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洁回归 (8) 作者:金鳞庸人

.

【少妇白洁回归】

作者:金鳞庸人2021年5月1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8、老同学豪乳刘艳

白洁的心里有自己的底线,在能控制的时候,不会在和王申讲电话时和别人做爱。

白洁再一次躲开了高义的飞扑,拿开电话小声的道:“你先去洗洗,一会怎么玩都行!……现在不行!……”白洁的语调带着点调皮的味儿,她很少会这样说话。

高义心想可能白洁在电话里有要紧的事说,自己身上也确实有些汗,就进了洗澡间洗澡。他真后悔刚才没和白洁一起洗,都是为了要给美红打电话说儿子的事,耽误了。

一会,白洁讲完电话后,高义还在洗澡。

白洁走去舒适的大床边,在靠窗的那一侧,坐在床沿上,面对着落地玻璃的大窗,用吹风机吹头发。她没有穿任何衣服,全身肌肤雪白,真是一个人间的尤物儿,吹头发的动作很普通,是个女人都会。

但这样简单的动作在白洁做出来,也有着美丽的性感诱惑。

这间宾馆房豪华宽大,大床边就是落地窗的玻璃,算是连接着的阳台,用的是两层的窗帘,一层白纱,一层紫色带花纹的厚窗帘。

此时落地窗敞开着,只拉上了白纱帘,午后的阳光透过白纱照射进来,照在白洁雪白圆润的长腿上,正好照到大腿根的位置,一小簇稀薄的阴毛稍微漏出来,闪亮在光线里,很美。

白洁所坐的床沿边,摆放着她刚才脱下来的衣服。

黑色薄纱的开裆连裤丝袜,带着丝光,紫色的花边小内裤,绯红色的蕾丝胸罩,床边的地上是一双深紫色的高跟鞋,这些就是白洁今天打算穿着和高义做爱的衣服。

白洁是一个懂情趣的女人,知道该怎么才能最好的让自己享受性爱。

白洁吹头发到一半的时候,电话又响了,接开就听见母亲的声音,“白洁,你在哪里呢?我来城里看病,想去你家住几天,今天你没事吧!……能来接我下吗?……”

白洁的父亲在白洁三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家,白洁长大后隐约知道了原因,好像是因为自己可能不是父亲的女儿,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白洁一直没有问过也没有知道,而白洁的母亲一个人拉扯白洁到白洁上大学之后,白洁上了大学后,白洁的母亲嫁给了另外的一个男人,有了自己的家庭。

因为三岁父亲就离开,后来户口问题调整,白洁改了姓,白洁跟自己的母亲姓,母亲叫做白湘琴。

白湘琴和别的男人结婚后,平时很少联系白洁,她觉得自己没能从小给白洁一个完整的家,现在白洁长大结婚了,非到必要的时候,白湘琴不想去打搅白洁,白湘琴一直觉得从小对不起白洁。

今天白湘琴之所以打电话给白洁,是真的遇到难事了。

母亲很少会来找白洁,突然接到电话,白洁还是立即决定去接母亲。

和高义的约会只能作罢!

可怜的高义澡还没洗好,白洁就说有事要走,高义有些生气,要发火!

但白洁还是走了,说以后再补偿高义。

白洁走的急,穿黑色薄丝丝袜的时候不小心被脚趾甲咯到,撕坏了,她就索性没穿丝袜,露著光溜溜的两条雪白大腿,只穿着米白色包臀裙和紫色花边小内裤,急急忙忙出酒店打车去车站接母亲。

…………

王申去私教中心帮美红接儿子,然后带美红和高义的儿子高凯去外面饭馆吃饭,最后再把高凯送去高义的家里。

王申为什么要帮美红去接儿子,一是因为自己毕竟才在列车上肏过美红,美红的一点小要求不应该拒绝。二是王申想借这个机会去高义家一次,摸清楚高义家的门路,才方便以后对高义实施报复。

高义的儿子高凯如今在上高一,已经是个半大小子。

样貌上半截很像高义,下半截像美红,和美红一样拥有丰厚的唇。

小伙子还长的挺有几分帅气,只是年龄还小了点,脸上有些稚嫩。但从身高来说,高凯已经能达到王申的耳尖,王申有一米七几的个子,高凯现在已经快到一米七。

王申把高凯送到家,亲自送上楼。

高凯很客气的请王申坐一会,“王叔叔,今天真是麻烦你了!你坐一会,我给你倒水!……”

王申本来来高义家就是有目的,当然不急着走,等高凯倒了水来,就接过坐在客厅里,一边喝水,一边打量著高义家的客厅。

“王叔叔,我要去屋子复习功课,你自己看电视!……”高凯说罢,自己进了屋内,只留王申一个人在客厅,看上去就老实巴交的王申一看就是好人,高凯很放心。

高凯到自己屋里,关上门,却是并没有做功课,而是掏出手机给自己最近认识的一个好哥们发信息:“军哥,我和你说,今天真是太有意思了,我看见那个白洁的老公王申了,我妈让他来接我放学,他居然还傻傻的就来了,还请我吃饭!……”

高凯所说那个叫军哥的人,是最近新转学来一中的学生,名叫马军,马军一边上学,一边在混社会,和城里帝豪KTV的女老大白晓艳很熟。如今马军已是城里中学生中很有名的“军哥”,高凯自从认识马军后,就很喜欢和马军套近乎,把马军当做了铁哥们。

马军回复信息:“白洁,就是你之前说的,被你爸下药迷奸的那个小少妇?……”

“对啊!白洁还是我的语文老师呢?听说她和好多人睡过,我之前给你传过我爸拍的白洁的裸照,你都看过没,带劲吧!我每天都要拿着我爸拍的那些照片打飞机,真想肏一次白洁啊!……军哥,你啥时候帮帮我呗?……我们两一起找白洁玩!……”

“算了,白洁长的是漂亮,但是奶子小了点!……”马军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身边有奶子更大的美丽表姐豪乳刘艳,玩惯了大奶子的刘艳,他现在对奶子小的,有些不怎么来电了。

“别啊军哥,你倒是帮我一把啊!……”高凯一边回着信息,打开自己的书桌抽屉,想去拿从老爸高义那里偷来的白洁的裸照看,一翻没翻到,忽然有些惊恐起来。

“啊!我今天出门前拿着在卫生间里打飞机,肯定是忘记收回来了!……”高凯吓了一跳,急忙开门去寻,冲进卫生间里去找,果然,那几张白洁的裸照就放在马桶的水箱顶上,印在眼帘的第一张照片就是白洁昏眼咪咪的张著雪白的大腿坐在自家沙发上的场景。

白洁的大腿雪白圆润,穿着白色的丝袜,还是那种丝袜根部带类似花边的长筒丝袜,丝袜带着白亮的丝光,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

照片中白洁的白色长筒丝袜被退在了一只脚上挂着,白色的丝质内裤也挂在一只脚的膝弯里,白洁的阴埠有柔软的阴毛,粉红嫩嫩的阴唇,湿乎乎、软乎乎的。

这些照片是高义迷奸白洁的时候拍的,拍照片时高义已经肏干过白洁,还在白洁的阴穴里射了精,这张照片上白洁的阴埠微微张了一条软缝,缝里一个鲜红的小穴,正在向外冒着粘稠的白液,阴毛也显得有些湿漉漉的。

有些粘稠的白液还从阴埠流到了一边的屁股下,充满淫靡的诱惑。

高凯看着白洁的淫靡照片,小腹下一动,火热起来,鸡巴开始高挺。

他拉开自己的裤裆,掏出阴茎对着白洁的裸照,开始用手套弄阴茎,一边查看手机,看马军怎么回复。

马军回道:“好吧!你想办法把白洁叫出来,让我见见,我看能不能帮你搞定!”

“小凯,我要走了!……”外面客厅的王申知道高凯在卫生间里,他刚才见高凯急急从自己房间冲进了卫生间,王申说一声,自个出了高义的家。

“王叔叔慢走!……”

高凯在卫生间里回复一声,对着白洁的裸照套弄的阴茎一抖,一大股精液喷射在白洁的裸照上。这种白洁的老公就在外面,高凯却对着保洁的裸照打飞机的感觉,真是刺激无比,高凯获得了一次很爽的射精体验。

他真想,以后如果有机会,真想在王申的面前肏一次白洁。

高义现在是教育局你的大官,作为官二代,高凯从来就不是个省油的灯。

…………

王申出了高义的家,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刚才他趁著高凯进自己屋里关上门的时候,四处在高义家查看熟悉环境,去过卫生间,看到了马桶水箱盖上放着的白洁的裸体照片。王申当时一看,就感觉整个人都有些发晕起来,随后他仔细查看了那几张照片,隐约明白了一个事实。

白洁是在昏迷的情况下被拍的裸照,裸照的地方就在高义的家里。

那么这些裸照是谁拍的呢?

王申只是为人老实善良,但是并不傻,已隐隐猜到是高义趁白洁昏迷的时候拍的。

王申用数码相机拍下了那些照片,然后放回原位。

随后出了卫生间,又在客厅沙发坐了一会,一直等心里缓过来一些,才和突然冲进卫生间的高凯说话离开,。

走出高义家的门,从楼梯往下走着,王申心里越来越难受。

高义一家子都太坏了,没有一个好人!高义,我一定要把你送进监狱,我要让你们一家都毁了!……

王申在心里低吼著,突然胃部难受的绞痛。

是胃癌的病痛突然的袭来,难道自己的生命越来越短了吗?

王申缩在楼道的角落里,卷曲著身子,缩在地上,捂著疼痛的肚子,他低着目光看着向下的楼梯。

“我的身体越来越不行,可能已经支持不住多久了,我什么时候才能让白洁怀上孩子呢?……”王申心里想着,脸上承受着胃部绞痛带来的痛苦,脸变得有些刷白。

苦忍了好一会,疼痛才缓解了一些,王申想着要去医院看看,没有直接回家,从高义家离开后就去了县第一医院。

王申在医院里开了些药,就在医院接水吃了,胃部的难受慢慢消退。

离开医院的时候碰到了自己的高中同学刘艳,刘艳也是来医院看病的,具体是什么病不知道。对于这位当年的高中同学刘艳,王申很有好感,刘艳长著一对豪大的奶子,整个人珠圆玉润,温柔甜美,是一个很知书达理的人。

虽然气质上比不过白洁,身高矮了白洁半指,但刘艳真是很性感漂亮的人,和白洁相较而言,熟美风润各领风骚,真是难分彼此。

两位高中老同学从医院出来时碰到一起,就一起走了一段路。

互相问起近况,只听刘艳说她已经离婚了,和丈夫许志鹏才一年的婚姻就离婚了。

比起这一点,王申觉得自己算是庆幸的,虽然白洁出轨,但还和他保持着婚姻。

最后两人聊到工作上的事,刘艳说现在在一中教语文。

说原来是在三中教语文的,后来离婚后想换个环境,找关系转到了一中。

“你现在在一中教书吗?那和我老婆白洁是一个学校!……”王申有些开心的说,他真希望以后可以找机会介绍刘艳和白洁认识,或许可以请刘艳帮忙间接的劝说白洁不要再出轨!

“真是巧!那有机会你带上你妻子,我们一起吃饭认识!……我刚刚转来一中教书,还不熟,真希望能认识个熟人!……”刘艳热情的说。

两人就这么约定了,约定以后找机会吃饭认识。

后来两人分开,王申才转道回家。

王申回到自家的单元楼,上楼梯的时候,碰到楼下的邻居老张在楼道里抽烟,看见王申回来,老张热情的打招呼:“小王,刚才我看你家来客人了,是你老婆的姐吧!长的真像!……”

老张一边说着,自个大口的咽著口水。刚才他看见王申的老婆白洁带着个熟美的妇人上楼,可馋死他了,一个大少妇和一个小少妇,容貌极似,各是丰腴性感,真是迷人,这样的两个少妇若是一起双飞肏干,真是死都值了。

老张为什么和王申这个楼上的邻居很熟络,就是为了王申的妻子白洁,那个几乎迷倒了整栋单元楼男人的白洁,那个白老师,新婚的小少妇。

老张真想干一次白洁!所以老张才会经常的和王申套近乎,其实老张这是希望能通过王申多和白洁熟络一些,这样说不定自己也有机会干白洁一次。

老张以前见过好几次白洁带不同的男人回家,肯定是个不检点的人,他还在白洁家的门外偷听过白洁和别的男人做爱的浪叫声。白洁这么不正经,只是苦了王申,这小子估计都不知道自己老婆出轨吧!

老张这样想着,有时又觉得王申挺可怜,他都不敢告诉王申自己知道的实情。

但这并不影响老张想干白洁的欲心。

“我老婆的姐?我老婆没有姐姐!……估计是我岳母来了,只有她和白洁长的像!……”王申回复老张一声,急忙的冲上楼,岳母来了,那真是太好了,可以找岳母诉诉苦,让岳母间接的劝劝白洁,让白洁收敛些。

王申冲上楼后,老张又点燃一支烟抽著,整个人有些烦躁起来,感觉有股欲火在小腹里,自言自语的嘀咕:“王申这小子真是命好啊!有这么美的老婆不说,丈母娘还这么年轻熟美,都看不出年纪来,如果我是他,真想抱着这对儿娘两一起干!……爽死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