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漓录 (30-31)作者:玫瑰圣骑士

.

【仙漓录】

作者:玫瑰圣骑士2020/8/22 发表于:SexInSex.net

第三十章、

“我受不了啦~ !”莫漓浪叫着哭喊道,她依然被吊着木架上浑身捆绑的麻绳已经都深深的勒到肉里了。她全身扭动抽搐一双美乳也跟娇躯荡漾着,将裸身的汗水顺着向下乳尖甩落。在后面耕耘莫漓的人已经换做别的东夷男子,朴仁勇早已在莫漓的阴道内射出了白浆,然后看着被肏得要死要活的莫漓,意犹未尽的去给要煮莫漓的铁锅下面添柴火。

莫漓已经泻身十几次了,这些东夷人根本没有给她任何的休息时间。对于一个即将死去的尤物已经没有怜香惜玉的必要了,一个个的东夷男子被叫进来,然后挺着细长的肉棒粗暴地和浑身捆着麻绳吊着的莫漓交欢,直到她一次次的泻身得死去活来浪叫不已。

莫漓疲惫至极,已经没有精力去运行什么姹女决和婥阴功了,她低垂着俏脸任由身后的东夷人抽插,只有高潮泻身的时候才会昂起俏脸浪叫几声,然后已经灌满的阴道会将精液白浆混着淫水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地面上。

“可以了!把那个熟透的肉奴弄进去吧。”一个和服女孩发出老妪的声音说道,她将最后一味药放入大锅内搅拌着。

“终于,唉~ ”莫漓听到这个话居然笑了,只是笑得十分凄凉。自己的苦难终于结束了,莫漓有些还念自己在五玫山修炼的日子,那个时候一心修炼,偶尔听听师尊讲讲当年的经历便是很开心的事了;莫漓甚至有些还念在仙岛的日子,虽然衣不遮体但是身边有着喜欢自己的男人,也算过得安稳。可是现在为了一个什么齐候妃,姬琼华挑逗着自己,又有人要杀自己,现在自己被迫当了十几日的光屁股划桨船奴后,再被东夷海岛肏得要死要活吃掉,这又是何苦呢。

身旁的美妇二姐和自己一样被麻绳捆绑吊在木架上,一个独眼的东夷男子正在狠狠抽插美妇二姐的肉穴,那冲撞的啪啪啪声响荡在石洞内,独眼东夷男子身后是另外几个东夷男子排队等待,二姐绝望的看了一眼身后排队的男子,然后被肏得嗷嗷直叫。

莫漓被放了下来,但是身上的麻绳并没有被解开,她就这样捆着麻绳肉穴里还流着白浆,便被几个刚刚和自己交欢的东夷男人抱着,走到那妖鸟画像下的铁锅旁。当然在搬运过程中,几双大手不停的揉捏着莫漓的双乳,用的手劲很大,捏得莫漓双眸都流出了泪花。

小女孩拿出了一个长条形的麻布口袋,然后将一些乱七八糟的药材塞入麻布口袋将那口袋塞得鼓鼓囊囊然后扎紧。她走到莫漓的身旁,用小手扒开莫漓泛着白浆的红肿肉穴,将那装满了草药的长条形口袋径直塞进了莫漓的肉穴里,布袋进入满是淫水的滑腻阴道没有任何阻隔直接将整个阴道塞满。

“好,好凉!”被肏得迷迷糊糊的莫漓哀求道。她突然感觉到肿胀发软的肉穴和阴道内仿佛被塞进了一块寒冰,整个子宫和阴道都被冻得收缩起来。可是在刚才交欢中已经被抽插得肿胀的阴道突然收缩,那种突然从燥热到冰寒的痛楚或许只有寒宫的女人才会明白,那痛楚让莫漓痛得额头上泌出了汗水。

这个时候,另一个身穿木棉和服的小女孩用念力提着一桶黄灿灿脏兮兮的老油走了过来。那几个抱着莫漓的东夷男子,拿出放在桶里的刷子蘸着那老油将莫漓赤裸的酮体刷了个遍,无论是肥嫩的双乳、红肿的肉瓣还是哀求看着男人们的俏脸,就连屁眼和手指脚趾的缝隙都不落下。最后那个木棉和服的小女孩用念力撑开莫漓的后庭,将木桶中剩下的老油直接灌入莫漓的后庭中去,直到莫漓惨叫着下腹微微隆起,才用木塞堵住莫漓的后庭。

此时的莫漓被麻绳捆绑着,浑身白皙的肌肤被老油刷得黄灿灿的,仿佛被炸过了一样。就连原本白皙的俏脸也因刷上了油脂而泛着淫靡的光芒,莫漓贝齿咬着朱唇一双秋水般的睦子惊恐的看着四周,,因为后庭被灌肠的巨痛,她的黛眉紧紧皱着,那表情仿佛一下就会哭出来的凄楚。

当这一切都完毕后,莫漓便被无情的丢入铁锅中,莫漓哀怜的看着这几个矮小的东夷男子,刚才那几个东夷男子还和自己有过夫妻之实,现在便狞笑着将赤裸的莫漓直接丢入铁锅中,仿佛自己是待宰杀的猪狗一般。

那铁锅极大,而且铁锅上的木盖分为两半中间有个碗口打的孔洞。一名和服女孩抓住莫漓的马尾辫,将她的俏脸提出水面,那木盖一合,中间的孔洞正好卡在莫漓的美颈上。这样莫漓便是捆绑的娇躯在锅里,而美丽的俏脸却被锅盖卡在外面。和莫漓想得不一样,那锅中的水十分的寒冷,浸湿了阴道里插入本就寒凉的药袋,那肌肤和阴道内的刺骨寒意一下让莫漓清醒了起来。

“可以生火了。”另一个在锅下面的和服女孩说道。

“额,你们饶了我吧,只要把我送回兖州,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们。我是齐候妃啊!”被放入锅里的莫漓,被冷水一激疲惫感稍减,马上对着那个幼女模样的和服女子哀求道。

“能成为神鸟淫鸨鹫的妃耦是你的福分,好好伺候它吧。”一个和服女孩再次发出老妪的声音说道。莫漓的目光绝望的穿过小女孩看到她身后的那巨画上那狰狞恐怖的巨鸟,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淫鸨鹫这种鸟,而自己将成为它的配偶,看着那妖鸟五爪六目的恐怖模样让莫漓眼中再现一片绝望。

此时正在木架上摇晃被抽插的美妇二姐,她一改刚才的浪叫,正皱着黛眉运用功法起来。二姐和莫漓对视了一眼,一个已经下锅另一个正在被肏,这地狱般的场景已经超出了莫漓和二姐的极限。两女都一脸凄楚,只是二姐抬了抬下巴,表示一会婥阴功炼化白浆后便会拼死替莫漓解开她的禁灵环,这或许是两女唯一的生路了。

“我不想死啊!”“啪!”莫漓继续不停的哀求着,直到换来的一个是用念力形成的嘴巴,打得莫漓禁锢在锅盖上的俏脸嘴角流血。

“中土贱妇,能成为我神鸟的祭品已经是你修来的福分了。你看看外面那些肉奴,有几个还是完整的,肏完后四肢早已经躲碎吃了。”朴仁勇给了莫漓一个响亮的嘴巴后,骂骂咧咧的说道。

“庶子,不可在神鸟淫鸨鹫前无礼!”小女孩瞪了朴仁勇一眼后说道,吓得朴仁勇连忙哈腰去给煮着莫漓娇躯的大锅添加柴火。

那锅很大,美颈枷在锅盖上被捆绑着的莫漓,双腿对折捆绑坐在锅内美臀和膝盖都够不到锅底,只能在悬空泡在冰冷的水中。那水不知道加入了什么药剂,奇寒刺骨,弄得刚才还被肏得香汗淋漓的莫漓在锅内冻得浑身颤抖。那寒冷的水直接浸湿插入莫漓的药袋中,和那寒药混合寒上加寒冻得莫漓的阴道抽搐苦不堪言。

“好冷啊~ ”莫漓的朱唇冻得有些发紫的说道,全身的收缩更让莫漓被油脂灌肠的小腹痛楚异常,一股股强烈的便意让莫漓羞臊万分。

“嘻嘻,一会你就热了。”和服女孩笑嘻嘻的说道,只是那声音还是老妪般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鲜于祭司,此次前来祭献后,你便可以晋升金丹顶峰了吧。”一个和服女孩对另一个女孩说道。

“嗯,多谢洙春官。不过待我们食用了此女的香肉后,你也可以巩固金丹中期的修为了吧。”那个叫鲜于祭司的和服女孩用苍老的老妪声音说道。

莫漓听后更加的绝望起来,原本她以为只要打开禁灵环以自己金丹初期的修为,定然能杀尽椹风据点的东夷人,可是现在那两个木棉和服的女子竟然都有金丹修为,而且还比自己高出几个境界。即便自己恢复灵力,自己赤身裸体的也没有储物袋中的秘宝,仅靠癸水珠恐怕逃脱都有困难更别说杀敌了。

“邪马台灵女命我们带着淫鸨鹫的灵图来此,便能遇到如此多的中土被俘女修士,待将她们祭祀淫鸨鹫后,邪马台灵女定能给我们重宝,到时候您鲜于氏便会成为邪马台的大族了。”那叫洙春官的和服女子讨好的说道。

此时的莫漓感觉原本冰冷刺骨的水慢慢变得温热起来,可是这舒服的感觉仅仅停留了十几个呼吸,那锅中的水便慢慢变热起来。很快那热度就有些让莫漓吃不消,她被枷在锅盖上的俏脸满是被蒸煮的水汽和热的香汗,一双秋水般的美睦开始变得恐惧起来。

“啊,不行了,嗯!”锅里水温升得很快,不一会莫漓便感到浑身燥热起来,她不停的扭动在热水中的娇躯,阴道中药袋的药物也在热水中渐渐化开,药力附着在莫漓的肉穴内。一股麻痒让莫漓的阴道抽搐不止,而每次抽搐都引得莫漓被灌肠的小腹更加的绞痛。一股便意涌来,莫漓再也控制不住,刚刚要拉出却被肛门塞堵住,然后再回流到腹内,更让莫漓痛苦万分。

“张嘴。”那个叫鲜于祭司的和服女孩取出了一个白色瓷瓶说道。莫漓此时已经被热水煮得不行,她俏脸红润檀口好像一只上岸的鱼儿一样娇喘着。

一滴白色的乳液滴入莫漓张开的檀口中,紧接着一股凉意进入莫漓的腹中,那清凉的寒意传遍四肢百骸让在热水中的莫漓一阵舒服,肌肤传来的滚烫也消减了几分。原本被煮的滚烫的肌肤也在那滴乳液的作用下变得清凉一些。

“把这个喝了。”“咕嘟,咕嘟。饶了我,啊,咕嘟!”鲜于祭司有用念力将一旁的水壶里的高汤抽出,灌入莫漓的檀口中,那高汤极咸,灌得莫漓浑身份泌出了更多的香汗,浑身更是燥热起来。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莫漓再次无法忍受滚烫的热水,那种热量不仅仅烫着自己的肌肤,还侵蚀着自己的五脏六腑。莫漓一声轻吟,张开檀口哀怜的看着提着白瓷小瓶的鲜于祭司。

“把嘴巴张大点!”鲜于祭司看到莫漓的可怜相娇笑的说道,见到有希望,莫漓不顾形象将檀口张得溜圆只为了让自己多活上一小会。一滴再次乳液滴入莫漓嘴中,冰冷的感觉再次压下锅中的热水,让莫漓滚烫的娇躯凉了几分。

很快莫漓额头上又留下汗液,那汗水犹如雨水般顺着莫漓鼻洼鬓角流淌下来,莫漓开始娇喘连连。鲜于祭司取起身旁的水壶,将水壶嘴对着莫漓的檀口。“咕嘟咕嘟。”莫漓贪婪的喝着,再也不管那高汤的咸淡。在莫漓意犹未尽的时候,鲜于祭司放下了水壶,再也不理莫漓哀怨的眼神。

莫漓感觉到麻绳勒入肉的摩擦痛苦消退了,小腹内被灌肠的痛楚便意也轻微了,肉穴里插入药袋的麻痒也减弱了。现在唯一痛楚的就是全身被热水灼烧的痛楚,那种全身每一片肌肤都无比的巨痛汇聚到莫漓的身上,让她发狂。

两个东夷的金丹期和服女修士,一边聊着金丹期的修炼方法,一边熟练的给莫漓喂乳液和壶里的高汤。当莫漓忍受不来滚烫的时候,和服女修士便喂莫漓一滴乳液让她可以暂时对抗滚烫的热水,当莫漓流汗快要脱水时,和服女修士便给莫漓喝充满食料的高汤。她们是如此的自然,好像那锅中烹煮的不是一个女子而是一条刚打上来的活鱼一般,那无情的样子显然她们不是第一次如此祭献女子。

“嗯,不错。此女已经坚持半个时辰了,很少有女子能如此坚强。能煮如此长时间此女小腹的油脂也被吸收入肉了,又喝了这般多的高汤,其双乳的肉儿定然美味。”鲜于祭司见莫漓俏脸上满是汗水还在张着檀口祈求那会让她浑身清凉的乳液时,满意的说道。而莫漓此时已然被煮得发狂,她轻轻的呻吟着期待一滴乳液可以让自己活得几个呼吸的宁静。

“我比较馋此女的丰臀,蘸着蒜泥吃定然美味。”那个叫洙春官的和服女子说道,两个东夷金丹期女修士已经开始讨论吃莫漓的哪个部分了。

此时美妇二姐经过半个时辰的交欢,早已经在东夷男子疯狂的抽插中泻身无数次。已经被肏熟了的美妇二姐被抬到烹煮莫漓的锅旁边,同样被刷上老油,肉穴里插入药袋,后庭被灌肠后,丢在地上等待烹煮完莫漓后再享用她。

当鲜于祭司再次拿出白瓷小瓶想要喂莫漓一滴乳液时,莫漓已经被煮得昏头脑热,无暇张开檀口了。鲜于祭司见到莫漓已经这种状态了,娇小的俏脸上微微一笑,对着那妖鸟的巨画开始嘴中念起了口诀。

只见巨画上紫芒一闪,一道紫色的妖鸟飞入了莫漓汗水淋漓的泥丸宫内……

因为肉体即将崩溃,莫漓的神魂在识海内忽明忽暗眼看也要溃散。没有结成元婴的修士,在肉体崩溃后魂魄很难存活很久,特别像莫漓受到的这种折磨,被烹煮的痛苦极大的消耗着神魂,或许肉体还没有崩溃前神魂便已经消散了。

就在此时一只紫色的妖鸟用秘法一下穿过泥丸宫进入莫漓的识海之内,妖鸟浑身紫色羽毛十分靓丽,只是那六只怪眼兴奋的盯着莫漓趴卧在识海内虚弱的神魂。

妖鸟淫鸨鹫抖动着紫色的羽毛在莫漓的识海内炫耀似的飞翔了两圈,莫漓看着这个怪鸟下意识的用神识力量抵抗着,但是肉身的痛楚很快消弭了识海内神识的反抗力量。那淫鸨鹫犹如飞鹰捕兔一样,飞落在莫漓的神魂上,五只巨爪分别爪住了莫漓的四肢和头部。

原本就赤身裸体的莫漓神魂一下被淫鸨鹫的五只巨爪按住,在识海内一丝都动弹不得,只有神魂那纤细的小蛮腰可以扭动反抗着。

淫鸨鹫一声鸣叫,鸟尾部挺出了泄殖腔那细长的紫色肉棒。“咕叽”一下插入了莫漓神魂的肉穴里。

“哎呀!”莫漓一声浪叫,那妖鸟的泄殖腔不像人族那样抽插取乐,而是一下刺入莫漓阴道,顶在了莫漓子宫口处。莫漓的神魂和肉身一样,都有着女人不能触碰的地方,妖鸟的泄殖腔十分坚硬,在第一次卡在子宫口处后,妖鸟尾部一扭,再次一次插入泄殖腔,一下破开了莫漓的子宫口将泄殖腔插入了莫漓神魂的子宫中。

“啊,啊!”莫漓感到一股热流涌入了自己的子宫中。即使是在识海的神魂,也无法忍受妖鸟如此的在子宫中射出热流,烫得莫漓不停的挣扎。

就在此时,莫漓觉得小腹的热流渐渐消退,那淫纹慢慢闪亮。

“唉~ ,你竟然又要被东夷的贱擒在神魂内产卵。我实在是看不过去了!”莫漓耳边再次响起了熟悉的妩媚声音。

“求你救我啊,我愿意把那个瓶子还给你~ ”莫漓的神魂此时被淫鸨鹫抓住一丝都动弹不得,她知道那个声音是求她要神秘瓶子的绝美女子,于是只能娇呼求救起来。

“你还不了啦,那炼淫瓶已经与你的子宫合二为一了。”那个出现在莫漓识海内,踩死柳克用的裸体绝色美女的声音含恨说道。

“不过呢,这东夷妖鸟淫鸨鹫,确实有趣。它会进入女修士的识海内,通过阴户在她们的神魂体内产卵,孵化后的幼崽会在内部吃掉那女修士神魂,最后淫鸨鹫再吃掉幼崽增强自己的力量。她们很快就在你的子宫里孵化了!”绝美女子的声音在莫漓神魂耳边再次说道,吓得莫漓俏脸发白。

“若我死了,那瓶子也没有啦。”莫漓忍着子宫内渐渐膨胀痛楚说道。

“还知道威胁我?嗯,不错,你若死了炼淫瓶也就没有了。不过我也打不过这东夷妖鸟淫鸨鹫,让我如何是好呢?”绝美女子撒娇式的说道。

“额,好痛,她们要孵出来了。”莫漓一双眼泪流出说道,她感觉到自己子宫内好像有无数小爪在蹬踹着。

“现在确实不是聊天的时候,把你的宝瓶借姐姐一用吧!”绝美女子见莫漓的小腹不时隆起几个小包,被妖鸟淫鸨鹫插入的肉穴也开始蠕动起来,知道莫漓分娩在即急忙说道。

一道法诀出现在莫漓的神魂处,莫漓发现这法诀居然与美妇二姐教给自己的婥阴功十分相似,但是事不宜迟连忙运用法诀,只觉得下腹一阵火热,那在子宫里不停蠕动成长淫鸨鹫的卵开始疯狂的挣扎了几下,便再也不动了。

“还不运用姹女决,吸取淫鸨鹫的元阳?”绝美女子吩咐道。莫漓如梦初醒,在神魂中运用姹女决第二层。那妖鸟淫鸨鹫见状不好连忙想抽出泄殖腔,但是莫漓阴道的肉箍却紧紧的锁住它的紫色肉棒,一股吸力将淫鸨鹫体内的元阳缓缓吸出。

莫漓已经快要溃散的神魂,在这些能量的支持下慢慢凝聚着,仿佛比以前更加殷实了一些。莫漓轻轻扭动娇躯,让淫鸨鹫的肉棒在自己的阴道内抽插起来,每一次抽插那肉棒便会喷出一丝白浆,然后被莫漓的子宫处的炼淫瓶炼化。

“啊~ ”莫漓舒服的轻轻呻吟着,她虽然被淫鸨鹫五只巨爪抓牢,却反客为主的与其媾和着,那淫鸨鹫六只狡诈的眼睛有四只已经紧紧闭上,剩下的两只也有些木讷起来。

“来,来啦~ ”莫漓腰肢几次狠狠的扭动后,阴道一阵抽搐,阴精喷出的同时也有一股巨力吸允着淫鸨鹫的肉棒。只见妖鸟淫鸨鹫悲惨的鸣叫几声后,便慢慢溃散最后变成一颗巴掌大的鸟蛋浮在莫漓满是水波的识海中。

“很好。嗯,那炼淫瓶内已经有我的一丝分魂了,这也算我帮你代价了吧。”此时那绝美女子才慢慢现身,只见秀色可餐的女子微红的美颈上依然套着青铜枷锁,手足处也戴着青铜镣铐,一双不大不小的美乳上穿着乳环,乳环上扣着的小锁链交叉着分别连在女子白里透红的粉红的阴唇上。女子虽然也戴着淫荡的刑具,不过其刑罚比上几次见她轻了很多。

“你究竟是谁,这炼淫瓶又是何物?”莫漓凝实了神识后感觉神清气爽起来,但是依然扫不到子宫内有任何异样,便纤手抚摸自己的小腹开口问道。

“休要多言,再耽搁时间,你的肉身便要被吃掉了。”绝美女子神情一转严肃的说道。

此时莫漓的肉身还在大锅中烹煮着,她的肌肤已经变得粉红眼看就要崩坏了。

就在此时,莫漓美睦一睁,她环顾了四周见东夷的两名金丹女修士都在奇怪的注视着她。按照她们以为的经验那淫鸨鹫应该已经吃掉了她的神魂,飞回那巨画中了,之后她们便可以将只剩下拥有些淫鸨鹫灵气的肉身份而食之,以便增加修为。可是现在淫鸨鹫还没有离开此女的泥丸宫,这让已经熟识祭祀的二女怎么会不意外呢。

“二姐,救我!”莫漓睁开美睦后,便被浑身滚烫的热水烫得双眸流泪,她连忙高呼一声。此时全身被刷上老油,浑身被麻绳捆绑看起来被肏得昏昏沉沉的美妇突然挣扎着坐了起来,双眼一凝,一股念力使出,将莫漓美颈上的禁灵环一下扯开,然后用力过猛的二姐表情涣散,美丽的鼻子流出血来,彻底晕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禁锢莫漓的锅盖飞出,沸水溅的到处都是,只有昏迷的美妇二姐在莫漓念力下没有被泼到。那沸水烫得朴仁勇和其他几个刚才肏得莫漓要死要活的东夷男子哇哇乱叫,精赤的上身满是水泡,倒在地上翻滚不已。

“贱妇找死!”身穿和服小女孩模样的鲜于祭司和洙春官都用护盾挡住了沸水,然后厉喝一声祭出身上的灵宝向莫漓击去。

此时莫漓浑身被煮得粉红,全身赤裸,又有一层金灿灿的老油刷在身上,看起来仿佛是淫狱媚魔放荡不已。莫漓浮在半空中,祭出了本命灵宝癸水珠,那癸水珠连忙化成一个幽蓝护罩将莫漓包裹。

“呲,呲!”两声。癸水珠勉强荡开东夷两名金丹女修士的灵宝攻击,但也被打得闪烁不已,摇摇欲坠。那金丹顶峰的鲜于祭司,手里拿着一面双耳陶鬲(煮饭用的三角足锅),那双耳陶鬲内红光闪耀显然不是凡物;那金丹中期的洙春官,手中那着一柄兽骨小刀,那小刀放出盈盈绿芒看起来厉害非常。

面对两名金丹中期和顶峰的修士,仅仅一个回合莫漓的癸水珠护盾便无法支撑起来。

“你这贱奴竟然还能逃脱,我要把你的四肢一片片切下来,让你忍受千刀万剐。”洙春官虽然长得如不足十岁的女孩,但却发出老妪般的声音恶狠狠的说道。

“嗯,然后送到邪马台的天铸神社当豚女盆栽,送给我们的转世灵女。”鲜于祭司看着莫漓冷冷地说道。

就在此时在护罩内的莫漓秋水般的双眸一暗,随即认命式的轻轻闭上,然后漠然睁开便看到了那两个身穿木棉和服的小女孩,最后双眸泛出一股凌厉粉芒。

“咯咯咯,你们这些东夷贱妇竟然还没死绝,胆敢犯我中土,杀我修士?今日本娘娘就让你们见识见识当年虐杀你们灵女的天魔虐仙诀!”说罢莫漓赤裸的娇躯一扭,玉臂上舒,抬起一条美腿犹如艳丽舞蹈般的旋转起来。

东夷两女只见四周的空间一阵扭曲,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威压由莫漓那曼妙的娇躯上传来。

“她们不是死光了吗?”鲜于祭司见到莫漓那犹如舞蹈般的功法,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喊道。连忙收起灵宝转身就跑,仿佛眼前只有金丹初期,赤身裸体的美丽柔弱女子是九幽的魔神一般。

【未完待续】

第三十一章、性奴天魔

身穿木棉和服小女孩模样的鲜于祭司面带惊恐,一改东夷金丹修士的从容,使用秘法将将幼小的娇躯化作一团幻影向石洞门口处逃去。

只见莫漓一声娇笑,一边轻轻扭动赤裸的翘臀跳起曼妙舞姿,一边高举的纤手玉指对着东夷女孩鲜于祭司挑逗般的摇晃了几下。那向外逃跑的东夷女孩鲜于祭司的飞遁轨迹一变,开始绕着莫漓在石洞内飞速旋转起来。更诡异的是鲜于祭司竟然不知,她还觉得自己已经距离莫漓越来越远,恐惧感让她不停的用秘法加速飞行着。不过无论怎么加速,鲜于祭司的那一团急速幻影依然只是绕着莫漓转圈,莫漓看到鲜于祭司愚蠢的样子妩媚的俏脸上浮现出勾人魂魄的笑容。

另一个东夷女孩洙春官见到这诡异的一幕,娇小的俏脸上流下了汗水,因为在那一刻,她的神识扫过莫漓,眼前这个浑身赤裸,跳着妖媚艳舞的女子竟然只是一个凡人,连金丹修为都已经不见。洙春官一辈子也没有见到如此情况,眼前操控着金丹顶峰修士转圈的女子竟然识别不出她的境界,可是她那翩翩起舞的妩媚样子又吸引得自己无法转动眼球。

“去,去死吧!”洙春官用尽灵力将自己的灵宝飞出,洙春官的骨刀灵宝取自于邪马台的一处妖鸟骸骨,经过她两百余年无数女子血肉的祭炼,此灵宝已有可击破幻相之威能。

“噗呲”一声,那绿莹莹的骨头小刀一下插入到了莫漓的心口处,莫漓黛眉一皱一股鲜血从心口处流出将左边丰满的乳房都染成了红色。

洙春官心中一喜,原来只是眼前的诡异只是对面女修吓唬自己的把戏。然而洙春官却突然感觉到胸口一热,那绿色骨刀灵宝此时正插在自己的心口处。而远处莫漓胸口处也还插着骨刀,左侧乳房上的伤口处不停的涌出鲜血。不过那美颜的女子却依然在扭动腰肢,抬起美腿,露出流着淫水的肉穴,然后巧笑嫣然的看着洙春官,仿佛那刀子不是插在自己身上一样。而洙春官身穿的木棉和服也渐渐被鲜血染红,她娇小的身躯慢慢瘫软,小女孩般不可置信的表情僵硬在临死前洙春官的俏脸上。

洙春官的陨落和鲜于祭司的逃跑仅仅是在一刹那间,待到鲜于祭司发现自己正在随着莫漓的艳舞绕着她飞行的时候,洙春官早已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小女孩模样的鲜于祭司想连忙收起那极耗灵力秘法,却发现根本就控制不住体内奔腾的真元,自己好像莫漓手中的玩具般,被催动真元疯狂的绕着莫漓飞驰。

“仙子饶命啊!”鲜于祭司发出老妪的声音求饶道,一双看似天真的眼珠却来回转动。

“嘻嘻,一刻钟前,还是我在锅里求你饶命,现在轮到你向我求饶啦。人家可不同意呢!”莫漓妩媚的笑了笑说道,那样子好像在向刚刚云雨过后的情郎撒娇。

“那我便和你同归于尽!”鲜于祭司因为恐惧而疯狂起来,体内金丹飞速流转,甚至她的口鼻都流出了鲜血,木棉和服膨胀起来,眼看便要准备用秘法与莫漓同归于尽。

“鲜于祭司您怎么睡着了?”洙春官平静的声音传来。

鲜于祭司睁开小女孩般的美睦,发现自己盘膝坐在大锅锅盖上竟然做了个噩梦,那可爱的俏脸上都是大锅的蒸汽和自己的香汗。

“饶了我吧!啊~ ”锅中被煮的莫漓俏脸已经变成了玫瑰红色,她哀求着张开口等待着白浆的滴入,好能让自己活得片刻的安宁。

“噗呲”鲜于祭司俏脸上扬起了女孩天真的笑容,随即给莫漓的嘴中滴入了一滴白浆。翻腾的心境渐渐平静了下来,刚才的噩梦难道是自己即将晋升到金丹顶峰假婴状时的心魔?那情况太诡异了,鲜于祭司都不相信自己金丹后期的境界会让一个锅中煮着的莫漓打得毫无还手的余力?

想到这里,鲜于祭司用脚踢了踢莫漓露出锅盖的俏脸,莫漓闭着的美睦一下睁开哀怜的看着自己。

“我愿给东夷为奴啊,让我干什么都行,饶了我吧。”莫漓虚弱的哀求道。看到莫漓那虚弱的样子鲜于祭司更证实了,刚刚只是境界晋升前心魔的困扰。

旋即对着巨画上的紫色妖鸟一掐口诀,一道紫色的狰狞妖鸟飞入了莫漓的泥丸宫,只见莫漓秋水般的美睦向上不停的翻转,俏脸时而媚笑时而凄苦,捆绑的娇躯也在大锅内扭动,过了不久一道紫色鸟影飞回那巨画中,而莫漓则香舌外吐喷出了最后一口气。

鲜于祭司打开锅盖,莫漓的美肉便白里透红的在大锅内漂浮着,那丰满的玉乳是她的最爱。一股白色的蒸汽扑面而来,让鲜于祭司闭上了美睦。

就在此时滚烫的热流遍布全身,那种沸水的燥热很快就变成了巨痛,鲜于祭司再次睁开美睦,发现自己娇小的躯体正在沸腾的锅里被烹煮着,身体一丝力量也没有,女孩般的俏脸和刚才的莫漓一样被枷在锅盖上。而一丝不挂浑身油光闪闪的莫漓正在大锅旁,巧笑嫣然的看着肌肤被烹成玫瑰色的鲜于祭司。

“自己煮自己的滋味怎么样啊?”莫漓媚笑的看着在沸腾的大锅中被烹煮的鲜于祭司,她已经在刚才的幻觉中被烹煮了很长的时间,肉身已经崩溃,神魂也在慢慢消散,唯一剩下的只有怨毒的眼神了。

“想死,哪里有那么容易。”莫漓檀口轻吹,一下封住了鲜于祭司的神魂,让她暂时无法消散。

“你们去把她吃了!听话,我便饶了你们。”莫漓对着身旁倒在地上的朴仁勇和其他几个命令道,此时的那几个精壮的汉子已经被溅了一身水泡但是却未能伤及性命。

莫漓见这几个东夷男子在自己的威压下,拿起砍肉的青铜刀,向着正在烹煮的东夷小女孩鲜于祭司走去,便嫣然一笑,取起鲜于祭司的储物袋,拿出一套和服,勉强披在身上。因为鲜于祭司只有小女孩的形态,所以那和服也短小瘦狭,莫漓只能裸露着双乳盘膝坐在地上,看着鲜于祭司被自己人切断手脚然后吃掉。

“不啊,不要吃我!”鲜于祭司惊恐的喊道,却因为全身被煮熟用不上一丝力气。

“不许一刀杀了她,先吃她的四肢。”莫漓要求道,便闭上了自己美睦,耳边满是鲜于祭司咒骂和哀嚎的惨叫声。

刚才使用天魔虐仙诀的显然不是莫漓本人,而是在她识海内出现的绝色美女。在刚才的莫漓对抗两位东夷金丹女修士的时候,她深知以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战胜对手,甚至连逃跑也绝无可能。于是便不情不愿的与识海内的绝色美女做了一笔交易。

时间回到莫漓战胜东夷女修士前的莫漓识海内。

“莫漓妹子啊,你若是打败了我们可就都完蛋了。她们还要活捉你,慢慢切掉你的四肢,把你做成活的人肉盆栽啊。你愿意在余生的二百年内每日都被寄生植物折磨,还得做一丝不挂供人观赏的盆栽吗?”莫漓识海内的绝美女子吐气如兰的说道。

“那我便自爆死给她们看。”莫漓的神魂在识海内说道。

“死了当然好,一了百了。可是你的齐侯妃呢?你能眼睁睁的看着,陷害你到这般地步的仇人从此安享富贵,而你的几位师姐甚至你心爱的师尊被那几个坏女人折磨吗?”绝美女子的妩媚声音阴阳顿挫的说道。

“我当然不会让那些恶毒的女人得手!”莫漓的神魂有些不甘的说道。

“你若是有这心气那便很好,姐姐我可以帮你战胜对手,全身而退。不过嘛……”绝美女子见莫漓心有不甘妩媚动人的俏脸上马上绣幕芙蓉一笑开的说道。

“说吧!不过若是要夺舍我便死了也不从。”莫漓无奈的说道。

“咯咯咯,你看我神魂被锁,若要夺你早便夺了。姐姐只是要暂时借用你的炼淫宝瓶和肉身,但是我神魂被锁,你得替我在炼狱里受刑。只要一刻钟,不,不,只要半盏茶,我便可以收拾那两个东夷贱妇,炼淫瓶里的灵力也够用了。为了让你安心,姐姐我可以将我的魂核交给你,若我变卦,你便毁了我的魂核让我魂飞魄散!”绝色美女一笑千金的说道,只是她的流光美睦中有一丝丝的不安和期待。

魂核是神魂修炼到一定程度后产生的神魂核心,是晋升元婴修士的产物。魂核可以让神魂出游,而不消散重要的器官,若魂核被毁灭那神魂将会受到重创甚至毁灭。

“唉,我又能说什么呢?”莫漓的神魂无奈的说道。

事不宜迟,外面的癸水珠的护罩即将被攻破。那绝世美女玉臂轻舒将莫漓推倒,美腿一下缠住了莫漓的腰肢,她那柔嫩的肉穴再次贴在了莫漓神魂刚刚和淫鸨鹫媾和泛着淫水的肉穴上。两女美臀摇,肉瓣和肉瓣轻轻的摩擦,旋即两女有在绝美女子的要求下,十指相扣亲昵的扭动着。

突然莫漓感觉到美颈一沉,那绝色美女美颈上的青铜项圈突然套在了自己的脖颈上,手腕脚踝上也戴上了原本绝色美女的镣铐,特别是乳头上一阵痛楚,原来那乳环也戴在了自己身上,还有阴唇也微微痛楚,上面的环被乳链拉扯。一种羞耻又淫荡的感觉充斥着莫漓的心头。

“这便是我的魂核,且莫捏碎了!对了,到了我受刑的地方它们问什么你都说得淫荡一点。”化成莫漓模样的绝美女子焦急的说道,纤手轻轻握住莫漓的美乳,一条有着粉红色宝石的项链出现在莫漓的美颈上。然后便快速的坐在莫漓的识海内开始控制莫漓的肉身了。

就在此时,莫漓感觉到美颈的青铜项圈一紧自己的神魂便要被拉扯到绝色美女的淫狱中去。

一股蛮荒血腥的气息传来,莫漓被传送到了一个只有两尺高五六尺宽犹如棺材般的石头囚室内,女人只能躺在里面,或者在其中扭动爬行,坐着都会顶到头。囚室的一侧是幽暗的牢狱走廊,一根根泛绿的青铜栏杆将莫漓阻绝在那个小囚室内。

莫漓躺在里面,心想那绝美女子每日竟然就睡在这种地方,真是让人可怜。就在此时走廊有脚步声传来,一个毛茸茸的身子越来越近,原来是一个穿着皮甲的猴子状妖兽走了过来。

“姝婊子,今日准备受何刑罚啊?”猴子妖兽拿出囚室的钥匙,打开莫漓的牢房色迷迷的对着莫漓说道。

“……”戴着镣铐赤身裸体的莫漓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沉默。

“呦,今天怎么了,即不发春也不给大爷舔肉棒了。你是想造反了不成!”那猴子妖兽见莫漓毫无反应挺着小肉棒生气的问道。

“小婊子,这就给大爷舔!”莫漓无奈,不过她发现自己的肌肤要更白皙了,一双乳房也更加圆润了,自己仿佛变成了那个绝色美女。自己不再是莫漓了,这让她紧绷的羞耻心放松了不少。

莫漓害羞的扭动着白皙淫荡的美臀爬出囚牢,把檀口凑到猴子妖兽那毛茸茸的腿间,一股腥臭味道让莫漓美睦微闭,紧起鼻子熏得作呕。

“嘻嘻,你那清纯的表情和你刚来时一样,怎么昨夜被肏得返璞归真了吗?”猴子妖兽发出尖锐的叫声说道,然后揪住莫漓的头发,强迫她的檀口套弄住自己的肉棒。

一股浓烈的骚味充斥着莫漓的鼻腔,当嘴巴套弄在猴子妖兽的红通通的肉棒上时,莫漓只好不用鼻子呼吸,那骚味到了嘴巴里就变成了一股咸苦味充斥着味蕾。可是一双毛茸茸的大手揪着莫漓的头发,让她不得不生疏的吸允着猴子妖兽的肉棒。

“怎么变得这么笨,是昨晚把你肏得脑子坏掉了吗?”猴子妖兽尖声说道,揪着莫漓的头发再次用力了几分,揪得莫漓绝美的五官都扭曲起来。

猴子妖兽不停的用力揪着莫漓的头发,这让原本就一肚子恶气的莫漓心中羞愤异常。莫漓看了看猴子妖兽沐猴而冠的蠢样子,心中一狠用尽了全身的力量,一口咬住猴子妖兽的肉棒上。

“嗷!”猴子妖兽捂着下体在地上打滚,莫漓则露出了复仇的笑容。不过那猴子妖兽的肉棒十分坚韧,莫漓并没有咬下来,只是在红通通的肉棒上留下一排更红的牙印。

听到猴子妖兽的惨叫声,十几只形态各异的妖兽一下冲了出来,见到此情景连忙将莫漓按在地上,有些举起皮鞭便开始抽打莫漓的美臀,有些则将猴子妖兽抬走。

几只妖兽愤怒的拉着莫漓的头发,向一个囚室走去。莫漓看到这回廊两旁的囚室内还关押着其他一丝不挂的女人,她们纤手把着青铜栏杆都惊恐的看着莫漓被拖走,一张张绝美的俏脸上都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能有几千年都没有贱女敢伤狱卒了,你这小婊子今天算是废了!”一个老鼠样子的妖兽,把莫漓吊了起来时狞笑着恶狠狠地说道。

“用钝刑还是锐刑?”一个鸡头模样的妖兽问道。

“先用钝刑。等猴子好了,再用锐刑让她哭喊!”老鼠妖兽说道。

一个粗糙的黄铜三角木马被推到莫漓的身下,然后放下吊索让莫漓跨坐在圆角的木马上面,肉穴的两片肉瓣分别被钝角拨开,那圆角深深的卡在莫漓的肉穴里。

“啊,好痛!”莫漓轻轻呻吟着,刚刚接触木马的钝角莫漓便感觉到所有重量都压在肉穴上的痛楚,她有些后悔刚刚咬伤了猴子妖兽了。

“好好享用着圆角吧,它不那么尖锐不会马上毁了你的骚屄,但是也会让我们长时间在上面玩弄你。”鸡头妖兽咯咯笑了几声说道。

老鼠妖兽调整三角木马的高度,直到莫漓两侧催下的赤足足尖着地为止。而鸡头妖兽则拿出了两个拳头大小的青铜乳铃挂在了莫漓的乳环上。

“啊,好痛,好重!”“叮当,叮当!”莫漓的美乳一下被那沉重的乳铃拉扯,她曲线精致的上身一阵扭动,让那乳铃发出了恼人的声音。从来没有戴过乳环的莫漓,感觉自己的乳头都要被豁开了,可是挣扎了一会后痛苦中又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传来。

“快动,快动!”“啪啪!”当这一套刑具都戴在莫漓身上后,两只妖兽抽出戴着利齿的鞭子抽打着莫漓微微撅起的美臀。打得莫漓臀肉翻滚,裸背扭动。

“啊,停下啦,嗯,别打,我能动!不行,痛啊!”莫漓感觉到自己的美臀都要被抽裂了,她哀求着,扭动身子在木马上向前微微蹭着,可是每扭动赤裸娇躯,那两腿间的钝角便摩擦得莫漓肉穴痛楚万分,而乳头上的巨大青铜铃铛也因为莫漓的扭动而用力的拉扯莫漓的乳头。

当莫漓扭动到木马尽头的时候,她已经浑身香汗淋漓好像肌肤被泼水一样了,莫漓累得闭上了美睦,腿间肉穴的巨痛让她张开檀口拼命的喘息着,脚尖点地绷起的美腿都在微微的颤抖着。莫漓此时才知道那圆角木马的厉害,若是锐角自己的下身早已被割得血肉模糊了,可是圆角的却可以长久的挤压研磨自己的肉穴,让两腿间的痛楚越来越深重。

“后退,后退!”“啪啪!”莫漓没有半点休息的时间,两只妖兽便开始用鞭子抽打莫漓的美乳和小腹逼着她在木马上蹭着肉穴后退。一时间莫漓的双乳又被皮鞭打得美肉翻滚,马甲线的小腹也被抽打得红润起来。

“啊,受不了啦!”莫漓被打得焦躁起来,疯狂的大喊,可是抽打在赤裸娇躯上的鞭子更狠了。莫漓知道现在怎么样哭喊都没有用,只好咬紧银牙,让自己汗水淋淋的娇躯慢慢向后扭动。

莫漓不停的呻吟,感觉自己的肉穴都已经磨破了,两腿间湿漉漉的;乳头感觉也要被那沉重的青铜铃铛拉扯掉了,那痛楚已经变成了麻木。莫漓的双乳,小腹和裸背上满是深红的鞭痕,她已经在三角木马上来回扭动蹭自己三次了。

“你个小婊子看我不弄死你!”莫漓听到不远处猴子妖兽的声音,莫漓心中一紧知道要来报复了。

莫漓被带到一间中间有着青铜柱子的大屋内,十几只妖兽都在那里狞笑着看着自己。那青铜柱子上面有一条细长的锁链,猴子妖兽将那锁链锁在莫漓美颈上的青铜项圈上。

“小婊子,今天让你尝尝炮烙!”猴子状的妖兽狞笑着说道,然后一念法诀那青铜柱子边开始发热,并且慢慢的旋转着,而莫漓美颈上连着的长链子渐渐的因青铜柱旋转缠绕而收紧起来,最后将莫漓那美丽白皙的娇躯完全贴在青铜柱上烫。

“不啊!大爷饶了我吧!”那锁链还有很长距离的时候,莫漓便感觉到那青铜柱的热量扑面。她真的后悔咬伤猴子妖兽的肉棒了,要是知道受到如此酷刑那便是让自己舔它的屁眼也行啊。

锁链随着青铜圆柱旋转以极慢的速度收紧着,莫漓岔开美腿站在地上扭动着一丝不挂的娇躯在众多妖兽的注视下,一双玉手抓紧脖锁上的锁链,仿佛想把拉紧的锁链再拽出来。

“想晚点死就得听爷爷的话!”一个羊头妖兽一下将莫漓抱了起来,然后双手插过莫漓的双腿,腿间挺起的肉棒一下插入莫漓的肉穴里,就这么抱着莫漓和她交欢起来。

“啊,不行啊!”莫漓挣扎着,自己马上就要被青铜柱烫死了,哪里还有心情交欢呢。可是在这炼狱世界里,莫漓一丝法力也没有,除了一身赤裸的媚肉别无所长。她只能连哭带喊,手刨脚蹬的挣扎着被山羊妖兽抱着交欢。

山羊妖兽的肉棒又粗又长,一下将莫漓的阴道充满,然后便开始上下抽动起来。莫漓一声呻吟,感觉到这肉穴熟练的分泌出了淫水,阴道也不自觉的蠕动起来。那蠕动的频率和姹女决类似,但又有一丝丝玄妙的不同。

很快莫漓便老实的任由山羊妖兽抱着,让她的大肉棒尽情的抽插自己的肉穴,一阵阵的淫欲盖过了被微红青铜柱灼烧的恐惧,莫漓今朝有酒今朝醉般的浪叫着。众多妖兽围坐在已经暗红的青铜柱旁边,看着绝色美女与羊头妖兽交欢的活春宫。

很快,那山羊妖兽便在几次深深的插入中喷射了白浆。莫漓也几乎同时被滚烫的白浆弄得泄了身。不过让莫漓欣喜的是,那慢慢旋转的青铜柱竟然停住了,还向反方向转动了几圈,将莫漓美颈上渐渐缩短的青铜链延长了一些。

原来自己的高潮可以让青铜柱向反方向转动,莫漓心中一阵欣喜,不过旋即又绝望起来。自己只能在被肏死和被烫死之间进行选择了。

鸡头妖兽向莫漓走来,这次莫漓不再反抗,而是爬在地上撅起美臀岔开腿等待着交欢。这个动作让众多妖兽一阵嘲笑。

“咕叽”一声,鸡头妖兽那坚硬细长的肉棒一下插入到莫漓的肉穴里,莫漓想到了与淫鸨鹫媾和的场景,心中一阵恶心。不过为了活命,莫漓依然扭动美臀,迎合着鸡头妖兽在自己阴道抽插的肉棒。

就在此时,莫漓美颈上粉红色的项链一闪,那绝美女子已经回归。而莫漓感觉自己慢慢向上飘离出这个世界。

“怎么是炮烙之刑,亲爸爸们饶命啊!”绝美女子回归后第一眼便看到了不远处火热的青铜柱,她吓得花容失色,完全没有击杀东夷两女的从容表情。

“呦,姝仙子终于回过神了。你是几千年来第一个敢咬伤狱卒的女囚。”背后正在和女子交欢的鸡头妖兽戏虐的说道。

“我,咬伤!莫漓,你等着,我定要让你万劫不复!”绝美女子一边被肏得浪叫,一边凄苦绝望的高喊道。只是此时莫漓已经被传出了绝美女子的淫狱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