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村色 (01-07)作者: acheng9386

【那年的村色】

作者:acheng93862021年4月2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前言:剧情会有全家桶,也有NTR,主角会收获爱情也会遭到背叛,人心险恶,女角色会有教师,学生,村妇,寡妇,学生家长,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小姨一家,毕竟如此极品嘛,但是除了男主,还有形形色色的男人对这些羊羔们虎视眈眈,未来长路漫漫,随着剧情推动应该会有虐心的情节发生。前期比较慢热,因为剧情要慢慢展开。 第一章

“师傅?可不可以休息下,这都走了4个小时了,我实在是走不动了,还有多久才能到雨雾村?”刘雨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这已经是他爬过的第五座山了,虽然他是体育健将,但背着一大堆行李。这堆行李粗略一算也有4、50斤吧,这么一堆“贵重”的生活用品能背到现在足以证明刘雨的体能有多好了。

“再坚持爬两座就到了,看见没?就在那山的另一边。”镇里的导游师傅指著远方被浓雾包围的大山说道,那里看起来就像神秘而令人向往的秘境一般。

刘雨心中抱怨著这去雨雾村的路真是曲折又漫长啊,绕来绕去也就罢了,还爬了这么多的山,县里基础建设不到位,使这个村完完全全做到了与世隔绝,仿佛跟现实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刘雨哀叹著,这都怪自己不努力,想必运气也没站在自己这一边吧。

刘雨刚从XX师范大学毕业,并且顺利的考取了教师资格证,X县正好公开招考教师,刘雨本着趁年轻有为早日养家糊口的念头就报考上了。

本以为可以在县里的发达城镇上教教课,顺便找一个志同道合的姑娘一起“奋斗”著过一辈子,谁知道分配的时候,出了点差错,竟然被分配到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雨雾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木已成舟,想换也换不了,只能认栽了。

这个雨雾村刘雨还是比较熟悉的,毕竟他是在那里出生的,但是很小的时候就跟随父母出外打工了,对它的印象也只停留在山多水多人穷的地步。

但是出发前听导游师傅说过一个传闻,雨雾村是个是非之地。荒凉隔绝不说,还是个被诅咒的村子。当然刘雨对此还是嗤之以鼻的。

刘雨的小姨如今还住在这个村子,这个小姨跟自己的妈妈从小关系特别好,外婆去世的早,都是妈妈一手带大,后来因为交通和家庭的原因来往渐渐少了,但是每逢过年过节还是会通电话报一声平安的。刘雨已经十来年没见小姨了,只知道小姨有三个女儿。而这三个表姐妹里,也就表姐小时候见过。

“年轻人,你是去探亲还是探险啊?”本地的导游师傅问。

“乡村支教。”刘雨说了四个字。

“那你要多注意啊,这可不是普通的村子,年纪轻轻在那边长住指不定出啥事。”师傅叹了口气,使劲的摇头。

“怎么不普通了?不就在大山里吗?更何况那个村还是我故乡呢,哈哈”见导游神神秘秘的样子,刘雨好奇的笑道。

“啊!原来你老家在那边啊,怪不得……我们还是赶路吧,天黑了,这条路我可不敢走。”师傅欲言又止又故作镇定的说道,似乎雨雾村这两个字在他这里,比阎王还可怕。

刘雨只好咬咬牙作罢,喝了口随身携带的矿泉水,背起行李继续前进。这山路杂草丛生,估计平时村里也没什么人进出山来。

大致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渐渐有了雨雾村的影子。

从山顶浓雾中望下去,雨雾村位于山谷两侧,中间一条河流。因为常年被浓雾围绕雨水又多,所以名雨雾村,这让雨雾村更加带了份神秘的色彩。其实在刘雨来这之前,就查过些资料,但是什么都没有查到,在地图上竟然连地理位置都没有标,一路走来也见不着任何指路标识,这着实让人奇怪。

村子前山种满了桃树,正是春天,桃花漫山映红,像个红腮的姑娘,而后山是一片森林,树木茂盛,也令人想入非非。

“时间也不早了,我就送你到这吧,我还要赶回去,你顺着这山路一直往下就到了。”师傅擦了擦汗,看天色已晚,再不回去,就危险了,这附近可不知道有些什么。

刘雨结清了劳苦费,又道了声谢,就拖着疲惫的身躯往村子行去。

刚走两步,就听那师傅喊道:“小伙子,给你几个忠告。”

“师傅,你说。”刘雨倒也谦虚。

“第一,永远不要相信雨雾村的女人;第二,永远不要碰雨雾村的女人;第三,天黑了千万不要出门。”导游说完,就急忙跑了。

刘雨莫名其妙,这雨雾村的女人有什么诡异吗?搞得也太神秘兮兮了吧!师傅的话他也没太放在心上,就当这他太敏感了,便继续下山。

这路已经跟河流相连,这条河沿着山谷冲下,河水清澈见底,风景着实不错。又走了一半路,刘雨已经浑身是汗,见前方正有个水塘子,便下了河,准备洗把脸清凉清凉去去热气。

刘雨洗了把脸,顿时浑身舒畅清凉,疲惫感顿时去了大半。“舒服啊”刘雨不仅感慨!

这时刘雨听到前方水潭里传来哗哗的水声,隐约还能听到女人哼著歌的声音,于是抬头向水潭里望去,赫然发现前方水潭中正有一女子在沐浴。

此女子皮肤白皙,毫无瑕疵,半沉在水中,水正好淹没到那傲人的胸口,据刘雨久经沙场的眼光可以看出至少有34E,胸前那对坚挺的乳峰上还滴著几颗水珠,随着女人动作正在大幅度的抖动,看着很是惊艳。

这女子更是美到令人发指,细长的柳眉,高挺的琼鼻,两片性感的红唇令男人看了都有想一亲芳泽的冲动,刘雨简直看呆了。虽说他大学里,交往过的女人很多,但是跟眼前这个清丽脱俗的女人比起来,那些都是俗人,这才是仙女。

那女子刚准备站起来,抬头一看,竟然发现有人偷窥她,本能的大叫一声,急忙蹲回了水里,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煞是可爱。

“你谁啊。”女子拿出一块不知道从哪里摸来的小石头砸了过去,却不偏不倚,砸到了刘雨的脑门上,刘雨这才从猪哥样中醒悟过来。

刘雨一脸尴尬,急忙转身离开。可刚走了两步,后方便传来“啊”的叫声,刘雨摇了摇头没有理会。

“救命!”

这声救命刘雨可是听得清清楚楚,急忙转身望去,只见那女子拚命挣扎,像是要被淹死的样子。

刘雨二话不说,扔下行李,鞋子一脱就跳入了水潭里,而那女子已经渐渐沉入水下。

刘雨可是体育健将,游泳对他而言简直就是小儿科,急忙潜入水中,半分钟后才将那女子找到,捞了上来,托回了岸边。

看着怀中赤裸的女子已经昏迷不醒,刘雨没有多想,急忙进行抢救。手掌按在滑腻的胸脯上面,又看了看光滑如同白玉般的下体,哦豁,还是个白虎妞啊,刘雨险些把持不住自己,再三告诫自己此刻可是人命关天啊,很快刘雨就冷静了下来开始了心脏复苏。

咳~

几分钟之后,随着一声剧烈的咳嗽,一口水喷了出来,女子总算醒来,才松了口气。

等女子清醒过来时,发现刘雨又在看她,还是直盯盯看着自己赤裸的胸部,看他那口水都快滴下来的样子,女子顿时恼羞成怒,满脸通红。

啪的一巴掌往刘雨拍了过去。

“大色狼!”女子急忙站起,往自己的衣物奔去。

“这女人真美,怪不得那导游说雨雾村的女人不能碰,这何止不能碰,看都不能看啊,会犯罪啊。”刘雨望着女子慌乱奔走的身影,那妖娆的身段,蜜桃般丰满臀部上面却是盈盈一握的蜂腰,在奔走的同时臀部的扭动让刘雨感觉下身膨胀的快要炸开一般。

刘雨想了想叹了一口气,转身望了望那水潭子,想不到还没进村就来了这么一起艳遇,诶,不知是祸是福。倒也没再多想,背包而去,不知不觉已经进了村。村里已经炊烟袅袅升起,农村晚饭都做得比较早,因为天一黑,很多事就不方便了。

刘雨模糊记得小姨家的位置,这一路走来,刘雨惊奇的发现,这村里很少见到壮丁,倒是不少村妇一直盯着他看,刘雨感慨著自己幸好遗传了母亲的容貌,也算是传说中的高穷帅吧。这些村妇各个皮肤皙白,面若桃花,三两成群,议论纷纷,指指点点。这让刘雨又惊又喜,自己这是进了一个女儿国啊。

“你是城里来的?旅游还是找人?”这时,一名丰韵犹存的村妇上来主动搭讪。

刘雨望去,这村妇倒也年轻,也就比自己大个几岁,长得还算标志,皮肤也是洁白无瑕,一头乌黑的头发盖到肩膀,上身穿了条粉色蕾丝背心,下面裹着一条浅色的紧身牛仔裤,最让人喷鼻血的是牛仔裤把她丰厚的阴阜给整个显现了出来,看形状还是个极品啊。这穿着也太前卫了吧,比城里也不枉多让啊,这还是那个与世隔绝的山村吗?刘雨望着眼前的少妇,眼睛却顺着领口看去,一条幽邃的乳沟显目在眼,隐约间还能看到一抹嫣红,刘雨尴尬的忙用行李挡住了下身,诶,再这样下去兽性指不定啥时候就要爆发了。

村妇看着眼前这位呆呆的帅小伙,抿嘴一笑道:看啥哪,想看一会儿姐带你去家里,让你看个够。

刘雨这时才回过神,尴尬的绕了绕头,顺便问道:“嘿嘿,姐说啥呢,只是没想到咱们村还有你这样的大美女,一时有点闷圈,对了,姐,我找人,你知道史小云家在哪吗?”

那村妇笑眯眯的盯着刘雨的胸肌道:

“长得还真结实,你说小云啊,就是前山倒数第三座。”说着指著前山那房子,眼神却不停得在刘雨身上来回转,并且在他下身部位停留的时间最长。

刘雨说了声谢谢,便慌忙往前山而去,怕再不走自己真的当场要把那村妇就地正法了。此刻村妇还一直盯着刘雨看,口中默默得念著:“真健壮啊!”

“小心被你老公发现!哈哈”另一个端着衣服的村妇路过打趣道。

“我家那没用的男人,我才不怕他呢,我们村好久没来年轻人了。”那艳丽村妇略有回味得说着,眼睛却一直盯着刘雨的背影,那满脸的春色此刻都快溢出来了。

刘雨边走边打量这个山村和这里的村民,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但是又说不上来。

很快刘雨就到了小姨的房屋前转角,这刚一转身,迎面而来一人,两人撞个正著。刘雨刚要说对不起,抬头一看,惊呆了。

又是一位美女!!

第二章

这一抬头,两人四目相视,同时浑身一颤,有股强烈的电流仿佛瞬间贯穿了彼此,仿佛有火花在两人视线里炸裂,天啊,竟然是一见钟情。妹子纯情清澈的眼神彻底征服了刘雨,最令人心动却是她俏脸上的神情,那绯红的俏脸上,带着几分羞涩,几分挑逗,勾起男人强烈的占有欲,稚嫩的眼神和当初自己在初恋时如出一辙,可这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初恋之后,刘雨就再也没有经历过触电。而在妹子的眼里却是一位相貌俊朗,身材健硕的阳光大男孩,在这穷乡僻壤里竟然会遇见这样的年轻大男孩,还这么帅……

两人愣在那里足有几分钟之久,谁也不想先离开谁的眼神。人间最美的事,莫过于此吧。

妹子早已经脸色火辣辣,两腮通红,难道这就是触电的感觉吗?少女害羞得低下了头,不敢再抬头看刘雨一眼。

刘雨终于回过神来,这雨雾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怎么竟出美女?打量了下妹子,妹子十六岁左右芳龄,一张白净秀丽的瓜子脸,梳着俏皮的马尾辫,五官精致,皮肤细腻,身材匀称,胸部已经初具规模,随着呼吸微微颤颤的,想不到她这个年纪竟然也会深藏如此胸器。个子嘛,比自己矮个头,但至少也有165了吧,

妹子端著的衣服被刘雨撞得散落了一地,害羞过后,才想起来,立刻就蹲下去捡。

刘雨这时才回过了神,急忙说声对不起,也弯下腰帮她一起捡。妹子低着头,仍然不敢看刘雨一眼,俏脸通红,神色也很是紧张。

这时,屋前走出一位体态丰腴,曲线柔美的妇人,虽然已年过四十,但身材保持的却是极好。一身修身长裙把妇人的身材衬托的分毫毕现,32E的乳房丰满而坚挺著,腰部是典型的蜂腰,几乎可以用不堪一握来形容。臀部浑圆饱满,挺翘性感,充满了肉感,包裹在长裙下面,就像一个肥腻多汁的大肉桃,却不会给人臃肿的感觉。

妇人见散落的衣服,问道:“怎么回事?”她的声音好像是最醇美的酒倒入最精致的玉杯般明润柔和,让人听了格外的舒服与享受,同时也让会男人的变得遐想连篇。

刘雨抬头望去,见此妇人如此熟悉,这不就是自己的小姨吗?只见她微启朱唇似一点樱桃,吐的是美孜孜一团香气,转秋波如双鸾凤目,眼角里送的是娇滴滴万种风情,娇媚之意,却总能把男性迷得神魂颠倒。

刘雨此刻由下向上望去,那对峰峦更是壮阔的无非想像。

“小姨?”

这声小姨叫得两母女都愣在那里,小姨惊疑地打量了片刻,皱了皱眉头,突然反应过来:“你是小雨?”

小姨急忙走近,一把将刘雨揽在了怀里,刘雨感觉自己整个人的灵魂都飘飘然了,仿佛全身陷进了一片温暖的棉花被里。因为巨乳的压迫,让刘雨感觉甜蜜的同时呼吸都困难起来。

不曾多想的小姨感觉怀里大男孩不安分的蠕动,于是低头看看此刻的样子,顿时满脸羞红,慌忙推开了刘雨。

“小姨不是有意的,还不是这么多年你们都不回来看看我们……”说着小姨声音哽咽眼眶都开始泛红了。

刘雨看着近在咫尺的小姨梨花带雨,心中不免开始微微犯痛。

“小姨,我这不是来了吗?这次你们赶我,我都不走了!”

小姨听了破涕为笑。这时才开始打量起了身前的外甥。

“最后一次见你,还是个小胖子呢,现在长这么高这么帅了啊。”

“小姨也是越来越年轻漂亮了啊。”刘雨也夸到,这还真是实话。

“真会说话。”史小云呵呵笑着,转头看了下那个女孩,那女孩愣在那里,正偷偷得痴痴得看着刘雨:“发什么愣啊,云曦,快喊表哥啊!”

“表哥?”云曦一脸吃惊,没想到眼前这位帅气阳光的大男孩会是自己的表哥。

“表妹?”刘雨也是没想到,这小尤物竟然会是自己的表妹。这还是刘雨第一次见自己的表妹呢,虽然血缘相近,但是眼前的少女还是让他不免心动。

云曦抿嘴一笑,低着头,端著脏乱的衣服小跑着去了河边,听到表哥说不走了,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还傻站着呢,赶紧回屋,把汗味洗洗,很快就吃晚饭了。”小姨拉起刘雨的手就往里屋走,路上还不停唠叨往事,刘雨只好点头,那些事过去了这么多年,更何况那时他还穿着开裆裤,很多都不记得了。

小姨莲步轻移间,柳腰微摆,翘臀轻扭,鼻尖嗅着若有若无的女子香味,举手投足间风情毕现,无论形态动作均齐集天下至美的妙态,刘雨心中涌起难以言喻的曼妙感觉。小姨的身体可激起任何男人最原始的欲望,但又没有丝毫低下的淫亵意味,尤使人觉得美不胜收,目眩神迷。刘雨感觉到他的春天快来了。

望着身边不停寒暄的小姨,刘雨看痴了。只见小姨脸若丹霞,肩若刀削,腰若约束,丰姿绰约,妙若天成!一头披落的秀发如最高级的黑缎般柔软亮丽,瓜子脸儿轮廊分明,星眸朱唇配上粉藕雪白的肌肤,体态更是有如灵峰秀峦般引人暇思,当真配得上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最重要的是这些可是都是纯天然的,是城里的那些人工制作不能比拟的。

小姨家里是座大房子,山村最不缺的就是地基,所以房子都建得很大,小姨的屋子已经建了快二十个年头了,柱子都是木头,古老破旧,甚至还有一点霉味。刘雨入了这几十年的老屋,就感觉冷飕飕的,也没什么风,就是感觉莫名其妙的清凉,当真是处避暑良第。

房子每层共有好几个房间,一楼是厨房,桌椅,还有乱杂物的房间以及小姨和姨父住一个房间。

二楼三个房间,三个姐妹各一间。三楼还有个阁楼,阁楼很低,一扇窗户,目前堆放着一些杂物,窗户外面有个露天小天台,平时晒晒粮食衣服。

房子前面是个小院,种了两棵桃树,左侧是水源和厕所,因为厕所在房子外面,姐妹半夜起来很不方便,右侧是菜地,种满了蔬菜,后院有个小池塘,养了鱼。

“姨父他们都不在吗?”刘雨只看到了三表妹和小姨,不知其他人去了哪里就随口问问。

“姨父去山上干活了,也快回来了。你表姐闷在房间里,你洗了澡就看看她去,二表妹有事去了隔壁村,晚上可能不回来,三表妹你刚才见过了。”小姨边说着边拉着小雨往后门左侧而去。

“你就呆这洗澡吧!”小姨指了指左侧的空地,这里有自来水,还有洗衣服的水泥板。

“这,这是露天的啊?”刘雨有些为难。

“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农村里男人都是这么洗的。”小姨笑道。

这倒是实话,刘雨倒也没那么羞涩了。

刘雨洗好澡的时候,姨父已经从山里回来,想比小姨,这姨父就明显苍老了许多,也许是生活压力大吧,而三妹也端着衣服洗完回来了,看到刘雨换了衣服,阳光健康的模样,偷偷的看了一眼,脸就又红了,慌忙低头上楼去晒衣服。

“小雨,上楼把你表姐叫下来吃晚饭,这丫头越大越不中用了。”小姨端著烧好的菜从厨房里出来边走边说。

刘雨小时候和表姐一起玩过,表姐叫媛熙,比自己大一岁,小时候关系很好,经常一起去山上的溪水里游玩,可一眨眼已经十年过去了,想必表姐也已经亭亭玉立了吧。

刘雨上了二楼,敲了敲门,刚想开口,里面就传来了女子愤怒嘶吼的声音:“我不嫁我不嫁我不嫁那个傻狗子。”

刘雨听得一头雾水,什么嫁人什么傻狗子,于是又敲了敲门:“表姐,是我,我是刘雨。”

“刘雨?”里面重复了下名字,好久之后,才听腾腾的走路声,门被打开了。表姐的靓影引入眼帘。表姐上身穿了一件短袖的浅V领口式的白色针织衫,露出的两条玉臂肌肤光洁无暇,她饱满傲然的上身在略有紧致的衣服里曲线毕露,虽然是浅V式的领口,可她的胸部太饱满了,傲然耸立,将领口高高的撑起,胀鼓鼓的,丰硕巨大。而因为这样的对比,表姐的腰身显得非常纤细,犹如蜂腰,纤细动人,柔弱无骨,是最标准的水蛇腰。而在表姐的下面则是穿了一条花色的及膝包臀裙,她的臀部高翘浑圆,尤其是在包臀裙紧致的包裹中,那完美的曲线无比惊人,随着她走动,两瓣臀肉一左一右的在裙子里扭动,极具动感。她的玉足上穿了浅黑色的高跟凉鞋,怪不得刚才走路声音这么大呢。十年前的表姐还是个农村放牛娃呢。可如今不仅仅亭亭玉立,身材还跟模特似的,不知道让男人多么垂涎三尺。

三姐妹的性感和姿容都遗传了小姨,小姨年轻的时候可是方圆几里内最出名的美人了,可也不知怎的,就是嫁给了瘪三的姨夫。

所以这三姐妹,也成了村里的出名的美人儿姐妹,不知村里多少男人来追,就拿表姐来说,来做媒的媒婆都要把门槛给踩烂了。

“真是你啊,小雨!”见到刘雨,表姐原本绷着的脸乐开了花,一把扑了过来,抱住了刘雨的脖子,两人身高只了几公分,还真是标准的一对情侣相。

表姐紧紧抱住,可能是真的很久没见了,抱得很紧,鼓涨涨的肉团紧紧的贴在刘雨的胸膛上,似乎还能感觉到两点凸起,这让刘雨很是尴尬。媛熙的脸也红了,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大了一点。

媛熙确实好久没有见这个表弟了,小时候两人的关系极好,有年暑假出山去刘雨家住了两个月,那时两人玩得很开心,可一眨眼大家已经这么大了。

更何况,最近的日子缓熙过的真憋屈,没有人能理解她,只有她独自为自己的婚姻挣扎反抗。

“表姐刚才说嫁人,是怎么回事?”刘雨急忙转移话题,免的刚才的行为尴尬。

“别提了,我爸非要我嫁给隔壁村的傻狗子,我才不要呢,他从小脑子不好,现在成年智商还不如十岁儿童呢。”表姐撅著嘴巴满是一肚子火,狠狠得坐到了床上。

“现在婚姻自由,表姐要是不喜欢,没人会逼你的,我支持表姐。”刘雨终究受过高等教育,现在也不是旧社会了,哪还有婚姻父母包办的,刘雨当然是崇尚恋爱自由,更何况这样的表姐要是嫁给那傻子那就不成了一朵鲜花插牛粪上,还是一块馊乱的稀牛粪。

听表弟这么一说,媛熙更加有了勇气,对这表弟更是好感了,何况眼前的表弟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小胖墩,而是个大帅哥了。

“这话是你说的哦,你要帮表姐搞定这事,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要是办好了,表姐会给你奖励的。”说完表姐妩媚一笑,跟着表弟聊了两句话,心情就好了很多。

“奖励?那我要看看是什么奖励喽?”刘雨故意逗她。

“好了啦,到时表姐什么都给你!”媛熙只是顺着这话的意思,但是一说出口,就发现自己说错了,脸一下子就通红了,头低着不敢再看刘雨,只是低声说了一句:“我们下楼吃饭吧。”

见美如天仙的表姐羞答答的跑了,刘雨的心狂跳不止,也跟着下了楼。

姨夫摆着个脸已经在饭桌前了,像是全家人欠了他几百万似的,见到媛熙下来,开口就骂:

“你不嫁也得给老子嫁,那傻狗子有什么不好,他爹可是隔壁村的首富,嫁到他家,吃香的喝辣的,有什么不好?更何况他儿子傻成那样,今后他家还不是一样都是你的。”

“他是傻子啊~ 我又不喜欢他!要嫁你嫁,我不嫁!”熙媛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委屈,气愤都表现在脸上。

“你说什么?妈的,彩礼都收了,钱都已经拿去买鱼苗了,下个月傻狗子他爹就要来。”姨夫一拍桌上,唾沫横飞的骂道。

刘雨本想插嘴,可看到姨夫那副凶样,心中的话又活活给憋了回去,只好讪讪然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此刻的表姐狠狠瞪了刘雨一眼。

“不嫁我坚决不嫁,要嫁你自己嫁去。”缓熙顶了回去,站起身,饭也不吃,直接又上了楼。

“女大不中留,翅膀硬了是吧!”姨夫气得气都喘不过来,脸憋得通红,两边太阳穴的青筋突突直冒。

这顿饭吃的很安静,三妹一直低着头,话也不说,只管吃饭,也不知道长大后自己的命运是否很姐姐一样。小姨轻声的说了姨夫几句,又转头对着刘雨无奈的笑了笑,上楼去喊表姐,可表姐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怎么也不肯下来吃饭。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看来不假。

“都让外甥见笑了,他爹就是这暴脾气,因为这事最近没少发脾气。”小姨看了刘雨一眼,笑着说到。刘雨刚想开口说我们都是自家人没事。可谁知姨夫也转头过来问道:

“你以后住哪?学校有安排吗?”

“当然住我们家了啊,那破学校哪里能住人?再说了,自家外甥吃饭怎么办?瞧你这话说的。”小姨当场给反驳了回去。

“又多了张白吃的嘴!”姨夫见刘雨的到来没有丝毫的欢迎,反而是冷眼相看,也许家里来了一位壮小伙冥冥中感觉到了危机感吧,这让刘雨颇为尴尬,心想看来小姨家也非长留之地,一时半会又不能调走,看来想长久待下去,还得靠自己。学校只是给了基本工资,至于住处和吃饭,刘雨也不知道怎么办,这种穷村子,可什么都没有。

“你怎么说话呢,他是我姐姐的孩子!”小姨骂了姨夫一句,转头微笑得对刘雨说:“别往心里去,他就这样。”

“什么姐姐?他们走的时候有叫上我们吗?在外面享受的时候有想到我们吗?他就是个暂住客,是要收房租和饭钱的。”姨夫的话如一把尖刀插在了这层关系上。虽然姨夫如此直言直语,但是个中原因也只有刘雨知道,因为外面更加不好混啊,到如今他父母还是租著房子住。

“瞧你说的,难道姐姐他们过的好不好我心里不清楚吗?你以为外面的钱都等着你去捡啊”小姨听了脸上也起了愠色,泼辣的一面也显现了出来。

刘雨不知道为什么姨夫对自己这边的有这么大的怨恨,看来暂住在这里的日子也不舒服。

“以后不要老缠着表姐妹她们,毕竟你们都不是小孩了!”姨夫朝刘雨说了声,放下筷子,就出去了。

此刻小姨已经愤然起身走进了厨房。

刘雨脸色也相当难看,没有说话,看着碗里的米饭,突然没了胃口。

吃好饭,天就黑下来了。

农村的黑夜跟城市那是天壤之别。

城市天黑了,还会灯,灯火通明。而农村,黑了就是黑了,没有路灯,没有店铺。天黑的农村,完全就会被黑夜笼罩,也是漫长的黑夜。

所以在这个漫长的黑夜里,总需要找点事情来做。所以农村孩子都比较多,都是因为天黑了实在没事情干了,要不就干爱干的事?

“晚上你先暂时睡二妹的房间,明天让姨夫去砍棵树,弄张床。”这是小姨给他安排的卧室,二妹去了隔壁村,晚上估计不会回来,正好留给刘雨临时睡觉。

刘雨在这里又没人认识,外面又是漆黑一片,没地方能去,本想找表姐三妹唠唠嗑,联络下感情,但是听了姨夫的话根本没了那个心情,何况今天实在是走的太累了,抹黑走到床边,衣服一脱往床上一躺,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刘雨朦朦胧胧,整个房间又是漆黑一片,隐隐约约得听见楼下传来些声音,然后上楼声,想必是谁去上厕所了吧。于是又继续蒙头大睡,过了会儿,刘雨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进了房间,掀起自己的被子,爬进了床。

刘雨想竭力睁眼醒来,可怎么也醒不过来,就像鬼压床一样,只感觉那个气息慢慢靠近了自己,突然刘雨听到一声大叫:啊……

房间的灯被打开了,刘雨也被尖叫声惊醒,睁眼一看,惊呆了,床上还躺着一个陌生的半裸女人,眼前的女孩穿着一件低胸蕾丝睡衣,领口大敞,白嫩肥美的乳肉挤在一起,将衣服高高顶起,露出一道性感诱人的乳沟来,因为姿势的缘故,右侧乳房在搁在刘雨的胳膊上,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乳肉的绵软和弹性,而下身却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黑色蕾丝内裤,堪堪遮住了最隐秘的部位,只露出周边雪白的一片。刘雨看得心里一阵酥麻,而此刻那女孩正一副见了鬼一样,惊恐得看着刘雨。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床上?!”那女孩瞪着大眼,怒气冲冲道:“你还不说,我喊非礼了!”

“非礼?我哪有?”刘雨一脸无辜,明明是自己先睡这床上的,要喊非礼也是他喊啊。

“还说没有?瞧你那眼神。”那女孩泼辣的骂道,又似乎想到此刻的状态,慌忙拉过被子披盖在身上,刘雨发现自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世上怎么可能跟女人论理呢?女人是最不认理的人。

这时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只见同样一身睡裙的小姨走了进来,小姨的玉颈极为白皙,纤细优雅,一对锁骨更是美丽性感,胸前涨鼓饱满的豪乳将睡裙高高撑起,轮廓高耸,睡裙只能勉强的遮住小姨的膝盖处,随着小姨的走动一双美腿在灯光的照耀下就像象牙白玉,娇嫩玉肤,圆润修长。

“怎么回事?”小姨朦胧着眼睛,未睡醒的样子,也是被刚才的尖叫声吵醒,才上来查看,一眼就看见了二女儿:“你不是不回来吗?怎么摸黑爬山回来?这多危险啊。”

“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妈,他是谁啊?怎么睡我床呢?”女孩指著刘雨,手不忘提着被子,以防掉落。

“哦,他是你表哥,来咱们村教书的,你今早走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

“表哥?他不是跟我一样大吗,还表哥?”女孩一脸惊讶的看着刘雨。或许这个男人是哪里冒出来的假装自己的表哥。

“今晚你们就先挤一挤,就先这么睡吧,乖!”小姨说完就转身关了门,下了楼,回了自己的房去了,毕竟忙了一天也是相当累的。

“妈?妈?”女孩急忙喊,可老妈压根不理,这怎么办?真一起跟这个陌生男人睡?天,我穿成这样岂不是羊入狼口,我不要……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