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向日葵 (6)(完) 作者: blass

【向日葵】 (6)

作者: blass 2021-5-12 發表於SIS

狐狸和小花兒之間的教學一開,就有點停不下來。

老師盡心盡力教,學生盡心盡力學。天天教,天天學。大家都很默契的沒有提結束教學的事,也沒有提從師生關係變成其它關係。

淼淼在重慶住了一個星期,又到了離開的時候。

陽陽又請了一頓謝師宴。

大概這一次離開,教學也就到此為止了吧?

畢竟不是真的想互相長相廝守,兩個人也不太有真的離別的感覺,反而還嘻嘻哈哈有說有笑的。

飯吃到了一半,淼淼接了個電話,她交待了包間的名字就掛掉了。

「小花兒,」淼淼特別開心地說:「等下讓你看看佟小寒現在什麼樣了。」

幾分鐘後,有人敲包間的門。

「進。」淼淼說。

走進來的是佟小寒和嘉嘉,兩個人都有點面目全非。

佟小寒身上的打扮煥然一新,乾淨利落品味清新,頭髮做的整整齊齊,看起來像是個文藝青年了,就是人看起來又緊張又不安。

嘉嘉穿著牛仔夾克和喇叭褲,重眼影、黑色唇彩妝容,黑色蕾絲帶掛著個陰陽魚在脖子上,長長的頭髮變成了複雜的多條麻花辮盤在腦後。

「叫人。」

嘉嘉冷冷地對男生說。

佟小寒趕緊對飯桌上的兩人問好:「淼淼姐好,陽陽姐好。」

嘉嘉這才露出笑容:「姐姐好。」

狐狸和嘉嘉交換了一個眼神。

淼淼笑眯眯地站了起來,走到了男生的身旁,把左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小佟啊……」

陽陽在佟小寒的表情中看到了慌張和懼怕。

淼淼彎了彎腰,好將臉湊到佟小寒頭部的高度,在他耳邊說:「姐姐我最近也沒過問,你和嘉嘉相處的怎麼樣啊?」

佟小寒也有點彎了下腰,帶上了點不舒服的語調:「我們處的很好,我們感情很好……」

淼淼把另一隻手拖在了男生的下巴上,輕聲說:「嘉嘉妹妹對你好不好啊?她有沒有欺負你啊?別怕,你告訴我……」

「沒有!」 佟小寒的腰更彎了,語音顫抖的說:「嘉嘉妹妹是對我最好的人,她不會欺負我的,我喜歡她,我最喜歡她了!」

陽陽看了一眼嘉嘉,發現這姑娘居然笑得挺開心的,而且還有點——害羞了?

淼淼終於放開了男生,笑呵呵的對嘉嘉說:「看來你們相處的還挺好嘛,這樣我就放心了。我也不多耽誤你們時間了,去玩吧。」

嘉嘉開心的對淼淼和陽陽說:「嗯,那我們就先走啦,姐姐們再見。」

說完,她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小小的鑰匙,對著佟小寒搖了搖:「來,小佟佟,這個。」

佟小寒立刻兩眼放光,追著嘉嘉出了包間。

陽陽看著有點詭異的一幕過去,對笑個不停的淼淼問道:「狐狸,這小子是怎麼了?」

「你知道貞操鎖嗎?」

陽陽想了想:「男人用的?」

「嗯。」

「我的娘!」 陽陽大驚,感慨道:「還是年輕人會玩啊……」

「還有呢,你知道現在姓佟的和嘉嘉身體接觸到什麼程度了嗎?」

「什麼程度!」

「手掌、腳底、腳背,沒了。」

陽陽嘴都合不上了:「都剛才那樣了,我以為他倆都好到什麼程度,結果才給親這麼幾個……」

「親什麼啊!」 淼淼又大笑起來:「扇巴掌、腳踩和踢而已。」

「啊……」 陽陽說:「然後就這樣,那小子還死心塌地跟她?」

「哼哼,嘉嘉很厲害的。」

「所以你一開始把他往嘉嘉那裡推,就是知道他會變成這個下場?」

「說實話,完全不是。」淼淼說:「按照嘉嘉以前的做法,也就是銬起來戲弄戲弄,他要是受不了,可能會介紹給另一位不同愛好的小姑娘……但是我真沒料到那小子會享受成這樣。他還真是有點……天賦。」

「那,嘉嘉和他以後會進一步發展嗎?」 陽陽的八卦細胞全力轉動:「還是就保持這樣了?」

「這種事就不知道了,也許那小子從此重新做人,嘉嘉真的看上了呢。也有可能他就沉迷另一個方向,完全不想真的和女人睡了呢?」

陽陽打了個冷顫:「你說得好像他正走在懸崖邊上似的。」

淼淼毫不在乎:「看他們自己嘍,到最後路都是自己走的。」

又在飯桌上聊了半個小時,在淼淼差不多該出發的當口,她又接了個電話,依然是報了個包間的名字就掛了。

「還挺及時的,趕上了。」淼淼說著開始穿衣服收拾東西:「我這就去機場了,接下來這個人是我替你約來的。你是該和他好好聊一聊了。」

陽陽滿腦子問號:「什麼人啊?客戶?」

走到門口的狐狸露出了個狡猾的笑容:「不用我給你介紹的人。」

說罷,她拉開了門,露出了門口剛要敲門的人。

「啊,你好,是淼淼女士嗎?」

「是我。對不起啊妹妹,我這就要走了,不過你可以和她接著談。」

狐狸抱了一下門口的人,然後把她推進了門。

「啊,那,好的……」

被推進來的人剛要說話,看到陽陽之後卻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和陽陽一樣。

狐狸搖了搖手,然後帶上門離開了。

陽陽看著面前的人,心裡五味雜陳。

她和上一次見面的時候變化不是很大,除了一頭紅髮也已經褪色成黑髮了之外。

是蘭蘭。

陽陽完全想不通為什麼淼淼會特地把蘭蘭叫來,讓她們倆在這裡見面,還建議她們聊一聊。

讓自己放下過去嗎?

可是如果不是今天又看到了蘭蘭,自己平時對她根本沒有任何心結啊。只要不讓她出現在自己面前就好了啊。

她看到蘭蘭的眼睛紅了,然後開始流眼淚。

是在後悔嗎?是在懺悔她以前對自己做的那些事嗎?

她真的哭出來了。

「陽陽姐,」蘭蘭顫抖的聲音響起:「我以為你再也不會見我了!」

蘭蘭這句話說出口,再也控制不住,雙手擦著眼淚,不斷的抽泣起來。

陽陽再沒法把這個哭泣的女人和之前背叛了她兩次的人聯繫起來,她不知道蘭蘭為什麼會哭,但是她記得這樣哭泣的時候大概是什麼感覺。

陽陽在心裡嘆了口氣,然後站起來把蘭蘭扶到了自己旁邊的座位上:「先坐下吧。」

她等著蘭蘭逐漸控制住哭泣,忽然有種玖月看著自己在哭泣的場景重現的感覺。

蘭蘭在哭什麼呢?難道和自己當時一樣?

她不由自主問了出來:「蘭蘭,你這是失戀了?」

蘭蘭抬起頭,看著陽陽,似乎想要說什麼,但是說不出來的樣子。

難道被說中了?

可是她這個表情……

她之前哭著對我說什麼來著?

我之前在找仲夏。

她在找我?

陽陽回想她以前和蘭蘭還是好姐妹的時候,蘭蘭和自己說話的方式,蘭蘭看自己的眼神,她渾身散發的熱情,她的笑容。還有她天天的和自己膩在一起。

她在被發現和曉春有姦情之後看自己的樣子。

她那天和自己接吻的感覺……

已經經歷了狐狸的陽陽,再去回憶這些場景,感覺大大的不同。

「蘭蘭,你……你是不是,喜歡女人?」

蘭蘭看著她,臉上泛起了紅暈,許久,她搖了搖頭。

「我不是喜歡女人。我只是喜歡陽陽姐你而已。」

陽陽覺得自己的心不知是甜還是在痛。

「從什麼時候?」

「大概是遇到姐姐不久吧,從你帶著我一起合作開始。」

所以,她就是這樣一直在我身邊?一邊懷著這樣的感情一邊看著我和曉春在一起?

可是為什麼又要作出那樣的事呢?

她又問出了那個問題:

「那你究竟為什麼要和曉春做出那樣的事呢?你為什麼要和他睡呢?」

難道是為了拆散我們?

以前對這個問題一語不答的蘭蘭,終於開口了。

「姐,你記得我跟你說過,我曾經差點去做外圍,是吧?」

「是,我記得你說後來親戚家拆遷,你們家人去組戶口,然後不缺錢了,你就沒有去做。」

蘭蘭點了點頭:「其實,拆遷沒有那麼及時,我還是做了兩次。雖然也不多吧,一共就兩次。」

「所以?」

「姐你知道,這種事,其實有中介帶你入行,安排你行程的吧?」

「知道……」

「我的中介,就是曉春。」

陽陽難以置信的看著蘭蘭,說:「不可能,我和他在一起三年,我從來沒見過他做這種事。」

「你不知道他為了瞞住你費了多少力氣。好多事情你都是不知道的。其實他不止和我一個人睡過,他安排的女生後來有一半都被他睡過。他做這些事情做了挺久的……」

陽陽不知道自己該不該信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你為什麼當初什麼都不說,現在卻又告訴我了?」

「因為……」 蘭蘭低下了頭:「以前的時候,說不說這些,都沒有意義。」

「但是現在?」

「現在……姐姐你已經知道了這些事裡最難讓人相信的部分,我想其它的東西說出來就有意義了。」

陽陽突然想起玖月和她說的一句話——你過往的桃花都很爛。

曉春的這件事,大概是真的?

「你和我詳細說說吧,我和他一起三年了,我居然一點都不知道……」

「他並不是一直都做這件事的,」 蘭蘭說:「我認識陽陽姐的時候,大概是他做這個剛剛起步沒多久。」

那也有一年多了。

「他是怎麼開始做的?」

「我們女生聽到的說法就是,他有兩個朋友有客戶的門路,然後他們大概有四個人一起,開始做的這個生意。他在其中的作用,大概就是拉攏模特圈子的人,讓想要快錢的女孩知道有他這麼個渠道。」

「他?他和模特圈有什麼關係?他這裡認識的朋友還都是……」

陽陽忽然愣住,他們在一起的第二年的時候,曉春確實跟著她認識了不少業界裡的人,並且有不少混熟了。

「這個王八蛋,他靠著我去認識人,然後拉人做這種事?」

「也不算是吧,」 蘭蘭說:「是他熟人多了,他的朋友才會想讓他入伙的。」

陽陽拿起一個小茶杯,舉起來握了一會兒,終究沒有摔在地上,放回去了。

「還有什麼,都告訴我吧。蘭蘭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和他睡的?」

蘭蘭小聲說:「其實剛開始的時候他本來也沒有和手下姑娘睡的習慣。」

本來?

「我不用再做的時候,他說恭喜我金盆洗手,請我喝了頓酒。他喝多了,和我說,他覺得自己失敗得很,以前認認真真靠本事賺錢的時候,什麼都難搞成,現在靠女人賺錢就這麼成功,這是老天爺笑話他,他覺得老天爺對他不公平。

到最後,他就拉著我,求我安慰他。我想我一個已經賣過的人了,還矯情什麼呢,就算是他給我安排業務的報答好了。就答應了他一次。」

蘭蘭嘆了一口氣。

「然後,他就把我介紹給了你,他說,我們兩個樣貌還挺近的,可以多合作,商拍有更多機會。那個時候,我才知道他是有女朋友的。我就發現自己就這麼成了一個和別人的男朋友睡的女人……我不知道姐你能不能想像那是什麼感覺。」

我能,陽陽想,我發現自己想要求婚的男人是別人的丈夫和孩子的爹。

蘭蘭繼續說:「後來,陽陽姐你對我那麼好,處處照顧我,處處保護我……」

當初因為她和自己長得有點像,年紀又小,確實把她當妹妹對待來著。

「所以後來我發現他居然開始去睡其它的工作女孩的時候,我就氣不過,我想他怎麼能這麼對你……所以我就去對質了。曉春以為我是喜歡上了他,他就提議,說再也不碰那些女人,但是我要和他秘密交往。」

「他和你提出來的?」

「是。」

「呵呵,你繼續說吧。」

「我不答應他,他就說那我就不要管他的閒事。最後我一激動,就和他說了,說我喜歡陽陽姐,不想讓她受傷害……」

蘭蘭沉默了一下,繼續說:「他根本就不信,我看這樣沒用,就威脅說要告訴你。」

陽陽說:「他怎麼說?」

「他說,如果我告密,他就會跟你說,是我勾引他出了軌,然後發生了矛盾,現在想倒打一耙。他還說,不管我喜歡陽陽姐的事是真是假,說出來之後都是我輸。要麼我作為一個上位失敗,惱羞成怒的第三者被陽陽記恨,要麼作為一個當過第三者,卻又變心了去喜歡女人,想要拆散你們原配男女朋友的狠毒女人被陽陽記恨……」

蘭蘭又哭了出來:「然後我就害怕了,說那我不揭發他了。但是他說不行,因為他信不過我了。他說現在我必須再和他睡一次才行,這樣我才有把柄在他手裡,他才放心我不會把事情告訴你。他還說,如果我不幹,他反而會主動去說我勾引他出軌,然後想上位沒成功,結果鬧翻。然後他會聯合陽陽認識的關係一起,讓我在重慶周圍的圈子裡出名,找不到好的工作機會了……」

陽陽目瞪口呆——這個男人,真的變成鬼了。

玖月姐,你說的沒錯……

蘭蘭繼續說著:「我就這麼答應了他一次。然後他就再要第二次,他說,上一次都發生了,還在乎多一次嗎?反正我已經坐實了和他出軌了,什麼時候我不同意了,他直接就把事情捅出來,大不了大家雞飛蛋打,各自看重的東西都打碎了完事。再然後,他想什麼時候找我,就什麼時候找我了。」

「姐你一直認為他是因為和我偷情被你發現,才和你分手的,還有他是正好那個時候和幾個朋友發生矛盾了,才出國的,對吧?」

陽陽點了點頭。

「其實他是做中介肆無忌憚。是他故意去挖別的渠道的姑娘,然後得罪了很多人,他合夥的幾個朋友才和他翻臉的。他得罪的人也放出話來,只要他還留在重慶,肯定跟他沒完,所以他才離開的。」

原來他的所謂仇人是這麼來的……

「那段時間我特別高興,因為我知道陽陽姐你肯定不會出國的。我以為等到他離開之後,就只有我和陽陽姐你了。他也和我說過,只要在他離開之前最後和他睡一次,就一刀兩斷了。」

陽陽問:「然後,就是那一次,被我撞見了?」

「嗯。」

「看來這就是他說的一刀兩斷了。」

陽陽用手抹了抹蘭蘭臉上的淚痕。

「可憐孩子。」

越抹眼淚越是流了下來。

「姐,我對不起你。」

陽陽搖了搖頭,拿起幾張紙巾,給她檫起眼淚。

「我沒拒絕他,還幫著他騙你。」

「蘭蘭。」 陽陽雙手捧著蘭蘭的臉說:「曉春一直都是用他好的那一面對待我,在他剛剛開始變壞的時候,你來了,然後你承受了他變壞之後幾乎所有的壞的東西。

如果沒有你,我不知道有多少這些東西會落在我身上。

他遠走高飛之後,我只要恨你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而你卻連一個可以用來恨的人都沒有了。這讓我還怎麼說的出口是你對不起我呢?」

蘭蘭抱住陽陽,把頭埋在她懷裡嚎啕大哭。

陽陽同樣抱著蘭蘭,越來越覺得蘭蘭像是當初跑到玖月那裡的自己,只是自己的遭遇比她要好多了。

她突然又想起一個人來。

「哎,那個伯陽是怎麼把你找去的?」

蘭蘭抬起頭,吸了一下鼻子,說:「他是我們都回重慶那天散夥飯之後找的我,他問,他問我願不願意,和你一起,那個……」

「你……就這個理由你就答應了?」

「嗯,我當時喝了點酒,有點上頭,聽到可以和你……我就什麼都不顧了。」

陽陽哭笑不得地問:「那後來呢,我不是走了嗎?」

「你走了之後,我就覺得陽陽姐你這輩子可能都不會再原諒我了。當時我就有點什麼都無所謂了,他要我繼續跟著他,我也想要不幹脆就跟著他算了。」

「但是沒過兩天,我發現他就老是想再找一個人來三個人一起,我本來是因為陽陽姐你才同意的那一次,後來他再提別人,我就不幹了。

這個人他就不高興,整天去喝酒,有一次在夜店喝的顛三倒四的,然後就開始和夜店的銷售說你的壞話……那個人好像還認識你和曉春,我看不下去了,就把他扔那兒一個人走了,再也沒理過他了。」

「那後來呢?這一年你過得還好嗎?」

「還行吧,陽陽姐你在重慶,我有點不敢見你了。我就跑去成都了。對那邊的人認識的不多,工作也不多,不過生活還能過得下去……」

「淼淼姐找你過來是因為什麼?」

「淼淼姐姐?啊,對,她說有回重慶工作的機會……我考慮著,實在還是熟悉這邊,要不就回來算了,所以就來了。」

陽陽點點頭:「那就留下吧。跟著我好了。」

「啊,可是,」蘭蘭臉有點紅:「姐你不介意嗎?我一個女生喜歡你這個事。」

「傻妹妹。」

陽陽摸了摸蘭蘭的臉,沒有回答。

「今天晚上去我家吧,我看看能給你找個什麼工作位置。」

當然是胡扯,都這種氣氛了,把小妹妹帶回家又怎麼會討論以後做什麼工作?這種事以後有的是時間去學。

所以當蘭蘭被騙進了門,陽陽就攤牌了:「蘭蘭你還有什麼家具和大小物件之類的嗎?」

「啊,在成都租的房子裡。」

「過兩天我陪你去一趟,收拾起來搬過來吧。」

「啊,好……哎?」

「以後你就住這裡吧,反正屋子裡家具也不太多,能住得下兩個人。」

「好……」

陽陽看著她漸漸緊張起來的肢體表現,莫名的感覺就好像在看用仲夏的視角在看著以前的自己。

於是她把蘭蘭拉進臥室,拉著她坐在了床上,說:

「我不知道你挑不挑床墊,如果你覺得這一個太硬,我們也可以去換……」

蘭蘭的臉騰地就紅了。

還真的好像我……陽陽想。

難道以前仲夏對著我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感覺?

她伸出手去,撫摸著蘭蘭紅紅的臉。

他以前也是這麼看著臉紅的我嗎?

陽陽似乎能夠體會到蘭蘭內心羞澀和期待交織的狀態,她又似乎開始體會仲夏和她在一起的時候是什麼體驗。

她扶住蘭蘭發熱的臉龐,吻了上去。

就這一點不好——為什麼老是要我主動吻別人?

狐狸也曾經告訴過她,女人互相脫去衣服的時候,已經可以算是在開始做愛的一部分了。

蘭蘭就像一個小動物一樣,任她擺布,脫去從大到小的一件件衣物。臉從耳根紅到了肩膀。陽陽差點忍不住想用衣服將蘭蘭的手腳綁上看看……

如果說和狐狸之間她還需要試探對方的感受和自己有什麼不同,慢慢發現,現在她面前的蘭蘭基本就是一個鏡子裡的自己。

她親著蘭蘭,就可以得到一個人親吻著自己差不多會做出的反應,她在蘭蘭的臉上,腮上,脖子上的撫摸、親吻,都幾乎能找到讓她敏感的地方。

她回憶仲夏和自己在一起的時候如何刺激自己的乳房,然後試著在蘭蘭的胸上重現。

她想看到自己以前是什麼樣子的。

她甚至心裡痒痒的,十萬分的想找來一根假陽具來,看看蘭蘭在經歷活塞運動的時候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樣。

陽陽忘了自己是一個女人,她完全忽略了自己,她只是一個抱著蘭蘭的人。

一時間,陽陽覺得她現在即是過去的仲夏,她的過去又是現在的蘭蘭,這兩個人自然而然的重疊成眼前的兩個人,只有一個自己,不知道應該變成什麼樣子。

第一次接觸結束之後,衣服還沒有脫完的陽陽坐在床邊,看著蘭蘭躺在床上,從背後伸過手來,環住她的腰,

她把手探向蘭蘭的嘴唇前,蘭蘭伸出她的小舌頭,輕輕舔了一下。

「以後,我們兩人獨處的時候,我叫你花花好嗎?」

不等蘭蘭回答,她接著說了下去:「我想讓你像一朵花一樣快活,也像一朵花一樣單純、無憂無慮。」

她的手在蘭蘭的脖子上撫摸著:「好嗎?」

蘭蘭輕輕點了點頭。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