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萌的日常 (5-6) 作者:lililiyoucai89

簡體

. book18.org

【隋萌的日常】 book18.org

作者:yaya90book18.org

2021年2月19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五章:愉快的假期 book18.org

雙手叉腰的隋萌正在一臉驕傲的俯視著醫生,這可真是個不可多得的姿勢。在隋萌看來,醫生的樣子很是懵逼。但是醫生自己知道,自己這絕對不是懵逼,或者說這絕對不止是懵逼,而是震驚。他心裡那句「這不可能」差點就說了出來。隋萌雖然心理有問題,但是智力可沒問題,她也看出來醫生的神情蘊含的不是驚喜,而是懷疑。此時的隋萌上半身就穿著一個露著乳頭的情趣胸罩,下半身光著,手裡還捏著一根驗孕試紙。她本來是想把懷孕的消息告訴醫生,然後看看醫生驚喜的樣子,結果換來的卻是懷疑,現在的隋萌就想把手裡的驗孕試紙甩到醫生的臉上。就算你能時不時拿出堪稱奇蹟的藥劑,但是基本的科學還是要尊重的吧,而且自始至終,自己就他這一個男人,他要是想賴帳,那是絕對不可能的!隋萌惡狠狠的心想到。 book18.org

這時,醫生從震驚中恢復了過來,輕聲說道:「莫非那老神棍說的是真的?」他抬起頭看見正在生氣的隋萌,連忙從椅子上站起來,拉著隋萌的手,讓她坐下,然後好言相勸,勸了老半天才讓隋萌把氣消了。勸完隋萌,醫生先是給隋萌號了號脈,又拿著聽診器左右聽聽,又用手在隋萌的小腹上摸了摸,確定隋萌確實懷孕了,而且還是他的孩子。 book18.org

醫生輕嘆道:「你個老神棍,做了那麼多預言,就最後一個準了,新族誕生了。」醫生摟著隋萌,輕輕地攏著她的頭髮,柔聲說道:「新族之母,您必將偉大而不朽。」 book18.org

因為醫生這句話並不是用漢語說的,但是隋萌居然聽懂什麼意思了,反駁道:「我偉大是必須的,但是祝我長壽算什麼祝福,還有最值得吐槽的是你居然給自己的孩子起名叫新人,難聽死了。」醫生也不反駁,只是笑了笑,日子還長呢。 「咱家女兒當然不能叫新人,姓隨我,名字你取。」醫生柔聲道。 book18.org

「嗯?你怎麼知道是個女兒,這才一個多月。」 book18.org

「別問,問就是高科技。」 book18.org

「行行行,你說你是外星科技我都信。」醫生聽了隋萌的話,笑而不語,反正真就實話實說了隋萌也不信。 book18.org

「姑娘家就叫蓉蓉吧。」隋萌把頭靠在醫生身上說道。 book18.org

「你是不是早就想好孩子的名兒了。」 book18.org

「哼,那是,我還想好兒子叫什麼了呢。」 book18.org

「兒子叫什麼。」 book18.org

「兒子叫……就不告訴你。」……… book18.org

因為有了孩子,所以兩人迅速起了結婚證,然後體檢,辦理准生手續等等等等。隋萌的生活也隨之發生了改變,首先是食譜變了,以前除了正常的飯食,隋萌也會時不時的以屎尿為食。而現在,飯是醫生做;衣服是醫生洗;出門上班是醫生接送。對隋萌的虐待調教,也暫停了關於陰道和子宮方面的,等到胎象穩定了再恢復。對於生孩子的事情,醫生的意思是讓隋萌早些辭了工作,回來安心養胎,而隋萌覺得應該有始有終,堅持把這一學期幹完,送走這批學生以後再辭職回家。醫生最終同意了隋萌的意見。等到放暑假,隋萌的肚子已經很大了,辭職以後,醫生和隋萌收拾好東西,離開住了沒多長時間卻快樂無限的「愛之屋」,回到了隋萌的老家,一個不偏遠也不怎麼發達的縣城。 book18.org

回到家以後,隋萌打開了有些鏽蝕的門鎖,推開門時,因為門有些軸(形容詞)所以發出了「吱扭吱扭」的響聲。進門後,不大的磚漫院子已經長滿了雜草,雜草又密又高,連迎門牆上的瓷磚都快看不見了,更過分的是一棵擀麵杖粗的榆樹,已經長了快一房高了。看著滿院狼藉,隋萌有些頭疼,這得干到什麼時候去啊。醫生攬著隋萌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放心,有我呢,一定要把咱家拾掇好。」 book18.org

……………… book18.org

「這TM也太累了。」醫生一隻手扶著他的老腰,另一隻手扶著牆,看著才清理了不到三分之一的雜草和那棵鐮刀都奈何不了的榆樹,發出了認命一般的感嘆。 book18.org

另一邊,脫的一絲不掛的隋萌,正蹲在地上,撅著大屁股,把割下來的雜草攏成一堆。隋萌笑道:「誰剛才說有你呢,還『一定把咱家拾掇好』,誰呀,小狗嗎?」 book18.org

醫生大怒道:「膽敢這樣說你的主人,又欠抽了吧,還我是小狗,我要把你變成小狗,天天求我肏的小母狗。」 book18.org

「行行行,我錯啦,主人。」隋萌以敷衍的語氣說完以後,然後很鄭重的跪在醫生面前,鄭重的說道:「主人,請您把腳抬起來吧。」 book18.org

「怎麼,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嗎?那你給我揉揉腿,再給我舔舔腳,我就勉為其難原諒你了。」醫生說完這一句,就看到隋萌把他腳底下踩著的一把雜草抽了出來,然後轉身丟到攏好的雜草堆里去了,理都沒理他。 book18.org

中午兩人開車出去吃的飯,然後又在賓館開了一間房,睡到下午三點,然後起床後,醫生在隋萌的引導下,來到了五金市場,買了一些趁手的工具。倆人回到家裡,又用了一個下午的時間,把院子裡的雜草和那棵該死的榆樹都清理掉了。院子裡收拾完只是開始,還有北屋(客廳、臥室),東屋(廚房),西屋(儲藏室即將成為調教室),衛生間這些要收拾。得,賓館還得多住幾天。客廳里的沙發、茶几、電視等等都在醫生的堅持下,換了新的;臥室里的床、床墊、被褥也都換了;廚房裡的煤氣爐、鍋碗瓢勺也換了個遍,除此之外又添了一個電磁爐、電水壺和抽油煙機;儲藏室里的零零碎碎都清理出去,改造成調教室的工作還得後續慢慢進行;衛生間裡的馬桶、熱水器洗漱用品也都得換。除此之外,通水、通電、通網,檢查修補房頂,醫生還給自己在北屋改出來臥室當書房。大面上處理完了以後,醫生還在房頂架起骨架,鋪上有機玻璃板(帶偏光功能,外面看不見裡面,裡面能看見外面),這樣用玻璃把院子罩起來,既可以防止鄰居站在房頂上看到自家院子裡的情景,也能防止虐待隋萌時,隋萌的叫聲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同時醫生也把院子裡的磚重新鋪了一遍,在迎門牆前面種上幾棵小花,粉刷門窗。一來二去醫生和隋萌兩人忙碌了大半個月才把房子徹底收拾好。當天晚上,醫生和隋萌倆人,還帶著些禮物挨個拜訪胡同里的鄰居們。一個胡同里六戶人家,只有一戶還是當年隋萌小時候的那戶人家,其他的要麼是沒人住的閒置房屋,要麼就是換了主人,完全不認識隋萌。不管如何,醫生和隋萌從今天起就正式搬進院子裡住了。 book18.org

………………水了兩千字,終於開始正文了……………… book18.org

「啪——啊——」此時的隋萌正被吊在架子上,承受著醫生的抽打。隋萌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了她的拇指和乳房上,一根繩子綁著她的兩根大拇指,另外兩根繩子捆在隋萌的乳房根部,就靠這三根繩子,吊著隋萌。兩根大拇指紫了,一對大奶子更是都紫的發黑了,這還不算,醫生還在用短皮鞭狠狠的抽打她的屁股,而起因就是隋萌想出去「玩兒」。 book18.org

「我讓你安心養胎,你非得出去玩,行,可以。明天我就帶你出去轉轉,然後制定一個孕期『運動』計劃,怎麼樣,滿意了嗎?」醫生說完,就又給了隋萌的屁股蛋子一鞭子,原本就鞭痕縱橫的大白屁股,又添了一道紅色的鞭痕。 「啊——賤奴,不是,賤狗知道了。啊——」又添了一道鞭痕。 book18.org

醫生抽了隋萌幾下,就扔下鞭子,回屋睡覺了,剩下被打爛大屁股的隋萌還被綁著拇指和乳房吊在那裡。醫生沒放隋萌下來,隋萌也沒有求醫生,反正也有定時系統,到了夜裡12點,隋萌就會掉下來,不擔心她。果然,半夜裡,隋萌「撲通」一聲,掉了下來,她揉著自己失去知覺的大奶子,帶著對明天「運動」計劃的期待,回臥室睡覺去了。 book18.org

第二天,醫生開車帶著隋萌把整個縣城轉了轉,回去以後,醫生就開始制定孕期「運動」計劃。星期一:半程馬拉松;星期二:去城北破工廠的流浪漢據點自慰;星期三:到城西養豬場給豬清理身體;星期四:在臭水溝里練習游泳;星期五:在家受虐;星期天休息兩天。對於醫生制定的這個計劃,隋萌表示很滿意,畢竟沒多長時間就要生產了,不運動可不行,正好今天就是星期一,那就從今天開始吧。 book18.org

入夜,醫生就開始在隋萌身上搗鼓起來。為了防止跑動時,乳房甩動,醫生用細繩勒住隋萌乳房的根部,然後取出兩個針頭,分別扎穿了隋萌的兩個乳頭,被扎穿的乳頭上還掛了一對兒小銅鈴鐺,一跑起來叮叮噹噹,既好看又好聽。收拾好隋萌的大奶子以後,就該著下體了,隋萌的小陰唇被醫生各打了三個環,左邊陰唇上的環用細繩連接在左腳的大拇指上,右邊陰唇上的環用細繩連接在右腳的大拇指上。這樣隋萌一跑起來就會不停的拉扯自己的下體,當然,這個繩子是有冗餘量的,不是緊繃著的,要不然,一步跨出去就會把陰唇撕扯裂了。頭髮被揪起來梳了個高馬尾,高馬尾前面連著鼻鉤,鼻鉤勾著隋萌的鼻子,使她只能抬著臉,高馬尾後面連著一根麻繩,麻繩另一頭是肛鉤,肛鉤鉤在隋萌的屁眼兒里。雙手後背著綁在一起,脖子裡是一個項圈,項圈還連著一根細鐵鏈,鐵鏈一頭是隋萌,另一頭就是醫生騎著的自行車。半夜12點,外面的路燈滅了,醫生騎著自行車,自行車拽著隋萌來到了外面的馬路上。星期一的「運動」項目:遛狗,正式開始。 book18.org

馬路上並不幹凈,細碎的小石頭子,把剛跑兩步的隋萌硌的大呼小叫的,醫生不得不停下來,用塞口球塞住隋萌的嘴,把她的叫聲堵在喉嚨里。這下好了,清凈了。醫生在前面悠悠騎著自行車,隋萌在後面扭動著大屁股慢慢跑著,每一步都會牽扯到下體的陰唇,扯得還挺疼。這個也就算了,關鍵是屁眼兒里的肛鉤硌得慌,要不是雙手綁著,她都想用手掰著屁股蛋子跑。跑得慢了也不行,前面還有鐵鏈子拽著自己,跑得快了也受不了,胸前奶頭上的銅鈴鐺分量也不輕,跑得快了,來回甩動的幅度大了,會撕扯的奶頭疼。嘴裡的塞口球雖然能堵住隋萌的嘴,但是,堵不住她的腹誹:哼,早晚有一天,把你也綁在後面,用鐵鏈子拽著你的雞雞…… book18.org

「你是不是在想什麼不好的東西?」醫生停下自行車,一隻腳撐著地,扭過身來,問隋萌。隋萌立即搖頭,可是從嘴角拉著絲流下來的口水,仿佛又在說:她說謊,剛才她腦海里的畫面「美」得讓她的口水都流出來了。醫生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後面的路程,明顯騎得快了一些,所以跑完半程的隋萌已經是大汗淋漓了,而且腳丫子也被硌破了好幾處。看著跪在地上的隋萌,醫生大方的決定,饒了她了。所以回去的時候,隋萌是坐在後車座上回去的。 book18.org

回到家以後,醫生先是把隋萌身上的物件取下來,然後給隋萌洗腳,給隋萌的腳丫子上藥,給隋萌磨腫了的屁眼兒上藥,給陰唇打環的地方上藥,給奶頭扎針的地方上藥。收拾好以後,隋萌又給醫生吹了一炮,倆人才休息。 book18.org

星期二是夜間任務,需要隋萌在入夜後,到城北破舊工廠廠房那裡去自慰。看起來沒什麼難度,但是還有一個附加條件,那就是要去一群流浪漢聚集的廠房外面自慰。 book18.org

隋萌領了任務,挺著大肚子下了醫生送她的車。此時的隋萌沒有戴多餘的性虐工具,只是在屁眼兒里塞了一個肛鉤,一端鉤在屁眼兒里,一端拴著繩子,勒在了隋萌的脖子上,這樣一來,肛鉤就能死死地鉤在屁眼兒里,無論怎麼活動也掉不出來。隋萌跪在路邊告別了醫生,起身沿著荒草叢生的小路,往破敗的廠房走去。抹黑走了三五分鐘,就看到一間大廠房的破敗窗戶里冒著些許亮光,路邊也有一條臭水溝同時反射著昏黃的亮光。隋萌聽著裡面流浪漢們傳來的嬉笑聲,不由得有些興奮,她緊貼著破敗建築物的牆角,把自己儘可能的隱沒在陰影里。然後順著陰影,一路摸到了流浪漢們所在的大廠房的牆外,四處一打量,正好看到窗戶下有一塊半截的石灰板,正好可以用來完成自慰任務。隋萌悄悄地挪到窗戶下面,慢慢的抬起頭,順著拳頭大的窗戶縫,往裡面瞧,只見七八個穿的破破爛爛的流浪漢正圍著一堆柴火聊天,時不時還發出猥瑣的笑聲,似乎正在討論女人如何如何。隋萌見狀,立即開始完成自己的自慰任務,她跪在石灰板的上面,把下體壓在石灰板粗糙的邊緣,然後聳動腰身,用石灰板的邊緣,摩擦濕潤不堪的下體。 book18.org

乾燥粗糙的石灰板,反覆摩擦著隋萌的下體,隋萌一邊揉搓著自己的乳房,一邊聽著流浪漢們的笑罵勝,腦子裡想的全是自己被這些流浪漢壓在身下肏弄的情景。隨著隋萌腦子裡想的情節越來越暴虐,她聳動下體的節奏也越來越快,力道也越來越深,恨不得把石灰板按進陰道里去。可是就在隋萌閉著眼睛準備進行最後的衝刺時,一個身影從廠房裡晃了出來。等隋萌睜開眼睛,準備用手摳出高潮來時,那個流浪漢已經一隻腳邁出了門。這一下立馬把隋萌嚇尿了,是真嚇尿了。跪在石灰板上的隋萌一邊下體噴著尿,一邊猛地站起來,扭頭就往後跑。幸運的是,那個出來尿尿的流浪漢,也沒看清隋萌的大屁股,只看到一個人在陰影里跑動。他只當是那些被趕跑的乞丐又來小偷小摸了,拎起半塊磚頭就追了過去。雖然隋萌懷了孕,但是吃喝由醫生照顧,體力沒問題。那個後面追的流浪漢已經有兩天沒好好吃飯了,追了十幾米就發現前面的人影已經越跑越遠了,氣急的流浪漢,掄起胳膊就把手裡的半塊磚投了過去。半塊磚頭飛出去幾米遠,差一點就砸到隋萌的後背。這塊磚頭雖然沒有砸到隋萌,但是它在地上彈跳了一下,碰到了隋萌的腳丫子。隋萌被這塊磚頭一碰,腳底下一個拌蒜,就往右撲倒了。右邊是臭水溝,隋萌還沒來得及穩住身形,就滑到了臭水溝盡頭的一個深坑裡。這個坑以前也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石灰磨的圓坑直徑一米左右,坑底有一個排水管,所以污水流到坑裡也沒有積住,坑也不深,就兩米多一點。隋萌掉下來雖然是大頭朝下倒栽進來的,但是因為她架起胳膊保護了腦袋,加上坑底有薄薄一層淤泥,所以也沒摔傷,只是姿勢不雅而已。後面追趕隋萌的流浪漢一看前面的人倒了,連忙趕過去,但是臭水溝里沒人,他就斷定那個來偷東西的「乞丐」掉了坑裡去了。他罵罵咧咧的來到坑邊:「他媽的,臭要飯的,還敢來偷東西,摔不死你。」這個流浪漢覺得光罵不解氣,他便解開褲腰帶,往坑裡撒起尿來。「嘩——」一泡尿澆下來正好澆到隋萌剛高潮完的下體上,隋萌的感覺又來了,她連忙分出一隻手,撐開陰道口,企圖讓流浪漢的尿灌到自己的陰道里,可是她剛撐開自己的陰道,那個流浪漢就尿完了。敗興的隋萌嘆了口氣,結果上面的流浪漢又說道:「你等著,我讓兄弟們都來這裡尿尿,淹死你個臭要飯的。」說完流浪漢就走了。隋萌聽到以後,連忙調整自己的姿勢,她在漆黑的坑裡摸摸索索的正過身子來,等著流浪漢們的到來。結果流浪漢們沒來,來的卻是剛才那個流浪漢,他舉起胳膊把半塊磚頭投了進來:「砸死你。」「啪——」磚頭沒砸到隋萌,砸到了隋萌面前的淤泥上,濺起來的泥飛到了隋萌的身上、臉上、甚至嘴裡。隋萌把磚頭和淤泥簡單的清理了清理,堆在一邊,然後跪在坑底繼續等流浪漢們。 book18.org

沒一會兒,外面傳來了嘈雜聲,有七八個流浪漢來到了隋萌所在的坑邊上。這七八個流浪漢往坑底下瞅了瞅,什麼也看不清,只能隱隱約約感覺到下面確實有個人。這幾個流浪漢圍著坑站了一圈,然後解開褲腰,掏出又髒又臭的雞巴,往坑裡尿起尿來。「嘩——嘩——嘩——嘩」幾道尿柱澆了下去,有一些正好澆在隋萌的臉上,有一些澆在了隋萌的乳房上,還有一些澆在了隋萌的大肚子上。隋萌張開嘴,用嘴儘可能的接著澆下來的尿,一隻手揉搓著乳房,一隻手撫摸著大肚子,就如同在洗澡一般,用澆下來的尿清洗著身上的泥點子。隋萌剛灌了兩大口尿,也就十來秒的時間,這幾個流浪漢就尿完了。隋萌回味著嘴裡的尿騷味兒,揪著自己的奶頭,一臉意猶未盡的樣子,尋思著這幾個流浪漢會不會再拉泡屎什麼的。這時,上面的流浪漢們,討論了起來。 book18.org

「行了,咱們走吧。」 book18.org

「就怎麼走了?就這麼放過這偷東西的臭東西了?」 book18.org

「不能放過他。」 book18.org

「對,拿磚頭砸死他。」 book18.org

「不行不行,砸死他招警察來怎麼辦?」 book18.org

「那就把坑蓋起來,關他幾天。」 book18.org

「這個行,找兩塊石灰板,搭住這個坑,再留個縫,往裡面拉粑粑,熏死他。」 「好。」 book18.org

「這個好。」 book18.org

隋萌在下面聽著聽著,下面就聽濕了,這要是真被關到這個坑裡關幾天,天天只能吃屎貌似也不錯。隋萌心想道:還想熏死我,做夢,撐死我還差不多。 幾個流浪漢搬來了兩塊還算完整的石灰板,一左一右蓋到了坑上,兩塊石灰板中間留著了二十多公分的縫,到時候正好蹲在石灰板上,從縫裡往坑裡面拉屎。隋萌看著黑漆漆的坑口,覺得今天也就這樣了,她倚著冰涼的坑壁跪坐著,打算休息一會兒,至於為什麼不坐著休息呢?別忘了,隋萌的屁眼兒里還插著一個肛鉤呢。 book18.org

隋萌休息了一會兒,坑裡又濕又冷,所以並不能真正的睡著,迷迷糊糊中,隋萌聽到了一聲響屁「噗——」。惡臭瞬間瀰漫到了隋萌的鼻腔里,縱使平時經常吃屎的隋萌也被熏得噁心的不行。蹲在上面的流浪漢可不管這個,又是一聲響屁,緊接著一坨又干又硬又臭的大便就緩緩的拉了出來。隋萌為了呼吸一點新鮮空氣,這時候已經站了起來,她抬著臉企圖藉助微弱的星光,找到那個流浪漢正在拉屎的屁股。 book18.org

這時候,流浪漢終於拉出來一橛屎,「啪——」的一聲,正好落在了隋萌的身上。二十多公分的屎橛子,砸到身上,嚇得隋萌以為是上面的流浪漢扔下來一條蛇,差點叫出聲來。不過隋萌摸了摸、聞了聞、嘗了嘗以後知道了,這不是蛇,是屎。安下心來的隋萌跪坐在坑中間,手握著長長的屎橛子,一小口一小口的品嘗著,不是隋萌不想大口,而是這個流浪漢拉的屎太硬了,隋萌必須不停地嚼,嚼碎了,混著口水才能下咽。 book18.org

這屎這麼硬,不知道這是便秘多長時間了,而且臭的過分啊,這是吃啥吃的啊。隋萌一邊吃一邊想。 book18.org

握在手裡的屎還沒吃完,上面的流浪漢又是一撅屎砸了下來,正好砸在隋萌的手裡。只不過這橛子屎不似剛才那般硬,拿在手裡有些黏糊,但是臭味更勝之前的。嘴裡嚼著大便的隋萌,左手還握著屎橛子,右手也捧著一坨屎,為了不浪費,隋萌往前挪了挪身體,抬著臉,靜靜等著。沒等多長時間,就聽著「噗——」的一聲,稀里嘩啦的大便就澆了下來。隋萌被澆了一頭一臉,興奮的她要不是嘴裡還有大便,非得叫出聲不可。 book18.org

就在隋萌捧著大便胡吃海塞的時候,外面路口的醫生已經的等的不耐煩了。他知道,肯定又是出什麼麻煩了。有時候醫生真想把她扔下不管了,可是在一起那麼長時間了感情還是有的,所以也不能真不管。嘆了口氣,醫生沿著小路往破敗的工廠走去。 book18.org

隋萌這時終於把臉上的大便都掃進了嘴裡,臭烘烘的大便吃完,隋萌不但不覺得噁心,反而有些亢奮,就如同要高潮一般。她撫摸著自己的大肚子,自言自語道:「女兒啊,現在媽媽懷著你,咱們還不能感謝叔叔伯伯們,等媽媽生下你來,媽媽就這裡當免費妓女,不,當性奴,當一年的。天天光著屁股走進來,被肏個半死拖出去。被玩壞了,就讓你醫生爸爸治,治好了再來。」 book18.org

「咋地,讓你來做個任務,對這個地方還生出感情來了,還再來,早晚有一天得死這兒你信不?」醫生蹲在坑邊,對著裡面的隋萌說道。 book18.org

「我就知道你會來救我,嘿嘿。」 book18.org

「我要是不來救你,那怎麼辦?」 book18.org

「我屁眼兒里還塞著一根肛鉤呢,大不了我用這個肛鉤勾住外面的邊兒,爬出去。」 book18.org

「看把你能的,那你自己爬上來吧。」 book18.org

「別別別,主人,快救救你的小狗狗吧。」 book18.org

「……」 book18.org

在醫生的幫助下,隋萌終於出了這個坑,然後被醫生牽到了最近的公共廁所,用水管好好的洗了洗,才帶著隋萌回到家。 book18.org

又過了一些時日,隋萌到了預產期。這一天的早上,隋萌突然覺得肚子開始一陣陣的疼,她馬上告訴了醫生。醫生知道,隋萌應該是到了分娩的時候了。於是連忙攙著隋萌來到了分娩室(調教室),指著平時給隋萌上刑的刑具架,說道:「讓我們開始分娩調教吧。」 book18.org

隋萌也不覺得宮縮有多疼了,說道:「給我上一套電擊器,上一套鐵夾子,再來……」 book18.org

「行了,上去想吧。」 book18.org

「那我上去了,把我捆緊點。」 book18.org

「請好吧,您吶。」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六章:無主之奴 book18.org

等隋萌再次醒來,發現自己還在產房(調教室)里,呈坐姿被固定在刑具上。身上的傷痕、汗水和下體的腫脹、疼痛,提醒著隋萌,她經歷了一場從未體驗過的分娩調教。就在隋萌回神的功夫,醫生推門進來了,他手裡拿著一管跟牙膏一樣的東西。醫生路過刑具架時,順了一根大號的肛塞,來到了隋萌跟前。「你剛分娩完,體內有些東西還沒排凈,我做了一些藥,現在給你敷上。」醫生一邊說,一邊把淡綠色的藥膏塗抹在肛塞上。然後,醫生把肛塞塞到了隋萌的陰道里,隋萌麻木的下體有了一絲絲清涼的感覺。「孩子呢。」隋萌問道。醫生頓了頓:「情況很不好,身體很弱,我需要趕緊把她帶回去。」隋萌倏然一驚,趕緊說:「那你快去吧,我沒事了。」醫生又給隋萌打了一針舒緩疼痛的藥,打了一針退乳的藥,又給她灌了一瓶回復體力的藥劑才轉身離開。隋萌對著即將出門的醫生說:「臨走前,讓我看看孩子吧。」醫生有沒有停留,就走了出去。沒一會兒,醫生抱著一個小襁褓進來了,他湊到隋萌眼前,掀開一角,一個小小的臉露了出來,紅紅的皮膚上一層小絨毛。「嗯,怎麼不好看啊。」「小孩兒剛生出來都這樣。」醫生摸了摸隋萌的臉,隋萌的眼皮就開始不停的打架,但她依舊強忍著看著醫生出了門,才閉上眼睛睡去。 book18.org

第二天一早,束縛著隋萌的刑具就倒了,沉睡中的隋萌被摔醒了。隋萌躺在地上,讓四肢適應了一會兒,就爬了起來。她出了調教室,在正廳里拿到了手機,然後就衝到了廁所里。坐在馬桶上,她輕輕的拔出了陰道里的大號肛塞。「噗—」一聲,一攤烏黑的東西就從隋萌的陰道里噴了出來。下體感到無比輕快舒暢的隋萌,一邊給醫生打電話,一邊拉屎。在電話里,醫生表示,孩子是先天性的疾病,加上身體虛弱,所以還在進一步觀察中,一時半會是好不了。醫生還表示,自己現在很忙,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沒有空去調教虐待隋萌去了。聽到這些,隋萌覺得心裡空落落的。醫生也感覺到了隋萌的失落,安慰道:「小萌萌,雖然我這段時間去不了,但是你還可以自虐啊,想怎麼玩就怎麼玩,需要什麼就聯繫我,你也可以拍些視頻什麼的給我。總之,往死里作賤自己,往死里虐自己就行了。只要死不了,我給你兜底。」隋萌聽了醫生的話,心情好了一些。掛了電話,隋萌又在馬桶上蹲了一會兒,才擦屁股離開。飢腸轆轆的隋萌穿上衣服,推著電車出了門,來到以前住的那條老街上,吃了點早餐。回家的時候,她特地路過了當年自己高中時自虐的那個公共廁所,只見這間破舊的公廁上一個大大的拆字。隋萌心想:這個廁所就快拆了,這幾天就來這裡玩玩吧。 book18.org

回到家的時候,太陽已經老高了,炙熱的陽光照的外面的水泥院子白得耀眼,隋萌摸著不怎麼餓的肚子覺得時候自虐一波了。她從屋裡的藥箱裡取出一瓶噴霧,然後又到了調教室。隋萌到了調教室後,取出一個開口環(類似塞口球,不過中間是個鐵環),兩副擴陰器,一副手銬,一副腳鐐,拿著這些東西隋萌走到了院子裡。來到院子裡的隋萌,坐在了平時醫生拷打她的那個架子下面。她先是把擴陰器塞到陰道里,然後擰開,把陰道里的嫩肉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然後又往屁眼兒里塞下另一個擴陰器,再次擰開,這樣鮮紅的腸道也露了出來,隋萌張大嘴巴,把開口環也套上,這樣一來,隋萌的三個賤肉洞就都打開了。隋萌把噴霧器對準了陰道噴了一些藥進去,又往屁眼兒里、嘴裡噴了一些,她還往乳頭上、鼻孔里噴了一些,最後,她瞪大了眼睛,往眼裡也噴了一些。做完這些,她迅速的把手銬腳鐐戴上,把腳鐐中間的鐵鏈掛在兩個鉤子上,然後按動了控制器上的上升鍵。「嗚—」隨著電機的響聲,隋萌被倒著吊了起來。因為勾著隋萌腳的鉤子是兩個,所以隋萌的兩條腿被兩個鉤子帶到了不同的方向,結果就是,隋萌被呈「Y」形吊了起來,下體大開。臨近中午的大日頭,暴曬著隋萌的身體,沒一會兒,一群蒼蠅就被隋萌吸引了過來。這些蒼蠅就如同聞到了屎的氣味兒,瘋狂的往隋萌的陰道里,屁眼兒里,嘴裡爬去,同時隋萌的奶子也被黑乎乎一層蒼蠅爬滿了,鼻子和眼睛更是不堪其擾,蒼蠅順著鼻孔就往裡爬,眼睛不能睜開,一睜開就有蒼蠅爬在隋萌的眼珠子上舔來舔去。為什麼會這樣呢?這就是之前隋萌噴的藥的功勞了。那是一瓶能夠吸引蒼蠅蚊子的噴霧,噴到哪裡,哪裡就會吸引蒼蠅和蚊子。皮膚白皙的隋萌下體上,臉上,乳房上黑乎乎的蒼蠅成群結隊,隋萌被弄得又酥又麻又癢還很噁心,不停的扭來扭去,可是在大太陽底下一扭就是一身臭汗,又熱又難受的隋萌在架子上無助的扭動著自己這身賤肉,體會著自虐的快慰。沒多長時間,在隋萌陰道里爬來爬去的蒼蠅就把隋萌給整高潮了,涓涓尿液從被擴陰器擠住的尿道口裡流出,灌滿了陰道以後,順著隋萌的肚子流了下來。流過乳房,流過脖子,最終全流到了隋萌的頭髮上。尿液雖然灌滿了陰道,但是沒一會兒就滲到子宮裡去了,蒼蠅們再次霸占了隋萌的陰道,而流到身上、頭髮上的尿液在太陽的炙烤下,立馬就乾了,乾涸的尿跡對蒼蠅也充滿了誘惑,沒一會兒,什麼的肚子上,頭髮上也趴滿了蒼蠅。享受暴曬和蒼蠅自虐的隋萌在院子裡一直曬到傍晚,被曬暈了好幾次,當然了,讓蒼蠅也整高潮了好幾次。現在的隋萌渾身騷臭,肚子、胸口上都是白色的尿跡,頭髮更是因為吸收了很多尿,板結到一塊,倒吊著的身體不時抽搐一下,受驚的蒼蠅不甘的飛了起來,繞著隋萌這塊賤肉飛一圈,便又落了下來,在隋萌的肉體上貪婪的舔舐著。不過,屬於它們的時間不多了,因為天黑了,蚊子們該出動了。隋萌經過大半天的自虐,也已經享受夠了,她費力的抓過控制器,把自己慢慢的放了下來。癱倒在地上的隋萌恢復了一會兒,坐了起來,她緩緩的拔出了擴陰器,但是因為長時間的擴張,她的陰道和屁眼兒已經合不上了。她又摘掉開口環,然後揉搓著腦袋上粘成一堆的頭髮,站了起來。子宮裡的尿液,因為重力作用,也流了出來,還沒等隋萌把擴陰器開口環放回調教室,她的大腿內側就已經全濕了,等她從調教室出來,尿已經從大腿流到了腳丫子上。看著自己踩出來的濕腳印,隋萌不禁扶額:我這是往子宮裡灌了多少尿啊。本來,隋萌還打算吃點東西,但是轉念一想,今天晚上去公廁吃個夠,所以,隋萌餓著肚子開始了等待。 book18.org

天很快就完全黑了,而且還颳起了大風,隋萌知道,這是要下雨了。在雨中裸奔去公廁,然後吃飽了回來,想想就刺激。果不其然,八點左右,一場大雨就下了起來。隋萌連忙從屋裡爬了出去,爬到院子裡的隋萌攤開四肢呈大字形躺在院子裡,任由雨水的沖刷。雨在午夜時分漸漸的小了,隋萌做好了準備。一點左右,路燈暗了下去,隋萌出了家門。 book18.org

四周悄寂無人,陰沉的天空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只有沙沙的雨聲。雖然很黑,但是隋萌喝過醫生的夜視藥水,隱隱約約的能勉強看清路。她趟過胡同里的積水,來到了大路上,這條郊區的大路,此時也是悄無一人。隋萌沿著一旁的步行道,往老街那邊的公廁溜去。冷颼颼的風和小雨落在隋萌身上,隋萌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她想著快點趕到公廁,但是陰道里夾著一支手電,一走動,就摩擦陰道里的肉,弄得隋萌下面痒痒的。走了十分鐘左右,隋萌實在受不了了,她躺在一個垃圾堆里,用撿來的磚塊開始自慰。粗糙的磚塊摩擦著隋萌騷臭的陰道,沒一會兒,隋萌就噴出了一小股深黃色的尿液,她已經一天沒喝水了,沒有多少尿可以噴了。隋萌躺在垃圾堆上,看著一輛汽車自街上疾馳而過,濺起的髒水澆了隋萌一身。隋萌小聲罵道:「真沒素質。」不過再想想,自己貌似剛才隨地小便了,也很沒素質。隋萌想到這裡,拿起旁邊的一個啤酒瓶,然後挺起下半身,用啤酒瓶狠狠的往自己下體抽了一下,並且罵道:「沒素質的騷逼,隨地大小便。罰你去廁所吃一坑的大便!不對,我剛才沒有大便啊。」隋萌覺得人要言而有信,說隨地大小便就要隨地大小便。她從垃圾堆上爬起來,跪在馬路牙子上,屁股沖著大街,然後把啤酒瓶小的那一頭塞到嘴裡舔了舔,潤滑一下,就用這個剛抽打完自己下體的啤酒瓶就開始肛交。每一次狠狠的插入,都能帶動腸道深處的便意,狠狠插了幾十下以後,「噗、噗、噗——」的屁聲,噴屎聲不絕於耳。隋萌噴完屎以後,坐到馬路牙子上,用手撈起地上自己拉的屎,一口屎,然後也不顧啤酒瓶上還粘著自己的大便,狠狠的灌了一口啤酒瓶里的液體,發酵的啤酒、雨水、腸液、屎混合在一起,灌進了隋萌的肚子。吃掉自己拉的屎,喝光了啤酒瓶里的東西。隋萌再次上路了。 book18.org

赤身露體的隋萌小跑著來到了那件間破舊的公廁,她在公廁附近轉了轉,確認沒有攝像頭以後,沒有去女廁那邊,而是直接走到了男廁那邊。站在門口,隋萌摳出陰道里的手電,只是一照,就讓隋萌渾身燥熱。只見廁所坑位那邊,有個坑位兩邊腳踩的位置都已經塌了,成了一個巨大的破口,隋萌走過去一看,這個破口足夠讓她跳進坑位下的糞坑裡的。她從小的夢想:鑽進公廁的糞坑裡,今天終於要實現了。隋萌無意間,又掃了一眼小便池,小便池的下水口已經堵了,池裡的尿排不出去,滿滿的一池子深黃騷臭的尿液,隋萌感覺今天簡直就是自己的幸運日。她決定先用小便洗個澡,再去糞坑裡吃大便。隋萌把手電關了,然後扔到了糞坑裡。她摸黑把雙腳邁進了小便池裡,涼涼的尿液輕輕的蟄刺著肌膚,讓隋萌沒由得一陣脊椎發涼。然後隋萌蹲了下來,坐到了小便池裡,再然後,躺進了小便池裡。渾身上下,被不知道積存了多長時間的尿液浸泡著,隋萌內心變態的慾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這是隋萌從沒有過的刺激體驗。「呼—」隋萌起來換了口氣,又躺到小便池裡,憋氣憋的受不了了,就再起來還口氣。隋萌躺在小便池裡玩了一會兒尿液窒息,然後開始在尿液里玩自慰。一邊玩尿液窒息,一邊用手摳挖自己的陰道,剛開始因為配合不好,隋萌還被嗆了好幾口尿。一直玩了半個小時,隋萌才不甘的泄了身,噴了出來。躺在小便池裡的隋萌做了個決定,這幾天就「住」在這裡了,不把這個小便池裡的尿喝完,自己不走。想好了就去做,隋萌張大嘴巴,就任由小便池裡騷臭混濁的尿液湧進自己的嘴裡,滿滿的一大口喝下去,騷臭味直衝鼻腔和大腦,隋萌捂住嘴,險些吐出來。灌了幾口以後,隋萌就感覺喝不下去了,她不甘心的從小便池裡爬了出來,趴在池邊,繼續低頭喝著池裡的尿。又喝了幾口,隋萌感覺自己的肚子快撐開了,才停了下來。她躺在廁所的地面上,一邊打著騷臭的嗝,一邊撫摸著有些鼓脹的肚子,痴痴的笑了起來。 book18.org

隋萌在地上沒躺多長時間,就爬了起來,她來到坑位那邊,緩緩的坐在了那個破口的邊緣,她能看到下面的大便、尿液、手紙、菸頭、蛆蟲等等亂七八糟的東西,伸直了腿以後,甚至可以用腳趾輕輕的撥弄最上面的大便,但是她不知道這個糞坑具體有多深,自己下去了以後,能不能再爬上來。猶豫了半天,隋萌安慰自己道:怕什麼,大不了淹死在糞坑裡,這身爛肉和大便爛在一起還算好的呢。她橫下心,跳了下去。「噗——」滑膩的大便險些讓隋萌摔倒,她扶了一把坑壁,骯髒滑膩的坑壁也沒讓隋萌保持住平衡,她一下子撲在了糞坑裡。等手忙腳亂的隋萌好不容易站穩了,她的上半身已經沾滿大便了。隋萌隨手抹掉了乳房上的大便,她發現這個糞坑並不深,只有一米五左右,以隋萌的身高,完全可以把腦袋伸出去大半個,只要她抓住破口的邊緣,腳上再蹬兩下,就能爬出去。坑裡的大便也就剛剛沒過隋萌的膝蓋,這樣她就徹底的放下了心。隋萌開始低頭貓腰的沿著糞坑往前探索,糞坑裡的大便不知道有多長時間了,惡臭無比,屎尿發酵產生了濃厚的氨氣,普通人都有可能被熏暈了,但是變態的隋萌卻越聞越興奮。她費力的趟著走了兩步就覺得有點累了,她決定四肢著地著爬著走。跪下的隋萌四肢著地,下體和乳房都和糞坑裡的大便進行了非常親密的接觸。因為糞坑裡的大便太多,所以隋萌只能盡力的抬著頭爬,一不小心,就會被大便或者其他什麼東西糊一臉。爬了一會兒,隋萌就來到一堵牆前面,牆上一個七十公分的洞,一大半泡在屎尿裡面,只有不到十公分的地方能讓隋萌隱隱約約看到另一半的景象。隋萌知道那邊就是女廁的糞坑了。隋萌憋了一口氣,鑽進了那個洞裡。在大便里潛行比在水中或者尿中潛行費力多了,隋萌連扒帶踹的才鑽過了那個洞。期間還被灌了一口糞湯。到了女廁這邊後,隋萌發現這邊的糞坑裡屎尿混合物居多,濃稠的糞湯里無數的蛆蟲鑽來鑽去,弄得隋萌身上痒痒的。隋萌在女廁這邊的糞湯里好好的泡了一會兒,覺得也沒什麼意思,她撈起幾片衛生巾,仰起頭來,用手把衛生巾放到嘴上面,然後一攥,裡面的糞湯加上衛生巾上面的髒東西就一起滴進了隋萌的嘴裡。喝了點糞湯的隋萌又從糞坑底部撈了點蛆蟲們吃剩的糞渣,爛泥一樣的不成樣子,但是卻臭的讓人想吐。「嘔——」隋萌這麼變態的傢伙都被熏的想吐出來。但是隋萌還是毫無猶豫的把這坨東西塞到嘴裡了。辛辣(實際上是刺激性的氣味)、噁心、臭、黏黏糊糊一時間各種感覺涌了上來。「嘔—嘔——」隋萌把剛吃進去的那坨糞渣又吐了出來,同時鼻涕眼淚都流了出來。啊,我真是淫賤變態啊,這麼噁心的東西都敢吃。比大便還噁心啊。人吃了拉出來,蛆吃了又拉出來。不行,我就得吃下去,然後再拉出來,再吃下去。隋萌覺得,自己現在已經是世界上最下賤的東西了,不能再浪費過多的資源。想辦法用最少的資源,用最下賤的方式活著,取悅主人。隋萌打定主意,然後深吸一口氣,沉到糞坑的最底端,用雙手捧起一大把坑底的糞渣。隋萌浮了起來,然後低頭用嘴吸手裡的糞渣。吸滿一大口後,隋萌已經噁心的不行了,但是她強忍著把嘴裡的糞渣咽了下去,做完這一步的隋萌覺得自己真是了不起,又一次的突破了自己的淫賤底線。想開了也放開了的隋萌很自然的把手裡捧著的剩下的大便也吸進了肚裡。剛開始還是覺得有點噁心,但自虐的快感很快戰勝了所有的不適,隋萌甚至漸漸的喜歡上吃這些糞渣了。隋萌吃了不少女廁的屎渣後,又爬回了男廁那邊,她打算今天晚上把自己吃撐為止。 book18.org

就在隋萌爬回男廁的糞坑裡,準備大快朵頤時,一陣摩托車的響聲驚動了隋萌。有人來了。隋萌立即大聲都不敢出,靜靜的躲在原地。那輛摩托很不巧停在了廁所外面,一個有些踉蹌的身影走了進來,一邊走還一邊打嗝。這個人正好來到了隋萌躲藏的那個坑位底下。來的那個人,並沒有拉屎,而是面對著坑位蹲了下來。隋萌蹲在坑裡,那個人蹲在坑外,雙方相距不過一米,但是隋萌能看見他,而那個人卻看不見隋萌。隋萌靜靜的甚至有些期待的看著外面那個人。「嘔——」隋萌的期待很快有了結果,一股帶著酒味的嘔吐物澆了隋萌一臉。隋萌面對這種意外之喜當然沒有錯過的理由,連忙把臉上還帶著餘溫的嘔吐物掃進嘴裡,然後張大嘴巴,等著剩下的部分。「嘔——」「嗚——呼呼」隋萌一邊吞咽一邊評價嘴裡的嘔吐物:這是吃了多少辣椒啊……呼呼……還有好多油啊……這是金針菇,我的最愛……這大哥真是喝多了。上面那個人吐,下面隋萌吃,吃的同時,一隻手還在揉搓自己泡在大便里的下體。那個人吐了幾分鐘以後,就停止了嘔吐,轉而又脫下褲子,蹲在了坑位上,隋萌見狀興奮的快暈過去了。這大哥剛賞賜自己一頓大餐,現在又怕自己吃不飽,又給現拉一泡熱熱乎乎的屎。自己要是不吃干凈了,那就該讓人淫玩虐待致死。一根根堅硬的大便砸在隋萌臉上,隋萌一隻手捧著要掉下去的大便,一隻手往嘴裡塞。又干又硬的大便臭也就算了,關鍵是還很有嚼勁,在嘴裡怎麼也咬不斷。可是,那個人可不管這個,一坨又一坨的大便不停的落在隋萌的臉上。沒一會兒,隋萌的臉上就全是大便了,連氣兒都喘不了了。隋萌嘴裡裡邊嚼著屎,臉上堆著屎,因為上不來氣,鼻涕眼淚都急出來了,她趕忙把還沒咀嚼充分的大便咽進肚裡,然後把蓋鼻子上的大便掃到嘴裡去。就在隋萌美美的享受著現拉的臭屎時,那個人卻並沒有離去,他開始一顆接一顆的抽菸。抽了幾支煙以後,那個人用煙盒草草的擦了擦屁股,提上褲子走了。聽著摩托車遠去的聲音,隋萌不由得有些惆悵,一個素未相識的大哥,先是請自己吃嘔吐物,又是請自己吃新鮮熱乎的屎,而自己卻連感謝都沒有。隋萌趁熱把那個人拉給她的屎都吃到了肚裡。吃完以後,她連忙爬出了糞坑。只見在廁所的地面上,幾個紅色的小火星還在微弱的閃爍著,這是那個人剛才抽的菸頭。隋萌連忙爬過去,把菸頭撿起來,吸了一口,然後對著門口說道:「大哥,您請我這個賤貨好好的吃了一頓,賤貨無以回報,只能在這裡給您磕幾個頭了。」隋萌對著門口「咚、咚、咚」磕了三個頭,然後自言自語道:「賤貨再借您的菸頭一用。」說完,隋萌就把菸頭狠狠的按在了自己的會陰處。「呲——」「啊——」隋萌疼得倒在了地上,抱著下體在地上來回打滾。疼到狠處的隋萌又撿起一個一個菸頭,嘬了一口,按在了自己的左腳腳心。「呲——」「啊——」又一個菸頭,右腳腳心。「呲——」「啊——」又一個菸頭,左手手心。「呲——」「啊——」又一個菸頭,右手手心。「啊——死了,死了。」隋萌不但淫賤的吃了那個人的嘔吐物和大便,還用那個人吸過的菸頭,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了幾處永久的燙痕,來紀念這次別開生面的自虐。因為隋萌從糞坑裡出來的,所以身上難免的帶出來許多的糞便,為了防止別人發現,隋萌又開始艱辛的清理痕跡的工作。所謂的清理痕跡,就是把地上的屎尿都舔乾淨而已。舔乾淨男廁地面的隋萌決定趁現在還是深夜,趕緊再出去轉一圈,興許還能再撿到個醉漢呢。要是再能打上一炮,或者品嘗到美味的精液那就太完美了。 book18.org

隋萌先在小便池裡洗了洗身子,然後爬出了廁所門。外面的雨已經停了,走在午夜的老街上,不老實的隋萌,時不時去水窪里踩幾下,或者去垃圾堆里翻找些能吃或者能玩的,就這麼浪浪蕩盪的走到了老街的深處。要不說今天是隋萌的幸運日呢,走到一顆大梧桐樹底下時,一個躺在路邊的身影映入了隋萌的眼帘。那是一個喝斷片的醉漢,自行車歪歪扭扭的靠在樹上,醉漢人倒在自行車旁邊,在不遠處,還有一灘嘔吐物。隋萌走到醉漢跟前,踢了那個醉漢一腳,沒動靜。然後隋萌又看了看那輛自行車,車筐里還有半瓶二鍋頭,半盒煙和一個打火機。隋萌把煙和酒都拿了起來,她拎著這些東西跪到了醉漢的嘔吐物的旁邊,擰開酒瓶子,低頭從地上吸溜一口嘔吐物,灌一口酒,吃一口嘔吐物,灌一口酒。就這樣,隋萌在路邊守著一個醉漢自酌自飲起來。隋萌的體質經過醫生的改造加強,酒量還不錯。沒多長時間,隋萌就把半瓶酒還有地上的嘔吐物都幹掉了。吃飽喝足的隋萌給自己點了根煙,一邊吸著煙,一邊把那個醉漢翻過身來,拖到大梧桐樹後面去。把醉漢拖到樹後,隋萌緊吸了兩口嘴裡叼著的煙,然後拿著剩下的菸頭,狠狠的懟在了自己大腿內側的嫩肉上。「啊——」隋萌輕輕的叫出了聲。再次拿菸頭燙自己時,疼痛就已經弱很多了,取而代之的是陰道的劇烈收縮(生理上的快感)和內心變態慾望的滿足(心理上的快感)。在大腿上按滅菸頭的隋萌,熟練的解開了醉漢的褲子,一根不大但是腥臊氣味兒特別大的雞巴就露了出來。隋萌按耐住興奮,趴到了醉漢的褲襠上,張嘴伸出舌頭,含住了醉漢的雞巴。隨著隋萌不停的嘬弄,醉漢的雞巴也漸漸的進入狀態,不軟不硬的立了起來。隋萌用雞巴在自己的臉上敲打了幾下,感受一下硬度,發現就這個硬度根本無法插入陰道里,也就是說,今天可能無法滿足自己的小屄了。想到這裡,隋萌又點上了一根煙,既然雞巴沒辦法滿足自己的小屄,那就用菸頭來燙屄吧。滾燙的菸頭,炙烤著隋萌的外陰,強烈的刺激使隋萌的陰道急劇收縮,隱隱的有要高潮的跡象。隋萌一口氣點著了剩下所有的煙,然後挨個往自己的兩瓣大陰唇上燙。左邊燙了三個疤,右邊也對稱燙了三個疤。強烈的高潮狠狠的刺激著隋萌,劇烈的潮噴,噴出去近兩米遠!高潮泄身後,隋萌躺著休息了一會兒,然後繼續給醉漢口交。又嘬弄了幾分鐘後,醉漢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射了隋萌滿滿一嘴精液。隋萌咽下去一部分,又吐出一部分精液到手上,然後把這些精液抹到了外陰的傷口上。給醉漢提起褲子後,隋萌覺得該走了,走之前怎麼也得留個紀念吧,於是隋萌又給醉脫起鞋來。一雙43號的大汗腳上套著一雙褐色的棉線臭襪子。隋萌自言自語:「人家都給你口交了,這雙襪子就當是嫖資了,人家的這身肉雖然賤,但是不能讓你白嫖啊。」隋萌把醉漢的襪子脫下來,捲成卷,粘著嘴裡的口水和外陰的精液,塞到了陰道里。體會著陰道里的腫脹感,隋萌抱起了醉漢的腳丫子。「嗚—好臭。」「腳趾頭縫裡的髒泥好多啊,不過好吃。」「腳脖子真髒。」「哇,腳後跟上的死皮一啃就是一大塊,嚼起來真爽。」「大哥,你這隻腳的腳氣好厲害啊,腳趾頭縫兒和前腳掌都跟爛了一樣,不行,你都請我喝酒了,還嫖了我,我屄上的傷也是你的煙燙的,我今天得給你舔乾淨了腳丫子再走。」隋萌抱著醉漢的右腳,仔仔細細的舔著潰爛處,小心翼翼的用牙齒摳著死皮和黃色膿水結成的痂,舔了得有二十分鐘。給醉漢舔完腳的隋萌,站起身來,看著自己的傑作,一雙乾乾淨淨的大腳丫子,滿意的笑了。給醉漢穿上鞋,隋萌便離開了這裡。天色不早了,隋萌一路小跑著回到了公廁,也不等身上的臭汗晾乾,她趴在小便池邊狠狠灌了幾口尿解了解渴,喝完就一頭扎進了糞坑裡。嗯,真是一頭扎進去的,隋萌倒栽蔥栽進的糞坑,但是裡面畢竟不是水或者尿這種液體,而是屎尿組成的粘稠混合物,所以隋萌頭陷到裡面了,嗆了滿嘴、滿鼻腔的屎尿混合物,才掙扎著拔出了腦袋。蘸滿屎尿的頭髮糊在臉上,弄得隋萌十分難受,怎麼緩解這種不舒服呢,當然是自慰了。躺在屎尿混合物里的隋萌感受著蛆蟲的蠕動,同時手也在揉搓乳房和下體,沒多長時間,隋萌在糞坑裡又一次高潮了。隋萌看著坑位外面越來越亮,她知道,天要亮了。 book18.org

隋萌躺的這個位置很好,臉對著一個坑位,下體對著一個坑位,腳丫子對著一個坑位,整整一上午,隋萌的臉上被砸了三灘大便,下體兩灘大便,腳丫子四灘大便。到了中午,隋萌趁著廁所沒人,把臉上的大便吃了個乾淨,下體上和腳丫子上的大便實在吃不了,只能便宜那些蒼蠅和蛆蟲了。然後隋萌又潛入到了女廁那邊,整整一個下午,女廁這邊就來了一個人,還是進來換衛生巾,氣憤的隋萌把那片衛生巾上的血漬舔了個乾乾淨淨才罷休。臨近傍晚,隋萌的運氣才好轉,一大波跳廣場舞的大媽,輪流進女廁尿尿,拉屎,隋萌則高高興興的吃了個痛快。說實話,隋萌很討厭這些跳廣場舞的大媽們,但是一邊罵著這些討厭的人,一邊吃著喝著這些討厭的傢伙們的大便和尿,不是更有自虐的快感在裡面嗎?坑位上一群五六十的大媽盡情的排泄著,坑位下,一個二十幾歲的漂亮女人正在肆意的胡吃海塞。就這樣,到了十點多,公廁里才漸漸的沒了人,隋萌才能自由活動,在糞坑裡爬來爬去。到了晚上一點左右,路燈也就熄滅了,隋萌就可以從糞坑裡出來,在小便池裡美美的洗個尿浴,然後開始自己偉大的計劃:喝乾小便池裡的尿。喝飽了尿以後,隋萌就去街上瘋狂裸奔,跑一圈,出一身臭汗,再喝一肚子尿,再去裸奔。一天晚上要喝飽三次,裸奔三次。按道理隋萌這麼個喝法,五天左右就該把小便池裡的尿喝完了,但是奈何晚上隋萌喝,白天人們往裡尿,喝的效率和人們尿的效率差不多,所以十天過去了,小便池裡的尿怎麼也不見少。這可急壞了隋萌,隋萌已經在公廁里住了好幾天了,身上用菸頭燙過的地方都已經開始潰爛,尤其是下體上的傷口,潰爛嚴重,每次自慰,隋萌都要忍受著下體巨大的疼痛。陰道里的襪子也加劇了下體的疼痛,現在的隋萌尿尿和拉屎都是帶著膿水和血的。 book18.org

隋萌住進公廁的第五天晚上,隋萌又一次鑽出了糞坑。她先是在小便池裡忍痛洗了洗身上的污穢,然後坐在廁所的地面上,看著自己潰爛的下體,隋萌覺得,自己這次可能要食言了。她最後一次趴在小便池旁邊,大口的吸著坑裡的尿液。沒一會兒,就喝了一個大肚子,隋萌撐得都得扶著牆才能站起來。她一邊夾著下體,一邊忍受著腳心的傷口與地面摩擦的疼痛,一瘸一拐的往回走去。平時十幾分鐘的路程,隋萌慢慢悠悠的走了一個多小時,期間還跳進綠化帶里躲避過往的汽車兩次。好不容易回到了胡同口,勝利在望了,隋萌內心變態的淫賤又顯現了出來。她居然在每家每戶的門前自慰起來。「啊——人家現在是真正的爛屄了,求您原諒,賤屄不求您肏屄,您用您家的馬桶刷子捅爛我的下體就好了。啊……啊……啊……」隋萌在人家門口噴出一股帶血的尿液後,便往另一戶門前爬去。「賤屄求求您,把你家的大狼狗牽出來,肏我的爛屄吧。它好癢好疼啊,快肏爛它吧。」還沒等隋萌自慰到高潮,這戶人家的狗就叫了起來,隋萌立馬夾著自己的爛屄逃跑了。「唉,連狗都不願意肏人家的爛屄了。」隋萌又來到第三戶人家門口。「王叔叔,我是隔壁的賤屄小萌啊,我小時候,您還偷偷摸過我的屄呢。現在儘快來好好虐待虐待它吧。對,用腳狠狠的踢它,不要可憐我,踢死我吧,然後把我剁碎了,扔進馬桶里,和大便一起衝到下水道里。啊啊啊……我只配和大便爛在一起。啊——」隋萌爬過自家門口,來到了另一邊的鄰居門前,她坐在胡同中間,打開雙腿,亮出爛屄。「吳叔叔,您在肉聯廠上班,宰了無數的豬,那我也給您宰了好不好。先放血,再砍掉頭,剁掉四肢,刨開肚子,奶子還有大肥腚蛋子都是肥肉不好賣,可以煉油,其他的肉當豬肉買了也值百十塊錢呢。」隋萌似乎又想到了什麼,說道:「阿姨死的早,您一直未娶,所以您也可以把我的四肢剁了,削成人棍,當人肉飛機杯用,三個肉洞都能用的飛機杯哦。到時候,把我拴著脖子吊起來,您在下邊肏我的小屄,讓我也體會一下窒息高潮。據說這樣粗暴的性虐會讓陰道劇烈收縮,您也會爽的飛起呢。」說話間,隋萌又一次的高潮了。完成自慰任務的隋萌精疲力盡的爬回了家裡。鎖上門的隋萌還沒爬進屋,就累的倒在了院裡。「不行,我沒完成自虐任務,不能就這麼算了,我得自我懲罰,怎麼罰呢?就反手吊吊上一天一夜吧,真是殘酷啊。」隋萌從調教室取了一副手銬,把自己背著手拷了起來。拷起來後,將自己掛上了刑架上的鉤子,設定高度,設定時間。隨著電機的轉動,隋萌被一點點的吊了起來。因為是反綁著吊起來,所以隋萌的胳膊,肩膀,胸腔都十分難受,喘氣都十分費力。這可比倒著吊著難受多了。白天蒼蠅圍著隋萌亂飛,在隋萌潰爛的傷口上爬來爬去,晚上肥嫩可口的隋萌就是蚊子們的盛宴。傷口的疼,蚊子叮咬的癢,胸肺喘不上氣來的憋,肚裡的餓……隋萌為自己沒有完成喝光小便池裡的尿這個任務,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book18.org

「啪——咕咚」隋萌從架子上掉了下來。隋萌不顧身體的疼痛,連忙跑到廚房,抓起任何能吃的東西,祭奠自己飽受煎熬的胃。隋萌捎帶著檢查了一下身上的傷口,手腳的燙傷已經結痂了,只有會陰和陰唇上的傷口在蒼蠅們幫助下,進一步的惡化了。看著下體滴落的腐臭的膿水,隋萌知道,必須給自己來點狠藥了。因為下體的燙傷完全惡化,所以隋萌連路走不了,她只能挪動著進了調教室。到了調教室,她先是從藥箱裡拿出一支強效保命藥劑,打到身體里,再拿出五支消炎藥劑,都扎在了下體的病變部位。打了藥還不行,還要及時去腐(剜掉病變部位),隋萌決定不用手術刀去腐,而是用電擊器。隋萌先把電擊內褲穿上,電擊內褲上有兩根金屬棒,正好插在陰道和屁眼兒里。因為下體潰爛,所以隋萌很粗暴的把兩根金屬棒塞進了陰道和屁眼兒里。穿上電擊胸罩,戴上電擊頭套。穿戴完畢的隋萌把自己束縛在了行刑架上,手握著遙控器,輕輕一按。「啊…啊…啊…」強勁的電流擊打著隋萌的神經,隋萌不自主的叫了起來,身體也跟著一顫一顫的。沒一會兒,隋萌就被電的口眼歪斜,舌頭伸的老長,還有長長的口水流了下來,電流最大的下體,甚至有些焦糊味兒。隋萌給自己設定的電療時間是十分鍾,可是,電療開始還沒五分鐘,她就受不了了。「啊啊啊!」隋萌在行刑架上痛苦的掙扎著,腳尖繃直,雙手握拳,就像被扔到岸上的魚,時而扭動腰身,時而四肢用力,時而用頭和後背使勁撞擊行刑架。下體傳來的燒灼感讓隋萌痛苦不堪,一向特別能忍受各種痛苦虐待的隋萌都發出了悽慘的叫聲,可見電療對隋萌的下體摧殘有多厲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隋萌在行刑架上忍受著電療對肉體的摧殘,沒一會兒,一泡騷尿就從下體和電擊器之間的縫隙里呲了出來,這一下,調教室里不僅僅是電擊肉體帶來的焦糊味兒了,還有尿騷味兒。恐怖的摧殘,持續了十多分鐘,就結束了,而隋萌早在電療停止前就暈了過去。等她幽幽醒轉過來,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了,隋萌用行刑架上的控制器,解開了自己的束縛,沒有了行刑架的支撐,隋萌立即癱軟在地。歇了一會兒,隋萌摘下了身上的電擊器。奶子和頭部電擊的地方有些紅腫但並無大礙,而下體的傷口黑乎乎一片,似乎已經定了痂。隋萌不敢懈怠,她又取了一些療傷的藥膏,敷在下體上,然後扶著牆,一點一點的挪出了調教室,回到了正屋,休息去了。 book18.org

隋萌這一覺,從天亮又睡到天亮。下來以後,隋萌再次檢查自己的下體發現,下體上焦黑的痂已經脫落了,留下了坑坑窪窪的外陰唇,外陰唇上左右兩邊各三個菸頭的燙痕,非常的清晰。隋萌連忙和醫生通視頻,告訴醫生自己這幾天的行程,並且把身體的燙痕展示給醫生看。尤其是看到隋萌大腿內側和下體上菸頭燙的痕跡時,一向自控力超強的醫生都忍不住擼了一發。然後醫生覺得,是時候得給隋萌找個的主人壓制一下隋萌內心尋虐的慾望了。於是,醫生給隋萌下達了新的任務:給自己尋找一個新主人,並且帶回家或者跟著新主人回家。隋萌一聽,立即不高興了,說道:「當初是主人把我帶上這條路的,現在玩人家玩膩了,打算拋棄人家了,臭主人,大壞蛋。」醫生一臉的黑線……,連忙解釋道:「小萌萌,你不要著急,我沒有要拋棄你的意思,是我在接下來的很長時間裡都沒辦法過去,一是得看好女兒,好好給她治療;二是我在研究一直新藥,可以大幅度改造人的意識,到了關鍵的時候了,實在脫不開身。讓你再找個主人,這樣你就不用再冒險出去自己玩了,還安全些。還有,我郵了一些藥物給你,記得吃,那是給你新主人的一點禮物。」隋萌勉強接受了醫生的解釋。關了視頻,隋萌又躺回了床上,她在想,去哪裡找個主人呢?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日常萌萌隋萌的日常嬌妻之殤89的日常母狗萌萌大隋黑人5妻子的5人大隋皇帝6月隋煬帝(5)賣萌的dio分享6簡隋英6完6歲6天隋萌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