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村色 (4) 作者: acheng9386

.

【那年的村色】

作者:acheng93862021年4月2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四章

刘雨闭着眼不知等了多久,只听碰的一声关门声传来,睁眼看去二表妹已经换好衣服出门了,并且连招呼都懒得跟他打,显然对他这位“陌生”的表哥存有芥蒂。

刘雨尴尬的笑了笑,随后低头从床脚边找出昨晚换下的衣服,借着白天窗外的光亮,才发现短袖上脏乱一片,好几处泛白浓稠汁液形成的结块点缀在上面,这些应该是昨晚小姨的杰作吧。刘雨鬼使神差的抬手放到鼻子下闻了闻,那股熟悉的味道顷刻间充斥进了鼻腔里,是如此的甜蜜,又是如此的回味。随着脑海里的昨晚回忆的涌现,刘雨整个人又开始燥热起来,下身的阴茎也紧跟着蠢蠢欲动。就在这时刘雨抬手猛的拍了下脑袋,硬生生的把那些淫意盎然的回忆从脑海里驱散开来,因为此刻的确不是时候,其他两姐妹包括小姨随时都有可能开门进来,如果见到自己这副猥琐样,不知会做何感想,想必一身英名从此日暮西山了。

很快刘雨也换好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捡起脏衣服塞到了二表妹床下。

刘雨打开门走出了房间,环顾了下四周,发现表妹表姐的房门都紧闭着,想必她们早已经下楼去了,随后刘雨加快了脚步向楼下走去。

随着下楼的脚步声,刘雨心里开始忐忑起来:“小姨会不会察觉到什么?如果她一切都清楚,我又该如何面对她!”

刘雨不安的绕了绕头,“诶,既然如此,那就既来之则安之!毕竟我也没犯下大错!如果她要打骂就随她吧!!”

刚到楼下,就听见小姨清脆的声音对他喊道:“小雨,赶紧去洗刷喝稀饭。”

只见小姨正从厨房端著碗筷出来,边走边笑道:“等下跟着云曦一起走,你们正好同个学校,也不知道你教哪个班,要是云曦是你学生那就好了。”刘雨见小姨表现的如此正常,整个揪起的心算是彻底的放下了,看来小姨对昨晚的事真的是一无所知!看着小姨一脸被满足后的娇媚,刘雨眼睛都快直了。

“谁教都一样,学习那么差,反正老子也不指望她能考上什么狗屁高中,老子都想好了,中考后直接来田里干活。”紧随小姨身后的姨父还是如同昨晚一样火药味十足,整一个深闺怨夫,当初这么漂亮性感的小姨怎么就嫁了个这样的人呢,刘雨怎么也想不通。

“不要!我要上高中。”云曦撅著嘴巴生气道,她可不想像隔壁班张玲玲那样,好一个花季年龄天天往田里跑,搞得自己整天脏兮兮臭烘烘的。

刘雨并没有插话进去,对着小姨笑了笑转身向侧院洗衣板处走去,现在他只想赶紧洗刷,然后吃好早饭和云曦逃离这个火药罐姨夫!

走到侧院,望着熟悉的场地,刘雨不仅又是一阵感慨。

吃完饭,三表妹云曦就带着表哥一起去了学校。

这路上,云曦心里不知道多开心,仅仅只是和表哥说了两句话,偷偷撇了两眼,那娇嫩的脸蛋就红得跟猴屁股似的。

“是不是以后都跟表哥一起上学放学啊?”云曦低着头,小声得问刘雨。

刘雨笑了笑,疼爱的看着眼前稚嫩又害羞的三表妹,突然问道:“你有男朋友吗?”

“表哥,你胡说什么啊,不理你了!”云曦害羞的跑开了,刘雨仿佛能看到表妹头上腾腾冒出的热气。

山村的学校位于山谷半腰,要穿过大半个村子,踩着凹凸不平的泥石路向上爬好久才能到。

这所学校实在是破旧的可以,就一个教学楼,还只有两层,教学楼后面不远处还有排矮平房,看起来似乎住了些人,估计是学校的教师宿舍和食堂吧,然后就是教学楼前面的操场,与其说是操场不如说是黄泥地,黄泥地边上竖着一根旗杆,每逢星期一都会简单的举行一次升旗仪式,爱国教育这块哪怕再偏远也不能落下。

学校包含小学部和初中部,但是全校加起来也只有二百来人,平均每个班才二十人左右。于是就两个班混合在一起,初三独立一个班,总共才五、六个班级,老师上课都是前半堂讲这个年级,后半堂讲另个年级。学生除了本村的,还有隔壁几个村的,那些孩子可都是翻山越岭爬山涉水来上学的,可谓是求学路途艰难万分。

山村老师那就更少了,还不到十个,城里人压根不会来支教,之前有实习老师过来代课,可实习期一过马上头也不回的跑了。所以刘雨是个特例,甚至学校在教学楼上特意挂出了欢迎的字样来迎接这位年轻的教师。

云曦回了自己的班级,刘雨去了老师们的办公室,全校六个老师全部在这里办公。刘雨敲了敲门,屋内一声悦耳动听的声音传出,“请进”。刘雨整理了一下走了进去。

“你找谁?”前方一个带着老花镜的老人转头看见这么个帅气阳光的年轻人,便问道。刘雨飞快扫了一眼这间不大的办公室,除了这个糟老头外,还坐着三名女老师,这三名女老师长得各有特色。

一个坐在老头对面的年轻女子,瓜子脸,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脸上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晕,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女孩一头短发干净清爽,这绝色女子表情却很冷漠,在这闷热的季节里如同一盆冰水浇灌在刘雨心里。

另一个坐在冷艳女子旁边的座位上,却是个美艳成熟的女子,看模样不过二十五六岁年纪,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性感丰厚的红唇,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她微微对着刘雨一笑,露岀一口洁白的贝齿,眼角媚态横生,艳丽无匹,让刘雨前一刻冰凉的心又开始火热起来,这是一个对男性杀伤力极强的熟女。

最后一个女子双手抱胸大咧咧的站在桌子旁,好个灵秀剔透的女子!巴掌大的小脸上是细致动人的五官,弯长的柳眉、圆圆的大眼、高挺的俏鼻、樱桃般的小嘴,每一处都嵌含着独特的韵味。尤其是那双幽邃的晶灿明眸,在长长密密的睫毛扇眨下,显得格外水灵潋滟,如秋日潭水般温柔莹澈,整个人给人一种古灵精怪的感觉。

刘雨进门,这三个女教师几乎同时看来,短发教师看了一眼就又低下头去,而那成熟妩媚的女人却直勾勾的看着刘雨,而最后一位却是好奇的盯着他看。

刘雨微微一笑,走了上去:“您是校长吧,我是刘雨,是新来报到的教师。”然后礼貌的伸出了右手。

“哎呀,你就是刘雨啊,可把你给盼来了,我们刚才还在讨论你什么时候来呢。”老头子一下子高兴的站了起来。激动的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了刘雨的右手。

“校长,是讨论会不会来吧。”那古灵精怪的女教师撇了撇嘴,还特意跑到刘雨面前上下扫视了一眼,然后清脆的笑道:“哈哈,果然是个大帅哥,杨蜜儿同学,我赢了,快点把苹果拿来。”

那充满成熟女人味的教师杨蜜儿摇了摇头,很是无奈,拿出个又大又红的苹果扔了过去:“塞住你的嘴巴!”她话声轻柔悦耳,神态娇媚,加之明眸皓齿,肤色白腻,着实让刘雨看呆了起来。

可谁知,那女教师接过苹果,却转身递给了刘雨:“给你的,不过,你首先要先告诉我们,有没有女朋友?”

刘雨没想到在这样的山村还能遇到绝色美女同事,还一下来了好几个,心情自然是极好,连忙回答道:“谢谢你的苹果,不过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

见那女孩当场碰了壁,站在刘雨面前瞪大著双眼,无法相信的看着,顿时引得他人哈哈大笑起来,整个屋子充满了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

接着,刘雨拿出了学位证,教师资格证和县里发的从业证明递给了校长,校长仔细的翻看一遍,脸上乐开了花:“哈哈,我们学校终于来了个高材生,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数学系,你们过来看看,这可是我们学校创办以来最高的学历啊!实在是太好了”校长激动的眼眶都开始泛红起来……

“校长您过奖了!我也只是名刚毕业的毛头小子,啥都不懂,今后还望你们多指导。”刘雨基本的礼貌还是会的。

听到这句话,那短发冰山女子也看完了那些证件,抬起头,看了一眼刘雨,而此刻正好刘雨也瞄了过去,两人四目一对,双方均是微微一笑。

“来,给你介绍下,这是我们校的美女教师杨蜜儿。”校长介绍道。

刘雨这才仔细的打量起来眼前这位女老师,还真是位绝世美女,她的这种成熟美跟表姐不同,更富有女人味,是那种让男人看了神魂颠倒的那种,当真是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说白了,就是有狐媚的味道。她上身穿了件白色束腰衬衣,领口下一对丰满高耸的玉女峰随着呼吸起伏不定,诱人瑕想,同样也会诱人犯罪 .白色衬衣下摆紧紧收扎在一件质地柔软的黑色紧身包臀裙下,因为坐姿的缘故恰到好处地衬托出她那曼妙无比、盈盈一握的如柳细腰和那微隆浑圆的挺翘丰臀……也许是感觉到刘雨灼热的视线,使得杨蜜儿白皙的脸庞开始泛起红晕,看起来娇艳无比。

随着校长一一介绍,那古灵精怪的是郑心瑜,是个90后,打扮时尚,性格活泼,思想也前卫,性格大大咧咧,什么都不怕,什么话都敢乱说,在办公室还常常讲荤段子,是个开心果,现在在学校里教小学部。

最后是介绍过来看证件的冰山美人李怜雪,可李怜雪从头冷到尾,平时在办公室里也不太合群,也不爱讲话,浑身上下透著股寒意,整个村里没人敢去追求她,学校里的那些顽皮孩子见了她也都躲的远远的。但是她那完美的身材比例,和前凸后翘的样子让刘雨不得不刮目相看。

除了这三人,还有三位女教师已经上课去了,刘雨这才惊愕的发现,这学校除了校长这个老头外,其他六位竟然都是女教师,这让刘雨打心底里乐开了花,这不是百花丛中一点绿,身处后宫不上朝吗?

这时,门被打了开来,进来一人,刘雨回头一看,无法相信的叫道:“是你?”

来人微蹙了下眉头,马上想了起来,伸手指著刘雨也同样吃惊道:“是你!?”

刘雨没想到来的教师竟然就是昨日水潭里洗澡的那位女子。

“冷玲,你们认识?”校长老头子疑惑得看着他俩问道。

原来此女子也是本校的一名教师,叫冷玲。冷玲一见到刘雨马上想起昨天洗澡的事,就是被眼前这个男人看光了自己身子,这哪能说的出口?

“没……没,我们不认识!”冷玲撅著红润光泽的小嘴,又想起昨天的事,当场脸刷的一下红了,看都不再看刘雨一眼,低头匆匆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刘雨还诧异呢,心想:这山村的女人和城里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又羞答答的又是肌肤如雪,这样的女人看着就是舒心过瘾。

“小雨啊,你是高材生,所以本校长决定,初三的数学和自然这两门主课就都让你代我教了,然后呢,这全校的体育也是非你莫属了。这初三班级有点特殊,我们已经连续五年全县中考中名次倒数第一了,这次真指望你打场漂亮的翻身仗,明天县委教育局过来检查,诶!我们任务艰巨啊。”校长拍拍刘雨的肩膀,就像把一个重担和所有的寄托都压给了他一样。

刘雨对着校长点了点头,把原本压在校长肩上的担子交接了过来,这让原本微微驼著的校长身板直了很多。

这时上课的铃声响起了。

办公室那几位女教师纷纷走出去上课。留守的刘雨被校长安排了个破旧的办公桌,就坐在那冰山美人李怜雪的右边,而对面是郑心瑜,后面是墙,右边的位置刘雨还不知道是谁,可以肯定的是他被一群美女教师围在了中间。

校长递给了他一张课程表,自己也就出去了。

刘雨一看课程表,课时排得挺满,基本上都是两节连在一起上,后面二三节就是他的课。这里的很多教师都是连续四节,下午也被排的满满当当,工作量严重饱和。

刘雨花了些时间整理了下课桌,打扫了下办公室,随后出去熟悉了下校园周围,一节课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课间休息的时候,全校的学生一窝蜂的涌到教室外面,吵吵闹闹,无忧无虑。很快第二节课的铃声很快就响了,刘雨呼了口气,整了整自己的衣着,理了理被山风吹乱的头发,这是他人生的第一节课,也是他人生辉煌轨迹的第一步,总要给学生们留点好印象。

这刚出了门,抬头挺胸的快步朝着初三教室走去。刚到楼梯口转弯,迎面和一女学生撞个正著,那女学生抬头一看刘雨,不认识,看对方年纪当然也不会认为是这里的老师,于是开口就泼辣的骂道:“你走路不长眼啊?”

刘雨皱了皱了眉头,看女孩身材高挑,外貌稚嫩清秀,一副高傲的样子,背后背着个书包正下楼,“同学,你不会是逃课吧?”

那女同学见自己的举动被识破,冷冷盯着刘雨咬牙道:“你算老几啊,要你管?”

这农村的女孩子都这么有个性吗?她一个,二表妹一个。这时,老校长正好经过,看见了此处情景,过来说道:“郑楠,是不是又想逃学?给我回教室去。”

那郑楠同学一看是校长,冷哼了一声,随后狠狠的白了刘雨一眼,就像在说都怪你,害我没逃成,一跺脚一转身便径直回了教室。

“这女娃儿比较叛逆,你要看紧点啊!诶”校长无奈的摇了摇头嘱托到,然后转身回办公室了。

刘雨上了楼找到了初三班级,远远的在走廊上就听到教室里一片吵杂声,跟农贸市场一样叽叽喳喳,而且还都是女生的声音。刘雨保持着微笑,想给这些女生留个好印象,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刚抬脚跨进教室,突然一件不明物体向他迎面急速飞来。

啪的一声!狠狠打在了刘雨的脸上,顿时刘雨满脸粉尘灰头灰脸,原来是个黑板擦,而且是个刚刚擦完黑板还全是粉尘的黑板擦。刘雨的脸被一拍,脸上印下了一个长方块白色粉印,像一个男人涂抹了一层BB霜一样,随后黑板擦沿着脸部曲线滑了下去,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顿时,全班同学哄堂大笑!笑声之大都快把天花板给掀了起来。

可是,他们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站他们面前的不是那个糟老头校长!而是一个超级大帅哥,一身得体的穿着使得其身材挺拔魁梧,略显紧身的短袖下显露著纠结的膀臂和隆起的健壮胸肌,面容阳光帅气,五官轮廓分明,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嘴唇性感,一身古铜色的肌肤,这让刘雨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男人味!

瞬间,全班从哄堂大笑到鸦雀无声!不是因为他们害怕才安静,而是因为全班都被刘雨的男人魅力给深深吸引了。而因为此刻的刘雨站在门口背光的原因,让脸部被阴影雕刻的轮廓分明,这使得他的脸看起来犹如刀刻斧凿一般,更加的富有男性魅力。

这个学校除了校长这个糟老头子外,剩下的就是后面坐着的几个土瘪男生,头发脏乱,一脸菜色,乾乾瘦瘦,穿着解放鞋,打卷著洗磨的发白的裤脚,还算干净的衬衫敞开着露著毫无美感的胸膛,被家里农活压得还没她们女生高,晒得跟非洲肯亚来的一样,看上去就像一群逃难的难民一样,这几个男同学在这群女学生的眼里那压根就不叫男人,因为实在是太不显眼了。

而眼前的刘雨对比那个糟老头和班级的土瘪男生,一下子把差距拉成了天与地,有了对比,使得刘雨的帅气在原来的基础上又翻了几番。你能想像一群刚发育好正处于青春期,天天幻想着情情爱爱的少女们看见刘雨那是件多么让人兴奋的事。

此刻的刘雨就像一位白马王子一样粉墨登场,一下子吸引住了全班女学生的眼球。

刘雨弯腰捡起了黑板擦,没事发生一样的对着下面的学生微微一笑,带着脸颊两旁浅浅的酒窝,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这让下面的女学生的心跳集体慢了几拍。随后刘雨走到了讲台上,拿出了纸巾擦干净了脸,丝毫没有露出生气的表情,反而似笑非笑的说道:“你们就是这样欢迎新来的班主任吗?”

刘雨的样子迷倒了所有的女生,好几个女生看的眼睛都直了,都快流下口水了,这个老师不正是她们梦中经常出现的最佳幻想对象吗?想不到如今他从梦中来到了现实……

“是我扔的黑板擦,要罚就罚我吧。”

刘雨循着声音望去,发现后排一位高挑女生站起,一看是刚才逃课的郑楠,说道:“好啊!就罚你吃了这个苹果吧!”说着,不知哪里掏出个苹果扔了过去。这个苹果是郑心瑜硬塞给他的。

刘雨的‘惩罚’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更出乎了郑楠的意料,还没有老师是这样惩罚自己的,哪怕之前最小的惩罚也是要让自己写份保证书的。

“哇~ 好帅哦!”“我不是在做梦吧!”片刻之后,台下莺莺燕燕已经议论纷纷。

“老师,你有女朋友吗?”刘雨不知道是哪个学生喊的这句话,这句话惹得全班又一阵哄堂大笑。

“还没有,如果你们想谈恋爱的话……”刘雨故意停顿了下。但是全班所有的女同学都知道老师要说什么话了,瞬间整个班级又一片寂静无声,因为之前老校长天天训斥她们:不准谈恋爱,不准找男生,不准牵手,更不准接吻,等等,一大堆不准的话。

刘雨又笑了笑,其实刘雨笑起来真的很帅,遗传了他老妈,但是有所不同的是这让他看起来更加的阳刚,这也让女人们更加着迷,接下去刘雨却说道:“你们正是处于青春期恋爱的好年纪,这个年纪的爱情才是最单纯最纯洁的,现在不恋爱什么时候恋爱?老师非常欢迎你们在班级,学校,村子里找男朋友,哪怕是你们的学弟都可以。”

这一番颠覆世界观的话语当场雷翻了所有人,这话是从一个老师嘴上说出来的?真的吗?我们没听错吧?老师竟然鼓励我们去谈恋爱?

“当然,如果班级里有老师喜欢的女生,老师肯定追她!”这番话又如同一个重磅炸弹,让全班的女生都变得心痒痒起来。其实刘雨只是换位思考罢了,自己初三的时候就有这样一段缘分,但是他却错过了,现在回想起来都还在后悔,为什么,一个花样年纪的青春就不可以谈恋爱,为什么不可以?古人13、4岁就已经结婚生子了,到了我们这个年代却连恋爱都要受到限制。

为什么大人们不让你们初中谈恋爱,高中也不行,甚至连大学还不行,可大学一毕业,毕业证才刚拿到,父母就着急的逼着你去相亲!年纪再大点,七大姑八大姨都会围过来“关心”你的人生大事。为什么现在的人连什么是爱都还没搞清楚,就要先去步入婚姻呢?然后再发现彼此之间的矛盾点,最后走向离婚的边缘。这个种原因刘雨无法理解!所以他不会去约束他的学生,恋爱是她们这个年纪的权利和自由。

刘雨的观念非常简单直白,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就可以了,不会去考虑世俗的眼光,也不会去考虑双方家庭的差异。人生漫漫,能和心爱的人一起携手走下去才是最幸福的。

“好了,大家静静,我自我介绍下,我叫刘雨,是你们的班主任,教你们数学,科学还有体育!希望今后能跟大家合作愉快!”

于是,在兴奋的欢呼中,同学们也开始自我介绍,刘雨记不了那么多人,但还是有些让他印象深刻,除了郑楠这个特别叛逆的学生外,李云曦表妹也恰巧在这个班级。

“我叫李云曦!喜欢爬山看书!”云曦在自我介绍时,刘雨一直看着她,刘雨发现这个表妹真不是一般的秀美,清爽的头发,清秀的脸庞,清澈的眼眸,还有那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清新自然的气息,绘成一幅清美的画卷。刘雨看得如痴如醉,而李云曦被表哥这样打量,脸羞得通红。

“李云曦同学,你脸这么红干嘛吗?是不是喜欢上刘老师啦?”惹得全部哄堂大笑。

除了这两人外,还有个女孩叫紫鸢。紫鸢站起来时,一双如织如画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看着刘雨,自我介绍也特别雷人:“我叫紫鸢,喜欢刘老师,可以追你吗?”

刘雨没料到,初三女学生中就有如此大胆不怕羞的,只能尴尬的对她以笑示答。

还有几个超级美女,刘雨也特别有印象,一个是村长的女儿,叫张若水,长得高高瘦瘦,但某些地方却隐隐有些发育超常。

一个叫韩静,气质超好,有175高,是全部最高的一个,身材凹凸有致,不当模特真是可惜了,这副身姿一看就是出于富贵人家,气度非凡!在一群农村娃里显得格格不入。

还有个叫白依依,长得超级有女人味,前凸后翘,妩媚的仿若狐狸精样,眼角上翘,眼神飘过一股电流袭来,刘雨都快被电得全身发麻了,最可怕的是这竟然让他下身有点蠢蠢欲动。

第一节课就在认识和聊天中渡过了,第二节课刘雨尝试着讲点东西,但是这些女同学压根就听不进去,刚讲课几句,就有女生打断问他一些之前的经历生活,就是拿刘雨调戏,让刘雨哭笑不得,这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娃啊。

下午学校里的班级会提前结束课程,因为很多学生要赶着爬山回家,所以放学都比较早,刘雨也带着表妹云曦回家了。

到了家里,发现整个一楼空无一人,小姨她们应该都去山上了吧,表妹见家里厨房碗都没洗,很乖的先准备做家务活,而刘雨准备先上楼,去备下第二天的课。

路过小姨他们房间,发现他们的房门虚掩著,刘雨下意识的推门而入,心里也不知道自己想干嘛,也许仅仅出于好奇吧。刚走进没两步,突然发现小姨他们不大的房间床头一角整齐叠放的那件丝质睡衣,“这不是昨晚小姨穿的那件吗?”,一股无名欲火突然从下身燃起,整个阴茎毫无预兆的快速勃起,仿佛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这让刘雨措不及防,想不到如今的他对小姨没有丝毫的抵抗力,哪怕不是她本人,仅仅只是一件她的贴身衣物都能让他欲火焚烧。刘雨迫不及待地快步走到睡衣边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它,仿佛此刻它就像昨晚一样贴合在小姨身上,为了弥补昨晚没有用手触碰小姨的遗憾,刘雨好不犹豫向那件诱人的睡衣伸出了双手……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清脆的呼喊:“表哥你在哪,我洗好先回房间!”刘雨猛一惊醒,慌忙转身向外走去,“造孽啊,什么时候自己变得如此下流了!”

外面的表妹显然已经上楼去了,刘雨赶紧出门紧跟着也上楼了。

可刚上了楼,走到表姐门口时,突然听到房内传来了声音。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