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洁回归 (7-8) 作者:金鳞庸人

【少妇白洁回归】

作者:金鳞庸人2021年5月1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7、白洁宾馆赴约会

“老婆,你在干嘛?怎么喘气声这么大?……”电话里传来高义的声音。

美红的电话是被王申按免提接听的,这是王申故意的,是想羞辱高义报复对方,王申也听见了高义的声音,更觉兴奋,把住美红的屁股,“啪嚓啪嚓”的用力肏干,一种快要射精的感觉。阴茎每次都撞入美红的花心处,撞得软嫩的花心颤抖。

“喔……啊……我,我在列车上打扫车间干活!……”美红迷乱的说,阴穴内被王申镶嵌著珠子的超粗阴茎一下下的捅,刮蹭得阴壁上都有些生疼,一种酸麻刺痒一般的轻微“痛”快感!真是美红从来没享受过。

“干活?别骗我了,和你们列车长在肏著屄吧!……”高义淡淡的说,似乎早就习惯了美红和别的男人做爱偷情。

其实他现在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边这时正有一位美人儿陪着呢。

就在新开的宾馆房间里,陪他的就是白洁,高义帮王申安排了工作的事情,白洁这是来奉献自己感谢高义。

“啊……啊……嗯……啊!……慢,慢点,……我快接不上气来了,我在说电话!”

被高义叫破自己在做爱,美好一点不觉得脸红,还尽量控制着和高义说话的声音,她呢喃的交代正在大力肏干自己的王申,随后问高义:“你打电话给我干嘛?快说,说完挂了……啊……嗯呀……不行了!轻点!……”

“儿子我已经送去绘画班的私教中心,晚上我有事,不能去接他,下班后你去接儿子!……”高义听着美红被肏干的淫浪声,自己也兴奋起来,摸了摸裤裆,转头问正在洗澡间里洗澡的白洁,“你洗好了吗?洗好我们快点,我忍不住了!……”

宾馆房间是豪华的大通间,很大的双人床,双人床的左侧是透明玻璃隔墙内的洗澡间,此时高义坐在床上和美红说电话,可以看得见白洁洗澡的妙曼身影。

因为热水的缘故,玻璃隔墙上雾了起来,只能看见白洁有些模糊的白嫩身子。

但也看得出来,酮体妙曼,丰腴熟美,紧翘的美臀和高耸的酥胸前凸后翘,超S型的熟美迷人,白洁这时在搓洗著头发,雪白皓腕抬高着,洗澡间里飘着洗发水和沐浴液的香气。

“快了,看你猴急的!……”白洁在洗澡间里说。

白洁的声音通过电话,多少有些传到了美红的电话里。

但毕竟传过来的白洁的声音小,王申好在是没有听出来,他怎么能知道,自己正在肏干高义的老婆打算报复高义的时候,高义却和白洁在开房呢?

但这时让王申更气愤的是,为什么高义会不在乎自己的老婆被肏,在电话里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王申真想大吼一声叫出来,通过电话告诉高义:“高义,你知道现在谁在肏你老婆的骚屄吗?就是我王申!……”

王申嘴巴张了张,最终没把心里的声音喊出去,他一向胆小的性子还暂时变不过来。

因为王申暗恨自己的无能,心中越发气恼,把气全部发在了美红的身体上。

伸出大拇指去扣著美红的大阴唇,扣开着,继续用粗大的镶珠阴茎愤怒的肏干,“呼……呼!……”王申喘息著出气。

“啊……喔……啊……好!我去接儿子!……挂了!……”美红这时哪里还抵抗得住,阴唇上又红又肿,酥麻更甚,急忙挂了电话。

美红想着高义肯定又和哪个女的约炮,说不生气是假的,但她感觉更兴奋。

挂断电话后双腿缠住王申的腰更加用力,享受的喘息:“啊……啊……唔……王申,你今天真是猛啊!……屄都快被你干烂了!……你到底要不要射,快点啊!……下面小嘴要吃你的精!……我还要去值班呀!……快,快点,不行了,我又要来了!……”

“干,干你妈烂屄!……你这个骚货!……骚屄!……”王申气愤呼吼,觉得阴茎被紧致的肉穴一圈圈的箍紧著夹击,终于忍受不住,大力又是快速的十几下肏干,终于射了精。

害怕射在里面会引起美红怀孕,王申急忙拔出阴茎,龟头马眼上“哔哔”射出白绸的面线一样的精液,飘带拉丝的落在美红的雪白乳房上,还有一些落到了美红的脸上,糊在美红丰腴的红唇边。

美红下身猛烈的抖动着,引起身体起了一阵痉挛的反应。

阴穴尿道口开了闸,“咻咻”的激射水尿。

美红享受到了又一次极致的高潮!

只是美红的肉穴现在都被干得有点骚疼,整个外阴唇红肿的一圈,像刚出炉的面包圈。

……

小隔间的薄铁门后面,几个偷听王申和美红肏屄的男乘客在小声的议论著。

“我操,里面干的真火爆!……我真想撞开门进去干一炮!……”

“那个女的好像是列车员,真骚啊!我之前在车厢里见过她,奶子很大,一大对吊着的木瓜乳!……肯定都能吸出奶来!便宜了刚才进去的那个瘦子,戴个眼睛,还假装文化人呢!干起屄来一定也不迟疑,带劲儿!真是人面兽心!……”

“快,快走,好像要出来了,别被发现!……”

有个男人听见王申似要开门出来的声音,急忙拽起贴门偷听的另两人,慌乱的急忙走开,但是三个男人留眼睛依旧斜斜的瞧看着小隔间门的位置!希望能够借有人开门出来的开门间隙,看见些美景!……

小隔间的门很快的打开,王申走了出来,已经把衣服整理好,带个眼睛,老实巴交的文化人,让人一看就觉得好欺负。

美红此时还疲软的半躺在小隔间内的座椅上,大张著有些酸麻的腿,两腿间腿根处红肿的阴丘肉穴口,正有黏白的汁液正在往外冒!

“吧嗒”的顺着屁股缝滴落在坐椅上。

这一幕被刚才躲开后还关注著小隔间的三个男人看见了,三人刚才就已经硬挺的阴茎更加硬了,撑的鸡巴头上难受。

王申出门就发现了这三个形色不对的人。

正要说什么。

一个男人胆子有些大,发现王申不善的眼神后,主动迎了上去:“兄弟,你刚才真猛,干的车厢都晃起来!……里面是你老婆?……”

这人可真是胆子大,居然敢这样上来说话,其实他是要上来要挟王申的,反正已经被王申发生他们偷听的事,与其等王申质问,还不如直接主动上来。

“你们……管那么多!让开,不要多管闲事!……”王申之前发现高义不在乎老婆被干而窝在心里的火气还在,大声的说,想赶开上来的人。

“兄弟,我猜肯定不是你老婆,偷情吧!……让我们也爽一爽!……”男人道,眼中跳出了不善的目光,另外两个男人也贴了上来,一人附和道:“没错,你们在火车上干屄真是伤风败俗,信不信我们去告诉车警举报你们!……”

这三人不是善人,都是在外面混的,看王申文质彬彬好欺负,没想到竟然一起涌上来。

可能三人真的是被刚才门缝里看见的美红那美丽的红肿的水滔滔的肉屄吸引了,色壮人胆,居然想来威胁王申。

王申以前没打过架,有些吓到了,向后退:“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别乱来!……”

“兄弟,又不是你老婆!着急什么?……帮我们把著门,我们进去玩一次就出来!……”看王申有些躲闪的眼神,这个男人是真的吃定王申了。他向后一招手,另外两个男人已经猫著钻进了刚才王申出来还没关严实的小隔间里。

随后,一会就传来了美红惊恐的声音:“你们干什么?不要碰我!……”

“哎呀妹子,奶子真大,好白!……玩一下怎么了?……”

“背着老公偷情都不怕,还怕什么,放心,我们的鸡巴不小,一会干得你舒服!”

小隔间挤进的两个男人已经开始拉开裤子拉链,掏出阴茎,一个按著美红,一个赶紧把阴茎要去肏干那蜜水滔滔的红肿肉穴。

王申在外面听着,初时觉得很解气,后来开始有些愤怒起来。

他忽然心头一振,推开挡在面前看守自己的男人,一脚踢去对方裆下,然后在那个男人痛叫摔倒的时候,王申冲去打开小隔间的门,“你们干什么?快滚,不然我报警了!……”

王申手里拿着数码相机摄录著,大声的怒吼!

王申始终是一个善良的人,看不得才刚刚和自己发生过关系的美红被人强暴!

刚才想用鸡巴肏干美红红肿嫩穴的男人,鸡巴都还放进去,听到王申的声音又看到对方在摄像,吓得赶紧塞回了鸡巴。

两人急忙灰溜溜的跑了,王申全程都在摄录著。

那三人跑了以后还不忘回头叫骂:“四眼狗,你等著,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我们是陈三三哥的手下!……”

“陈三,那不是富豪大酒店的老板,那个混混头子吗?”王申听名字想起了这个人,他以前常去陈三的酒店里消费,KTV里唱歌喝酒,每次陈三都来陪他说话喝两杯,还赠送果盘什么的!对方如果是陈三的手下,那倒是没什么怕的,陈三多少会给自己点面子。

王申这样想着的时候,却不知道陈三之所以对他客气礼待,是因为王申自己的老婆白洁被陈三不知干了多少次。

白洁出轨的人中,王申还有许多人不知道,还蒙在鼓里,只是大概知道白洁和高义有一腿,另外就是老七,以及东子,这三个人王申都是比较肯定和白洁有一腿的,至于陈三,王申只是怀疑,还不确定,其他的白洁还有哪些人,除了被自己抓奸过的赵振外,还有多少人,王申目前还不知道,只能去一步步发觉并复仇。

王申这时救下美红,让美红心里对王申的看法产生了一些变化。

“这个王申,真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的老实善良人!……难怪白洁都出轨成这样,还不愿意和王申离婚!”美红这样想着,等美红穿好衣服后,很感激的抱着王申亲了几口。

美红又想起刚才高义在电话里说的去私教中心接儿子高凯的事,才想起来今天一直要值班,去接儿子势必得请假,倒不如叫王申去帮忙接一下,让王申带儿子去外面吃晚饭。

美红把想法和王申说了,还要给钱让王申带儿子高凯吃饭。

王申同意帮美红去接儿子,但没有拿美红的钱。

随后,王申回到自己的车厢座位上,给白洁打电话,和白洁说今天有事,晚饭不回家。

这时白洁在宾馆里,刚刚洗完澡出来,头上包着毛巾,正在擦著水泽,浑圆紧翘的屁股圆鼓鼓的露著,白洁的腿修长白润,浑圆性感,乳房雪白高耸,乳环圆润,看一眼就让人受不了,高义一直在等白洁洗澡出来。

这时早就忍不住了,不管白洁在接电话,从后抱住白洁。

高义硬邦邦的阴茎隔着裤子顶在白洁的屁股后缝里,双手抓向白洁的乳房,“白洁,你洗完澡香喷喷的!……今天我们玩到天亮!……”

白洁挣开了高义,没让高义摸到白嫩的酥胸,把电话拿开,“我老公的电话,你等等!……”

“你老公,哪个老公!……你打你的电话,这样玩更刺激!……”高义继续扑上去。

【未完待续】

8、老同学豪乳刘艳

白洁的心里有自己的底线,在能控制的时候,不会在和王申讲电话时和别人做爱。

白洁再一次躲开了高义的飞扑,拿开电话小声的道:“你先去洗洗,一会怎么玩都行!……现在不行!……”白洁的语调带着点调皮的味儿,她很少会这样说话。

高义心想可能白洁在电话里有要紧的事说,自己身上也确实有些汗,就进了洗澡间洗澡。他真后悔刚才没和白洁一起洗,都是为了要给美红打电话说儿子的事,耽误了。

一会,白洁讲完电话后,高义还在洗澡。

白洁走去舒适的大床边,在靠窗的那一侧,坐在床沿上,面对着落地玻璃的大窗,用吹风机吹头发。她没有穿任何衣服,全身肌肤雪白,真是一个人间的尤物儿,吹头发的动作很普通,是个女人都会。

但这样简单的动作在白洁做出来,也有着美丽的性感诱惑。

这间宾馆房豪华宽大,大床边就是落地窗的玻璃,算是连接着的阳台,用的是两层的窗帘,一层白纱,一层紫色带花纹的厚窗帘。

此时落地窗敞开着,只拉上了白纱帘,午后的阳光透过白纱照射进来,照在白洁雪白圆润的长腿上,正好照到大腿根的位置,一小簇稀薄的阴毛稍微漏出来,闪亮在光线里,很美。

白洁所坐的床沿边,摆放着她刚才脱下来的衣服。

黑色薄纱的开裆连裤丝袜,带着丝光,紫色的花边小内裤,绯红色的蕾丝胸罩,床边的地上是一双深紫色的高跟鞋,这些就是白洁今天打算穿着和高义做爱的衣服。

白洁是一个懂情趣的女人,知道该怎么才能最好的让自己享受性爱。

白洁吹头发到一半的时候,电话又响了,接开就听见母亲的声音,“白洁,你在哪里呢?我来城里看病,想去你家住几天,今天你没事吧!……能来接我下吗?……”

白洁的父亲在白洁三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家,白洁长大后隐约知道了原因,好像是因为自己可能不是父亲的女儿,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白洁一直没有问过也没有知道,而白洁的母亲一个人拉扯白洁到白洁上大学之后,白洁上了大学后,白洁的母亲嫁给了另外的一个男人,有了自己的家庭。

因为三岁父亲就离开,后来户口问题调整,白洁改了姓,白洁跟自己的母亲姓,母亲叫做白湘琴。

白湘琴和别的男人结婚后,平时很少联系白洁,她觉得自己没能从小给白洁一个完整的家,现在白洁长大结婚了,非到必要的时候,白湘琴不想去打搅白洁,白湘琴一直觉得从小对不起白洁。

今天白湘琴之所以打电话给白洁,是真的遇到难事了。

母亲很少会来找白洁,突然接到电话,白洁还是立即决定去接母亲。

和高义的约会只能作罢!

可怜的高义澡还没洗好,白洁就说有事要走,高义有些生气,要发火!

但白洁还是走了,说以后再补偿高义。

白洁走的急,穿黑色薄丝丝袜的时候不小心被脚趾甲咯到,撕坏了,她就索性没穿丝袜,露著光溜溜的两条雪白大腿,只穿着米白色包臀裙和紫色花边小内裤,急急忙忙出酒店打车去车站接母亲。

…………

王申去私教中心帮美红接儿子,然后带美红和高义的儿子高凯去外面饭馆吃饭,最后再把高凯送去高义的家里。

王申为什么要帮美红去接儿子,一是因为自己毕竟才在列车上肏过美红,美红的一点小要求不应该拒绝。二是王申想借这个机会去高义家一次,摸清楚高义家的门路,才方便以后对高义实施报复。

高义的儿子高凯如今在上高一,已经是个半大小子。

样貌上半截很像高义,下半截像美红,和美红一样拥有丰厚的唇。

小伙子还长的挺有几分帅气,只是年龄还小了点,脸上有些稚嫩。但从身高来说,高凯已经能达到王申的耳尖,王申有一米七几的个子,高凯现在已经快到一米七。

王申把高凯送到家,亲自送上楼。

高凯很客气的请王申坐一会,“王叔叔,今天真是麻烦你了!你坐一会,我给你倒水!……”

王申本来来高义家就是有目的,当然不急着走,等高凯倒了水来,就接过坐在客厅里,一边喝水,一边打量著高义家的客厅。

“王叔叔,我要去屋子复习功课,你自己看电视!……”高凯说罢,自己进了屋内,只留王申一个人在客厅,看上去就老实巴交的王申一看就是好人,高凯很放心。

高凯到自己屋里,关上门,却是并没有做功课,而是掏出手机给自己最近认识的一个好哥们发信息:“军哥,我和你说,今天真是太有意思了,我看见那个白洁的老公王申了,我妈让他来接我放学,他居然还傻傻的就来了,还请我吃饭!……”

高凯所说那个叫军哥的人,是最近新转学来一中的学生,名叫马军,马军一边上学,一边在混社会,和城里帝豪KTV的女老大白晓艳很熟。如今马军已是城里中学生中很有名的“军哥”,高凯自从认识马军后,就很喜欢和马军套近乎,把马军当做了铁哥们。

马军回复信息:“白洁,就是你之前说的,被你爸下药迷奸的那个小少妇?……”

“对啊!白洁还是我的语文老师呢?听说她和好多人睡过,我之前给你传过我爸拍的白洁的裸照,你都看过没,带劲吧!我每天都要拿着我爸拍的那些照片打飞机,真想肏一次白洁啊!……军哥,你啥时候帮帮我呗?……我们两一起找白洁玩!……”

“算了,白洁长的是漂亮,但是奶子小了点!……”马军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身边有奶子更大的美丽表姐豪乳刘艳,玩惯了大奶子的刘艳,他现在对奶子小的,有些不怎么来电了。

“别啊军哥,你倒是帮我一把啊!……”高凯一边回着信息,打开自己的书桌抽屉,想去拿从老爸高义那里偷来的白洁的裸照看,一翻没翻到,忽然有些惊恐起来。

“啊!我今天出门前拿着在卫生间里打飞机,肯定是忘记收回来了!……”高凯吓了一跳,急忙开门去寻,冲进卫生间里去找,果然,那几张白洁的裸照就放在马桶的水箱顶上,印在眼帘的第一张照片就是白洁昏眼咪咪的张著雪白的大腿坐在自家沙发上的场景。

白洁的大腿雪白圆润,穿着白色的丝袜,还是那种丝袜根部带类似花边的长筒丝袜,丝袜带着白亮的丝光,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

照片中白洁的白色长筒丝袜被退在了一只脚上挂着,白色的丝质内裤也挂在一只脚的膝弯里,白洁的阴埠有柔软的阴毛,粉红嫩嫩的阴唇,湿乎乎、软乎乎的。

这些照片是高义迷奸白洁的时候拍的,拍照片时高义已经肏干过白洁,还在白洁的阴穴里射了精,这张照片上白洁的阴埠微微张了一条软缝,缝里一个鲜红的小穴,正在向外冒着粘稠的白液,阴毛也显得有些湿漉漉的。

有些粘稠的白液还从阴埠流到了一边的屁股下,充满淫靡的诱惑。

高凯看着白洁的淫靡照片,小腹下一动,火热起来,鸡巴开始高挺。

他拉开自己的裤裆,掏出阴茎对着白洁的裸照,开始用手套弄阴茎,一边查看手机,看马军怎么回复。

马军回道:“好吧!你想办法把白洁叫出来,让我见见,我看能不能帮你搞定!”

“小凯,我要走了!……”外面客厅的王申知道高凯在卫生间里,他刚才见高凯急急从自己房间冲进了卫生间,王申说一声,自个出了高义的家。

“王叔叔慢走!……”

高凯在卫生间里回复一声,对着白洁的裸照套弄的阴茎一抖,一大股精液喷射在白洁的裸照上。这种白洁的老公就在外面,高凯却对着保洁的裸照打飞机的感觉,真是刺激无比,高凯获得了一次很爽的射精体验。

他真想,以后如果有机会,真想在王申的面前肏一次白洁。

高义现在是教育局你的大官,作为官二代,高凯从来就不是个省油的灯。

…………

王申出了高义的家,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刚才他趁著高凯进自己屋里关上门的时候,四处在高义家查看熟悉环境,去过卫生间,看到了马桶水箱盖上放着的白洁的裸体照片。王申当时一看,就感觉整个人都有些发晕起来,随后他仔细查看了那几张照片,隐约明白了一个事实。

白洁是在昏迷的情况下被拍的裸照,裸照的地方就在高义的家里。

那么这些裸照是谁拍的呢?

王申只是为人老实善良,但是并不傻,已隐隐猜到是高义趁白洁昏迷的时候拍的。

王申用数码相机拍下了那些照片,然后放回原位。

随后出了卫生间,又在客厅沙发坐了一会,一直等心里缓过来一些,才和突然冲进卫生间的高凯说话离开,。

走出高义家的门,从楼梯往下走着,王申心里越来越难受。

高义一家子都太坏了,没有一个好人!高义,我一定要把你送进监狱,我要让你们一家都毁了!……

王申在心里低吼著,突然胃部难受的绞痛。

是胃癌的病痛突然的袭来,难道自己的生命越来越短了吗?

王申缩在楼道的角落里,卷曲著身子,缩在地上,捂著疼痛的肚子,他低着目光看着向下的楼梯。

“我的身体越来越不行,可能已经支持不住多久了,我什么时候才能让白洁怀上孩子呢?……”王申心里想着,脸上承受着胃部绞痛带来的痛苦,脸变得有些刷白。

苦忍了好一会,疼痛才缓解了一些,王申想着要去医院看看,没有直接回家,从高义家离开后就去了县第一医院。

王申在医院里开了些药,就在医院接水吃了,胃部的难受慢慢消退。

离开医院的时候碰到了自己的高中同学刘艳,刘艳也是来医院看病的,具体是什么病不知道。对于这位当年的高中同学刘艳,王申很有好感,刘艳长著一对豪大的奶子,整个人珠圆玉润,温柔甜美,是一个很知书达理的人。

虽然气质上比不过白洁,身高矮了白洁半指,但刘艳真是很性感漂亮的人,和白洁相较而言,熟美风润各领风骚,真是难分彼此。

两位高中老同学从医院出来时碰到一起,就一起走了一段路。

互相问起近况,只听刘艳说她已经离婚了,和丈夫许志鹏才一年的婚姻就离婚了。

比起这一点,王申觉得自己算是庆幸的,虽然白洁出轨,但还和他保持着婚姻。

最后两人聊到工作上的事,刘艳说现在在一中教语文。

说原来是在三中教语文的,后来离婚后想换个环境,找关系转到了一中。

“你现在在一中教书吗?那和我老婆白洁是一个学校!……”王申有些开心的说,他真希望以后可以找机会介绍刘艳和白洁认识,或许可以请刘艳帮忙间接的劝说白洁不要再出轨!

“真是巧!那有机会你带上你妻子,我们一起吃饭认识!……我刚刚转来一中教书,还不熟,真希望能认识个熟人!……”刘艳热情的说。

两人就这么约定了,约定以后找机会吃饭认识。

后来两人分开,王申才转道回家。

王申回到自家的单元楼,上楼梯的时候,碰到楼下的邻居老张在楼道里抽烟,看见王申回来,老张热情的打招呼:“小王,刚才我看你家来客人了,是你老婆的姐吧!长的真像!……”

老张一边说着,自个大口的咽著口水。刚才他看见王申的老婆白洁带着个熟美的妇人上楼,可馋死他了,一个大少妇和一个小少妇,容貌极似,各是丰腴性感,真是迷人,这样的两个少妇若是一起双飞肏干,真是死都值了。

老张为什么和王申这个楼上的邻居很熟络,就是为了王申的妻子白洁,那个几乎迷倒了整栋单元楼男人的白洁,那个白老师,新婚的小少妇。

老张真想干一次白洁!所以老张才会经常的和王申套近乎,其实老张这是希望能通过王申多和白洁熟络一些,这样说不定自己也有机会干白洁一次。

老张以前见过好几次白洁带不同的男人回家,肯定是个不检点的人,他还在白洁家的门外偷听过白洁和别的男人做爱的浪叫声。白洁这么不正经,只是苦了王申,这小子估计都不知道自己老婆出轨吧!

老张这样想着,有时又觉得王申挺可怜,他都不敢告诉王申自己知道的实情。

但这并不影响老张想干白洁的欲心。

“我老婆的姐?我老婆没有姐姐!……估计是我岳母来了,只有她和白洁长的像!……”王申回复老张一声,急忙的冲上楼,岳母来了,那真是太好了,可以找岳母诉诉苦,让岳母间接的劝劝白洁,让白洁收敛些。

王申冲上楼后,老张又点燃一支烟抽著,整个人有些烦躁起来,感觉有股欲火在小腹里,自言自语的嘀咕:“王申这小子真是命好啊!有这么美的老婆不说,丈母娘还这么年轻熟美,都看不出年纪来,如果我是他,真想抱着这对儿娘两一起干!……爽死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