶自己右眼上的眼罩,重重的咽下了一口唾沫。本以为那些碧衣女子就已经十分漂亮了,没想到凑近看这“花药魔仙”,乖乖,这才是真的仙子!眼前的夏婕曦乌发如流云,头戴着精致的、不知道用什么花草编制而成花冠,身着剪裁考究的碧色衣裙,衣领极深,甚至能从外窥探其中的半球,腰肢纤巧,足蹬碧色的中筒高跟靴,浑身散发着清爽宜人的花香。

等等...她刚才说什么,代替杜燕?

看着面前根本无法用他所掌握的词汇形容的美人,黄金彪一瞬间精虫上脑,试探的问了一句:“莫非,花药魔仙想要让老子给你操穴灌精?”

“有何不可,就算你们几百个人一起上都可以,我浑身上下的三个肉洞都可以让你们享用呢!”

“哦!!!”

后面的那些恶霸一瞬间听懂了,纷纷举著武器起哄。

“花药魔仙,让老子干你的屁眼和小嘴!”

“老子要让你肚子里灌满老子的子孙!!”

黄金彪更是大喜,急忙说道:“既然花药魔仙都同意了,那就在这里给老子含一含鸡巴吧!”

说罢,独眼龙大胡子将杜燕的奶奶和木棍都丢在一边,麻利的抽掉了自己的裤带,将裤裆中寸许长的肉棒释放了出来,黄金彪这根肉棒红中带黑,更是散发着阵阵异味。

“舔鸡巴!舔鸡巴!”

回应黄金彪的则是身后一阵阵呼喝。

夏婕曦用左手单手抱住杜燕,右手则向前伸出,就在花药魔仙的纤纤玉手即将接触到黄金彪腥臭的肉棒时,夏婕曦开口了。

“只不过呢,我有个条件:打赢我,我的身体就随你们便。”

一瞬间,夏婕曦右手中细长的藤蔓如同毒蛇般射出,飞射的尖端直钻入黄金彪的马眼中,钻入的藤蔓越来越粗,黄金彪的肉棒终于承受不住藤蔓逆向而来的巨大压力,在他的惨呼之中爆成了一团碎肉。

“啊啊啊啊!!!”

藤蔓继续向人体中钻入,从他的下面直通黄金彪的因为剧痛而惨呼的大嘴,带着血的粗大尖端从他的五官中钻出。

他已经叫不出来了。

叱咤一时的定南城渔霸、市霸,外加现任城主的舅舅,以一种痛苦的方式断送了自己的性命。不多时黄金彪的身体就被从内到外吸成了干瘪的皮囊,藤蔓收回手中,带着流淌的鲜血和碎肉、再也没了支撑的人皮软软的被丢在地上,如同一条被抽空的麻袋。

街道上安静的可怕,无论是由兴奋专为惊愕的恶霸,还是被碧衣女子围在中间的看病之人,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咚”的一声,碧衣女子身后被围起来的其中一人看了这惊悚的一幕,当场昏了过去。

夏婕曦顺手扶起地上的老太太,将原来黄金彪那根木棍递给她作为拐棍,并且还为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手扶著老太太,一手抱着杜燕,慢慢悠悠的往回走。

“天都已经亮了,梦还没醒呢?”

恶霸们从惊愕变成了狂怒。

“你竟敢把老大杀了!”

“妖女受死吧!”

几百个恶霸手持着五花八门的武器,怒吼著踏过他们曾经的老大黄金彪的人皮,向夏婕曦的后背冲杀过去。人还未至,飞刀飞斧、铁镖铜丸都已经从恶霸手中丢了出来,可夏婕曦不慌不忙,甚至还为老太太号了脉。

“您这是肺痨,虽然很难治,但是我这里有特效药,需要连服三月。”

“多谢仙子,老身的眼睛已经看不太见了,耳朵也有点聋了,若不是仙子,恐怕老身就再也动弹不了了。”

从花药魔仙后背中伸出的藤蔓左右挥动,如同一道游移的铜墙铁壁,将那些致命的东西挡下。而面前,碧衣少女们一语不发的飞掠过三人头顶,手持武器亦或是赤手空拳,与那些恶霸战在一起。这些从血手老魔手中救出的女子,大部都是武功高强之辈,再差也是经过本来宗门里两三年的教习,绝非等闲之辈,岂是这些臭鱼烂虾能够接下的?

比如那个言思晴,前蓬莱第五剑,瞪着金色的眼仁,这会儿已经杀了个七进七出,身上连血点子都没粘上,仿佛是被自己的藤蔓给灌满又植入了花种以后,本以为这是控制人心的方式,没想到居然变得更强了?

南宫若翎并未前去和那些恶霸交战,而是留了下来与那些抓药的女子一同守着那些来看病的人,只不过刚才藤蔓杀人实在是太过恐怖,一些人都吓得昏了过去。

“夏仙子,你刚才实在是...”

夏婕曦将杜燕轻轻放在地上:“这个黄金彪,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本以为我表演完杀人以后这些恶棍都会撒腿就跑,没想到还那么勇,还想要找我拚命,那就只能一个不留了。”

南宫若翎看着恶霸那边的呼喝声渐渐变小:“也都是些无恶不作的东西,还是杀了吧!若是留着,不知道定南城又有多少百姓遭殃。”

“先把昏迷的人救醒吧,另外在贴一些安神的药物。”

南宫若翎点了点头,此时街道上的喊杀声不再,只余下恶霸们飞溅的鲜血、满地的尸体和以及不知道是谁的断手断脚。

黄金彪的恶霸团伙,自上而下,无一幸免。

第一百八十三章

转头看着这满地的残肢短臂,夏婕曦抚了抚自己的秀发:“其实若是我要出手的话,这些人连一根手指头都剩不下来,但我又怕那些藤蔓吓到他们,这才出此下策。晕几个人还好,若是我真的对他们出手,将他们绞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这定南城的病患恐怕宁愿病死,也不敢再找我问诊了。”

不过,嗯,南宫若翎心里想这不是比用藤蔓搅碎还要恐怖么?

眼见怀中的杜燕也要看那些血糊糊的东西,夏婕曦急忙将她的脑袋别过去:“别看,你还没到直视这些东西的时候。”

杜燕乖巧的点了点头。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那些恶霸的惨状,但是她的心中已经隐隐约约猜了出来,她好奇的眼睛眨了眨,游移在夏婕曦头顶的花冠之上,伸手摸了摸上面不知名的花朵:“姐姐,你是不是也是神农教来的?”

“神农教。”

夏婕曦从血手老魔带来的女子,其中也有不少是神农教之人,但大多都是低级弟子,而且都是在两到三年之前被血手老魔掳来奸淫的,对于目前神农教的情况,一概不知。

每次听到“神农教”这三个字,就如那个躺在床上的李翰林,心中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但夏婕曦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因为不了解,所以本来要去神农教一探的打算,最后也不了了之了。

“为什么这么说?”夏婕曦问道。

“我爷爷前两年去世了,他曾经告诉过我,以前有很厉害的行医者来过定南城,虽然看起来也是个老人家,但可厉害了!不但能治病救人,还将上门挑衅的黄金彪打瞎了一只眼睛,那个人自称是神农教的长老,说是为了寻觅一种珍稀药材才来到这里...”

“神农教长老么?”

等一下,那人自称神农教长老...

一瞬间杜燕只看到夏婕曦花冠上萦绕的花朵一朵朵的缩了回去,如同被人用手指戳过的含羞草,从袖筒中钻出的藤蔓,一圈一圈的缠绕在夏婕曦的手腕上,紧紧绷着。

南宫若翎让老太太暂时坐在地上,身旁已经有人递来了安神的汤药,就在南宫若翎想要用汤药给其中一个人喂下的时候,她感受到了夏婕曦剧烈的情绪变化。

严格来说,花药魔仙生上的藤蔓就是她的一部分身体,这一部分也能表现出她日常的情绪,例如愤怒、平静、愉悦等等。例如除了诊病,花药魔仙在晚上就会变成彻底的花药淫仙,在无人的地方,夏婕曦背后的粗大藤蔓条条伸出,上下飞舞,直钻那些被“临幸”的碧衣女子的三个肉洞。被“临幸”的她们一点都不害怕,甚至还主动分开腿享受“临幸”,直到最后被藤蔓挂在半空中,随着狂乱的抽插被奸到高潮泄身。

同样的南宫若翎也接受了几次夏婕曦的“临幸”,从最初的半强迫,到最后的享受,南宫若翎除了体验那些透明液体射入体内的羞人感觉,还观察过夏婕曦这个时候的状态:花冠上百花齐放,手腕间的藤蔓也开出各色小花,显然十分愉悦。

但现在夏婕曦呆立在原地,盛开的花朵不再,就连瞳仁中的金芒都褪的一干二净,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刺激?

“夏仙子?”

她不知道,刚才杜燕的那番无意的话,就如巨浪扫过花药魔仙的头脑。

房间中,须发皆白的老人、粗重的喘息、紧实的怀抱、铁棍一般的男人肉棒,以及射入后庭的浊热液体...

“这次北方的怪病,还是得女儿你出去一下...”

“...说起来,北方的怪病着实蹊跷,到时候爹爹会让两个长老与十个神农教弟子你一同前去,以防不测...”

自己,似乎想起来了一部分东西。

恐怕真的,自己与那神农教有什么重要的联系...北方,应该就是那个天丰长公主口中的三羊镇,而且那些零碎的话语,似乎是暗示自己肩负着重要的使命? “怪病”又是什么东西,最后北方又发生了什么,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这个老人似乎是与我在交配?那么这里的“爹爹”是谁?

最重要的是,李翰林,这一切是不是与你有关?

“夏仙子?你怎么了?”

南宫若翎的呼声终于将花药魔仙从头脑风暴中拉了出来。

“夏姐姐,你刚才好可怕...那些花都一下子钻回去了,就连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夏婕曦将杜燕放在地上,蹲下身子看着她的眼睛:“刚才姐姐想起了很多事情,虽然是无心插柳,但也谢谢小燕儿的提醒。先去你奶奶那里,我有事情要和南宫姐姐说。”

看着杜燕与自己的奶奶待在一起,花药魔仙又迎上了南宫若翎的眼睛:“我想起了一些东西,现在这些东西都指向神农教。”

南宫若翎:“那下一步我们就要去一趟神农教了?”

“不管怎么样,都要去一下,说不能定能在神农教找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而起有可能,也许等我们去了神农教,会发现一些可怕的事实。”

“是什么?”

“不知道,也许连我自己都没办法预料到,毕竟未来总是不确定的。”

夏婕曦哼了哼,金色的瞳孔眯了起来:“定南城的头头来了。”

只见街道的另一侧,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胖子带着五六十个府兵匆匆赶来,那带头的胖子先是看到正在盯着自己看的夏婕曦与南宫若翎,虽然两人容貌和身段都是一等一的,可是神色冷峻,显然对自己带着深深的敌视异味。

“城主,你看那边!都...都是死人啊!”

定南城城主终于看到自己终生难忘的场景,不远处的街道上,多是身着碧色衣裙的美丽女子,可再仔细一看这些女子却是手持沾著点点血迹的兵刃,而这些女子所站立的地方,残肢短臂,鲜血碎肉,街道如同被巨型石碾碾过,浓重的血腥味不断飘散出来,钻进每个人的鼻孔。

配上这幅场景,她们就如同站立于血海的碧衣修罗。

“呕!”

许多府兵欺负老百姓欺负惯了,甚至都没有见过血,看到这恐怖的一幕更弯腰大口呕吐起来。看到这里夏婕曦不禁摇了摇头,那些恶霸至少还有勇气喊打喊杀,没想到这定南城城主府里的兵,竟然如此不堪。

虽然这个城主脸色苍白,但毕竟在美女面前,还是将呕吐之意给生生咽了下去。

“本人乃是定南城城主王一品,你这妖女竟敢驱使手下纵兵杀人,难道没将这王法放在眼里,知不知道杀人可是重罪!”

“重罪?”

南宫若翎冷笑一声:“你这城主怎能空口污人清白,明明是这黄金彪上街行那地痞流氓之事,甚至还粗口烂舌污蔑花药魔仙,最后还劫持老人威逼利诱,这才被我们砍杀在街上。黄金彪等匪类之罪乃是咎由自取,凭什么说我等纵兵杀人?”

“你说什么,我舅舅黄金彪也...”

南宫若翎反唇相讥:“黄金彪还有个你这样的城主侄子?果然是有什么舅舅就有什么样的侄子,就算独眼龙舅舅现在不死,将来也有人会来砍他的脑袋!”

“你这个妖女!你们...反了!不但当街杀人还辱骂朝廷命官!”那王一品更是气得脸色发青,浑身发抖,手指更是颤颤巍巍的对着南宫若翎:“本官今日就要治你个大罪,先把你关进大牢,再扒光衣服骑着木驴游街!来人,给本官把这些妖女全都锁了!”

“我看谁敢!你这黑白不分的狗官,敢动一下试试!”

“等一等。”夏婕曦挥了挥手,制止了南宫若翎与王一品的剑拔弩张的攻讦。

“王一品,王大人,王城主。”

“你很厉害啊!”

“废话,这定南城乃是本官治下!你们这些妖女若是知道了本官的大名,还是劝你们好自为之,乖乖束手就擒,不然别管本官对你们不客气!”王一品虽然还是有些害怕,但依旧昂首挺胸强打精神,连说话的声音也大了几分。

“不,王一品大人,你似乎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既然你在定南城手眼通天,居然连你舅舅横行霸道都管不了,那这定南城,还要你何用?”

夏婕曦张开手指,任由袖筒中钻出的细小藤蔓在指尖轻轻缠绕,最后在中指末端开出一朵小花,形成了一枚漂亮的花戒。

“老实说,自从我打着花药魔仙的名号出世,游历中州,拯救无数生灵,做了许多善事。当然...”

夏婕曦金色的瞳孔盯上了这王一品和他身后的府兵。

“这一路上,我也杀了很多人。比如土匪、强盗、流氓、恶霸...哦,还有强取豪夺、贪赃枉法的狗官以及他们的手下,我也杀了不少。”

花药魔仙盯着他们,一个个的掰着手指头,面前这些人只觉得仿佛被洪荒巨兽给盯上了,更是吓的瑟瑟发抖,其中最差劲已经承受不住的,裤裆里头一下子就湿透了,尿骚味在非常适宜的时间出现在旁人的鼻子中。

“我也知道,其中有一些人的确是因为天灾人祸,实在是活不下去了,为了混一口饭吃,但这绝不是他们杀人放火、奸淫掳掠的借口。俗话说的好,除恶除尽,所以,以上的这些人我一个都没放过。”

“你...你大胆!...”

王一品声音虽然很大,但却已经心生退意,后面那群还因为呕吐和害怕而脸色苍白的府兵,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所以呢,我在这里数三个数,医者仁心,我也不想把无关的人牵扯进来,也希望你们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这样吧,我数三个数,你们这些府兵都可以随时离开。一...”

“我不干了!我走!”

“我回家!我马上回家!”

夏婕曦口中的第二个数还没说出去,王一品后面那些府兵纷纷丢下兵器,瞬间跑了个无影无踪,只剩下王一品这个光杆司令还立在原地。

“扑通”一声,定南城城主王一品抖如筛糠,额头“咚咚咚”的重重磕在地上:“仙子饶命!仙子饶命!我王一品上有老下有小,可千万不要杀我,实在不行,我可以将三成财产...不...五成!五成财产都赠与仙子,求仙子饶了小的吧!”

夏婕曦缓缓走到王一品的身前,定南城城主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将头按的更低了。只见花药魔仙俯下身子开口说道:“定南城的确是个好地方。”

“仙子...可是决定了...”

可对方下一句话却让他如坠冰窟:“但...我相信,定南城没了你,会更好。”

说罢花药魔仙拍了拍他的脑袋,扭头便走。

“杀了以后,按例把尸体吊出去,再加上那黄金彪的人皮,搞些完整的恶霸遗体一起吊出去。停留七天后,去神农教看看。”

后方,南宫若翎的花谢花飞掌早已经跃跃欲试。

第一百八十四章

正一派山脚。

看着眼前恢弘的山门,李翰林感触良多。

以往在正一派的那些东西,他还能够娓娓道来。俗名罗嘉怡的亲友小师妹、师傅玄澄子、垣曲崖、左道青,以及正站在他身旁的薛茹月,多年之前,青涩稚嫩的李翰林甚至还要喊一声“大师姐”。

当然还有许多可恨的东西,譬如那黑白不分的白山老祖、贾权和中州三虎。三虎与贾权早已死去,现在就剩当年与自己恶斗一场的白山老祖,还经营著这个所谓的正道大派。根据合欢宗的情报,再结合他遇到薛茹月时的情况,白山老祖不只是道貌岸然淫邪之人,在十几年前他就已经与那些朝廷的黑衣供奉有紧密的联系,甚至这个掌门之位都是由皇家供奉“赠送”与白山老祖,方便朝廷加强对正一派的控制。

数天之前,具体的计划就已经在合欢宗中制定完毕,薛雨晴带着唐夕瑶前往腾龙城,伺机对腾龙城进行破坏活动,并且注意那三个供奉以及朝廷的动向;谢雨荷携七情六欲坐镇离天城,时刻注意天女门的情况;杨天锦与苏璃雪负责联络零散的琼华宗与蓬莱派人士,根据可靠情报,有相当数目的两派弟子脱离了原有门派,两人的任务就是壮大反抗的队伍,并且在适当的时机掀起反抗的浪潮。

而最后,作为主心骨的李翰林需要前往正一派,按照李翰林现在的实力,恐怕那白山老祖都不能及他的十分之一。若是顺利,就直接控制正一派,并且由此看一看朝廷和狗皇帝到底有什么反应。如果有,例如官军或者皇家供奉的行动队前来围剿,合欢宗不介意路上伏击之。此行仅仅带上了薛茹月,谢雨荷对此的理由就是李翰林本就是正一派出来的,对门内的情况熟悉无比,再加上薛茹月这个前正一派大师姐,行事更加方便。自李翰林重伤之时,薛雨晴就不太喜欢这个薛茹月了,更不希望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早早的爬上李翰林的床。

于是,薛茹月被薛雨晴逼着吊在金蚕王的腹下,任由那根粗壮坚硬的虫根插入薛茹月的肉穴,一路吊着奸了过去,等到落地之时薛茹月满面绯红,肚子鼓胀如十月怀胎。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被射了满肚子虫卵,但却是第一次被金蚕王吊着飞了那么远的路,等到落地之时薛茹月才有机会蹲下身子,将腹中的虫卵一枚枚产下。

而且还是当着李翰林的面。

不过可惜的这一次也是一枚能用的都没有,都被金蚕王用节肢踩了个粉碎。

看着这个媚笑着陪伴自己的大师姐,李翰林也只能感慨风水轮流转,当年自己需要仰视的正一派大师姐,自那一次金蚕门的变故之后,变成了跟在自己身边唯唯诺诺的小女人。以前那些对于大师姐的爱慕和羡慕,早就已经轰然倒塌,现在的薛茹月,不过就是个武功比较强,又想要讨得欢心的母狗而已。

当然现在两个人的目的和心情倒都是一致的,那就是恨。

李翰林恨白山老祖,薛茹月更恨,恨白山老祖在那暗无天日的密室中对她长时间的奸淫与虐待,也恨他将自己出卖给金蚕老祖。

今天薛茹月的服饰不再是金蚕门中的白色纱衣,而是再次穿上了那套正一派高级弟子的连身道装,道装蓝白相间,虽然重新差人裁剪的并不与原来穿的完全相同,但依旧可以勾勒出她比原来更加美妙的身姿,乌发被挽成单马尾,有用白玉簪固定,足蹬白色的长筒登云履,刚柔并济中又带着无限妩媚。

她又瞧了瞧手中的佩剑,这柄万云剑还是她原来用的那一柄,本以为这柄剑与那虫人的打斗中遗失,没想到后来去到了金蚕门,抽了机会回去居然又被她给寻了回来。万云剑的剑柄还散发着冷冽的银光,薛茹月将剑握在手中定了定神,小声说道:“少主,奴家已经准备好了,其实也用不着少主出手,奴家一人自会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

除了在正一派原有的剑法招式,薛雨晴又传授了一部分来自百花门的花谢花飞掌。而作为正一派的大师姐,她的底子也是金蚕门中除了薛雨晴以外最为厚实的,学习极快。自持有强横武功的她自然不将那白山老头放在眼里。

“薛...算了,大师姐,还是这样叫你吧,那个什么白山老祖肯定要杀之,但是门内还有我昔日的许多师兄师弟,我并不想就为了控制一个门派去杀死那些无辜的人,更何况其中一些人还是我本来就认识的。”

如果自己没有掉下悬崖,也许正一派还能作为自己的家,与其他人一起无忧无虑一起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

可现在一切都变了,新仇旧恨交织在一起,怎么也解不开了。

“那奴家就听少主的吩咐了,既然都是少主认识的,那奴家便不会随意下杀手。”薛茹月的声音中甚至还带着几丝谄媚。

“既然如此,我们上山吧。”

李翰林不再去看那山门,专心走上蜿蜒向上的石板路。

----------------------

正一殿。

清冷的内饰,衬托著正一殿核心区域的庄严气氛,与前些年比较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不过现在在那深处的黑色石案上,那个被正一派门中之人敬仰,仙风道骨的白山老祖,正将躺在石案上身着连身道装的女子靴足分开脚踝上面甚至还吊着被褪下的丝质亵裤,柴把一般的肉棒正在她分开的双腿间进进出出。

白山老祖满面红光的干着案前的女子,而在那石案之前,另一名同样身着连身道装的女子蹲下身子,在她腿间乃是一根竖在地上的粗黑石棒。在女子肉穴的吞吐中,带着水渍与泡沫的棒身在她腿间时隐时现,磨得“唧唧”作响。

“老祖...老祖...慢一些...清萍的花心...都要被老祖的肉棒...给干碎了...”

“老夫就是要快些,如何...在没人的时候,萍奴要叫老夫什么?”

“萍奴...萍奴...知错了...主人...啊...老爷啊...”

现在是老祖亲自教授的时间,自然是无人打扰,可以放心的在正一殿中淫乱交合。

两年前的那一次,白山老祖做梦也没有想到,一个真传弟子和四个亲传弟子就这样在金蚕门一群臭虫子的袭扰下全军覆没,这件事还让他懊恼了好久。后来才知道是自己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来自朝廷的四大供奉的惩罚。可凡式没有早知道,若是自己用了全力将那李翰林强行留下,说不定还能让供奉大人对自己刮目相看,讨得更好的奖赏。

听说那薛茹月目前还在金蚕门,光着屁股日以继夜的让那些金蚕在肚子里下种,那场面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不过好在薛茹月临走之前就为她在女弟子中甄选出了两位,也就是那正在他胯下挨受肉棍的清萍和石案之前蹲于地上吞吐石棒的清柔。色心大起的白山老祖在之后就用肉棒破开她们的处子之身,这两人倒也识相,嘴上虽说不肯,可早就自己褪去衣物,在床上乖乖分开双腿,为君开了蓬门。

不过鉴于正一派中的战力不足,白山老祖倒也是动了真心,而不是仅仅喜欢她们的身子。在白山老祖若有若无的丹药与武学支持下,两人进步也非常快,实力很快就跻身门内佼佼者,从两个普通的内门弟子一跃变成了老祖真传弟子。这样的快的提升更是羡煞旁人,清萍与清柔走出去对昔日的师弟师妹指点一番,旁人还得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大师姐和二师姐。

好强和虚荣更是纠缠着她们,但若要是想要长久保持下去,那就必须和老祖黏的更紧,本来两人白日习武,夜晚就爬山白山老祖的床,呼之即来,招之即去。就如同当年的薛茹月,一般,是只得花费精力调教的肉玩具,之后便是紧缚、鞭打和各种各样的淫虐,但就算如此,两女也是来者不拒,从没说一个“不”字,让白山老祖十分欢喜。

“嗯?”

正在白山老祖胯间努力承受肉棒往复的清萍,听到老祖疑惑的声音,抽插的速度也慢了下来,便顺口的问道:“老祖,怎么了...可是察觉到了什么异动?”

“没什么。”

白山老祖坏笑着用力顶撞了几下清萍,惹得对方呜咽几下:“老祖,你就会使坏...”

心中的疑惑随着白山老祖肉棒一寸寸挺入已经烟消云散,有力的手抱住她的后背,将她粗鲁地拥入怀中,高高提起,重重的将肉棒顶入。这个姿势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比较吃力,但是白山老祖却没那么多顾忌。清萍套著靴足的双腿紧紧夹住老祖的后背,肉棒挺入如同狂风暴雨,随着白山老祖的腹部撞在清萍的屁股上,肉棒与肉穴更是结合的没有一丝缝隙,清萍的肉穴早就被干的翻开,两边的毛发早已被不知名液体粘成一缕一缕。

“老祖...老祖...我快死了...你好厉害...求求你...哦...”

“清萍,你这骚货,给老夫夹紧一点!”

肉棒如同烧红的铁棍,每一次都尽根而入,肆意的冲击着她娇嫩的花宫,还不足一盏茶的时间,正一派的清萍大师姐就被白山老祖干的香汗淋漓,娇喘不已。胸前衣物都被老祖用嘴解开了袋子,娇嫩的乳房被他又舔又吸。就在这抵死缠绵中,白山老祖连连嘶吼,清萍只觉肉棒狂跳,老祖滚热腥臭的精液又一次灌满了她的花宫。

“老祖,怎么就完了呢,萍奴还没有泄身...”

白山老祖轻轻将肉棒抽离,只见清萍的双腿羞处洞口打开,老祖的精液更是淌出一条白线,作为将她占有的证明。

“刚才老夫探查到有一股陌生强大的气息出现在山道上,清萍你先代老夫去看看,如果没有猜错,可能就是朝廷来的贵客。”

清萍知道朝廷特使经常来访,便草草清理下流淌的白浊,将靴面上挂着的亵裤拉了上去,又整理了一下衣物:“萍奴可还没满足呢,那老祖可要在晚上好好补偿萍奴。”

甜腻的声音让白山老祖心都酥了,自然是点头答应。

等到清萍离开,一直坐着那石棒清柔自然是不高兴:“老祖把柔奴忘了呢,若不是老祖说话,柔奴还以为要在这假物上骑一天呢!”

老祖嘿嘿一笑:“萍奴刚走,柔奴下面就痒了?”

他坐了下来指了指自己:“柔奴想要,就得自己坐上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