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萌的日常 (10) 作者:lililiyoucai89

簡體

. book18.org

【隋萌的日常】 book18.org

作者:yaya902021年5月15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十章:幸福的婚後生活 book18.org

隋萌的婚後第一天早上是在廁所被尿澆醒的,雖然尿到了自己眼睛裡,蟄的很難受,但是隋萌還是做到了一個新婚妻子的責任,幫著三個傻老公清理晨尿,清理方法自然是張大嘴巴——喝了。三股騷黃的尿液灌到隋萌的嘴裡,濺起豐富的泡沫,沒兩秒就灌滿了。隋萌連忙閉嘴咽下去,然後馬上張開嘴,繼續接尿。一連咽了十幾口,才把三個老公的尿喝完,喝完以後,隋萌顧不得滿臉的尿,顧不得被尿浸濕的頭髮,甚至顧不得被尿蟄的紅腫的眼睛,而是繼續張大嘴巴,因為她知道,老公們尿完尿了,但是還沒拉屎呢。隋萌剛睜開眼,結果三傻一口黃痰就吐到了隋萌的眼球上,隋萌剛想伸手去揉眼睛,結果三傻一腳踢開了隋萌的手,然後大聲的命令道:「不許揉眼,把你的左眼也睜開!」 book18.org

隋萌不敢忤逆,睜開了被蟄得通紅眼睛,然後就看到了一隻腳踩在了自己的臉上,這隻腳的大腳趾正好踩在隋萌的眼球上。 book18.org

「啊!主人饒命啊!賤狗的眼珠子要被踩爆了!」 book18.org

三傻可不管這個,大腳趾用力的往下按隋萌的眼球。很快,隋萌的眼睛就充血變成紅色的了,即使三傻拿開了腳丫子,隋萌的左眼睛也什麼都看不清了。但是這並不妨礙隋萌給她的三個老公清理晨便。 book18.org

三大坨熱乎乎現拉的大便進肚,隋萌滿意的拍了拍撐起來的肚皮,然後就被大傻拖出廁所,丟到了院子裡。隋萌憑著還能看見東西的右眼,摸索著進了廚房,開始給三個老公準備早飯。 book18.org

早飯吃完以後,就是今天上午的淫虐項目了,什麼項目呢。想當初在破工廠認那群流浪漢的頭目黑哥為主人時,搞了一個認主儀式,在儀式上隋萌的小腹被燙了一個大寫的「XN」標誌,意為性奴。而現在,三個流浪漢打算也在隋萌的身上添點什麼。對此隋萌沒有什麼異議,畢竟他們現在是自己的老公,在自己身上做個記號也正常。 book18.org

很快,三個流浪漢就打定了主意。大傻計劃在隋萌的左屁股蛋上烙兩個字「畜生」,右屁股蛋上烙兩個字「淫奴」;二傻打算在隋萌的後背上烙四個字「人肉公廁」;而三傻最缺德,他打算在隋萌的臉上烙兩個字「母狗」。 book18.org

計劃完以後,三個流浪漢委託醫生幫忙製作給隋萌烙字的烙鐵。而醫生也確實給力,不知道從那裡弄得,一個小時的功夫,相應的小烙鐵就製作好了。隋萌被綁在調教室里的刑架上,看著她的三個老公把烙鐵燒的通紅。隋萌看著拿著烙鐵走過來的大傻,不由得咽了口唾沫,然後對大傻說道:「大主人,您可不能白在賤狗身上做標記啊。」 book18.org

大傻說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book18.org

隋萌說道:「賤狗希望一會兒做完標記以後,您能和二主人和三主人一起,狠狠地淫玩虐待賤狗一頓。」說完還俏皮地放了個屁。 book18.org

大傻拎著烙鐵來到隋萌身後,把嘴裡的菸頭狠狠地懟在隋萌的屁眼兒上。 book18.org

「啊——」隋萌發出一陣慘叫,緊接著就是被虐爽了一般的浪叫。 book18.org

「臭腚眼子,早晚給你玩兒爛!」說著,大傻就把「淫奴」兩個字,按在了隋萌又大又白的屁股蛋子上。沒等隋萌的慘叫聲音落下,「畜生」兩個字也烙在了隋萌的另一半屁股上。 book18.org

就在隋萌疼的欲仙欲死也爽的欲仙欲死的時候,二傻拎著他的烙鐵也來到了隋萌的身後,把「人肉公廁」四個字按到了隋萌的後背中間。通紅的烙鐵燙爛了隋萌白皙光潔的後背皮膚,把隋萌皮膚下面的脂肪都烤了出來。皮焦肉臭是身體上的感覺,而被主人烙下恥辱的燙痕則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快感。 book18.org

「啊,主人,賤狗好爽啊,賤狗想要。」 book18.org

「要!要!要個屁要!成天就知道要,趕明兒,把我們村的驢牽了來,操死你!」三傻叫罵著,然後抱著隋萌的身體,用膝蓋使勁地猛磕隋萌的下體。 book18.org

「啪——啪——啪——」堅硬的膝蓋不斷地撞擊著隋萌的恥骨,把隋萌撞得嗷嗷直叫,可是她的雙腿被綁著,只能任由三傻虐打下體。沒一會兒,下體的疼痛就掩蓋了烙字帶來的心理上的快感,而心理上的快感衰退以後,屁股、後背和下體的疼痛就席捲而來,讓隋萌十分的痛苦。 book18.org

「母狗就是母狗,哪怕是高潮,沒有我們的允許,你都不能有!」二傻給隋萌烙完字以後,來到隋萌的面前,對著隋萌說出了十分殘忍的話。 book18.org

連高潮都要由主人允許才行,我真是淫賤呢。隋萌心想道。不過,隨後她又想道:這樣淫賤屈辱的生活不正是自己自找的嗎?想當初,從自慰到自虐,再發展到吃屎喝尿,認醫生為主人,接受醫生的藥物改造。去給一大群流浪漢當性奴,甚至給流浪漢們表演和流浪狗交配,還為了一個流浪漢差點讓人虐死。自己一次次的突破做人的下限,以至於到現在哪裡還有做人的樣子,哪裡還有做人的資格。對,我不配做人,那個叫隋萌的女人早就該死了,現在世上只有一隻叫隋萌的淫賤母狗,一隻只配吃屎的母狗,一隻任人淫玩殘虐的母狗。既然是母狗,那麼聽從主人的命令,這不是應該的嗎。 book18.org

想通了的隋萌,立即對著二傻露出討好的媚笑:「二主人說的對,賤母狗就是主人們的洩慾工具,主人們想怎麼玩怎麼玩,想怎麼虐就這麼虐。別說高潮賤母狗不配有,就是拉屎撒尿沒有主人的允許,賤母狗也會憋著的。狗嘛,當然要聽主人的。」 book18.org

二傻聽了隋萌的表態,滿意的扇了扇隋萌的臉蛋兒,隋萌立即伸長舌頭,像狗一樣,舔二傻的手指。二傻笑了笑,突然抽回手,隨後狠狠地扇了隋萌一個大嘴巴子。隋萌的臉當即就被扇紅了,火辣辣的疼。隋萌卻沒事兒似的,嘴裡發出了委屈的「嗷嗚」聲,然後還用嬌媚的呻吟似的嗓音「汪汪」叫了兩聲。 book18.org

這時候三傻拎著烙鐵走上來,「啪——」的一巴掌把隋萌的另一半臉也扇紅了,而後舉起手裡的烙鐵說道:「賤狗,給你的狗臉扇腫了是為了好給你烙字,知道不。」 book18.org

還沒等隋萌說句話,三傻的烙鐵就懟到了隋萌的臉上。這張從沒破過相的臉,現在留下了的恥辱印記。右臉被烙了一個「母」字,緊接著,左臉被烙了一個「狗」字。三個流浪漢給隋萌烙完字以後,並沒有把隋萌丟下不管,而是在醫生的指導下,開始給隋萌配藥。 book18.org

按道理,家裡有醫生之前留下的各種快速恢復藥劑,但是這次,醫生給三個流浪漢留了一個特別的配方,那就是用大便和著藥膏塗抹隋萌的燙傷,這樣既能使隋萌的傷口快速恢復,又因為有大便能減緩藥效,在皮膚上留下燙疤,更關鍵的是,還能讓隋萌身上烙的字散發大便一般的臭味兒。賤狗一身賤肉,賤肉上面還有淫言穢語,而且還一股子屎臭。而且另醫生沒想到的是,自此以後,趕上陰天下雨什麼的,隋萌身上烙了字的地方還會紅腫瘙癢,越撓越癢。十分符合隋萌目前的淫臭下賤的設定。 book18.org

藥敷好以後,醫生就離開了,該安排的都安排了,剩下的就看隋萌和她的三個新婚丈夫的了。臨近中午,隋萌身上的藥膏也陸陸續續乾燥脫落了。而在白皙光滑的皮膚映襯下,紅里透著黃的燙疤格外的顯眼,而湊近了還能聞見淡淡的屎臭。不過三個流浪漢也沒有為難剛從刑架上下來的隋萌,而是讓她休息了休息,去做中午飯了。畢竟虐玩母狗也是個體力活兒,吃飽了才能好好玩兒。 book18.org

隋萌在廚房裡做飯,三個流浪漢在客廳里商量著下午給隋萌整個什麼活兒。恰巧,電視里正在放古裝劇,牢頭正在大獄裡審問犯人。三個人眼神一對,好了,就它了。 book18.org

中午吃完飯後,三個流浪漢就開始布置上了。準備好以後,由二傻和三傻把外面剛刷完碗的隋萌拖了進來。押著隋萌跪在茶几前,茶几後面坐著大傻。 book18.org

大傻一拍桌子,怒道:「大膽罪犯,快快交代,你把偷來的財物藏在哪裡了?」 book18.org

隋萌尋思著,大傻這是又犯傻病了嗎?什麼財物什麼的,還有這個學人家電視里半文半白的說話幹什麼? book18.org

「大膽!還敢不交代!來人啊,大刑伺候!」大傻一拍桌子,大吼道。 book18.org

下面的二傻和三傻欣然應諾,然後拉過茶几,把隋萌抬到茶几上,抄起旁邊的兩根「打狗棍」,然後對著隋萌的屁股蛋子狠狠地掄了下去。 book18.org

「啪——啪——啪——啪——」二傻和三傻配合默契,一人一邊,一人一下以勻稱的速度打著隋萌屁股。 book18.org

隋萌其實很喜歡讓人打她的大屁股,這樣不僅有心理上的快感,屁股肉的顫動也會讓下體產生些許的身體上的快感。所以,她決定加大「計量」。於是隋萌喊道:「大人,賤奴沒拿什麼財寶,打死賤奴也不知道。」 book18.org

「啪——啊!啪——啊!啪——啊!啪——啊!」隋萌也如願以償,二傻和三傻明顯打得更使力氣了。 book18.org

隋萌的屁股又挨了十幾下以後,隋萌依然沒有改口,於是大傻決定換刑。二傻和三傻丟掉手裡的木棍,然後由二傻按住隋萌,大傻按住隋萌的手,三傻則抄起了一把竹籤子,還是外面燒烤攤子用過後丟掉的。 book18.org

三傻抓著隋萌的手指頭,把竹籤子的尖頭對準隋萌的指甲縫,然後狠狠的往裡一紮。 book18.org

「啊——啊——」這次的慘叫是真正能夠的撕心裂肺的,隋萌之前從沒有被這樣虐待過手指,哪怕之前在破工廠里被砸斷手指也沒有像現在這樣疼的令人難以忍受。但是這個竹籤子扎手指,讓隋萌十分的痛苦。 book18.org

可是三傻可不會因為隋萌痛苦而輕饒了她,又一根竹籤子又被他拿了起來,扎到了隋萌的另一根手指頭的指甲縫裡。 book18.org

隋萌的慘叫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直到三傻把二十多根竹籤子全插進隋萌的手指和腳趾縫裡才算結束。隋萌已經疼得叫不出聲來了,躺在地板上,四肢蜷縮在一起,手腳上面鮮血橫流,大量的竹籤子還顫顫巍巍的插在指甲縫裡。雖然疼得要死,但是隋萌卻不敢把竹籤子拔出來,因為她的三個主人還要繼續虐玩她。 book18.org

「說,你是招還是不招!」大傻還在戲裡,看樣子還有對隋萌的刑虐。 book18.org

「賤奴真不知道什麼財寶啊。」隋萌委屈的說道。 book18.org

見隋萌還這麼硬氣,二傻和三傻開始捻動隋萌指甲縫裡的竹籤子。竹籤自己本身緊緊地扎在隋萌指甲下面的肉里,結果讓二傻和三傻這麼一捻,本來已經有點適應了疼痛的隋萌,再次發出嘶啞的慘叫。 book18.org

實在受不了的隋萌決定招了,但是她哪裡知道財寶在哪兒,所以她就把自己平時放銀行卡和現金的地方交代了出來。三個流浪漢翻出隋萌的存款後,非常高興,因為它他們從沒見過這麼多錢(一千多塊錢現金)。 book18.org

但是拿到錢的大傻還是沒有放過隋萌,他揪著隋萌的頭髮,問道:「除了這些還有嗎?」 book18.org

隋萌琢磨了一會兒,家裡值錢的東西還有什麼,想了一會兒,還真想到了。那是隋萌還工作的時候,買的一些首飾,醫生也送給過隋萌一些金銀玉石的飾品,這些東西隋萌都沒怎麼戴過,後來搬家回來後,都被隋萌藏在空調櫃機後面了。 book18.org

隋萌覺得自己都成了母狗了,以後沒機會再當個人了,這些東西就該奉獻給自己全身心侍奉的主人們。於是隋萌趕緊交代了藏這些首飾的地方。 book18.org

「好啊,大膽賤狗,果然還有隱瞞,老二老三,把她吊到外面去。」大傻說完,就去空調那裡翻找去了。 book18.org

二傻和三傻一把將隋萌手上腳上扎著的竹籤子拔了下來,然後拖著疼得無法行動的隋萌,出了屋子,來到院裡。 book18.org

把隋萌拖到吊架前,用繩子挽了一個繩套,套在了隋萌的脖子上,然後升起繩套。當然二傻和三傻沒打算弔死隋萌,而是升到隋萌踮起腳尖勉勉強強能站住的的高度就停了下來。隋萌被繩子勒的有些上不來氣,而腳尖在不斷地找著平衡,企圖讓自己的脖子好受些。 book18.org

二傻和三傻看著不斷扭動的隋萌,覺得十分好玩,然後用腳尖踩在隋萌支撐身體的腳指頭上,不停地捻動。隋萌被踩的很疼,可是又不能躲避,這樣會讓自己的脖子更難受。而隋萌難受的樣子,讓二傻和三傻更有興趣了,二傻踩著幾塊磚,抱起隋萌的一條腿,然後扶正雞巴,插到了隋萌的陰道里。至於三傻,則拿來了幾個圖釘,撒在了隋萌的腳下。 book18.org

過了一會兒,大傻拿著隋萌的首飾盒出來了,他看著滿臉憋得通紅的隋萌,又看了看正在肏弄她的三傻,於是也加入到了虐玩隋萌的行列之中。 book18.org

隋萌就這樣吊著,被她的三個老公玩弄了一個多小時,直到三個流浪漢都睏了,才被放過。三個流浪漢去屋裡休息了,留著隋萌在烈日下,繼續煎熬著。 book18.org

三個流浪漢睡到傍晚才醒來,此時的隋萌都快被曬脫水了。大傻把隋萌放了下來,然後對隋萌說道:「我們哥仨出去吃飯,你在家洗乾淨你的狗腚,今天晚上我們三要操你一宿。」隋萌連忙跪起來,對著三個流浪漢說道:「是,主人,賤狗謝主人賞賜。」 book18.org

三傻一腳踢倒隋萌,說道:「賤婊子,真賤。當初你去給我們送饅頭的時候,虧我還拿你當女神呢。」三個流浪漢拿著錢出門喝酒去了,留下隋萌躺在院子裡。隋萌撫摸著自己身上的傷痕,不由得開始憧憬今天晚上要到來的殘酷輪姦了。 book18.org

晚上十點多,三個流浪漢才醉醺醺的回到家。而隋萌則跪在門口等候多時了。見三個流浪漢進門,隋萌立即磕頭道:「賤母狗恭迎主人們回家。」「哈哈,賤狗,你的小逼準備好了嗎?」三傻說道。 book18.org

隋萌立即調整姿勢,她坐到地上,打開雙腿,把自己的下體徹底暴露出來,然後隋萌用手掰開自己的陰唇,把濕漉漉的粉紅色陰道口露了出來,說道:「小狗逼已經準備好了,請主人檢查。」「哈哈哈,那就來吧!」三個流浪漢帶著淫笑,借著酒勁就撲向了隋萌,隋萌一聲嬌呼,就被三個流浪漢包圍了。 . . . .. 「啊!主人,兩根大雞巴不要都插進小狗逼里,會撐爛狗逼的。啊——」「哥,這賤狗的逼里能插下咱倆的雞巴,那你說她的腚眼子裡能插進去咱倆的雞巴不?」 book18.org

「試試不就行了?」「臥槽,這狗逼的腚眼子被咱插裂了。」「真晦氣,讓她舔乾淨雞巴上的血。」。 . . . . . . . . . . . . . . . . . . . . book18.org

。 . . . . . . . . . . . . . book18.org

。 . . . . . . book18.org

就這樣隋萌和她的三個老公開始了幸福的婚後生活。 book18.org

三個流浪漢並不是每天都泡在家裡虐隋萌的,而且三人拿到隋萌的存款以後,經常性的出去亂跑。所以為了有計劃的虐待隋萌,三個流浪漢做了一些計劃。周一、周二隋萌歸大傻所有,周三、周四歸二傻,周五、周六歸三傻。當然了,即使隋萌分到了手裡,這三人也不會只在家裡虐隋萌,有時候也會把隋萌帶到外面的小據點裡玩虐。 book18.org

大傻的小據點在一片荒樹林裡,在樹林裡,有一處小窩棚,二傻把隋萌帶到這裡進行捆綁虐打,有時候也會叫上幾個他以前當流浪漢時的傻夥伴,來一同輪奸虐待隋萌。隋萌每次來這裡,都要光著屁股和七八個手持木棍的流浪漢打游擊,被抓到就是一頓虐打和輪姦。有時候輪姦的時間長了,隋萌的陰道會松垮垮的,這時他們就會架著隋萌的雙腿,把隋萌的下體按在粗糙的樹幹上摩擦,等把隋萌的下體磨腫了,再繼續肏隋萌。 book18.org

二傻很有經濟頭腦,他沒有固定的據點,他會帶著隋萌去尋找商機,比如去找一些孤寡老頭兒,讓隋萌給他們表演自慰或者自虐,一場表演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收費也不貴,五十塊錢,趕上摳門的給二十的時候也有。當然了,還有一些附屬的收費項目,比如,舔腳、舔雞巴、舔屁眼兒、吃屎喝尿什麼的,很受歡迎。至於親個嘴兒什麼的都是免費贈送的。兩天時間,隋萌能給二傻掙到五六百塊錢。當然了,掙到錢的二傻也不吝惜對隋萌的賞賜,能釋放電擊的假雞巴能在隋萌的逼里插一晚上,讓隋萌高潮好幾次。 book18.org

三傻的小據點在縣城外不遠的一個村子外面,那裡有一個小型的養殖場。大傻把隋萌帶到這裡的兩天裡,隋萌哪怕是吃大傻的屎都成了一種奢望,因為來到這裡,大傻會把隋萌丟到養殖場的糞池裡,隋萌只能靠吃各種動物的糞便為生,其中最多的就是豬屎。偶爾大傻好心的時候,會把隋萌撈上來,但是等待隋萌的是一隻只準備好進行交配的野狗。至於其他生物,比如羊、豬,隋萌也嘗試過,總體來說,還是狗狗交配起來比較好配合,而驢、馬、牛這些大型牲口隋萌沒有試過。 book18.org

至於周日的時候需要看情況,要麼給隋萌留下自虐任務,要麼三人湊到一起在家中玩虐隋萌。 book18.org

自虐任務的話,幾乎不在家裡,主要是出去自虐。比如把隋萌丟到臭水河裡,讓隋萌自己生活一天。白天隋萌就躲在遠離城區的荒灘蘆葦里,餓了就找點臭魚爛蝦或者草根之類的吃,渴了就喝點兒髒水,而且三個流浪漢還會把隋萌的陰道、尿道、屁眼兒,堵起來,防止隋萌自己吃屎喝尿自慰。而隋萌也是真賤,不讓我自慰,那我就自虐。她用撿來的繩子綁住自己的手腳,然後趴在刨出來的的泥坑裡玩窒息,或者挖一個深坑,將自己埋進去,就留臉在外面,任由蚊蟲叮咬自己的狗臉。 book18.org

有時也三人也會給隋萌留晚上才有的任務,比如夜深以後,讓隋萌去路邊的垃圾箱裡玩,找臭鞋的任務。要求隋萌在全城的垃圾箱裡翻找一雙別人不要的鞋,找到以後可以用鞋自慰,然後塞到陰道裡帶回來。當然帶回來的臭鞋也不會浪費,三個流浪漢會用這雙鞋抽打隋萌的臉或者下體,直到打爛為止。(隋萌的眼得到過加強,晚上也有還湊活的視力,而且醫生在她體內植入了一顆小型干擾器,可以干擾錄像、錄音設備。)隋萌半夜執行這個任務的時候,難免會碰到生活在垃圾箱附近的流浪狗,而且狗還有很強的領地意識,所以難免有時候會被追的屁滾尿流或者被咬的遍體鱗傷。為了完成任務,隋萌每次都往自己的身上塗抹一些母狗的尿液或者發情母狗的陰道分泌物,以吸引流浪狗,方便她深入垃圾堆翻找鞋子。有時候一晚上翻遍一條街也找不到一雙鞋,反而是流浪狗們把隋萌操的渾身酸軟。而有時候找到鞋了,更難受,為什麼呢?因為隋萌把找到鞋塞進陰道里以後,再碰到流浪狗時,這些流浪狗插不了隋萌的陰道,就會去插隋萌的屁眼兒。而在沒有任何潤滑的情況下被插屁眼兒,絕對不是一個美好的感覺。 book18.org

這一天星期五,隋萌被三傻帶到養殖場。三傻把隋萌丟盡糞池裡,就不管了。至於幹什麼,當然是拿著隋萌的錢,去找別的妓女去了。對於三傻寧可拿著錢去找妓女也不願意肏她這件事,隋萌雖然不高興,但是也不敢表現出來,畢竟自己是人家的狗,並不是真正的丈夫和妻子的關係,哪怕有一天,三傻帶著妓女回家,隋萌估計自己也只能跪在一旁伺候著。 book18.org

泡在坑裡的隋萌不知道時間,反正這會兒她被一坨坨豬屎砸醒了。在屎尿里泡了一夜的隋萌還有點迷糊,結果又是一坨豬屎砸在了隋萌的身上,隋萌肚子裡的豬屎還沒消化,結果新的又來了,隋萌強打起精神,繼續往自己嘴裡塞豬屎。 book18.org

可是無論她如何的吃,管子裡的屎尿卻不停的往外流,沒多長時間坑裡的屎尿就漫到了隋萌的肚子。隋萌吃著吃著「哇——」的就吐了出來,哪怕變態如隋萌這樣的畜生都吃不下去了。隋萌把嘴裡的豬屎吐出來以後,又將坑裡飄在上面的豬屎撈起來,接著往嘴裡填,填了沒幾口,隋萌又吐了。 book18.org

就這樣吃了吐,吐了吃,隋萌把自己吃的是眼淚鼻涕一大把。終於,隋萌漸漸地不再覺得噁心了,豬屎的味道也好了起來。隋萌再次用自己的變態克服了生理上的不適,「飯量」也越來越大了。 book18.org

管子裡已經不往外流了,隋萌把坑裡的固體豬屎都吃進了肚裡,至於液體的糞汁,她實在是喝不下去了。泡在糞湯子裡的隋萌不停的打臭嗝,肚子也撐得漲漲的,這時她突然覺得肚子一陣絞痛,好不容易吃下了所有的豬屎,結果自己又拉了出來。 book18.org

「噗噗噗……」隋萌十分鬱悶,然後一邊往外拉,一邊把剛拉出來的屎又吃回去。 book18.org

兩天的時間,隋萌吃完豬屎,吃自己的大便,就算是隋萌敞開了肚皮使勁吃,也還是剩下了不少,再加上天又熱,以至於坑裡的屎尿里都生了蛆。隋萌在吃屎喝尿之餘還玩起了蛆。比如讓蛆鑽進自己的鼻腔,蛆進了隋萌的鼻子以後,在裡面拱來拱去,拱的隋萌十分的疼,疼的隋萌不停地扇自己的臉,可是她自己放進去的幾隻蛆怎麼也弄不出來來,最後隋萌靠著用鼻子吸糞湯,才把蛆從鼻腔里沖了出來。又比如把帶著蛆的豬屎塞到嘴裡,感受蛆在嘴裡拱來拱去的感覺,然後讓蛆吃她嘴裡的屎,而她等著蛆吃完屎,她再吃蛆排出來的屎。還比如把活蛆放到陰道里養著;把蛆放到眼球上,然後用眼皮夾住蛆,讓蛆在眼裡爬。 . . . .. 這一天晚上,在外面鬼混了兩天的三傻回來了,他把渾身惡臭的隋萌從糞池裡撈出來,然後讓隋萌自己爬進一旁的臭水溝里洗乾淨。等洗乾淨的隋萌爬上來,三傻就帶著隋萌回家了。 book18.org

回到家的隋萌,被關進了狗窩裡休息,而第二天,仿佛開恩似的,三個人竟然任由隋萌睡到了快中午才起來。 book18.org

隋萌迷迷糊糊的醒過來,發現已經日上三竿了,嚇得一激靈,連忙爬出了狗窩。結果她看到三位主人正坐在院子裡的小桌前,喝著茶。隋萌連滾帶爬的過去,跪下來狠狠地磕了幾個頭,惶恐道:「主人,賤狗錯了,賤狗再也不敢睡過頭了。」 book18.org

而三人似乎沒有怪罪隋萌,大傻說道:「好了,今天不怪你,不但不怪你,我們還要送你一份禮物。」 book18.org

看著有點懵的隋萌,大傻也不賣關子了,解開了謎底:「今天是你的生日啊,小賤狗。」 book18.org

隋萌沒想到,三個人還知道她的生日,而且還煞有介事的要送她生日禮物,感動的隋萌再次磕了三個頭,說道:「賤狗謝謝主人關心,賤狗真的好幸福啊。」 book18.org

說話的功夫,二傻就把隋萌的生日蛋糕搬了出來。嗯,正經的生日蛋糕。 book18.org

為了慶祝隋萌生日,隋萌下廚做了很多菜,等隋萌做完菜然後端出來,她發現,自己的生日蛋糕上面被拉了一大坨的屎,而且看顏色還不是一個人拉的。 book18.org

隋萌放好碗筷,等三個主人落座以後也跪在了自己的生日蛋糕前面,此時隋萌面前除了一個被拉了屎的生日蛋糕,還有四個碟子,一碟羊糞、一碟狗屎、一碟驢糞、一碟牛糞。 book18.org

隋萌爬著進了廚房,拿了一個小盆出來了,她跪在三個主人的桌前,說道:「謝謝主人的賞賜,賤狗很開心,但是主人啊,四菜有了,還缺一個湯呢,要不然一會兒噎到賤狗了,可怎麼辦呀。」 book18.org

大傻笑了笑,站了起來,解開腰帶,掏出雞巴,往隋萌端起來的盆里撒起尿來。二傻見狀也湊了過來,往盆里撒尿。三傻此時沒有尿,於是他等大傻和二傻尿完,往盆里吐了幾口痰。隋萌謝過三人,端著自己的湯,爬回了自己的生日盛宴前。 book18.org

等隋萌吃差不多了,大傻從廚房裡端來了一小碗兒湯麵。散發真騷臭的湯麵。原來這碗湯麵是三人用尿煮出來的,然後往裡面撒了些爛菜葉子,這就是隋萌的長壽麵了。 book18.org

當天下午,三人一狗開始包餃子,隋萌的三個主人是正常的餡兒,而隋萌吃的餃子則是羊糞餡兒的、狗屎餡兒的。 book18.org

中午的長壽麵,晚上的屎餡兒餃子,這是隋萌二十多年來,過得最幸福,最有意思的一個生日了。 book18.org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隋萌和她的三個老公也終於有了他們的「愛情結晶」。雖然隋萌的肚子一天天的越來越大,但是三個人對隋萌的淫虐卻一直沒停。 book18.org

「啊——主人,賤女兒的羊水破了。」隋萌感覺到了身體的異樣,連忙說道。 book18.org

可是三個人跟沒聽到的一樣,繼續用木棍抽打她被拉伸開的下體。 book18.org

「親爸爸啊,別打了,賤女兒要生了。」 book18.org

隋萌剛喊完,大傻一拳就搗在了隋萌的臉上,一拳不過癮,又搗一拳,似乎隋萌的臉是練習拳擊的沙袋,四五拳打過去,隋萌滿臉是血昏了過去。三人並沒有放過昏死過去的隋萌,一根用過的烤肉竹籤子,狠狠地刺進了隋萌左手拇指的指甲縫裡。隋萌瞬間疼醒,並發出慘叫,可是她的手指綁在鐵架子上動彈不得,所以她只能咬著牙,悶聲的嘶喊。 book18.org

其實以隋萌的變態心理,這些虐待只能更加刺激她的變態性慾,好讓一會兒的高潮更加癲狂、沉醉。(總之就是,殘酷的虐待能讓隋萌的高潮更有衝擊力;同樣的這樣的高潮也更能激發隋萌的潛能,讓她抗住更殘酷的虐待。)但是現在的隋萌,因為到了預產期,陰道已經非常的寬了,平時用雞巴就能滿足的爛逼,現在得讓三傻把腳插進去才能讓她滿足。 book18.org

隋萌低頭看著在自己陰道里抽插的臭腳丫子,這種巨物填充進陰道,並沒有給她帶來什麼快感,反而是肚子一陣陣的越來越疼。 book18.org

三傻的腳丫子似乎徹底把隋萌的羊水給弄破了,噴湧出的黃色液體澆了他一褲腿兒。三傻叫罵著,用腳對陣隋萌的肚子就是一頓猛踩,隋萌想用手護住肚子,但是根本沒有辦法,因為她的手還被綁著。沒有辦法的隋萌只能不停的扭動身體,躲避三傻的拳打腳踢。三個人又虐了隋萌一會兒,才放過她,然後三個人就開始看女人如何生孩子。 book18.org

很快,隋萌被放了下來,因為感覺到來不及了,隋萌決定就在院子裡生。她躺在地上,用手抱住自己蜷起的雙腿,同時兩腿分開,把自己爛糟糟的下體呈現在三人面前。然後根據醫生教給她的呼吸法,開始有規律的呼吸並且調整身體的肌肉群。隨著隋萌不斷的用力,一個小小的頭,漸漸的從隋萌的陰道里露了出來。 book18.org

因為不斷地虐待又加上醫生藥物的影響,所以隋萌陰道的伸縮能力很強,基本上沒用她的三個老公幫忙,隋萌就順利的生下了自己的第二個女兒。 book18.org

生下孩子的第二天,醫生就來了。醫生接走了孩子,並且給隋萌檢查了身體(主要是清理隋萌子宮內的髒東西)。在確認沒問題以後,醫生就接走了隋萌和她三個老公的孩子,留下隋萌繼續伺候她的老公們。 book18.org

沒過一年,隋萌又有了第三個孩子。第三個孩子是在大傻的據點,荒樹林裡的小窩棚里,在被一群腦子有問題的流浪漢們輪姦時生的。 book18.org

當隋萌發現自己開始陣痛,並且羊水破裂時,隋萌抄起旁邊一個流浪漢的一隻臭鞋,讓流浪漢們虐打自己,然後咬住了手裡的臭鞋。這些流浪漢有的扇打隋萌的臉,有的掐隋萌還在分泌奶水的大奶子,有的捶打隋萌的肚子,還有的抽打隋萌噴著羊水的陰道。隋萌雙手緊緊抓住破床板的同時,高高的舉著自己的雙腿,在一群「好心」的流浪漢的「幫助」下,順利的生出了自己的第三個女兒。 book18.org

隋萌生出孩子後,用不知道哪個「好心」流浪漢的破衣服包裹住孩子,然後隋萌就這樣抱著孩子,被繼續輪姦(臍帶、胎盤還在體內)。 book18.org

又是不到一年以後,隋萌迎來了自己的第四個孩子。這次是二傻帶著隋萌「送溫暖」的時候生的。 book18.org

這時天已經很冷了,而且黑的早。趕不回去的二傻,決定在這戶人家過夜,而過夜費還是用隋萌的服務支付的。隋萌用這老頭家的破桌子腿兒,表演插逼、插屁眼兒,又讓老頭拿這根破桌子腿兒,抽了隋萌的大屁股十下。這樣一來二傻就住進了這戶人家的屋裡,隋萌被趕到沒有牲口的牲口棚里過夜。 book18.org

隋萌像一隻真正的牲口一樣躺在關牲口的棚子裡,深秋的風已經很冷了,但是這個牲口棚還算避風,而且有很多麥秸,所以還是比較暖和的。 book18.org

到了快半夜的時候,隋萌被肚子疼醒了。第一時間隋萌還沒覺得是要生孩子了,只當是凍得肚子疼。可是當她摸到身下濕漉漉的麥秸時,才意識到,自己的羊水破了。隨著陣痛的加劇,隋萌知道,這次又要生在外面了。 book18.org

隋萌咬著牙,開始呼喚屋裡睡覺的二傻。而她的呼聲透過牲口棚,被外面呼呼的秋風一吹,立馬就沒什麼動靜兒了。再加上天冷,門窗關的嚴,被子蓋的厚,人又睡得死,二傻根本一點兒也沒聽見隋萌的呼叫。 book18.org

疼的咬著牙的隋萌沒辦法,只能自己生了。 . . . . .經過一番折騰,終於生下自己第四個女兒的隋萌,又面臨一個問題,牲口棚里冷,剛出生的孩子沒有任何保暖措施,沒一會兒就被凍得渾身發紫。隋萌儘可能的抱著這個小小的孩子,但是隋萌自己也光著屁股,又能有多少溫暖呢? book18.org

就在隋萌記得想掉眼淚時,這老頭家養的狗,也不知道是因為冷,還是聽到了隋萌的求助,鑽進了牲口棚。隋萌就像見到救星一樣,拉過這隻黃狗,把小孩子夾在中間。就這樣,這個後來被醫生起名叫葉子的女孩,靠著媽媽和一隻狗狗的體溫,活過了她的第一天。 book18.org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轉眼間,三年過去了。 book18.org

這一天,隋萌從垃圾箱裡翻到的鞋又被她的三個老公用壞了,恰逢周日,所以這天晚上的任務有了:找臭鞋。到了晚上,準備充分的隋萌出發了,而她不知道的是,這次任務歸來之後,她的淫虐人生也將落下帷幕。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搜索

日常萌萌隋萌的日常嬌妻之殤89的日常1~10龍王的女婿10母狗萌萌大隋大隋皇帝新婚10隋煬帝我的理想國10新婚 10賣萌的dio簡隋英10完10歳10年隋萌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