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仙母 (29-30) 作者:手捧圣贤书

.

【家有仙母】

作者:手捧圣贤书2021-5-5首发:第一会所

第二十九章 涟漪

“娘亲……你怎么来了?”

看着面前的娘亲,许翰林从床上坐起。

书斓曦穿着睡裙,隐透春光。

只见她大大方方的在自己儿子的床边坐下,眉宇之间已经没有了白日里的愠怒,反而是一如往常般的慈爱。

随着娘亲在自己身旁坐下,淡香幽浮,身前三尺,全部都是娘亲动人的体香,这阵香味好似莲之淡雅,牡丹之贵,让人闻之上头,满心幽香。

只见在身侧坐下的书斓曦从自己的袖袍里拿出了一锭银子,放到了许翰林的面前。

“这是娘亲素日里与你父亲一同攒的,虽说辑妖司管你吃住,可毕竟不是自己家里,缺啥短啥,你便同娘亲说,这银子你拿着,虽然不多,但足够你半年开销,平日里省著点用,学得本事便好!”

虽心中不满,也曾面红耳赤,但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自己的骨肉,临行之时,书斓曦还是出现在了房中,看着母亲手掌当中那白花花的银锭,许翰林双眼通红,逐渐湿润,差一点儿便落泪了。

也亏得他反应迅速,将头撇到一旁,而书斓曦,则是认认真真的看着自己孩子,随即道:“翰林,娘亲之前不同意你去,也是因为那辑妖司危险重重,娘亲最怕的,便是你步了那王家小子的后尘,不过你也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是娘亲不对,不该横加阻拦你,可你记得,遇到危险,切忌不可鲁莽冲撞,要时时刻刻牢记,你的命不单单是你自己的,你还有父亲,还有娘亲,莫要热血上头,让我与你父亲,在家里为你担惊受怕,知道了吗?”

书斓曦说这话的时候,一如往常般的轻柔细语,眼神当中的爱意,更是如水般满溢而出。

“嗯!”

许翰林重重的点了点头,他又怎会不知娘亲的意思,虽然与娘亲争吵,但在心底深处,许翰林还是在意娘亲的。

见到许翰林如此重视,书斓曦也在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儿子年轻,她最害怕的,便是年轻人凭喜恶做事,一时冲动,在危险面前率性而为。因此在儿子入住辑妖司的前夜,书斓曦才会再三叮嘱。

“好了,不早了,你快睡吧!”

眼见儿子收起了银子,书斓曦起身欲走,可这个时候,许翰林却是看着娘亲的背影,下意识的开口道:“娘亲……”

“嗯?怎么了?”

书斓曦回头,看着坐在床上的许翰林。

许翰林则是低着头,犹豫再三,最终还是磕磕绊绊的开口道:“娘亲……今夜,能陪我睡吗?”

许翰林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是满脸通红,羞的不敢再看自己的娘亲,毕竟他已经不是小孩,与娘亲同床,本就不是这个年纪该有之事,可看着娘亲那曼妙的身姿,许翰林的内心深处,总有躁动浮现,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脱口而出挽留之语,甚至于话刚出口便有所悔意,生怕娘亲会尴尬拒绝。不过书斓曦闻言,仅是思考了一下,便点头道:“好!”

一见娘亲点头,许翰林也是大喜过望,他连忙往里缩了缩身体,让出了一个位置。

书斓曦慢慢走到床前,合衣睡下。

这是许翰林第二次和自己的娘亲同床共枕,依旧是那熟悉的感觉,动人的体香。

娘亲身上的衣裙很是单薄,尤其是领口位置,只有一层亵衣,先前与自己对话的时候,许翰林便有好几次不受控制的将目光注意到娘亲饱满挺拔的胸部之上,也是因为母子这层关系,许翰林才有幸见到身披睡裙的娘亲,那单薄的睡裙如蝉翼般轻柔,且带着些许透明,内中的亵衣更是显得胸腔挺拔,别有风韵。

随着娘亲在侧合衣躺下,许翰林也是紧张地和先前一般绷直了身体,两人离得近,许翰林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娘亲身上的温度。

而躺下的书斓曦,则是顺手侧身,手穿过许翰林的胸膛,将一侧的被子掖好,这才顺势将手搭在了许翰林的胸口,轻轻拍打。

“不早了,快睡吧,明日还要早起呢,娘亲给你做好吃的!”

这般说着,书斓曦在儿子的身旁,轻轻地合上了眼皮,不过多时,均匀的呼吸声,已经是在许翰林的耳畔响起,听那声音,似乎睡得很是香甜。

与书斓曦不同,许翰林根本就睡之不着,尤其是此刻娘亲在侧,那不可言明的感觉时刻环绕,许翰林更是身体僵直,没有丝毫睡意。

混乱的脑海,不时地想入非非。

许翰林只能瞪着双眼,一动也不动的看着上方,而身侧的书斓曦,不知道是因为这两天太累了还是如何,没多长时间,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许翰林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他打算动一动自己僵硬的身体的时候才一不小心的发现,娘亲胸前泄露的春光!

因为侧身躺着的缘故,娘亲书斓曦那本就极低的领口,登时以一种分叉的方式露了出来,内中是白花花的乳肉,虽不能算是完全露出,但依旧是犹抱琵琶半遮面,许翰林仅仅是转头不经意间的一撇,便看到了那半个白花花的乳肉,再配上娘亲沉稳熟睡时的绝色容颜,许翰林的呼吸一滞,登时便感觉一股说不上来的沉闷感在自己的心头盘旋。

一眼之下,他慌忙的摆正姿势,目光紧盯着上方,身子笔直,一动不动!

如老僧入定,似古井不波。

可这份刻意的镇定,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消散。

许翰林匆匆一瞥过后,脑海当中浮现的,全部都是刚才娘亲白嫩胸部的画面,再加上娘亲那均匀的呼吸扑打在自己的脸颊上,还有那弥漫在整个房间当中,随时可以闻到的香气,许翰林感觉自己像是被架在过上烤一样,一股莫名的感觉,在自己的全身上下蔓延,他目光直挺挺的看着上方没多久,便不受控制的开始将视线往著旁边侧移,目光,正是自己娘亲的胸部!

彼时的书斓曦,正沉沉入睡,那放在自己儿子胸膛上的玉手,修长纤细,带着淡淡的体温,温润如玉。

许翰林感受着近在咫尺的娘亲,那隐藏在被子当中的肉棒,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讯速膨胀了起来。不过片刻,竟是已经充血挺翘,持续的炙热感让许翰林难受万分,不由自主的紧了紧双腿。

他的心头像是两个小人在打架一般,其中一个义正言辞,不要看!另外一个则是循循善诱,就看一眼,就看一眼!

最终,许翰林败给了另外一个义正言辞的小人,将自己的视线,一点点的偏移,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身侧的娘亲。

那白花花的乳房,再次浮现在了许翰林的面前,仅仅是一眼,许翰林便如触电般的收回了目光,转而望向了一旁。

不过几秒钟后,他还是又再次的将目光移了过来。

本来说着只看一眼,可这一眼过后,却是再难移开,他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娘亲,或者说,娘亲那半露的胸部。

亵衣宽松,乳肉丰满,好似自古以来,稚童便对自己娘亲的乳房有所观感,那是哺育新儿之处,也是精华集中之所,一个孩子,从嗷嗷坠地之后,便是在自己娘亲乳汁的灌溉下茁壮成长,便是那第一次碰触异性之处,也是娘亲的乳房,白花花的乳房、甘甜可口的乳汁、揉捏手中的滑嫩,一丝一缕,一触一捻,好似都刻画在灵魂深处,随记忆升腾,刻骨铭心!

许翰林看着娘亲书斓曦白嫩的乳房,心脏开始加快跳动,浑身冒火,那原本湿润的嘴巴,也开始轻轻地张合了起来,内中吐出的浊气,好似是在宣泄此刻的情感一般。

他的双目,比平日里念书之余都要认真,就那般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娘亲的乳房,看着那半露的乳肉,心思百转,欲火焚身。

目光在乳房停留片刻后,许翰林又紧跟着将视线转移到了娘亲那沉睡的容颜之上,看着那让世间所有美人都黯然失色的容颜,许翰林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用何种词语来形容,仿佛素日里在书籍当中看到的那些词汇,只能形容一般的美人,而无法形容自己的娘亲一般,仿佛所有的形容词,所有的诗句,用在自己娘亲的身上,都是对娘亲惊为天人的容颜的亵渎,便是那九天玄女,观音菩萨,也不过如此了吧。

许翰林看着娘亲熟睡的容颜,呼吸急促,神目如电,在娘亲的容颜和乳房之中来回转移,募的,他的心里升腾起了一丝念头:摸摸……摸摸看!

如魔佛之语,响彻耳畔,清晰出现的下一秒,便再也挪移不开。

许翰林诧异,自己心头怎会浮现这般言语,但言犹在耳,语传身教,许翰林看着近在咫尺的娘亲那白嫩的乳房,却是仿若失了灵魂的牵线木偶,视线所及,天地之间,只有那一对白嫩的乳房。

因为侧睡,亵衣之间,那上下乳肉还压出了一条足以吞噬许翰林心智的多情深渊,那两下乳肉挤压在一起的画面,仿若深渊吞噬了曙光一般,徐翰林的视线,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他看着娘亲的乳房,不知不觉,已经不再是只看一眼,倘若此刻熟睡的书斓曦睁开双眼,断然能够看到自家儿子冒犯的目光,一动不动。

但是书斓曦睡得深沉,怎能知道自家儿子此时的冒犯,更不知许翰林此时所受的折磨,仅仅是看着娘亲的乳房,许翰林便已经不能自己,浑身如火焰蹿腾,无法入眠。

脑海当中,那声音不停地浮现。

摸摸……摸摸看!

反正娘亲睡着了,不知道的。

一阵接一阵的声音,在徐翰林的耳侧不停出现,如魔鬼的教唆,让人着迷。

许翰林看着那近在咫尺的白花花的乳肉,唇干舌燥,他的视线不停地在娘亲书斓曦的乳房和容颜之上来回挪移,脸上也浮现的是理智的挣扎和情欲的缠绵。

最终,那汹涌如洪水猛兽的情欲战胜了理智,许翰林看着娘亲书斓曦熟睡的侧颜,深深地吸着凉气,其中一只手,在被子当中慢慢的抬了起来。

仿若藏在别人家中的梁上君子,生怕弄出一点儿动静,打扰到了主人家。

不过好在,娘亲睡得深沉,即便是这般的小动作,也没有惊醒娘亲。

许翰林真的是如同小偷一般,行事小心谨慎,动作一丝不苟,生怕惊醒熟睡中的娘亲。抬起的手,也不敢轻易放落下去,只是紧紧地盯着自己娘亲的双眼,生怕那合起来的眼眸会突然睁开。

不过好在,这般观察了许久,娘亲依旧睡得深沉,呼吸均匀,双眸紧闭,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

许翰林见状,那悬起来的手掌终于是慢慢的放了下来,落点,便是娘亲那白花花的乳房!

遵循着脑海深处的引诱,许翰林一边秉著呼吸,一边慢慢的移动自己的手掌,那粉嫩白皙的乳房,咫尺之间。

越是靠近,许翰林越是紧张,他的脑海当中,不止一次的浮现娘亲突然睁开双眼时的场景,明知是必死无疑,可许翰林还是忍受不住,不停在心底劝告著自己,没事没事……

一边劝告,许翰林一边将自己抬起来的手掌顺着娘亲的亵衣摸了过去。

近了,近了……

依稀之间,许翰林甚至能够感觉到娘亲乳房之中的热气,脑海深处,已经幻想着自己的手掌碰触到娘亲乳房之时的画面和感受。

终是,那抬起来的手掌,离乳房咫尺之遥。

越是接近,许翰林越是紧张,他的视线,几乎是同步维持在娘亲书斓曦的神情之上。

好在,娘亲没有苏醒,许翰林喘著粗气,五根手指轻轻晃动,将外面的一层睡衣领口撩开,然后其中的中指,上下晃动,小心翼翼,一点一寸,慢慢的朝着书斓曦的乳房凑了过去。

终是,那细长的手指碰触到了娘亲的乳房,刹那间的感觉,让许翰林触电般的缩回了手去。

熟睡中的书斓曦,轻轻地翻了个身,由侧躺变成了正面。

也是因为如此,给了许翰林更多的空间。

在娘亲身子翻动的那一瞬间,许翰林全身的汗毛好似都立了起来,心脏更是砰砰直跳,刹那间的感觉,好似整个人浑身都在颤抖一般。

好在,娘亲并未察觉到什么,依旧睡得香甜。

许翰林,则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一触即收的感觉,让许翰林还没有来得及回应娘亲乳房的柔软和滑嫩,他抬头看着娘亲熟睡的侧颜,生生的咽了一口唾沫。

俗话说得好,一回生二回熟。

有了第一次的一触即收,许翰林心底也好似有了底气,他再次直勾勾的盯着熟睡的娘亲,忍了几分钟,确定娘亲只是翻身之后,那手又再次的抬了起来。

目的很明确,就是娘亲的乳房!

由于是正面躺着的缘故,此刻从许翰林的视线看去过,娘亲的那一对乳房,显得更加的高挺,连身下的被子,都被顶起来了一个弧度,细思之下,仿佛印象当中的那一对偷情的公媳,儿媳的乳房都不似娘亲这般唯美,挺拔。

看着那自己刚刚蜻蜓点水的乳房,许翰林一边咽著口水,一边再次抬起了手去,一点一点,一寸一寸,朝着那高挺的乳房进发。

虽然因为亵衣挡着的缘故,只有一小部分,但是依旧足以让许翰林为之疯狂,他的手抬了起来,然后又慢慢的放下,五根手指,轻轻地放在了那白嫩的乳肉之上,这一次,许翰林没有一触即收,他的手不带一丝力道,轻飘飘的如鸿毛随风摇曳一般,落在了娘亲书斓曦的乳房之上。

刹那的快感,充斥着许翰林的脑海,原来……这就是娘亲的乳房!

原来……这就是触摸娘亲乳房之时的感觉!

柔软,滑嫩,带着弹性,好似豆腐一般,又如刚刚出笼的馒头一样,带着淡淡的热气。

这就是娘亲的乳房!

刻在灵魂深处的记忆和感知,如潮水一般随着许翰林手指碰触书斓曦的乳房而汹涌了上来,神圣典雅的感觉,在许翰林的脑海当中蔓延,他从未有一刻像是现在这般感觉,原来娘亲的乳房,竟是这般的舒适,若是自己能够一直这样摸著,死了也心甘情愿!

这般想着,许翰林的嘴角,挂起了抑制不住的笑意!

“少爷!”

……

第三十章 阿赖耶识

与此同时,一声少爷,自土地公公的嘴中呼出。

一旁施法的书斓曦猛地睁开了双眼,视线所及,自己的儿子许翰林,正躺在床上,面容诡异,那勾起的嘴角,好似是在睡梦之中遇到了什么一般,满脸笑容!

先是忧伤,后是嬉笑!

这般大起大落,如何是好!

土地公公拄著拐杖,转头看着身旁的九公主。

七宝琉璃簪虽然是先天至宝,可要发挥它的效用,岂是寻常仙人能够运用自如的?就好比那诛仙剑阵、山河社稷图,九曲黄河大阵,都不是寻常仙人能够运用,非是圣人不可!

九公主虽然是天庭玉皇大帝的女儿,可毕竟不是圣人,也没有那般战力,七宝琉璃簪在她的手中,发挥的效用也就十分之一。

随着法宝运转,法力消耗,九公主也是渐露疲态,琼鼻之上,有汗珠盘踞,一张容颜,也是尽显疲态,饶是如此,那如玉的容颜,依旧给人一种脱力般的美。

饶是年纪这般深长的土地公公,也有短暂看痴之态,尤其是此刻,看到自己儿子渐变的脸色,书斓曦着急不已,她都没来得及收起七宝琉璃簪,反而是几步上前,着急的抓着自己的儿子。

“翰林,醒醒!醒醒!”

虽然知道是无用功,可书斓曦,还是摇著儿子的身子,企图将儿子唤醒。

可到头来,如先前一般,只是无用功。

妖变之事到现在,不过平息了三天有余,街头巷尾,人们依旧是在谈论著这件惊动全城的大事件,回味起来,方知恐怖。

在赶跑了那两只大妖之后,书斓曦也是以全城为界,画了一个辟魔圈,任何一个妖魔鬼怪,想要进来都困难万分,可谁知道,这天一早起来做饭的书斓曦,却是迟迟没有等到自己的儿子,她起初还以为儿子许翰林是被那妖变之事下着了,因此便让他休息了一阵,可谁知后来发现,儿子无论如何都清醒不过来,甚至连魂魄都无法从儿子的体内打出。

书斓曦从未见过这般场景,虽是慌了神,可心思依旧活泛,她将土地公公叫了出来,土地公公虽本质上是暂有神位的孤魂野鬼,但好在有天庭敕令,掌管三山六地,知之甚多,便是那斗战胜佛昔日护送金蝉子取经之时,遇到不明所以之事,也是询问土地公公,神位虽然不高,但凡是这下界之事,问他便是对了。

而经过土地公公查看之后,却是直呼糟糕,只因此时此刻的许翰林,嗜睡症状与那传说当中的,极尽相同!

嗜睡不醒,无感闭觉,正是身中阿赖耶识的症状!

传闻,这阿赖耶识是西天如来佛祖菩提树下悟道之时的最后一道关卡,当年佛祖还是肉体凡胎,六根不净,五趣不绝,遂在河畔的树林中独修苦行,每天只吃一餐,后来七天进一餐,穿树皮,睡牛粪。六年后,身体消瘦,形同枯木,仍无所得,无法找到解脱之道。于是便放弃苦行,入尼连禅河洗净了身体,沐浴后接受了一个牧女供养的乳糜,恢复了健康。之后他渡过尼连禅河,来到伽耶城外的荜钵罗树(后称菩提树)下,沉思默想。

这一想,便是轮回不绝,五蕴不亨。五趣四正三悟,生生不息,绵绵不绝,贪、嗔、痴三毒不休,六尘空性,日衍天荒,来往无度。终是在经过七天七夜的漫长时间后恍然大悟,确信已经洞达了人生痛苦的本源,断除了生老病死的根本,使贪、瞋、痴等烦恼不再起于心头。一念绝尘,成佛悟道。

而这七天七夜的经历,后世佛陀亦有经历,且佛祖反面之所炼,遂成为了阿赖耶识,也就是日后的魔佛——波旬!

以梦境蚕食人的心魂,坠入阿赖耶识者,一念千万劫,轮回不息,生生不止,仿若陷入无穷无尽的痛苦之中一般,非是轻易,能可脱离!

听土地公公说到这里,书斓曦的心也是凉了半截,她恍惚之间想起,自己依稀之间似乎也曾听父亲说过,父亲也曾经历过这阿赖耶识,不过在道家中不是这种称呼,而是更为广为人知——心魔!

心之魔障,神仙易僻!

世人皆知,玉皇大帝经历了一亿三千二百劫。每劫是十二万九千六百年,约十五亿七千万年。从太古之初到现在,已是不知多少时日,而这阿赖耶识,父亲只曾提过一嘴,想其当时神情,也不太过在意,可作为天庭的公主,阿赖耶识书斓曦不懂,可心魔这回事,书斓曦再清楚不过!

便是那江淮斩蛟、客栈醉酒的吕洞宾,成就八仙之位,也未曾经过心魔一劫!在凡间供奉诸多的清源妙道护国崇宁真君川蜀大帝威灵显化天尊(二郎神)也未曾经受心魔一劫!

许翰林只是凡人,还这般年少,如和能够忍受得住!

书斓曦看着儿子脸上不住变换的神情,心如刀绞!

她想尽了各种办法,终是无能为力,陷入阿赖耶识,便是那未曾成佛的西天如来佛祖,也曾经历了七天七夜方才脱离,自己的儿子,又如何能够清醒过来?

书斓曦看着儿子不停变换的神情,隐隐作痛。可那睡梦当中的许翰林,丝毫未觉自己是在梦中,一切过往,太过真实,就好比此刻,那放在娘亲胸部上的手掌,温热之余带着些许滑嫩,让许翰林浑身的毛孔都舒张了开来,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娘亲,手掌轻轻地放在上面,感受着那带着余温的滑嫩,许翰林感觉自己整个人好似都升华了一般。

原来娘亲的乳房是这种感觉啊!

许翰林看着还在熟睡的娘亲,一边喘著粗气,一边更加的大胆,竟然开始用自己的手掌在娘亲的半个乳房上面轻轻地摩擦了起来,五指灵动,还轻轻地揉捏著。

一边揉捏,许翰林一边观察著自己的娘亲,好在,睡梦中的书斓曦并没有醒来,依旧是睡得深沉。

而许翰林的胆子,也不再像是先前一般,反而逐渐的变得大了起来,手指开始揉捏起了娘亲的乳房,感受着娘亲乳房的感觉。

身下的肉棒,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更加巨大,一种莫名的感觉,比先前更加强烈,在许翰林的心底滋生。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娘亲,再有感觉,许翰林也不敢过分造次,轻轻地捏了一阵子之后,许翰林也便将手抽了出来,在娘亲的身旁,慢慢的合上了双眼……

辑妖司,开门了。

许翰林背着包裹,与曲悠悠一起,来到了辑妖司门前,迎接他们的,正是沈艳,昨日入选的那几个人,也如约到来了。

“这是你们的房舍,日后便在这里生活!”

因为有曲悠悠这位女眷,沈艳将许翰林四人安排在了一个宿舍,而曲悠悠,则是跟着沈艳住在了另外一处地方,不过好在两处地方离得并不远,入住的第二天,沈艳便带领众人学起了本事。

也是在这一刻,许翰林见到了真正的神仙,是的,能够凭空变出符咒,御风而行,甚至还能运使飞剑的神仙!

按照沈艳的说法,辑妖司开在全国各地,有着分明的登记制度,监察、看管各地的妖物,凡是有伤害人性命的妖怪,都由辑妖司负责消灭,因此前不久妖变的事情,许翰林所在的小地方也是迎来了朝廷的辑妖司,且因为辑妖司的到来,担惊受怕的人们,才有了些许的安定。

而之前入门的考核,到了此刻许翰林才明白了辑妖司的良苦用心,摸根骨,是为了教授自己炼气之道,感受天地灵气。至于第二轮的考核,则是让自己能够通过冲龙玉这项法术,在诸多的气味当中,准确闻到妖怪的味道。毕竟根据辑妖司的记载和实践,世间万物,不论是鬼还是妖怪,都有自己的气味,只要能够熟练掌握这门术法,便可以精准的找到那些为非作歹的妖怪,并且根据辑妖司的说法,这世间最不可怕的便是鬼,其次是妖,之后就是魔。

魔可上天入地,实力强悍,唯有天上的仙人,能够应付。这还是一些小魔头,数年之前,这世间曾有树魔出世,一省遭殃,若不是天上的真武大帝出手,恐怕整个世间都要遭殃!

也是因为如此,辑妖司的地位注定非同一般,入了辑妖司,也便意味着自己的生命托付给了天下众生。

好在,所有人都有所觉悟。

辑妖司有锻体之法,更有传承了上千年的独特法门,许翰林跟着沈艳,在这辑妖司当中从基础练起,过程虽长,却别有趣味。

沈艳虽然性格清冷,但是能力十足,对许翰林这些新晋弟子,也是毫不藏私,倾囊相授,冬去春来,转眼之间,许翰林已经在这辑妖司当中呆了半年有余。

这半年间,许翰林勤勤恳恳,认认真真,虽年纪是所有人中最小的,但学到的本事,却是所有人中最多的,且因为根骨奇特,天资聪颖,做不到一目十行吧,也是三行有余,学的本事七七八八,可惜的是,一直没有练手的机会。

自那妖变之后,城中安定,似乎是惧怕了入驻的辑妖司,再无妖魔乱祸。不过这也变相的给了许翰林等人学习本事的时间,辑妖司有黄蟒袍,内藏符咒,可保百邪不侵,又配桃木剑,可斩群妖恶鬼,就如那沈艳说的,对付一般的妖魔绰绰有余,如果碰上厉害一些的妖魔,则是需要沈艳这些导师出手。

不过好在,此刻并无什么妖魔,便是那半年前凶残无比的妖变之相,也是不在出现,而且在学习本事之余,许翰林和同修们的感情也是日益增加,那游侠张三虽然平日里沉默寡言,但却是古道热肠,且实力强悍。至于那贼眉鼠眼,长相猥琐的大叔,虽然好色,可骨子里也是一个好人,对许翰林也是照顾有加,郑屠夫是父亲的好友,父亲有恩于他一家,因此也是对许翰林颇为照顾,至于那一直跟在许翰林身旁的曲悠悠,半年的时间,女大十八变,竟然出落的越加水灵,再加上跟着沈艳修习了不少的术法,身段显得更加的窈窕,浑身散发着空灵的气质,好几次夜深人静的时候,许翰林总会想起跟在自己身后的曲悠悠,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好多次曲悠悠的胸部都会碰触到许翰林的手臂,让许翰林心猿意马。

日子,总是这么平淡的过着。只是他们不知,平静下的风暴,总是来的那么讯速。

距离许翰林所在的城外三十里,有一处坐落于群山之中的山村,名唤甘田村。

祖先落户于此,起名之时,便是想着村落能够甘田数亩,鸡鸭满地,奈何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大山环绕,雾气蒸腾,几代人下来,却是被周围的大山挡住了出路,落得个清修之所,却也有了个贫困之地。

村里人丁虽多,但因为十里八乡此地是出了名的贫困地,因此村子里的人家大多都没得娶妻,年轻人替著老一辈的工作,大抵都是一些靠着群山吃喝的猎物。

村里人丁虽然不多,年轻人更少,结了婚的年轻人,一个没有!

靠着山,连着水,九曲十八弯未见人烟兴,姑娘们哪个愿来这里?可偏偏,昨个晚上,就出了这么一个例外。

刘大头子,人如其名,天生头便大,大小就不怎么机灵,但是好在为人实诚,家里的脏活累活也乐意去干,在村里一众年轻人当中,倒也算是个好小伙子,继承了他爹的衣钵,当了猎户,平日里便是上山打猎,寻着日子,走个七八十里的山路,挑到群山外面的市集上去卖了。日子虽然紧巴,但也过得凑合。

这天晚上,刘大头子挑着扁担,满脸高兴地从集市上回来,攒的个那些个活物,今天全都卖出去了,还给家里老爷子打了半壶烧酒,够好好吃一顿得了。

他们这帮同村的年轻人中,刘大头子是最老实能干的,起早贪黑,忙忙碌碌,这不,同龄的几个都不愿意出来,只有刘大头子一个人,挑着扁担,赶了个早集。

出发时晨露披肩,回来时星光铺地,不过好在这山路走了十多年了,倒也熟识。

只是一边走,刘大头子还一边抬头看着天上的月色,不知是自己的错觉还是怎样,今晚的月亮似乎格外的圆,格外的大,月光铺在地上,像是铺了一层白霜,有些许的渗人之感。

再加上夜色已沉,山林子里的夜风呼呼作响,不时还有一些个豺狼虎豹的声音从远方散出,刘大头子也不由得抖了个激灵,加快了脚步。

走出不过数里,沉沉夜色之下,突然传出一阵小女子的啼哭声,声音不大,却婉转低吟,格外引人瞩目。

刘大头子满脸疑惑,这穷山僻壤,哪里来的女子?

且听这声,就在前方拐角不远处。

也是这刘大头子脑袋少根筋,寻常人这般光景这般山野遇到这种事情,绝对是躲得远远地,怕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刘大头子不以为然,快步循着哭声走了过去,转弯之处,山坡之下,却见一身披鲜红嫁衣的女子,掩面哭泣,满脸无助,声声低吟,肝肠寸断。

就著月光,刘大头子看到了那女子的脸,一时失神。

漂亮、可爱,未曾读过书的刘大头子,不知该如何形容,总之是漂亮无比,好似那天上的仙女。

而那掩面哭泣的女子,也是看到了刘大头子,登时便仿若看到了救星,声嘶力竭。

短暂询问后,刘大头子也是知道了一个待嫁女子,怎会身披嫁衣出现在这荒野之中。

原来不久前这女子的送亲队伍途经这大山之中,突然窜出来数只吊睛大虎,挡了去路不说,还将随行的人员分食则个,新娘子因藏身于花轿之中,这才捡得性命,一路奔逃,却是在这大山之中迷了去路,哭叹老天狠辣之时,却是遇到了半道回村的刘大头子。

闻听此言,那刘大头子也没觉得有丝毫不妥,反倒是那新婚女子,说的可怜,满脸哀求,刘大头子动了恻隐之心,便打算著先将这女子带回家中再说,总不能扔于这荒凉群山之间,喂了豺狼虎豹吧?

于是乎,刘大头子出去卖食,带了个新娘子回来的传言便在这村子里不胫而走。

村子不大,一个人知道,整个村的人几乎就全知道了。

刘大头子的二老都还健在,看着自家儿子带回来的新婚女子,一时之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知道女子楚楚可怜的说了个大概,这才明白过来。

村里人朴实,不疑有他,既是半路相遇,也该有所相帮。刘大头子的二老登时便准备了饭菜,虽是粗茶淡饭,但也聊表心意。

吃过饭后,那女子虽然是身披嫁衣,但是手脚勤快,主动帮忙收拾碗筷,缝衣补线,手艺精湛。为人也诚恳,长相漂亮,这刘大头子的二老越看越是喜欢,便邀那女子在家中小住了几日,平日里也是四下闲聊,得知了不少。

这女子是清河郡人士,距离此地少说几百里远,下嫁与沙河之地,据此也是几百里远,家中双亲已经不在,可以说得上是卖身葬父,凄惨非常。

如今听闻,二老也是越发觉得女子顺眼,便瞅著在一日饭后,试探道:“妮子,沙河之地据此百里,你一人远行诸多困难,如承蒙不弃,我家儿子,你看如何?”

……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