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萌的日常 (3-4) 作者:lililiyoucai89

.

【隋萌的日常】

作者:lililiyoucai892019年9月1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三章:隋萌的任务

医生也并非天天在隋萌这里,偶尔也会去拿些药物或者回去做试验。而医生每次临走前都会给隋萌留点“作业”。这个作业并非真正的作业,而是一些自虐任务,让隋萌在没有医生虐待的日子里有点事情做。在十月一国庆节之前,医生因为有事情,所以要回去一趟。虽然对于在假期里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医生和隋萌都觉得很遗憾,但是医生还是给隋萌布置下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假期任务:郊区的大垃圾场里生存五天的任务。

假期开始的第一天的凌晨两点,医生将光着屁股的隋萌送到了大垃圾场。因为是生存任务,所以医生就给隋萌准备了一只小手电。屁眼儿里插着手电的隋萌跪在医生面前,说道:“主人回去路上注意安全,贱奴在这里等您回来。”医生从兜里掏出来一支针剂,说道:“转过来,把屁股撅过来。”等隋萌转过来以后,医生将这支针剂打到了隋萌的屁股上。“你两手空空,捡不了多少东西。而这是一支可以扩张你阴道和肛门的针剂,药效比较强,持续时间是四五天左右。这样一来,你就可以把捡到的东西塞到阴道和肛门里,就能多带点东西了。”隋萌听了,随即给医生磕了一个头,说道:“贱奴谢主人!”“好了,玩去吧。”说完,医生就走了。隋萌跪在那里,等医生走远了,才回过头,向漆黑的垃圾堆里爬去。垃圾堆里崎岖不平,隋萌磕磕绊绊的爬了几十米就被磨破了膝盖和手掌。隋萌有些气愤,哼,臭垃圾,敢欺负我!隋萌顺手抽起刚才划了自己一下的一根不知道什么东西,投向了漆黑的远方。再随手一抓,一根直径五六公分,长十来厘米的东西被隋萌抓到了手里。隋萌瞬间觉得自己的下体有点湿,然后她就把那根东西抵在了自己的阴道口,沾了点淫水,然后就塞进了已经有些松弛的阴道里。这么轻易塞了进去,看来主人的药见效了。隋萌心想道,隋萌一边想手上也没闲着,手里的那根粗糙的东西在阴道里不停的抽插,没一会儿,就把隋萌送到了高潮。下体得到满足的隋萌,在地上回味了一会儿高潮的余韵,便爬起身来,继续向前爬行前进。不知道爬了多久,被凉嗖嗖的秋风吹的直打牙颤的隋萌觉得自己该找一个避风的地方。在黑暗中摸索的隋萌摸到了几块烂纸箱,冷的受不了的隋萌掀开潮湿的烂纸箱,就钻了进去虽然还是很凉但是总比让风吹着强多了。隋萌蜷缩在烂纸箱下面,抱着自己的肩膀,呼吸著带着垃圾腐臭味的空气,昏沉沉的睡去了。临睡着隋萌还在想,白天我还在给学生们上课,几个小时后就光着腚躺进了垃圾堆里,真是刺激啊。半夜,隋萌被冻醒了,不仅手脚冰凉,而且肚子也饿的厉害。蜷缩起来的隋萌也没感觉到有多暖和,没有了困意的隋萌从屁眼儿里抠出小手电,摸摸索索的爬出了自己的小窝。外面风更大了,带着凉气的秋风吹的隋萌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但是空空的肚子催著隋萌继续在诺大的垃圾场里翻找。没一会儿,隋萌就捡到了一袋较为完整的垃圾,打开垃圾袋,隋萌翻出了一些能用或者勉强能吃的东西。一个烂了一半的苹果、一根蔫黄的黄瓜、一个空辣椒酱瓶子、一双破了洞的袜子。隋萌没两口就把烂苹果还能吃的部分吃进了肚子,蔫黄瓜塞进阴道里带走,然后往空辣椒酱瓶子里撒了一泡尿,又把带着辣味的尿趁热喝回了肚子。肚里有点儿东西的隋萌,先是把手里的辣椒酱瓶子费力的塞进自己的阴道里,又把破袜子套在了脚上,然后继续翻找垃圾。

这一找就找到了天微微亮。略有收获的隋萌,挺著大肚子,强忍着下体的肿胀感,往自己的烂纸箱小窝里爬。爬了十分钟左右,才爬了回来。隋萌小心的钻进了自己的小窝里,然后回过头来小心的四处张望,发现四周没人后,才放心的躺了下来。刚躺下,下体的肌肉一放松,“噗—”塞在阴道和屁眼儿里的东西就涌了出来。“哈哈。”觉得很好玩的隋萌不由得笑出了声。隋萌连忙把自己的收获清点一下:蔫黄瓜一根、空辣椒酱瓶子一个、快没油的打火机一个、玻璃瓶的可乐半瓶、一把烤羊肉串的竹签子、一根已经糠了的白萝卜。这里面最让隋萌满意的就是那根大白萝卜了,虽然已经糠了,但是粗啊。隋萌极度不舍的把那根蔫黄瓜吃了,然后开始用那根白萝卜自慰。以前的隋萌可不敢把直径得有十公分的东西往自己阴道里塞,现在嘛,没有十公分隋萌还看不上呢。隋萌的阴道里塞着白萝卜,屁眼儿里塞著可乐瓶子,自慰了一上午。饥肠辘辘的隋萌又饿了一中午才痛下决心,给自己找点事儿做来转移注意力,她打算做什么呢?当然是清理一下自己的住处了。隋萌的小窝本来就是一处凹地,略微清理清理就是一个不错的藏身处。清理完自己栖身的小窝,隋萌又冒险的从外面拖来一些乱七八糟的材料,于是一下午的时间,隋萌用一些木棍、纸箱、编织袋、塑料布给自己的小窝搭了一个顶棚。这个简易的顶棚从外面看看就是一堆垃圾,而里面却别有洞天,通风口、观察口、门口一应俱全,里面地方不大却正好够隋萌睡觉,还有多余的一点地方放隋萌捡回来的垃圾。因为阴天,所以天早早的就暗了下来。隋萌决定趁早出去拣点东西,尤其是吃的。

隋萌把一块破编织袋套在身上,然后拿着手电出了自己的小窝。虽然身上裹着编织袋,但是隋萌依然不敢站直了身子,所以她依然是爬著出的门。也许是下午搭建自己小窝的时候把运气都用光了,出来了快半个小时的隋萌只捡到了一个饭店了装蕃茄酱的小铁桶外加几根铁丝,吃的是一点也没捡到。眼看天马上就要全黑了,到了晚上再捡垃圾就更不容易了,隋萌不由得有些着急。这个时候,隋萌看见了远处似乎有一间简易的房子。隋萌连忙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往房子那边爬去。靠近了一些后,隋萌发现,那是一间用铁皮和石棉瓦搭起来的房子,房子四周是一些摆放略微有序的垃圾,一个苍老佝偻的身影正在房子边塞忙碌著,是一个年老的拾荒者。隋萌见房子有主人,就断了去搜寻一番的念头,她转过身来,往其他方向爬去。也许是看见了那个拾荒者的缘故,隋萌的运气又回到了她身上,没一会儿,隋萌就捡到了一袋发霉的馒头。高兴的隋萌把三个长了绿毛的馒头全塞进了自己的阴道里,然后夹着下体往回爬,在回去的路上,隋萌又陆续捡到了一件破T恤、一双破皮鞋、一兜厕纸、一瓶过期的矿泉水、一个破塑料盆。隋萌觉得自己的运气这么好一定是那个拾荒者带给自己的,她决定,临走前,一定要想办法让那个拾荒者打一炮,报答报答那个人。隋萌刚回到小窝外面就下起了雨,听着外面绵绵的秋雨,隋萌觉得得大吃一顿犒劳犒劳自己。用木头支成三脚架,下面是铁丝吊着的小铁桶,桶里面倒进去一瓶矿泉水,掰碎两个馒头,还觉得不过瘾的隋萌又解下小铁桶,往里面美美的拉了一泡屎调味。把铁桶吊回去,在下面用卫生纸引火,然后是硬纸板、破碎的木柴。外面的秋雨越下越凉,隋萌把破T恤和破皮鞋都穿上,然后靠近了可怜的小火堆取著暖,可是身上还是很冷。冻的哆哆嗦嗦的隋萌决定自慰取暖,她脱下脚上的破皮鞋,用鞋尖在湿润的阴道口蹭了蹭,就把两只破皮鞋插进了阴道里。然后隋萌跪坐起来,将之前捡到的大白萝卜倒著竖起,同时将屁眼儿对准了白萝卜的尖儿,她打算今天挑战一下自己屁眼儿的极限。因为之前隋萌往小铁桶里拉屎没有擦屁股,所以白萝卜的尖儿很顺利的塞进了屁眼儿里,然后她持续放松括约肌,缓慢的往下坐,一点点的把大半个白萝卜塞进了自己的屁眼儿。隋萌见白萝卜还有一点没塞进去,她从厕纸里刨出来几片用过的卫生巾,咬在嘴里,然后下定决心,猛地坐在了地上。“噗—”的一声,白萝卜顺利的插进了隋萌的屁眼儿里,同时隋萌也闷哼一声,疼晕了过去。

等隋萌醒过来时,小铁桶里已经冒泡了。隋萌摸了摸肿胀疼痛的下体,摸了一手血,原来,之前用白萝卜强插屁眼儿把自己的屁眼儿撑破了。隋萌毫不在意的在身上抹了抹,取出了嘴里的卫生巾。经过长时间口水的浸泡,卫生巾上面的污渍已经被泡开了,隋萌连忙把卫生巾又塞回嘴里,吸吮著上面的污渍。这个时候隋萌的手里也没闲着,她把三脚架上吊着的铁桶取了下来,里面的烂馒头和大便已经热了。隋萌把小铁桶里的东西倒进破塑料盆里晾著,然后把塞进阴道里的一双破皮鞋拽出来,塞进去,拽出来,塞进去,肮脏粗糙的鞋底摩擦著阴道里的嫩肉,没几分钟隋萌就用破皮鞋把自己送上了高潮,可惜近一天没吃没喝的隋萌没喷出尿来。自慰完了的隋萌丢掉破皮鞋,然后端过破塑料盆来,开始吃自己的晚饭:过期矿泉水煮烂馒头加大便。浓郁的酸臭味儿让隋萌都觉得自己很恶心,虽然有些后悔往里面拉了一泡大便,但是饥饿依然驱使著隋萌把恶心的晚餐端到了自己嘴边,而且叽哩咕噜的吃了起来。前两口觉得恶心,但是吃了几口以后就不觉得了,尤其是想到这个场景如果让医生那个家伙看到,会不会把自己狠狠的蹂躏一番时,隋萌吃的就欢快了,“呼噜呼噜”的,仿佛是一只母猪在吃食。吃饱喝足的隋萌,躺了下来,听着外面的雨声,睡了过去。

半夜里,随着“哗——”的一声响,隋萌被冰冷的水浇醒了。原来是顶棚上的雨水积攒过多,压塌了隋萌小窝的顶棚,冰冷的雨水浇了隋萌一身。被浇醒的隋萌挣扎著坐了起来,顶棚报废了,而雨势却是更大。风雨之中无处安身的隋萌抱着肩膀瑟瑟发抖。就在隋萌觉得自己快要冻死的时候,她想到了一个去处:拾荒者的房子。在漆黑的夜里,隋萌摸索到了自己的小手电,借助微弱的光亮,向拾荒者的住处寻去。至于去了那里会遭遇什么,隋萌觉得大不了让他白肏几天,当几天性奴也比冻死在垃圾场强。冻得哆哆嗦嗦的隋萌跌跌撞撞的在漆黑的垃圾场里慢慢的边走边爬。她现在很后悔把那个蔫萝卜塞到自己的屁眼儿里,以至于她现在走两步就疼的弯下腰爬一会儿。就这样,隋萌在风雨中爬了不知道多久,才靠近了拾荒者的小屋。隋萌谨慎的在拾荒者的小屋和捡拾的垃圾转了两圈,确定没有看门狗之类的东西后,才爬进了一间较小的石棉瓦搭建的小屋里。狭窄的小屋里,有一个大坑,坑边还有一个小水桶。隋萌用手电照了照水桶,里面有半桶脏水,隋萌又用手电照了照坑里,只见有些坡度的坑底有一些排泄物,坑底还有一个人头大的洞。这应该是拾荒者的厕所了。隋萌心想道。隋萌出了厕所,往另一间更大些的屋子摸去。隋萌在屋外听了听,听见了里面的呼噜声,隋萌便放下心来。她来到门前,轻轻的推开那扇快倒了的破门子,爬进了屋里。隋萌用手电四下一照,屋子正冲门口摆着一张破旧的皮沙发和小茶几;屋子的左边是一个小灶台和一个破餐桌,上面有些锅碗瓢勺什么的;屋子右边就是拾荒者的床和一个破衣柜。隋萌又冷又饿,她连忙爬到左边的餐桌处,佝偻起身子,一阵翻动,紧著就是咀嚼和吞咽的声音。把餐桌上能吃的东西都吃干净了以后,隋萌摸著饱起来的的肚子,满意的打了个嗝。吃饱喝足的隋萌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是人家的食物,自己给人都吃了,也太说不过去了。隋萌想了想,离主人约定的日子还有四天,自己就在接下来的四天给这个拾荒者当四天性奴好了。大不了这四天里自己只吃拾荒者的排泄物,再帮忙干点体力活,应该可以偿还自己的罪恶了。再说了,被陌生人虐待玩弄,想想就刺激呢。隋萌在黑暗中摸索到了两根绳子,她跪在拾荒者的床前,把自己的左手和左脚捆在了一起,又把右手和右脚捆在了一起,捆的时候做的是个死扣,保证自己无法挣脱的死扣,这样一来,自己在接下来的四天会遭遇什么就完全取决于躺在床上的拾荒者了。在床前的隋萌跪了一会儿,就觉得自己的小腹钻心的疼,刚才著了凉,腹内汹涌的便意冲击著自己的大脑,可是大便就是拉不出来。为什么呢?因为她的屁眼儿里还塞著一个蔫儿了的大白萝卜呢。隋萌使劲的往外拉屁眼儿里的白萝卜,屁股眼子撑得生疼也拉不出来,努力了十分钟左右依然没有效果,隋萌只能放弃了努力,忍着剧痛等天明。

外面的雨渐渐的小了,天也渐渐的亮了。跪的腿脚发麻的隋萌终于听见了起床的声音。隋萌连忙在床边跪好,头杵在地上,等待命运的发落。结果,那个床上的拾荒者,掀开被子,下了床,就往屋外走去。隋萌非常不解,她连忙抬头看向正要出门的拾荒者。只见这个拾荒者两手向前摸索著,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妈的。这个拾荒老头儿居然是个瞎子!隋萌当场就傻掉了,她预想到可能会被强奸或者被残酷的虐待,甚至被虐死也考虑过,她唯独没考虑过,这个拾荒者会是个瞎子。隋萌跪坐在地上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才好,就在隋萌还没琢磨好接下来怎么做时。那个拾荒老头又摸摸索索的从外面回来了,他慢慢来到放食物的小餐桌前,打开存放食物的破旧容器,结果摸了个空。他又打开另一个容器,也是空的。这个时候,拾荒老头不由得大骂道:“哪个不要脸的野狗!半夜偷吃了老子的饭!”被骂的隋萌跪在床边,瞬间觉得无地自容,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拾荒老头也越骂越来劲,脏话越来越多。而被骂的隋萌也觉得身体越来越热,恨不得让拾荒老头狠狠打一顿,才能减轻自己的负罪感。隋萌想好好的自慰一下,释放心头的受虐感,奈何手脚绑在一起,心急的她,倒在地上,把下体挪向床腿,企图通过摩擦下体缓解内心变态的欲望。拾荒老头就在那里骂,隋萌就在这边用床腿摩擦下体,摩擦的有些爽的隋萌,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

“嗯?谁在哪里?”

糟了,被发现了!隋萌心想道。“嗯,汪汪汪。”隋萌干脆装起小狗来。

“妈的,偷了吃的还不跑,还在我这里过起夜来,找打!”拾荒老头大骂道。说完就摸起附近的一根火钎子,冲着隋萌发出声音的地方走了过去。短短几步,碰翻了不少的锅碗瓢勺,在稀里哗啦的声音中,棍子狠狠的落在了隋萌的乳房上。“啊—汪汪汪!”隋萌被打的非常痛,但是依然咬牙发出了狗叫声。紧接着,又一棍子抡在了她的胳膊上。“呜——”拾荒老头却是不依不饶,继续往隋萌发出叫声的方位狠狠打出了一棍。隋萌立即一滚,调整了姿势,用肉最厚的屁股接了这一棍。“啪——”清脆的响声,让隋萌在肉疼的同时,也感到一丝放纵的畅快。平时都是学生犯错了,老师打手心。谁能想到,在十一国庆节,自己竟然在垃圾场让一个拾荒者打屁股打出快感来了。隋萌跪在拾荒老头面前,高高的撅起屁股,以便老头的棍子能打在自己屁股上。屁股挨了几棍子以后,她又调整姿势,让后背和大腿也挨了几棍子。这时隋萌有个大胆的想法,打屁股都这么爽,那么打屄呢?隋萌趁老头挥棍的间歇,立即转身躺在地上,脚撑地面,撇开双腿,把腰往上一挺,把自己的下体送到了老头挥棍的路径上。“啪——”有点闷的打击声,但是隋萌却是疼的差点晕过去。还没回过神来,又是一棍子打在了隋萌下体的嫩肉上。“啪——”居然带有水声,隋萌居然被打出水儿来了。拾荒老头又往隋萌的下体抡了两棍子,带水的打击声更加明显。隋萌已经疼的晕了过去,拾荒老头听见水声,以为已经把野狗打出血来了,也就不再打了,摸索著,坐到了破沙发上,自己叹着气,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因为隋萌吃了他的食物气的。

没一会儿,遍体鳞伤的隋萌醒了过来。她的下体已经疼的没有知觉了,她抬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叹气的老头,心里还是觉得有点歉疚。要不再让人打一顿?不行,再打就快打死了,要不就帮老头子干点活儿吧。就在隋萌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拾荒老头摸索著出了门,不知道干什么去了。隋萌抓住机会,艰难的爬了起来,在床腿上磨断了绑着自己手脚的绳子,扶着床站了起来。站起来的隋萌夹着下体,检查著身上的伤势,右侧乳房被打的肿了起来,本来白皙的大奶子,此时紫的发亮,肿的老高,肉眼可见的变了形;后背和屁股看不见,但是隋萌也可以想像,肯定被打的乱七八糟了;大腿也被打紫了一大片,纵横交错的伤痕,火辣辣的疼。最后隋萌检查了一下下体,下体肿的很明显,大小阴唇都红肿发亮,阴道里渗出的淫水还夹杂着一丝丝殷红的鲜血。隋萌把手上的淫水抹到身上,挪动着,慢慢的走出了屋子。

昨天晚上趁黑来的,所以没看清楚拾荒老头的小院,而现在,隋萌可以更直观的看到拾荒老头的小院子了。说是院子,可是根本没有院墙,逼仄的场地,铁器在一边扔著,玻璃瓶子在一边扔著,还有些纸箱之类的东西,盖在塑料布下面,坑坑洼洼的地面到处都是积水。隋萌看到拾荒老头背着一个破筐,拄著一根棍子一脚深一脚浅的走了出去,她不由得有些心酸,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她决定为拾荒老头做点什么。她不禁想起来当年上大学时去敬老院做义工的时候,扫院子、给老人洗身体、晾晒被褥等等。隋萌想了想决定先给拾荒老头打扫一下院子。她从厕所里拎出装水的桶,放到院里的积水前,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淘水工具。没办法,隋萌只能用手往水桶里捧水。捧了十几下,隋萌就觉得很累了,怎么办呢?隋萌想到一个好主意,喝!隋萌趴到水坑边上,把脸凑到浑浊的积水边上,一咬牙,就把头埋了下去。“咕咚、咕咚、咕咚……”隋萌一口气把水坑里的积水喝了个差不多才抬起了头。隋萌还把坑底的泥捧了出来,抹到了自己身上,冰凉的泥抹到身上,尤其是伤口上,觉得凉飕飕的,可舒服了。紧接着,隋萌如法炮制,一连喝干了院里所有的脏水。喝完最后一坑水后,她觉得一股尿意袭来,她连忙把尿撒到了刚喝完的那个坑里。当然了,隋萌不是那种随地大小便的人,她强忍着肚子的肿胀,趴了下来,把刚刚尿进去的尿,又喝了回来,最后还把坑里的混著尿的泥抓了出来抹在了自己脸上。隋萌用尿和泥,给自己敷完尿泥面膜后,她拿起院里的一把破铁锨,开始平整院子。从高地儿铲土垫到坑里,垫完后,隋萌又用自己光着的脚丫子上去踩结实。用了半个小时,隋萌终于把院子铺平整了,她也累出了一身臭汗。她回到屋里,又开始拾掇拾荒老头的屋子。在收拾屋子的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隋萌竟然在沙发底下搜出来半袋大米,米袋子上灰尘很厚了,想来是以前拾荒老头放到这里,然后忘了。不管怎么说,这下老头儿的食物算是有着落了。隋萌心想道。心情好起来的隋萌收拾屋子也快了起来,没一会儿,拾荒老头的屋子就收拾完了。隋萌虽然很累,但是她还是觉得很幸福,一个是自己在赎罪,另一个是因为她从床底下翻出来一堆臭鞋、破袜子、烂裤头。这一下就如同戳中了隋萌的H点,她躺在地上,把几双破袜子塞到嘴里,把烂裤头套在头上,将一双臭鞋鞋口相对,鞋底冲外,扣到一起,再塞到自己的阴道里去。粗糙的鞋底和泥沙摩擦著隋萌阴道里面的骚肉,袜子的酸咸混著口水咽进了肚子,内裤上的骚臭味儿充满了鼻腔。此时此刻,隋萌内心里那变态的欲望得到了片刻的满足。

自慰够了的隋萌,把头上的内裤套在了自己身上,阴道里的臭鞋没有拿出来,嘴里的袜子也是。她随便套上一件拾荒老头的破外衣,又拿了一个塑料编织袋,然后就出门了。她决定再去为老头儿捡些用得上的或者值钱些的东西,来继续为自己赎罪。只穿着内裤和外衣的隋萌并不担心自己回吸引其他人注意,因为她之前在打扫院子时弄了一身的泥,脸上大部分皮肤还敷著尿泥面膜,乌青发亮的头发现在也是粘著泥巴板结在一起,没有什么光泽,现在的隋萌跟一个拾荒者没什么太大区别了。如果硬要说有区别,那就是隋萌走路的姿势很怪,两条腿夹着走。为什么呢?因为她的屁眼儿里还塞著一根大萝卜,阴道里还塞著一双臭鞋呢。昨天刚下过雨,整个垃圾场一个人也没有,只有隋萌自己漫无目的的挑挑捡捡著,就算是这样,到了中午时,隋萌还是捡了将近一编织袋的东西:几袋过期方便面、塑料饮料瓶、玻璃瓶、铁片儿等等。往回走的路上,隋萌还看到了一只死狗,死了应该有两天了,恶臭扑鼻,但是还是隋萌强忍着恶臭,从死狗的脖子上,取下来一个项圈加一段遛狗绳。隋萌当即就把还带着腐臭味儿的项圈套在了自己脖子上,她已经想好接下来几天自己的去处了,那就是给拾荒老头当狗。隋萌当狗的行头有了,可是拾荒老头训狗的家伙还没有呢。隋萌在附近转了转,又捡到一根破旧的墩布,她把墩布上的几根破布条拽掉,就是一根上好的打狗棍。隋萌心想道:正好送给老头儿,让他天天拿这棍子打我,不对,是打狗。

回到拾荒老头的住处后,拾荒老头还没回来。隋萌放下东西,开始筹备。筹备什么呢?当然是自己接下来几天的住处了。隋萌从铁器堆里找出来一块合适的三角铁,隋萌把这块三角铁砸进了屋前的土地里,就留一小部分在外面,这一小部分上著正好有个圆洞,隋萌打算到时候就把自己拴在这里了。准备好了的隋萌又把自己想好的说辞重复了一遍,保证万无一失,然后就是坐等老头儿回来了。大概下午三四点,摔得浑身是泥的拾荒老头回来了,他的框里只有几个破酒瓶,饮料桶,食物更是一点没有。老头儿原本就苍白的脸上,此时显得更加灰败,隋萌见状更加狠自己了,她决定一会儿得让老头子狠狠地打自己这条贪吃的骚母狗才行。隋萌赶紧迎了上去,接过拾荒老头手里的筐,说道:“你就是在这里住的老人吧,我们是XX大学的学生,今天参加社会实践,看见你这里我们就进来了,不好意思。”拾荒老头听了,赶紧说:“哎呀,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这破砖烂瓦的还麻烦你们跑一趟。”隋萌见拾荒老头信了,连忙道:“没事没事,我们参加社会实践,帮助别人,我们也得到了锻炼嘛。我和同学们帮您把院子里的坑垫了垫,屋里也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您看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

拾荒老头这时候都有点感动了,他说道:“小姑娘,你们真是好人啊。我啊,前几天摔了一跤,结果呢,眼睛就看不见了。再加上,昨天晚上屋里溜进来一只野狗,把我的饭都给偷吃了,气的我呦。小姑娘啊,你们要是有能力,就给俺找口吃的,这一天了,俺还什么都没吃呢。”隋萌接腔道:“我们看见那只狗了,被打的挺惨的,现在就在外面拴着呢。至于吃的,我们这里就还有几袋方便面,还有半袋大米,本来就是为关爱孤寡老人带的,就给您了。您在这里坐着,我去煮一包方便面,您先垫著点儿。”拾荒老头赶紧道谢:“那就太麻烦你们了,谢谢谢谢。”隋萌连忙来到拾荒老头的灶前,铸铁的小灶,下面填柴火,上面坐锅。隋萌以前在老家见过这东西,勉强知道怎么用,经过二十多分钟的折腾,终于将煮好的方便面端到了拾荒老头的面前。煮好面的隋萌这时候自己也觉得十分饥饿了,她生生忍住给自己也煮一碗的欲望,赶忙跟拾荒老头说道:“快五点了,我们该回去了,您慢慢吃啊。”拾荒老头赶紧站了起来,说道:“那我送送你们。”隋萌说道:“您腿脚不好,也看不见,就别起来了。还有,那条狗我们给您栓门口了,让她给您当只看门狗好啦。”拾荒老头说道:“人吃的东西都没有,还养狗,养不起啊,再说了,万一这狗再咬我一口可咋办呢,还是打死扔出去吧。”隋萌不由得冷汗都下来了,说道:“这狗不听话,打几顿就好了,我们拴得很结实,咬不了您。再说了,养狗有什么养不起的,有吃的给她吃的,没有吃的就让她吃屎,狗改不了吃屎嘛。还有,这是一根很结实的木棍,这狗要是不听话,您就用棍子敲她好了。”“那好吧,我就先留下这条狗吧。”“那行,我们走了,您赶紧吃饭吧,别送了。”说完,隋萌走出了屋子,而且带上了门。隋萌悄悄地将耳朵贴在门上,听见屋里“吸溜吸溜”的吃面声,才放下心来。她来到栓“狗”的桩子前,开始收拾自己。

隋萌跪在地上,屁股蛋子紧紧的压住脚后跟,然后用绳子把小腿和大腿使劲的绑在一起。紧接着她把脖子里的遛狗绳捆在桩子上,最后又用两根绳子把自己的胳膊也折叠著绑了起来。这样一来,隋萌就把自己绑成了一只只能用胳膊肘和膝盖着地的母狗了。说实话,胳膊肘和膝盖在没有垫护垫的情况下,直接着地会硌得很难受,但是隋萌觉得难受也值得,自己这是在赎罪。隋萌就这样四肢着地“站”了很长的时间,也不见拾荒老头出来,她觉得可能是拾荒老头吃了饭睡觉去了,所以也不再“站”著了,而是躺在了地上。隋萌夹紧了自己的狗腿,来回摩擦著,体会著那双臭鞋插在阴道里面的充实感。就在这时,隋萌听见了开门的声音,拾荒老头走了出来。隋萌一个骨碌,没滚起来,于是又滚了一下,略微丰盈的身子才笨拙的爬了起来,她连忙叼起一边的尿盆,笨笨的爬了几步,把尿盆放到拾荒老头脚边,然后轻轻的“呜呜”两声,仿佛一只母狗在讨要食物。拾荒老头蹲下来,摸到了尿盆,高兴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尿尿啊,这死狗还通人性。”拾荒老头端著尿盆,往里面尿了一泡骚黄的尿,放到了地上,隋萌连忙把脸埋进尿盆里,伸著舌头“吸溜吸溜”的舔食里面的尿。拾荒老头哼了一声,说道:“狗改不了吃屎。”说完,褪下裤子,往隋萌面前的空地上,拉了三四撅干硬的臭屎。拾荒老头刚拉完提起裤子,饿了一天的隋萌就扑了上去,张大嘴就把一节大便叼进了嘴里,一边吃还一边发出恶心的咀嚼声。拾荒老头听见隋萌在吃自己的大便,非常的满意,高高兴兴的回屋睡觉去了。隋萌则三口两口吃掉了拾荒老头拉下的大便,略微填补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吃完大便的隋萌觉得有点恶心,她赶忙来到拾荒老头尿的尿这边,喝了两口又咸又骚的尿,漱漱嘴。说来也奇怪,隋萌对于吃屎没有什么好感,顶多就是在医生的训练下,不再反感而已,吃屎吃多了也会觉得恶心。但是隋萌对于喝尿是没有什么排斥心理的,甚至很期待喝到陌生人的各种口味的尿。就在隋萌在外面吃屎又喝尿的同时,屋里的拾荒老头也在大快朵颐。没多长时间,拾荒老头就吃的饱饱得了,吃饱了的拾荒老头,觉得也有力气了,他决定做点饭后运动。他摸到隋萌捡到的旧墩布棍子,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隋萌见拾荒老头拎着棍子走了出来,知道这是要拿她撒气了。肚里有了“食物”的隋萌也有力气挨揍了。她赶忙轻声的呜鸣了几声,拾荒老头听着动静就走了过来。隋萌也爬了两步,到了拾荒老头跟前。拾荒老头顺着隋萌的声音,一脚就准确的踩到了隋萌的脑袋,隋萌连忙收拢前肢,上半身趴到地上,以脸着地,好让拾荒老头踩结实了。拾荒老头高高的抡起木棍,狠狠地挥了下来。带着风声的木棍狠狠地落在了隋萌的屁股蛋子上。“啪!”“呜呜呜……”吃痛的隋萌冷汗都下来了,但是撅著的屁股依然高高的撅著,准备迎接第二棍。“啪!”“啪!”“啪!”……拾荒老头一连全力抽了隋萌的屁股十几棍子,其中有两棍更是准确的落在了隋萌的屁眼儿上,抽的隋萌的屁眼儿和下体一阵剧烈的收缩,一时间屁滚尿流。拾荒老头上下抽了十几棍子后,略微停歇,又开始左右抽打隋萌,就这样,隋萌的大腿、小腿、脚丫子就遭了殃。隋萌能感觉得到,拾荒老头这是使尽全力,在下死手,要一般的狗这么个打法早打死了,但是隋萌可不是一般的狗。纵是如此,被打了二十多棍子的隋萌也觉得吃不消了,别忘了,在早上的时候,隋萌还挨了一顿棍子呢。拾荒老头一连挥了二十多下棍子,也觉得有些累了,于是就放过了隋萌,拎着棍子回屋里去了。遍体鳞伤的隋萌,忍着浑身的疼痛,慢慢的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天黑了下来,因为昨天下了雨,所以今天晚上的蚊虫特别多,没一会儿,隋萌就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包,痒的难受的隋萌手脚捆着,想挠也挠不了,只能在地上扭来扭去,可这样并没有减轻痒的感觉,倒是因为扭动牵连了伤处,让身体更加疼痛了。隋萌现在心里有些后悔了,本想着,来这里玩一玩,大不了当几天性奴。没想到,阴差阳错当了母狗,更可怕的是,现在自己有被打死的危险。就在隋萌趴在地上后悔时,一道巨大的闪电划破夜空,照亮了小院。“轰隆……”停了一天的雨,又下了起来。啪啪的雨点打在隋萌身上,驱散了围攻她的蚊子,冰凉的小雨点也缓解缓解了她身上的痛和痒。隋萌用身上不多的力气,勉强爬到了屋檐下,没多长时间,雨就下大了。这雨一下就淅淅沥沥下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晚上才停。期间,拾荒老头就出来了一次,撒了泡尿,而且也没有殴打隋萌。有时候这人啊,就是贱。虽然隋萌在外面冻了一天一夜,但是好歹也没挨揍,身体得到了极大的恢复,可是隋萌却觉得十分无聊。下体虽然还塞著一双臭鞋(这是一双破旧的皮鞋,已经在隋萌的阴道里泡了一天多,泡胀了),但是隋萌却依然有一种瘙痒难耐感觉,恨不得让拾荒老头出来,用棍子狠狠地抽自己下体一顿。巧的是,拾荒老头也是这么想的。隋萌抬头一看,就看见拾荒老头拎着木棍走了过来……

医生把隋萌带回家时,隋萌全身上下已经一块儿好地方都没有了,不是青一块紫一块就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皮外伤经过医生处理一天就好了,可是隋萌的阴道感染非常严重,屁眼儿也受了很严重的创伤。这些伤病就算是神通广大的医生也用了五六天才治好。医生治好治好隋萌以后,对隋萌完成任务的情况十分满意,所以他给隋萌布置了一项长期任务。每个周六日休息时,都要去垃圾场去慰问拾荒老头。慰问形式包括但不限于:去拾荒老头的厕所里清理厕所;让拾荒老头虐打一顿;给拾荒老头舔脚;和拾荒老头性交;在拾荒老头面前表演自慰并且高潮………如此一来,连续做完二十次任务,医生就帮助拾荒老头恢复视力。于是,每到周五晚上的深夜,就会有一道人影悄悄地潜入到拾荒老头的屋里,趁他睡觉时,给他舔脚。舔完以后,就去厕所,跳进粪坑里,给拾荒老头充当肉便器,吃两天屎以后,在周末晚上,趁夜撤离。由于隋萌的超常发挥,十周以后,拾荒老头就恢复了视力。只是,自此再也没有一只叫隋萌的性奴给拾荒老头舔脚了,再也没有一只叫隋萌的肉便器吃拾荒老头的屎喝拾荒老头的尿了,再也没有一只叫隋萌的贱狗让拾荒老头随便虐打了。 ……

第四章:爱之屋

为了满足医生和隋萌越来越旺盛施虐 /被虐的需求,两人一致决定从学校宿舍搬出来住。经过几天的寻找,两人找到了一处独门独户的院落,医生背着隋萌把这处院落以不低的价格购买了下来,打算做为一个长期的据点使用,并且起了“爱之屋”这么个恶俗的名字。“爱之屋”的院子不大,三间屋子,北屋除了客厅就是两间套屋,一间当做卧室,一间当成医生的书房兼实验室。西屋是厨房,东屋本是储藏室,医生把它改造成了隋萌的调教室,各种工具,吊环,滑轮组应有尽有。院子里医生也做了改造,竖起了一根鹅蛋粗的棍子和一个一米的方坑,并且加装了一套小型门吊装置,用来进行隋萌的室外调教。总之从买下来,到改造完成,医生忙乎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才正式带着隋萌入住。家具什么的都是新购的,所以搬家什么的很简单,把生活用品和隋萌收集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打包装到一个巨大箱子里,扔上后车斗完事儿。到了新家后,医生收拾完东西,最后把后车斗上的大箱子扔到了院里,搬家就完成了,至于隋萌嘛……

拾掇妥当东西的医生趿拉着个凉拖鞋,搬了个小板凳,来到了罩着黑布的大箱子前,揭开黑布,露出了里面的铁笼子。隋萌穿着一件白色碎花连衣裙,蜷缩在笼子里面。医生打开了笼子的一面,说道:“到站了,累死了,快来帮我放松放松脚。”医生边说边把脚从拖鞋里抽出来,脚趾缝和指甲缝里都是泥,一看就是多天没洗脚的结果。只见医生把脚伸进了笼子里踢了下隋萌,隋萌艰难的转过身来,如获至宝般,双手抱住医生的脚就开始舔。隋萌伸出舌头从医生的大脚趾开始一根一根的吮吸,等到五根脚趾都被吮吸干净,包括指甲缝里的泥也被隋萌抠出来吃进肚里后,隋萌就开始舔脚背,用舌尖先扫一遍,然后张开自己的嘴猛亲,脚背清理完就开始舔脚底,肮脏的脚底隋萌舔的是有滋有味。舔完右脚舔左脚,医生抽出自己的脚看了看,说道:“小萌萌你舔的可真干净啊,把屁股撅过来,奖励你一下。”只见隋萌听见医生说话后又艰难的转过身,背对着医生,掀开自己的连衣裙,露出白花花的大屁股,双手尽可能的掰开自己的屁股,露出下体来。突然“啪!”的一声响了起来,只看见医生打开了笼子门,拿着自己脏兮兮的拖鞋对着隋萌的屁股左右开弓一顿猛抽,一下比一下狠,“啪啪”声不绝于耳,随着拖鞋的每一次击打,隋萌的臀肉就会掀起一阵臀浪,“啊啊啊”虽然叫的凄惨,但是隋萌的面部表情非常享受的样子。医生打了五分钟打累了,坐在小凳子上休息,再看隋萌的大屁股,已经是红的发紫了。

在得到医生允许后,隋萌才爬出了笼子,然后在医生的带领下,狗爬著参观“爱之屋”。“院子里这个坑刚好够你蹲进去的,到下雨下雪的时候把你往坑里一关,嘿嘿。这根棍子嘛,可以把你插在上面。”听到这里,隋萌一脸惊愕,医生连忙解释道:“不是插死你的那种,看见这个起吊装置了没,到时候把你吊在上面,然后往棍子上一插。还有这边……”医生把隋萌引到调教室,隋萌一进屋就看见正中间摆着一把铁椅子,和医院里妇科的检查椅很像,然后医生开始献宝似的给隋萌看墙上、架子上的各种工具。隋萌一眼看过去:项圈、钢针、手铐、脚镣、木棍、皮鞭、肛钩、扩阴器、灌肠针筒、绳子、蜡烛、电击器……看到这些的隋萌不由得咽了口口水,看来自己接下来有的享受的了。参观完新家以后,隋萌为医生和自己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来庆贺两人乔迁新居。当天晚上,隋萌在床上无比的主动,都险些令医生吃不消。就这样,崭新的生活开始了。

这天下午,隋萌下班回来,关好院门,一边解著衬衫的扣子,一边往屋里走。来到屋里后,正好把衬衣脱下来。隋萌把包和衣服挂在衣架上,又脱下了裙子,然后打开了医生书房的门。医生坐在实验桌的前面,调配着试剂,见隋萌只穿着内衣就进来了,说道:“你先去做饭,我这边快配好药了。”隋萌出了医生书房的门,把内裤和胸罩也脱掉了,但是屁眼儿里的肛塞却差点掉出来,她赶忙往里塞了塞,塞好以后就做饭去了。隋萌这边做好饭,医生那边也配好试剂了。

“来,小萌萌,给你看点好东西。”

“什么东西?”

“新药,可以改变你的味蕾。你不是抱怨屎尿什么的不好吃吗,用了这个你以后吃屎都是好吃的。”

“我的天啊,这个怎么用。”

“倒嘴里,含一会儿就行。”

隋萌接过医生手里的粉红色试剂,倒进嘴里,含了没一会儿,试剂就被吸收了。

“来试试效果,跳进去。”医生把隋萌带到了院子里的坑边。

隋萌跳进了坑里,蹲了下来,医生脱下裤子蹲在坑边,开始拉大便。隋萌就正冲着医生的屁股等著。“噗——”一声屁响,紧接着喷涌而出的大便就落在了隋萌的脸上。在其他人看来臭烘烘的大便,隋萌却一点儿也没有觉得恶心,她用手快速的往自己嘴里填著医生的大便,还口齿不清的哼哼著:“唔……果然……不觉得臭了。”

隋萌呼哧呼哧的吃着自己的晚饭,而医生拉完以后就擦屁股进屋吃饭去了,也没再看隋萌。吃完自己脸上的大便后,又在坑里自己拉了一泡屎,就在她把自己的屎也吃完了以后,医生站在坑边,给隋萌说:“周六日我得出去一趟,我会把你锁在这个坑里,还有如果没吃饱,你就把你右手边的那个阀门拧开,那里的管子我已经把它接到整个胡同的卫生间下水道了,想吃多少大便都有。”隋萌拧了拧那个阀门,果然旁边的管子就开始流出深褐色的粪汁,随着隋萌把阀门越拧越大,开始有一些固体的大便流了出来。这时候整个院子都开始弥漫臭味儿了。医生取过一个四四方方的盖子,盖在了隋萌蹲著的这个坑上,隋萌就这样被医生关进了坑里。坑里的黑乎乎的,一点光也没有,隋萌把脸凑到管子边上,张大嘴巴,管子里流出来是粪汁就喝粪汁,管子里流出来是大便就吃大便,呼噜呼噜的跟母猪一样吃了十几分钟,把肚皮撑得滚圆,才停下。虽然隋萌已经吃不下了,都是她却没有关阀门,任由管子里继续往外流着屎尿,流到坑里,渐渐地淹没了她的脚踝。管子里的屎尿直到深夜才不再往外流,隋萌关掉阀门,蜷缩在这个一米多见方的坑里,泡在屎尿中渐渐地睡了过去。

就在隋萌迷迷糊糊睡觉的时候,外面传来“轰隆——轰隆”的雷声,没过多长时间,雨就噼里啪啦的下了起来。夏天的雨下得又快又急,哗哗的大雨如同雨幕笼罩在整个城市上空。隋萌只能蹲在黑乎乎臭烘烘的坑里,只能听见雨不停的打在头顶的盖子上,只能感受到从缝隙里不停涌入的雨水。因为盖子和隋萌所在的坑的缝隙不小,所以半夜的时候,坑里的积水就把隋萌呛醒了。醒来的隋萌发现坑里的积水已经没过脖子了,她连忙推了推头顶的盖子,发现根本推不动。这时坑里的水位越来越高,快被淹死的隋萌一咬牙,决定:喝。隋萌张大嘴,“咕咚咕咚”大口的喝着浑浊的积水,里面还有晚上流进坑里的屎尿,可是她那点可怜的肚量,即使已经喝得肚子滚圆,水位也没下去多少。值得庆幸的是,天亮以后雨就已经不怎么下了,所以隋萌现在没生命危险了。当然了,这个时候坑里的隋萌并不知道雨停了,她还在忍着恶心,喝着坑里的脏水。隋萌好不容易把积水从脖子喝到锁骨位置,把肚子撑了个又大又圆,结果肚子一阵绞痛,一个屁在水里炸出了“咕咚”的声音,下体一阵温热,连屎带尿又都飘了上来。眼看着又快没过自己的下巴,隋萌没办法,继续喝,继续吃……等星期天下午医生从外面回来,打开坑上面的盖子后,泡在粪水里的隋萌把医生都恶心到了。医生先是排掉坑里的粪汤,然后用水管狠狠地冲了隋萌半个小时才让她上来。上来以后,隋萌又被医生按著往屁眼儿里灌水,狠狠地灌了七八次肠,直到隋萌被灌虚脱才被放过。

寒来暑往,没多长时间,两人搬来爱之屋已经半年了。隋萌和医生之间也将迎来更深的羁绊。这一天,隋萌正蹲在院子里的坑里,她在等,等套套里医生的大便冻硬。医生因为要回实验室拿药,所以给隋萌留下了自虐任务:用冻硬的大便自慰,等到把大便用软,然后吃掉。隋萌就是在完成这个任务,不过她觉得在外面和医生的大便一起挨冻显得更有诚意,所以她也蹲到了坑里。等到隋萌冻得浑身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她捏了捏套套里的大便终于冻硬了。迫不及待的隋萌连忙把大便外面的套套剥掉,把冰凉的大便抵在了同样冰凉的阴道口上。“噗叽”一声,刺骨的冰凉和让人打寒战的快感袭来,让隋萌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本着摩擦生热的原则,隋萌用冻得发紫的手拿着二十几公分的大便自慰棒使劲的在阴道里鼓捣。没多长时间,隋萌就用医生的大便把自己送上了高潮。将自己体内唯一一点热尿呲到手上以后,隋萌手里的大便总算软了一些,当然代价不是没有,现在她的阴道里流出来的已经不是淫水,而是屎汤儿了。隋萌把大便放嘴里咬了咬,大便的外壳已经在阴道里暖化了,但是里面还跟冰一样硬。隋萌把大便含进嘴里,如同嘬冰棍一样,发出了“吱吱”的声音。大便的外壳在隋萌卖力的嘬弄下,很快就化成屎汤儿流进了隋萌的肚子,可是内芯儿还很硬。怎么办呢,隋萌决定让这些大便再回炉重温一下,当然这个回炉不是回隋萌的阴道,而是她的屁眼儿。将二十公分长的冰凉大屎橛子插到屁眼儿里,对于现在的隋萌没太大的难度了,最难受的就是太凉,就像一把匕首狠狠地插到了隋萌的屁眼儿里,凉中带疼,但是却又满足了隋萌变态的自虐欲望。冻得打哆嗦的隋萌把坑的盖子盖到了头顶上,以此来保温,获得了些许暖意的隋萌很快就陷入了沉睡。如果是普通人,光着屁股在冰天雪地里睡着,恐怕早就冻死了,但是隋萌在医生潜移默化的改造下,体质比其他人好了不是一星半点儿,寒冷和酷热会让隋萌难受无比,但是却不会要了她的命。

隋萌光着屁股在坑里睡觉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哪怕是冰天雪地的情况下,所以没多长时间她就醒了。醒来的隋萌觉得屁股底下凉凉的,伸手一摸,黏黏糊糊的,再闻闻,舔舔,终于确认了,那是她塞进屁眼儿里的大便。重新化成稀屎的大便在隋萌睡着的情况下,从她的屁眼儿里流了出来,一部分粘在她屁眼儿周围,一部分流到坑里,冻在了坑底。随着隋萌一起身,“哗啦哗啦”碎了一地。有些累的隋萌,草率的把屁股上、坑底的大便收拾了一下,填进嘴里,然后打开顶盖,爬出坑,爬进了调教室。调教室里有一个大水箱,水箱里存着医生和隋萌从各处搜集的尿液,包括但不仅限于人尿、狗尿、马尿、猪尿等等。这个大水箱不仅大到可以装下隋萌,还有加热功能,是平时医生对隋萌进行尿液窒息调教、高温液体汆烫调教等等项目的设备,隋萌有时还会用它洗澡。隋萌打开了加热电源,没五分钟,大水箱里的尿液就开始冒热气了,当然热气是带着骚臭味儿的。隋萌钻进水箱里,完完全全的沉浸在温热的尿液里,皮肤觉得针扎似的疼,但是她的体温也在渐渐恢复正常。在尿里憋了一会儿气的隋萌露出了脑袋,倚在水箱的一边,享受着难得的清闲和自在。要是没有这满屋子的臭味儿,再来一杯红酒就更好了。隋萌想了想,随即又笑了,怎么可能,自己现在这身贱肉只配听从医生的操纵,被不停的玩弄,直到厌倦或者被玩坏,然后被遗弃到某个乞丐窝或者被残酷的虐杀供人取乐。隋萌也许有一丝委屈,但她并没有觉得不公平,觉得别的女人能泡著澡喝着红酒,而自己只能在尿里泡著。因为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虽然肮脏变态,但是自己内心的欲望也得到了极致的满足。

天渐渐黑了,雪又下了起来,泡在尿液里的隋萌被电话声吵醒了,是医生的电话。

“小萌萌,雪太大了,今天晚上我回不去了。”

“那真是太可惜了,主人,人家都洗干净等你回来了。”

“嘿嘿,我早就料到你会这么说,今天晚上的任务我已经压在茶几的水杯下面了,祝你玩得愉快,完成后有奖励哦。”

“是吗,谢谢主人!爱你,麽麽哒。”

隋萌挂断电话后,来到正厅的茶几旁,摸出纸条,只见上面写着:凌晨一点,路灯灭后,裸奔到马路尽头的公园。在健身器材处,做10个引体向上、20个仰卧起坐,然后到公园里的人工河中从南游到北,在公园北头公厕的最靠里的坑位里,找到一把钥匙,这把钥匙可以打开调教室的4号柜,里面的东西就是你今天晚上任务的奖励。隋萌估算了一下,大冬天裸奔一公里去公园,再做运动、冬泳……真是忙碌的一晚上啊。

雪还在下,凌晨一点的夜真是黑的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地上的雪在隐隐的反著点光。隋萌不出意外的光着屁股出了门,到了街上,冷风和著小雪粒打的隋萌两个奶头疼。辨别好方向,隋萌开始在街上大步的走了起来。雪很深,到了隋萌小腿肚子的位置,这样的雪跑是跑不起来的,只能走了。走着走着,隋萌就觉得有些无聊了。这除了冻得全身发紫,脚丫子失去知觉外也没什么挑战性嘛。隋萌想到。不如跪着走一回儿。说做就做,隋萌跪倒在地,用膝盖趟雪而行,雪时不时和下体接触一下,冷飕飕的,又挺有意思。就这样膝行了两百来米,隋萌的膝盖也没有知觉了,其实这时她的膝盖已经磨破了。这才走了一半就没意思了,我一定要选一个有挑战性的走路方式。隋萌想来想去,觉得用滚的应该不错。只见隋萌坐到地上,屈膝在胸前,双手搂着膝盖,就这样开始在马路上歪歪扭扭的滚来滚去。“啊,痛。”这是撞在马路牙子上了。“嘭,哗——”这是撞树上了。隋萌滚著滚著就滚到了自行车道上,然后一头撞到了自行车道和机动车道之间的铁栅栏上。隋萌看着铁栅栏突发奇想,她站起来,一条腿跨过铁栅栏,发现自己踮着脚尖真好能跨著这个栅栏走,如果整个脚掌着地,那她的下体就要硌在铁栅栏的尖边上,十分的疼。终于发现有意思的走路方式了,隋萌踮着脚尖,跨著铁栅栏开始走路,没走几步失去知觉的脚丫子就没什么支撑力了,隋萌的下体就狠狠的硌在了铁栅栏上。这还不算,铁栅栏每隔几米都会有一个突出的部分,这个突出的部分也是铁质的,而且还是个四棱锥体,每次过这个地方的时候,哪怕踮着脚尖,那个突出的四棱锥也会在隋萌的大阴唇或者小阴唇上留下一个带血的划痕。就这样又走了一阵子,隋萌的下体被划得鲜血淋漓,而总是踮着脚尖走路隋萌的脚指头都要冻掉了,体力也渐渐的不支。气急败坏的隋萌干脆也不走路了,直接把自己的下体往死里虐,让下体直接硌在铁栅栏上,两只脚在地上划著走,从脚尖在地上受力,变成下体在铁栅栏上受力。遇到有突出的锥体部分,隋萌就跳一下,跳过去就算了,没跳过去,把下体扎烂了,那就回头让医生给自己治。不过隋萌的体力保持的还不错,这些障碍基本上都没难倒隋萌。一公里的距离,隋萌用了40分钟就“走”完了,任务中的公园近在眼前了。

来到公园后,隋萌先是坐到凉亭底下歇了一会儿,同时检查自己身上的情况。脚指头失去知觉而且乌紫发黑,其中左脚的大脚趾指甲盖掉了,但是隋萌一点也没有感觉疼。膝盖也成了紫黑色的,上面还有许多红色的冰碴,那是血流出来后迅速结晶冻上了。下体也很惨,一道道带血的划痕分布在大小阴唇上,左边的小阴唇几乎快被撕扯下来了,阴道口外露著,还不时滴下带血的淫水。检查完身体的隋萌出了凉亭,来到了健身器材处,她打算从最近的铁床开始,先做仰卧起坐。做20个仰卧起坐没什么难度,也没出意外,到了做引体向上时,又出事儿了。隋萌来到做引体向上的单杠下,轻轻一跳就抓住了单杠,然后开始用力的做引体向上,一连做了七个,第八个的时候已经做不动了,但是强忍着又做了两个,等第十个做完,她已经没有力气了,手一松,一屁股墩到了地上,“嘭”一声摔得隋萌疼的想哭。更关键的是,隋萌刚才抓着单杠做引体向上时,她的手已经冻在了单杠上,这一掉下来不要紧,把手心和手指头上的皮也给狠狠撕了下来。粉红的肉暴露在空气中,小血珠从手的不同地方冒了出来,疼痛让隋萌失去了理智,她把两只手背到后面去,掌心相对,紧紧的按在了一起,她要把两只手后背着冻在一起。因为后背着双手,所以隋萌从地上起来的时候就费了点劲。好不容易从地上起来以后,她又开始踩着雪往人工河走去。公园里的人工河冬天也有一米五左右的水深,隋萌觉得一会儿游泳的时候可能要吃些苦头了。心里正策划著方案的隋萌到了河边一看,得了,白策划了,因为河水冻上了。隋萌坐在河沿上,探著腿踩了踩冰面,很结实,于是她就来到了冰面上。走了几步后,隋萌发现除了有些滑以外毫无挑战性,思维一动,于是她有了个主意。

只见隋萌猛地跑了两步,然后身体往前一趴。“嘭——”脸和胸先著了地,隋萌的鼻子也磕破了,嘴唇也磕破了,本来就冻得没有知觉的乳头也差点在冰上磨掉了。带着血迹滑行了几米以后,隋萌停了下来。于是她挣扎著爬起来,又是一个冲刺,然后轻轻一跳,来了一次屁股着地。因为是故意往冰上墩,而且还跳了一下,所以隋萌这一下摔得非常疼。“啪叽”一声,屁股上的肥肉都差点摔成碎肉,就连隋萌身下的冰面都被这一下墩出裂痕来了。隋萌趴在冰面上缓了一会儿,才好受些。等她缓过劲来以后,又继续她的“滑冰”了。在快滑到人工河北头的时候,隋萌隐约看到河中间立著一根棍子,隋萌凑到近前发现这是河里标高水深的杆子,铁质的,有十公分左右的直径。也许,可以来一场肉屄与铁棍的较量,隋萌心想道。她来到距离标高杆七八米的地方,开始助跑,起跳,空中转身,摔趴在冰面上,脚方向向着标高杆滑行,然后隋萌叉开双腿,把下体迎向标高杆。最后的距离转瞬即到,隋萌的下体狠狠地撞在了铁质的标高杆上。“啊——”隋萌一声惨叫,在疼的同时,她也产生了快感,肉屄和铁棍的较量,肯定是肉屄吃亏了,隋萌下体让铁栅栏划破的伤口本来都冻上了,现在这一撞又都崩开了,疼的隋萌想夹紧双腿,奈何标高杆还夹在双腿之间,于是隋萌只能退而求其次,夹紧冰凉的标高杆意图缓解疼痛。过了好一会儿,隋萌才觉得下体没有疼痛感了,于是她扭著屁股想屈腿跪起来。试了一次没起来,试了两次没起来,试了好几次都没起来后,隋萌才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原来她的下体混合著血、尿、淫水,已经冻在了标高杆上了。卧在冰面上,冻得哆哆嗦嗦的隋萌终于下定决心了。与其这样冻死在这里,还不如狠下心来,大不了把自己下体的几两肉扯下来。想着可能会把自己的阴道甚至子宫给扯出来,隋萌也不觉得害怕了,甚至还有些期待子宫挂在外面晃荡的情景。要是能把肠子也扯出来就更好了,隋萌心想道。打定主意的隋萌,蜷起左腿,脚丫子钩在标高杆的另一侧,然后左腿猛地一蹬标高杆,靠着蹬腿的力量,一下子就把冻在标高杆上的下体扯了下来。“啊——”隋萌纵然有所准备,但是撕扯下体血肉的疼痛还是让她叫了出来。疼痛的感觉过去以后,隋萌感到自己的下体热乎乎的,似乎有高潮的迹象。为了避免再次被冻到标高杆上,隋萌没敢耽误,连忙爬离了标高杆。下体离开标高杆以后,隋萌便跪伏在地上,凑著月光看向之前自己下体冻住的地方,只见一块褐色的肉还紧紧地贴在上面。隋萌仔细认了认,才知道,自己的小阴唇被扯了下来。在此付出巨大的代价后,隋萌也不敢在这里再耽误时间了,她爬起来,沿着河道继续向前走去。

遍体鳞伤的隋萌在冰凉刺骨的冰面上走了有一会儿,终于见到了河道的尽头。等她背着手,忍着疼笨拙的爬上河岸后,公园的公厕就近在眼前了。顶开门后,隋萌很自然的走到了男厕那边。找到最里面的坑位,费力的拉开隔间门,果然不出隋萌所料,便池里果然有一大坨大便。深知医生套路的隋萌知道,这钥匙肯定就在大便里,而医生的意思肯定就是让自己吃掉大便找出钥匙。隋萌跪在便池前,撅起屁股,把脑袋埋在了便池里,脸凑到大便前面。不知道拉了多长时间的大便已经没什么臭味了,但是隋萌通过颜色判断,这滩大便的主人肯定已经便秘多时了,味道肯定非常的刺激。隋萌张大嘴巴,一口咬在了大便上面。坚硬的外壳里面包裹着稀软的粪便,臭的恶心人的大便在隋萌臭嘴的咀嚼下,居然让她产生了外焦里嫩的感觉。感觉到嘴里的大便中没有钥匙,隋萌就咽下了嘴里嚼碎的大便,然后趴下来,又咬一大口。就这样,隋萌一口一口的吃干净了便池里的大便,就连便池底部粘黏的大便都让她舔的干干净净,但是,就是没有找到隋萌期待的钥匙。怎么回事呢,难道是我吃的太快了,咽下去了?隋萌心想道。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隋萌决定把吃下去的大便再吐出来,好好检查一下。隋萌来到小便池那里,看了看,发现小便池的地漏有细密的铁丝网罩着,很适合用来筛选自己肚子里的大便。于是隋萌趴在小便池的边上,用冰凉坚硬的瓷砖边缘反复的硌自己的肚子,尤其是胃部。把肚子都硌红了,隋萌才开始有些许呕吐的感觉。“呕——哗——呕——哗——”随着隋萌把肚子里的大便呕吐到小便池里,恶臭也充斥着整个男厕。因为隋萌呕吐的动静,激活了公厕里的声控灯,所以隋萌也得以仔细的观察自己的呕吐物,只见稀稀拉拉的大便流淌在小便池里,黄褐色的粪汤儿喷溅的到处都是。不明真相的人肯定以为这是谁缺德,拉稀拉到小便池子里了,要不是亲眼所见肯定不敢相信,这一切是这只名叫隋萌的缺德母狗,嘴里喷粪,吐出来的。仔细观察过后,隋萌确定,自己吃的这一堆大便里确实没有她要找的钥匙。不甘心的隋萌,又爬到那个最里面的坑位里,把头伸进厕纸篓里,把原本就不多的厕纸用嘴叼了出来,挨个检查,也没有找到钥匙。此时的隋萌一脸懵逼,满嘴满脸的大便,还粘著一张厕纸,看起来有些搞笑的同时,还特别想把她踩在脚下凌虐一番。琢磨了半天的隋萌想到了另一种可能,那就是,钥匙在女厕。隋萌连忙爬起来,跑到女厕那边,打开最里面的坑位,抬头就看见一个装满液体的保险套,挂在衣帽钩上,保险套里面装着隋萌求之不得的钥匙。此时的隋萌有一种扇自己一巴掌的冲动,白吃一坑大便不说,还浪费了这么长时间,真该死。隋萌连忙咬住保险套的末端,打算咬破保险套,喝掉里面的液体,然后取出里面的钥匙。就在隋萌含住保险套准备咬破时,她又有了新的想法。她决定要惩罚自己的愚蠢,至于惩罚方式就是把这间公厕用嘴好好清理一遍。

隋萌先回到男厕,她要先解决自己的错误。什么错误呢?当然是小便池里自己吐出来的大便了。回到小便池的隋萌,跪倒在便池边上,把脸探进去,用嘴吸了吸自己吐出来的大便。大便虽然凉了,但是流动性还在,很容易吸进嘴里。没多长时间隋萌就把流的满小便池都是的大便吸回了肚里,另外她还把小便池里里外外好好的舔了一遍。细心的隋萌还用门牙,把自己能够得着的地方好好啃了一遍,啃什么呢,小便池里的积年尿垢。最后,上面还用嘴把地漏过滤网上的垃圾,比如:烟头、卫生纸、口香糖什么的都叼出来扔到了外面的垃圾桶里。把小便池清理的尽可能干净后,隋萌又开始清理大便坑位。坑位里有大便的不能浪费,要吃到肚里。厕纸掉到外面的,要叼进厕纸篓里。便坑不干净的,要把头埋进去,用舌头舔干净。甚至连脚踏的冲水阀,隋萌也用舌头舔的闪闪发亮。收拾完男厕,隋萌又开始收拾女厕。女厕相对来讲干净一些,所以隋萌没费什么力气就把女厕所有的坑位都舔干净了。惩罚完自己,隋萌才回到那个自己期待已久的地方,咬破保险套,喝掉里面的液体(医生给隋萌补充体力的糖水),把自己今天晚上任务的奖励叼在了嘴里。隋萌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自己的奖励究竟是什么,她离开公厕,沿着河边,跑过冻着她一片阴唇的标高杆,跑过健身器材,跑过凉亭,跑过粘着她血的铁栅栏,一路跑回了她的“家”:爱之屋。跑过健身器材,跑过凉亭,跑过粘着她血的铁栅栏,一路跑回了她的 “家”:爱之屋。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