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漓录 (31) 作者:玫瑰圣骑士

.

【仙漓录】

作者:玫瑰圣骑士2020/8/29 发表于:SexInSex.net

第三十一章、性奴天魔

身穿木棉和服小女孩模样的鲜于祭司面带惊恐,一改东夷金丹修士的从容,使用秘法将将幼小的娇躯化作一团幻影向石洞门口处逃去。

只见莫漓一声娇笑,一边轻轻扭动赤裸的翘臀跳起曼妙舞姿,一边高举的纤手玉指对着东夷女孩鲜于祭司挑逗般的摇晃了几下。那向外逃跑的东夷女孩鲜于祭司的飞遁轨迹一变,开始绕着莫漓在石洞内飞速旋转起来。更诡异的是鲜于祭司竟然不知,她还觉得自己已经距离莫漓越来越远,恐惧感让她不停的用秘法加速飞行着。不过无论怎么加速,鲜于祭司的那一团急速幻影依然只是绕着莫漓转圈,莫漓看到鲜于祭司愚蠢的样子妩媚的俏脸上浮现出勾人魂魄的笑容。

另一个东夷女孩洙春官见到这诡异的一幕,娇小的俏脸上流下了汗水,因为在那一刻,她的神识扫过莫漓,眼前这个浑身赤裸,跳着妖媚艳舞的女子竟然只是一个凡人,连金丹修为都已经不见。洙春官一辈子也没有见到如此情况,眼前操控着金丹顶峰修士转圈的女子竟然识别不出她的境界,可是她那翩翩起舞的妩媚样子又吸引得自己无法转动眼球。

“去,去死吧!”洙春官用尽灵力将自己的灵宝飞出,洙春官的骨刀灵宝取自于邪马台的一处妖鸟骸骨,经过她两百余年无数女子血肉的祭炼,此灵宝已有可击破幻相之威能。

“噗呲”一声,那绿莹莹的骨头小刀一下插入到了莫漓的心口处,莫漓黛眉一皱一股鲜血从心口处流出将左边丰满的乳房都染成了红色。

洙春官心中一喜,原来只是眼前的诡异只是对面女修吓唬自己的把戏。然而洙春官却突然感觉到胸口一热,那绿色骨刀灵宝此时正插在自己的心口处。而远处莫漓胸口处也还插着骨刀,左侧乳房上的伤口处不停的涌出鲜血。不过那美颜的女子却依然在扭动腰肢,抬起美腿,露出流着淫水的肉穴,然后巧笑嫣然的看着洙春官,仿佛那刀子不是插在自己身上一样。而洙春官身穿的木棉和服也渐渐被鲜血染红,她娇小的身躯慢慢瘫软,小女孩般不可置信的表情僵硬在临死前洙春官的俏脸上。

洙春官的陨落和鲜于祭司的逃跑仅仅是在一刹那间,待到鲜于祭司发现自己正在随着莫漓的艳舞绕着她飞行的时候,洙春官早已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小女孩模样的鲜于祭司想连忙收起那极耗灵力秘法,却发现根本就控制不住体内奔腾的真元,自己好像莫漓手中的玩具般,被催动真元疯狂的绕着莫漓飞驰。

“仙子饶命啊!”鲜于祭司发出老妪的声音求饶道,一双看似天真的眼珠却来回转动。

“嘻嘻,一刻钟前,还是我在锅里求你饶命,现在轮到你向我求饶啦。人家可不同意呢!”莫漓妩媚的笑了笑说道,那样子好像在向刚刚云雨过后的情郎撒娇。

“那我便和你同归于尽!”鲜于祭司因为恐惧而疯狂起来,体内金丹飞速流转,甚至她的口鼻都流出了鲜血,木棉和服膨胀起来,眼看便要准备用秘法与莫漓同归于尽。

“鲜于祭司您怎么睡着了?”洙春官平静的声音传来。

鲜于祭司睁开小女孩般的美睦,发现自己盘膝坐在大锅锅盖上竟然做了个噩梦,那可爱的俏脸上都是大锅的蒸汽和自己的香汗。

“饶了我吧!啊~ ”锅中被煮的莫漓俏脸已经变成了玫瑰红色,她哀求着张开口等待着白浆的滴入,好能让自己活得片刻的安宁。

“噗呲”鲜于祭司俏脸上扬起了女孩天真的笑容,随即给莫漓的嘴中滴入了一滴白浆。翻腾的心境渐渐平静了下来,刚才的噩梦难道是自己即将晋升到金丹顶峰假婴状时的心魔?那情况太诡异了,鲜于祭司都不相信自己金丹后期的境界会让一个锅中煮着的莫漓打得毫无还手的余力?

想到这里,鲜于祭司用脚踢了踢莫漓露出锅盖的俏脸,莫漓闭着的美睦一下睁开哀怜的看着自己。

“我愿给东夷为奴啊,让我干什么都行,饶了我吧。”莫漓虚弱的哀求道。看到莫漓那虚弱的样子鲜于祭司更证实了,刚刚只是境界晋升前心魔的困扰。

旋即对着巨画上的紫色妖鸟一掐口诀,一道紫色的狰狞妖鸟飞入了莫漓的泥丸宫,只见莫漓秋水般的美睦向上不停的翻转,俏脸时而媚笑时而凄苦,捆绑的娇躯也在大锅内扭动,过了不久一道紫色鸟影飞回那巨画中,而莫漓则香舌外吐喷出了最后一口气。

鲜于祭司打开锅盖,莫漓的美肉便白里透红的在大锅内漂浮着,那丰满的玉乳是她的最爱。一股白色的蒸汽扑面而来,让鲜于祭司闭上了美睦。

就在此时滚烫的热流遍布全身,那种沸水的燥热很快就变成了巨痛,鲜于祭司再次睁开美睦,发现自己娇小的躯体正在沸腾的锅里被烹煮着,身体一丝力量也没有,女孩般的俏脸和刚才的莫漓一样被枷在锅盖上。而一丝不挂浑身油光闪闪的莫漓正在大锅旁,巧笑嫣然的看着肌肤被烹成玫瑰色的鲜于祭司。

“自己煮自己的滋味怎么样啊?”莫漓媚笑的看着在沸腾的大锅中被烹煮的鲜于祭司,她已经在刚才的幻觉中被烹煮了很长的时间,肉身已经崩溃,神魂也在慢慢消散,唯一剩下的只有怨毒的眼神了。

“想死,哪里有那么容易。”莫漓檀口轻吹,一下封住了鲜于祭司的神魂,让她暂时无法消散。

“你们去把她吃了!听话,我便饶了你们。”莫漓对着身旁倒在地上的朴仁勇和其他几个命令道,此时的那几个精壮的汉子已经被溅了一身水泡但是却未能伤及性命。

莫漓见这几个东夷男子在自己的威压下,拿起砍肉的青铜刀,向着正在烹煮的东夷小女孩鲜于祭司走去,便嫣然一笑,取起鲜于祭司的储物袋,拿出一套和服,勉强披在身上。因为鲜于祭司只有小女孩的形态,所以那和服也短小瘦狭,莫漓只能裸露着双乳盘膝坐在地上,看着鲜于祭司被自己人切断手脚然后吃掉。

“不啊,不要吃我!”鲜于祭司惊恐的喊道,却因为全身被煮熟用不上一丝力气。

“不许一刀杀了她,先吃她的四肢。”莫漓要求道,便闭上了自己美睦,耳边满是鲜于祭司咒骂和哀嚎的惨叫声。

刚才使用天魔虐仙诀的显然不是莫漓本人,而是在她识海内出现的绝色美女。在刚才的莫漓对抗两位东夷金丹女修士的时候,她深知以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战胜对手,甚至连逃跑也绝无可能。于是便不情不愿的与识海内的绝色美女做了一笔交易。

时间回到莫漓战胜东夷女修士前的莫漓识海内。

“莫漓妹子啊,你若是打败了我们可就都完蛋了。她们还要活捉你,慢慢切掉你的四肢,把你做成活的人肉盆栽啊。你愿意在余生的二百年内每日都被寄生植物折磨,还得做一丝不挂供人观赏的盆栽吗?”莫漓识海内的绝美女子吐气如兰的说道。

“那我便自爆死给她们看。”莫漓的神魂在识海内说道。

“死了当然好,一了百了。可是你的齐侯妃呢?你能眼睁睁的看着,陷害你到这般地步的仇人从此安享富贵,而你的几位师姐甚至你心爱的师尊被那几个坏女人折磨吗?”绝美女子的妩媚声音阴阳顿挫的说道。

“我当然不会让那些恶毒的女人得手!”莫漓的神魂有些不甘的说道。

“你若是有这心气那便很好,姐姐我可以帮你战胜对手,全身而退。不过嘛……”绝美女子见莫漓心有不甘妩媚动人的俏脸上马上绣幕芙蓉一笑开的说道。

“说吧!不过若是要夺舍我便死了也不从。”莫漓无奈的说道。

“咯咯咯,你看我神魂被锁,若要夺你早便夺了。姐姐只是要暂时借用你的炼淫宝瓶和肉身,但是我神魂被锁,你得替我在炼狱里受刑。只要一刻钟,不,不,只要半盏茶,我便可以收拾那两个东夷贱妇,炼淫瓶里的灵力也够用了。为了让你安心,姐姐我可以将我的魂核交给你,若我变卦,你便毁了我的魂核让我魂飞魄散!”绝色美女一笑千金的说道,只是她的流光美睦中有一丝丝的不安和期待。

魂核是神魂修炼到一定程度后产生的神魂核心,是晋升元婴修士的产物。魂核可以让神魂出游,而不消散重要的器官,若魂核被毁灭那神魂将会受到重创甚至毁灭。

“唉,我又能说什么呢?”莫漓的神魂无奈的说道。

事不宜迟,外面的癸水珠的护罩即将被攻破。那绝世美女玉臂轻舒将莫漓推倒,美腿一下缠住了莫漓的腰肢,她那柔嫩的肉穴再次贴在了莫漓神魂刚刚和淫鸨鹫媾和泛着淫水的肉穴上。两女美臀摇,肉瓣和肉瓣轻轻的摩擦,旋即两女有在绝美女子的要求下,十指相扣亲昵的扭动着。

突然莫漓感觉到美颈一沉,那绝色美女美颈上的青铜项圈突然套在了自己的脖颈上,手腕脚踝上也戴上了原本绝色美女的镣铐,特别是乳头上一阵痛楚,原来那乳环也戴在了自己身上,还有阴唇也微微痛楚,上面的环被乳链拉扯。一种羞耻又淫荡的感觉充斥着莫漓的心头。

“这便是我的魂核,且莫捏碎了!对了,到了我受刑的地方它们问什么你都说得淫荡一点。”化成莫漓模样的绝美女子焦急的说道,纤手轻轻握住莫漓的美乳,一条有着粉红色宝石的项链出现在莫漓的美颈上。然后便快速的坐在莫漓的识海内开始控制莫漓的肉身了。

就在此时,莫漓感觉到美颈的青铜项圈一紧自己的神魂便要被拉扯到绝色美女的淫狱中去。

一股蛮荒血腥的气息传来,莫漓被传送到了一个只有两尺高五六尺宽犹如棺材般的石头囚室内,女人只能躺在里面,或者在其中扭动爬行,坐着都会顶到头。囚室的一侧是幽暗的牢狱走廊,一根根泛绿的青铜栏杆将莫漓阻绝在那个小囚室内。

莫漓躺在里面,心想那绝美女子每日竟然就睡在这种地方,真是让人可怜。就在此时走廊有脚步声传来,一个毛茸茸的身子越来越近,原来是一个穿着皮甲的猴子状妖兽走了过来。

“姝婊子,今日准备受何刑罚啊?”猴子妖兽拿出囚室的钥匙,打开莫漓的牢房色迷迷的对着莫漓说道。

“……”戴着镣铐赤身裸体的莫漓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沉默。

“呦,今天怎么了,即不发春也不给大爷舔肉棒了。你是想造反了不成!”那猴子妖兽见莫漓毫无反应挺着小肉棒生气的问道。

“小婊子,这就给大爷舔!”莫漓无奈,不过她发现自己的肌肤要更白皙了,一双乳房也更加圆润了,自己仿佛变成了那个绝色美女。自己不再是莫漓了,这让她紧绷的羞耻心放松了不少。

莫漓害羞的扭动着白皙淫荡的美臀爬出囚牢,把檀口凑到猴子妖兽那毛茸茸的腿间,一股腥臭味道让莫漓美睦微闭,紧起鼻子熏得作呕。

“嘻嘻,你那清纯的表情和你刚来时一样,怎么昨夜被肏得返璞归真了吗?”猴子妖兽发出尖锐的叫声说道,然后揪住莫漓的头发,强迫她的檀口套弄住自己的肉棒。

一股浓烈的骚味充斥着莫漓的鼻腔,当嘴巴套弄在猴子妖兽的红通通的肉棒上时,莫漓只好不用鼻子呼吸,那骚味到了嘴巴里就变成了一股咸苦味充斥着味蕾。可是一双毛茸茸的大手揪着莫漓的头发,让她不得不生疏的吸允着猴子妖兽的肉棒。

“怎么变得这么笨,是昨晚把你肏得脑子坏掉了吗?”猴子妖兽尖声说道,揪着莫漓的头发再次用力了几分,揪得莫漓绝美的五官都扭曲起来。

猴子妖兽不停的用力揪着莫漓的头发,这让原本就一肚子恶气的莫漓心中羞愤异常。莫漓看了看猴子妖兽沐猴而冠的蠢样子,心中一狠用尽了全身的力量,一口咬住猴子妖兽的肉棒上。

“嗷!”猴子妖兽捂着下体在地上打滚,莫漓则露出了复仇的笑容。不过那猴子妖兽的肉棒十分坚韧,莫漓并没有咬下来,只是在红通通的肉棒上留下一排更红的牙印。

听到猴子妖兽的惨叫声,十几只形态各异的妖兽一下冲了出来,见到此情景连忙将莫漓按在地上,有些举起皮鞭便开始抽打莫漓的美臀,有些则将猴子妖兽抬走。

几只妖兽愤怒的拉着莫漓的头发,向一个囚室走去。莫漓看到这回廊两旁的囚室内还关押着其他一丝不挂的女人,她们纤手把着青铜栏杆都惊恐的看着莫漓被拖走,一张张绝美的俏脸上都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能有几千年都没有贱女敢伤狱卒了,你这小婊子今天算是废了!”一个老鼠样子的妖兽,把莫漓吊了起来时狞笑着恶狠狠地说道。

“用钝刑还是锐刑?”一个鸡头模样的妖兽问道。

“先用钝刑。等猴子好了,再用锐刑让她哭喊!”老鼠妖兽说道。

一个粗糙的黄铜三角木马被推到莫漓的身下,然后放下吊索让莫漓跨坐在圆角的木马上面,肉穴的两片肉瓣分别被钝角拨开,那圆角深深的卡在莫漓的肉穴里。

“啊,好痛!”莫漓轻轻呻吟着,刚刚接触木马的钝角莫漓便感觉到所有重量都压在肉穴上的痛楚,她有些后悔刚刚咬伤了猴子妖兽了。

“好好享用着圆角吧,它不那么尖锐不会马上毁了你的骚屄,但是也会让我们长时间在上面玩弄你。”鸡头妖兽咯咯笑了几声说道。

老鼠妖兽调整三角木马的高度,直到莫漓两侧催下的赤足足尖着地为止。而鸡头妖兽则拿出了两个拳头大小的青铜乳铃挂在了莫漓的乳环上。

“啊,好痛,好重!”“叮当,叮当!”莫漓的美乳一下被那沉重的乳铃拉扯,她曲线精致的上身一阵扭动,让那乳铃发出了恼人的声音。从来没有戴过乳环的莫漓,感觉自己的乳头都要被豁开了,可是挣扎了一会后痛苦中又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传来。

“快动,快动!”“啪啪!”当这一套刑具都戴在莫漓身上后,两只妖兽抽出戴着利齿的鞭子抽打着莫漓微微撅起的美臀。打得莫漓臀肉翻滚,裸背扭动。

“啊,停下啦,嗯,别打,我能动!不行,痛啊!”莫漓感觉到自己的美臀都要被抽裂了,她哀求着,扭动身子在木马上向前微微蹭着,可是每扭动赤裸娇躯,那两腿间的钝角便摩擦得莫漓肉穴痛楚万分,而乳头上的巨大青铜铃铛也因为莫漓的扭动而用力的拉扯莫漓的乳头。

当莫漓扭动到木马尽头的时候,她已经浑身香汗淋漓好像肌肤被泼水一样了,莫漓累得闭上了美睦,腿间肉穴的巨痛让她张开檀口拼命的喘息着,脚尖点地绷起的美腿都在微微的颤抖着。莫漓此时才知道那圆角木马的厉害,若是锐角自己的下身早已被割得血肉模糊了,可是圆角的却可以长久的挤压研磨自己的肉穴,让两腿间的痛楚越来越深重。

“后退,后退!”“啪啪!”莫漓没有半点休息的时间,两只妖兽便开始用鞭子抽打莫漓的美乳和小腹逼着她在木马上蹭着肉穴后退。一时间莫漓的双乳又被皮鞭打得美肉翻滚,马甲线的小腹也被抽打得红润起来。

“啊,受不了啦!”莫漓被打得焦躁起来,疯狂的大喊,可是抽打在赤裸娇躯上的鞭子更狠了。莫漓知道现在怎么样哭喊都没有用,只好咬紧银牙,让自己汗水淋淋的娇躯慢慢向后扭动。

莫漓不停的呻吟,感觉自己的肉穴都已经磨破了,两腿间湿漉漉的;乳头感觉也要被那沉重的青铜铃铛拉扯掉了,那痛楚已经变成了麻木。莫漓的双乳,小腹和裸背上满是深红的鞭痕,她已经在三角木马上来回扭动蹭自己三次了。

“你个小婊子看我不弄死你!”莫漓听到不远处猴子妖兽的声音,莫漓心中一紧知道要来报复了。

莫漓被带到一间中间有着青铜柱子的大屋内,十几只妖兽都在那里狞笑着看着自己。那青铜柱子上面有一条细长的锁链,猴子妖兽将那锁链锁在莫漓美颈上的青铜项圈上。

“小婊子,今天让你尝尝炮烙!”猴子状的妖兽狞笑着说道,然后一念法诀那青铜柱子边开始发热,并且慢慢的旋转着,而莫漓美颈上连着的长链子渐渐的因青铜柱旋转缠绕而收紧起来,最后将莫漓那美丽白皙的娇躯完全贴在青铜柱上烫。

“不啊!大爷饶了我吧!”那锁链还有很长距离的时候,莫漓便感觉到那青铜柱的热量扑面。她真的后悔咬伤猴子妖兽的肉棒了,要是知道受到如此酷刑那便是让自己舔它的屁眼也行啊。

锁链随着青铜圆柱旋转以极慢的速度收紧着,莫漓岔开美腿站在地上扭动着一丝不挂的娇躯在众多妖兽的注视下,一双玉手抓紧脖锁上的锁链,仿佛想把拉紧的锁链再拽出来。

“想晚点死就得听爷爷的话!”一个羊头妖兽一下将莫漓抱了起来,然后双手插过莫漓的双腿,腿间挺起的肉棒一下插入莫漓的肉穴里,就这么抱着莫漓和她交欢起来。

“啊,不行啊!”莫漓挣扎着,自己马上就要被青铜柱烫死了,哪里还有心情交欢呢。可是在这炼狱世界里,莫漓一丝法力也没有,除了一身赤裸的媚肉别无所长。她只能连哭带喊,手刨脚蹬的挣扎着被山羊妖兽抱着交欢。

山羊妖兽的肉棒又粗又长,一下将莫漓的阴道充满,然后便开始上下抽动起来。莫漓一声呻吟,感觉到这肉穴熟练的分泌出了淫水,阴道也不自觉的蠕动起来。那蠕动的频率和姹女决类似,但又有一丝丝玄妙的不同。

很快莫漓便老实的任由山羊妖兽抱着,让她的大肉棒尽情的抽插自己的肉穴,一阵阵的淫欲盖过了被微红青铜柱灼烧的恐惧,莫漓今朝有酒今朝醉般的浪叫着。众多妖兽围坐在已经暗红的青铜柱旁边,看着绝色美女与羊头妖兽交欢的活春宫。

很快,那山羊妖兽便在几次深深的插入中喷射了白浆。莫漓也几乎同时被滚烫的白浆弄得泄了身。不过让莫漓欣喜的是,那慢慢旋转的青铜柱竟然停住了,还向反方向转动了几圈,将莫漓美颈上渐渐缩短的青铜链延长了一些。

原来自己的高潮可以让青铜柱向反方向转动,莫漓心中一阵欣喜,不过旋即又绝望起来。自己只能在被肏死和被烫死之间进行选择了。

鸡头妖兽向莫漓走来,这次莫漓不再反抗,而是爬在地上撅起美臀岔开腿等待着交欢。这个动作让众多妖兽一阵嘲笑。

“咕叽”一声,鸡头妖兽那坚硬细长的肉棒一下插入到莫漓的肉穴里,莫漓想到了与淫鸨鹫媾和的场景,心中一阵恶心。不过为了活命,莫漓依然扭动美臀,迎合着鸡头妖兽在自己阴道抽插的肉棒。

就在此时,莫漓美颈上粉红色的项链一闪,那绝美女子已经回归。而莫漓感觉自己慢慢向上飘离出这个世界。

“怎么是炮烙之刑,亲爸爸们饶命啊!”绝美女子回归后第一眼便看到了不远处火热的青铜柱,她吓得花容失色,完全没有击杀东夷两女的从容表情。

“呦,姝仙子终于回过神了。你是几千年来第一个敢咬伤狱卒的女囚。”背后正在和女子交欢的鸡头妖兽戏虐的说道。

“我,咬伤!莫漓,你等着,我定要让你万劫不复!”绝美女子一边被肏得浪叫,一边凄苦绝望的高喊道。只是此时莫漓已经被传出了绝美女子的淫狱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