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仙母 (25-26) 作者:手捧圣贤书

.

家有仙母

作者:手捧圣贤书2021-4-26首发SIS001

第二十五章 辑妖司

两人动情的交吻,天雷勾地火。

青年的手趁机攀附而上,握住了美娇娘的一对椒乳,那乳肉上的红豆饱满圆滑,粉嫩多肉,配合着那白花花的乳房,自有一番风韵。

青年低头将自己的脑袋整个埋在了美娇娘的乳房之中,乳香四溢,雪肉绵软,置身其中,如遇仙境。

青年张著嘴,一口含住了其中一个小红豆丁,吸嗦舔舐,好生自在,那柔软的舌头,带着惺惺口水,绕着那红豆四下转圈,不时还会双唇紧闭,抿住了那红豆轻轻撕咬,电流般的快感,让美娇娘的叫床声更加的深邃低伉,穴儿内的肉芽,好似受到了感召,竟兀自变换,紧紧箍住了青年的巨蟒。

这一箍,却是差点儿让青年把持不住,不过好在他反应神速,两手重重的用力一捏。

十指收拢,乳肉顺着指缝溢出,伴随而来的,还有美娇娘在耳畔的动人吐息。

“郎君,好大,好猛,妾身.....妾身快要受不了了!”

“郎君,用力......用力!”

美娇娘喘息著,穴儿里的汁液在巨蟒捣蒜般的快速抽松溪,流淌若小溪,双目当中喷出来的欲火更是离离烧不尽,修长的美腿紧紧地夹着青年的腰肌,檀口中吐出来的热气和呻吟声如那大日真经,足以让人魂飞魄散。身上的青年,也是情到至深,挺著腰身,不停地撞击,二人虽是第一次云雨,但却感觉好似是那多年未见的夫妻一般,行事也是那般的默契十足,美娇娘整个人八爪鱼般的缠住青年的身子,青年则是挺著自己的腰部,奋力的抽送,美娇娘的叫声万转千回,春桃般的脸颊上浮现的尽是兴奋的潮红,久未逢迎客官的蜜穴此刻被粗长的巨蟒牢牢地塞满,那蔓延的空虚被臃肿的棒身塞满,且青年伟岸有力的身躯不止一次的快速抽送著,强烈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连带着蜜穴里的肉芽都快速生长般的吸吮著青年侵入的巨蟒,像是一双小手,不停地挤压挤压......要从那海绵层理,挤出水来。

肉体的快感,一波接过一波,高亢的叫床声,一轮响过一轮,也不知奋战了多少个时辰,只知道两人在床上来回翻腾,变换了不知道多少姿势,美娇娘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将鬓边的长发都打湿了,两个人身上都满是汗水,可那征伐之声,却是丝毫未减。

青年不停地在美娇娘身上索取著,第一次品尝了云雨滋味的青年乐此不疲,奋力的抽送著自己的肉棒,而已经许久没有这般酣畅淋漓体验过性艾滋味的美娇娘,也在尽情释放着自己的情欲。两个人像是两条水蛇一样的彼此纠缠,美娇娘白嫩的肌肤好像是落日的晚霞一般,粉嫩通红,被那青年压在身下,双腿被抬起防至肩头,拼尽全力的冲刺只为那最后一下的舒爽,两个人全都彼此释放着彼此的爱意与情欲。

两人身上都是汗水,尤其是那美娇娘,香汗淋漓之下,温馨的香味也是在四周弥漫,青年耸著鼻子,如坠花海,闻到的全部都是美娇娘身上的香味,甚至于那身上的汗水,都带着浓密的清香。

在这阵淡淡的香味之下,青年只感觉自己更加的疯狂,一边喘著粗气抽送著自己的巨蟒,一边低头,与那美娇娘吻在了一起。

许是环境的推波助澜,这一次,两人吻的特别深情,情真意切,青年的舌头伸了出去,而美娇娘的舌头,则是迎了上来,二人的舌头在半途汇集,像是两条水蛇,彼此缠绵,香甜的唾液,自两人的舌尖辗转,化成绕指柔。

一边与美娇娘深吻,青年的手还一路窜上了美娇娘的乳房,轻轻地揉捏著那当中的饱满和滑嫩,那对乳房,好似是青年的梦中地,锦瑟乡,五指覆蓋其上之后,便一直舍不得放开,时而用拇指轻轻地按压,时而又用指肉轻轻地摩擦,那粉嫩的樱桃豆,在青年的按抚之下,变得更加的红润和饱满,两人粗重的喘息声,伴随着美娇娘朱唇间时不时传出的呻吟声,彼此纠缠,彼此围绕,彼此升华。

短暂的男上女下之后,两人的身姿在床上翻腾,浑身赤裸的美娇娘占据主动,半坐而起,那青年则是躺着笔直,承受着美娇娘的主动。

白皙的肌肤,盈白如雪,此刻在情欲的蒸腾之下,也是染上了一片绯红。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青年,细长的十指清轻轨抚摸著青年火热的胸膛,在他火热的眼神注视下,美娇娘上下耸动着自己的躯体,那紧致的蜜穴,牢牢包裹着青年的巨蟒,随着身子的上下起伏,巨蟒也在蜜穴当中一进一出,美娇娘满脸春情,双眸如水,那旺盛的春情好似已经抑制不住一般要从眼眶当中流出,她气吐芳兰,快速上下起伏著自己的躯体,连带着那粗长的巨蟒,也在自己的蜜穴当中进出。

旺盛的爱液,自两人的交合之处滴落,如春雨入土,似美酒入喉,转瞬间便与青年的巨蟒相融合。

“嗯......啊!”

美娇娘呻吟著,春情如鸟啼,在房间中放浪的回荡著。

月夜如水,好似这满院月色,在美娇娘的呻吟声中,也失了风采。

两人一上一下,彼此挺动着,青年挺动自己的腰身,美娇娘则是起伏自己的玉体,两人在这不大的方格中,尽情释放着彼此的情欲。

这般抽送片刻,就见两人再度变阵。青年将美娇娘压在了身下,将那一双修长的玉腿扛到了自己肩膀之上,如此居高临下,将那满屋春情一览无余。

一边抽送,青年还一边欣赏著身下美娇娘的容颜变化,那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之上,此时此刻写满了春意,随着青年加快抽送的节奏,那美娇娘亦会眉头紧皱,放声高歌,当青年加重抽送的深度时,美娇娘亦会高亢长吟,全身颤栗。

青年虽是第一次云雨,毫无经验可言,但那年轻的体魄,却是最无可言说的底气,只见他时而温润如风,时而急鄹似雨,“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更是如鼓点一般密集,在房间中响彻,在两个人的心头响彻。

如此美妇,国色天香,身居其上,神仙难换!

美娇娘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好似都在挑逗著青年的每一根神经,让其格外的敏感,且美娇娘那一对白皙丰满的乳房,随着青年身子的撞击,前后晃动,乳肉肆意,波涛汹涌,足以让青年一生铭记!

青年看着身下的美娇娘,喘著粗气,一边抽送,一边低下头去。

那一对前后晃动,丰满肥硕的奶子,被青年埋头其中,那白嫩光滑的乳肉,在鼻尖,在脸颊荡漾,从未有一刻,青年有如此升仙般的快感,他握住了其中一只乳房,伸出舌头,细长柔软的舌尖沾著口水,轻轻吸嗦著美娇娘的乳房。

那柔软的舌尖,还在那粒饱满鲜红的红豆四周转着圈,时不时还会用那上下嘴唇轻轻地抿住那粒小红豆,将其拉升,然后松开。

那巨大的肉棒,也在美娇娘的穴儿中辗转研磨,上下挑逗,火红的龟头顶着那蜜穴四周的柔软,前后抽送,左右研磨,内中轻巧的吸力,也如一只只的小手,包裹着青年的巨蟒,随着青年的抽送,细细按摩,慢慢抚压。别样的快感,不论是青年还是美娇娘,都在彼此的心尖头脑传播......

这般抽送了不过数秒,伴随着美娇娘的一声去了和青年的一声来了,蜜穴收拢,肉欲勃发,噗嗤噗嗤,一股股的精液带着滚烫的温度,在美娇娘的蜜穴中心迸发,浇筑、扫射著美娇娘的肉垒,刹那间的快感,也让美娇娘一泄如注,蜜穴收缩间,一股股的爱液持续灌下,与青年的精浆,融合在了一起......

一场云雨过后,气氛趋于平静,青年和美娇娘,两人躺在床上,谁也未曾多发一语。

反倒是许久之后,青年怀抱美娇娘,细语呢喃。

两人在这床第之间,悄悄说着情话。

也是自这一夜春情过后,两人如饮甘怡,时时云雨,夜夜笙歌,终于,不知不觉两日过去,青年思索,该是回家之时了,与那美娇娘依依不舍,约定到家后便遣媒人,来这里迎娶美娇娘。

二人难分难舍的告别后,青年踏上了回家的旅程,行至半途,却是发现,四周山景,草木虫鱼,皆与自己印象中颇有不同,且有些本应杂草丛生的小路,竟是不知怎的成了宽敞大路,青年按照记忆中的模样来到了那处藏着柴火的山沟,转了一圈,却是没有找到当初藏起来的柴火,且那处山沟,也和记忆中的山沟有了许多的不同,青年满脸的疑惑,只能顺着大路,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城里走去。

翻过山林,印入眼帘的场景,却是让青年直接愣在了原地,天旋地转,沧海桑田,曾经的城池,不知怎的竟然大改了模样,除了一些外形的轮廓依稀相似之外,青年甚至有些认不出了,城门外的小商小贩,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一切变得是那么的陌生,却又隐约中带着一丝熟悉。

他茫然的站在城外,看了许久,这才缓步进了城中。

城门以内,模样大变,甚至青年一度怀疑,自己进错了地方,原本的大街,黄土腾腾,但是现在,地上都贴著黄石,两边的店铺也鳞次栉比,多了许多,甚至于城中的行人都比前两日多了不少,而且这些人的衣着打扮,总觉得要奢华许多,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竟然觉得有些格格不入。

青年只感觉如在梦中,那般不真实,又那般虚假。当是此时,他循着自己记忆中的路线,来到了那红衣娘娘庙前,原以为会是自己的屋所,却不知已经成了一座庙宇。

突然出现的官差,成了青年的唯一救命稻草,他发疯般的缠住了官差,诉说着自己的遭遇。

终于,出现的家人,证明了青年所言并非虚假,只是按照青年的说法,自己只是出城不过两日,但这世间,却是过了二十年有余。家中的父亲,早已经白发苍苍,墙角的黄狗,已经是寿终正寝,就连家里唯一的一只老母鸡,如今已经是七八只有余了,二十年的变化太大,不过好在家中双亲健在,只是相较于以往,苍老了许多,但是好在认得,自己的儿子,和二十年前,一般无二。

听着青年的陈述,两位官差从一脸的疑惑到满脸的震惊,再到现在的怀疑人生,谁能够相信,在山中呆了两天,世上已经是二十年,一日十年,黄粱一梦?这真的可能吗?虽然在神话传说中有类似的案例,可那是看仙人下棋,莫不是这青年遇到的也是神仙,女神仙?

众人惊疑,父子官差更是两相对视,要不是之前因为妖变的事让人们知道了世间真的有妖怪,绝对会把这青年的话当成是胡言乱语,但是此刻,身旁有二老做证,反而显得这一日十年让人值得相信了,不然......这长相和二十年前一模一样的儿子哪来的?

这边还在稀奇青年的经历,而那边,许翰林已经是被曲悠悠拽著出了城,城门北边的山坡上,遍地野花,灿烂芬芳。

“站着干什么?采花啊!”

刚刚来到山脚,曲悠悠便弯著腰、低着头,认真且细致的采著山坡上五颜六色的野花。

这些野花虽是无主,但长得极为鲜艳,便是比那梅林中的梅花,也要争艳许多。

曲悠悠这位大小姐采的很是认真,当她看到身旁的许翰林还站在那里无动于衷的时候,便开口招呼许翰林采花。

许翰林一脸疑问,想不通这位大小姐千辛万苦的把自己拉到这里来,竟然就是为了让自己陪她采花?马上就要午时了,家中父母还等著自己吃饭呢!

这般思索,许翰林也是颇为无奈,为了能够尽早回家,只能有样学样,不过还在野花繁多,采起来也不困难,三下五除二,便是一怀有余。

“曲大小姐,你是要把这些花拿回家吗?”

许翰林着实不懂,一个富家千金,要这些野花干什么?而且好端端的,为何非得拉着自己?

曲悠悠看了许翰林一眼,转而道:

“你跟着我来不就知道了!”

言罢,曲悠悠一马当先,顺着北边山坡而上,许翰林一脸疑问,只能跟在身后。

爬过了这处小坡,还有一处山头,山顶辽阔,可窥全城。

看着曲大小姐还在往那处山头走,许翰林突然间像是明白了什么,他的脸上拂过一缕深深地哀伤,跟着那曲悠悠往山顶而去。

攀上山顶,印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的墓碑,这里葬著的,都是城中已故的亡魂,站在许翰林身侧的曲悠悠,拿出了一块手帕,轻轻地擦拭著自己满是细汗的额头,随即整理妆容,手捧著野花,来到了一处墓碑前方。

看着墓碑上面的名字,许翰林一时之间也是百感交集。

只见曲悠悠捧著野花,将那野花毕恭毕敬的放在墓碑前面,并且还冲着墓碑深深地鞠了一躬,一脸真诚:

“多谢,王田同学,多谢你!当日若不是你舍命救我,恐怕我早已经死于妖魔之口,大恩大德,我会一辈子铭记,我每月都会来看你,春夏秋冬,绝无拖延!若你九泉之下短些什么,缺些什么,便尽数托梦与我,千难万险,自当办妥!”

曲悠悠双手合十,似在祷告,而一旁的许翰林,则是转头看着她一脸真诚,且认真地样子。

忽的......风起了,草儿压低了腰,花儿随风摆动,曲悠悠鬓边的长发被风吹起,白皙的脸颊和娇美的容颜,这一瞬间印到了许翰林的瞳孔当中,许翰林就感觉自己的心脏好似是被人狠狠敲了一下一般,瞳孔都在一瞬间缩了一下。

是的,之所以许翰林想要躲著曲悠悠,就是因为曲悠悠是王胖子耗命救下来的那个女孩,当时鼠妖来袭,曲悠悠被吓得僵直原地,是王胖子不顾个人安危救下了他,虽然说现在曲悠悠时时缠着自己,可许翰林,实在不知该如何面对。但此刻,看着曲悠悠那一脸认真的模样,许翰林突然觉得,曲悠悠貌似也是个不错的女孩,虽然性子跳脱了些,但为人真诚,懂得感恩,已是极好的品质了。

许翰林呆呆的看着曲悠悠,虽然说自己也清楚曲悠悠长相不差,可从未有一刻,曲悠悠给许翰林现今这般的感觉,那一瞬间的侧颜,风情不下于自己的娘亲。

就在许翰林发呆的时候,曲悠悠视线转了过来,看着一旁直勾勾盯着自己发呆的许翰林,曲悠悠伸手在他的面前晃了晃,一脸疑问:

“怎么了你?”

“没事!”

反应过来的许翰林连连摇头,将视线转移了过去。

做完这一切的曲悠悠再度朝着王胖子的墓碑拜了拜,开口道:

“走吧,该回家了!”

二人一前一后,走下了山头。

许翰林临走前看了一眼胖子的墓碑,当中回想到的种种,都是许翰林和胖子在一起时候的过往,两人自很小时候起便相识,友谊深厚。过往种种,浮现眼前,许翰林深深地看了一眼胖子的墓碑,终也是随着曲悠悠,下了山岗。

到了城门附近时,却是意外看到了一对浩浩荡荡的人群,正往城中进发。

出乎许翰林意料的是,县衙官差,甚至包括县太爷,都齐齐整整的站在城门前面,恭迎著那队伍。

门后两侧,看热闹的百姓黑压压的聚集了不知道多少人,这还是城中第一次有这般声势浩大的队伍入城,看呆了从山上下来的许翰林和曲悠悠。

二人连忙融入了人堆当中,看着那入城的队伍。

最先的官兵举著牌子,上面各写着三个字——辑妖司!

“辑妖司?”

看到牌子,许翰林愣了一愣。

“辑妖司是什么东西?”

他心里附议,这个组织,看穿戴和排场,似乎是朝廷的组织,可许翰林从未知道,朝廷除了三公六部外,还有这种组织。

而一旁的曲悠悠似乎看出了许翰林的疑惑,开口道:

“我听我爹说过,在京城,包括一些大地方,就有朝廷设立的辑妖司,辑妖司是一个很特殊的组织,只听命于皇上,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大城市当中,想不到竟然还会来咱们这里,应该也是听说了咱们这里妖变的事情了吧。这个组织很神秘,我爹做生意,走南闯北的,也听过不少关于这个部门的传闻,甚至还有传言,他们的首领,是真正的神仙!”

“神仙?”

听到曲悠悠的话,许翰林惊骇的看了她一眼,后者却是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辑妖司,眼神当中,有流光闪过。

“若是我能够近到辑妖司,学了一身本事,或许......便不再需要人保护我了!”

曲悠悠说到这里,眼神之中,有哀伤闪过,而一旁的许翰林闻言,眼神当中,却是闪过一丝亮光。

他又想起了娘亲说过的话——勇气和能力,是相辅相成的,当你有能力救人却没有勇气时,你是懦弱,可你没能力却有勇气时,就是莽撞了。

那一刻间,年少的许翰林,好似找到了什么人生的目标,他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辑妖司的招牌,就那般的看了许久......

辑妖司的事情,在全城闹得沸沸扬扬,大街小巷,人们都在讨论这个突然入驻的所谓辑妖司,很少有人听过这个所谓的辑妖司,但它却是这般实实在在的走入到了大家的生活当中,甚至还在衙门不远处,买了一处地皮,浩浩荡荡的盖起了辑妖司的府衙。

效率很快,仅仅是半个月的时间,一座府衙便盖好了。而在此期间城里说什么的都有,人们对于辑妖司这三个字,总是十分的向往,甚至还有传言说是辑妖司的府衙内中有长生不老药的存在,不过这个神秘的组织,一直从未在人们面前露过它的真面目。直到某一天......

皇榜贴了出来,大街小巷。

对于许多年未曾有过皇榜出现的这座城市来说,大街小巷遍布的皇榜无疑点燃了人们的热情,所有人都在讨论著,要知道,皇榜可不是儿戏,自古以来只有皇家才能张贴皇榜,想不到这所谓的辑妖司,竟然有张贴皇榜的权利,怪不得连县太爷都得出城相迎。

也是因此,人们对于这个所谓的辑妖司,更加的感兴趣了......

------------------------------

第二十六章 分歧

“翰林,醒醒......”

“翰林,醒醒......”

“许翰林!”

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许翰林惊得浑身一哆嗦,回头看去时,却见一旁的曲悠悠冲着自己笑。

“你是怎么回事?发什么呆啊,都下学了!”

曲悠悠抱着书,一脸看傻子般的表情。

今日的曲悠悠很漂亮,浅蓝色银纹绣百蝶度花的上衣,只袖子做得比一般的宽大些,迎风飒飒。腰身紧收,下面是一袭鹅黄绣白玉兰的长裙。梳简单的桃心髻,仅戴几星乳白珍珠璎珞,映衬出云丝乌碧亮泽,斜斜一枝翡翠簪子垂著细细一缕银流苏 一张绝美的心形脸蛋,小巧挺拔的鼻子,柳叶般弯弯的眉,薄薄的嘴唇,那浓密的青丝柔顺的放下来,垂落在后背。脸上泛著惬意的表情,嘴角一抹似笑非笑的媚人笑容,两只眼睛熠熠生辉的盯着许翰林。

反应过来的许翰林则是皱了皱眉,他也不知,今日的自己,为何会突然发愣,魂游天外,看着四周已经陆陆续续离开学堂的同窗,他也便起身收拾东西,随着曲悠悠,离开了学堂。

自从妖变事件后,曲悠悠一直与许翰林走的很近,从未有过交集的她们,如今却像是许翰林与王胖子一般,几近形影不离。二人一同上学,一同回家。

这不,刚刚并肩从学堂走出来没多远,便远远看到了不少人围在皇榜前面,两人好奇,径直走了过去。

挤开人群,看到的皇榜内容却是让她们二人全都愣了一愣。

辑妖司......这个刚刚入城没多久的神秘组织,开始公开招收弟子了,看其要求,招收的是13到25的弟子,且俸禄要比衙门的官差还要高上不少,只不过工作也十分危险,负责郡县的平安,以辑妖为己任。

辑妖两个字,让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不久之前才淡下来的妖变事件,再次浮现上了所有人的心头,见识到了那人吃人的画面以及那巨大的鼠妖,所有人看着这辑妖司的皇榜,只感觉全身发寒,不过幸好这辑妖司招收弟子不是强制性的,倒也让不少害怕妖怪的人有些许的安心,不过看着这皇榜的许翰林和曲悠悠,两个人的眼中,却是闪烁著异样的神采,他们二人对视一眼,纷纷从对方的眼神当中,看到了彼此的意思,两人也没回家,而是朝着辑妖司的府衙而去。

原以为报名的会很多人,但当他们来到辑妖司的时候,零零散散的却是不过数人,门庭凋零,而且大多数都是年纪比许翰林二人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负责接待他们的是辑妖司的弟子,红蟒袍、冬寒刀,正是辑妖司的配置。

虽说贴了皇榜,但是也不是谁符合了年纪就可以进辑妖司的,需要进行特殊的考核,而第一项就是由辑妖司的弟子把脉看相,把脉的本事,许翰林向自己的爹亲也学习了不少,但还是第一次知道,仅仅是把一次脉,就能够知道人的根骨,那些前来报名的年轻人,有不少人就倒在了这第一关之下,而轮到许翰林和曲悠悠的时候,二人却是意外的全部通过了,按照辑妖司的说法,他们的根骨,有能够成为辑妖司弟子的可能。

通过了第一关,接下来就是后日的第二关、第三关。

不过在这之前,不论是许翰林还是曲悠悠,他们都有着难关要过,因为他们还是孩子,还在学堂读书,想要进辑妖司,必须经过家人同意才行!

许翰林也不知道该如何和自己的父母交代,那心事重重的回家,刚刚推开家门,娘亲已经在饭桌便等待了。

“翰林回来啦?快,洗手吃饭!”

一如往常,娘亲书斓曦备好了饭菜,放眼望去,全都是许翰林喜欢吃的。

看着这满桌的饭菜,许翰林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父亲还在药堂里,午时顾不得回来吃饭,因此家中只剩母子二人。

许翰林一边吃饭,一边偷偷打量著娘亲,观其神色,与往日一般无二。

“娘亲,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吃过饭后,许翰林将碗筷放到了桌子上,对于入职辑妖司的事情,许翰林心里也没谱,不知道娘亲会不会同意,不过他还是选择了坦诚。

“嗯?”

书斓曦一脸疑惑,转头看着自己的儿子,身为娘亲,她又怎能没注意到,自己儿子的反常举动。

“我今日去了辑妖司,通过了第一重考核,我想......我想去辑妖司!”

许翰林一边说话,一边注意著自己娘亲的表情。

果不其然,当听到我想去辑妖司这几个字的时候,书斓曦眼角跳了跳,神情,明显的变化了开来。

“不行!”

下一秒钟,她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犹豫的开口拒绝。

“辑妖司你不能去!”

许翰林也没有想到,娘亲的反应会这么大,登时便下意识的开口反问道:

“为何?”

“没有为何,你就是不能去!”

书斓曦从未有过的严厉,她看着身旁的儿子,一脸的严肃认真。

“许翰林,我和你说清楚,辑妖司你绝对不能去!你的首要任务是念书,而不是去什么辑妖司!”

这也是书斓曦第一次以如此严肃的口吻,厉声拒绝著自己的儿子,辑妖司是什么所在?那是与天下妖魔打交道的地方,危险程度比上战场打仗的士兵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若说恐怖程度,妖魔,要远比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来的恐怖!

书斓曦满脸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你不能去!不论现在,还是以后,你都不能去!”

“为何?我通过了,为何不能去!”

许翰林看着书斓曦,他从未见过反应如此之大的娘亲,记忆中,娘亲虽然时有严厉,但大多数对自己都是循循善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还从未有一回,像是现在这般的严肃认真,一丝不苟。

可......许翰林有不得不去的理由!

他看着面前的娘亲,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觉得自己必须按照自己所想的去做。

他看着面前的书斓曦,缓缓开口:

“娘亲,你曾经不是说过么,勇气和能力,是相辅相成的,当你有能力救人却没有勇气时,你是懦弱,可你没能力却有勇气时,就是莽撞了。我想要去辑妖司,我想要学习能力,只要我有了保护自己,保护他人的能力,我的朋友,就不会再死在我的面前了!娘亲,让我去吧,我保证,我一定好好学本事,绝对不贪玩!”

为了让书斓曦相信,许翰林三指指天,对天发誓。

可换来的,是书斓曦更加严苛的拒绝。

“不行!你不能去!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读书,而不是去什么辑妖司!纵使真的有一天再次发生了妖变,也不需要你上前,自有辑妖司的人顶着!”

“娘亲......”

“不行!我说了,我不允许你去!你不能去什么辑妖司!”

“我一定要去!”

看到娘亲如此拒绝,许翰林的火气也是蹭的一下子便升了起来,他重重的一拍桌子,从椅子上站起。

“我一定要去,辑妖司我非去不可!”

这是许翰林第一次和自己的娘亲发如此之大的脾气,虽然他知道,自己有一定的概率会被娘亲拒绝,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娘亲会拒绝的如此干脆,连一点儿商量的余地都没有留。

许翰林看着面前的娘亲,他的身子在微微发抖,站起身来的他,留下了这句“郑重”的誓言,转身冲出了房门。

看着许翰林夺门而出的背影,书斓曦一双玉手紧紧地握著,倾国倾城的容颜上,浮现的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神情。

入夜......

许翰林躺在被窝当中,面对着墙壁,也不知是睡了还是没睡。

房间漆黑,夜色如水,顺着门窗洒入,仿若在地上铺了一层水银。

随着“吱呀”一声房门响动,淡淡的饭香味传入了许翰林的鼻子当中。

侧躺在被窝中的他耸了耸鼻子,纹丝不动。

莲步轻挪,书斓曦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她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儿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将那手中的餐盘放到桌子上,慢慢的走到了许翰林的床边,轻轻地坐了下去。

自儿子出生起,身为人母的书斓曦一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心头宝,掌中花,未曾有一刻没有尽到为人母的责任,虽然许翰林顽皮跳脱,但书斓曦从未有一日,真正如今日般冲许翰林发过如此之大的脾气,且许翰林平日里做的那些决定,书斓曦大多不会过多拒绝,但今日,当听到自己的儿子要去辑妖司的时候,书斓曦的心脏狠狠地颤动了一下,她知道,自己必须拒绝!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拒绝!

她看着背对着自己,还在生闷气的儿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坐在床边,呢喃自语,既是说给自己听,也是说给儿子听。

“翰林,你别怪娘亲,辑妖司太危险了,不久前的妖变,全城惶惶,死伤无数,就说那王家的小子,更是在你的面前被妖变之人生吞活剥,撕筋扯肉,往日种种,如今想来皆还历历在目,远的不说,便拿那王家小子的二老来说吧,王家小子出殡那日,你也在一旁,应当看得真切,二老撕心裂肺,白发人送黑发人,难不成,你也想要看到娘亲与你爹亲,同那王家小子的二老一般,额蹙心痛、肝肠寸断才行?你也不小了,凡事在拿主意之前一定要细细思量,三思而后行!不能凭著一股子冲动,凭著一股子气力做事!那辑妖司是何场所,是与妖魔鬼怪拼杀搏命之地,你是许家的独苗,若有个三长两短,你让为娘和你的父亲,下半辈子如何度过?”

书斓曦语重心长,轻轻拍打着许翰林的被子,温声细语,较之于先前,冷静不少。

“翰林,你听为娘的话,辑妖司,咱不去了,好不好?”

书斓曦说到这里,眼神满是希冀的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儿子,她多么希望,许翰林能够面向自己,能够主动说出那三个字——不去了。可许翰林,缩在被窝中的他,依旧不为所动,只是背对著书斓曦,不知是睡着了,还是不愿面对,久久未发一言。

书斓曦看着儿子的背影,脸上的神情一阵接一阵的变幻著,最终,她还是从床边站了起来,朝着屋外走去。

刚刚打开房门,身后,突然传来了儿子许翰林的声音。

“娘亲,我最好的朋友死在了我的面前,如果......如果当时我有能力的话,我是不是就可以救他?乃至救更多的人?我只是想要学本事,我只是想要救人而已,我没什么错!”

许翰林没有转身,依旧缩在被子里,背对著书斓曦,但是那坚决的声音,还是在整个房间当中响起。

听到他这么说,书斓曦双手拉开房门,也没有回头,只是目光深邃的盯着院子中的月亮,许久后,才紧跟着道:

“你没错,但是我也没错,你是我的儿子,我不会让你参加什么辑妖司,更不会让你置身于和妖魔鬼怪战斗的危险当中,作为一个娘亲,我也没错!”

语落,书斓曦出门,没有再理会许翰林。

而许翰林,则是缩在被子里,目光盯着墙壁,久久无神。

这还是他,第一次与娘亲发生这么大的分歧,也是第一次以近乎绝食的方式,和娘亲做着斗争,他后悔吗?不后悔!书斓曦后悔吗?亦不后悔!

他们......谁也没错!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