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洁回归 (5-6) 作者:金鳞庸人

【少妇白洁回归】

作者:金鳞庸人2021年4月2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首发:杏吧论坛

5、高义旧情约白洁

周末的上午,高义在家里接到白洁的电话。

白洁说她老公王申被二中的校长赵振辞退了,想让高义帮着把王申转到白洁所在的一中继续任教,为了自己老公的事,白洁尽力的动用自己的关系。

现在高义是教育局的领导,相信办成这件事并不难。

高义听白洁在电话里说着,心里想着以前和白洁做爱的画面,小腹下痒痒的慢慢火热起来。白洁真是一个性感的尤物,高义调到教育局以后虽然有了许多新的情人,始终无法忘记白洁。

这时高义听着白洁在电话里说话的娇美声音,回想着白洁翘著圆滚滚的屁股,掀开短裙,露出黑色连裤袜,扭动着屁股让高义快点弄完的场景。

那时候遇到这样的情况,高义就会立即上去扒下白洁的黑色连裤袜,连同紧紧包裹阴埠的小内裤也一起扒下去,让黑色连裤袜和小内裤挂在雪白的大腿上,露出白洁那秀毛稀少的丰肥阴丘,随后就可以挺起肉棒用大龟头撑开白洁的两瓣肥嫩大阴唇插进去。

高义那时就可以享受到阴茎被紧致屄穴嫩肉包裹的快感,随着阴茎缓缓的在白洁的阴道里抽送,还会“咕唧咕唧”的带出来许多白洁阴道里甜蜜拉丝的淫水。

白洁丰肥紧致的少妇肉穴里的淫水,高义尝过许多次,会让人上瘾。

此时此刻,高义的心里就开始发瘾了,想肏白洁。

“白洁,你老公的事情倒是好办!就是把他转去一中继续教书嘛!我给现在的校长打个招呼就行!”高义盘算著怎么通过这件事把白洁约出来睡一次,他已经好久没和白洁做爱了,一时没想到合适的时间,高义有些好奇的闲聊著问:

“我是觉得有点奇怪,王申不是在二中好好的吗?之前还听说二中校长赵振挺看重他,给他当了校办工厂的厂长。怎么现在变的这么快,他是怎么会被辞退的?……”

王申所以被赵振辞退,是因为前几天王申在赵震的车子上偷拍捉奸赵震的事,那天虽然孙倩从王申的手里拿走了那些偷拍的照片最终没有把事情闹大,但是赵振还是没放过王申,动用校长的权利弄掉了王申的工作。

现在当务之急,白洁自然是要想办法给王申找个工作。

白洁了解王申,至少是了解以前的王申,王申需要一个工作来证明他自己有用。

但是王申没什么特长,只会教书。

白洁想来想去,就只能打电话请高义帮忙。

现在高义问起王申被辞退的原因,白洁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不想说,有些慵懒的道:“也没什么?我也不知道!……你既然能办,就帮我办了吧!其他的也不用管!……”

“好!……不方便说我也不问了!……我一会就打电话安排,下周一王申就能去一中上班,这回王申和你都在一中上班,倒是挺方便,能互相照顾!……”

“照顾什么呀?他不给我捣乱就好了!……”白洁淡淡的说,一直把电话捂在耳边她有点手酸,换了一只手拿电话换到另一边耳朵听。刚才听电话被捂著的左耳上泛起了一抹绯红,连带着耳根也热乎乎的,有点痒。白洁用空出来的手揉揉耳朵。

白洁的耳垂很娇嫩柔软,并没有打孔佩戴耳钉,像白玉雕琢的一样,耳朵很好看。

如果含在嘴里用舌头轻轻的舔弄,肯定十分享受。

“喔!呵呵!……你是怕王申跟你在一间学校,影响你和东子吧!……”

高义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东子那个小混混,他知道最近白洁和东子走的很近,似乎如胶似漆,两人正在情爱热恋着。

白洁听后,不出声了,想要挂电话,但她知道请高义帮忙肯定不会是白帮忙,自己得付出,反正自己以前又不是没和高义睡过,直白的道:“好啦!不说了……我会感谢你的……你空了去酒店开好房间就和我说!……我去陪陪你!……你现在是大局长,不知什么时候会把我忘掉!……”

“行!……我真的有点想你了!……”

高义伸手抓了抓裤裆,那根阴茎已经要站起来,有点痒的难受,这是白洁的圆滚滚丰臀嫩穴再召唤高义的阴茎。

和白洁挂断电话后,高义打电话给一中的校长交代事情。

随后去书房坐下拿起书桌上的台历看最近的时间安排,如果不是周末要陪儿子去上私教课,他真想今天就去开房和白洁缠绵。

高义的儿子高凯目前正在上中学,就在一中的尖子班。

是打算以后参加绘画艺考的,每周末都要去上绘画私教课,高义的妻子美红今天在列车上有值班,不回来,高义必须带儿子去上私教课。

和白洁挂断电话后,高义心里火撩难抑的想了白洁好一会。约摸著时间到了,才去儿子的房间敲门叫上高凯出门,送高凯去城里商业街的私教中心。

……

高义并不知道,正当她在心里想着白洁,想着白洁的滚圆屁股和丰满乳房的时候。

王申已经搭上了美红值班的那趟列车,王申所以要搭这趟列车,其实是为了报复高义。他知道高义和白洁有一腿。王申觉得这事儿必须找高义的老婆美红谈谈,看让美红去收拾高义,好给自己出一口恶气。

之前对付赵振的事情是王申失误了,没有先找赵振的老婆去捅娄子。反而被赵振喊来孙倩拿回了偷情的照片,最终才导致自己不仅没收拾成赵振,还被赵振辞退弄没了工作。所以这次王申觉得要对付高义,先要从他老婆下手,不能再出之前赵振那样的失误。

王申的时间不多了,癌症正在慢慢夺走着他的生命力,王申一定要尽快的收拾完那些给他戴绿帽的人。只有把这些人全部收拾完了,才能保持白洁会怀上自己的孩子。

否则就算自己天天和白洁做爱,也有可能白洁最后怀上的不是自己的孩子。

王申知道,就算那天她已经让白洁享受到性欲的快感,白洁也还可能会继续和外面的情人私会。从恋爱到结婚,王申和白洁相处过多年,知道白洁的性子。

白洁就是那种自己想做什么就会去做的人!

比如两人恋爱那会,白洁的母亲反对白洁和王申在一起,但白洁很喜欢王申的体贴和实在,毅然决然的和王申结婚。

而现在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让白洁出轨的?不知道谁是罪魁祸首?

白洁已经养成出轨的习惯,王申就觉得白洁一定还会继续出轨下去。除非哪一天白洁自己主动的不想再去出轨,否则王申根本管不住她。

那么,既然暂时管不住白洁,那就把那些敢对白洁动手的人,通通都收拾干净吧!

王申心里这样想着,充满了一股狠意。

癌症大病后的王申,生命即将凋零的王申,一步步的在变化,生死正是最能改造人的东西。王申知道自己已经变了,但唯一不变的是还爱着白洁。

白洁也知道王申还爱着自己,同时,白洁的心里也还有王申。

这就是只要王申不主动提离婚,白洁都会继续和王申生活下去的原因。

在白洁的心里,王申已是最重要的人。

像是自己的父亲、大哥,白洁可以为了性的欲望去出轨鬼混,但白洁绝不会抛弃自己的父亲、大哥。白洁对王申的这种奇怪的感情中,又夹杂着对王申的情爱,就是这样的情况造成了如今白洁和王申尴尬的夫妻关系。

王申在列车的车间里走着,穿插著,走往美红所工作的车厢,心里杂乱的想着。

突然列车变轨,车子晃了一下,王申身体一晃差点摔倒,幸好有个人冲过来拉了他一下,来的正好是前来巡视车厢的列车服务员美红。

“王申,是你……你这是要坐车去哪呢?……”

美红是认识王申的,以前在一起吃过几次饭。王申给美红的印象就是那种老好人,戴个眼睛文质彬彬,经常穿一身烫整得笔挺的旧西装,有几分前些年知识分子的感觉。

“美红,是你啊!……谢谢!……”王申托了托眼睛框,使得更加看清楚美红,“美红,我想和你说点事!……”

美红穿着列车员的制服工装,上身是稍窄小的工装外套,内衬白底衬衣。

托著一对软软的乳房吊在胸前,高耸而饱满,胸前别着列车员的编号卡,正好别在乳峰的位置,白底衬衣的纽扣整齐的扣著。

但是因为乳房耸大,衣服第三个纽扣和第四个纽扣的的地方被乳房拱出缝隙,斜里能看见乳罩的颜色,是红色的半包乳罩,带着蕾丝花边。

美红的下身穿工装短裙,腿上是肉色丝袜,短裙位置到膝上,露出一小截丝光的大腿。

列车员一般是不允许露大腿的,但可能是美红的这条短裙有些紧小,而她的腿又长,所以才露出来一小截大腿。

紧小的工装短裙紧紧包住兜著美红的屁股,生过孩子的少妇屁股,没有小年轻的青春靓女那么挺,但依旧还是很圆润,看着给人一种母性的性感之美。

王申一边说话打量了美红的性感身子一遍,忍不住嘴里津液多起来,借轻揉一下嗓子的动作,咽了一口口水。

“找我有事?……行,那去我的工作车间房说吧!……”

美红觉得王申这个人真的很有意思,都结婚的成年人了,还像个学生一样腼腆,真让美红有一种挑逗腼腆小青年的感觉。

美红接触过的男人也挺多的了,高义在外面乱搞,美红也在外面乱搞。

两夫妻谁也不管谁,都玩的挺开。只有王申还不知道美红的真实面目,还以为可以通过向美红告状,让美红去收拾高义。

只怕王申的算盘要打空了。

美红很主动的引著王申到了她在列车上办公的小间里,小间很窄小,有一条长形的软椅,有一张可折叠在墙面上的板桌,整个小间只有两个平方大小,显得很拥挤。

美红让王申坐下,关上小间的门,两人局促的共处这个小间内。

美红没地方坐,则把屁股垫在小间的一面铁板墙上,顺手从小间的板桌上拿过保温杯拧开盖子,一边喝着水,一边问:“王申,你喝不喝水,喝水我给你倒!……”

“不喝了!……”

“嗯!那你要跟我说什么?说吧……说完我要去查车了!……不能耽误太久!……”美红喝着水,性感的红唇接触到杯口,让人怀疑她会不会把口红印在杯口上。

这真是一张美丽的红唇,上下唇都很丰厚,人中有型,真是一张性感的红唇,有点像一位以性感红唇出名的女星舒淇的红唇。

若单轮红唇的性感迷人,王申觉得美红的红唇比白洁的娇小樱唇更好看。

王申移开眼睛想了想,就把自己发现高义和白洁出轨的事情大概说了,最后又说道:“美红!……我根本没想到高义是这样的人!……真是人面兽心!……我也不想影响你们的夫妻感情,但这事我自己没办法!只好来找你说说!……我想高义肯定是爱你的!……你们夫妻之间好说话!……你叫他不要再来找白洁!……不然我……我……我会……”

“哎呀!……你这个我也管不了!……我和高义早就互相不干涉了!……他干什么我哪里知道!也管不了这么多!……”

美红轻轻笑起来,似乎觉得王申现在才发现自己老婆出轨真是太不可置信了,也似乎是觉得这样忸怩说话的王申实在太有意思了。

“啊!难道你以前早就知道?……只是我一个人还蒙在鼓里?……”

王申忽然心里一痛,整个人陷入窘境。脸一下红起来,心中一下子跳出一股怒火。

“王申!其实你管那么多没用!……白洁她玩她的,你玩你的就是了!……”

“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居然说这样的话,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王申心里一冷,顿时生出了一种强烈的想要报复高义的怒火。

“玩,我怎么玩!……玩你吗?……我玩高义的老婆吗?……”

美红一下惊到了,没想到一向腼腆的王申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但她却觉得更有意思了,美目眨动看着王申,心里居然产生了一种想看看王申接下来会怎么做的期待。

美红品略过各种各样的男人,可还从来没接触过王申这样的男人。

【未完待续】

6、王申列车入美红

美红品略过各种各样的男人,但还从来没接触过王申这样的男人。

如果能把一个表面上腼腆正经的男人撩拨到禽兽癫狂暴露,也是一种能让美红感受到刺激兴奋的诱惑点。

美红看着王申,真是越来越期待王申还会突然做什么更出格的举动。

而这时王申心底的火气已经被调出来,王申忽然站了起来,贴上去就把美红按著压在墙上,“美红,你是不是还觉得我很可笑,连自己的老婆都管不住!……”

“王申,你,你干嘛!……”

美红被王申紧紧贴压着,王申的膝盖挤开美红的大腿缝,顶蹭到了美红的私处,让美红全身微微一震。美红的乳房也被王申的胸膛压着,产生一种微微的窒息感。

“干嘛!我要干你!……让高义也尝尝被人戴绿帽的痛苦!……”

王申咬牙低语一声,豁出去一般,低头张嘴盖住美红的性感丰唇,用力的亲吻上去。左手从美红工装上衣下面摸进入,摸捏美红的乳房,右手从膝盖顶分开的腿缝里进入,摸抚大腿的内侧和大腿根的私处。

美红睁着眼,很刺激的享受到一种异样的酥麻,全身在一瞬间被王申突然的举动调动起反应。两条浑圆的大腿自然的夹紧,夹住王申的手,腰臀微微的扭动,下意识想逃离王申的蹂躏。

但其实只有美红自己知道,她已经很期待王申继续对她轻薄和蹂躏。

美红的性的开放源自于一次在列车上被多人轮奸的经历,所以美好慢慢变成了一个拥有着受虐倾向的饥渴少妇,而此时王申对她的行为,正好符合了美红的受虐倾向。

所以当王申以为自己蹂躏和欺负到高义的老婆美红的时候,其实美红很期待的享受着。

美红的性感娇唇真的很美味,如同美味的汉堡,两片柔嫩的红唇中夹着一条火热的嫩舌。美红唇上的口红被王申一阵吻舔,印在了王申的唇边,舌上,化出一种甜丝丝的味道进入口腔里。

王申的口腔内即刻分泌大量的津液,到他发现时,很快又发觉自己口中的津液被美红伸入自己口中的嫩舌搅动着,倒吸入美红的嘴里。

原来美红已经开始主动回应着王申的亲吻。

美红亲吻的口技竟是那么的熟练和配合,这样灵巧的舌,也不知道曾经和多人男人亲吻过。王申心里忽然生出一股厌恶,觉得美红的这张嘴根本不配亲吻自己的嘴,只配去含咬自己的鸡巴龟头。

王申忽然用力推开了美红,一股更愤怒的对高义的报复心在心底燃起。

王申用力按著美红的肩把美红按得半跪在地上,扯开裤裆拉链往裤子里一掏,即刻摸出了自己那镶嵌著龙珠的阴茎,鲁莽的把阴茎对到美红的脸上。

用已经有些开始发涨的阴茎抽打美红的面颊,打得美红的面颊上红了起来。

“美红,你现在要为你的无耻老公赎罪!……快用你的烂嘴给我舔!……”

“哟唔!……王申,没看出来你有这么的一面啊!……不怕我叫人吗?旁边的车厢里可都是乘客!……”美红故意的吓王申,心中涌动着挑逗玩弄王申的刺激快感。

她仔细看王申的阴茎,竟发现是一条像狼牙榜一样的肉杆,阴茎上布满着一颗颗的凸立起来的肉痘一样的凸包。这根阴茎可真奇怪,一下子就吸引了美红的好奇心。

“叫啊!你不叫才没意思呢!看到时候是我丢脸还是高义更丢脸!……”

王申看着美红对自己阴茎的面容眼神的变化,扶住阴茎向前一顶,挤入美红的唇里,美红没闭嘴阻挡也没转头让开,而是一张嘴含住了,用右手扶著阴茎根,开始用力的吸吮起来,一边抬眼看着王申文质彬彬的戴着眼镜的腼腆脸容。

美红一副充满挑衅的表情,眸子华彩浓浓的看着王申。

嘴里却在吞吐用力,嫩舌箍抵在王申龟头马眼上熟练的打着卷儿。

“王申,你这根鸡巴是怎么弄的!……还真是奇怪,弄得我的舌头上都麻酥酥的!……”美红舔嘬一阵,越发觉得王申的阴茎奇特,抽空吐出阴茎拿在手里仔细查看,用手去摸上面的凸点,好奇的问。

“这叫阴茎镶珠!我在沿海的大医院里做的!……快点,问那么多干嘛,给我舔出来,今天就暂时放过你!……”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强迫猥亵的事,王申多少有些忐忑,晃动的车厢窗外有快速向后倒退的景物,似乎那些窗外景物通过车窗在监视著王申,让王申有种罪恶感,只想快点弄完了事。

“是吗?那你这根东西不是干起来很舒服!……来吧,你不是要报复高义吗?你干他的老婆,干我的下面!……让我尝尝!……”美红一下子忍不住了,看着这根奇特的阴茎下体湿热起来,阴穴内蠕动着渗透出黏黏湿液,主动的要帮助王申“报复”高义。

就在这时工作间的外面走道上有人的脚步声走动,王申吓到了。

想把自己的阴茎塞回裤裆里穿回裤子。

“你怕什么,关着门人又进不来!……”

美红反而感觉更刺激,站起身就势把王申推倒在座椅上。

然后把自己的工装裙往上掀,露出肉色连裤袜,连裤袜比较透,能看见丝袜下是粉白色的三角内裤,阴丘前很饱满,那是高耸的馒头型阴埠,阴穴缝的位置内裤和丝袜已经湿了一小片。

“看来真的是个骚屄!……那我今天就好好玩玩你!……”王申心里想着,胆子越发大起来,从衣袋里拿出数码相机,开始摄录美红的性感脱衣动作。

美红把双手大拇指勾进连裤袜裤腰上,连同内裤一起脱到膝弯里,很快就露出了洁白浑圆的大腿,小腹下一小簇修剪齐整的倒三角形的黑毛,黑毛下一条湿淋淋的阴缝,两片大阴唇贴合著,微微要张唇的势头。

“来吧!……干吧!……”

美红脱好裤子说一声,就要主动上前,突然瞧见王申手里拿着数码相机在拍自己,吓得赶紧伸手挡住了小腹处,缩著膝盖和双腿并拢在一起,“王申你干什么?……不能拍!……你要干就赶紧干,就当我给你出气!……但你要拍那就不行!……”

“这可由不得你!……”王申瞧美红半掩娇羞的样子,越发来劲,伸手拉开美红遮挡在小腹前的手,顺势直接把美红拉到自己的怀里背坐下,阴茎一下顶到了美红的丰满屁股上,被美红的软热臀肉压着。

阴茎滚热的温度烫得美红身体一震,真是难受极了。

而这时美红还想去抢夺王申另一只手里的数码相机,身体在王申的怀里动着,结实软嫩而富有弹性的臀肉一下下的磨蹭王申的阴茎,一不小王申的阴茎还滑进了臀沟里,一大条的顶在美红的阴唇后缝口上。

王申一只手把数码相机举高,让美红够不到,另一只手已经伸去美红的腿缝里探进去摸索,手指上很快沾了淫水。

“啊……哎呀!你这个死人!……算了,随你,要干就赶紧干吧!……弄得我全身都软!……”美红觉得这样一边拍照一边玩可能更刺激,最后选择了默认。

坐在王申的怀里,伸手向下扶住王申的阴茎,用手指扒开自己的阴唇,把王申的阴茎喂了进去。

“噗嗤!……”

狼牙棒一样的阴茎进入美红水淋淋的蜜穴洞内,王申瞬间就感受到蜜穴里面的湿烫和爽滑,阴茎被湿热的阴壁嫩肉紧紧包裹着,没想到美红的屄穴居然还这么紧,真感觉不出来是生过孩子的人。

其实这不是美红的屄穴紧,是王申的阴茎镶珠后变粗大了,才能这么严丝合缝的充满美红的阴穴密道。

美红的阴穴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这么粗的阴茎,一下就爱上了。

坐在王申的怀里即刻抬动屁股“噗嗤噗嗤”的主动动起来,随追阴茎和阴道冲击磨合,一阵阵的酥麻快感很快由阴穴里传到美红的全身,直上后脑灵台。

“啊……唔……啊……哟……王申,你的鸡巴可真粗!……挤得下面都要裂开了!……啊……啊……你有这么迷人的一根东西,我觉得你要天天好好伺候白洁,她肯定就不会在外面出轨了!……”

“你为什么提白洁,你是在嘲笑我吗?……”

王申有些生气,一下翻身把美红压在了座位上,换了一个男人在上的主动姿势,把美红的膝腿按著顶在胸前,让美红的膝盖压在乳房上,露出雪白肥嫩的屁股和饱满小腹阴穴缝,阴茎一顶,插入两片肥嫩阴唇的中间,贯入阴穴里,然后开始大力的抽插起来。

一边抽插,王申一边拿着数码相机记录著美红半张娇唇喘息的迷乱状态。

只见在相机的摄录画面里,美红媚眼如丝,红唇轻吐,双手抱紧交叉抱紧自己的膝弯,让臀部更加开放,方便王申的抽插。

王申有时用相机拍美红的面部表情,有时拍两人性器交合的地方。

美红的密穴里一波波的淫水被王申的阴茎在抽插中带出来,流湿了美红的外阴唇,还有多余的淫水流到座位上。

美红两片大阴唇上口的交叉位置,一粒娇嫩的阴核完全暴露著,在抽插的动作下颤抖,王申急忙伸了一只手去拨弄那粒阴核。

几下拨弄后,美红更加无法自制的放荡起来。

“啊……啊唔……啊呀……轻点,轻点……你这样弄我受不了,会尿出来的!……”美红越来越觉得情难自制,扯开自己的上衣,露出红色的蕾丝乳罩,把半杯乳罩往上掀,露出一对梨形的大乳,两只手抓揉着,陷入了更加迷乱的状态。

美红的乳房被她自己抓在手里,都快被挤出奶水来一样,她这哪里是爱抚自己的乳房,完全像是正在挤奶水一样的动作,美红喜欢这样对自己粗暴一点的动作。

越粗暴,她所获得的快感越强。

王申很快发现了这一点,开始一边抽插,一边拍打、抓掐美红的屁股、大腿,在美红的屁股大腿上留下一道道浅红痕迹,还把美红束在脑后的头发解开提在手里,如同提着马缰一样的操干美红。

美红不是自己的老婆,王申根本不会对她有什么怜惜。

他现在只想通过爆操美红满足自己报复高义的报复心。

这样火爆的操弄了一会,美好早变得“遍体鳞伤”,甚至王申每次都从美红的头发里扯出来好几根掉落的头发。

美红陷入在这种被蹂躏的享受中,只觉高潮来的很快很猛烈。

没多久的功夫,美红就已经泄精一次。但她依然还不满足,双腿缠住王申的腰,抬起小腹顶耸王申耻骨,让王申的阴茎能更深的进入,想把王申的阴茎夹断在阴穴里一般。

王申幸亏已经自我训练提升过好几个月,此时已非吴下阿蒙,否则真耐不住被美红这样苦缠。王申毅然坚持着抽插,并一边摄像,把阴茎一次次的从美红肥嫩的蚌肉穴里拔出、插入、插入、拔出。

有时还故意揪住美红的阴毛用力向外扯掉一根。

疼的美红眼泪水都流出来,但体会到的快感却更强。

美红又是一次高潮到来,这回直接失禁了,水尿哗啦啦的冲出来,淋湿了下身,王申的小腹也被冲湿一片,但王申还没射精,阴茎继续捅入在美红的肉屄里抽动着。

可能是下体镶珠手术之后,王申的阴茎敏感度多少受到了一些影响,所以射得慢,也可能是美红毕竟没有自己的老婆白洁漂亮迷人,王申感觉不好射出来。

正在苦恼之时,忽然美红的电话响。

美红慵懒的软躺在座位上,一时根本不想动,也不想去接电话,任由电话响着。

王申觉得电话声吵得烦,去美红的衣里翻出了电话。

显示的是老公高义的备注,王申心里一喜,直接就接通了,兴奋的递给美好:“你老公、高义!……快接电话!……”

“啊!……不要啊……我不接!……”美红肉穴你还被王申的阴茎一波波操干着。

“我已经接了,你自己看着办!……”王申兴奋极了,都没空继续摄录影像了,双手掰开美红的圆润大腿成M型,“啪啪啪、啪啪啪”,更加大力的操弄抽干起来。

而这时,两人所不知道的是,这个小隔间的薄铁门后面,正有好几个男人把耳朵贴在门后听着里面的动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