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白潔回歸 (7-8) 作者:金鱗庸人

【少婦白潔回歸】

作者:金鱗庸人2021年5月12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7、白潔賓館赴約會

「老婆,你在幹嘛?怎麼喘氣聲這麼大?……」電話里傳來高義的聲音。

美紅的電話是被王申按免提接聽的,這是王申故意的,是想羞辱高義報復對方,王申也聽見了高義的聲音,更覺興奮,把住美紅的屁股,「啪嚓啪嚓」的用力肏干,一種快要射精的感覺。陰莖每次都撞入美紅的花心處,撞得軟嫩的花心顫抖。

「喔……啊……我,我在列車上打掃車間幹活!……」美紅迷亂的說,陰穴內被王申鑲嵌著珠子的超粗陰莖一下下的捅,刮蹭得陰壁上都有些生疼,一種酸麻刺癢一般的輕微「痛」快感!真是美紅從來沒享受過。

「幹活?別騙我了,和你們列車長在肏著屄吧!……」高義淡淡的說,似乎早就習慣了美紅和別的男人做愛偷情。

其實他現在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邊這時正有一位美人兒陪著呢。

就在新開的賓館房間裡,陪他的就是白潔,高義幫王申安排了工作的事情,白潔這是來奉獻自己感謝高義。

「啊……啊……嗯……啊!……慢,慢點,……我快接不上氣來了,我在說電話!」

被高義叫破自己在做愛,美好一點不覺得臉紅,還儘量控制著和高義說話的聲音,她呢喃的交代正在大力肏干自己的王申,隨後問高義:「你打電話給我幹嘛?快說,說完掛了……啊……嗯呀……不行了!輕點!……」

「兒子我已經送去繪畫班的私教中心,晚上我有事,不能去接他,下班後你去接兒子!……」高義聽著美紅被肏乾的淫浪聲,自己也興奮起來,摸了摸褲襠,轉頭問正在洗澡間裡洗澡的白潔,「你洗好了嗎?洗好我們快點,我忍不住了!……」

賓館房間是豪華的大通間,很大的雙人床,雙人床的左側是透明玻璃隔牆內的洗澡間,此時高義坐在床上和美紅說電話,可以看得見白潔洗澡的妙曼身影。

因為熱水的緣故,玻璃隔牆上霧了起來,只能看見白潔有些模糊的白嫩身子。

但也看得出來,酮體妙曼,豐腴熟美,緊翹的美臀和高聳的酥胸前凸後翹,超S型的熟美迷人,白潔這時在搓洗著頭髮,雪白皓腕抬高著,洗澡間裡飄著洗髮水和沐浴液的香氣。

「快了,看你猴急的!……」白潔在洗澡間裡說。

白潔的聲音通過電話,多少有些傳到了美紅的電話里。

但畢竟傳過來的白潔的聲音小,王申好在是沒有聽出來,他怎麼能知道,自己正在肏干高義的老婆打算報復高義的時候,高義卻和白潔在開房呢?

但這時讓王申更氣憤的是,為什麼高義會不在乎自己的老婆被肏,在電話里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王申真想大吼一聲叫出來,通過電話告訴高義:「高義,你知道現在誰在肏你老婆的騷屄嗎?就是我王申!……」

王申嘴巴張了張,最終沒把心裡的聲音喊出去,他一向膽小的性子還暫時變不過來。

因為王申暗恨自己的無能,心中越發氣惱,把氣全部發在了美紅的身體上。

伸出大拇指去扣著美紅的大陰唇,扣開著,繼續用粗大的鑲珠陰莖憤怒的肏干,「呼……呼!……」王申喘息著出氣。

「啊……喔……啊……好!我去接兒子!……掛了!……」美紅這時哪裡還抵抗得住,陰唇上又紅又腫,酥麻更甚,急忙掛了電話。

美紅想著高義肯定又和哪個女的約炮,說不生氣是假的,但她感覺更興奮。

掛斷電話後雙腿纏住王申的腰更加用力,享受的喘息:「啊……啊……唔……王申,你今天真是猛啊!……屄都快被你干爛了!……你到底要不要射,快點啊!……下面小嘴要吃你的精!……我還要去值班呀!……快,快點,不行了,我又要來了!……」

「干,干你媽爛屄!……你這個騷貨!……騷屄!……」王申氣憤呼吼,覺得陰莖被緊緻的肉穴一圈圈的箍緊著夾擊,終於忍受不住,大力又是快速的十幾下肏干,終於射了精。

害怕射在裡面會引起美紅懷孕,王申急忙拔出陰莖,龜頭馬眼上「嗶嗶」射出白綢的面線一樣的精液,飄帶拉絲的落在美紅的雪白乳房上,還有一些落到了美紅的臉上,糊在美紅豐腴的紅唇邊。

美紅下身猛烈的抖動著,引起身體起了一陣痙攣的反應。

陰穴尿道口開了閘,「咻咻」的激射水尿。

美紅享受到了又一次極致的高潮!

只是美紅的肉穴現在都被乾得有點騷疼,整個外陰唇紅腫的一圈,像剛出爐的麵包圈。

……

小隔間的薄鐵門後面,幾個偷聽王申和美紅肏屄的男乘客在小聲的議論著。

「我操,裡面乾的真火爆!……我真想撞開門進去干一炮!……」

「那個女的好像是列車員,真騷啊!我之前在車廂里見過她,奶子很大,一大對吊著的木瓜乳!……肯定都能吸出奶來!便宜了剛才進去的那個瘦子,戴個眼睛,還假裝文化人呢!干起屄來一定也不遲疑,帶勁兒!真是人面獸心!……」

「快,快走,好像要出來了,別被發現!……」

有個男人聽見王申似要開門出來的聲音,急忙拽起貼門偷聽的另兩人,慌亂的急忙走開,但是三個男人留眼睛依舊斜斜的瞧看著小隔間門的位置!希望能夠借有人開門出來的開門間隙,看見些美景!……

小隔間的門很快的打開,王申走了出來,已經把衣服整理好,帶個眼睛,老實巴交的文化人,讓人一看就覺得好欺負。

美紅此時還疲軟的半躺在小隔間內的座椅上,大張著有些酸麻的腿,兩腿間腿根處紅腫的陰丘肉穴口,正有黏白的汁液正在往外冒!

「吧嗒」的順著屁股縫滴落在坐椅上。

這一幕被剛才躲開後還關注著小隔間的三個男人看見了,三人剛才就已經硬挺的陰莖更加硬了,撐的雞巴頭上難受。

王申出門就發現了這三個形色不對的人。

正要說什麼。

一個男人膽子有些大,發現王申不善的眼神後,主動迎了上去:「兄弟,你剛才真猛,乾的車廂都晃起來!……裡面是你老婆?……」

這人可真是膽子大,居然敢這樣上來說話,其實他是要上來要挾王申的,反正已經被王申發生他們偷聽的事,與其等王申質問,還不如直接主動上來。

「你們……管那麼多!讓開,不要多管閒事!……」王申之前發現高義不在乎老婆被干而窩在心裡的火氣還在,大聲的說,想趕開上來的人。

「兄弟,我猜肯定不是你老婆,偷情吧!……讓我們也爽一爽!……」男人道,眼中跳出了不善的目光,另外兩個男人也貼了上來,一人附和道:「沒錯,你們在火車上干屄真是傷風敗俗,信不信我們去告訴車警舉報你們!……」

這三人不是善人,都是在外面混的,看王申文質彬彬好欺負,沒想到竟然一起湧上來。

可能三人真的是被剛才門縫裡看見的美紅那美麗的紅腫的水滔滔的肉屄吸引了,色壯人膽,居然想來威脅王申。

王申以前沒打過架,有些嚇到了,向後退:「你們,你們要幹什麼?別亂來!……」

「兄弟,又不是你老婆!著急什麼?……幫我們把著門,我們進去玩一次就出來!……」看王申有些躲閃的眼神,這個男人是真的吃定王申了。他向後一招手,另外兩個男人已經貓著鑽進了剛才王申出來還沒關嚴實的小隔間裡。

隨後,一會就傳來了美紅驚恐的聲音:「你們幹什麼?不要碰我!……」

「哎呀妹子,奶子真大,好白!……玩一下怎麼了?……」

「背著老公偷情都不怕,還怕什麼,放心,我們的雞巴不小,一會幹得你舒服!」

小隔間擠進的兩個男人已經開始拉開褲子拉鏈,掏出陰莖,一個按著美紅,一個趕緊把陰莖要去肏干那蜜水滔滔的紅腫肉穴。

王申在外面聽著,初時覺得很解氣,後來開始有些憤怒起來。

他忽然心頭一振,推開擋在面前看守自己的男人,一腳踢去對方襠下,然後在那個男人痛叫摔倒的時候,王申衝去打開小隔間的門,「你們幹什麼?快滾,不然我報警了!……」

王申手裡拿著數位相機攝錄著,大聲的怒吼!

王申始終是一個善良的人,看不得才剛剛和自己發生過關係的美紅被人強暴!

剛才想用雞巴肏干美紅紅腫嫩穴的男人,雞巴都還放進去,聽到王申的聲音又看到對方在攝像,嚇得趕緊塞回了雞巴。

兩人急忙灰溜溜的跑了,王申全程都在攝錄著。

那三人跑了以後還不忘回頭叫罵:「四眼狗,你等著,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我們是陳三三哥的手下!……」

「陳三,那不是富豪大酒店的老闆,那個混混頭子嗎?」王申聽名字想起了這個人,他以前常去陳三的酒店裡消費,KTV里唱歌喝酒,每次陳三都來陪他說話喝兩杯,還贈送果盤什麼的!對方如果是陳三的手下,那倒是沒什麼怕的,陳三多少會給自己點面子。

王申這樣想著的時候,卻不知道陳三之所以對他客氣禮待,是因為王申自己的老婆白潔被陳三不知乾了多少次。

白潔出軌的人中,王申還有許多人不知道,還蒙在鼓裡,只是大概知道白潔和高義有一腿,另外就是老七,以及東子,這三個人王申都是比較肯定和白潔有一腿的,至於陳三,王申只是懷疑,還不確定,其他的白潔還有哪些人,除了被自己抓姦過的趙振外,還有多少人,王申目前還不知道,只能去一步步發覺並復仇。

王申這時救下美紅,讓美紅心裡對王申的看法產生了一些變化。

「這個王申,真是自己從來沒見過的老實善良人!……難怪白潔都出軌成這樣,還不願意和王申離婚!」美紅這樣想著,等美紅穿好衣服後,很感激的抱著王申親了幾口。

美紅又想起剛才高義在電話里說的去私教中心接兒子高凱的事,才想起來今天一直要值班,去接兒子勢必得請假,倒不如叫王申去幫忙接一下,讓王申帶兒子去外面吃晚飯。

美紅把想法和王申說了,還要給錢讓王申帶兒子高凱吃飯。

王申同意幫美紅去接兒子,但沒有拿美紅的錢。

隨後,王申回到自己的車廂座位上,給白潔打電話,和白潔說今天有事,晚飯不回家。

這時白潔在賓館裡,剛剛洗完澡出來,頭上包著毛巾,正在擦著水澤,渾圓緊翹的屁股圓鼓鼓的露著,白潔的腿修長白潤,渾圓性感,乳房雪白高聳,乳環圓潤,看一眼就讓人受不了,高義一直在等白潔洗澡出來。

這時早就忍不住了,不管白潔在接電話,從後抱住白潔。

高義硬邦邦的陰莖隔著褲子頂在白潔的屁股後縫裡,雙手抓向白潔的乳房,「白潔,你洗完澡香噴噴的!……今天我們玩到天亮!……」

白潔掙開了高義,沒讓高義摸到白嫩的酥胸,把電話拿開,「我老公的電話,你等等!……」

「你老公,哪個老公!……你打你的電話,這樣玩更刺激!……」高義繼續撲上去。

【未完待續】

8、老同學豪乳劉艷

白潔的心裡有自己的底線,在能控制的時候,不會在和王申講電話時和別人做愛。

白潔再一次躲開了高義的飛撲,拿開電話小聲的道:「你先去洗洗,一會怎麼玩都行!……現在不行!……」白潔的語調帶著點調皮的味兒,她很少會這樣說話。

高義心想可能白潔在電話里有要緊的事說,自己身上也確實有些汗,就進了洗澡間洗澡。他真後悔剛才沒和白潔一起洗,都是為了要給美紅打電話說兒子的事,耽誤了。

一會,白潔講完電話後,高義還在洗澡。

白潔走去舒適的大床邊,在靠窗的那一側,坐在床沿上,面對著落地玻璃的大窗,用吹風機吹頭髮。她沒有穿任何衣服,全身肌膚雪白,真是一個人間的尤物兒,吹頭髮的動作很普通,是個女人都會。

但這樣簡單的動作在白潔做出來,也有著美麗的性感誘惑。

這間賓館房豪華寬大,大床邊就是落地窗的玻璃,算是連接著的陽台,用的是兩層的窗簾,一層白紗,一層紫色帶花紋的厚窗簾。

此時落地窗敞開著,只拉上了白紗簾,午後的陽光透過白紗照射進來,照在白潔雪白圓潤的長腿上,正好照到大腿根的位置,一小簇稀薄的陰毛稍微漏出來,閃亮在光線里,很美。

白潔所坐的床沿邊,擺放著她剛才脫下來的衣服。

黑色薄紗的開襠連褲絲襪,帶著絲光,紫色的花邊小內褲,緋紅色的蕾絲胸罩,床邊的地上是一雙深紫色的高跟鞋,這些就是白潔今天打算穿著和高義做愛的衣服。

白潔是一個懂情趣的女人,知道該怎麼才能最好的讓自己享受性愛。

白潔吹頭髮到一半的時候,電話又響了,接開就聽見母親的聲音,「白潔,你在哪裡呢?我來城裡看病,想去你家住幾天,今天你沒事吧!……能來接我下嗎?……」

白潔的父親在白潔三歲的時候就離開了家,白潔長大後隱約知道了原因,好像是因為自己可能不是父親的女兒,自己的親生父親是誰白潔一直沒有問過也沒有知道,而白潔的母親一個人拉扯白潔到白潔上大學之後,白潔上了大學後,白潔的母親嫁給了另外的一個男人,有了自己的家庭。

因為三歲父親就離開,後來戶口問題調整,白潔改了姓,白潔跟自己的母親姓,母親叫做白湘琴。

白湘琴和別的男人結婚後,平時很少聯繫白潔,她覺得自己沒能從小給白潔一個完整的家,現在白潔長大結婚了,非到必要的時候,白湘琴不想去打攪白潔,白湘琴一直覺得從小對不起白潔。

今天白湘琴之所以打電話給白潔,是真的遇到難事了。

母親很少會來找白潔,突然接到電話,白潔還是立即決定去接母親。

和高義的約會只能作罷!

可憐的高義澡還沒洗好,白潔就說有事要走,高義有些生氣,要發火!

但白潔還是走了,說以後再補償高義。

白潔走的急,穿黑色薄絲絲襪的時候不小心被腳趾甲咯到,撕壞了,她就索性沒穿絲襪,露著光溜溜的兩條雪白大腿,只穿著米白色包臀裙和紫色花邊小內褲,急急忙忙出酒店打車去車站接母親。

…………

王申去私教中心幫美紅接兒子,然後帶美紅和高義的兒子高凱去外面飯館吃飯,最後再把高凱送去高義的家裡。

王申為什麼要幫美紅去接兒子,一是因為自己畢竟才在列車上肏過美紅,美紅的一點小要求不應該拒絕。二是王申想借這個機會去高義家一次,摸清楚高義家的門路,才方便以後對高義實施報復。

高義的兒子高凱如今在上高一,已經是個半大小子。

樣貌上半截很像高義,下半截像美紅,和美紅一樣擁有豐厚的唇。

小伙子還長的挺有幾分帥氣,只是年齡還小了點,臉上有些稚嫩。但從身高來說,高凱已經能達到王申的耳尖,王申有一米七幾的個子,高凱現在已經快到一米七。

王申把高凱送到家,親自送上樓。

高凱很客氣的請王申坐一會,「王叔叔,今天真是麻煩你了!你坐一會,我給你倒水!……」

王申本來來高義家就是有目的,當然不急著走,等高凱倒了水來,就接過坐在客廳里,一邊喝水,一邊打量著高義家的客廳。

「王叔叔,我要去屋子複習功課,你自己看電視!……」高凱說罷,自己進了屋內,只留王申一個人在客廳,看上去就老實巴交的王申一看就是好人,高凱很放心。

高凱到自己屋裡,關上門,卻是並沒有做功課,而是掏出手機給自己最近認識的一個好哥們發信息:「軍哥,我和你說,今天真是太有意思了,我看見那個白潔的老公王申了,我媽讓他來接我放學,他居然還傻傻的就來了,還請我吃飯!……」

高凱所說那個叫軍哥的人,是最近新轉學來一中的學生,名叫馬軍,馬軍一邊上學,一邊在混社會,和城裡帝豪KTV的女老大白曉艷很熟。如今馬軍已是城裡中學生中很有名的「軍哥」,高凱自從認識馬軍後,就很喜歡和馬軍套近乎,把馬軍當做了鐵哥們。

馬軍回覆信息:「白潔,就是你之前說的,被你爸下藥迷奸的那個小少婦?……」

「對啊!白潔還是我的語文老師呢?聽說她和好多人睡過,我之前給你傳過我爸拍的白潔的裸照,你都看過沒,帶勁吧!我每天都要拿著我爸拍的那些照片打飛機,真想肏一次白潔啊!……軍哥,你啥時候幫幫我唄?……我們兩一起找白潔玩!……」

「算了,白潔長的是漂亮,但是奶子小了點!……」馬軍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他身邊有奶子更大的美麗表姐豪乳劉艷,玩慣了大奶子的劉艷,他現在對奶子小的,有些不怎麼來電了。

「別啊軍哥,你倒是幫我一把啊!……」高凱一邊回著信息,打開自己的書桌抽屜,想去拿從老爸高義那裡偷來的白潔的裸照看,一翻沒翻到,忽然有些驚恐起來。

「啊!我今天出門前拿著在衛生間裡打飛機,肯定是忘記收回來了!……」高凱嚇了一跳,急忙開門去尋,衝進衛生間裡去找,果然,那幾張白潔的裸照就放在馬桶的水箱頂上,印在眼帘的第一張照片就是白潔昏眼咪咪的張著雪白的大腿坐在自家沙發上的場景。

白潔的大腿雪白圓潤,穿著白色的絲襪,還是那種絲襪根部帶類似花邊的長筒絲襪,絲襪帶著白亮的絲光,和白嫩的肌膚襯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

照片中白潔的白色長筒絲襪被退在了一隻腳上掛著,白色的絲質內褲也掛在一隻腳的膝彎里,白潔的陰埠有柔軟的陰毛,粉紅嫩嫩的陰唇,濕乎乎、軟乎乎的。

這些照片是高義迷奸白潔的時候拍的,拍照片時高義已經肏干過白潔,還在白潔的陰穴里射了精,這張照片上白潔的陰埠微微張了一條軟縫,縫裡一個鮮紅的小穴,正在向外冒著粘稠的白液,陰毛也顯得有些濕漉漉的。

有些粘稠的白液還從陰埠流到了一邊的屁股下,充滿淫靡的誘惑。

高凱看著白潔的淫靡照片,小腹下一動,火熱起來,雞巴開始高挺。

他拉開自己的褲襠,掏出陰莖對著白潔的裸照,開始用手套弄陰莖,一邊查看手機,看馬軍怎麼回復。

馬軍回道:「好吧!你想辦法把白潔叫出來,讓我見見,我看能不能幫你搞定!」

「小凱,我要走了!……」外面客廳的王申知道高凱在衛生間裡,他剛才見高凱急急從自己房間衝進了衛生間,王申說一聲,自個出了高義的家。

「王叔叔慢走!……」

高凱在衛生間裡回復一聲,對著白潔的裸照套弄的陰莖一抖,一大股精液噴射在白潔的裸照上。這種白潔的老公就在外面,高凱卻對著保潔的裸照打飛機的感覺,真是刺激無比,高凱獲得了一次很爽的射精體驗。

他真想,以後如果有機會,真想在王申的面前肏一次白潔。

高義現在是教育局你的大官,作為官二代,高凱從來就不是個省油的燈。

…………

王申出了高義的家,心裡久久不能平靜。

剛才他趁著高凱進自己屋裡關上門的時候,四處在高義家查看熟悉環境,去過衛生間,看到了馬桶水箱蓋上放著的白潔的裸體照片。王申當時一看,就感覺整個人都有些發暈起來,隨後他仔細查看了那幾張照片,隱約明白了一個事實。

白潔是在昏迷的情況下被拍的裸照,裸照的地方就在高義的家裡。

那麼這些裸照是誰拍的呢?

王申只是為人老實善良,但是並不傻,已隱隱猜到是高義趁白潔昏迷的時候拍的。

王申用數位相機拍下了那些照片,然後放回原位。

隨後出了衛生間,又在客廳沙發坐了一會,一直等心裡緩過來一些,才和突然衝進衛生間的高凱說話離開,。

走出高義家的門,從樓梯往下走著,王申心裡越來越難受。

高義一家子都太壞了,沒有一個好人!高義,我一定要把你送進監獄,我要讓你們一家都毀了!……

王申在心裡低吼著,突然胃部難受的絞痛。

是胃癌的病痛突然的襲來,難道自己的生命越來越短了嗎?

王申縮在樓道的角落裡,捲曲著身子,縮在地上,捂著疼痛的肚子,他低著目光看著向下的樓梯。

「我的身體越來越不行,可能已經支持不住多久了,我什麼時候才能讓白潔懷上孩子呢?……」王申心裡想著,臉上承受著胃部絞痛帶來的痛苦,臉變得有些刷白。

苦忍了好一會,疼痛才緩解了一些,王申想著要去醫院看看,沒有直接回家,從高義家離開後就去了縣第一醫院。

王申在醫院裡開了些藥,就在醫院接水吃了,胃部的難受慢慢消退。

離開醫院的時候碰到了自己的高中同學劉艷,劉艷也是來醫院看病的,具體是什麼病不知道。對於這位當年的高中同學劉艷,王申很有好感,劉艷長著一對豪大的奶子,整個人珠圓玉潤,溫柔甜美,是一個很知書達理的人。

雖然氣質上比不過白潔,身高矮了白潔半指,但劉艷真是很性感漂亮的人,和白潔相較而言,熟美風潤各領風騷,真是難分彼此。

兩位高中老同學從醫院出來時碰到一起,就一起走了一段路。

互相問起近況,只聽劉艷說她已經離婚了,和丈夫許志鵬才一年的婚姻就離婚了。

比起這一點,王申覺得自己算是慶幸的,雖然白潔出軌,但還和他保持著婚姻。

最後兩人聊到工作上的事,劉艷說現在在一中教語文。

說原來是在三中教語文的,後來離婚後想換個環境,找關係轉到了一中。

「你現在在一中教書嗎?那和我老婆白潔是一個學校!……」王申有些開心的說,他真希望以後可以找機會介紹劉艷和白潔認識,或許可以請劉艷幫忙間接的勸說白潔不要再出軌!

「真是巧!那有機會你帶上你妻子,我們一起吃飯認識!……我剛剛轉來一中教書,還不熟,真希望能認識個熟人!……」劉艷熱情的說。

兩人就這麼約定了,約定以後找機會吃飯認識。

後來兩人分開,王申才轉道回家。

王申回到自家的單元樓,上樓梯的時候,碰到樓下的鄰居老張在樓道里抽菸,看見王申回來,老張熱情的打招呼:「小王,剛才我看你家來客人了,是你老婆的姐吧!長的真像!……」

老張一邊說著,自個大口的咽著口水。剛才他看見王申的老婆白潔帶著個熟美的婦人上樓,可饞死他了,一個大少婦和一個小少婦,容貌極似,各是豐腴性感,真是迷人,這樣的兩個少婦若是一起雙飛肏干,真是死都值了。

老張為什麼和王申這個樓上的鄰居很熟絡,就是為了王申的妻子白潔,那個幾乎迷倒了整棟單元樓男人的白潔,那個白老師,新婚的小少婦。

老張真想干一次白潔!所以老張才會經常的和王申套近乎,其實老張這是希望能通過王申多和白潔熟絡一些,這樣說不定自己也有機會幹白潔一次。

老張以前見過好幾次白潔帶不同的男人回家,肯定是個不檢點的人,他還在白潔家的門外偷聽過白潔和別的男人做愛的浪叫聲。白潔這麼不正經,只是苦了王申,這小子估計都不知道自己老婆出軌吧!

老張這樣想著,有時又覺得王申挺可憐,他都不敢告訴王申自己知道的實情。

但這並不影響老張想干白潔的欲心。

「我老婆的姐?我老婆沒有姐姐!……估計是我岳母來了,只有她和白潔長的像!……」王申回復老張一聲,急忙的衝上樓,岳母來了,那真是太好了,可以找岳母訴訴苦,讓岳母間接的勸勸白潔,讓白潔收斂些。

王申衝上樓後,老張又點燃一支煙抽著,整個人有些煩躁起來,感覺有股慾火在小腹里,自言自語的嘀咕:「王申這小子真是命好啊!有這麼美的老婆不說,丈母娘還這麼年輕熟美,都看不出年紀來,如果我是他,真想抱著這對兒娘兩一起干!……爽死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