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 (2) 作者: blass

.

【向日葵】(向日葵——阳阳的幸福)

作者: blass 2021-5-10 发表于SIS

02 仲夏

仲夏的工作,就是为需要拍摄商拍产品的甲方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然后去整合乙方,监督到项目完成。

一般来说甲方都自己干这种事,但是仲夏认识足够多的甲方,很多甲方并不掌握靠谱的乙方资料,更不一定理解自己项目需要的条件。所以仲夏的服务对很多人来说意义非凡。

今天的项目,仲夏照例提前看过模特的资料,但是给的照片里模特染了紫色的头发,和要求不符。摄影团队的人说这个发色已经是一段时间以前的事了,紫色容易褪色,现在这个模特确实已经是自然黑发。

仲夏也不是不放心,但是想在拍摄之前看看颜色是不是褪干净了,于是摄影团队的人在模特来摄影棚报道之后自然而然的先带着她来见了仲夏。

模特的头发果然已经是纯黑色了,不知道是褪干净了还是染黑过。

真人和照片看起来总会有点不一样,会多出一些人本身的灵性。仲夏看来,这个模特的身上有一种让他有点想接近的感觉。做这行的,漂亮女人天天见,也不能看到一个喜欢一个,专业点。

“你就是阳阳吧?”

仲夏拿出一贯的亲切笑容:“今天就辛苦你了。”

和阳阳握了手,他对带着阳阳来的团队人员嘱咐:“跟赵导说,咱们开工吧。”

一天的拍摄下来,仲夏照例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找个比较偏僻的角落坐下,静静的看着人们工作。

阳阳这个女人,确实有点吸引眼球。仲夏想了又想,也总结不出来这种吸引力在哪。只有假设自己可能是有阵子没碰女人了,今天有点上脑。尽量无视。

本来这就应该是他们之间的全部交际。

直到收工。

仲夏收到了一条消息。明天一大早要拍的活,模特食物中毒,住院了。

这种意外相当烦人,他喜欢安排好的日程按计划走下去,非常不喜欢打乱资源重新整合。尤其是这么急。好在目前需要再找的只有模特一个;不好在,模特的身材和气质都定好了,现在和模特中介去找救场,是他很不乐意做的事,他完全不想欠这些中介任何人情。

然后他又看了一眼阳阳,好像,条件还挺符合的?

仲夏拦住了刚刚收拾好东西的模特:“阳阳姑娘,不好意思打扰你一下。”

阳阳有点意外:“啊,你好?”

“我是今天这个单的甲方代表,我们早上见过一面的,你还记得吗?”

姑娘点点头表示记得。

“是这样的,我这儿明天早上有一个市区的外景商单,模特临时去不了了。这个模特的身材和你差不多,气质你也是合适的。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意愿救这个急?早上七点开工,预期中午十二点结束。”

他期待着一个肯定的答复。

阳阳苦笑着说:“对不起,这几天我都是一整天的连轴转,明天实在是早起不动了……”

仲夏有点失望,不过他也不会去为难一个姑娘:“当然,我能理解。光是今天下来你就够累的了。”

说着他开始在电话上打字,同时对她说:“那就这样吧姑娘,咱们以后有机会再合作。早点休息。”

一边说一边转身准备离开。先问几个关系好的摄影团队吧,看看他们有什么推荐的应急人选。可能还要换衣服尺码。

背后,姑娘迟疑着问了一句:“能问一下,明早的工作,报酬是多少吗?”

仲夏有点惊喜,他想了想,为了抓住这个机会,尽量报了一个高价。

“衣服的尺码能对上吗?”

仲夏认真地又打量了一下阳阳,点头说:“你们的身材应该是可以穿同一套的,但是保险起见,如果你答应帮忙的话,我还是要请你和团队报一下尺码。”

“好吧,那你把联系人发给我吧。”

仲夏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和阳阳交换了微信,然后给她发送了一个摄影团队里负责人的联系方式。

他笑着对阳阳说:“你可能不知道你帮了我多大的忙,今天我不用连夜去卖人情了。谢谢。”

阳阳也微笑回复:“别客气,我也是对着钱去的。”

他点点头,再次伸出右手:“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我叫仲夏,伯仲叔季的仲,夏天的夏。”

姑娘好像愣了一下。

她握了握仲夏的手:“你说的——伯仲叔季,是什么意思啊?我以前听过这个说法,不过没了解究竟是什么。”

我拽什么文啊,仲夏嘲笑了一下自己,笑着解释说:“就是老的时候人们给家里同辈人排行用的,老大就叫伯,排行二叫仲,老三叫叔,老四就叫季。”

“那么说,你在家里是老二?”

姑娘你这么甩黄腔好吗?仲夏心里忍不住调戏了她一句。

不过想想人家说的也不错: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是排第二……”

他满心轻松,顺便和阳阳开起了玩笑:“不过行二好啊,历史上厉害的人都是二爷。”

“真的?”

“真的。”

仲夏笑着说,同时向门外伸手示意:“来,我送你下楼。”

两人朝摄影棚外走去,继续聊天。

“你看,关羽关云长是排行二吧?秦琼秦叔宝也是秦二爷吧?”

“嗯,两个了。”

“诸葛亮也是。”

“还有吗?”

“还不够?那,梁山泊一百单八好汉,排第二的玉麒麟卢俊义,这是水浒传里唯一能叫个英雄的人物。”

“我只知道有个林冲。”

“林冲那种连自己女人都不敢保护的怂包,可不是英雄。”

“还有个鲁智深。”

“鲁智深是个讲义气的,但是一个卖唱的女人装装可怜,他就精虫上脑去当街打死人,回头人家姑娘直接嫁当地阔佬做妾了,他只能去出家。被人耍的团团转,也不是英雄。”

“哦,我想起来了,猪八戒也是排行老二!”

“哎,猪八戒前世是天庭海军联合舰队总司令,后世是净坛使者,我可跟你说,这个职位油水很足的。”

“是干什么的?”

“具体来说,和我一样,吃了甲方吃乙方……”

仲夏在阳阳的脸上,看到了一天下来都未曾展露过的,开心的笑容。

就这样,自然而然的,仲夏提出开车送阳阳回家。

当然,也只是送到家附近的路边而已。

看着姑娘笑着对他摇摇手然后离去,仲夏心里有点不知所措,不能心动啊,他告诉自己。

可惜,第二天仲夏要提前去场地,不能接她,摄制组有一辆车会在早上顺路将阳阳带上。

重庆的秋老虎是很厉害的,今天尤其厉害。

公园里,没什么遮荫的地方,就算是早上七点,也已经很热了。仲夏几度有点担心会不会因为太热完不成预定的工作,但是还好谁都没有停下来休息,连阳阳也是。

拍摄工作,果然还是拖到了最后期限十二点。

要不是自己都热的要死,可能摄影师还会要求补几张。但是炎热战胜了创作欲望,看着时间到了十二点,所有人都没有了继续干活的心思。

仲夏有点担心阳阳的状态,他看着她最后拍照那一会儿,似乎人有点不稳当了。等了一下,终于看到她从换衣服的MPV里走了出来,他径直迎了上去。

走近了,仲夏亲切的笑着说:“阳阳,今天还好……”

姑娘伸手一把搭住了他的肩膀,然后整个人哗啦一下砸到了他身上。

要不是他兜的快,阳阳就直接顺着他摔到地上了。

“我靠……“

仲夏扶著一个昏过去的大活人,完全没有香玉满怀的浪漫想法,只剩下了打120的心。

到了医院,不出意料是中暑。仲夏掏腰包给她安排了个单间病房。

阳阳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听到了阳阳醒来活动的声音,仲夏收起了手机:“感觉怎么样?”

“还是有一点点晕。”

姑娘的声音很虚弱。

“医生说了,你这是中暑。而且你的血糖有点低。”

“哦……”

阳阳呆呆的看着仲夏半天,憋出了一句:“谢谢。”

“是我应该谢谢你。”

仲夏说:“本来你都说了,你连续劳累几天了,要不是为了帮我这个忙……”

“我说了我是为了钱来着……”

“不能这么说,这个钱是你付出劳动应得的,但是你能来帮我这个忙,也是真的救了我的急,我不能不认。”

仲夏继续说:“你在医院的花销我会承担的,之后你休养的时候误工的损失,我也会赔偿。

医生说你有点营养不良,我真的建议你好好休息一段……”

然后他就看到姑娘用了点力气从床上撑著坐了起来:“好啊。“

“我也想休息一段,把重庆和成都能吃到的好吃的都吃一遍。”她说。

“啊……好……”

“你要不要陪我一起?”

仲夏愣住了,他一直假模假样告诫自己不要心动,现在看起来挺可笑的。

“你能做我男朋友吗?”

仲夏看着虚弱的姑娘靠在病床上对他说出了这句话,心里波涛汹涌。

那就这样吧,管他呢。

仲夏下定了决心,然后真诚的对阳阳说:“刚才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不过我喜欢你,你能做我女朋友吗?”

姑娘满意的笑了,她用虚弱的手臂捧过仲夏的脸,轻轻吻了一下。

阳阳当天晚上还是挺虚的,所以就算仲夏陪她留在了病房里,她也只是听仲夏和她说了几句贴心话,然后大部分时间依然是睡着。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她还迷迷糊糊的问仲夏:“我昨天不是做梦吧?你现在是我男朋友了吧?”

仲夏哭笑不得的确认了事实。

阳阳恢复了一夜,基本上就精神了。然后仲夏就送她回了家。

第三天的晚上,吃过晚饭,看过电影之后,仲夏就把她带回自己家里。

性福之夜。

两人为了助兴,决定开一瓶香槟。

仲夏还是有点紧张,他使用开瓶器的时候不小心把手指扎破了。

“你家有创可贴吗?”阳阳站起身来去帮他找。

“卧室柜橱,第二个抽屉,左手边。”仲夏舔了舔出血的指头,继续和酒瓶战斗。

等了一下,发现她还没找到创可贴出来。

“你没找到?”

仲夏走到了卧室门口,含着自己伤了的手指。

眼前的阳阳,手里拿着一捆棉绳,一脸惊讶。

这东西怎么就忘了收起来了……仲夏吓了一条,要是因为这个吓跑了阳阳可是太冤枉了,明明自己只是买来放那儿,从来没在真人身上用过的……

仲夏解释了一句:“啊……那个是,捆行李用的……”

然后他就说不出话了。

因为阳阳的已经脸红到了脖子根了。

仲夏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这个面红耳赤的姑娘,压制了一下自己的心跳,轻轻地走到了她跟前。

他在阳阳的耳边轻声问道:“你想不想做一回行李?”

阳阳一头扑进了仲夏的怀里,呼吸又粗又重。

那天晚上,仲夏第一次真正的在女人身上用了这条绳子。

他把阳阳的双手被困在背后,把绳子绕遍了她的全身,还有一个结勒在两腿之间。

他挑逗著姑娘,看她一边挣扎,一边被绳子勒住无法挣脱。

仲夏就坐在她对面,抓住了她的一条腿,抬起来,慢慢欣赏把玩着。直到阳阳几乎挣扎不动,他才发现自己一直就这么勃起了这么久,就这么看着这个姑娘,都没有软下来。

然后他将阳阳两腿之间的绳结向边上拨开,露出了湿湿的缝隙,插了进去。

女人似乎对这种情况下的插入反应十分疯狂,但是对于仲夏来说,一个绳结就卡在旁边,还要时刻按住,怎么可能做得欢畅。

最后还是要把身体上的绳子解掉才能彻底做事的。

还是得学习一下其它的花样啊——仲夏第一次用绳子实战的感受。

仲夏自己住了一间两居室,家里干净整齐。家具不算多,各种物件也很少。他建议阳阳搬进来一起住。

阳阳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在接下来的一周里,两个人就像他们之前在医院里计划的那样,白天出去找各种好吃的,晚上回家如胶似漆。重庆吃完了,去成都住酒店继续吃,继续缠绵。

阳阳倒是问过仲夏,为什么会有这种癖好,仲夏哪好意思说是从哪知道的,含含糊糊说男人这上面的癖好有什么好说的,说来说去也就是那么回事。跟阳阳保证那条绳子只有她用过,才把她哄了过去。

他们两个之前的男女朋友,谁也没提过,谁也没问过。

两人完成了吃遍重庆、成都的成就之后,阳阳打算继续开工拍照。

仲夏却劝她开始走另一条路。

“自己的工作室?”

仲夏点了点头:“你其实已经有很多的工作经验了吧?对整个作业的流程也都有概念了吧?”

“有一些。”

“你知道工作室里应该有什么工种吧?”

“那都知道。”

“你知道他们都做什么,怎么做,用什么做吧?”

“知道!”

“你能大概看懂他们怎么工作吧?”

“能!”

“那不就得了?”

阳阳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的男人,说:“可我哪有这个本钱?”

仲夏指了指自己:“你男人有。”

“我挖不到……我可以挖到几个人,但是我挖不到全部的人。”

仲夏指了指自己:“你男人能。”

“我,我未必能拉到那么多单生意挺过初期。”

仲夏指了指自己:“你男人是干什么的?”

“我……”

“嗯?”

面红耳赤的阳阳把仲夏拉进了卧室。

“今天你完全不用动。“阳阳是这么跟他说的。

她从头到尾包圆了两个人从脱衣服到前戏,到第一次骑乘,到清理现场,到第二次前戏,到第二次趴在仲夏胸口骑乘,到实在没力气让仲夏再翻过来哭笑不得的完成第二次……

于是在仲夏的支持下阳阳开始了建设自己的工作室。

他们先是自己把能做的工和活都做了,然后慢慢等人手越挖越多,工作室能做的生意也越来越多。

仲夏尽一切努力帮助她,从找关系挖人,到购买设备,到资金,到亲自帮忙做现场工作。

几个星期的拚命,工作室终于成型了,不用阳阳和仲夏自己上场替代某个工种了。

工作室终于成型的这一天,阳阳请下属们大喝了一顿,仲夏没有去他只是在酒席结束的时候把她接了回来。

回到家里,阳阳依然兴奋得不得了,拉着仲夏大战了一场。

结果战斗一结束,阳阳像死狗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

“我动不了啦,我下不了床啦——”

她瘫在床上轻轻喊著。

“你就撒娇吧……”

仲夏无奈的走去了浴室。

一顿折腾之后,他端著一盆热水和一条毛巾走回了床边。

把毛巾浸好了热水,拧好,然后抬起阳阳的一条手臂,擦拭起来。

“幸亏今天戴了套,不然你不去浴室还真不行。”

阳阳在床上哼哼:“我感觉我现在就像只被宠著的小狗,主人在给我洗澡。”

仲夏乐了:“那你叫一声听听。”

“汪!”

“好,很有精神。”

“汪汪。”

“来,把后背翻过来,我擦擦后背。”

“呜汪。”

仲夏就这样一点一点帮阳阳擦洗身体,一边听阳阳轻轻的叫着。

像小狗一样舔他的手。

像小狗一样把四肢缩起来卖萌。

十几分钟,他最后洗完了阳阳的脸,把毛巾放进了水盆。

然后坐在了床边上,抚摩著阳阳的头,温柔的看着她的眼睛。

阳阳脸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红了起来,她水汪汪的眼睛回望着仲夏,用非常非常小的声音又叫了一次:“汪……”

仲夏心里泛起了十二分的欲望,一种异样的刺激充斥着他的脑子,但是想想今天阳阳已经累成什么样了,他强行压制住了这股欲望。

“狗狗乖,睡觉了。”仲夏俯身亲了亲阳阳的额头。

“嗯……”

她从后面抱紧了仲夏的腰,长发洒满床头,红著脸,睡去了。

仲夏轻轻的隔着被子拍着她的后背,直到确认阳阳睡熟了为止。

第二天早上,阳阳很晚都没醒。

仲夏还要出门办事,很是遗憾不能嘲笑一下她昨晚的样子。

晚上,阳阳跟他装了一晚上的傻,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仲夏也憋著坏,什么都不说,最后洗完了澡要睡了,他终于甩出一句:

“阳阳啊,你说给咱们的小狗起个什么名字好?”

“什么小狗?你要养狗吗?”

“就是啊,就是昨天晚上新来的那只小狗……”

阳阳大叫一声,从背后死死抱住了男人,脸埋进他后背。

“啊啊啊……”

仲夏得意的笑了。

“你不想给小狗起个名字吗?”

阳阳只是抱住了仲夏晃。

“叫懒虫怎么样?它可懒了,躺在床上不愿意起来。”

阳阳脸顶着他后背使劲的摇头,手上还去掐仲夏的肚子。

“那,叫她老虎好不好?又凶猛又……”

这次两只手一起掐。

“要不,叫花花吧?她又漂亮,像一朵花一样,又快活,也像一朵花一样,单纯、无忧无虑。”

仲夏感觉背后贴著的人轻轻点了点头。

他转身,捧著阳阳的脸,感觉好像捧著一团火。

“花花要听话,不能太调皮,好吗?”

她根本不敢抬头看仲夏,但是又轻轻的点了点头。

“花花是花花,阳阳是阳阳,好吗?”

继续点头。

从那天之后,每当阳阳白天工作的太累的时候,仲夏就会安抚一下花花,将她哄睡。

习惯之后,甚至有时候会和花花逗一会儿,然后再叫羞得不行的阳阳回来,做起来别有乐趣。

一天下工回家后,仲夏突然叫住阳阳,给她看自己的手机屏幕:

“你看一下这个。”

屏幕上显示的是一条灰色的小皮带,扣具上有一个额外的扣环和搭扣,连接着一条银白色的细细的链子,链子的另一头扣著一只皮质的环形把手。

“这是什么?”

“给花花的项圈,出货了。”

阳阳啊的喊了一声脸红了起来,但是还是抓住手机仔细看了看,问道:

“这是你买的?”

“算是买的吧……”

“是正经的大店吗?有信誉吗?”

阳阳正式进入了购物心态。

“不是,是跟人私下拿的……”

仲夏挠了挠脸。

阳阳皱起眉头问他:“不是跟论坛里那些卖假药的买的吧?”

阳阳现在没事也逛逛相关论坛了,这还是仲夏教的,说你有些卫生知识起码了解一下,一些常识心里有数。所以估计阳阳眼下就是在怀疑,是不是仲夏被那里边经常带货的一些ID给兜售了什么吃亏上当的货色。

“哦,那还真不是。”

仲夏把手机要了回来,点按屏幕把图片关闭,给阳阳看了一下,那是他的微信对话,对面是一个叫“九叔”的联系人,这张图片就是九叔发过来的。

“这是个,嗯……熟人吧。”

“他干什么的?”

“他是个变态。”

仲夏撇了撇嘴:“不过他用的东西还都挺讲究的,都是些订做的,我就是图他订做的渠道而已。”

说着,他调出了过去聊天内容搜索里的图片和文件,打开了两张图片给阳阳看。

一张是两件胶衣。一件是黑底色,衣服上有几只不同姿势的橙红色的狐狸,各自看向不同的地方,只有一只狐狸端坐在中央,看着正前方,看着观察图案的人;另一件是白色的底色,有一朵巨大的红色玫瑰花的图案在胸口。

“这衣服还是按照穿衣人的尺寸订做的,身材变化大点就不贴合,还要重新订。”

“贵吗?”

当然啦,这家伙什么时候在这上省过?

“我懒得问。”

下一张是两个女人,左边的穿着明日香的战斗服胶衣,头上带着一顶黑色带猫耳结构的帽子,黄色长发。她背对着镜头,英姿飒爽地右手掐腰,左手比出一个手枪的姿势向左侧抬起。右边的女人背向镜头跪坐在地上,一样的战斗服胶衣,只不过是白色底色,背后有一朵大红色的玫瑰。她一头长发束了个马尾,不过头微微转向了右边,一副不愿意配合左边女人的架势。

两人身上的衣服一丝皱纹都看不到。

仲夏感慨了一句:“凌波丽可惜了……”

“这哪里变态了?”

仲夏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又打开了几张。

有头罩。

有腿部的束缚衣。

有双臂的束缚袖。

有上半身的束缚衣。

全身的。

各种皮带。

还有看起来形状很精致的口塞。

但每一种东西看起来都不是普通的样式,而且都是一式两份,一份有狐狸的标识,一份有玫瑰花的标识。

阳阳感慨:“这些东西确实有点刺激……”

“还有些就不给你看了。”仲夏说:“九叔和她们,很多时候也不做爱,就只是折磨她们。”

阳阳对这个信息还是有点吓到了:“是刚才那两个小姐姐吗?”

“小—姐—姐?”

仲夏摇了摇头:“人是那两个人。不过那两位,哼哼,年纪比你我都大。”

“可是,她们身材很好啊……难道他们那种做法那么有乐趣?”

仲夏把手机屏幕关了,看着她的眼睛,很严肃的说:“阳阳,我们现在只是在夫妻生活上有这些额外的癖好而已,这个,你明白吗?”

阳阳点了点头。

“所以,它只是我们夫妻生活的点缀,没有它,我们一样可以生活,可以幸福,你明白吗?”

阳阳想了想,继续点头。

“所以,我们就让它保持在现在这个程度就好了,不要去想那种更深的东西,不要去尝试,不要去开发,你明白吗?”

阳阳继续点头。

“你的幸福是生活,不是刺激,你记住了吗?”

阳阳笑了,抱住了仲夏,点头。

几天之后,仲夏说的项圈就寄到了。

他把项圈交给阳阳看,果然她被东西的质地惊到了。她问仲夏这东西上面都是什么用料,仲夏敷衍说他也不知道,反正东西的强度肯定是按照仪式性设计的,估计承受不了用来遛哈士奇之类的。

项圈本体的小皮带上,烫著三个字:“向阳花”。

她问仲夏:“不是花花吗?”

“总得有个大名吧,我觉得向阳花挺好的。”

“向阳花是向日葵吗?”

“就是向日葵。阳阳是太阳,花花是向阳花。”

看着阳阳恍然大悟的表情,仲夏开心说:“怎么样?”

阳阳亲了仲夏的脸一口:“好,我喜欢。”

“花花喜欢吗?”

阳阳掐了仲夏的胳膊一把,小声说:“也喜欢。”

“那……”

仲夏从另一个快递盒子里掏出来了一个物件。

一条棕黄色的,一尺多长,毛茸茸的尾巴,尾巴根上有一个顶部尖尖的松果状金属物。

一个带肛塞的兽尾。

几分钟后,偷到了小炸鱼的猫一样表情的仲夏和一脸无可奈何的阳阳,赤条条的滚在床上。

也不算赤条条,阳阳还戴着两件装饰……

仲夏第一次感受到女人带着肛塞的时候,在她前面活动是什么感觉。

看着她带着项圈和尾巴的样子,这个女人被物化的暗示不断刺激著仲夏的心理。他想再进一步。

仲夏迫不及待的说:“等一下,我叫花花的时候,你就把花花叫出来,好不好?”

“你!花花那么可爱,你居然,啊,你居然想操她。”

阳阳边被仲夏抽插着边回答。

听到女人亲口承认自己另一个宠物的身份,仲夏不得不稳一下动作,不要太早兴奋得射出来结束。

“只有这,这一次……以后,就都是阳阳,带着尾巴。”

“男人都是王八蛋!”

“行不行?”

“就,啊,就这一次,你说的。”

“我保证!”

“就这一次……”

……

“花花。”

“啊……汪……”

“阳阳。”

“你,你不许这么换的!”

仲夏看着阳阳委屈而又不得不服从的表情,心里的火不断升腾。

“花花。”

“呜……”

“阳阳!”

“啊……”

……

到了最后,仲夏剩下了一个念头:

“我爱死这个女人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