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那年的村色 (01-07)作者: acheng9386

【那年的村色】

作者:acheng93862021年4月26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前言:劇情會有全家桶,也有NTR,主角會收穫愛情也會遭到背叛,人心險惡,女角色會有教師,學生,村婦,寡婦,學生家長,當然最主要的還是小姨一家,畢竟如此極品嘛,但是除了男主,還有形形色色的男人對這些羊羔們虎視眈眈,未來長路漫漫,隨著劇情推動應該會有虐心的情節發生。前期比較慢熱,因為劇情要慢慢展開。 第一章

「師傅?可不可以休息下,這都走了4個小時了,我實在是走不動了,還有多久才能到雨霧村?」劉雨已經累得上氣不接下氣,這已經是他爬過的第五座山了,雖然他是體育健將,但背著一大堆行李。這堆行李粗略一算也有4、50斤吧,這麼一堆「貴重」的生活用品能背到現在足以證明劉雨的體能有多好了。

「再堅持爬兩座就到了,看見沒?就在那山的另一邊。」鎮里的導遊師傅指著遠方被濃霧包圍的大山說道,那裡看起來就像神秘而令人嚮往的秘境一般。

劉雨心中抱怨著這去雨霧村的路真是曲折又漫長啊,繞來繞去也就罷了,還爬了這麼多的山,縣裡基礎建設不到位,使這個村完完全全做到了與世隔絕,仿佛跟現實成了兩個不同的世界。

劉雨哀嘆著,這都怪自己不努力,想必運氣也沒站在自己這一邊吧。

劉雨剛從XX師範大學畢業,並且順利的考取了教師資格證,X縣正好公開招考教師,劉雨本著趁年輕有為早日養家餬口的念頭就報考上了。

本以為可以在縣裡的發達城鎮上教教課,順便找一個志同道合的姑娘一起「奮鬥」著過一輩子,誰知道分配的時候,出了點差錯,竟然被分配到了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雨霧村,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木已成舟,想換也換不了,只能認栽了。

這個雨霧村劉雨還是比較熟悉的,畢竟他是在那裡出生的,但是很小的時候就跟隨父母出外打工了,對它的印象也只停留在山多水多人窮的地步。

但是出發前聽導遊師傅說過一個傳聞,雨霧村是個是非之地。荒涼隔絕不說,還是個被詛咒的村子。當然劉雨對此還是嗤之以鼻的。

劉雨的小姨如今還住在這個村子,這個小姨跟自己的媽媽從小關係特別好,外婆去世的早,都是媽媽一手帶大,後來因為交通和家庭的原因來往漸漸少了,但是每逢過年過節還是會通電話報一聲平安的。劉雨已經十來年沒見小姨了,只知道小姨有三個女兒。而這三個表姐妹里,也就表姐小時候見過。

「年輕人,你是去探親還是探險啊?」本地的導遊師傅問。

「鄉村支教。」劉雨說了四個字。

「那你要多注意啊,這可不是普通的村子,年紀輕輕在那邊長住指不定出啥事。」師傅嘆了口氣,使勁的搖頭。

「怎麼不普通了?不就在大山里嗎?更何況那個村還是我故鄉呢,哈哈」見導遊神神秘秘的樣子,劉雨好奇的笑道。

「啊!原來你老家在那邊啊,怪不得……我們還是趕路吧,天黑了,這條路我可不敢走。」師傅欲言又止又故作鎮定的說道,似乎雨霧村這兩個字在他這裡,比閻王還可怕。

劉雨只好咬咬牙作罷,喝了口隨身攜帶的礦泉水,背起行李繼續前進。這山路雜草叢生,估計平時村裡也沒什麼人進出山來。

大致又走了一個多小時才漸漸有了雨霧村的影子。

從山頂濃霧中望下去,雨霧村位於山谷兩側,中間一條河流。因為常年被濃霧圍繞雨水又多,所以名雨霧村,這讓雨霧村更加帶了份神秘的色彩。其實在劉雨來這之前,就查過些資料,但是什麼都沒有查到,在地圖上竟然連地理位置都沒有標,一路走來也見不著任何指路標識,這著實讓人奇怪。

村子前山種滿了桃樹,正是春天,桃花漫山映紅,像個紅腮的姑娘,而後山是一片森林,樹木茂盛,也令人想入非非。

「時間也不早了,我就送你到這吧,我還要趕回去,你順著這山路一直往下就到了。」師傅擦了擦汗,看天色已晚,再不回去,就危險了,這附近可不知道有些什麼。

劉雨結清了勞苦費,又道了聲謝,就拖著疲憊的身軀往村子行去。

剛走兩步,就聽那師傅喊道:「小伙子,給你幾個忠告。」

「師傅,你說。」劉雨倒也謙虛。

「第一,永遠不要相信雨霧村的女人;第二,永遠不要碰雨霧村的女人;第三,天黑了千萬不要出門。」導遊說完,就急忙跑了。

劉雨莫名其妙,這雨霧村的女人有什麼詭異嗎?搞得也太神秘兮兮了吧!師傅的話他也沒太放在心上,就當這他太敏感了,便繼續下山。

這路已經跟河流相連,這條河沿著山谷衝下,河水清澈見底,風景著實不錯。又走了一半路,劉雨已經渾身是汗,見前方正有個水塘子,便下了河,準備洗把臉清涼清涼去去熱氣。

劉雨洗了把臉,頓時渾身舒暢清涼,疲憊感頓時去了大半。「舒服啊」劉雨不僅感慨!

這時劉雨聽到前方水潭裡傳來嘩嘩的水聲,隱約還能聽到女人哼著歌的聲音,於是抬頭向水潭裡望去,赫然發現前方水潭中正有一女子在沐浴。

此女子皮膚白皙,毫無瑕疵,半沉在水中,水正好淹沒到那傲人的胸口,據劉雨久經沙場的眼光可以看出至少有34E,胸前那對堅挺的乳峰上還滴著幾顆水珠,隨著女人動作正在大幅度的抖動,看著很是驚艷。

這女子更是美到令人髮指,細長的柳眉,高挺的瓊鼻,兩片性感的紅唇令男人看了都有想一親芳澤的衝動,劉雨簡直看呆了。雖說他大學裡,交往過的女人很多,但是跟眼前這個清麗脫俗的女人比起來,那些都是俗人,這才是仙女。

那女子剛準備站起來,抬頭一看,竟然發現有人偷窺她,本能的大叫一聲,急忙蹲回了水裡,只露出一個小腦袋,煞是可愛。

「你誰啊。」女子拿出一塊不知道從哪裡摸來的小石頭砸了過去,卻不偏不倚,砸到了劉雨的腦門上,劉雨這才從豬哥樣中醒悟過來。

劉雨一臉尷尬,急忙轉身離開。可剛走了兩步,後方便傳來「啊」的叫聲,劉雨搖了搖頭沒有理會。

「救命!」

這聲救命劉雨可是聽得清清楚楚,急忙轉身望去,只見那女子拚命掙扎,像是要被淹死的樣子。

劉雨二話不說,扔下行李,鞋子一脫就跳入了水潭裡,而那女子已經漸漸沉入水下。

劉雨可是體育健將,游泳對他而言簡直就是小兒科,急忙潛入水中,半分鐘後才將那女子找到,撈了上來,托回了岸邊。

看著懷中赤裸的女子已經昏迷不醒,劉雨沒有多想,急忙進行搶救。手掌按在滑膩的胸脯上面,又看了看光滑如同白玉般的下體,哦豁,還是個白虎妞啊,劉雨險些把持不住自己,再三告誡自己此刻可是人命關天啊,很快劉雨就冷靜了下來開始了心臟復甦。

咳~

幾分鐘之後,隨著一聲劇烈的咳嗽,一口水噴了出來,女子總算醒來,才鬆了口氣。

等女子清醒過來時,發現劉雨又在看她,還是直盯盯看著自己赤裸的胸部,看他那口水都快滴下來的樣子,女子頓時惱羞成怒,滿臉通紅。

啪的一巴掌往劉雨拍了過去。

「大色狼!」女子急忙站起,往自己的衣物奔去。

「這女人真美,怪不得那導遊說雨霧村的女人不能碰,這何止不能碰,看都不能看啊,會犯罪啊。」劉雨望著女子慌亂奔走的身影,那妖嬈的身段,蜜桃般豐滿臀部上面卻是盈盈一握的蜂腰,在奔走的同時臀部的扭動讓劉雨感覺下身膨脹的快要炸開一般。

劉雨想了想嘆了一口氣,轉身望了望那水潭子,想不到還沒進村就來了這麼一起艷遇,誒,不知是禍是福。倒也沒再多想,背包而去,不知不覺已經進了村。村裡已經炊煙裊裊升起,農村晚飯都做得比較早,因為天一黑,很多事就不方便了。

劉雨模糊記得小姨家的位置,這一路走來,劉雨驚奇的發現,這村裡很少見到壯丁,倒是不少村婦一直盯著他看,劉雨感慨著自己幸好遺傳了母親的容貌,也算是傳說中的高窮帥吧。這些村婦各個皮膚皙白,面若桃花,三兩成群,議論紛紛,指指點點。這讓劉雨又驚又喜,自己這是進了一個女兒國啊。

「你是城裡來的?旅遊還是找人?」這時,一名丰韻猶存的村婦上來主動搭訕。

劉雨望去,這村婦倒也年輕,也就比自己大個幾歲,長得還算標誌,皮膚也是潔白無瑕,一頭烏黑的頭髮蓋到肩膀,上身穿了條粉色蕾絲背心,下面裹著一條淺色的緊身牛仔褲,最讓人噴鼻血的是牛仔褲把她豐厚的陰阜給整個顯現了出來,看形狀還是個極品啊。這穿著也太前衛了吧,比城裡也不枉多讓啊,這還是那個與世隔絕的山村嗎?劉雨望著眼前的少婦,眼睛卻順著領口看去,一條幽邃的乳溝顯目在眼,隱約間還能看到一抹嫣紅,劉雨尷尬的忙用行李擋住了下身,誒,再這樣下去獸性指不定啥時候就要爆發了。

村婦看著眼前這位呆呆的帥小伙,抿嘴一笑道:看啥哪,想看一會兒姐帶你去家裡,讓你看個夠。

劉雨這時才回過神,尷尬的繞了繞頭,順便問道:「嘿嘿,姐說啥呢,只是沒想到咱們村還有你這樣的大美女,一時有點悶圈,對了,姐,我找人,你知道史小雲家在哪嗎?」

那村婦笑眯眯的盯著劉雨的胸肌道:

「長得還真結實,你說小雲啊,就是前山倒數第三座。」說著指著前山那房子,眼神卻不停得在劉雨身上來迴轉,並且在他下身部位停留的時間最長。

劉雨說了聲謝謝,便慌忙往前山而去,怕再不走自己真的當場要把那村婦就地正法了。此刻村婦還一直盯著劉雨看,口中默默得念著:「真健壯啊!」

「小心被你老公發現!哈哈」另一個端著衣服的村婦路過打趣道。

「我家那沒用的男人,我才不怕他呢,我們村好久沒來年輕人了。」那艷麗村婦略有回味得說著,眼睛卻一直盯著劉雨的背影,那滿臉的春色此刻都快溢出來了。

劉雨邊走邊打量這個山村和這裡的村民,總感覺哪裡怪怪的,但是又說不上來。

很快劉雨就到了小姨的房屋前轉角,這剛一轉身,迎面而來一人,兩人撞個正著。劉雨剛要說對不起,抬頭一看,驚呆了。

又是一位美女!!

第二章

這一抬頭,兩人四目相視,同時渾身一顫,有股強烈的電流仿佛瞬間貫穿了彼此,仿佛有火花在兩人視線里炸裂,天啊,竟然是一見鍾情。妹子純情清澈的眼神徹底征服了劉雨,最令人心動卻是她俏臉上的神情,那緋紅的俏臉上,帶著幾分羞澀,幾分挑逗,勾起男人強烈的占有欲,稚嫩的眼神和當初自己在初戀時如出一轍,可這已經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初戀之後,劉雨就再也沒有經歷過觸電。而在妹子的眼裡卻是一位相貌俊朗,身材健碩的陽光大男孩,在這窮鄉僻壤里竟然會遇見這樣的年輕大男孩,還這麼帥……

兩人愣在那裡足有幾分鐘之久,誰也不想先離開誰的眼神。人間最美的事,莫過於此吧。

妹子早已經臉色火辣辣,兩腮通紅,難道這就是觸電的感覺嗎?少女害羞得低下了頭,不敢再抬頭看劉雨一眼。

劉雨終於回過神來,這雨霧村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怎麼竟出美女?打量了下妹子,妹子十六歲左右芳齡,一張白凈秀麗的瓜子臉,梳著俏皮的馬尾辮,五官精緻,皮膚細膩,身材勻稱,胸部已經初具規模,隨著呼吸微微顫顫的,想不到她這個年紀竟然也會深藏如此胸器。個子嘛,比自己矮個頭,但至少也有165了吧,

妹子端著的衣服被劉雨撞得散落了一地,害羞過後,才想起來,立刻就蹲下去撿。

劉雨這時才回過了神,急忙說聲對不起,也彎下腰幫她一起撿。妹子低著頭,仍然不敢看劉雨一眼,俏臉通紅,神色也很是緊張。

這時,屋前走出一位體態豐腴,曲線柔美的婦人,雖然已年過四十,但身材保持的卻是極好。一身修身長裙把婦人的身材襯托的分毫畢現,32E的乳房豐滿而堅挺著,腰部是典型的蜂腰,幾乎可以用不堪一握來形容。臀部渾圓飽滿,挺翹性感,充滿了肉感,包裹在長裙下面,就像一個肥膩多汁的大肉桃,卻不會給人臃腫的感覺。

婦人見散落的衣服,問道:「怎麼回事?」她的聲音好像是最醇美的酒倒入最精緻的玉杯般明潤柔和,讓人聽了格外的舒服與享受,同時也讓會男人的變得遐想連篇。

劉雨抬頭望去,見此婦人如此熟悉,這不就是自己的小姨嗎?只見她微啟朱唇似一點櫻桃,吐的是美孜孜一團香氣,轉秋波如雙鸞鳳目,眼角里送的是嬌滴滴萬種風情,嬌媚之意,卻總能把男性迷得神魂顛倒。

劉雨此刻由下向上望去,那對峰巒更是壯闊的無非想像。

「小姨?」

這聲小姨叫得兩母女都愣在那裡,小姨驚疑地打量了片刻,皺了皺眉頭,突然反應過來:「你是小雨?」

小姨急忙走近,一把將劉雨攬在了懷裡,劉雨感覺自己整個人的靈魂都飄飄然了,仿佛全身陷進了一片溫暖的棉花被裡。因為巨乳的壓迫,讓劉雨感覺甜蜜的同時呼吸都困難起來。

不曾多想的小姨感覺懷裡大男孩不安分的蠕動,於是低頭看看此刻的樣子,頓時滿臉羞紅,慌忙推開了劉雨。

「小姨不是有意的,還不是這麼多年你們都不回來看看我們……」說著小姨聲音哽咽眼眶都開始泛紅了。

劉雨看著近在咫尺的小姨梨花帶雨,心中不免開始微微犯痛。

「小姨,我這不是來了嗎?這次你們趕我,我都不走了!」

小姨聽了破涕為笑。這時才開始打量起了身前的外甥。

「最後一次見你,還是個小胖子呢,現在長這麼高這麼帥了啊。」

「小姨也是越來越年輕漂亮了啊。」劉雨也夸到,這還真是實話。

「真會說話。」史小雲呵呵笑著,轉頭看了下那個女孩,那女孩愣在那裡,正偷偷得痴痴得看著劉雨:「發什麼愣啊,雲曦,快喊表哥啊!」

「表哥?」雲曦一臉吃驚,沒想到眼前這位帥氣陽光的大男孩會是自己的表哥。

「表妹?」劉雨也是沒想到,這小尤物竟然會是自己的表妹。這還是劉雨第一次見自己的表妹呢,雖然血緣相近,但是眼前的少女還是讓他不免心動。

雲曦抿嘴一笑,低著頭,端著髒亂的衣服小跑著去了河邊,聽到表哥說不走了,心裡早已樂開了花。

「還傻站著呢,趕緊回屋,把汗味洗洗,很快就吃晚飯了。」小姨拉起劉雨的手就往裡屋走,路上還不停嘮叨往事,劉雨只好點頭,那些事過去了這麼多年,更何況那時他還穿著開襠褲,很多都不記得了。

小姨蓮步輕移間,柳腰微擺,翹臀輕扭,鼻尖嗅著若有若無的女子香味,舉手投足間風情畢現,無論形態動作均齊集天下至美的妙態,劉雨心中湧起難以言喻的曼妙感覺。小姨的身體可激起任何男人最原始的慾望,但又沒有絲毫低下的淫褻意味,尤使人覺得美不勝收,目眩神迷。劉雨感覺到他的春天快來了。

望著身邊不停寒暄的小姨,劉雨看痴了。只見小姨臉若丹霞,肩若刀削,腰若約束,丰姿綽約,妙若天成!一頭披落的秀髮如最高級的黑緞般柔軟亮麗,瓜子臉兒輪廊分明,星眸朱唇配上粉藕雪白的肌膚,體態更是有如靈峰秀巒般引人暇思,當真配得上增一分則肥,減一分則瘦。最重要的是這些可是都是純天然的,是城裡的那些人工製作不能比擬的。

小姨家裡是座大房子,山村最不缺的就是地基,所以房子都建得很大,小姨的屋子已經建了快二十個年頭了,柱子都是木頭,古老破舊,甚至還有一點霉味。劉雨入了這幾十年的老屋,就感覺冷颼颼的,也沒什麼風,就是感覺莫名其妙的清涼,當真是處避暑良第。

房子每層共有好幾個房間,一樓是廚房,桌椅,還有亂雜物的房間以及小姨和姨父住一個房間。

二樓三個房間,三個姐妹各一間。三樓還有個閣樓,閣樓很低,一扇窗戶,目前堆放著一些雜物,窗戶外面有個露天小天台,平時曬曬糧食衣服。

房子前面是個小院,種了兩棵桃樹,左側是水源和廁所,因為廁所在房子外面,姐妹半夜起來很不方便,右側是菜地,種滿了蔬菜,後院有個小池塘,養了魚。

「姨父他們都不在嗎?」劉雨只看到了三表妹和小姨,不知其他人去了哪裡就隨口問問。

「姨父去山上幹活了,也快回來了。你表姐悶在房間裡,你洗了澡就看看她去,二表妹有事去了隔壁村,晚上可能不回來,三表妹你剛才見過了。」小姨邊說著邊拉著小雨往後門左側而去。

「你就呆這洗澡吧!」小姨指了指左側的空地,這裡有自來水,還有洗衣服的水泥板。

「這,這是露天的啊?」劉雨有些為難。

「一個大男人怕什麼?農村裡男人都是這麼洗的。」小姨笑道。

這倒是實話,劉雨倒也沒那麼羞澀了。

劉雨洗好澡的時候,姨父已經從山裡回來,想比小姨,這姨父就明顯蒼老了許多,也許是生活壓力大吧,而三妹也端著衣服洗完回來了,看到劉雨換了衣服,陽光健康的模樣,偷偷的看了一眼,臉就又紅了,慌忙低頭上樓去曬衣服。

「小雨,上樓把你表姐叫下來吃晚飯,這丫頭越大越不中用了。」小姨端著燒好的菜從廚房裡出來邊走邊說。

劉雨小時候和表姐一起玩過,表姐叫媛熙,比自己大一歲,小時候關係很好,經常一起去山上的溪水裡遊玩,可一眨眼已經十年過去了,想必表姐也已經亭亭玉立了吧。

劉雨上了二樓,敲了敲門,剛想開口,裡面就傳來了女子憤怒嘶吼的聲音:「我不嫁我不嫁我不嫁那個傻狗子。」

劉雨聽得一頭霧水,什麼嫁人什麼傻狗子,於是又敲了敲門:「表姐,是我,我是劉雨。」

「劉雨?」裡面重複了下名字,好久之後,才聽騰騰的走路聲,門被打開了。表姐的靚影引入眼帘。表姐上身穿了一件短袖的淺V領口式的白色針織衫,露出的兩條玉臂肌膚光潔無暇,她飽滿傲然的上身在略有緊緻的衣服里曲線畢露,雖然是淺V式的領口,可她的胸部太飽滿了,傲然聳立,將領口高高的撐起,脹鼓鼓的,豐碩巨大。而因為這樣的對比,表姐的腰身顯得非常纖細,猶如蜂腰,纖細動人,柔弱無骨,是最標準的水蛇腰。而在表姐的下面則是穿了一條花色的及膝包臀裙,她的臀部高翹渾圓,尤其是在包臀裙緊緻的包裹中,那完美的曲線無比驚人,隨著她走動,兩瓣臀肉一左一右的在裙子裡扭動,極具動感。她的玉足上穿了淺黑色的高跟涼鞋,怪不得剛才走路聲音這麼大呢。十年前的表姐還是個農村放牛娃呢。可如今不僅僅亭亭玉立,身材還跟模特似的,不知道讓男人多麼垂涎三尺。

三姐妹的性感和姿容都遺傳了小姨,小姨年輕的時候可是方圓幾里內最出名的美人了,可也不知怎的,就是嫁給了癟三的姨夫。

所以這三姐妹,也成了村裡的出名的美人兒姐妹,不知村裡多少男人來追,就拿表姐來說,來做媒的媒婆都要把門檻給踩爛了。

「真是你啊,小雨!」見到劉雨,表姐原本繃著的臉樂開了花,一把撲了過來,抱住了劉雨的脖子,兩人身高只了幾公分,還真是標準的一對情侶相。

表姐緊緊抱住,可能是真的很久沒見了,抱得很緊,鼓漲漲的肉團緊緊的貼在劉雨的胸膛上,似乎還能感覺到兩點凸起,這讓劉雨很是尷尬。媛熙的臉也紅了,意識到自己的動作大了一點。

媛熙確實好久沒有見這個表弟了,小時候兩人的關係極好,有年暑假出山去劉雨家住了兩個月,那時兩人玩得很開心,可一眨眼大家已經這麼大了。

更何況,最近的日子緩熙過的真憋屈,沒有人能理解她,只有她獨自為自己的婚姻掙扎反抗。

「表姐剛才說嫁人,是怎麼回事?」劉雨急忙轉移話題,免的剛才的行為尷尬。

「別提了,我爸非要我嫁給隔壁村的傻狗子,我才不要呢,他從小腦子不好,現在成年智商還不如十歲兒童呢。」表姐撅著嘴巴滿是一肚子火,狠狠得坐到了床上。

「現在婚姻自由,表姐要是不喜歡,沒人會逼你的,我支持表姐。」劉雨終究受過高等教育,現在也不是舊社會了,哪還有婚姻父母包辦的,劉雨當然是崇尚戀愛自由,更何況這樣的表姐要是嫁給那傻子那就不成了一朵鮮花插牛糞上,還是一塊餿亂的稀牛糞。

聽表弟這麼一說,媛熙更加有了勇氣,對這表弟更是好感了,何況眼前的表弟早已經不是當年的小胖墩,而是個大帥哥了。

「這話是你說的哦,你要幫表姐搞定這事,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要是辦好了,表姐會給你獎勵的。」說完表姐嫵媚一笑,跟著表弟聊了兩句話,心情就好了很多。

「獎勵?那我要看看是什麼獎勵嘍?」劉雨故意逗她。

「好了啦,到時表姐什麼都給你!」媛熙只是順著這話的意思,但是一說出口,就發現自己說錯了,臉一下子就通紅了,頭低著不敢再看劉雨,只是低聲說了一句:「我們下樓吃飯吧。」

見美如天仙的表姐羞答答的跑了,劉雨的心狂跳不止,也跟著下了樓。

姨夫擺著個臉已經在飯桌前了,像是全家人欠了他幾百萬似的,見到媛熙下來,開口就罵:

「你不嫁也得給老子嫁,那傻狗子有什麼不好,他爹可是隔壁村的首富,嫁到他家,吃香的喝辣的,有什麼不好?更何況他兒子傻成那樣,今後他家還不是一樣都是你的。」

「他是傻子啊~ 我又不喜歡他!要嫁你嫁,我不嫁!」熙媛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委屈,氣憤都表現在臉上。

「你說什麼?媽的,彩禮都收了,錢都已經拿去買魚苗了,下個月傻狗子他爹就要來。」姨夫一拍桌上,唾沫橫飛的罵道。

劉雨本想插嘴,可看到姨夫那副凶樣,心中的話又活活給憋了回去,只好訕訕然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此刻的表姐狠狠瞪了劉雨一眼。

「不嫁我堅決不嫁,要嫁你自己嫁去。」緩熙頂了回去,站起身,飯也不吃,直接又上了樓。

「女大不中留,翅膀硬了是吧!」姨夫氣得氣都喘不過來,臉憋得通紅,兩邊太陽穴的青筋突突直冒。

這頓飯吃的很安靜,三妹一直低著頭,話也不說,只管吃飯,也不知道長大後自己的命運是否很姐姐一樣。小姨輕聲的說了姨夫幾句,又轉頭對著劉雨無奈的笑了笑,上樓去喊表姐,可表姐一個人關在房間裡,怎麼也不肯下來吃飯。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看來不假。

「都讓外甥見笑了,他爹就是這暴脾氣,因為這事最近沒少發脾氣。」小姨看了劉雨一眼,笑著說到。劉雨剛想開口說我們都是自家人沒事。可誰知姨夫也轉頭過來問道:

「你以後住哪?學校有安排嗎?」

「當然住我們家了啊,那破學校哪裡能住人?再說了,自家外甥吃飯怎麼辦?瞧你這話說的。」小姨當場給反駁了回去。

「又多了張白吃的嘴!」姨夫見劉雨的到來沒有絲毫的歡迎,反而是冷眼相看,也許家裡來了一位壯小伙冥冥中感覺到了危機感吧,這讓劉雨頗為尷尬,心想看來小姨家也非長留之地,一時半會又不能調走,看來想長久待下去,還得靠自己。學校只是給了基本工資,至於住處和吃飯,劉雨也不知道怎麼辦,這種窮村子,可什麼都沒有。

「你怎麼說話呢,他是我姐姐的孩子!」小姨罵了姨夫一句,轉頭微笑得對劉雨說:「別往心裡去,他就這樣。」

「什麼姐姐?他們走的時候有叫上我們嗎?在外面享受的時候有想到我們嗎?他就是個暫住客,是要收房租和飯錢的。」姨夫的話如一把尖刀插在了這層關係上。雖然姨夫如此直言直語,但是箇中原因也只有劉雨知道,因為外面更加不好混啊,到如今他父母還是租著房子住。

「瞧你說的,難道姐姐他們過的好不好我心裡不清楚嗎?你以為外面的錢都等著你去撿啊」小姨聽了臉上也起了慍色,潑辣的一面也顯現了出來。

劉雨不知道為什麼姨夫對自己這邊的有這麼大的怨恨,看來暫住在這裡的日子也不舒服。

「以後不要老纏著表姐妹她們,畢竟你們都不是小孩了!」姨夫朝劉雨說了聲,放下筷子,就出去了。

此刻小姨已經憤然起身走進了廚房。

劉雨臉色也相當難看,沒有說話,看著碗里的米飯,突然沒了胃口。

吃好飯,天就黑下來了。

農村的黑夜跟城市那是天壤之別。

城市天黑了,還會燈,燈火通明。而農村,黑了就是黑了,沒有路燈,沒有店鋪。天黑的農村,完全就會被黑夜籠罩,也是漫長的黑夜。

所以在這個漫長的黑夜裡,總需要找點事情來做。所以農村孩子都比較多,都是因為天黑了實在沒事情乾了,要不就干愛乾的事?

「晚上你先暫時睡二妹的房間,明天讓姨夫去砍棵樹,弄張床。」這是小姨給他安排的臥室,二妹去了隔壁村,晚上估計不會回來,正好留給劉雨臨時睡覺。

劉雨在這裡又沒人認識,外面又是漆黑一片,沒地方能去,本想找表姐三妹嘮嘮嗑,聯絡下感情,但是聽了姨夫的話根本沒了那個心情,何況今天實在是走的太累了,抹黑走到床邊,衣服一脫往床上一躺,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劉雨朦朦朧朧,整個房間又是漆黑一片,隱隱約約得聽見樓下傳來些聲音,然後上樓聲,想必是誰去上廁所了吧。於是又繼續蒙頭大睡,過了會兒,劉雨迷迷糊糊中感覺有人進了房間,掀起自己的被子,爬進了床。

劉雨想竭力睜眼醒來,可怎麼也醒不過來,就像鬼壓床一樣,只感覺那個氣息慢慢靠近了自己,突然劉雨聽到一聲大叫:啊……

房間的燈被打開了,劉雨也被尖叫聲驚醒,睜眼一看,驚呆了,床上還躺著一個陌生的半裸女人,眼前的女孩穿著一件低胸蕾絲睡衣,領口大敞,白嫩肥美的乳肉擠在一起,將衣服高高頂起,露出一道性感誘人的乳溝來,因為姿勢的緣故,右側乳房在擱在劉雨的胳膊上,隔著衣服都能感覺到乳肉的綿軟和彈性,而下身卻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黑色蕾絲內褲,堪堪遮住了最隱秘的部位,只露出周邊雪白的一片。劉雨看得心裡一陣酥麻,而此刻那女孩正一副見了鬼一樣,驚恐得看著劉雨。

「你是誰?你怎麼會在我床上?!」那女孩瞪著大眼,怒氣沖沖道:「你還不說,我喊非禮了!」

「非禮?我哪有?」劉雨一臉無辜,明明是自己先睡這床上的,要喊非禮也是他喊啊。

「還說沒有?瞧你那眼神。」那女孩潑辣的罵道,又似乎想到此刻的狀態,慌忙拉過被子披蓋在身上,劉雨發現自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這世上怎麼可能跟女人論理呢?女人是最不認理的人。

這時房門吱呀一聲打開了。只見同樣一身睡裙的小姨走了進來,小姨的玉頸極為白皙,纖細優雅,一對鎖骨更是美麗性感,胸前漲鼓飽滿的豪乳將睡裙高高撐起,輪廓高聳,睡裙只能勉強的遮住小姨的膝蓋處,隨著小姨的走動一雙美腿在燈光的照耀下就像象牙白玉,嬌嫩玉膚,圓潤修長。

「怎麼回事?」小姨朦朧著眼睛,未睡醒的樣子,也是被剛才的尖叫聲吵醒,才上來查看,一眼就看見了二女兒:「你不是不回來嗎?怎麼摸黑爬山回來?這多危險啊。」

「我這不是平安回來了嗎,媽,他是誰啊?怎麼睡我床呢?」女孩指著劉雨,手不忘提著被子,以防掉落。

「哦,他是你表哥,來咱們村教書的,你今早走之前不是跟你說過嗎?」

「表哥?他不是跟我一樣大嗎,還表哥?」女孩一臉驚訝的看著劉雨。或許這個男人是哪裡冒出來的假裝自己的表哥。

「今晚你們就先擠一擠,就先這麼睡吧,乖!」小姨說完就轉身關了門,下了樓,回了自己的房去了,畢竟忙了一天也是相當累的。

「媽?媽?」女孩急忙喊,可老媽壓根不理,這怎麼辦?真一起跟這個陌生男人睡?天,我穿成這樣豈不是羊入狼口,我不要……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