縹緲仙(朱顏血雪芍同人) (20-21) 作者:夜行判官

簡體

【縹緲仙(朱顏血雪芍同人)】 (20-21) book18.org

作者:夜行判官2021/05/5發表於:SIS論壇 book18.org

二十、倒灌 book18.org

一時無法從當眾失禁這種巨大恥辱中恢復的水無傷被慕容龍放下的那瞬間,發軟的雙腿差點讓她跌倒,勉強站立後卻只能維持著雙臂束在背後的挺胸姿態。此刻她不敢去看四周邪徒們那盯著自己的眼神,也無比痛恨自己胸前那對尺寸驚人的乳房,這對尺寸大到已經顯得極為淫蕩下流的肉球顫巍巍的墜著,那深褐色的肥大奶頭卻顯而易見的充血挺硬著。這意味著她現在儘管被慕容龍百般侮辱,但自己被緊縛虐待的身體卻無疑處於非常興奮的狀態。不久前還如高懸蒼穹之上凌駕眾生的仙子般人物,在被扒光衣裙戴上枷鎖後,看起來也不過就是個美艷豐腴的低賤淫奴。 book18.org

似乎是為了打擊她最後的一點尊嚴,見水無傷閉目不言不語的慕容龍笑著伸手播弄起她那最暴露身體狀態的乳首,開口調笑道:「沒想到前輩這麼喜歡當著別人撒尿,這大奶頭都硬的挺起來了。既然如此,我星月湖上下自然會滿足前輩這一癖好,以後這位前輩無論大小解咱們可得都瞧仔細了。前輩不是想見一下我教中調配神藥的人麼?葉老,看看這女子如何?」 book18.org

說著,慕容龍閃開身,葉行南走上前來,看著靈虛仙子因羞憤而微微發紅的俏臉,雙目瞪大,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真的是水前輩!?當年華山您與玉虛掌門大婚之時,我曾隨恩師上山道賀進禮,前輩數十年容貌不改,風姿甚至更勝從前,真乃神仙中人。」 book18.org

靈虛仙子睜開眼,望著面前這毫無印象的糟老頭,心知又遇當年識得自己的故人,只是自己現在這遭擒被綁、身無寸縷,甚至還被小輩淫辱的恥態,更讓她感到無地自容,只用眸光掃過葉行南,冷冷道:「既知曉我身份,為何卻又下毒害我?」 book18.org

「前輩功力通神,卻不想也會受制於老夫的化真散,不枉我特意為前輩又在裡面加了幾味猛藥才得以成功。前輩休惱,且容老夫先查驗一番前輩玉體,再給您塗上幾種老夫多年來的心血之作,教中多得是精壯男人,必定讓您老人家今後在教中享盡極樂。」說罷,葉行南滿臉興奮的伸出枯樹般的大手,不住在靈虛仙子身上撫摸揉捏,感知她的真氣流動。 book18.org

最後忍不住大笑著說道:「不愧是玉虛真人的雙修道侶,這般功力深厚的純陰之體簡直就是天生的練功爐鼎。來,你們幫我把她身體放平,我再用上些藥,她縱有天大本事,今後也就只能乖乖供人採補了。」 book18.org

葉行南示意旁邊教眾抱起水無傷的身體,將她肚皮向上拉直,仙子雖然萬般不願,但也知此時掙扎抗拒也只是自取其辱,只能含恨任由施為。葉行南撫摸著插入進水無傷肚腹丹田之中的魚骨金針尾部的碧綠翡翠,用指甲撬動邊緣,然後緩緩旋轉著打開,這時才看到原來這粗長魚骨針竟是中空的。他又拿出一個小玉瓶,將瓶中殷紅如血的液體滴入進金針尾端孔洞之中,接著直接低頭用嘴吻在仙子白嫩的肚臍上向里吹氣。 book18.org

水無傷先是感覺肚皮上被葉行南的鬍鬚弄得有些發癢,緊接著就感到一股熱流被注入丹田,迅速與那些被藥物壓制的內力相融,並順著經脈蔓延至全身。這種竟然能和自己功力相融合的藥物讓她本能的感覺到不好,臉色有些發白的不安道:「你給我用了什麼藥?」 book18.org

葉行南得意一笑:「這是老夫糅合化真散與焚情膏兩家之長,又精鍊一番後新得的銷魂玉露,配以魚骨針直接注入那些功力深厚的女子丹田,便可令其在被男人肏弄的時候倍加敏感以至於泄身不止,而其內力也會隨著元陰外泄而自動流入男人體內。另外此藥還有一種妙用就是可令中藥女子內力真氣無法施展,每當運氣行功,就會慾火焚身想要與人交合,而若與人交合卻又會因泄身而散功被采補,這般無窮輪轉之下,任你功力再深厚的女子,也終會淪為男人的練功爐鼎。而且此藥一旦入體就會與內力相融,無藥可解,真氣內力又是循環往復可以修煉再生之物,隨著內力流轉,越是功力深厚的女子,就會變得越發淫蕩敏感,所以前輩你功力等於已被廢掉,除了乖乖做我星月湖的淫奴外,到了任何地方恐怕也終生只能淪為男人的玩物了。」 book18.org

靈虛仙子聽到這話,只覺全身寒意刺骨,如一切真如對方所言,這種可怕淫毒已經將自己深不可測的功力給制住,哪怕將這金針拔出,自己運功對敵時也會受制於藥性發作身體所產生的快感。但她隨即想到,自己苦修道門心法多年,若進入物我兩忘的空靈境界,想必也能與體內淫毒慾望所對抗。只是察言觀色,見此女眼中又閃過精光的慕容龍接下來的話卻又將剛燃起幾分希望的水無傷打入絕望深淵:「前輩就別再胡思亂想了,如葉老所言安心在我教中任人玩弄即可,不要妄圖拔掉你腹中的金針,此物內藏機關,在入體之時便已經延展開無數枝杈長針,如果拔出不但不會讓你功力恢復,只會直接廢掉你的丹田。」 book18.org

「身為男人,你們如此算計女子,不怕遭報應麼,呃啊~ ……」被氣得銀牙緊咬的靈虛仙子流著淚沖慕容龍恨聲道。因功力當世無敵而一直都習慣強勢的她,此刻真正體會到了身為只能任人擺布的弱女子的悲哀。只不過,她話還未說完,就被下體的冰涼感覺激得忍不住呻吟出聲。原來已經又將金針尾端翡翠扣蓋嵌入擰緊的葉行南正在借著這個工夫給她剛被拔光陰毛的下體塗抹膏藥,粗糲的手指甚至還伸進她已經泥濘不堪的淫穴陰唇中反覆攪動抹藥。 book18.org

「前輩放心,我已經將你下面被傷到的皮膚治好,這外敷的藥膏不但能止血生肌還能讓前輩這裡永遠都再長不出毛來。另外給你騷穴里抹的東西也是助興良藥,只會讓前輩更加舒服……你們將她雙腿分開,我再給她屁眼裡也抹上,這般姿色的女人,一個洞可不夠用的……哎呀,這裡這麼黑,看來當年的玉虛真人也是我道中人,連前輩穀道也開發過了……」說著在葉行南吩咐下,教眾又笑著將水無傷修長美腿打開,將她肥碩臀瓣中間的、顏色頗為暗沉的褶皺菊穴也袒露出來。後者用手指蘸著藥膏,一點點擠入,將這些淫藥抹進仙子肛門之內。水無傷咬著牙儘量不讓自己呻吟出聲,扭動著夾緊屁股想要阻止葉行南手指的深入,但她繃緊的括約肌卻可笑的就像一張小嘴般死死嘬住葉行南的食指,不但根本無法阻止其抽插進出,反而因用力帶得自己敏感的屁眼兒被捅得快感不斷。 book18.org

藥物很快抹完,但水無傷已經感覺到自己被藥膏塗抹過的陰道與屁眼都開始泛起一陣難以忍受的麻癢之感,就在葉行南手指抽離之時,她甚至產生出了一種想要對方手指繼續狠插自己屁眼幫忙止癢的不舍。當教眾將她放下,雙腳沾地的靈虛仙子趕忙紅著臉夾緊了雙腿,大腿並緊想要通過相互摩擦來緩解這種瘙癢感,但這飲鴆止渴的舉動不但沒有絲毫效果,卻反而讓她的騷穴里分泌出大量淫液,順著大腿流了下來。 book18.org

仙子這逐漸被藥物支配的身體反應自然瞞不過慕容龍的眼睛,他笑著對葉行南道:「不愧是葉老,高明。」 book18.org

「還沒完呢,這女人功力不凡,全身上下也都是寶貝,這麼大的一對奶子,只要用藥稍加引導就能恢復產奶,純陰之體的奶水不但能延年益壽也有增強功力之效果。」葉行南對水無傷的身體推崇備至,嘴裡這樣說著,又手托起她的一隻大奶子,先把藥膏塗抹在乳暈乳頭之上,又用一根中空的銀針刺入仙子奶頭的乳孔之中,將藥劑含在嘴裡順著銀針吹入。 book18.org

被緊縛著只能挺胸接受這一切的靈虛仙子只覺乳頭上先是一痛,隨即冰涼的藥劑流入,很快便讓整個乳房都開始發熱,她甚至能清晰看到自己的乳球上已經逐漸開始浮現出隱隱的血管脈絡,心知無力阻止的水無傷只能鳳眸含淚的冷冷盯著正對自己身體為所欲為的葉行南,努力讓自己不發出聲音示弱。同時心中泛起無盡屈辱哀傷;想不到自己堂堂一代武功天下無敵的大宗師,現在卻如一頭砧板上待宰的牲畜般任這些淫徒作弄品鑑。 book18.org

待葉行南弄完,乳房已經明顯產生出了臌脹感,曾經生兒育女進行過哺乳喂養的靈虛仙子意識到,自己恐怕又要被弄得產奶了,而此時胸部乳暈奶頭上塗抹的藥膏也開始發作,要不是理智還在,她甚至想直接跑到一邊將奶子貼到牆壁上剮蹭止癢。全身敏感部位的異樣瘙癢感,讓苦苦忍耐這一切的水無傷全身都浮現出汗珠,就好像在肌膚上塗抹了一層水亮油脂一般。 book18.org

「前輩現在是否有些不舒服?晚輩來幫幫你,若是騷屄、屁眼兒也不舒服,我也可效勞。」慕容龍走上前,用手摳弄著仙子已經挺立充血的奶頭,引得水無傷全身泛起微微顫抖,那張傾國傾城的絕美俏臉上眯眼咬唇的樣子亦難分清此時到底是抗拒還是舒爽。 book18.org

「你,你休想……」知道對方是想要自己主動開口求其來肏弄自己的靈虛仙子,忍著逐漸猛烈的慾火,猶自嘴硬道。想她本為除魔衛道而來,就算一時輕敵被擒,也不可就這樣認輸成為邪徒們的玩物。 book18.org

「好,既然如此,那就請前輩隨我入席吧。」慕容龍見這女人依舊強裝高傲,不肯乖乖就範,反而更增了幾分逗弄的興趣。他命人脫去仙子鞋襪,又給其腳腕上戴好兩邊鎖鏈間距只有一尺左右的腳鐐,接過教眾送上的細鎖鏈,將一頭扣在仙子脖頸的玄鐵項圈之上,另一頭握在手中,轉身如牽狗一般拉著全身赤裸,雙臂被緊縛在背後的水無傷向內走去。 book18.org

星月湖依照太極八卦之理修築的環形大殿內,早得知消息那個翻手間重創自己的女人已經成擒,金開甲與沐聲傳早早安排好了新宴席,並立兩旁翹首以盼。待見到一臉笑意的慕容龍牽著的那個全身赤裸的可憐女人正是不久前將自己雙手廢掉的惡魔時,金開甲在短暫震驚過後,立刻走上前去,用已經使不出內力的手掌狠狠扇了水無傷兩記耳光。雖然功力無法發揮,但金開甲強勁的臂力仍舊打得靈虛仙子臉頰浮現出微微紅腫,也讓正辛苦與身體瘙癢對抗並逐漸被淫慾影響意識的水無傷神智為之一振,她抬眸撇了一眼怒火中燒的金開甲,不屑道:「當初見你妻子殘疾,兒子尚幼,念著道門慈悲饒了你一命,現在就換得你這般對待?」 book18.org

金開甲一愣,隨即眼中血色逐漸褪去,向靈虛仙子深行一禮道:「多謝當日不殺之恩,以後在下定當竭盡全力把仙子的身子伺候舒服。」說罷,金開甲笑著伸手捏了捏靈虛仙子的胸前肉球,便閃開了身子,返回自己位置。 book18.org

而一直未動的沐聲傳卻雙眼直直的看著記憶中那個在泰山封禪台上橫掃群雄,幾乎隨手間就差點要了自己性命的女人,看著她此時袒露出的豐滿玉體,僵硬如枯樹皮般的臉上肌肉不停微微顫抖著,不知在想些什麼。 book18.org

一眾教內各堂高手以及供奉都依座次入席,均雙眼放光的看著被牽著強行坐在主位慕容龍腿上的赤裸女人,今日之後這個絕世尤物就將成為教內人盡可夫的淫奴,再想到其不久前展露出的驚世武功,無不讓這些邪徒心中火熱,體內慾望幾乎按耐不住。 book18.org

「諸位,今日本教折損無數才換得將此賤人擒獲,請共飲此杯以敬那些死去的同袍兄弟。」慕容龍時刻不忘收攏人心,在眾人轟然附和中,與席上教內精英先乾了一碗酒。侍者過來馬上又為其斟滿一大碗酒,慕容龍目視葉行南,後者立刻會意,笑呵呵走上前來,在眾目睽睽之下,將一包藥粉倒入酒中。他此時因為得到了千金難尋的試藥研醫素材而心情極好,如果一切順利,他甚至有可能利用靈虛仙子這具生機盎然的純陰之體,來彌補一樁憾事。 book18.org

「前輩武功高強,我等甚是佩服,請滿飲此杯!」慕容龍端起酒碗,抵在靈虛仙子唇邊,笑著勸酒道。 book18.org

看著這些淫徒明目張膽在酒中下藥,又要逼著自己飲下的醜陋嘴臉,水無傷冷笑道:「剛剛還謂之賤人,現在又喊前輩,不覺太虛偽了麼?況且,我若不飲,你待如何?」 book18.org

慕容龍笑意不減,侃侃而談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以後就不必這般客套了,直接尊前輩為賤貨母狗即可。至於你要不肯賞臉,我便只能失禮了……」 book18.org

說著,他直接捏開仙子的下巴,強行將一大碗摻藥的烈酒灌入其口中。在眾人一片鬨笑叫好的嘈雜聲里,一大碗酒下肚的水無傷只覺滾燙熱流順著食道落入腹中,讓本就滴酒不沾的她全身雪白肌膚上迅速浮現起一片淡淡暈紅。而在烈酒激化下發作更快數倍的催情淫藥,則化作無盡慾火直衝腦海,短短片刻時間,就讓原本還清醒的靈虛仙子眸子裡再不見了曾經的澄澈純凈,只余失去焦距的幽暗水光。不知是殘酒還是口水順著仙子的嘴角流下,如被點燃般火熱發燙的身體正亟需得到釋放與慰藉,水無傷終於再無法抵禦住外敷內服的諸般霸道淫藥的折磨,將自己柔軟豐滿的嬌軀貼在了慕容龍身上,不停焦躁扭動著,雖然靈台最後一點清明讓她嘴裡沒有發出求歡的話語,但流水不止的下體與這不停往男人身上蹭的肢體語言,已經是最直白的肉慾邀請了。 book18.org

「賤貨,是不是想哥哥的大雞巴了?」慕容龍在仙子耳邊問道,故意用手開始摳弄起她已經泛濫成災的滑膩穴口。 book18.org

「嗚~ 呃……」水無傷忍不住呻吟著,輕點了下頭,僅剩不多的理智讓她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羞恥感卻越發助長了身體的渴求,她意識到,自己已經徹底輸了,被藥物支配的饑渴身體已經沒辦法不向這個男人投降。 book18.org

「說話!」慕容龍顯然不想就這麼放過這不可一世的女人,手指用力捏住仙子下體勃起硬挺的陰蒂,淫笑著命令道。 book18.org

「啊啊~ !啊,是,是!」 book18.org

「是什麼?」 book18.org

「是,啊啊,是想哥哥的大雞巴了……嗚嗚~ ……」 book18.org

當眾被逼著說出這種淫詞浪語的靈虛仙子哪怕已經屈從與身體的慾望,但還是忍不住哭出聲來。這幾十年她還從未像今天這樣顏面喪盡,當眾被一個小輩如此羞辱。 book18.org

慕容龍與一眾星月湖淫徒哈哈大笑,見大家興致都高,他也不介意進一步摧毀掉這個女人所有的矜持與自尊。 book18.org

「想要哥哥的大雞巴怎樣,都要清楚說出來讓大家聽到才行,否則今天就癢死你這賤貨!」感受著自己手指竟然被這個女人那淫亂不堪的騷穴緊緊含住,甚至還不停往裡面吮吸的慕容龍知道今天遇到了萬中無一的絕世名器,心中也不禁火熱起來。 book18.org

「啊啊~ 啊啊~ ,我……嗚嗚~ ,想要哥哥的大雞巴,肏,肏我這賤貨的騷屄啊啊啊~ ……」飽受淫藥折磨與男人手指侵犯的靈虛仙子終於意志崩潰,哭著尖聲浪叫道。同時性感豐腴的肉體也失控的開始一下下挺動著腰肢,不自覺的做起了女人特有的那種配合挨肏的腰臀動作。 book18.org

見懷中女人已經被折磨得完全陷入慾望之中,慕容龍也不再忍耐,直接扯開仙子腳上的鎖鏈,分開那雙渾圓修長的白皙美腿,再解開衣衫褲帶,露出他那猙獰可怕的巨物,抵在仙子雙腿間的名器穴口。 book18.org

猛然感覺觸感有些奇怪的水無傷垂眸下望,看到了慕容龍那根如怪物般根部還長滿觸鬚的巨大肉棒,駭得驚叫道:「不,不要!不要用這東西啊啊啊啊!!」 book18.org

慕容龍很滿意女人臉上的驚恐與絕望,已經期待起當這武功高強的絕世女俠被自己肉棒征服後的樣子。他腰間一挺,打斷了仙子的求饒,直接將整根巨物生生擠入水無傷那緊窄濕熱的陰道之內,這時慕容龍才感覺到,這個女人的陰道壁上竟然長著無數的褶皺與肉芽,在自己進入的一剎那便如有生命的活物般層層包裹擠壓了過來,居然和自己這根變異的巨根是無比契合。而頂端肉冠處的觸感也讓慕容龍清楚感覺到,自己的龜頭已經頂開了這個女人的子宮口,更奇妙的是這子宮就好像也是活的般,正隨著不斷噴出的陣陣熱流而一下下套弄含嘬著龜頭。他平生玩弄過的女人無數,甚至就連自己親生母親與親妹妹都沒有這個女人帶給自己的,這種身體上最純粹的性愛快感高。居然讓他在插入到底的那瞬間,有了想要被吸得就此射出來的衝動。 book18.org

而水無傷則在慕容龍進入自己身體的剎那,就被對方那根前所未見的巨物給插得高潮迭起連連泄身了。只是瞬間被撕裂的痛楚過後,就是如風暴般無可抵擋的快感席捲全身,她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只被男人肏了一下就陷入持續泄身之中。體內被藥物壓制的真氣因身體連續高潮隨著傾瀉而出的陰精一起外泄,向著深入陰道內甚至已經頂進自己子宮之中的肉棒涌去。 book18.org

雖然舒服得差點射出來,但慕容龍好在沒有忘記正事,感受著身下女人隨著被自己一下肏得狂噴不止的陰精騷水而傾瀉湧出的精純內力,他大喜之下趕忙全力運轉太一經,開始瘋狂吸取靈虛仙子體內那浩如淵海的渾厚功力。 book18.org

就在下面眾人都羨慕不已的看著自己教主一邊肏弄著那個大奶子騷貨,一邊採補其功力化為己用的時候。卻見慕容龍臉色從一開始的陶醉欣喜,開始逐漸變得凝重僵硬,最後竟然在蒼白臉上浮現出一股黑氣,面色更是已經如見到洪水猛獸般驚恐的瞪大眼睛盯著身下女子,甚至雙手按在女人腰上,想要推開對方的身子,但卻不知何時,女人那對白皙如玉的美腿卻早已死死勾纏在慕容龍腰間。這時已經察覺不對金開甲、沐聲傳與艷鳳三人齊齊搶上,但卻在距離兩人三四尺遠時被轟然崩散出來的罡風彈開。霎時慕容龍與水無傷身旁的桌椅杯盞盡碎,四散而飛。竟有一股無形氣勁將這糾纏在一起,身體相連的兩人與其他人隔絕開來。 book18.org

這無從下手,內力也會被卸掉或反彈回來的感覺沐聲傳再熟悉不過,正是那個可怕女人功力外放而出所形成的真氣之牆。 book18.org

「為,為何會這樣……」慕容龍絕望的開口問道,聲音已經虛弱到無以復加。 book18.org

「無恥小輩,要知這世上江河匯海乃是常理,你我內力差距無異天地之遠,你強吸我功力,正如滄海倒灌入江河……哼,我給你,你受得起麼?」此時已是披頭散髮的水無傷面上浮現出邪異笑容,她伸出香舌舔弄著慕容龍臉頰流下冷汗,在其耳邊用僅有兩人能聽到聲音柔媚的說道。 book18.org

二十一、功虧 book18.org

當此危機,慕容龍自然拼盡全力求生,只是從下體蔓延而侵入經脈中的那股綿密精純、似無窮無盡般的真氣,讓他根本無從抵禦。平日自詡霸道的太一經與回天訣內力幾乎是一觸即潰,與自己那略顯陰毒的寒性內力不同,靈虛仙子的內力質柔如水,悽然處潤物無聲,所到之地盡皆將慕容龍本身的功力融合一體,沛然處排山倒海,潮浪翻湧仿佛那吞噬萬物的天災浩劫。 book18.org

見這個剛才還意氣風發、自以為掌控一切的英俊男人現在已是汗出如漿,滿麵灰敗之色,卻猶自咬緊牙關不斷運力行功做著垂死掙扎,臉上的倔強桀驁與當初自己那個無論如何也不肯服輸的兒子如出一轍。水無傷心中一軟,輕嘆道:「你已命在頃刻,是生是死皆我一念之間。」 book18.org

「你的丹田已經無法運功,為什麼還能控制真氣反噬於我?」見自己抵抗無用,生死皆不由己的慕容龍反而冷靜下來,雙目凝視著面前女子的絕世容顏,竟用雙臂摟進水無傷的身子,貪婪的吻著她紅艷豐唇沉聲反問道。 book18.org

靈虛仙子沒想到這個登徒子在小命不保的情況下還敢這樣肆意猥褻輕薄自己,也是腦中一亂,多少年都沒被撬開過的嘴唇就這樣被對方舌頭侵入一陣肆意糾纏。被親得心旌搖曳的她受制於身上的束縛無力擺脫,只能趁著親吻間隙趕緊偏過頭,微有些氣喘的嗔怨:「你這無恥小輩,當真不怕死麼?好,今日也教你死個明白,你雖用那邪物制住了我的丹田,但你強行對我施以邪術強行採補,這些在我體內已經無法約束的真氣被你吸入體內,因功力差距反而喧賓奪主,你的內力便被我更渾厚龐大的內力所吞沒,我便借用你的丹田經脈來控制這些真氣。若不是你這般無禮的姦淫於我,哪有現在這騎虎難下之勢?別,別再動了,我控制不了真氣外泄,再多,多泄身幾次,那些被散入你體內的功力越來越多,必定讓你經脈盡斷。」 book18.org

聽對方這般說,心中稍安的慕容龍便問道:「可有補救之法?」 book18.org

靈虛仙子似笑非笑道:「想知道?那便求我吧。」 book18.org

慕容龍傲然一笑:「我乃一國之君,豈有向他人低頭之理。今日若我無幸,大燕軍隊便會踏平華山滅你太華一脈,再將九華餘孽全部剿滅。」 book18.org

狡猾的慕容龍說這番話時故意抬高了聲音,也讓四周找不到辦法靠近的諸人眼中一亮。葉行南趕忙道:「水前輩!還請高抬貴手,我主乃堂堂大燕國君,而太子年紀卻小,若你傷了陛下便是動搖整個中原大勢,就算太子繼位也必定是主幼國疑,天下必定又將陷入戰亂!屆時生靈塗炭、百姓流離皆系你今日之所為!」 book18.org

沐聲傳亦接口道:「前輩既然歸隱道門,自應知天命、順天意,逆天而為必受天譴!」 book18.org

這一番話卻正戳中水無傷心中的顧忌,她這些年除惡行善就是為了以贖舊時所犯下的罪孽。她也知慕容龍身具帝王氣運,小懲大誡削他幾年國祚運勢不難,但若就這樣行弒君之事卻會闖下大禍,若真讓大燕因此覆滅,中原大地必定又將是一場血雨腥風,這無邊惡業的因果她可承受不起。 book18.org

垂眸思量片刻,仙子便平復了心中的殺意惡念,淡然開口道:「罷了,為這天下蒼生,我便不再追今日之事。慕容龍,你只需答應我三件事,我便饒你性命,還能送你一番造化。」 book18.org

雖然水無傷儘量保持著語氣的平靜,但心裡已是羞恥不已,因為到現在為止,她與慕容龍還保持著下體相連的姿態,對方那根巨物還刺進她陰道最深處的子宮口中沒有拔出。 book18.org

「願聞其詳。」聽到靈虛仙子這番說詞,慕容龍心中越發篤定,雖然全身功力已經受控於人,但依舊膽大包天的用手撫上仙子那對西瓜般大小的豐碩巨乳,輕輕把玩著回答道。 book18.org

「你!你……罷了,第一件事,今後你燕國所占之地,需施行仁政,善待百姓,切不可重斂於民!第二件事,即刻解散星月湖,約束你那些殘存的邪徒爪牙不許再為禍武林。第三件事,給我鬆綁並拿掉丹田裡的這個東西,放我離開……」見慕容龍一副滿不在乎樣子的還在玩著自己乳房,氣得靈虛仙子粉面通紅,奶子直哆嗦。但終還是強忍下來,因為她也有顧慮,自己現在丹田受制,雙臂又被緊縛,如果幫慕容龍解除掉危機,自己就再無力反抗對方,如果這些人不放自己離開,她根本就跑不掉。 book18.org

「前輩不愧有太華聖母之名號,確實頗具仁心,我可以答應前輩你的第一件事。但後兩件卻恕難從命!我慕容龍平生最恨被女子脅迫,受制於閣下已是我平生之恥,今日你若要取我性命悉聽尊便,但若我能得不死,必定還要將你這賤貨婊子騷屄肏爛!」慕容龍似是認準了對方並不敢殺掉自己,所以硬是一邊揉捏著仙子的乳球,一邊毫不退讓的高聲答道。引得四周一眾邪徒都紛紛拍手叫好,心下均是欽佩萬分;這才是我輩楷模,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生死之間亦不失男兒本色! book18.org

水無傷額頭青筋直跳,恨不得直接控制慕容龍體內的真氣將他全身筋脈骨骼都一一碾碎,修持多年的道心幾乎就要又轉入魔道,她牙齒咬得咯咯作響,一字一頓的沉聲問道:「慕容龍,你當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book18.org

「當真,你那騷屄夾得我太久怕一會兒水都乾了,是要在這裡取我性命,還是留在這裡做個千人騎萬人跨的婊子,還望前輩早做決定。」說罷,慕容龍故意不再理會這掛在自己身上的絕代尤物,低頭咬住水無傷已經被他用手擠出點滴奶水的大乳頭,開始津津有味的嘬了起來。 book18.org

靈虛仙子幾度騰起殺意想要將這厚顏無恥的淫徒挫骨揚灰,但本就不堅定的意志卻在體內淫藥與男人對乳房的強烈刺激中被快速消磨掉了。最終,當初與玉虛子定下的誓約成了束縛她行動的牢籠,還是沒辦法牽連無辜百姓、讓玉虛子宗門遭受劫難的水無傷只能含羞忍辱的認命道:「別,別再弄,弄我那裡了,保持靈台清明,意守玄關,聽我傳你導氣歸虛的法門……」 book18.org

聽得這個女人終於服軟,抬頭看向水無傷俏臉上那絕望又無奈的糾結表情,慕容龍也知此時亦不可太過逼迫,抱緊對方柔軟豐滿的美肉,輕吻落在仙子眼尾未乾的淚痕上,輕聲對其說道:「你是我見過最厲害的女人,只要你乖乖順從為奴,我必定會讓你享受無盡極樂。」 book18.org

水無傷輕哼一聲,緩緩說道:「你的太一經真氣本屬陰寒,而我修習的道門心法亦屬陰柔,你我功力差距宛若螢燭比之日月,你強行採補入體我的真氣便等於驅強吞弱,被我的真氣同化吸收。而你之前必定以此法採補過不少女子身上的內力,這些真氣並非是你自己修而來,雖然利在速成,但對其控制使用就不及那種腳踏實地一點點自行修煉積累的功力。現在你全身功力被我真氣吞噬融合,正好舍其駁雜而取其精純好好提煉一番。現下我雖被你等用邪法製成爐鼎,但直接採補我的功力實是兇險無比,你全身功力正被我的真氣限制在奇經八脈之中,若我倆現在分開,這些失去控制你又無法駕馭的真氣會立刻反噬,輕則讓你筋脈盡廢,重則立時要了你的性命。」 book18.org

這一番話道出了採補之法隱藏在立竿見影功效之下的種種弊端,已是世上難得的武學至理。包括艷鳳沐聲傳等人在內,都是當世武學大家,在一旁均都安靜下來,仔細聆聽對方闡述講解。 book18.org

「難道需要再將我這身功力全部散去嗎?」慕容龍心下一涼,想到自己若被散去苦修多年的內力才能保命,那真是生不如死了。 book18.org

「倒也不必,採補之法終究只是投機取巧的邪道,世間萬物皆有利弊得失,只有陰陽調和方為萬物滋養之本。其實,只需我,我……」說到這裡,仙子臉上一紅,但事已至此也別無他法,只能咬了咬唇深吸一口儘量平靜的繼續說下去。 book18.org

「傳你一些雙修法門,貫通你我竅穴經脈,雖然強弱之勢不變,但只要按我所傳導氣返虛勾連任督沖帶的節點,遵循天道至理,便可損有餘而補不足。」 book18.org

慕容龍眼中一亮,立刻領悟到此中奧妙;現在兩人之勢就如巨缸倒水入酒盞,自然盈滿則溢,而將酒盞置入缸中取水才是正道常理。 book18.org

「我該如何做?」慕容龍也知自己機緣就在眼前,便斂起邪念,虛心求教道。 book18.org

「你內里只需放鬆經脈,體悟我真氣的運行方式即可,我自會牽引其幫你貫通經脈……而,而體用之術,則需你在陰溢之際以陽濟陰,導乾元入坤澤……」面對慕容龍神光粲然的晶亮眸子,靈虛仙子眼神反而變得有些躲閃起來,只能結結巴巴的解釋道。 book18.org

「何為陰溢之際以陽濟陰,導乾元入坤澤?」慕容龍劍眉皺起,一臉疑惑道。心中暗自嘆服,不愧是前輩高人,心法口訣都非常人可懂。 book18.org

「就,就是……就是以陽濟陰,導乾元入坤澤。你也是道門一脈,這些淺顯的法門都不懂嗎?」水無傷有些氣急道,其中真意由她口中卻實在難以啟齒。 book18.org

「事關生死,還請前輩為晚輩解惑,說個明白吧……」慕容龍不知道對方為何突然有口難言的扭捏起來,但自己性命攸關,可是半點不能含糊的。 book18.org

看對方一臉認真問到底的樣子,感覺眾目睽睽之下老臉都要丟盡的靈虛仙子,只得探首在慕容龍耳邊悄聲道:「就是,就是你繼續肏我,在我泄身的時候你也趕緊射進來!只有陰陽轉換才能讓你我體內真氣形成循環之勢,否則你有進無出,豈不是取死之道?」 book18.org

慕容龍愣住,隨即便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看著身下俏臉暈紅一副羞憤氣急樣子的嬌媚女子,忽覺現在的她比之前那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的出塵仙子反而生動了很多。 book18.org

「遵命,還請指教……」說完,慕容龍便開始了他最擅長的動作,一下下撞擊起靈虛仙子的恥骨。巨大陽具在抽插進出間,飛速帶出大量黏稠的淫水,更是攪得一時沒有準備的水無傷忍不住嬌叫連連。知道這次歡好牽扯生死玄關,慕容龍不敢再行孟浪,只是飛速的猛力穿刺,在生命威脅與身下女子那令人銷魂的名器美穴包裹下,迅速抵達到了巔峰,身體一陣聳動,便將大量滾燙濃精直接射入水無傷子宮之內。這番兇狠肏弄之下,更是把本就淫藥發作且身體敏感的靈虛仙子連續送上高潮,體內真氣如天河倒灌般湧入慕容龍體內,好在就在這些功力即將把對方經脈丹田撐爆的時候,慕容龍及時射出陽精,有效抵消了仙子淫穴內不斷泄身而出的陰精。成功使這些真氣回流返本歸元在慕容龍體內循環一圈後又收納進水無傷體內,這個過程里慕容龍就好像全身都浸泡在溫水中,滾滾暖流沖刷著他的經脈,讓他清晰感覺到自己的經脈在不斷拓寬、變得更加強韌。前所未有的舒適感,與身體的歡愉更是讓慕容龍食髓知味的根本不做歇息,又開始了劇烈動作。而被他那巨大肉棒不斷抽插著的靈虛仙子哪經得起這種持續不斷的猛烈姦淫,久不曾承歡的下體很快就被肏得紅腫起來,而她被刺穿丹田後就沒辦法再控制那些已經侵入淫毒的功力,只能被動的隨著不停在自己身上索求的強壯男人的快速進出而被送上一次次高潮,不得不強行與對方雙修。 book18.org

這種細水長流的雙修之法,讓慕容龍收益良多,不但功力增長不少,還讓原本駁雜的真氣在一次次進入靈虛仙子的體內時被提煉得精純無比。直至他感到自己現在身體能夠容納的功力已經接近極限,經脈都有些微微脹痛了,才停止了這讓他無比舒泰的合體修煉。而這時他才發現,此刻已是天光放亮,自己竟然整個肏了這個女子一夜。他身下的靈虛仙子,早已在慕容龍這可怕的攻勢中被奸得全身虛脫昏死了過去,那如滿頭般腫脹起來的肥厚美蚌,正從還在一下下不自覺收縮痙攣著的穴口處,流出絲絲摻著血絲的白濁污穢。 book18.org

一夜勞累也有些疲憊的慕容龍,見四周欣賞了自己幾個時辰活春宮的教眾們正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又看看身下已經奄奄一息的女人,心中卻升起幾分難得的憐惜。於是便開口對眾人說道: book18.org

「這騷貨雖賤,但畢竟功力深厚,我前番也差點丟了性命。如果貿然玩弄恐怕還有些危險,今天先讓葉老給她身上再弄些東西,等到徹底將這婊子反抗之力廢掉,大家再好好肏這水婊子的爛屄!」 book18.org

眾人雖有不甘,但也見到慕容龍確實差點受制喪命,便均轟然領命,由教眾抱起靈虛仙子被玩弄得一片狼藉的白花花身子,送入了葉行南的石室。 book18.org

不知過了多久,靈虛仙子在一陣難以忍受的燥熱中悠悠醒轉,鼻端傳來濃郁藥香,而兩側肩胛卻又有微微陣痛。 book18.org

「嗚~ ……啊!?我,我,你把我怎麼了!?」仙子睜開水眸,在滿眼一片氤氳中,茫然四顧,身上感覺自己的雙臂還是被之前的枷鎖禁錮在背後,而大腿、膝蓋、腳腕也被繩子併攏著捆在一起,讓她只能呈跪坐姿態。而現在自己竟然身處在一個大瓮之中,瓮口有一個木蓋正好卡住了她的脖子。仙子下意識的想要掙扎,卻發現自己除了能夠感受到身上嚴密的束縛外,竟再使不出一丁點力氣,就像中了那種酥骨軟筋的藥物般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她驚恐的對不遠處正在搗藥的葉行南尖聲問道。 book18.org

「前輩莫慌,只是為了防止前輩今後再傷人,所以需用藥物將你的皮肉都煉制一番,此中妙用無窮,不但能令前輩今後肌膚更加細嫩,還會敏感萬分,只要被男人觸碰就能讓你情動,甚至只要多泡幾次,前輩的皮膚恐怕連穿衣服的摩擦都會受不了,而這藥湯深入肌理,會讓你全身肌肉自然綿軟非常,缺點就是力量大減,別說逃跑,就連走路都會成問題,這樣今後你自然便會乖乖聽話了。」說著,葉行南拿著一碗黑漆漆的藥汁走到大瓮前,從兩邊分開木蓋,扯著水無傷的一頭青絲將她的身體從藥湯中拉起。 book18.org

「嘖嘖~ ,前輩這幅身子著實不凡,刺穿琵琶骨不到兩個時辰,傷口竟痊癒了。」葉行南將藥放在一邊,伸手勾起穿在靈虛仙子琵琶骨上的金屬環,仔細查驗,而對方這前所未見的恢復速度著實讓他嘖嘖稱奇。 book18.org

水無傷雙目呆滯的看著自己兩邊被穿上金屬圓環的琵琶骨,心中絕望開始彌漫,就算道心穩固,意志更是千錘百鍊,但也對自己能否逃出這些奸人的魔掌產生了懷疑。而當葉行南將那碗藥汁灌進她口中時,已經暫時失去抵抗意識的靈虛仙子也木訥的順從喝下。 book18.org

「這便對了,只要乖乖聽話,安心在這裡做我教中的淫奴,這五石散你要多少我有多少。」葉行南在給瓮中女子喂完藥後,捋著鬍子點頭說道。 book18.org

「五石散!?」這種藥身為道門一脈的靈虛仙子當然知道,她面容慘白的驚叫道。 book18.org

「是啊,只要每天喝上一碗,很快前輩就再也離不開此物了。如前輩這般世外高人,不用些非常手段,怕還是難以將你留住。」說完,葉行南似是有些不耐靈虛仙子的怒喝,將一塊髒兮兮的破布塞進她小嘴裡,又把木蓋合好卡在仙子脖子上,便轉身繼續去配藥了。 book18.org

留下只能「嗚嗚」悶聲叫著的水無傷,痛苦萬分的在瓮中無助蠕動著自己被緊縛的豐滿肉體。book18.org

相關搜索

朱顏血夜行判官縹緲仙朱顏血·潔梅江湖朱顏朱顏朱顏血百合漂緲仙朱顏淚朱顏血雪芍同人雪血雪血雪血朱顏改九州縹緲錄朱顏血1縹緲朱顏血丹女友孟縹緲雪芍朱顏血 第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