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 (5) 作者: blass

.

【向日葵】(向日葵——阳阳的幸福)

作者: blass 2021-5-11 发表于SIS

05 阳阳——狐狸

淼淼快乐的在阳阳的身上摸来摸去,感慨道:“哎呀,说起来,当初仲夏那个臭小子割包皮的时候,我还混在了医生护士里面,穿着手术服整场旁观来着,想想就像昨天的事儿。”

她捏了阳阳的肩膀和胳膊,揉了她的两只手。

“嗯,胳膊力气很弱。”

按过了她的后背、后腰。

“现在这小子出息了,都能骗到这么好的女人了。”

然后她又捞过一只坐垫,轻轻抚著阳阳的后脑,将她放倒躺在了地面上。

“淼淼姐……”

阳阳心里大惊,这是要干什么?

“嘘……”

淼淼一只手按住阳阳的肩膀,另一只手竖起食指在嘴边。

“看看你的肌肉强度,别担心。”

她一把将阳阳的连衣裙拉了起来,直掀到露出腹部。

然后细细的用手在她肋下和腹部一点一点摸过去。

阳阳又痒又怕,关键是越被摸越有点不对劲。她两手抓住淼淼按着她肩膀的那只手,身体颤抖著说:“淼淼姐,我不是弯……”

淼淼的眉毛突然抬了抬,调皮的说:“嗯——?不是吗?不是好啊……”

然后她按住阳阳肩膀的右手忽然钻到了阳阳的脑后,将她的头扶了起来,然后低头亲了下去。

这个女人的味道和气味猛然充斥了阳阳的感官,她的嘴唇和牙齿几乎没有抵抗就被打开,淼淼口中的薄荷味立刻占满了她舌苔的味觉感触。

她的右手手掌在阳阳脑后一松一紧的揉着,她的左手在腹部的皮肉上试探著肌肉的形状,慢慢的往下游走。

阳阳本来是抓着对方的胳膊略作抵抗的手,现在渐渐变成了拉住。

就在淼淼的左手开始攀上阳阳内裤的时候,她突然坐直了身体,收了手,咳嗽了几声:“习惯了,过了过了……”

然后舔了舔嘴唇。

说着她双手转移到阳阳的腿上,开始在大腿和小腿的上下内外又捏又摸。

阳阳浑身颤抖,双手捂著脸不敢出声。

“好了!”淼淼摸来摸去,终于一巴掌拍在阳阳腿上,然后扶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了起来。

阳阳满脸通红,低着头不敢看她。

刚才好像自己其实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来着。

“刚才这个事,嗯,就当是学费了。”淼淼强调了一句,坐在了阳阳面前。

“说正事吧。”淼淼再次咳嗽了一声:“玖月让我来保护你一下,我是这么想的。”

“我虽然重庆也常来,不过呢,总不是一年十二个月天天在。所以为了避免最坏的情况发生,我得给你上个保险。”

“保险?”阳阳抬头问。

“在最坏的情况下,你得能制服……不,你得能阻止对方的侵犯行动。我们先来做到这个程度。”

侵犯?阳阳有点懵。你刚才那样算不?

“但是你的肌肉不是很发达,这个可以理解。只是这么一来,有些比较安全的选择我们就没有了。现在只能优先考虑你这样的小身子骨也能做到一击瘫痪的方法。”

阳阳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淼淼姐,你这是在教我打人?”

“且,你这个身体可打不了人。”

淼淼不屑地说:“所以我只能选那种成功了可能就要杀人的教给你了。”

“我为什么要杀人??”

阳阳吓坏了。

“当然是为了自保啊。”淼淼一副你这不是废话的表情。

“事先说好,”淼淼说:

“如果让我发现你故意伤人了,而不是自保,我就亲自废了你,然后把你送进去。”

她又舔了舔嘴唇:“可是你这样,应该做不到故意伤人,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你会因为这些手段的伤害太大,连需要用的时候都不忍心用了。”

“当然了,对于你来说,任何危险的第一优先解决方案,都是赶紧跑。我这里教给你的都是不得已才用的方法。”

淼淼晃动腰肢,摆动膝盖和小腿,蹭到了阳阳几乎贴脸的距离。

“现在,我来告诉你,在手头上没有任何工具的时候,敌人身上最方便攻击,可以让他瘫痪的位置,这就是一个。”

她伸出了右手,轻轻的抚摸阳阳雪白的脖子。

“一个人的喉咙,是很脆弱的。”

她稍微用指尖点了点阳阳喉咙的一处,阳阳立刻感到了不适和压迫。

“感到了吗?”

阳阳点了点头。

“对它进行打击有几种方法,不过你首先要熟悉它在哪儿。”

淼淼爱不释手的抚摸著阳阳的脖子。

“男人的话,大部分人都可以凭视觉认出喉结,就是光线不好也能摸到,女人的话,你就要熟悉它的手感了。”

然后,淼淼将两边的头发扫向背后,拉低了运动服的前胸,高高的扬起了下巴,露出了她长长的脖子,向前轻俯,两眼火热的看着阳阳。

“来,摸摸姐姐的这里。”

淼淼对阳阳的自我防卫教授课程就这样进行着。

一连几天。

其中既有让阳阳心里痒痒的挑逗一样的话和行为,也有让她毛发悚然的讲解。

“喉咙的软骨的间隙在空手的时候没有什么意义,不过如果手里有个刀片的话就很有用了。”

“啊,刀片嘛,女人化妆品里有个去毛刀很正常……”

“电击棒只能吓唬怂包,你一个弱女子真的遇到生死场了,掏出电击棒基本就是送给人家用的。”

“化妆工具里的利器最好了,敌人一般不会在乎女人的化妆品,但是一把去角质的小剪刀可以让你找动脉的穿深加个好几厘米,大腿根就不是不能试了。”

“来,脖子的这里很有用的哦,如果敌人正趴在你身上活动,那么这个地方你尽可以按。”

“别怕,姐姐让你体验一下,我手法很精通的,不会让你受伤的,不要怕哦,就是睡一下下……”

“我哪有偷亲你……你嘴里有什么味关我什么事。”

“我教你的手法按这里是要命的,不能催情的哦,你可别拿去在哪个小奶狗身上用哦。”

“真的真的,你看前台的小玲玲就特别上瘾我给她这样,哎你还不信,我就让你体验一次,哎你别跑……”

“手腕是没有用的,敌人包扎方便而且不影响活动,而且止血容易,你看自杀的人都需要把手一直泡水里……”

“嗯,用来脱困的话刀片很必要,我教你几个日常把刀片藏包包各种位置的方法,还有怎么注意不被它们割到。”

“包包、手机壳和车钥匙我都教给你了,嗯,还有美甲,现在能容纳的美甲越来越多了,不过对刀片有点要求,我明天给你带个几百片……”

“眼睛其实也不是那么难破坏,而且对敌人的行动障碍极大。就算是伤害不了,暂时遮蔽视野也是非常好的……有机会可以试,但是平常的时候人对眼睛保护很重的。”

“撩档腿还算好用的,虽然只能对付男人吧。你要记得,一定要正面踢——不是说你面对着他的脸就是正面了,你要正面对着他的两只脚的站点!任何侧面的撩档腿都可以被轻松挡住!”

……

就这样,淼淼的教学进行了六天。

阳阳已经觉得自己学会的东西可以直接被抓走判上个三五年了。

第七天,淼淼和阳阳说自己今天晚上就要离开重庆了,临走之前来一顿谢师宴吧。

淼淼今天的样子有点不一样,不但话少了,以前脸上随时随地像是在勾引著阳阳的笑容也不见了。

就只是闷着头吃。

一盘陈皮兔丁两分钟扫光,又叫了一盘。

阳阳看着莫名其妙的有点心疼,心想怎么这样骚……活泼的人都给憋成这样了?

“淼淼姐。“

没有停下吃东西的淼淼:“嗯?“

“你还好吧?“

“不好。“

淼淼的表情明显塌了。

“出什么事了吗?“

阳阳很好奇什么事能让淼淼这样的人心情不好。

“唉——“

淼淼看看阳阳:”和你说倒是没关系。“

她放下了碗筷:“玖月说我了。“

阳阳倒是有点意外,她这是第一次从淼淼这里听到她说玖月。

“为什么说你啊?“

淼淼把两肘架在桌子上,两手托起自己的脸:“她说,我不该亲你。她说,你刚刚经历了那种事,又是我们自己家人,我就不应该在没有打算为你的人生负责的时候撩拨你……总之,她说我耍流氓。”

这倒是像玖月说的话,阳阳心里一阵温暖。

“哎?淼淼姐,这种事……”

阳阳稍微脸红了一下:“你还要告诉玖月姐的吗?”

淼淼叹了口气:“对主人是不能隐瞒的啊。”

“那,淼淼姐你和那个前台小姑娘的事?”

“那个小姑娘怎么了?”

“你也告诉玖月姐了吗?她不生气吗?”

“她早就知道我在外面什么样子了。她为什么要生气?那些都是走肾不走心的啦。”

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淼淼看着她的表情,严肃的说:“我的人很滥情……也不算很滥情,但是我的心和灵魂,都是主人一个人的。”

她说的非常认真。

但是阳阳还是有一种这是渣男在跟女朋友表忠心的感觉。

她突然想到,淼淼究竟是狐狸和玫瑰花里的哪一个呢?

好像当初在仲夏那里看到过一张照片来着,那个自信地站立著的红衣女人应该就是她。

所以她就是狐狸吗?

“你还不信?“

淼淼明显是误以为阳阳在想什么别的了:”我还跟你说,我就算在外面找人,也不是乱找的,我是有原则的!”

“哦。”

阳阳吃了块鸭子:“什么原则啊?”

淼淼开始掰着手指头说:

“第一,好看。”

“嗯。”

阳阳夹了一口烤鱼。

“第二,单著的。”

“嗯嗯。”阳阳又勺了一口牛尾汤。

“第三,喜欢女人的。不符合这些条件的,我不撩的。”

阳阳心想你这跟底线高一点的渣男有什么区别?亏你这么自豪的说出来。

然后她发现最后一条有点问题。

她皱起眉头,略带火气的说:“第三条!”

淼淼歪著头问:“怎么了?”

阳阳不满的抬起食指,指了指自己。

“你怎么了……”淼淼有点不明所以。

“你亲我来着,你说过你只撩喜欢女人的人。”

淼淼的两眼瞪得老大:“你——你从来没弯过?”

阳阳摇了摇头。

“不对啊!”淼淼盯着她说:“你身上明明就有那个味道……你从来没跟女孩子睡过?”

“没有。”

“跟女孩子纯精神恋爱过?”

“没有。”

“为了那种目的和女孩子吻过?”

阳阳的回忆中泛起一条小小的舌头的触感,还有一头红发的兰兰羞涩的笑容。

“没有。”

淼淼一脸挫败感:“我的雷达失效了!我居然看走眼了!!”

阳阳有点得意:“你就是看走眼了。”

然后她又回忆了一下那天被亲的过程:“所以你当时亲我,就是因为你以为我喜欢女人?”

淼淼说:“是啊!你当时还说什么

‘我不是弯的’,我就想,你这么重的女受的味道,还敢跟我装……”

相处了这么多天,阳阳和淼淼也有点熟起来了,正好就著这个机会开始和她聊聊有的没的。

“淼淼姐,我以后叫你狐狸姐好不好啊?”

“好啊。”淼淼听了之后高兴了,眼睛笑成了一条线:“不少人就这么叫我。”

“狐狸姐,你为什么有的时候叫玖月姐玖月,有的时候叫她主人啊?”

淼淼也开始继续吃饭了,心情似乎恢复了不少。

“身份呗。有的时候说的是作为玖月的玖月,有的时候就说的是我的主人嘛。”

淼淼扫了阳阳一眼,好奇问:“话说回来,你和仲夏那小子——哎,能提吗?”

阳阳点点头。

“你是什么场合叫他主人的?”

阳阳愣了一下:“好像没叫过。”

“没有吗?”

淼淼大口吃着鸭子,不可思议的说:“不对啊,你们不是,嗯……”

说着她张开食指和大拇指向脖子上比了一下,阳阳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花花叫过他主人吗?

没有!花花对他说的话就是汪、呜、嗷……

于是她理直气壮的回答:“那个时候也没叫过主人。”

淼淼就像看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张大了嘴。

“还有你们这样的?”

阳阳也很自信地反驳:“我们这样的才是正常的好不好?”

淼淼气笑了:“你哪来的错觉?”

阳阳搜刮着以前跟仲夏吵架听来的东西继续扯淡:“浅层用户才是一个用户群体的绝大部分,我们这种状态就是浅层用户,所以我们就代表了绝大部分,大部分当然就是正常的。”

“你先建立你就是浅层用户这个逻辑再说好吧?你哪来的数据支持你就是浅层用户这个说法?哎要这么说我们也是浅层用户!”

“我有事实依据!我们在这上面总共也没多少开销,就那么两三件东西而已,你们那些道具……”

阳阳说着特地左右看了看,控制了一下越来越高的说话音量:“放了一屋子好吗?我们这种不怎么花钱的肯定更普通,是不是这个道理撒?”

“朗个能这么比……”

两人就这么有的没的扯了一下午。

到淼淼就要离开的时候,两个女人已经把话题转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边说边笑的跟傻子一样。

最后离别的当口,淼淼嘱咐说:“小花儿,我这几天教你的东西,我希望你永远也不会有机会用到。毕竟都是些你死我活的东西。”

阳阳感动地点点头。

“所以为了应付其它的场合,我在他们的健身房给你开了个卡,你要经常去做作业哦。”

阳阳立刻就不感动了。

“其实这些保障自己安全的东西,到了关键时刻,全看你的求生欲。玖月她很推崇一句关于求生的话,我是没法做到了,不过我认为挺适合你的。你记住啊。”

“嗯。”

“那句话大概就是说:世上最善于求生的人,行走在大地上,虎狼的爪牙无法伤害他,刀枪无法破坏他的身体。这是因为他根本不入险境,所以没有危险可以碰到他。”

阳阳笑了:“狐狸姐你说的轻松,我哪知道哪里是险地,哪里不是险地?”

淼淼拍了怕她的肩膀:“不小心进去了,就跑嘛。不好跑的,就叫我。”

狐狸在正月十五之前离开了重庆。

阳阳开始了自己的正常生活。

她发现狐狸给她带来的不仅是一堆可能一辈子用不上的奇怪知识,更重要的是一种生活的自信,还有不再孤单的认知。

和年前比,就好像生活从黑白变回了彩色的一样。

工作室的生意还是挺好的,毕竟一旦做起来了,有些生意是有惯性的。

开工之后一个多月,她就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冒险扩招队伍,做出两个出工队的人员配备。

然后做生意的小肚鸡肠就有点犯了。

一单活临时缺模特,阳阳一看这点东西,我行啊,模特钱也收了吧。让你们看看老娘廉颇未老,尚能干饭。

心情好,她的状态找的也快,摄影团队也不敢把老板娘的时间不当时间,干净利落地完成了一单。

在收工的时候,一个颇有暴发户品味的毛头小子颠颠的跑了过来。

“美女,加个微信不?”

阳阳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傻小子。什么情况?

不自觉间,自己已经挪到了正对对方两脚的方向,一脚前一脚后,随时准备发力。

她看向了场务——这人哪来的?

场务赶紧来汇报:“啊,这位是甲方项目的……参与投资,哦,之一,来见识一下宣传照是怎么拍的。”

阳阳点点头:“那你接待好客人吧。”

说完头也不回走了。

“美女,美女认识一下,我请你去夜店包场美女……”

“朋友,那是我们老板娘。”

阳阳也没怎么当回事,她已经不是做模特当打工人那个时候了,就算只是一个小小的摄影工作室的老板,有些事她不想理会的话,也是找不到她这里来的。

事后有人还是把那个小子的前后文和阳阳解释了一下,这个人姓佟,家里在小地方,本来没什么际遇,不过最近炒显卡发了财,开始做加密币,同时也拿一部分本钱出来各种托关系在一些项目里投一份。

这个小子就是刚从学校毕业,他爹希望他能见见社会,于是拜托朋友带着出来跟着项目转一圈见识见识。

结果在拍摄现场那天,本来应该带着他见识两眼就离开的朋友临时有事去救急了,只能把他留在了那边。佟“少爷”

看着模特有点上头,就脑子一热弄出来了那么一出。

她不是很懂炒显卡和币是什么,但是她也不需要知道,事情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她就放下了。

没想到的是,几天之后,佟少爷直接给她打了电话。

“阳阳姐,我是前两天找你要微信的佟小寒,我打电话是跟你道歉的。”

听着对方稍微有点醉熏熏的,不过来道歉这倒是有点意外,她没有第一时间就挂掉电话。

“我当时不知道你是摄影店的老板,我还以为你就是个模特,我才那么说话的,对不起。”

原来如果我还是以前的那个模特,就应该被你呼来喝去拉去夜店呗?阳阳有点不爽了。

“我,我是真的喜欢你的,阳阳姐,你给我个机会认识一下好不好?”

阳阳忍住了没有说什么难听的:“我有男朋友了,抱歉。”

“阳阳姐,你不用骗我了,我知道你男朋友年底刚跑了……”

一瞬间阳阳有种把和淼淼学过的东西都在他身上用一遍的冲动。

“我家里的钱也很不少的,可以给你的公司注资。”

算了,这样的傻子以前也不是没见过,挂了吧。

“我也知道你有特殊性爱好,我可以满足你……”

阳阳脑中轰的乱作一团,耳边开始耳鸣。她没有再听下去,立刻挂断了电话。拉黑。

这个人是怎么知道这种事的?这个人是怎么敢在她面前大言不惭讨论这种事的?

她和仲夏之间的感情反而不是那么秘密,很多人能看出来,这是正常的。之前仲夏隐退以及她大肆打听仲夏下落的行为会带来一些揣测,这也是正常的。

只不过在她需要打交道的人群里,只是她和仲夏之间的关系这种信息对这些人也就是信息而已,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八卦的价值。这样还要嚼舌根嚼到人家面前,耽误生意或者交情,不太有人会这么选。

所以她一直没有特地打听的情况下,相关说法是不会流到她的耳朵里的。

哪知道今天就发现,连性癖好这种内容都出来了。

她的癖好,知道的人几乎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等了好一会儿,耳鸣终于消退了。

她找出了月下列那的微信,简单的说了一下问题。

很快淼淼就打了电话回来:“你把事情和我说一下,尽量详细一点。”

听完阳阳的讲述之后,淼淼表示:“晚上我再联系你一次,你先什么都别做。”

她在不安的揣测中一直等到了很晚,十点钟,淼淼才打电话回来:“放心吧小花儿,事情比你想像的好多了。”

“这个小子确实打听了不少你的事,但是其实他得到的大多数反馈也就是你和仲夏之间分手这点事。至于其它的事情,信息来源我也大概知道是谁了。你放心,传这个事的人自己可能都不太信。也就是这小子精虫上脑,让人给忽悠着给你找麻烦呢。”

找我的麻烦?

“我这是得罪谁了吗?”

“没有没有!”

淼淼大大咧咧的表示:“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得罪人的是你以前的男朋友,跑去美国的那个。”

晓春?

一个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回忆过的名字。

他会得罪谁?印象里,他只有一堆朋友,一起去吃吃喝喝,一起去玩,没记得他有什么仇人。

“总之你不用担心,乱说话的人我有安排了。至于那个小子,我明天去一趟重庆,等我到了之后,和你一起料理了他。”

“能不能赶走那个傻X就完了?虽然他挺招人恨的,但是也没必要给打出个好歹的……”

淼淼在电话另一边爆出一阵笑声:“谁说要打人了?是让他享艳福来着。”

第二天下午,淼淼真的就赶到了重庆,不知从哪里开来一辆橘红色的吉普车,来工作室接阳阳。她上车的时候看了一眼车身侧面的标识,还真是个jeep。

“你怎么开这么一辆越野车啊?”阳阳上了车,问道。

“山城当然要开爬山的车嘛。”淼淼乐呵呵的说,随后和她解释:“本来是想先和他家里把事情搞明白的,不过他爹做的买卖我们不好现在砸场子,容易被误解成态度。一群乌鸦等著吃乱葬岗呢,我们就不趟进这个水里去了。”

“还要牵扯到他家里?”

“这话说的,”淼淼笑了:“养不教,父之过。他现在这个德行,绝对符合家长责任的范围。更别说他现在根本不是自己出来做事,完全是打着他爹的名号到处瞎折腾。这种事本来就是要让当爹的出来低头给个说法,然后把他拎回去关门教子的。”

“他除了跟我打了个电话,实际上也没做别的。他完全可以推脱说是喝醉了说疯话的。这事可能上升不到这个高度吧?”

淼淼对阳阳挤了挤眼睛:“所以说,我们根本不找他的麻烦,相反,他不是想女人了么?我们让他享受一下女人的滋味。”

二十分钟后,她们来到了一家清吧。

“等下你装我女朋友,别拉跨啊。”

淼淼闪电般嘱咐了阳阳一句,没给她抗议的机会,拉着她往里走。

阳阳看到一个身穿白色小吊带和粉色长裙的女孩对着淼淼招了招手,淼淼也回了一个笑容。

两人直接走上二楼,淼淼找到一间包间推门走了进去。

已经有一个人做在里面了,正是佟小寒。

“是小寒吗?”

淼淼走到他跟前,伸出手去,佟小寒赶紧站起身,仰头看着因为站的很近,身高差显露有点明显的淼淼,和她握手。

淼淼一笑,回头走回门口,将棕色风衣解下来挂在了衣帽挂上,显出了上半身黑色露脐小背心。顺便还把阳阳的职业装上衣外套也接过来挂上。

“所以,我说阳阳是我女朋友,我还是个女人,没骗你吧?”

淼淼和阳阳并排坐下,长长的胳膊轻松的环住了阳阳的两肩,抬起牛仔裤勾勒的大长腿,搭在了膝盖上,笑吟吟地看着对面的男生。

佟小寒被淼淼的身材和容貌冲击的有点大,不是很有底气的说:“可是,万一你是她请来演戏的呢?”

淼淼从靠坐在椅背上挺起身来,问:“你就是要我们俩证明给你看了?”

“证明……”

佟小寒的眼睛立刻就睁大了:“你们怎么证明?”

“那你看好了哦。”

淼淼伸手挑起了阳阳的下巴:“老婆,来。”

阳阳看着狐狸带着一脸坏笑的脸越来越近,突然想起了那一股薄荷味。

来吧。

她左手主动笼上了淼淼的脖子,闭着眼迎了上去。

她的头发气味没有变,今天的化妆品和那天不太一样,但是她自己的气味大致没有变。

阳阳主动迎来了狐狸的舌头,还是薄荷味的,她真的是喜欢薄荷味。

她能感到狐狸激动了,狐狸两手捧住了自己的头,更加着力的吸允起来。

她也配合着回应,舌头和嘴唇一起挥发着激情和力量。

两个人吻的昏天黑地。

手上从耳朵摸到后背,另一只手就摸在了腹部,慢慢向上走,到了肋下,差点就再上去。

许久之后,淼淼慢慢收回了舌头,离开了差不多也是薄荷味的阳阳的口腔。两人的脸这才分开了一点距离。

淼淼深深地看了一眼阳阳,然后附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一句:“骗子。”

说完还轻轻咬了一口耳坠。

再回头去看对面,佟小寒已经傻了。

“我不知道佟先生还满意吗?”淼淼说:“我们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再往下可就不方便做给别人看了,您说是吗?”

佟小寒点了点头:“满意……不是……我信,我信!”

他拿起之前摆在桌上的酒杯,自己喝了一大口。

“好,那么这一件事就澄清了。”淼淼说:“我不知道佟先生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是从哪听说,我家阳阳有喜欢女人这个‘特殊爱好’的?”

“啊?”

佟小寒说:“不是啊,我听说的特殊爱好不是这个。”

“佟,先,生。我们豁出脸去了,在你面前证明自己的关系,这么大的诚意,你却不肯告诉我们是谁透露了阳阳的性取向吗?”

淼淼很不高兴地看着男生。

“我没骗你们,我,我听说的不是这个,我……”

“真的没人告诉你她是喜欢女人的?”

“没有!我发誓!他们告诉我的不是这个。”

“姑且信你。”

淼淼不屑的说:“只要不是有人泄露了这个,其它的你随便信去。”

“我这也是上了别人的当……”

“这件事我们就揭过了。”淼淼挥了挥手,“既然佟公子和嚼我们舌头的人没关系,我们就可以接下来谈一件好事了。”

佟小寒露出了一点警惕的神色。

“佟公子也说过几次,家里是加密货币的大矿场,是吧?”

佟小寒依然警惕,但是还是得意了起来:“不止一个矿场。”

“失敬,我不是很懂新东西,但是也听说过这是大产业。”

“还行。”佟小寒下巴都快翘起来了。

“我有一个很要好的小妹妹,不是亲戚啊。她最近感情上受到了点打击……”

“淼淼姐,这个可得事先说好。”佟小寒打断了她:“我们家虽然有钱,但是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不是什么女人都能跟我的。”

“呵呵,佟公子误会了。”淼淼笑得真的跟狐狸一样:“你家是挖虚拟矿的,人家家里是真的矿。我只是想说,你的身家,应该可以试着和她配一下而已。”

佟小寒的下巴立刻收了回来,两眼瞪大:“真的假的……”

淼淼掩著嘴笑:“你一个大男人,不会自己跟她验证么?要不要我把她叫上来,你们自己看看?”

“哦,我,我其实对外表也有点要求的……”

佟小寒的话说的不是特别坚定,估计这个要求的底线也不是很高。

淼淼掏出了手机,打开微信:“嘉嘉啊,你上来吧,203。”

半分钟不到,门推开了。进来的就是刚才阳阳在楼下看到的小姑娘。

阳阳在近距离看得更清楚了,小女生长得文静可爱,头发笔直笔直的直垂到腰间,头顶上一个粉红色的发卡,安安静静的,低着头。

淼淼站了起来:“我介绍一下,这是小嘉嘉,嘉嘉,这是佟小寒佟公子。”

嘉嘉轻轻的“嗯”了一声。

佟小寒赶紧走过来伸出手:“你好,我叫佟小寒,我很高兴能认识你!”

嘉嘉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还是轻轻的说了一声:“你好。”

淼淼咳嗽了一声,把嘉嘉按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佟公子,作为女方这边说话的人,先替嘉嘉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吧?”

“哦,好好,你问。”

“你抽烟吗?”

“不抽。”

“你喝酒吗?”

“还行吧,一般能喝。不过我不耍酒疯的!”

“好,最重要的是,你嗑药吗?”

“啊?”

佟小寒被这个问题问愣住了。

“认真回答!”淼淼说:“嘉嘉的前男友就是试图勾引她嗑药,嘉嘉才和她分手的。”

嘉嘉的头更低了,似乎在佐证。

“没有!绝对没有!”佟小寒赶紧否认:“我绝对不碰那种东西的,我保证,我发誓!”

“行行行,相信你。”淼淼拍拍嘉嘉的肩膀:“那,接下来你们两个换个地方去哪里互相了解了解,我们两个老夫老妻就这里聊悄悄话了哦?”

嘉嘉点了点头。

佟小寒说:“也不用换地方了,还得打车,我就这里再开一个包间……”

嘉嘉抬头看了看佟小寒说:“我要开车,不能喝酒。”

她又低下了头:“我想去喜欢的餐厅吃点东西。”

佟小寒赶紧同意:“哦,好,好!我陪你去!”

淼淼笑着说:“行了,佟公子你先别猴急了,我跟嘉嘉嘱咐两句女孩子之间的话,你在门外等一分钟行吗?”

“好的好的!”

佟小寒兴奋的答应了。

看着佟小寒出屋,关了门,淼淼低声对嘉嘉说:“嘉嘉,认识一下,这是你阳阳姐。以后你见到阳阳姐,跟见到我一样,明白吗?”

“明白了狐狸姐。”嘉嘉对阳阳低头:“阳阳姐好。”

“啊,嘉嘉你好。”阳阳赶紧拉住嘉嘉的手握了一下。

“佟小寒的信息我都给你了,你可以随便玩,不过呢,你也看到了,他就是个二愣子,罪大恶极也轮不到他,所以不要真的害他,不能留下伤残,不能抑郁,知道吗?”

嘉嘉妩媚一笑:“好的狐狸姐,”

“去吧。”

嘉嘉走了。

狐狸面无表情坐回到座位上:“小花啊,你骗我。”

“哪有?”阳阳头扭到一边。

“你再说你不喜欢女人!”

淼淼恶狠狠地说:“你害得我怀疑自己好久,你明明就一点都不排斥亲女人的!”

“我以前真不知道!”阳阳脸红了,趴到了桌子上:“你今天亲我的时候我才知道的……”

“你还学会撩人了!”

“我说实话而已……”

狐狸瞪了阳阳一眼,然后用手指钩住她下巴,坏笑着说:“小花儿,要不要和姐姐试试女人是什么滋味?”

阳阳看了她半天,看得狐狸都要心虚了,开口说:“好。”

“啊?”

阳阳点点头:“我和姐姐试试吧。”

狐狸吓得把手缩了回来:“你认真的?”

她马上又补充了一句:“我可没法对你负责的!要是让你伤心了,玖月会打死我的!”

阳阳握住了狐狸缩回去的手,头依然枕在桌上的手肘里,看着狐狸说:“我知道,我也没别的想法。就是知道了自己可以喜欢女人之后,真的有点想知道和女人之间是什么样的。与其和别人试,不如和狐狸姐。”

“真的?就是刚才亲了一下,才这么一会儿就想了这么多?”

“真的。狐狸姐你尝起来超甜的,我都不用考虑就决定了。”

淼淼脸红了一下,半响伸出手弹了一下阳阳的脑门:“你个小骚蹄子。”

晚上,淼淼入住酒店的房间里。

淼淼脱下了浴袍,把自己的身体全部显露在阳阳面前。

“有没有不适应的感觉?反感吗?”

阳阳摇了摇头。

淼淼又伸手将躺在床上的阳阳的浴袍解开,一点一点褪下。

“反感吗?”

阳阳还是摇头。

淼淼的手在她的胸口落下。

“怎么样?”

阳阳闭着眼,不说话。

“任何时候,不舒服的话,随时告诉我。”

阳阳点点头。

“乖,姐姐来教你了。”

淼淼低下了头。

女人之间的交互,就像无穷无尽的前戏。

但是女人知道自己享受的是哪里的前戏。

她们可以把对方当作一面镜子,照出来的是跟自己不太一样的镜像。

虽说不是什么点都一样,但是她们非常清楚该去哪里找,怎么找。

而且她们知道,对方知道自己在找。

两个人之间可能一个点头或者一个声调就可以交流。

除了一点,没有了那个东西走个流程,阳阳老是觉得是个双人版的自己安慰自己。

“姐,女人之间不用那个东西的吗?“

“假JJ?“

“嗯。“

“不一定要用哦。“

狐狸的手指伸进了地方,示意阳阳配合着找到了敏感的位置之后,让阳阳见识了自己以前不知道的一种感觉。

她等著冲击感渐渐消退的时候想——好像确实不一定要用那个东西?

“姐,一定……要用嘴吗?”

“你记住了,我狐狸的理念就是,没有这一步,就不算做过……”

“啊,一定要用舌头吗?”

“嗯……这是精髓……”

“姐,我试试。”

“哎,你不用……你……”

“是这样吗姐?”

“嗯……现学现卖的小东西……”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