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塘春草 (中 10) 作者: cc0mm(玉樓)

簡體

【池塘春草】(中 10) book18.org

作者: cc0mm(玉樓) 2021-5-20發表於SIS book18.org

10 book18.org

夢具有一種荒誕的真實性,而真實卻比夢境還要荒誕。楊路此刻已不記得, 這到底是夢,還是曾經的現實。每次短暫的見面後,又是長久的分離。而閉上眼 ,總恍惚看見,昏黃燈光下,她未施粉黛的臉,映在鏡中,煥發淡白的月亮般的 顏色。 book18.org

他從背後抱住了女孩,貼緊她,看著她鏡中的臉龐,竟分不清這究竟是夢還 是現實,只覺得在此刻,兩個人的心也是緊緊貼在一起。他只願意相信,她還是 那個他熟悉的謝奚葶,而不是令他陌生的、羅德集團的女秘書。因此,此時此刻 ,他只想靜靜地感受這份彼此間的擁有。閉上眼,呼吸著女孩發間好聞的香氣, 心裡忽然想到,前不久,他爸爸參加省發改委會議的時候,聽說的和羅德集團有 關的收購案,說這次羅德的手筆很大,還說起了小謝,說她現在到了羅德總部了 ,神色間卻有些欲言又止,似乎是聽到了什麼風議。 book18.org

楊路沒有去問,他只想好好地愛這個女孩,抱著她,保護她,毫無保留的信 任她。他隱隱間覺得,在她溫柔的目光里,藏著深深的不舍和難言的哀愁。見面 的時候越來越少,片刻的歡愉就變得愈加珍貴。鏡中的女孩輕輕地笑了,仿佛知 道他心中所想。這笑容,如冰雪乍裂的春河,兩點漆黑的眸子,透過鏡子深深凝 視著自己,那樣的笑容,既溫暖,又有些慘澹。 book18.org

楊路的父親已經正式任職市發改委主任,去掉了副字。而這背後的力量,已 然將她壓得粉身碎骨。 book18.org

自然,這些關於謝奚葶的風議也傳進了羅德製藥。公司財務科里,連老好人 約翰李都感到這個女孩恐怕不簡單。也難怪,這個不久前剛來實習的小姑娘,現 在居然成了集團總部的董秘,這可比他們這些賣力幹活的老員工強太多了。 book18.org

這回,謝奚葶和萬總到羅德製藥來,還是為了收購資金的事情。這是葉先生 一再關心的重點工作,誰也不敢怠慢。據說,集團已經和金源那邊談得差不多了 ,因此礦山的收購也已經刻不容緩。 book18.org

天氣漸漸轉涼,羅德製藥的員工都換上了秋季套裝。財務室的小胡和小韓看 見,謝奚葶也換上了集團總部那種深灰色的秋季套裝。量身定製的套裙剪裁合體 ,恰好展現出裊娜的曲線,那種優雅中的性感,完全是大公司的精緻OL。特別 是兩條白滑的玉腿,在透明絲襪的包裹下細膩晶瑩,泛出綢緞般的光澤,就是繃 在套裙下的翹臀,卻有些扭擺的過分。 book18.org

不知是因為走得急了,還是怎麼回事,她的臉色有些蒼白,好像在微微喘息 。約翰李看見萬愛民來了,連忙迎上來,又對謝奚葶客氣地說,謝小姐現在是董 秘啦,祝賀祝賀。這時田華也從辦公室走出來,看看萬愛民,說萬總來的真快。 book18.org

小韓和小胡兩個,就只顧偷偷盯著謝奚葶兩條白亮亮的美腿,口水直流,琢 磨起冷美人去了集團總部,倒是愈發楚楚動人了。只是那張妝容精緻的臉,還是 冷若冰霜,竟然看都沒看他們一眼。 book18.org

兩個人偷瞄著謝奚葶的背影,瞧著細腰下豐盈欲滴的翹臀,這腦子裡就轉開 了花。但他們哪裡能想到,這冷美人裙子裡的秘密,實在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像 。只有田華覺察出,謝奚葶一旦走起路來,屁股就扭得有些誇張,怪裡怪氣的, 不知在賣的什麼騷。 book18.org

做為女人,在田華的眼裡,這個謝奚葶,怎麼看怎麼騷情,別看外表像個清 純玉女似的,背地裡還不知怎麼勾人呢。田華想,這小妖精倒是沒進集團的財務 部,應該和老萬沒什麼事兒,難不成,是搭上了董事長,還是跟什麼大領導有了 瓜葛?因為她也聽說了,這個小騷貨有一次,還和省里的明書記跳了舞。不過現 在田華見了謝奚葶,也只能客客氣氣的,沒了往日那種高高在上的派頭。 book18.org

等謝奚葶他們都進了會議室,財務室里便議論開了。小韓就低聲問小胡,有 沒有聽說,這個冷美人現在談了一個省城的施公子。 book18.org

「哪個,什麼施公子?」 book18.org

「你不知道?也是集團總部的,他爸好像是市委秘書長。」 book18.org

「真的假的,總部的,沒聽說呀……」 book18.org

「好像叫施晨吧,集團最年輕的主管,他爸可是省城的大領導……」 book18.org

「不是吧,我怎麼聽說她有男朋友啊,也是個公子哥,老爸聽說是發改委的 什麼主任。」 book18.org

「那就不知道了,可能早就不談了吧,現在的人多現實啊,在咱們這兒實習 了幾個月,突然就到了省城,再說那個施公子家老頭的官不比發改委主任大,省 城的市委常委,她一個剛畢業的小丫頭,能在總部做董秘,你說憑什麼?」 book18.org

小胡點點頭,面帶不忿地嘟噥著: book18.org

「哎呀,反正這種美女,我們是沾不上邊嘍,沒有好爸爸……」 book18.org

「別說那麼多,階層、階層問題,……」 book18.org

「哎哎,你看你看,」小胡朝謝奚葶離開的方向擠擠眼,對小韓說: book18.org

「你沒發現她屁股今天特別翹,還一扭一扭的?」 book18.org

「你別說,胸好像也比以前挺了……」 book18.org

這時約翰李走過來,說你們兩個瞎議論啥呢。 book18.org

小韓就說:「今天大美女回來視察工作,李主管有什麼感想嗎?」 book18.org

約翰李嘆了口氣,說:「什麼大美女不大美女的,你小子懂什麼,大美女也 不是那麼好當的。」 說完搖搖頭,就要走。 book18.org

小韓笑笑說:「主管現在說話挺深的啊。」 book18.org

約翰李回過頭:「深?深什麼呀,人家小謝現在在省城,聽說沒,那個柳宸 ,還專門為她畫了一幅畫呢,題目叫……叫什麼青蛇。」 book18.org

「柳宸,哪個柳宸啊?」小胡問。 book18.org

「柳宸都不知道,省里的大畫家,別成天就會算帳。」 book18.org

「畫的是小謝,那怎麼叫青蛇?」小韓也很好奇的問。 book18.org

「藝術創作嘛,誰知道為啥叫青蛇,據說這幅畫也沒幾個人看過,我也是聽 一個朋友提的,嘿嘿,神秘……」 book18.org

約翰李說完怔怔地看著會議室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麼。而小胡和小韓兩個 ,卻被這所謂的神秘給弄得神不守舍起來,青蛇…冷美人兒……對於小胡和小韓 來說,那個剛來實習的漂亮女生,那個曾經穿著襯衫牛仔褲的清純女孩,已然芳 華吐艷而高不可攀了。 book18.org

會議室里,人已經都到齊了。萬愛民指指旁邊的座位,示意謝奚葶快坐下, 說咱們就抓緊時間開始吧。 book18.org

坐下,但是她能坐下嗎?裙子裡的東西,早已讓她坐立難安,如果一旦坐下 去,那東西豈不要……她只能壓住心底的一聲吟哦,慢慢地往下坐去。不行,太 深了,女秘書只能被迫抬著屁股,暗暗懸浮在座位上。 book18.org

會上討論的還是收購資金問題,羅德製藥的總經理表示目前財務狀況正常, 田華又提到了上次發生的資金風波,卻被萬愛民出言打斷,只讓她報告製藥公司 的資金準備情況,還有稅務審計的事情。 book18.org

「絕對不能出一點差錯。」萬愛民揮了一下手,低聲強調說,怎麼走帳你們 再考慮一下。 book18.org

萬愛民轉過頭看看謝奚葶,女秘書正低頭盯著面前的會議記錄,臉上卻是紅 一陣白一陣,時不時浮出一抹潮紅,就像在憋尿一樣,握著筆的手指因用力而輕 輕顫抖。 book18.org

「咦,怎麼了,不舒服?」萬愛民小聲的問。 book18.org

「沒……沒什麼。」謝奚葶連忙搖搖頭。 book18.org

「那好,下面呢,請集團的董秘謝小姐再把這次收購的進展情況,向在座的 各位通報一下,」萬愛民神情嚴肅:「這是集團的大事,也是董事長現在最關心 的事,所以呢,這次紅旗礦的股權轉讓金務必及時到位,誰要是在這個上面再出 什麼紕漏,別說我萬愛民到時候保不了你。」 book18.org

說完看看田華,又對謝奚葶說:「小謝,你講講吧。」 book18.org

田華心想這老萬什麼意思,資金的事難道是我們財務上出的紕漏嗎,集團要 查,突然又不讓查,而且上次她就覺著這事兒有些蹊蹺,感覺跟這個小丫頭有點 關係。這麼想著,就一百個不高興地看著對面的謝奚葶,這麼一看,真就看出了 問題。對於田華來說,她一直對這個謝奚葶的來路心存疑慮,而且一看見謝奚葶 坐在萬愛民旁邊,她就渾身不爽,別是老萬真被這小妖精勾住了吧。 book18.org

田華察覺出謝奚葶今天的心思根本不在會上。田華不知道別人有沒有看出來 ,但這小騷狐的模樣就像吃了春藥似的,雖然一直沒說話,但坐在那兒騷里騷氣 ,眼睛還水汪汪的。她又想起來,今天謝奚葶來的時候,走路也是屁股一扭一扭 的,當時就覺得這小騷貨哪裡怪怪的,臉上透出一股子媚樣。相由心生,在田華 看來,這就是悶騷。 book18.org

特殊材料製成的東西,遇水就會膨脹,現在已經變得極粗,把下面整個兒填 滿了,凹凸的表面擠開濕膩,像怪物的觸手。女孩心裡喊著不要,卻只能直挺挺 端坐著,任憑怪物一點點往裡鑽入。搖搖欲墜的嬌軀無力的插在異物上,圓滾滾 的屁股痛苦地懸著,腿根發麻。感覺已經戳到了很深的地方,剩下的一截,便在 她臀縫兒里夾著,活生生把美人兒半頂在那兒。 book18.org

「小謝?」萬愛民疑惑地看著謝奚葶,「你把收購的情況說一說吧?」 book18.org

「哦,好…好的萬總。」 她努力平靜著語調,把兩條美腿緊緊夾攏,會議 桌下,細細的高跟鞋在地上瑟瑟顫抖。她感到胯下火辣辣的,卻不得不開始發言 。誰會想到,優雅冷艷的美貌董秘,其實正玉瓶倒插柳般懸著屁股,苦苦支撐著 身體的重量,可裙內的異物仍在緩緩膨脹,無力抗爭的嬌處戳在異物上,被撐得 不住抽縮。 book18.org

「集團目前……目前已經和紅旗礦的股東達成了股權收購協議,嗯……我們 這次是收購對方百分之八十五的股權,所以……」她又停了一會兒,僵直地低著 頭,嘴唇咬緊,粉面赤紅如潮。隱秘而殘忍的蹂躪,使敏感異常的身體幾乎失控 ,背後冒出了冷汗。小腹下漲滿了快要泛濫的液汁,想要流出來,卻得不到宣洩 的出口。因為那東西吸入的水分越多便越粗大,把小美人兒的下身堵得嚴嚴實實 的,憋得她渾身發軟,卻一滴也漏不出來。 book18.org

「嗯?怎麼啦,小謝?」感覺到異樣的萬愛民問她。 book18.org

「沒…沒什麼,我沒事。」剛剛發言到一半,就在會議室的桌下,她竟然經 歷了一次強烈的高潮。她深深吸了口氣,渾身嬌軟,勉強提了提臀部,忍不住胯 下又是一陣無聲的嬌顫。 book18.org

這東西的厲害之處就在於能把下面的口兒完全的封住,她現在才發現,想排 卻排不出來,欲泄而不能的感覺,簡直讓人抓狂,這讓她一直處於崩潰的邊緣卻 又始終無法宣洩。兩條裹著絲襪的玉腿相互摩擦,暗自強忍著裙內的煎熬,裙下 的嬌唇已被頂得凹陷進去,正一陣陣痙攣般的抽搐。 book18.org

「……關於紅旗礦的股權價值,主要取決於…取決於礦產資源評估…評估的 結果,金源集團已經在安排實地勘察和…和…預估……」 book18.org

坐立難安的女秘書盡力夾腿端坐著,只是暗暗把屁股抬著,生怕輕輕一動就 會徹底崩潰,時間一長,鬢間就滲出了細細的汗。大家還在聽她的發言,可胯下 的煎熬卻越來越無法忍受。她沒想到放進去的東西能變得這麼大,感覺要被撐裂 了。她不敢去看其他人,只有一聲不吭的忍著,任憑腹股間一波波持續的媚潮翻 涌,眼神漸漸迷離,嬌憐的花芯突顫不止,臉上紅一陣白一陣。 book18.org

田華瞧見謝奚葶的眼睛都要滴出水兒來了,心想這小妖精又在發什麼騷。這 女人哪裡知道,女秘書的屁股里死死頂著一具不斷變大的怪物,換做是她,怕是 早就叫出聲來了。 book18.org

如坐針氈的謝奚葶,還是感覺了到眾人的目光,那種巨大的羞恥感,讓她幾 乎暈厥,渾身滾過一陣陣冷戰。儘管極力控制著,但女秘書說話時的語速卻越來 越慢。這些人的眼睛,或是疑惑、或是好奇、或是……就如同一盞盞小燈照過來 ,燈光能穿過桌面,還能透過自己的衣裙,照出她裙下的秘密,甚至連撐開的肉 縫兒都被瞧得清清楚楚……血液透過白皙的面頰湧上來,清艷的臉兒粉紅一片。 實在太淫蕩了,全被看光了,羞媚至極的美人兒拚命夾緊雙腿,好像這樣就可以 躲開那些灼烈的目光一樣。 book18.org

不能看啊……啊……那裡好像要失控了。優雅端坐的美貌董秘,正在座椅上 絕望地下沉,好深!僅僅靠雙腿已經要支持不住了,她挺直腰身,把屁股儘量後 抬,手臂撐在桌上,可就算保持這樣的姿勢,她仍感覺到自己的子宮口快要被頂 爆了。 book18.org

這些人仿佛已經把自己看穿了一樣。不行啊,還在開會呢,可你們難道沒看 出來我快要死了嗎,下面好難受,又要高潮了。謝奚葶連忙假裝在翻看筆記,臀 部卻兀自翻抖著,被迫吞進深深插入的異物,可憐又忍不住開始了一陣一陣的劇 烈痙攣……「下一步,我們在等待金源集團那邊……我們和對方負責收購的倪總 初步談了礦產資源整合的方案……」她有些語無倫次了,目光渙散,恍惚中,眼 前竟出現了倪胖子那張醜陋的蛤蟆臉,黑蛤蟆正瞪著眼,獰笑著看自己受刑般頂 起的樣子,漸漸的,會議室里的所有人,還有黑蛤蟆、還有萬愛民、甚至還有小 胡和小韓……所有這些人的腦袋都圍了過來,也完全了解般嬉笑著,評論著,或 是死死盯著被巨物頂開的屁股……她防不住這些目光,只覺得下面愈發滾燙,仿 佛有人握住那截東西拚命轉動著,從裙下往她肉里頂,狠狠搗在了羞膩的花芯上 。 book18.org

啊~~已經頂到頭了!小美人兒猛然一顫,像過了電一樣,胯間驟然咬緊了 粗長的怪物,裡面的肉壁噗噗跳動。天吶!女孩在心裡喊著不要,可抵不住一波 波可怕的痙攣,恥肉層層捲縮,霎那間疾湧出一片痴液,如果不是被堵著,她恐 怕早就淌了一地了。然而失控的熱流卻無處可泄,隨著嬌軀的劇烈抽縮,反被噴 進膩肉深處。 book18.org

滾滾熱液一齊衝進了肚子,倒噴引發的強烈刺激讓謝奚葶差點兒叫出聲來, 渾身像被抽了筋一樣,人就在椅子上丟了魂似的悸顫,美目連連翻白,渾身一軟 ,屁股已無力的坐了下去。「我沒這麼淫蕩…我不是這樣的…我不是……」,但 心底的呼喊卻被某種異樣的興奮淹沒了,夾攏的美腿悄悄分開。「你們……你們 不是都喜歡偷偷看我嘛,想看就看吧,給你們看個夠……最好撅在桌上…給你們 …都來看看我下面的騷樣吧……給你們看吧……」在恥辱的酥媚中,桌下的玉臀 輾轉扭動,整條巨物就這樣被她自己完全坐進了體內。 book18.org

令秦友德百思不得其解的那個好看的姐姐,直到昨天才從文文嘴裡知道,居 然是小謝。這小謝倒是長得好看,難道我的傻兒子,懂得人事兒了?老秦不知是 該喜還是悲,咂摸著嘴巴,尋思這難道也是柳宸教畫教出來的,兒子也開了竅了 ?其實文文也快到青春期了,老秦想。 book18.org

白晝如夜,窗外黑壓壓的烏雲蓋住了天際。柳宸並不在,只有文文。 book18.org

那隻高跟鞋還留在地上,包在透明絲襪尖兒里的腳趾,尖筍般攏在一處,卻 粒粒飽滿圓潤,像是白嫩晶瑩的蠶豆。腳趾頭兒動了動,文文的小肚子下就像著 了火一樣,慌慌得難受。這傻子就坐在地上,畫她的腳,完全忽視了那條絲光閃 閃的修長玉腿。那條腿兒動了動,腰肢略微一擺,文文的小腹又熱了一下。他也 不明白這是怎麼了,就覺得渾身難受得要命,卻找不到法子解決。就從地上爬過 去,一把捧起謝奚葶的腳,也不知該怎麼辦。就在這時,窗外突然打了個靂閃, 接著就是一聲炸雷。傻子嚇了一跳,那閃電把窗戶照得忽明忽暗,陣陣驚雷滾滾 。文文就突然抱著謝奚葶的腳不放,嘴唇哆哆嗦嗦的,模糊不清地嚷著: book18.org

「怕…怕……我怕……」嘴裡的一絲口水就淌下,正落在膩膩的腳背上。 book18.org

謝奚葶瞅著這個傻子,皺起眉看看自己腳上的口水,卻又好心的輕聲安慰他 說: book18.org

「文文不怕啊,乖,有姐姐在,不怕不怕,這是打雷,知道嗎,是自然現象 。」 book18.org

「好看姐姐,你看,有…怪物……在那!」文文用手一指窗外,謝奚葶往外 看去,原來是對面樓房上的兩盞紅燈,在黑暗中一閃一閃的。 book18.org

「沒事沒事,那不是怪物,是燈,文文不怕啊,姐姐陪著你,乖,去畫畫吧 。」女孩又柔聲安撫著傻子。 book18.org

傻子便把她的腳擱在一個方方的石膏模型上,又爬回去,認真畫起來。畫紙 上只有鉛筆塗描的女性的纖足,畫得還真不錯。 book18.org

謝奚葶展著長腿坐在那,無聊地看著這傻小子一筆一筆畫自己的腳,閃電不 時把她的臉映得如雪一般白。她知道文文喜歡叫自己好看的姐姐,女孩從小就知 道自己長得美,不過心想連這個傻子也知道好看的話,看來自己確實是好看的。 但是,如果長得太好看了,就一定是幸福的嗎。 book18.org

自從柳宸為她畫了那副題為青蛇的畫兒,她就成了文文的專用模特兒。一會 兒畫個眼睛,一會兒畫個手指,按照柳宸的說法,說她長得很標準。但也只有跟 這個傻子在一塊兒,女孩才能得到一些安全感吧。 book18.org

可是那個畫家,她不喜歡。因為柳宸把自己畫得太艷了,根本不像自己,倒 像專門勾人的妖精。可是葉先生喜歡這畫兒,所以這畫兒就掛在葉先生的那間房 中,每次葉先生都喜歡在這幅畫前,把人家弄得死去活來。這麼想著,就覺得耳 根發熱,屁股悄悄扭動了一下,竟感覺底下隱隱有些濕了。她突然紅著臉問文文 : book18.org

「文文,你說姐姐好看不?」 book18.org

「啊……」文文抬起頭來,傻乎乎地望著臉色羞艷的謝奚葶,兩隻斜吊的小 眼睛直勾勾看著她,不知在想什麼。 book18.org

「你快說,姐姐好不好看,嗯?」謝奚葶故意撅起嘴,裝作生氣的樣子。 book18.org

「好…好看,姐姐好看,……」文文好像很怕她生氣一樣,忙不迭地點頭。 book18.org

「那你說說看,姐姐什麼地方好看?」女孩又問傻子。 book18.org

文文抓了抓頭,傻愣愣地想了半天,才口齒不清地嘟嚕著:「文文看見姐姐 就難受,姐姐好看起來,文文每天都想畫姐姐的腳。」 book18.org

謝奚葶撲哧一下笑了,說姐姐的腳這麼好看嗎,說著竟抬起一條腿來,彎起 腳尖兒在文文眼前搖晃。 book18.org

晶瑩白亮的絲襪長腿,如同艷蛇一樣,玉嫩的趾尖兒在肉色的透明下蜷動。 book18.org

傻子望著眼前畫動的纖纖玉足,眼神乜斜,嘴裡一個勁嘟囔著難受,痴肥的 身子扭來扭去。 book18.org

「為什麼要難受啊?告訴姐姐好不好?」謝奚葶輕聲問。 book18.org

文文比比劃劃,說他就是喜歡畫姐姐好看的腳,但是畫著畫著就難受,不知 道是什麼原因。 book18.org

「那你哪裡難受呀,告訴姐姐好不好?」謝奚葶溫柔地細聲問,「姐姐看能 不能幫你。」 book18.org

「這裡難受,」文文指了指肚子,畫了個圈,又似乎不好意思一樣地指了指 褲襠,「這裡也難受。」 book18.org

謝奚葶的臉騰得紅了,作勢要罵,狠狠瞪了傻子一眼,卻彎起那條玉腿,抬 著腳尖,輕輕點在傻小子的褲襠上,傻子渾身激靈了一下,腳下那層布里竟是硬 邦邦的了。 book18.org

文文瞧著這隻好看的腳踩在自己身上,一臉迷茫,接著便感覺渾身難受得要 命,又不知該怎麼辦,急得都要哭了,蠢笨的嘴巴張了張,什麼話也沒說出來, 倒從嘴裡流下了一條口水,滴滴洒洒的落在謝奚葶的腳背上,弄濕了絲襪。 book18.org

腳兒縮了縮,口水把絲襪弄濕了,變得更加透明,也更加誘人。腳尖兒又探 回去,在傻子的褲襠里一蹂,就踩在硬硬的東西上。 book18.org

「是這裡難受嗎?」女孩膩聲問。 book18.org

傻子不知所以地點點頭。 book18.org

「那……姐姐幫你好不好,你把……把褲子脫下來。」謝奚葶的聲音越說越 輕,自己也羞紅了臉,卻把兩條腿兒都伸了過去。 book18.org

文文就聽話的把褲子往下一扒,肥胖胖的小肚子下毛還沒長,倒撅出一根直 挺挺的肉棍兒,看這尺寸還不小。兩隻軟糯柔滑的絲足便慢慢地靠上去,裹住文 文的命根子。傻子低頭看著好看姐姐用腳把自己尿尿的東西夾起,不知道好看的 姐姐這是要幹嘛,只覺得那地方被弄得又癢又脹,動也不敢動一下,憋得更難受 了。 book18.org

足尖兒輕輕一踩,傻子就口歪眼斜,發出嚯嚯的呻吟。謝奚葶卻把被口水弄 濕的腳背舉起,拿另一隻腳掌合上去,來回搓動,弄得兩隻絲足愈發透濕如玉, 沾滿了傻子的口水。溫熱軟膩的腳心,又擒住變粗的肉蟲,用足底滑膩膩的絲襪 摩挲揉弄。 book18.org

「舒服嗎,嗯?」好看的姐姐也紅著臉兒,聲音說不出的甜膩溫柔。 book18.org

「……舒…舒……不舒服,文文想尿尿……」傻子似乎要哭了,搖頭晃腦不 知在哼哼什麼。謝奚葶的臉上就火辣辣的,玉趾如鉤,從腳心傳來硬熱的觸感, 那東西好像又變大了。 book18.org

「你想尿尿嗎,想尿尿就尿吧,姐姐……唔……姐姐不嫌你髒……」謝奚葶 一邊媚聲說著,一邊暗暗加快了動作,靈活的小腳來回搓弄著,繃在絲襪里的腳 尖兒在硬硬的根兒上款款勾動,口中就發出了輕輕的嬌喘。 book18.org

文文叉著腿坐在地上,任憑小雞雞裹在好看姐姐的雙腳間踩弄,小腳很柔軟 ,卻又滑又緊,就覺得下面一陣陣發急,越來越熱越來越疼,感到要撒尿卻撒不 出來一樣的難受,急忙忙中突然用手抓住了一對纖纖足腕,兩隻斜眼漸漸翻白, 嘴裡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 book18.org

外面終於下起瓢潑般的雨。大雨滂沱中,窗外冷不防響起一個炸雷,把兩個 人都嚇了一跳,謝奚葶的腳被傻子抓得有點疼,想要抽回,卻突然感覺腳底下一 跳一跳的,低頭看去,發現傻子渾身亂抖,小雞雞的前端已經噴出許多污穢的白 液來,黏黏的糊得她滿腳都是。 book18.org

到了這個時候,大四的學生們都紛紛開始找工作了,校園裡的戀人們,也就 快到分別的時刻了。為了各自的美好前程,一場場風花雪月的戀情在畢業後煙消 雲散。楊路從沒想過分手這兩個字,他要把謝奚葶娶回家,然後過上一輩子,每 天看著她笑,哄她開心,不讓她受一點點委屈。雖然他還不知道,女孩為他的家 庭,所付出的可怕代價。 book18.org

「叔叔好。」謝奚葶看著楊路的爸爸,笑盈盈地說。 book18.org

「哦,小謝來了啊,進來吧。」 楊主任客氣地說,但卻神色冷淡,沒有了 往日的熱情。 book18.org

「阿姨好。」 book18.org

「哎呀,小謝可是好久沒有到家裡來了,是不是工作太忙了呀?」 楊路的 媽媽從房間走出來,仔細看著謝奚葶,說: book18.org

「小謝最近真是越變越漂亮了呀,」她笑眯眯地夸著,眼神卻怪怪的。 book18.org

其實,他們兩個在家裡經常議論的話,楊路都聽見了,這時就覺得很煩,便 說: book18.org

「媽,你還是忙你的去吧,小謝又不是第一次見。」 book18.org

「小路,小謝難得來家裡一次,媽還想跟她聊聊呢,」楊路的媽媽轉臉問謝 奚葶: book18.org

「小謝呀,聽說你在羅德集團已經是高管了…呃…在省城也不容易的哦,一 定很忙吧,聽小路說你現在也難得回來了。」 book18.org

「阿姨,我哪裡算什麼高管呀,就是做見習董秘。」謝奚葶解釋說:「不過 平時是挺忙的。」 book18.org

「哦,是見習啊,不過你能從市裡一下跳到集團去,也真是優秀呢,已經有 了這麼好的起點了,我們家小路到現在還在家,他說他也想去省城發展呢,到時 候你們倒是可以一齊努力努力了。」 book18.org

「小路也很優秀的,阿姨你不用急,其實,省城也沒那麼好的,我也是因為 ……嗯,因為集團領導把我調過去的。」謝奚葶一時不知該怎麼說,她看看楊路 。 book18.org

楊路皺著眉頭說: book18.org

「媽,我也沒說要去省城吧,說不定小謝還會回來呢。」 book18.org

楊主任坐在客廳沙發上一直在看報紙,沒有搭言。 book18.org

「能回來最好,」楊路媽媽不理兒子,有些猶豫地放低了聲音說: book18.org

「小謝呀,阿姨呢就是聽說,聽說啊,省里有些事兒,比較複雜,你一個小 姑娘,在那種環境里,自己要當心哦,你看你從學校剛一實習,就到了羅德集團 ,現在又是董秘吧,不管是不是高管,阿姨覺得呢,只要把工作平時做好了就行 了,其他有些事情嘛,能不參加就不參加,外面現在複雜的很,小姑娘不要弄得 風言風語的,什麼畫畫的啦……」 book18.org

楊主任在旁邊突然咳嗽了一聲,把報紙嘩啦一抖。 book18.org

楊路媽媽停了一下,還是又說: book18.org

「老頭子啊,楊路的事你也不張羅張羅,畢了業就這麼在家呀,人家小謝要 看不上你兒子唻。」 book18.org

「媽,你今天怎麼啦,去問問阿姨飯燒好了沒有好不好?」楊路歉意地看看 謝奚葶。 book18.org

「阿姨,那個……我知道,我會注意的。」謝奚葶也笑著說,心裡卻難過極 了。 book18.org

「哎,阿姨也是希望……對了,小謝,你一個人在省城,又這麼優秀,長得 又漂亮,會不會有人給你介紹對象啊?」 book18.org

「啊……沒有啊,」謝奚葶睜大了眼睛,感覺楊阿姨今天說的話總是別有用 意,好像在探她的話似的,難道他們……女孩勉強笑了笑,說:「就算有介紹的 也沒用啊,我就說我有男朋友了。」 book18.org

「你要是在本地嘛,老頭子在市裡好歹也能幫幫忙,其實也挺好的,現在到 了省城,他也幫不上多大忙了,你一切要靠自己了,所以不能太招搖了,阿姨就 怕你被壞人騙了。」 book18.org

「嗯,謝謝阿姨,我曉得。」謝奚葶勉強笑著。可什麼叫太招搖了呢,今天 楊阿姨說的話讓女孩有些疑惑,別是楊路的家人聽到些什麼了吧,女孩的心裡五 味雜陳起來。但楊阿姨那張關切的臉龐,又讓她感到些許的溫暖,又有些心酸, 心想自己到底要瞞到什麼時候呢。她還發現,楊路的爸爸一直沒怎麼說話。 book18.org

在楊路家裡吃過飯,楊路就拉著謝奚葶出了門。好久沒在一起散步了,兩個 人依偎著,仿佛又回到了大學的校園。城市裡的霓虹燈開始閃爍,光怪陸離的背 後,卻不知藏著多少黑暗和悲傷。 book18.org

只有夜晚的風是乾淨的,輕柔地拂起女孩的長髮,飄來她身上淡淡的香氣。 楊路握住女孩的手,掌心裡柔柔的,指尖卻有些涼。 book18.org

「你說,人活著是為了什麼?」謝奚葶突然問他。 book18.org

「活著……」楊路想了想,說:「大概是為了未來更好地活著吧,怎麼忽然 想起來問這個?」 book18.org

「未來,那你相信未來嗎?」女孩又問。 book18.org

「相信吧,未來應該和我們現在不一樣。」楊路看著遠處,把女孩的手握得 更緊了。 book18.org

「哪兒不一樣呢,會好還是……會壞?」女孩的聲音很輕。 book18.org

「不知道,但無論好壞,人總得相信未來才行,」楊路認真地說:「不然, 你說,人活著又是為了什麼呢?」 book18.org

「可如果活得太痛苦了,該怎麼辦呢?」女孩看著楊路,明亮的眸子似乎在 瞬間黯淡了。 book18.org

「怎麼會這麼問,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楊路停住腳步,看著女孩,似乎 想從她的眼睛裡讀出什麼來。她那雙眼睛黑閃閃的,幽深如夜空中的星星,而他 卻不知道,在這纖弱的身體上,究竟要承載多少屈辱和無奈。 book18.org

人活著,究竟是為了什麼呢。是為了明天更好地生活,為了心愛的人,還是 為了某種冥冥中早已註定的命運。那麼,命運,又是什麼呢。如果是註定失去了 自我的命運,還能有未來嗎……她感覺到胸前隱隱的脹痛,乳頭又悄悄的硬起來 了,頂在衣服里摩擦著,像兩粒小殷桃。 book18.org

楊路沒有再回答她的問題,只是用一種最溫柔的眼神看著她。發生了什麼事 呢,身體的變化越來越明顯,難道你沒有發現嗎,沒發現我變得更漂亮了嗎,變 得更嬌艷了嗎,變得更鼓翹了嗎。她不要這種令人羞愧的、淫蕩的、純屬肉體誘 惑的變化,可是又能怎麼辦呢,主人注射的藥物讓自己的身體無法控制的敏感和 ……需要。 book18.org

這種藥物俗稱空孕催乳劑。自從葉先生給她注射開始,謝奚葶的身體就一天 天變得愈發敏感。經過嚴格計算的藥量,讓女孩的胸部明顯變大,高高聳起的乳 房已經像懷孕的婦女一樣鼓脹脹的,甚至開始充盈奶水,漲得她又疼又難受。原 本白皙的皮膚,卻更加滑軟嬌嫩,滑膩如雪白的奶凍。而更可怕的,則是內在體 質的變化。只有她自己知道,身子敏感得仿佛不能碰一樣,哪怕些許的刺激,都 叫她受不了,那種欺心蝕骨的恥欲,反覆折磨著美人兒已極度脆弱的神經,更逐 漸吞噬了她僅剩的一點廉恥和自尊。肉體無法言述的滿脹,讓她在羞恥中煎熬著 ,總是陷入媚潮中難以自拔。沒有人能抵禦住這種痴幻的折磨,因而,那張清麗 如雪的臉兒,也就總會浮現出惱人的媚艷來。 book18.org

柳宸筆下的謝奚葶,如水妖般披著一頭綠色的長髮,尖俏的下巴揚起來,神 情似羞似嗔似怨。而畫得最為傳神的,卻是那張略帶憂鬱的臉兒,嵌著兩顆烏閃 閃的黑眸。畫中的美人如仙子,又如妖魅,她手捧一顆明珠,像在祭奉著什麼一 樣,神態嬌媚如生。只是胸部被畫得過於的飽滿,但最奇的是她的下肢竟被畫成 一條彎曲的魚尾。這是把謝奚葶畫做了一個美艷的鮫人。 book18.org

葉先生獨自站在畫前,一根金色的鏈子在手裡把玩著。秦友德這老狐狸,那 天居然叫駕駛員上來送人,難怪你到老卻生下個怪胎,還當成寶貝一樣。男人的 眼睛半眯起來,陰沉沉地看著畫中的美人兒,這個賤奴!他還記得那個老秦的駕 駛員,叫陳大軍。葉先生的眉頭漸漸皺起來,老余頭,黑子的事兒早就辦了,可 你讓我失望呀,說是個熟奴,恐怕不能再指望你啦……時間不等人啊,葉先生深 深吐出一口氣。這個倪胖子,男人忽然鄙夷地笑了,嘴饞吃不到肉,可這賤奴居 然說害怕他,他怕老秦啊!手指捏著金鍊的一節。柳宸剛走,據說文文現在喜歡 畫她的腳,這傻東西。她的腳是不錯,很騷是吧,所以在這幅畫兒上,她沒有腳 。對了,這怪胎還挺喜歡她的,金色的鎖鏈從葉先生手裡緩緩滑落,掛在鎖鏈下 的紅色項圈晃動起來。 貼主:yyykc於2021_05_20 7:10:17編輯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