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媳攻略 (165-166) 作者:zhtttty

簡體

【仙媳攻略】 (165-166) book18.org

作者:zhtttty2022年8月2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寫在前面:本文是公媳文,公公和兒媳,男主不是王野,麻煩一些噴子噴的時候,噴對地方,男主一直都是王老五,戲份占比也是最重的,從來不是王野! book18.org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仙子的疑惑 book18.org

滾燙的精液,如噴發的泉眼,在兒媳婦粉嫩的蜜穴當中,轟然爆發。 book18.org

粘稠的精漿直衝楚清儀的蜜穴,那粉嫩的穴肉四下夾擊之時,粘稠的精漿與透明的春水彼此交融,一如王老五和楚清儀的身段,此刻全都如拉滿的弓弦一般繃得筆直,王老五火熱粗長的棒身,還深深地刺入在兒媳婦的蜜穴當中,高潮的兩人,全都停下了動作,滿臉的情迷和深陷,王老五那揉捏著兒媳婦乳房的手,更是已經完全沒有了動作,停下來的同時,掌心按壓著那粉嫩的乳頭。 book18.org

兩個人保持著一動不動的姿勢許久許久,直到二人粗重的喘息聲漸漸歸於平靜,才慢慢的放鬆下來。 book18.org

「清儀……」 book18.org

王老五看著身下的兒媳,國色天香的容顏上,春情猶在,挺翹的瓊鼻和白嫩的額頭之上,汗珠滿布,那明亮如星辰的眸子之中,更是飽含春水。誘人的紅唇中,熱氣撲鼻,女子的體香味,伴隨著四周的炙熱,在空氣當中糾纏,隱約之中,還有刺鼻的男女交歡氣味。 book18.org

王老五滿臉柔情的看著身下的兒媳,抬手撫摸著她鬢角的長髮,那深入到兒媳婦身體當中的肉棒,此刻還沒有抽出。火熱的棒身,能夠清楚地感知到兒媳婦那緊緻的蜜穴當中層層的肉褶,此時此刻,依舊還在牢牢地吸附著自己的肉褶。 book18.org

兩人身上都是大汗淋漓,王老五的身子,還壓在楚清儀的身上。但就算是如此,王老五都沒有捨得將自己的肉棒從兒媳婦的蜜穴當中抽出,反而是那揉捏著乳房的大手,此時此刻終於恢復如常,輕輕地揉捏著。 book18.org

兩人誰也沒有說話,彼此默契十足,靜靜地躺在那裡,恢復著體力。 book18.org

許久之後,體力恢復的差不多的王老五方才有了動作,隨著他身子慢慢的從兒媳婦身上起來,那粗長的肉棒,也是「啵」的一聲,從兒媳婦的蜜穴當中抽了出來,伴隨著肉棒的抽出,那粉嫩的蜜穴當中,更有一些精液,緩緩流淌而下。 book18.org

王老五那粗長的肉棒,依舊沒有絲毫的疲軟,如同公雞一般,挺胸抬頭,紫紅色的龜頭上面,更是殘留著些許的亮晶晶的愛液。 book18.org

王老五先是看了看自己的肉棒,隨即又看了看身下躺在床上的兒媳婦。 book18.org

嘿嘿一笑的當下,挺著自己粗長的肉棒,來到了楚清儀的面前。 book18.org

「清儀,給爹爹清理清理……」 book18.org

王老五一臉的壞笑,也就是在楚清儀這裡,敢這樣說,換成季雪琪,恐怕這句話脫口而出的下一秒鐘就會被轟飛了吧。 book18.org

而楚清儀見狀也沒有生氣,而是臉頰紅撲撲的白了王老五一眼,隨即對著那湊過來的肉棒,緩緩地張開了自己的朱唇。 book18.org

伴隨著朱唇的張開,王老五的肉棒適時地伸了過來。 book18.org

楚清儀張開紅唇,輕輕地將肉棒前端包裹住,或者說王老五的龜頭含在嘴裡,然後輕輕地前後吸吮了幾下,隨即,就見王老五調整姿勢,整個人坐在了兒媳婦的酥胸之上,屁股壓著乳房,那粗長的肉棒,開始一寸寸的進入兒媳婦的口腔。 book18.org

而躺在床上的楚清儀,依舊是張著自己的櫻桃小嘴,承受著王老五的肉棒,伴隨著棒身的進入,王老五舒爽的抬起了腦袋,那粗長的棒身,有三分之一進入到了兒媳婦的口腔之中,甚至那紫紅色的龜頭,擠開了兒媳婦的喉管,進入到了兒媳婦的咽喉之中。 book18.org

深喉的快感,讓王老五舒爽的只吸涼氣。 book18.org

那進入到兒媳婦口腔當中的肉棒,也不由得開始了抽送。 book18.org

說是清理,結果不知不覺的,又成了口交。 book18.org

那剛剛才射了精的棒身,再度開始在兒媳婦的朱唇當中進出了起來。 book18.org

而就在王老五坐在楚清儀的身上,享受著兒媳婦的口交侍奉的時候,不遠處的房間當中,吱呀一聲,房門打開。 book18.org

一身白袍的季雪琪,從房間裡走了出去。 book18.org

畫著淡妝的她,白袍裹身,那緊嘞的腰帶,更是將季雪琪那曼妙的身姿凸顯的玲瓏有致,該凸的地方凸,該翹的地方翹,還有那細緻的腰身,更顯弱柳扶風。 book18.org

打開房間走出來的季雪琪,無形之中,仿佛與先前相比,多了許許多多的不同,成就了散仙身位,讓季雪琪那冰冷驚艷的仙子氣質,無形之中又上升了一層。 book18.org

而除了氣質之外,季雪琪的身段,也變得比先前,更加的漂亮,那種感覺,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就像是當日剛剛經歷了天劫的楚清儀一般,那種變化,足以讓人驚艷。 book18.org

而此時的她,更是比先前的少女感,更多了一種成熟婦人的風韻,或許……這就是那日與王老五,體會了男女交歡之感的變化吧。 book18.org

出了房門的她,緩緩朝著楚清儀的房間而去。而此刻的清儀房中,王老五正跪坐在兒媳婦的身上,身子筆直,享受著口交深喉的快感。縱使剛剛射精,那粗長的肉棒,伴隨著在兒媳婦口腔當中的進進出出,再次慾望燃燒了起來,如熊熊火光,筆直衝天。 book18.org

而沒有利用神識探測的季雪琪,已然是來到了楚清儀的房門前,她抬起手,剛剛想要敲門,房間裡,突然傳來了王老五吸涼氣的聲音: book18.org

「嘶……清儀,你的嘴巴真緊,舒服……舒服死爹爹了……」聲音雖然微弱,但在此刻身為散仙的季雪琪的耳中,卻是無比的清晰! book18.org

一瞬間,季雪琪那抬起來的纖纖玉手,停留在了半空中。 book18.org

粉嫩的臉頰上,更是眨眼間爬起了一抹腮紅。 book18.org

清儀…… book18.org

難道是在…… book18.org

被王老五那般欺辱,此刻的季雪琪,早已經不是先前那不諳世事的少女了,單單聽這聲音,腦海當中就已經浮現了畫面,頓時,臉頰更紅,整個人的身子僵在了那裡,大腦一片空白。 book18.org

而楚清儀,依舊是被王老五壓在身下,粗長的肉棒,依舊不停地在兒媳婦的紅唇當中進出著,當王老五那番話說完之後,嘴裡塞著肉棒的楚清儀無法開口,只能用自己的纖纖玉手,拍打著王老五的大腿內側,等到王老五停下來的時候,楚清儀又伸手指了指房門外面。王老五雖沒有神識感應,卻也看的分明,房門外面,一道曼妙的身影正立在那裡。 book18.org

是誰,不言而喻! book18.org

是季雪琪!那妮子在外面! book18.org

一瞬間,王老五微微一愣,他看了看房門,又看了看壓在身下的楚清儀,隨即,一抹壞笑浮上嘴角。 book18.org

「嘿嘿……清儀,爹爹想了,再來一次唄!」 book18.org

「來你個鬼頭,快起來!」 book18.org

而楚清儀,則是滿臉紅雲的將嘴裡的肉棒吐了出來,同時抬手推搡著王老五。 book18.org

一想到季雪琪在外面,說不定方才王老五的話語,季雪琪也聽在了耳中,楚清儀就感覺麵皮發燙,她推搡著王老五,想要讓王老五從自己的身上起來,可誰知道下一秒鐘,將肉棒從兒媳婦朱唇當中抽出的王老五,竟然是直接壓在了楚清儀的身上,以男上女下的姿勢,將楚清儀壓得死死地。 book18.org

如此也便不說了,這般的姿勢,王老五那經過先前楚清儀朱唇口交的肉棒,再次恢復了巔峰狀態,又粗又長,紫紅色的棒身,更是直接頂在了楚清儀的蜜穴前端,只要輕輕一用力,便可以撐開楚清儀的陰唇,再次進入到那緊緻的蜜穴當中。 book18.org

「你……你起來!」 book18.org

下體感受到了王老五的肉棒,楚清儀整個人的身子仿佛都因為這一下而變得酥麻了,她雙手推搡著王老五的胸膛,臉頰滿是紅雲,歪著頭,看著房門口,羞的不能自己。 book18.org

一邊叫喚,一邊推搡,但王老五,如狗皮膏藥一般,豈是那麼輕易就能可從兒媳婦的身上起來的?只見他看著身下的楚清儀,嘴角依舊帶著壞笑。 book18.org

「我不……剛才沒操過癮,現在……我想要再操一遍!」操這個字眼,王老五說得十分大聲,甚至整個人說話的音調,都整體提高了不少,房門外面的季雪琪聽在耳中,臉頰更顯紅潤,就連那粉嫩的耳垂,這一刻間都滾燙的嚇人。 book18.org

並且在王老五說完這句話之後,緊跟著房間裡面便傳出了一身悶哼,這聲悶哼季雪琪再清楚不過,是楚清儀發出來,而且這種聲音,自己也曾經發出來過,便是在王老五那粗長滾燙,如鵝卵石一般的龜頭硬生生撐開自己的下面,進入到自己身體當中時的那種飽滿和緊緻的感覺升騰而起的瞬間,控制不住,才會發出這種聲音。 book18.org

似乎也是為了應證季雪琪的猜想,伴隨著這聲悶哼響起的下一秒鐘,房間當中,便傳來了楚清儀的聲音。 book18.org

" 嗯,你出……先出去!"「嘿嘿,清儀下面好多水呀,和雪琪有的一拼!」而緊跟著,王老五那充滿挑逗意味的聲音也跟著響起。 book18.org

「嘶,下面也緊,和雪琪一樣樣的……操起來,好舒服!」聽到王老五這般說,站在門外的季雪琪,俏臉更紅,心裡也在暗罵王老五: book18.org

呸!什麼叫和我一樣,羞死人了…… book18.org

而房間裡的楚清儀,在王老五這些話說出來之後,便滿臉紅雲的繼續推搡著王老五。 book18.org

「你先起來,大白天的……唔……」 book18.org

楚清儀話剛說完,緊跟著,王老五那靈活的舌頭便粗暴的鑽進了兒媳婦的紅唇當中,堵住了楚清儀的嘴,那說到一半的話語,硬生生的咽了回去,而王老五的舌頭,則是靈活的在楚清儀的紅唇當中遊走著。 book18.org

遊走的同時,那火熱粗長的棒身,有了方才射精過的愛液的潤滑,不費吹灰之力,一大半的肉棒全部進入到了楚清儀的蜜穴當中,隨著肉棒的進入,下一秒鐘,王老五那肉棒就開始大開大合的進出了起來。 book18.org

抽送的力道之強,速度之快,仿佛半點兒都沒有受到方才射了精的影響,似乎是因為季雪琪在房門外面吧,所以此刻受了刺激的王老五,那肉棒進出的頻率質變般的加快,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如雨點一般,在房間裡面響起。 book18.org

楚清儀那本來方才經過抽送的蜜穴,還有著些許的愛液的殘留,此刻伴隨著王老五的抽送,那流淌而出的愛液,漸漸地,竟然變成了白色的泡沫,且那紅腫的蜜穴,此刻伴隨著王老五肉棒的進出,仿佛變得更加的腫脹,而王老五,一邊抽送,一邊還用手揉捏著楚清儀的乳房,上下其手的功夫,不過片刻間,楚清儀的蜜穴就迎來了反饋,那剛剛才泄了身的蜜穴,此時此刻變得更加的濕潤,剛剛降下去的情慾,也隨著王老五粗魯的抽送,再次熊熊燃燒了起來。 book18.org

隨著王老五將舌頭收回,滿臉紅雲的楚清儀,那誘人的櫻桃朱唇中傳出的,不再是反抗抵制,反而是,熱氣騰騰中,伴隨著一聲聲的嚶嚀。 book18.org

聲音宛轉悠揚,直達天際。 book18.org

" 嗯……哦……" book18.org

那誘人的叫床聲,傳遞到的,不只是王老五的耳中,還有房門之外,季雪琪的耳中! book18.org

聽著楚清儀宛轉悠揚的叫床聲,站在房門口的季雪琪,臉色更紅,整張小臉紅撲撲的就像是猴屁股一般,同時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在腦海當中升騰,她站在房門口,豎著耳朵,聽著楚清儀那浪蕩無比的叫床聲,心裡只有一個聲音——真的,那麼舒服嗎? book18.org

季雪琪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和王老五那般,那火熱粗長的肉棒,貫穿全身的感覺……莫名的,季雪琪臉頰更燙,而房間裡,王老五的刻意為之,讓楚清儀的叫床聲,更加的跌宕起伏,還有那火熱粗長的棒身衝擊蜜穴的聲音,「啪啪啪啪」,好似打雷一般,時刻也不停歇。 book18.org

「清儀,怎麼樣?爹爹的肉棒大吧?」 book18.org

王老五一邊詢問著楚清儀,一邊低下頭去,含住了兒媳婦的乳頭,及盡手段的挑逗著楚清儀。 book18.org

蜜穴下方,已經是一片泥澤,伴隨著王老五肉棒的前後抽送,每一次,都能帶出肥美的花汁,汁水四濺,身下的床鋪,已經濕了許多。 book18.org

而楚清儀,那誘人的臉龐上,此時此刻已經爬滿了情慾,愛欲蒸騰,滿臉迷情,面對王老五的有意勾引,楚清儀一邊嚶嚀著,一邊下意識的回應著: book18.org

「大……嗯……大……」 book18.org

聽到兒媳婦回應,王老五的壞笑更甚,似乎他就是想要讓清儀說話給門口的季雪琪聽,因此每一句話都極具勾引性。 book18.org

「那爹爹的雞巴操的你舒不舒服呀?」 book18.org

「舒服……舒服……」 book18.org

楚清儀下意識的回應著,巨大的肉棒每一次都直達花心最深處,劇烈的撞擊讓楚清儀的大腦一片空白,甚至此時此刻,都完全不清楚自己說的是什麼。王老五要的,便是這般效果,因此那肉棒沒有絲毫的停歇,每一次深入都直擊楚清儀的靈魂深處,帶來的快感,讓楚清儀顛鸞倒鳳,醉生夢死。 book18.org

「那你想不想和爹爹做愛?」 book18.org

王老五繼續詢問著,房間外面的季雪琪,聽著這些令人面紅耳赤的對話,好多次想要轉身離開,但雙腿就像是灌了鉛一樣,始終邁不開腳步。 book18.org

一種隱隱約約,無法言狀的感覺,在季雪琪的心中盤踞。 book18.org

她不由得豎起了耳朵,繼續聆聽。 book18.org

房屋裡的楚清儀,嚶嚀聲不斷,當中還摻雜著,王老五粗重的喘息聲。 book18.org

「想……嗯……想,爹爹……爹爹,別停……用力……用力操清儀……嗯……用力!」欲仙欲死的楚清儀,用自己的潛意識,回應著王老五。 book18.org

而房門外面的季雪琪聽到這裡,也不由得回想起了王老五那粗長的肉棒,在自己身體裡面進出的感覺,也是這般大力,每一次,都直接到底……這般想著,季雪琪的紅唇,也不由得慢慢抿緊,那站在門邊的身影,不由得輕輕往前踏了一步,白嫩的小手,緊張不安的握著自己的領口,慢慢的將眼睛湊到門縫邊。 book18.org

「看一下,我就看一眼!」 book18.org

季雪琪這般對自己說著,像是想要進屋偷竊的梁上君子一樣,小心翼翼的朝著裡面張望著。 book18.org

好奇和誘惑,讓季雪琪,不得不趴在門縫朝里張望。 book18.org

而房間裡的王老五,在楚清儀的「邀請」之下,繼續大力的抽送著。那一雙滿是老繭的大手,更是在兒媳婦的身上不停地遊走著,揉捏著乳房,擠壓著乳肉,甚至……用自己的嘴巴,將兒媳婦的左右兩邊乳房,全都舔舐了個乾乾淨淨,粉嫩的乳頭,滿是口水,像是清晨露水下的草尖一樣,遍布透明的水漬。 book18.org

房間裡的兩人,王老五依舊是壓在楚清儀的身上,從季雪琪的角度看過去,兩人仿佛兩條糾纏在一起的肉蟲一般,一絲不掛的身體看得清清楚楚,尤其是那深藏在楚清儀白皙雙腿當中的肉棒,進出之間,季雪琪偶爾,能可觀察到那肉棒的全貌! book18.org

依舊是那般的粗長,那般的模樣猙獰,巨大的充血棒身仿佛一尊鐵塔一般,上面的青筋盤踞虯結,末端的陰毛更是如灌木叢一般一團一團的,許多地方,還沾惹著如露珠一樣的愛液,棒身進出之間,上面布滿了淫靡的光澤,似乎全部都是,楚清儀蜜穴當中的愛液。 book18.org

看著床上交合的二人,淫靡的場景印入眼中的瞬間,季雪琪的大腦便嗡的一聲,瞬間空白,整個人僵直的立在了那裡,一時之間,竟然沒有半分動作! book18.org

從她的角度看去,一絲不掛的兩人,沒有絲毫的遮掩,像是兩條肉蟲,在彼此糾纏著。王老五那粗長的肉棒在楚清儀的蜜穴當中翻江倒海的畫面,季雪琪看得清清楚楚。同時耳邊響起的,還有楚清儀那令人面紅耳赤的叫床聲。 book18.org

「爹爹……嗯……操我……操我……用力操我……嗯……」誘人的呻吟聲,似乎是要將內心深處的慾望徹底發泄出來一般,季雪琪看著床上的楚清儀,聽著這擾人心神的淫言亂語,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這還是,平日裡那端莊的清儀仙子嗎?為何?為何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難道……真的就那般……舒爽嗎? book18.org

季雪琪不懂,心裡也滿是疑問,可屋子裡交合的二人,卻沒有絲毫停下來的意思,王老五就像是一頭不知道疲憊的公牛一般,面對著自己的兒媳婦,奮力的發泄著自己的慾望,粗長的肉棒,一刻也不停地在兒媳婦的蜜穴當中進出著,而下方的楚清儀,滿臉的紅雲,雙眸如水,一雙纖纖玉手也是搭著王老五的脖子,在王老五奮力的抽送當中,那一對粉嫩白皙的乳房,伴隨著身子前後晃蕩著。 book18.org

王老五的其中一隻手,則是揉捏著楚清儀的乳房。 book18.org

" 清儀,你的奶子好軟,爹爹喜歡!"王老五瓮聲瓮氣的開口,聲音都帶著顫腔。 book18.org

「爹爹……嗯……喜歡……喜歡的話……多摸……多摸一會兒!」楚清儀回應著王老五,語氣依舊浪蕩如水,單單這宛轉悠揚的回應,就仿佛能夠把人的三魂七魄都捲走一般。 book18.org

面對楚清儀的回應,王老五嘴角依舊掛著壞笑,一邊欣賞著身下兒媳的浪蕩模樣,一邊滿是遺憾的吧唧著嘴。 book18.org

「就是……比其雪琪的來,小了一些!」 book18.org

說著,那手還將一對乳房擠壓在一起,比對著形狀。 book18.org

門外的季雪琪聽到,俏臉更紅,心中狠狠地唾棄了一聲: book18.org

呸,無賴! book18.org

而被王老五壓在身下的楚清儀聞言,也是略微的有些吃醋,開口道: book18.org

「哼……嗯……嫌……嫌小,你……你找雪琪去呀!找我……嗯……找我幹什麼?」「嘿嘿,這不是怕你吃醋麼!」 book18.org

「嗯……哼……你……你一邊操我,一邊想著別人……嗯……你覺得我……你覺得我,不會吃醋麼?」楚清儀悶哼著,回應著王老五。 book18.org

那滿是春水,仿佛下一秒鐘就會溢出來的眸子更是趁機白了王老五一眼。而王老五聞言,則是咧嘴一笑,開口道: book18.org

「所以……我這不是彌補你了麼!」 book18.org

彌補兩個字落下的時候,那粗長的棒身更是伴隨著這陣話音,重重的撞擊著楚清儀的蜜穴,一個字撞擊一下,每一次的撞擊,都能讓楚清儀的身子跟著顫抖,悶哼聲從鼻孔發散而出。 book18.org

「哼……你……討……討厭!」 book18.org

被王老五這般大力的頂弄,楚清儀登時便有些承受不住,呻吟聲都延長拔高了不少。 book18.org

承受著王老五的撞擊,楚清儀那與之交鋒的唇舌,卻是不見半分退讓,只見其反客為主的道: book18.org

「你……嗯……你口口聲聲說雪琪……那我……那我問你,我和雪琪……哪個……哪個舒服?」「什麼?」 book18.org

聽到兒媳婦這般說,王老五也是有些發愣,一時之間,竟然沒有明白兒媳婦話語裡的意思。而楚清儀,則是羞紅著臉,繼續補充道: book18.org

「操我,和操雪琪,哪個……舒服?」 book18.org

「這……」 book18.org

王老五沒料到自己的乖兒媳在床上會這般的直白,竟然詢問操她操季雪琪哪個舒服,這……王老五用眼角餘光看了看還站在房門外面的季雪琪身影,又轉而看了看身下的楚清儀。他又哪裡會不知,自己的這個乖兒媳,又給自己設套哩! book18.org

而門外的季雪琪,聽到楚清儀的問題這般直白和赤裸,當下也是羞的心跳加速,但耳朵,卻是豎的筆直,似乎對於房間裡面,王老五的回答十分的在意一般。 book18.org

而王老五,卻是沒有絲毫遲疑,脫口而出道: book18.org

「當然是你嘍,雪琪現在,連叫床都不會呢,哪像你,柔情似水!叫的爹爹心肝都要化了……改天就讓雪琪和你學學,怎麼叫床!」王老五一臉的壞笑,這話,看似是在回答楚清儀,實則,就是在說給外面的季雪琪聽。 book18.org

而季雪琪聞言,臉上羞意更甚,心裡已經將王老五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房間裡的楚清儀聞言,也是繼續回應著王老五。 book18.org

「你……嗯……你這就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難道……難道雪琪就沒有其他可取之處了麼!」「當然有啊,雪琪的奶子大,乳交起來,老舒服了……」「比我的舒服嗎?」「嘿嘿,你們的感覺不同,不可同日而語!」 book18.org

「那……除了奶子呢?」 book18.org

「除了奶子……嗯……雪琪的下面也緊,而且水……老多了……都能把爹爹淹死!」「胡說八道,你這般……這般誇大其詞,若是……若是讓雪琪聽了去,斷然……斷然不與你罷休!」「嘿嘿,我說的可是真話,雪琪哪裡都好,就是……不會叫床!要不……要不改天清儀你教教她!」「我才……嗯,才不要!……羞……羞死了!」「哪裡羞,你們姐妹多交流,日後,才能共侍一夫呀!」「誰……誰要共侍一夫!做你的春秋大夢!」「是嗎?」 book18.org

聽到乖兒媳拒絕,王老五也不生氣,反而是在楚清儀這番話說完之後,那猛烈進入楚清儀蜜穴中的肉棒突然停了下來,隨即,王老五將自己的肉棒從楚清儀的蜜穴當中抽了出來,伸手拍了拍楚清儀白嫩的翹臀。 book18.org

「清儀,趴好,爹爹從後面,干你的菊花!」 book18.org

「你……好不文雅!」 book18.org

聽到王老五這般說,滿臉紅暈的楚清儀白了王老五一眼,但隨即還是乖巧聽話的擺好了姿勢,四肢撐在床上,對著王老五,而王老五,則是握著自己那根粗長無比的肉棒,紫紅色的龜頭頂在兒媳婦的菊花前端。 book18.org

即便沒有進去,上面滾燙的溫度,已經是燙的楚清儀渾身發軟。而站在房門外面的季雪琪,看到這一幕,則是直接瞪大了雙眼,嘴巴微張著,一臉的不可置信。 book18.org

現在的清儀,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清儀仙子嗎? book18.org

王老五……王老五哪裡來的魔力,竟然……竟然讓清儀,這般……為他! book18.org

季雪琪不解,但更多的,是被她們二人那淫靡的氣氛所震驚。只見隨著楚清儀擺好姿勢之後,王老五挺著腰部來到了楚清儀的後方,將那紫紅色的龜頭頂在了楚清儀的後庭前端,隨即,伴隨著王老五一挺腰,「噗嗤」一聲,那粗長的肉棒,一下子撐開了楚清儀的後庭,大半根肉棒,進入到了楚清儀的後庭當中! book18.org

飽滿、緊緻、肉壁蠕動的後庭,瞬間被王老五火熱的肉棒填充了個滿滿當當,伴隨著肉棒的進入,楚清儀也是猛地仰頭,那一臉情迷的模樣正巧被門口偷窺的季雪琪看了個一清二楚,看著那滿臉情慾的模樣,季雪琪心中,更加的不解。 book18.org

「嘶……」 book18.org

而王老五,則是挺著腰身,在楚清儀的身後,吸著涼氣。 book18.org

「清儀,好緊……你後面,可比前面,緊多了!」王老五一邊踹著粗氣,一邊自顧自說著。而那進入到了楚清儀後庭當中的粗長肉棒,此時此刻,也是開始了抽送。 book18.org

相比於先前的激烈,此時的王老五,要相對「溫柔」許多,那粗長的肉棒在兒媳婦的菊花當中進出的速度並不快,甚至,粗長的肉棒還沒有完全進入,僅僅進去了三分之二有餘。 book18.org

許是太過緊張的緣故,楚清儀的翹臀緊緊的夾著,這是第二次的後入,楚清儀那緊緻的蜜穴,承受著王老五那巨大無比的肉棒,依舊是有著,些許的疼痛,包括那後庭當中的肉褶,都牢牢地併攏著,王老五的肉棒進入的瞬間,感受到的,便是一股無形之中的阻力。 book18.org

但好在,二人有了先前的第一次的經驗,王老五的肉棒進出之間,倒也輕易許多。 book18.org

就是……房門外面的季雪琪,嘴巴張開了一個圓形,像是能夠生吞下一枚雞蛋一般,看著房中的楚清儀和王老五,整個人愣在了那裡,尤其是,二人此刻的身位,更是季雪琪從未見過的,看著王老五那粗長的肉棒進入到了楚清儀的後庭當中,看著楚清儀那輕蹙的眉頭和配合的模樣,季雪琪只感覺……這一刻的楚清儀,是那般的陌生,那般的疏遠。這……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楚清儀嗎? book18.org

何況……何況…… book18.org

季雪琪看著王老五那逐漸開始抽送的肉棒,心中驚訝之餘,更是升起了另外一個疑惑: book18.org

這樣……是什麼感覺?會……很舒服嗎? book18.org

第一百六十六章 姜氏一族 book18.org

疑惑從心底升騰而起的下一秒鐘,便被房間裡的呻吟聲所打斷了。 book18.org

只見王老五那一雙大手,從後面左右握著楚清儀的臀瓣,然後那挺直的腰部,開始抽送著自己的肉棒,讓自己粗長的肉棒,撞擊楚清儀的後庭。 book18.org

火熱粗長的棒身,一下下的撞擊著楚清儀的後庭,在楚清儀粉嫩的菊花當中,緩緩地進出著。 book18.org

起初的速度還很慢,但到了現在,速度已經開始逐漸加快,而且那碩大的龜頭,強硬的擠開緊窄的後庭的感覺,讓四肢跪趴在床上的楚清儀,再次嚶嚀了起來,誘人的呻吟聲,在房間裡面響起。伴隨著,還有王老五與楚清儀的肉體碰撞聲,粗長的陰莖末端,兩顆卵蛋伴隨著撞擊前後甩動,王老五的肉棒每一次的盡根沒入,都會讓他那小腹與楚清儀的翹臀撞在一起,啪啪作響。 book18.org

伴隨著肉棒的頂撞,楚清儀那一對粉嫩的小椒乳,此時此刻,也是前後晃動著,在門外季雪琪的眼中看來,說不出來的淫蕩。整座房間當中,甚至都瀰漫著一種讓人不忍直視的淫邪。 book18.org

「嗯……啊……」 book18.org

誘人的呻吟聲,此起彼伏,當中摻雜著,還有王老五的踹息聲。 book18.org

此時此刻的兩人,全都沉浸在了男歡女愛的快感當中,楚清儀那一雙纖纖玉手,甚至死死地抓著身下的床單,身子伴隨著王老五的撞擊,朝著前方小幅度的挪移著。 book18.org

後入的感覺,季雪琪雖然沒有體會到,但是看著此時此刻楚清儀那欲仙欲死的表情,卻是讓季雪琪,在腦海當中也不由得升騰而起了一絲疑惑。難道這般……真的會很舒服嗎?比先前與王老五那樣……還舒服? book18.org

心中這般想著,下一秒鐘,季雪琪便像是察覺到了什麼,僵硬的身形猛地後退數步,隨即,臉紅的仿佛滴血一般的季雪琪,沒有絲毫的猶豫,縮地成寸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book18.org

伴隨著吱呀一聲房門關上,誰也不知道,房間裡的季雪琪在幹些什麼。 book18.org

而楚清儀這邊,男歡女愛隨著時間的推移,顯然已經攀上梅峰,不論是楚清儀還是王老五,兩人都感覺到了即將到來的高潮,因此不論是王老五還是楚清儀,兩人都彼此盡情的交合著,配合著彼此,王老五幾乎是用上了自己全部的力氣,奮力的用自己的肉棒,狠狠地撞擊著兒媳婦的後庭。那碩大的龜頭,直接將楚清儀的菊花,撐開了一個恐怖的弧度,瘋狂的進出著。 book18.org

二人彼此的喘息聲,在空氣中交織,最終,伴隨著最後一次的進出,不論是王老五還是楚清儀,兩人的身子全部都是一僵,王老五在射精的前夕,將自己的肉棒從兒媳婦的後庭當中抽了出來,隨即,沒有絲毫遲疑地站直了身體,將肉棒,對準了楚清儀那滿是香汗且國色天香的俏顏之上。 book18.org

下一秒鐘,那滾燙的精液,從王老五的龜頭當中噴涌而出,噗嗤噗嗤,一股股的精液,像是脫了韁的野馬,伴隨著王老五肉棒的甩動,狂亂的在空中噴洒,楚清儀的乳房、臉上、頭髮、脖頸、乃至那睫毛之上,都沾惹上了,王老五那突然噴射而出的,火熱腥臭的精液……白濁的精液,在楚清儀的臉上炸開了花,從那傾國傾城的容顏之上,緩慢的流淌而下,粉嫩挺拔的雪峰之上,不單單殘留著王老五為所欲為的淡紅色手指印,甚至那雙乳的如風之上,都有極大面積的精液殘留,雪白的乳肉,被同樣雪白的精液覆蓋,粘稠的精液,最後還順著乳峰流淌而下,經過乳尖,與嫣紅的小乳頭交融,隨即,慢慢的流淌而下,連著絲線,滴落在楚清儀半跪著的雪白長腿之上。 book18.org

淫靡的一幕,仙子澆精,仿佛每一處地方,都殘留著色情無比的誘惑。 book18.org

而剛剛被顏射了的楚清儀,則是維持著一臉呆傻的表情,顯然,她也沒想到,剛剛從自己後庭當中拔出去的王老五,便這般突兀的射精了,而且……還是射在了自己的臉上! book18.org

楚清儀痴呆的愣在了那裡,而王老五,射了精的他,喘著粗氣站在床上,同樣也是不發一語。 book18.org

空氣當中,仿佛只剩下了,那刺鼻的精液腥臭味……而就在楚清儀與王老五梅開二度的前一天晚上。 book18.org

「來了……」 book18.org

月明星稀,大殿門外,從遠處而來的身影,影子拉的老長。 book18.org

步伐堅定,神情,看不到絲毫的喜怒哀樂,瞳孔之中,不曾見少年的意氣風發,更沒有青年才俊的詩情畫意,有著,只是古井無波,冬雪無痕。 book18.org

王野邁著堅定地步伐,一步步地走入大殿當中。 book18.org

他在徐阮遙的墳前,在張揚、徐曉的墳前,呆了整整一天一夜,直到現在,才來到了大殿當中。 book18.org

天師府的府主座椅之上,臉色稍白的雲婉裳,正襟危坐,看著從殿外,緩步而來的王野。 book18.org

這個年紀,本不應該承受這麼多,但……大亂之世,多事之秋,哪裡有那麼多的時間,讓一府府主,一國之君,慢慢成長?身處其位,有些人,有些事,便不得不做。 book18.org

對於王野來說,或許自己太過著急,但……雲婉裳沒有其他辦法,血神之事,尚未解決,天師府之中,也未曾安穩,自己沒有其他選擇。 book18.org

看著身下走來的王野,雲婉裳目光清冷,緩緩開口。 book18.org

她已經給了他處理感情的時間,自責也好,懊悔也罷,若是帶著這份感情上戰場,只能害了自己,甚至……還會害了更多的人。所以……只能等一切處理完了,才能進行下一步。 book18.org

「母親!」 book18.org

進到大殿的王野,緩緩跪下。 book18.org

此刻殿中無人,也只剩下了,他們二人。 book18.org

一個丈母娘,一個女婿。 book18.org

常言道,一個女婿,半個兒。對待王野,雲婉裳又何嘗不是這般呢?或許對比於其他丈母娘對女婿的手段,自己的,稍顯狠毒和狠辣,但……亂世之中,當用重典,現在,不對王野嚴苛,日後,只會害了他! book18.org

「姜黎你見過了吧?此人如何?」 book18.org

雲婉裳坐於主位之上,目光沒有絲毫波動,冷冷的看著身下的王野。 book18.org

朱唇輕啟,二人之間,仿佛如平日裡那般,一家人閒聊。 book18.org

「性格沉穩,老謀深算!」 book18.org

聽到楚母這般問,王野沉默了半晌,緩緩開口。 book18.org

這是他得出來的結論,字字珠璣,沒有絲毫隱瞞。 book18.org

而雲婉裳聞言,又跟著道: book18.org

「那你覺得,他忠於天師府嗎?」 book18.org

「他……」 book18.org

王野微微一愣,也沒想到雲婉裳會問的這般直白,輕吟片刻,開口道: book18.org

「母親在,便忠心!」 book18.org

這句回答,可謂滴水不漏,而雲婉裳聽到王野這份回答,眉宇之間,也多了幾分的笑意。 book18.org

短短時日之內,遭遇數次重擊,父親、妻子、愛人、朋友,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王野也算是短短几天之內,都經歷了一遭,換做旁人,早已崩潰,但王野,如此年紀,還有如此心性,當真不易!現在缺的,也只是時間而來,假以時日,若是能夠讓王野成長起來,這天下,斷然也有他的一份。 book18.org

雲婉裳眼中多出來的欣慰和欣賞,做不得絲毫假,但更多的,還是對王野的期望。王野方才的這番回答,平日裡,他是說不出來的。而現在……「還有呢?」雲婉裳看著王野,繼續問道。 book18.org

「母親忌憚他……是因為……他壽元要到了嗎?」王野看了一眼高台之上的雲婉裳,繼續不卑不亢的回答著。 book18.org

「他是散仙,且在這散仙之位,已經許久許久了,人壽有盡,當一個人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死亡,那麼在面對死亡的時候,他就是最可怕的,尤其是……還有一絲求生的希望的時候……」「不錯!」 book18.org

王野的話,讓雲婉裳眼神當中的欣賞更加濃烈,王野現在的蛻變,肉眼可見,只有心理上強大的人,才能坐穩天師府府主的寶座,這是毋庸置疑的。而王野現在,正是鑄心的一個過程。經歷那番變故,現在的王野還能冷靜下來,實屬不易,這等年紀,這等心性,已經超出了同齡人太多太多。 book18.org

「人之將死,最為瘋狂,尤其是當有了求生的希望的時候,更加瘋狂……那你猜猜,姜黎想要的……是什麼?」「應當是……能夠成就二階散仙的契機!只要有這份契機,姜黎成就了二劫散仙,壽命便可……再進一步,但母親,是不會,也不可能給他這個機會的,姜黎知曉,所以……才很危險!」王野看了一眼上面的雲婉裳,現在他所猜測的,都是雲婉裳的心思,雖然敏感,但卻也不得不說。 book18.org

「只有這些?」 book18.org

聽到王野這般說,雲婉裳繼續看著王野。 book18.org

「這……」 book18.org

王野一時語噻,沉默片刻,開口道: book18.org

「孩兒愚鈍,暫時只能想到這一層了!」 book18.org

「姜黎是智者,你與他接觸時間短,能夠想到這一層,已經實屬不易了!」雲婉裳看著王野,緩緩開口。 book18.org

「姜黎是我的舊部,我和你岳丈,能夠成立天師府,姜黎的功勞首當其衝,這人是智者,便是聰明人,你日後做天師府的府主,為君者,要懂得駕馭,不單單是那些頭腦簡單,能可為你衝鋒陷陣的武夫,還如諸如姜黎這樣的聰明人。聰明人,往往最難駕馭,可聰明人,駕馭得當,回報也是最高。當年我和你岳丈成立天師府之後,論功行賞,姜黎,本居頭功,卻是三番四次的,想要告老還鄉,他不貪權力,不圖功名,便是心有暗求,為此,我雖讓他離開了天師府,卻是處處節制,時時提防。本來,他與天師府無害,但現今,血神當道,天下大亂,姜黎,難免不會生出別的心思來,這數年間,他雖因為舊疾,實力不得存進,但他的子嗣,他的宗親,也已經成長為了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這份力量,我本來想著等姜黎升天之後納入天師府當中,現今看來,倒也正好為你所用!」「你雖年少,但身份比他尊貴,你是君,他是臣,所以你要懂得,如何駕馭! book18.org

明白他想要什麼,迫切需求什麼,便可以以此為利,許給他什麼。當然……個中制衡,你要懂得把握,姜黎,是一味獨參湯,你運用得當,可堪奇效,具體如何運用,你要自己把握。為君者,揣摩人心,敲打施利,這些都是帝王之道,你要懂得把握,尤其是新君,要坐得穩,鎮得住!方才長久!明白嗎?」「明白!」「那你先下去吧,先去見一見姜黎,將姜黎手中所有的宗親力量,要過來,為你所使!」「是!」 book18.org

「去吧!」 book18.org

話到此處,多餘的也便不需要多說,王野點頭稱是,緩緩地退了出去。 book18.org

隨著王野離開,天師府的大殿,再次變得空落落了起來。 book18.org

「夫人,少府主他……能壓得住麼?」 book18.org

婢女的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雲婉裳的身旁,她看著王野離去的背影,眉頭輕皺。 book18.org

「王野這孩子,心性品格,都是上佳,苦是苦了點兒,但我相信他……」「有夫人教導,應當沒啥,奴婢就是怕……」「什麼?」 book18.org

「魔蘿的人,未必上套,根據咱們得來的情報,魔蘿的戰力,非同一般。」「無妨,誘餌已經出去了,大魚遲早會上鉤的!靜靜等待吧……」「對了夫人,瓊山真人回來了,帶來了小姐的消息……」「好,請他進來吧!」…… book18.org

東海,聖靈宮之中。 book18.org

「雪琪,你的境界穩固了?看來……日後你我行事起來,也會方便許多了!」看著面前的季雪琪,楚清儀滿臉笑容。 book18.org

在與王老五顛鸞倒鳳後不久,楚清儀收拾乾淨,起身走出了房門。 book18.org

畢竟,還有事情要做,不能與王老五,過多纏綿。而在楚清儀出來後不久,便迎面撞上了季雪琪。 book18.org

兩人彼此對視一眼,眼神當中,都有尷尬閃過。不過楚清儀發現,季雪琪身上的散仙境界,此時此刻已經穩固,也就是說,繼楚清儀之後,同輩中人,再次出了一個散仙,且這個散仙,還是楚清儀患難與共的姐妹,他們二人,一個是天師府的,一個是璇璣閣的,成為了散仙,戰力自然是幾何倍的增加,非是尋常散仙能可比擬,這般下來,日後尋找蚍蜉子,成功率也就相對的高了一些。 book18.org

對於季雪琪成就散仙之位,楚清儀也是由衷的高興,二人彼此對視一眼,隨即,楚清儀便拉著季雪琪,前往了聖靈宮的金庭玉柱。 book18.org

此刻二人傷勢都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接下來的事,自然便是審問風采列了。 book18.org

這人身上的秘密不少,竟然除了是百花門的高徒之外,還是魔蘿的少司命,這是先前對戰當中,風采列親口承認的。另外此人的實力,也不是尋常散仙能可比擬,尤其是那黑色的火焰,更加難纏。若不是瓊山真人突然出現,憑楚清儀和季雪琪兩個人,說不定還真的拿不下,甚至還有可能,被風采列拿下。畢竟那黑色火焰,實在是太過詭異難纏了。 book18.org

好在,此時此刻的風采列,被功德鍾困住,且楚清儀那一夜,煉化功德鐘的同時,將風采列的全身穴道都壓制了,現在的他,不過是沒有法力的廢人而已,對成就了散仙之位的楚清儀和季雪琪,起不到一絲一毫的威脅。 book18.org

二人來到金庭玉柱廣場之地時,楚清儀從納戒中拿出來了功德鍾。 book18.org

此時的功德鍾,已經縮小成了巴掌大小,隨著楚清儀心念轉動,巴掌大小的功德鍾,從楚清儀的掌心緩緩飄起,伴隨著旋轉,在空中越漲越大,最終,轟隆一聲落地。 book18.org

巨大的功德鍾當中,肉眼可見的黃色光點緩緩飄蕩,這些,都是功德鍾里積攢的功德。 book18.org

下一秒鐘,楚清儀便將功德鍾收了回去,而內中浮現的,便是風采列的身影。 book18.org

此時的風采列,面色慘白,雙眼充血,盤膝坐在地上,身形,也不似一開始那般,玉樹臨風、風流倜儻,反而,多了一種說不出來的病態和虛弱,顯然這兩天在功德鍾里,風采列的日子也不好過。 book18.org

「風公子,功德鐘的滋味,如何?」 book18.org

看到出現在面前的風采列,楚清儀眉頭輕蹙,面上沒有絲毫的表情變化,只是淡淡的看著面前的風采列。 book18.org

清冷的話語出口,傳入風采列的耳中,一如往常,清脆如黃鶯,沁人心脾。 book18.org

「還行吧!」 book18.org

風采列嘴角艱難的扯出一抹笑容,看了看楚清儀,隨即又看向一旁的季雪琪。 book18.org

「季道友,恭喜啊,成就了散仙之位!」 book18.org

他目光上下打量了季雪琪一眼,隨即又落到了一旁的楚清儀身上。 book18.org

二人的目光對視,風采列的眼神當中,多的是複雜和難以言喻,反倒是楚清儀,沒有絲毫神情波動,看向風采列的眼神,與平日裡,沒什麼不同。 book18.org

「哈……」 book18.org

牢牢地盯著楚清儀看了半晌,風采列如同是一隻落敗的公雞一般,垂下了頭去。 book18.org

「終究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吶,清儀仙子,我雖落於你手,但並不代表著,我會配合……」「我知道……」 book18.org

風采列話未說完,楚清儀便緊跟著開口。 book18.org

「所以從一開始,我也沒法算和你費什麼口舌,你幫了我不假,但……你畢竟是魔蘿的人,也是我們的敵人,對待敵人,我不會同情心泛濫,你當是恩將仇報也好,心狠手辣也罷,今日,我不是來與你講條件的……」「若是我們先前沒有真的動手,你老實交代,或許還有轉圜餘地,但現在……縱使你棄暗投明,我們……也不會相信了!所以,我不打算和你廢話,也不打算,讓你活著離開!得罪了!」看著面前的風采列,楚清儀不給其任何開口的機會,話音落下的下一秒鐘,身影已經是移形換位,來到了風采列的身後,接著,手掌直接放在了風采列的腦袋上面,五根手指貼著風采列的腦袋,搜魂之術,瞬間施展。 book18.org

「唔……」 book18.org

風采列悶哼一聲,下一秒鐘,便痛苦的渾身亂顫,從哪嘴裡,發出悽慘無比的慘叫,連帶著眼白,都上翻著。楚清儀的搜魂之術,被風采列來說,傷害太大,但此刻,楚清儀可沒有心思搭理他的慘叫,搜魂之術不停地在風采列的腦海當中搜刮著他的記憶,包括……那隱藏在記憶深處的真相! book18.org

隨著搜魂之術的展開,不過片刻之間,原本也已經閉上了眼睛的楚清儀,猛然睜開,目光駭然的看著面前的季雪琪。 book18.org

二人的目光相對,季雪琪瞬間便明白了楚清儀眼神當中的含義。 book18.org

而楚清儀,則是轉而看了一眼身旁的風采列,自己的手,還搭在風采列的腦袋上面。 book18.org

「清儀……」 book18.org

季雪琪張了張嘴,清儀二字剛剛出口,「砰」的一聲悶響,只見楚清儀手裡的風采列腦門,瞬間如同西瓜一般破碎,紅的白的,腦漿頭髮,四下亂飛,其中更有一顆眼珠子,帶著肉絲,滾落到了季雪琪的面前。 book18.org

季雪琪脫口而出的話語,硬生生的止在了喉嚨口。 book18.org

她沒有想到,楚清儀會這般的狠辣,更沒有想到,楚清儀會這般的決絕,她低頭看著面前的眼球,突然,「哇」的一聲,季雪琪別過頭去,一陣乾嘔。 book18.org

而楚清儀,則是面色發寒,她看著風采列還在冒著熱氣的屍身,緩緩開口道: book18.org

「雪琪,我們恐怕有……大麻煩了!」 book18.org

天師府,龍虎山。 book18.org

東邊,伏龍峰。 book18.org

這裡,有雲婉裳早已經建造好的別院,大殿,寬敞闊氣,能夠容納數千人。 book18.org

這裡的別院宮殿,雲婉裳已經建好了數百年有餘,一直空著,沒人知道,為什麼要在這裡建造一座沒有人住的行宮,而且行宮的位置也十分的特殊和敏感,與龍虎山的大殿,遙遙相望,周圍還有著另外三座高峰,眾星拱月。若是這座山峰發生什麼,其他峰的弟子,都可以第一時間趕到。而這座空了許久的行宮,前不久,終於是迎來了新人的入住。 book18.org

那是前不久才回了天師府的太上長老的家眷宗親,浩浩蕩蕩的搬家而來,從外面,搬進了那座伏龍峰當中。 book18.org

說來,那位太上長老的宗親也是極多,聲勢赫赫,不下千人。 book18.org

這些人中,甚至還有不少的散仙,整體實力,一點兒也不比天師府單獨的一個山頭要差上多少。 book18.org

而隨著姜黎這位傳聞中的太上長老重回天師府,圍繞著這位太上長老的話題就從未斷過,天師府的很多年輕一輩都暗中猜測,那位名不見經傳的太上長老,到底是何方神聖?關於他的故事,又是如何,知道的人,不多!而願意說的老一輩,更是沒有! book18.org

似乎這位太上長老,是某種禁忌一般,老一輩的人們,大多數都不願意談論,偶爾吐露的,也不過是零星半點。 book18.org

而此時,姜黎的宗親們,正齊聚一堂。 book18.org

作為老祖的姜黎,坐在太師椅上,下方,則是姜黎的兒子、孫子、玄孫等等宗親,這幾百年的光景,姜黎別的沒做,光顧著開枝散葉了,姜黎這一脈,到了如今,也算是能人輩出,不比一些小門小派,要差了。 book18.org

只不過唯一可惜的是,直到現在,還沒有出來一個二階散仙,更不用說是地仙了,那更是不敢奢求。 book18.org

事實上,姜黎這一族,只要雲婉裳在一天,便不可能出現地仙。但凡有苗頭,姜黎相信,憑雲婉裳的聰慧和心狠手辣,會在第一時間,掐滅苗頭,將一切變數,消滅於股掌之間,因此姜黎一族,直到現在,雖然比一些小宗門要強,但對於天師府來說,確實不算什麼。散仙再多,能有天師府多?資源豐富,能有天師府豐富?作為曾經打下了天師府這座江山的一分子,姜黎實在是太過清楚,天師府的底蘊和可怕了,也是因此,這麼多年,姜黎才一直膽戰心驚的活著,從未有一刻,不是在惶恐中度過。如今,帶著全家老小重回故地,姜黎面上雖然沒有表露什麼,但心中,依舊是酸澀,只不過……從未與外人說而已。 book18.org

此刻的他,坐在太師椅上,目光散漫,看著身下宗親。 book18.org

雖然,此身已老,但眼神中的睿智和精芒,卻是沒有半分減弱。 book18.org

「父親,天師府將我們安置在這裡,其心不純吶!」姜黎的不遠處,坐著的是姜黎的兒子,姜武陽,是此間姜黎一族的族長,實力也已經是散仙身位。 book18.org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大殿當中,七七八八的,其他人也跟著議論了起來。 book18.org

他們姜族,一直以來都與天師府保持著距離,饒是如此,時不時還要受到天師府的打壓,如今舉家搬遷,被天師府強硬的留在了龍虎山里,心中沒氣,那是假的。而對於自家宗親的這些所言所語,姜黎暫時沒有說話,而是靜靜的,全都聽在了耳中,直到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了許久,聲音漸漸低下來之際,姜黎才慢慢的用眼神,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人。 book18.org

老祖的視線,無形中帶著威壓,視線掃過哪一個人,那個人,都會下意識的低下頭去,像是犯了錯誤的孩子,不敢與姜黎對視。 book18.org

而姜黎,則是不緊不慢的道: book18.org

「說完了?還有沒有人有想說的?既然你們都說完了,那我說說……」姜黎故意頓了一頓,隨即緩緩開口道: book18.org

「天師府……乃是我們姜家的神明!無論身處何地,無論身處何時,你們要記得,你們……是臣,天師府,是君!自古以來,都是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哪裡有過,為臣者,背後議論君上的?你們都是我的宗親,姜家如何,你們應該知曉。天師府將我們召回來又為何,你們心裡也該有點兒數,不管何時,你們要記得我說的話,天師府中,能忍則忍,能讓則讓,管好你們的弟子,管好你們的子孫,別惹事,別添亂!另外,武陽……」白髮蒼蒼的姜黎說到這裡,轉頭看向一旁的姜武陽。 book18.org

「爹……」 book18.org

身為族長的姜武陽立馬起身,朝著姜黎鞠躬拱手。 book18.org

「你將族裡的宗親清點一下,各自的境界,戰力什麼的,統一成表,放到我這邊來,我會呈給府主御覽,接下來的這幾天裡,你讓族裡的年輕一輩,多多修行,以應付接下來的戰爭……」「戰爭……」 book18.org

姜黎的話,讓本來已經安靜下來的人群,再次沸騰了起來。 book18.org

「老祖,你的意思是,我們要打仗了?和誰?」「有天師府啊,我們出頭幹什麼?」「族裡的年輕一輩,都還小,這個年紀,不是上戰場的時候啊!」一時之間,七嘴八舌,說什麼的都有,但大體,都離不開姜黎先前所說的那番話。 book18.org

顯然,被召回來的姜族子弟,還沒有做好戰爭的準備,甚至……他們都不清楚,自己為何會被天師府召回,此時此刻不滿的,不過是天師府突然召回他們的動作而已。 book18.org

大廳中的宗親們,甚至都不清楚,接下來該面對的是什麼。 book18.org

看著七嘴八舌,議論紛紛的眾人,姜黎還沒說什麼,突然,一個姜族子弟,從大殿外面快步跑了起來。 book18.org

「報,老祖,少府主來了!馬上就到殿內了!」「少府主?」一旁的姜武陽微微一愣,不可思議的開口問道: book18.org

「王野?」 book18.org

隨即,他的目光轉向一旁的姜黎,眸中帶火。 book18.org

「爹,這天師府也太不把我們當回事兒了吧?王野不過是個毛頭小子,派他來……」「好了!」 book18.org

姜武陽話未說完,姜黎便重重的一拍桌子,瞬間,滿坐寂然,無敢嘩者。 book18.org

「我方才和你們說的話,你們是都當耳旁風了嗎?忘記了?你們是臣,人家是君!少府主……也是君!君可以不滿臣,哪有臣可以不滿君的?記好了,若是在讓我知道了你們有這種苗頭,家法伺候!」「待會兒少府主來了,都給我機靈著點兒!誰要是讓我看到什麼,莫怪我,手下無情!」「老祖,我實在是不明白,咱們為什麼要……那麼忌憚天師府?極北之戰,傳言楚天南已經是重傷了,還有雲婉裳,也已經重傷了,咱們手裡還有族長這張王牌,天師府數得上來的,也不過是瓊山那個老頭而已,咱們怕他們作甚!」就在此時,人群中又一位姜族的宗親站了起來。 book18.org

此人名喚姜華,也是散仙身位,能夠成就散仙,自然是非同一般,因此,多了些狂傲和目中無人,絲毫不明白,天師府這三個字代表的意義。 book18.org

「荒謬!」 book18.org

聽到宗親當中還有人這般說,姜黎也是氣的吹鬍子瞪眼。 book18.org

「雲婉裳是重傷,可不是死了!還有楚天南也是,別以為你們幾個成了散仙,就眼高於頂,目無尊上,那地仙之姿,別說重傷,就是只有一口氣,彈指間也可以讓你們灰飛煙滅。看來是我這數百年間,讓你們過得太安逸了,以至你們連一點兒敬畏之心都沒有。聽好了,在天師府中,你們別給我惹事,受欺負了,也給我忍著!你們是臣,臣……就該有臣的樣子!」姜黎說到這裡,面色漲紅,舉著手中的拐杖,用杖末,遙遙指著面前的宗親,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說到怒處,更是牽動了舊疾,咳嗽不止。 book18.org

「父親……」 book18.org

看到姜黎動了怒,一旁的姜武陽連忙上前攙扶住了姜黎,隨即狠狠地瞪了一眼姜華。 book18.org

「爹你別動氣,我會好好說他們的……」 book18.org

「你們記好了,我姜氏一族若想要存活下去,必須得依附天師府,依附雲婉裳,若是再讓我知道你們懷有異心,別說府主出手,便是我這個糟老頭子,便第一個不放過你們!我不介意,代府主,大義滅親!聽到了沒?」「聽到了……」被老祖呵斥,大殿里的姜氏一族,也紛紛如犯錯的小學生一般,低下了腦袋。 book18.org

大殿當中的氣氛,一下子墜入了冰點。 book18.org

就在此時,殿門之外,一道身影緩緩地走了進來…… book18.org

【待續】book18.org

相關搜索

攻略仙媳攻略仙妻攻略攻略妹妹妹妹攻略x攻略攻略女神仙媳攻略(1)妹攻略世界攻略女神 攻略仙 媳攻略母子攻略安攻略仙母攻略ntr攻略仙媳攻略番外仙嫂攻略美女攻略曉攻略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