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 (5) 作者: blass

.

【向日葵】(向日葵——陽陽的幸福)

作者: blass 2021-5-11 發表於SIS

05 陽陽——狐狸

淼淼快樂的在陽陽的身上摸來摸去,感慨道:「哎呀,說起來,當初仲夏那個臭小子割包皮的時候,我還混在了醫生護士裡面,穿著手術服整場旁觀來著,想想就像昨天的事兒。」

她捏了陽陽的肩膀和胳膊,揉了她的兩隻手。

「嗯,胳膊力氣很弱。」

按過了她的後背、後腰。

「現在這小子出息了,都能騙到這麼好的女人了。」

然後她又撈過一隻坐墊,輕輕撫著陽陽的後腦,將她放倒躺在了地面上。

「淼淼姐……」

陽陽心裡大驚,這是要幹什麼?

「噓……」

淼淼一隻手按住陽陽的肩膀,另一隻手豎起食指在嘴邊。

「看看你的肌肉強度,別擔心。」

她一把將陽陽的連衣裙拉了起來,直掀到露出腹部。

然後細細的用手在她肋下和腹部一點一點摸過去。

陽陽又癢又怕,關鍵是越被摸越有點不對勁。她兩手抓住淼淼按著她肩膀的那隻手,身體顫抖著說:「淼淼姐,我不是彎……」

淼淼的眉毛突然抬了抬,調皮的說:「嗯——?不是嗎?不是好啊……」

然後她按住陽陽肩膀的右手忽然鑽到了陽陽的腦後,將她的頭扶了起來,然後低頭親了下去。

這個女人的味道和氣味猛然充斥了陽陽的感官,她的嘴唇和牙齒幾乎沒有抵抗就被打開,淼淼口中的薄荷味立刻占滿了她舌苔的味覺感觸。

她的右手手掌在陽陽腦後一松一緊的揉著,她的左手在腹部的皮肉上試探著肌肉的形狀,慢慢的往下遊走。

陽陽本來是抓著對方的胳膊略作抵抗的手,現在漸漸變成了拉住。

就在淼淼的左手開始攀上陽陽內褲的時候,她突然坐直了身體,收了手,咳嗽了幾聲:「習慣了,過了過了……」

然後舔了舔嘴唇。

說著她雙手轉移到陽陽的腿上,開始在大腿和小腿的上下內外又捏又摸。

陽陽渾身顫抖,雙手捂著臉不敢出聲。

「好了!」淼淼摸來摸去,終於一巴掌拍在陽陽腿上,然後扶著她的肩膀讓她坐了起來。

陽陽滿臉通紅,低著頭不敢看她。

剛才好像自己其實一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來著。

「剛才這個事,嗯,就當是學費了。」淼淼強調了一句,坐在了陽陽面前。

「說正事吧。」淼淼再次咳嗽了一聲:「玖月讓我來保護你一下,我是這麼想的。」

「我雖然重慶也常來,不過呢,總不是一年十二個月天天在。所以為了避免最壞的情況發生,我得給你上個保險。」

「保險?」陽陽抬頭問。

「在最壞的情況下,你得能制服……不,你得能阻止對方的侵犯行動。我們先來做到這個程度。」

侵犯?陽陽有點懵。你剛才那樣算不?

「但是你的肌肉不是很發達,這個可以理解。只是這麼一來,有些比較安全的選擇我們就沒有了。現在只能優先考慮你這樣的小身子骨也能做到一擊癱瘓的方法。」

陽陽越來越覺得不對勁了:「淼淼姐,你這是在教我打人?」

「且,你這個身體可打不了人。」

淼淼不屑地說:「所以我只能選那種成功了可能就要殺人的教給你了。」

「我為什麼要殺人??」

陽陽嚇壞了。

「當然是為了自保啊。」淼淼一副你這不是廢話的表情。

「事先說好,」淼淼說:

「如果讓我發現你故意傷人了,而不是自保,我就親自廢了你,然後把你送進去。」

她又舔了舔嘴唇:「可是你這樣,應該做不到故意傷人,我現在比較擔心的是你會因為這些手段的傷害太大,連需要用的時候都不忍心用了。」

「當然了,對於你來說,任何危險的第一優先解決方案,都是趕緊跑。我這裡教給你的都是不得已才用的方法。」

淼淼晃動腰肢,擺動膝蓋和小腿,蹭到了陽陽幾乎貼臉的距離。

「現在,我來告訴你,在手頭上沒有任何工具的時候,敵人身上最方便攻擊,可以讓他癱瘓的位置,這就是一個。」

她伸出了右手,輕輕的撫摸陽陽雪白的脖子。

「一個人的喉嚨,是很脆弱的。」

她稍微用指尖點了點陽陽喉嚨的一處,陽陽立刻感到了不適和壓迫。

「感到了嗎?」

陽陽點了點頭。

「對它進行打擊有幾種方法,不過你首先要熟悉它在哪兒。」

淼淼愛不釋手的撫摸著陽陽的脖子。

「男人的話,大部分人都可以憑視覺認出喉結,就是光線不好也能摸到,女人的話,你就要熟悉它的手感了。」

然後,淼淼將兩邊的頭髮掃向背後,拉低了運動服的前胸,高高的揚起了下巴,露出了她長長的脖子,向前輕俯,兩眼火熱的看著陽陽。

「來,摸摸姐姐的這裡。」

淼淼對陽陽的自我防衛教授課程就這樣進行著。

一連幾天。

其中既有讓陽陽心裡痒痒的挑逗一樣的話和行為,也有讓她毛髮悚然的講解。

「喉嚨的軟骨的間隙在空手的時候沒有什麼意義,不過如果手裡有個刀片的話就很有用了。」

「啊,刀片嘛,女人化妝品里有個去毛刀很正常……」

「電擊棒只能嚇唬慫包,你一個弱女子真的遇到生死場了,掏出電擊棒基本就是送給人家用的。」

「化妝工具里的利器最好了,敵人一般不會在乎女人的化妝品,但是一把去角質的小剪刀可以讓你找動脈的穿深加個好幾厘米,大腿根就不是不能試了。」

「來,脖子的這裡很有用的哦,如果敵人正趴在你身上活動,那麼這個地方你盡可以按。」

「別怕,姐姐讓你體驗一下,我手法很精通的,不會讓你受傷的,不要怕哦,就是睡一下下……」

「我哪有偷親你……你嘴裡有什麼味關我什麼事。」

「我教你的手法按這裡是要命的,不能催情的哦,你可別拿去在哪個小奶狗身上用哦。」

「真的真的,你看前台的小玲玲就特別上癮我給她這樣,哎你還不信,我就讓你體驗一次,哎你別跑……」

「手腕是沒有用的,敵人包紮方便而且不影響活動,而且止血容易,你看自殺的人都需要把手一直泡水裡……」

「嗯,用來脫困的話刀片很必要,我教你幾個日常把刀片藏包包各種位置的方法,還有怎麼注意不被它們割到。」

「包包、手機殼和車鑰匙我都教給你了,嗯,還有美甲,現在能容納的美甲越來越多了,不過對刀片有點要求,我明天給你帶個幾百片……」

「眼睛其實也不是那麼難破壞,而且對敵人的行動障礙極大。就算是傷害不了,暫時遮蔽視野也是非常好的……有機會可以試,但是平常的時候人對眼睛保護很重的。」

「撩檔腿還算好用的,雖然只能對付男人吧。你要記得,一定要正面踢——不是說你面對著他的臉就是正面了,你要正面對著他的兩隻腳的站點!任何側面的撩檔腿都可以被輕鬆擋住!」

……

就這樣,淼淼的教學進行了六天。

陽陽已經覺得自己學會的東西可以直接被抓走判上個三五年了。

第七天,淼淼和陽陽說自己今天晚上就要離開重慶了,臨走之前來一頓謝師宴吧。

淼淼今天的樣子有點不一樣,不但話少了,以前臉上隨時隨地像是在勾引著陽陽的笑容也不見了。

就只是悶著頭吃。

一盤陳皮兔丁兩分鐘掃光,又叫了一盤。

陽陽看著莫名其妙的有點心疼,心想怎麼這樣騷……活潑的人都給憋成這樣了?

「淼淼姐。「

沒有停下吃東西的淼淼:「嗯?「

「你還好吧?「

「不好。「

淼淼的表情明顯塌了。

「出什麼事了嗎?「

陽陽很好奇什麼事能讓淼淼這樣的人心情不好。

「唉——「

淼淼看看陽陽:」和你說倒是沒關係。「

她放下了碗筷:「玖月說我了。「

陽陽倒是有點意外,她這是第一次從淼淼這裡聽到她說玖月。

「為什麼說你啊?「

淼淼把兩肘架在桌子上,兩手托起自己的臉:「她說,我不該親你。她說,你剛剛經歷了那種事,又是我們自己家人,我就不應該在沒有打算為你的人生負責的時候撩撥你……總之,她說我耍流氓。」

這倒是像玖月說的話,陽陽心裡一陣溫暖。

「哎?淼淼姐,這種事……」

陽陽稍微臉紅了一下:「你還要告訴玖月姐的嗎?」

淼淼嘆了口氣:「對主人是不能隱瞞的啊。」

「那,淼淼姐你和那個前台小姑娘的事?」

「那個小姑娘怎麼了?」

「你也告訴玖月姐了嗎?她不生氣嗎?」

「她早就知道我在外面什麼樣子了。她為什麼要生氣?那些都是走腎不走心的啦。」

你們城裡人真會玩……

淼淼看著她的表情,嚴肅的說:「我的人很濫情……也不算很濫情,但是我的心和靈魂,都是主人一個人的。」

她說的非常認真。

但是陽陽還是有一種這是渣男在跟女朋友表忠心的感覺。

她突然想到,淼淼究竟是狐狸和玫瑰花里的哪一個呢?

好像當初在仲夏那裡看到過一張照片來著,那個自信地站立著的紅衣女人應該就是她。

所以她就是狐狸嗎?

「你還不信?「

淼淼明顯是誤以為陽陽在想什麼別的了:」我還跟你說,我就算在外面找人,也不是亂找的,我是有原則的!」

「哦。」

陽陽吃了塊鴨子:「什麼原則啊?」

淼淼開始掰著手指頭說:

「第一,好看。」

「嗯。」

陽陽夾了一口烤魚。

「第二,單著的。」

「嗯嗯。」陽陽又勺了一口牛尾湯。

「第三,喜歡女人的。不符合這些條件的,我不撩的。」

陽陽心想你這跟底線高一點的渣男有什麼區別?虧你這麼自豪的說出來。

然後她發現最後一條有點問題。

她皺起眉頭,略帶火氣的說:「第三條!」

淼淼歪著頭問:「怎麼了?」

陽陽不滿的抬起食指,指了指自己。

「你怎麼了……」淼淼有點不明所以。

「你親我來著,你說過你只撩喜歡女人的人。」

淼淼的兩眼瞪得老大:「你——你從來沒彎過?」

陽陽搖了搖頭。

「不對啊!」淼淼盯著她說:「你身上明明就有那個味道……你從來沒跟女孩子睡過?」

「沒有。」

「跟女孩子純精神戀愛過?」

「沒有。」

「為了那種目的和女孩子吻過?」

陽陽的回憶中泛起一條小小的舌頭的觸感,還有一頭紅髮的蘭蘭羞澀的笑容。

「沒有。」

淼淼一臉挫敗感:「我的雷達失效了!我居然看走眼了!!」

陽陽有點得意:「你就是看走眼了。」

然後她又回憶了一下那天被親的過程:「所以你當時親我,就是因為你以為我喜歡女人?」

淼淼說:「是啊!你當時還說什麼

『我不是彎的』,我就想,你這麼重的女受的味道,還敢跟我裝……」

相處了這麼多天,陽陽和淼淼也有點熟起來了,正好就著這個機會開始和她聊聊有的沒的。

「淼淼姐,我以後叫你狐狸姐好不好啊?」

「好啊。」淼淼聽了之後高興了,眼睛笑成了一條線:「不少人就這麼叫我。」

「狐狸姐,你為什麼有的時候叫玖月姐玖月,有的時候叫她主人啊?」

淼淼也開始繼續吃飯了,心情似乎恢復了不少。

「身份唄。有的時候說的是作為玖月的玖月,有的時候就說的是我的主人嘛。」

淼淼掃了陽陽一眼,好奇問:「話說回來,你和仲夏那小子——哎,能提嗎?」

陽陽點點頭。

「你是什麼場合叫他主人的?」

陽陽愣了一下:「好像沒叫過。」

「沒有嗎?」

淼淼大口吃著鴨子,不可思議的說:「不對啊,你們不是,嗯……」

說著她張開食指和大拇指向脖子上比了一下,陽陽知道她說的是什麼。

花花叫過他主人嗎?

沒有!花花對他說的話就是汪、嗚、嗷……

於是她理直氣壯的回答:「那個時候也沒叫過主人。」

淼淼就像看什麼奇怪的東西一樣,張大了嘴。

「還有你們這樣的?」

陽陽也很自信地反駁:「我們這樣的才是正常的好不好?」

淼淼氣笑了:「你哪來的錯覺?」

陽陽搜刮著以前跟仲夏吵架聽來的東西繼續扯淡:「淺層用戶才是一個用戶群體的絕大部分,我們這種狀態就是淺層用戶,所以我們就代表了絕大部分,大部分當然就是正常的。」

「你先建立你就是淺層用戶這個邏輯再說好吧?你哪來的數據支持你就是淺層用戶這個說法?哎要這麼說我們也是淺層用戶!」

「我有事實依據!我們在這上面總共也沒多少開銷,就那麼兩三件東西而已,你們那些道具……」

陽陽說著特地左右看了看,控制了一下越來越高的說話音量:「放了一屋子好嗎?我們這種不怎麼花錢的肯定更普通,是不是這個道理撒?」

「朗個能這麼比……」

兩人就這麼有的沒的扯了一下午。

到淼淼就要離開的時候,兩個女人已經把話題轉到不知道什麼地方去了,邊說邊笑的跟傻子一樣。

最後離別的當口,淼淼囑咐說:「小花兒,我這幾天教你的東西,我希望你永遠也不會有機會用到。畢竟都是些你死我活的東西。」

陽陽感動地點點頭。

「所以為了應付其它的場合,我在他們的健身房給你開了個卡,你要經常去做作業哦。」

陽陽立刻就不感動了。

「其實這些保障自己安全的東西,到了關鍵時刻,全看你的求生欲。玖月她很推崇一句關於求生的話,我是沒法做到了,不過我認為挺適合你的。你記住啊。」

「嗯。」

「那句話大概就是說:世上最善於求生的人,行走在大地上,虎狼的爪牙無法傷害他,刀槍無法破壞他的身體。這是因為他根本不入險境,所以沒有危險可以碰到他。」

陽陽笑了:「狐狸姐你說的輕鬆,我哪知道哪裡是險地,哪裡不是險地?」

淼淼拍了怕她的肩膀:「不小心進去了,就跑嘛。不好跑的,就叫我。」

狐狸在正月十五之前離開了重慶。

陽陽開始了自己的正常生活。

她發現狐狸給她帶來的不僅是一堆可能一輩子用不上的奇怪知識,更重要的是一種生活的自信,還有不再孤單的認知。

和年前比,就好像生活從黑白變回了彩色的一樣。

工作室的生意還是挺好的,畢竟一旦做起來了,有些生意是有慣性的。

開工之後一個多月,她就已經開始考慮要不要冒險擴招隊伍,做出兩個出工隊的人員配備。

然後做生意的小肚雞腸就有點犯了。

一單活臨時缺模特,陽陽一看這點東西,我行啊,模特錢也收了吧。讓你們看看老娘廉頗未老,尚能幹飯。

心情好,她的狀態找的也快,攝影團隊也不敢把老闆娘的時間不當時間,乾淨利落地完成了一單。

在收工的時候,一個頗有暴發戶品味的毛頭小子顛顛的跑了過來。

「美女,加個微信不?」

陽陽詫異的看著面前的傻小子。什麼情況?

不自覺間,自己已經挪到了正對對方兩腳的方向,一腳前一腳後,隨時準備發力。

她看向了場務——這人哪來的?

場務趕緊來彙報:「啊,這位是甲方項目的……參與投資,哦,之一,來見識一下宣傳照是怎麼拍的。」

陽陽點點頭:「那你接待好客人吧。」

說完頭也不回走了。

「美女,美女認識一下,我請你去夜店包場美女……」

「朋友,那是我們老闆娘。」

陽陽也沒怎麼當回事,她已經不是做模特當打工人那個時候了,就算只是一個小小的攝影工作室的老闆,有些事她不想理會的話,也是找不到她這裡來的。

事後有人還是把那個小子的前後文和陽陽解釋了一下,這個人姓佟,家裡在小地方,本來沒什麼際遇,不過最近炒顯卡發了財,開始做加密幣,同時也拿一部分本錢出來各種托關係在一些項目里投一份。

這個小子就是剛從學校畢業,他爹希望他能見見社會,於是拜託朋友帶著出來跟著項目轉一圈見識見識。

結果在拍攝現場那天,本來應該帶著他見識兩眼就離開的朋友臨時有事去救急了,只能把他留在了那邊。佟「少爺」

看著模特有點上頭,就腦子一熱弄出來了那麼一出。

她不是很懂炒顯卡和幣是什麼,但是她也不需要知道,事情到這裡就該結束了,她就放下了。

沒想到的是,幾天之後,佟少爺直接給她打了電話。

「陽陽姐,我是前兩天找你要微信的佟小寒,我打電話是跟你道歉的。」

聽著對方稍微有點醉熏熏的,不過來道歉這倒是有點意外,她沒有第一時間就掛掉電話。

「我當時不知道你是攝影店的老闆,我還以為你就是個模特,我才那麼說話的,對不起。」

原來如果我還是以前的那個模特,就應該被你呼來喝去拉去夜店唄?陽陽有點不爽了。

「我,我是真的喜歡你的,陽陽姐,你給我個機會認識一下好不好?」

陽陽忍住了沒有說什麼難聽的:「我有男朋友了,抱歉。」

「陽陽姐,你不用騙我了,我知道你男朋友年底剛跑了……」

一瞬間陽陽有種把和淼淼學過的東西都在他身上用一遍的衝動。

「我家裡的錢也很不少的,可以給你的公司注資。」

算了,這樣的傻子以前也不是沒見過,掛了吧。

「我也知道你有特殊性愛好,我可以滿足你……」

陽陽腦中轟的亂作一團,耳邊開始耳鳴。她沒有再聽下去,立刻掛斷了電話。拉黑。

這個人是怎麼知道這種事的?這個人是怎麼敢在她面前大言不慚討論這種事的?

她和仲夏之間的感情反而不是那麼秘密,很多人能看出來,這是正常的。之前仲夏隱退以及她大肆打聽仲夏下落的行為會帶來一些揣測,這也是正常的。

只不過在她需要打交道的人群里,只是她和仲夏之間的關係這種信息對這些人也就是信息而已,沒有什麼特別值得八卦的價值。這樣還要嚼舌根嚼到人家面前,耽誤生意或者交情,不太有人會這麼選。

所以她一直沒有特地打聽的情況下,相關說法是不會流到她的耳朵里的。

哪知道今天就發現,連性癖好這種內容都出來了。

她的癖好,知道的人幾乎一隻手就能數的過來。

等了好一會兒,耳鳴終於消退了。

她找出了月下列那的微信,簡單的說了一下問題。

很快淼淼就打了電話回來:「你把事情和我說一下,儘量詳細一點。」

聽完陽陽的講述之後,淼淼表示:「晚上我再聯繫你一次,你先什麼都別做。」

她在不安的揣測中一直等到了很晚,十點鐘,淼淼才打電話回來:「放心吧小花兒,事情比你想像的好多了。」

「這個小子確實打聽了不少你的事,但是其實他得到的大多數反饋也就是你和仲夏之間分手這點事。至於其它的事情,信息來源我也大概知道是誰了。你放心,傳這個事的人自己可能都不太信。也就是這小子精蟲上腦,讓人給忽悠著給你找麻煩呢。」

找我的麻煩?

「我這是得罪誰了嗎?」

「沒有沒有!」

淼淼大大咧咧的表示:「說起來你可能不信,得罪人的是你以前的男朋友,跑去美國的那個。」

曉春?

一個似乎已經很久都沒有回憶過的名字。

他會得罪誰?印象里,他只有一堆朋友,一起去吃吃喝喝,一起去玩,沒記得他有什麼仇人。

「總之你不用擔心,亂說話的人我有安排了。至於那個小子,我明天去一趟重慶,等我到了之後,和你一起料理了他。」

「能不能趕走那個傻X就完了?雖然他挺招人恨的,但是也沒必要給打出個好歹的……」

淼淼在電話另一邊爆出一陣笑聲:「誰說要打人了?是讓他享艷福來著。」

第二天下午,淼淼真的就趕到了重慶,不知從哪裡開來一輛橘紅色的吉普車,來工作室接陽陽。她上車的時候看了一眼車身側面的標識,還真是個jeep。

「你怎麼開這麼一輛越野車啊?」陽陽上了車,問道。

「山城當然要開爬山的車嘛。」淼淼樂呵呵的說,隨後和她解釋:「本來是想先和他家裡把事情搞明白的,不過他爹做的買賣我們不好現在砸場子,容易被誤解成態度。一群烏鴉等著吃亂葬崗呢,我們就不趟進這個水裡去了。」

「還要牽扯到他家裡?」

「這話說的,」淼淼笑了:「養不教,父之過。他現在這個德行,絕對符合家長責任的範圍。更別說他現在根本不是自己出來做事,完全是打著他爹的名號到處瞎折騰。這種事本來就是要讓當爹的出來低頭給個說法,然後把他拎回去關門教子的。」

「他除了跟我打了個電話,實際上也沒做別的。他完全可以推脫說是喝醉了說瘋話的。這事可能上升不到這個高度吧?」

淼淼對陽陽擠了擠眼睛:「所以說,我們根本不找他的麻煩,相反,他不是想女人了麼?我們讓他享受一下女人的滋味。」

二十分鐘後,她們來到了一家清吧。

「等下你裝我女朋友,別拉跨啊。」

淼淼閃電般囑咐了陽陽一句,沒給她抗議的機會,拉著她往裡走。

陽陽看到一個身穿白色小弔帶和粉色長裙的女孩對著淼淼招了招手,淼淼也回了一個笑容。

兩人直接走上二樓,淼淼找到一間包間推門走了進去。

已經有一個人做在裡面了,正是佟小寒。

「是小寒嗎?」

淼淼走到他跟前,伸出手去,佟小寒趕緊站起身,仰頭看著因為站的很近,身高差顯露有點明顯的淼淼,和她握手。

淼淼一笑,回頭走回門口,將棕色風衣解下來掛在了衣帽掛上,顯出了上半身黑色露臍小背心。順便還把陽陽的職業裝上衣外套也接過來掛上。

「所以,我說陽陽是我女朋友,我還是個女人,沒騙你吧?」

淼淼和陽陽並排坐下,長長的胳膊輕鬆的環住了陽陽的兩肩,抬起牛仔褲勾勒的大長腿,搭在了膝蓋上,笑吟吟地看著對面的男生。

佟小寒被淼淼的身材和容貌衝擊的有點大,不是很有底氣的說:「可是,萬一你是她請來演戲的呢?」

淼淼從靠坐在椅背上挺起身來,問:「你就是要我們倆證明給你看了?」

「證明……」

佟小寒的眼睛立刻就睜大了:「你們怎麼證明?」

「那你看好了哦。」

淼淼伸手挑起了陽陽的下巴:「老婆,來。」

陽陽看著狐狸帶著一臉壞笑的臉越來越近,突然想起了那一股薄荷味。

來吧。

她左手主動籠上了淼淼的脖子,閉著眼迎了上去。

她的頭髮氣味沒有變,今天的化妝品和那天不太一樣,但是她自己的氣味大致沒有變。

陽陽主動迎來了狐狸的舌頭,還是薄荷味的,她真的是喜歡薄荷味。

她能感到狐狸激動了,狐狸兩手捧住了自己的頭,更加著力的吸允起來。

她也配合著回應,舌頭和嘴唇一起揮發著激情和力量。

兩個人吻的昏天黑地。

手上從耳朵摸到後背,另一隻手就摸在了腹部,慢慢向上走,到了肋下,差點就再上去。

許久之後,淼淼慢慢收回了舌頭,離開了差不多也是薄荷味的陽陽的口腔。兩人的臉這才分開了一點距離。

淼淼深深地看了一眼陽陽,然後附在她耳邊小聲說了一句:「騙子。」

說完還輕輕咬了一口耳墜。

再回頭去看對面,佟小寒已經傻了。

「我不知道佟先生還滿意嗎?」淼淼說:「我們只能做到這一步了,再往下可就不方便做給別人看了,您說是嗎?」

佟小寒點了點頭:「滿意……不是……我信,我信!」

他拿起之前擺在桌上的酒杯,自己喝了一大口。

「好,那麼這一件事就澄清了。」淼淼說:「我不知道佟先生能不能告訴我們,你是從哪聽說,我家陽陽有喜歡女人這個『特殊愛好』的?」

「啊?」

佟小寒說:「不是啊,我聽說的特殊愛好不是這個。」

「佟,先,生。我們豁出臉去了,在你面前證明自己的關係,這麼大的誠意,你卻不肯告訴我們是誰透露了陽陽的性取向嗎?」

淼淼很不高興地看著男生。

「我沒騙你們,我,我聽說的不是這個,我……」

「真的沒人告訴你她是喜歡女人的?」

「沒有!我發誓!他們告訴我的不是這個。」

「姑且信你。」

淼淼不屑的說:「只要不是有人泄露了這個,其它的你隨便信去。」

「我這也是上了別人的當……」

「這件事我們就揭過了。」淼淼揮了揮手,「既然佟公子和嚼我們舌頭的人沒關係,我們就可以接下來談一件好事了。」

佟小寒露出了一點警惕的神色。

「佟公子也說過幾次,家裡是加密貨幣的大礦場,是吧?」

佟小寒依然警惕,但是還是得意了起來:「不止一個礦場。」

「失敬,我不是很懂新東西,但是也聽說過這是大產業。」

「還行。」佟小寒下巴都快翹起來了。

「我有一個很要好的小妹妹,不是親戚啊。她最近感情上受到了點打擊……」

「淼淼姐,這個可得事先說好。」佟小寒打斷了她:「我們家雖然有錢,但是也不是大風刮來的,不是什麼女人都能跟我的。」

「呵呵,佟公子誤會了。」淼淼笑得真的跟狐狸一樣:「你家是挖虛擬礦的,人家家裡是真的礦。我只是想說,你的身家,應該可以試著和她配一下而已。」

佟小寒的下巴立刻收了回來,兩眼瞪大:「真的假的……」

淼淼掩著嘴笑:「你一個大男人,不會自己跟她驗證麼?要不要我把她叫上來,你們自己看看?」

「哦,我,我其實對外表也有點要求的……」

佟小寒的話說的不是特別堅定,估計這個要求的底線也不是很高。

淼淼掏出了手機,打開微信:「嘉嘉啊,你上來吧,203。」

半分鐘不到,門推開了。進來的就是剛才陽陽在樓下看到的小姑娘。

陽陽在近距離看得更清楚了,小女生長得文靜可愛,頭髮筆直筆直的直垂到腰間,頭頂上一個粉紅色的發卡,安安靜靜的,低著頭。

淼淼站了起來:「我介紹一下,這是小嘉嘉,嘉嘉,這是佟小寒佟公子。」

嘉嘉輕輕的「嗯」了一聲。

佟小寒趕緊走過來伸出手:「你好,我叫佟小寒,我很高興能認識你!」

嘉嘉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還是輕輕的說了一聲:「你好。」

淼淼咳嗽了一聲,把嘉嘉按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佟公子,作為女方這邊說話的人,先替嘉嘉問你幾個問題,可以吧?」

「哦,好好,你問。」

「你抽菸嗎?」

「不抽。」

「你喝酒嗎?」

「還行吧,一般能喝。不過我不耍酒瘋的!」

「好,最重要的是,你嗑藥嗎?」

「啊?」

佟小寒被這個問題問愣住了。

「認真回答!」淼淼說:「嘉嘉的前男友就是試圖勾引她嗑藥,嘉嘉才和她分手的。」

嘉嘉的頭更低了,似乎在佐證。

「沒有!絕對沒有!」佟小寒趕緊否認:「我絕對不碰那種東西的,我保證,我發誓!」

「行行行,相信你。」淼淼拍拍嘉嘉的肩膀:「那,接下來你們兩個換個地方去哪裡互相了解了解,我們兩個老夫老妻就這裡聊悄悄話了哦?」

嘉嘉點了點頭。

佟小寒說:「也不用換地方了,還得打車,我就這裡再開一個包間……」

嘉嘉抬頭看了看佟小寒說:「我要開車,不能喝酒。」

她又低下了頭:「我想去喜歡的餐廳吃點東西。」

佟小寒趕緊同意:「哦,好,好!我陪你去!」

淼淼笑著說:「行了,佟公子你先別猴急了,我跟嘉嘉囑咐兩句女孩子之間的話,你在門外等一分鐘行嗎?」

「好的好的!」

佟小寒興奮的答應了。

看著佟小寒出屋,關了門,淼淼低聲對嘉嘉說:「嘉嘉,認識一下,這是你陽陽姐。以後你見到陽陽姐,跟見到我一樣,明白嗎?」

「明白了狐狸姐。」嘉嘉對陽陽低頭:「陽陽姐好。」

「啊,嘉嘉你好。」陽陽趕緊拉住嘉嘉的手握了一下。

「佟小寒的信息我都給你了,你可以隨便玩,不過呢,你也看到了,他就是個二愣子,罪大惡極也輪不到他,所以不要真的害他,不能留下傷殘,不能抑鬱,知道嗎?」

嘉嘉嫵媚一笑:「好的狐狸姐,」

「去吧。」

嘉嘉走了。

狐狸面無表情坐回到座位上:「小花啊,你騙我。」

「哪有?」陽陽頭扭到一邊。

「你再說你不喜歡女人!」

淼淼惡狠狠地說:「你害得我懷疑自己好久,你明明就一點都不排斥親女人的!」

「我以前真不知道!」陽陽臉紅了,趴到了桌子上:「你今天親我的時候我才知道的……」

「你還學會撩人了!」

「我說實話而已……」

狐狸瞪了陽陽一眼,然後用手指鉤住她下巴,壞笑著說:「小花兒,要不要和姐姐試試女人是什麼滋味?」

陽陽看了她半天,看得狐狸都要心虛了,開口說:「好。」

「啊?」

陽陽點點頭:「我和姐姐試試吧。」

狐狸嚇得把手縮了回來:「你認真的?」

她馬上又補充了一句:「我可沒法對你負責的!要是讓你傷心了,玖月會打死我的!」

陽陽握住了狐狸縮回去的手,頭依然枕在桌上的手肘里,看著狐狸說:「我知道,我也沒別的想法。就是知道了自己可以喜歡女人之後,真的有點想知道和女人之間是什麼樣的。與其和別人試,不如和狐狸姐。」

「真的?就是剛才親了一下,才這麼一會兒就想了這麼多?」

「真的。狐狸姐你嘗起來超甜的,我都不用考慮就決定了。」

淼淼臉紅了一下,半響伸出手彈了一下陽陽的腦門:「你個小騷蹄子。」

晚上,淼淼入住酒店的房間裡。

淼淼脫下了浴袍,把自己的身體全部顯露在陽陽面前。

「有沒有不適應的感覺?反感嗎?」

陽陽搖了搖頭。

淼淼又伸手將躺在床上的陽陽的浴袍解開,一點一點褪下。

「反感嗎?」

陽陽還是搖頭。

淼淼的手在她的胸口落下。

「怎麼樣?」

陽陽閉著眼,不說話。

「任何時候,不舒服的話,隨時告訴我。」

陽陽點點頭。

「乖,姐姐來教你了。」

淼淼低下了頭。

女人之間的交互,就像無窮無盡的前戲。

但是女人知道自己享受的是哪裡的前戲。

她們可以把對方當作一面鏡子,照出來的是跟自己不太一樣的鏡像。

雖說不是什麼點都一樣,但是她們非常清楚該去哪裡找,怎麼找。

而且她們知道,對方知道自己在找。

兩個人之間可能一個點頭或者一個聲調就可以交流。

除了一點,沒有了那個東西走個流程,陽陽老是覺得是個雙人版的自己安慰自己。

「姐,女人之間不用那個東西的嗎?「

「假JJ?「

「嗯。「

「不一定要用哦。「

狐狸的手指伸進了地方,示意陽陽配合著找到了敏感的位置之後,讓陽陽見識了自己以前不知道的一種感覺。

她等著衝擊感漸漸消退的時候想——好像確實不一定要用那個東西?

「姐,一定……要用嘴嗎?」

「你記住了,我狐狸的理念就是,沒有這一步,就不算做過……」

「啊,一定要用舌頭嗎?」

「嗯……這是精髓……」

「姐,我試試。」

「哎,你不用……你……」

「是這樣嗎姐?」

「嗯……現學現賣的小東西……」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