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仙母 (31-32) 作者:手捧聖賢書

簡體

. book18.org

【家有仙母】 book18.org

作者:手捧聖賢書2021-5-11首發SIS001 book18.org

第三十一章 染血的新娘(一) book18.org

聽聞二老這般說,這女子蕙質蘭心,豈是劉大頭子那般俗人可比,登時便低頭羞澀道: book18.org

「如承蒙不棄......」 book18.org

意思如何,誰人也知。 book18.org

窮苦人家,婚配之事本就簡單,一隻燒雞,兩壺清酒,草草布置一番,也便送入了洞房。 book18.org

劉大頭子結婚了! book18.org

在整個小村子裡,可謂是頭等的大事,眼瞅著這送上門的媳婦被劉大頭子占了,同齡的幾個年輕小伙可謂是羨慕的眼睛都快掉出來了。沒辦法,誰讓人家劉大頭子命好呢,媳婦漂亮不說,也不嫌棄劉大頭子。 book18.org

村裡貧弱,也無閒錢置辦什麼酒席,幾乎當夜就送入了洞房。 book18.org

「娘子,為何拿著木櫞?」 book18.org

雖腦子不太靈光,但劉大頭子還是有些許疑惑,進了房的新娘子,手裡拿著木櫞,竟是將房門嚴嚴實實的從裡面抵住。這一反常的行為,讓劉大頭子著實不解。 book18.org

而新娘子聞言,看了他一眼,開口道: book18.org

「新婚之夜,怕有旁人趴牆偷聽,不得不防備!」 book18.org

這番說辭,倒也無礙。 book18.org

說完,就見女子走到床前,將新郎官拉了過來。 book18.org

「相公,你這腦袋,好生大啊!」 book18.org

新娘子雙手扶著劉大頭子的腦袋,仔細端詳。 book18.org

「應當很是美味可口才是!」 book18.org

「什麼?」 book18.org

劉大頭子以為自己聽錯了。 book18.org

而一旁的新娘子聞言,卻是迫不及待地將新郎官拉到了床上。 book18.org

「紅燭還沒吹呢!」 book18.org

劉大頭子臉色通紅,還是第一次行這男女之事,更是第一次距離這新娘子這般之近,看著那新娘子如玉的面龐,劉大頭子只感覺一股燥熱在全身蔓延。 book18.org

那新娘子也不管紅燭吹沒吹滅,與劉大頭子二人坐在床上之後,便順手輕輕一推,劉大頭子應聲倒在床上,被子翻滾,將二人的身形牢牢蓋住。 book18.org

下一秒鐘,鬼影惶惶,被子一股一脹,內中傳來了一陣咀嚼之聲。 book18.org

...... book18.org

「娘親,救我!」 book18.org

冷不丁的,夢中傳來了驚呼之聲。 book18.org

自己兒子滿身鮮血,身後趴著一個黑影,手指細長,抱著兒子的腦袋,半個腦袋已經血肉模糊,正被那黑影吸食著內中的腦髓。 book18.org

紅白色的血漿腦汁順額頭流下,滿臉的驚恐和痛苦,被咬掉的半個腦袋鮮血淋漓,驚駭非常。 book18.org

依稀之間,為母的還是能夠認出是自己的兒子,他滿臉驚恐的苦苦哀求,求救之聲不絕於耳。 book18.org

劉大頭子的老母親一頭冷汗,從床上驚坐而起,彼時房中寂靜,月色順窗傾瀉而下,諾大的房間,竟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氣氛,詭譎陰森。 book18.org

強烈的不安感,在劉大頭子老母親的腦海盤踞,她將一旁的丈夫搖醒,告訴他夢中之事。 book18.org

「娶了好兒媳,怎生得做這種掃興致的夢,怕不是高興到發瘋了吧!」 book18.org

丈夫滿臉的不以為意,只當是老伴無理取鬧,一臉不耐煩。 book18.org

而老母親也想著是不是自己多慮了,因此也便接著睡下了。 book18.org

可誰知睡下沒多久,夢中再度浮現了兒子的身影。 book18.org

「娘親,再不來救我,我的腦漿都被妖怪吸干哩!」 book18.org

一次是夢,那麼兩次呢? book18.org

她趕緊將丈夫搖醒,這一次說什麼都要去看看。 book18.org

丈夫沒辦法,夫妻兩下了床,摸著黑來到了新房門前。 book18.org

房間裡燭光曳曳,卻是沒什麼聲息。 book18.org

夫妻兩將耳朵貼在門上細聽,也是聽不出來什麼。 book18.org

也是老頭子大膽,挺著胸膛,砰砰砰拍門,一邊拍一邊大喊: book18.org

「開門!開門!」 book18.org

不多時,屋子裡傳來一陣嘻嘻索索的聲音,下一秒鐘,房門打開,兒子劉大頭子站在門口,愣愣的看著房外的父母: book18.org

「爹,娘,怎麼啦?有事嗎?」 book18.org

順著大開的房門,劉大頭子的老母親朝著裡面張望,縫隙之中,隱約可見床上被子裡有新娘子躺在當中,而自己的兒子,面朝著自己,除了臉色有些許的慘白外,再無其他。 book18.org

看到兒子安然無恙,老母親心裡的那絲不安也盡數消除,一旁的老頭子責怪的看了老婆子一眼,開口道: book18.org

「沒事,就是看看你們睡了沒,接著睡,接著睡......」 book18.org

一邊說,老頭子拉著老婆子回了自己的屋子,而他們的兒子,則是站在門口如泥塑一般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們,直到二老進了屋子,方才轉身關上了房門。 book18.org

只是沒有人注意的是,隨著兒子轉身,那背影之處,後腦勺卻是如同被人挖了一勺的西瓜一般,頭髮粘著血漿粘著腦皮,腹部中空,甚至還能夠看到森森頭骨以及粘稠的血線。 book18.org

已是一具死的不能再死的行屍走肉! book18.org

第二天,老婆子起了個大早,出門灑掃。 book18.org

正巧迎面撞上了自家兒子,許是昨夜沒有睡好,臉色有些許的發白,也不和老母親打招呼,而是低著頭悶不做聲,自顧自劈柴燒水。 book18.org

新娘子還沒有出來,房間大門緊閉,老婆子在心裡暗罵一句自己兒子呆子,自顧自開始做飯。 book18.org

募的,汪汪汪..... book18.org

鄰舍的黃狗撲了出來,在院子口,呲著牙,像是受到了什麼驚嚇一般,衝著正在劈柴的劉大頭子嚷嚷著。 book18.org

這黃狗已經十年有餘,平日裡脾氣極好,村裡人也都認識,看家護院的一把好手,也從未凶過什麼人,可此刻,如同瘋犬一般,隔著院門狂吠著,聲音犀利,不絕於耳! book18.org

終於,隔壁的主人家跑了出來,將黃狗帶回,臨了還一個勁的道歉著。 book18.org

而那被黃狗狂吠的劉大頭子,卻是壓根不為所動,只是自顧自低著頭,忙碌著自己的事情。 book18.org

就算是晌午一家四口吃飯,劉大頭子也是一個勁的低著頭,扒拉著碗里的飯,沒有一點兒響動,老婆子心善,就怕招待不周新媳婦了,一個勁的有說有笑閒嘮著。 book18.org

午飯過後,一家人也是各忙各的,除了新媳婦外,全都出了家門,諾大的房間裡,空落落的僅剩下了新媳婦。 book18.org

而與劉大頭子同齡的,還有一個名叫王伍的潑皮,凈日裡好吃懶做不說,行的也是偷雞摸狗之事,平日裡與他相好的玩伴都在為了家中生計打拚,唯獨他,吃喝嫖賭、坑蒙拐騙,仗著家中老人的贍養,啃老賣老,自打劉大頭子撿著的這個新媳婦入村以來,王伍就盯上了,這窮山惡水之地,連個寡婦都沒有,更不用說是像劉大頭子的新娘子這般漂亮的小美人了,每次見到,王伍都是眼紅的心痒痒。萬般滋味,無以言說。 book18.org

尤其是在得知了劉大頭子與這嬌滴滴的新娘子成婚之後,王伍當晚幾乎是難以入眠,翻來覆去,皆是小娘子嬌滴滴的音容樣貌。 book18.org

這不,瞅著劉大頭子一家三口出了院門,各自忙活,王伍也是靈活的翻牆而入,偷偷地來到了新媳婦的窗戶下方,朝著裡面張望。 book18.org

彼時的新媳婦,身上穿著一件單薄的睡袍,正坐在鏡子前面,長發如瀑,自肩頭垂下。 book18.org

單單是那窈窕的背影,就不知比這村子裡的其他女人強了不知道多少倍,王伍僅僅是看了一眼,便口乾舌燥,恨不得此刻便衝進去將那嬌滴滴的新娘子就地正法。 book18.org

熟知,就待他要有所動作的時候,卻見那屋中的新娘子,竟是直接從銅鏡前站了起來,接著低頭解開腰間帶子,那身上的睡袍,層層疊疊,悠然脫下。 book18.org

露出了裡面白嫩粉紅、凹凸有致的玲瓏身段。 book18.org

雖僅是背影,卻看得王伍差點兒鼻中噴血,打死他也沒想到,這劉大頭子昨夜剛過門的媳婦,竟是這般好膽,青天白日之下,在屋子裡脫了個一乾二淨。 book18.org

那光滑如玉的酮體,性感挺翹的豐臀,無不吸引著王伍,讓他下體暴漲,就待他要忍受不住有所動作的時候,那脫光了衣服站起來的新娘子,卻是有了新的動作。 book18.org

只見她雙手抬起放到腦後,十根手指插入濃密秀髮當中,左右一分...... book18.org

「喀嚓」一聲,清脆如瓜果碎裂,那濃密的長髮下,一道裂縫陡然出現,卻是順著白皙的脖頸,一路撕裂到了背脊。 book18.org

窗外的王伍直接愣在了原地,他幾次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為出現了幻覺,可事實卻血淋淋的告訴他,不是幻覺! book18.org

那蔓延到背脊的縫隙,仿佛是將皮肉從中間撕成了兩半一般,使不得半分假象,只是讓大腦空白的王伍想不通的是,那撕裂開的皮肉里,竟然不流出一滴鮮血,且隨著頭皮撕開,那新娘子還在用力的左右扳扯,咔嚓咔嚓......碎裂聲不時響起,那裂縫從背脊一路向下,沿著屁股溝消失,之後,便是足以讓王伍嚇尿的畫面! book18.org

只見隨著那人皮從中間撕開,一個青面獠牙的厲鬼,從粉嫩的人皮當中鑽出! book18.org

那惡鬼,竟是有王伍一個人頭高,頭顱與身軀不成比例,頭大身小,整顆腦袋如那身上的肌膚一般呈青藍色,滿是碎肉,腦腸如蛋液,清楚可見,隨著走動,內里的腦漿還在一晃一晃,面如青粽,雙眼如鈴,尤其是那一張嘴,碩大無比,滿是尖銳的捯齒,下身則如同乾癟缺水的枯樹枝一般,四肢萎靡,五指修長,上面有著尖銳如動物般的長指甲,駭人萬分。 book18.org

這麼個鬼物朗朗乾坤之下鑽出,窗外的王伍已經是嚇得雙股戰戰,忘記逃走,不過萬幸的是,那屋子裡的青面獠牙厲鬼並沒有看到王伍,更不知此刻有人偷看,自己的真實樣貌一覽無餘。 book18.org

自那嬌滴滴的新娘子的人皮中脫穎而出之後,那青面獠牙的厲鬼便將新娘子的人皮從地上拾起,幾步走到桌前,輕輕放下,慢慢展開,看其神色,分外愛惜。 book18.org

之後,就見鬼物找了筆墨,認認真真、一絲不苟,將那新娘子的人皮攤開,前傾於上,仔細描畫了起來。 book18.org

描眉畫眼、塗裝抹粉,看那嚴肅認真的模樣,當真是如畫師一般,在盡心描繪,只不過描繪的不是山水,而是人皮! book18.org

執筆的也不是畫師,而是厲鬼! book18.org

看到這裡,短暫的大腦空白過後,那屋外偷窺的王伍好似也是反應了過來,他猛地往後倒退了一步,想要不聲不響的離開。熟知—— book18.org

「咔嚓」一聲,後退的王伍一個不小心,竟是沒有注意到身後的地上有一截斷枝,一腳踏上,聲響清脆。 book18.org

屋子裡的厲鬼猛地抬頭,四目相對,王伍只感覺神魂皆冒,一股涼氣順著腳後跟竄了上來,再也顧不得其他,失魂落魄,飛也般奔逃。 book18.org

本就翻牆靈活的他,此刻更是將身法發揮到了極致,一個助跑,便躍牆而出。 book18.org

王伍想的只是逃離此地,逃離那個披著人皮的妖魔鬼怪!翻牆而出的他,徑直朝著自己家門而去。 book18.org

平日裡雖是潑皮,但生死關頭,在意的還是家中的父母雙親。 book18.org

「砰」的一聲推開家門,王伍不管不顧的大聲嘶喊: book18.org

「爹,娘,快走,有妖......」 book18.org

話到喉頭,便如同公雞卡了嗓子眼,最後的那個「怪」字,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book18.org

他嚇得神魂皆冒、六神無主,只見自己的家裡,那嬌滴滴的劉家媳婦,正與自己的雙親相談甚歡,王伍這般冒冒失失的闖入,非但沒有引得新娘子生氣,反而笑臉吟吟,眉開眼笑的看著他: book18.org

「公子方才說,有什麼來著?」 book18.org

「沒......沒什麼!」 book18.org

王伍說話結結巴巴,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從額頭滾落,而他那老母親,則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轉而笑嘻嘻的給新娘子賠罪。「我這孩兒冒冒失失的,平日裡缺乏管教,冒犯劉家媳婦了!」 book18.org

老母親一邊這樣說著,一邊給新娘子倒茶。 book18.org

而王伍見狀,目光在自己的老母親和新娘子身上來迴轉悠,最終,他狠狠地咬了咬牙,雖心裡害怕的要死,但想到自己的老母親,還是一臉謹慎的挪動著步伐,一邊緊盯著滿臉微笑的劉家媳婦,一邊慢慢挪動著腳步進了裡屋,剛剛進了裡屋,王伍便一頓翻箱倒櫃,從內里拿出來了一柄明晃晃的匕首,緊緊攥在了手裡。 book18.org

村野人家,總得預備著點兒東西防身不是? book18.org

平日裡的豺狼虎豹、山賊盜寇,都得需要傢伙才能平安,想不到此刻派上了用場! book18.org

攥著匕首的王伍,惡向膽邊生,底氣也足了一些,他深深地吸了幾口氣,從內屋走了出去,但屋子裡,已經沒了老娘的身影,只剩下了劉家的那個嬌滴滴的「新媳婦」,手托著下巴,支在桌子上,笑吟吟的看著自己。 book18.org

若不是這張美人皮下藏了一個青面獠牙的惡鬼,單單這美人含笑的一幕,就足以讓王伍心猿意馬,但此刻的他可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足足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一臉如臨大敵的看著新娘子,只是那不停晃動的身子和抖動不停地雙腿,出賣了他好不容易鼓起來的勇氣...... book18.org

「我娘親呢?」 book18.org

眼見老母親不在屋內,王伍還以為老母親是出了什麼意外,蹭的一下子把明晃晃的匕首拿了出來,鋒利的尖端正對著新娘子。 book18.org

新娘子不為所動,仿佛沒有聽到王伍的聲音一般,只是看著他笑,這份笑意,卻是讓王伍說不上來的毛骨悚然,好似全身的汗毛,都在這新娘子的笑臉當中立了起來。 book18.org

「我娘親呢?」 book18.org

他鼓起勇氣又問了一遍,話音剛落,外面的院子裡就傳來了老母親進屋的腳步聲,王伍眼疾手快,連忙將匕首藏在了身後。「姑娘,久等了,家中就這些存糧富餘了,你且拿回去吧!」 book18.org

老母親滿臉笑意,手裡端著一個瓷碗,碗中裝的,正是顆顆白米。 book18.org

原來,這劉家新媳婦,是來家裡借米的! book18.org

「多謝大娘!」 book18.org

新媳婦盈盈一拜,接過了老婦人遞來的碗米,轉而便要出門。 book18.org

看著這披著人皮的惡鬼打算離開,王伍心裡也是鬆了一口氣,可下一秒,老母親的聲音就傳來了: book18.org

「王伍,還不送送人家?」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三十二章 染血的新娘(二) book18.org

「王伍,還不送送人家?」 book18.org

老母親的話,在耳邊響起。 book18.org

王伍尷尬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book18.org

雖按照習俗,新媳婦不宜出門,可這窮鄉僻壤之地,哪有那麼多的規矩,便是鄉上的村民晚上要餓死,早上都得在地里幹活,更不用說是這種婚喪嫁娶之事了。 book18.org

因此對於劉家的新媳婦來討要存糧,王伍的老母親也沒說什麼,只是這般的話語讓一旁的王伍犯了難,只有他清楚面前的美人皮下是怎樣一個妖魔,他看著滿臉笑意盯著自己的新娘子,只感覺渾身如墜冰窖,冷的發抖。 book18.org

可那一旁的老母親並不知情吶,相反在一個勁的催促,怕王伍落了待客之道,王伍沒辦法,只能不情不願的跟著劉家的這位新媳婦出門,他想著,青天白日之下,又是在村子之中,這披著人皮的惡鬼應該不敢肆意妄為吧。 book18.org

這般想著,行路也有些心不在焉。 book18.org

更多的是對身側這身披美人皮的妖怪的恐懼,手中明晃晃的匕首,也被他捏的死死地。 book18.org

反倒是那新媳婦,似笑非笑的看著王伍,眼中的玩味,仿若是獵人看著獵物一般。 book18.org

兩人自屋中走出,剛來到大門口,王伍便停下了步伐,不願相送。 book18.org

而那新媳婦,則是看著停下腳步的王伍,也不發難,反而是聊有生趣的道: book18.org

「公子,咱們下次相見嘍!」 book18.org

說完,這新媳婦邁著蓮花步,緩緩離開。 book18.org

看著披著人皮的惡鬼離開,王伍也是長鬆了一口氣,他沒有絲毫猶豫,轉身就往家裡走。 book18.org

將老父老母接上之後,王伍根本就不給他們拒絕的機會,生拖硬拽的拉著二老,非要儘快離開此地。 book18.org

那劉家新娶的媳婦是披著人皮的惡鬼,即便王伍這樣四處去說,根本也就沒有人會相信,也正是因為篤定如此,那惡鬼才會如此的肆無忌憚,面對看到了她真面目的王伍,也沒有絲毫的動作。 book18.org

不過她沉得下心,王伍可沉不下心,不管二老如何不情願,王伍始終要拖著二老離開。 book18.org

這麼來來回回一磨蹭,已經是日薄西山了。 book18.org

雖然有些非議,但看著自家兒子那一臉著急的模樣不像是假,二老也只能收拾細軟,跟著兒子,逃離這處生活了一輩子的小山村。 book18.org

三人離開時,已經是夕陽斜下,山頭的落日只有半截有餘,順著山路,三人一路急趕,但是足足一個時辰,原本熟悉萬分的離去之路,三人卻是走不出去了! book18.org

在這自小生長的大山之中,竟然......迷路了! book18.org

是的,三人越是走,越是發現不對勁,這原本熟悉萬分的山路,卻是好似延長了許多似的,視線所及,遠處是離山的路口,可就是走不過去,原本半柱香的路程,走了兩炷香有餘,愣是走不出去。 book18.org

此時已經天黑了,日頭下了山,整座山林黑漆漆的,寂靜的可怕,沒有一點兒動靜。 book18.org

「老頭子......不會......不會遭遇鬼打牆了吧?」 book18.org

三人精疲力盡,暫時在原地歇息。 book18.org

老婆子看著周圍黑漆漆的環境,心裡生懼,一邊挽著旁邊老頭子的手,一邊緊張兮兮的看著四周,山野里寂靜的可怕,不似往常。 book18.org

被老婆子這麼一說,老頭子心裡也有些發秫,一旁的王伍更是如此,他緊張地看著四周,夜色如水,漆黑如墨的夜色在一點一點的蠶食周遭的環境,遠處原本還依稀可見的群山綠樹,在一點點的消失,仿佛在這無窮無盡的黑暗當中,有著一隻猙獰野獸,在吞噬月光,也蠶食人心。 book18.org

越來越黑了,便是那天上的月光,傾瀉下來都如同是沉入了深不見底的深淵,光亮微弱的幾近沒有。 book18.org

四周如墨的漆黑,讓人心悸,仿佛那黑暗當中,有什麼東西在呼吸一般。 book18.org

沉重的呼吸聲,在三人耳畔響起,異常的清晰。 book18.org

像是有隻野獸在四周潛伏,腥紅的雙眼已經盯上了它的獵物,一家三口,背靠著背注視著四周,冷汗直流,一股前所未有的緊張感在四周沸騰,仿佛連空氣,在這一刻都變得沉重了起來。 book18.org

突然...... book18.org

王伍感覺有什麼東西滴在了自己的腦門上,他伸手一摸,濕濕的。 book18.org

「下雨了?」 book18.org

滿心疑惑的他向上抬頭,下一秒鐘,便好似受到了巨大的驚嚇一般,臉上的五官都變得扭曲了起來。 book18.org

募的,漆黑的密林當中,接連傳出了三聲悽厲的慘叫...... book18.org

「你們的任務來了!」 book18.org

輯妖司當中,許翰林正在埋頭看書,突然,沈艷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宿舍門前。 book18.org

依舊是冷艷無比,話並不多了。 book18.org

「收拾好你們的東西,隨我來!」 book18.org

這還是進入輯妖司以來的第一個任務,眾人短暫的愣神過後,均是反應了過來。 book18.org

一眾人爆發出了強烈的呼聲,黃蟒袍、桃木劍,百鬼不侵、諸邪僻讓。 book18.org

準備好東西之後,眾人便滿腔熱血的集合。 book18.org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做任務,經過這半年多的訓練,這批人已經熟練地掌握了輯妖司的功夫,雖然還沒有實戰過,但是他們自信,對付一般的妖魔鬼怪,絕對沒有問題。 book18.org

這不,在沈艷喊話集合的當下,一眾人便蓄勢待發。 book18.org

許翰林也不知道沈艷是從哪裡得來的消息,但是當所有人集合之後,沈艷一句話也不說,便帶隊出發了。 book18.org

出了城後,便是走了足足三十里,末了,在雲霧繚繞的群山外圍停下。 book18.org

根據沈艷的介紹,這群山當中有處偏僻的村子,名喚甘田村,村內只餘十多戶人家,近日來已經全部失蹤了,且整座山中,有著極大的妖氣殘留,因此離得最近的城內的輯妖司,便收到了線報,前來除妖。 book18.org

看著面前的群山,已經經過訓練的眾人,都隱約能夠感覺到群山當中的威壓,尤其是那山頂部分,陰雲繚繞,非是等閒。 book18.org

「給你們三天的時間,我在外圍等你們,解決了,出來!」 book18.org

沈艷冷冰冰的站在那裡,目光都沒有過多關注面前的群山,只是面無表情的下達著任務,許翰林幾人聞言,互相對視了一眼,紛紛點了點頭,整理心情,踏入了這群山之中。 book18.org

山路崎嶇,縱使是日頭當空,走入內中,依舊是雲霧繚繞, book18.org

也不知是怎麼回事,山中的霧氣一直沒有消散,且能見度極低,越是進的內中,霧氣越重。 book18.org

許翰林走在前面,已經拿出了輯妖司配備的羅盤,能夠感應妖氣及怨氣,在輯妖司的認知當中,人或者其他生物,不論妖魔,若是死於非命,都會殘留怨氣。怨氣不可見,卻可以感應的到,許翰林手中輯妖司配備的羅盤,便是具備此等功效。 book18.org

按照羅盤的指引,一行人朝著羅盤指示的方向前進。 book18.org

許翰林看著周圍的山脈,始終想不通,這等地方,怎麼還會有村子存在?人口居住於此,又該怎樣生活? book18.org

這般想著,一行人小心謹慎的約莫走了一炷香的時間,遠處濃霧中,依稀出現了一個村落的脈絡。 book18.org

只因霧氣翻湧,看不清大概,只能依稀看到一些輪廓,是那村落無疑。 book18.org

根據得來的消息,那處依稀可見的村落,應當就是甘田村了。 book18.org

隱藏於雲山霧繞之中,深不可見。 book18.org

一行人照著前方的路徑,朝著甘田村靠近。 book18.org

「許翰林,你發現沒有?」 book18.org

身後的曲悠悠湊了上來,目光在周圍警惕的掃視。 book18.org

「發現了!」 book18.org

許翰林點了點頭,這一路走來,不單單是曲悠悠、許翰林兩人發現了,便是一旁的其他人,也都發現了這當中的不對之處。太安靜了! book18.org

從進入這處濃霧環繞的大山開始,一切就變得不一樣了。 book18.org

安靜,難以言喻的安靜! book18.org

群山當中,林葉深處,寂靜的連個鳥叫聲都沒有,仿佛整座大山,都已經與世隔絕了一般。 book18.org

越是往村子靠近,一股讓人窒息的感覺便越是明顯。 book18.org

幾人雖說經由輯妖司訓練大半年有餘,但畢竟還只是新兵,這也是第一次面對真正的妖魔,許翰林雖說走在前面,但腦海當中浮現的,始終是那妖變時候的場景。 book18.org

自己的好友,就在自己的面前,被和人一樣高大的耗子,活生生的撕成了碎片。 book18.org

...... book18.org

「九公主,翰林少爺的表情,又變了!」 book18.org

募的,正在施法打算強行破開阿賴耶識的書斕曦耳邊,再度浮現了土地公公焦急的聲音。 book18.org

閉著眼睛全神貫注的書斕曦睜開雙眼,只見床上熟睡不醒的兒子,此刻臉上的表情卻是說不出來的緊張,眉梢情動,眉宇緊皺,仿佛正在夢中經歷著什麼事情一般。 book18.org

書斕曦的瞳孔不由得狠狠地收縮了一下,那阿賴耶識,不是普通的心魔,是遙遠極北之地,魔佛波旬獨有的神通。當年的封神之戰,闡教和截教因理念不同而相互衝突,雖說最後截教敗下陣來,但揪其原因,最主要的一點,便是在三教爭鬥當中,截教的仙人分心應對了極北之地的永恆國度,那裡有著足以影響到當時截教仙人的戰力,只不過因為不屬於封神之列,遂記載的不多。而這魔佛波旬,便是其中一個鼎鼎有名的魔佛,與西方的如來佛祖不同,這魔佛波旬並不是聖人,但卻擁有聖人的實力,就好比此時此刻的許翰林,在妖變事件之後,書斕曦用手中的七寶琉璃簪即時的畫下了辟魔圈,可依舊擋不住魔佛波旬的入夢本領,兒子許翰林什麼時候中招,又是如何中招,即便是書斕曦時刻守在身邊,依舊不能所以,甚至此刻,連破開那阿賴耶識的夢境都難如登天。 book18.org

一年千萬劫,短短几個呼吸之間,兒子的表情變了又變,原本處變不驚的九公主,此時也是露出了凡人的神情,緊張、焦慮、心緒難安。 book18.org

她不知道兒子此刻夢中經歷著什麼,只知道,若是不加以阻止,恐怕兒子會永久陷於阿賴耶識之中。 book18.org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book18.org

此刻的許翰林,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身處夢中,更不知周遭的一切,都是虛假之像,也就是佛家所說的如夢如幻如夢幻泡影。只因面前的種種,實在是太過真實了些,不論是周圍的濃霧,還是那隱藏於濃霧當中的,淡淡的威壓,每一分每一秒都如此的真實,就像是現實世界裡的書斕曦所想的那樣,許翰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處夢中,從妖變到現在,似乎一切都是那麼的順理成章,身在局中,又怎麼能夠分得出現實、虛妄呢。 book18.org

此時的許翰林,正拿著羅盤,跟隨著指針的指引,緩緩朝著那甘田村靠近。 book18.org

原本隱藏於霧中的輪廓,隨著靠近,越發的真實了起來。 book18.org

甚至隨著他們踏入村子,不遠處的濃霧中,依稀可見人影。 book18.org

許翰林一個眼神,眾人全都戒備了起來。 book18.org

遊俠張三實力強悍,他抽出桃木劍,身先士卒,第一個朝著那霧中的身影靠了過去。 book18.org

眾人凝神戒備,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真真正正的面對隱藏於暗處的妖怪。 book18.org

雖然經過了輯妖司的訓練,可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踏入戰場,還是讓這些人緊張萬分。 book18.org

遊俠張三慢慢的靠了過去,霧中,隱約可見那人的輪廓,應當是一個成年人了。 book18.org

身形矯健,正站在霧中,仿若雕塑,一動不動! book18.org

張三小心的靠近,警惕著四周。 book18.org

當撥開濃霧,來到近前的時候,看到的,卻是讓眾人愣了一愣的畫面。 book18.org

只見那是一個年近知命的男子,站在那裡,一動不動。離得近了,眾人才看清男子的樣貌。 book18.org

與一般常人無二,只不過眼神茫然,彷如行屍走肉一般,一動不動的模樣更像是江湖上被人點了穴道一般,縱使許翰林等人走到他的近前,依舊一動不動。 book18.org

眼見四周沒什麼危險,遊俠張三打了個手勢,一眾人立馬湊了過去。 book18.org

視線所及,眸光所動,全部都是圍著這個年近知命的男子。 book18.org

看得出來,這男子是這個村的村民,只不過他的神情很是古怪,茫然中眼神當中又帶著那麼一絲詫異,仿佛是突然之間被某種熟悉的東西襲擊了一樣。神情當中沒有絲毫恐懼和戒備,反而是茫然中帶著詫異。 book18.org

張三將手湊到了鼻子下面,等了片刻,衝著眾人搖了搖頭。 book18.org

沒了聲息,死的已經不能再死了。 book18.org

看過這具屍體後,眾人又朝著四周看去,濃霧將周圍的村舍都隱藏了起來,能見度極低,眾人在霧中一邊警戒著,一邊朝著村莊深處走去。 book18.org

濃霧之中,屋舍儼然,良田美池,桑竹之屬,有做飯的老嫗,有玩鬧的孩童,有曬陽的老人,更有種地的男人,這些人形態不一,姿勢不同,只是唯一相同的是,這些人都如同雕塑一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臉上的神情,都與往常一般無二。 book18.org

仿佛與那普通的村舍一般,安靜非常,若是去除這漫天濃霧,便是一副絕美的世外畫卷,但是,在這濃霧之下,一切,就顯得那般的詭異了,尤其是那村民們一動不動的姿態,更是在詭異之中透露著一絲讓人細思恐極的感覺。 book18.org

越是靠近村莊中心,一動不動的村民們的雕像便越是巨多。 book18.org

許翰林幾人大體上數了數,貌似整個村子的人都在這當中,無一辛免。 book18.org

幾人的神情都不由得凝重了起來,心說這濃霧和詭異的村莊之中,隱藏的到底是什麼妖魔鬼怪。 book18.org

「屠夫,聞到妖氣了嗎?」 book18.org

幾人中,屠夫的鼻子是最好的,就算是經常學習藥理的許翰林都有所不及,仿佛這種鼻子好的事情,便是天生的一般。 book18.org

只見屠夫聳動著自己的鼻子,如狗一般的四處聞著,可聞來聞去,還是衝著眾人搖了搖頭,開口道: book18.org

「沒聞到!」 book18.org

是的,諾大的村莊當中,竟然沒有一絲妖氣,如此詭異,如此難以言喻之地,卻是連一點兒妖氣都沒有! book18.org

著實是不同尋常! book18.org

整座村莊裡,處處透露著詭異。 book18.org

眾人四下查看了一番之後,又聚集到了一起。 book18.org

毫無疑問,看不出絲毫的疑點,除了這些站著不動的村民,有不對勁之外,其他毫無疑點,也沒有絲毫的妖氣殘留。 book18.org

一行人彼此對視著,不知所以。 book18.org

就在此時,咔嚓一聲,仿若是乾枯的樹皮被人踩斷一般,發出清脆的響動。 book18.org

隨著這陣聲音響起,就見距離眾人很近的其中一個站著不動的村民屍體,突然冷不丁的動了起來,這突然而來的動作也是嚇到了一旁的許翰林幾人。 book18.org

咔嚓咔嚓,好似奇詭機關術一般,那原本一動不動的村民,雙臂慢慢的抬了起來,骨骼響動間,整個身子都在抖動。 book18.org

周圍還有幾個村民,隨著這個村民的動作,也是開始慢慢的動彈了起來。 book18.org

一股詭異的氣氛,開始在四周蔓延。 book18.org

許翰林幾人全都緊張地看著四周,突然,那最先甦醒的村民屍體冷不丁的朝著許翰林撲了過來,一旁的屠夫眼疾手快,照著那屍體胸膛便是一腳。 book18.org

屠夫膀大腰圓,那一腳尋常人豈能忍受? book18.org

便是那復活的村民,也是被重重的踹飛了出去,但其本人卻仿佛沒有什麼事一般,又快速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book18.org

「行屍!」 book18.org

好色的大叔姜武滿臉凝重,脫口而出的這兩個字。 book18.org

是的,這些活動起來的村民,看起模樣,絕對是行屍無疑! book18.org

根據輯妖司的記錄,行屍雖然是最低等的變化之屍,但勝在生命力頑強,非砍頭而不得死,且如同一具行屍走肉,沒有自己的思想,沒有自己的意識,但卻是依靠數量取勝,源源不絕,且這些行屍都極具感染性,被劃傷咬破便會感染屍毒,繼而成為行屍中的一員,非常難以應付! book18.org

那好色的大叔姜武看了看周圍撲過來的形屍,目光在四周一掃,當機立斷。 book18.org

「上房!」 book18.org

一句上房,就見姜武第一個竄了上去。 book18.org

兩人高的房頂,姜武一個助跑便竄了上去。 book18.org

許翰林等人見狀,也是緊隨其後。 book18.org

輯妖司的半年,讓許翰林進步飛快,也學的了一身本事。 book18.org

便是這尋常人家的屋宇,許翰林一個箭步便能竄上去,要換成尋常男子,需的攀梯踏步才行,但此時的許翰林與眾人訓練有素,幾下便上了房頂。那些行屍此時已經完全活動了開來,圍在屋宇下,桀桀桀的嘶吼著。 book18.org

如蜂巢蟻聚,將許翰林等人圍了個水泄不通。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搜索

聖母有聲書家有美母家有家有靚母作者小手家有美母的家有仙母捧捧毛子家有仙妻賢母綠母31家有艷母作者 小手蜜母31聖手作者 家榮作者 槍手第31(29 32)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