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漓录 (50-51) 作者:玫瑰圣骑士

【仙漓录】(50-51)

作者:玫瑰圣骑士2021年5月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五十章、

莫漓和杨公公坐在嫜女春妓院阁楼的雅间内,莫漓巧笑嫣然的一边饮酒,一边听着杨公公讲他的治世之道与奇闻异事。不过莫漓的神识却锁著石青胭,一路跟着她到了淫妇四女旁边的另一个简陋的小院子里。

石青胭一丝不挂的扭动美臀走进了那昨天才刚刚盖好的小院,只是进了院子戴着铸铁媚笑面具的石青胭便轻轻呻吟不满起来。院子内只有一间茅草房,草房内也只有一张土炕,那土炕连炕席都没有,只是一堆混合著茅草的干土堆砌成。

石青胭暗恨莫漓,竟然让自己在此处接客,便是土枚岛奴隶住的地方也比著满是草刺的土炕强啊。

而这些比奴隶住所还简陋的接客地点,正是莫漓为了羞辱打击犹如石青胭这样高傲女子而设计。就是让她们知道自己是个无比卑贱的妓女,只配在土炕,草棚内撅著屁股挨肏. 当石青胭能安心在如此低等的地方接客时,她的内心便会相形见愧,认同了卑贱的事实而更好控制了。

见到如此简陋的地方石青胭本能的扭捏起来,不过等待她的是老鸨对着她翘臀狠狠地两巴掌。打得石青胭臀肉荡漾,白皙如绸的美臀肌肤上留下两个红色的手掌印记。石青胭的臀部十分圆润,生过孩子的她,对比莫漓等女子来说臀部丰满至极,虽然翘臀丰润但又不松懈,依然保持水蜜桃形臀瓣的性感与妖娆。

“你这贱妇,看你这矫情劲,平时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若不是有杨公公帮你照应,我便先打你二十个脚板让你三日内都得跪着接客!”老鸨见石青胭不情不愿的样子恶狠狠地说道。

“老鸨,这个淫妇什么价?”一个嫖客把著墙头问道。

“此淫妇薄利多销,今日大酬宾,一次两人,每人两刻钟一块灵石。对了,不能解开这婊子的面具,要是解开便要罚白块灵石!”老鸨熟练的说道,惊得石青胭赤裸的娇躯一颤,两个男人,那岂不是要被轮奸?可是自己好想要,两个便两个吧。

就在这时,已经交钱的两个嫖客走了进来,那两人好像是亲戚或师徒十分亲切,见到石青胭丰满妩媚的身子就淫笑起来。

“你还不给我跪下磕头。淫妇五号没人教你吗?”一个炼气期的年轻男子看到石青胭乳头上挂着的铁牌,便掐腰站在石青胭前颐指气使的说道,如果他知道石青胭是元婴女修士,恐怕得尿到裤子里吧。

“呜呜,见过大爷,快点,呜~ ,快点来吧!”石青胭绝望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修为低下的嚣张男子,心中一阵羞愤,不过自己又渴望他胯下的肉棒。心想反正也没有人知道我是谁,那便让他们占尽便宜好了。

“用手把骚屄扒开,让我看看里面脏不脏?”随同那个炼气期男子一同进入的是他的师叔,一名身穿黄色锦衣的筑基弟子。

“土堂?哦,不,哦!”石青胭见到对方黄色锦衣上明晃晃的挂着土堂核心弟子的银牌子,心中更是羞愤交加,没想到第一个客人便是自己土堂的弟子。不过心中却有种莫名的羞耻,和一种以及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奇怪淫荡感觉。

“让你扒开骚屄磕头,你看我干什么?”“啪!”那土堂筑基弟子,伸手在院内的刑具架子上取下一条长鞭,对着石青胭的裸背就是一鞭,打得石青胭娇躯一阵,双乳晃荡,连忙呻吟起来。

“别打,我,呜哇,我扒!”石青胭在对方皮鞭的抽打下,连忙跪在地上撅起美臀磕头,然后扭动娇躯扒开自己的肉穴,将肉穴内蠕动的粉色嫩肉给眼前的两个嫖客看,此时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淫欲,淫水滴滴答答的流下来。

“这么浪,这骚娘们吃了春药吧?”那个炼气期的弟子继续羞辱的说道。这炼气期弟子也是土堂的,只不过修为过低连件土堂的黄色锦袍都不配有,只是在腰间挂了一块五玫宗的铜牌子。

“求你们,哇,快来,来啊~ ”石青胭扒开肉穴后淫欲高涨,不知羞耻的说道。

“老子就喜欢你这样的丰满小娘们,每次肏这种身材丰满的婊子时,都好像在肏我们的石堂主!”那筑基期的男弟子打够了,一下抱起石青胭丰满妖娆的赤裸娇躯,向屋内走去的时候说道。

“确实很像,原来师叔喜欢我们石堂主?”炼气期的弟子恭维的说道。他在开堂会的时候应该远远地见过石青胭,不过石青胭对他们却毫无印象。

“哪个土堂的男子不在肏婊子的时候,将她幻想成石堂主。可惜我们只能远远看着她,就是连她的小手都未成碰过呢。”筑基期的男子将石青胭丢在土炕上,褪下裤子挺着肉棒就爬上去,一边抚摸著石青胭那如白脂般柔软的双乳一边说道。

“啊,啊~ ”石青胭听到对方崇拜自己,即羞愧又有一丝丝的欣喜,发情的浪叫着,心中对于这个土堂筑基男人的厌恶减少了不少,同时又有一股淫欲涌来。

那个女子不喜欢被男人爱睦呢,只是此时此地过于让石青胭羞耻罢了。

“没说你这贱婊子,让千人骑万人跨的母狗。我夸我们石堂主你跟着发什么骚,你便是赶上人家万分之一也不至于在此接客。”炼气期弟子也爬上了土炕用手捧著石青胭的一只赤裸的小脚又亲又吻,说里却嘲讽地说道。石青胭的小脚从小就没有被人碰过,突然被男人亲吻,娇躯立刻巨震,紧接着便羞臊得用面具撞著土炕。

“不过你别说,还真的很像,这体形,这腰条,还有这声音!”筑基期男子狞笑着将肉棒咕叽一声插入石青胭久旷的肉穴中。石青胭的心神都在被人玩弄的小脚上,肉穴突然被插入一下又打乱了她的节奏,连忙浪叫一声,娇躯随着男子的抽插起伏著,凤眸惊恐不知怎么办起来。

“哦,啊,好爽!”不到几下抽插石青胭便放松了下来,巨大的淫欲让她不自觉的叫着,从她跟了欧阳衍后,和欧阳衍交欢的次数十个手指也能数的过来。

初经人事的女子如何能忍得如此长久的思磨,于是石青胭种了淫鸟毒后,那淫毒便与内心的渴望融为一体,比在寻常女子身上发作得强烈得多,才无法忍耐那过剩的淫欲。

见到筑基期的师叔在正面抽插著石青胭的肉穴,那个炼气期的弟子连忙脱光了衣服躺在石青胭的身旁,,双手一面揉搓著石青胭的丰乳,一面给他的师叔使了一个眼色。

“哦,啊,那里不行~ 啊!”石青胭被男人扭过娇躯,侧身躺在粗糙的炕上,然后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筑基期的弟子的肉棒抽插着她的肉穴,而后面的弟子的肉棒一下挤入了她的肛门。从来没有被插入过肛门的石青胭哪里受得了,虽然戴着口枷但还是高喊著扭动臀部,拚命的挣扎起来。

“不行啊,这小婊子挣扎得太厉害了~ ”石青胭身后炼气期弟子的肉棒滑出了她的肛门后,抱怨的说道。

“那里不行,啊,都进这里!”石青胭知道莫漓说过想解开淫鸟毒,就要将子宫被精液填满,如果射在屁眼里,那就白白遭罪了,于是不要脸的含糊说道。

她虽然戴着口枷,但是还可以勉强说上几个字的。

“时间不多了,那便等师叔完事了,你再给师叔刷刷锅!”那筑基期男子正把石青胭肏得爽快,于是也不想折腾的说道。刷锅的意思便是肏完石青胭的阴道后,让师侄的肉棒再抽插石青胭的阴道,那行为好像刷锅一样,用肉棒刷一下阴道。

“嗯,啊~ ,刷锅行!”石青胭的骚屄里渴望男人的肉棒急了,不知羞耻的说道。

“噼啪!”“啊,别打我,我听话,我让你,哦,刷锅啊。”那炼气期男子见不能肏石青胭的肛门便从茅屋内拿来一条牛皮板子,向着石青胭高高抬起的美腿便抽打过去,打得石青胭浪叫不已。就连享受男欢女爱都不得,还得挨打,石青胭刚刚有点情欲就被赤足上的巨痛打了回去,让她无法彻底发泄。

筑基期男子十分熟练的三浅一深的抽插著石青胭,身子久旷的石青胭不到半刻钟就挺起美臀抽搐起来,淫水喷射而出,显然是泄了身子。见到石青胭浑身抽插浪叫不已,这让那筑基男子更加兽性大发起来。不理会石青胭的高潮的浪叫,继续狠狠地抽插她的肉穴。

而石青胭一声浪叫,肉穴的收缩愈发剧烈起来,拚命缩紧又拚命张开,好像一张欲求不满的嘴巴,不停的吞吐这男子抽插的肉棒。这一次的交欢一下激活了石青胭全身的每一块媚肉,她浑身颤抖著仿佛再也忍受不来这种煎熬,同时听她妩媚的呻吟又觉得她很享受这种只有欲没有爱的交欢。

“这婊子,下面又紧又滑,真是爽啊!”筑基男子唾了一口吐沫到石青胭的小腹上,搂住石青胭的腰臀,将她翻了个身,然后拨开湿漉漉的花瓣,拚命把肉棒送入肉穴。石青胭刚刚高潮过后,心中的淫欲降低了不少,看着自己无比痛爱的身子被男人吐口水,让她心中一阵羞愤。可是自己撅著身子,腰肢要被男子有力的臂膀锁住,身上又绵软无力,只能任由男子摆弄。

而另一个炼气期男子此时将头伸入石青胭的胸部,一张大口含住她的乳头,开始疯狂吸吮起来。弄得石青胭乳头麻痒,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淫荡感觉涌上心头,一种久违的乳头吸吮快感让生过孩子的石青胭浑身泌出了香汗,在男人的抽插下等待着新的高潮到来。

当筑基期男子拔在浑身抽搐的石青胭的肉穴中射精后拔出肉棒时,在旁边等待已久的炼气期男子饥渴难耐的将自己早已经挺直的肉棒插入了石青胭,水光淋漓的肉穴里。

“哦,又来~ ”石青胭翻过娇躯,双乳被男子大手蹂躏著,轻轻的喊道。她本以为可以让自己休息一会,没想到这炼气期男子都没有让自己擦一擦下身,肉棒便一下捅了进来,此时石青胭的肉瓣上还挂着他师叔的精液。可是炼气期男子毫不在意,连忙扭动胯骨开始抽插起来,引得石青胭毫无休息再次娇吟著。

而那筑基期男子并没有放过石青胭,他将已经射精后发软的肉棒插入石青胭的戴着口枷的嘴巴中,让石青胭的香舌帮自己清洁满是粘液的肉棒。石青胭本能的伸出香舌想把插入嘴巴里的肉棒顶出去,可是柔软的香舌如何能抵挡肉棒的插入,伸出的香舌反倒搅动着男子的肉棒,仿佛在按摩他的龟头一样。石青胭一阵作呕,也不知是嘴巴里肉棒插入得太深还是略有洁癖的石青胭觉得脏的本能。

在石青胭高潮的抽搐中,那炼气期男子也射出了精液。高潮让石青胭体内的淫欲稍减,石青胭晃荡著双乳坐了起来,她见到土炕旁的窗口外是一直排到院外的嫖客长队,这些男子都狠狠地从窗户盯着石青胭一丝不挂坐在炕上喘息的样子,特别是石青胭那饱满的双乳,这让嫖客们便更加兴奋起来。

“让我洗洗呀!”石青胭还没等从炕上下地,老鸨便又领来排队的嫖客。

“你这贱妇,还有脸洗屄。上面吩咐了,今天不许你洗澡!”老鸨笑吟吟的说道,引得石青胭哀嚎不止。几个时辰前石青胭还是个雍容华贵的元婴美妇,如今不仅嫖客排队,便是洗一下下身的秽物也不被允许。

“淫妇,洗什么洗,一会大爷的肉棒给你刷一刷就行了。”一个火堂满身臭汗的炼气期男子,一下搂住石青胭丰满的娇躯大声说道。这些嫖客大多都是炼气期男子,极少能嫖到好像石青胭这样的美丽女修士。所以只好遵从妓院的要求,在妓女不能洗澡擦拭身子的时候肏她,当然这也是一种对女子的惩罚,但这些低阶修士也是各有所需,自然不在意这些。

虽然在中土也有很多美丽的凡人女子,可是她们都未经过洗精伐髓,品质较差便是炼气期的普通妓女也要比高等的凡人妓女好上几个档次。而且大家同为修士,自然还是嫖修士妓女比较有趣味,否则会被道友笑话。那种感觉就好像凡人,去和母大猩猩交欢发泄淫欲一样让人不耻。

坐在五角阁楼内的莫漓收回锁定在石青胭身上的神识,想到石青胭今晚必然被肏得要死要活,心中一阵复仇的快感。若不是自己身具魔功,当时又有姝妲的相助,那现在自己早已经被凌辱致死了。

“混蛋,躲开!”就在此时,五角阁楼下一声女子的娇喝声传来,紧接着就是飞快的上楼的脚步。

“咣当”一声,莫漓和杨公公雅间的方面被那女子一脚踢开,门口露出金玫仙子金明曦愤怒的神情,她手中拿着明晃晃的庚金剑,仿佛下一刻就要将莫漓斩杀一样。

“大胆,竟敢如此恫吓齐侯妃!”杨公公三角眼中紫芒一闪,就准备要拦在莫漓身前。

“杨公公,退下吧。二师姐不会对我怎么样的。”莫漓淡然的说道,杨公公这才撤回身子,走出雅间,泛著紫芒的三角眼警惕的注视著这个一身白衣,犹如一把利剑般挺拔的女子。

“莫漓,你怎么可以这样。大师姐虽然圆滑,你也不能如此羞辱她!”金明曦如剑一样的美眸盯着莫漓问道,手中的庚金剑却垂了下去。

“二师姐请坐,我们慢慢谈。”莫漓站起身来,拉出一张椅子说道,然后又亲自刷洗杯碗给金明曦倒茶。

“莫漓你怎么可以用酷刑逼迫大师姐?”金明曦坐在椅子上,怒气略消但庚金剑依然拿在手中说道。

“哦,你说的是前天晚上的事呀?”莫漓心中平静下来,她以为金明曦找自己算账是因为她让石青胭在此妓院里接客呢。

“是的,作为执法长老,我当然会了解各个宫内的情况!”金明曦的俏脸红润了一下说道。

“嘻嘻,我还有感谢二师姐呢。若不是你让大师姐以下婢的身份来伺候我,我还没有机会对大师姐动刑呢。如果我不逼问大师姐,或许我也会和你一样,被师父天劫的事蒙在鼓里。而且大师姐预谋在我回到五玫宗的路上和纳兰燕一同截杀于我,我用酷刑惩罚她也是合情的,至少我还念在她曾经照顾我的情分上没要了她的命,只是让她吃点苦头而已。”莫漓秋水般的双眸与金明曦对视说道。不过想起大师姐正在茅草屋内被肏得要死要活,恐怕这点苦头也够石青胭受的了。

当莫漓把自己返回五玫宗时被迫当娼妓,被打脚板,当船奴还有被东夷海盗煮的事,以及石青胭的招供都添油加醋的说完后。金明曦那犹如庚金剑般的美眸锐利了起来。

“若小师妹说的是真的,我这就去土枚岛取石青胭的头颅给你!”金明曦一向爱恨分明,而且对石青胭的印象不好,没想到石青胭竟然敢如此对付莫漓,顿时起了杀心。

“二师姐不要冲动,我已经在惩罚她了!而且师尊的天劫在即,有大师姐镇守土堂,对师尊还是好的。”莫漓一下拉住金明曦的白色蜀锦衣角说道,阻止了金明曦去土枚岛质问和斩杀石青胭的冲动。而且即便金明曦去了土枚岛也找不到石青胭,因为石青胭正在这里肏屄接客呢。

“没想到竟然还有如此大事瞒着我!”金明曦听闻欧阳衍天劫的事后,将庚金剑收回剑鞘,一双如剑般锋利的美眸暗淡的说道。

“二师姐好好做的执法长老,天劫的事交给我好了!我自然有办法进入那极乐幻境,取出化劫草让师尊躲过这一劫的。”莫漓说道,她也知道这个二师姐一直都是修炼狂,为人却是个外冷内热的人,而且不通人情,做事像个孩子。不过对于现在这种困境二师姐能起的作用很少。而且此时石青胭正在妓院内接客,若是二师姐的神识发现了她,岂不是又要狠狠惩罚自己。

“不行,我要随程知秋那三位长老,一同去北狄草原的炼淫阵寻找那被炼化的大修士肉身!”金明曦想了想,觉得自己唯一能做的便是一同前去了。

“如此甚好,不过切不可将师尊天劫的事告知那几位长老,二师姐可知人心可畏。”莫漓站起娇躯连忙嘱咐道。欧阳衍天劫既将到来的事是五玫宗的最高机密,若是外人知道那兖州立刻将乱成一锅粥。

“你师姐也不是三岁的娃娃,放心好了。哦,你为何在此修建如此淫荡的地方?”金明曦娇媚的笑了笑说道,不过旋即皱起剑眉,似乎对莫漓新建的妓院不满。

“都是万淫大会所逼迫,师姐放心,待师尊得到化劫草,熬过此次天劫后。

我作为齐侯妃定然会建立一个男女平等,再也无人敢欺凌我们女子的治世!“莫漓秋水般的美眸看着金明曦认真的说道。

“淫邪之物多蛊惑心智,小师妹切勿因缥缈的理想而迷失了自己呀。只有手中的利剑才是虚幻中的真,明白了么?”金明曦依然皱起剑眉看着莫漓说道,然后扭身去寻找锺泰森商量一同去炼淫阵的事了。

“齐侯妃说得太多了,金长老处事不够圆滑。恐怕天劫一事会被人套出来!”

杨公公见金明曦走远了重新进入屋内说道。

“唉~ ,若我不说实话,那庚金剑恐怕已经砍断我的脖子了。”莫漓轻叹一声说道,此时她已经满头香汗,被一个愤怒的元婴期剑修盯着,确实十分的辛苦。

此时天色渐黑,莫漓神识一扫,那几个接客的淫妇们,都已经到了极限。她们的肉穴都快被精水填满了,可是来嫖她们的客人依然络绎不绝。那几个曾经高不可攀的嫜女宗长老们,娇喊得嗓子都哑了,只能犹如死狗一样被禁锢在木架上任由嫖客的肉棒抽插小穴或屁眼。

而石青胭就更加悲惨,大概十个男人后,石青胭的淫欲便渐渐消失。剩下的便是无边的羞耻,在精水灌满了肉穴后,石青胭双手托著沉重的面具,凤眸瞟到准备嫖她的客人非但没有减少,居然都排到了远处的大街上。那原本让石青胭十分兴奋的场面,现在却变成了让肉穴酸痛的酷刑。

石青胭再也无法忍受,于是一边撅著美臀被客人抽插,一边伸出纤手抚摸禁灵环的内壁,终于她摸到了那个不起眼的小钥匙。可是她的手满是怒滑腻的淫液,那犹如拇指大小的钥匙滑腻至极,一下便飞到土炕的边缘。

石青胭轻轻的呻吟了几声,既是回应撅著美臀后面嫖客几浅几深的抽插,又是对刚刚得到钥匙便滑落的不满。石青胭戴着面具,她的视线并不好,凤眸透过面具那狭窄的孔洞焦急的寻找著那滑落的钥匙。此时已经“吃饱”的石青胭觉得自己好脏,好淫贱。为什么要答应莫漓去接客,为什么那么淫荡的心情让自己后悔不已。

石青胭身后男子的肉棒狠狠地抽插著石青胭的肉穴,此时她的肉穴已经红肿不堪,每次抽插都有白浆泄出,也不知道是男子的精水还是石青胭的淫水。而石青胭丰满妖娆的娇躯也好像从水里捞出一般,每一寸肌肤上都是滑腻的汗水和肉穴喷出的粘液。

终于石青胭找到了那掉到炕边的钥匙,她几乎已经不能在忍受肉穴里抽插任何东西了。那种火辣辣的酸痛已经从阴道扩散到腰肢和后背,膝盖也因为撅著的姿势被磨破了,男人每次抽插石青胭都浑身酸痛,膝盖巨痛,那淫荡的快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受刑一样的痛楚。

看到钥匙的石青胭一声欢呼,疲惫欲死的一边呻吟著,一边趁著身后抽插自己的男人不注意,伸出纤手去够那钥匙,可是仅仅差一个手指的距离就是够不到,身后的男子大手紧紧地握着她纤细的腰肢,将她的娇躯控制在肉棒抽插的范围内。

够了几次都无法够到钥匙的石青胭心中暗恨,定要杀光把自己肏得要死要活的炼气期男子,以报羞辱自己心中的愤恨。

“淫妇五号!你够的是什么?”另一个男子刚刚从射精状态中换了过来,见石青胭够著一个钥匙,便问道。

“嗯,啊!把它给我啊!”石青胭见自己的动作被人发现,连忙晃荡著双乳奋力向那钥匙扑去。可是身后肏自己的壮汉早有准备,一双大手向下一压,石青胭仅仅是指尖碰到了钥匙便被按在地上,无法动弹起来。

“给我啊,我不玩了,受不了啦!”石青胭崩溃的哭喊著,而一个炼气期的嫖客伸手拿起了钥匙,在石青胭的面具前玩弄著。

“小婊子,这才刚刚开始呢。你想要钥匙可以,让我干你屁眼就给你!”嫖客捏著钥匙对石青胭说道,刚刚石青胭拚命挣扎再次拒绝了男子的肉棒插入她的肛门,这或许是她最后的尊严吧。

第五十一章、

石青胭皱着黛眉撅著美臀等待着后庭抽插的到来,她那肥美的臀部白皙而充满了迷人的弹性,纤细的腰肢更加凸显出蜜桃状臀瓣的丰盈。

那嫖客男子一手拿着石青胭禁灵环的钥匙,一边的手指伸到石青胭的臀瓣中间,他缓缓用力穿透了她后庭肉箍的阻挡,让整根手指都渐渐钻进了菊洞,石青胭鼻间轻轻哼了一声,紧接着便皱起了黛眉。那嫖客男子的指肚被石青胭的菊蕾夹得密不透风,而那指尖却伸进一片深不见底的柔滑之中。

嫖客也是老手,他先用一根手指在石青胭发紧的肛洞轻轻捅弄,等到石青胭的后庭的肉箍渐渐放松下来,抽送变得顺畅。那嫖客的中指才在石青胭的后庭洞口上按了按,再顺着食指缓缓捅入。

石青胭轻轻的扭动着美臀,似乎马上就要发作反抗。嫖客见状稍微顿了顿,让两指在石青胭的后庭中停留片刻,直到她渐渐适应了才两指一并,用力的捅进石青胭娇嫩的后庭肉洞中。

“小婊子,若是想要钥匙,便乖乖的听话。”那个只有炼气期的嫖客威胁道,若是在平时他敢和元婴期的石青胭如此说话,早就在石青胭强大的念力下被捏得粉身碎骨了。可是如今,石青胭戴着禁灵环,只好忍住心中的羞愤,再也不敢扭动肥美的臀部了。

石青胭那红嫩的后庭洞口被两根手指楔入,变成了扁长的形状。随着嫖客手指的通入,细密的菊纹时而松弛时而紧绷,展示出柔美的弹性。指缝间露出后庭内红润的褶皱,嫖客两指一分,后庭肉洞口柔柔绽开,可以清楚看出菊蕾在指下蠕动的艳态。

石青胭感觉到自己的后庭开始十分的痛楚,渐渐的又变成了一股难受的麻痒。

突然她觉得深入自己后庭的两根手指向两侧张开,弄得自己紧绷的肉箍痛楚了一下,无奈石青胭只好放松后庭任由身后的嫖客玩弄。

那嫖客将两指撑到极限,然后见石青胭再也不扭捏反抗后,狞笑了一声将自己已经发硬的肉棒龟头对准石青胭丰满臀瓣的中间,再缓缓地进入。那嫖客的动作十分有耐性,等石青胭的后庭洞口适应了龟头的大小后,才慢慢的再进入一分。

石青胭发出了微痛的闷哼,娇躯美臀下意识的扭动躲闪著。可是这么一动反倒刺激到了男子的肉棒,让他更加坚硬挺直起来。

“臭婊子,你还真浪,知道大爷插进你的屁眼了,你还懂得摇屁股?”那炼气期的嫖客羞辱石青胭的说道,让处在崩溃边缘的石青胭羞愧难当。

“哦,啊,轻点!”石青胭在铸铁面具里皱着黛眉的轻轻呻吟道,可是没有人看到石青胭凄苦的表情,她的面具上永远是个媚笑女子的模样。而石青胭想记得这个第一次给自己肛门开苞男子的样子,虽然她几次扭过俏脸来看,但是在那面具的缝隙里,她只能看到男子狞笑的嘴巴,和前后抽动的胯部。

后庭第一次被异物侵入,石青胭感觉到自己的后庭内每一条嫩肉都紧紧地绷着,将那嫖客的肉棒龟头包裹得密不透风。那嫖客的龟头在石青胭最缩紧的肉箍上研磨了片刻,享受着石青胭肛洞的紧窄和弹性,才继续挺身向前。

石青胭的肥美臀部被顶得微微抬起,她两腿分开,敞露的桃形臀瓣间一根肉棒越插越深,犹如一根长枪捅入白皙的臀间。已经粘著石青胭唾液的肉棒在她的细嫩的后庭内发出了咕叽咕叽的声响,红润的菊洞圆圆张开,让阳具顺畅自如地钻入石青胭的排泄器官。

那嫖客抱着石青胭的肥嫩臀部,直到身子把她浑圆的雪臀压扁,才开始不停的抽插起来。

“你这婊子,天生就有两个好水洞,肏屄很爽,肏屁眼更爽!”嫖客放浪的一边抽插一边说道,羞得石青胭用纤手捂著了面具,眼泪顺着面具那媚笑女子的眼缝中流下。

石青胭这一辈子也没有经历过如此羞臊的事,自己被淫鸟毒折磨时,肉穴里抽插著嫖客的肉棒尚可接受,如今那淫鸟毒随着阴道灌满了精水已经渐渐褪去,而一个男子居然敢在自己的后庭里抽插他的肉棒,这种羞辱让深受中土教育的石青胭气得两眼发黑。但是能够打开禁灵环的钥匙就在那嫖客的手中,自己的心里便是想将抽插自己后庭的男人千刀万剐,现在也的媚笑着、呻吟着装出很舒服的样子。

石青胭翘着白生生的肥美翘臀,后庭犹如一只柔艳的小嘴,娇媚地吞吐着肉棒。她的菊蕾极紧,肠道却又深又长,多年的养尊处优让一圈一圈的肠壁仿佛柔滑的腻脂,在龟头的推挤下,传来潮水般的律动。那嫖客十分喜欢并善于走妓女的后门,但没有一只像石青胭般生得这样巧妙。这样的绝妙后庭花,却让他拔了头筹,真是难得的艳福。

在忍受了近一刻钟后,石青胭感觉到一股热流涌入自己的后庭中。那男子将精水全部射入石青胭的肛道内后,才“啵”的一声拔出自己的肉棒。那胜利者般征服的笑容洋溢在这个修为低下的男子脸上。

而石青胭却感觉到一股轻微的便意,和后庭麻麻的痛楚。然而肉体的不适更多带来了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羞辱,渐渐的石青胭接受了这些女人极致的羞耻,她居然笑了,和面具上媚笑的女子一样妖娆。

“大爷,把钥匙,呜~ 给奴吧~ ”石青胭连忙扭过俏脸嘴中戴着口枷含糊地说道,透过面具将男人刚从自己肛门处抽出来的肉棒含在嘴里,和刚才相比,石青胭更加的温顺起来,仿佛卸掉了多年压在自己香肩上的重物一般的轻松。

“给你!”那嫖客说道,而石青胭却感觉到刚刚被抽插的后庭一阵冰凉,那钥匙竟然被插入了石青胭的屁眼里。其实石青胭也是被肏得糊涂了,设想谁会真的把钥匙给一个戴着禁灵环的妓女呢?可是石青胭已经接客十几个人了,疲惫的她失去了往日的从容与机智,一心想满足对方来索取那个不可能给她的钥匙。

“啊,你给我啊,不要啊。”石青胭哭叫着说道,而等待她的是美臀上又被抽打了几巴掌。打得石青胭浪叫连连,不停的想用纤手扣自己的后庭。

就在石青胭绝望的时候,老鸨却传来救命的声音:“今日大酬宾到此结束,明日子时那淫妇四人继续接客,排队的都散了吧。”

排队的嫖客人群中立刻爆发出不满的声音,不过一股冰冷的充满威胁的神识扫过每个人后,这些绝大多数都是炼气期的男人再也不敢嚣张,都耷拉个脑袋自行散去了。不过被撩拨得浴火焚身的他们定然不会回家,他们只能去下一个妓院花高阶找个妓女女修去发泄欲火了。毕竟嫜女春妓院是个半惩罚女子半赢利性质的妓院,里面的女子大多都是需要淫刑被折磨的,所以他们才能花费极少的灵石来玩弄那些平时高不可攀的女修士。于是妓院突然关门这种事,对于想着占足便宜的男人们来说也只能接受,比较这是可遇不可求的。

“淫妇五号,把这个穿上!”老鸨提着一个带子,她将那带子扔在石青胭的面前说道。

“这,这个是要插在那里面吗?”石青胭看到那个腰带状的东西立刻摇头起来,原来那是一条好似亵裤的铁制贞操带,而且那贞操带里面还有一根粗短的假肉棒狰狞的立在里面,若是想把这贞操带穿上,那便只能将假肉棒插入自己已经被精水灌满的阴道里去。石青胭从来都没见过这些折磨女人的东西,可况要她真的穿上。

“潘玉莲,你最好穿上,要不好容易收集的东西都会流出来呢。”莫漓那娇媚的声音从屋外传来,将石青胭一下子又拉回到那个身份高贵的石堂主那里。

“你好狠,这么羞辱我!我要你把刚刚,呜呜~ 那个人杀了吧!”石青胭见到莫漓连忙说道,再也无法忍耐心中的怒火说道。她想把刚刚强迫她肛交的男子诛杀泄愤,这个浅薄的要求小师妹一定会答应吧。

“噼啪!”“啊~ ,好痛。”念力隔空凝成的手掌再次抽打在石青胭丰满肥美的臀部,打得一丝不挂的石青胭吃不住巨痛的一跳,娇躯的震动让肉穴里流出了白浆,那是被精水灌满的阴道流出的精水。

“人家帮你又开发了一个接客的水洞,你不感激人家让人家免费多玩玩你,你居然还要杀他,难道你那么喜欢恩将仇报吗?”莫漓巧笑嫣然的对着石青胭说道,不过秋水般的美眸却十分冰冷,这一刻石青胭感觉对面的莫漓是个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的人。

“咕叽”一声,那铁制贞操带挂在了石青胭的腿间,两侧的皮带更是紧紧地勒住她的腰部,显得石青胭的美臀更加丰满荡漾起来。

“哦,好粗!”那铁肉棒插入石青胭的肉穴后,紧紧地卡在石青胭的肉瓣间,让阴道内一滴精水也无法流出。

“走吧!”莫漓对石青胭说道。

“就穿这些?”石青胭此时除了腿间插入的贞操带外,依然晃荡著双乳、赤著双足一丝不挂。

“淫妇还要穿什么?”莫漓用纤指挑了一下石青胭乳头上夹着的淫妇铁牌笑了笑说道,仿佛石青胭一丝不挂是天经地义的事一般,羞得石青胭连脖子都红了起来。

“玫瑰宝藏群的位置,贰舞贰武遛午期山妖。上古女神姝妲并非突破到五十一层,而是已经突破了百层禁制”石青胭心中念到,仙友们肯定知道的。

石青胭就这么被莫漓的念力托著,光着屁股被莫漓带回了漓波宫。

此时的漓波殿已经犹如上古淫修宫一样,不仅宫女一丝不挂裸露著双乳、粉红色的肉穴,便是乳头上也都穿着青铜乳环,一只乳环上挂着象征自己地位的银色牌子,另一只乳环上则挂着银色的小铃铛;而且每根柱子下面伸出两根锁链,锁链锁著两个女奴的美颈,两女奴不停的搂抱接吻,有些甚至直接肉穴对着肉穴的磨起豆腐来,一时间漓波殿内淫叫连连。那淫靡的场所,让一旁站立伺候莫漓的宫娥腿间的肉穴也湿漉漉的,显然正在春心荡漾。

和石青胭一同到来的还有淫妇四女,她们要比石青胭更加凄惨,身上原本白皙的肌肤被皮鞭抽打得左一道、右一条的,双乳乳环也被拉扯的变形,乳孔几乎被豁开,肉穴两旁的阴唇肉瓣被肏得红肿肥大。四女肉瓣间也戴着和石青胭一样的贞操带,而且美臀的肛门则被肏的暂时形成了一个无法合并的小洞。

“当一日淫妇的滋味如何啊?”莫漓仅穿着抹胸和短裙依然坐在合欢床上,可儿闭着美眸为她按摩这白皙修长的美腿。

“我的嘴巴都要被插得脱臼了~ ”那个有着一双会说话美眸的淫妇一号张著檀口,凄苦的说道。

“奶头都要被乳环豁开了,那些该死的臭男人!”生得最是媚熟的淫妇二号,抱怨的说道。

“哦,下面都要被肏烂了,苦死我了!”冷若冰霜的淫妇三号,轻轻的哀嚎说道。

“还有屁眼,他们水路旱路都走啊,呜呜~ ”小鸟依然的淫妇四号哭泣的说道。

“唉,这样活着也没意思!”石青胭戴着沉重的铸铁面具,淫鸟毒稍减,有些淡然的说道。

“这样的日子才刚刚开始呢,我要教给你们一套功法,好可以炼化你们肉穴里的精水呢。”莫漓见床下跪着的五名戴着贞操带的裸女都面带凄凉的裸身跪着,而且每个女子都疲惫欲死的样子,心中也有些同情。不过旋即姝妲的警告又传来,连忙表情变得玩味一副喜欢看到女子受苦的模样说道。

“嘻嘻,主人多此一举了,我们四人都曾是嫜女宗的长老,炼化精液的功法自然是有的。”长相成熟的淫妇二号,妩媚的说道。她曾经有着元婴期的修为,自然有些看不起金丹初期的莫漓能给她们什么好的采阳补阴的功法。在中土女子采阳补阴的功法极其缺少,便是有些也是极度低劣的。不像采阴补阳的功法,寻常大型宗门便能收集到一两本尚佳的功法。

“啪!”莫漓凝成念力的嘴巴一下打在这自以为是的熟女淫妇二号的脸颊上,那美妇立刻捂著脸不敢说话起来。

“东西拿来了吗?”莫漓伸手轻轻抚摸了可儿的裸背一下,可儿立刻犹如触电一样浪叫一声,然后退了下去。

不一会可儿和几个一丝不挂的宫娥抬来了一个箱子,箱子里面都是青铜锁链和一堆零件。

“把这些戴在自己的舌头上!”莫漓取出那箱子中的东西,丢到淫妇四女面前吩咐道。莫漓虽然声音柔媚但语气中却戴着不容置疑的肯定。

“这个是,哦~ ”那冷若冰霜的淫妇三号拿起了丢在她面前的刑具,还没等说完话,那刑具便自动飞向她的檀口,一个圆形的口枷立刻嵌入她的嘴巴里让她的贝齿不能并拢,然后一个三根手指粗细的青铜夹子一下夹住了那女子的香舌,那青铜夹子十分紧,弄得淫妇三号的整个香舌都被夹扁了起来。

淫妇三号本能的伸出满是汗液的纤手去攥住那连着夹子的青铜链子,可是那链子犹如活了一样扭动着几下搅动就将淫妇三号的双手缠住,然后紧紧的贴著美颈动弹不得。

不到几个呼吸间,那四个跪在莫漓床前的淫妇便戴着口枷,香舌被夹子夹住,双手和美颈被缠在一起。那链子缠得极紧,勒得四女不停的咳嗽,几乎不能呼吸。

“不,不要!”石青胭同样跪在莫漓的床旁边,她看到刚才还好好的四个女子,一瞬间便戴上刑具,那夹着吐出香舌的四女绝对谈不上表情优美,顿时吓得石青胭花容失色的轻轻呼喊著。

此时一根红色的蜡烛丢到石青胭的身前,石青胭盯着那蜡烛呆了一会,便用手捧著那蜡烛,跪爬到莫漓的床边,然后戴着面具的头顶着地板,另外以双手为支点扭过娇躯,让戴着贞操带的肉穴和肛门对着漓波殿的玉梁顶棚。

“咕叽”一声,可儿拿起那根长长的蜡烛,见石青胭的肉穴戴着贞操带,便一下将蜡烛插入石青胭的肛门,刚刚被肛交过的石青胭,后庭越发的柔软顺滑,那蜡烛插入石青胭的肛门极深,仅仅露出三分之一长度,可儿一吐香气,那蜡烛立刻点燃起来。只是那微弱的光芒,在八宝琉璃灯的衬托下,犹如此时的石青胭般卑贱得几乎不被人发现。

莫漓撇了一眼甘愿做蜡烛台已经屈服的大师姐,嘴角上扬了几分,手中握紧了连接四名淫妇香舌的青铜链。刚才那链子犹如活了一般,便是莫漓用神念操作那青铜夹子所为。

就在此时莫漓敏捷地跳下合欢床,如藕的玉臂舒展,赤足足尖点地,纤手中拉扯著连着四淫妇香舌的青铜链子开始翩翩起舞来。而因香舌被拉扯,那四名淫妇也不得不站起身子跟着莫漓的起舞转动而走动起来。她们本已经被轮奸一整天,如今却肉穴里插著贞操带,嘴巴戴着口枷,乳头戴着沉重的铁牌和铃铛,香舌夹着链子被拉扯扭动着跑动着。

莫漓不停的旋转着,只是那舞姿并非中土舞蹈,也绝非是任何外族的舞蹈,那舞步仿佛就从来没有在这世间存在过。那舞蹈级妖娆也十分累人,不仅要不停的旋转舞动,而且美腿还要抬得很高,不一会莫漓便香汗淋漓起来,她黛眉一挑,那巴掌宽的抹胸便被解下,丢到合欢床上,让莫漓那不大不小的丰乳颤抖著露出来。莫漓再一转身,那碧蓝纱织的短裙便褪到莫漓的脚踝处,莫漓轻轻抬足,便将那短裙也挑到合欢床上,让莫漓那湿润的粉红肉缝也同样暴漏在空气中。至此莫漓也与殿内女子一样,一丝不挂的肌肤上满是汗水的在大殿内扭动着腰肢。

那四名被莫漓牵着香舌的淫妇更是不堪,随着莫漓的舞动,这四个已经被男人肏得精疲力尽的女子,竟然围着莫漓扭动腰肢奔跑起来。以莫漓握著青铜链的纤手为圆心,青铜链长度为半径,围着莫漓颤动着戴着乳环的双乳奔跑雀跃着。

众女每次赤足落地,都与莫漓的舞蹈一致。可儿虽然看不到眼前的舞蹈,但是她依然能感受到迎面而来的某种精神荡漾,那种浴火焚身的感觉让可儿都睁开了盲目的美眸,而一只纤手也不争气的向腿间的肉穴揉去。

“啊,哦~ ,哈!”四女美眸不停的转动,显然随着跳舞十分的痛苦,可是无奈香舌被拉扯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语。此时莫漓通过手中的青铜链子渐渐的控制着四女体内的真元,让她们的真元按照姝妲教给自己的姹女诀第三层惑物格己中的淫牝奴功法运行。

这姹女诀的第三层就是将采阳补阴的功法放大,通过魅惑更多的男女来提高自己的修为,其中也包括妖兽淫兽等异兽,莫漓没有完全看懂姹女诀第三层的内容,于是姝妲只好截取其中最简单口诀,形成淫牝奴功法强迫这几个淫妇学习。

那四名被莫漓叫做淫妇的女子,原本都有着不输于莫漓的金丹修为,那淫妇二号都是修炼到元婴的女子。不过如今她们都被采摘得仅剩下筑基修为,自然在莫漓境界的压迫下真元不得不按照莫漓的方法运行。而且莫漓跳着那妩媚的天魔裂心诀的舞蹈,虽然只得其皮毛根本没有发挥其中功法的万分之一,但也足够让四个女子在妖媚的艳舞中迷失心智,甘愿成为莫漓采集精液的淫牝奴了。

此时的四女起表情已经不再因为香舌被拉扯而痛楚万分,反而各个一副正在享受的样子。淫妇一号不停地眨著会说话的媚眼,那样子仿佛正在欺骗老实男人当做自己的猎物;淫妇二号,不停的浪叫着,仿佛在和众多最心爱的男人交欢;

淫妇三号,表情更是冷若冰霜,美眸傲慢的看着一切,仿佛又回到自己功法和身份的巅峰状态;淫妇四号,表情更是妩媚异常,仿佛有着修为高超的男子作为自己的靠山。

四名淫妇虽然表情各异,但都是满足地享受着。不过和她们欢愉表情不同的是,她们依然一丝不挂的奔跑跳跃着,双乳剧烈地颤动着,浑身也都香汗淋漓。

如果这么一直奔跑下去,很快她们的肉身便会崩溃,成为一堆再也无法动弹的肉泥。

不过此时,莫漓已经在姝妲的帮助下完成了对四女经脉真元的改造。莫漓收起舞姿,神念一动,四女香舌上的夹子同时打开。四名美貌各异的淫妇犹如遭到雷击,瞬间从各自的美梦中清醒过来。这绝望的处境和刚才的快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四女立刻不敢相信的摇著头,一脸凄苦的看着莫漓,祈求渴望她再让她们回到那美好的幻境中去。

“你们原来的功法都已经被我封印了,如今你们卑贱的身子了唯一能用的便是我帮你们打通的功法,这个功法名叫淫牝功,现在便用此功法炼化你们体内的精水吧!”莫漓吩咐道,然后有些虚弱的坐在合欢床上。而可儿则懂事的吩咐宫娥,准备温水让莫漓好好洗个澡,洗去那一身的香汗。毕竟那天魔裂心诀的舞姿十分的累人,便是跳个皮毛都让莫漓都有些虚脱的感觉。

“你竟然废了我们的功法,你!”淫妇二号运行了一下功法,瞪圆了美眸绝望的说道。毕竟她的本命功法再也不能运用了,那种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让一向沉稳的淫妇二号也有些疯狂起来。只要还有功法,这些以采阴补阳为生的女子便有希望,即使被贬为娼妓她们也不害怕,因为她们就是靠骚屄吃饭的。可是如今莫漓封印了她们赖以为生的功法,这要比杀了她们还要让她们难过。

“呜呜,我该怎么办。”那冷若冰霜的淫妇三号突然裂开嘴巴哭了起来,她心法已破,再也保持不住那种冰冷而妩媚的神情了。

莫漓见四女哭成一团,想起了自己在仙岛被拓跋黄鼠封印住功法时的恐慌,心中也有一阵同情。就在此时姝妲的警告声又传了过来,莫漓同情的表情渐渐变成了妩媚的狞笑。

“这淫牝功要比你们的什么狗屁功法墙上数倍,只要你们能听我的话,好好当你们的婊子。我保证你们能靠此功法重新修为到金丹境界。”莫漓巧笑倩兮的说道,秋水般的美眸却毫无感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