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萌的日常 (3-4) 作者:lililiyoucai89

簡體

. book18.org

【隋萌的日常】 book18.org

作者:lililiyoucai892019年9月17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三章:隋萌的任務 book18.org

醫生也並非天天在隋萌這裡,偶爾也會去拿些藥物或者回去做試驗。而醫生每次臨走前都會給隋萌留點「作業」。這個作業並非真正的作業,而是一些自虐任務,讓隋萌在沒有醫生虐待的日子裡有點事情做。在十月一國慶節之前,醫生因為有事情,所以要回去一趟。雖然對於在假期里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醫生和隋萌都覺得很遺憾,但是醫生還是給隋萌布置下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假期任務:郊區的大垃圾場裡生存五天的任務。 book18.org

假期開始的第一天的凌晨兩點,醫生將光著屁股的隋萌送到了大垃圾場。因為是生存任務,所以醫生就給隋萌準備了一隻小手電。屁眼兒里插著手電的隋萌跪在醫生面前,說道:「主人回去路上注意安全,賤奴在這裡等您回來。」醫生從兜里掏出來一支針劑,說道:「轉過來,把屁股撅過來。」等隋萌轉過來以後,醫生將這支針劑打到了隋萌的屁股上。「你兩手空空,撿不了多少東西。而這是一支可以擴張你陰道和肛門的針劑,藥效比較強,持續時間是四五天左右。這樣一來,你就可以把撿到的東西塞到陰道和肛門裡,就能多帶點東西了。」隋萌聽了,隨即給醫生磕了一個頭,說道:「賤奴謝主人!」「好了,玩去吧。」說完,醫生就走了。隋萌跪在那裡,等醫生走遠了,才回過頭,向漆黑的垃圾堆里爬去。垃圾堆里崎嶇不平,隋萌磕磕絆絆的爬了幾十米就被磨破了膝蓋和手掌。隋萌有些氣憤,哼,臭垃圾,敢欺負我!隋萌順手抽起剛才劃了自己一下的一根不知道什麼東西,投向了漆黑的遠方。再隨手一抓,一根直徑五六公分,長十來厘米的東西被隋萌抓到了手裡。隋萌瞬間覺得自己的下體有點濕,然後她就把那根東西抵在了自己的陰道口,沾了點淫水,然後就塞進了已經有些鬆弛的陰道里。這麼輕易塞了進去,看來主人的藥見效了。隋萌心想道,隋萌一邊想手上也沒閒著,手裡的那根粗糙的東西在陰道里不停的抽插,沒一會兒,就把隋萌送到了高潮。下體得到滿足的隋萌,在地上回味了一會兒高潮的餘韻,便爬起身來,繼續向前爬行前進。不知道爬了多久,被涼嗖嗖的秋風吹的直打牙顫的隋萌覺得自己該找一個避風的地方。在黑暗中摸索的隋萌摸到了幾塊爛紙箱,冷的受不了的隋萌掀開潮濕的爛紙箱,就鑽了進去雖然還是很涼但是總比讓風吹著強多了。隋萌蜷縮在爛紙箱下面,抱著自己的肩膀,呼吸著帶著垃圾腐臭味的空氣,昏沉沉的睡去了。臨睡著隋萌還在想,白天我還在給學生們上課,幾個小時後就光著腚躺進了垃圾堆里,真是刺激啊。半夜,隋萌被凍醒了,不僅手腳冰涼,而且肚子也餓的厲害。蜷縮起來的隋萌也沒感覺到有多暖和,沒有了困意的隋萌從屁眼兒里摳出小手電,摸摸索索的爬出了自己的小窩。外面風更大了,帶著涼氣的秋風吹的隋萌雞皮疙瘩起了一身,但是空空的肚子催著隋萌繼續在諾大的垃圾場裡翻找。沒一會兒,隋萌就撿到了一袋較為完整的垃圾,打開垃圾袋,隋萌翻出了一些能用或者勉強能吃的東西。一個爛了一半的蘋果、一根蔫黃的黃瓜、一個空辣椒醬瓶子、一雙破了洞的襪子。隋萌沒兩口就把爛蘋果還能吃的部分吃進了肚子,蔫黃瓜塞進陰道裡帶走,然後往空辣椒醬瓶子裡撒了一泡尿,又把帶著辣味的尿趁熱喝回了肚子。肚裡有點兒東西的隋萌,先是把手裡的辣椒醬瓶子費力的塞進自己的陰道里,又把破襪子套在了腳上,然後繼續翻找垃圾。 book18.org

這一找就找到了天微微亮。略有收穫的隋萌,挺著大肚子,強忍著下體的腫脹感,往自己的爛紙箱小窩裡爬。爬了十分鐘左右,才爬了回來。隋萌小心的鑽進了自己的小窩裡,然後回過頭來小心的四處張望,發現四周沒人後,才放心的躺了下來。剛躺下,下體的肌肉一放鬆,「噗—」塞在陰道和屁眼兒里的東西就涌了出來。「哈哈。」覺得很好玩的隋萌不由得笑出了聲。隋萌連忙把自己的收獲清點一下:蔫黃瓜一根、空辣椒醬瓶子一個、快沒油的打火機一個、玻璃瓶的可樂半瓶、一把烤羊肉串的竹籤子、一根已經糠了的白蘿蔔。這裡面最讓隋萌滿意的就是那根大白蘿蔔了,雖然已經糠了,但是粗啊。隋萌極度不舍的把那根蔫黃瓜吃了,然後開始用那根白蘿蔔自慰。以前的隋萌可不敢把直徑得有十公分的東西往自己陰道里塞,現在嘛,沒有十公分隋萌還看不上呢。隋萌的陰道里塞著白蘿蔔,屁眼兒里塞著可樂瓶子,自慰了一上午。飢腸轆轆的隋萌又餓了一中午才痛下決心,給自己找點事兒做來轉移注意力,她打算做什麼呢?當然是清理一下自己的住處了。隋萌的小窩本來就是一處凹地,略微清理清理就是一個不錯的藏身處。清理完自己棲身的小窩,隋萌又冒險的從外面拖來一些亂七八糟的材料,於是一下午的時間,隋萌用一些木棍、紙箱、編織袋、塑料布給自己的小窩搭了一個頂棚。這個簡易的頂棚從外面看看就是一堆垃圾,而裡面卻別有洞天,通風口、觀察口、門口一應俱全,裡面地方不大卻正好夠隋萌睡覺,還有多餘的一點地方放隋萌撿回來的垃圾。因為陰天,所以天早早的就暗了下來。隋萌決定趁早出去揀點東西,尤其是吃的。 book18.org

隋萌把一塊破編織袋套在身上,然後拿著手電出了自己的小窩。雖然身上裹著編織袋,但是隋萌依然不敢站直了身子,所以她依然是爬著出的門。也許是下午搭建自己小窩的時候把運氣都用光了,出來了快半個小時的隋萌只撿到了一個飯店了裝蕃茄醬的小鐵桶外加幾根鐵絲,吃的是一點也沒撿到。眼看天馬上就要全黑了,到了晚上再撿垃圾就更不容易了,隋萌不由得有些著急。這個時候,隋萌看見了遠處似乎有一間簡易的房子。隋萌連忙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往房子那邊爬去。靠近了一些後,隋萌發現,那是一間用鐵皮和石棉瓦搭起來的房子,房子四周是一些擺放略微有序的垃圾,一個蒼老佝僂的身影正在房子邊塞忙碌著,是一個年老的拾荒者。隋萌見房子有主人,就斷了去搜尋一番的念頭,她轉過身來,往其他方向爬去。也許是看見了那個拾荒者的緣故,隋萌的運氣又回到了她身上,沒一會兒,隋萌就撿到了一袋發霉的饅頭。高興的隋萌把三個長了綠毛的饅頭全塞進了自己的陰道里,然後夾著下體往回爬,在回去的路上,隋萌又陸續撿到了一件破T恤、一雙破皮鞋、一兜廁紙、一瓶過期的礦泉水、一個破塑料盆。隋萌覺得自己的運氣這麼好一定是那個拾荒者帶給自己的,她決定,臨走前,一定要想辦法讓那個拾荒者打一炮,報答報答那個人。隋萌剛回到小窩外面就下起了雨,聽著外面綿綿的秋雨,隋萌覺得得大吃一頓犒勞犒勞自己。用木頭支成三腳架,下面是鐵絲吊著的小鐵桶,桶裡面倒進去一瓶礦泉水,掰碎兩個饅頭,還覺得不過癮的隋萌又解下小鐵桶,往裡面美美的拉了一泡屎調味。把鐵桶吊回去,在下面用衛生紙引火,然後是硬紙板、破碎的木柴。外面的秋雨越下越涼,隋萌把破T恤和破皮鞋都穿上,然後靠近了可憐的小火堆取著暖,可是身上還是很冷。凍的哆哆嗦嗦的隋萌決定自慰取暖,她脫下腳上的破皮鞋,用鞋尖在濕潤的陰道口蹭了蹭,就把兩隻破皮鞋插進了陰道里。然後隋萌跪坐起來,將之前撿到的大白蘿蔔倒著豎起,同時將屁眼兒對準了白蘿蔔的尖兒,她打算今天挑戰一下自己屁眼兒的極限。因為之前隋萌往小鐵桶里拉屎沒有擦屁股,所以白蘿蔔的尖兒很順利的塞進了屁眼兒里,然後她持續放鬆括約肌,緩慢的往下坐,一點點的把大半個白蘿蔔塞進了自己的屁眼兒。隋萌見白蘿蔔還有一點沒塞進去,她從廁紙里刨出來幾片用過的衛生巾,咬在嘴裡,然後下定決心,猛地坐在了地上。「噗—」的一聲,白蘿蔔順利的插進了隋萌的屁眼兒里,同時隋萌也悶哼一聲,疼暈了過去。 book18.org

等隋萌醒過來時,小鐵桶里已經冒泡了。隋萌摸了摸腫脹疼痛的下體,摸了一手血,原來,之前用白蘿蔔強插屁眼兒把自己的屁眼兒撐破了。隋萌毫不在意的在身上抹了抹,取出了嘴裡的衛生巾。經過長時間口水的浸泡,衛生巾上面的污漬已經被泡開了,隋萌連忙把衛生巾又塞回嘴裡,吸吮著上面的污漬。這個時候隋萌的手裡也沒閒著,她把三腳架上吊著的鐵桶取了下來,裡面的爛饅頭和大便已經熱了。隋萌把小鐵桶里的東西倒進破塑料盆里晾著,然後把塞進陰道里的一雙破皮鞋拽出來,塞進去,拽出來,塞進去,骯髒粗糙的鞋底摩擦著陰道里的嫩肉,沒幾分鐘隋萌就用破皮鞋把自己送上了高潮,可惜近一天沒吃沒喝的隋萌沒噴出尿來。自慰完了的隋萌丟掉破皮鞋,然後端過破塑料盆來,開始吃自己的晚飯:過期礦泉水煮爛饅頭加大便。濃郁的酸臭味兒讓隋萌都覺得自己很噁心,雖然有些後悔往裡面拉了一泡大便,但是飢餓依然驅使著隋萌把噁心的晚餐端到了自己嘴邊,而且嘰哩咕嚕的吃了起來。前兩口覺得噁心,但是吃了幾口以後就不覺得了,尤其是想到這個場景如果讓醫生那個傢伙看到,會不會把自己狠狠的蹂躪一番時,隋萌吃的就歡快了,「呼嚕呼嚕」的,仿佛是一隻母豬在吃食。吃飽喝足的隋萌,躺了下來,聽著外面的雨聲,睡了過去。 book18.org

半夜裡,隨著「嘩——」的一聲響,隋萌被冰冷的水澆醒了。原來是頂棚上的雨水積攢過多,壓塌了隋萌小窩的頂棚,冰冷的雨水澆了隋萌一身。被澆醒的隋萌掙扎著坐了起來,頂棚報廢了,而雨勢卻是更大。風雨之中無處安身的隋萌抱著肩膀瑟瑟發抖。就在隋萌覺得自己快要凍死的時候,她想到了一個去處:拾荒者的房子。在漆黑的夜裡,隋萌摸索到了自己的小手電,藉助微弱的光亮,向拾荒者的住處尋去。至於去了那裡會遭遇什麼,隋萌覺得大不了讓他白肏幾天,當幾天性奴也比凍死在垃圾場強。凍得哆哆嗦嗦的隋萌跌跌撞撞的在漆黑的垃圾場裡慢慢的邊走邊爬。她現在很後悔把那個蔫蘿蔔塞到自己的屁眼兒里,以至於她現在走兩步就疼的彎下腰爬一會兒。就這樣,隋萌在風雨中爬了不知道多久,才靠近了拾荒者的小屋。隋萌謹慎的在拾荒者的小屋和撿拾的垃圾轉了兩圈,確定沒有看門狗之類的東西後,才爬進了一間較小的石棉瓦搭建的小屋裡。狹窄的小屋裡,有一個大坑,坑邊還有一個小水桶。隋萌用手電照了照水桶,裡面有半桶髒水,隋萌又用手電照了照坑裡,只見有些坡度的坑底有一些排泄物,坑底還有一個人頭大的洞。這應該是拾荒者的廁所了。隋萌心想道。隋萌出了廁所,往另一間更大些的屋子摸去。隋萌在屋外聽了聽,聽見了裡面的呼嚕聲,隋萌便放下心來。她來到門前,輕輕的推開那扇快倒了的破門子,爬進了屋裡。隋萌用手電四下一照,屋子正沖門口擺著一張破舊的皮沙發和小茶几;屋子的左邊是一個小灶台和一個破餐桌,上面有些鍋碗瓢勺什麼的;屋子右邊就是拾荒者的床和一個破衣櫃。隋萌又冷又餓,她連忙爬到左邊的餐桌處,佝僂起身子,一陣翻動,緊著就是咀嚼和吞咽的聲音。把餐桌上能吃的東西都吃乾淨了以後,隋萌摸著飽起來的的肚子,滿意的打了個嗝。吃飽喝足的隋萌忽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畢竟是人家的食物,自己給人都吃了,也太說不過去了。隋萌想了想,離主人約定的日子還有四天,自己就在接下來的四天給這個拾荒者當四天性奴好了。大不了這四天裡自己只吃拾荒者的排泄物,再幫忙干點體力活,應該可以償還自己的罪惡了。再說了,被陌生人虐待玩弄,想想就刺激呢。隋萌在黑暗中摸索到了兩根繩子,她跪在拾荒者的床前,把自己的左手和左腳捆在了一起,又把右手和右腳捆在了一起,捆的時候做的是個死扣,保證自己無法掙脫的死扣,這樣一來,自己在接下來的四天會遭遇什麼就完全取決於躺在床上的拾荒者了。在床前的隋萌跪了一會兒,就覺得自己的小腹鑽心的疼,剛才著了涼,腹內洶湧的便意衝擊著自己的大腦,可是大便就是拉不出來。為什麼呢?因為她的屁眼兒里還塞著一個蔫兒了的大白蘿蔔呢。隋萌使勁的往外拉屁眼兒里的白蘿蔔,屁股眼子撐得生疼也拉不出來,努力了十分鐘左右依然沒有效果,隋萌只能放棄了努力,忍著劇痛等天明。 book18.org

外面的雨漸漸的小了,天也漸漸的亮了。跪的腿腳發麻的隋萌終於聽見了起床的聲音。隋萌連忙在床邊跪好,頭杵在地上,等待命運的發落。結果,那個床上的拾荒者,掀開被子,下了床,就往屋外走去。隋萌非常不解,她連忙抬頭看向正要出門的拾荒者。只見這個拾荒者兩手向前摸索著,打開了房門,走了出去。媽的。這個拾荒老頭兒居然是個瞎子!隋萌當場就傻掉了,她預想到可能會被強奸或者被殘酷的虐待,甚至被虐死也考慮過,她唯獨沒考慮過,這個拾荒者會是個瞎子。隋萌跪坐在地上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才好,就在隋萌還沒琢磨好接下來怎麼做時。那個拾荒老頭又摸摸索索的從外面回來了,他慢慢來到放食物的小餐桌前,打開存放食物的破舊容器,結果摸了個空。他又打開另一個容器,也是空的。這個時候,拾荒老頭不由得大罵道:「哪個不要臉的野狗!半夜偷吃了老子的飯!」被罵的隋萌跪在床邊,瞬間覺得無地自容,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好。拾荒老頭也越罵越來勁,髒話越來越多。而被罵的隋萌也覺得身體越來越熱,恨不得讓拾荒老頭狠狠打一頓,才能減輕自己的負罪感。隋萌想好好的自慰一下,釋放心頭的受虐感,奈何手腳綁在一起,心急的她,倒在地上,把下體挪向床腿,企圖通過摩擦下體緩解內心變態的慾望。拾荒老頭就在那裡罵,隋萌就在這邊用床腿摩擦下體,摩擦的有些爽的隋萌,情不自禁的叫出了聲。 book18.org

「嗯?誰在哪裡?」 book18.org

糟了,被發現了!隋萌心想道。「嗯,汪汪汪。」隋萌乾脆裝起小狗來。 book18.org

「媽的,偷了吃的還不跑,還在我這裡過起夜來,找打!」拾荒老頭大罵道。說完就摸起附近的一根火釺子,衝著隋萌發出聲音的地方走了過去。短短几步,碰翻了不少的鍋碗瓢勺,在稀里嘩啦的聲音中,棍子狠狠的落在了隋萌的乳房上。「啊—汪汪汪!」隋萌被打的非常痛,但是依然咬牙發出了狗叫聲。緊接著,又一棍子掄在了她的胳膊上。「嗚——」拾荒老頭卻是不依不饒,繼續往隋萌發出叫聲的方位狠狠打出了一棍。隋萌立即一滾,調整了姿勢,用肉最厚的屁股接了這一棍。「啪——」清脆的響聲,讓隋萌在肉疼的同時,也感到一絲放縱的暢快。平時都是學生犯錯了,老師打手心。誰能想到,在十一國慶節,自己竟然在垃圾場讓一個拾荒者打屁股打出快感來了。隋萌跪在拾荒老頭面前,高高的撅起屁股,以便老頭的棍子能打在自己屁股上。屁股挨了幾棍子以後,她又調整姿勢,讓後背和大腿也挨了幾棍子。這時隋萌有個大膽的想法,打屁股都這麼爽,那麼打屄呢?隋萌趁老頭揮棍的間歇,立即轉身躺在地上,腳撐地面,撇開雙腿,把腰往上一挺,把自己的下體送到了老頭揮棍的路徑上。「啪——」有點悶的打擊聲,但是隋萌卻是疼的差點暈過去。還沒回過神來,又是一棍子打在了隋萌下體的嫩肉上。「啪——」居然帶有水聲,隋萌居然被打出水兒來了。拾荒老頭又往隋萌的下體掄了兩棍子,帶水的打擊聲更加明顯。隋萌已經疼的暈了過去,拾荒老頭聽見水聲,以為已經把野狗打出血來了,也就不再打了,摸索著,坐到了破沙發上,自己嘆著氣,也不知道是累的還是因為隋萌吃了他的食物氣的。 book18.org

沒一會兒,遍體鱗傷的隋萌醒了過來。她的下體已經疼的沒有知覺了,她抬頭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嘆氣的老頭,心裡還是覺得有點歉疚。要不再讓人打一頓?不行,再打就快打死了,要不就幫老頭子干點活兒吧。就在隋萌想這些事情的時候,拾荒老頭摸索著出了門,不知道幹什麼去了。隋萌抓住機會,艱難的爬了起來,在床腿上磨斷了綁著自己手腳的繩子,扶著床站了起來。站起來的隋萌夾著下體,檢查著身上的傷勢,右側乳房被打的腫了起來,本來白皙的大奶子,此時紫的發亮,腫的老高,肉眼可見的變了形;後背和屁股看不見,但是隋萌也可以想像,肯定被打的亂七八糟了;大腿也被打紫了一大片,縱橫交錯的傷痕,火辣辣的疼。最後隋萌檢查了一下下體,下體腫的很明顯,大小陰唇都紅腫發亮,陰道里滲出的淫水還夾雜著一絲絲殷紅的鮮血。隋萌把手上的淫水抹到身上,挪動著,慢慢的走出了屋子。 book18.org

昨天晚上趁黑來的,所以沒看清楚拾荒老頭的小院,而現在,隋萌可以更直觀的看到拾荒老頭的小院子了。說是院子,可是根本沒有院牆,逼仄的場地,鐵器在一邊扔著,玻璃瓶子在一邊扔著,還有些紙箱之類的東西,蓋在塑料布下面,坑坑窪窪的地面到處都是積水。隋萌看到拾荒老頭背著一個破筐,拄著一根棍子一腳深一腳淺的走了出去,她不由得有些心酸,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她決定為拾荒老頭做點什麼。她不禁想起來當年上大學時去敬老院做義工的時候,掃院子、給老人洗身體、晾曬被褥等等。隋萌想了想決定先給拾荒老頭打掃一下院子。她從廁所里拎出裝水的桶,放到院裡的積水前,可是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合適的淘水工具。沒辦法,隋萌只能用手往水桶里捧水。捧了十幾下,隋萌就覺得很累了,怎麼辦呢?隋萌想到一個好主意,喝!隋萌趴到水坑邊上,把臉湊到渾濁的積水邊上,一咬牙,就把頭埋了下去。「咕咚、咕咚、咕咚……」隋萌一口氣把水坑裡的積水喝了個差不多才抬起了頭。隋萌還把坑底的泥捧了出來,抹到了自己身上,冰涼的泥抹到身上,尤其是傷口上,覺得涼颼颼的,可舒服了。緊接著,隋萌如法炮製,一連喝乾了院裡所有的髒水。喝完最後一坑水後,她覺得一股尿意襲來,她連忙把尿撒到了剛喝完的那個坑裡。當然了,隋萌不是那種隨地大小便的人,她強忍著肚子的腫脹,趴了下來,把剛剛尿進去的尿,又喝了回來,最後還把坑裡的混著尿的泥抓了出來抹在了自己臉上。隋萌用尿和泥,給自己敷完尿泥面膜後,她拿起院裡的一把破鐵杴,開始平整院子。從高地兒鏟土墊到坑裡,墊完後,隋萌又用自己光著的腳丫子上去踩結實。用了半個小時,隋萌終於把院子鋪平整了,她也累出了一身臭汗。她回到屋裡,又開始拾掇拾荒老頭的屋子。在收拾屋子的時候,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隋萌竟然在沙發底下搜出來半袋大米,米袋子上灰塵很厚了,想來是以前拾荒老頭放到這裡,然後忘了。不管怎麼說,這下老頭兒的食物算是有著落了。隋萌心想道。心情好起來的隋萌收拾屋子也快了起來,沒一會兒,拾荒老頭的屋子就收拾完了。隋萌雖然很累,但是她還是覺得很幸福,一個是自己在贖罪,另一個是因為她從床底下翻出來一堆臭鞋、破襪子、爛褲頭。這一下就如同戳中了隋萌的H點,她躺在地上,把幾雙破襪子塞到嘴裡,把爛褲頭套在頭上,將一雙臭鞋鞋口相對,鞋底沖外,扣到一起,再塞到自己的陰道里去。粗糙的鞋底和泥沙摩擦著隋萌陰道裡面的騷肉,襪子的酸咸混著口水咽進了肚子,內褲上的騷臭味兒充滿了鼻腔。此時此刻,隋萌內心裡那變態的慾望得到了片刻的滿足。 book18.org

自慰夠了的隋萌,把頭上的內褲套在了自己身上,陰道里的臭鞋沒有拿出來,嘴裡的襪子也是。她隨便套上一件拾荒老頭的破外衣,又拿了一個塑料編織袋,然後就出門了。她決定再去為老頭兒撿些用得上的或者值錢些的東西,來繼續為自己贖罪。只穿著內褲和外衣的隋萌並不擔心自己回吸引其他人注意,因為她之前在打掃院子時弄了一身的泥,臉上大部分皮膚還敷著尿泥面膜,烏青發亮的頭發現在也是粘著泥巴板結在一起,沒有什麼光澤,現在的隋萌跟一個拾荒者沒什麼太大區別了。如果硬要說有區別,那就是隋萌走路的姿勢很怪,兩條腿夾著走。為什麼呢?因為她的屁眼兒里還塞著一根大蘿蔔,陰道里還塞著一雙臭鞋呢。昨天剛下過雨,整個垃圾場一個人也沒有,只有隋萌自己漫無目的的挑挑撿撿著,就算是這樣,到了中午時,隋萌還是撿了將近一編織袋的東西:幾袋過期方便麵、塑料飲料瓶、玻璃瓶、鐵片兒等等。往回走的路上,隋萌還看到了一隻死狗,死了應該有兩天了,惡臭撲鼻,但是還是隋萌強忍著惡臭,從死狗的脖子上,取下來一個項圈加一段遛狗繩。隋萌當即就把還帶著腐臭味兒的項圈套在了自己脖子上,她已經想好接下來幾天自己的去處了,那就是給拾荒老頭當狗。隋萌當狗的行頭有了,可是拾荒老頭訓狗的傢伙還沒有呢。隋萌在附近轉了轉,又撿到一根破舊的墩布,她把墩布上的幾根破布條拽掉,就是一根上好的打狗棍。隋萌心想道:正好送給老頭兒,讓他天天拿這棍子打我,不對,是打狗。 book18.org

回到拾荒老頭的住處後,拾荒老頭還沒回來。隋萌放下東西,開始籌備。籌備什麼呢?當然是自己接下來幾天的住處了。隋萌從鐵器堆里找出來一塊合適的三角鐵,隋萌把這塊三角鐵砸進了屋前的土地里,就留一小部分在外面,這一小部分上著正好有個圓洞,隋萌打算到時候就把自己拴在這裡了。準備好了的隋萌又把自己想好的說辭重複了一遍,保證萬無一失,然後就是坐等老頭兒回來了。大概下午三四點,摔得渾身是泥的拾荒老頭回來了,他的框里只有幾個破酒瓶,飲料桶,食物更是一點沒有。老頭兒原本就蒼白的臉上,此時顯得更加灰敗,隋萌見狀更加狠自己了,她決定一會兒得讓老頭子狠狠地打自己這條貪吃的騷母狗才行。隋萌趕緊迎了上去,接過拾荒老頭手裡的筐,說道:「你就是在這裡住的老人吧,我們是XX大學的學生,今天參加社會實踐,看見你這裡我們就進來了,不好意思。」拾荒老頭聽了,趕緊說:「哎呀,不好意思的應該是我,這破磚爛瓦的還麻煩你們跑一趟。」隋萌見拾荒老頭信了,連忙道:「沒事沒事,我們參加社會實踐,幫助別人,我們也得到了鍛鍊嘛。我和同學們幫您把院子裡的坑墊了墊,屋裡也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您看還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嗎?」 book18.org

拾荒老頭這時候都有點感動了,他說道:「小姑娘,你們真是好人啊。我啊,前幾天摔了一跤,結果呢,眼睛就看不見了。再加上,昨天晚上屋裡溜進來一隻野狗,把我的飯都給偷吃了,氣的我呦。小姑娘啊,你們要是有能力,就給俺找口吃的,這一天了,俺還什麼都沒吃呢。」隋萌接腔道:「我們看見那隻狗了,被打的挺慘的,現在就在外面拴著呢。至於吃的,我們這裡就還有幾袋方便麵,還有半袋大米,本來就是為關愛孤寡老人帶的,就給您了。您在這裡坐著,我去煮一包方便麵,您先墊著點兒。」拾荒老頭趕緊道謝:「那就太麻煩你們了,謝謝謝謝。」隋萌連忙來到拾荒老頭的灶前,鑄鐵的小灶,下面填柴火,上面坐鍋。隋萌以前在老家見過這東西,勉強知道怎麼用,經過二十多分鐘的折騰,終於將煮好的方便麵端到了拾荒老頭的面前。煮好面的隋萌這時候自己也覺得十分飢餓了,她生生忍住給自己也煮一碗的慾望,趕忙跟拾荒老頭說道:「快五點了,我們該回去了,您慢慢吃啊。」拾荒老頭趕緊站了起來,說道:「那我送送你們。」隋萌說道:「您腿腳不好,也看不見,就別起來了。還有,那條狗我們給您栓門口了,讓她給您當只看門狗好啦。」拾荒老頭說道:「人吃的東西都沒有,還養狗,養不起啊,再說了,萬一這狗再咬我一口可咋辦呢,還是打死扔出去吧。」隋萌不由得冷汗都下來了,說道:「這狗不聽話,打幾頓就好了,我們拴得很結實,咬不了您。再說了,養狗有什麼養不起的,有吃的給她吃的,沒有吃的就讓她吃屎,狗改不了吃屎嘛。還有,這是一根很結實的木棍,這狗要是不聽話,您就用棍子敲她好了。」「那好吧,我就先留下這條狗吧。」「那行,我們走了,您趕緊吃飯吧,別送了。」說完,隋萌走出了屋子,而且帶上了門。隋萌悄悄地將耳朵貼在門上,聽見屋裡「吸溜吸溜」的吃面聲,才放下心來。她來到栓「狗」的樁子前,開始收拾自己。 book18.org

隋萌跪在地上,屁股蛋子緊緊的壓住腳後跟,然後用繩子把小腿和大腿使勁的綁在一起。緊接著她把脖子裡的遛狗繩捆在樁子上,最後又用兩根繩子把自己的胳膊也摺疊著綁了起來。這樣一來,隋萌就把自己綁成了一隻只能用胳膊肘和膝蓋著地的母狗了。說實話,胳膊肘和膝蓋在沒有墊護墊的情況下,直接著地會硌得很難受,但是隋萌覺得難受也值得,自己這是在贖罪。隋萌就這樣四肢著地「站」了很長的時間,也不見拾荒老頭出來,她覺得可能是拾荒老頭吃了飯睡覺去了,所以也不再「站」著了,而是躺在了地上。隋萌夾緊了自己的狗腿,來回摩擦著,體會著那雙臭鞋插在陰道裡面的充實感。就在這時,隋萌聽見了開門的聲音,拾荒老頭走了出來。隋萌一個骨碌,沒滾起來,於是又滾了一下,略微豐盈的身子才笨拙的爬了起來,她連忙叼起一邊的尿盆,笨笨的爬了幾步,把尿盆放到拾荒老頭腳邊,然後輕輕的「嗚嗚」兩聲,仿佛一隻母狗在討要食物。拾荒老頭蹲下來,摸到了尿盆,高興的說道:「你怎麼知道我要尿尿啊,這死狗還通人性。」拾荒老頭端著尿盆,往裡面尿了一泡騷黃的尿,放到了地上,隋萌連忙把臉埋進尿盆里,伸著舌頭「吸溜吸溜」的舔食裡面的尿。拾荒老頭哼了一聲,說道:「狗改不了吃屎。」說完,褪下褲子,往隋萌面前的空地上,拉了三四撅干硬的臭屎。拾荒老頭剛拉完提起褲子,餓了一天的隋萌就撲了上去,張大嘴就把一節大便叼進了嘴裡,一邊吃還一邊發出噁心的咀嚼聲。拾荒老頭聽見隋萌在吃自己的大便,非常的滿意,高高興興的回屋睡覺去了。隋萌則三口兩口吃掉了拾荒老頭拉下的大便,略微填補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吃完大便的隋萌覺得有點惡心,她趕忙來到拾荒老頭尿的尿這邊,喝了兩口又咸又騷的尿,漱漱嘴。說來也奇怪,隋萌對於吃屎沒有什麼好感,頂多就是在醫生的訓練下,不再反感而已,吃屎吃多了也會覺得噁心。但是隋萌對於喝尿是沒有什麼排斥心理的,甚至很期待喝到陌生人的各種口味的尿。就在隋萌在外面吃屎又喝尿的同時,屋裡的拾荒老頭也在大快朵頤。沒多長時間,拾荒老頭就吃的飽飽得了,吃飽了的拾荒老頭,覺得也有力氣了,他決定做點飯後運動。他摸到隋萌撿到的舊墩布棍子,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book18.org

隋萌見拾荒老頭拎著棍子走了出來,知道這是要拿她撒氣了。肚裡有了「食物」的隋萌也有力氣挨揍了。她趕忙輕聲的嗚鳴了幾聲,拾荒老頭聽著動靜就走了過來。隋萌也爬了兩步,到了拾荒老頭跟前。拾荒老頭順著隋萌的聲音,一腳就準確的踩到了隋萌的腦袋,隋萌連忙收攏前肢,上半身趴到地上,以臉著地,好讓拾荒老頭踩結實了。拾荒老頭高高的掄起木棍,狠狠地揮了下來。帶著風聲的木棍狠狠地落在了隋萌的屁股蛋子上。「啪!」「嗚嗚嗚……」吃痛的隋萌冷汗都下來了,但是撅著的屁股依然高高的撅著,準備迎接第二棍。「啪!」「啪!」「啪!」……拾荒老頭一連全力抽了隋萌的屁股十幾棍子,其中有兩棍更是準確的落在了隋萌的屁眼兒上,抽的隋萌的屁眼兒和下體一陣劇烈的收縮,一時間屁滾尿流。拾荒老頭上下抽了十幾棍子後,略微停歇,又開始左右抽打隋萌,就這樣,隋萌的大腿、小腿、腳丫子就遭了殃。隋萌能感覺得到,拾荒老頭這是使盡全力,在下死手,要一般的狗這麼個打法早打死了,但是隋萌可不是一般的狗。縱是如此,被打了二十多棍子的隋萌也覺得吃不消了,別忘了,在早上的時候,隋萌還挨了一頓棍子呢。拾荒老頭一連揮了二十多下棍子,也覺得有些累了,於是就放過了隋萌,拎著棍子回屋裡去了。遍體鱗傷的隋萌,忍著渾身的疼痛,慢慢的躺在地上,一動也不想動。天黑了下來,因為昨天下了雨,所以今天晚上的蚊蟲特別多,沒一會兒,隋萌就被蚊子咬了好幾個包,癢的難受的隋萌手腳捆著,想撓也撓不了,只能在地上扭來扭去,可這樣並沒有減輕癢的感覺,倒是因為扭動牽連了傷處,讓身體更加疼痛了。隋萌現在心裡有些後悔了,本想著,來這裡玩一玩,大不了當幾天性奴。沒想到,陰差陽錯當了母狗,更可怕的是,現在自己有被打死的危險。就在隋萌趴在地上後悔時,一道巨大的閃電劃破夜空,照亮了小院。「轟隆……」停了一天的雨,又下了起來。啪啪的雨點打在隋萌身上,驅散了圍攻她的蚊子,冰涼的小雨點也緩解緩解了她身上的痛和癢。隋萌用身上不多的力氣,勉強爬到了屋檐下,沒多長時間,雨就下大了。這雨一下就淅淅瀝瀝下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晚上才停。期間,拾荒老頭就出來了一次,撒了泡尿,而且也沒有毆打隋萌。有時候這人啊,就是賤。雖然隋萌在外面凍了一天一夜,但是好歹也沒挨揍,身體得到了極大的恢復,可是隋萌卻覺得十分無聊。下體雖然還塞著一雙臭鞋(這是一雙破舊的皮鞋,已經在隋萌的陰道里泡了一天多,泡脹了),但是隋萌卻依然有一種瘙癢難耐感覺,恨不得讓拾荒老頭出來,用棍子狠狠地抽自己下體一頓。巧的是,拾荒老頭也是這麼想的。隋萌抬頭一看,就看見拾荒老頭拎著木棍走了過來…… book18.org

醫生把隋萌帶回家時,隋萌全身上下已經一塊兒好地方都沒有了,不是青一塊紫一塊就是皮開肉綻,鮮血淋漓。皮外傷經過醫生處理一天就好了,可是隋萌的陰道感染非常嚴重,屁眼兒也受了很嚴重的創傷。這些傷病就算是神通廣大的醫生也用了五六天才治好。醫生治好治好隋萌以後,對隋萌完成任務的情況十分滿意,所以他給隋萌布置了一項長期任務。每個周六日休息時,都要去垃圾場去慰問拾荒老頭。慰問形式包括但不限於:去拾荒老頭的廁所里清理廁所;讓拾荒老頭虐打一頓;給拾荒老頭舔腳;和拾荒老頭性交;在拾荒老頭面前表演自慰並且高潮………如此一來,連續做完二十次任務,醫生就幫助拾荒老頭恢復視力。於是,每到周五晚上的深夜,就會有一道人影悄悄地潛入到拾荒老頭的屋裡,趁他睡覺時,給他舔腳。舔完以後,就去廁所,跳進糞坑裡,給拾荒老頭充當肉便器,吃兩天屎以後,在周末晚上,趁夜撤離。由於隋萌的超常發揮,十周以後,拾荒老頭就恢復了視力。只是,自此再也沒有一隻叫隋萌的性奴給拾荒老頭舔腳了,再也沒有一隻叫隋萌的肉便器吃拾荒老頭的屎喝拾荒老頭的尿了,再也沒有一隻叫隋萌的賤狗讓拾荒老頭隨便虐打了。 …… book18.org

第四章:愛之屋 book18.org

為了滿足醫生和隋萌越來越旺盛施虐 /被虐的需求,兩人一致決定從學校宿舍搬出來住。經過幾天的尋找,兩人找到了一處獨門獨戶的院落,醫生背著隋萌把這處院落以不低的價格購買了下來,打算做為一個長期的據點使用,並且起了「愛之屋」這麼個惡俗的名字。「愛之屋」的院子不大,三間屋子,北屋除了客廳就是兩間套屋,一間當做臥室,一間當成醫生的書房兼實驗室。西屋是廚房,東屋本是儲藏室,醫生把它改造成了隋萌的調教室,各種工具,吊環,滑輪組應有盡有。院子裡醫生也做了改造,豎起了一根鵝蛋粗的棍子和一個一米的方坑,並且加裝了一套小型門吊裝置,用來進行隋萌的室外調教。總之從買下來,到改造完成,醫生忙乎了大半個月的時間才正式帶著隋萌入住。家具什麼的都是新購的,所以搬家什麼的很簡單,把生活用品和隋萌收集的亂七八糟的東西一打包裝到一個巨大箱子裡,扔上後車斗完事兒。到了新家後,醫生收拾完東西,最後把後車斗上的大箱子扔到了院裡,搬家就完成了,至於隋萌嘛…… book18.org

拾掇妥當東西的醫生趿拉著個涼拖鞋,搬了個小板凳,來到了罩著黑布的大箱子前,揭開黑布,露出了裡面的鐵籠子。隋萌穿著一件白色碎花連衣裙,蜷縮在籠子裡面。醫生打開了籠子的一面,說道:「到站了,累死了,快來幫我放鬆放鬆腳。」醫生邊說邊把腳從拖鞋裡抽出來,腳趾縫和指甲縫裡都是泥,一看就是多天沒洗腳的結果。只見醫生把腳伸進了籠子裡踢了下隋萌,隋萌艱難的轉過身來,如獲至寶般,雙手抱住醫生的腳就開始舔。隋萌伸出舌頭從醫生的大腳趾開始一根一根的吮吸,等到五根腳趾都被吮吸乾淨,包括指甲縫裡的泥也被隋萌摳出來吃進肚裡後,隋萌就開始舔腳背,用舌尖先掃一遍,然後張開自己的嘴猛親,腳背清理完就開始舔腳底,骯髒的腳底隋萌舔的是有滋有味。舔完右腳舔左腳,醫生抽出自己的腳看了看,說道:「小萌萌你舔的可真乾淨啊,把屁股撅過來,獎勵你一下。」只見隋萌聽見醫生說話後又艱難的轉過身,背對著醫生,掀開自己的連衣裙,露出白花花的大屁股,雙手儘可能的掰開自己的屁股,露出下體來。突然「啪!」的一聲響了起來,只看見醫生打開了籠子門,拿著自己髒兮兮的拖鞋對著隋萌的屁股左右開弓一頓猛抽,一下比一下狠,「啪啪」聲不絕於耳,隨著拖鞋的每一次擊打,隋萌的臀肉就會掀起一陣臀浪,「啊啊啊」雖然叫的悽慘,但是隋萌的面部表情非常享受的樣子。醫生打了五分鐘打累了,坐在小凳子上休息,再看隋萌的大屁股,已經是紅的發紫了。 book18.org

在得到醫生允許後,隋萌才爬出了籠子,然後在醫生的帶領下,狗爬著參觀「愛之屋」。「院子裡這個坑剛好夠你蹲進去的,到下雨下雪的時候把你往坑裡一關,嘿嘿。這根棍子嘛,可以把你插在上面。」聽到這裡,隋萌一臉驚愕,醫生連忙解釋道:「不是插死你的那種,看見這個起吊裝置了沒,到時候把你吊在上面,然後往棍子上一插。還有這邊……」醫生把隋萌引到調教室,隋萌一進屋就看見正中間擺著一把鐵椅子,和醫院裡婦科的檢查椅很像,然後醫生開始獻寶似的給隋萌看牆上、架子上的各種工具。隋萌一眼看過去:項圈、鋼針、手銬、腳鐐、木棍、皮鞭、肛鉤、擴陰器、灌腸針筒、繩子、蠟燭、電擊器……看到這些的隋萌不由得咽了口口水,看來自己接下來有的享受的了。參觀完新家以後,隋萌為醫生和自己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飯,來慶賀兩人喬遷新居。當天晚上,隋萌在床上無比的主動,都險些令醫生吃不消。就這樣,嶄新的生活開始了。 book18.org

這天下午,隋萌下班回來,關好院門,一邊解著襯衫的扣子,一邊往屋裡走。來到屋裡後,正好把襯衣脫下來。隋萌把包和衣服掛在衣架上,又脫下了裙子,然後打開了醫生書房的門。醫生坐在實驗桌的前面,調配著試劑,見隋萌只穿著內衣就進來了,說道:「你先去做飯,我這邊快配好藥了。」隋萌出了醫生書房的門,把內褲和胸罩也脫掉了,但是屁眼兒里的肛塞卻差點掉出來,她趕忙往裡塞了塞,塞好以後就做飯去了。隋萌這邊做好飯,醫生那邊也配好試劑了。 book18.org

「來,小萌萌,給你看點好東西。」 book18.org

「什麼東西?」 book18.org

「新藥,可以改變你的味蕾。你不是抱怨屎尿什麼的不好吃嗎,用了這個你以後吃屎都是好吃的。」 book18.org

「我的天啊,這個怎麼用。」 book18.org

「倒嘴裡,含一會兒就行。」 book18.org

隋萌接過醫生手裡的粉紅色試劑,倒進嘴裡,含了沒一會兒,試劑就被吸收了。 book18.org

「來試試效果,跳進去。」醫生把隋萌帶到了院子裡的坑邊。 book18.org

隋萌跳進了坑裡,蹲了下來,醫生脫下褲子蹲在坑邊,開始拉大便。隋萌就正衝著醫生的屁股等著。「噗——」一聲屁響,緊接著噴涌而出的大便就落在了隋萌的臉上。在其他人看來臭烘烘的大便,隋萌卻一點兒也沒有覺得噁心,她用手快速的往自己嘴裡填著醫生的大便,還口齒不清的哼哼著:「唔……果然……不覺得臭了。」 book18.org

隋萌呼哧呼哧的吃著自己的晚飯,而醫生拉完以後就擦屁股進屋吃飯去了,也沒再看隋萌。吃完自己臉上的大便後,又在坑裡自己拉了一泡屎,就在她把自己的屎也吃完了以後,醫生站在坑邊,給隋萌說:「周六日我得出去一趟,我會把你鎖在這個坑裡,還有如果沒吃飽,你就把你右手邊的那個閥門擰開,那裡的管子我已經把它接到整個胡同的衛生間下水道了,想吃多少大便都有。」隋萌擰了擰那個閥門,果然旁邊的管子就開始流出深褐色的糞汁,隨著隋萌把閥門越擰越大,開始有一些固體的大便流了出來。這時候整個院子都開始瀰漫臭味兒了。醫生取過一個四四方方的蓋子,蓋在了隋萌蹲著的這個坑上,隋萌就這樣被醫生關進了坑裡。坑裡的黑乎乎的,一點光也沒有,隋萌把臉湊到管子邊上,張大嘴巴,管子裡流出來是糞汁就喝糞汁,管子裡流出來是大便就吃大便,呼嚕呼嚕的跟母豬一樣吃了十幾分鐘,把肚皮撐得滾圓,才停下。雖然隋萌已經吃不下了,都是她卻沒有關閥門,任由管子裡繼續往外流著屎尿,流到坑裡,漸漸地淹沒了她的腳踝。管子裡的屎尿直到深夜才不再往外流,隋萌關掉閥門,蜷縮在這個一米多見方的坑裡,泡在屎尿中漸漸地睡了過去。 book18.org

就在隋萌迷迷糊糊睡覺的時候,外面傳來「轟隆——轟隆」的雷聲,沒過多長時間,雨就噼里啪啦的下了起來。夏天的雨下得又快又急,嘩嘩的大雨如同雨幕籠罩在整個城市上空。隋萌只能蹲在黑乎乎臭烘烘的坑裡,只能聽見雨不停的打在頭頂的蓋子上,只能感受到從縫隙里不停湧入的雨水。因為蓋子和隋萌所在的坑的縫隙不小,所以半夜的時候,坑裡的積水就把隋萌嗆醒了。醒來的隋萌發現坑裡的積水已經沒過脖子了,她連忙推了推頭頂的蓋子,發現根本推不動。這時坑裡的水位越來越高,快被淹死的隋萌一咬牙,決定:喝。隋萌張大嘴,「咕咚咕咚」大口的喝著渾濁的積水,裡面還有晚上流進坑裡的屎尿,可是她那點可憐的肚量,即使已經喝得肚子滾圓,水位也沒下去多少。值得慶幸的是,天亮以後雨就已經不怎麼下了,所以隋萌現在沒生命危險了。當然了,這個時候坑裡的隋萌並不知道雨停了,她還在忍著噁心,喝著坑裡的髒水。隋萌好不容易把積水從脖子喝到鎖骨位置,把肚子撐了個又大又圓,結果肚子一陣絞痛,一個屁在水裡炸出了「咕咚」的聲音,下體一陣溫熱,連屎帶尿又都飄了上來。眼看著又快沒過自己的下巴,隋萌沒辦法,繼續喝,繼續吃……等星期天下午醫生從外面回來,打開坑上面的蓋子後,泡在糞水裡的隋萌把醫生都噁心到了。醫生先是排掉坑裡的糞湯,然後用水管狠狠地沖了隋萌半個小時才讓她上來。上來以後,隋萌又被醫生按著往屁眼兒里灌水,狠狠地灌了七八次腸,直到隋萌被灌虛脫才被放過。 book18.org

寒來暑往,沒多長時間,兩人搬來愛之屋已經半年了。隋萌和醫生之間也將迎來更深的羈絆。這一天,隋萌正蹲在院子裡的坑裡,她在等,等套套里醫生的大便凍硬。醫生因為要回實驗室拿藥,所以給隋萌留下了自虐任務:用凍硬的大便自慰,等到把大便用軟,然後吃掉。隋萌就是在完成這個任務,不過她覺得在外面和醫生的大便一起挨凍顯得更有誠意,所以她也蹲到了坑裡。等到隋萌凍得渾身快要失去知覺的時候,她捏了捏套套里的大便終於凍硬了。迫不及待的隋萌連忙把大便外面的套套剝掉,把冰涼的大便抵在了同樣冰涼的陰道口上。「噗嘰」一聲,刺骨的冰涼和讓人打寒戰的快感襲來,讓隋萌不由得打了個哆嗦。本著摩擦生熱的原則,隋萌用凍得發紫的手拿著二十幾公分的大便自慰棒使勁的在陰道里鼓搗。沒多長時間,隋萌就用醫生的大便把自己送上了高潮。將自己體內唯一一點熱尿呲到手上以後,隋萌手裡的大便總算軟了一些,當然代價不是沒有,現在她的陰道里流出來的已經不是淫水,而是屎湯兒了。隋萌把大便放嘴裡咬了咬,大便的外殼已經在陰道里暖化了,但是裡面還跟冰一樣硬。隋萌把大便含進嘴裡,如同嘬冰棍一樣,發出了「吱吱」的聲音。大便的外殼在隋萌賣力的嘬弄下,很快就化成屎湯兒流進了隋萌的肚子,可是內芯兒還很硬。怎麼辦呢,隋萌決定讓這些大便再回爐重溫一下,當然這個回爐不是回隋萌的陰道,而是她的屁眼兒。將二十公分長的冰涼大屎橛子插到屁眼兒里,對於現在的隋萌沒太大的難度了,最難受的就是太涼,就像一把匕首狠狠地插到了隋萌的屁眼兒里,涼中帶疼,但是卻又滿足了隋萌變態的自虐慾望。凍得打哆嗦的隋萌把坑的蓋子蓋到了頭頂上,以此來保溫,獲得了些許暖意的隋萌很快就陷入了沉睡。如果是普通人,光著屁股在冰天雪地里睡著,恐怕早就凍死了,但是隋萌在醫生潛移默化的改造下,體質比其他人好了不是一星半點兒,寒冷和酷熱會讓隋萌難受無比,但是卻不會要了她的命。 book18.org

隋萌光著屁股在坑裡睡覺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哪怕是冰天雪地的情況下,所以沒多長時間她就醒了。醒來的隋萌覺得屁股底下涼涼的,伸手一摸,黏黏糊糊的,再聞聞,舔舔,終於確認了,那是她塞進屁眼兒里的大便。重新化成稀屎的大便在隋萌睡著的情況下,從她的屁眼兒里流了出來,一部分粘在她屁眼兒周圍,一部分流到坑裡,凍在了坑底。隨著隋萌一起身,「嘩啦嘩啦」碎了一地。有些累的隋萌,草率的把屁股上、坑底的大便收拾了一下,填進嘴裡,然後打開頂蓋,爬出坑,爬進了調教室。調教室里有一個大水箱,水箱裡存著醫生和隋萌從各處搜集的尿液,包括但不僅限於人尿、狗尿、馬尿、豬尿等等。這個大水箱不僅大到可以裝下隋萌,還有加熱功能,是平時醫生對隋萌進行尿液窒息調教、高溫液體汆燙調教等等項目的設備,隋萌有時還會用它洗澡。隋萌打開了加熱電源,沒五分鐘,大水箱裡的尿液就開始冒熱氣了,當然熱氣是帶著騷臭味兒的。隋萌鑽進水箱裡,完完全全的沉浸在溫熱的尿液里,皮膚覺得針扎似的疼,但是她的體溫也在漸漸恢復正常。在尿里憋了一會兒氣的隋萌露出了腦袋,倚在水箱的一邊,享受著難得的清閒和自在。要是沒有這滿屋子的臭味兒,再來一杯紅酒就更好了。隋萌想了想,隨即又笑了,怎麼可能,自己現在這身賤肉只配聽從醫生的操縱,被不停的玩弄,直到厭倦或者被玩壞,然後被遺棄到某個乞丐窩或者被殘酷的虐殺供人取樂。隋萌也許有一絲委屈,但她並沒有覺得不公平,覺得別的女人能泡著澡喝著紅酒,而自己只能在尿里泡著。因為這是她自己選擇的路,雖然骯髒變態,但是自己內心的慾望也得到了極致的滿足。 book18.org

天漸漸黑了,雪又下了起來,泡在尿液里的隋萌被電話聲吵醒了,是醫生的電話。 book18.org

「小萌萌,雪太大了,今天晚上我回不去了。」 book18.org

「那真是太可惜了,主人,人家都洗乾淨等你回來了。」 book18.org

「嘿嘿,我早就料到你會這麼說,今天晚上的任務我已經壓在茶几的水杯下面了,祝你玩得愉快,完成後有獎勵哦。」 book18.org

「是嗎,謝謝主人!愛你,麼麼噠。」 book18.org

隋萌掛斷電話後,來到正廳的茶几旁,摸出紙條,只見上面寫著:凌晨一點,路燈滅後,裸奔到馬路盡頭的公園。在健身器材處,做10個引體向上、20個仰臥起坐,然後到公園裡的人工河中從南遊到北,在公園北頭公廁的最靠里的坑位里,找到一把鑰匙,這把鑰匙可以打開調教室的4號櫃,裡面的東西就是你今天晚上任務的獎勵。隋萌估算了一下,大冬天裸奔一公里去公園,再做運動、冬泳……真是忙碌的一晚上啊。 book18.org

雪還在下,凌晨一點的夜真是黑的什麼都看不見,只有地上的雪在隱隱的反著點光。隋萌不出意外的光著屁股出了門,到了街上,冷風和著小雪粒打的隋萌兩個奶頭疼。辨別好方向,隋萌開始在街上大步的走了起來。雪很深,到了隋萌小腿肚子的位置,這樣的雪跑是跑不起來的,只能走了。走著走著,隋萌就覺得有些無聊了。這除了凍得全身發紫,腳丫子失去知覺外也沒什麼挑戰性嘛。隋萌想到。不如跪著走一回兒。說做就做,隋萌跪倒在地,用膝蓋趟雪而行,雪時不時和下體接觸一下,冷颼颼的,又挺有意思。就這樣膝行了兩百來米,隋萌的膝蓋也沒有知覺了,其實這時她的膝蓋已經磨破了。這才走了一半就沒意思了,我一定要選一個有挑戰性的走路方式。隋萌想來想去,覺得用滾的應該不錯。只見隋萌坐到地上,屈膝在胸前,雙手摟著膝蓋,就這樣開始在馬路上歪歪扭扭的滾來滾去。「啊,痛。」這是撞在馬路牙子上了。「嘭,嘩——」這是撞樹上了。隋萌滾著滾著就滾到了自行車道上,然後一頭撞到了自行車道和機動車道之間的鐵柵欄上。隋萌看著鐵柵欄突發奇想,她站起來,一條腿跨過鐵柵欄,發現自己踮著腳尖真好能跨著這個柵欄走,如果整個腳掌著地,那她的下體就要硌在鐵柵欄的尖邊上,十分的疼。終於發現有意思的走路方式了,隋萌踮著腳尖,跨著鐵柵欄開始走路,沒走幾步失去知覺的腳丫子就沒什麼支撐力了,隋萌的下體就狠狠的硌在了鐵柵欄上。這還不算,鐵柵欄每隔幾米都會有一個突出的部分,這個突出的部分也是鐵質的,而且還是個四稜錐體,每次過這個地方的時候,哪怕踮著腳尖,那個突出的四稜錐也會在隋萌的大陰唇或者小陰唇上留下一個帶血的劃痕。就這樣又走了一陣子,隋萌的下體被劃得鮮血淋漓,而總是踮著腳尖走路隋萌的腳指頭都要凍掉了,體力也漸漸的不支。氣急敗壞的隋萌乾脆也不走路了,直接把自己的下體往死里虐,讓下體直接硌在鐵柵欄上,兩隻腳在地上划著走,從腳尖在地上受力,變成下體在鐵柵欄上受力。遇到有突出的錐體部分,隋萌就跳一下,跳過去就算了,沒跳過去,把下體扎爛了,那就回頭讓醫生給自己治。不過隋萌的體力保持的還不錯,這些障礙基本上都沒難倒隋萌。一公里的距離,隋萌用了40分鐘就「走」完了,任務中的公園近在眼前了。 book18.org

來到公園後,隋萌先是坐到涼亭底下歇了一會兒,同時檢查自己身上的情況。腳指頭失去知覺而且烏紫發黑,其中左腳的大腳趾指甲蓋掉了,但是隋萌一點也沒有感覺疼。膝蓋也成了紫黑色的,上面還有許多紅色的冰碴,那是血流出來後迅速結晶凍上了。下體也很慘,一道道帶血的劃痕分布在大小陰唇上,左邊的小陰唇幾乎快被撕扯下來了,陰道口外露著,還不時滴下帶血的淫水。檢查完身體的隋萌出了涼亭,來到了健身器材處,她打算從最近的鐵床開始,先做仰臥起坐。做20個仰臥起坐沒什麼難度,也沒出意外,到了做引體向上時,又出事兒了。隋萌來到做引體向上的單槓下,輕輕一跳就抓住了單槓,然後開始用力的做引體向上,一連做了七個,第八個的時候已經做不動了,但是強忍著又做了兩個,等第十個做完,她已經沒有力氣了,手一松,一屁股墩到了地上,「嘭」一聲摔得隋萌疼的想哭。更關鍵的是,隋萌剛才抓著單槓做引體向上時,她的手已經凍在了單槓上,這一掉下來不要緊,把手心和手指頭上的皮也給狠狠撕了下來。粉紅的肉暴露在空氣中,小血珠從手的不同地方冒了出來,疼痛讓隋萌失去了理智,她把兩隻手背到後面去,掌心相對,緊緊的按在了一起,她要把兩隻手後背著凍在一起。因為後背著雙手,所以隋萌從地上起來的時候就費了點勁。好不容易從地上起來以後,她又開始踩著雪往人工河走去。公園裡的人工河冬天也有一米五左右的水深,隋萌覺得一會兒游泳的時候可能要吃些苦頭了。心裡正策划著方案的隋萌到了河邊一看,得了,白策劃了,因為河水凍上了。隋萌坐在河沿上,探著腿踩了踩冰面,很結實,於是她就來到了冰面上。走了幾步後,隋萌發現除了有些滑以外毫無挑戰性,思維一動,於是她有了個主意。 book18.org

只見隋萌猛地跑了兩步,然後身體往前一趴。「嘭——」臉和胸先著了地,隋萌的鼻子也磕破了,嘴唇也磕破了,本來就凍得沒有知覺的乳頭也差點在冰上磨掉了。帶著血跡滑行了幾米以後,隋萌停了下來。於是她掙扎著爬起來,又是一個衝刺,然後輕輕一跳,來了一次屁股著地。因為是故意往冰上墩,而且還跳了一下,所以隋萌這一下摔得非常疼。「啪嘰」一聲,屁股上的肥肉都差點摔成碎肉,就連隋萌身下的冰面都被這一下墩出裂痕來了。隋萌趴在冰面上緩了一會兒,才好受些。等她緩過勁來以後,又繼續她的「滑冰」了。在快滑到人工河北頭的時候,隋萌隱約看到河中間立著一根棍子,隋萌湊到近前發現這是河裡標高水深的杆子,鐵質的,有十公分左右的直徑。也許,可以來一場肉屄與鐵棍的較量,隋萌心想道。她來到距離標高杆七八米的地方,開始助跑,起跳,空中轉身,摔趴在冰面上,腳方向向著標高杆滑行,然後隋萌叉開雙腿,把下體迎向標高杆。最後的距離轉瞬即到,隋萌的下體狠狠地撞在了鐵質的標高杆上。「啊——」隋萌一聲慘叫,在疼的同時,她也產生了快感,肉屄和鐵棍的較量,肯定是肉屄吃虧了,隋萌下體讓鐵柵欄劃破的傷口本來都凍上了,現在這一撞又都崩開了,疼的隋萌想夾緊雙腿,奈何標高杆還夾在雙腿之間,於是隋萌只能退而求其次,夾緊冰涼的標高杆意圖緩解疼痛。過了好一會兒,隋萌才覺得下體沒有疼痛感了,於是她扭著屁股想屈腿跪起來。試了一次沒起來,試了兩次沒起來,試了好幾次都沒起來後,隋萌才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原來她的下體混合著血、尿、淫水,已經凍在了標高杆上了。臥在冰面上,凍得哆哆嗦嗦的隋萌終於下定決心了。與其這樣凍死在這裡,還不如狠下心來,大不了把自己下體的幾兩肉扯下來。想著可能會把自己的陰道甚至子宮給扯出來,隋萌也不覺得害怕了,甚至還有些期待子宮掛在外面晃蕩的情景。要是能把腸子也扯出來就更好了,隋萌心想道。打定主意的隋萌,蜷起左腿,腳丫子鉤在標高杆的另一側,然後左腿猛地一蹬標高杆,靠著蹬腿的力量,一下子就把凍在標高杆上的下體扯了下來。「啊——」隋萌縱然有所準備,但是撕扯下體血肉的疼痛還是讓她叫了出來。疼痛的感覺過去以後,隋萌感到自己的下體熱乎乎的,似乎有高潮的跡象。為了避免再次被凍到標高杆上,隋萌沒敢耽誤,連忙爬離了標高杆。下體離開標高杆以後,隋萌便跪伏在地上,湊著月光看向之前自己下體凍住的地方,只見一塊褐色的肉還緊緊地貼在上面。隋萌仔細認了認,才知道,自己的小陰唇被扯了下來。在此付出巨大的代價後,隋萌也不敢在這裡再耽誤時間了,她爬起來,沿著河道繼續向前走去。 book18.org

遍體鱗傷的隋萌在冰涼刺骨的冰面上走了有一會兒,終於見到了河道的盡頭。等她背著手,忍著疼笨拙的爬上河岸後,公園的公廁就近在眼前了。頂開門後,隋萌很自然的走到了男廁那邊。找到最裡面的坑位,費力的拉開隔間門,果然不出隋萌所料,便池裡果然有一大坨大便。深知醫生套路的隋萌知道,這鑰匙肯定就在大便里,而醫生的意思肯定就是讓自己吃掉大便找出鑰匙。隋萌跪在便池前,撅起屁股,把腦袋埋在了便池裡,臉湊到大便前面。不知道拉了多長時間的大便已經沒什麼臭味了,但是隋萌通過顏色判斷,這灘大便的主人肯定已經便秘多時了,味道肯定非常的刺激。隋萌張大嘴巴,一口咬在了大便上面。堅硬的外殼裡面包裹著稀軟的糞便,臭的噁心人的大便在隋萌臭嘴的咀嚼下,居然讓她產生了外焦里嫩的感覺。感覺到嘴裡的大便中沒有鑰匙,隋萌就咽下了嘴裡嚼碎的大便,然後趴下來,又咬一大口。就這樣,隋萌一口一口的吃乾淨了便池裡的大便,就連便池底部粘黏的大便都讓她舔的乾乾淨淨,但是,就是沒有找到隋萌期待的鑰匙。怎麼回事呢,難道是我吃的太快了,咽下去了?隋萌心想道。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隋萌決定把吃下去的大便再吐出來,好好檢查一下。隋萌來到小便池那裡,看了看,發現小便池的地漏有細密的鐵絲網罩著,很適合用來篩選自己肚子裡的大便。於是隋萌趴在小便池的邊上,用冰涼堅硬的瓷磚邊緣反覆的硌自己的肚子,尤其是胃部。把肚子都硌紅了,隋萌才開始有些許嘔吐的感覺。「嘔——嘩——嘔——嘩——」隨著隋萌把肚子裡的大便嘔吐到小便池裡,惡臭也充斥著整個男廁。因為隋萌嘔吐的動靜,激活了公廁里的聲控燈,所以隋萌也得以仔細的觀察自己的嘔吐物,只見稀稀拉拉的大便流淌在小便池裡,黃褐色的糞湯兒噴濺的到處都是。不明真相的人肯定以為這是誰缺德,拉稀拉到小便池子裡了,要不是親眼所見肯定不敢相信,這一切是這隻名叫隋萌的缺德母狗,嘴裡噴糞,吐出來的。仔細觀察過後,隋萌確定,自己吃的這一堆大便里確實沒有她要找的鑰匙。不甘心的隋萌,又爬到那個最裡面的坑位里,把頭伸進廁紙簍里,把原本就不多的廁紙用嘴叼了出來,挨個檢查,也沒有找到鑰匙。此時的隋萌一臉懵逼,滿嘴滿臉的大便,還粘著一張廁紙,看起來有些搞笑的同時,還特別想把她踩在腳下凌虐一番。琢磨了半天的隋萌想到了另一種可能,那就是,鑰匙在女廁。隋萌連忙爬起來,跑到女廁那邊,打開最裡面的坑位,抬頭就看見一個裝滿液體的保險套,掛在衣帽鉤上,保險套裡面裝著隋萌求之不得的鑰匙。此時的隋萌有一種扇自己一巴掌的衝動,白吃一坑大便不說,還浪費了這麼長時間,真該死。隋萌連忙咬住保險套的末端,打算咬破保險套,喝掉裡面的液體,然後取出裡面的鑰匙。就在隋萌含住保險套準備咬破時,她又有了新的想法。她決定要懲罰自己的愚蠢,至於懲罰方式就是把這間公廁用嘴好好清理一遍。 book18.org

隋萌先回到男廁,她要先解決自己的錯誤。什麼錯誤呢?當然是小便池裡自己吐出來的大便了。回到小便池的隋萌,跪倒在便池邊上,把臉探進去,用嘴吸了吸自己吐出來的大便。大便雖然涼了,但是流動性還在,很容易吸進嘴裡。沒多長時間隋萌就把流的滿小便池都是的大便吸回了肚裡,另外她還把小便池裡里外外好好的舔了一遍。細心的隋萌還用門牙,把自己能夠得著的地方好好啃了一遍,啃什麼呢,小便池裡的積年尿垢。最後,上面還用嘴把地漏過濾網上的垃圾,比如:菸頭、衛生紙、口香糖什麼的都叼出來扔到了外面的垃圾桶里。把小便池清理的儘可能乾淨後,隋萌又開始清理大便坑位。坑位里有大便的不能浪費,要吃到肚裡。廁紙掉到外面的,要叼進廁紙簍里。便坑不幹凈的,要把頭埋進去,用舌頭舔乾淨。甚至連腳踏的沖水閥,隋萌也用舌頭舔的閃閃發亮。收拾完男廁,隋萌又開始收拾女廁。女廁相對來講乾淨一些,所以隋萌沒費什麼力氣就把女廁所有的坑位都舔乾淨了。懲罰完自己,隋萌才回到那個自己期待已久的地方,咬破保險套,喝掉裡面的液體(醫生給隋萌補充體力的糖水),把自己今天晚上任務的獎勵叼在了嘴裡。隋萌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自己的獎勵究竟是什麼,她離開公廁,沿著河邊,跑過凍著她一片陰唇的標高杆,跑過健身器材,跑過涼亭,跑過粘著她血的鐵柵欄,一路跑回了她的「家」:愛之屋。跑過健身器材,跑過涼亭,跑過粘著她血的鐵柵欄,一路跑回了她的 「家」:愛之屋。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搜索

日常萌萌隋萌的日常嬌妻之殤89萌萌奇欲記的日常母狗萌萌大隋皇帝大隋的3p隋煬帝越南遊記3 4賣萌的dio簡隋英隋萌萌萌的月餅隋家萌萌山海經劉萌萌89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