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少婦白潔回歸 (5-6) 作者:金鱗庸人

【少婦白潔回歸】

作者:金鱗庸人2021年4月26日發表於第一會所首發:杏吧論壇

5、高義舊情約白潔

周末的上午,高義在家裡接到白潔的電話。

白潔說她老公王申被二中的校長趙振辭退了,想讓高義幫著把王申轉到白潔所在的一中繼續任教,為了自己老公的事,白潔盡力的動用自己的關係。

現在高義是教育局的領導,相信辦成這件事並不難。

高義聽白潔在電話里說著,心裡想著以前和白潔做愛的畫面,小腹下痒痒的慢慢火熱起來。白潔真是一個性感的尤物,高義調到教育局以後雖然有了許多新的情人,始終無法忘記白潔。

這時高義聽著白潔在電話里說話的嬌美聲音,回想著白潔翹著圓滾滾的屁股,掀開短裙,露出黑色連褲襪,扭動著屁股讓高義快點弄完的場景。

那時候遇到這樣的情況,高義就會立即上去扒下白潔的黑色連褲襪,連同緊緊包裹陰埠的小內褲也一起扒下去,讓黑色連褲襪和小內褲掛在雪白的大腿上,露出白潔那秀毛稀少的豐肥陰丘,隨後就可以挺起肉棒用大龜頭撐開白潔的兩瓣肥嫩大陰唇插進去。

高義那時就可以享受到陰莖被緊緻屄穴嫩肉包裹的快感,隨著陰莖緩緩的在白潔的陰道里抽送,還會「咕唧咕唧」的帶出來許多白潔陰道里甜蜜拉絲的淫水。

白潔豐肥緊緻的少婦肉穴里的淫水,高義嘗過許多次,會讓人上癮。

此時此刻,高義的心裡就開始發癮了,想肏白潔。

「白潔,你老公的事情倒是好辦!就是把他轉去一中繼續教書嘛!我給現在的校長打個招呼就行!」高義盤算著怎麼通過這件事把白潔約出來睡一次,他已經好久沒和白潔做愛了,一時沒想到合適的時間,高義有些好奇的閒聊著問:

「我是覺得有點奇怪,王申不是在二中好好的嗎?之前還聽說二中校長趙振挺看重他,給他當了校辦工廠的廠長。怎麼現在變的這麼快,他是怎麼會被辭退的?……」

王申所以被趙振辭退,是因為前幾天王申在趙震的車子上偷拍捉姦趙震的事,那天雖然孫倩從王申的手裡拿走了那些偷拍的照片最終沒有把事情鬧大,但是趙振還是沒放過王申,動用校長的權利弄掉了王申的工作。

現在當務之急,白潔自然是要想辦法給王申找個工作。

白潔了解王申,至少是了解以前的王申,王申需要一個工作來證明他自己有用。

但是王申沒什麼特長,只會教書。

白潔想來想去,就只能打電話請高義幫忙。

現在高義問起王申被辭退的原因,白潔覺得心裡不是滋味,不想說,有些慵懶的道:「也沒什麼?我也不知道!……你既然能辦,就幫我辦了吧!其他的也不用管!……」

「好!……不方便說我也不問了!……我一會就打電話安排,下周一王申就能去一中上班,這回王申和你都在一中上班,倒是挺方便,能互相照顧!……」

「照顧什麼呀?他不給我搗亂就好了!……」白潔淡淡的說,一直把電話捂在耳邊她有點手酸,換了一隻手拿電話換到另一邊耳朵聽。剛才聽電話被捂著的左耳上泛起了一抹緋紅,連帶著耳根也熱乎乎的,有點癢。白潔用空出來的手揉揉耳朵。

白潔的耳垂很嬌嫩柔軟,並沒有打孔佩戴耳釘,像白玉雕琢的一樣,耳朵很好看。

如果含在嘴裡用舌頭輕輕的舔弄,肯定十分享受。

「喔!呵呵!……你是怕王申跟你在一間學校,影響你和東子吧!……」

高義不知怎麼的突然想起東子那個小混混,他知道最近白潔和東子走的很近,似乎如膠似漆,兩人正在情愛熱戀著。

白潔聽後,不出聲了,想要掛電話,但她知道請高義幫忙肯定不會是白幫忙,自己得付出,反正自己以前又不是沒和高義睡過,直白的道:「好啦!不說了……我會感謝你的……你空了去酒店開好房間就和我說!……我去陪陪你!……你現在是大局長,不知什麼時候會把我忘掉!……」

「行!……我真的有點想你了!……」

高義伸手抓了抓褲襠,那根陰莖已經要站起來,有點癢的難受,這是白潔的圓滾滾豐臀嫩穴再召喚高義的陰莖。

和白潔掛斷電話後,高義打電話給一中的校長交代事情。

隨後去書房坐下拿起書桌上的檯曆看最近的時間安排,如果不是周末要陪兒子去上私教課,他真想今天就去開房和白潔纏綿。

高義的兒子高凱目前正在上中學,就在一中的尖子班。

是打算以後參加繪畫藝考的,每周末都要去上繪畫私教課,高義的妻子美紅今天在列車上有值班,不回來,高義必須帶兒子去上私教課。

和白潔掛斷電話後,高義心裡火撩難抑的想了白潔好一會。約摸著時間到了,才去兒子的房間敲門叫上高凱出門,送高凱去城裡商業街的私教中心。

……

高義並不知道,正當她在心裡想著白潔,想著白潔的滾圓屁股和豐滿乳房的時候。

王申已經搭上了美紅值班的那趟列車,王申所以要搭這趟列車,其實是為了報復高義。他知道高義和白潔有一腿。王申覺得這事兒必須找高義的老婆美紅談談,看讓美紅去收拾高義,好給自己出一口惡氣。

之前對付趙振的事情是王申失誤了,沒有先找趙振的老婆去捅婁子。反而被趙振喊來孫倩拿回了偷情的照片,最終才導致自己不僅沒收拾成趙振,還被趙振辭退弄沒了工作。所以這次王申覺得要對付高義,先要從他老婆下手,不能再出之前趙振那樣的失誤。

王申的時間不多了,癌症正在慢慢奪走著他的生命力,王申一定要儘快的收拾完那些給他戴綠帽的人。只有把這些人全部收拾完了,才能保持白潔會懷上自己的孩子。

否則就算自己天天和白潔做愛,也有可能白潔最後懷上的不是自己的孩子。

王申知道,就算那天她已經讓白潔享受到性慾的快感,白潔也還可能會繼續和外面的情人私會。從戀愛到結婚,王申和白潔相處過多年,知道白潔的性子。

白潔就是那種自己想做什麼就會去做的人!

比如兩人戀愛那會,白潔的母親反對白潔和王申在一起,但白潔很喜歡王申的體貼和實在,毅然決然的和王申結婚。

而現在不知道是誰第一個讓白潔出軌的?不知道誰是罪魁禍首?

白潔已經養成出軌的習慣,王申就覺得白潔一定還會繼續出軌下去。除非哪一天白潔自己主動的不想再去出軌,否則王申根本管不住她。

那麼,既然暫時管不住白潔,那就把那些敢對白潔動手的人,通通都收拾干凈吧!

王申心裡這樣想著,充滿了一股狠意。

癌症大病後的王申,生命即將凋零的王申,一步步的在變化,生死正是最能改造人的東西。王申知道自己已經變了,但唯一不變的是還愛著白潔。

白潔也知道王申還愛著自己,同時,白潔的心裡也還有王申。

這就是只要王申不主動提離婚,白潔都會繼續和王申生活下去的原因。

在白潔的心裡,王申已是最重要的人。

像是自己的父親、大哥,白潔可以為了性的慾望去出軌鬼混,但白潔絕不會拋棄自己的父親、大哥。白潔對王申的這種奇怪的感情中,又夾雜著對王申的情愛,就是這樣的情況造成了如今白潔和王申尷尬的夫妻關係。

王申在列車的車間裡走著,穿插著,走往美紅所工作的車廂,心裡雜亂的想著。

突然列車變軌,車子晃了一下,王申身體一晃差點摔倒,幸好有個人衝過來拉了他一下,來的正好是前來巡視車廂的列車服務員美紅。

「王申,是你……你這是要坐車去哪呢?……」

美紅是認識王申的,以前在一起吃過幾次飯。王申給美紅的印象就是那種老好人,戴個眼睛文質彬彬,經常穿一身燙整得筆挺的舊西裝,有幾分前些年知識分子的感覺。

「美紅,是你啊!……謝謝!……」王申託了托眼睛框,使得更加看清楚美紅,「美紅,我想和你說點事!……」

美紅穿著列車員的制服工裝,上身是稍窄小的工裝外套,內襯白底襯衣。

托著一對軟軟的乳房吊在胸前,高聳而飽滿,胸前別著列車員的編號卡,正好別在乳峰的位置,白底襯衣的紐扣整齊的扣著。

但是因為乳房聳大,衣服第三個紐扣和第四個紐扣的的地方被乳房拱出縫隙,斜里能看見乳罩的顏色,是紅色的半包乳罩,帶著蕾絲花邊。

美紅的下身穿工裝短裙,腿上是肉色絲襪,短裙位置到膝上,露出一小截絲光的大腿。

列車員一般是不允許露大腿的,但可能是美紅的這條短裙有些緊小,而她的腿又長,所以才露出來一小截大腿。

緊小的工裝短裙緊緊包住兜著美紅的屁股,生過孩子的少婦屁股,沒有小年輕的青春靚女那麼挺,但依舊還是很圓潤,看著給人一種母性的性感之美。

王申一邊說話打量了美紅的性感身子一遍,忍不住嘴裡津液多起來,借輕揉一下嗓子的動作,咽了一口口水。

「找我有事?……行,那去我的工作車間房說吧!……」

美紅覺得王申這個人真的很有意思,都結婚的成年人了,還像個學生一樣靦腆,真讓美紅有一種挑逗靦腆小青年的感覺。

美紅接觸過的男人也挺多的了,高義在外面亂搞,美紅也在外面亂搞。

兩夫妻誰也不管誰,都玩的挺開。只有王申還不知道美紅的真實面目,還以為可以通過向美紅告狀,讓美紅去收拾高義。

只怕王申的算盤要打空了。

美紅很主動的引著王申到了她在列車上辦公的小間裡,小間很窄小,有一條長形的軟椅,有一張可摺疊在牆面上的板桌,整個小間只有兩個平方大小,顯得很擁擠。

美紅讓王申坐下,關上小間的門,兩人侷促的共處這個小間內。

美紅沒地方坐,則把屁股墊在小間的一面鐵板牆上,順手從小間的板桌上拿過保溫杯擰開蓋子,一邊喝著水,一邊問:「王申,你喝不喝水,喝水我給你倒!……」

「不喝了!……」

「嗯!那你要跟我說什麼?說吧……說完我要去查車了!……不能耽誤太久!……」美紅喝著水,性感的紅唇接觸到杯口,讓人懷疑她會不會把口紅印在杯口上。

這真是一張美麗的紅唇,上下唇都很豐厚,人中有型,真是一張性感的紅唇,有點像一位以性感紅唇出名的女星舒淇的紅唇。

若單輪紅唇的性感迷人,王申覺得美紅的紅唇比白潔的嬌小櫻唇更好看。

王申移開眼睛想了想,就把自己發現高義和白潔出軌的事情大概說了,最後又說道:「美紅!……我根本沒想到高義是這樣的人!……真是人面獸心!……我也不想影響你們的夫妻感情,但這事我自己沒辦法!只好來找你說說!……我想高義肯定是愛你的!……你們夫妻之間好說話!……你叫他不要再來找白潔!……不然我……我……我會……」

「哎呀!……你這個我也管不了!……我和高義早就互相不干涉了!……他幹什麼我哪裡知道!也管不了這麼多!……」

美紅輕輕笑起來,似乎覺得王申現在才發現自己老婆出軌真是太不可置信了,也似乎是覺得這樣忸怩說話的王申實在太有意思了。

「啊!難道你以前早就知道?……只是我一個人還蒙在鼓裡?……」

王申忽然心裡一痛,整個人陷入窘境。臉一下紅起來,心中一下子跳出一股怒火。

「王申!其實你管那麼多沒用!……白潔她玩她的,你玩你的就是了!……」

「這真是一個可怕的女人,居然說這樣的話,看來也不是什麼好人!」

王申心裡一冷,頓時生出了一種強烈的想要報復高義的怒火。

「玩,我怎麼玩!……玩你嗎?……我玩高義的老婆嗎?……」

美紅一下驚到了,沒想到一向靦腆的王申突然說出這樣的話來,但她卻覺得更有意思了,美目眨動看著王申,心裡居然產生了一種想看看王申接下來會怎麼做的期待。

美紅品略過各種各樣的男人,可還從來沒接觸過王申這樣的男人。

【未完待續】

6、王申列車入美紅

美紅品略過各種各樣的男人,但還從來沒接觸過王申這樣的男人。

如果能把一個表面上靦腆正經的男人撩撥到禽獸癲狂暴露,也是一種能讓美紅感受到刺激興奮的誘惑點。

美紅看著王申,真是越來越期待王申還會突然做什麼更出格的舉動。

而這時王申心底的火氣已經被調出來,王申忽然站了起來,貼上去就把美紅按著壓在牆上,「美紅,你是不是還覺得我很可笑,連自己的老婆都管不住!……」

「王申,你,你幹嘛!……」

美紅被王申緊緊貼壓著,王申的膝蓋擠開美紅的大腿縫,頂蹭到了美紅的私處,讓美紅全身微微一震。美紅的乳房也被王申的胸膛壓著,產生一種微微的窒息感。

「幹嘛!我要干你!……讓高義也嘗嘗被人戴綠帽的痛苦!……」

王申咬牙低語一聲,豁出去一般,低頭張嘴蓋住美紅的性感豐唇,用力的親吻上去。左手從美紅工裝上衣下面摸進入,摸捏美紅的乳房,右手從膝蓋頂分開的腿縫裡進入,摸撫大腿的內側和大腿根的私處。

美紅睜著眼,很刺激的享受到一種異樣的酥麻,全身在一瞬間被王申突然的舉動調動起反應。兩條渾圓的大腿自然的夾緊,夾住王申的手,腰臀微微的扭動,下意識想逃離王申的蹂躪。

但其實只有美紅自己知道,她已經很期待王申繼續對她輕薄和蹂躪。

美紅的性的開放源自於一次在列車上被多人輪姦的經歷,所以美好慢慢變成了一個擁有著受虐傾向的饑渴少婦,而此時王申對她的行為,正好符合了美紅的受虐傾向。

所以當王申以為自己蹂躪和欺負到高義的老婆美紅的時候,其實美紅很期待的享受著。

美紅的性感嬌唇真的很美味,如同美味的漢堡,兩片柔嫩的紅唇中夾著一條火熱的嫩舌。美紅唇上的口紅被王申一陣吻舔,印在了王申的唇邊,舌上,化出一種甜絲絲的味道進入口腔里。

王申的口腔內即刻分泌大量的津液,到他發現時,很快又發覺自己口中的津液被美紅伸入自己口中的嫰舌攪動著,倒吸入美紅的嘴裡。

原來美紅已經開始主動回應著王申的親吻。

美紅親吻的口技竟是那麼的熟練和配合,這樣靈巧的舌,也不知道曾經和多人男人親吻過。王申心裡忽然生出一股厭惡,覺得美紅的這張嘴根本不配親吻自己的嘴,只配去含咬自己的雞巴龜頭。

王申忽然用力推開了美紅,一股更憤怒的對高義的報復心在心底燃起。

王申用力按著美紅的肩把美紅按得半跪在地上,扯開褲襠拉鏈往褲子裡一掏,即刻摸出了自己那鑲嵌著龍珠的陰莖,魯莽的把陰莖對到美紅的臉上。

用已經有些開始發漲的陰莖抽打美紅的面頰,打得美紅的面頰上紅了起來。

「美紅,你現在要為你的無恥老公贖罪!……快用你的爛嘴給我舔!……」

「喲唔!……王申,沒看出來你有這麼的一面啊!……不怕我叫人嗎?旁邊的車廂里可都是乘客!……」美紅故意的嚇王申,心中涌動著挑逗玩弄王申的刺激快感。

她仔細看王申的陰莖,竟發現是一條像狼牙榜一樣的肉杆,陰莖上布滿著一顆顆的凸立起來的肉痘一樣的凸包。這根陰莖可真奇怪,一下子就吸引了美紅的好奇心。

「叫啊!你不叫才沒意思呢!看到時候是我丟臉還是高義更丟臉!……」

王申看著美紅對自己陰莖的面容眼神的變化,扶住陰莖向前一頂,擠入美紅的唇里,美紅沒閉嘴阻擋也沒轉頭讓開,而是一張嘴含住了,用右手扶著陰莖根,開始用力的吸吮起來,一邊抬眼看著王申文質彬彬的戴著眼鏡的靦腆臉容。

美紅一副充滿挑釁的表情,眸子華彩濃濃的看著王申。

嘴裡卻在吞吐用力,嫩舌箍抵在王申龜頭馬眼上熟練的打著捲兒。

「王申,你這根雞巴是怎麼弄的!……還真是奇怪,弄得我的舌頭上都麻酥酥的!……」美紅舔嘬一陣,越發覺得王申的陰莖奇特,抽空吐出陰莖拿在手裡仔細查看,用手去摸上面的凸點,好奇的問。

「這叫陰莖鑲珠!我在沿海的大醫院裡做的!……快點,問那麼多幹嘛,給我舔出來,今天就暫時放過你!……」畢竟是第一次做這種強迫猥褻的事,王申多少有些忐忑,晃動的車廂窗外有快速向後倒退的景物,似乎那些窗外景物通過車窗在監視著王申,讓王申有種罪惡感,只想快點弄完了事。

「是嗎?那你這根東西不是幹起來很舒服!……來吧,你不是要報復高義嗎?你干他的老婆,干我的下面!……讓我嘗嘗!……」美紅一下子忍不住了,看著這根奇特的陰莖下體濕熱起來,陰穴內蠕動著滲透出黏黏濕液,主動的要幫助王申「報復」高義。

就在這時工作間的外面走道上有人的腳步聲走動,王申嚇到了。

想把自己的陰莖塞回褲襠里穿回褲子。

「你怕什麼,關著門人又進不來!……」

美紅反而感覺更刺激,站起身就勢把王申推倒在座椅上。

然後把自己的工裝裙往上掀,露出肉色連褲襪,連褲襪比較透,能看見絲襪下是粉白色的三角內褲,陰丘前很飽滿,那是高聳的饅頭型陰埠,陰穴縫的位置內褲和絲襪已經濕了一小片。

「看來真的是個騷屄!……那我今天就好好玩玩你!……」王申心裡想著,膽子越發大起來,從衣袋裡拿出數位相機,開始攝錄美紅的性感脫衣動作。

美紅把雙手大拇指勾進連褲襪褲腰上,連同內褲一起脫到膝彎里,很快就露出了潔白渾圓的大腿,小腹下一小簇修剪齊整的倒三角形的黑毛,黑毛下一條濕淋淋的陰縫,兩片大陰唇貼合著,微微要張唇的勢頭。

「來吧!……干吧!……」

美紅脫好褲子說一聲,就要主動上前,突然瞧見王申手裡拿著數位相機在拍自己,嚇得趕緊伸手擋住了小腹處,縮著膝蓋和雙腿併攏在一起,「王申你干什麼?……不能拍!……你要干就趕緊干,就當我給你出氣!……但你要拍那就不行!……」

「這可由不得你!……」王申瞧美紅半掩嬌羞的樣子,越發來勁,伸手拉開美紅遮擋在小腹前的手,順勢直接把美紅拉到自己的懷裡背坐下,陰莖一下頂到了美紅的豐滿屁股上,被美紅的軟熱臀肉壓著。

陰莖滾熱的溫度燙得美紅身體一震,真是難受極了。

而這時美紅還想去搶奪王申另一隻手裡的數位相機,身體在王申的懷裡動著,結實軟嫩而富有彈性的臀肉一下下的磨蹭王申的陰莖,一不小王申的陰莖還滑進了臀溝里,一大條的頂在美紅的陰唇後縫口上。

王申一隻手把數位相機舉高,讓美紅夠不到,另一隻手已經伸去美紅的腿縫里探進去摸索,手指上很快沾了淫水。

「啊……哎呀!你這個死人!……算了,隨你,要干就趕緊干吧!……弄得我全身都軟!……」美紅覺得這樣一邊拍照一邊玩可能更刺激,最後選擇了默認。

坐在王申的懷裡,伸手向下扶住王申的陰莖,用手指扒開自己的陰唇,把王申的陰莖喂了進去。

「噗嗤!……」

狼牙棒一樣的陰莖進入美紅水淋淋的蜜穴洞內,王申瞬間就感受到蜜穴裡面的濕燙和爽滑,陰莖被濕熱的陰壁嫩肉緊緊包裹著,沒想到美紅的屄穴居然還這麼緊,真感覺不出來是生過孩子的人。

其實這不是美紅的屄穴緊,是王申的陰莖鑲珠後變粗大了,才能這麼嚴絲合縫的充滿美紅的陰穴密道。

美紅的陰穴還是第一次享受到這麼粗的陰莖,一下就愛上了。

坐在王申的懷裡即刻抬動屁股「噗嗤噗嗤」的主動動起來,隨追陰莖和陰道衝擊磨合,一陣陣的酥麻快感很快由陰穴里傳到美紅的全身,直上後腦靈台。

「啊……唔……啊……喲……王申,你的雞巴可真粗!……擠得下面都要裂開了!……啊……啊……你有這麼迷人的一根東西,我覺得你要天天好好伺候白潔,她肯定就不會在外面出軌了!……」

「你為什麼提白潔,你是在嘲笑我嗎?……」

王申有些生氣,一下翻身把美紅壓在了座位上,換了一個男人在上的主動姿勢,把美紅的膝腿按著頂在胸前,讓美紅的膝蓋壓在乳房上,露出雪白肥嫩的屁股和飽滿小腹陰穴縫,陰莖一頂,插入兩片肥嫩陰唇的中間,貫入陰穴里,然後開始大力的抽插起來。

一邊抽插,王申一邊拿著數位相機記錄著美紅半張嬌唇喘息的迷亂狀態。

只見在相機的攝錄畫面里,美紅媚眼如絲,紅唇輕吐,雙手抱緊交叉抱緊自己的膝彎,讓臀部更加開放,方便王申的抽插。

王申有時用相機拍美紅的面部表情,有時拍兩人性器交合的地方。

美紅的密穴里一波波的淫水被王申的陰莖在抽插中帶出來,流濕了美紅的外陰唇,還有多餘的淫水流到座位上。

美紅兩片大陰唇上口的交叉位置,一粒嬌嫩的陰核完全暴露著,在抽插的動作下顫抖,王申急忙伸了一隻手去撥弄那粒陰核。

幾下撥弄後,美紅更加無法自制的放蕩起來。

「啊……啊唔……啊呀……輕點,輕點……你這樣弄我受不了,會尿出來的!……」美紅越來越覺得情難自製,扯開自己的上衣,露出紅色的蕾絲乳罩,把半杯乳罩往上掀,露出一對梨形的大乳,兩隻手抓揉著,陷入了更加迷亂的狀態。

美紅的乳房被她自己抓在手裡,都快被擠出奶水來一樣,她這哪裡是愛撫自己的乳房,完全像是正在擠奶水一樣的動作,美紅喜歡這樣對自己粗暴一點的動作。

越粗暴,她所獲得的快感越強。

王申很快發現了這一點,開始一邊抽插,一邊拍打、抓掐美紅的屁股、大腿,在美紅的屁股大腿上留下一道道淺紅痕跡,還把美紅束在腦後的頭髮解開提在手裡,如同提著馬韁一樣的操干美紅。

美紅不是自己的老婆,王申根本不會對她有什麼憐惜。

他現在只想通過爆操美紅滿足自己報復高義的報復心。

這樣火爆的操弄了一會,美好早變得「遍體鱗傷」,甚至王申每次都從美紅的頭髮里扯出來好幾根掉落的頭髮。

美紅陷入在這種被蹂躪的享受中,只覺高潮來的很快很猛烈。

沒多久的功夫,美紅就已經泄精一次。但她依然還不滿足,雙腿纏住王申的腰,抬起小腹頂聳王申恥骨,讓王申的陰莖能更深的進入,想把王申的陰莖夾斷在陰穴里一般。

王申幸虧已經自我訓練提升過好幾個月,此時已非吳下阿蒙,否則真耐不住被美紅這樣苦纏。王申毅然堅持著抽插,並一邊攝像,把陰莖一次次的從美紅肥嫩的蚌肉穴里拔出、插入、插入、拔出。

有時還故意揪住美紅的陰毛用力向外扯掉一根。

疼的美紅眼淚水都流出來,但體會到的快感卻更強。

美紅又是一次高潮到來,這回直接失禁了,水尿嘩啦啦的衝出來,淋濕了下身,王申的小腹也被沖濕一片,但王申還沒射精,陰莖繼續捅入在美紅的肉屄里抽動著。

可能是下體鑲珠手術之後,王申的陰莖敏感度多少受到了一些影響,所以射得慢,也可能是美紅畢竟沒有自己的老婆白潔漂亮迷人,王申感覺不好射出來。

正在苦惱之時,忽然美紅的電話響。

美紅慵懶的軟躺在座位上,一時根本不想動,也不想去接電話,任由電話響著。

王申覺得電話聲吵得煩,去美紅的衣里翻出了電話。

顯示的是老公高義的備註,王申心裡一喜,直接就接通了,興奮的遞給美好:「你老公、高義!……快接電話!……」

「啊!……不要啊……我不接!……」美紅肉穴你還被王申的陰莖一波波操幹著。

「我已經接了,你自己看著辦!……」王申興奮極了,都沒空繼續攝錄影像了,雙手掰開美紅的圓潤大腿成M型,「啪啪啪、啪啪啪」,更加大力的操弄抽幹起來。

而這時,兩人所不知道的是,這個小隔間的薄鐵門後面,正有好幾個男人把耳朵貼在門後聽著裡面的動靜。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