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麒麟傳 (218-220) 作者:STURMGEIST

簡體

. book18.org

【墨玉麒麟傳】 book18.org

作者:STURMGEIST2022年4月21日首發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二百一十八章 book18.org

天兆帝本以為被他壓在身下的達拉尼因為與那金光大法王上床,又懷了孩子,想必這腿間穴肉也好不到哪裡去。但直到自己的龍根插入其中,天兆帝才推翻了之前自己的想法。不說金光大法王,雖然洛泱自己日日與八位法王亂性,但她本就有神功護體,再加上適當的休息,哪怕是懷著孕,穴肉早就恢復了原有的緊緻。 book18.org

只不過洛泱被肏的次數實在是太多,外部的兩瓣蜜肉已經有些外翻,再也無法恢復到處女時期的緊緊閉合,顏色也稍顯暗沉。雖然這具肉體不知道已經被多少位法王以及其他的人插入並灌滿了精液,可是一想到這具誘人的肉體被自己壓在身下為所欲為,興奮之意更是讓他肆無忌憚的挺動自己的腰部,讓龍根更加深入達拉尼的體內。 book18.org

「哦…嗯…」 book18.org

儘管洛泱自己已經吃了不知道多少根粗細不一的肉棒,但對於自己熟悉的人來說,與一個自己根本不認識的陌生人在床上交奸感受是完全不同的。羅厄丹的加持,再加上洛泱肆意釋放的情慾,將體內的肉棒慢慢收緊,擠壓,慢慢玩弄。 book18.org

「真是…他媽緊…和那幾個神女門的婊子…哈…」 book18.org

洛泱賣力的扭動腰肢,兩片緊緻的蜜肉緊緊夾著的天兆帝龍根,蠕動下腹將肉棒箍住,按摩著體內的龍根。那一堆白嫩的豐乳跟著兩人交合的節奏不斷跳動,賞心悅目至極。 book18.org

興奮之餘,天兆帝一眼瞥見了洛泱那對誘人的豐乳,尤其是乳尖上還滴著乳汁,看到這裡,天兆帝毫不客氣的抓住這對飽含乳汁的豐碩乳團,粗魯的揉捏起來。雖然被天兆帝粗魯的動作弄得生疼,但卻也產生了些許快感。天兆帝的大手從乳房根部一直揉捏到溢出奶水的乳尖,只需稍一用力,帶著腥甜氣息的白色乳汁便噴洒出來,天兆帝自然不會浪費這些人乳,低下頭來對洛泱的乳尖又親又要,將溢出的乳汁全數吞下肚中。 book18.org

也不知道是洛泱膩歪了天兆帝那男下女上的位置,還是對天兆帝粗魯的動作有所不滿,洛泱的身子詭異的往前一滑,乘著天兆帝龍根離體的那一瞬,揮手將肥胖的天兆帝推到一邊,然後翻身騎上了天兆帝的腰腹。 book18.org

「你這中州皇帝,真是無趣,就知道猛進亂突,粗魯的很!」 book18.org

天兆帝本以為洛泱翻身做主人是要把他給殺了,驚恐的想要開口呼喊侍衛護駕,可接下來這達拉尼的話卻讓他愣了愣,眼睛更是高興的眯成了一條線,,他故意笑嘻嘻的問道:「達拉尼可是從荒漠來的,朕只知荒漠的女子都是熱辣狂野之人,也不知道達拉尼騎在朕的身上是想要做些什麼?」 book18.org

「呵。」 book18.org

洛泱笑了笑,伸手握住了天兆帝依舊硬挺的龍根:「本後才是金光城的主人,在金光城沒有人見了我不敢跪下高呼『達拉尼』的。」 book18.org

「可,這騰龍城並不是達拉尼的地盤!」 book18.org

「所以,今日本後倒是想要做一回龍騎士,騎一騎中州的天子!」 book18.org

這話要是在平時的場合說,絕對會被天兆帝叫人拖出去砍掉腦袋。可是若是換了場合,再加上達拉尼的動作,在這床上做一做龍騎士倒也不是不可以。畢竟不是什麼時候都有機會讓這美貌的達拉尼主動騎在自己身上啊! book18.org

還未等天兆帝接話,騎在自己腰上的達拉尼已經稍稍抬起了身子,將自己的龍根豎直起來,對準,然後沉坐下去。 book18.org

「呼!」 book18.org

「啪啪啪啪!!」 book18.org

達拉尼由上到下的深情俯視著被天兆帝,並自顧自的上下蹲坐,被她騎在身下的天兆帝甚至不需要動作,便可以享受達拉尼的主動服務。只見那達拉尼嬌媚一笑,突然俯下身來與天兆帝舌吻,雖然天兆帝口中酸臭,可洛泱的軟舌已經鑽入他的口腔,靈活的與天兆帝的舌頭交纏在一起。 book18.org

雖然洛泱不善於親吻,可她對著天兆帝又舔又吸,毫不在意的交換著兩人的津液,直到兩人吻得口舌酸軟這才分了開來。這難道不比騰龍城的青樓頭牌……不,這比他後宮中剛納的美人還要賣力,想到這裡天兆帝更是樂不可支,一手攬著她的纖腰,一手捧著她的雪臀,在自己腰間上下套弄,盡情的撫慰著自己的龍根。 book18.org

但處於情慾控制之下恍惚中的洛泱,卻在暗暗思考著剛才自己的所作所為,莫不是因為換了一個陌生人的緣故,自己似乎更容易陷入到情慾之中。卻絲毫沒有想到唐韋會喂給她羅厄丹這樣惡毒的藥物。 book18.org

雖然並沒有那麼突然的決定和天兆帝上床,她原本的計劃是僅僅色誘而已,等到無法避免那一步的時候在下手殺之。可如今她騎在天兆帝身上,做出了這樣淫蕩下賤的舉動,那龍根的頂端隨著她的動作一下一下的撞在被她的功力牢牢保護的的花宮外,兩人交合出早已淫蜜四濺,春水泛濫。可這樣違心的舉動並沒有讓她有一絲一毫的嫌惡,甚至這種下賤的方式還能讓她感到愉快。 book18.org

自金光大法王開始,再到那些七七八八的法王,那些走運和不走運的叛軍,再到現在以次加為首的八位紅衣法王……每個人都享用過她高貴的軀體,並且射入腥臭的陽精,縱有前聖德明妃的身份擺在外面,她也不會承認自己是個人盡可夫的下賤女子。更何況,現在自己還頂著達拉尼這樣高貴的頭銜。 book18.org

「這都是帝王心術,權宜之計!是有目的行為,本後並非想和那狗皇帝上床,本後也絕非那些人盡可夫的下賤女子!等本後完事了,就將這狗皇帝的腦袋摘了!」 book18.org

洛泱雙手覆上自己的孕肚,心中不再想這些事情,她扭動腰際,夾緊腿間穴肉,讓身下的肉棒能更加深入的挺進體內。 book18.org

毫無疑問的是,那根陌生的肉棒雖然不及金光大法王的尺寸,但也抵得上目前在床上侍候洛泱的八位紅衣法王了。肉棒的頂端不斷啜著自己柔嫩的內里,讓洛泱自己的肉壁也下意識的緊緊包夾著天兆帝的龍根。那根火熱的事物在軟肉中進進出出,不斷劃出一道道快感的電流。 book18.org

剛剛從酸軟中恢復的小嘴再次被天兆帝長久的吻著,達拉尼更是激烈的回敬著,一雙玉臂緊緊抱著天兆帝的腦後,孕肚和綿軟的豐乳緊貼在天兆帝的胸口,有意無意的在他的胸前廝磨。 book18.org

「哦……皇上……本後……讓你舒服麼……」 book18.org

「舒服,舒服……若是達拉尼能入朕後宮……朕什麼都能給得了你……」 book18.org

「不用……啊……本後富有四海……哦……待會就送皇上去西天享福……」 book18.org

洛泱柔情的眼神之後藏著讓人無法察覺的狠厲,在不絕於耳的嬌哼中,達拉尼動作更加放肆與狂野,身下肉洞灼熱潮濕,讓天兆帝盡情施展自己的手段,甚至於……故意打開陰關! book18.org

現在她的這副身體已經是能夠隨意控制泄身的手段,但這一次為了麻痹這狗皇帝,更是決定提前泄出來!隨著「啪啪啪」的軟肉撞擊,洛泱扭動著身子,只覺得下身酥麻,那泄身噴薄的感覺愈發強烈,終於忍不住大聲嬌叫。 book18.org

「皇上……慢點……要去了……出來了……」 book18.org

「你這妖精!」 book18.org

天兆帝唐韋只覺得其中軟肉突然緊縮,連帶著騎在自己身上的人兒也夾緊了跪在自己腰腹兩側的腿彎,本就已經是強弩之末的皇帝索性狠狠用後腰撞擊了十幾下,一時間洛泱被那體內的肉棒撞得雙眼翻白,雪臀與腰肢因為天兆帝粗暴的動作顫的地動山搖。那如同溺死者一般的叫春浪語似是瘋狂。體內的噴薄之意再也無法抑制,頓時感覺花宮深處洪流傾瀉而出,就如同被抽乾了整個人的力氣。 book18.org

「哦!!」 book18.org

與此同時,被一股滾熱春水澆過的龍根,也再也無法按耐住射意,在天兆帝舒爽的長吟中,自己腥臭滾燙的陽精第一次射入了那高貴的達拉尼體內。這一次泄身幾乎是泄去了洛泱渾身的力氣,也不知道是不是羅厄丹的緣故,直到天兆帝將龍子龍孫全數射到達拉尼的體內,她還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樣子。 book18.org

眼見著已經半昏迷狀態的達拉尼,腿間剛剛被天兆帝射入的陽精還在小股小股的淌出,滴在昂貴的絲綢床單上,可惜了,這達拉尼還是個孕婦,不然早就被天兆帝射大了肚子。這一次狂亂的床戰不止讓自己舒服到極點,就連這達拉尼也被自己肏的花枝亂顫,若是能在床上征服達拉尼,讓她多試幾次被內射的滋味,估計就能將她徹底征服了! book18.org

雖說乾了達拉尼的肉穴,但天兆帝總感覺不是很滿足,正好羅厄丹藥效發作已經有段時間,若是能順道將這達拉尼的屁眼也通上一通,那便是再好不過了。天兆帝取出一大捆紅繩,除了那雙牛皮軟靴,洛泱身上剩餘的遮掩物都被天兆帝除盡,他細細的開始用紅繩炮製面前的白嫩肉體,就如之前同樣懷了孕的孟行雨。紅繩穿過腋下,又穿過雙乳打了個結,刻意打好的繩結從洛泱的腿間穿過,最後細細的在臀部打上繩結,然後將洛泱捆綁成四馬攢蹄的樣子,吊在紫菀宮的房樑上。 book18.org

看著這個由紅繩捆綁的尤物,兩瓣臀肉之間的後庭嫩菊正對著他,天兆帝不由得深吸一口氣,挺起將剛剛再次硬起的龍根,吊在半空中的達拉尼的雪白玉臀,用肉棒在她的臀溝處摩挲了幾下,又從剛剛內射過的兩瓣蜜肉外沾了點蜜液潤滑,便用力將自己的龍根往裡面挺去。 book18.org

「嘶——痛快!」 book18.org

紅繩搖曳,胴體顫抖,達拉尼的後庭比前穴更為緊實緻密,雖然吊在半空的達拉尼依舊是失神狀態,可異物插入讓後庭下意識的緊縮,讓天兆帝爽的倒吸一口涼氣,他用盡全力挺著肉棒猛攻面前荒漠美人的後庭,臀肉撞擊更是發出「啪啪啪」的脆響。 book18.org

第二百一十九章 book18.org

就在天兆帝紅著眼,抱著洛泱的屁股狂乾的時候,另一邊,騰龍城驛館。 book18.org

次加法王焦急的在驛館二樓走了一圈又一圈,其他七位法王更是自顧自的坐在座位上,或是翹首期盼,或是隨意吃上幾口桌上的爽口小菜,或者喝幾口中州美酒。此時已是半夜,眾位法王雖然都用過晚膳,可熬到半夜腹中飢餓,又將那驛館老闆從床上拖了起來,要求給做點夜宵。 book18.org

雖然百般不情願,但是在一袋銀幣的誘惑下,老闆還是打著還欠去給法王做東西吃。雖然有酒食下肚,可法王們的臉色並不好看,更何況達拉尼與他們預定的時間早已過去,這情況顯然是不對勁。 book18.org

「啪!」 book18.org

次加重重的將杯子放在桌上,長出一口氣:「各位法王,我們不能再等了,這騰龍城的皇宮必然有問題!」 book18.org

「可是…達拉尼並未與我等說過若是超過了約定時間,該如何行事!」其中一位法王問道。 book18.org

「不,有,達拉尼走前交予我一個蠟丸,並和我說,若是超期不來,便打開蠟丸!」 book18.org

次加法王從懷中掏出一個由紅蠟揉成的丸子,輕輕一捏,蠟丸粉碎,露出其中團著的紙條,次加法王展開紙條,只見上面寫著:「超過你我約定之時,中州皇帝必然對本後圖謀不軌。據本後觀察,中州兵弱,加之今日大火,可領金光軍進攻中州皇宮大破中州兵,本後則在宮內尋機刺殺中州皇帝。」 book18.org

「混蛋!這個中州皇帝請達拉尼進宮果然是沒安好心!」 book18.org

「要是那狗皇帝敢染指達拉尼,本王便將他的腦袋剪下來當球踢!」 book18.org

見達拉尼有難,這八位法王自然是人人發瘋,次加法王更是一腳將身邊的桌子踢翻:「各位法王!既然達拉尼有難,我等怎可以坐視不管!金光軍!!」 book18.org

此時的金光軍士兵尚在熟睡,但是訓練有素的他們一聽到法王的爆吼,長期的訓練立刻便發揮出效果,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八百金光軍士兵便全副武裝,集結完畢。 book18.org

「金光軍的弟兄們,達拉尼被那狗皇帝騙入皇宮,圖謀不軌!我等大漠男兒,必然要用那中州皇帝的腦袋,證明我們的英勇!勇士們,隨本王一起殺到皇宮去!」 book18.org

聽聞達拉尼在皇宮有難,金光軍士兵自然憤怒:「殺!殺!殺!」 book18.org

本來因為睏倦快要睡著的驛館老闆,在聽到法王與金光軍的爆喝以後,頓時清醒過來。這些荒漠蠻子半夜跑出去,還要殺到皇宮去,難道要造反不成! book18.org

「唉!你們幹什麼去,現在可是宵禁,出去可是要掉腦袋的!你們…」 book18.org

「聒噪!」 book18.org

那老闆話還沒說完,下巴就結結實實挨了次加法王一拳,當場昏死過去。 book18.org

金光軍們人人配馬,這些士兵一腳踹倒了馬廄的大門,整理馬鐙與馬鞍,跨上雪亮的彎刀,將戰馬牽出來騎上。數百人的騎兵在紅衣法王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的向皇宮的方向衝去。 book18.org

而這巨大的動靜,自然引起了城內天豐軍的警覺,金光軍騎兵剛跑出去沒多久,就和負責宵禁的天豐軍巡邏隊相遇,這些巡邏的兵丁還以為是有什麼緊急的事件,可等他們看清這些戰馬與騎兵的華麗裝飾,已經遲了。 book18.org

不過十幾息的時間,這個百人隊就被八百金光軍騎兵砍成了沒腦袋的屍體。 book18.org

由於當天大火,軍械庫被焚毀,一時間騰龍城內居然召集不出足夠的人,一路上金光軍騎兵猶如無人之境,將大街上的天豐軍巡邏隊砍殺殆盡,就這樣到了皇城前,才遇到御林軍像樣的抵抗。 book18.org

可這些只會吹牛打屁,欺負老百姓的御林軍,哪裡是身經百戰的金光軍的對手?更何況還有八位武功高強的紅衣法王為他們掠陣。僅僅一刻鐘的時間,第一道宮門就被八位法王用蠻力攻破,一時間宮門前火光沖天,殺聲陣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魔教已經打進騰龍城裡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城外。 book18.org

已經在城外的林中安營紮寨的李翰林等人,被城內的喊殺聲吵醒了。 book18.org

雖然還是對謝雨荷等人的安樂窩戀戀不捨,可城內發生的大事還是更為重要,李翰林急匆匆的披上衣服背上碧海狂林劍,看著騰龍城皇城方向被映紅的天空,焦急的等待著最新的消息。 book18.org

「今天騰龍城除了救火還是救火,也沒鬧出過那麼大動靜?」 book18.org

雖然新晉的瓊華宗宗主楊天錦對自己被吵醒非常惱火,可一聽說是騰龍城自己打起來了,頓時精神百倍,便與李翰林在帳外見面了。 book18.org

「說不定是騰龍城內亂,對我們也許是個好機會。」高影同樣看著焰紅天空下騰龍城的陰影感嘆道:「李少俠,那邊有人過來了!」 book18.org

「稟報少主!」 book18.org

匆匆過來的是一名金蠶門的女弟子:「盯著城內的斥候已經送來的最新的情報!就在一刻鐘前城內突然有兵刃交接聲,接著又近千人的騎兵突然開始猛攻騰龍城的皇城宮門,就在剛才第一道宮門已經被攻破!目前守衛城牆的大部分天豐軍都被抽調離開了城牆,防禦十分空虛。」 book18.org

「斥候那邊能否了解那些騎兵到底是什麼人?」楊天錦問道。 book18.org

「是的,這與門主傳出的情報一致。」這個女弟子從懷裡掏出另一張紙:「門主與長公主在縱火時發現金光城使團也在騰龍城內,金光城的掌事人達拉尼這次隨團前來,稍後被帶往皇宮,想必現在對皇城宮門的攻擊也有他們有關。」 book18.org

「了解了,請先退下吧,謝謝。」 book18.org

那金蠶門女弟子對著李翰林甜甜一笑,隨即悄然退了下去。 book18.org

「呵,洛泱。」 book18.org

李翰林的臉肉眼可見的陰沉下去,他本就不想再遇見金光城的任何人了,畢竟她的富貴,又關我什麼事情呢? book18.org

可命運的交際,又讓自己遇到了那個讓他全心付出的她,讓他刻骨銘心的她。 book18.org

「洛泱是誰?」楊天錦還想再問幾句,卻被身旁的合歡掌門給趕到一邊:「行吧行吧,幸好爺也有老婆,要不還不被賢弟那群美嬌娘給饞死!」 book18.org

然後,楊天錦的腦袋上就被敲了一個腦瓜崩。 book18.org

「怎麼了?臉色那麼難看?本座剛剛聽說騰龍城防禦空虛,正是個殺進去的大好機會。」 book18.org

剛給了楊天錦一個腦瓜崩的謝雨荷又狠狠瞪了前者一眼,輕輕抵住李翰林的右肩,而此時此刻,另一隻纖細的手則握上了他的左手臂。 book18.org

「喲,沒想到才幾天功夫,就黏上本座的夫君了,怎麼樣夫君那根大棒的滋味,還不錯吧?」 book18.org

謝雨荷又白了左邊迎上來的孟行雨一眼,又看到不遠處抱著劍的葉流霜,雖然孟行雨被合歡掌門說的臉色羞紅,可還是故作鎮定的開了口:「那狗皇帝,天女門必殺之。現在騰龍城突然內亂,誰也不想錯過現在能手刃狗皇帝的大好機會。」 book18.org

「兩位娘子都說得沒錯,如果目前殺進去,恐怕騰龍城現在的守軍根本堅持不了太長時間,但我就怕…」 book18.org

「你還在擔心那三個皇家供奉?」 book18.org

李翰林點了點頭,若是沒有那三個黑衣老頭,紫菱和嘉怡也不會被他們禍害成這個樣子。 book18.org

「都幫我們合歡宗澆灌了兩年,想必隨便一個拿出去都是中州武林中數一數二的存在,更何況,還有天女門相助,本座就不信他們還能逃得出去?」 book18.org

李翰林眠了眠嘴,終於下定了決心:「即刻出發,我們兵分四路,從四門突入!一會兒各位都抽十分之一的人留下作為預備隊,若是出現意外情況,即可調動預備隊協助!大哥,你帶蘇女俠與瓊華宗、蓬萊派的諸位攻南門。」 book18.org

「放心吧!」楊天錦擺了擺手,急忙下去準備。 book18.org

「百花門由高掌門帶隊,攻北門!」 book18.org

「這就去準備。」高影即刻帶著百花門的人離開。 book18.org

「合歡宗主力由雨荷帶隊攻西門,雨荷一定要小心,若是遇到夕瑤和我母親,儘快與她們匯合!至於小爺我,就帶著金蠶門的弟子與所有可以投入的金蠶全力進攻東門!」 book18.org

謝雨荷點了點頭:「這才是本座的夫君!」 book18.org

「那,翰林…我們怎麼辦。」李翰林並沒有提孟行雨的名字,讓她不禁出口發問。 book18.org

「孟掌門與葉聖女與我一起攻東門,放心,小爺我必然會將殺皇帝的機會留給你們,但是這狗皇帝和三個供奉的人頭我得帶走。」 book18.org

「可以。」孟葉兩女輕輕的點了點頭。 book18.org

「那就…干吧!把他們的腦袋全都砍下來,咱們舊帳新帳一起算!半刻鐘以後出發,不要鬧出太大動靜。」 book18.org

---------------- book18.org

「我在哪裡?」 book18.org

洛泱迷迷糊糊的醒轉過來,但卻發現四肢根本無法動彈,似是被拘束起來,後頸被皮帶箍上,口中被塞入了一顆銅球無法言語,周身又濕又黏像是出了一身香汗。後庭中仿佛被什麼東西堵死,一團一團的如同以前法王作弄她時往她前穴後庭塞入的大棗。 book18.org

「不對……這個時候我應該去將那狗皇帝殺了!」 book18.org

洛泱本想掙脫束縛,卻不料一根冰冷的棒狀物突破自己的腿間肉唇深深捅入到自己的體內! book18.org

「唔!」 book18.org

這根棒子雖然抹了一些東西潤滑,可畢竟是粗大異物,突入體內時惹得她猛吸一口涼氣,還未等她反應過來,這根巨棒就開始在她的體內進進出出,本來以為昏迷冷下來的她,經過這條巨棒的刺激,加之羅厄丹的藥性,火熱的春意再次被點燃。天兆帝看著半空中扭動的、纏滿紅繩的軀體,笑眯眯的用更大的力氣抽插手中的巨物——一根仿自馬陽的偽具,這可不是一般人能招架得住的,但若是換成達拉尼這樣的狂野蠻女…… book18.org

「正是絕配!」這是天兆帝心中所想。 book18.org

「嗚……嗚……咦……嗯……嗚……」 book18.org

一聽到這銷魂的聲音,天兆帝就知道對了,更加發狠的作弄達拉尼的肉穴。洛泱被吊在半空,下體快感連連,連綿的蜜水隨著那粗大馬陽進進出出一股一股的攢射出來,連肚腹上都能看出些許凸起,這樣作弄下去一般人的孩子早就保不住了,但對天兆帝來說正好:若是保不住,朕可以讓她再懷一次,再為朕生些龍子龍孫! book18.org

「哦……唔……!!」 book18.org

發狠的捅了百來下以後洛泱渾身劇顫,從被口球堵住的小嘴中悶聲吐出長吟。隨著最後幾下仿佛是要了她的命的撞擊,洛泱雙眼翻白,全身還在抽搐著,那沒有馬陽堵住的肉穴,蜜水噴射不止,從跨下處不斷溢出,在用淫水浸透了地面華貴的地毯之後,洛泱的四肢終於無力的垂了下去。 book18.org

第二百二十章 book18.org

天兆帝笑眯眯的看著面前被捆成四馬攢蹄,幾乎脫力的達拉尼,他興奮的拉了拉達拉尼後庭中露出的一個細長金色把手,輕輕用力往外抽了一下,便可從其中拉出龍眼大小的翡翠珠子。不用說,這又是天兆帝收藏的淫虐器具,昂貴的翡翠珠子珠子,用一根根金絲串在一起,最終製作成一串昂貴的後庭拉珠。 book18.org

天兆帝又將珠子塞回了達拉尼的體內,轉頭又將一根純金的粗大偽具塞入到達拉尼的前穴中,與後庭一般,僅僅留出露在外面的把手方便取用。這樣的調校想必再來上幾次,並且用羅厄丹卡住達拉尼的脖子,必然可以讓他屈服於天豐王朝,並且屈服於天兆帝。唐韋他自己甚至還想要專門做一套給達拉尼專用的母狗飾品,到時候與那孟行雨一起牽出去在御花園「遛狗」,豈不快哉? book18.org

正做著調教達拉尼大夢的天兆帝,看著三個洞都被器具插滿的達拉尼,又有了來一炮的衝動,可正當天兆帝想要提槍上馬的時候,一連串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他。 book18.org

「皇上!皇上!」 book18.org

「混帳!朕不是說過任何人不准打擾嗎?」 book18.org

「不是…皇上,出大事了,真的出大事了!」于德海的聲音甚至還帶了點哭腔,這個老太監平時從未如此焦急,現在來敲門可不是什麼好事。 book18.org

「哼!」 book18.org

掃興的天兆帝只得穿好褲子披上龍袍,一邊罵罵咧咧:「要是不是什麼急事,你于德海的腿,朕今天必會親自打…」 book18.org

一推開紫菀宮的玄關,天兆帝就被外面的景象驚呆了,從這裡看去宮門方向像是起了大火,紅艷艷映紅了半邊天空,依稀的喊殺聲一陣陣的從宮門方向傳來,這讓本來以為是宮門起火的天兆帝心頓時涼了下來。 book18.org

「怎麼回事!四門都已經封閉,難道那些魔教都是屬猴子的!」 book18.org

「不是…不是…皇上,不是魔教!」于德海急忙回道。 book18.org

「那是什麼東西?」 book18.org

「是那個達拉尼,就是現在在皇上手裡的那位!那八個紅衣法王遲遲沒等到達拉尼回來,帶著八百金光軍騎著馬衝擊皇城!」 book18.org

「八百個人就敢造反?八百個人你也和朕說這是大事!朕非得打斷你個老東西的腿!」 book18.org

「皇上息怒,皇上喜怒!這八百人絕非等閒之輩,再加上那八個紅衣法王武功高強,御林軍死傷慘重,用了半個時辰,金光軍已經衝破了第三道宮門!」 book18.org

「廢物,全都是廢物!朕是白養了這三千御林軍!就算朕養了三千頭豬滿街跑,也不是半個時辰里都能抓完的!讓守城的天豐軍立刻回援皇城,裹足不前者立斬!朕就不行這八百號人難道還強的過朕的一萬多天軍!另外,快把三位供奉都叫過來,給朕做貼身護衛!還愣著幹什麼,快去!!」 book18.org

于德海趕緊點了點頭,匆匆離去。後面還有幾個太監本也要與於公公一同離去,可卻被天兆帝叫住:「朕沒讓你們走!去將紫菀宮裡的那個光屁股女人解下來,與朕一併移駕到其他地方去!」 book18.org

「是!」 book18.org

那幾個太監不敢怠慢,除了留下兩個與皇帝貼身,其他的趕緊抄著手小步跑進紫菀宮內。看著這個被插滿淫虐器具並被紅繩吊在半空的女人,太監也顧不得欣賞了,只想要解開繩子將這個女人放下來,可面對她身上複雜的繩結,卻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book18.org

正當那些太監準備去詢問皇帝的時候,那被吊在半空的女人,突然動了,只見那個大著肚子的女人一睜眼便在半空中翻了個身,手腳的四根紅繩頓時攪在一起,連帶著準備從四面下手的四個太監全都被撞翻在地,不省人事。 book18.org

雖然洛泱的武功十分高強,可不知為何居然被這狗皇帝給肏到不省人事,再一運功發現經脈已經有所堵塞,想必與那狗皇帝下的藥有關。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先逃出去,然後找那狗皇帝算帳。只要殺了他,今天晚上發生的羞恥事情便不再會有人記得! book18.org

此時她手腳的紅繩都已經攪在一起,但她已經可以用腳接觸地面,只見洛泱一踏地面飛身上去,然後就使了個千斤墜,往下一壓,繩索雖然沒斷,但是卻將房梁給硬生生的往下拉斷開來。 book18.org

「辦一個人,還得那麼大動靜,你們這些太監難道都是廢物不成!」 book18.org

一聲巨響之後,紫菀宮的房梁轟然墜地,自然引起了天兆帝的注意,可等到他回頭,一根原來屬於紫菀宮的房梁卻已經穿破了窗戶從他頭頂上呼嘯著飛過。 book18.org

「狗皇帝,納命來!」 book18.org

時隔數十年,天兆帝唐韋,又聽見了這索命一般的怒喝。 book18.org

那麼大一根東西要是在往下偏一點,唐韋自己的腦袋可就要沒有了。 book18.org

「本後本來還希望能和你談出點東西來,可沒想到你居然敢在飲食里下藥,甚至還玷污了本後的身子!」 book18.org

「護駕!護駕!」 book18.org

本來貼身的兩個太監,早就在房梁飛出的時候逃得無影無蹤,只將天兆帝一個人丟在原地。眼見面前的女子雖然幾乎一絲不掛,甚至渾身上下還束縛著紅繩,可臉孔因為憤怒就如瞋目扼腕的玉羅剎,讓天兆帝幾乎癱軟在地上。 book18.org

這達拉尼雖然沒有武器,可是兩手各有一根繩索,繩索的末端則是殘損斷裂的房梁,天兆帝自然之道這紅繩是最為結實的牛筋麻繩,而此時這兩根繩子打著旋呼呼作響,舞的像是兩條流星錘。 book18.org

「達拉尼,朕是真的無心之舉,我們現在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沒必要動手!朕還可以開出許多優惠的條件,一定能包你滿意……」 book18.org

「呸!無心之舉?若是無心之舉,本後還需要你在此與本後見面,狗皇帝!你去死吧!」 book18.org

見此情景天兆帝轉身就跑,可身後的洛泱早已將蓄滿力的「流星錘」呼的飛擲過去,眼看這東西就能將這狗皇帝砸的腦漿迸裂,可就在此時一個黑影突然橫在皇帝身後,隨後手中的利刃連連劈出,臨時做成的「流星錘」瞬間被砍成幾段,帶著余勁落在石板路上。 book18.org

「皇上不必驚慌,老夫應於公公傳旨前來護駕!」 book18.org

為首的持刀老人面色不善的站在洛泱面前,隨即持劍老人與持爪老人也相繼從陰影中走出:「小女娃,你可要知道,謀害皇帝可是死路一條,縱使你有千百般武藝,你也得留在這皇宮裡,不然就白費了你這張俏臉和身材。」 book18.org

借著紫菀宮的宮燈,持刀老人這才看清楚洛泱的樣子:「若是沒有懷上孩子,必定是個標緻的美人!若是你想要降了,就乖乖撅起你的屁股,讓老夫和老夫的兄弟和你在床上大戰三百回合,老夫還能考慮放了你…」 book18.org

「找死!」 book18.org

轉瞬之間,洛泱就已經計算好了所有利害,這三人必然是那狗皇帝隱藏的親衛,若是不打上一場,還不一定能走出這皇宮,更何況追上那狗皇帝將他殺死——等她這裡打完,這個狗皇帝早就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現在襲殺狗皇帝的計劃失敗,也怪自己被藥迷亂了心神,陷入到情慾交合的泥潭中無法自拔。這次做過,下一次想要這狗皇帝的命恐怕比登天還難。但好在這次中州江湖造了大反,也許可以利用這些江湖人士,甚至是他們的在帶頭人中做做文章。 book18.org

想到這裡,洛泱身形疾進,連地面的石板都被她用勁踏碎,本來左手上的「流星錘」已經交到右手上,那「錘」頭打著旋向領頭的持刀老人打去。 book18.org

這持刀老人也沒想到對方速度如此之快,這個光屁股的大肚子女人一晃而至,錘頭打來宛如一陣狂風,讓人目不暇接。雖然沒有將金色法刀帶在身邊,可洛泱沒了刀也不是一無是處,用房梁做的「錘頭」打著旋飛舞,讓三個供奉不得不閃身躲避,而洛泱就乘著他們躲避之時揮掌拍去,帶著罡風的掌力貼著持刀老人襲來,他急忙側身閃過,石板地面連同一大塊欄杆都被洛泱拍的粉碎。 book18.org

「你怎麼會荒漠絕學《金剛大手印》!?」 book18.org

一時間持刀老人只覺得自己小看這個光屁股女人,雖然這個女人前後兩個洞甚至還插著淫虐器具,可速度一點都不慢,甚至還有隱隱壓過三個人的趨勢!這個女人怕是和皇城外猛攻的騎兵和紅衣光頭有緊密的聯繫,今天所有的事情,說不定都是因為這個光屁股的女人。 book18.org

「要你管?」 book18.org

尖爪與利劍同時從左右襲來,橫切向洛泱的胸口,她身形向外一撲,一時間左手的「流星錘」又變成幾大塊廢木料與斷繩,洛泱輕巧的在空中打個旋,這一角度甚至可以讓地上三人清晰地看到她的胯下美景,隨即倒撐手臂,在滯空的那一刻,雙手掌力自下而上打來,持爪老人和持劍老人往後疾退四五步,堪堪避過要命的這兩記。 book18.org

「江湖上能夠接過我們三個人一齊出手的,寥寥無幾!」 book18.org

洛泱也翻身站定,與三名老人面對面而立,一手捋了捋散亂的鬢髮:「你們三個老頭的兵器也不錯,剛才你們一躲再躲,就不能痛快點,好好和本後對上幾招?」 book18.org

說著,洛泱雙掌同出往地上拍去,磅礴的掌力頓時掀起一大片石板,這石板質地硬實,若是就這樣砸在人身上非死即傷。三人悚然一驚,身形像流水般往後疾退,根本不敢硬接這石板,只敢揮舞刀劍將它們統統劈砍成碎片。卻見洛泱雙足一點,身子如箭一般射出,凌空向還在揮舞刀劍的老人突去。可等到持刀老人砍碎最後一塊石板,卻見洛泱早已不見蹤影,缺了石板的光禿地上只留下還沾著淫蜜的黃金偽具和翡翠拉珠,像是在嘲笑他們的無能。 book18.org

三人抬頭看去,只見一抹白影在屋頂上跳躍,眼看就要跳出皇城了! book18.org

持刀老人氣的鬍子亂斗,啐了一口:「竟敢戲耍老夫,追上去!」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搜索

斗羅玉傳墨玉麒麟傳墨玉玉麟傳奇墨玉麒麟墨玉麒麟傳1玉玉麒麟玉傳墨雨麒麟玉麒麟墨玊麒麟作者 寒玉火麒麟作者 墨涼墨玊麒麟第一集性奴墨玉麒麟傳墨宇麒麟黑玉麒麟墨海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